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手足的搜尋結果,共163

  • 金剛猩猩呷百二當哥了 好奇猛盯手足 全家輪流探視寶寶

    金剛猩猩呷百二當哥了 好奇猛盯手足 全家輪流探視寶寶

    臺北市立動物園因防疫封園邁入第14天,而今(28)日傳出喜訊,金剛猩猩「Iriki」順利誕下寶寶,這也是繼「Tayari」去年10月31日誕下「Jabali」(呷百二)後,金剛猩猩「迪亞哥」第二次當爸爸,讓動物園全體員工都非常振奮,目前還觀察到「Iriki」能正確抱孩子,寶寶開始吸吮母乳。

  • 母親猝死看出手足無情一面 曹西平嘆:連自己性命都給了

    母親猝死看出手足無情一面 曹西平嘆:連自己性命都給了

    曹西平岀道至今逾40年,粉絲遍及各年齡層,不過隨著母親節即將來到,讓他又想起逝世多年的母親,更強調母親生前永遠是他最棒的觀眾,但談到母親猝逝後,手足們紛紛顯露出現實的一面,無奈感嘆:「最後的晚年就是這樣子,連自己的性命都給了」。

  • 睡醒驚覺手足都被送養 幼貓低頭縮角落 表情讓眾人心碎

    睡醒驚覺手足都被送養 幼貓低頭縮角落 表情讓眾人心碎

    大陸遼寧一名貓飼主發現自家養的母貓生下4隻寶寶,由於無法一次照顧這麼多隻貓,因此她便將小貓陸續送養,最終只剩下一隻,日前她在睡前查看小貓狀況,發現牠似乎知道手足都被送走,因此感到相當難過,獨自坐在角落,神情看起來很落寞。

  • 幼崽糾纏公獅被吼下秒綜藝摔 手足冷眼看10萬人笑翻

    幼崽糾纏公獅被吼下秒綜藝摔 手足冷眼看10萬人笑翻

    身為萬獸之王的獅子,面對自己的孩子搗蛋時,牠們也總是無可奈何,不過公獅相對於母獅,可就沒這麼有耐性。非洲先前一頭公獅趴在草地上休息時,沒想到小獅子紛紛圍在牠身邊,其中一隻幼崽硬要找爸爸玩,不斷在牠身上跳上跳下,惹得公獅起身怒吼,過程非常有趣。

  • 殘暴巨齒鯊子宮內狠吞親手足 出生就是2公尺巨嬰

    殘暴巨齒鯊子宮內狠吞親手足 出生就是2公尺巨嬰

    巨齒鯊是有史以來最恐怖的水生動物之一,成年體長可達到約15公尺,稱霸於1500萬到360萬年前的海洋中。最近有新研究報告指出,巨齒鯊在子宮內就會先吃掉尚未孵化的兄弟姐妹,替自己「補充營養」,讓牠們一出生就成為2公尺的巨嬰,以避免遭到其他天敵的攻擊。 \n根據《CNN》報導,在本月10日發表的《歷史生物學(Historical Biology)》雜誌中指出,巨齒鯊在出生前就必須先經過一輪「運氣」的比賽,因為最先孵化成功的幼崽會將子宮內其餘未孵化完成的兄弟姐妹給吃掉,這種行為被稱作「宮內互食(intrauterine cannibalism)」。 \n美國芝加哥帝博大學(DePaul University)古生物學教授西馬達(Kenshu Shimada)透露,這種「宮內互食」的行為雖然會造成巨齒鯊每次懷胎,都只有幾隻幼崽可以幸運存活並長大,但是每一隻幼崽在出生時,體型都會變得相當巨大,長度約為2公尺左右,這能夠減少牠們被其他天敵視作獵物、攻擊的風險。 \n英國史雲斯大學(Swansea University)的鯊魚化石研究員庫柏(Jack Cooper)也表示這項新發現意義相當重大,因為在過去並沒有太多巨齒鯊繁殖方面的相關研究。

  • 台中砸死老父逆子刑事被判無期  民事判賠母及手足共758萬

    台中砸死老父逆子刑事被判無期 民事判賠母及手足共758萬

    台中40歲孫姓失業男子,在2019年7月間向7旬老父討千萬巨額投資未果,竟在外婆、母親面前,將老父從家中拖到大街毆打,還拿水泥石墩及路障等狠砸老父要害,孫父經送醫急救不治。台中地院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判逆子無期徒刑,民事則須賠償母親及姐、妹及弟共758萬餘元,全案仍可上訴。 \n \n孫男在多年前因經商失敗,獨居在外、失業遊蕩,沒錢就返家向父母或外婆要錢,2019年7月間,孫男以「投資生意」為由要錢,孫父未要求給錢,孫男隔天竟持刀返家再次索討金錢,雙方發生口角與肢體衝突,孫男情緒失控,對老父拳打、腳踢,從3樓把他拖打到街上,還拿馬路重達15.4公斤、寫有「請勿停車」的告示石墩狠砸老父的仍因腹部臟器破裂及顱內出血等傷重不治。 \n \n台中地院在今年6月間審理時,審酌孫男罹患器質性精神疾病,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及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等罪,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並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3年。 \n \n在民事部分,孫男的母親、姊、弟及妹向孫男求償殯葬、醫藥、精神撫慰金等費用,台中地院判處孫男應賠償母親222萬元,並分別賠償姐、弟及妹各172萬元至192萬餘元不等金額,賠償總額為758萬餘元。

