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數學系的搜尋結果,共23

  • 數甲10年來最難 全中教:有些題目根本在考數學系學生

    數甲10年來最難 全中教:有些題目根本在考數學系學生

    今年指考數學甲是10年來最難,補教老師認為,高三內容考42分,相當重。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表示,多選題第5題及第6題微積分題目,好像是在考大學數學系學生,這種題目出現在指考並不適當。 \n \n補教老師林名揚說,今年數學甲試題看似計算量不大,卻是不容易作答,尤其多選題第5題、第6題考微積分,非常難,考生觀念不清楚的話,無法作答,許多中等程度的考生,可能會在這兩題「遭遇重傷害」。 \n \n林名揚進一步說,多選題第4題考向量,但考生若將平面上的三點看成三角形,就會判斷錯誤,因為此題的三點是在同一直線上,跟傳統的考法很不一樣,題目很靈活。 \n \n「高三內容就考了42分,若加上高二選修則高達50分。」林名揚說,如果考生高三下學期都在忙申請入學,沒有仔細讀5、6冊的內容,這次一定考不好。他認為,今年數學甲是10年來最難,預估頂標僅65分,比去年降2分。 \n \n全中教表示,今年數學甲試題中偏難,且多題不符合指考檢驗學生表現的目標設定,是份令人惋惜的試題。題目難度分布沒有安排妥當,計算量也是難以捉摸,因此會有蠻多按部就班的學生可能大受打擊。 \n \n全中教指出,多選題是本次最困難的大題,尤其多選第5題及第6題問題的範疇,幾乎是針對數學系學生在做的問題討論,第五題利用高斯進行無理數的分析,讓不熟高斯函數運算的學生無從下手,更別說觀察到[nθ]/n與nθ/n關係的討論,而多選第六題雖為微積分第一基本定理的應用,但中間過多資訊及引導,最後還要對於不定積分後常數的可能做判斷,讓每個選項困難度大增。

  • 數學系畢業後不當教師能做什麼?過來人曝經歷

    數學系畢業後不當教師能做什麼?過來人曝經歷

    高中畢業後大學該選哪個科系,一直是每屆學生頭痛的課題,大多數學生會依科系未來發展及興趣做評估,但興趣真的能當飯吃嗎?日前有一名網友提到,從小就對數字就很靈敏,因此數學成績相當優秀,好奇若讀數學系,未來有哪些工作可以做。 \n一名網友在ptt表示,他從小就很喜歡數學,因此每次考試成績幾乎滿分,但卻也只對數學有興趣,其他科目成績普通,好奇如果從讀數學系畢業後,未來的出入如何,因此詢問「數學系畢業的現在在幹嘛?」。部分網友表示,很多人成為教師「補教業不少,朋友畢業做了快五年」、「我認識的在當數學老師,賺不少喔」。 \n還有人分享友人經歷,「我認識進保險業的爽賺,沒事還能考考精算師,不過不好考,考很久又很多科,所以他還沒考過,不過公司會給溫書假」、「轉資工、計組、計概、OS,資料結構補一下,好碼農誕生」、「我好幾個朋友在當會計師,還有一個在幹壽險業的」。還有人建議「喜歡數字千萬別念數學系,數學系根本看不到幾個數字,小妹應數學士、數學碩士,目前在寫軟體當RD(研發部),數學系畢業不能幹嘛,但你會發現沒什麼東西比數學更難」。

  • 清大生求歐趴狂拜楊冪 原因超奇葩

    清大生求歐趴狂拜楊冪 原因超奇葩

    學生時代總是必須面對各種大大小小的考試,學生們為了祈求可以順利通過學分,大多數人都會到廟宇中祈求神明的幫助,但北京清華大學卻有一批學生拜起了知名女星「楊冪」,背後的原因曝光後讓許多網友都哭笑不得。 \n根據陸媒報導,近日有大陸網友發了一篇標題為「清華學生期末拜楊冪居然是真事兒」的文章,並寫道自己一開始還以為只是網路上的玩笑,沒想到竟然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據傳,清大生在考「複變函數論」之前,都會將微信等社群軟體的大頭貼換成楊冪,並不斷循環收聽她所唱的歌曲「愛的供養」。而清大學生們之所以如此瘋狂地在考前「拜楊冪」的原因,正是因為楊冪的大伯任教於清華大學數學系,希望可以藉由這個行為來讓大伯手下留情、不要被當。 \n但楊冪的大伯對學生們的行為反而非常無奈,在過去的採訪中曾無情地吐槽:「楊冪也不能起作用,既沒有理論意義又沒有實際意義」,甚至更直言爆出:「楊冪她根本不懂數學」。許多網友見狀都忍不住大笑,「哈哈這大伯真的是一點面子不給留」、「期末的時候真的是想盡一切辦法不掛科(不被當)啊」、「還不如拜她大伯」。

