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手風琴的搜尋結果,共19

  • 騎士公車玩穿越 手風琴擠壓配樂

    騎士公車玩穿越 手風琴擠壓配樂

     《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交響音樂會即將再度來台,觀眾將可以一邊看電影,一邊近距離感受現場演奏的震撼。電影在前兩部充滿奇幻冒險的歡樂氣氛之後,在《羅馬》名導演艾方索‧柯朗執導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風格大轉,揭開系列故事後半的緊湊氣氛。 \n 作曲家約翰‧威廉斯也在音樂中融入兒童唱詩班合聲,音樂基調加上爵士元素,混搭黑色風格,逐步推進劇情。 \n 負責指揮配樂的威廉‧羅斯表示,「約翰‧威廉斯自己就是一位厲害的爵士鋼琴家,擁有非常豐富的爵士語彙。」約翰‧威廉斯笑說,「艾方索‧柯朗甚至會一邊聽著配樂,一邊猛抓頭髮問:這是什麼瘋狂的東西?他愛死了!」 \n 去年曾在台灣演出8場的「哈利波特」前3集電影交響音樂會,今年更將帶著第4集《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重返台灣,在高雄衛武營演出,觀眾也能在電影交響音樂會中,近距離欣賞約翰‧威廉斯配樂的巧思。 \n 在《阿茲卡班的逃犯》電影中,哈利波特離開威農姨丈家,搭上騎士公車前往斜角巷的那段驚險旅程,配樂就使用薩克斯風增添飛車追逐的氣氛,讓艾方索‧柯朗也忍不住驚嘆:「那是我看過最大的銅管樂團,讓音樂非常有趣、詭譎、滑稽。」 \n 特別是當紫色的3層騎士公車即將「穿越」迎面而來的兩輛紅色雙層巴士,約翰‧威廉斯特別在配樂加入手風琴。小提琴家瑪西婭‧克雷福表示,「公車『擠壓』的聲音,就是用手風琴表現出來的。」 \n 3月9日起,《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將在南台灣的高雄衛武營初登場,3月10日接連欣賞《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3月23日則迎來《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3月15、16、17和24日則分別於台北、高雄兩地連兩周上演《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現場將搭配40呎巨型螢幕播放電影全片,由長榮交響樂團與國立實驗合唱團獻演約翰‧威廉斯的經典配樂。

  • 騎士公車大玩穿越 爵士樂、手風琴助陣

    《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交響音樂會即將再度來台,觀眾將可以一邊看電影,一邊近距離感受現場演奏的震撼。電影在前兩部充滿奇幻冒險的歡樂氣氛之後,在《羅馬》名導演艾方索‧柯朗執導下,《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風格大轉,揭開系列故事後半的緊湊氣氛。作曲家約翰‧威廉斯也在音樂中融入兒童唱詩班合聲,音樂基調加上爵士元素,混搭黑色風格,逐步推進劇情。 \n \n 負責指揮配樂的威廉·羅斯表示,「約翰‧威廉斯自己就是一位厲害的爵士鋼琴家,擁有非常豐富的爵士語彙。」約翰‧威廉斯笑說,「艾方索‧柯朗甚至會一邊聽著配樂,一邊猛抓頭髮問:這是什麼瘋狂的東西?他愛死了!」 \n \n 像是《阿茲卡班的逃犯》電影中,哈利波特離開威農姨丈家,搭上騎士公車前往斜角巷的那段驚險旅程,配樂就使用薩克斯風增添飛車追逐的氣氛,讓艾方索‧柯朗也忍不住驚嘆:「那是我看過最大的銅管樂團,讓音樂非常有趣、詭譎、滑稽。」 \n \n 特別是當紫色的三層騎士公車即將「穿越」迎面而來的兩輛紅色雙層巴士,約翰·威廉斯特別在配樂加入手風琴。小提琴家瑪西婭·克雷福表示,「公車『擠壓』的聲音,就是用手風琴表現出來的。」 \n \n 曾經讓讀者、觀眾每年到書店、電影院報到的「哈利波特」系列作,如今登上音樂廳,藉由電影交響音樂會讓觀眾重溫奇幻經典,再度刮起魔法風潮。系列音樂會也將於2018年巡迴至超過38個國家、600多場演出。 \n \n 去年曾在台灣演出8場的「哈利波特」前三集電影交響音樂會,今年更將帶著第四集《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重返台灣,在高雄衛武營演出,觀眾也能在電影交響音樂會中,近距離欣賞約翰‧威廉斯配樂的巧思。 \n \n 從3月9日開始,《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將在南台灣的高雄衛武營初登場,3月10日接連欣賞《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3月23日則迎來《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3月15、16、17和24日則分別於台北、高雄兩地連兩週上演《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現場將搭配40呎巨型螢幕播放電影全片,由長榮交響樂團與國立實驗合唱團獻演約翰.威廉斯的經典配樂。