  • 金馬專訪/《刻在》入圍新演員 陳昊森曝手足情一度凍結

    金馬專訪/《刻在》入圍新演員 陳昊森曝手足情一度凍結

     陳昊森因《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暴紅,並入圍第57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片中與曾敬驊從友情轉為愛情的揪心情節,賺人熱淚,全台賣破超過9000萬,坐穩年度國片票房冠軍。他表示自己在求學時期沒遇過片中的遭遇,不過最接近的反而發生在親姊姊身上。他透露年少不懂事,曾為姊姊的性向所困惑,「我當初很不理解我姊的轉變,關係一度疏離。演戲之後,我們才重新拉近距離,又變得能侃侃而談,在準備角色上給了很大幫助。」 \n 他分享與姊姊相伴的童年往事,「爸媽在我小學1年級時離異,幾乎都是姊姊陪我。當時我沒被通知,一直以為爸爸去工作,所以沒有回來」,姊弟倆無話不談,甚至懞懂天真分享各自的理想型,他鉅細靡遺描述:「我永遠都會記得我們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跟她講說『我要找一個金髮、藍眼睛的大正妹結婚』,她要找一個像王力宏、貝克漢那種男生在一起,同時也希望我未來不吸菸、不嚼檳榔、不酗酒。我也反過來要求她不可以化妝和打耳洞,因為我不喜歡女生那樣。」 \n 喜歡不分性別 \n 不過2人的關係隨著姊姊在青春期的轉變而開始疏遠,陳昊森表示,升上國中的某一晚讓他印象深刻,「我開房門看到她染了頭髮、剪了短髮、穿了耳洞,明顯是喜歡上女生.....我當然知道小時候的承諾只是一件過程,但我很重視那個回憶,所以我開始不理解她,並且討厭她、不理她,因為她不像我認識的姊姊了。一直到我開始演戲之前,我們都沒有聊天講話。」 \n 他透露本來不想接BL網路劇《紅色氣球》,因為題材會讓他想起和姊姊的過往。長大後有次2人在陽台相遇才聊開,「她對我說其實『喜歡』是不分性別的,她喜歡女生這件事,跟我喜歡演戲、唱歌、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一樣的。她也說,最重要的是家人之間應該是要覺得彼此開心就好。這些話我一直記在心裡。」

  • 手足有難 救,還是不救?

    手足有難 救,還是不救?

    家庭的紛爭與矛盾,真的好難…… \n當我們在暗黑的親情難題裡「卡關」時,內心經歷了衝突、委屈、掙扎、矛盾,往往很難鐵了心尋求法律途徑,甚至和親人對簿公堂。盡管家庭衝突複雜難解,不過我們可以透過這本書,看看各式各樣的案例,認識到如何用法律保障自己的權益、如何向外尋求幫助,或許能帶給你一些啟發、反思,以及面對的勇氣。 \n【精彩書摘】 \n談到法庭上的親情糾葛,兄弟姊妹之間的糾紛也是常見的案例。手足有難可以分成兩種狀況,一種是對方真的沒辦法生活、人生快走到絕路了,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另外一種則是兄弟姊妹很會花錢,比如自稱很會投資、很有自己的想法與規劃,胡亂投資之下出現無法填補的資金缺口,這時就會開口向家人求援。他們的說詞通常都是:「如果你不救我,我可能就要被黑道抓走,或是被民間的地下錢莊抓走……你要救我!」諸如此類。 \n有類似經驗的人其實可以思考一下,你救了兄弟姊妹第一次,有沒有想過他什麼時候會來第二次?我覺得這是一個莫非定律,只要有第一次,一定會有第二次。因為這位手足的個性就是如此,他的人格特質在出事時沒辦法自己承擔風險。 \n投資本身就有風險。一般而言,我們投資前要評估自己是否能夠負擔風險,能夠承受再投資,即使風險真的發生,我們承擔下來只是會過得比較不舒服,絕不至於會死掉。但上述提到的這種兄弟姐妹的人格特質並非如此。他們明明知道這風險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但還是會在一開始就設想出了狀況還有家人可以當後援、家裡一定會幫忙自己度過難關。這種人幫了第一次之後,一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n手足有難、需要金錢支援時,我們到底該不該伸出援手?如果不幫,會不會被父母、親戚說閒話?如果幫了,可以幫到什麼程度?伸出援手之後,這一大筆錢會被拿去做什麼用途?有時候,真實的答案很殘忍……。 \n(本文摘自《暗黑親情》/捷徑文化) \n【作者簡介】 \n劉上銘 \n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n■學經資歷 \n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法學碩士 \n台灣大學EMBA 109國企C \n東吳大學法律系 \n台中一中 \n94年律師高考及格 \n■現職經歷 \nUber台灣宇博法律顧問 \n經濟部工業局法律顧問 \n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榮譽律師、顧問 \n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顧問 \n台北市警察局警友會 委員 \n沙烏地阿拉伯駐台經濟辦事處法律顧問 \n臺北市政府諮詢律師 \n臺北市政府勞動局諮詢律師 \n上市、櫃公司董、監事進修課程講師 \n■著作 \n《中小企業主與專業人士財富管理》(財團法人保險事業中心出版) \n《新創公司與我國公司法之定位與互動》台灣經濟研究院(2017.04) \n■最新著作 \n《暗黑親情》 \n■臉書粉絲專頁 \nhttps://www.facebook.com/LawyerSonnyLiu/

