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敘利亞的搜尋結果,共3,462

  • 川普動殺機 想除掉敘利亞總統 美前防長救了他一命

    川普動殺機 想除掉敘利亞總統 美前防長救了他一命

    美國總統川普周二說,他原本想把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列入暗殺名單,但由於前防長馬提斯(Jim Mattis)勸阻才作罷。

  • 彌補隱形缺陷?俄蘇57戰機將再加一層隱形防護罩

    彌補隱形缺陷?俄蘇57戰機將再加一層隱形防護罩

    飽受性能質疑的俄羅斯第5代戰機蘇-57再傳出改良方案,將以聚合物材料製成具有隱形功能的防護罩覆蓋機體主要部件。俄媒雖宣稱此舉可以保護戰機與線電電子設備免受惡劣天氣的影響。

  • 影》2死神無人機敘利亞墜毀 美說是相撞 盛傳遭擊落

    影》2死神無人機敘利亞墜毀 美說是相撞 盛傳遭擊落

    一名五角大廈官員說,兩架美軍MQ-9「死神」(Reaper)無人機周二因在敘利亞上空相撞墜毀。不過,先前有消息傳出,它們是被擊落。

  • 空軍以防空飛彈鎖定共機 專家:過於魯莽也不聰明

    空軍以防空飛彈鎖定共機 專家:過於魯莽也不聰明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昨天飛抵台北松山機場訪問,此舉自然引發左岸的不滿,派出戰機跨海峽中線表態。據空軍司令部的說法:10日上午9時,中共空軍所屬殲10、殲11戰機短暫跨過台灣海峽中線,空軍「以地面防空飛彈全程監控」,並於第一時間廣播警告,運用「空中偵巡兵力強勢驅離」。雖然空軍捍衛領空的責任當然值得肯定,但是在國防專家看來,如果空軍司令部所述為真,空軍的應對手段其實不符法理程序,以防空飛彈監控共軍戰機更是不聰明。

  • 影》想都別想 激進份子意圖攻擊未成 以爆轟敘利亞目標痛懲

    影》想都別想 激進份子意圖攻擊未成 以爆轟敘利亞目標痛懲

    以色列軍方罕見坦承,就在激進組織沿著以敘邊境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意圖發動爆炸攻擊,但被以方發現遏阻後24小時,周一晚隨即出動噴射戰機,轟炸了敘利亞境內的好幾個目標。

  • 美戰機高空相逼 伊朗客機急迫降

     伊朗馬漢航空一架載150名乘客客機,23日在敘利亞上空遭兩架美軍機逼近,為避免相撞,伊朗客機緊急下降,導致機身劇烈顛簸,造成4乘客受傷。這是敘利亞領空首次發生類似事件。 \n 伊朗媒體報導,這架伊朗客機從伊朗首都德黑蘭飛黎巴嫩首都貝魯特,途經敘利亞和約旦邊境附近時,被2架美軍F-15戰機攔截。該航空公司說,隨著戰機不斷逼近,這架客機不得不迅速改變航線及高度。 \n 社交媒體影片畫面顯示,先是有戰機在客機附近飛行,隨後客機劇烈顛簸,乘客尖叫聲四起,機艙內物品散落,數名乘客受傷,臉上血跡斑斑。 \n 伊朗國營媒體表示,當時美軍戰機和伊朗客機距離近到100公尺。美軍司令部事後承認,美軍一架F-15戰機為確保敘利亞坦夫美軍基地人員安全,對伊朗一架客機進行「目測識別」,但辯稱與客機保持約1000公尺安全距離,發現對方是民航機,隨即拉開距離,強調符合國際標準。 \n 另有美軍官員說,還有一架F-15戰機當時也在附近空域活動,但與客機距離至少3200公尺。 \n 敘利亞國家通訊社報導,戰機屬美國主導的聯軍,聯軍打擊目標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 影》搞什麼!美F-15戰機危險逼近伊朗客機 乘客受傷尖叫血流滿面

    影》搞什麼!美F-15戰機危險逼近伊朗客機 乘客受傷尖叫血流滿面

    1名五角大廈官員周四說,1架美國F-15戰機在駐敘利亞坦夫(Al-Tanf)基地附近時,逼近1架伊朗客機約1,000米內。 \n據BBC新聞網報導,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廣播電視台(IRIB)說,這架「以色列」戰機在敘利亞領空危險逼近伊朗馬漢航空(Mahan Air)班機,並公開了從客機窗戶拍攝的戰機影片,還有一名乘客臉上流血的畫面。不過,IRIB說,伊朗客機機長連絡戰機駕駛,警告他們要保持安全距離後,戰機駕駛表明,他們是美國人。 \n而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報導,五角大廈官員說,這架F-15和伊朗客機保持了安全距離,還有另1架F-15戰機雖然也在附近,但並未靠近客機。 \n據路透報導,由於美國戰機逼近,伊朗客機駕駛迅速改變高度,以避免碰撞,而這導致數名乘客受傷。一名旅客說,就在機長緊急變換飛行高度時,頭撞上機頂。而錄影顯示,還有一名年長旅客跌在地上。 \n美軍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說,當這架客機靠近美軍駐防的敘利亞亞坦夫基地附近時,美方1架F-15戰機對它進行目視檢查。美軍中央司令部發言人厄本(Bill Urban)說,這架F-15對馬漢航空班機進行了「標準的目視檢查」,以確保基地內聯軍的安全,也保持了兩機間約1,000米的安全距離。他指出,F-15駕駛一確認對方是客機後,便隨即飛離。 \n這架馬漢航空班機是從德黑蘭飛往貝魯特,據黎巴嫩機場消息人士說,客機後來安全降落。 \n長久以來,以色列和美國一直指控馬漢航空,說它為與伊朗掛鉤的敘利亞及他國游擊隊運送武器。美方說,馬漢航空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s)提供財務和其他支援,已在2011年對它實施制裁。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敘利亞軍方捕獲美軍「黑黃蜂」間諜無人機

