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搶灘登陸的搜尋結果,共25

  • 陸軍改 美指仍無法對台發動兩棲大戰

    陸軍改 美指仍無法對台發動兩棲大戰

    五角大廈發佈的中方新軍力報告指出,解放軍正在重整地面部隊,但仍無法提高對台發動大規模搶灘攻擊的能力。

  • 《科技》Arm、中國聯通簽合作協議,登陸搶灘IoT商機

    Arm最新宣布,與中國聯通旗下聯通物聯網簽署長期合作協議,雙方將在物聯網領域展開深度合作,打造全新物聯網平台,引入Arm Pelion裝置管理平台與Mbed OS作業系統,攜手共創更具彈性、高效能、安全的物聯網聯合生態。

  • 七家外資私募獨資登陸 搶灘A股

    七家外資私募獨資登陸 搶灘A股

     今年以來,有越來越多海外知名資管機構遞件申請,透過備案登記取得外商獨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牌照,進軍中國市場。11月14日,格上理財發布私募行業資料,其中證券投資基金市場新晉三家外資私募機構引發各方關注,包括惠理投資、景順縱橫投資以及路博邁投資三家外資私募,已於11月9日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完成備案登記。截至目前,今年已有7家外資私募機構進入大陸資本市場,搶灘A股市場的步伐正逐漸加快。 \n 自今年1月富達利泰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獲批成為首家外商獨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之後,已陸續有瑞銀、富敦、英仕曼、惠理、景順和路博邁等7家外資私募基金管理機構落戶大陸,地域上涵蓋了美國、英國、歐洲大陸、新加坡、香港等主要資本市場。 \n 外資持A股逾兆人幣 \n 中國基金業協會網站顯示,富達已經推出了首檔產品。按照規定,新獲批的公司需在6個月內推出產品,預計上述公司近期會有產品落地。 \n 一家外資私募負責人說,大陸是一塊肥沃的市場,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而且居民的儲蓄率高。對那些國外管理費縮水、發達市場投資者紛紛贖回的全球基金管理巨頭而言,積極布局是理所當然的。 \n 隨著大陸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程度的深入,外資進入為A股市場帶來增量資金。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公布的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人民幣金融資產情況資料顯示,截止到2017年第3季末,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人民幣股票資產達到了1兆210.27億元,首次突破兆元,比去年增長了57.28%,相當於同期A股流通市值的2.32%。 \n 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夯 \n 大陸的私募基金根據登記的機構類型分為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私募股權與創業投資基金、其他私募投資基金三大類。其中,私募股權與創業投資基金依舊是私募基金規模增長的主要力量,8月底規模為6.37兆元;截至8月底,私募證券投資基金規模2.25兆元。 \n 大陸的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是指通過非公開方式向少數機構投資者和富有的個人投資者募集資金而設立的基金,它的銷售和贖回都是基金管理人透過私下與投資者協商進行的。在這個意義上,私募證券投資基金也可以稱之為向特定對象募集的基金。

  • 共軍攻台計畫曝光:會從這3地搶灘!

    共軍攻台計畫曝光:會從這3地搶灘!

    美國智庫「2049計劃室」研究員易思安再爆,解放軍若真的攻台灣,最終決戰將是登陸搶灘。更指解放軍可能會從3個地方搶灘登陸。 \n \n易思安表示,解放軍攻台有3階段,會先對台灣發射大量導彈,接著軍艦發動攻擊,最後部隊再搶灘登陸。 \n \n據《三立新聞》報導,易思安指出,若能在第1階段或第2階段就制止解放軍,他們就不會進入第3層面。第3層面就是進入海灘,像是桃園、台南、澎湖,然後再進攻鄰近的城市。 \n為何會選擇從澎湖、桃園、台南3地搶灘,軍事專家分析指,解放軍為求迅速佔領台灣,若控制澎湖,幾乎是掌控了整個台灣海峽,若是從桃園登陸,桃園機場可說成了囊中之物,搶下灘頭堡後,直攻台北盆地會比較容易。 \n \n易思安表示,美國可助台灣維持自我防衛,讓中國大陸不會進入第3階段的進攻。他甚至指出,如果台灣有美國軍艦協防,可以維持台海和平。 \n

