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抗藥性的搜尋結果,共112

  • 全球抗疫過度用抗生素難治超級性病 指揮中心:台灣抗藥比例低

    全球抗疫過度用抗生素難治超級性病 指揮中心:台灣抗藥比例低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至今已造成近180萬人死亡,外媒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專家警告,疫情期間人們過度使用抗生素,已讓包括超級淋病在內的許多性傳染疾病,大幅增加抗藥性,可能催生無法治癒的「超級性病」。對此,疾管署防疫醫師林詠青回應,台灣的淋病抗藥性比例很低,目前還沒發現到超級性病。 \n \n外媒報導,全球每年有超過9000萬例淋病,雖大多數病例都發生在非洲地區,但西方患病人數卻高速增長,尤其新冠肺炎流行期間,全球有極大量病患被投放不必要的過量抗生素,助長性病發展出驚人的抗藥性。 \n \n對此,林詠青表示,疾管署已經看到世衛的警告,掌握疫情期間,有些地方會因為治療過度使用抗生素,造成其他細菌的抗藥性大幅增加。 \n \n林詠青表示,治療淋病鏈球菌,以往抗生素濫用情形時,會發現其中的金黃色葡萄球菌、肺炎鏈球菌會有抗藥性,不過台灣多年前就已經強調抗生素的合理使用,包含慎審評估是否要用,以及須以治療準則使用首選藥物,並評估患者的過敏史、副作用,以及對於感染部位的的效果。 \n \n他強調,淋病的抗藥性比例一直很低,目前沒有上升趨勢,以超級性病來說,台灣還沒有發現到。 \n \n至於新冠肺炎藥物治療部分,因為疫情控制得當,我國對外公布新冠病毒感染臨床處置指引,已經更新到第八版,臨床處置指引中提到,針對確診個案建議以支持療法、檢體採檢原則,病人若有呼吸窘迫、併發症預防、抗病毒藥物和其他治療方式的建議,會評估監測是否會有超級細菌。

  • 《生醫股》生華科新藥具一藥治多癌潛力 獲美FDA核准執行臨床

    獲美國製藥輝瑞Pfizer青睞,將以合併用藥治療攝護腺癌臨床患者的生華科(6492)新藥Pidnarulex(CX-5461),因其新穎藥物機制具一藥治多種癌症的潛力,今接獲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DA通知,核准通過執行臨床試驗。 \n Pidnarulex(CX-5461)為新一代DDR機制,相較之下不容易產生抗藥性,且在多項臨床前研究,Pidnarulex(CX-5461)不論單獨用藥或是合併PARP抑制劑,皆具成為PARP抑制劑救援藥物潛力。根據Global Data統計,三個主要的PARP抑制劑在2019年的全球市場營收即達16.4億美元;根據Coherent Market Insights Analysis(2020年)資料,預測2019-2027年的複合年均成長率將達24.5%。 \n \n 生華科的Pidnarulex(CX-5461)為First in Class市場首見的DNA損傷反應(DDR)新穎機制的小分子標靶藥物,用於治療具特定基因缺損的腫瘤細胞可透過合成致死(Synthetic lethality)作用,加速腫瘤細胞凋亡。PARP抑制劑為第一代DDR機制藥物,目前已經有四個PARP抑制劑被美國FDA核准分別用於治療具BRCA1/2基因缺損的卵巢癌、乳癌、胰臟癌和攝護腺癌患者。 迄今臨床上使用最大的挑戰是抗藥性的產生,超過四成具BRCA1/2基因缺損的病患對PARP抑制劑的治療沒有療效。此外,PARP抑制劑須用於對如鉑類(Platinum)化療藥物敏感的癌症患者才具療效,如患者對化療藥物發展出抗藥性,也同樣面臨無藥可用。 \n 生華科表示,在前一階段的人體臨床試驗已經看到Pidnarulex(CX-5461)對具特定基因缺損的多種癌症展現初步療效,且半數以上收案病患對鉑類(Platinum)化療藥物已產生抗藥性,在無其他治療藥物選擇下,Pidnarulex(CX-5461)仍具療效,因此接下來規劃在美國和加拿大開展的臨床試驗,將事先篩選具致病性特定基因缺損(如BRCA1/2、PALB2)或其他基因同源重組缺陷(HRD)的多種癌症病患,希望能加速驗證Pidnarulex (CX-5461)的有效性,爭取下一階段執行以取得藥證的未定性腫瘤臨床試驗(Tissue-agnostic trial),加速Pidnarulex(CX-5461)開發成功,提供未被滿足醫療需求的癌症病患一項有效解決方案。 \n \n

  • 勿任意停抗生素 否則易產生抗藥性

    勿任意停抗生素 否則易產生抗藥性

    「抗生素」是人類對抗病菌的武器,若沒有遵照醫囑擅自停藥或減量,就會產生抗藥性。豐原醫院藥劑科呼籲,一旦產生抗藥性菌種愈來愈多,更新更強的抗生素沒被研發上市,人類將面對看不見的敵人,只能棄械投降。 \n 豐原醫院表示,民眾常常將「消炎止痛藥」和「抗生素」誤以為是消炎藥,藥師說,其實這兩種藥是不同的,「消炎止痛藥」是症狀治療,如果沒有發炎或疼痛,就可以停用,但是「抗生素」就不同,一定要遵照醫囑,不能隨便亂停藥,否則易產生抗藥性。 \n 藥劑科主任廖慧伶指出,「抗生素」是人類對抗病菌的武器,如果沒有遵照醫囑擅自停藥或減量,不僅無法殺滅細菌,還會讓沒被撲滅的細菌繁衍出更強大且具抵抗力的下一代,這就是抗藥性。一旦產生抗藥性的菌種愈來愈多,而更新更強的抗生素沒被研發上市,人類面對看不見的敵人只能棄械投降了。 \n 廖慧伶表示,有些人覺得吃抗生素很可怕,認為是很嚴重的病才要用抗生素,其實有時候是用在預防感染,像是拔牙或手術後的患者,通常醫師會開消炎止痛藥和抗生素一起服用,主要是為了預防傷口感染,即便覺得傷口不痛了,抗生素還是要按時吃完,以避免感染、發炎。 \n 究竟抗生素要使用多久?豐原醫院表示,須經醫師診斷及評估,無論抗生素用藥時間長短,一要配合醫師治療計劃,定時、定量服用並完成療程。另外也提醒民眾,服用任何藥物時,儘量以白開水配服,避免影響藥效。

