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昆蟲的搜尋結果,共397

  • 花蓮喜見繡眼畫眉 疫下心靈先解封

    花蓮喜見繡眼畫眉 疫下心靈先解封

     全台上月中旬進入防疫3級警戒,花蓮近2天雖「+0」,但民眾仍大幅減少出門頻率,大自然因此得到喘息空間,不少野生動物也紛紛探出頭來,向世界打聲招呼。花蓮生態調查家施勵強日前在吉安鄉楓林步道上,發現繡眼畫眉在樹上自由自在地築巢,畫面十分療癒,笑稱「心靈已提前被解封了!」

  • 麻雀在火車前不斷盤旋 內行人吐真相:聰明到不可思議

    麻雀在火車前不斷盤旋 內行人吐真相:聰明到不可思議

    隨著人類過度開發,不少動物棲息地遭到破壞,覓食成了生存的最大難題,不過近日有日本民眾發現一隻絕頂聰明的麻雀,不斷在火車前盤旋,讓人不解到底在做什麼,就有內行人解答背後真相,讓眾人直呼不可思議!

  • 陸男抓蟑螂丟鍋敲詐海底撈8000元 店員驚見「小強無影手」報警逮人

    陸男抓蟑螂丟鍋敲詐海底撈8000元 店員驚見「小強無影手」報警逮人

    奧客真的沒有極限!上月17日,大陸深圳一名蔡姓男子到知名火鍋店「海底撈」用餐,豈料他吃著吃著,突然生氣的向店員反應食物有蟑螂,並質問「怎麼回事?」當場服務生立馬致歉,並表示這餐全額免錢,但蔡男卻不肯罷休,還大聲咆哮,要求海底撈還得賠償人民幣1000元(約新台幣4379元),否則他就要把事情鬧大、怒打電話客訴,最後店長為息事寧人便同意了。不過事後,店員查看監視器畫面認為事有蹊蹺,蟑螂疑似蔡男自己偷偷丟入的,於是趕緊報警,警方最後成功將其逮捕歸案。

  • 偽裝高手在樹叢間 找找看竹節蟲

    偽裝高手在樹叢間 找找看竹節蟲

    【旅遊經 編輯部報導】

  • 蟲蟲危機變商機 中東商人將超級蠕蟲變身超級食物

    蟲蟲危機變商機 中東商人將超級蠕蟲變身超級食物

    科威特商人布巴斯(Jassem Buabbas)多年來繁殖飼養動物飼料「超級蠕蟲」(superworms,也叫大麵包蟲),希望這種「生物」有朝一日出現在波斯灣地區民眾的餐盤裡。

  • 有夠噁 媽媽帶小孩看昆蟲 慘遭怪男襲臀噴體液

    有夠噁 媽媽帶小孩看昆蟲 慘遭怪男襲臀噴體液

    簡姓男子去年在北市某博物館閒逛時,見1女子在館內帶小朋友看昆蟲,竟偷摸女子屁股,還在女子屁股留下不明液體,女子憤而報警處理。台北地檢署依性騷擾罪起訴簡男。

  • 為孩子打造昆蟲館 養蟲達人柯心平

    為孩子打造昆蟲館 養蟲達人柯心平

    當年以榜首之姿錄取台大昆蟲所的柯心平,原本的夢想是成為教授,回母校教書,但他畢業後選擇投入創業,人工飼養昆蟲,拒絕野外捕捉。優質的飼養技術,大量繁殖了罕見的澳洲彩虹鍬形蟲,許多海外博物館也是他的客戶。

  • 上千櫻桃紅蟑潑餐廳憂恐大量繁衍 昆蟲系教授:存活機率不高

    上千櫻桃紅蟑潑餐廳憂恐大量繁衍 昆蟲系教授:存活機率不高

    台北市義警昨(3)日晚間舉辦餐敘時,遭不明黑衣人持2大袋黑色塑膠袋往餐廳櫃台丟擲上千隻蟑螂,當中發現品種為「櫻桃紅蟑」,該品種為受歡迎的爬蟲飼料,許多地方都買得到,尤其有生長快速、不會鳴叫等優點,但有民眾擔憂這麼多蟑螂逃跑恐快速繁衍族群,台大昆蟲系主任蕭旭峰表示,進口櫻桃紅蟑長期處於飼養環境,研判生存力沒有家中的蟑螂那麼強,存活率應該不高。