  • 砲打納粹 參加諾曼第戰役的國府海軍健兒

    砲打納粹 參加諾曼第戰役的國府海軍健兒

    \t數年前,網路上流傳了一篇名為《國軍52軍浴血諾曼第》的文章,在海峽兩岸引起了轟動。這篇疑似由對岸網友竄改歷史虛構出來的網路「釣魚文」,不只騙倒了無數的大陸「國粉」,就連台灣泛藍陣營的學者教授,甚至於退役將領也都信以為真。 \n\t不過在熟悉抗戰史的學者進行認真的考據之後,已經證實陸軍第52軍抗戰期間一直駐防於雲南,固守中華民國與法屬印度支那的邊界安全,沒有可能被派到歐洲戰場去支援諾曼第登陸。只是,52軍沒有參加諾曼第登陸,並不代表中華民國國軍沒有參加過諾曼第登陸。可以肯定的是,有20名來自中華民國海軍的健兒,參加了從納粹手中解放法國的戰鬥。 \n \n遠赴英國學航海 \n\t由於在抗戰初期就失去了幾乎所有的水面戰鬥艦艇,提到中華民國海軍在八年民族聖戰中的貢獻,人們只瞭解他們運用水雷騷擾日軍航道,並且配合陸軍打游擊的相關事蹟而已。很少有人知道,到了抗戰末期有這麼一批中華民國海軍以見習名義跟著英國皇家海軍一同出海作戰,而且打的還不是侵佔自己國土的日本侵略者,而是控制了大半個歐洲的納粹德國。 \n\t自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國民政府便積極尋求美國與英國協助重建在抗戰初期被打得潰不成軍的海軍。1943年,中華民國海軍部選派了黃廷鑫、盧東閣、王顯瓊、郭成森、林炳堯、牟秉釗、白樹綿、姜瑜、葛敦華、熊德樹、聶齊桐、吳桂文、謝立和、鄒堅、楚虞璋、汪齊、王安人、周宏烈、吳家訓、錢詩麒、吳貴榮、吳方瑞、張家瑾與晏海波等24名青年軍官到英國受訓。 \n\t這24人當中,除四人有4人被分發到普利茅斯港輪機學校,剩下20人則到了英國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的中國班學習航海。經歷過三個月專業的航海訓練以後,他們20人以皇家海軍少尉的身份被分發到英軍各型水面艦艇上深造。其中有幸被分發到搜索者號(HMS Searcher)護衛航空母艦上服務的葛敦華,戰後在台灣當上了國防部常務次長與總統府國策顧問。 \n\t1944年5月4日,葛敦華跟隨搜索者號前往挪威哈爾斯塔外海作戰,親眼目睹由艦上起飛的TBF復仇者式魚雷機,在F4F野貓式戰鬥機的護衛下擊沉德國海軍U-711潛艦。一個月後的6月6日,英美盟軍發起「大君主行動」(Operation Overlord),登陸法國北海岸的諾曼第開闢歐洲第二戰場。葛敦華與其他19名中華民國海軍前輩,共同見證了這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刻。 \n \n解放法國的中華民國海軍 \n\t當來自美國、英國與加拿大的盟軍將士們在搶灘登陸之際,葛敦華所服務的搜索者號則在外海地區執行護航與反潛任務。葛敦華未必能夠用肉眼目睹到灘頭上的激烈交鋒,但是他們的任務卻十分重要。假若盟軍的海上運輸線因為失去像搜索者號這樣的護航軍艦保護而遭德國U級潛艦癱瘓,在前線與德軍戰鬥的盟軍弟兄將可能因缺乏補給而敗下陣來,人類整個歷史都將為此改寫。 \n\t另外一位在諾曼第參戰的林炳堯,則服役於英國皇家海軍戰鬥艦藍蜜莉斯號(HMS Ramillies)上。相對於在外海防範潛艦的搜索者號,負責以艦砲攻擊德軍工事的藍蜜莉斯號距離前線就近多了。他們的任務是支援英軍、加拿大軍、波蘭軍、挪威軍與自由法軍進攻寶劍海灘(Sword Beach),並徹底摧毀貝內維爾砲台(Berneville battery)。 \n林炳堯在他的日記中記載,正當藍蜜莉斯砲擊寶劍海灘的時刻,有三枚德軍發射的魚雷向他們的戰鬥艦方向撲來。所幸當時戰艦正在移動艦首以捕捉適當的砲擊位置,因而與三枚魚雷擦身而過。灘頭上敵我兩軍交鋒激烈,不過根據林炳堯的回憶,他們海軍人員過得倒是比較悠閒。除了能吃到麵包、香腸還有牛肉罐頭外,甚至連下午茶都可以喝到。 \n法國北部諾曼第的局勢穩定後,20名中華民國海軍健兒跟隨著皇家海軍艦艇沿著直布羅陀南下,支援登陸法國南部土倫的「龍騎兵行動」(Operation Dragoon)。換言之由盟軍發起,從德國人手中解放法國的所有海上作戰都有中華民國海軍人員的參與。透過參與此次軍事行動,國府海軍不僅協助美英兩軍奪回了法國,而且也充分的瞭解到現代化的海戰與兩棲登陸戰究竟該怎麼打。 \n \n分散海峽兩岸的諾曼第參戰者 \n\t伴隨著德國與日本的投降,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這20名參加過諾曼第登陸的國府海軍健兒返回中國。國共內戰爆發以後,由於海軍內部發生了嚴重的派系糾紛,他們當中有一半的人沒有隨中華民國政府遷來台灣。葛敦華將軍表示,到諾曼第參戰的海軍健兒很少有人同情中共,他們絕大多數是因為來不及隨政府撤退,或者基於個人因素而沒有來到台灣。 \n\t到台灣的10名諾曼第參戰者中,除了葛敦華外,比較有名的海軍第9任總司令鄒堅上將、海軍官校第10任校長白樹綿中將、海軍參謀長、總統府戰略顧問的牟秉釗中將與中船公司總經理晏海波中將。沒有來台灣的前諾曼第登陸參戰者中,也有人在大陸淪陷之際逃往英國控制下的香港避難。這些人當中,最有名的就是當到了重慶號輕巡洋艦副艦長的林炳堯。 \n\t重慶號原名曙光女神號(HMS Aurora),是1946年由英國贈送給中華民國海軍的輕巡洋艦。該艦如同今日的基隆級驅逐艦一樣,是中華民國海軍在大陸期間噸位最大的水面戰鬥艦。1949年2月,重慶號艦長鄧兆祥因厭惡海軍內部的派系鬥爭而在葫蘆島宣佈「起義」,帶著整艘軍艦投降了解放軍。林炳堯中校因為在一個月前被調往其他軍艦上服役,幸運的躲過了被劫持投共的命運。 \n\t大陸淪陷之際,不信任中共的林炳堯沒有留在大陸參加解放軍,而是選擇到香港低調渡過了自己的後半生。直到去年,才有著迷於民國軍事史的香港學者在林炳堯生前的寓所裡找到他的日記與遺物。他的眾多遺物之中,還包括了一面珍藏超過半個世紀以上的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可見那個世代的海軍軍人對國家的忠誠是一輩子都不會改變的。 \n後來的歷史,也證明了這些前往港台躲避赤禍的海軍先進做出了正確的決定。20名參加諾曼第登陸的海軍健兒當中,唯一的中共地下黨員張家瑾,就因為娶了一個英籍太太的原因,在文化大革命時代被誣指為「英國間諜」遭到批鬥。不堪來自紅衛兵的折磨,張家瑾在1966年自殺身亡。其他留在大陸的三個人,包括盧東閣、郭成森與黃廷鑫也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 \n\t可能因為這20人無論是在台灣、香港還是大陸者,都擁有非常特殊的二戰老兵身份,他們在兩岸開放交流後也沒有組織過任何的聯誼活動。到了台灣的諾曼第參與者,除了回到大陸探親外,基本上也是一律不出席中共官方舉行的紀念活動。葛敦華將軍更是多次推拒了中共方面的力邀,到2010年過世以前都沒有踏上過中國大陸的土地一步。 \n\t在眾多戰後出生或成長於台灣的退役將領密切往來兩岸之際,葛敦華這些抗戰世代的軍人為何如此抗拒與中共的交流呢?葛敦華將軍表示,首先他不希望自己從參加諾曼第登陸戰爭以來學到的兩棲作戰相關知識,在與大陸方面交流期間無意被透露給解放軍。身為中華民國的軍人,就不能夠做出對不起中華民國的事情來,這是第一。 \n\t第二,則是葛敦華從前國民黨主席連戰那裡知道,自己因為參加過諾曼第登陸作戰,所以照片被展示於馬尾的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裡面。他認為中共別有動機的想要從中華民國政府手中將包括諾曼第登陸在內,所有國軍參與過的抗戰歷史「整碗端去」,因此決定保持自己軍人的氣節,絕對不到中國大陸去替對岸的觀點背書。 \n\t今天,參加過諾曼第登陸作戰的20名海軍先進已經通通去世。隨著抗戰世代日漸凋零,能夠像葛敦華中將與林炳堯中校這般堅持「漢賊不兩立」思想的人已經不多。然而在他們這些抗日與反納粹英雄們曾經以生命保衛過的台灣,卻出現了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甚至於崇拜希特勒的歪風,又叫這些老英雄們在天之靈情何以堪? \n