  • 暗黑親情案例 受寵么弟不斷向家裡伸手拿錢

    暗黑親情案例 受寵么弟不斷向家裡伸手拿錢

    律師帶你走入真實上演的家庭衝突 \n書中透過豐富的案例故事,搭配白話易懂的法律說明,兼具情理法的深度剖析,與你談談手足之情、夫妻姻親、奉養長輩、親子之間的遺棄、家族紛爭、情緒勒索等議題,同時也探討東西方文化差異,以及如何事前規劃,避免遺憾。 \n【精彩書摘】 \n案例中的家庭有三個小孩,老大跟老二過得不錯,但比哥哥小四歲的老三從小比較缺乏父母陪伴,因此父母特別疼愛老三,希望能夠多給他一點照顧和資源,以彌補小時候無法陪伴在孩子身旁的時光。 \n老三是個乖巧、單純的孩子,但他總覺得自己和家人之間關係不親近,也不太願意回到父母身邊,所以在退伍之後就打算到外地工作,和家裡拿了幾百萬說要創業。但每當逢年過節,父母關心老三的創業狀況,卻一直不知道公司名稱、沒看過財務報表,老三也不願意提供存摺。父母聽起來覺得狀況不對,想知道這兒子在外面到底做了什麼,但每次要親自去找兒子都被以各種理由推託,因而從來沒有看過老三創業的實際狀況。 \n老三拿了創業基金幾百萬,過兩年後又聲稱自己有資金缺口,需要其他資金,再跟家裡拿了五、六十萬。父母看這個原本圓潤的小孩,這幾年竟然愈來愈瘦,每次回到家就拼命地吃,彷彿在外面都沒有好好吃飯。媽媽見狀當然十分心疼,私下一直塞錢給老三,每年都塞了好幾十萬。 \n後來媽媽身體出現狀況,需要有人照顧和幫忙支付看護費用,結果一直回家拿錢的這個小孩抵死不願意付,強調他無法支付安養費用。媽媽起初很積極地想照顧老三,導致最後家裡鬧不合也就罷了,但老三在吸光媽媽的財產後,居然又轉向哥哥伸手要錢。 \n老三跟兩個哥哥說無法過生活,需要他們的金援。哥哥們不願意幫忙,接著又去找長輩吐苦水說哥哥們不顧親情,讓老大和老二揹負許多壓力。最後老三甚至還懷疑哥哥們對媽媽遺產有不當的處分,興起許多訴訟,包含偽造文書、民事上給付訴訟。 \n關於案例,律師這樣說 \n兄弟之間有難並非少見,但這個「難」是誰造成的?除非父母有差異對待,否則每個手足從家裡獲得的資源理應是平等的。人生中遇到困難當然要自己先想辦法處理,但現在社會上常見的案例就是賴給別人,再「善用」司法制度。如同案例中的哥哥們不願意和有問題的小弟扯破臉,但小弟為了要得到金錢,很樂意利用訴訟的程序干擾家人的生活。所以我們在手足有難時,到底要救還是不救,要評估的狀況其實還有很多。 \n在這個案例裡,媽媽曾經借創業基金給小孩,後來她生病了需要請看護,理應可以要求老三還這筆錢,但一個母親看到自己疼愛的小孩最後連吃飯都有問題,當然捨不得開口要他還錢。媽媽還在世的時候,兩個哥哥也沒辦法對弟弟主張還錢給媽媽的責任,畢竟哥哥也不是媽媽的債權人,權利在媽媽身上。除非媽媽過世,媽媽對弟弟的債權才能由哥哥代位主張。 \n(本文摘自《暗黑親情》/捷徑文化) \n【作者簡介】 \n劉上銘 \n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n■學經資歷 \n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法學碩士 \n台灣大學EMBA 109國企C \n東吳大學法律系 \n台中一中 \n94年律師高考及格 \n■現職經歷 \nUber台灣宇博法律顧問 \n經濟部工業局法律顧問 \n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榮譽律師、顧問 \n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顧問 \n台北市警察局警友會 委員 \n沙烏地阿拉伯駐台經濟辦事處法律顧問 \n臺北市政府諮詢律師 \n臺北市政府勞動局諮詢律師 \n上市、櫃公司董、監事進修課程講師 \n■著作 \n《中小企業主與專業人士財富管理》(財團法人保險事業中心出版) \n《新創公司與我國公司法之定位與互動》台灣經濟研究院(2017.04) \n■最新著作 \n《暗黑親情》 \n■臉書粉絲專頁 \nhttps://www.facebook.com/LawyerSonnyLiu/

  • 愛犬離世2天老父突入院!鄭秀文急返家手足無措

    愛犬離世2天老父突入院!鄭秀文急返家手足無措

    鄭秀文(Sammi)本月初才經歷愛犬Lucky離世,昨深夜她在社群網站發文,貼出在醫院陪爸爸的相片並寫下千字文,引用歌曲〈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歌詞,表示︰「Lucky火化後兩天,內心仍在復原過程,已經要面對另一個關口,爸爸十多天前又因病疾進醫院了。」Sammi透露當時她正準備拔牙,接到姐姐的電話即飛奔回家,令剛送別愛犬心情仍未平伏的Sammi一度手足無措,經歷驚心動魄的時刻,幸好有家人幫忙才讓她心情較穩定。 \n鄭父前後入院11天,現已出院回家休養,回想鄭父入院的經歷,Sammi指兄弟姊妹輪流通宵留守在醫院照顧父親,住院期間鄭父身體較虛弱,為了防範父親不慎跌倒,弟弟每天都會到醫院幫鄭父沖涼,Sammi更在浴室門外聽著父親與弟弟在浴室內的對話,無所不談既溫馨又感動,令她看到病疾當中的幸福,「他倆的話題很廣,從家鄉潮州聊到古董聊到股票市埸,四十多歲的兒子溫柔地替八十多歲的父親洗澡,父子在聊不完的話題中,我站在洗手間門外,眼眶因感動而濕潤,我看到病疾當中的一種幸福。這是愛。病疾確會令人產生恐懼,但愛卻可以先平定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我站在洗手間門外,眼眶因感動而濕潤」。 \n提及在醫院照顧父親的點滴,Sammi指半夜時鄭父要小便、喝水和按摩,通宵陪著父親撐到早上6點後,她已頭暈眼花、腳步浮浮,但覺得能貼身陪父親為他打氣,也是一種幸福的使命。Sammi特別感謝醫護人員,也感謝自己的信仰︰「感謝天父,爸爸出事是在Lucky火化之後才發生,不然我身心和情緒也會太負荷。感謝天父的美意在當中。父親幾天前出院了,長路漫漫,很多未知。但有愛,就擁有力量走下去。」 \n文末她寫下「笑著吃苦的力氣」七個字總結,自我安慰父母已年紀老邁,即使遇到任何事,都不要怨天尤人,「與其苦瓜乾面口,倒不如正面面對,因為,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孝順的Sammi表示,自己已到了照顧年老父母成為生活重要軸心的年紀,鼓勵正處於和自己同樣經歷的人一起加油、保持樂觀的心,「你們並不孤單,關關難過關關過」。 \n \n \n \n \n

  •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三)

    從我和蒙古大夫的相遇說起(三)

