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新聞道德的搜尋結果,共106

  • 劉寶傑轟陳耀祥 滿嘴仁義道德

    劉寶傑轟陳耀祥 滿嘴仁義道德

     NCC宣布中天新聞台執照不予換發的同時,由NCC主委陳耀祥出面向系統台業者喊話,推薦讓公廣集團進入中天原本所在的52頻道,明顯有行政力介入自由市場之嫌。對此,政論節目主持人劉寶傑在節目上狠飆陳耀祥公然用NCC公器攻擊政敵,還當場提攜自己人,「滿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要當婊X就別立貞節牌坊」。

  • 員工陳情保障工作權 總統聽到嗎

    員工陳情保障工作權 總統聽到嗎

     中天新聞換照審查進入倒數時刻,再爆NCC更改評分標準爭議,中天新聞員工面對日益升高的關台危機,昨由新聞部副總監林于喬率主播和同仁代表赴總統府,遞交新聞部475位員工連署的陳情信,總統府派出公共事務室專委彭昌盛接受陳情。林于喬指出,這段時間每位員工仍堅守崗位、秉持專業認真工作,希望蔡總統聽到中天新聞員工的心聲,支持通過換照案。

  • 中天員工赴總統府 遞交陳情信給蔡英文

    中天員工赴總統府 遞交陳情信給蔡英文

    中天員工代表今親送遞交蔡英文總統的陳情信和連署書到總統府,中天員工代表副總監林于喬向總統府代表表示,「蔡總統說過,勞工是她心裡面最柔軟的一塊,所以我們今天能代表中天475位員工,將連署書,轉給蔡總統希望蔡總統聽到我們員工的心聲」;總統府派出專委彭昌盛接下陳情信及連署書。

  • 給蔡總統的陳情信 中天新聞員工連署懇請保障工作權

    給蔡總統的陳情信 中天新聞員工連署懇請保障工作權

    中天新聞換照審查進入倒數時刻,再爆NCC更改評分標準爭議,中天新聞員工面對日益升高的關台危機,今天(13日)由新聞部副總監林于喬率同主播和同仁代表下午前往總統府,遞交新聞部475位員工連署的陳情信,總統府派出公共事務室專委彭昌盛接下陳情信。林于喬指出,這段時間面對NCC換照審查,每一個員工仍堅守崗位、秉持專業認真工作,但也同時面臨一個難過的年,希望蔡總統能聽到中天新聞員工的心聲,支持通過中天新聞換照案。

  • 維護工作權益 中天新聞台員工向NCC陳耀祥主委遞陳情信

    維護工作權益 中天新聞台員工向NCC陳耀祥主委遞陳情信

    史上第一遭,NCC為中天電視台換照舉辦的「聽證會」,過程儼如「公審」。昨(11)日又見NCC公告不同於以往的評分標準。令中天基層員工頓覺恐遭關台,失業陰霾籠罩,為維護新聞自由與工作權益,中天新聞台員工特向NCC主委陳耀祥發出陳情信,全文如下:

  • 換照審查危及工作權益 中天新聞台員工致總統一封陳情信

    換照審查危及工作權益 中天新聞台員工致總統一封陳情信

    史上第一遭,專為中天電視台換照舉辦的「聽證會」,過程儼如「公審」。為維護新聞自由及工作權益,中天新聞台員工特地致總統的一封陳情信,全文如下:

  • 中天新聞關台風波  《蘋果日報》籲:勿忘新聞自由是台灣的驕傲

    中天新聞關台風波 《蘋果日報》籲:勿忘新聞自由是台灣的驕傲

    《中天新聞》將被關台的說法甚囂塵上,《蘋果日報》今天的社論以「勿忘新聞自由是台灣的驕傲」為題表示,儘管《蘋果》與中天及其所屬的旺中媒體集團在許多方面立場大相逕庭,甚至屢有交鋒,但是《蘋果》堅信新聞自由是台灣民主不可動搖的基礎,所有的言論,包括我們反對的、離經叛道的「言論」,我們都願意而且應該捍衛其自由。

  • 被證實大酸陣亡美軍是笨蛋 川普發火槓上福斯記者

    被證實大酸陣亡美軍是笨蛋 川普發火槓上福斯記者

    美國總統川普被爆出譏笑在一次世界大戰中陣亡的美軍是「魯蛇」、「笨蛋」,甚至不願弔唁陣亡美軍,福斯新聞(Fox News)記者後續也引述消息來源證實川普曾用「笨蛋」一詞形容越戰美軍,搞得川普非常火大,在推特嗆聲,要福斯開除記者。

  • 朱立倫籲保障黎智英言論自由  蔡正元竟這樣說

    朱立倫籲保障黎智英言論自由 蔡正元竟這樣說

    香港警方國安處今早以違反香港《國安法》為由,拘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7人,並搜索香港蘋果日報。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在臉書表達支持黎智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國民黨前副祕書長蔡正元隨即在臉書反諷,支持黎智英違背新聞道德、捏造虛假新聞的言論自由,也大酸「支持朱立倫支持黎智英的言論自由」。