  • 拍賣「最高機密」 諾曼第登陸地圖亮相

    拍賣「最高機密」 諾曼第登陸地圖亮相

    下週在英國將有24份最高機密的軍事地圖進行拍賣,這批地圖上記載了當時英軍高層對諾曼第(Normandy)登陸的計畫和佈署,以及德軍所有大西洋沿岸的據點、防禦工事都紀錄的一清二楚,包含最後搶灘登陸的奧馬哈海灘(Omaha Beach)。 \n \n據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報導,下週將有24份印有「最高機密」的軍事地圖在英國進行拍賣,這些地圖製於1944年5月19日,包含了所有諾曼第登陸前的規劃和情資。在比例尺為25,000分之一的地圖上,使用3種顏色標記敵軍情資,藍色是已確認的敵軍位置、紫色是未確認的位置而橘色則用於修正位置。地圖範圍包含諾曼第沿海5個海灘,像是被稱為「血腥之地」的奧馬哈海灘(Omaha Beach)。 \n \n而製圖的當時,僅有極少數盟軍高階將領和官員能知道這個行動,該行動祕密計畫了2年,包含偽裝成英國廣播公司(BBC)製片人和利用盟軍潛艇偷拍諾曼第海岸全景。負責拍賣的C&T公司(C&T Auctioneers)表示,這批地圖來自一名前盟軍退役高階將領,在計畫結束後將這批地圖收為私人收藏品。 \n \nC&T公司的拍賣官提姆(Tim Harper)更激動地表示,「這批珍貴的地圖是目前所知在1944年6月6日諾曼第登陸前的最後一版,數量非常稀少,其內容詳細的不敢置信。我們也是首次獲得如此大量且保存良好的地圖。」拍賣會將於9月7日開始,地圖分為8組拍賣,預計起標價將是2,800英鎊(約台幣11萬元)。 \n

  • 漢光演習之聯興操演 兩棲突擊車加祿堂搶灘登陸

    漢光演習之聯興操演 兩棲突擊車加祿堂搶灘登陸

    海軍和海陸25日清晨在屏東加祿堂海灘舉行漢光32號演習之「聯興105號操演」,海軍陸戰隊AAV7兩棲突擊車在海上施放煙霧並發射煙幕彈以干擾敵方攻擊,共分6個舟波持續挺進搶灘登陸作戰。 \n \n聯興操演主要項目為海空聯合兩棲搶灘登陸作戰,陸戰隊兩棲突擊車、海軍登陸艇共分7個舟波搶灘登陸,空軍F-16戰機模擬攻擊軍發射熱焰彈對防衛軍陣地實施空中壓制,陸戰隊爆破中隊隨即針對水中障礙物執行水中爆破以清除航道,海面濺起沖天水柱,緊接著陸戰隊AAV7兩棲突擊車在海上施放煙霧並發射煙幕彈以干擾敵方攻擊,並分6個舟波挺進搶灘登陸,海軍登陸艇和戰車登陸艦也持續登陸,在海、空軍支援掩護下向目標區灘頭登陸,控制海灘附近要點,建立灘頭陣地。 \n \n聯興操演是國軍年度例行的演訓,主要目的在配合陸戰部隊完成兩棲基地訓練後驗收訓練成果,並藉以磨練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能力,透過實兵演練,強化軍種協調合作,提升整體戰力。

