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治檔案的搜尋結果,共155

  • 百年落番滄桑史 金門邀中研院專家開講

    百年落番滄桑史 金門邀中研院專家開講

    金門百年近代史承載島民遠涉重洋,悲歡離合的歲月,數百幢中西合璧的洋樓和遍布全島的宗祠、學校,背後都有先人遠赴異鄉打拚的血淚故事。縣文化局將於22日邀請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檔案館主任王麗蕉以「從家族檔案看金門人的跨境日常」為題開講,與鄉親一起回顧屬於這座海島的大時代往事。 \n金門縣文化局近年致力於在地文化推廣,辦理一系列認識鄉土文化的活動,包括舉辦金門學、閩南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和走讀村莊、村史寫作,期待透過這項專題講座讓鄉親對自己生長的土地有更多認識,也體會先民搭船遠赴異域,在波濤起伏的海上看著故鄉島影愈來愈模糊,頂浪航向一個不可知遠方的心情,還有留守家園的親人年復一年,朝思暮想的無盡苦衷。 \n金門俗諺:「十去、六亡、三在、一回頭」,說著是落番下南洋,大半的人客死異鄉的無奈和悲情,事業有成者返鄉修建宗祠、洋樓和學校,光宗耀祖的背後有著數不盡的辛酸血淚,這些發生在島上許多人家的大時代故事,以及它呈現的歷史軌跡和紀錄,均將在講座和與談者口中娓娓道來。 \n王麗蕉現任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副技師兼檔案館主任,畢業於臺灣大學圖書資訊博士、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學系碩士、私立淡江大學教育資料科學學系學系、金門高中。曾擔任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助理教授、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專長為檔案學研究、數位典藏。 \n講座時間為1月22日下午二時,全程免費,名額80名,歡迎對金門家族檔案有興趣的在地文史工作者、鄉親踴躍參加。

  • 促轉會宣布 今日完成37筆國民黨政治檔案移歸作業

    促轉會宣布 今日完成37筆國民黨政治檔案移歸作業

    促轉會發出新聞稿表示,該會於今(24)日上午會同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前往國民黨黨史館進行37筆政治檔案原件移歸作業。這37筆係促轉會108年11月間所審定之4,286筆總裁批簽檔案之部分,因國民黨遲未辦理移歸作業,故促轉會於今日前往黨史館點收。檔案原件由檔案管理局(下稱檔案局)攜回,存放於國家檔案庫房,後續完成整理後即會開放全民使用。 \n促轉會指出,2019年11月間已審定國民黨所通報之總裁批簽檔案4,286筆為政治檔案,並要求國民黨應將檔案原件移歸檔案局,國民黨雖於2020年3月間將相關檔案運送至檔案局,惟經清點後發現有37筆檔案遺漏。促轉會多次催請國民黨移歸檔案,後經協調,洽定於今日前往黨史館點收檔案,事前已徵得國民黨同意。 \n促轉會指出,總裁批簽內容涉及蔣中正於威權統治時期身兼政府和國民黨最高領導人所做的各種決策,對於理解蔣中正如何鞏固個人地位,遂行以黨治國的歷史有所幫助,故審定為政治檔案。 \n促轉會強調,此次移歸的37筆檔案均已被審定為政治檔案,且距離審定處分作成之日已將屆1年,國民黨本就有義務將檔案移歸為國家檔案。今日在黨史館的配合之下,順利完成移歸作業。

  • 促轉會今赴國民黨 點收37件總裁批簽

    促轉會今赴國民黨 點收37件總裁批簽

    促轉會、國發會檔案管理局數10餘人,今早大陣仗抵達黨史館,點收37件總裁批簽,國民黨黨史館全程在場配合。 \n促轉會今年4月曾發布新聞稿表示,「總裁批簽」完成點收後,待檔案公開,各界將更能清楚前總統蔣中正於威權時期如何鞏固個人地位、實行「以黨領政」的歷史真相。 \n促轉會於2019年11月審定國民黨通報的「總裁批簽」檔案,認定其中4286筆檔案應移歸檔案管理局。數月前促轉會以國民黨不交檔案,將祭出最高500萬元罰鍰,要求國民黨交出4286筆「總裁批簽」;國民黨發聲明抗議,在最後一天交出,並委請律師提起行政訴訟,因仍有37筆尚未交出,促轉會今早再度前往中央黨部。 \n國民黨人士表示,總裁批簽很多筆資料無關政治檔案,而且這些檔案早在2013年就已完成數位化並開放至今,況且這些檔案應屬政黨內部公文,但礙於惡法規定,該黨也只能配合辦理。 \n黨務人士說,「總裁批簽」是指國民黨總裁蔣中正自1950年8月中央改造委員會成立至1975年4月5日病逝,所批示由祕書長或祕書長與相關單位主管聯名所上簽呈的總稱。