     博州蒙醫院的達爾加甫主任,和通遼蒙醫院的賀副院長是大學同學,一在東,一在西,畢業後三十年沒見,此次見到,分外高興。達主任帶我們遊賽里木湖,高冷的湖水清澈見底,湖畔草原百花齊放,有草藥近千種。我們坐在湖邊野餐,就著藍天白雲吃西瓜配饢,空氣沁人心脾,景色心曠神怡。 \n 我們還遙望了果子溝大橋,這一帶已近邊界口岸,正是我中學時地理課本裡所說的伊犁河谷,果真是物華天寶,錦繡河山,美得無法言喻。晚餐在蒙古包吃,我本是滴酒不沾的人,但不由分說,被灌了許多高度白酒。新疆蒙族還保有許多舊俗,如上馬酒、下馬酒,灑青稞酒拜敖包等。回程喝下馬(車)酒時,賀副院長的手被酒瓶割破,血流不止。我和達主任說:「你的同學流血了」,他看也不看,說:「蒙古人的血太多了,流點沒關係」,然後解釋性的跟我說,「我們比較野」。 \n 最後一天帕院長親自領軍,帶我們洗溫泉,拜訪牧民的家,晚餐就在阿拉套山夏爾希里草原的蒙古包裡度過。夏爾希里意即金色山坡,是保護完整的草原森林覆蓋區,有三百年無人畜進入,九○年代才因重新勘定國界,被哈薩克奉還。 \n 草原山色忽紫忽綠,感覺天很近,伸手可及,間或點綴著些烏孫古墓,和雪白的綿羊,或甚至白駱駝。夜幕四合,穹隆覆蓋,好像藍灰色的絲絨,夾雜著繁星點點,在這靜謐的夜晚,人很渺小,大自然很溫柔。蒙古包裡傳來溫暖的黃光,裡面談笑晏晏,歌唱喝酒,尤其帕院長興之所至,拉著手風琴高歌,曲調哀傷輕快,有哈薩克風。帕院長霸氣十足,非常會勸酒,他與胡院長坐在一起,就像兩隻老虎,隱含著能量,幾百年過去了,蒙古還是後繼有人。這一晚我又被灌了許多高度白酒,半夜渾身發熱,睡不著。白酒加溫泉,使我怕冷的體質幡然改變。 \n 相親相愛如股如肱 \n 由於地處邊陲,偶爾聽到外蒙種種。所謂內、外蒙,源於滿洲稱漠南蒙古為「內扎薩克」,意思是「內政治區」,而漠北蒙古則為「外政治區」,這不是蒙古自己命名的;蒙古人自己稱大漠以南的人和地為「腹」,大漠以北為「背」,而腹與背,是不能分離的。上世紀外蒙獨立,是中國永遠的痛,這件事有遠因,也有近因。近因不談。遠因則包括在分封下加諸於一般人民的徭役與賦稅過重,王公封主又定例要到北京覲見皇帝或到圍場圍獵,所有費用,包括在京城所欠的鉅額債務,及積欠狡詐的俄商、漢商的高利債務,都攤派在人民身上,而牧民還要奉養高級僧侶與寺廟,滿州駐蒙古的官員又官商勾結,剝削人民,終於造成外蒙古的獨立運動。 \n 如今「腹」與「背」不僅分開,並且基於種種原因,「腹」、「背」之間充滿了誤會與隔膜,兩地蒙人對家國的認知,及心理上的距離,彷彿雲泥。幾年前為了外蒙邀請達賴喇嘛訪問一事,雙方更處於緊繃的狀態。我從前並不太注意這些事情,在台灣長大的我這一代,只天真的惋惜「秋海棠」變成了「老母雞」,渾不知理想與現實已成為兩道平行線,真使人神傷。 \n 貿易與邊市,是蒙漢之間的老問題,只要處理好這個問題,兩國之間就能互蒙其利。歷代只要秋高馬肥,北方遊牧民族就要南下掠奪物資,這也是為什麼會建造長城的原因。我很同意已逝立委廣祿的看法:關內關外的民族,無一不是「中華民族」的組成分子,實乃親如手足的兄弟,而在手足之間,豎起一道人為的障礙(長城),不僅加深彼此的隔閡,也留給後世無窮的紛擾。 \n 時至今日,心裡的長城,依然強大。司馬遷在史記裡說匈奴人作戰「利則進,不利則退,不羞遁走」,元朝以後蒙古人之所以能維持實力,就是他們能盡量向北、或西北遁走北亞、中亞大草原,保存作戰實力,這是北方遊牧民族的作戰原則。但十八世紀以後,俄國勢力東漸,原來遊牧民族休養生息的場所不復存在,使得蒙古人既阻於新興滿洲的強大勢力不能南下,又受到來自西北的重大壓力而斷了退避的可能,最後只有夾在兩強之間,進退失據,失去了迴旋的餘地。 \n 從正骨術體會哲理 \n 康熙廿七年(1688年)準噶爾部的葛爾丹進兵外蒙喀爾喀,一時情勢緊張,外蒙古各部族開會,討論該依靠俄國沙皇,還是依靠滿清皇帝。蒙古宗教領袖一世哲不尊單巴說:滿洲皇帝的信仰與我們相同,衣襟也是向右的,我們歸順他,可邀萬年之福。因此喀爾喀舉族歸順了滿清。時至今日,外蒙古既仇視中國,也不喜蘇俄,反而美國,日本,韓國,成了他們的最愛,真不知今夕何夕?! \n 但我相信愛的力量,無論情況怎麼差,只要懷抱著好心與善意,手足終究是手足。於是我和胡院長商量,蒙醫院可以免費幫外蒙的孩子看病,只要有需要,尤其是骨科,都可以盡力協助,而胡院長也慨然允諾。蒙古族是古老優秀的民族,蒙漢之間經過幾百年的通婚與磨合,相處得最好。漢人實有必要真心協助蒙族維持其血胤與傳統,因為他們豐富了中華文化,也使得祖國多采多姿。而與驍勇忠誠的蒙古人最好的相處方式,就是蒙族對待骨傷的方式──溫柔,自然,借力使力;我們實在可以從蒙古正骨術裡,體會出更多哲理與智慧,也祝願漢族與蒙族世代交好,永保安康。 \n (全文完)

  • 恆述斷開胞弟有緣再當手足

    恆述斷開胞弟有緣再當手足

     恆述法師日前被爆積欠上千萬債務,與胞弟張菲、費玉清鬧翻,她已在手機「拉黑」2人,雙方至今未聯絡。18日是3姊弟的父親99歲忌日,恆述法師辦誦經法會,提到日前宣布要復出演藝圈,她直言已有幾家電視台正和她的經紀人接洽,預計復出主持節目,屆時不論戴假髮做造型、聊什麼話題、唱什麼歌都能嘗試。 \n 恆述法師解釋,自己已跟藥師佛請了假,接下來可能會開1個綜藝類的娛樂節目、1個弘揚佛法的節目,不過她也強調,關於主持節目一事不能講她是還俗,「我這個光頭是花好幾百萬換來的,怎麼可以還俗呢?只有螢幕的還俗,我要創造21世紀的佛法,有多少緣分就接引多少人」。 \n 姊弟先暫時沉澱 \n 不少人質疑恆述法師借2個弟弟炒新聞,她笑說:「這是不可能的,我幹嘛要利用他們炒熱度,我自己就可以炒,現在很多公司來找我,我是黑馬耶,是媒體寵兒,很多老朋友要做我經紀都不好意思推,大家都case by case。」至於新節目進度,她誇口自豪:「光頭落哪家還不知道,雖然是光頭但還是有點條件,我出來收視率一定很好,我的節目會很生動,有淚也有笑。」 \n 雖然手足暫無聯絡,但恆述法師認為親情總是難割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需要別人做和事老,假以時日若彼此都扯平,還是可以再重新開始做姊弟,現在就先暫時沉澱,「我認為我這個姊姊也是問心無愧,小哥(費玉清)說他問心無愧,我除了問心無愧,我所付出的還非筆墨能形容」。 \n 恆述法師也提到,最近有費玉清的大陸、台灣粉絲刻意攻擊她,「沒關係,用鑽石比喻,看起來很漂亮但又可以割玻璃,法師也是會佛魔應用」,暗指會適時反擊,稱對方有歌迷,自己也有修道的鐵粉,兩邊各有龐大擁護者。

