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文學家的搜尋結果,共623

  • 張愛玲文學獎 姓名權須釐清

    張愛玲文學獎 姓名權須釐清

     以張愛玲之名的文學獎,到底能不能舉辦?近期印刻文學雜誌在9月號封面宣告將舉辦張愛玲文學獎,卻遭張愛玲文學遺產執行人宋以朗質疑,表示印刻未徵求他同意。熟悉著作權的律師蕭雄淋表示,這件事在爭議在於張愛玲的姓名權必須先釐清,否則會有法律上的問題。

  • 德簡書院之當代傳奇──追思王鎮華山長

    德簡書院之當代傳奇──追思王鎮華山長

     早在1978年,王鎮華就以「台灣傳統的書院建築」一文,獲得第一屆「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優等獎。我們在頒獎典禮上相遇相惜……

  • 龍瑛宗文學館 北埔文學基地

    龍瑛宗文學館 北埔文學基地

     新竹縣政府修復北埔公校日式宿舍,做為「龍瑛宗文學館」,25日熱鬧開館。龍的孫女大葉大學助理教授劉抒芳代表致詞說,北埔很多人不知道龍瑛宗,是比較遺憾的。客委會主委楊長鎮希望與縣府合作,讓北埔每家戶都有龍瑛宗的文學作品,希望北埔人知道這位台灣重要的文學家。

  • 客家文學花園保留原始風貌 朝「荒野花園」概念打造

    客家文學花園保留原始風貌 朝「荒野花園」概念打造

    苗栗縣在公館鄉出磺坑打造客家文學花園,26日客委會主委楊長鎮視察工程進度,期許未來園區景觀結合不同客籍文學家的經典作品、詩詞,並以「荒野花園」概念,保留在地原始自然景致,帶領遊客認識客庄風情與文化。

  • 紀念乙未戰爭125周年 知名音樂家及詩人共譜〈幾多光年〉

    紀念乙未戰爭125周年 知名音樂家及詩人共譜〈幾多光年〉

    清政府甲午戰敗,將臺灣割讓給日本,日軍於1895年攻佔臺灣引發臺灣各地抗日行動,當中客家人投入大量的人力與物力,組成義勇軍保護自己的家園,形成臺灣史上最壯烈的「乙未戰爭」。為紀念乙未保台戰爭125周年,客委會策劃紀念活動,以「原創獻詩,永續傳誦」為宗旨,透過文學之美再現義勇軍之壯烈、歷史之興衰。

  • 龍瑛宗文學館熱鬧開館

    龍瑛宗文學館熱鬧開館

    縣府修復北埔公校日式宿舍做為「龍瑛宗文學館」25日熱鬧開館,龍的孫女大葉大學助理教授劉抒芳代表致詞說「北埔很多人不知道龍瑛宗,是比較遺憾的!」客委會主委楊長鎮希望與縣府合作,讓北埔每家戶都有龍瑛宗的文學作品,讓北埔人知道這位台灣重要的文學家。

  • 台中文學季揭幕 文學音樂會由金曲獎歌手謝震廷助陣

    台中文學季揭幕 文學音樂會由金曲獎歌手謝震廷助陣

    台中市今年文學季22日熱鬧揭幕!台中市文化局長張大春表示,活動將展現文字跨界魅力,每年詢問度最高的「文學跨界音樂會」,邀請金曲獎新人獎得主謝震廷等年輕歌手,用音樂詮釋文學的多樣性;「文學散步」則規劃舊城區人文歷史路線,開放民眾走讀文學。

  • 近乎失傳銀針筆復興 藝術加乘科學解讀宇宙天文

    近乎失傳銀針筆復興 藝術加乘科學解讀宇宙天文

    \n將幾近失傳的古老銀針筆技法復興,以極細膩的筆觸刻畫宇宙最小元素的粒子、圖騰,並挑戰大型裝置藝術,美國銀針筆藝術家卡蘿.普魯莎第5度在台個展,從她一直以來關注的宇宙起源議題延伸,向女性天文學家致敬。 \n \n去年在台參與「翻牆計畫」,以大尺幅投影營造星空蒼穹的「銀針星空計畫」,邀請觀眾在銀針星空下做瑜珈,許多觀眾感受震撼而邊做邊流淚,這便是由卡蘿.普魯莎所創造的藝術能量,自幼對於宇宙感到興趣,在繪畫之外持續學習物理、量子力學的普魯莎表示:「我一直認為藝術家和科學家問的是同樣的問題」在她看來,藝術加上科學,是對宇宙最好的解讀方式,而她自己也嫁給了數學家。 \n \n銀針筆興盛於文藝復興時期,以極細的銀針筆刻在羊皮上,中世紀的畫室學徒必須精通銀針筆後,才能著手學習油畫,銀針筆有無法修改的特性而十分考驗畫工。卡蘿.普魯莎因受到文藝復興時期圓頂教堂的啟發,開始自學並埋首研究銀針畫,而後又跳脫傳統工藝而將銀針技法運用在玻璃纖維等當代媒材上,從磨筆、上石墨、上壓克力顏料,甚至為了展現神秘感而在玻璃纖維球面鑽孔、埋光纖,一件作品動輒要上千小時。 \n \n在普魯莎所熱愛的宇宙、符號等理論研究中,她也發現很多女性天文學家的貢獻未被正視,因此她的《量子糾纏》系列版畫,便依據7位女性天文學家的理論為基礎,化為抽象化的圖騰,詮釋對宇宙的想像,也向天文學家致敬。