  • 政治檔案徵集成果發表 促轉會:政治監控直到2000年政黨輪替前

    政治檔案徵集成果發表 促轉會:政治監控直到2000年政黨輪替前

    促轉會今天舉辦「政治檔案徵集與研究初探發表會」,促轉會主委楊翠表示,政治檔案徵集是還原歷史真相的重要基礎,希望將檔案徵集的成果呈現給外界,未來也將檔案公開上線供各界使用。 \n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介紹,根據徵集到的檔案,當年不僅遭槍決的政治犯其家屬會持續被政府監控(如李友邦),被認為涉及台獨活動、在政治上有安全顧慮者也會受到監控,包括林義雄、呂秀蓮、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等日後在美麗島事件中被捕的人,早在事件前就遭到監控。甚至有些個案被持續監控到2000年。 \n此外陳昱齊指出,保防工作包括保密與防諜,雖然如今的政府也會從事保防工作,但過去的保防工作會做政治偵防,審查當事人的政治思想與言行,和如今不同。 \n中研院台史所博士後研究員蘇慶軒則根據當年警總監控陳菊的「青谷專案」指出,1978年陳菊被警總釋放後,一度遭黨外人士懷疑,擔憂她可能提供足以傷害黨外活動的資訊。雖然陳菊不斷與黨外人士見面並澄清,且拒絕警總對她的工作安排,但卻也主動與警總聯繫,要求雙方晤談。 \n晤談之後,情治機關認為,雖然從與陳菊的晤談中,可以獲知黨外人士的動向,但陳菊提供的情資價值不高,國安局甚至認為陳菊試圖周旋在情治機關與黨外之間,爭取黨外活動空間,並刺探政府對於黨外人士的態度及應對措施。而到了1978年11月,陳菊更在黃信介、施明德、蘇秋震的陪同下,大動作召開國際記者會,痛批警總,與情治機關決裂。 \n隨後促轉會也邀請政治案件家屬分享當年被監控的經驗,包括涉及「省工委燕巢、路竹支部案」的黃溫恭的兩名女兒黃鈴蘭與黃春蘭,湯守仁的兒子湯進賢,孫立人案中被指為匪諜的郭廷亮的兒子郭家瑜和女兒郭志強,因「光明報案」遭槍決的鍾浩東的孫女鍾吟真,都到場致詞。 \n鍾吟真主張,有些人爭論當初政治案件當事人是否為真的共諜,但重點不是這些人是否真的是共產黨員,而是政府應該做甚麼不應做甚麼,人民不應該畏懼政府,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

  • 戒嚴時期威權介入大法官會議? 司法院:時空背景不同,不好說

    戒嚴時期威權介入大法官會議? 司法院:時空背景不同,不好說

    立院司法委員會今日進行「司法機關落實轉型正義」報告,綠委范雲質問,過去促轉會調查到,戒嚴時期9號大法官解釋中,屢次出現政治指導司法等內容,是否代表威權黑手伸入大法官會議?司法院副秘書長葉麗霞回應,因為當時大法官解釋的特定時空背景不同,所以不好說。 \n范雲指出,促轉會調查到的9號戒嚴時期大法官解釋,其中屢次出現「請院長詢問中央意見」等語,甚至有「總裁手令」指示;鞏固萬年國會的釋字第31號更自始預設不必討論「應改選」,種種證據顯示,戒嚴時期威權黑手伸入大法官會議。 \n范雲說,根據司法院提交報告,司法院雖未明確拒絕移轉檔案,卻要求未來檔案局「衡平評議秘密法益」,甚至宣稱相關檔案「並非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n范雲質疑,司法院是否仍抗拒將政治檔案移轉給檔管局,或者是否仍希望隱匿大法官姓名?相關大法官解釋限縮人民選舉權、擴大認定叛亂罪、限制軍事審判救濟權,有多處證據顯示威權黑手已破壞大法官審判獨立,司法院憑甚麼認定當初「並非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n葉麗霞表示,大法官當時做成的解釋,有特定的時空背景,如果以現在的時空背景來說,依個人的實務經驗認定,是有違反審判獨立的。6月12日時,檔管局已將9號大法官解釋列為政治檔案,並要求司法院要在11月前將實體檔案移轉,這次的移轉將不會遮掩檔案相關人姓名。

  • 到政大封存檔案惹議 促轉會主委遭藍委炮轟 鄭麗文諷 改天赴美封兩蔣日記

    到政大封存檔案惹議 促轉會主委遭藍委炮轟 鄭麗文諷 改天赴美封兩蔣日記

     促轉會前往政大校園封存國民黨委託保管的台灣省黨部時期檔案,引發外界質疑政治進入校園。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挖苦促轉會主委楊翠,改天是否派人去美國封存兩蔣日記?此事連綠委也看不慣,民進黨立委劉世芳說,促轉會在封存當天開會時,只找政大,未找國民黨一起開會,程序上有瑕疵。 \n 未經國民黨同意 綠也質疑 \n 楊翠昨日赴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進行業務報告。鄭麗文質詢時痛批,所有公家機關中,促轉會最大,可以打破各種禁忌界線,進大學封檔案、要求司法院提供檔案,兩蔣日記目前放在史丹佛大學校園,促轉會是否也要去史丹佛封存這些「威權統治時期重要史料」? \n 促轉會日前封存了存放政大的124箱國民黨台灣省黨部資料,藍委吳怡玎質疑,促轉會未看過該批檔案內容,怎知與《促轉條例》相關?且促轉會跑去政大封存,是否不相信政大有學術專業會好好檢視檔案?藍委鄭天財說,促轉會封存既未經國民黨同意,也舉不出急迫性理由。 \n 委員會會議主席蔡易餘請促轉會於10月15日之前,針對是否與國民黨交涉檔案處理方式,以及至政大封存檔案的法律依據,提出報告,楊翠允諾屆時提出。 \n 此外,促轉會日前主張,在過去威權統治時期,部分大法官解釋對當時威權體制下法律秩序的鞏固極具重要性,因此要求司法院將相關檔案列為政治檔案並移轉。楊翠透露,司法院9月已主動認定其中有9份是政治檔案,並預計於11月移交給檔案局。 \n 司法院政治檔案 11月移交 \n 司法院在提供檔案時,未揭露個別法官姓名,以保障評議祕密的核心價值,促轉會則要求全都露。鄭麗文痛批,如果連大法官都要聽命於促轉會,「我唸過的民主原則,都要丟垃圾桶了。」 \n 國民黨李德維則質疑,司法院提供檔案未揭露人名,對解讀檔案的效果上有多大影響?楊翠回稱,司法院既提報政治檔案,依法就要開放。但國民黨立委葉毓蘭質疑,促轉會連林宅血案線民姓名都可隱藏,促轉會本身也是選擇性開放。 \n 在野黨立委並關注,促轉會做為任務型機關,是否再延長任期?楊翠說,目前是到明年5月,但未排除延長的可能性,指未來會再研議。