  • 太捷信靜脈輸液領證 太景營運吃大補丸

    太景-KY(4157)16日宣布,已收到衛福部核發之太捷信靜脈輸液藥品許可證,適應症為治療對Nemonoxacin有感受性的致病菌所引起成人社區型肺炎。目前已積極規劃申請健保價,並與文德藥業合作進行通路布局和商化。 \n太景表示,世界衛生組織將每年11月18~24日訂為世界抗生素週,2020年推動重點為團結共同守護抗生素。WHO早在2017年即在《抗菌劑臨床發展》報告中警告,全球抗生素已瀕臨枯竭,未來將面臨無新藥可用的窘境。由於國際大藥廠亦紛紛退出抗生素研發計畫,近十年上市的抗生素新藥屈指可數。再者,抗藥性細菌產生速度遠高於新藥研發速度,臨床第一線醫療人員對抗生素新藥有急迫需求。 \n太景董事長黃國龍表示,此醫藥環境下,能對抗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MRSA)、抗萬古黴素金黃色葡萄球菌(VRSA)、抗盤尼西林肺炎鏈球菌(PRSP)及AB菌等超級細菌的奈諾沙星對全民健康來說彌足珍貴;奈諾沙星又具備不易產生抗藥性的特點,必須同時出現三個基因突變才可能產生抗藥性,能在今年的世界抗生素週前收到這張藥品許可證著實令人振奮。 \n接續,太景將向中央健保署申請奈諾沙星靜脈輸液納入健保給付,並與文德藥業規劃醫療通路之行銷及商業化計畫,拓展台灣銷售市場。

  • 蟑螂的問題其實在我們身上

    蟑螂的問題其實在我們身上

    家中不可或缺的小生物,如何幫助人類增強免疫力、吃得更美味、過得更幸福? \n我們每天生活的「家居生態系」,是一片充滿未知的蠻荒大陸 \n你知道在你家裡,住了將近20萬種細菌、真菌與節肢動物嗎?你的窗框上、枕頭上、蓮蓬頭內和貓狗身上,都住滿了大大小小的野生居民。它們已經與我們同居千百年,但我們對它們的認識卻少得可憐,甚至連它們從哪裡來、愛吃什麼都不知道。 \n當你狂噴殺蟲劑,你可能殺死了好室友,獨留最有害的生物長相左右 \n我們向來討厭家裡的細菌和微生物,認為它們有害健康,但事實可能正好相反。出生就沾染多種微生物的嬰兒,免疫力更強、更不容易過敏;韓國廚師手上的酵母菌,讓他們擁有獨一無二的「手風味」;家裡面人人喊打的蜘蛛,其實默默幫你吃掉了好多有害生物。 \n擁抱生物多樣性,找回與自然的親密連結 \n在本書中,生物學家羅伯・唐恩,將為你揭開迷人的微觀世界,帶你用全新眼光認識這些與你親密接觸的「室友」,它們為我們打造的生物多樣性,不僅讓我們更健康、幸福,也讓我們的生活更多采多姿。 \n【精彩書摘】 \n你要避免常常與同一個敵人對戰,不然他會摸清楚你的戰略—拿破崙 \n我現在(可說是要推翻自己的成見)幾乎確信:物種並非一成不變(這就好像在自首殺人)。—達爾文 \n如果你學著認識周遭的昆蟲,你會發現大部分的節肢動物其實都很有趣,卻很少人研究,而且牠們不僅不太可能是害蟲,還更可能幫我們防治害蟲。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與牠們對抗,現代方法就是使用化學武器。但請注意,如果你決定發動化學戰,你要知道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甚至可說是勝負已定的戰爭。每次我們使用新的化學藥劑作為武器,被攻擊的昆蟲都能透過天擇機制演化出適應力;我們用的藥劑越毒,這個演化過程就會越快速。牠們演化的速度遠比我們研究牠們的速度更快,因此我們難以反擊。於是我們敗給害蟲的歷史不斷重演,尤其是那些最棘手的害蟲,例如德國姬蠊(Blattella germanica)。 \n一九四八年時,氯丹這種殺蟲劑第一次在家庭中使用,彷如殺蟲劑界的神丹,效果超強,似乎所向無敵。然而到了一九五一年時,美國德州聖體市(Corpus Christi, Texas)的德 \n國姬蠊開始出現了抗藥性,而且是實驗室蟑螂抗藥性的一百倍。到了一九六六年,有些德國姬蠊也出現對其他殺蟲劑的抗藥性,包括馬拉松(malathon)、大利松(diazinon)和芬殺松(fenthion)。很快地,人們發現連DDT都可能殺不死德國姬蠊了。每次有什麼新的殺蟲劑上市,德國姬蠊不出幾年、甚至只需幾個月的時間,就會產生具有抗藥性的族群,對既有殺蟲劑的抗藥性有時甚至可以直接用來對抗新的殺蟲劑。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戰爭還沒開始就可說已宣告結束了。而一旦具有抗藥性的蟑螂族群形成後,就能在我們繼續使用殺蟲劑的期間,恣意繁衍、擴散。 \n蟑螂為了對抗毒惡化學武器所演化的獨特適應機制,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各種品系的蟑螂很快發展出完全不同的新方法,包括避開、消化,甚至利用這些毒物。不過這些比起最近在我辦公室隔壁大樓的現象,根本還只是雕蟲小技。這個現象其實老早在二十年前,就在美國另一端的加州發生了,主角有兩位,一位是昆蟲學家朱爾斯.西弗曼(Jules Silverman),另一位則是一支叫「T164」的德國姬蠊品系。 \n朱爾斯當時的工作需要研究德國姬蠊,他在加州普萊森頓市(Pleasanton)的高樂氏公司科技中心(Clorox Company)上班。這間公司跟其他科技產業沒什麼差別,只是他們的所生產的不是一條條巧克力,而是殺動物的工具與化學藥品。朱爾斯專門研究怎麼殺死蟑螂,特別是德國姬蠊。事實上,德國姬蠊不過是隨著人類搬到屋內生活的眾多種蟑螂之一,曾有位蟑螂專家在某個會議上滔滔不絕地跟我分享:「其實蟑螂的種類很多,有美洲家蠊、東方蜚蠊、日本家蠊、黑褐家蠊、棕色家蠊、澳洲家蠊、棕帶姬蠊,嗯,還有好多種。」世界上高達上千種的蟑螂之中,大多數都無法在人類的居家環境中生活,然而,還是有幾十種特別汙穢的蟑螂具備這種能力,當中甚至有好幾種能夠孤雌生殖—也就是說,雌蟑螂不需要雄性的貢獻就能繁殖跟牠一樣的雌性後代。儘管生活在室內的蟑螂,一般都具備某幾種適應人類居家環境的能力,不過德國姬蠊特別是箇中翹楚。 \n如果你把德國姬蠊放在野外,牠就成了弱雞,牠會被吃掉,或者餓死,而且牠的後代不易茁壯、難以自力更生,儼然註定失敗的魯蛇。因此放眼望去,我們幾乎找不到德國姬蠊的野外族群。德國姬蠊就是要跟我們一起生活在室內,才能茁壯且瓜瓞綿綿。可能正因如此,我們對德國姬蠊厭惡至極。牠們跟我們一樣喜歡溫暖、乾濕適中的環境;牠們喜歡跟我們一樣的食物;牠們也跟我們一樣可以忍受孤寂。無論我們不喜歡牠們的原因為何,我們並不需要太畏懼牠們。雖然德國姬蠊身上確實可能帶有病原體,但不會比你鄰居或你小孩身上的病原體多。而且目前還沒有紀錄顯示蟑螂會傳播什麼疾病,但人類卻時時刻刻因彼此接觸而傳染各種疾病。德國姬蠊最嚴重的問題,是當牠們數量變多時,會成為一種過敏原。基於這個真實罪狀和其他被強加的罪名,我們花費大把的力氣試圖殺死牠們。 \n(本文摘自《我的野蠻室友》/商周出版) \n【作者簡介】 \n羅伯・唐恩(Rob Dunn) \n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生物學系教授,也是科普作家。首部著作《眾生萬物》(Every Living Thing)即榮獲美國國家戶外圖書獎(National Outdoor Book Award)。曾為《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BBC野生動物雜誌》(BBC Wildlife)、《自然史雜誌》(Natural History)等撰文逾八十篇。 \n2014年出版《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The Wild Life of Our Bodies: Predators, Parasites, and Partners That Shape Who We Are Today,商周出版),榮獲Booklist Online、PopScienceBooks評選為2011年Top 10健康類書籍、Top 5最佳生物類書籍。 \n唐恩現與妻子居於北卡州羅利(Raleigh)市,育有二子,以及數千種野生動植物。 \n【譯者簡介】 \n方慧詩 \n高中到吳聲海老師實驗室遊玩後,便以台大生科當作第一志願,動物學碩士畢業後進博物館工作。現職國立臺灣博物館研究助理與ICOM NATHIST秘書,同時攻讀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博士班。常在都市叢林裡回想夏夜日月潭旁此起彼落而絢爛的蛙鳴。 \n饒益品 \n在花蓮的山與海之間長大、台大生科系畢業;目前居住於法國圖魯茲,在獲得碩士學位後繼續攻讀博士班,研究森林動態。終日盯著電腦螢幕但心中還是嚮往山林,著迷於生物的多樣性以及語言的多樣性。