  •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 文學傳播掌舵 蔡文甫95歲逝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 文學傳播掌舵 蔡文甫95歲逝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的九歌,為台灣80年代文學的黃金時代推波助瀾,慧眼打造王鼎鈞、杏林子、琦君、林清玄等名家,也陸續挖掘出朱少麟、楊富閔等作家。他曾表示:「好的文學作品,永遠是我人生路上令人流連忘返的風景。」詩人向陽認為,蔡文甫可說是文學傳播的掌舵者。 \n 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表示,蔡文甫近年身體還算健朗,雖然不管事,每天早晚都還是會到出版社巡巡看看,這幾個月才因抵抗力較弱,肺炎時好時壞而住院。她也感謝蔡文甫,「謝謝蔡先生,您是我永遠的老闆,唯一的師傅。今生已了,祈願來世再結師徒緣!」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擇期舉辦追思會。 \n 陳素芳自1982年起在九歌擔任編輯,和蔡文甫共事38年。她表示,蔡文甫作為編輯、出版人,意志力堅強,再難邀的稿都鍥而不捨,「他在《中華日報》擔任副刊主編時,雖然稿費比不上兩大報,還是多次誠懇地向梁實秋邀稿。後來梁實秋被他的誠意打動,一篇稿會寫成三個版本投稿,其中一份就是給稿費最少的《中華日報》。」 \n 蔡文甫1926年生於江蘇鹽城,剛考上初中就因為戰亂失學,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倚靠苦讀自學離開軍職轉任教職;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後來陸續開設健行文化、天培文化,更創辦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也曾獲金鼎獎、中山文藝創作獎。 \n 蔡文甫也是位小說家,作品曾在白先勇創辦的《現代文學》雜誌刊登,1963年出版首部小說《解凍的時候》,前後創作近20年,直到70年代擔任報紙副刊主編,又成立出版社,才逐漸停筆。

  •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逝世 享耆壽95歲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逝世 享耆壽95歲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是「五小」出版社之一,開啟文人開辦出版社之風氣,為台灣80年代文學的黃金時代推波助瀾,他的慧眼不只打造了王鼎鈞、杏林子、琦君、林清玄等文學名家,也陸續挖掘出朱少麟、80後的楊富閔等作家,是台灣文學重要的推手。 \n \n九歌出版社於臉書發布消息表示,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擇期舉辦追思會。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自1982年起就在九歌擔任編輯,多年和蔡文甫共事,她在臉書上表示,「謝謝蔡先生,您是我永遠的老闆,唯一的師傅。今生已了,祈願來世再結師徒緣!」 \n \n蔡文甫於1926年生於江蘇鹽城,成長於戰亂時代,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後,孑然一身,無親無故,倚靠苦讀自學,最後離開軍職擔任教職,並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接觸了無數作者也培養了不少文學新人。 \n \n蔡文甫書寫不輟,著有長短篇小說集《雨夜的月亮》、《沒有觀眾的舞台》、《解凍的時候》、《小飯店裡的故事》等20餘部,也二度獲金鼎獎副刊主編獎、主編《閃亮的生命》獲優良圖書金鼎獎及金鼎獎特別獎,並以《天生的凡夫俗子—蔡文甫自傳》獲中山文藝創作獎,並獲中國文藝協會小說獎章及榮譽文藝獎章,集文學家、編輯家、出版家、企業家於一身。 \n \n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秉持「為讀者出好書,照顧作家心血結晶」的理念,後來陸續開設子公司健行文化、天培文化,並創設九歌文教基金會,近年也舉辦國內唯一的少兒文學獎,鼓勵台灣少年及兒童文學作品創作。

  • 蔡文甫創辦九歌 慧眼打造文學黃金年代

    蔡文甫創辦九歌 慧眼打造文學黃金年代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的九歌,為台灣80年代文學的黃金時代推波助瀾,慧眼打造王鼎鈞、杏林子、琦君、林清玄等名家,也陸續挖掘出朱少麟、楊富閔等作家。他曾表示:「好的文學作品,永遠是我人生路上令人流連忘返的風景。」詩人向陽認為,蔡文甫可說是文學傳播的掌舵者。 \n \n 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表示,蔡文甫近年身體還算健朗,雖然不管事,每天早晚都還是會到出版社巡巡看看,這幾個月才因抵抗力較弱,肺炎時好時壞而住院。她也感謝蔡文甫,「謝謝蔡先生,您是我永遠的老闆,唯一的師傅。今生已了,祈願來世再結師徒緣!」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擇期舉辦追思會。 \n \n 陳素芳自1982年起在九歌擔任編輯,和蔡文甫共事38年。她表示,蔡文甫作為編輯、出版人,意志力堅強,再難邀的稿都鍥而不捨,「他在《中華日報》擔任副刊主編時,雖然稿費比不上兩大報,還是多次誠懇的向梁實秋邀稿。後來梁實秋被他的誠意打動,一篇稿會寫成三個版本投稿報紙,其中一份就是給稿費最少的《中華日報》。」 \n \n 蔡文甫於1926年生於江蘇鹽城,成長於戰亂時代,剛考上初中就因為戰亂失學,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孑然一身,倚靠苦讀自學離開軍職擔任教職,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投入文學出版,後來陸續開設健行文化、天培文化,更創辦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鼓勵兒童文學創作。也曾獲金鼎獎、中山文藝創作獎等。 \n \n 在出版人身份之外,蔡文甫也是位小說家,25歲開始創作,作品曾在白先勇創辦的《現代文學》雜誌刊登,1963年出版首部小說《解凍的時候》,前後創作近20年,出版數十部小說作品,直到70年代擔任報紙副刊主編,又成立出版社,才逐漸停筆。