  • 學校工地驚見「老鼠般巨型飛蛾」師生一看全驚呆

    學校工地驚見「老鼠般巨型飛蛾」師生一看全驚呆

    澳洲昆士蘭一處學校近日開始整地蓋教室,但當廠商進駐準備動工挖土時,在工地一角意外發現一隻25cm大的巨型飛蛾,嚇得他們趕緊拿工具將牠移到別處,也吸引師生到場觀看。

  • 大陸人看台灣》逛台北動物園很超值

    大陸人看台灣》逛台北動物園很超值

    孩子們年齡還小,沒聽過孟庭葦唱的《冬季到台北來看雨》,不過,台北連續兩天的陰雨天氣讓他們立刻記住了爸爸媽媽說的這首歌曲。

  • 他愛昆蟲轉行學空調 職訓當後盾

    他愛昆蟲轉行學空調 職訓當後盾

     33歲的張沛文熱愛大自然,曾就讀昆蟲系的他因為沒考上博士班,前途一度陷入瓶頸,在家人期待下跨行學冷凍空調,不僅取得冷凍空調界最難拿到的甲級技術士與高考技師資格,還自行創業成立空調技師事務所,成功創業開創不同人生。

  • 從抓昆蟲到修冷氣 門外漢參加職訓拼出高薪人生

    從抓昆蟲到修冷氣 門外漢參加職訓拼出高薪人生

    33歲的張沛文熱愛大自然,曾就讀昆蟲系的他因為沒考上博士班,前途一度陷入瓶頸,他在家人期待之下,跨行學冷凍空調,不僅取得冷凍空調界最難拿到的甲級技術士與高考技師資格,還自行創業成立空調技師事務所,門外漢職場逆襲,拼出高薪人生。

  • 廚房變蟑螂巢穴 一噴衝出上百隻 屍體鋪滿地屋主發毛

    廚房變蟑螂巢穴 一噴衝出上百隻 屍體鋪滿地屋主發毛

    家中難免會出現蟑螂,因此不少家庭會準備殺蟲劑。印尼東雅加達一戶人家日前在廚房看到一隻小強,於是拿出殺蟲劑噴灑,豈料沒多久上百隻蟑螂便衝了出來,驚覺原來廚房是牠們的巢穴,一家人趕緊拿出拖鞋應戰,最終地板上鋪滿蟑螂屍體,畫面讓人看了不禁寒毛直豎。

  • 黃鸝鳥出沒高大十年 高雄鳥會持續關心

    黃鸝鳥出沒高大十年 高雄鳥會持續關心

    高雄大學舉辦「鸝所當然環境教育推廣工作坊」,詢問度高。黃鸝(黑枕黃鸝)是台灣珍貴稀有保育鳥類,屬樹棲型鳥類,也是高雄地區的特色鳥類。高雄大學首次觀察到黃鸝是2012年,過去10年來,黃鸝幾乎愛上高大,在該校築巢。

  • 打掃驚見地板長出爆量「黑珍珠」 昆蟲學家嚇傻:快清掉

    打掃驚見地板長出爆量「黑珍珠」 昆蟲學家嚇傻:快清掉

    地板竟長出黑珍珠?澳洲有一名母親在臉書表示,日前在打掃孩子的玩具間時,發現地板出現成千上萬顆的「黑珍珠」,不僅數量非常多,而且範圍從牆到地板都是,嚇得趕緊將照片PO網求助,而昆蟲學家就透露,「再過沒幾天應該會孵化成毛毛蟲」。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一名媽媽日前打掃孩子的玩具房時,發現地板與牆面出現大量「黑珍珠」,甚至在房內發現一隻飛蛾屍體,由於不清楚此為何物,因此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她便把玩具房鎖了3天不敢進去,推測「黑珍珠」可能是昆蟲的卵或糞便。 \n該名母親最終用殺蟲劑噴灑黑小球,便PO上臉書求解,寫下「我真心希望不是白蟻」。昆士蘭大學的昆蟲學家艾博特(Kathy Ebert)看過照片後認為,這些黑色珍珠是飛蛾的卵,建議她趕緊清掉,「如果再多等幾天,可能會看到毛毛蟲的孵化」,飛蛾能產下大量的卵,假若牠們被困在小隔間好幾天,便會在房內各處產下數百顆卵。 \n不過對昆蟲有專研的網友們,並不認同艾博特的說法,認為黑球並非昆蟲的卵,也可能是玩具的填充物、罌粟種籽、昆蟲糞便、蜱蟲卵、鼠類儲藏的雜草種子等,還有人建議嘗試壓碎其中一顆,才能知道答案,不過該名母親目前已將「黑珍珠」清除乾淨,表示「我們有一個從昆士蘭州運來的櫃子,所以我比較害怕是白蟻」。