  • 短評/誰騎在司法頭上

    短評/誰騎在司法頭上

     促轉會在兩年前六都市長選舉時,當時的副主委張天欽自比為東廠,形容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為「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錄音檔曝光鬧得沸沸揚揚,結果侯打敗蘇貞昌高票當選市長。事隔兩年,沒想到促轉會再次東廠上身,只是這回膽子更大,毫不避諱直接把手伸進司法院。 \n 促轉會舉辦「大法官與轉型正義:從九份解釋談起」研討會,主張威權統治時期的九份大法官解釋及相關檔案應去除遮蔽,也就是把徵集大法官會議檔案資料爭議改為政治檔案,審判的最核心包括評議資料及大法官姓名通通當作政治檔案,行政干預司法莫此為甚。 \n 促轉會點名的九份解釋,包括有關萬年國會及參加叛亂組織等解釋,促轉會主委楊翠雖表示,調用未曾公開的大法官會議紀錄與檔案資料等相關檔案,可以認識大法官在當時體制中的多元面貌,說穿了就是針對昔日威權統治時代的大法官解釋,假藉轉型正義之名,徹底清算整肅國民黨,一舉把國民黨打到趴。 \n 兩年前促轉會東廠風暴,當時的副主委張天欽還得魚目混珠地想辦法找出各國類似侯友宜的案例,要好好把侯友宜「除垢」,如今新任主委楊翠真除不到半年,就直接高舉東廠旗幟喊砍喊殺,把矛頭刺向司法最核心,完全漠視司法獨立的精神,真正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如果司法院輕易高舉白旗,司法獨立就完全繳械了。 \n 試想大法官評議資料及姓名如果可以拿來當政治檔案管理,未來一般法院的評議資料不必受限當事人聲請,促轉會同樣可以轉型正義為名調集相關卷證資料。 果真如此,法官還有獨立審判空間嗎?

  • 大法官釋憲檔案 促轉會:司法院11月移交9份給檔案局

    大法官釋憲檔案 促轉會:司法院11月移交9份給檔案局

    日前促轉會主張,過往威權統治時期做成的300多號大法官解釋中,部分解釋對當時威權體制下法律秩序的鞏固極具重要性,因此要求司法院將其中9份解釋的相關檔案列為政治檔案並移轉,今天促轉會主委楊翠透露,今年9月司法院已主動認定這9份是政治檔案,並預計於11月移交給檔案局。 \n \n另外司法院在提供檔案給促轉會時將人名遮掩,理由是要保障評議祕密的核心價值,所以不揭露個別法官姓名,但促轉會要求應移除遮蔽。對此今天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上,國民黨立委鄭麗文認為,這是重大憲政民主爭議,促轉會作為轉型正義執行單位,希望未來不要成為別人要轉型正義的對象,行使職權過程中更要倍加小心,她從不知道民主機制中有機關可以要求任何機關、要別人配合,促轉會沒有任何理由破壞司法獨立精神,如果連大法官都要聽促轉會的,所有她唸過的民主原則都要丟垃圾桶了。 \n \n國民黨李德維也質疑,司法院提供檔案但不揭露人名,到底對於解讀檔案的效果上有多大影響?楊翠回稱,司法院提報是政治檔案了,依法就要開放。但國民黨立委葉毓蘭質疑,促轉會連林宅血案線民姓名都可隱藏了,促轉會本身也是選擇性開放。 \n \n不過民進黨與時代力量都支持促轉會作法,民進黨立委鄭運鵬認為,有些司法院的人員都可能要再接受轉型正義教育了,當年大法官服務威權的狀況明顯,不能用今日觀點看司法院評議,司法院本就保守,所以才會想保護過去服務威權的大法官的姓名。民進黨立委范雲也認為,公開姓名才能完成大法官的轉型正義。 \n \n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也說,司法院反對公開法官姓名時呼籲外界要體會法官當時走固的路,但就是要先知道法官是誰,才能體會他們過去走的路。

  • 太上皇促轉會 無限擴權

    太上皇促轉會 無限擴權

     促轉會要求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交出檔案,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還說「檔案的揭露很重要」,並透露想要從檔案揭露來了解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是誰。可是,同為法律人的羅秉成,你忘記了嗎?憲法第3章至第9章關於各憲法機關及權限之規定,是權力分立及權力制衡原則的具體表現。這是五院應遵守的分際,小小一個促轉會何時成了太上皇,權力竟大到可以呼風喚雨? \n 依據《政治檔案法》第1條規定,政治檔案應適度開放應用,以讓後代了解歷史真相,這並無疑問;但促轉會越過司法院,逕自片面認為大法官會議之檔案資料應徵集為政治檔案,且應將檔案移交檔案局而非司法院,就有越俎代庖的問題。 \n 事實上,從108年1月4日大法官制度由《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正為《憲法訴訟法》,目的就是要求大法官會議能夠更公開透明。對於法院與大法官會議檔案應開放原則,外界並未反對。但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而大法官會議解釋是法律最後的救濟手段,通常不處理個案,而是針對抽象的憲法問題提出統一解釋,且每一號解釋後面都有法官具名的不同意見或協同意見書,何來有所謂隱匿各個法官想法的疑慮?若欲以追出特定黑手法官為目的,要求將大法官內部評議的會議資料移交檔案局,而非由司法院日後以保存年限已屆方式解密公開於大眾,已經嚴重傷害司法獨立,造成法官的寒蟬效應,更影響司法公正性。 \n 促轉會從一開始設立就充滿違憲爭議,讓外界感覺「促進轉型正義」其實是個幌子,更多被看見的是以促進轉型正義之名,行鬥爭清算之實;對於婦聯會、救國團等種種的追殺,就是例證。 \n 當全美不分黨派,舉國哀悼第二位女大法官馬丁‧金斯伯格,台灣的促轉會卻要深究、以獵巫的方式追查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姑不論當年是否有大法官拿總裁手令遊說一事,單是以大法官都是由基層法官,因為清廉自持、因為辦案成效卓著、因為對於司法有重大貢獻而一步步晉升,應該是法界最崇隆的地位來說,促轉會這種不尊重司法,以行政權干預、甚至凌駕司法權的行為,兩相比較,台灣的大法官更是不勝唏噓。 \n 請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要堅持下去,當促轉會意欲染指司法,用美麗的「還原真相」口號包裝「恐嚇司法」的事實,將促轉會的調查權力無限擴張時,恐怕是比東廠的張天欽事件危害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影響還要更深遠。 \n 奉勸一心想要洗刷東廠汙名的促轉會,一定要適當節制權力,否則促轉會的爭議風波將會不斷。被外界高度質疑的促轉會,能轉出什麼樣讓人相信的正義?恐怕只有天知道。 \n (作者為律師)