  • 週末文青地圖 一場感冒繪畫展

    週末即將到來,本週有許多優質藝文活動,包括帕薩雷拉手風琴二重奏、卓別林維杜先生、「瓦格獻禮2—貝瑞佐夫斯基與TSO」、國家兩廳院2016「1+1雙舞作」、「一場感冒」繪畫及雕塑展等。 \n 1、帕薩雷拉手風琴二重奏 \n 被譽為當今樂壇最偉大的班多紐手風琴獨奏家以及現代探戈名作曲家的赫克托.帕薩雷拉,5月15日將與他的兒子羅伯托.帕薩雷拉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神之風琴手-帕薩雷拉拉班多紐手風琴二重奏音樂會」。 \n 這次巡演台灣一場次的音樂會中,除了演出經典的探戈手風琴音樂外,也將帶來一連串改編從巴洛克時期、浪漫時期以及帕薩雷拉的創作樂曲。 \n 2、周日經典電影院—卓別林「維杜先生」 \n 誠品電影院5月15日的「早安!周日經典電影院」,將放映喜劇之王卓別林的「維杜先生」。原本是銀行職員的維杜先生,和妻子、兒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經濟大蕭條突然讓他失去了工作,改變了一切,流落街頭無容身之處,眼見人生就此絕望。 \n 某次偶然的機會,他得到一種神奇毒藥,能殺人於無形,維杜開始用這項凶器謀財,讓有錢寡婦成為手下冤魂,因此謀取大筆財產。 \n 3、瓦格獻禮2—貝瑞佐夫斯基與TSO \n 鋼琴家布利斯.貝瑞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將與臺北市立交響樂團(TSO)在5月13日將在台北中山堂帶來「瓦格獻禮2—貝瑞佐夫斯基與TSO」音樂會,這次貝瑞佐夫斯基將與TSO合作演出拉赫瑪尼諾夫的第四號鋼琴協奏曲。 \n 4、國家兩廳院2016「1+1雙舞作」 \n 國家兩廳院2016「1+1雙舞作」,邀請兩位國內優秀的編舞家古名伸與布拉瑞揚,共同推出他們的作品,由古名伸帶來「沙度」,而布拉瑞揚則帶來「阿棲睞」,5月14日至15日將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n 古名伸與布拉瑞揚長期在台灣舞蹈圈創作耕耘,古名伸是台灣接觸即興舞蹈第一把交椅,布拉瑞揚的作品則充滿感情並蘊含台灣東部人文風景,他們在舞蹈領域各有所長,也各自累積許多精彩作品,這次透過國家兩廳院在企畫概念上的整合,共同推出作品,被視為舞蹈圈一大盛事。 \n 5、一場感冒 「The Flu」繪畫及雕塑展 \n 一場感冒 「The Flu」繪畫及雕塑展,由Cine Cafe主辦,邀請香港藝術家黃穎華 Peter Wong W.W.以憂鬱症為主題,藉由畫作及雕塑創作,傳達對這個議題的社會關懷。展期自5月14日起至6月5日,在台北市陽明山長春街12號展出。 \n 6、雲海中的仲夏夜-天祭 \n 愛樂劇工廠斥資數百萬製作、金鐘獎最佳男配角蘇達自編自導的百老匯規模音樂劇「雲海中的仲夏夜-天祭」,5月13日至15日在台北城市舞台首演。 \n 以創新又大膽的無樂器形式,打造史無前例的「全人聲樂團」伴奏,更找來藝人「北原山貓」吳廷宏、星光幫歌手李宣榕、安歆澐、超偶歌手吳亦偉跨刀演出,不只締造原住民劇場的新里程碑,更希望透過本劇,讓觀眾看見綺麗的原住民文化色彩與人文厚度。1050513 \n

  • 胡頌首訪台 秀超技手風琴

    胡頌首訪台 秀超技手風琴

     手風琴音色或輕快明朗,或憂鬱滄桑,這個樂器從19世紀被發明以來,經常被用於愛爾蘭及俄羅斯音樂,多為民間演奏。不過手風琴演奏家史戴芬‧胡頌的出現,已經讓這個情況改變。 \n 胡頌常態性與樂團合作,把手風琴提升成獨奏樂器的角色;他的技術讓作曲家為之傾心,開始為手風琴創作新曲,累積至今已有超過100首曲子為他而寫,且由他首演。下月他將應國立台灣交響樂團之邀首度訪台,與音樂顧問簡文彬合作兩場音樂會。 \n 「手風琴可以詮釋最古老的巴赫,也可以演奏最新的當代作曲家作品,一點都沒有違和感,我希望在一場音樂會中展現手風琴的各種可能,讓聽眾可以跟我一起跟手風琴展開聲音的冒險。」 \n 胡頌表示,很多人都認為學好手風琴,就可以把鋼琴學好,「手風琴具有鍵盤樂器的優點,能表達出複音、連音甚至斷音等變化,而且手風琴與管風琴類似,更能準確演奏出巴赫在樂譜上所記載的連音正確長度,因此,透過手風琴這項樂器更能表現出巴洛克時期複音音樂的立體感和張力。」 \n 1962年出生於德國的胡頌,其父親是業餘手風琴演奏家,他從11歲開始學習手風琴,曾在德國特羅辛根大學、多倫多大學與東京藝術大學學習,求學期間展現過人天賦,多年來一直拿到德國學術交流服務基金會、斯圖加特學院基金會等獎學金。畢業後,胡頌展開職業演出生涯,不但經常在歐美、俄與亞洲各地演出,也是薩爾斯堡音樂節、波恩貝多芬之家音樂節、柏林超聲音樂節、東京三得利音樂節、萊比錫新音樂節等常客。 \n 來台兩場音樂會中,胡頌將與國台交合作羅馬尼亞作曲家赫斯基手風琴與管弦樂的炫技之作《高速公路》,搭配擅長融合古典音樂與爵士樂元素的探戈大師皮耶佐拉之《五種探戈感覺》,展現胡頌手風琴多變的音色及即興技巧。 \n 他也將與國台交團員合作室內樂音樂會,演出日本作曲家原田敬子寫給手風琴與鋼琴的《F─碎片》、當代作曲家約翰‧凱吉的《夢想》及探戈大師皮亞佐拉為手風琴所寫的三首探戈經典。 \n 「超技手風琴」專題音樂會9月11日舉行,地點在台中中興堂。史戴芬‧胡頌室內樂音樂會將於13日舉行,地點在國台交演奏廳。