  • 陸校最強數學系 北大穩坐冠位

    陸校最強數學系 北大穩坐冠位

     大陸掀起數學熱,但最強數學系名落誰家?根據大陸教育部相當權威的第四輪數學一級學科評估,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山東大學拿到A+,其中北大數學還在2002年、2007年、2012年的前三輪學科評估中均名列全國首位,2017年北大數學和統計學還入選大陸國家「一流學科」建設名單。 \n 北京大學數學科學學院在大陸享譽盛名,師資雄厚、生源優秀,各省數學強手和幾乎所有取得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金牌的大陸學生,大多數就讀北大數學系。這也使得北大數學系被譽為「北大四大瘋人院」之首,因為課業重、考試難、數學怪咖一堆。 \n 次於上述3校,在第四輪數學一級學科評估裡只拿到A的大學,包括北京清華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天津南開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和西安交通大學。 \n 北京清華數學系雖在排名上落後,但其發展勢頭迅猛。2011年6月,著名數學家丘成桐辭去美國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的永久職位,接受北京清華邀請,全職到北京清華大學數學科學系工作,其強大的影響力,為北京清華帶來大量的國際資源。 \n 位於安徽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同樣發展迅速。眾所周知,法國和俄國是傳統的數學強國,尤其法國在分析、動力系統、概率論、代數幾何、數論方面是全球數一數二。2019年,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啟動「中法數學英才班」,打通了數學聖地──法國的一眾王牌院校,還有法蘭西科學院院士、2002年菲爾茲獎(有「數學界諾貝爾獎」之稱)得主、中法班教育委員會主任洛朗.拉福格加入了中法數學英才班,師資突飛猛進。

  • 當數學系來教 陸教授講課枯燥

    當數學系來教 陸教授講課枯燥

     有大陸部落客表示,大陸大學教數學愈來愈往純理論方向發展,把底下的學生都當作數學系教;同樣的課程,麻省理工教授教得易懂易學,還激起學生的學習熱情。論者認為,應該要把教科書編寫得通俗易懂、簡單實用即可,至於高等數學的來龍去脈及其嚴謹理論,不學或不知道也沒啥關係。 \n 大陸台生認為陸校教授把每個學生都當數學系來教,大陸部落客金宇飛的看法所見略同。他的〈高等數學為何掛科多?其實真不怪你!〉一文指出,大陸教師的教法愈來愈往純理論方向發展,根本不管下面的學生是不是數學系的。 \n 他表示,過去他認為高等數學,尤其是微積分,要比初等數學更容易學。高等數學的最難之處也就是極限理論,但如果淡化掉極限,則導數和微積分其實不算難,規則並不多。 \n 問題是大陸高等數學老師的講課,基本上是按照教科書的程序和內容,開頭的極限內容就講了好幾周,而由極限引出導數時卻一下子就過去了,因為教科書上也就2-3頁的內容。高等數學老師講課的內容又是從數學到數學,幾乎是純理論的。「其結果是,當一些學生還在虛無縹緲的極限理論中混沌的時候,導數的列車卻迅速地開過來,又迅速地開走了,這樣就直接影響後續微積分的學習和理解。以至於一些學生考完高等數學後,都不知道或不理解導數和微積分是怎麼回事,怎麼來的,怎麼運算的,更不要說它們可以派什麼用場了。」 \n 同樣課程金宇飛在網路上看到麻省理工教授的教法,非常注意突出導數和微積分的幾何學意義、物理學意義、經濟學意義,顯得高等數學非常有用。他認為這種課程設計和教學方式非常好,「不僅易懂易學,而且可以激起學生的學習熱情,明確目標和實用性。」

  • 台灣學生叢集電競 清大資工數學系奪冠

    台灣學生叢集電競 清大資工數學系奪冠

    國立清華大學資工系與數學系學生,組成「os.system」隊參加第7屆台灣學生叢集電腦競賽,模擬地震造成水利設備受損情況,現場建置叢集式超級電腦發揮出最高效能,以接近滿分的佳績拿下冠軍,拿下12萬元獎金。 \n \n為培育優秀青年投入高速計算領域,因應人工智慧(AI)潮流,國家實驗研究院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創辦台灣學生叢集電腦競賽(TSCC),舉辦7年以來培育多名資工領域頂尖青年學子,造就創新科技人才,冠軍隊學生同時入選美國全球學生叢集電腦競賽(SCC)決賽。 \n \n主辦單位表示,TSCC依世界級SCC模式,考驗學生自行建置叢集式小型超級電腦的軟實力,評比項目包括安裝平行運算環境、調校叢集電腦效能最佳化,及應用程式解題的臨場反應。 \n \n今年應用解題主要朝向民生相關議題,如全球或區域性高密度的地震波傳遞模擬軟體SPECFEM3D,和水利工程軟體REEF3D,前者可預測兩地間的地震波度,後者可用於水壩、橋墩等水利設施的強度計算。 \n \n比賽期間,學生運用上述兩套軟體,模擬地震造成水利設施受損情況,例如從地震發生地點開始,模擬震波傳遞到重要水壩及橋梁時,震波造成的損害情形。 \n \n清大資工系教授周志遠表示,今年清大參賽隊伍雖大多都由新成員組成,但學生都很認真,對比賽做足準備,比賽時學生需深入掌握題目特性,思考如何以平行計算方式縮短電腦模擬時間,將現場建置的叢集式超級電腦發揮最佳效能。