  • 陳麗玲》太上皇促轉會 無限擴權

    陳麗玲》太上皇促轉會 無限擴權

     促轉會要求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交出檔案,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還說「檔案的揭露很重要」,並透露想要從檔案揭露來了解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是誰。可是,同為法律人的羅秉成,你忘記了嗎?憲法第3章至第9章關於各憲法機關及權限之規定,是權力分立及權力制衡原則的具體表現。這是五院應遵守的分際,小小一個促轉會何時成了太上皇,權力竟大到可以呼風喚雨? \n 依據《政治檔案法》第1條規定,政治檔案應適度開放應用,以讓後代了解歷史真相,這並無疑問;但促轉會越過司法院,逕自片面認為大法官會議之檔案資料應徵集為政治檔案,且應將檔案移交檔案局而非司法院,就有越俎代庖的問題。 \n 事實上,從108年1月4日大法官制度由《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正為《憲法訴訟法》,目的就是要求大法官會議能夠更公開透明。對於法院與大法官會議檔案應開放原則,外界並未反對。但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而大法官會議解釋是法律最後的救濟手段,通常不處理個案,而是針對抽象的憲法問題提出統一解釋,且每一號解釋後面都有法官具名的不同意見或協同意見書,何來有所謂隱匿各個法官想法的疑慮?若欲以追出特定黑手法官為目的,要求將大法官內部評議的會議資料移交檔案局,而非由司法院日後以保存年限已屆方式解密公開於大眾,已經嚴重傷害司法獨立,造成法官的寒蟬效應,更影響司法公正性。 \n 促轉會從一開始設立就充滿違憲爭議,讓外界感覺「促進轉型正義」其實是個幌子,更多被看見的是以促進轉型正義之名,行鬥爭清算之實;對於婦聯會、救國團等種種的追殺,就是例證。 \n 當全美不分黨派,舉國哀悼第二位女大法官馬丁‧金斯伯格,台灣的促轉會卻要深究、以獵巫的方式追查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姑不論當年是否有大法官拿總裁手令遊說一事,單是以大法官都是由基層法官,因為清廉自持、因為辦案成效卓著、因為對於司法有重大貢獻而一步步晉升,應該是法界最崇隆的地位來說,促轉會這種不尊重司法,以行政權干預、甚至凌駕司法權的行為,兩相比較,台灣的大法官更是不勝唏噓。 \n 請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要堅持下去,當促轉會意欲染指司法,用美麗的「還原真相」口號包裝「恐嚇司法」的事實,將促轉會的調查權力無限擴張時,恐怕是比東廠的張天欽事件危害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影響還要更深遠。 \n 奉勸一心想要洗刷東廠汙名的促轉會,一定要適當節制權力,否則促轉會的爭議風波將會不斷。被外界高度質疑的促轉會,能轉出什麼樣讓人相信的正義?恐怕只有天知道。 \n      (作者為律師) \n

  • 觀鑒談》當黨史遇上轉型正義 檔案保存與正義只能轉型?

    觀鑒談》當黨史遇上轉型正義 檔案保存與正義只能轉型?