  • 不被癌症謝幕 音樂志工堅持到最後

    不被癌症謝幕 音樂志工堅持到最後

    在台大雲林分院用手風琴安撫病患的82歲鐘義友,胰臟癌過世前堅持吹到沒力為止,上月走了,畫下10多年音樂志工句點。 \n \n 鐘義友10年來背著7公斤重的手風琴,穿梭各大醫院、機構演唱耳熟能詳的台語老歌樂曲,放送感動與溫暖給輪椅族、病床族。 \n \n 4年來沒用過健保卡的他,去年6月血便診斷出胰臟癌第3期,內心煎熬2個禮拜,化療1個半月,想通「我不要等死」,沒多久就恢復醫院義演行程,每周2天看醫生、2天拉手風琴,直到今年三月住進安寧病房,上月八日去世。 \n \n 罹患乳癌的女薩克斯風手劉淑昭,也不願被癌症謝幕,今天請假2小時義演,因化療體弱吹不上去,先生在一旁接力吹,聆聽的病患掌聲如雷。 \n \n 劉淑昭吹低音薩斯風,陪襯老公吹中音薩克斯風,她瘦得像皮包骨,林朝陽解釋「不是沒給太太飯吃,是因最近在做化療,氣力不足請多海涵。」 \n \n 1個多小時後夫妻倆以「媽媽請你也保重」壓軸,說這次不能安可,因要去做放療。 \n \n 林朝陽逐一對著現場看起來像媽媽的聽眾吹奏,祝福大家永遠用健康的身體聽音樂,不得已時音樂會比吃藥好。結束時夫妻倆深深鞠躬,聽眾站起起來拍手。

  • 三星鄉長 彈手風琴娛百歲嬤

    三星鄉長 彈手風琴娛百歲嬤

     擁有良好生活環境的三星鄉,堪稱宜蘭縣長壽之鄉,老年化人口高達17.8%,鄉內多達7名百歲人瑞,重陽節將至,鄉長黃錫墉昨日拜訪103歲陳阿燕與104歲黃阿笑阿嬤,除了送上紅包祝賀,更現場大秀手風琴,傳達崇高敬意;他彷彿現代版的老萊子,現場氣氛溫馨。 \n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重陽節將臨,三星鄉公所準備紅包、豬腳、麵線、壽桃等賀禮,為長者祝賀;鄉長黃錫墉指出,鄉內2.1萬人口中,65歲以上有3800人,老年化比例高,專為長者設計的樂智學堂即將開辦,目前爭取在雙和重劃區設立老人安養照顧中心。 \n 住大隱村的黃阿笑阿嬤,七個孩子多數在外居住,昨日僅有大女兒陪伴,當她聽到手風琴樂音,雙手有時跟著旋律擺動,有時跟著拍手;大隱村長范期勛送上她最喜歡的罐裝咖啡,讓她現場享用,直說:「年紀這麼大,每天仍喝1、2罐,很不簡單!」 \n 103歲的陳阿燕阿嬤,家住萬富村,腿部因曾受傷,如今行動不便,最喜歡的就是看電視。今年三星鄉內百歲人瑞,包括李晴華、王學海、黃阿笑、陳阿燕、陳阿快、朱謝棗、汪呈松共7名,其中以104歲的李晴華及黃阿笑最年長。

  • 西列車意外 車廂擠壓如手風琴

    西列車意外 車廂擠壓如手風琴

     西班牙西北部1列火車昨天晚間猛烈衝出鐵軌,車廂互相撞擊嚴重捲曲,宛如手風琴,其中1個車廂甚至斷成兩節。初步估計導致60名乘客死亡,100多人受傷。 \n 劇烈撞擊導致4車廂翻覆冒出濃煙,覆蓋毛毯的罹難者遺體橫躺在軌道邊。 \n 列車車廂互相擠壓,蜷曲在一起有如手風琴。其中一個車廂因強烈撞擊,斷成兩節,一端因擠壓朝天翹起。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家表示,列車車廂斷成兩節可能是超速所致。 \n 「紐約時報」(NYT)報導,不具名消息人士告訴西班牙「國家報」(El Pais)網站,這列車以每小時約177公里行駛,但出軌事故發生時應有的速限應為每小時約80公里。 \n 這列列車載運218名乘客和4名工作人員,由馬德里出發,目的地是西北部城鎮費羅(Ferrol),晚間8時42分(台北時間今天凌晨2時42分)正要進入西北部加利西亞(Galicia)地區的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車站時,發生衝撞災難。 \n 加利西亞地區政府發言人告訴法新社:「初步數據顯示,有60人罹難。目前已確認111名受傷旅客身分,其他15至20人身分未確認。」 \n 當地民眾奧蒂羅(Francisco Otero)事發當時身處意外現場旁的民宅內,他告訴法新社,他「聽到極大的撞擊聲,彷彿發生地震」。 \n 他說:「最先映入眼簾的便是1名婦女的遺體。」 \n 目擊者告訴卡迪納塞電台,列車車廂在轉彎處翻了好幾次,終於停下來時就彼此交疊在一起。 \n 西班牙國營頻道TVE說,列車高速行駛可能是導致出軌的原因,不過Renfe國家鐵路公司發言人說,目前斷定肇事原因仍太早。1020725 \n