  • 昆蟲也能請法醫驗屍 分析死因還能拆穿奧客謊言

    昆蟲也能請法醫驗屍 分析死因還能拆穿奧客謊言

    許多人聽到昆蟲學系,第一個反應大多都是「每天都在抓蟲嗎?」但其實昆蟲系要學習的內容非常多元,YouTube頻道「U2M2」邀請到一位昆蟲學系的阿綱博士為大家揭密昆蟲系的日常。阿綱博士說,只要跟昆蟲有關的領域,都包含在課程內容中,例如昆蟲生理、昆蟲害蟲、昆蟲分類及演化,以及法醫昆蟲等。 \n「我從小就喜歡蟲。」阿綱博士表示雖然小時候不會抓蟑螂來玩,但當家中有蟑螂時,確實都是他負責處理,讀昆蟲系後最喜歡的領域是昆蟲的微生物與病理菌體,主要是在研究要如何讓害蟲被殺死,或是研究蟲是如何死掉的。例如阿綱博士曾經幫餐飲業做昆蟲鑑定,當有人客訴餐點內有蟲時,可以先判定蟲是否有被煮過,避免「奧客」自己抓蟲放入餐點中再誣賴店家。除了處理食安糾紛外,昆蟲系還能幫助分析死因,當警察在野外發現一具屍體時,就會請昆蟲專家透過觀察屍體上的昆蟲及昆蟲產的卵,來分析屍體已死亡多久或是大約何時死亡。 \n阿綱博士還興奮的分享自己曾經吃過螞蟻蛋捲及麵包蟲,他表示「因為螞蟻本身偏硬,所以吃起來會多一種口感,相當美味。」但阿綱博士也提醒,有些昆蟲種類吃了會對人體有害,所以飲用藥酒時要特別小心,因為不能保證用來泡藥酒的昆蟲是否具有毒素。此外,他也說蟑螂本身是很愛乾淨的昆蟲,但蟑螂若吃到有毒的食物,則會累積對人體有害的次級代謝物,所以若不小心誤食餐點中的蟑螂,而有身體不適的狀況應立即就醫。 \n