    日前,促轉會以質疑國民黨可能藏匿史料為辭,帶隊衝入政治大學校園,將國民黨委託寄存於政大的台灣省黨部資料就地封存,輿論為之譁然。針對促轉會粗暴的舉動,輿論批評焦點有二:一、國民黨身為一個合法政黨,將其黨史資料委託大學進行保管、數位化、研究、開放閱覽,政府能否假「正義」之名,逕行將檔案封存,妨害黨史資料的研究及利用?二、民進黨從黨外時期高呼的大學自治,遇到轉型正義,是不是也得轉彎? \n \n筆者曾擔任國民黨黨史館主任,並且親身參與將相關黨史資料委託政治大學進行保管、數位化及研究的工作;透過報端驚聞促轉會的惡行,雖早已離開黨史的管理工作,對於此一促轉會的暴行仍深感必須善盡知識份子及歷史學者的言責。須知,國民黨向來重視黨史資料,因而乃比照國家標準與規範,設立黨史館整理相關史料,供讀者免費閱覽。然而,隨著黨務經費日趨拮据,黨史資料的保存與開放閱覽也愈趨困難,國民黨乃決定與中國近代史研究翹楚的政大合作,將相關的史料檔案移轉予政大保存;由政大進行檔案的數位化,並開放公眾閱覽。 \n \n國民黨與政大間針對黨史資料寄存的協議,並不是特別針對黨史資料檔案量身打造,而是含括所有檔案的通例,並且以完全開放為最終目標。據了解,政大已經依據與國民黨之間的協議,初步完成檔案的數位化(但部分檔案仍待確認與原本相符),並且逐步開放公眾以及史學研究者閱覽。然而,正當黨史資料逐步走向全部公開時,促轉會卻突然衝入政大校園,將所有資料予以「封存」。筆者不禁困惑,促轉會這一突兀的舉動,究竟是為了促進黨史資料的公開與研究,還是妨害黨史資料的公開與研究? \n \n促轉會對外宣稱,經檢視相關檔案之目錄後,認為有隱匿情事,所以才決定封存相關檔案。然而,此一說法,明顯自我矛盾。事實上,國民黨移轉給政大的黨史資料,均已經由政大逐箱點收,並由進行數位化,所以政大保管的黨史資料,根本不可能有隱匿、不全的情形。難道促轉會認為,政大會協助國民黨隱匿資料、規避促轉會的調查? \n \n實則,促轉會固然有「開放政治檔案」的權責,但「政治檔案」主要是指與「二二八事件」相關的檔案,並不是空泛地授權促轉會可以沒收所有國民黨的檔案資料。促轉會如果要調查、審閱國民黨寄存在政大的黨史資料是否為政治檔案,應該是要求政大儘速完成相關檔案的數位化工作,以利促轉會進行相關的調查,而不是粗暴地衝入校園,阻止國民黨黨史資料的數位化及公開。 \n \n筆者遺憾的是,促轉會高舉「轉型正義」的大旗,一舉踏破了憲法保障的私有財產權以及學術自由,以太上姿態睥睨一切法律,不獨審視國民黨,更審視所有「疑似」與國民黨沾上邊的附隨組織。促轉會自飾調查者、監督者與裁判者,以莫須有的點名,恣意擴權,踐踏法治,團體可查,校園可入。其有罪推定之設計,反要遭控者自證自清,若不順其意,便得踏戶侵門,以聲其威。執政自詡民主進步,竟有如此民主退步,不荒謬哉? \n \n促轉會宣稱要平復威權統治時期的不正義,卻以「轉型正義」創設、建構新的威權統治。筆者身為史學研究者,不禁喟嘆,歷史果然會不斷重複,威權也會以不同的名字捲土重來,只可憐了在這過程中無端受累的人民百姓。 \n \n(作者王文隆為前國民黨黨史館主任、南開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n

  • 新東廠製造政治對立

    新東廠製造政治對立

     促轉會日前欲索取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文件遭拒絕,要求國民黨與協助保存資料的政大應配合依法提供台灣省黨部資料。涵蓋整個威權統治時期,包括228事件、叛亂案件、政黨與政府間人事相互調用紀錄、政黨接收日產清冊、黨產等重要且未曾公開等之檔案,促轉會特援用《促轉條例》第14條規定,於日前帶隊前往政治大學查封相關資料,並聲明調查是為開放政治檔案、還原歷史真相,對政黨持有政治檔案之調查作審定,刻不容緩。 \n 國民政府於民國38年到台灣初起,法制不彰百廢待舉,特別日本占據50年甫離台民心躁動,對主政當局不夠信任可想而知,民眾與政府齟齬衝突時有之,當時政府為解決暴動維護秩序恐或有諸多不合宜之方式,迫以非常手段或軍事鎮壓百姓者等情事,諸如此類皆已見諸一般文獻了,並非新鮮事。事實上,民眾對於當時那些主事者或所謂的「元凶」恐已淡忘,這些人都已在歷史塵封中逐漸消逝了,況在一般民、刑法律上責任追究亦不復存在。而政府為落實歷史教育,釐清相關責任歸屬,使國民瞭解事件真相,撫平歷史傷痛,促進族群融合已制定《228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訂定受難者家屬具體賠償辦法等,當日放假並舉辦追思會等,目的在試圖化解紛爭促進族群融合。 \n 試問,促轉會人員以如此霹靂政治手段「帶隊闖入政大校園查封相關資料」,以作為還原歷史真相,適當嗎?過去一向反威權入校園執政黨忘了嗎?而今,何以促轉會卻不斷製造朝野紛擾,美其名還原歷史真相,卻製造更多之政治對立與衝突,試圖化解一個仇恨衝突,總是又塑造出更多紛爭。 \n 上述228事件等均已逾半世紀了,可以說已成為歷史事件,促轉會或急於向表態,美其名為開放政治檔案還原歷史真相,卻明顯成為黨同伐異之工具,恐極盡言論自由箝制之能事,戕害民主莫此為甚。我們深切的期待,民主的台灣讓台灣得以永享民主;歷史回歸於歷史,政治永遠不要試圖駕馭或扭曲歷史。(作者為世新大學法律系兼任副教授)

  • 江轟促轉會 新東廠進校園封檔案

    江轟促轉會 新東廠進校園封檔案

     促轉會18日派人至政大,封存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檔案一批計124箱,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昨表示,國民黨將黨史檔案委託政大進行整理與數位化,未來完成後,除讓各界可以公開查詢閱覽,更能便利學術研究,幫助還原歷史真相,未料促轉會竟強行進入校園封存檔案,江啟臣痛批,「強行封存、進入校園,促轉會比憲法大嗎?」 \n 江啟臣質疑,促轉會強行進入校園「封存」檔案,阻礙數位化進程,是國民黨「假公開」,或促轉會「真威權」,企圖先封存資料,再來選擇性公布史料,進行政治鬥爭? \n 江啟臣表示,促轉會兩次發文要求政大將資料運送至促轉會,否則將視為規避或拒絕、妨礙調查,不從就要依法開罰,充滿威逼恐嚇的氣息。政大函覆時即表示,促轉會隨時可至政大查閱,也會配合促轉會查詢需要,促轉會何有「封存」之必要? \n 江啟臣質疑,在未經審定為政治檔案的情形下,促轉會就可逕自決定封存資料,是否表示促轉會可以任意四處封存其他人所擁有的資料,這不是在侵害人民財產權嗎? \n 江啟臣批評,促轉會用「懷疑國民黨意圖將重要檔案隱匿入校園」之理由進入政大封存資料,不只是在抹黑國民黨,更有「影射」政大協助國民黨隱匿資料之嫌,是嚴重踐踏憲法保障的大學自治。這次促轉會不只違反了最基本的程序正義,更破壞了憲法保障的大學自治,促轉會已不只是「新東廠」,更是民進黨的「新警總」。