  • 許文俊脫貧不忘恩 助學翻轉人生

    許文俊脫貧不忘恩 助學翻轉人生

     在高雄經營科技公司的許文俊,出身單親家庭,英雄不怕出身低,憑藉自身努力,挺過創業艱辛,如今事業有成,近年也以外婆名義捐錢給曾幫助他的愛心手足慈善會,還擔任該會理事,響應高市慈善總會的助學計畫,幫助學子重新翻轉人生。 \n 33歲許文俊家有3兄弟,父親因積欠賭債,與母親離異,小時候他幾乎由外婆帶大,後來搬回家跟母親同住,陪媽媽一起經營餐飲業,很早就為了生活打拚,也參與柔道比賽也獲獎學金,國、高中都是柔道校隊隊長。 \n 他高二獲高市慈善團體聯合總會「港都助學方案」,高市愛心手足慈善會每學期提供1萬元獎學金,他感念當時愛心手足會理事長呂國柱伸出援手,「否則我可能沒辦法讀完高中,甚至讀到大學畢業」。 \n 他從小養成刻苦耐勞個性,到處打工賺錢扛家計,做過飲料店、飯店外場、咖啡店、抓漏學徒、游泳教練等,畢業後一度擔任宅急便外送員及健身教練,因緣際會下跨行到電腦業。 \n 他從一張白紙做起,橫跨業務、研發、雜工等,好不容易學到專業,工作也穩定,但公司因財務危機倒閉,危機就是轉機,他與友人合夥開「錄聚實業公司」,合夥經營溫度控制器工作,成為全國前三大供應商。 \n 他說,只要自己有時間有能力,都樂於做公益,謹記外婆叮嚀「做人要腳踏實地」;目前擔任愛心手足會理事,也獲邀當夏令營柔道教官及分享理財經驗,以相同感恩心回饋社會,幫助更多人。

  • 恆述法師為錢反目張菲兄弟 她直指血淋淋真相:父母疼廢人

    恆述法師為錢反目張菲兄弟 她直指血淋淋真相:父母疼廢人

    70歲的恆述法師日前爆出欠債上千萬,宣布要去疫區賣鑽石償債,隨即人間蒸發,而她本月7日突然現身,大動作宣告全面復出,除強調債務已在神豪資助下還清,更表示要跟兩個弟弟張菲、費玉清「各走各路」,姊弟反目,事情爆出後,知名主持人楊月娥一早po文感嘆:「手足一定情深嗎?那可不一定」。 \n楊月娥一早在臉書po文,聊起張家3姊弟因債務而起的風波,她說其實身旁不少朋友家裡都有奇葩,彷彿上天分配好一般,一家一個,「欠卡債、賭博吸毒、眼高手低、思覺失調、疾病纏身、好吃懶做、借貸成性、伸手有理的各種狀況,這不都是親情勒索嗎?」。 \n而手足平輩之間討論就算了,楊月娥覺得最大的難關,是長輩的偏頗,讓人超無言,「台語說的『皇帝愛奸臣、父母疼廢人』。要辛苦的去扛懶惰的,根本是歪理?鄉愿」,而從恆述法師自述中,也提過類似的狀況,她說20年前爸媽就曾跟弟弟們曉以大義,要兩人看在姊姊拉拔他們長大的份上,即使理念不同,每個月還是要給姊姊零用錢,因此他們才會每個月各給她5萬,但恆述法師卻覺得以她對弟弟們的幫助,抽個一成不過分。 \n對於手足間的問題,特別是扯到錢,楊月娥認為每個人都是個體,「成年後各自獨立成家生活,討生活各憑本事,扶一把拉一下無妨,救急不救窮,再有錢也填不了無底洞是吧!兄弟爬山都需要努力」,而自己有2個女兒,指期許他們相親相愛,未來人生路上能相互商量,不致孤單,「但千萬別好高騖遠拖累家人」,也覺得父母的態度,影響兄弟姊妹深遠。 \n

  • 王文洋追60億父親股票遺產 告7名手足二連敗再議遭駁

    王文洋追60億父親股票遺產 告7名手足二連敗再議遭駁

    已故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長子王文洋,提告指控王永慶過世5年後,台塑總裁王文淵、集團管理中心常委王文潮、王瑞華、王瑞瑜等7人將王生前持有的台塑三寶股票約2.1億元美金、逾台幣60億資產移轉海外信託,涉逃漏遺產稅、業務侵占等罪。台北地檢署7月偵結,將王文淵7人不起訴,但王文洋不服,委請律師向高檢署聲請再議,高檢署認為王提再議無理由,予以駁回。王文淵等人獲不起訴確定。 \n \n王文洋去年委託律師向北檢提告,指控姊妹王瑞華、王瑞瑜,叔叔王永在的兒子王文淵、王文潮,及台塑集團老臣洪文雄、饒見方、楊秀雄共7人,在王永慶2008年過世後,明知王在境外設立的誠威、穩昇兩家公司名下南亞、台化、台塑化(台塑三寶)股票,屬王永慶遺產,卻在2013年初把股票資產移轉信託到另間境外公司Ocean View(海景)。 \n \n王文洋指控,洪文雄曾向他報告此事,但他認為股票在誠威、穩昇名下時,2008年股市收盤價估計為美金2.1億,現在市值應已超過美金4億元,懷疑家族成員與老臣涉嫌逃漏遺產稅、業務侵占、洗錢等。 \n \n據了解,王家成員向檢方表示,王永慶兄弟一直有「富不過三代」觀念,兩人生前一直把資產信託到海外公司,確保台塑集團能永續經營,王永慶過世後,剩下誠威、穩昇資產未完成信託,信託海景公司只是比照辦理,家族成員沒有人認為這些屬於王永慶的遺產。 \n \n檢方認為,王永慶、王永在曾在信託文件簽名,且發函詢問國稅局,無法判定這些股票屬於遺產,甚至股票信託後,迄今沒有出售過,獲得現金股利也持續買進台塑集團股票,王家沒有人分配到任何股票利益,難以認定王文淵等人有侵占、逃漏稅、隱匿犯罪所得等情事,今年7月間將全案不起訴處分。 \n \n王文洋不服,委請律師聲請再議,高檢署認為王提再議無理由,日前已駁回。王文淵等人獲不起訴確定。