  • 誰知匙中蜜 滴滴皆辛苦

    誰知匙中蜜 滴滴皆辛苦

     繼《與虎頭蜂共舞》之後,蜂學專家安奎教授又要與蜂共舞了。這次的舞伴換成了蜜蜂,書名是《與蜜蜂共舞》。雖然虎頭蜂與蜜蜂都是膜翅目的社會性昆蟲,兩者予人的印象卻是兩極化。虎頭蜂是蜜蜂的頭號殺手,也是會要人命的昆蟲,而蜜蜂卻是人們喜愛且樂於保護牠的昆蟲,因為牠們是蜂蜜、蜂蠟、蜂王乳的生產者,這會讓我們聯想到味道甜美、營養豐富,養顏美容及療效的聖品。若還想知道每隻只有丁點重(0.1克)的蜜蜂的其他本事,包括生態系健康的企業管理與人類糧食的產物保險,我們可以從這本《與蜜蜂共舞》的解密大全獲得滿意的答案。《與虎頭蜂共舞》曾榮獲「好書大家讀的知識性讀物組好書推薦」,相信這本書《與蜜蜂共舞》更能受到讀者的青睞。 \n 昆蟲是不可思議的無脊椎動物,不但物種多樣性高,還主宰人類的許多幸福甚至生存。希望安奎教授再接再厲出版有關昆蟲與人類的其他書,嘉惠他的粉絲。 \n 四年前,我曾近距離面對一團錦簇亮麗的炮仗紅,當時觀察到一隻西方蜜蜂旁若無人、飛快地鑽進一朵盛開的炮仗花,不過一、二秒鐘馬上退出,再過幾秒鐘又換了一朵炮仗花,不過還是立即退出,如此緊湊忙碌的訪花,卻未能有所收穫,我正為牠著急之際,牠又換了一朵花,這次鑽進去了六、七秒鐘才退出來,我推想應有所斬獲吧,誰知花粉籃竟還是空空如也!如此二十秒內訪了五朵花,平均要花四秒鐘才進入一朵花,可能只有一次有收穫。 \n 蜜蜂可以說是所有昆蟲中研究最深入的昆蟲。一方面牠們跟我們一樣是社會性動物,另一方面是牠們是經濟昆蟲,以及維繫生態系健康的關鍵種。 \n 一般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綻放的繽紛與香氣四溢的花朵上,對於花叢間身體細小、色彩平庸、飛行飄忽不定的蜜蜂多視而不見。但是你若進一步了解蜜蜂的採蜜、收花粉、取蠟的行為,你會發現更多蜜蜂迷人的、不可思議的特點。 \n 那是一幕令我難忘的訪花鏡頭。那天我從清境農場開車下山,車子繞著霧社水庫旁的山路蜿蜒南下,我放慢車速,欣賞水庫四周起伏的山巒與遠方變幻的白雲。車子開著開著,眼前突然冒出一道長長的橘紅色花牆。高約三公尺,長約十公尺,牆上爬滿炮仗紅,沒有遊客能逃過這片聳立在眼前的花牆。我一直對於昆蟲的採蜜行為深感興趣。野花草叢裡若無蜜蜂或蝴蝶相隨,整個景致便有如黑白照片或幻燈片,缺乏色彩與活力。 \n 一般說來,一個普通的蜂巢內多的話有五萬隻蜜蜂。許許多多的工蜂白晝外出採蜜、花粉、蠟片。在溫帶地區的研究指出,一般工蜂多在離巢附近2公里內活動,也可擴充到6公里。如果蜜源少,甚至會飛到10公里外採蜜,而且是當天去回。一隻蜜蜂每趟要訪50-100朵花,終其一生也不過只能採0.42毫升的蜜。累積一公斤的蜜,蜂群要訪四百四十萬朵花,共飛行九萬公里,累死約一千二百隻蜜蜂。一個蜂巢每年可以生產120-150公斤的蜜,靠的卻是小小的蜜蜂。當你享受一湯匙的蜜,這可是三打蜜蜂一生打拚來的,這難道不讓人感嘆:「誰知匙中蜜,滴滴皆辛苦。」 \n 我們一般只能眼睜睜看到蜜蜂進進出出花朵中心,無法窺探採蜜的究竟。幸好,今年八月發表在《生物學訊息學刊》的研究給了部分的答案。蜜蜂的舌對花蜜的糖濃度異常敏感。如果花蜜的糖黏度較低(19-25%),蜜蜂用吸蜜的方式就可以取到蜜了,這正如一般科學家的認知。然而,這篇論文指出,如果花蜜的糖黏度較高(30-50%),蜜蜂的長管口器就很難吸進濃稠的蜜。不過別擔心,蜜蜂馬上改吸為舔。當舌碰觸到濃蜜時,蜜蜂的中舌表面約一萬條毛刺立即豎起,沾滿蜜糖後,中舌縮到口器裡頭,口器把舌刺上的濃蜜吸進一個專門儲藏蜜的胃裡。 \n 另一個有趣的延伸問題是糖含量稀或稠對蜂採蜜的影響。今年(2020)年初發表在《皇家學會互聯學刊》上的一篇論文對此問題頗有著墨。對熊蜂而言,花蜜越濃當然收獲越豐,只是採蜜的投資(即能量)也越大,回巢後吐出時也更費力。讓我們想一想,吸一口既濃又黏的溶液並非易事,而又要從一根細管吐出剛才吸進的那濃稠溶液更是難上加難。對以靠花蜜為生的蜂而言,吸濃蜜固然花力氣,而吐濃蜜則要花更多的力氣,因此,如何在吸與吐之間獲得最多蜜並花最少力氣,就要靠要採蜜昆蟲的本領了。 \n 花蜜的位置與濃稀會影響到蜜蜂的採蜜行為,採蜜是每一隻蜜蜂的每日功課。有人認為,要蜜蜂等動物提高對農作物的授粉效率,科學家要考慮培育出特定花蜜濃度的作物品系。這是過去壓根兒沒有的想法,確實是一個作物育種學的新挑戰。 \n 最後,昆蟲(包括蜂類)對生態系與人類有多重要?我們用兩個數字與兩句話來說明吧。全世界的昆蟲多樣性占全世界所有動物多樣性的四分之三,估計約有九十多萬種已命名的昆蟲,其數量更達一千京隻(或一千萬兆隻,或一百萬的三次冪隻)。科學家認為昆蟲是地球的征服者。 \n 生物學家愛德華.威爾森說:「這個世界是由昆蟲統治的。」 \n 所有昆蟲中直接或間接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的便是蜂類(尤其是蜜蜂)了。全世界重要的九十多種農作物,有八成是靠昆蟲授粉(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二是蜂類。)全世界的四分之三的開花植物靠動物傳粉,而人類有三分之一的糧食靠動物授粉而來,此昆蟲中有八成是蜜蜂。 \n 據說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曾說過:「如果蜂從地球上消失,人類只有四年的命可活。」但是,無論如何,昆蟲(尤其是蜜蜂)對人類直接或間接帶來的好處是非常巨大的,而人類必須正視當代的單一作物耕作方式、農藥的汙染,還有全球環境變化,這些帶給授粉昆蟲莫大的生存壓力。 \n 朋友,我們在餐桌上每夾三次菜入口,別忘了感謝昆蟲一次,因為如上所述,人類有三分之一的糧食靠動物授粉而來。此外,最重要的是人人更要盡一己之力保護環境。