  • 南海軍演氣墊艦現身 陸媒:目標跨海峽

    中國大陸觀察者網報導,連日來,中共海軍南海艦隊在南海軍演,世界最大的氣墊登陸艦「野牛」也加入搶灘登陸訓練。報導並指,野牛可能是「跨海峽快速輸送重型裝備的主要手段」。 \n 報導還說,這種登陸艦的主要目標是「用於潛在的祖國統一戰爭中」。 \n 針對這場演訓,解放軍報先在11日以頭版披露,而解放軍報微博則在20日公布演訓照片。 \n 報導指出,「野牛」氣墊登陸艦從去年夏天起,參加了數次登陸作戰演練。這種登陸艦的主要目標「自然是用於潛在的祖國統一戰爭中」。 \n 報導說,在第一波登陸部隊上岸後,「野牛」氣墊登陸艦將繼續快速運送炮兵、坦克等重型裝備。在攻佔港口或搭建人工港之前,「野牛」氣墊登陸艦「可能是跨海峽快速輸送重型裝備的主要手段」。 \n 「野牛」是世界上最大的氣墊登陸艦,排水量555噸,可運載3輛主戰坦克和140名步兵。水面航行速度可達60節(海里),續航力300海里。 \n 中國大陸與烏克蘭2009年7月簽訂進口4艘「歐洲野牛」級大型氣墊登陸艦的協議,總價格3.15億美元,其中2艘在烏克蘭建造,另外2艘在大陸組裝,而參與這次演訓的氣墊艦是由大陸組裝。1050522 \n

  • 連恩尼遜演韓片仁川登陸作戰 7月上映

    由好萊塢影星連恩尼遜扮演韓國戰爭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一角的南韓電影「仁川登陸作戰」,將於7月在南韓全國上映。 \n 在今天公布的電影海報中,連恩尼遜(Liam Neeson)與南韓演員李政宰、李凡秀站在海戰為背景的畫面中,神情凝重,多少讓人體驗到戰爭的殘酷性。 \n 南韓「體育朝鮮」指出,藉著電影「即刻救援」系列電影在南韓有著高人氣的連恩尼遜,此次飾演的是韓國戰爭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 \n 南韓演員李政宰飾演的是秘密執行諜戰任務的南韓海軍諜戰部隊上尉「張學秀」;李凡秀則飾演掌控了仁川地區的北韓軍防衛司令官「林桂振」。 \n 據報導,電影「仁川登陸作戰」(Operation Chromite)由曾執導「我腦海中的橡皮擦」、「第三種愛情」等影片的南韓導演李宰漢執導,連恩尼遜、李政宰、李凡秀、陳世?等主演。 \n 電影「仁川登陸作戰」敘述1950年9月15日,聯合國軍在麥克阿瑟的指揮下於仁川搶灘登陸,由此改變韓國戰爭戰局的一場戰役,以及在這場戰役中秘密展開X-RAY諜戰行動的8名南韓士兵的故事。1050517 \n

  • 無線充電夯 台商搶灘登陸

    無線充電夯 台商搶灘登陸

     兩岸無線充電O2O(Online To Offline)應用正蓄勢待發,台灣新創團隊禾力科技3日舉辦新品發表會,為亞洲首家推出無線充電加上O2O模式的企業,預計年底前進大陸市場;事實上,包括大陸手機大廠與新創科技團隊都正對無線充電商機虎視眈眈,業內估計年底大陸無線充電戰場可能就全面爆發。 \n 第二代的無線充電技術磁共振,與一代的磁感應相比,優點包括可穿越桌面、隔空充電;支援多台充電;無擺放限制等,應用想像空間更大。台灣高通無線技術工程師陳聖寬表示,在無線充電聯盟AirFuel整合標準後,正式進入藍海時代。 \n 全台預設點千家 \n 而大陸行動支付發展迅速,大陸人出門在外依賴手機程度高,完成所有支付工作手機都不能沒電,加上市場體量大,陳聖寬表示,可說所有發展無線充電技術的業者最終目標都是大陸市場。 \n 台灣有新創團隊率先搶進,去年9月成立的禾力科技由一群不到30歲的「7年級」組成,推出「InforCharge電電充」APP,用戶下載後,可藉此搜尋周遭有無線充電的店家,即可享受充電服務。其先在台灣拓點,年內目標是鋪設1000台設備,預計2017年達到3500台,年底複製到深圳與新加坡。 \n 將串連支付功能 \n 對接入商家而言,可透過APP在用戶踏入店內後做廣告推撥,禾力科技執行長蔡耀仁表示,目前合作商家包括義大購物中心、新竹喜來登、千葉火鍋等,桃園機場一、二航廈也將接入。後續APP還會與商家POS機接通,助商家掌握消費數據做精準行銷,且半年內將串接支付功能。 \n 磁共振技術含量高,門檻也高,陳聖寬表示,特別是充電板需要可穿越桌子的功率但不超過安規,目前掌握此技術的僅美國Gill與台灣新創企業興澄(NewVastek),雖大陸目前未掌握技術,但有意願合作的廠商很多,畢竟誰都想當無線充電版本的大眾點評。 \n 而在三星內建無線充電功能後,據傳今年上市的iPhone 7也將搭載,大陸手機大廠也有意願,業內預估明年有望公開亮相。