  • 東廠侵害大學自治

    東廠侵害大學自治

     促轉會索取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文件遭拒,竟然在18日前往政治大學「封存」124箱的相關檔案。這是一個恣意侵犯大學自治空間、危害人民居住自由及財產權之惡舉。 \n 就法制層面來看,促轉會本是一個違憲的黑機關。因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是行政作用法,本不應挾帶機關員額規定。又特別是該條例第10條規定,促轉會得指派、借調或聘僱適當人員兼充研究或辦事人員,並無人數限制,已違反《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規定,而淪為違憲非法的黑機關。 \n 促轉會的組織方式也背離了行政學與行政法學的基本原理。促轉會將委員區分為專任與兼任,這與行政院所設國發會、陸委會、金管會以及中央二級機關的公平交易委員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並未將委員區分為專任與兼任者,有很大的不同。 \n 由於促轉會是合議制機關,其決議應依《促轉條例》第13條規定之合議為之。但在兼任委員有其他專職,沒時間參與會務,而形如主委、副主委及其他專任委員的傀儡之情形下,如何能做出妥善、獨立的決議?從前副主委張天欽前年8月兩度召開會議,皆避開其他兼任委員參與,以及前年8月17日搜索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僅由1名副研究員領軍,就可看到促轉會的運作已實質架空了兼任委員的權責。 \n 另《促轉條例》第8條只規定全體委員中,同一政黨之人數不得逾3人,但因未區分專、兼任委員,將會使行政院長依兼黨主席的總統之命,將同一政黨者均提名為專任委員,以架空兼任委員,來假轉型正義之名,行迫害其他政黨之實。 \n 再就行政執行實務來看,國民黨委由政治大學代管台灣省黨部文件,並於去年1月開始進行數位化,以利開放民眾查詢閱覽,可證明國民黨並無意隱匿的意圖,促轉會就無理由「封存」這些文件檔案。而即使在索取檔案遭國民黨拒絕時,也不應逕行「封存」國民黨委由第三人(即政治大學)所占有的台灣省黨部文件檔案,而應依《行政執行法》第27條規定,製作行政處分書,或另以書面限定相當期間履行,而國民黨逾期仍不履行者,才能依《行政執行法》第28條的規定做直接強制的行為。 \n 因此,促轉會不能片面以國民黨通報不實、隱匿檔案為由,連《行政執行法》所規定的直接強制程序都不遵守,就逕行進入校園查封國民黨所擁有的台灣省黨部文件檔案。 \n 在張天欽事件之後,促轉會已被質疑是「東廠」,如今不僅不思檢討改進,以洗刷汙名,此次竟然得寸進尺,直接進入大學校園強行執法,同時殘害了大學的自治空間及政黨的檔案資產權,黑機關的違法亂紀莫此為甚。 \n (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系退休教授)

  • 遭指假公開黨史資料 國民黨駁:未經審定為政治檔案顯有疑義

    遭指假公開黨史資料 國民黨駁:未經審定為政治檔案顯有疑義

    促轉會昨赴政大查封國民黨台灣省黨部資料,遭外界質疑威權進入校園,促轉會隨即批評是國民黨隱匿不報在先,假稱開放在後。對此,國民黨晚間駁斥,台灣省黨部資料尚未經審定為政治檔案,促轉會能否命令政大及國民黨移交資料,顯有疑義,另相關資料可到政大查閱閱覽內容影像檔,對於促轉會毫無憑據指控,國民黨深表不齒。 \n \n針對促轉會指兩度命政大與國民黨提出檔案,但校方與國民黨並未加以配合,國民黨反駁,促轉會於今年8月5日發文給國民黨及政大,限期在8月10日提交台灣省黨部文件,否則將視為規避或拒絕、妨礙調查,依促轉條例懲處。 \n \n國民黨痛批,促轉會不但給予作業時間極短,公文內容更充滿威逼恐嚇;政大8月24日回函強調,相關資料正進行整理及數位化,可到政大查詢閱覽內容影像檔,並稱將配合促轉會查詢需求。促轉會所指「不配合、假公開」純係毫無憑據指控,國民黨深表不齒。 \n \n國民黨指出,請政大託管的台灣省黨部資料,未經審定為政治檔案,促轉會能否命令政大及國民黨交出檔案資料,顯有疑義;若人民團體未經審定為政治檔案的文件,即能由促轉會逕行封存,形同促轉會權力無限擴張,將嚴重侵害人民團體自由及財產權。 \n \n至於促轉會指有必要進入校園封存相關資料,並「懷疑這是國民黨意圖將重要檔案隱匿入校園之舉」,國民黨強調,相關黨史資料與政大合作是為活化、開放黨史,將文件資料數位化以便利學術研究及各方查閱,促轉會「校園藏檔案」說法,無知且可笑。 \n \n國民黨說,促轉會逕行封存國民黨委託政大代管的台灣省黨部資料,身為檔案所有人的國民黨事先沒有收到正式行政處分書,展開封存作業前也未曾告知國民黨,更未取得政大校長的書面同意,程序上完全不正義,國民黨予以強烈譴責。 \n \n國民黨強調,這次促轉會蠻橫進入校園封存黨史資料,彰顯了促轉會的粗暴濫權,更證明促轉會純粹是民進黨為了政治鬥爭而產出的畸形單位,以往張天欽自稱「東廠」,如今的促轉會更是變本加厲,毫無底線,促轉會實際上早已是新威權,自不待言。