  • 當張牙舞爪變「張雅無爪」

    當張牙舞爪變「張雅無爪」

     北市林森北路錢櫃KTV發生火警,造成5死8重傷54送醫慘劇。而錢櫃董事長同時也擁有電視新聞台,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直言,錢櫃董事長下面的新聞台有沒有如實和平衡報導,大家都在看;宅神朱學恆也在臉書發文,諷刺有些新聞有如活在平行時空。 \n 網友也創造了新成語,叫「張雅無爪」(張牙舞爪),講的是某位新聞台當家主播,以往批判新聞時火力四射,但素有大炮之稱的主播,遇到自家老闆卻是火力全熄,向來虎虎生風的大貓氣勢,此次就像被拔掉爪子。 \n 對此NCC只說「尊重」,比較過去對於其他新聞台的嚴格標準,顯然是弱掉了。過去NCC要求其他電視台的獨立審查人制度,甚至新聞倫理委員會是否有設立或有發揮功能,那這次呢? \n 英文裡面有一個字叫做Ombudsman,意思是政府或民間機構委任的獨立「申訴專員」,指專門調查民眾對相關機構的申訴和控訴,以做為發掘機構內部問題和處理顧客反應問題的一個管道。有些媒體就有設立Ombudsman(公評人)來看看報紙的報導是否有不公正或侵犯到讀者的隱私等問題。 \n 至於NCC所要求的獨立審查人和Ombudsman似乎又有所不同,審查比較偏重事前,但Ombudsman是事後接受民眾的申訴。例如,新聞台若設有Ombudsman,火災中受傷的民眾就可以向相關電視台申訴說,為什麼電視台都沒有報導我們的新聞。 \n Ombudsman負責監督媒體的適當新聞道德和規範的實施,檢查重大錯誤或遺漏,並充當媒體與公眾的聯絡人。Ombudsman雖然是他們所批評和監督的媒體的僱員,因此似乎存在有偏見的可能性,但是具有高道德標準的媒體不會因為批評而就開除Ombudsman,因為這樣將會帶來很多公眾關心,得不償失。 \n 《紐約時報》在2003年5月11日史無前例地在頭版新聞中報導了記者布萊爾的新聞造假和抄襲行為,稱該事件是「該報紙152年歷史以來的低點」。《紐時》也因此成立了「公眾編輯」,可惜在2017年6月卻將此職務移除。 \n 有Ombudsman是要建立一個願意認真聽取批評,願意懷疑其動機並挑戰內部決策智慧的機構,有這種角色至少代表一個機構對正直的重視,而失去這個角色則是發出一個模糊的信號,代表領導階層是否對Ombudsman的批評或建議感到討厭或認為純粹找麻煩? \n 長久以來台灣新聞媒體各擁其主,偏頗報導不知凡幾,另外還有很多侵犯民眾的隱私報導,受傷害的民眾都是求助無門,向NCC反映往往曠日廢時,如果各媒體能夠成立Ombudsman制度,即時解決民眾的申訴,應該可以提升媒體的自律和民眾對媒體的信任。(作者為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 新聞透視》錢櫃道歉 董座練台生未露面!光喊絕不逃避 卻沒勇氣出來面對

    新聞透視》錢櫃道歉 董座練台生未露面!光喊絕不逃避 卻沒勇氣出來面對

     錢櫃林森店惡火釀5條人命慘劇,董事長練台生至今仍不出面,舉辦記者會僅交由高階主管,轉述練台生對「絕不逃避」、「最快的時間和社會大眾報告」;但事件發生迄今進入第4天,昨日短短20多分鐘的記者會只見公關辭令冰冷宣達賠償金額,不見練台生現身對罹難家屬及傷者致歉,毫無社會企業責任。 \n 錢櫃KTV創立於1989年,與台灣一起成長,整整30多年,一直以年輕族群為消費主力。昔日店中五、六、七年級生歡唱〈新不了情〉、〈你怎麼捨得我難過〉等浪漫情歌,如今消費群已改為八、九年級生熱愛的的玖壹壹〈癡情男子漢〉、高爾宣〈Without You〉等嘻哈饒舌曲目。 \n 錢櫃林森店承載了無數年輕人歡唱美好回憶,如今卻因廣播、消防警報與排煙等消防設備全面關閉之重大人為疏失,釀成5死一命危重大慘案。 \n 法界人士分析錢櫃老闆練台生最起碼負有行政罰的責任,甚至依《刑法》第15條規定「消極不作為,與積極行為相同」的規定,練如果消極未防止火災的發生,就有可能要負起過失致死、過失傷害及公共危險的刑責。 \n 身為錢櫃大家長,練台生理應在案發第一時間,就挺身勇於鞠躬道歉,沒想到事發第3天才開記者會已經是慢半拍,記者會上仍看不見練台生身影,僅由高層高層頻頻跳針講練台生「非常傷痛」、「絕不逃避」,對死傷者及他們家屬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n 而練台生身兼年代集團董事長,近期旗下年代電視、壹電視卻在錢櫃相關新聞上輕放,年代大炮主播張雅琴面對事件先虛應指稱「不管錢櫃老闆是誰,做錯都要批評」,昨又反批有人趁事件「蹬鼻子上臉」,達到個人目的私利,很不道德。 \n 向來擅長為新聞製造火源、自詡正義一方的張雅琴,只在節目嚷嚷著談公安問題,卻不提老闆該負的責任,難道是「雅」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嗎?相較她在八仙氣爆事件對企業主的窮追猛打,處理新聞態度落差之大,相信台灣觀眾的眼球都是雪亮的!