  • 義大財數陳汛汯    全臺數學潛力股TOP12

    義大財數陳汛汯 全臺數學潛力股TOP12

    聽到「數學」兩字,多數人都敬而遠之,不過在陳汛汯內心,卻對數學有一份狂熱,當他人沉迷於電玩世界時,他可是優游於數學天地間,深受數理邏輯之妙吸引,並獲得國家級數學獎學金肯定。 \n \n今年剛從義守大學財務與計算數學系畢業的陳汛汯,是105學年度「周鴻經獎學金」僅有的12位獲獎學生之一,該獎學金乃是為紀念周鴻經而特設,每年遴選全臺灣相關領域傑出表現學生,碩士研究生與大學生均可角逐,旨在鼓勵對數學領域具熱忱,且具潛力的年輕人持續投入,私立大學學生僅有兩位入選,義大陳汛汯可說十分難得。 \n \n聊起數學,陳汛汯眼睛便閃閃發亮,他說,小時候閱讀《高斯傳記》深受感動,發現數學天地如此奧妙,加上在這方面表現比其他同學突出,大學時便選擇理工領域出名、離家近的義大「財數系」就讀,大學四年很感謝系上讓他扎實打下數理基礎,尤其在擔任張耀祖教授教學助理期間,領悟成長許多,並以所參與的「編碼」小計畫成果,榮獲「周鴻經獎學金」殊榮。 \n \n「在大學接觸的數理課程,幾乎都沒有數字」,陳汛汯如此說道。他說,在義大四年,培養最多的是數理邏輯推理能力,經常思考一個理論能夠如何運用,好比「微積分理論可以應用在哪,我們又該怎麼應用」,無論畢業後從事保險業、理財師、理專或資訊工程師,最重要的是具備思考能力;而能夠獲得數學領域數一數二的「周鴻經獎學金」肯定,陳汛汯認為「對數學理論有自己想法」與熱忱執著,應是脫穎而出的關鍵。 \n \n數理邏輯訓練,絕非一般人以為只是用來「算錢」;相反地,還能延伸運用於觀察社會現象、分析財經問題,「很多事情都會用數學方式解決,以邏輯思維分析判斷」,數學對陳汛汯來說,絕非一般人眼中硬梆梆的數字。 \n \n數學不僅不可怕,而且「非常奧妙」,除了沉浸其中樂不思蜀,陳汛汯也在父母影響下,投入數理教學領域,嘗試設計活潑多元的方式,引領更多小朋友認識數學的可愛;此外,畢業前,他亦已接獲成功大學「應用數學研究所」錄取,近期已開始跟隨教授研究,這位數理潛力股,已經迫不及待深潛探詢,孜孜不倦地追尋數理深海奧秘,期許未來還能獲得其他獎項,並回母校分享這份榮耀。 \n

  • 我要念台大數學系!明道中學林浚騰靠繁星圓夢

    我要念台大數學系!明道中學林浚騰靠繁星圓夢

    大學繁星推薦入學7日放榜,台中市多所學校表現優異,僑泰高中今年共有61人錄取、興大附中有3人考取醫學系,而明道中學林浚騰從小熱愛數學,參加國內外競賽屢獲佳績,今年更透過繁星圓他的數學夢。 \n「我熱愛數學,我要念台大數學系!」侃侃而談自己的夢想,林浚騰說,在學習數學的過程中,總感覺複雜的運算一直吸引他,在其中找到許多樂趣,尤其喜愛微積分,因微積分的推倒過程、利用曲線一軸旋轉的體積也讓人驚喜。 \n從國中到高中,林浚騰參加過多項數學相關競賽,屢獲佳績,更是2015AMC澳洲數學能力檢定中學高級組全台唯一、全球三位滿分的其中一人。校方強調,他為了圓數學夢,明確訂定目標且堅持往前,始終如一努力爭取,終於能踏上夢寐以前的學習殿堂。 \n僑泰高中今年共有61人錄取繁星,其中44人更考取國立大學,其中,父親為菲律賓籍的邱柏翰三年前以3A2B成績進入僑泰,三年來不斷自我鞭策,透過繁星考取陽明大學。興大附中則有17人錄取繁星,其中,徐一琁學測成績74級分,一年級就加入心理研究社的她錄取台大心理系。