  • 促轉會:國民黨放政大的檔案根本假公開 封存舉動並非威權入校園

    促轉會:國民黨放政大的檔案根本假公開 封存舉動並非威權入校園

    促轉會昨派人至政大,封存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檔案一批,遭外界質疑是威權進入校園,對此促轉會今天發新聞稿強調,事情起因是國民黨刻意淡化檔案內容,隱匿重要資訊,而且隱匿不報在先,假稱開放在後。 \n \n \n促轉會表示,經初步檢視目錄,該批檔案絕非如國民黨所說僅是內部文書,也絕不只有三筆二二八事件之資料,僅就促轉會調查所知,就有多筆涉及日產接收、轉帳撥用、各縣市黨產、民眾服務社補繳使用補償金、政黨與政府間人事相互調用紀錄等資料,更有其他二二八、叛亂案件檔案,自屬本會依促轉條例所規定應調查之標的。 \n \n \n促轉會表示,該會早於2018年即鎖定該批檔案,但國民黨歷次通報檔案中均未含此批檔案,今年七月經促轉會再度提示其通報相關檔案,國民黨仍表示「無其他政治檔案可通報」,促轉會後經調查得知國民黨自行將該批檔案陸續移入政大,懷疑這是國民黨意圖將重要檔案隱匿入校園之舉,故依法展開調查。 \n \n \n促轉會還說,此批檔案經政大校方進行數位化及建檔工作,然這迄今尚未公開提供一般讀者閱覽。國民黨黨史館也從未提供這批檔案給讀者閱覽,各種宣稱這批檔案早可供民眾審閱之說,不知基礎何在?甚且,依國民黨和政大的協議,對黨史檔案的類別(就檔案內容區分一般與限制閱覽)、申請者身份(政大教職員有所優待)、使用方式(可否抄錄複製)與准駁,都操之於國民黨與政大之手,這如何稱為公開?這又是對誰公開?相較促轉會完成政治檔案審定後,屬政治檔案者將移歸檔案管理局,於國家檔案資訊網公開全文影像,不分身份的民眾都可使用,才是真正向全民開放。 \n \n促轉會表示,該會為審慎進行政治檔案之審定作業,並避免檔案再度遭到國民黨移動甚或滅失,於審定完成前進行封存,以保全該批檔案實有必要。 \n \n促轉會指出,該會先前曾拜會政大溝通協調希望暫時封存以保全檔案,在校方疑慮尚未解決的情況下,完全尊重校方而未進行封存,並改採對校園干擾較小之方式,兩度命其與國民黨提出檔案,但校方與國民黨並未加以配合。昨日促轉會應政大提出與本會協調之要求,而召開協調會,促轉會於會議上與校方代表再次說明檔案保全之必要,然政大代表無法擔保檔案之保全,因此願意配合促轉會依促轉條例第15條進行之封存。 \n \n促轉會指出,早先曾多次與政大協商,完全尊重校方,絕非威權入校。促轉會也藉此機會,特別感謝政大校方於封存現場之多方協助,使促轉會之封存作業順利完成。促轉會並在此呼籲政大,在檔案保全的前提下,提供目前已完成之數位檔案予本會進行政治檔案審定工作,共同攜手為全民留下珍貴的歷史見證。

  • 促轉會強勢查封 國民黨嗆好大官威

    促轉會強勢查封 國民黨嗆好大官威

     促轉會昨派人至政大,封存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檔案一批計124箱,表示封存是為了確保檔案審定完成前不被移動,將與政大協調檔案提供方式,相關檔案若審定為政治檔案將移歸檔案管理局,其餘歸還國民黨。國民黨則強烈譴責,強調先前促轉會發文要求提供相關黨史資料,國民黨與政大都未曾拒絕,促轉會卻逕自粗暴查封,以轉型正義之名,行濫權之實,再次扮演執政黨政治鬥爭的馬前卒,證實其為「東廠」之名。 \n 國民黨譴責 坐實東廠 \n 促轉會指出,2018年10月,國民黨向促轉會通報4萬餘筆檔案,但未包含政大保管的台灣省黨部檔案,後來還發現,國民黨將台灣省黨部檔案自行移至政大,並由政大進行檔案數位化及編目作業。經初步調查,該批檔案包括二二八事件、叛亂案件、政黨與政府間人事相互調用紀錄、政黨接收日產清冊、黨產等重要且未曾公開的檔案。 \n 促轉會表示,今年7月再次函請國民黨補正通報,但國民黨函復「並無其餘檔案可通報」,顯有通報不實、隱匿檔案的疑慮。8月間兩度函請政大與國民黨提出台灣省黨部檔案,都未獲配合,才在昨天邀政大召開協調會議,因政大無法承諾審定過程,檔案不會被國民黨取回,為保全檔案,決定派人至政大封存檔案。 \n 促轉會指控 通報不實 \n 國民黨解釋,委託政大代管的台灣省黨部資料,至今未被認定是「政治檔案」,多為敏感度不高的內部文書,且內容都已經開放查閱,正在與政大合作進行數位化,促轉會先前曾經發文要求提供資料,政大也已經向促轉會表示相關文件已開始數位化,內容可至政大圖書館閱覽室查詢及瀏覽,並表示願配合促轉會依法行事。 \n 檔案數位化 開放查閱 \n 國民黨強調,促轉會用公權力威逼國民黨、政大交資料,甚至率隊查封,真是「好大的官威」,再次彰顯民進黨違法濫權本質,更嚴重侵犯學術自由,並質疑促轉會是否要將黨史資料留供日後做政治鬥爭。 \n 政大表示,校方受託代管的「台灣省黨部」文件系列檔案,皆已完成數位掃描,目前正進行資料建檔、影像檢核及建置檢索系統,建置完成後,將於校內孫中山圖書館閱覽室供查詢及瀏覽;校方依法配合並協助,後續處理也將於下周會議研商。