  • 張瑞雄》當張牙舞爪變「張雅無爪」

    張瑞雄》當張牙舞爪變「張雅無爪」

    北市林森北路錢櫃KTV發生火警,造成5死8重傷54送醫慘劇。而錢櫃董事長同時也擁有電視新聞台,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直言,錢櫃董事長下面的新聞台有沒有如實和平衡報導,大家都在看;宅神朱學恆也在臉書發文,諷刺有些新聞有如活在平行時空。 \n 網友也創造了新成語,叫「張雅無爪」(張牙舞爪),講的是新聞台當家主播,以往批判新聞時火力四射,但素有大炮之稱的主播,遇到自家老闆卻是火力全熄,向來虎虎生風的大貓氣勢,就像被拔掉爪子。 \n 對此NCC只說「尊重」,比較過去對於其他新聞台的嚴格標準,顯然是弱掉了。過去NCC所要求其他台的獨立審查人制度,甚至新聞倫理委員會,是否有設立或有發揮功能? \n 英文裡面有一個字叫做Ombudsman,意思是政府或民間機構委任的獨立的「申訴專員」,指專門調查民眾對相關機構的申訴和控訴,以做為發掘機構內部問題和處理顧客反應問題的一個管道。有些媒體就有設立Ombudsman(公評人)來看看報紙的報導是否有不公正或侵犯到讀者的隱私等問題。 \n 至於NCC所要求的獨立審查人和Ombudsman似乎又有所不同,審查比較偏重事前,但Ombudsman是事後接受民眾的申訴。例如新聞台若設有Ombudsman,火災中受傷的民眾就可以向電視台申訴說,為什麼電視台都沒有報導我們的新聞。 \n Ombudsman負責監督媒體的適當新聞道德和規範的實施,檢查重大錯誤或遺漏,並充當媒體與公眾的聯絡人。Ombudsman雖然是他們所批評和監督的媒體的僱員,因此似乎存在有偏見的可能性,但是具有高道德標準的媒體不會因為批評而就開除Ombudsman,因為這樣將會帶來很多的公眾關心,得不償失。 \n 《紐約時報》在2003年5月11日史無前例地在頭版新聞中報導了記者布萊爾的新聞造假和抄襲行為,稱該事件是「該報紙152年歷史以來的低點」。紐時也因此成立了公眾編輯這個職務,可惜在2017年6月卻將此職務移除。最後一篇公眾編輯文章說:「我不太擔心要與傳統思維保持一致。我試圖保持獨立的聲音,不要屈服於外部(或內部)的壓力。」 \n 有Ombudsman是要建立一個願意認真聽取批評,願意懷疑其動機並挑戰內部決策智慧的機構,有這種角色至少代表一個機構對正直的重視,而失去這個角色則是發出一個模糊的信號,代表領導階層是否對Ombudsman的批評或建議感到討厭或認為純粹找麻煩? \n 長久以來台灣新聞媒體各擁其主,偏頗報導不知凡幾,另外還有很多侵犯民眾的隱私報導,受傷害的民眾都是求助無門,向NCC反應往往曠日廢時,如果各媒體能夠成立Ombudsman制度,即時解決民眾的申訴,應該可以提升媒體的自律和民眾對媒體的信任。 \n(作者為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n \n \n \n