  • 以毒攻毒 抗藥性抗生素有解了

    以毒攻毒 抗藥性抗生素有解了

     哈爾濱工業大學附屬黑龍江省醫院副院長馬晟利教授及其團隊,十年研究抗真菌感染獲得新突破。利用天然菌中的一種特異的提取物,有望「以毒攻毒」和「以惡制惡」,寄望將來可替代已產生廣泛抗藥性的抗生素。 \n 這種天然菌中的特異提取物,將被開發成新型微生態抗菌劑,擁有安全、高效、無毒副作用和無抗藥性等諸多創新優勢。這項研究成果「血鏈球菌蛋白(XLS)在製備抑制白色念球菌的藥物上的應用」,獲得大陸國家知識產權局頒布的發明專利證書。 \n 真菌感染特別是侵入性感染的發生率近年來不斷增高,成了臨床常見病和多發病。目前,常規藥物在臨床應用中耐藥菌株的產生率高、副作用大,對宿主的微生態失調改善能力欠佳,容易引發其他細菌的混合感染。致病性真菌耐藥性因此已上升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n 隨著專家研究的深入,綠色安全的微生態製劑有望替代抗生素,成為抗真菌藥物研究領域的未來發展方向。 \n 馬晟利教授2009年首次發現一種口腔優勢菌對白色念珠菌有拮抗之效,由此開啟抗真菌藥物研究的一扇希望之門。 \n 隨後,她和團隊成員展開科研攻關,發現這種口腔血鏈球菌優勢菌體內蛋白(XLS)為一種有效的抑菌物質,對白色念珠菌、熱帶念珠菌等真菌感染均有拮抗效果。 \n 研究發現,XLS作為潛在的新型微生態抗菌劑,擁有安全、高效、無毒副作用和無抗藥性等諸多創新優勢,有望替代已產生廣泛耐藥性的抗生素,為人類攻克真菌感染的重大難題帶來新希望。