  • 慘!法掀雕像破壞潮 哲學大師也遭殃

    慘!法掀雕像破壞潮 哲學大師也遭殃

    美國非裔男子遭白人警察壓頸喪命,全球各地掀起反殖民主義、奴隸制的雕像破壞潮,這股風潮也吹向法國,有「法蘭西思想之父」的法國知名哲學家、文學家伏爾泰(Voltaire)的雕像也慘遭潑紅漆。 \n \n美國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壓頸後喪命,全美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示威運動,各地出現抗議人士推倒和殖民主義、推崇奴隸制相關歷史人物雕像的抗議行動,抗爭人士相信,他們的行動是在「重寫歷史」。 \n \n這股風潮也吹向歐洲大陸,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在法國,17世紀啟蒙時代的思想家、文學家、哲學家伏爾泰的雕像也成為目標,被潑上了紅漆。 \n \n伏爾泰制之所以成為目標,是因為他曾經投資法國的印度公司(Companie des Indes),這間公司在當時主要進行奴隸交易,協助將非洲的黑奴運往美國,這間公司甚至以「伏爾泰」為其中一艘船命名。 \n \n不只伏爾泰,法國北部、靠近比利時邊界的小鎮歐蒙(Hautmont),當地一尊前法國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的雕像上周也被潑上橘色油漆,示威者還在雕像上漆上「奴隸販子」(slaver)字眼。 \n \n針對各地掀起的雕像破壞潮,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周日發表全國電視演說時,表示法國不會抹去其歷史痕跡,更誓言不會移除歷史人物的雕像。 \n \n \n \n \n

  • 驚人的巧合 《尖叫連線》恐怖的詛咒規則

    驚人的巧合 《尖叫連線》恐怖的詛咒規則

    霸凌無所不在,校園即地獄── \n他媽的高中生活,比恐怖片更恐怖。 \n【精彩書摘】 \n序曲/柏油路上殘留幾條剎車痕,開道警車半空旋出紅藍光線,摩托車居首,特勤車輛壓陣,後頭保持距離不快不慢跟上幾輛黑頭車,浩浩蕩蕩這麼長車隊,鳴笛聲震天價響,也只能堵在這。 \n熱天午後,大街兩旁店鋪鐵捲門拉下,墨鏡前映出緩緩上升的蒸氣,柏油路望去皆歪斜,空曠的三線道中央,人車皆無,只有那輛嬰兒推車橫斜柏油路中央。 \n摩托車踢起腳架。警車車門大開,擋不住後頭的幾顆頭顱。金魚缸一樣的全罩安全帽朝對方望去,彼此眼裡都是黑色遮光罩上那只小小的嬰兒車倒影。 \n但沒有一個人敢向前。 \n「前導車隊,確認。」 \n胡鐵軍對著耳機下方麥克風低聲說道。 \n耳邊迴盪只有無線電低頻回音。 \n胡鐵軍人中盈滿汗水,想要叫司機把冷氣開強一點,伸出手拍拍椅背,這才發現,整條手臂早都起了雞皮疙瘩。冷氣像煙霧一樣打在他臉上。也許,無關冷熱。是緊張的關係。 \n「前導車隊,邀邀八,洞洞拐,你們去確認。」 \n兩顆黑色安全帽回望,跟著對黑頭車做了手勢,外人不知道「老太太」在第幾台車裡,但所有人都知道國安局的胡隊長坐在第一輛。 \n「鐵軍,『老太太』問為什麼?」 \n為什麼要停下來? \n因為要保住你的命啊。也就保住我的職位。胡鐵軍還沒回答呢,耳機裡先傳來一陣頻道切換雜訊:「天龍A呼叫天龍B,老太太問,他能否喝點水?」 \n不行── \n耳機裡先傳來另一個聲音,很尖銳,應該是疾管署長羅胖子的聲音。胡鐵軍一手抓著耳機,任羅胖子在那頭嘮嘮叨叨複述各種可能傳染途徑,天啊真像是老太太,不,比我們選出的那個「老太太」還多話,胡鐵軍正要插話講個兩句,面前筆電螢幕畫面迅速吸引他注意,鏡頭裡出現嬰兒車影像,拱起的遮陽棚上蕾絲鉤花多細緻,安全帽上別著攝影鏡頭的洞洞拐正在靠近。 \n「防疫人員呢?」胡鐵軍問,而耳機裡羅胖子先一步喊:「請老太太不要搖下車窗,不能排除空氣感染。」 \n聲音實在太大了,鐵軍忍不住要把耳機拔下,卻在這時,光線探入,車門猛地被拉開。 \n老太太就這樣坐了進來。 \n「我可以坐這裡吧。」 \n當然,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因為你是老闆。 \n「當然不行,」胡鐵軍說:「太危險了,如果恐怖分子或是失控的民眾針對車隊,遭殃的通常是第一台。」 \n「現在還在意恐怖分子嗎?」老太太瞇著眼,有一種貓的神情。鐵軍發現老太太縮得更小了。雖然臉上妝容完整,鼻影打得極好看,讓臉部變得更深邃,但整體表情卻透露一股疲倦。 \n「我要車隊繼續往前開,不要再停下來,讓我們把這件事情了結了吧。」 \n胡鐵軍不知道要了結的,是HLV?是這趟任務?或者,是恐懼? \n「車隊依照原定計畫,繼續往行天宮前進。」老太太說了算,前導警車重新發動引擎。 \n「進入Lv2時,感染者會有嚴重的暴力傾向……目前沒有辦法透過檢驗確認感染與否,只能透過發作的癥狀判讀,加上……我判斷這嬰兒車可能是有心人所放置,建議改變行程……」耳機裡羅胖子的聲音斷續傳來。胡鐵軍望向老太太,卻發現他早就把耳機拿下,手指壓著嘴唇,給胡鐵軍一個共謀者般的笑。 \n司機點開駕駛座旁小螢幕:「新聞已經有報導了。」 \n「總統親往行天宮祭天。以行動破除疾病傳染謠言。」主播正報導本節重點新聞。 \n「……為了破除HLV爆發大規模感染已經無法遏止的傳言,總統預計今天正午前往行天宮祭天,要以行動表示,HLV疫情並沒有如坊間謠傳已經失去控制。總統並將發表演說,宣示防疫決心,據疾管署羅署長表示,他們已經初步掌握感染人數和相關防治措施,相信在……」 \n「可我必須要去。必須出現在所有人面前,這很重要。」老太太嘆了一口氣,「傳染途徑、治療方法、疾病生成原因,這些我們都還不知道,但我唯一知道的是,毀滅人類的,不是疾病,而是,恐懼。」 \n「所以我必須要去,只要我出現在人民面前,就能安撫他們。」 \n領導人必須去做一件事情,讓所有人的心像繩結一樣團結在一起。 \n「不然,」胡鐵軍說:「我有個建議。」 \n「反正只是要祭天,要總統露面安定人心,那去哪都是一樣的。」胡鐵軍說:「不如,改往,龍山寺如何?」 \n**** \n胡鐵軍還看著自己的筆電,但不管怎麼切換,不同的新聞其實播放一樣的畫面。只是角度不同罷了。應該所有的媒體都緊急移動了,在鏡頭轉播下,那個人,「老太太」正踏上龍山寺台階。在他身後跟著的是副總統。螢幕雖然小,但螢幕裡的龍山寺顯得比平常大多了,也許是因為人的關係,沒有人了。甚至不需要維安人員前往淨空,紅漆寺門後是空蕩蕩的廟埕,就算各家電視台出動記者和相關人員,但包含維安人員在內,胡鐵軍怎麼覺得,廟裡的神第一次比裡頭的人多。 \n但這麼多神,可有一尊,正護祐著這座島? \n(本文摘自《尖叫連線》/寶瓶文化) \n【作者簡介】 \n陳栢青 \n1983年台中生。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全球華人青年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台灣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等。作品曾入選《青年散文作家作品集:中英對照台灣文學選集》、《兩岸新銳作家精品集》,並多次入選《九歌年度散文選》。獲《聯合文學》雜誌譽為「台灣四十歲以下最值得期待的小說家」。另曾以筆名葉覆鹿出版小說《小城市》,以此獲九歌兩百萬文學獎榮譽獎、第三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銀獎。另出版有散文集《Mr. Adult大人先生》。