  • 開創中國報業托拉斯 壯志未酬

    開創中國報業托拉斯 壯志未酬

     在二十世紀,民族獨立和民主同是中國人追求的基本價值。但兩者相較,民族獨立的要求卻比民主的嚮往也不知道要強烈多少倍。」第三世界各國以民族主義對抗帝國主義,從此國家至上,成為集體認同的來源。 \n 英國的報業鉅子北岩爵士(Lord Northcliffe)向美國取經,而成舍我又矢志向北岩看齊,不但希望開創中國報業的托拉斯,還想進一步將資本主義大眾化。成舍我先後創辦北平《世界晚報》(1924)和《世界日報》(1925)、南京《民生報》(1927)、上海《立報》(1935),建立了托拉斯的雛形。《立報》是他畢生辦報生涯中最輝煌的時期,儘管上海報業已由《申報》、《新聞報》和《時報》三足鼎立,但成舍我走通俗路線,「小報大辦」(篇幅小,容量大),用人不拘一格,左右相容,又拒絕向上海灘的幫會黑社會妥協,發行量一度攀達二十多萬份,居全國之冠。可惜《立報》僅維持兩年兩個月,淞滬戰爭爆發便告停刊。1945年抗戰結束,他接收上海《立報》,恢復被日本人沒收的北平《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還希望復刊南京《民生報》。1948年與陳立夫商議成立中國新聞公司,在各地成立分社,變成名副其實的托拉斯,然壯志未酬,只是紙上作業罷了。 \n 成舍我主張以報紙教育大眾,必須力求通俗。他批評中國的報紙太貴,文字太深,內容與多數國民無關痛癢。他提倡資本家出錢,專家辦報,老百姓講話。主張由國家立法,設立董事會,規定資本家延聘編委會成員三分之一,餘皆由學術機構、法定民眾團體和讀者代表擔任,董事會決定主編任免和言論方針,資方無權干涉。他希望辦平民報紙,人人看得起,以對抗資本家的操縱。要資本家出錢辦報,又要「立法」不許資本家干預,這個絕無僅有的理想如果成功,很難想像會是何等光景。 \n 反對報紙中立 \n 成舍我認為報紙必須為多數人民說話,因而反對報紙中立。他在記錄考察英倫見聞時,歎道:「(英國報紙)初不似吾國報紙,一方面環境壓迫,不能為自由之表白;一方面報紙自身,亦樂以模稜遊移之說,博『中立』『不黨』之美名。」他批評「不黨」,然則他要站在國民立場,正視事實,以自由思想做判斷,而無任何黨派私怨,此又何異於《大公報》的「不黨」原則?1920年代,《努力週報》以少數知識精英為對象,《大公報》的讀者是政界和知識界精英,《申報》和《新聞報》爭取政商兩界,陳獨秀和李大釗正在組織群眾革命,唯獨成舍我致力於辦平民報紙。以他所吸收的文化資源來說,無政府主義如何與儒家自由主義有辯證的互動,又與頻仍的國難有何交涉?他的理念在中國報人中獨樹一幟,但報紙內容是否與眾不同?他代表的是什麼詮釋社群,以誰為競爭對手?他的平民報紙與平民教育運動(如晏陽初)有沒有互相影響?他是否以知識精英的身分,揣想平民要說什麼話?這些問題尚待追蹤釐清。 \n 民族與民主的矛盾 \n 張詠教授提出一個問題:留美報人理應捍衛新聞自由,為何回國後(特別在抗戰時期的陪都重慶)紛紛加入國民政府,居然當起被記者痛恨的國際新聞審查員?有趣的是,他們多半是江浙同鄉,有教會學校背景,得風氣之先,出國後到密蘇里大學念新聞,回國組成了「密蘇里幫」,這是一張由同鄉、同學兼同事組成的人脈網絡。他們年輕時都熱心國事,曾矢志獻身新聞事業。九一八事件爆發,密蘇里新聞學院的中國學生義憤填膺,在校報發表中國同學聯盟反抗日本侵華宣言,並在中國留學生季報熱烈討論國事。美國的新聞自由是自明之理,毋庸多說,然而密蘇里新聞教育不斷灌輸報人的社會道德與責任,強調新聞必須「平衡」,對中國留學生產生深遠的影響。由於國難的需要與命運的安排,他們變成了新聞審查官時,即以外報報導失衡作為檢查的理據。 \n 張詠教授聚焦於中國政府新聞檢查員如何為其立場辯護。首先,他們指責外國報紙和駐華記者為了母國利益,對中國常常不懷好意,又充滿偏見與無知,報導扭曲失實。在巴黎和談失敗後,外國報紙煽動在華武裝干預。1924年聯俄容共,西方國家對國民政府有了疑慮,紛紛阻撓國民革命,其中以英國最為囂張。抗戰初期,英法不斷討好日本,犧牲中國利益,昭然若揭。其二,董顯光訴諸「世界主義」的道德原則,以世界和諧為最高利益,懇求外國報業同情、幫忙這個追求進步理想的年輕共和國,勿以狹隘的民族主義醜化它的落後。第三個理由,民族獨立是實施民權主義的前提,在民族絕續存亡的當頭,檢查制度不僅有其必要,而且是行使獨立主權的「絕對權力」。第四,如王世杰所言,新聞檢查是戰時的臨時性必要措施,連美國在戰時也如此。《大公報》雖然崇尚西方新聞自由,卻也批評西方記者對華的扭曲;《大公報》和《世界日報》不質疑特殊時期的新聞檢查,只批評檢查方法和素質。倒是胡適一貫委婉撰文反對檢查外報的措施。 \n 「主權」壓倒「人權」,「民族」戰勝「民主」。余英時歎說:「一百五十年來,中國人對於西方一直抱著兩個相反的情緒─一方面憎恨它的侵略,另一方面羡慕它的價值。 \n 在二十世紀,民族獨立和民主同是中國人追求的基本價值。但兩者相較,民族獨立的要求卻比民主的嚮往也不知道要強烈多少倍。」第三世界各國以民族主義對抗帝國主義,從此國家至上,成為集體認同的來源。五四以前的先覺者(嚴復、梁啟超、孫中山)強調「民權」,都為了實現國家權利、民族獨立,而不以保障個人自由為前提。孫中山先提出民族主義,以排滿為目的,後來才發展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系列完)

  • 開創中國報業托拉斯 壯志未酬──看近代傳播洪流(六)

    開創中國報業托拉斯 壯志未酬──看近代傳播洪流(六)