    敘利亞軍方捕獲美軍「黑黃蜂」間諜無人機

    敘利亞軍方最近捕獲了一台身分不名的間諜無人機,它的體積非常小,不足手掌大,它是一台「黑黃蜂」(BlackHornet)超小型無人機。 \n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7月19日在社交網路上,傳出敘利亞軍捕獲小型無人機的照片,2位敘利亞軍人,手上拿著一台超小尺寸的直升機。據說照片是在敘利亞東北部哈塞克省(Hasakah)塔爾塔米爾鎮(Tal Tamr)發現的,該省北部與土耳其接壤,南部與伊拉克接壤。 \n這個小型直升機,很明顯是FLIR 系統公司(FLIR Systems)在2013年推出的「黑黃蜂」無人機,目前已出第3代,並且在去年得到美國、英國、澳洲等國家的採用。 \n目前無法完全確定這架「黑黃蜂」是哪個國家的,但是從去年開始,美國陸軍就已經開始向各個前線單位發放「黑黃蜂3」,包括阿富汗與伊拉克戰場都有。 \n手掌大小的PD-100「黑黃蜂」,僅重16公克。它的飛行時間將近半小時,飛行距離3公里,它本身就是小型直升機,可以垂直起飛再水平飛行,也能在空中停留。具有3個微型攝影機,能提供實時環境情報,飛行的噪聲相當小,很難發現它。 \n不過它的飛行時間僅有20分鐘,如果沒有注意到時間,有可能電力耗盡而失靈,這架被擄獲的黑黃蜂,可能就是耗盡電力而掉到地上,再被敘利亞士兵發現。

  • 德國嗆俄羅斯玩人命 安理會俄版敘利亞援助草案遭否決

    德國嗆俄羅斯玩人命 安理會俄版敘利亞援助草案遭否決

    俄羅斯提出的敘利亞人道援助草案在安理會慘遭否決,跨境援助延期談判陷入僵局。 \n \n據德國之聲報導,俄羅斯提議版本的敘利亞跨境援助草案在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中僅3國支持,慘遭否決。俄版提案是經周二德國和比利時的決議草案遭俄羅斯和大陸否決後提出,對德版内容做出修改。 \n \n俄羅斯於周二在會議上對敘利亞土耳其邊境關卡數量和延期時間表示不滿。俄版提案將邊境關口從2個刪減至1個。 \n \n周三表決時德國、美國、英國、法國等7國投反對票,4棄權票。僅有陸、越南、南非投贊成票。最終延期提案必須周五之前通過,否則6年前通過的救援物資決議將會失效。 \n \n德國嗆俄羅斯說數百萬人正在指望安理會給予敘利亞人民更多人道救援,但俄羅斯卻在約束救援物資過境,簡直是在「玩人命」。 \n愛沙尼亞代表譴責俄羅斯提案根本沒有意願幫助敘利亞人民,只顧著圖謀莫斯科自己的政治與軍事利益。 \n \n自2014年以來,聯合國就有向敘利亞提供人道援助,從反抗軍控制北部土耳其邊境輸入物資。俄羅斯支持的阿薩德政權希望物資從政府控制地區流入。敘利亞内戰已進入第10個年頭。

  • 俄、陸否決聯合國安理會敘利亞援助

    俄、陸否決聯合國安理會敘利亞援助

    美國當地時間周二(7月7日),俄羅斯和大陸雙雙否決了聯合國安理會延長從土耳其向敘利亞提供跨境援助的提案。 \n \n據路透社報導,在周二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中,俄羅斯和大陸代表否決了延長對敘利亞提供人道援助的決議草案,無視其它成員提出這將對敘利亞人民造成嚴重後果的警告。雖然其它13名成員國全投贊成票,但遭俄陸聯手否決。 \n \n這項草案由德國和比利時提出,延長自2014年以來就有的跨境援助。 \n \n在談判過程中,俄羅斯要求延長期限從1年縮短至6個月并從2處邊境關卡通道變成1處。此外,俄羅斯與大陸稱這份提案侵犯敘利亞的主權,應開始直接通過大馬士革政府提供人道援助。俄羅斯在投票後馬上提出自己的版本,預計今日出投票結果。 \n \n歐美等西方國家則反駁跨境援助是唯一的可靠的方案,若通過大馬士革阿薩德政府將會遇到重重障礙。同時,數位歐洲代表從人道立場上譴責俄陸的否決,稱這兩國的決策只會危害更多敘利亞人民。 \n \n陸代表則指出陸方支持繼續為敘利亞提供人道援助,但歐洲各國拒絕公開譴責美國單方面制裁敘利亞的事實使得陸使用其否決權。 \n \n本次投票是自2011年敘利亞内戰爆發以來俄羅斯第15次、大陸第9次使用否決權。