  • 鍾肇政追思音樂會 蔡英文親頒褒揚令

    鍾肇政追思音樂會 蔡英文親頒褒揚令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5月16日辭世,桃園市政府昨日上午在龍潭國小舉辦「鍾肇政追思音樂會」,以音樂、追思禮拜追悼鍾老對台灣文學的奉獻,蔡英文總統親自出席追頒一等景星勳章及頒發褒揚令,行政院長蘇貞昌、客家委員會主任委員楊長鎮、文化部長李永得、桃園市長鄭文燦等中央與地方首長到場致意,共同緬懷這位臺灣文學巨擘、客家運動先驅。 \n \n總統蔡英文致詞時表示,自1988年還我母語運動以來,鍾老爭取成立客家寶島電臺,熱情投身推動臺灣客家運動,努力爭取客家族群權益,推動客家語言文化復甦,凝聚客家意識,提出「新个客家人」口號,為新時代的客家人代表,他的貢獻巨大,永遠值得後世效法與學習。 \n \n楊主委說,鍾老是台灣很重要的文學家,寫出台灣人的韌性,寫出土地的骨肉,不但自己寫文學,也透過自己的努力,提攜後輩的作家。他提出新个客家人,是台灣客家運動推行的精神領袖,也是台灣民主化、本土化的倡議者之一,感謝鍾老一生對客家運動的領導及對大家的啟發。 \n \n鍾肇政是戰後時期臺灣文學界創作力最豐富的客籍文學家,更是大河小說的開山始祖,一生筆耕不輟,寫作總字數超過2千萬字,1980年代家喻戶曉的電影「魯冰花」就是出自鍾老的創作,而他的「濁流三部曲」及「台灣人三部曲」等大河小說,深具文學價值,是見證時代更迭的社會紀實作品。 \n \n鍾老生前也致力推動台灣文學,發起《文友通訊》凝聚文友向心力,對提攜後進不遺餘力,更是新時代的客家人代表,爭取客家族群權益、投身台灣客家運動與民主運動。 \n \n追思音樂會的曲目具有深厚涵義,以鍾老生前喜歡的樂曲及以鍾老創作詩句譜成的歌曲演出為主,現場氣氛隆重感人,由龍潭愛樂管弦樂團、芙韻合唱團、龍潭國小學生等團隊,合力演唱電影「魯冰花」主題曲、新个客家人、龍潭崖故鄉等動人樂曲,以音樂傳遞鍾老成長背景與價值信念。 \n \n鍾老一生推崇簡樸生活、有虔誠的基督教信仰,追思音樂會最後舉行莊重的追思禮拜,永懷鍾老大河長流的精神。