    英國的報業鉅子北岩爵士(Lord Northcliffe)向美國取經,而成舍我又矢志向北岩看齊,不但希望開創中國報業的托拉斯,還想進一步將資本主義大眾化。成舍我先後創辦北平《世界晚報》(1924)和《世界日報》(1925)、南京《民生報》(1927)、上海《立報》(1935),建立了托拉斯的雛形。《立報》是他畢生辦報生涯中最輝煌的時期,儘管上海報業已由《申報》、《新聞報》和《時報》三足鼎立,但成舍我走通俗路線,「小報大辦」(篇幅小,容量大),用人不拘一格,左右相容,又拒絕向上海灘的幫會黑社會妥協,發行量一度攀達二十多萬份,居全國之冠。可惜《立報》僅維持兩年兩個月,淞滬戰爭爆發便告停刊。1945年抗戰結束,他接收上海《立報》,恢復被日本人沒收的北平《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還希望復刊南京《民生報》。1948年與陳立夫商議成立中國新聞公司,在各地成立分社,變成名副其實的托拉斯,然壯志未酬,只是紙上作業罷了。 \n成舍我主張以報紙教育大眾,必須力求通俗。他批評中國的報紙太貴,文字太深,內容與多數國民無關痛癢。他提倡資本家出錢,專家辦報,老百姓講話。主張由國家立法,設立董事會,規定資本家延聘編委會成員三分之一,餘皆由學術機構、法定民眾團體和讀者代表擔任,董事會決定主編任免和言論方針,資方無權干涉。他希望辦平民報紙,人人看得起,以對抗資本家的操縱。要資本家出錢辦報,又要「立法」不許資本家干預,這個絕無僅有的理想如果成功,很難想像會是何等光景。 \n \n反對報紙中立 \n \n成舍我認為報紙必須為多數人民說話,因而反對報紙中立。他在記錄考察英倫見聞時,歎道:「(英國報紙)初不似吾國報紙,一方面環境壓迫,不能為自由之表白;一方面報紙自身,亦樂以模稜遊移之說,博『中立』『不黨』之美名。」他批評「不黨」,然則他要站在國民立場,正視事實,以自由思想做判斷,而無任何黨派私怨,此又何異於《大公報》的「不黨」原則?1920年代,《努力週報》以少數知識精英為對象,《大公報》的讀者是政界和知識界精英,《申報》和《新聞報》爭取政商兩界,陳獨秀和李大釗正在組織群眾革命,唯獨成舍我致力於辦平民報紙。以他所吸收的文化資源來說,無政府主義如何與儒家自由主義有辯證的互動,又與頻仍的國難有何交涉?他的理念在中國報人中獨樹一幟,但報紙內容是否與眾不同?他代表的是什麼詮釋社群,以誰為競爭對手?他的平民報紙與平民教育運動(如晏陽初)有沒有互相影響?他是否以知識精英的身分,揣想平民要說什麼話?這些問題尚待追蹤釐清。 \n \n民族與民主的矛盾 \n \n張詠教授提出一個問題:留美報人理應捍衛新聞自由,為何回國後(特別在抗戰時期的陪都重慶)紛紛加入國民政府,居然當起被記者痛恨的國際新聞審查員?有趣的是,他們多半是江浙同鄉,有教會學校背景,得風氣之先,出國後到密蘇里大學念新聞,回國組成了「密蘇里幫」,這是一張由同鄉、同學兼同事組成的人脈網絡。他們年輕時都熱心國事,曾矢志獻身新聞事業。九一八事件爆發,密蘇里新聞學院的中國學生義憤填膺,在校報發表中國同學聯盟反抗日本侵華宣言,並在中國留學生季報熱烈討論國事。美國的新聞自由是自明之理,毋庸多說,然而密蘇里新聞教育不斷灌輸報人的社會道德與責任,強調新聞必須「平衡」,對中國留學生產生深遠的影響。由於國難的需要與命運的安排,他們變成了新聞審查官時,即以外報報導失衡作為檢查的理據。 \n張詠教授聚焦於中國政府新聞檢查員如何為其立場辯護。首先,他們指責外國報紙和駐華記者為了母國利益,對中國常常不懷好意,又充滿偏見與無知,報導扭曲失實。在巴黎和談失敗後,外國報紙煽動在華武裝干預。1924年聯俄容共,西方國家對國民政府有了疑慮,紛紛阻撓國民革命,其中以英國最為囂張。抗戰初期,英法不斷討好日本,犧牲中國利益,昭然若揭。其二,董顯光訴諸「世界主義」的道德原則,以世界和諧為最高利益,懇求外國報業同情、幫忙這個追求進步理想的年輕共和國,勿以狹隘的民族主義醜化它的落後。第三個理由,民族獨立是實施民權主義的前提,在民族絕續存亡的當頭,檢查制度不僅有其必要,而且是行使獨立主權的「絕對權力」。第四,如王世杰所言,新聞檢查是戰時的臨時性必要措施,連美國在戰時也如此。《大公報》雖然崇尚西方新聞自由,卻也批評西方記者對華的扭曲;《大公報》和《世界日報》不質疑特殊時期的新聞檢查,只批評檢查方法和素質。倒是胡適一貫委婉撰文反對檢查外報的措施。 \n「主權」壓倒「人權」,「民族」戰勝「民主」。余英時歎說:「一百五十年來,中國人對於西方一直抱著兩個相反的情緒─一方面憎恨它的侵略,另一方面羡慕它的價值。 \n在二十世紀,民族獨立和民主同是中國人追求的基本價值。但兩者相較,民族獨立的要求卻比民主的嚮往也不知道要強烈多少倍。」第三世界各國以民族主義對抗帝國主義,從此國家至上,成為集體認同的來源。五四以前的先覺者(嚴復、梁啟超、孫中山)強調「民權」,都為了實現國家權利、民族獨立,而不以保障個人自由為前提。孫中山先提出民族主義,以排滿為目的,後來才發展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系列完) \n