  • 國內首見「超級傷寒」 30多歲男1天拉了19次

    國內首見「超級傷寒」 30多歲男1天拉了19次

    疾病管制署今(24)日公布國內新增1例境外移入傷寒病例,個案為中部30多歲男性,病況嚴重拉肚子超過1個月、1天最多拉了19次,主要是這個病例為國內首度自境外移入傷寒病例檢體檢出廣泛抗藥性(XDR)傷寒菌株,又稱「超級傷寒」。 \n \n個案潛伏期間曾至摩洛哥、印度、印尼與巴基斯坦出差,8月4日起陸續出現腹瀉、發燒、紅疹等症狀,在國外期間均未就醫,8月26日回國後就醫,因症狀持續,8月31日再次就醫並採檢,由血液培養檢出傷寒桿菌陽性確診。 \n \n起初個案的腹瀉狀況較為嚴重,經過治療後症狀已有改善,目前住院隔離中,經由衛生單位調查,個案出國期間並未食用生食,都在餐廳用餐,回國後三餐由家人烹煮,依基因定序與抗藥基因比對結果,研判感染地為巴基斯坦。 \n \n國際間的廣泛抗藥性傷寒疫情集中於巴基斯坦東南部信德省(Sindh)疫情持續,今年截至9月8日累計近5200例,高於2016至18年全年總數,病例數以首府喀拉蚩(Karachi)佔逾6成最多。 \n \n最重要的是個案檢體檢出廣泛抗藥性(XDR)傷寒菌株,這是國內首次檢出,對臨床常用治療傷寒的抗生素絕大多數具抗藥性,只能使用後線抗生素(口服Azithromycin或注射型Carbapenem)治療。 \n \n個案一開始自行服藥,病況未改善,撐了3周回台就診,疾管署副署長羅一鈞指出,個案感染多重抗藥性的「超級傷寒」,死亡率1至2成,而個案從8月4日發病直至9月18日還在拉肚子,拉了1個多月、最多1天拉19次。 \n \n今年以來,國內傷寒病例共計18例,其中14例境外移入病例,感染國家分別為印尼6例,柬埔寨2例,印度、菲律賓、緬甸、中國大陸、馬來西亞及巴基斯坦各1例,另有4例為本土病例。

  • 蟑螂真的會裝死!對付小強必懂這10個冷知識

    蟑螂真的會裝死!對付小強必懂這10個冷知識

    有沒有發現,家裡的蟑螂越來越難用蟑螂藥殺?有研究發現,蟑螂已經有抗藥性!要怎麼殺蟑才有效?要戰勝牠就要「知己知彼」,了解關於蟑螂的10個小知識,了解後也能預防牠入侵你的家。 \n \n抗藥性蟑螂出現 牠會稱霸地球? \n根據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刊載於《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的新研究顯示,蟑螂已經產生多重抗藥性,不只對常用的殺蟲劑,同時也對其他不同等級的殺蟲藥有抵抗力。 \n \n以往殺蟲都是用多種殺蟲劑加以混合的「雞尾酒殺蟲劑」,以免昆蟲產生抗藥性,但這個方式對蟑螂可能已經無效,在實驗中,僅能控制卻無法減少蟑螂數量。主要研究者普度大昆蟲系教授沙爾夫(Michael Scharf)指出,對抗蟑螂除了用藥,還要用其它方式,例如誘捕或用吸塵器,但保持環境衛生才是根本之道。 \n \n北一女中生物老師、蟑螂專家蔡任圃指出,這樣的說法很普遍,愛吃含糖的食餌或對殺蟲劑敏感的蟑螂死光後,剩下的就是能適應環境的,不僅蟑螂,所有昆蟲都是如此。 \n \n台灣大學昆蟲學系榮譽教授徐爾烈則指出,抗藥性的問題在居家還不嚴重,但是在傳統市場、街道等地的噴藥殺蟲較可能造成抗藥性的問題。 \n \n怎麼殺蟑才環保,不會有抗藥性? \n因為噴藥會造成環境汙染,因此現今居家環境大都使用餌劑。台北市立大學地球環境暨生物資源學系副教授黄基森指出,餌劑是最有效率殺蟑的方式之一,利用蟑螂喜歡吃糞便和同類屍體的習性,來達成連鎖殺蟑的效果,「蟑螂有群聚費洛蒙,即使是屍體也會散發,吸引同類來吃,」蟑螂吃完會回到巢穴,藥物發作後死亡,又被同類吃掉,繼續毒殺其他蟑螂,大約3個月後可以降低蟑螂量。 \n \n但徐爾烈指出,已經有研究發現,蟑螂越來越不喜歡吃餌劑,加上每種蟑螂喜歡的味道也不同,因此很難完全殺滅居家蟑螂。 \n \n蔡任圃也指出,用藥效益最好,但如果家中有寵物、小孩可能會有中毒的風險,直接用拖鞋打,蟑螂肚破腸流也有細菌傳佈的問題,如果能用熱水燙或肥皂水噴最安全,「相對地,效率也差。殺蟑很難有既有效、又環保、又不會有抗藥性的問題。」 \n \n蟑螂會爬上臉吃食物碎屑?10個蟑螂的知識 \n1.家裡有一隻蟑螂,不論死活,表示還有很多隻在家裡 \n不一定。徐爾烈有時只躲避雨水或天敵闖入家中,但有時如果在盒子、掛畫上看到一隻,很有可能裡面是一群蟑螂,那隻被看見的是因為空間太太小被擠出來。 \n蔡任圃指出,看到蟑螂時,可以先檢視家中堆積雜物的廚櫃或儲藏室,看地面、隔板是否有蟑螂糞便,如果有就表示蟑螂可能已經在家中住下,這時就要採取殺蟑措施。 \n \n2.如果吃完東西沒擦嘴就上床睡覺,蟑螂會爬上臉吃嘴角的油漬和食物碎屑 \n正確。食物會吸引蟑螂前來覓食,因此有機會爬上臉吃嘴角的食物殘渣,如果手上或指甲縫有食物殘渣,蟑螂也會啃咬手指周圍皮膚。徐爾烈指出,曾有案例是小嬰兒喝完奶,因嘴邊有奶漬,蟑螂就爬上去吃,還順便把嬰兒的睫毛也吃光,但嬰兒沒辦法動,無法抵抗。 \n \n3.家有喇牙,表示家裡有蟑螂 \n可能有。喇牙正式名稱為「白額高腳蛛」,蟑螂是牠很好的食物,有喇牙表示家裡可能有蟑螂。 \n \n4.夏天的蟑螂數量比較多 \n錯誤。蟑螂的確在夏天長得多又快,會出來覓食和交配,但不表示冬天就沒有蟑螂,只是因為天氣冷,牠們躲在水溝或縫隙中、較不活躍。 \n \n5.雨天蟑螂比較容易跑出來、闖進家中 \n正確。水溝較淺時,蟑螂會待在水溝底部,但下雨水太多會淹水,牠就會被趕出水溝,進入居家環境找棲息地。 \n \n6.家裡即使勤打掃、再乾淨都會有蟑螂 \n正確。徐爾烈家裡有許多無法打掃到或忽略的隙縫,這些隙縫就是蟑螂最喜歡的地方,例如有些木製的餐桌是折疊式或拉開變成長桌,一般不大可能去清理桌底的隙縫,但蟑螂最喜歡待在裡面。 \n \n蔡任圃也指出,蟑螂防不勝防,能做的就是把縫隙堵死、把食物收好,將排水口、浴室抽風機加裝網子或關閉。 \n \n7.蟑螂會裝死 \n不會。裝死是許多昆蟲的本能,但蟑螂不會。蟑螂是許多動物的食物,受到威脅就會逃跑,被打到可能斷了幾隻腳,但沒有打死,可能會原地暈過去,但不久又會一拐一拐地跑走,所以才會被以為會裝死。 \n \n8.母的蟑螂才會飛 \n錯誤。蔡任圃指出,只有年輕公蟑螂會因為求偶或驚嚇而飛,但牠們其實不喜歡飛;而母蟑螂身體較圓胖,因此飛不太動。 \n \n9.用拖鞋打爆蟑螂,會有小蟑螂跑出來 \n看品種。徐爾烈指出,居家常見常見的如德國蟑螂,卵莢會掛在母蟑螂身上,孵化後再爬出來,其他如美洲蟑螂、澳洲蟑螂、棕帶蟑螂等都有卵鞘,產卵後需要約1個月孵化,因此不會打死後跑出小蟑螂。 \n \n10.蟑螂到處爬,身體很髒 \n錯誤,其實蟑螂很愛乾淨。由於蟑螂的感覺器官都在體表,如果有髒東西或異物會讓牠不舒服,也不利於牠存活,因此牠常會將觸角、腳含入口中清洗。 \n \n另外蟑螂也怕生病,因此會不斷用口器清洗身體,「學生觀察過,蟑螂平均1小時自我清洗2次以上,比人類還多,」蔡任圃笑說。 \n \n延伸閱讀: \n

