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捕鯨的搜尋結果,共82

  • 日本重啟捕鯨滿月 但需求仍不振

    日本重啟捕鯨滿月 但需求仍不振

    日本宣布恢復商業捕鯨至8月1日屆滿1個月,捕鯨業者宣稱捕撈作業還算順利,但消費者食鯨人數大大減少,需求偏低可能導致商業捕鯨前景黯淡。

  • 日重啟捕鯨 生態淪政治籌碼

    日重啟捕鯨 生態淪政治籌碼

     日本不惜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也要重啟商業捕鯨。日本政府主張,吃鯨肉是日本重要的傳統飲食文化,事實上,現在吃鯨肉的日本人少之又少,沒有市場的支撐,捕鯨到底有何意義呢?

  • 面對國際撻伐 拿調查當擋箭牌

     針對國際社會對日本捕鯨文化的譴責,日本政府自有一套官方說詞。水產廳指出,鯨魚有80多種,並非全都瀕臨絕種,日本會在不對水產資源量造成惡劣影響的範圍下,仔細計算捕獲頭數後捕鯨。日本強調要維持吃鯨魚肉的傳統飲食文化,並指過度保護反而會使鯨魚增加,破壞海洋生態的平衡,對其他漁業資源造成不良影響。

  • 傳統文化遭唾棄 勿忘血色海灣

    傳統文化遭唾棄 勿忘血色海灣

     美國導演路易賽侯尤斯(Louie Psihoyos)2009年以一部揭露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血腥獵海豚的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使日本捕鯨、獵海豚的傳統文化遭到世人的唾棄。

  • 觀光客愛吃 冰島配額獵捕

     除了日本,冰島和挪威是全球僅有的另外兩個從事商業捕鯨的國家。冰島政府今年2月宣布未來5年捕鯨數目新上限,允許捕鯨人在冰島水域內,每年捕撈209頭長鬚鯨及217頭小鬚鯨,按此計算到2023年將捕殺逾2000頭鯨魚。儘管官方聲稱,這個數量是經過科學計算,不會影響整體鯨魚數量與生態,仍引發保育團體痛批。

  • 非吃不可 日重啟商業捕鯨

     日本不惜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也要重啟商業捕鯨,鯨魚對日本而言,真的是研究上不可或缺?鯨魚肉在日本人的生活中真的這麼重要嗎?著實令國際社會感到不解。

  • 時隔31年 日今重啟商業捕鯨 下半年配額227頭

    時隔31年 日今重啟商業捕鯨 下半年配額227頭

    日本6月30日正式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時隔31年,今天日本正式恢復商業捕鯨,水産廳同時公布了今年底前捕鯨配額,上限為227頭。

  • 日本在爭議聲中重啟商業捕鯨 餐廳還推新菜單慶祝

    日本於6月30日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於7月1日在領海及專屬經濟區,時隔31年重啟商業捕鯨。未來一年計劃捕捉383條,直至今年12月底將捕227條。不少餐廳推出新的鯨魚肉料理,慶祝恢復商業捕鯨。

  • 美吸引輿論火力 日伺機重啟捕鯨

    美吸引輿論火力 日伺機重啟捕鯨

     針對日本不久前宣布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將於今年7月重新開始商業捕鯨。上海《澎湃新聞》刊登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員須軍文章指出,雖恐對其國際形象產生負面影響,但日本國內仍有強大的推動力,使其作出這樣的選擇。其中既有老一輩日本人食鯨情結的因素,也有政客與地方捕鯨產業利益集團相互輸送利益、互相提攜的因素。再加上美國掀起的「退群」風波,已吸引國際輿論火力,日本認為這是最佳退出時機。