  • 搶灘登陸-野餐島打排球 大魚相伴沙灘BBQ

    搶灘登陸-野餐島打排球 大魚相伴沙灘BBQ

     登野餐島、吃BBQ,幾天沒踏上陸地,心裡難免雀躍,沒想到船員比我們還興奮!從住宿遊艇轉搭小艇搶灘登陸,東西還來不及放,就被拱著去打沙灘排球,原本只想要做做樣子比劃比劃,沒想到船員們一個比一個認真,情緒激動到應該要黃牌警告了,只能說:跟在地人打排球,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的。 \n 野餐島(Picnic Island)以「鯨鯊」著稱,如果沒有強運看到海中鯨鯊,也可以來此看看陸上鯨鯊,模擬鯨鯊打造的沙雕,在西面的海岸線上遊動,連身上的斑點也做得唯妙唯肖,有它們相伴,在沙灘上享用BBQ燭光晚餐。

  • 廈31集團軍登陸演習 恫嚇台獨

    廈31集團軍登陸演習 恫嚇台獨

     大陸央視20日晚報導了解放軍在福建沿海舉行大規模實彈登陸演習,演習中,動用了遠程火箭炮、兩棲戰車部隊等精良武器;大陸學者不諱言,軍演是例行性,但是透過媒體報導是選擇性,在民進黨勝選後透過媒體傳送軍演消息,傳達了政治訊號,提醒台獨勢力「適可而止」。 \n 央視「軍事農業頻道」20日晚間報導,駐紮廈門的第31集團軍近日在東南沿海進行了大規模實彈登陸演習,畫面中出現大量遠程火箭炮、自行榴彈炮部隊、武裝直升機編隊、兩棲戰車、官兵搶灘的畫面;並稱此次與以往最大的不同在於從單一兵種到合成作戰,從陸航打擊到特戰破襲,從遠程火力到裝甲突擊,設實設真每一個演練環節,取得了出奇制勝的作用。 \n 登陸演習 多兵種作戰 \n 陸媒21日紛紛報導此消息,並在報導中直言「演習地區的地形與台灣某預想中的登陸場環境極為類似」,認為此次演習或以台獨為假想敵。 \n 具有解放軍少將身分的國台辦前副主任王在希21日受訪表示,大陸軍演是例行性的,不會刻意因為台灣大選安排演習,但媒體的報導則有選擇性,在這個時間點播出,帶有暗示意思,是在告訴台獨分裂勢力「適可而止」 \n 31集團軍 負責對台 \n 中國人民大學國關學院副院長金燦榮也認為,這次演習是在警告台獨,「大陸已經做好準備了,要動手今天就可以動手」;他指出,31集團軍一向負責對台軍事任務,現在拿出來秀一下政治訊號;大陸從來就沒有放棄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無論是去年的朱日和演習或這次的31集團軍演習,都是在傳達這樣的政治訊號。 \n 廈門大學台研院教授李非認為,大陸的軍演是在告訴蔡英文,對於蔡在「九二共識」的態度並不滿意;他認為,兩岸問題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拖」和「變」的策略;「拖」是在國際社會上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以時間換取空間;「變」是在兩岸關係上以動制靜,以不斷壯大的大陸綜合實力,進一步拉大兩岸力量對比,確立大陸在處理兩岸關係的主導權。他大膽預測,完成這個過程,最快大約30年。 \n 小靈通 \n 31集團軍 \n 第31集團軍軍部位於福建廈門,自1949年中共攻下廈門後,一直駐守在廈門,肩負著對台軍事準備的任務,被陸媒稱為「攻台尖刀」,隸屬南京軍區。 \n 該軍轄有獨立的高炮旅和地炮旅,還有一個坦克旅和軍直屬偵察隊;從編成看,是解放軍唯一擁有兩個獨立炮兵旅的集團軍;從裝備看,主要擔負炮擊及沿海防空、反登陸、反空降等防禦性作戰任務。 \n (陳君碩)

  • 台海新形勢 共軍漳州軍演

    台海新形勢 共軍漳州軍演

    據解放軍中國軍網發布消息,面臨新形勢,近日解放軍在福建漳州進行登陸搶灘演習,解放軍這次演習還出動直升機。 \n \n報導稱,建省漳州市曾是愛國將領戚繼光屯兵抗倭的地方,曾是民族英雄鄭成功揮師渡海收復臺灣的地方。新形勢下,漳州又成為解放軍重要的演兵場。 \n \n \n \n

  • 中俄日本海搶灘軍演 乾式登陸

    中俄「海上聯合—2015(Ⅱ)」日本海軍事演習聯合登陸課目25日舉行,在克列爾卡角沿岸地區完成了中俄海軍聯合演習史上規模最大的立體聯合登陸之戰。這次搶灘演習最大特色為「乾式登陸」,即所有參演部隊及裝備投空投,或直接自登陸艇登陸。 \n \n中國軍網及觀察者網今天報導,雙方共投入各型水面艦船20多艘、潛艇2艘、固定翼飛機和艦載直升機10餘架、陸戰隊員400餘人、兩棲裝備30台。在彼得大帝灣的克列爾卡角沿岸地區打響了中俄海軍聯合演習史上規模最大的立體聯合登陸之戰。 \n \n演習按照空中火力支援、陸戰隊空降、兩棲裝甲搶灘、登陸艦抵灘、陸上縱深突擊等5個步驟依次展開。這是2012年中俄海軍「海上聯合」系列軍演以來,第一次開展立體登陸演習。 \n \n \n \n