  • 數學系教授告訴你  彩券商不說的秘密

    數學系教授告訴你 彩券商不說的秘密

    彩券巨額獎金的誘惑,彩券迷向來樂此不疲,不過南加州大學數學系教授亞歷山大說,美國熱銷的彩券中獎率極低,玩家買彩券試手氣不如省省吧。 \n 根據「洛杉磯時報」(LA Times)今天報導,亞歷山大(Kenneth Alexander)分析,別說中頭彩,光是中獎機率就猶如大海撈針。 \n 亞歷山大說,1張面額2美元的威力彩,中獎機率是0.0000000034%,每張面額1美元的兆彩,中獎機率是0.0000000039%。 \n 至於加州超級樂透的中獎率看來好些,面額1美元的彩券中獎率是小數點後面比威力彩與兆彩少個零,但也只有0.000000024%。 \n 不過科學驗證的精確數字仍止不住彩迷編織發財的美夢,洛時報導說,今晚即將開獎的美國兆彩(Mega Millions),頭獎獎金就高達5億4000萬美元,不過中獎率只有2億5900萬分之一。 \n 至於明天開獎的威力彩(Powerball)及加州彩券局發行的超級樂透(Super Lotto Plus.),頭獎分別是2億8800萬美元與1500萬美元,但中獎率也是微乎其微,分別只有2億9300萬分之一及4200萬分之一。1050709 \n

  • 想當仁醫 準醫生再考上台大數學系

    想當仁醫 準醫生再考上台大數學系

    台灣大學個人申請入學今天放榜,雲林縣正心中學畢業校友陳昱銘已經完成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業,目前在衛福部當替代役,只要完成住院醫師訓練就成了正式醫師,為了成為仁醫,重考學測獲73級高分,申請上台大數學系及清大數學系。 \n \n雖然睽違高中課程7年有餘,陳昱銘依舊考上理想中的學校與科系。他說對數學很有興趣,是高中時各學科中成績最好的,會放棄所愛,是因為弟弟小時候體弱多病,時常進出醫院,觸發他當醫生的志向,巧的是,高三那年學測一樣考了73級分,其中數學滿級分,考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 \n \n7年漫長的醫學系好不容易念完,竟又要重讀大學,很多人對陳昱銘的決定很不解,他卻有獨特的想法,覺得想成為仁醫必需有更進一步的哲學訓練。 \n \n陳昱銘指出,大六升上大七那年,他輾轉得知有一群神父、修女離鄉多年,克服語言、文化障礙,在偏遠的台東為醫療、教育默默付出奉獻,他相當感動,就與同學、學弟到台東拜訪這群神父,並在當地居家醫療服務1個月,這樣的體驗讓他深入思考到生命的本質,希望未來踏出的每一步,都不會迷惘。

  • 當了醫師還是愛數學 陳昱銘上榜台大

    就是愛數學,正心中學校友陳昱銘已取得醫師執照,申請入學上榜台大數學系,希望透過追求真理,精進並擴大對醫學的探索。 \n 台灣大學個人申請入學今天放榜,斗六正心高中有5人通過;其中,在去年6月醫學系畢業、取得醫師執照、現在服替代役的陳昱銘,今年參加學測獲73級分,正取台大數學系及清大數學系。 \n 本身是高雄人,父親調職台塑六輕,舉家遷到雲林,陳昱銘高中就讀位在斗六的天主教正心中學,在家中排行老大的他,弟弟是職業軍人;陳昱銘在民國97年高中畢業,考上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 \n 陳昱銘說,史懷哲的事蹟對他產生深遠影響,因為史懷哲抱持著信仰的堅定信念,行醫濟世,求真理不懈,令人景仰,看到當今的醫病關係與環境,也想要效法其精神。 \n 另一個觸動的因子,陳昱銘說,是在醫學系六年級,讀到范毅舜「公東的教堂」,書中描述民國40、50年代,遠從瑞士來台灣花蓮、台東等地的神父、修女,克服語言、文化障礙,照顧偏鄉居民,奉獻醫療、教育至今,令人感動。 \n 當時,他和班上2名同學、2名學弟,組成「後山醫思修道團」,花了半年時間,來往高雄與台東成功、大武等地,親自參與神父、修女的居家醫療、課後輔導、醫療諮詢等日常服務。 \n 「追求真理,不分學科」,陳昱銘說,喜歡哲學,高中對數學很有興趣,雖然考上醫學,當了醫生,但就是愛數學,希望透過數學追求真理之路,精進並擴大對醫學的探索。 \n 今年26歲的陳昱銘說,不會放棄醫生工作,會先參加不分科住院醫師訓練1年,存錢以備讀數學系,部分通識課程已可抵學分,會盡可能用最快時間修讀完畢,並持續行醫、追求真理的人生目標。1050425 \n