  • 控美方打壓歧視 耿爽再嗆:陸媒隱忍太久了

    控美方打壓歧視 耿爽再嗆:陸媒隱忍太久了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今天再次就反制美國媒體一事嚴辭譴責美方說,事實充分證明,美方標榜的所謂新聞自由是十分虛偽和具有欺騙性的,對於美方種種打壓和歧視性做法,中國媒體已經隱忍了太久,但委曲未能求全,美方反而變本加厲,中方對此要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 \n \n在19日的大陸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出兩國民眾收看媒體「對等性」問題,耿爽回應說,每個國家國情不同,輿論環境、媒體生態各不相同,管理媒體的法律法規也各不相同。在這個問題上,各國都應尊重彼此的國情和對方的習慣做法。 \n \n耿爽強調,我們一直為外國媒體的正常新聞報導工作提供支援和便利,我們反對的是針對中國的意識形態偏見,反對的是借所謂新聞自由製造假新聞,反對的是違反新聞職業道德的行為。我們希望外國媒體和記者能夠為促進中國與世界的相互瞭解發揮建設性作用。 \n \n媒體又問:中方反制措施第三條提到,美方在簽證、行政審查、採訪等方面對中國記者採取歧視性限制措施,中方將採取的對等措施具體指什麼? \n \n耿爽答稱,近年來,美國政府對中國媒體駐美機構和人員的正常新聞報導活動無端設限,無理刁難,不斷升級對中國媒體的歧視和打壓。中國媒體駐美記者工作和生活的正常秩序遭到嚴重破壞,許多人回國休假後因美方無故拒簽而無法返回美國工作,申請簽證時被要求提供很多額外材料。 \n \n耿爽說,2018年12月,美方要求有關中國媒體駐美機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2020年2月將5家中國媒體駐美機構列「外國使團」,隨即又對上述5家媒體駐美機構採取人數限制措施,變相大量驅逐中方媒體記者。事實充分證明,美方標榜的所謂新聞自由是十分虛偽和具有欺騙性的。中方多次就美方錯誤做法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表達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 \n \n耿爽強調,對於美方種種打壓和歧視性做法,中國媒體已經隱忍了太久,但委曲未能求全,美方反而變本加厲。當遭遇不公待遇和無理打壓,面對「雙重標準」和霸權欺淩,我們支援中國媒體堅定維護自身的聲譽和利益,中方也將被迫根據對等原則對美國媒體記者採取相應措施。 \n

  • 美限制陸媒駐美機構 趙立堅:赤裸裸霸權欺凌

    美限制陸媒駐美機構 趙立堅:赤裸裸霸權欺凌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今天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方不斷升級對中國記者的打壓行動,暴露出美方所謂新聞自由的虛偽性,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和霸權欺凌,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並予以強烈譴責 \n \n有記者在3月3日的大陸外交部記者會上提問稱,美國國務院宣佈從3月13日起對被作為「外國使團」列管的5家中國媒體的中國籍員工數量採取限制措施,請問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n \n趙立堅表示,美國國務院基於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以莫須有的理由對中國媒體駐美機構進行政治打壓,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並予以強烈譴責。 \n \n趙立堅說,長期以來,中國媒體駐美記者嚴格遵守美國法律法規,恪守新聞職業道德,秉持客觀、公正、真實、準確的原則,在美國開展新聞報導,專業性得到社會公認。美方對中國媒體記者採取措施毫無依據、毫無道理,美方固守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從登記「外國代理人」到列為「外國使團」再到以所謂限制人數為名實際上限期驅逐中國媒體駐美記者,不斷升級對中國記者的打壓行動,嚴重干擾中方媒體在美開展正常報導任務,嚴重損害中國媒體聲譽,嚴重干擾兩國間正常人文交流。 \n \n趙立堅指出,美方一方面標榜新聞自由,另一方面卻對中國媒體在美國正常採訪進行干擾、橫加阻撓,暴露出美方所謂新聞自由的虛偽性,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和霸權欺淩。當前在中美關係的形勢下,美方此舉將對兩國關係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和損害,我們敦促美方立即改弦更張,糾正錯誤,中方保留作出反應和採取措施的權利。 \n