  • 曬後4保養秘訣遠離光老化 打造凍齡手足肌膚

    曬後4保養秘訣遠離光老化 打造凍齡手足肌膚

    無論晴天、雨天或陰天,紫外線無所不在全年無休,因此,「紫外線」被視為肌膚的頭號隱形殺手。特別是艷夏時期陽光猛烈,喜歡從事戶外活動、或是每日曝曬於陽光下,只要短短的5至10分鐘,即可能造成肌膚傷害受損,引發乾燥、粗糙、暗沉、甚至產生細紋,而手部與足部肌膚又尤其是身體保養最常被忽略的部位,倘若曬後沒有給予完善的保養護理,則很可能造成「光老化」現象,使肌膚加速衰退,整體視覺年齡提升,提早成為乾枯老手、老腳!以下統整出四大曬後急救保養步驟,讓手控、足控的妳,能遠離光老化,從手腳肌膚就開始凍齡! \n \n▍1.迅速補充水分 避免曬後手足乾紋問題 \n \n由於夏季陽光較強烈,受到紫外線及高溫環境的多重因素影響,臉部及身體肌膚容易因大量排汗而流失水分,出現暫時性的肌膚乾荒、粗糙問題。因此,首要護理關鍵除了飲用大量純水之外,同時選擇具有提高肌膚含水量之護理產品,幫助緩解肌膚乾燥狀態也是當務之急, \n足夠的保濕能夠避免曬後乾紋產生,維持肌膚健康! \n \n▍2.來場手足SPA放鬆浴 加強穩定膚況 \n \n曬後的肌膚正值疲弱狀態,為避免過度刺激,在清潔時不宜淋浴過久,建議採用常溫水浸浴的方式,將手部、足部肌膚浸泡10至15分鐘,同時搭配具有舒緩、放鬆肌膚功效的沐浴用品,能加強安撫穩定膚況,告別曬後不適。 \n \n▍3.密集深度滋養 回復肌膚最佳狀態 \n \n為了幫助肌膚於曬後快速回穩,須把握曬後三天的黃金修復期,密集為肌膚進行深度保濕、滋潤,補充因日曬所流失的水份,降低光老化危機。 可搭配使用手膜、足膜,並在睡前在手腳擦上身體乳或護手霜,也可搭配使用指元油,幫助加強修復及深度柔嫩滋養,瞬效救援指緣肉刺問題! \n \n▍4.定期去除角質、敷膜補給 輕鬆實現柔嫩手足肌 \n \n肌膚經過長時間的曝曬,會令身體啟動自我防禦機制,造成肌膚角質層增厚,尤其足部肌膚比起手部肌膚更常反覆磨擦和擠壓,促使硬皮倍速增生,因此當曬後肌膚趨於穩定時,建議針對足底、指緣等易產生硬皮以及厚繭之部位,每周定期進行去除老廢角質,提升新陳代謝,接著選用含有高效滋養力的身體敷膜補給營養,讓肌膚維持穩定狀態。 \n \n \n \n

  • 豪門兄弟翻臉3/賣房轉股提款解保單 董座諾顧手足轉頭4招奪產

    豪門兄弟翻臉3/賣房轉股提款解保單 董座諾顧手足轉頭4招奪產

    \n有超過80年歷史的本土藥廠「中美兄弟製藥公司」,第三代三兄弟林本源、林志鴻和林志隆,卻因雙親遺產鬧翻,2位弟弟對身為中美製藥現任董事長的大哥林本源,十分不諒解;林志鴻更直指林本源涉嫌巧奪公司股權、哄騙母親變賣房產。 \n \n「大哥(林本源)曾向媽媽說,把財產都交給他管理,他會照顧所有弟妹,媽媽這麼做以後,事實發展卻並非如此。」林志鴻指控林本源涉嫌暗槓父親遺產,更懷疑他騙走母親名下財產,根本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n「爸爸過世後五天,媽媽名下的一棟房子就遭變賣,而且是大哥(林本源)代簽相關文件。」林志鴻表示,父親剛過世時,母親情緒非常低落,不可能突然冒出賣房子的念頭,「我一直想問大哥到底是誰要變賣媽媽的房子,錢又到哪裡去了,但大哥就是不願回答問題,後來乾脆避不見面,兄弟間搞得好像陌生人。」 \n林志鴻更透露,父親生前有一次在車上跟他說,幫他買了一個儲蓄險「受益人就是林志鴻」,沒想到父親過世後半年,他發現這個儲蓄險被提前解約,「那張保單是十五年期,已經繳了十四年,爸爸往生前不久解約,另外買了受益人大哥(林本源)的保單,十四年來約七百萬的利息也被領走。」 \n「這個儲蓄險只要再等一年就不必繳保費,爸爸沒道理會提前解約,我懷疑有人動了手腳。」林志鴻為了查明真相,一度要求投保單位提供解約人的簽名,卻因為自己不是投保人而遭到婉拒,他只好向金管會申訴,「不過金管會說,由於投保人是我爸爸,但他已經過世,所以必須所有繼承人都同意,才能查看保險的相關文件。」 \n「還有一件事很奇怪,媽媽生前有一個私人的銀行帳戶,她住院期間,先後被領走約新台幣一千八百萬元,我調閱銀行監視畫面發現,在中美製藥服務三十多年的陳姓祕書及二名穿著制服的員工,分別拿著蓋著媽媽印章的支票前往提領。」林志鴻說,這筆鉅款至今不知去向,弟弟林志隆已經提告侵占罪,正由彰化地檢署偵辦中。 \n林本源表示,母親施淑美生前精於財務管理,凡企業及家庭財務皆親自管理及支配,子女並無權干涉母親處理方式,何遑侵佔之有?母親林施淑美早在父親往生前,即交付委託書給他授權處理房屋之銷售事宜,該買方在父親往生前早已決定購買,簽約日母親無法前往,因此授權他代理執行,其售屋款項亦經履約保證公司全數匯入林施淑美帳戶,供其個人支配,「何來不法?」至於擅改保單受益人,林本源表示,依《保險法》規定,要保人要變更受益人必須由要保人親自簽名對保同意,更改當天並有多位證人在場,受益人更改為林本源乃父親之旨意,一切依法辦理,事實與林志鴻先生所說不符。 \n林本源說,滄洲投資公司成立由父親林滄洲授意專業會計事務所,依《公司法》規定成立,並報請經濟部核定在案,所有股權分配乃依林滄洲個人指示辦理之,為當事人個人決定,此決定與林本源先生無關。他也提醒兩位弟弟說,「父母德行廣為好評,百善孝為先,勿使家族蒙塵;父親早已將兄弟分業,理當互相祝福,兄弟登山各自努力,期盼自愛自重。」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最頑固的幾個字