  • 丘成桐數學獎頒獎 竹中學生孫翊淇奪金

    丘成桐數學獎頒獎 竹中學生孫翊淇奪金

    第七屆丘成桐中學數學獎今天頒獎,新竹高中學生孫翊淇以「跳躍於三角的華麗舞步:變動三角形的軌跡探討」奪得金牌。他表示,能夠奪金很意外,因為在初審時被評審找出許多破綻,他只好打掉重練,另闢蹊徑得出漂亮結果,他未來會以台大數學系為第一志願。 \n \n為了鼓勵更多優秀的年輕學生投入數學研究領域,中研院院士丘成桐發起並設立數學獎,金獎可得到新台幣6萬元獎金,如果就讀國內外大學數學系或應用數學系,還可獲得4年總金額48萬元的獎學金,目前第一屆的銀牌得主已赴哈佛攻讀數學博士。 \n \n孫翊淇在激烈的競賽中脫穎而出,他表示,過程中經過很多次修正,但他相信,數學不外乎是幾何或代數,幾何的方法不行,就用代數來解,終於突破瓶頸。 \n \n銀牌獎有2人,分別是鹿港高中三年級學生莊祐鈞、建國高中二年級學生楊紹弘。 \n \n談到台灣的數學教育,丘成桐觀察,台灣雖然有些優秀中學生的數學表現很好,但由於美國知名的史丹佛、哈佛大學教授,花很多時間在指導中學生,讓這些有潛力的人達到大學生的水準,因此,台灣中學生的數學實力仍和美國有段差距。 \n \n丘成桐提到,大陸近年愈來愈願意針對教育進行投資,反觀台灣經費比不上、人手也不充足,「會慢慢跟大陸拉開距離。」 \n \n台大數學系主任李瑩英分析,數學具有結構性,如果學生的數學基礎沒打好,後來的學習時就會很辛苦,因此,對數學不好的學生還是要教,但可以教慢一點,而不是一味簡化數學的學習內容。 \n \n李瑩英說,數學若只考選擇題,會影響學生的推理及證明能力,而且中學也不宜再減少數學的授課時數,希望政府正視。

  • 會考數學非選題 超過10萬考0分

    今年會考數學科首度將非選擇題納入計分,但台師大心測中心統計,非選擇題滿分6分中,有84%考生得3分以下,超過3成、10萬979人0分,國中數學教育顯然出問題。 \n \n數學科閱卷的核心委員、台師大數學系教授謝豐瑞說,今年數學科加計非選擇題,在全部28萬多考生中,有3成非選完全空白,有寫的考生,連國小數學基本計算都出錯,讓閱卷老師相當訝異。

  • 破釜沉舟 數學系生圓機師夢

    破釜沉舟 數學系生圓機師夢

     中正大學數學系校友薛大猷為成為飛行員,籌措200萬元到美國考飛行駕駛執照,曾因左右方向搞錯邊慘遭淘汰,頂著沒有退路的沉重壓力,在永不放棄的態度下考取機師,8日回母校勉勵學弟妹勇敢追夢。 \n 「人的一生花最多的時間在工作上,當然要找份最喜歡的工作。」薛大猷從中學時就夢想翱翔天際,然而在台灣想成為飛行員,必須是空軍退伍、培訓機師或自行取得飛行員執照才有可能,他雖積極準備報考航空公司培訓機師缺額卻遭淘汰。 \n 無後盾的薛不放棄,拿出50萬積蓄還借錢、貸款湊200萬元,前往美國飛行學校考照,「砸了錢沒有退路了」,這股壓力讓他比別人更加用心。他說,筆試沒問題,但是操作卻曾大突槌。「當時我應該向左轉卻不小心往右,要跟塔台說明的時候,坐在旁邊的考官立刻說取消測驗。」在美遭受最大挫敗,他想,萬一轉錯方向後出現的是山,付出的代價不堪設想,每回上機都以此警惕自己。 \n 薛大猷返國後,在航空公司錄取率極低情況下通過面試,現常飛美加、歐陸,8日回母校拜訪寫推薦信的老師、現任校長吳志揚,也勉勵學弟妹人生路上不怕追夢、莫忘初衷。