  • 台灣人看大陸》深圳昆蟲餐與小龍蝦初體驗

    台灣人看大陸》深圳昆蟲餐與小龍蝦初體驗

    2019年的雙十連假,前往澳門探訪兄長,這趟旅程中,兄長特地安排深圳半日遊,讓我有機會再度前往大陸境內參訪,雖因行程緊湊,時間短暫,卻也讓我大開眼界。深圳是大陸一線城市之一,也是我到訪的第三座大陸城市。與大陸其他歷史悠久的城市相比,是一個相當年輕,又充滿活力的現代化都市。 \n \n#內心情緒複雜 \n 出發前,查詢網路得知中共於1979年,因應改革開放,將原「寶安縣」,改制為「深圳市」,所以「深圳市」成立至今,僅有四十餘年的光陰,與中國五千年的歷史相比,或許不算什麼,但卻是目前全中國大陸人均GDP排名前三名城市之一,又被譽為「中國矽谷」。或許深圳是座新興城市,所以台灣媒體似乎較少介紹當地旅遊景點,常聚焦於其經濟發展,相信這也是不少台灣人對此處最大的印象,比起其他城市,我對深圳的了解,並非很深。 \n \n 此次來訪,本欲由香港前往,經羅湖口岸入境,回程順道一遊香港,但當時香港因「反送中」事件,動蕩不安,為維安全,改由澳門外港碼頭搭乘輪船,至蛇口入境。由於考量時間因素,跟上回在珠海一樣,只能當天來回,短暫停留。從澳門搭船至深圳,航程約一小時,在這段期間內,我發現大陸與澳門往來的郵輪,竟與飛機一樣,販售煙酒等免稅商品。且船艙內電視,還播放深圳市改制四十周年的相關報導,讓我對這座城市,有了初步的認知。抵達蛇口後,我與兄長搭程公車,前往地鐵站,這是我在大陸搭乘公車初體驗,當地公車跟台北相同,屬低底盤公車,但不同的是,椅子是塑膠椅。車窗外,只見許多地方,正大興土木,感受深圳的發展潛力。 \n \n 到了地鐵站,我想可是能因為十一黃金周已結束,與兩年前在廣州搭程地鐵相比,較不混亂擁擠,相當舒適。出站後,或許是因為時序節氣變化或綠化程度較高,我覺得空氣還算不錯,也較不悶熱。而市區建築新穎,馬路上除隨處可見五星紅旗飄揚與慶祝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的布條,還有慶祝深圳市改制四十周年的標語。前者令我內心情緒複雜,因為對岸所謂的建政七十周年,對我而言,則是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澎金馬七十周年,當時隨政府來台如先父那代的老外省人,正逐漸凋零中。 \n \n 這七十年內,大陸先後對外經歷「抗美援朝」,還有與越南、蘇聯及印度等國邊界衝突,對內則有文革的十年浩劫與八九民運事件,卻因改革開放,由昔日一窮二白,走向經濟起飛,逐漸脫離戰亂貧窮陰影,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因綜合國力提升,積極參與國際事務,令美國倍感威脅,意圖聯合他國圍堵。而同時期的台灣,雖創造經濟奇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解嚴後,政治民主化與社會風氣開放,伴隨而來的國家認同、藍綠惡鬥紛爭,不斷內耗,與大陸、南韓相比,一再錯失發展良機,而中華民國的實質意涵,也似乎一點一滴流失當中,不免有所感嘆。 \n \n#東門町美食盛宴 \n 搭乘深圳地鐵,前往「老街」站旁的「東門町」,這裡猶如放大版的士林夜市,充滿各種小吃,令人食指大動。可惜時間緊湊,只能品嘗台灣少見的昆蟲餐、麻辣小龍蝦與薑汁撞奶。