  • 12吋晶圓廠登陸 聯電率先搶灘

    12吋晶圓廠登陸 聯電率先搶灘

     台灣晶圓廠西進設12吋廠,聯電搶頭香!經濟部投審會昨通過聯電申請案,聯電財務長劉啟東強調,經部通過在中國設廠案件,但在台灣南科第5期擴廠仍會繼續進行,預計最快今年底就能開始貢獻產能。 \n 聯電申請以自有資金4.5億美元暨中國地區投資事業和艦自有資金2.6億元,合計7.1億美元,間接投資聯芯集成電路製造(廈門)公司,從事經營12吋晶圓鑄造、積體電路製造及銷售等業務。 \n 劉啟東表示,投審會通過申請案後,預計前2年將由聯電在中國地區投資事業的和艦公司出資後開始動工,第3年以後是由聯電出資,預計在2016年底試轉、2017年上半年便可加入生產,主要是希望以40/55奈米製程,來滿足中國大陸國內市場的需求。 \n 聯電廈門廠申請案是歷年對中國投資金額第2高,也是近2年最大筆投資案,更是第一個策略性赴中國參股投資12吋晶圓廠。 \n 劉啟東強調,聯電不會為了投資中國而放棄台灣的投資,提出申請時,也允諾未來3年在南科12吋晶圓廠的投資案會持續進行。他表示,南科廠預計在2015年底、最遲2016年初,貢獻產能。 \n 投審會召開委員會議前,經濟部日前已先邀集相關單位、專家學者召開關鍵技術小組審查,會中聯電代表承諾,在台灣會持續加碼投資、繼續建置高階製程產能,預計未來3年平均每年資本支出將投入逾13億美元,將超過此次赴陸投資總金額13.5億美元;未來也將持續在南科廠區研發中心開發14奈米與其他利基型產品,同時配合28奈米擴產、新製程研發,未來3年將新增3000名就業機會,並逐年增加半導體設備、材料本土採購金額比例。

  • 戰地攝影的傳奇 卡帕回顧展

    戰地攝影的傳奇 卡帕回顧展

     羅伯.卡帕(Robert Capa)是戰地攝影的傳奇人物,他的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距離(現場)不夠近」,迄今仍被奉為新聞攝影圭臬。 \n 卡帕在世四十年,走過廿世紀驚心動魄的大型戰役,揭開二次大戰的西班牙內戰、戰事高峰的諾曼第登陸、以色列建國以及法越戰爭等,他都在現場留下見證。 \n 逢百歲冥誕 原件首度登台 \n 《時代》雜誌譽卡帕為「戰地攝影的定義者」,今年適逢卡帕百歲冥誕,國立台灣美術館推出「在現場:卡帕百年回顧展」,展出借自東京富士美術館借展一百件卡帕的攝影。 \n 這是東京富士美術館的卡帕館藏首次海外借展,也是卡帕的原件攝影首度登台,包括他的成名作《倒下的士兵》、「諾曼第登陸」系列、死前在越南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等。 \n 卡帕本名安德魯.弗里德曼,是一九一三年生於匈牙利的猶太後裔,因思想左傾被流放,遊走柏林、哥本哈根、巴黎等城市。一九三四年,他結識猶太裔德國難民葛妲.波荷瑞利,墜入愛河的兩人成為事業搭檔,一九三六年起兩人以「羅伯.卡帕」為名銷售新聞照片,波荷瑞利也改名為葛妲.塔蘿,從事戰地攝影。 \n 倒下的士兵 奠定不朽地位 \n 一九三六年卡帕拍攝西班內戰,這是史上第一次有新聞記者進入採訪的戰役。卡帕在科爾多戰線拍到一名士兵中彈瞬間倒下的照片,成為代表之作。雖然有人質疑這張《倒下的士兵》是「演出來的」,但它仍舊奠定卡帕在攝影史的不朽地位。隔年,塔蘿在西班牙內戰被坦克輾過,卡帕痛失伴侶。 \n 卡帕的鏡頭記錄下因戰爭而滿目瘡痍的街頭,飢餓的孤兒向來者伸出小手,穿著黑衣的母親喪子的悲憤穿透人心,呈現戰爭的殘酷無情。卡帕跟著士兵跨越壕溝、搶灘諾曼第,顫動的模糊畫面,傳達出生死交關的緊繃情緒。 \n 拍無情戰火 追尋人性真誠 \n 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諾曼第登陸日,卡帕跟隨第一批盟軍搶灘,他的照片是全世界都關注的獨家消息。但這批照片原本有一○六張照片,卻因《生活》雜誌的暗房助理太過緊張導致作業失誤,最後只剩下八張。 \n 卡帕的攝影除了呈現戰爭無情,同時也展現了對人的高度關懷。卡帕曾說「攝影家不只是記錄者,而是人性真誠的追尋者」、「要懂得愛人,懂得喜歡人,才能將這樣的心意傳達給對方。」