  • 精研青蒿素 屠呦呦譜中藥新頁

    精研青蒿素 屠呦呦譜中藥新頁

     迄今青蒿素聯合療法治癒的瘧疾病患在全球已達數十億例,造福世人的屠呦呦團隊,除針對近年來青蒿素在世界部分地區出現的「抗藥性」難題,歷經3年多的研究後,宣告獲得新突破之外,並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具有高變異性的紅斑性狼瘡效果獨特,預計新雙氫青蒿素片劑可望最快於2026年獲批上市。 \n 自大陸首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屠呦呦發現青蒿素以來,青蒿素衍生物已成最有效、無併發症的瘧疾聯合用藥。但世衛組織最新發布的《2018年世界瘧疾報告》顯示,全球瘧疾防治進展陷入停滯,瘧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在2020年前瘧疾感染率和死亡率下降40%」的階段性目標恐將難以實現。 \n 更換已產生抗藥性藥物 \n 撇開對瘧疾防治經費支援力度、核心干預措施覆蓋不足等因素外,瘧原蟲對青蒿素類抗瘧藥物產生抗藥性,為當前全球抗瘧面臨的最大技術挑戰。國際頂級醫學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近日刊載,屠呦呦團隊相關的重大研究成果與「青蒿素抗藥性」治療應對方案,隨即引發全球性的關注。 \n 屠呦呦團隊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及「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有所突破,並提出新的治療應對方案:一是適當延長用藥時間,由3天療法增至5天或7天療法;二是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產生抗藥性的輔助藥物,療效立竿見影。屠呦呦本人認為,解決「青蒿素抗藥性」難題意義相當重大。 \n 另根據屠呦呦團隊前期臨床觀察,青蒿素對盤狀紅斑性狼瘡、系統性紅斑性狼瘡的治療有效率分別超過90%、80%。 \n 治紅斑性狼瘡進臨床試驗 \n 大陸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物臨床試驗批件》顯示,由屠呦呦團隊所在的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提交的「雙氫青蒿素片劑治療系統性紅斑性狼瘡、盤狀系統性紅斑性狼瘡的適應症臨床試驗」申請已獲批准。 \n 屠呦呦表示:「青蒿素對治療紅斑性狼瘡存在有效性趨勢,我們對試驗成功持謹慎的樂觀。」在屠呦呦團隊的指導下,臨床試驗一期已於5月啟動,設計樣本共120例,在北京協和醫院、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等大陸全國15家醫院同步展開。臨床試驗共分三期,若試驗順利,預估新雙氫青蒿素片劑最快2026年獲批上市。

  • 治瘧有解方 屠呦呦概念股飆

    治瘧有解方 屠呦呦概念股飆

     在貿易戰、華為封殺等「低氣壓」籠罩全大陸之際,中國史上第一位女性諾貝爾獎得主屠呦呦捎來喜訊!新華社17日報導,屠呦呦與團隊經過3年多研究,終於找到了瘧疾抗藥性的新解方,消息一出,振奮中外醫界,相關「屠呦呦」概念股發威,包括昆藥集團、北大醫藥、四環生物、譽衡藥業、大理藥業、南衛股份、沃華醫藥等集體漲停表態。 \n 青蒿素抗藥性問題可望得到解決,消息一出,中國相關「屠呦呦概念股」應聲齊漲,17日早盤醫藥板塊強勢上攻,漲幅9%至10%左右,包括昆藥集團、北大醫藥、四環生物、譽衡藥業、大理藥業、南衛股份、沃華醫藥等醫療類股集體漲停。 \n 青嵩素降2成死亡率 \n 市場人士分析,若青蒿素研究取得重大突破,A股上市公司中,以青蒿素概念為代表的中醫中藥板塊將率先受益。 \n 被點名的個股有复興醫藥、昆藥集團、浙江醫藥、新和成、華潤雙鶴、白雲山等可能受益。 \n 據了解,每年全球超過2億人感染瘧疾,青嵩素大大降低了死亡率達20%,兒童死亡率降低30%,屠呦呦發現青蒿素抗瘧疾,每年拯救非洲10萬人,這也是她2015年成為首位華人獲諾貝爾醫學獎的原因,世界衛生組織表示,現代瘧疾療法包括青嵩素,自2000年以來拯救了超過300萬人。 \n 東南亞多國被瘧待 \n 屠悠悠發現的青蒿素,搭配其他抗瘧疾藥物組合聯合療法,過去已成功挽救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也是世界衛生組織推薦最佳療法,不過,瘧原蟲出現抗藥性,成為全球流行病學人士聯手「抗瘧」最大挑戰。 \n 根據世衛組織指出,柬埔寨、泰國、緬甸、越南等國對瘧疾感染者採用青蒿素聯合療法的3天周期治療過程中,瘧原蟲清除速度出現緩慢跡象,並產生對青蒿素的抗藥性,正因如此,全球瘧疾防治進展陷入停滯,瘧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