  • 戰狼2!美或報復陸驅逐記者 趙立堅強硬回擊

    戰狼2!美或報復陸驅逐記者 趙立堅強硬回擊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再度於《華爾街日報》種族歧視標題對美火力全開,在25日例行記者會上,有外媒提及:北京驅逐3名《華爾街日報》記者後,美國可能採取對等報復措施,大陸是否希望美方不要採取此種措施?趙立堅連續以4個尖銳的問題反問美國:美國媒體公然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會面臨何種懲罰?美方區別對待媒體的方式是否就是言論自由?美國官員是否忘了白宮如何對待CNN這樣的美國媒體?近兩年美國拒絕或拖延多少中國大陸記者赴美工作簽證? \n \n趙立堅的言辭與其首場發言人記者會的表現比較起來,辛辣程度不只沒有減弱,反而在《華爾街日報》的種族歧視標題的議題上加強攻擊火力。他表示,「東亞病夫」這個詞與中國一段特定歷史相連,極具侮辱性,該報公然選用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標題,挑戰了中方的尊嚴底線,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中國人民對此感到極大的憤慨。 \n \n趙立堅說,美方有些官員應該認真讀一下《華爾街日報》53名在華員工的聯名郵件。他們在郵件中說,這並非編輯獨立性的問題,也不是新聞報導和評論之間劃分的問題,這是一個錯誤的標題,它深深冒犯了包括中國人在內的許多人。任何有良知有道德的人都應該對這種不當錯誤言行予以反對和抵制,而不是黑白不分,甚至還要考慮為一家拒不認錯拒不道歉的媒體撐腰打氣。 \n \n趙立堅接著說,美方有些官員言必稱「言論和新聞自由」。我想問一問,如果一家媒體在美國公然發表種族歧視言論,它會面臨怎樣的懲罰?美國官方採取“順我者存逆我者亡”的態度區別對待媒體記者的做法,國際社會對此有目共睹,這也是美方所謂的言論自由嗎?美方的有關官員難道忘了白宮是如何對待CNN等媒體了嗎?美方官員應該解釋一下,近兩年來,美方無理拒簽或以多種理由拖延多少中方媒體赴美記者的簽證? \n \n趙立堅指出,中方一直歡迎外國媒體全面客觀報導中國,也一直按照國際慣例,依法依規為各國記者在華採訪報導提供支援和便利。同時,我們堅決反對打著言論自由的旗號惡意抹黑中國,侵犯中方尊嚴的行為。外國常駐新聞機構和外國記者必須遵守中國法律法規和規章,遵守新聞職業道德,這在任何國家都一樣。我們敦促美方摘下意識形態的有色眼鏡,停止對中國的無端指責,多做有利於中美互信與合作的事。 \n \n

  • 黑韓產業鏈抓到了 韓陣營:明天全部提告

    黑韓產業鏈抓到了 韓陣營:明天全部提告

    韓國瑜競辦發言人王淺秋、律師葉慶元今日下午於國民黨中央黨部召開記者會表示,將針對三立記者在沒經過查證的情況下,汙衊韓國瑜未經家長同意亂抱小孩一事,提告「只是堵藍」、「打馬悍將」社群粉專及三立新聞網。 \n \n王淺秋表示,今日上午記者會,三立記者引用「只是堵藍」、「打馬悍將」臉書粉專訊息,提問指出韓國瑜昨日出席活動時,沒有經過家長同意就抱寶寶,並表示家長已在臉書表達不滿。 \n \n王淺秋指出,事發經過是,當日活動後有不知名網友在自己的臉書上,自稱是寶寶父母的朋友,並在自己的臉書上貼文,表示工作人員在寶寶的家長不知情的狀況下,把寶寶抱上台讓韓國瑜抱。 \n \n王淺秋說,這位不知名網友今日已經出面道歉並澄清了。但這位網友提到,他的留言被不明人士截圖轉貼到「只是堵藍」跟「打馬悍將」的臉書粉專,假新聞的謠言就這樣開始流傳,並引發一堆網友在網路上攻擊韓國瑜。 \n \n王淺秋表示,過去「只是堵藍」跟「打馬悍將」都先用假訊息、假圖片發在網路上,然後就會有民進黨人士引用並出面抨擊,或是由其他的親綠媒體做報導。而這次三立新聞網在沒經過查證的情況下,就針對此事,做出「女嬰母怒訴、完全沒告知」的新聞報導。 \n \n王淺秋指出,今日上午記者會,現場的三立記者還對此事提問,且表示寶寶的父母都在臉書上回應並表達不滿。王淺秋痛批,這種新聞台還可以信任嗎,他們的新聞都是假新聞嗎。 \n \n另針對有醫師指出隨便親寶寶可能引起的衛生問題,王淺秋說,同樣的標準,蔡英文總統過去在出席活動時也有親過小寶寶,或許衛教上可能有不同的考量,但媒體不該兩套標準、假借寶寶父母之名,惡意栽贓抹黑。 \n \n王淺秋指出,過去這段時間,網路有非常多沒有根據的惡意抹黑,而媒體也不經查證就直接報導,毫無新聞道德可言,實在非常可恥,王也質疑「只是堵藍」跟「打馬悍將」臉書粉專,不知道有沒有收國家機器的錢,但可以看出這根本就是黑韓產業鏈。 \n \n葉慶元表示,總統副總統選罷法第90條,意圖散布謠言、使人不當選的罪刑相當清楚。今天不論是「只是堵藍」、「打馬悍將」還是三立新聞網,都在散布不實的消息。 \n \n葉慶元說,媒體報導前應該要善盡查證工作,但三立為打擊特定陣營,和色彩明顯的粉專一搭一唱,散布謠言。而「只是堵藍」跟「打馬悍將」,過去就時常散布不實訊息,上周甚至拿2017年統促黨拿五星旗遊行的照片,移花接木宣稱是上周末挺韓大遊行的照片。 \n \n葉慶元指出,利用網軍放出謠言,再利用媒體把網路謠言放大,而企圖影響選舉,是非常不可取的事情。葉慶元說,韓陣營將在明天對網路粉專、電視台、記者、編輯及相關人士提出刑事告訴。 \n \n葉慶元表示,透過媒體的國家公器,來打擊不同政治立場的對象,是應該被唾棄的事情。但遺憾的是,NCC只處罰某一家媒體,但對於這樣惡意的行為都坐視不理,這樣的行為讓人不能接受。 \n \n王淺秋說,蔡英文總統宣稱要抓假新聞,但這樣的新聞要不要主動查?為何國家機器都不查?王淺秋宣布,未來韓陣營將不會再上三立的政論節目,因為上三立的節目,韓陣營也無法做清楚地闡述。三立都在做假平衡,新聞都已預設立場。 \n \n