  • 陸三大軍區 實彈軍演迎希拉蕊

     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今天抵達中國大陸,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但中國官方卻同時在廣州、成都、濟南三大軍區舉行實彈軍演;《解放軍報》轄下的中國軍網昨日刊登在東南沿海模擬登陸軍演的照片等「隆重方式」迎接她。 \n 大陸媒體報導稱,中共解放軍這三大軍區近日進行密集實彈軍演,且更是「全部真打實練」。 \n 真打實練 震撼美日 \n 近日,負責對東南亞國家形成威攝壓力的廣州軍區,在東南沿海某地域進行師旅級實兵對抗演練,參演部隊包括機械化步兵師、裝甲旅,分別擔任紅藍兩軍,還增加了空軍和海軍。 \n 負責中國西南半部安全的成都軍區,則由某防空旅展開跨晝夜實戰演練,檢驗防空兵整體作戰、快速反應、火力突擊、精確打擊等10多種戰法。 \n 但值得關注地,同一時間,大陸國防部長梁光烈卻率領軍事訪問團前往和中國有西南邊國界矛盾問題的印度,進行7年來的首度訪問。 \n 負責戍守山東半島和中原地帶的濟南軍區,是炮兵旅舉行為期4天的「遠端火力系統」實彈演練,模擬發射16枚火箭彈,創造這個系統夜間射擊新紀錄。報導說,3大軍區密集軍演,科目不同,「震撼美日」。 \n 此外,就在美日演練反奪島之際,中國軍網昨日也登出南京軍區在東南沿海的海陸空登陸搶灘作戰演習。 \n 威懾與反制 意味濃厚 \n 中國軍網公布一系列照片指出,南京軍區某訓練基地,8月下旬在東南沿海組織三軍聯合訓練,出動登陸船艇、水陸兩棲突擊裝甲車等模擬登陸。針鋒相對的意味濃厚。 \n 陸媒指涉,三大軍區的實彈軍演向美日表明立場:「中國以外交先於軍事的指針始終未變」,中共軍方的種種行動被民間視為一種威懾與反制,但外交先行不會變化,軍演之外,關鍵還在軍事高層斡旋;「演習只威懾,到宣戰、開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n 報導指出,中共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馬曉天,近日前往越南、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訪問,出席與這幾個國家的防務安全磋商對話,使日本企圖在軍事上包抄中國難以得逞。 \n 也有報導稱,日前希拉蕊宣布,美國將對太平洋地區追加3200多萬美元的投資。此前,美國已在該地區投資了3.3億美元。顯見,美國想用美元收買這些太平洋小國。儘管如此,希拉蕊也很難圍堵中國。

  • 捍釣島大陸軍演搶灘

    捍釣島大陸軍演搶灘

    在東海及南海主權衝突升溫之際,大陸蘭州、廣州、南京三大軍區8月內連番進行軍演,進行多兵種聯合演練、三軍協同登陸作戰等操演;其中,南京軍區部隊近期於鄰近釣魚台東南沿海進行搶灘海空聯合作戰演練,出動登陸艦、攻擊機及炮兵。外界解讀,大陸軍方充分展現實力以達捍衛領土之威嚇作用。新聞刊A3-A6

  • 陸反制美日 釣島鄰海搶灘軍演

    陸反制美日 釣島鄰海搶灘軍演

     東海、南海領土問題硝煙四起,正值高度敏感時期,中國大陸解放軍三大軍區8月內更連番進行軍事演習,進行多兵種聯合演練、三軍協同登陸作戰等操演,充分展現聯合作戰實力。其中,南京軍區部隊近期於鄰近釣魚台東南沿海進行搶灘海空聯合作戰演練,出動登陸艦、強擊機及炮兵。 \n 據陸《解放軍報》消息,解放軍蘭州、廣州、南京三大軍區8月近日內接連軍演,重點多兵種聯合演練、三軍協同登陸演練,展現作戰實力。近日中日因釣島台引發紛擾,為反制美日軍演並重申釣島納入安保範圍。南京軍區近日動用登陸艦、兩棲突擊隊,在東南沿海某地海空聯合作戰演練,出動登陸艦、攻擊機以及炮兵。外界解讀,大陸軍方充分展現武力以達捍衛領土之威嚇作用。 \n 兩棲突擊隊直撲敵岸 \n 香港《文匯報》報導,在南京軍區某部隊長池世勇一聲令下,登陸艦在1號碼頭和5號港灣組織裝載,兩棲突擊隊在距海岸2公里處登艦,不到2小時,艦艇部隊成功直撲「敵」岸。演練結束之後,池世勇說,突破了傳統的軍兵種界限,密切協同作戰,才能打勝仗。 \n 同時,26日,南京軍區國防動員委員會第15次會議也在南京召開。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梁光烈,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祕書長馬凱,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孫建國出席會議,南京軍區司令員趙克石、政委陳國令講話。省市首長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上海市長韓正、江蘇省長李學勇、浙江省長夏寶龍、安徽省長李斌、福建省長蘇樹林、江西省長鹿心社皆出席。 \n 無形空間內演練戰法 \n 此外,8月上旬,廣州軍區也進行網上聯合訓練。據某集團軍軍長劉小午表示,廣州軍區打通戰區、集團軍、師旅、團四級網絡鏈路,運行全軍第一個軍區級訓練專網,部隊足不出戶可在無形空間內演練戰法。 \n 戰區內的海軍、空軍、第二炮兵等兵種部隊也預留了介面,隨時根據任務嵌入作戰體系,展開聯訓聯演。 \n 也有來自蘭州的報導稱,蘭州軍區一場陸空聯合演練激戰正酣。不僅出動多個空中機種,陸軍的各種火器,也悉數登場。 \n 成都軍區日前也舉行一場陸空聯合演練,多次指揮一體化聯合演練的航空兵某師師長蔣濟南說,新型一體化指揮平台,拆除資訊「籬笆牆」,使各軍兵種部隊資訊共用,得以同步指揮。