  • 抗瘧再突破 中國諾貝爾獎得主屠呦呦發現青蒿素抗藥性有解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全球瘧疾防治進展陷入停滯,有多項研究表明,在大湄公河次區域等地區,出現不同程度的青蒿素抗藥現象。不過,17日中國諾貝爾獎得主屠呦呦經過三年多研究,針對「青蒿素抗藥性」提出有效解決方案。 \n受到屠呦呦團隊重大研究發現激勵,A股早盤醫藥板塊強勢上攻,漲幅9%~10%左右,包括昆藥集團、北大醫藥、四環生物、譽衡藥業、大理藥業、南衛股份、沃華醫藥等醫療類股集體漲停。 \n過去20多年間,青蒿素聯合療法在全球瘧疾流行地區廣泛使用,據世衛組織不完全統計,青蒿素在全世界已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每年治療患者上億人。 \n「青蒿素抗瘧藥價格低廉,每個療程僅需幾美元,適用於疫區集中的非洲廣大貧困地區人群。」屠呦呦說,「聚焦研發廉價青蒿素抗瘧藥有助於實現全球消滅瘧疾的目標。」 \n在攻堅「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同時,屠呦呦團隊還研究發現雙氫青蒿素對治療高變異性紅斑狼瘡效果獨特,目前已開展一期臨床試驗。

  • 電能殺菌敷料 可對付抗藥性細菌感染

    電能殺菌敷料 可對付抗藥性細菌感染

    人類與細菌感染的戰爭一直無休無止,雖然在20世紀人類取得了抗生素這項利器,但是細菌在幾年後演化出了抗藥性,如今不怕最後一線的抗生素細菌已經出現,而我們卻沒有新的抗生素。生技學家另尋他途,他們現在發明弱電流殺菌的敷料,或許是抗感染的新武器。 \n \n新阿特拉斯(New Atlas)報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估計,高達80%的細菌感染,都是由一種稱為細菌生物膜(Biofilm )的表面滋生物引起的,這些生物膜主成分為由細菌DNA、多醣體及蛋白質組成的黏滯性物質,通常在傷口或植入的醫療器材周圍產生,比如導尿管、氣切管,或是未換的敷料。細菌生物膜很難根除,隨著不怕抗生素的細菌正在增加,抗感染變得更具挑戰性,這也是嚴重燒傷患者致死率高的原因。 \n \n一項令人難以置信的新研究證明,使用弱電場可以抵抗細菌感染,也就是用電能殺死細菌。這種敷料已被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目前正在燒傷患者中進行測試。 \n \n電能殺菌放敷料是由南佛羅里達大學團隊與賓州大學合作研究,南佛州大學正在研究一種南極海綿具有破壞生物膜的潛力,而賓州大學的另一個團隊則正在研究微型機器人如何分解這些生物膜。 \n \n新研究提出了另一種新的生物膜破壞方法:電力。該研究表明,弱電場可以防止細菌聚集成生物膜,並且如果細菌生物膜已經存在於傷口上,電能也可以分解細菌生物膜。為此,研究人員開發了無線電子敷料(WED)。 \n \nWED的電壓數是1伏特,當它與傷口體液接觸時就能啟動,不過微弱的電能不會對患者造成傷害,可能只有一點點的麻感,但足以分解細菌生物膜,並防止其重新形成。 \n \n研究人員之一的孫錢德(Chandan Sen)解釋,「這對整個手術都有影響,因為生物膜的存在可能導致原本成功手術卻因後續的感染而出現併發症,因此破壞生物膜,可以大幅提升外科手術成功率。我們發明的弱電流放敷料或許在未來會直接用在手術台上。」 \n \n孫表示,過去已經證明微弱的電刺激,對於加速傷口癒合非常有效,現在的發現,可能解釋了弱電流增快癒合的原因。 \n

  • 天龍國小強好猛 研究:這3種藥已快殺不死

    天龍國小強好猛 研究:這3種藥已快殺不死

    環保署化學局最新對10種殺蟲劑做感藥性檢測,發現北部地區的德國蟑螂,已對百滅寧、第滅寧及撲滅松呈現中抗藥性,分析原因是德國蟑螂最常出現的辦公室、營業場所,民眾放誘餌劑更加頻繁,反而訓練小強具有抗藥性,建議民眾要交替使用不同成分蟑螂藥才有效。 \n \n據《頻果日報》報導,環保署化學局對市面常見的殺蟲劑成分包括賽滅寧、治滅寧、百滅寧、第滅寧、陶斯松、撲滅松、亞特松、安丹、芬普尼及益達胺等10種,進行蟑螂、蚊、蠅等害蟲做感藥性檢測,結果發現北部的德國蟑螂,已對百滅寧、第滅寧及撲滅松等3種呈現中抗藥性,其他中南部的德國蟑螂及各區的美洲蟑螂,抗藥性則沒有那麼強烈。 \n \n化學局副局長陳淑玲研判,北部地區德國蟑螂因多在都會區辦公室生活,而民眾上班吃便當、喝飲料,殘留的食物讓牠們得以生存繁衍,造成民眾在辦公室投放誘餌劑更加頻繁,若未能將其全面撲滅,則會繁衍更多具有抗藥性的下一代;她建議,目前市面最常可看到的是最後一個字是寧的除蟲菊精,或是最後一個字是松的有機磷劑,可2種藥劑輪替使用,達到更好殺蟑效果。 \n \n台大昆蟲學系名譽教授徐爾烈說,出現中抗藥性是個警訊,雖然加強藥劑成分仍可達到殺蟑目的,但會影響環境及人體健康,不鼓勵民眾這麼做,徐爾烈表示,殺蟑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室內空間清潔」,尤其不要在室內留下食物殘渣,時常留意清理桌間縫隙、電話機下或話筒內等蟑螂喜愛躲藏的地方,才能真正杜絕蟑螂危害。 \n