  • 朵卡萩《雲遊者》-- 微觀而巨觀的文學織錦

    朵卡萩《雲遊者》-- 微觀而巨觀的文學織錦

     也許是拜多難興邦之賜,波蘭這個三千八百萬人口的東歐國度,至今竟然已經產生了六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繼1905年辛基維茲(1846-1916)、1924年雷蒙特(1867-1925)、1978年以撒辛格(1902-1991)、1980年米洛茲(1911-2004)、1996年辛波絲卡(1923-2012)五位大家之後,小說家朵卡萩(Olga Tokarczuk, 1962-)摘下2018年諾貝爾文學桂冠。這不只肯定朵卡萩作為二十一世紀代表性文學家的尊榮,也確立了波蘭國際文學祭酒之一的關鍵地位,即便進入了新的千禧年,依然強勢延續。 \n 朵卡萩從1989年發表第一本詩集《鏡中城市》開始,逾三十年的寫作生涯屢創高峰。除了出書每每榮登暢銷書排行榜,作品改編為電影在國際影展掄元,也數度奪得波蘭文學界最權威的「尼刻獎」(Nike)。2018年以《雲遊者》(Flights)奪得英國「曼布克國際獎」時再攀高峰,只是當時沒人料想得到,朵卡萩同年稍後還會直接攻頂,奪得諾貝爾文學獎,成為史上唯一的雙料冠軍。 \n ■作家扮演「治療師」 \n 朵卡萩作為曼布克獎的首位波蘭得主,固然實至名歸,《雲遊者》的英譯者柯羅芙特(Jennifer Croft)一樣功不可沒,畢竟此獎肯定的對象是以英文書寫或是翻譯的作品。何況距離《雲遊者》獲得波蘭《尼刻獎》的2008年,已然整整十年過去,如果不是大獎奪冠讓文壇對朵卡萩的創作關注鵲聲再起,豈知諾貝爾獎最後獎落誰家。 \n 儘管得獎無數又名利雙收,在老派專擅、依然故我的波蘭,朵卡萩仍舊不待見於主流價值。然而,不畏保守派譏謗其為「賣國叛徒」的她,不讓書寫成就專美於前,眼見世道失序無法置身事外,堅持左翼路線,在環保、人道與社會議題上,激進舉旗與直言倡議,乃不折不扣的改革行動派。 \n 朵卡萩認為同理心(compassion)才是促使人類彼此溝通與互相了解的不二法門,作家因此無法旁觀他人受苦受難。有鑒於此,作家理當扮演「治療師」的角色,引其讀者逼視一向逃避的種種,唯有直面自身與國族的歷史,才能超越現況走向未來。一度擔任公設心理治療師的她,至今仍引以為傲,不諱言終生以此為職志。 \n 閱讀朵卡萩的著作,若要盡得其微言奧義,必得理性感性並行,細心耐心兼具;需要重蹈她的步履進行踩踏,追隨她的路線,體會成書的心路歷程。她創作的起心動念,總始於服膺好奇心的驅使。起初會透過感官體驗周遭一切,領略眾美猶如領受天啟。然則感應的波動,並未在靈思付諸文字後幡然息止,仍藉著文思流竄繼續開枝散葉。思想經緯縱橫的串流,爬梳了大千世界萬象眾苦,讀者依其脈絡循線尋蹤迷驥,便能抵達體悟生存意義的所在。 \n 這樣一絲一縷逐步紡織出大塊錦繡的文學寫作法,朵卡萩自比為建構星系(constellation)。一如當凡人仰望星空,眼觀構成宇宙的滿天星斗,投射想像成繁複星宿為寄託,洞見星辰間的明月天心,方能解得天上人間的眾妙華法。兩者並無二致。 \n 《雲遊者》的寫作風格,一本朵卡萩的經典敘事手法,以諾貝爾評審頌辭所謂「百科全書式的熱情」開展,彙集史詩、神話、真人實事互為文本,糅和現實與魔幻來關照,娓娓書寫波蘭的自然、地理、人文、歷史如何賡續,遞嬗出斯土斯民獨到的生活觀與生命哲學。波蘭何止是波蘭,作為世界舞台的採樣,這裡存在著芸芸眾生不斷跨界屢屢絕處求生的典型。 \n 書名的波蘭原文是Bieguni,係指因怯禍避難而游離流亡的宗教信眾,只能意譯無法直譯。考量波蘭作為天主教大國,假使以朝聖(pilgrimage)為原型視之,誠然可以美言雲遊是基於宗教情操。不過相較於東方的雲遊者--遊方僧出世避世棄世,苦行僧清貧帶髮修行,則大有差別。倒是中世紀以來,西方知識份子不見容於體制者,選擇自我放逐屢見不鮮,又或者為了自我精進、傳播、發展,往往逐藝術文化而居。因此,如果視《雲遊者》為此一人文脈絡的遺緒,類比十五世紀布郎特(Sebastian Brant, 1458-1521)的《愚人船》(Das Narrenschiff, 1494),可能更加貼切。 \n 《雲遊者》是齣「穿越劇」,時空背景橫跨十七至二十世紀間,亦即橫跨啟蒙時代至上個世紀末,平行時空中多線發展出變換視角,琳瑯鋪陳出的各色人物的殊相與人類的共相,畢竟人人都是彼此多重視角中的存在。即使朵卡萩坦言這是婚變後的療傷之旅,然而任何一個高度自覺的旅者,在移步換景間,彷彿早已和主述者、角色們共命共生,真真切切地一同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蛻變之旅。 \n ■說書人成寫書人 \n 朵卡萩在書中回應歐洲吟遊詩人(bard)與漫遊者的意圖也隱然其間。黑暗時代金鐘盡毀,本於資訊流通之需,吟遊詩人因運而生。無論是以徒步、駕騎、行船遷徙,在落腳處客居期間,這些能說善道的樂手、歌手、小丑、雜技演員,利用說學逗唱的十八般武藝,生動地為當地人傳遞常識知識,將百見千聞盡付樂音韻文。天籟地籟人籟得能合一,彼此的個別存有,也因為交流豐富了彼此,不再絕然遺世獨立。 \n 西非的種姓制度中,有個通稱為「歌理侯」(griot/griotte)的階層非常特殊,為該文化圈獨有,諸侯權貴的家族、部落,世代供養有男有女的歌理侯。雖然在人類文明發展歷程中,至今不乏靠口述歷史傳襲無形資產的民族,但歌理侯不僅是寓言、傳說、神話的說書人,也是族譜家、史學家、預言家,不止捍衛維護種族的血緣,更是傳承文化命脈的文脈所繫。 \n 畢竟歷史無法訴諸文字,得依賴行者以方言口耳相傳的時代不再,文字時代以降的說書人,必得成為寫書人。有形的巴別塔(Babel Tower),其實並未曾因實體被摧毀而消失無蹤,競逐高聳入雲的巴別塔依然充斥世界。只不過從不質疑地單純地複誦抄寫,不再能滿足多語的世界以及多語境的世道。 \n 巴別塔傳說位於兩河流域,而歷來精妙掌握語言傳播的吟遊詩人,自有以其為代稱的地理人文流域;比如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被稱為雅芳河(Avon)的吟遊詩人,而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則被稱為孟加拉流域的吟遊詩人。朵卡萩不啻正是當代的說書人、歌理侯、吟遊者與漫遊者,有如使女又可比抒情詩人。只不過處於寰宇交通網絡綿密順暢的當代,一步一腳印的踽踽前行,不需要、不可能也不必要,朵卡萩以及所有藝術家的藝術流域,如今隨著網路傳播反而更加源遠流長。 \n 朵卡萩善於化整為零、多線發展。以《雲遊者》為例,採用無名者的主述為敘述觀點,從〈我在這裡〉起首,分成總計一百一十六個單元繁衍。單元的長度參差交錯,短則一個長句,長則幾十頁,創造了節奏有致。精心布局的系統性碎化,將情節凝聚為小節,也將情結抒發為情感,透過縮影投射(vignettes)打破線性思考,不停挑戰讀者的閱讀慣性。細心的讀者甘之如飴,因為掩卷時能完成巨幅的記憶拼圖。她的文風文白夾雜,一如讓史實夾雜於虛構,互為形影掩抑虛實相生,在廿世紀末借古喻今,穿越四世紀時空。 \n 此外深究之下,輾轉向歷代被辜負的女性與近代勇敢的女性主義者致敬的橋段,行文間比比皆是。對「男主外、女主內」的約定俗成,朵卡萩看法獨到:「男人掌事業,女人管預言。家庭主婦時時具此天賦。」朵卡萩的女權意識,從處女作到成名作,始終昭然若揭。參照《太古與其他的時間》、《收集夢的剪貼簿》知悉,敘事線習以女性為主角,娓娓梳理神女、聖女、烈女、貞女的歷史典故,自然不在話下。最耐人尋味的是朵卡萩不正面批判父權思維主導的歷史,委婉改採女性當事人角度重述,再現廣為人知的事件。 \n ■瘟疫後關懷再現 \n 受難的殉道者到被消音的女性當事人不勝枚舉,史實在神格化或戲劇化的折衷之下,注定窄化扁平化。如非朵卡萩循循善誘我們易位而處,再探根深柢固的偏見與偏執,許多在文獻上聊備一格又被寥寥數語一筆帶過的女子,難以有血有肉立體化。蕭邦胞姊露德薇卡1807-1855)一經《雲遊者》重塑,從歷史的配角躍升為主角。 \n 無獨有偶,露德薇卡死於席捲華沙的瘟疫,而在「世紀大瘟疫」新冠病毒COVID-19蔓延的此時,展讀《雲遊者》感覺尤其微妙。綜觀人類的旅行,陸運、海運尤其空運的密集度前所未見,但病毒也因此急速肆虐全球,交流霎時停擺。愛在瘟疫蔓延時是真,但人在隔離之中,閱讀與關心自身以外的世界如何再現也是真。瘟疫肆虐時始終是藝術文化的轉捩點,大難倖存之後,孰知世人以及朵卡萩,會有怎樣刻骨銘心的轉變? \n 素食的朵卡萩以往在書裡喜歡寫形形色色的植物,這次則著墨探索動物與人體。有個版本的《雲遊者》的封面吸睛又動人,乍看是波蘭地圖上的一個紅點,仔細觀察才恍然大悟是開了孔,看穿的是赤誠心臟的一瞥。歷代波蘭藝術文化工作者跨世代傳送的心聲,不外乎心在祖國,一心為國。波蘭在朵卡萩的作品中從未缺席,難怪她拒絕被冠以叛徒之名。不過文人不可能只屬於同文同種的子民,一經傳送展讀便屬於全人類。一如藝術家的心心念念,即使在心跳告終,肉體崩殂,依然是具無比感染力的宇宙懸念。 \n 「吾身睡臥,我心卻醒。」(Ego Dormio cum ego vigilant.)朵卡萩從《聖經‧雅歌》援引的詩句,為我們下了最佳的註腳。