  • 韓國瑜裸擁裸女照 韓辦:製圖者已自首 暫不報案

    韓國瑜裸擁裸女照 韓辦:製圖者已自首 暫不報案

    針對韓國瑜遭合成情色圖一事,韓國瑜競選辦公室下午發聲明表示,公佈原意為遏止抹黃行為,現在已有人坦承為製圖者,強調其原意是為了警告網路可能出現合成圖,卻不慎遭有心人惡意散播,因製圖者已經自首,競辦暫時將不報案,但強調若未來仍有人持續惡意傳播該合成圖,競辦將採取進一步法律行動。 \n \n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陣營,上午開記者會「爆料」網路社群已出現韓國瑜的抹黃照片,因此下午將赴台北市警局正式報案,請警方偵辦;此外,三立新聞台日前獨家報導「瓜田變砂石場!村長抗爭遭打死,瓜農爆李日貴仗勢欺人」,完全是假新聞,已請律師要在雲林縣直接提告加重誹謗、違反選罷法。 \n \n韓競辦總發言人王淺秋上午開記者會,出示多張照片指出,選戰打下來,韓國瑜被抹紅、抹黑,還要抹黃了,最近開始在社群、黑韓網頁流傳一張抹黃照路,她下午到北市警局提告,這如同憲兵以影射方式攻擊影射韓是共諜,如此用公家資源攻擊方式,不斷地發生。 \n \n王出示的照片,是一對裸體男女相擁在床上,標著「眼見為憑?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n \n韓競辦發言人鄭照新也說,這張圖片以含沙射影企圖抹黃,競辦已收到消息,先前有房屋、砂石兩顆核彈,接著民進黨可能在本周或下周用抹黃方式,丟第三顆彈。他呼籲民進黨用光明正大的方式選舉,不要用含沙射影這種低階、不入流的手段來競選,要回到政策路線探討。 \n \n王淺秋也說,另一件是今天已經請律師直接正式提告三立新聞獨家新聞「瓜田變砂石場!村長抗爭遭打死,瓜農爆李日貴仗勢欺人」。這則報導標題沒問號,內容直接寫村長抗爭時被活活打死,但後面訪問遺孀時說法不一,因為事實根本不是這樣,所以報導最後加一句「真相有待釐清」。 \n \n她說,那則報導從標題到內容,通通指涉李佳芬的父親李日貴當議員任內,村長廖德川被活活打死,但其實廖村長的任期從79年8月1日到 87年7月31日,這段期間都健健康康、活活潑潑,一點事情都沒有;廖村長是95年才因病去世,所以根本「當村長期間帶人抗議,被活活打死」是完全抹黑、完全的假新聞,「廖村長是被媒體提前在新聞裡打死了」,但那時其實人家還活得好好的。 \n \n記者會中,三立新聞台記者提問王,韓營在多次媒體聯訪說是三立的或問記者是哪家媒體,如此指稱讓記者有被霸凌的感覺,王是新聞界前輩,有何看法? \n \n王淺秋說,三立剛開台時,她也在三立服務,非常了解三立記者的心情,但她更常聽三立的朋友說「不好意思我要這樣處理或這樣寫,是因為公司的立場」,所以他們非常理解媒體的辛苦,知道大家各自作自己的工作。其實韓團隊非常尊重所有媒體記者,至少韓或團隊成員沒有對記者口出惡言,或由其他人直接對記者質疑或攻擊,質疑的當然是電視台本身若有立場的話,與當初所學新聞道德有不同方向,必須被檢驗。 \n \n她強調,韓營討論的都是電視台本身,例如廖村長被打死的那則報導,上次韓營公布三立也下廣告在臉書,特別下的是酸韓或黑韓新聞,這是呈現事實;韓團隊對記者或電視台很尊重,質疑的是報導假內容。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