    最頑固的幾個字

     舊時朝興村的秀才三合院裡,龍邊護龍的這一頭,許多溫馨的黃昏場景都在這裡自在上演。有時是作為男主人的爸爸裸露著上身在劈柴,文弱的小男孩我在撿拾劈開的柴薪,堆累在屋簷下;有時是爸爸整修農具,以石頭敲打著鐵器,天邊都有回音,小男生吆喝著家裡的雞啊鴨啊歸巢,只有家裡的雞啊鴨啊聽得見那叫聲,接受那號令;有時,爸爸會撿起瓦片、石塊、磚頭,隨手遞給我一片,教我跟著他在大地上比畫著,學漢字,練漢字,那斧鑿似的筆跡一直遠傳到二十一世紀的紙張上。 \n 比較閒暇的黃昏,爸爸會拿著剪刀撕扯他腳後跟的厚皮,沒有一公分的長度,不成篇章,連截句都說不上,碎屑似的厚皮,這隻腳撕撕,那隻腳扯扯,有時還要動用剪刀,將左腳拐向右側不一定搆得著腳踝,又拐向另一邊衡量,就這樣拐著、衡量著、撕扯著,一個三分地自耕農的黃昏,撕扯著直徑一分不到的厚皮屑。 \n 那時我全身細皮嫩肉,找不到厚皮,不知曉撕扯厚皮的苦,曾經天真地問他:「爸,按爾,袂痛喔?」他說:「死皮啊,袂痛。」我真信了他不痛的說詞。 \n 我仔細看過爸爸的腳後跟,那裂痕,真像站在濁水溪畔抬頭仰視八卦山頭,千百個坑崁啊!爸爸時不時還要用自己削成的小竹籤,去剔那裂痕、那坑谷裡的污泥,「袂痛喔?」「死皮啊!」一個三分地自耕農的黃昏,農閒時候的消遣,有時剔剔坑谷裡的污泥,有時撕撕自己叫腳後跟的厚皮。 \n 怎麼會長出這樣的厚皮?阿嬤用河洛話說,這是結趼(kiat-lan),老師說,這是結繭。阿嬤沒有告訴我「趼」怎麼寫,老師倒是教了「繭」這個字,「趼」與「繭」,當它們都指向「手掌腳掌因摩擦而生的硬皮」時,它們的音義是相通的,唸作「簡」──簡單的厚皮,;「剪」──應該剪除的厚皮。只是我喜歡寫「爾」──跟「爽」一樣,左右各打兩個大叉就對了,「繭」卻很難纏,堡壘裡面一邊是絲、一邊是蟲,往往記錯,是會吐絲的蟲還是蟲會吐絲?好在我的小學老師不喜歡用板子打學生手心,要不然,我可能望著掌上的厚繭、摩挲著掌上的厚繭,記下了「繭」這個難寫的字。 \n 不過,我的手終究還是長了繭,學校的老師不像爸爸教我在大地上寫字,他們要我削鉛筆、買筆記本,重複又重複寫一行又一行的字,後來我自己更在稿紙上辛勤耕耘,致使右手中指第一節指關節也因此長了厚繭,左手指去按這個厚繭,硬而結實,堅定且頑固,跟隨我四十多年,直到二十世紀末開始使用電腦鍵盤,才消失於無形。 \n 爸爸的手日日揮舉鋤頭、斧頭,掌中的厚繭何止一處,不僅改變了掌紋的走向,還在指頭基底固結為中央山脈的架式。後來讀諸子百書,發現這種手足胼胝的人還真不少,《莊子.天道》:「百舍重趼,而不敢息。」《國策.宋衛策》:「墨子聞之,百舍重繭,往見公輸般。」說的都是刻苦肉體、犧牲自己的兼愛行者,永遠在路上奔馳、勞碌,主張非攻的墨子。當然也讀到令人不滿的流亡多年準備回國的晉文公言論,他下令將盛裝食物的木質祭器拋棄,他們流亡在外這些年籩豆已經坑坑巴巴;同時也將隨身陪伴,隨時可以鋪展、捲收的草蓆、草墊也丟擲在河邊,他們流亡在外這些年席蓐已經磨損、脫落,不甚體面;至於人,待遇相同:「手足胼胝,面目黧黑者」排在隊伍的後段(《韓非子.外儲說》)。讀到這樣的句子,我內心其實是痛的,哪個農人、工人不是一輩子辛勞,大太陽底下揮汗揮鋤,哪個農夫、工人手足不胼胝,面目不黧黑!連荀子都贊譽:「有人于此,夙興夜寐,耕耘樹藝,手足胼胝以養其親。」(《荀子.子道》)手足胼胝以養其親,是值得讚許的,但是他們永遠沒有好知遇,國家機器永遠不知道善待那些長繭的手和足。 \n 繼「繭」這個難寫的字之後,我認識了跟它一樣頑固的「胼胝」。真的頑固。尤其是這兩個月腳底長了「疣」以後,見識到什麼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的頑固。 \n 是「繭」,是「胼胝」,是「疣」,還是「雞眼」?上網查詢,有的附圖說明,有的列表比較,當時好像懂了,其實還是無法辨識清楚。藥房的藥師建議用25%水楊酸製成的雞眼貼,一週貼用一回,慢慢角質層會逐漸剝落。皮膚科醫師主張用冷凍治療,以零下196度C的液態氮,凍傷病變的表皮細胞,讓它結痂後剝離,一週一次,他說3-5次就可以康復了!我接受皮膚科醫師的建議,一週去接受負196度C的液態氮親吻,那吻不冰不親,而是刺痛,所幸,液態氮離開腳底時,刺痛也消失。我還問醫師,為什麼是負196度C,不是整數的負200度C?醫師只說這是最穩定、最適合的度數,後來看電視廣告的「強冽」,號稱利用零下196°C瞬間冰凍果實、粉碎果實,這樣製成的啤酒完整鎖住水果原始香氣與風味,他們同樣以「-196°C」作為果實冰凍、粉碎的最佳時機,我是這樣信了醫師零下196度C的液態氮可以粉碎病毒疣的說詞,去接受五次又五次的冷凍治療。 \n 「-196°C」或許可以瞬間冰凍果實、粉碎果實,但不能瞬間粉碎疣,接受冷凍治療的這七十天,我像《維摩詰經》裡的舍利弗:「我見此土,丘陵坑坎、荊棘砂礫、土石諸山,穢惡充滿。」那病毒疣,雖然只是雞眼大小,卻堅實的像未能去除淨盡的惡習,我心裡想著,結習如結繭,不是一天形成,所以不可能一天袪除,慢慢地摩,慢慢地磨吧!結習一盡,病毒也就不能著身了吧!疣,會像「-196°C」的果實那樣粉碎!