  • 《秘聞23錄》波斯公主美到145人追求 曝長相眾人跌破眼鏡

    《秘聞23錄》波斯公主美到145人追求 曝長相眾人跌破眼鏡

    每個時代、國家審美觀不盡相同,有些絕美的歷史正妹,真實長相出現於現代,可能會讓不少人幻滅。19世紀波斯有一名絕世美人,相傳美到擁有145名追求者,她甚至還是一名作家、畫家、女權主義者,可說是兼具美貌與智慧的女人,而她的真實模樣曝光後,卻讓眾人跌破眼鏡。 \n綜合外媒報導,絕世美人札拉卡儂(Zahra Khanom Tadj es-Saltaneh)是波斯卡扎爾王朝的公主,王朝第四任君王納賽爾丁·沙國王(Naser al-Din Shah)的女兒,她不僅精通阿拉伯語、法語,甚至還會演奏小提琴,也是首位脫下頭巾並穿西服的女性。 \n不僅如此,札拉卡儂還是一名知識份子、女權運動家,每周都會在自家舉辦文學沙龍,對於貧窮、人民教育問題及婦女權利都相當關注,相傳由於札拉卡儂長相太美,曾吸引145名追求者,其中還有13名因被拒絕而自殺,儘管這些軼事都並未有歷史記載證實,但札拉卡儂的真實長相也令人好奇。 \n札拉卡儂其實身材豐腴,還擁有濃眉、深邃五官,嘴唇上方有些微的鬍子,與現今的審美觀差很大,有趣的是,納賽爾丁·沙國王在1873年,曾受俄羅斯沙皇邀約至聖彼得堡,當時他欣賞了一場芭蕾舞表演後,認為舞者的舞姿動人,回國後遂命令王朝女性都以此為打扮,因此日後照片可見,當時的皇族女性經常穿著芭蕾舞者蓬蓬裙。 \n札拉卡儂因出生於貴族,最終與國防部長的兒子Amir Hussein Khan結婚,兩人生下兩男兩女,不過她也打破禁忌,成為王室最早離婚的女性之一,晚年致力於寫作,而她的著作如今更是德黑蘭大學、哈佛大學的中東研究主題,直至2015年,哈佛大學從其後代取得家族照,札拉卡儂的模樣與軼事也跟著曝光。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文化看板/寫我蘭城講座登場

    文化看板/寫我蘭城講座登場

     宜蘭縣政府文化局主辦、佛光大學中文系團隊承辦的「寫我蘭城」文學寫作坊系列講座重磅登場。每場設有參加總額(配合防疫,額滿為止),歡迎報名,共讀齊寫您我蘭城。粉絲頁連結:https://reurl.cc/exV3LL。洽詢電話:03-9871000轉21101。 \n 〈現代文學場〉 \n 主題:闖進文學創寫的祕密花園 \n 時間—5╱30(六)下午2-4時 \n 地點—百果樹紅磚屋(宜蘭市光復路13號) \n 主講— 向陽(《寫字年代》《寫意年代》《寫真年代》散文書作者) \n 主講— 方梓(《來去花蓮港》《誰是葛里歐》小說集作者) \n 〈現代文學場〉報名連結:https://reurl.cc/0o901l \n 〈古典文學場〉 \n 主題:走遊民間傳統的詩文城鄉 \n 時間—6╱6(六)下午2-4時 \n 地點—宜蘭人故事館(宜蘭市中山路二段426號) \n 主講— 康濟時(詩詞家、曾任臺灣瀛社詩學會副理事長) \n 主講— 莊文生(佛光大學文化資產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史家) \n 〈古典文學場〉報名連結:https://reurl.cc/X6qML0

  • 其實我也是吃貨--專業甜點評論家張愛玲

    其實我也是吃貨--專業甜點評論家張愛玲

    一本關於民國文人軼事的歷史書籍,受到政治等外在因素影響,許多民國文人被塑造成聖人光環的角色,我們讀到的史料大多只是經過「包裝」的美好事蹟。 \n其實他們有非常多「隱藏史料」非常多,真要探究起來,一個比一個勁爆。作者江仲淵透過大量考據,循著蛛絲馬跡,找尋史料裡散落不齊的軼事片段,重新整理出他們幽默、逗趣的一面,讓讀者一窺這些民國文人的真實個性。 \n【精彩書摘】 \n美食評論家在民國時期就有點影子了,那時候人們不用忍著挨餓的肚子拍照、打卡,菜一端上就可以吃,乾脆多了,而記錄美食的方式倒也獨樹一幟,等到吃飽喝足,回家休息後,再將對飯菜的印象記錄下來。 \n在眾多美食紀錄中,除了康有為的世界美食之旅外,就屬張愛玲的美食紀錄最為知名。張愛玲的飲食習慣非常大膽,常常顯得別具一格,民國文人的口味雖然變得多元,但主軸還是離不開所謂的中國味,人們在紀錄中留下的文字,大多只是千篇一律的中式料理。 \n張愛玲是當時的特例,若說她是民國最偉大的文學家可能尚存爭議,不過如果說她是民國最不挑剔的美食家,可能沒有人會反對。當其他人還在吃天津餃子、飲中式黃酒時,張愛玲已經會用奶油刀將奶油均勻塗抹在英式司康鬆餅 (Scone) 了。 \n綜觀她的飲食經歷,我們會驚訝地發現,她簡直就是一位美食網紅。從德式起士林 (Kiessling) 麵包,到平民小吃油條,凡張愛玲所到之處,能接觸到的一切美食,幾乎無一例外地被她品嘗了。 \n被家庭遺棄的孩子 \n要談論張愛玲愛好食物的習慣,就必須先提她的童年。 \n張愛玲是所有民國文人出身最高的,祖上都是大名鼎鼎的當官者,祖父是兩廣總督張佩綸,祖母是北洋大臣李鴻章的長女,光是他們的資產就夠遺老遺少坐吃幾輩子了。不過富足的家庭,並沒有給張愛玲一個幸福童年。她的父親不是一個稱職的人,整天只知道抽鴉片,彷彿是具生命空殼;母親無法忍受丈夫的紈褲作風,在張愛玲還小時就離家出走了。 \n張愛玲十四歲時,父親迎娶了另一位名門出身的千金小姐,以古鑑今,繼母大多不疼愛原配的孩子,張愛玲的故事亦然。繼母不是一位慈祥的母親,張愛玲喜歡穿新衣服,繼母便給她舊衣服穿;張愛玲喜歡自由,繼母便給她嚴厲的家訓,一次面對繼母的毆打,張愛玲本能地還擊,卻遭來父親的一陣毒打。 \n繼母和父親張廷重志同道合,每天一起躺在床上抽鴉片,在吞雲吐霧中散盡了金錢與時光。張愛玲從小培養出羞恥與憎惡的潛意識,也許是為了轉移心情,張愛玲開始找尋提供慰藉的興趣,除了《紅樓夢》等文學名著外,她最喜歡的當屬食物了。 \n臺灣人現在提到天津著名美食,會無意識地聯想到「狗不理包子」,此一小吃號稱「天津三絕」之首,被譽為「津門老字號,中華第一包」,但它放在小吃店林立的民國時期可上不了排行榜。張愛玲小時候家裡有錢,天津大街的小吃肯定都吃過,但在十多年後,當她回首這段往事時,能讓她念念不忘的唯有家裡附近的蘿蔔湯店: \n咬住鴨舌頭根上的一隻小扁骨頭,往外一抽抽出來,像拔鞋拔……湯裡的鴨舌頭淡白色,非常清腴嫩滑。 \n張愛玲出生在貴族世家,但喜歡的飯菜卻不貴族。鴨舌是那時候的平民美食,不用花太多錢就能喝上一碗,只能說,專業老饕的見解,真不是一般人能體會的。 \n人物小檔案 \n張愛玲(一九二○年九月三十日 ~ 一九九五年九月八日) \n華人現代女性小說家。出身名門世家,二十歲開始在出版社發表小說,以生動的故事場景、真摯的感情糾葛,令文壇為之驚豔,是當代少見的天才型女作家。 \n(本文摘自 《民國文人檔案,重建中》/時報出版) \n【作者簡介】 \n江仲淵 \n臉書「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團隊創辦人,古人黑歷史挖掘專家、文學研究扒皮手,擅長以生動幽默的文筆講述歷史人物。擔任「關鍵評論網」、「風傳媒」、「今周刊」、「自由電子報自由評論網」等四家媒體專欄作家。完成《時代下的犧牲者:找尋真實的汪精衛》時年僅十七歲,是臺灣當代最年輕的史學作家。 \n曾獲多家出版社邀請撰寫推薦序,包括余杰《顛倒的民國》、拂羅《羅貫中沒告訴你的三國演義》、龔元之《古裝穿搭研究室》等書。 \n著有《時代下的犧牲者:找尋真實的汪精衛》、《時代下的毀滅者:希特勒與帝國十大信徒》等書。