  • 聚合發建設 贈惠明盲校樂器

     中部建商愛心不斷,日前聚合發建設總經理祁興國親自到惠明學校捐贈手風琴及獎學金10萬元,學生也當場演奏歌曲答謝,場面溫馨感人。 \n 受贈手風琴,樂團盲生們十分高興,他們隨即演奏包括望春風、小小世界等幾首拿手的曲子,並合唱「隱形的翅膀」來感謝聚合發文教基金會。會後盲生們紛紛和祁興國握手致意,有的甚至對他又抱又親。 \n 一位來自花蓮阿美族的女同學芝伶說,她願意帶「祁叔叔」到故鄉花蓮玉里遊玩。祁興國也說,他一定會常來看惠明的同學,而且以惠明手風琴樂團和其他藝術方面那麼高的水準,他希望明年春天可以為惠明舉辦一場募款音樂會。 \n 祁興國表示,一向以捐血及助學等公益活動為宗旨的聚合發教育基金會,特別關心這些身心障礙兒童。去年他到學校捐款時,看到學童們上台表演打鼓與彈琴等才藝,十分感動。他相信這些孩子可以在音樂路上發展,因此特別捐贈德製特殊手風琴,完善其教育資源,並且建立自信,輔導他們走上美好的人生道路。 \n 台中私立惠明盲校校長賴弘毅表示,這三部手風琴,分別是96鍵、60鍵、48鍵,手風琴樂團夢寐以求的德國製專業演奏用樂器,學生們十分高興終於等到了。他說聚合發建設與惠明盲校長期互動,關心盲生如同家人,不但捐樂器、獎助學金,還邀請惠明手風琴樂團到公司尾牙表演,善心義舉令人敬佩。 \n 賴弘毅也表示,校內這些有身心障礙或缺陷的孩童們,學習過程較一般孩童艱辛,但當他們接觸到樂器時,卻能發掘出對音樂的潛能,有的同學甚至是多重障礙,但只要一聽到音樂、一摸到樂器,每一個都變成音樂天才。這次收到聚合發教育基金會捐贈的德製手風琴,孩童們都十分開心,有了更專業的樂器可以彈奏,未來表演水平更可以精進。

  • 台灣工銀辦琴迷紅探戈音樂會

     台灣工業銀行教育基金舉辦「琴迷紅探戈」音樂會,由堤頂星光暈琴影室內樂團擔綱演出,透過探戈音樂為靈感創作曲目,向20世紀阿根廷最重要作曲家與手風琴家亞斯托爾‧皮亞佐拉致敬。 \n 台灣工銀教育基金會指出,皮亞佐拉是阿根廷代表人物之一,被譽為「了不起的皮亞佐拉」。他將美國爵士樂與歐洲古典音樂基礎,運用到阿根廷傳統探戈音樂上,創作出色彩鮮明、激情奔放又時而深沉感傷新探戈樂派,廣受世界各地樂迷喜愛,影響全世界優秀當代音樂家。他的音樂作品融合多種文化元素,在傳統上開拓出新探戈樂派,更引領20世紀後半葉探戈音樂風潮。 \n 台灣工銀教育基金會指出,光暈琴影室內樂團將以皮亞佐拉所擅長班多鈕手風琴,演繹經典曲目如《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四季》、《遺忘》、《自由探戈》來向音樂家致敬,也透過手風琴與不同樂器組合,傳達他汲取傳統養分並開創新局創作精神,以此與國內藝術文化創作者相互共勉,並期待獲得廣大聽眾們支持與鼓勵,使國內藝術創作生生不息。

  • 愛美迷上手風琴 陳俐瑾公演

     全台第一、唯一具有主修手風琴學歷的陳俐瑾,大專畢業時,放棄學了十四年的雙簧管,只為一圓「要美美的彈樂器」的夢想,選擇背起廿公斤重的手風琴,並到天津取得手風琴學士,回國帶領全台唯一手風琴樂團,和有音樂教育家之稱的父親陳忠秀,聯手推廣手風琴。 \n 前身為台中市豐原區南陽國小手風琴隊的葫蘆墩手風琴樂團,將於廿八日晚間七點於新北市蘆洲區功學社音樂廳舉行公演,十七名團員無人讀音樂系、主修手風琴,卻是台灣少有彈奏手風琴十餘年的好手,其背後推手即前南陽國小校長陳忠秀、陳俐瑾父女檔。 \n 陳俐瑾指出,由於父親喜愛音樂,任教期間大力推動學生學樂器,而她和哥哥、姊姊從小就學樂器。十歲時,她在音樂老師評估下主修雙簧管,但大專畢業時,考量雙簧管出路窄,加上愛美的她不喜歡吹樂器、兩頰鼓鼓的模樣,想要換一個能讓自己「美美的」的樂器。 \n 當時陳忠秀一聽到小女兒要放棄學了十四年的雙簧管,臉色沉重的要求她再選個樂器學,希望能知難而退,不料陳俐瑾隨手就在自家樂器室選定手風琴,還在台灣極度缺乏手風琴師資、樂手之下,赴中國向國際手風琴裁判王域平學習,成為第一名手風琴學士。 \n 為了讓更多人聆聽手風琴,學成歸國的陳俐瑾全台走透透,結合爵士、搖滾、管弦樂團演奏手風琴,甚至把琴運到海拔一八○○公尺高的武陵富野渡假村,和國樂團一同演出,並帶葫蘆墩手風琴樂團四處表演;陳忠秀退休後仍教盲生彈手風琴,曾獲教育部第一屆教育奉獻獎肯定。