  • 不是戰死沙場 就是逃亡國外

    不是戰死沙場 就是逃亡國外

     「每一個生活在那裡的人,都夢想能夠離開。」 \n 庫爾德武裝在敘利亞北部邊境封鎖了城鎮、道路,建立了自己的「庫爾德區」,他們自己保護自己,拒絕被歧視被欺負,他們現在自由地說庫爾德語,但當地教育、醫療及生活條件都十分艱苦落後。 \n 「人出不去,東西進不來,物價太高,日子過不下去,所以很多人去當兵了,因為當兵比其他工作給的錢多。」貝亞說。貝亞拿出手機,翻出照片:「這是我堂哥,他去當兵了。」 \n 三個兄弟死在戰場 \n 藍天白雲下,一個棕色短髮少年的自拍。臉上幾粒雀斑,輪廓清瘦得剛剛好,一臉英氣。黑色衣領豎著,我想那應該是一件男孩子都愛穿的寬大夾克。絡腮鬍渣,他戴著墨鏡,看不到眼神,顯得很酷,鏡片裡倒映著一點綠色。他嘴角向上,似笑非笑。 \n ──他可真帥啊! \n 「是的。但他已經死了,26歲。」 \n 貝亞的堂哥不是為了「高薪」,而是因為一腔熱血自願參軍,與在城鎮周圍參與保衛不同,貝亞的堂哥是進山打游擊,是與土耳其和ISIS正面交鋒的「前線」。 \n 「我記得我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天,急匆匆地回到家,我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把這個消息突然告訴了我爸。那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我爸落淚。」 \n 庫爾德人驍勇善戰,但並不是每個庫爾德人天生都是戰士。貝亞家有三個堂兄弟死在了戰場。 \n 拖著傷腿奔跑逃亡 \n 因為18歲後會被強制徵兵,即便讀了大學,畢業之後也要服兵役,因此,貝亞家的孩子們,大都選擇了逃亡。 \n 「你知道,14000美金對於我們來說,真的是非常非常大的一筆錢。」貝亞說。 \n 2019年3月,在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相繼到達歐洲之後,向當地蛇頭支付了約14000美金,貝亞也踏上了他的逃亡之路。 \n 在一個夜晚,貝亞跟著一個陌生人,拖著一條傷腿,奔跑著穿越了敘土邊境,進入了土耳其。 \n 關於那天晚上的情形,貝亞說:「我不知道,我不記得,什麼都記不得了。我只記得我拚命地跑,拚命地跑。我知道隨時會有槍聲響起,我都不知道我跑了多久。後來有人告訴我已經到了土耳其,說我們安全了,那時候我像失憶了一樣,腦子裡只剩下一個聲音:我還活著。」 \n ──走前和家人的最後一頓飯,是什麼樣的? \n 「媽媽在哭,爸爸……我不知道,也許我走後……我不知道,我不想回憶了。」貝亞搖了搖頭。 \n ──有車接你們嗎? \n 「沒有,我們跑」,說「沒有」的時候,貝亞瞪大了眼睛拉長調子。 \n 即便以這樣的形式出境,還不是貝亞家最危險的版本。貝亞的三哥,如今在瑞典做理髮師,他來到瑞典的方式,是藏在一個食品冷凍集裝箱裡。貝亞說到這裡,做了個瑟瑟發抖的動作。 \n 貝亞在土耳其蛇頭家裡住了2個月。 \n 由於土耳其政府對庫爾德人的敵視,偷渡進入土耳其的庫爾德人,處境十分危險。但貝亞沒有別的選擇,要離開敘利亞,這似乎是唯一的路。 \n 2個月後,貝亞終於等到了一本假護照——確切地說,護照是真的,但不是他的。找到一個長相類似的土耳其人,使用他的護照出境,是慣常的做法。貝亞說他還算幸運,有的人要等半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等到一本護照。並且這種方法,現在也越來越行不通了。 \n 說起登上飛往瑞典的飛機的那一刻,貝亞模仿當時的自己:閉起眼睛,手放在心口,長出一口氣,嘴裡默念:「我活下來了。」這段話的最後,貝亞用了「重生」這個詞。 \n 貝亞一家在當地曾是個體面的家庭。父親原來有一間製作建築用磚的小工廠,不少親戚朋友們都受雇於貝亞的父親。 \n 貝亞說:「我爸爸真的非常非常努力。我們庫爾德人想要什麼,我們就努力工作,而不是祈禱上帝賜給我們。」 \n 貝亞家有6個孩子,貝亞最小。哥哥姐姐以及他們的配偶們,曾經在當地大多都從事教師、醫生一類的工作。 \n 一家人散落世界各國 \n 現在,貝亞一家分別生活在德國、瑞典、伊拉克,依然留在敘利亞的,只剩他的父母和大哥一家。貝亞拿出手機給我看他的「家庭群」:「我們每天都要在這個群裡互相問候,如果某天哪個人沒有發聲,我們就會一起問他『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n 貝亞父親的工廠在10年前關閉,後來父親又經營起一間小超市,現在小超市也關門了。因為城鎮、道路封鎖,導致城內生活物資短缺,物價飛漲,小超市進不到貨,只好關門。 \n 關了小超市後,生活無以為繼,貝亞的父親會上街去收售一些二手傢俱家電,維持家用。 \n 貝亞的大哥是英語老師,他是家中唯一服過兵役的孩子——去給軍隊當了一年零兩個月英文翻譯。現在他做英文老師的同時,還兼職一份理髮師的工作,每個月一共可以賺到150美金。 \n 當地大多數老百姓,現在每個月大約能賺到50至100美金,最好的不會超過200美金。但以當地現在的物價水平,貝亞認為,「每個月至少要300美金才能活下去。」 \n 生活舉步維艱。貝亞的三哥──在瑞典做理髮師的那位,他每月都會寄錢給父親,貼補一些家用。 \n 貝亞的父親今年57歲,母親55歲。貝亞說他們從不為任何人過生日,因此談到母親的年齡時貝亞甚至一度搞錯了。 \n ──會重男輕女嗎? \n 「非常。如果一個女人沒生出兒子,那他丈夫就可以再娶,最多可以娶4個老婆,直到生出兒子為止。我的伯父們幾乎都是兩個老婆。但我爸爸只娶了我媽媽一個,我想我爸真的很愛我媽。」 \n (《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二)