  • 鍾肇政辭世 賴清德:精彩一生照亮台灣文壇

    鍾肇政辭世 賴清德:精彩一生照亮台灣文壇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辭世,準副總統賴清德今天表示,鍾老出身龍潭,是戰後第一代的本土文學家。「謝謝他留下一生的精彩,照亮台灣文壇,無私的風範,將永存大家心中」。 \n \n賴清德今天在臉書表示,我們最敬愛的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在昨晚辭世,心中萬分不捨。鍾老是戰後第一代的本土文學家,創作出《魯冰花》、大河小說《濁流三部曲》等膾炙人口的作品。 \n   \n最令他敬佩的是,在那個毫無本土語言生存空間的年代裡,鍾不只是自我創作,更為台灣文學拓荒,組織本土作家,讓荒蕪的台灣本土文壇日漸茁壯。 \n \n賴清德指出,他在擔任行政院長時,力推以「客家文學」元素打造成浪漫台三線的亮點,而龍潭就是領頭羊,他曾當面告訴鍾老「龍潭有如龍潭虎穴,必定是臥虎藏龍,而令人最敬重的龍就是鍾老」。如今,鍾老回歸主的懷抱,「謝謝他留下一生的精彩,照亮台灣文壇,無私的風範,將永存大家心中」。 \n \n

  • 客家文學巨擘 鍾肇政今晚辭世 享壽96歲

    客家文學巨擘 鍾肇政今晚辭世 享壽96歲

    文學巨擘、有台灣文學之母封號的客家文壇大老鍾肇政,16日晚間辭世。家人轉述表示,鍾老上周小擦撞送醫,雖然縫了幾針,但身體、精神狀況都還不錯。16日中午喝了幾口牛奶後睡著,家人原本以為是正常的午睡,但到了晚飯時間鍾老未現身,才發現他已在睡夢中辭世,享壽96歲。 \n \n \n鍾老著作等身,前立委、鍾肇政的媳婦蔣絜安說,鍾老上周在家中小擦撞送醫,有縫了幾針,不過身體、精神狀況都還不錯。15號晚上因為沒有睡好,16日中午家人見他喝了幾口牛奶後就去午睡,以為鍾老要補眠,但晚上吃飯時沒見到他身影,前往察看才發現鍾老已在睡夢中辭世。 \n \n蔣絜安說,鍾老辭世後,包括文化部長李永得及桃園市長鄭文燦都有致意關切,後續可能會選擇在武德殿設置靈堂,供各界憑弔。 \n \n 鍾肇政長年筆耕不輟,在台灣文壇與葉石濤齊名,兩人被並稱為「北鍾南葉」。桃園市政府文化局已出版《鍾肇政全集》38冊。鍾肇政曾任國民小學教師、東吳大學東語系講師、台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理事長、總統府資政。1966年獲得中國文藝協會頒發的中國文藝獎章小說創作獎,1979年獲得吳三連文藝獎,1986年獲台美基金會成就獎,1992年獲國家文藝特別貢獻獎,1999年獲台灣文學家牛津獎、國家藝術基金會文藝獎,2000年李登輝總統頒贈二等景星勳章,2001年獲中國文藝協會榮譽文藝獎章,2003年及2004年陳水扁總統先後頒發第二屆總統文化獎百合獎、二等卿雲勳章,2016年獲第35屆行政院文化獎。獲獎之多,為台灣前輩作家之最,證明了鍾肇政確實是台灣文學界實力最雄厚、創作力最旺盛的偉大文學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