  • 北韓學生手風琴藝驚豔西方

     一段由五名北韓男女學生(見圖,摘自英國廣播公司網站)以手風琴合奏八○年代挪威流行樂團阿哈(A-ha)名曲《Take On Me》的短片,最近在網上大熱,點擊率破百萬。錄下這段影片並上傳至影音網站YouTube的挪威藝術家托拉維克(Morten Traavik)十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時說,這五人天生是當明星的料。 \n 去年底造訪北韓的特拉維克說:「這五位演奏手風琴的學生,是我碰過最優秀的音樂表演者,他們的天分足以在世界各地發光發熱。我周一才借他們阿哈的CD,但是周三他們就有精湛的演出,未靠外人幫忙或解說。琴藝實在了不起。」這五人接受特拉維克邀請,將出席八日至十二日挪威舉辦的Barents Spektakel音樂節。 \n 五人在網路爆紅,特拉維克認為並非僥倖。他說,這五位來自平壤音樂學院的學生不僅聰穎、琴藝一流,也因西方人對於籠罩神祕色彩的北韓有難掩的好奇心,看到這五位青少年以手風琴演奏西方流行樂的陶醉表情,不禁大受感動。

  • 信佛轉心境 盲翁自學手風琴

    信佛轉心境 盲翁自學手風琴

     六十八歲的彭靖文(見圖右一,林宏聰攝)因罹患腦瘤,失明已十四年,但他學佛改變心境,從沒怨嘆命運,更重拾幼時對音樂的喜好,無師自通手風琴,昨天參加華山基金會仁武站活動,彈奏《快樂的出帆》、《望春風》等名曲與獨居老人同樂。 \n 彭靖文年輕時曾在台電服務,後來因公司要將他遠調至甲仙而主動辭職,從此開計程車為生,直到民國八十六年某天開車時,他眼前突然一片朦霧,直接駕車擦撞路邊,到醫院檢查才發現竟然罹患腦瘤,緊急開刀切除保命。 \n 「以前我看得見地上的毫毛,現在連自己雙手都看不到!」因腦瘤壓迫視神經,彭靖文從此失明,他年輕時喜歡音樂,差一點要考台灣藝專學聲樂,後來女兒、女婿都是音樂老師,去年他決定重拾興趣,抱著女婿送的手風琴自行摸索,無師自通學會十幾首台灣民謠。 \n 昨天華山基金會仁武站舉辦建站茶會,彭靖文自告奮勇上台表演,彈奏幾首膾炙人口的台語歌曲,現場志工和接受服務的獨居老人們也跟著唱和;他舉親身經歷告訴大家:「人生沒什麼好怨嘆,讓自己活得快樂才重要」。

  • 醫院走唱8年 鐘義友琴聲撫慰病友

    醫院走唱8年 鐘義友琴聲撫慰病友

     鐘義友每個月花五千元油錢,帶著手風琴到雲林十二家醫院和社福機構演唱,八年來唱了兩千多小時。他復古帶感情的琴聲,讓日薄西山的臥床族笑逐顏開,輪椅族感動得淚漣漣。七十八歲的他像鐵達尼號的樂手,用音符點燃許多人生命最後一程的溫暖燭光。 \n 前幾天他在台大斗六分院為坐輪椅老阿嬤彈日語歌,看護跟著哼唱,表情本來木然的她,臉部線條瞬間柔和,這段影片被貼上臉書,主旨是「真正的成功,是成為ㄧ個有影響力的人」,引起極大回響。 \n 鐘義友是斗六鎮西國小退休老師,八年前陪太太到大林慈濟醫院檢查,看到候診室的病友不是苦楚就是無奈焦慮,心想「我能幫助他們嗎?」發願用手風琴音撫慰他們。 \n 一個感觸啟動他醫院走唱生涯,巡迴台大雲林分院、虎尾分院、成大斗六分院、彰基雲林分院、若瑟醫院、靜萱療養院等十二家醫療院所及社福團體,退休前黑白的教書生涯頓然變成彩色,他說「人生原來這麼形形色色!」 \n 某天,鐘義友帶著手風琴踏進安寧病房,數曲讚美主的耶誕歌曲奏罷,一百零四歲阿公聽得感動落淚,貼著老伴的耳邊輕聲問:「你有聽到無?」 \n 醫院有另一面真實人生風景,鐘義友曾在安寧病房演奏完,護士小姐告訴他:「如果沒有人給你拍手,請勿失望與灰心,因為他們力不從心。」在化療中心,他看到病友全都「二戴一掛」,戴帽子、戴眼鏡、掛口罩;有病友遞給他紙條「想到化療就想跳樓」。走唱八年,鐘義友看盡人生的無言,病友睿智語言也令他沉默,一位老妻罵笨兒,老夫阻止:「不要再嫌了!傻的才會留下來,聰明的只會回來分財產!」還有開四輪電動車歐吉桑告訴他:「我來醫院看病,順便看人也被人看。」 \n 鐘義友的手風琴什麼歌都奏,老舊的琴音撫慰病痛,他只帶走感動,鐘點費全數退回,倒是接受了病友送給他的冷熱飲、萬金油、老薑母等,體會最多的是「活在當下,惜福感恩自己很幸福」,確定不學兩種「教」:比較和計較。