  • 台大數學系25教授 連署支持學運

    學生占領立院第5天,但馬王陷入僵局,學生對政府的回應十分不滿,決心擴大抗爭,台大數學系已經有25位、超過3分之2的教授支持學運,其它系所也在連署。 \n

  • 漫談清華故事-數學落差

     清華大學數學系於上月底歡慶成立五十周年;回首來時路,培育了三位中央研究院院士,許多重量級學者以及各界傑出人士,而在教師行列中,群星璀璨,中生代與年輕同仁有相當卓越的表現,可謂後勢強勁;慶祝會到有創系元老、第一屆碩士生及第一屆學士生等,隆重而溫馨。 \n 數學是一門很美麗、很有威力、很神奇的學問,但也有「數學金童」協助釀成災難性的全球金融海嘯,「成佛成魔,繫於一心」;現今世界面臨許多複雜度很高的問題,需要多領域與跨領域協同合作,由於數學的基礎性,可以扮演關鍵角色。 \n 台灣社會由於僵化的升學制度,導致中學教育過早分流,相當多數的高中畢業生的數學程度非常低落,連帶基本邏輯觀念很貧乏;如從較遠處看,在中國現代化運動中,如五四運動,提倡「民主」與「科學」,不幸在約一百年後來看都不十分成功。 \n 社會學三大奠基人之一的Max Weber曾說:「西方科學是一個以數學為基礎的科學,他是由理性思維方式與技術實驗結合而成的合成物」。數學不好,自然影響科學發展,民主不夠成熟,可能也與科學未能內化有關。如果作跳躍式思考,完全不合邏輯,則無理性討論餘地;同時科學精神是「驗偽不驗實」,科學的進展常代表以往學說的推翻或修正。 \n 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常見各種訴求,先假設己方意見代表公理正義,要求對方照單全收,否則抗爭到底,難怪衝突不斷;因此溯本清源,要能有基本的邏輯觀念,養成理性思維方式,這部分相信數學系的師生們可發揮很大的力量,影響將極為深遠。

  • 兩岸史話-青島東路三號

     到醫學院無心唸書,一直心內苦惱。讀那些雜書、小說打發時間。也常常蹺課,整日看小說,只有要寫札記才會坐著看書。 \n 光復後,白樂園因為是日產被接收,一直為了住的問題傷腦筋。1947年二二八之後,米價一直漲升;尤其1948年、1949年年初的跌勢如大陸的金圓券、銀圓券。大陸撤退運來的黃金、美金或銀圓,尹仲容先生運用高利率的政策,於1949年6月15日換了新台幣,總算穩住了。也是差不多那時候,我領到獎學金還兼例外的工讀生(獎學金一個月43元,工讀生一個月25元)。賣血已經不是為了錢,經這麼一來就成為義務了。 \n 戰後復學 開始賣血 \n 在1949年6月15日新台幣發行以後,有了獎學金。在此之前,我已經開始賣血,100c. c.賣250元新台幣,就可以過兩個月。當時舊台幣還可以通用,1元新台幣是4萬舊台幣。不過心軟,看到病人是新莊的窮佃農,250c. c.的錢還拿包了一包袱舊台幣,不忍收,退還;只收了一「謝籃」的雞蛋,結果寄附宿舍,自己只拿幾個。當時血牛還不多,而且醫學院學生的銷路不錯。不過當了「賣血人」,是一種職業,當然有職業倫理、義務。我這O型當時叫做「博愛型」,沒有同血型只要交叉試驗正常,就可以通用;沒有適當的供血人,宿舍近,三更半夜被點到了,你也有義務出差。所以我以後暈倒過一次,就改為一次100c. c.的供血人,多了吃不消。 \n 我是1947年8月下旬到上海,9月中旬回到台灣。在上海,無聊就往公園跑。秋已來,落葉漸多。有時看滾滾流水,有時去書店玩,有一家德國人開的,稍會說幾句德文,想不到老闆夫妻很高興,還送一本書。上海那些外灘銀行、商行的建築是當代精華,只是我穿得太有難民味,近邋遢,不好意思去參觀20世紀初的偉構。歸程買不到票,18萬(法幣)補四等票,給5萬買通茶房,占一床位,查房時茶房會通知。當時與張先生同房,大概談不到10句話,後來才知道他就是那位台北案的張國雄。 \n 歸來趕緊辦住臨時宿舍的手續,註冊完,10月1日、2日,才搬進西館的大房,住6人:除了我,江金培、吳再成以後都當了大醫院院長,林凱南兄是彰化名醫,黃致遠兄、林雄斌兄不幸早過世。我後來搬到新東館二樓中間獨住(兼辦公室,有些書類檔案要放),以後吳兄無住處又擠進我的房間。 \n 入醫學院 無心唸書 \n 自1947年10月1日入醫學院臨時學生宿舍。的確我的書最多,約8百本以上。兩個書櫃及桌子擺不下,用肥皂木箱裝一堆書放在床下面,還天天、處處借書看。本來如硬是不改,我還是可以讀自己的化學工程,甚至改變讀閒書的那種極浪費時間的生活習慣。到醫學院無心唸書,一直心內苦惱。讀那些雜書、小說打發時間。也常常蹺課,整日看小說,只有要寫札記才會坐著看書。仔細一想我這輩子是1942年7月到1944年12月,以後是1948年9月到1950年5月12日,才稍微認真一點;不過閒書照看。認真地花兩天去想一條幾何題的補助線,或者大一為書上一題積分,想兩天無解才去找施拱星教授,老師在黑板上做了10、20分鐘,才說:「明天下午什麼時候下課。」 \n 「下午4點50分。」 \n 他笑一下說:「那時候給你。」 \n 翌日下課我就在教室門口等他,遠遠就看到他由圖書館邊的路走過來,我就走過去,打個招呼點了頭,他走過來遞給我一張紙: \n 「要轉換三次太難了,醫學院大概用不到這麼難的。」 \n 「你不要唸醫學院,來數學系吧。」 \n 當時唸數學系的人不多。我才說實話,本來想唸化工,是被迫上醫學院的。以後我不好意思,真的寫信給父親,拿了父親一封回覆不准的信給他看。之後三妹就唸台大數學系,常替施老師買郵票,他也集郵。 \n 1947年二二八之後更是不認真。不過3月下旬搬到千歲町,在當時錢思亮先生家前面,和魏綸如住同一房間。有空他坐著看書,我不好意思躺在一旁,所以那學期平均還有84點。 \n 一直到1948年9月升三年級,心緒太低落,也為了看小說蹺課,只有考試前看筆記;兩小時的上課筆記,大約30分鐘就可以抄完。但授課中教授的暗示,抄筆記就無法求到。三年級,想說可以到公共衛生領域,逃脫當醫師,才認真泡圖書分館,唸公共衛生、衛生工程、遺傳學、統計學、肺結核、癩病、熱帶醫學等書刊;但英文太差,還得帶辭典。 \n 亂讀,也帶些如拉斯金、克魯巴都金、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1820-1895)的《家庭、私有制及國家的起源》,偶而也讀到《聯共黨史》,對史達林的殘忍無情心已有領教。同情羅森堡女士,也看一看她的著作。馬克思的《資本論》翻一次,沒有經濟學、哲學、邏輯學的基礎,很難讀懂。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中學三年級由岩波新書的翻譯,看周傳海的解釋,光復後有不少不同的三民主義的版本也看過,《實業計畫》也讀。(待續)