  • 愛美要注意!肉毒到底怎麼選?這1點超重要

    愛美要注意!肉毒到底怎麼選?這1點超重要

    新年到,不少人會想要用美麗臉蛋迎接新年,因此奔走醫美診所修修臉。肉毒桿菌素一直是世界上受歡迎的微整項目之一,但市場上的產品琳瑯滿目,該如何變美的同時又不失安全?關鍵就在於選擇成分「純淨」的肉毒桿菌素。 \n \n根據ISPAS 2015年全球整容整形報告,肉毒桿菌素注射最受兩性的歡迎,但大部分的消費者只注重效果、價格及副作用,卻忽略了長期的安全性及耐受度;而近年來學者更是關注肉毒桿菌抗藥性的問題,該如何避免抗藥性的產生也是一大重點。德國Justus Liebig University免疫學教授 Dr. Michael Martin表示,有些肉毒含有複合性蛋白,它會增加產生抗藥性風險,因為它會觸發人類的免疫機制,而且複合性蛋白在肉毒桿菌療程中並不是一個必要的成分,在生物學上,我們也會利用蛋白質觸發免疫的特性來製作疫苗等,因此施打不必要的複合性蛋白容易誘發人體產生抗體進而提升抗藥性風險。 \n \n至於如何避免抗藥性的產生,Dr. Michael Martin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減少接受複合性蛋白,或是將施用的劑量減少。另外,趙彥宇邱慧嫻皮膚科聯合診所院長趙彥宇醫師也表示,目前市場上不同的廠商不同製程的價格差很多,不只通過台灣TFDA也要選擇有通過美國FDA檢驗的肉毒桿菌素,因為這個審查相對嚴格,對於治療的永續性來說也有較多的保障,而身為專業醫師的建議,在選擇上還是要以安全為第一優先考量。 \n \n隨著醫美的市場越來越大,市面上的產品及價格選擇也變多,在進行醫美前要與醫師充分溝通,也要慎選成分純淨的產品,才能確保效果與安全性! \n \n

  • 太空危機?國際太空站裡發現「超級細菌」

    太空危機?國際太空站裡發現「超級細菌」

    這是太空危機嗎?微生物學家在國際太空站(ISS)上發現了一些不在預料之內的現象,微生物學家從太空站的浴室和健身器材中,找到五種抗藥型細菌。長久以來,抗藥細菌(AMR)一直是全球健康問題,現在似乎也成為太空衛生問題。 \n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航太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JPL)的一個微生物學家小組,將太空站找到的細菌,與1300個已知的地球基因組進行了比較,他他們的分析表明,太空站的超級細菌是一種腸桿菌(Enterobacter bugandensis),這型桿菌曾經造成2015年東非坦尚尼亞姆萬扎醫療中心(Bugando Medical Centre)的一次新生兒群眾感染,具有相當的危險性。 \n \n即使是成年人,遭到腸桿菌攻擊,仍會有嚴重的病變,包括尿路感染、下呼吸道感染,皮膚和軟組織感染、心內膜炎,化膿性關節炎等,要是發生在失重的太空裡,這些症狀顯都蠻危險的,特別是我們還不確定太空環境中,對我們人體的免疫系統是否能正常運作。 \n \n比較好一點的消息是,太空站的抗藥性腸桿菌,與最會傳染、最能引發疾病的桿菌在基因型上還是有所不同,因此還不致於對太空人造成嚴重威脅。但是,目前還不清楚這些細菌的抗藥性,是因為在太空演化而成,還是在地球表面就已經如此,所以團隊仍在研究中。 \n

  • 抗生素濫用! 超過15%泌尿道感染者產生抗藥性

    抗生素濫用! 超過15%泌尿道感染者產生抗藥性

    抗生素濫用是全球的共同問題,台日聯手的一項研究發現,我國泌尿道感染患者的藥物抗藥性比率比10年前高出5%,攀升到15-25%。濫用抗生素的情況嚴重,患者無法使用第一線抗生素,被迫改用藥效較強的後線(2、3、4線)抗生素。若不重視濫用情況,待後線抗生素也無法治療時,泌尿道感染恐無藥可醫。 \n \n該研究由台北醫學大學、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及日本神戶大學攜手合作,探討細菌是否因地域不同,對各種藥物產生不同抗藥性。該論文的第一作者,雙和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江怡德,蒐集了2015-2017年,因泌尿道感染就診、住院的2萬1千名患者資料,發現15-25%患者對傳統藥物產生抗藥性,比10年前高出5%。 \n \n病患因泌尿道感染就診時,醫師會依狀況選擇合適的抗生素。因抗生素屬管制藥品,需在醫師的指示下使用,且要確實完成一周左右的療程。若自行購買,吃3、4天覺得有效後即停用,就會讓未被完全殺死的細菌獲得喘息機會,產生抗藥性。往後即使再用原有的抗生素,也殺不死細菌,須改用強度更高的後線抗生素才能奏效。 \n \n江怡德表示,抗藥性攀升的原因包括抗生素管制不嚴、醫療院所感染管控不徹底及患者諱疾忌醫。即使沒有醫師開給的處方箋,患者也能從藥局買到抗生素。因泌尿道感染難以啟齒,有些人選擇自行解決,造成抗藥性的機率增加,該現象全球皆然。以日本為例,泌尿道感染者的抗藥比率也有10-20%,但因日本藥物管制較嚴格,攀升的幅度未如台灣那麼高。 \n \n泌尿道感染的症狀包括解尿疼痛、尿道或尿道口有灼熱感、尿道口有分泌物、頻尿、血尿及下腹部疼痛。江怡德表示,若等到出現發燒或腰痛的情形,意味著感染已進展到腎臟。不論任何一種感染,若有細菌入侵血液,將引起可致死的敗血症,呼籲民眾及早就醫。