  • 科技觀測站-奏起手風琴效應

     日本強震後是否引發電子產品生產鏈的斷鏈危機,業界說法莫衷一是,但若由上游半導體及關鍵零組件生產鏈的接單變化,以及下游電腦及手機等終端產品生產鏈的拉貨動作來看,整個電子產品生產鏈已出現所謂的「手風琴效應(Accordion Effect)」,亦即至今年底為止,整個生產鏈中的供給及需求,將出現頻繁的擴展及緊縮。 \n 日本311強震發生至今,包括晶圓廠用的12吋矽晶圓、封測廠使用的BT樹脂、被動元件中的鉭質或鋁質電容、智慧型手機中必備的高頻電感等關鍵材料,都因日本供應商生產中斷,導致供給吃緊或缺貨問題陸續浮上檯面。但是,與電子產品需求強弱息息相關的DRAM、NAND快閃記憶體、LCD面板等,除了地震剛發生的前2天,價格有出現明顯的上漲外,之後價格不僅沒有再漲,還出現緩步走跌現象。由此來看,DRAM、NAND、LCD面板等價格無法維持高檔,正好代表電腦、手機、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市場終端需求強度不足,這讓面臨關鍵材料缺貨危機的電子產品廠商,有了較多的時間去尋找第2或第3供應商。 \n 不過,因為日本供應商在全球關鍵材料的市佔率太高,短期內就算找到第2或第3供應商,也無法提供足夠的產能,許多業者就認為,今年電腦及手機等生產鏈將出現所謂的「手風琴效應」,也就是當零組件供給不足時,訂單會急速湧入,導致供應商訂單塞爆,但之後需求若沒跟上,後續的砍單效應也將排山倒海而來。 \n 現在因為BT樹脂供應不足,包括蘋果、宏達電、諾基亞等手機大廠,都要求基頻晶片供應商如高通、英飛凌等,要想辦法解決供給不足問題,晶片廠只好超額下單(overbooking)鞏固產能。但若之後手機銷售成績低於預期,手機廠反手砍單,半導體生產鏈將出現產能利用率急速下滑的問題。 \n 業者指出,今年電子產品生產鏈的供給及需求,將如同手風琴一樣,出現頻繁的擴展及緊縮現象,但因日本夏日限電已是箭在弦上,所以,第2季及第3季的零組件供給緊縮問題難解,電子產品出貨量不如預期已是難以避免。(涂志豪)

  • 《詩剝裂》貼近猶太裔詩人策蘭的靈魂

     或許大家對二次大戰的重要猶太裔德語詩人策蘭(Paul Celan)很陌生,或者認為策蘭的詩作支離破碎又支吾難懂,沒關係,新生代編舞家周書毅與音樂工作者謝杰廷,以策蘭的詩作與生平為靈感,藉由手風琴與鋼琴,搭配像是書寫又像是揣想策蘭生前動作的肢體舞蹈,合作出《詩剝裂》,帶領觀眾貼近策蘭其人其詩。 \n 每一年,在德國國會為二次大戰中受難猶太人舉行的哀悼懺悔儀式中,〈死亡賦格〉是一首必被朗誦的詩作,這首詩的作者,正是曾獲德國最高文學獎「畢希納文學獎」的策蘭。策蘭的雙親在一九四二年的納粹集中營慘遭殺害,他也自此展開流亡,最後在巴黎住了廿年,直到一九七○年跳下塞納河自盡,結束他飽受納粹壓力影響的人生。 \n 曾旅居德國的謝杰廷,過去鮮少讀詩,偶然機會讀到策蘭的〈死亡賦格〉,他說:「讀了他詩裡的韻律,也才明白詩不只是方塊文字的默讀堆砌,而是聲音。」 \n 詩作中,策蘭不斷重複「清晨的黑牛奶我們傍晚喝/我們中午早上喝我們夜裡喝/我們喝呀喝」,精通德文的謝杰廷說:「我讀的是原文,那種重複字句的韻律,又帶點結巴的感覺,卻好有意象感受,除了很適合音樂,也好需要一個身體去表現。」因此,謝杰廷找上周書毅共同合作,以策蘭詩作〈詩剝裂〉(Schibboleth)為作品名稱。他們發現策蘭常以特殊的文字形容抽象事物,像是「滿手的時間、寂靜撞擊」,「而這也是我認為他的詩作需要身體來表現。」 \n 演出中,謝杰廷以手風琴鼓動風箱的聲音去表現策蘭詩作裡的空白、沉默,周書毅則揣想策蘭寫作時、出門前可能的身體動作。周書毅說:「這作品當然不是講策蘭的生平故事,但至少讓更多人認識策蘭,也提醒我們:曾有這樣一段歷史的過去,有個生命是那樣傷痛地在面對現實。」《詩剝裂》即日起至廿八日在皇冠小劇場演出。