  • 奇才華羅庚 世界級數學大師

     清華大學數學系成立於民國16年,最初稱為「算學系」。徐賢修入學時,正是清華數學系邁向高峰之際,許多數學大師在清華作育英才。 \n 民國70年代,新竹清華大學校長徐賢修接受學生訪談錄音時,提到華羅庚先生。 \n ……民國19年,「清華出了一位很大的人才(指華羅庚),這個人初中畢業,寫了9篇文章在科學雜誌發表,例如「角的三等分有限的步驟,是不可能的」,清華數學系熊慶來主任覺得這個人不錯,想要聘用,一查他只有初中畢業。初中畢業不行啊!給他當助教,也要大學畢業,當助理也要高中畢業。於是給他當「半助理」,讓他為熊先生改卷子。改卷子很輕鬆,他1個月就把數學系的書念完,把每一道題目都做過,幾乎沒有題目不會。 \n 我第一次碰見他時,他一年發表10篇討論數學的文章。最要緊的是他很勤,他早上4點鐘起床,念書到上午7、8點左右,吃個早餐,念到上午10點左右,就在外面晃啊,晃啊……。他是個瘸子,走路很難看,所以大家都認識他。有人覺得奇怪,這個人怎麼不念書?其實他從清晨5點念到上午10點半,已經念了5個半鐘頭,中午11點吃飯,12點又在那裡念書,下午4點半他又出來晃,下午5點半他又念到晚上9點多鐘,然後睡覺,天天如此。 \n 他起先在清華寫了10篇有關數學研究的文章,自己翻譯成英文,寄到德國的科學相關期刊去。這個人聰明絕頂,他的語言學習就是這樣克服的,後來跑到英國,他英文能寫,德文、法文也能寫。據我估計,他發表有關數學研究的文章大概有800篇,真是前無古人。他告訴我說,「做學問最要緊的是要提綱挈領,第二個是要勤,人家念8個小時,我念10個小時,我一定比他強。」 \n 華羅庚生於1910年,卒於1985年,是世界第一流的數學家,成就遍及許多重要數學領域。後來成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n (摘自本書第二章)