  • 兩岸史話-金門之戰

     在最關鍵的時刻胡兵團的生力軍源源湧入戰場。我軍(解放軍)愈打愈少,敵人愈打愈多。事至此,已不可為了。 \n 葉飛一直用憂慮的目光注視著胡璉兵團的動向。但一舉端掉金、廈,為解放台灣鋪一塊堅實的基石,對他誘惑太大。 \n 「小葉挺」的判斷力失常了。10月9日,二十八軍進攻大嶝島得手,抓獲的俘虜中發現有胡璉十二兵團的官兵,肖鋒親自審訊俘虜,並立即將這一重要情況向兵團報告,葉飛說:「不可能吧。胡璉兵團還在潮、汕地區未動。」 \n 金門戰役發起前2、3天,二十八軍偵聽敵人電台,聽到金門敵人高興地講:「來了幾船活的,來了幾船死的。」經分析,活的指軍隊,死的指軍火。 \n 僅隔1天,又截獲到胡璉兵團增援金門的情報,葉飛說:「這是敵人在說『反話』。他要真的增援就不這麼說了。」10月23日凌晨,運載胡璉兵團的商船已抵達金門料羅灣海面,在大陸用肉眼便看得清清楚楚。由於風浪大,部隊不能登陸,商船停泊不動。 \n 二十八軍將此情況上報,葉飛竟說:「這些商船是金門部隊撤退用的。打平潭島時,敵人不也派商船來撤兵嘛。」 \n 10月24日,風聲緊。種種跡象表明胡璉兵團即將登陸,肖鋒心情矛盾。一方面,他對部屬說:「現在情況不同了。胡璉兵團今非昔比,不堪一擊。不要有過多的顧慮。」 \n 一方面他給兵團政治部主任劉培善打電話:「劉主任,你是二十八軍的創建者。在關鍵時刻,你要幫我們說話呀。現在可是關鍵時刻啦,是關係二十八軍命運的重要關頭。如今敵人倒底增加多少?還打不打?」劉培善答:「決心不變。」葉飛懷著僥倖心理說:「我們要搶在胡璉兵團之前占領金門!」 \n 胡璉隱蔽企圖 \n 多年後知道,其實胡璉兵團一離開潮、汕,蔣介石就命令他增援金門。他根本不像十兵團情報部門說的那樣:「在海上徘徊。」只是胡璉把他的作戰意圖藏得很深,騙過了我軍。 \n 譬如,十二兵團並未向廈門增援一兵一卒,可他卻請湯恩伯派一支部隊以十二兵團的名義上街遊行,既鼓舞民心,又矇蔽我軍。 \n 我軍攻克廈門後,並未發現十二兵團官兵,遂認為胡璉好虛張聲勢。10月24日,胡璉兵團已在金門海面停留了1天1夜,一俟風浪平息就登陸,這時胡璉卻狡猾地命令向蔣介石發電報,請求撤回台灣。 \n 這份電報被我截獲。葉飛正在召集兵團會議研究晚上進攻金門事,情報處長將這一電報的情況報他,他說:「很好,看來現在是最好的攻擊時間了。一則胡璉兵團還沒有上島,二則李良榮兵團還沒撤走,上島不至於撲空。」金門戰役遂於當晚倉促發動。 \n 李未走胡已到 \n 事後證明,金門作戰早打3天,晚打3天,都不會是現在這個慘痛的結局。早打,胡兵團未到;晚打,胡兵團到了,敵變我變。如今偏偏選的是敵人最強的時候:李未走,胡已到。結果,我軍在北島登陸,胡璉在南島下船。在最關鍵的時刻胡兵團的生力軍源源湧入戰場。我軍愈打愈少,敵人愈打愈多。事至此,已不可為了。 \n 國民黨戰史承認:「25日夜間,共軍獲得休整及增援,戰力又告恢復。若非十二兵團增援,金門原有守軍,勢難達成其任務。」 \n 金門之戰對我軍而言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因素是武器──敵坦克。金門島上有一支裝甲部隊,共有美制M5A 坦克22輛。葉飛和肖鋒都知道這個情況。 \n 但我軍歷來對蔣軍坦克十分輕視,加之這支裝甲部隊始組建不久,主要成員都是從淮海戰場雙堆集突圍逃出來的殘兵敗將,那敢言勇?我登陸部隊並未認真準備反坦克作戰。 \n 裝甲兵居首功 \n 從以下例子就可以看出他們的粗疏:部隊確帶了打坦克的火箭筒。當時火箭筒分為前筒、後筒和火箭彈3部分,需3人配合才能發射。 \n 因欠準備,結果前筒裝在甲船,後筒裝在乙船,火箭彈裝在丙船。強行登陸後,建制混亂,甲找不到乙,乙找不到丙。 \n 火箭筒全然無法使用,遂使敵坦克得志。更令我軍始料不及的是:10月24日下午,蔣軍坦克配合步兵在一點紅海灘進行反登陸演習,一輛坦克發生故障,無法開動,停留原地修理。午夜時分,我軍第一梯隊恰在這一帶海灘搶灘。 \n 最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這輛壞了一夜的坦克居然開動了。當即向我登陸部隊開火。M5A坦克火力很強,一輛單車的火力超過一個裝備齊全的步兵連。一個坦克營的火力則超過一個步兵師。它給予我軍重大殺傷。 \n 由於缺乏反坦克兵器,我軍戰士曾在身上裹著炸藥包向敵坦克猛撲,不果。部隊為避其鋒,撤入海灘附近的防風草叢中。 \n 坦克衝入我軍隱蔽處做蛇形碾壓。後來,這輛坦克被國民黨授予「金門之熊」稱號。陳誠稱:「金門作戰,裝甲兵居於首功。」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