  • 中縣樂器節 后里熱鬧登場

    中縣樂器節 后里熱鬧登場

     打造后里鄉成為台灣「音樂之都」!二○一○台中縣樂器節十七、十八日在后里馬場登場,邀請曾在台中啟明學校念書的藝人李炳輝唱《來去台中縣》,「后里之音」也帶來中西樂及手風琴完美的樂音呈現,縣長黃仲生邀請各界假期到后里馬場體驗音樂與休閒浪漫風情。 \n 黃仲生說,台中縣樂器節已邁入第五年,每年都吸引數萬人次遊客參與,今年擴大舉辦,期能成功行銷地方產業,並希望有更多人透過音樂與休閒活動陶治身心。 \n 今年樂器節將由李炳輝演奏手風琴揭開序幕;音樂教育家陳忠秀親手打造全新的「手風琴館」;還有樂器舞台、愛樂秀場、樂器競技場、搖滾舞台、薩克斯風舞台、打擊館等,讓大家看表演、秀才藝。 \n 新聞處長彭啟獻指出,現場樂器體驗館、樂器創作區,讓大家盡情體驗、享受DIY樂趣,樂器醫院幫你修復心愛舊樂器;樂器商店街提供各式貨真價實的產品供大家選購;參加活動還有好康大摸彩。 \n 二○一○台中縣樂器節,將於十七、十八日在后里馬場舉行,活動期間免費入場;還推出「樂活中縣─美食旅遊嘉年華」,有「躍馬中縣─馬術表演」、「鐵馬主題區」、「好吃好料美食特區」、「叫賣中縣觀光主題區」和「調酒大賽」等活動,讓大家玩得盡興、吃得開心,享受難得的休閒時光。

  • 俄羅斯舞蹈團 愛上台灣童玩

    俄羅斯舞蹈團 愛上台灣童玩

     宜蘭國際童玩節今年邀請,俄羅斯聯邦韃旦共和國「快樂童年舞蹈團」來台表演,除帶來俄羅斯風情的民俗舞蹈表演,昨並和憲明國小「童玩PK」跳繩、陀螺及扯鈴,團員第一次嘗試台灣的民俗童玩,感覺十分新鮮,一玩上癮不肯罷手。 \n 「快樂童年舞蹈團」昨示範表演舞碼「手風琴」,男生穿著白上衣黑長褲搭配馬靴,女生則穿上帶有豐富色彩的長裙,拉開裙襬在手風琴、爵士鼓及韃旦傳統樂器巴萊卡琴、多普拉琴的演奏下,隨著音樂快速旋轉、踢踏,獲得現場滿座觀眾如雷掌聲。 \n 團長絲薇塔納女士表示,「快樂童年舞蹈團」是第一次來台,雖然台灣的天氣讓她們受不了,但是盛讚第一次品嘗到的荔枝及蓮霧等熱帶水果,也邀請台灣團隊到她們國家參加類似的藝術節,「快樂童年舞蹈團」將表演至八月三日止。

  • 台中新開店-Forro咖啡 用音符調味

    台中新開店-Forro咖啡 用音符調味

    隱身於小巷內、由老建築改建的Forro,有著都會區少見的寬敞空間與老樹庭園,店裡隨性擺置的老吉他、老皮箱、小沙發,以及白色落地窗外慵懶漫步的小野貓,都讓Forro的午后時光顯得格外優閒輕鬆。 \n■啖輕食 看表演 \nForro原為葡萄牙文,是一種流行於巴西北部、以手風琴為主樂器的音樂,本身就是手風琴家的老闆王雁盟,將咖啡館當成是音樂創作的發表平台,除了每周末夜晚固定有不同樂團在此演出外,平日也供客人來此聽音樂、看書或上網。 \nForro主要販售咖啡飲品及輕食,最受歡迎的小學生咖啡,將義式濃縮咖啡液注入牛奶瓶中,再加入鮮奶與糖漿調味,因為外型輕巧可愛,口感甜郁帶奶香,非常受到年輕女生喜愛,搭配火腿起司貝果一起食用,風味不但麻吉,還可折價30元。 \n■瑪琪朵 很神祕 \n另一款瑪琪朵漂浮,靈感源自老闆的漂浮手風琴音樂專輯,同樣以義式濃縮咖啡作底,再加上藍柑橘糖漿與香草冰淇淋調味,無論色澤與賣相都帶有神祕感。店長建議,啜飲這道冰咖啡時,可以點播老闆的同名音樂專輯,感覺會更有fu哦。 \nINDEX \n★Forro音樂咖啡館/台中市精誠三街47號/04-23101661/10:00~22:00/周二公休