  • 美軍「忍者炸彈」再出動 擊穿恐怖份子汽車

    美軍「忍者炸彈」再出動 擊穿恐怖份子汽車

    自911事件之後,美國進入了長達20年的反恐戰爭,為了避免戰爭波及平民,美國發展愈來愈精確的斬首戰武器,比如內藏刀片而不帶炸藥的「忍者炸彈」(‘inja bomb)就是其中一種。最近,twitter上有一些照片,充分顯示這種武器的準確程度。 \n \n軍事時報(Military Times)報導,忍者炸彈也稱「飛刀炸彈」(Ginsu bomb),已知代號是R9X ,是一種以AGM-144地獄火飛彈為基礎,取消其高炸藥彈頭,改用6片劍狀刀片,可以輕鬆突穿建築物或汽車,卻不會發生爆炸而波及四周。 \n \n關於R9X的研發過程所知不多,不過最早應可以追溯到2011年,是由前總統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下令開發,至於何時實戰就不甚清楚,我們僅知至少在2019年它被大量應用,因為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索馬里亞,都有它的轟炸成果。 \n \n比如在6月14日的Twitter,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就有此類襲擊,一輛汽車被擊穿,車頂似乎被巨大的刀子給切割,但是2公尺外的另一輛車則沒有遭到波及。 \n \n敘利亞人權觀察網稱,這起空襲使基地組織的2名重要成員被殺。 \n

  • 追求獨立的庫爾德人 處境艱難

    追求獨立的庫爾德人 處境艱難

     命運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無非是順利與否、成功與否,最多是談談幸福與否。但對於另一些人,則是真的與「命」有關。那個拖著傷腿一路狂奔的夜晚,有一半的概率是為自己的命運畫上句號,還有一半,則是強行讓命運轉個彎。 \n 貝亞還在排隊等待瑞典政府為他安排手術。從那場炸彈襲擊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4年。兩條腿並在一起,像一個「K」,他有時拄拐,有時已經不用。經年累月,他的傷腿已經在畸形癒合。 \n 四國交界處的民族 \n 一年期的居留許可就快要到期,手術還沒有消息。說到這,貝亞不算擔心:簽證可以續簽,腿,也不算著急了。續簽的難度不大,貝亞說:「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庫爾德的情況,我們過什麼日子他們(各國政府)都知道,續簽應該不難。不過要是從大馬士革來的,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 \n 貝亞是敘利亞庫爾德人。 \n 庫爾德是中東地區的一個民族,生活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以及伊朗四國交界的山地庫爾德地區──Kurdistan,人口約4500萬(現有資料認為庫爾德人的數量為3000萬,但貝亞堅持認為他們有4500萬人口)。 \n 19世紀後,庫爾德地區被四國瓜分。現在的庫爾德人分散在四國境內,其中,以土耳其境內人數最多,敘利亞最少。庫爾德地區,是ISIS主要的活動區域。 \n ──ISIS現在勢力越來越小了。 \n 「沒錯,是我們(庫爾德人)殺了他們。」貝亞說。 \n 近些年,庫爾德人被人們熟知,是因為在過去幾年中,庫爾德人在抗擊ISIS的戰鬥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庫爾德人數年與美軍聯手抗擊ISIS,兩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美軍將領還曾在採訪中,稱讚庫爾德人「驍勇善戰」。 \n 每年3月21日是庫爾德人傳統新年——Nowruz(諾魯孜節)。庫爾德人會在這一天,舉行盛大的集會和遊行。 \n 2016年3月18日,諾魯孜節的前三天,有人對敘利亞境內庫爾德地區發動了自殺式炸彈襲擊。 \n 那天貝亞去探訪他的一個開小商店的朋友。一輛汽車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爆炸了。一扇門掉了下來,砸在貝亞的腿上。貝亞被送進醫院,接受了手術。 \n 貝亞生活的地方是敘利亞邊境庫爾德地區的一個小鎮Kahtanieh,當地醫療水平十分有限,以及植入的醫療器材品質不過關,7個月後,貝亞的腿傷復發,需要將已經植入的金屬取出,但當地醫院沒有能力提供修復治療。非庫爾德地區的醫院,對庫爾德人並不友好。貝亞的傷就耽擱下來,直到現在。 \n 「ISIS宣稱對那次爆炸負責,但ISIS等於土耳其。」說起土耳其政府,貝亞難掩憤恨。 \n 庫爾德人與土耳其政府關係十分複雜。庫爾德人在土耳其境內的組織,叫庫爾德工人黨,與土耳其政府長期衝突,幾十年來雙方死傷數十萬人。土耳其政府還曾在1930年代對庫爾德人進行過血腥鎮壓。長期衝突和鎮壓下,留下了大量庫爾德孤兒,這些孤兒中誕生了今天聞名世界的「庫爾德女兵」。 \n 庫爾德人謀求獨立 \n 衝突的原因是,庫爾德人一直在謀求獨立。 \n 歷史上的庫爾德人一直有建國夢想,事實上他們曾在1946年,建立過自己的國家「庫爾德斯坦」,不過只存在了短短一年,就被迅速滅國了。直到今天,庫爾德人依然在為獨立而努力。 \n 貝亞之所以說,ISIS等於土耳其,是因為庫爾德人認為土耳其政府在暗中向ISIS提供武器,他們甚至認為,ISIS最初就是土耳其政府培植的。貝亞說庫爾德有自己的情報系統。 \n ISIS突然出現在敘利亞庫爾德的地盤,山的另一邊便是土耳其,貝亞指著手繪的地圖問我:「那你覺得他們是從哪來的?ISIS首腦的老婆孩子們全都住在土耳其,你說他們能從哪來?天上掉下來的?」 \n 事實上在埃爾多安政府眼中,庫爾德問題的確是值得動用一切手段去解決的,土耳其已經將庫爾德工人黨定性為「恐怖組織」。 \n 因為曾與美軍一起抗擊ISIS,庫爾德人得到過國際社會在道義、資金、武器等多方面的支援,便是庫爾德人名聲大振的這幾年。但在2018年之後,庫爾德人的生存狀態急轉直下。 \n 2018年底,沙特肢解記者卡舒吉一案,帶來了國際社會一系列連鎖反應,大國間暗中交易,最終導致川普決定從敘土邊境撤軍,拋棄了曾經的戰友庫爾德人,這為他招來了國際社會及國內輿論的罵聲一片。但大局已定。失去了美國的支持的庫爾德人,如今被土耳其與ISIS左右夾擊。 \n 貝亞說:「有一天有兩個人,穿著庫爾德武裝的軍裝,在我們的城鎮中心,開槍掃射,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 \n 自殺式襲擊在當地也接連不斷。 \n 飽受歧視受到排擠 \n 像貝亞家這樣的庫爾德地區的老百姓,如今處境十分艱難。在外有打不完的仗,在內又飽受歧視。 \n 貝亞說:「我們生活在社會底層,敘利亞對我們沒有公平可言,只要說庫爾德語,就會受到排擠。」庫爾德人在長相上,也與阿拉伯人有明顯的不同,導致庫爾德人在中東可以被輕易地分辨出──這也是為什麼貝亞無法在國內接受手術。 \n 貝亞的同學曾經因為手戴一條帶有庫爾德圖騰的手鏈,而被警察帶走。貝亞的伯父,因為兒子選擇當兵,被人整天上門找茬毆打。巴沙爾政府甚至禁止庫爾德學校教授庫爾德語。因此庫爾德人與巴沙爾政府也一直矛盾衝突不斷。內憂外患,庫爾德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一)