  • 日本重開商業捕鯨 陸學者:有美國吸引「火力」是最佳時機

    日本重開商業捕鯨 陸學者:有美國吸引「火力」是最佳時機

    針對日本不久前宣布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將於明年7月重新開始商業捕鯨。上海《澎湃新聞》刊登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員須軍文章指出,雖恐對其國際形象產生負面影響,但日本國內仍有強大的推動力使其作出這樣的選擇。其中既有老一輩日本人食鯨情節的因素,也有政客與地方捕鯨產業利益集團相互輸送利益、互相提攜的因素。再加上美國掀起的「退群」風波,已吸引國際輿論火力,日本認為這是最佳退出時機。 \n \n上海《澎湃新聞》刊登須軍文章指出,對於日本來說,國際協調是其戰後修復和提升國際形象的重要環節,為了重開商業捕鯨甚至不惜退出國際組織難免給人一種一意孤行的印象,恐將對其國際形象產生負面影響。但即便如此,日本國內仍然有強大的推動力使其作出這樣的選擇。 \n \n文章稱,在戰後物資匱乏的年代,鯨肉再次成為日本人餐桌上的主要非魚類肉食來源,鯨肉料理甚至出現在日本政府買單的小學生免費午餐中。然而時至今日,日本社會經濟發達,鯨肉早已不是不可替代,很多年輕人甚至從未食用過鯨肉,但一些童年生活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老一輩日本人仍然會偶爾懷念它。 \n \n文章指出,另一方面,日本市場對鯨肉的真實需求十分有限且不斷萎縮,與其說是日本民間割捨不掉鯨肉這種美味,不如說是日本政府想方設法要維持捕鯨業的存在。日本政府這麼做主要是出於國內政治的考慮。出身捕鯨大縣的政治家要想從他的選區脫穎而出成為國會議員就必須照顧捕鯨業相關利益集團的利益。例如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本人就出身自捕鯨大縣山口縣。 \n \n文章稱,而日本之所以選在這個時機退出,應是執政的安倍政府認為當今國際環境是最佳退出時機。美國的「退群」風波、歐洲愈演愈烈的反難民浪潮、英國脫歐等顯示反全球化已經抬頭。有到處「退群」的美國吸引國際輿論「火力」,日本「順勢而為」地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除了媒體的口誅筆伐和個別政客的批評以外,西方國家恐難對日方有什麼實質性的施壓行動。

  • 鯨豚浩劫 日2019年7月重啟商業捕鯨

    鯨豚浩劫 日2019年7月重啟商業捕鯨

     日本政府昨日正式宣布將退出管理鯨魚資源、禁止商業捕鯨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明年7月起將在日本領海等限定海域重新開始商業捕鯨,並退出IWC。這是日本1932年併吞中國東北成立偽滿洲國被西方集體抵制憤而在1933年退出國際組織後,東京首次退群。 \n 日本9月曾向IWC提案要重啟商業捕鯨,受到澳洲等國的反對,提案遭到駁回,日本於是決定退出IWC。日本明年1月1日前將通知IWC事務局退會,也將喪失每兩年召開1次的IWC總會的議決權,但日本仍將繼續擔任調查鯨魚存活數量等科學委員會的觀察員。 \n 菅義偉發表談話指出,日本以實施可持續的商業捕鯨為目標,逾30年來一直根據科學數據進行對話,並摸索解決對策。儘管鯨類中有充足的資源量,但IWC卻不重新評估商業捕鯨。9月IWC大會上,對鯨類有不同意見和立場,已明顯不可能共存,故做出此次判斷。 \n 日本退出IWC後,將無法在南極海調查捕鯨,為顧慮反捕鯨國家的反彈,日本把重啟商業捕鯨限定在日本領海及日本的經濟海域。日本政府主張,日自古有食用鯨肉的飲食文化,適量的捕鯨是正當的,這也是日本重啟商業捕鯨的原因。

  • 日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重啟商業捕鯨

    日本政府今天正式宣布將退出管理鯨魚資源、禁止商業捕鯨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明年7月將在日本近海等限定海域重新開始商業捕鯨,故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n \n 日本今年9月曾向IWC提案要重啟商業捕鯨,因受到澳洲等國的反對,重啟捕鯨的提案遭到駁回,日本於是決定退出IWC。日本明年1月1日以前將通知IWC事務局退會,也將喪失每兩年召開1次的IWC總會的議決權,但日本仍將繼續擔任調查鯨魚存活數量等的科學委員會的觀察員。 \n \n 日本退出IWC後,將無法在南極海調查捕鯨,為顧慮反捕鯨國家的反彈,日本預定在日本近海和日本經濟海域重啟商業捕鯨。日本政府主張,日本自古有食用鯨魚肉的飲食文化,適量的捕鯨是正當的。

  • 日本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時隔30年重啟商業捕鯨

    日本政府20日大致決定,將退出管理鯨魚資源、禁止商業捕鯨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且不顧澳洲等反捕鯨國家的反對,獨自重啟時隔30年的商業捕鯨。 \n \n 日本今年9月曾向IWC提案要重啟商業捕鯨,因受到澳洲等國的反對,重啟捕鯨的提案遭到駁回,日本於是決定退出IWC。日本明年1月1日以前將通知IWC事務局退會,也將喪失每兩年召開1次的IWC總會的議決權,但日本仍將繼續擔任調查鯨魚存活數量等的科學委員會的觀察員。 \n \n 日本退出IWC後,將無法在南極海調查捕鯨,為顧慮反捕鯨國家的反彈,日本預定在日本近海和日本經濟海域重啟商業捕鯨。日本政府主張,日本自古有食用鯨魚肉的飲食文化,適量的捕鯨是正當的。