  • 追60億遺產 王文洋告手足輸了

    追60億遺產 王文洋告手足輸了

     已故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長子王文洋,提告指控王永慶過世5年後,台塑總裁王文淵、集團管理中心常委王文潮、王瑞華、王瑞瑜等7人將王生前持有的台塑三寶股票約2.1億元美金、逾台幣60億資產移轉海外信託,涉逃漏遺產稅、業務侵占等罪。台北地檢署認為王永慶兄弟曾在信託文件簽名,且國稅局無法判定屬海外遺產,6日依罪嫌不足,將7人不起訴。 \n 指控家族成員涉嫌侵占 \n 王文洋去年委託律師向北檢提告,指控姊妹王瑞華、王瑞瑜,叔叔王永在的兒子王文淵、王文潮,及台塑集團老臣洪文雄、饒見方、楊秀雄共7人,在王永慶2008年過世後,明知王在境外設立的誠威、穩昇兩家公司名下南亞、台化、台塑化(台塑三寶)股票,屬王永慶遺產,卻在2013年初把股票資產移轉信託到另間境外公司Ocean View(海景)。 \n 王文洋指控,洪文雄曾向他報告此事,但他認為股票在誠威、穩昇名下時,2008年股市收盤價估計為美金2.1億,現在市值應已超過美金4億元,懷疑家族成員與老臣涉嫌逃漏遺產稅、業務侵占、洗錢等。 \n 王永慶兄弟曾簽名信託 \n 檢方因案件金流涉及境外,發交調查局清查。據了解,王家成員向檢調表示,王永慶兄弟一直有「富不過三代」觀念,兩人生前一直把資產信託到海外公司,確保台塑集團能永續經營,王永慶過世後,剩下誠威、穩昇資產未完成信託,信託海景公司只是比照辦理,家族成員沒有人認為這些屬於王永慶的遺產。 \n 檢方認為,王永慶、王永在曾在信託文件簽名,且發函詢問國稅局,無法判定這些股票屬於遺產,甚至股票信託後,迄今沒有出售過,獲得現金股利也持續買進台塑集團股票,王家沒有人分配到任何股票利益,難以認定王文淵等人有侵占、逃漏稅、隱匿犯罪所得等情事,昨予以不起訴處分。

  • 貪婪小妹3/雙親前汙衊手足博信任 小妹取得印鑑將家產轉移

    貪婪小妹3/雙親前汙衊手足博信任 小妹取得印鑑將家產轉移

    \n退休外交官許懐聰控訴許家小妹謀奪億萬家產,他表示「我從來沒想到經商有成的大弟,和嫁入豪門的小妹,會將商場的陰險與狡詐手段用在設計家族手足的身上、這完全是一場有預謀的奪產行動。」被指控的小妹許碧珍對此否認,她反指大哥、大姊、及小弟等3人才是不孝,3年來都沒有去探望父親。 \n \n許懷聰感嘆,嫁入豪門的小妹許碧珍聯手排行老2的許懷欽,設局將父母數億元資產占為已有,分文未給另外3個手足,「當年大弟在桃園工廠,是我一手將他帶來台北,介紹進旅行社,更幫忙打點各部會關係,使他能在台北立足;小妺早年投資股票慘賠,不敢讓邱家知道,最後是爸媽拿出2000多萬元讓她擺平,所有兄弟姐妹也都無異議。」 \n許懷聰長年派駐國外,最高職務曾擔任駐外副代表,一輩子都在外交部工作,任職期間也很少返台,不是很清楚家產的情況,但卻常聽大妹及么弟說,小妺常在爸媽面前說老2的好話,一再強調許家所有的財產都是老2許懷欽賺來的,就這樣一點一滴最終取得父母的信任,悄悄掌握父母印章及家產分配大權。 \n許懷聰表示,小妹陸續將岡山老家及台北的房產用贈與的方式過戶給老2許懷欽及他的兩個兒子,連爸媽手中應該存在的現金存款、股票也都不知去向。 \n「許家所有的財富原本都歸父母掌管」。許懷聰說,他在政大外交研究所畢業前一年就進入外交部擔任公職。首次外放日本,薪資十分豐厚,前4年半除了留下必要的開支外,幾乎所有的薪水都寄回台灣給父母,總共約300萬元,在70年代來說簡直是一筆巨款,「這是孝敬父母的,也是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4個弟妹們也都知情。」 \n \n許懷聰和大妹、么弟都認為,「今天許家會出現大分裂,斬斷三代情誼的場面,完全是大弟與小妹所造成。」許懷聰強調,大弟和小妹已經非常富有,不應再將家產全部奪走,至少要顧及大妹和么弟生活,他們不應該忘記手足之情。 \n針對指控,許碧珍回應表示,「台北的房子給二哥的小孩是媽媽生前的意思,難道媽媽無權決定嗎?至於岡山的『起家厝』則是要給我的,我本來是要賣給朋友,但二哥說不要賣給別人,所以我就直接賣給二哥,當時還訂有買賣契約。」 \n至於「家榮」公司確實今年在今年5月已結束營業,但公司資產還需要清算及出售,之後還要分成3份,「現在就吵著要錢,不會太早嗎?」她否認爭奪家產。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