  • 尋找 傳教士墓園

    ﹙文接B6版﹚ \n歷經幾十年的開墾,大理成為雲南, \n乃至西南最重要的教區之一。 \n截至1949,紅魔席捲中國前夕,數百平方公里的山水間, \n教堂星羅棋布,信徒已達數十萬。可接下來…… \n趕來的幾個教會同工;然後是本地信徒和街坊鄰里;然後是商販、村民、腳夫、過路人。幾百張不同的面孔,在墓園內外繞行著,或許他們此前燒香朝佛、求籤算命、跳神驅鬼,就算跪拜過成百上千的神仙,可此刻都遵循上帝的儀軌,唯一永存的儀軌,為這個他們不太瞭解的白種女人送終。 \n這卻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開始。據吳永生整理的《大理基督教歷史》記載,繼花果香夫婦之後,抵大理傳福音的西方傳教士源源不絕。 \n1951年5月4日,解放軍代表接管大理福音醫院,清點財產,據為己有。美國籍傳教士美德純作為院方法人,被迫在移交文書上簽字,並「限期離境」。醫院圍牆的紅十字,轉眼覆蓋了「帝國主義間諜滾蛋」的大幅標語。民眾奔走相告。信徒紛紛反戈一擊。據說美德純,傳聞中「最後撤退的傳教士」,在離去那天,竟不顧士兵們的阻攔,執意要去始建於1904年的福音教堂做「最後的晨禱」。他1941年就從河南開封來到大理,當時還戰火紛飛呢,不料10餘年晃眼而過,又改朝換代了。 \n他在中國服務了半輩子,原以為自己會步芬尼·克拉克的後塵,埋骨在蒼山腳下。可是上帝似乎另有旨意?他走進教堂,士兵們尾隨而來,往日爆滿的禮拜大廳,此時只剩一排排空凳子。他為中國禱告,腦海內,走馬燈一般的黃面孔層出不窮,又灰飛煙滅;他為長眠於此的西方同工禱告,《讚美詩》和村間民謠交替在耳畔迴盪--馬車從天堂下來,把我帶回你的家鄉--他終於在永訣中,領略了芬尼·克拉克在彌留時分的甜美歌喉。 \n他再次甩開士兵,奔向穹頂。他撞響了150公斤重的大笨鐘。這鍾在倫敦定做,仿造的也是倫敦市中心著名的大笨鐘,1905年由負責設計教堂的傳教士理查德.威廉姆斯和安選三親自運送,先萬里海運至越南西貢港,再經內河至雲南邊境,最後走陸路,有車乘車,沒車就雇苦力,哼喲哼喲抬。全程耗時兩三月,單河內抵大理就耗掉一個半月。 \n近60年後,教堂周邊的老人們,仍覺鐘聲縈繞,記憶猶新。一人衝我打保票,起碼傳出了5裡外;另一人嘿嘿糾正,不止不止,洱海東邊肯定聽得見;還有一人道,那個鐘啊,嗡嗡嗡的,一波接一波,下關也感應得到。 \n1998年1月28日下午,一對法國籍夫婦和我一樣,由當地人嚮導,趕到這兒。他們是花果香夫婦的後代,在查閱了《China's Millions》一書後,竟魂牽夢繞,不遠萬里。 \n法國詩人瓦雷裡的名篇《海濱墓園》裡的名句,大理石下面夜色深沉,卻有朦朧的人群接近樹根。寫的就是自己依偎著母親的墓碑,俯視人類如蟻群,牽著線回歸自然的情景。我估計這情景也鼓舞了花果香夫婦的後代,因為地中海岸的墓園和蒼山洱海之間的墓園同樣美到了極點。 \n可一切蕩然無存。沒有墓,沒有園,只剩大片被反覆耕作過的莊稼地。幾個放牛的村民跑來湊熱鬧,有的說,文革紅衛兵在這兒造反多次,揮紅旗,喊口號,唱戰歌,把帝國主義的祖墳全挖掉。還有的說,不是挖,是炸,火藥雷管塞進石頭縫,點燃就躲閃,搞得地動山搖。而有長者卻搖頭道,不對不對。1950年代就開毀了,一次運動毀一點,大煉鋼鐵毀得多一點,再加上大伙修豬圈、砌院牆、填屋基,有事無事都來取石頭,文革前,幾十個的墳包包差不多平掉。紅衛兵嘛,就是虛張聲勢嚇鬼。 \n老外不懂中國話,更不懂雲南土話,他們按自己的方式,不管不顧,仔細搜尋。曾祖母芬尼的墓碑不見,芬尼之後的墓碑墓牆也統統不見,但他們還是見到十字架的模糊刻痕。唯一能辨認的英文殘片,死者是小孩。 \n日頭漸漸西沉。115年過去,曾祖母芬尼在哪兒?在故鄉的回憶中飄蕩嗎?在他鄉的苦難中沉淪嗎?她笑過哭過親吻過嗎?《海濱墓園》裡還寫,起風了,只有試著活下去一條路,無邊的氣流翻開又合上我的書。 \n共產黨。毛澤東。掘墓鞭屍。血海深仇。革命反革命。這些我們爛熟於心的詞彙,蔚然眼睛的老外們懂嗎?他們和我一樣,來過;不一樣的是,我兩手空空,他們卻隨身帶了手風琴,小小的,兩頭壓一塊,像一本厚厚的《聖經》。他們在四周採集野花,編成五彩斑斕的環,支在土坎間。烏雲當頭駛過,夕照是晃動的船帆,銀魚似的星星從洱海跳躍,手風琴響起了。接著歌聲響起了。這一首,曾祖母芬尼受洗前,還是小女孩時,就很拿手。如今許多中國人,也從一部電影裡學會了。它是《讚美詩》嗎?《夏季的最後一朵玫瑰》,上帝也允許的憂傷?死者對生者的安慰? \n又過11年,又攏黃昏,我的耳邊還響著這支歌,而蒼山之巔,兩塊拉拉扯扯的雲伴奏著無聲的手風琴。澤魚說回吧。我們鑽出玉米林,奔走,跳躍,感恩,回民村落近了,透過大麻叢,清真寺的塔尖刺入彎彎的長虹,而虹的上端,迸濺出彎彎的新月。 \n奔星如馬蹄。比月夜更高遠的穆斯林的誦經瀰漫開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