  • 促轉會今派人至政大 封存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檔案

    促轉會今派人至政大 封存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檔案

    促轉會今日下午派人至政大,封存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檔案一批計124箱,,促轉會表示,後續會進行審定作業,將審定為政治檔案者移歸檔案管理局,其餘部分歸還國民黨,此外現場執行封存作業時,國民黨有派員到場並表示異議,均載明於現場紀錄,後續國民黨若要提出救濟,促轉會予以尊重。 \n \n促轉會還指出,2018年10月,國民黨向促轉會通報4萬餘筆檔案,但未包含政大所保管之台灣省黨部檔案,促轉會前曾函詢國民黨及拜會政大,以瞭解黨史資料搬遷情形,惟雙方均表示,標的尚未確認,亦無具體期程規劃。在此之後,促轉會發現,國民黨將未通報之「台灣省黨部檔案」自行移至政大,並由政大進行檔案數位化及編目作業。經初步調查,該批檔案當中包括二二八事件、叛亂案件、政黨與政府間人事相互調用紀錄、政黨接收日產清冊、黨產等重要且未曾公開之檔案。 \n \n促轉會表示,該會於今年7月再次函請國民黨補正通報,惟國民黨函復「並無其餘檔案可通報」,顯有通報不實的情形,並有隱匿檔案之疑慮。促轉會於8月間兩度函請政大與國民黨提出台灣省黨部檔案,但均未獲配合。 \n \n \n因此促轉會表示,該會於今日上午,邀集政大召開協調會議。本次會議係因促轉會接獲政大來函,指促轉會要求該校提出台灣省黨部檔案「事涉層面較廣,為配合貴會審閱受託代管檔案之職權行使,明確審閱流程實務上需釐清之細節」,請促轉會召開協調會議。 \n \n促轉會聲稱,該會善意考量政大來函請求,於今日上午舉行協調會議。現場就政大提出該批檔案之數位影像檔供促轉會辦理審定作業,以及如何確保審定過程中,該批檔案不會被國民黨取回進行討論,惟會上政大代表均無法予以承諾。有鑑於國民黨前有通報不實的情形,為保全檔案,促轉會亦於會中表示將於今日下午依促轉條例第15條,派員至政大封存該批檔案,政大代表表示尊重。 \n \n \n促轉會強調,審定政黨持有之政治檔案是促轉條例明定之職責,相關政黨或保管檔案之機關均應依法配合提出檔案,若不願配合,促轉會本得依法封存或攜去相關檔案。後續促轉會將辦理審定作業,經審定為政治檔案者將移歸檔案管理局,為全民所共有,保存於符合國際標準之檔案庫房,並將於國家檔案資訊網上公開全文影像,為全民所使用。

  • 索省黨部資料駁火 促轉會籲配合

    索省黨部資料駁火 促轉會籲配合

     索取台灣省黨部資料遭國民黨批是警總復辟,對此,促轉會昨表示,該系列文件檔案非僅內部文書,要求提供就是為確認是否政治檔案,國民黨與政大依法應配合調查。 \n 文傳會主委王育敏批評,促轉會做認定前,應先具體指出事實與舉證,畫定政治檔案範圍,但促轉會未經嚴謹程序,「這可是國民黨的資料,難道促轉會隨便說了算,很奇怪」。政大則回應說,受託代管的「台灣省黨部」文件檔案去年1月已全面數位化,開放民眾查詢。學校尊重促轉會依法行事,將全力配合,同時在法律容許範圍內,同樣遵守校方與國民黨所簽訂契約。 \n 促轉會昨表示,該批檔案涵蓋威權統治時期,包括二二八事件、叛亂案件、政黨與政府間人事相互調用紀錄、黨產等重要且未曾公開之檔案。因此,可能包含促轉條例規定應移歸國家檔案之政治檔案。 \n 促轉會質疑,該批檔案始終未在國民黨通報持有政治檔案清冊中,且校方都以與國民黨有協議為由,反對促轉會進行調查。

  • 促轉會索省黨部資料 藍批警總復辟

    促轉會索省黨部資料 藍批警總復辟

     繼3月以高額罰鍰令國民黨限期交出4286筆「總裁批簽」後,促轉會又相中國民黨移交政大託管的上萬筆台灣省黨部資料,日前無預警派員赴政大查閱未果,本月行文國民黨、政大要求限期8月26日移交資料,否則恐挨罰10至50萬元。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怒斥促轉會標榜轉型正義,行事毫無程序正義,在未完成「政治檔案」認定,就恣意以公權力脅迫人民交出財產,猶如警總復辟。 \n 政大表示,校方受託代管「台灣省黨部」文件檔案,去年1月開始數位化,內容可至政大孫中山紀念圖書館閱覽室查詢及瀏覽,並開放所有大眾。政大強調,尊重促轉會依法行事,會全力配合,同時在法律容許範圍內,亦當遵守政大與國民黨所簽契約。 \n 國民黨指出,黨中央前天已回文,請促轉會依政大回文處理。 \n 國民黨黨史館原保存4286筆「總裁批簽」文史資料,都是總裁蔣中正自1950年8月中央改造委員會成立,至1975年4月5日病逝,所批示由祕書長或祕書長與相關單位主管聯名簽呈。該批資料經黨史館數位化,連同原件一併保存,不過促轉會認定「政治檔案」,限時令國民黨移歸國家檔案,否則將依促轉條例開罰100萬至500萬元。 \n 國民黨無奈在移交期限最後一天交出「總裁批簽」,並委律師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行政訴訟,正審理中。 \n 王育敏指出,台灣省黨部資料只是內部文書,政治敏感性很低,過去228基金會就整理過部分檔案,該批資料至今未被認定「政治檔案」,促轉會先是不按政大規定申請查閱遭拒,轉而威逼國民黨、政大交資料,連要求移交理由都無法舉證,手段粗糙、不符程序,更恣意濫用公權力,作風如警總復辟,國民黨不會屈服,已回文峻拒交資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