  • 《華盛頓公約》常委會 認定日本科研捕鯨違規

    共同社3日報導,限制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交易的《華盛頓公約》常務委員會2日在俄羅斯索契開會,會議認為日本在北太平洋科研捕鯨中捕獲的塞鯨肉以銷售為目的卸貨違反公約,決定要求日本政府妥善應對。日本政府也接受該見解,表示將在明年的下一次委員會上拿出改正對策。 \n \n塞鯨以科研為目的被捕獲,但其肉在日本國內銷售,收益成為部分經費。日本政府將不得不大幅調整科研捕鯨計畫,包括停止鯨肉銷售等。 \n \n對於禁止國際交易的瀕危物種,《華盛頓公約》規定即使是在公海捕獲後帶到本國的情況也是限制對象。公約還規定僅限於被認定為,並非主要用於商業目的的情況,在政府發行許可證後可帶回本國。 \n \n各國政府及環境保護團體紛紛指出,禁止交易的塞鯨肉作為科研捕鯨的副產物在日本國內廣泛銷售,這屬於「以商業為目的帶回」,在常委會上引發了討論。 \n \n在2日的討論中,很多國家表明了日本從2002年起從海洋將塞鯨帶回本國之舉違反公約的看法,會議最終做出了決定。日本政府表示將在明年2月1日前提出改正對策,明年5月的常委會上各國將探討其內容。日本政府還表態在常委會前不發行新的許可證,有意推遲科研捕鯨船團出海。 \n \n日本2002年到2018年在科研捕鯨中共捕獲塞鯨約1600頭。雖然公約也限制帶回小鬚鯨等,但日本提出了不接受限制的「保留」申訴,因此不受限。對於北太平洋塞鯨則未提出「保留」申訴,有義務遵守限制。

  • 捕鯨「有限度」解禁 日本未來動向成國際焦點

    捕鯨「有限度」解禁 日本未來動向成國際焦點

    據法蘭西24電視台(France 24)報導,多年來爭議極大的捕鯨行動,今日在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會議上,以壓倒性贊成、重新對部份族群和地區「有限度」開放捕鯨行動。雖然並非重啟商業捕鯨,但開放捕鯨的方向,卻讓委員會成員與部份非政府組織(NGO)、對捕鯨有高度堅持的日本未來動向感到憂慮,擔心他們會藉此發揮,逐步讓捕鯨「恢復」。 \n \n這次的「解禁」,主要針對於北極圈和北冰洋區域的原住民,允許他們因維生和食物所需,進而維持故有的捕鯨行動。美國代表沃夫(Ryan Wulff)表示,「這決議對我們阿拉斯加地區的居民而言,實屬一大福音,讓他們能更有彈性、去應付愈來愈不友善的環境。」但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代表雷斯利(Aimee Leslie)卻不這麼認為,他擔心、此次決議只是一個開端,恐將為開放商業捕鯨的一個「起點」。 \n \n十九、二十世紀的海洋,人類為了獲取鯨魚身上豐富且昂貴的經濟利益,在全球海洋大量搜捕與獵殺,造成各類大型鯨類數量急遽下降至危險階段。為保護他們並維持海洋生態平衡,國際社會在多次協商後,組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於1986年通過《禁止捕鯨公約》,全面禁止商業捕鯨,但日本、挪威、南韓、秘魯、巴西、中國等國都投下反對票。其中加拿大最後不願受官制,索性於1982年全面退出委員會,而有食用鯨肉傳統的日本,更是每年與挪威一起成為環保團體抨擊的主要對象。 \n \n過去多次派遣「研究船」赴極地捕鯨,日本遭外界嚴正批評是「掛羊頭賣狗肉」,對此、日本官方亦強硬回覆,認為捕鯨船前往南極海域,一切行為都是在遵守禁止捕鯨公約》下進行,主要是調查鯨魚的數量並設法進行保護,至於日本食用鯨肉的傳統,是該國的文化特色之一,呼籲各國應相互尊重對方的文化,而非以「有色眼鏡」來評判。 \n \n事實上,除日本外、包含冰島、挪威和丹麥等國其實都仍保留獵捕鯨魚的習俗,法羅群島(Faroe)更好幾次因大量獵殺、造成海水「染紅」而躍上國際版面;挪威也曾因為殘忍獵殺懷孕母鯨,遭國際輿論砲轟,看來無論是商業或科學研究,捕鯨的行為是否允許,仍是國際社會一大爭議的問題。 \n