  • 兩岸看世界》不是戰死沙場 就是逃亡國外

    兩岸看世界》不是戰死沙場 就是逃亡國外

    每一個生活在那裡的人,都夢想能夠離開。」 \n庫爾德武裝在敘利亞北部邊境封鎖了城鎮、道路,建立了自己的「庫爾德區」,他們自己保護自己,拒絕被歧視被欺負,他們現在自由地說庫爾德語,但當地教育、醫療及生活條件都十分艱苦落後。 \n「人出不去,東西進不來,物價太高,日子過不下去,所以很多人去當兵了,因為當兵比其他工作給的錢多。」貝亞說。貝亞拿出手機,翻出照片:「這是我堂哥,他去當兵了。」 \n \n三個兄弟死在戰場 \n藍天白雲下,一個棕色短髮少年的自拍。臉上幾粒雀斑,輪廓清瘦得剛剛好,一臉英氣。黑色衣領豎著,我想那應該是一件男孩子都愛穿的寬大夾克。絡腮鬍渣,他戴著墨鏡,看不到眼神,顯得很酷,鏡片裡倒映著一點綠色。他嘴角向上,似笑非笑。 \n──他可真帥啊! \n「是的。但他已經死了,26歲。」 \n貝亞的堂哥不是為了「高薪」,而是因為一腔熱血自願參軍,與在城鎮周圍參與保衛不同,貝亞的堂哥是進山打游擊,是與土耳其和ISIS正面交鋒的「前線」。 \n「我記得我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天,急匆匆地回到家,我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把這個消息突然告訴了我爸。那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我爸落淚。」 \n庫爾德人驍勇善戰,但並不是每個庫爾德人天生都是戰士。貝亞家有三個堂兄弟死在了戰場。 \n \n拖著傷腿奔跑逃亡 \n因為18歲後會被強制徵兵,即便讀了大學,畢業之後也要服兵役,因此,貝亞家的孩子們,大都選擇了逃亡。 \n「你知道,14000美金對於我們來說,真的是非常非常大的一筆錢。」貝亞說。 \n2019年3月,在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相繼到達歐洲之後,向當地蛇頭支付了約14000美金,貝亞也踏上了他的逃亡之路。 \n在一個夜晚,貝亞跟著一個陌生人,拖著一條傷腿,奔跑著穿越了敘土邊境,進入了土耳其。 \n關於那天晚上的情形,貝亞說:「我不知道,我不記得,什麼都記不得了。我只記得我拚命地跑,拚命地跑。我知道隨時會有槍聲響起,我都不知道我跑了多久。後來有人告訴我已經到了土耳其,說我們安全了,那時候我像失憶了一樣,腦子裡只剩下一個聲音:我還活著。」 \n──走前和家人的最後一頓飯,是什麼樣的? \n「媽媽在哭,爸爸……我不知道,也許我走後……我不知道,我不想回憶了。」貝亞搖了搖頭。 \n──有車接你們嗎? \n「沒有,我們跑」,說「沒有」的時候,貝亞瞪大了眼睛拉長調子。 \n即便以這樣的形式出境,還不是貝亞家最危險的版本。貝亞的三哥,如今在瑞典做理髮師,他來到瑞典的方式,是藏在一個食品冷凍集裝箱裡。貝亞說到這裡,做了個瑟瑟發抖的動作。 \n貝亞在土耳其蛇頭家裡住了2個月。 \n由於土耳其政府對庫爾德人的敵視,偷渡進入土耳其的庫爾德人,處境十分危險。但貝亞沒有別的選擇,要離開敘利亞,這似乎是唯一的路。 \n2個月後,貝亞終於等到了一本假護照——確切地說,護照是真的,但不是他的。找到一個長相類似的土耳其人,使用他的護照出境,是慣常的做法。貝亞說他還算幸運,有的人要等半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等到一本護照。並且這種方法,現在也越來越行不通了。 \n說起登上飛往瑞典的飛機的那一刻,貝亞模仿當時的自己:閉起眼睛,手放在心口,長出一口氣,嘴裡默念:「我活下來了。」這段話的最後,貝亞用了「重生」這個詞。 \n貝亞一家在當地曾是個體面的家庭。父親原來有一間製作建築用磚的小工廠,不少親戚朋友們都受雇於貝亞的父親。 \n貝亞說:「我爸爸真的非常非常努力。我們庫爾德人想要什麼,我們就努力工作,而不是祈禱上帝賜給我們。」 \n貝亞家有6個孩子,貝亞最小。哥哥姐姐以及他們的配偶們,曾經在當地大多都從事教師、醫生一類的工作。 \n \n一家人散落世界各國 \n現在,貝亞一家分別生活在德國、瑞典、伊拉克,依然留在敘利亞的,只剩他的父母和大哥一家。貝亞拿出手機給我看他的「家庭群」:「我們每天都要在這個群裡互相問候,如果某天哪個人沒有發聲,我們就會一起問他『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n貝亞父親的工廠在10年前關閉,後來父親又經營起一間小超市,現在小超市也關門了。因為城鎮、道路封鎖,導致城內生活物資短缺,物價飛漲,小超市進不到貨,只好關門。 \n關了小超市後,生活無以為繼,貝亞的父親會上街去收售一些二手傢俱家電,維持家用。 \n貝亞的大哥是英語老師,他是家中唯一服過兵役的孩子——去給軍隊當了一年零兩個月英文翻譯。現在他做英文老師的同時,還兼職一份理髮師的工作,每個月一共可以賺到150美金。 \n當地大多數老百姓,現在每個月大約能賺到50至100美金,最好的不會超過200美金。但以當地現在的物價水平,貝亞認為,「每個月至少要300美金才能活下去。」 \n生活舉步維艱。貝亞的三哥──在瑞典做理髮師的那位,他每月都會寄錢給父親,貼補一些家用。 \n貝亞的父親今年57歲,母親55歲。貝亞說他們從不為任何人過生日,因此談到母親的年齡時貝亞甚至一度搞錯了。 \n──會重男輕女嗎? \n「非常。如果一個女人沒生出兒子,那他丈夫就可以再娶,最多可以娶4個老婆,直到生出兒子為止。我的伯父們幾乎都是兩個老婆。但我爸爸只娶了我媽媽一個,我想我爸真的很愛我媽。」 \n(《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二) \n(仙姑有話/現居上海) \n \n