  • 書評-瘋狂與嚴謹交織的數學傳奇

     1904年數學家龐加萊(Henri Poincare′)提出的「龐加萊猜想」,是拓樸學領域的經典問題,也是克雷數學研究所在2000年舉辦的千禧會議中,懸賞百萬美元獎金的七大世紀難題之一。以當時多數學者的猜想,這些難題至少要花上五年甚或百年才有機會被解出,然而不到兩年,一名俄羅斯數學家佩雷爾曼(Grigory Perelman)卻將龐加萊猜想的證明公布在網路上。他不依循克雷數學研究所的規則,在有審查制度的數學期刊發表證明,他拒絕世界一流大學提出的工作邀約,也拒絕領取2006年頒發給他的數學最高榮譽「費爾茲獎」,最後他甚至淡出數學圈,斷絕與外界的聯繫。 \n 《消失的天才》作者葛森在無法親訪佩雷爾曼的限制下,以田野調查的方式,對曾經與佩雷爾曼接觸過的師長、同儕及家人進行訪談,試圖透過重建佩雷爾曼成長的環境及歷程,來探究這位隱世數學天才的心靈。原著出版於2009年,當時整個數學圈、輿論媒體,連同作者葛森都在猜想隱居俄國、過著簡貧生活的佩雷爾曼,是否會接受這個「千年大獎」?答案在2010年7月揭曉,佩雷爾曼拒絕接受,理由是他不配得獎,他認為哥倫比亞大學數學教授韓墨頓(Richard Hamilton)的瑞奇流(Ricci Flow)理論奠定了破解龐加萊猜想的基礎,他才更有資格得獎。 \n 這本書的中文版今年在台灣出版,除了讓台灣讀者有機會一窺偉大數學家的心靈與思維,進一步了解前蘇聯/俄羅斯的數學發展史外,我認為對台灣目前的數理教育也帶來相當深刻的提醒與反思。 \n 一個世紀數學問題的解決,對當代生活雖然沒有立即性的衝擊,卻代表人類文明的一個跳躍。人類知識對於真實世界的描述,透過這些偉大學者的努力得以更加貼近。人們好奇怎樣的環境及教育,得以造就像佩雷爾曼這樣的數學天才?從書中,讀者會發現佩雷爾曼很可能是一名亞斯伯格症患者,這是一種高功能自閉症的統稱,患者在特定領域上會有比常人更優異的表現,然而在社會群體互動上有某種程度的障礙。佩雷爾曼的一生,就是在母親及識出其天分的教師保護下,得以取得一個不受外界打擾的環境。而數學的重大跳躍正需要這樣一個完全不受打擾的環境,才能讓數學家專注地完成。 \n 曾經發表過學術論文的人都知道,當一個問題被順利解出後,另一個冗長的戰爭就要開始。在投稿學術期刊的過程中,一般作法是需要透過二到三位審查人的審閱,對文章的寫作內容、方式甚至符號進行檢查。有時會因為派系的不同,甚至審閱者程度不足而被拒絕刊登。申請過專題計畫的人也都知道,為了不斷取得研究資助,需透過大量發表論文,來獲得專題評審的支持。教育單位的升等標準通常是以前兩者的紀錄為主要依據,再加上教學評鑑,來決定一個研究者是否配稱為專業學者。 \n 制度雖能給予社會一個穩定的基石,卻同時抹煞了極端的天才。上述三種學術圈經常用來評量數學學者成就的方式,沒有一項是佩雷爾曼願意屈服的。也唯有如此,佩雷爾曼才能在一個完全不受干擾的環境下,專注地透過嚴謹而華麗的數學語法,雕塑出世人所仰望的作品。 \n 《消失的天才》描繪了俄羅斯60年代的數學教育境況,從書中可以看見真正的數學愛好者如何在威權體制下,為了理想的教育理念犧牲奉獻,將機會留給真正能發光發熱的天才。我們也能透過本書認識數學家的世界以及他們對數學的態度。更重要的,是對一昧強調多元化的當代教育政策進行反思。

  • 協志工商14顆繁星 半數是國立

    協志工商14顆繁星 半數是國立

     大學繁星九日放榜,協志工商今年星光熠熠!十四名錄取繁星的學生,一半是國立大學,其中最耀眼莫過於錄取台灣大學數學系的綜高生王儷穎,當年以基測三九七高分入學,今年如願以繁星上台大,讓擔任學校校車司機的父親驕傲不已。 \n 王儷穎因父親為校車司機,國中時每逢寒、暑假就會跟著父親到校內圖書館看書,三年前考量家中經濟和未來以繁星入學優勢,放棄念嘉義女中,到協志工商就讀,綜高三年期間,每學期都拿下四萬五千元獎學金,她說:「在協志不僅沒有名校的競爭壓力,可適性發展,一年九萬元獎學金也減輕家中不少負擔。」 \n 從小就對數學邏輯很感興趣的她,以三科頂標、一科前標成績,第一志願選填台大物理系,雖最後錄取的是數學系,但已經很滿意。父親王鵬傑得知女兒上了台大,不禁喜極而泣,不斷向師長道謝「感謝學校栽培」,王儷穎則以擁抱表達對父親的感謝。 \n 協志工商校長沈淵源表示,二年半前向家長承諾「綜高生上台大」兌現,顯示學校教學方向正確;副校長郭秋時說,王儷穎的例子證明綜高多元的學習環境,也能造就不凡的成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