  • 研究還是食用? 日船赴南極 竟獵殺122頭懷孕母鯨

    研究還是食用? 日船赴南極 竟獵殺122頭懷孕母鯨

    據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報導,日本再次因為「科學研究」獵捕鯨魚的任務,成為國際社會抨擊的對象,前往南極(Antarctic)海域的日新丸號(Nisshin Maru),遭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指控,不僅使用炸藥殘忍獵捕鯨魚,更捕捉並宰殺122條懷孕鯨魚及114條幼鯨,而所謂的科學研究後,卻將這批鯨魚轉售餐廳與店舖,成為諸多饕客的盤中美味。 \n \n日新丸號從去年11月出發,在南極海域上,花費數週時間對小鬚鯨(Minke)進行追蹤,並在12星期內完成捕捉小鬚鯨行動,於今年3月份返回日本。國際捕鯨委員會從其提交的報告中發現,該團隊在南冰洋捕捉和宰殺共333條小鬚鯨,其中152頭屬雄性、181頭為雌性;其中有122頭在懷孕期間被宰殺;而有114頭幼鯨遭獵殺,此舉震驚國際社會和保護團體。 \n \n人類為了獲取鯨魚身上豐富且昂貴的經濟利益,在全球海洋大量獵殺,造成各類大型鯨類數量急遽下降至危險階段。為保護他們並維持海洋生態平衡,國際社會在多次協商後,組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於1986年通過《禁止捕鯨公約》,全面禁止商業捕鯨,但日本、挪威、南韓、秘魯、巴西、中國等國都投下反對票。其中加拿大於1982年全面退出,而有食用鯨肉傳統的日本,更是每年與挪威一起成為環保團體抨擊的主要對象。 \n \n雖然國際法院(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在2014年,曾對日本做出禁捕鯨魚的命令,但日本官方卻仍以傳統風俗與科學研究名義,仍舊照常出船獵捕鯨魚。去年4月份,日新丸號才剛剛完成「研究任務」,帶回330頭被獵殺的當地鯨魚從南極海域回國。但捕鯨技術日益精進的日本,卻愈來愈少團體能與之抗衡,就連阻擾捕鯨任務多年的澳州團體「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也在8月宣布放棄對抗,恐讓日本未來捕鯨行動更加肆無忌憚。 \n \n對此舉動和理由,長年關注和保育鯨類的專家衛爾比洛夫(Alexia Wellbelove)痛心批評,「這是日本殘暴獵殺鯨類的證據!明明有非致命的研究方法,日本卻一再地重複呈現這種可怕的作法,就只是為了證明、鯨類數量充足嗎?」他呼籲澳洲和各國應對日本提出抗議和譴責;但始終堅持捕鯨與實用鯨類,是該國的文化特色之一的日本,除非有更強制性的決策,否則這類的捕鯨「科學任務」,恐怕將持續不斷上演。 \n

  • 以研究之名...日本捕鯨船狂殺333條鯨魚 滿載而歸

    以研究之名...日本捕鯨船狂殺333條鯨魚 滿載而歸

    南極悲歌再度上演,日本於今年初派遣船隊至南極海域獵殺鯨魚,捕鯨船隊已於今天(31日)完成任務返回日本,也捕殺了當初預定的333頭數量,日本水產廳表示這次沒有任何護鯨團體抗議。 \n \n早在去年11月時,日本就宣布將派遣船隻到南極進行捕鯨,當時各國政府與民間組織紛紛表達嚴重抗議,但日本以「科學研究」為名掩護,表示要對小鬚鯨(Minke Whales)進行各項目的深入研究。 \n \n根據《中央社》報導,在主船「永新丸」(Yushin Maru)的帶領下,日本捕鯨船隊在今天帶著333頭小鬚鯨的屍體風光返日,往年都會遇到護鯨團體的激烈抗議,但今年海洋守護協會表示不進行任何海上抗議活動。 \n \n日本是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暫停捕鯨協議的簽署國,但由於協會允許為了科學研究目的而獵捕鯨魚,因此每年日本都利用此漏洞,前往南極大量屠殺鯨魚,但日本政府對此也不避諱,大方承認鯨魚最後都成為桌上佳餚,進入饕客的肚中。

  • 《新聞龍捲風》6000年前神秘南極 竟有史前獨角獸與捕鯨人?

    《新聞龍捲風》6000年前神秘南極 竟有史前獨角獸與捕鯨人?