  • 不只被譏渺小如筆尖 波頓新書曝:川普還恐背棄台

    不只被譏渺小如筆尖 波頓新書曝:川普還恐背棄台

    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即將出版的新書日前遭外媒揭露,美國總統川普以「筆尖」來描述台灣與大陸之間懸殊的實力差距,另一部分書本內容更透露,美國背棄敘利亞的庫德族後,川普下一個拋棄的對象有可能是台灣。 \n \n綜合外媒報導,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新書《事發機要室: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預計23日上架,內容除了揭露川普將台灣描述為「筆尖」、大陸為「白宮橢圓形辦公桌」,以此對比兩岸實力懸殊。 \n \n新書中另一部分更透露,川普有可能背棄台灣。波頓去年9月離開白宮國安顧問一職後,10月在美國默許下,土耳其出兵攻打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民兵,川普此舉遭國際社會譴責背棄庫德族,波頓指出,有關川普下一個可能拋棄的對象,各界揣測紛紛,台灣在名單上名列前茅,而且可能會一直在那個位置上,他說,只要川普繼續擔任總統,這都不會是令人開心的前景。 \n \n新書內容還指出,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2018年12月在阿根廷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期間,強烈要求美方謹慎處理台灣議題,川普允諾會機警應對;隔年日本大阪G20峰會上,習近平再度提及台灣,強調台灣議題涉及主權及國家完整,若華府插手,美陸兩國關係會陷入困境,他更主張華府不要讓蔡英文總統訪美或是軍售台灣,指出這兩件事是兩岸維持穩定的關鍵。 \n \n關於軍售台灣,波頓在書中披露,去年8月在他的說服下,川普終於允諾對台軍售F-16戰機,不過川普也要求要「悄悄」地進行這件事。波頓向川普強調,如果不持續進行軍售案,將導致嚴重政治後座力,而且台灣會支付總價80億美元的軍售金額,波音工廠所在的南卡羅來納州也能因此創造出很多工作機會。他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更表示,最好馬上進行軍售案,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出現戲劇化事件之前進行。 \n \n \n \n \n