  • 怕有抗藥性 明年7月起所有食品禁用這兩種菌

    為避免出現抗藥性,衛福部食藥署今天公告,明年7月起,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不得作為食品原料,影響最大的食品以益生菌為主。若未來被發現食品含兩菌種,最高可罰300萬元。 \n \n越來越多國人愛吃益生菌保養腸道,不少業者從人體糞便中或是腸道中分離出「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作為食品原料,食藥署食品組副組長魏任廷表示,根據研究,兩者也可能從環境中分離出,由於兩種菌種都是原生在腸道中,過去認為若是直接補充兩種菌種,可以讓腸道維持正常運作,廣泛被使用在乳酸菌飲料、益生菌產品中。 \n \n但近年歐盟提出警訊糞腸球菌及屎腸球菌因結構與抗生素類似,可能會攜帶抗生素的抗藥性。服用後,抗藥性會存在於人體,並在體內產生機轉,將抗藥性感染致其他體內的原生菌種,使抗藥性的問題逐漸擴大,服用後會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導致生病時醫生恐無藥可用, \n \n魏任廷表示,第一次預告時原定要全面禁用,但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是體內菌的總稱,業者反應並不是所有的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都帶抗藥性,經過討論以及第二次預告後今正式定案,若是業者能證明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沒有抗藥性等,經過申請公告得以作為食品原料使用。 \n \n魏任廷表示,明年7月起生產製造的所有食品,都不得含有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違者將依違反食安法,開罰3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罰鍰。

  • 無法治癒!專家發現3種新型葡萄球菌超級細菌

    無法治癒!專家發現3種新型葡萄球菌超級細菌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專家最近發現3種新型超級細菌,都是屬於葡萄球菌菌株,對所有已知抗生素均有抗藥性,一旦感染將無法治癒。 \n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BC)新聞網報導,世界各地都發現過超級細菌,某些菌株對抗生素有強大的抗藥性,這對免疫系統較弱或手術後抵抗力差的人特別具有威脅性。專家表示,細菌的抗藥性主要是因為抗生素的不當使用造成。 \n報導說,研究人員最近發現一種常見於人體皮膚上的細菌「表皮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epidermidis),在全世界各地有數種菌株發生突變,目前研究人員已在歐洲地區發現3種新菌株幾乎對所有抗生素都有抗藥性。 \n參與這一研究的多赫提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研究員豪登(Ben Howden)說,這種細菌通常會在皮膚上發現,它不一定會導致感染。不過有少數人會引發嚴重感染,需要複雜的治療過程。 \n報導說,研究小組在10個國家的78家醫院進行了研究後,確定此種超級細菌的存在。研究員豪登說,發現新菌株意味著細菌正在適應我們花大錢開發出來的新型抗生素,這種細菌在醫院裡已有相當時日,只是我們一直未發現而已。 \n他還表示,大部份細菌的抗藥性都是因抗生素使用不當而產生,在澳大利亞醫院中有四分之一的抗菌藥物處方不當,養老院的處方藥中更高達半數抗生素用藥不當。 \n報導說,這項研究結果將發表在《自然微生物學》雜誌上。 \n

  • 台中登革熱疫情擴大 議員參選人要求全區消毒 衛生局:大量噴藥恐造成抗藥性

    台中登革熱疫情擴大 議員參選人要求全區消毒 衛生局:大量噴藥恐造成抗藥性

    台中市登革熱疫情擴大延燒,太平區39里中有4里出現確診病例,投入此次議員選舉的成功里里長黃文生30日號召當地里長以及支持者,高分貝要求市府進行全區消毒噴藥;對此台中市衛生局強調,目前區內5名確診病例的周邊孳生源清除工作均已完成,如大量噴藥,恐造成抗藥性蟲株產生及環境汙染,因此並不會每個里都噴藥。 \n \n黃文生30日與數位太平區里長及里民一起在競選總部前,共同拉起「登革熱肆虐 市府無作為」、「渺視太平人 太平人不要登革熱」的抗議標語,呼籲市府即刻全面消毒,以防止疫情擴散。 \n \n對此,台中市衛生局強調日前太平區出現5名確診病例,立即執行周邊50公尺病媒蚊密調和孳清,同時也排定區內社區個案化學防治行程,全面防堵疫情。但對於里長們要求採取全區各里消毒,衛生局表示,緊急噴藥是疫情發生時不得已的措施,依疾管署登革熱防治工作手冊,如大量噴藥,恐造成抗藥性蟲株產生及環境汙染,因此並不會每個里都噴藥。

  • 吃益生菌要看清楚 食藥署公告限制使用糞腸、屎腸球菌

    越來越多國人愛吃益生菌保養腸道,不少業者從人體糞便中或是腸道中分離出「糞腸球菌」以及「屎腸球菌」作為食品原料,但食藥署指出,腸球菌攜帶抗藥性基因,服用後會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導致生病時醫生恐無藥可用,因此今天第二次預告限制「糞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alis)及屎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不得作為食品原料使用」草案,業者若要用,必須提專案審議證實安全無虞才能用。 \n \n衛生福利部5月29日第二次預告訂定「原料『糞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alis)』及『屎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之使用限制」草案,該草案將進行為期60天之預告評論期,以蒐集各界意見。 \n \n食藥署食品組簡任技正林旭陽表示,糞腸球菌主要從糞便中分離出,屎腸球菌則是從腸道中分離,兩者也可能從環境中分離出來,上述兩種腸球菌目前被廣泛做成膠囊、錠劑、或是乳酸菌飲料中,使用非常廣泛。 \n \n林旭陽表示,腸球菌攜帶抗生素抗藥性,無論有沒有和抗生素一起服用,吃下後就會存在於腸道,容易發生抗藥性基轉,導致抗生素失效,且還會感染到其他菌,包含葡萄球菌等,都會導致醫生無藥可用狀況。 \n \n林旭陽指出,近年來自醫院感染案例增多,醫生發現用藥失效,透過細菌培養才發現因人體存在腸球菌,考量民眾用藥安全,因此擬定草案。 \n \n林旭陽也表示,若根據WTO規範,原本要直接停止使用腸球菌,但業者提出訴求,指出並非所有腸球菌都有抗藥性。因此,未來業者仍有使用需求,則應檢具菌株(strain)基本資料,提出安全性證明(包含基因毒性、九十天餵食毒性、致畸試驗、全基因體序列、毒力相關因子檢測、抗生素抗藥性檢測)及不具致病性證明等其他必要性資料,送衛生福利部提出申請並確認其食用安全,經公告後就能用。 \n \n規定若通過,將自108年7月1日開始施行,(以產品製造日期為準),屆時如經查獲食品使用之原料不符合前述規定者,違者得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48條規定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罰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