    土耳其收藏一幅1513年的南極地圖,不可思議的是地圖竟繪出冰層下的地貌,實際誤差僅0.5經度,地圖描繪南極不但有類人生物還有獨角獸,科學家推測應是用精密的測量儀器從高空繪製,有人認為可能是地外生物繪製。

  • 不顧國際反對 日本又將赴南極獵殺333頭鯨

    不顧國際反對 日本又將赴南極獵殺333頭鯨

    據日本共同通信社(KYODO NEWS)報導,日本政府不顧國際和多個非政府組織反對,又將派出日新丸號(Nisshin Maru)前往南極(Antarctic)海域,進行為期5個月的「科學研究」獵捕鯨魚的任務。日本水產廳的公告中指出,此次任務主要為對南極海生態系進行調查,預計要獵捕333頭小鬚鯨(minke whales),藉此對小鬚鯨的體態、皮膚、性成熟期和基因等項目進行深入分析研究。除8,145公噸的日新丸號外,另有4艘6、7百公噸的輔助船隻一同前往,勢必又將引起相關團體的高分貝攻擊。 \n \n十九、二十世紀的海洋,人類為了獲取鯨魚身上豐富且昂貴的經濟利益,在全球海洋大量搜捕與獵殺,造成各類大型鯨類數量急遽下降至危險階段。為保護他們並維持海洋生態平衡,國際社會在多次協商後,組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於1986年通過《禁止捕鯨公約》,全面禁止商業捕鯨,但日本、挪威、南韓、秘魯、巴西、中國等國都投下反對票。其中加拿大最後不願受官制,索性於1982年全面退出委員會,而有食用鯨肉傳統的日本,更是每年與挪威一起成為環保團體抨擊的主要對象。 \n \n雖然國際法院(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在2014年,曾對日本做出禁捕鯨魚的命令,但日本官方卻仍以傳統風俗與科學研究名義,仍舊照常出船獵捕鯨魚。事實上在4月份,日新丸號才剛剛完成「研究任務」,帶回330頭被獵殺的當地鯨魚從南極海域回國。但捕鯨技術日益精進的日本,卻愈來愈少團體能與之抗衡,就連阻擾捕鯨任務多年的澳州團體「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也在8月宣布放棄對抗,恐讓日本未來捕鯨行動更加肆無忌憚。 \n \n面對外界的批評,日本官方亦強硬回覆,認為捕鯨船前往南極海域,一切行為都是在遵守《禁止捕鯨公約》下進行,主要是調查鯨魚的數量並設法進行保護,至於日本食用鯨肉的傳統,是該國的文化特色之一,呼籲各國應相互尊重對方的文化,而非以「有色眼鏡」來評判。在日本捕鯨船返國前夕,挪威才因殘忍獵殺懷孕母鯨遭國際輿論砲轟,看來無論是商業或科學研究,捕鯨的行為是否允許,仍是國際社會一大爭議的問題。 \n

  • 不顧反對 日本再遣3船赴西北太平洋捕鯨

    不顧反對 日本再遣3船赴西北太平洋捕鯨

    據法新社(AFP)報導,不顧動保團體的抗議,日本政府執意進行為期3個月、新一階段的捕鯨任務,將派遣3艘捕鯨船前往西北太平洋海域,預計將捕撈43隻小鬚鯨(minke whales)和134隻塞鯨(sei whales)。這是繼4月份從南極洲海域獵殺330隻鯨魚,日本再次進行所謂的「科學研究」計畫。曾一度被國際法院和國際捕鯨委員會禁獵的日本,但不到兩年的時間,日本官方就以研究計畫重啟捕鯨計畫。 \n \n被視為本次「獵捕」目標的兩種鯨魚,塞鯨又名北鬚鯨,為世界上第三大鬚鯨,僅次於藍鯨與長鬚鯨,身長可以達到20公尺、巡遊速度可達每小時50公里。曾因為被大量商業濫捕而被列入保育動物名單;另一種小鬚鯨,也稱為尖嘴鯨,是體型最小的鬚鯨之一,身長約介於7至9公尺之間,分布地在北太平洋、北大西洋和南極洲地區,也曾被挪威、冰島和日本等國大肆捕殺,目前也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保護,禁止進行貿易。 \n \n十九、二十世紀的海洋,人類為了獲取鯨魚身上豐富且昂貴的經濟利益,在全球海洋大量搜捕與獵殺,造成各類大型鯨類數量急遽下降至危險階段。為保護他們並維持海洋生態平衡,國際社會在多次協商後,組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於1986年通過《禁止捕鯨公約》,全面禁止商業捕鯨,但日本、挪威、南韓、秘魯、巴西、中國等國都投下反對票。其中加拿大最後不願受管制,索性於1982年全面退出委員會,而有食用鯨肉傳統的日本,更是每年與挪威一起成為環保團體抨擊的主要對象。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