  • 兩岸看世界》追求獨立的庫爾德人 處境艱難

    兩岸看世界》追求獨立的庫爾德人 處境艱難

    命運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無非是順利與否、成功與否,最多是談談幸福與否。但對於另一些人,則是真的與「命」有關。那個拖著傷腿一路狂奔的夜晚,有一半的概率是為自己的命運畫上句號,還有一半,則是強行讓命運轉個彎。 \n貝亞,我在瑞典語學校的同學,21歲,敘利亞人。 \n貝亞還在排隊等待瑞典政府為他安排手術。從那場炸彈襲擊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4年。兩條腿並在一起,像一個「K」,他有時拄拐,有時已經不用。經年累月,他的傷腿已經在畸形癒合。 \n \n四國交界處的民族 \n一年期的居留許可就快要到期,手術還沒有消息。說到這,貝亞不算擔心:簽證可以續簽,腿,也不算著急了。續簽的難度不大,貝亞說:「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庫爾德的情況,我們過什麼日子他們(各國政府)都知道,續簽應該不難。不過要是從大馬士革來的,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 \n貝亞是敘利亞庫爾德人。 \n庫爾德是中東地區的一個民族,生活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以及伊朗四國交界的山地庫爾德地區──Kurdistan,人口約4500萬(現有資料認為庫爾德人的數量為3000萬,但貝亞堅持認為他們有4500萬人口)。 \n19世紀後,庫爾德地區被四國瓜分。現在的庫爾德人分散在四國境內,其中,以土耳其境內人數最多,敘利亞最少。庫爾德地區,是ISIS主要的活動區域。 \n──ISIS現在勢力越來越小了。 \n「沒錯,是我們(庫爾德人)殺了他們。」貝亞說。 \n近些年,庫爾德人被人們熟知,是因為在過去幾年中,庫爾德人在抗擊ISIS的戰鬥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庫爾德人數年與美軍聯手抗擊ISIS,兩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美軍將領還曾在採訪中,稱讚庫爾德人「驍勇善戰」。 \n每年3月21日是庫爾德人傳統新年——Nowruz(諾魯孜節)。庫爾德人會在這一天,舉行盛大的集會和遊行。 \n2016年3月18日,諾魯孜節的前三天,有人對敘利亞境內庫爾德地區發動了自殺式炸彈襲擊。 \n那天貝亞去探訪他的一個開小商店的朋友。一輛汽車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爆炸了。一扇門掉了下來,砸在貝亞的腿上。貝亞被送進醫院,接受了手術。 \n貝亞生活的地方是敘利亞邊境庫爾德地區的一個小鎮Kahtanieh,當地醫療水平十分有限,以及植入的醫療器材品質不過關,7個月後,貝亞的腿傷復發,需要將已經植入的金屬取出,但當地醫院沒有能力提供修復治療。非庫爾德地區的醫院,對庫爾德人並不友好。貝亞的傷就耽擱下來,直到現在。 \n「ISIS宣稱對那次爆炸負責,但ISIS等於土耳其。」說起土耳其政府,貝亞難掩憤恨。 \n庫爾德人與土耳其政府關係十分複雜。庫爾德人在土耳其境內的組織,叫庫爾德工人黨,與土耳其政府長期衝突,幾十年來雙方死傷數十萬人。土耳其政府還曾在1930年代對庫爾德人進行過血腥鎮壓。長期衝突和鎮壓下,留下了大量庫爾德孤兒,這些孤兒中誕生了今天聞名世界的「庫爾德女兵」。 \n \n庫爾德人謀求獨立 \n衝突的原因是,庫爾德人一直在謀求獨立。 \n歷史上的庫爾德人一直有建國夢想,事實上他們曾在1946年,建立過自己的國家「庫爾德斯坦」,不過只存在了短短一年,就被迅速滅國了。直到今天,庫爾德人依然在為獨立而努力。 \n貝亞之所以說,ISIS等於土耳其,是因為庫爾德人認為土耳其政府在暗中向ISIS提供武器,他們甚至認為,ISIS最初就是土耳其政府培植的。貝亞說庫爾德有自己的情報系統。 \nISIS突然出現在敘利亞庫爾德的地盤,山的另一邊便是土耳其,貝亞指著手繪的地圖問我:「那你覺得他們是從哪來的?ISIS首腦的老婆孩子們全都住在土耳其,你說他們能從哪來?天上掉下來的?」 \n事實上在埃爾多安政府眼中,庫爾德問題的確是值得動用一切手段去解決的,土耳其已經將庫爾德工人黨定性為「恐怖組織」。 \n因為曾與美軍一起抗擊ISIS,庫爾德人得到過國際社會在道義、資金、武器等多方面的支援,便是庫爾德人名聲大振的這幾年。但在2018年之後,庫爾德人的生存狀態急轉直下。 \n2018年底,沙特肢解記者卡舒吉一案,帶來了國際社會一系列連鎖反應,大國間暗中交易,最終導致川普決定從敘土邊境撤軍,拋棄了曾經的戰友庫爾德人,這為他招來了國際社會及國內輿論的罵聲一片。但大局已定。失去了美國的支持的庫爾德人,如今被土耳其與ISIS左右夾擊。 \n貝亞說:「有一天有兩個人,穿著庫爾德武裝的軍裝,在我們的城鎮中心,開槍掃射,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 \n自殺式襲擊在當地也接連不斷。 \n \n飽受歧視受到排擠 \n像貝亞家這樣的庫爾德地區的老百姓,如今處境十分艱難。在外有打不完的仗,在內又飽受歧視。 \n貝亞說:「我們生活在社會底層,敘利亞對我們沒有公平可言,只要說庫爾德語,就會受到排擠。」庫爾德人在長相上,也與阿拉伯人有明顯的不同,導致庫爾德人在中東可以被輕易地分辨出──這也是為什麼貝亞無法在國內接受手術。 \n貝亞的同學曾經因為手戴一條帶有庫爾德圖騰的手鏈,而被警察帶走。貝亞的伯父,因為兒子選擇當兵,被人整天上門找茬毆打。巴沙爾政府甚至禁止庫爾德學校教授庫爾德語。因此庫爾德人與巴沙爾政府也一直矛盾衝突不斷。內憂外患,庫爾德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系列一)(仙姑有話/現居上海) \n

  •  俄羅斯BTR-82A裝甲車遭炸彈攻擊 幸未損傷

    俄羅斯BTR-82A裝甲車遭炸彈攻擊 幸未損傷

    一輛俄羅斯BTR-82A八輪裝甲運兵車,在敘利亞伊德利卜(Idlib)的公路上遭土製炸彈(IED)的伏擊,不過車上人員均未受傷。 \n \n防衛部落格(Defence-Blog)報導,俄羅斯國防部發言人伊果‧科納申科夫(Igor Konashenkov)表示,俄國駐敘利亞部隊,在埃里哈(Ariha)和烏魯姆-艾爾-加斯(Urum al-Jawz)城鎮之間的巡邏期間,遭到武裝分子的襲擊,他們利用事先隱藏的炸彈試圖炸損俄羅斯裝甲運兵車,不過車子僅受到了輕微損壞,乘員也沒有受傷。 \n \n俄羅斯支持敘利亞的大馬士革政府,也保證該國的安全。不過土耳其一直以反恐的理由進軍敘利亞,主要是為了打擊庫德人。俄國總統普丁和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在3月5日,達成了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的停火共識,俄軍與土軍將共同巡邏伊德利卜,以建立了安全走廊。 \n \n莫斯科和安卡拉已經確認了他們對維持敘利亞主權的承諾,同意繼續一起打擊恐怖主義。 \n \n俄羅斯指出,由於武裝分子的潛在攻擊,巡邏是不安全的。因此巡邏路線的長度已經縮短。作為回應,土耳其官員表示,他們將採取進一步的安全措施,以延長兩國軍事力量的路線。 \n

  •  敘利亞空軍實力升級 取得10架MiG-29

    敘利亞空軍實力升級 取得10架MiG-29

    俄羅斯已確認向敘利亞交付2批先進的MiG-29戰機,並且已在6月1日開始執行戰鬥任務。這批MiG-29,對於敘利亞老舊的空軍機隊會有顯著提升。 \n \n防衛世界(Defence World)報導,消息人士表示,俄國提供給敘利亞的戰機,數量在6至10架之間。雖然未指定飛機數量或型號,但其他消息來源佐證,每批發送的戰機數量為5架。 \n \n俄羅斯駐敘利亞大使館週三證實,已向敘利亞共和國交付了MiG-29戰鬥機,而且是2批,因此總數就是10架。 \n \n大使館在6月3日的推文說:「敘利亞與俄羅斯的國防合作再添一筆,敘軍已收到了第2批MiG-29,並且已經開始執行任務。」 \n \n敘利亞空軍機隊全部都是俄式戰機,包括Su-22、Su-24戰鬥轟炸機,還有MiG-21、MiG-23、MiG-25、MiG-29。其中性能最好的是MiG-29,已知的數量是19架,但是自去年以來,敘利亞一直沒有派出MiG-29執行常規戰鬥任務,甚至在土耳其對伊德利卜的轟炸攻擊寺,敘利亞也沒派MiG-29,而是派出較老舊,空中性能也不夠靈活的Su-24與其對戰,當然遭到土耳其的F-16擊落。 \n \n因此外界猜測,敘利亞的MiG-29可能全部飛往俄羅斯進行現代化升級。 MiG-29在升級之後,將改裝電傳飛控系統、新式雷達和光電觀測儀、頭盔瞄準/顯示系統、新式通信設備、先進的武器控制系統等,將可大幅提升敘利亞空軍的總體戰力。 \n \n敘利亞新聞社報導說,MiG-29戰鬥機在俄羅斯敘利亞赫梅明空軍基地(Hmeymim AFB)交接儀式後,立即部署在各個機場,報導稱,新戰機將比上一代戰機強的多。

  • 門羅主義擋得了伊朗嗎

    門羅主義擋得了伊朗嗎

     上周六(5月23日)晚上,第1批伊朗油輪載著石油進入加勒比海委內瑞拉水域。為了阻絕委內瑞拉外海的毒品走私,美國在這一帶部署了重兵,包括驅逐艦、近海戰鬥艦、水上飛機、空軍偵察機,而伊朗的油輪就這樣駛入了這片海域。之前,川普政府曾祭出門羅主義,揚言將阻止任何域外勢力干預美洲事務,委內瑞拉則表示一旦油輪進入委國水域,將派軍艦為伊朗油輪護航。美國能容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關係發展到什麼地步,也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n 委內瑞拉和伊朗都是OPEC會員國。20幾年前查維茲擔任委內瑞拉總統時,就和當時伊朗總統內賈德建立了戰略關係,也開始商務往來,但一直沒有蓬勃發展。一直到兩年前,川普退出伊核協定,重新對伊朗實行制裁之後,伊朗才加速與另一個同受美國制裁的委內瑞拉發展緊密關係。 \n 伊朗除了賣汽油給委內瑞拉,助其解決燃眉之急外(這次據估計就是以5艘油輪,運送6000萬加侖汽油到委內瑞拉),更要以技術和設備援助,幫委內瑞拉重建煉油廠。4月22日到5月6日,伊朗飛機就往返委內瑞拉12架次,運送煉油設備。而根據媒體報導,飛機回程也從委內瑞拉運回大批黃金與歐元、美元現鈔。 \n 委國反對派更指出,伊朗飛機運過來的除煉油設備外,還有軍事偵察與監聽儀器,足以追蹤加勒比海地區的美國軍艦活動。無論反對派所言是否為真,伊朗和委內瑞拉的關係愈走愈近,是個不爭的事實。 \n 另一方面,伊朗跟敘利亞的關係也同樣引起關切。5月中,美國智庫曾就伊朗最近在敘利亞的活動進行討論。一派指出伊朗開始從敘利亞撤軍,因為新冠疫情與油價下跌的雙重打擊,伊朗已經沒有足夠的銀彈繼續在敘利亞戰場消耗下去。另一派學者則指出,伊朗撤出的只是現在沒有在打仗的部隊,並不代表伊朗就改變戰略,從敘利亞抽身了。尤其新冠疫情肆虐,黎巴嫩整個中產階級幾乎崩潰,而黎巴嫩經濟直接牽動敘利亞,導致敘利亞貨幣貶值超過50%。經濟嚴峻的情況下,小阿塞德政府更需要伊朗的石油援助。所以伊朗不是撤出敘利亞,而是以另一種方式深化了她在地中海東岸的影響力。 \n 在伊朗與敘利亞及委內瑞拉逐漸形成一個三角架構的時候,就看美國或西方怎麼回應了。是把它當中東問題看,還是當拉美問題看。當中東問題看,就需要聯合阿拉伯人對抗波斯人,可是以色列正式兼併約旦河西岸在即,這又可能影響美國和阿拉伯國家的關係。而土耳其部隊在利比亞戰場取得上風,極可能成為利比亞的造王者,從而鞏固土國在東地中海的勢力範圍,也分散了埃及等阿拉伯國家的注意力。 \n 把它當拉美問題來看,那就要阻止伊朗賣油給委內瑞拉。但委內瑞拉的經濟若因此崩盤,又可能影響到委國的抗疫。所以除非美國找到下台階,解除部分對委制裁,讓它有經費對抗疫情,否則疫情爆發,委國成為疫情震央,委國的問題擴大變成拉美問題,又可能外溢回來影響到美國。 \n 這些問題其實都不難解,但需要的是一個有層次有章法的外交戰略,而不是即興的暴衝反應。問題是,以川普的善變性格,他做得到嗎? \n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