粵菜是中國重要菜系之一,廣東人嗜吃與擅長烹飪,聞名於世,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及水中游的,只要是能吃進肚子裡的,幾乎都能製作出一道道的美食佳肴。曾在《大陸尋奇》等旅遊節目,看到主持人介紹大陸各地特殊小吃,加上曾聽先父提起與受武俠小說影響,以昆蟲或節肢動物為食材的「美食」,總令我充滿好奇,特別是蠍子、蝗蟲、蜈蚣等,這次在深圳,我總算有機會見識與品嘗這類「小吃」。 \n \n 在台灣,我想除服用中藥外,一般人通常沒有,也不會特地去吃這類食材,因為很多人對昆蟲印象不佳,總令人聯想到討人厭的「小強」,避而遠之。但有些昆蟲,在中外歷史上,確實有食用的記錄,至今仍被某些民族視為美味,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蠶蛹、蝗蟲、蜂蛹、竹蟲等。曾聽先父提及大陸早年蝗災,農作物遭破壞,為免挨餓,百姓只好無奈的吃起蝗蟲裹腹充饑。另金庸大師的武俠世界裡,有食用節肢動物蜈蚣的故事情節,在《神鵰俠侶》中,楊過在華山初遇丐幫前幫主洪七公,洪當時正處理補捉到的一堆蜈蚣,將其油炸食用,吃的津津有味,令楊過嘖嘖稱奇,也跟著搶食。 \n \n 這次品嘗的另類食材,有昆蟲類的蝗蟲、龍蝨(水棲肉食性甲蟲)與蠶蛹,節肢動物的蠍子與蜈蚣。品嘗後,我認為除了蠶蛹外,其餘炸得酥脆,猶如在吃炸蝦一般,並無不適之感。其實蝦子也是節肢動物之一,所以也品嘗聞名大陸的麻辣「小龍蝦」,這道小吃令嗜辣的我,吃來相當過癮,牠不是海裡的龍蝦,而是淡水螯蝦。但在台灣,牠可是惡名昭彰的外來物種,除到處挖洞,破壞田埂堤壩,更因繁殖力強,無天敵抑制,又會捕食原生物種,造成生態威脅。至於食用的蠍子、蜈蚣是否有毒?據學者研究,牠們的毒素,屬蛋白質,高溫煮熟就會破壞,所以不必擔心。當然,任何食物過量食用,對身體未必是件好事,建議這種另類食材,還是偶爾體驗較佳。另除以上食材外,還看到蛤蚧、海馬、海蛇、蜘蛛、螻蛄、蟬、竹蟲等,但我未曾嘗試。而在品嘗薑汁撞奶時,兄長以手機點餐與支付,也令我感到相當新奇,足見對岸手機支付的興盛。 \n \n#時間緊湊不捨告別 \n 由於時間緊湊,這趟深圳之旅,只能當天來回,在品嘗完昆蟲與小龍蝦後,只能不捨的結束這趟小旅行。為避免錯過航班,兄弟倆急忙搭乘地鐵、公車,趕往蛇口,搭乘郵輪回澳門。 \n大陸在維穩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除路上常見武警、警察站哨巡邏外,無論搭乘地鐵、郵輪等,都有嚴格的安檢措施,購票亦採實名制,我在兩年前來到廣州時,有深刻的體驗。也許對某些台灣人而言,無法理解與接受,但試想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甚至在節慶連假時,有幾億的人口同時移動,難保其中無不法之徒潛伏在內,萬一發生事故,後果難以想像,且大陸內部亦有某些分裂勢力蠢蠢欲動,加上國外恐怖攻擊事件頻傳,為維公共安全,可理解與接受。安檢措施對所有旅客一視同仁,沒有例外,大家耐心等候幾分鐘時間,換來所有人安全往返,是值得的。 \n記得在台灣,某次搭乘捷運,前往戲曲中心看戲時,無意間與一位陸生短暫交流,彼此談到兩岸乘車經驗,其中他提到幾年前,鄭捷在捷運行凶事件,看來這段往事,不只轟動全台,也傳到對岸。 \n \n 而這趟旅程,雖未親自踏上聞名於世的港珠澳大橋,卻在回程時經過,感受它的雄偉,期待下次有機會親自體驗。也希望有幸再訪深圳,因為「世界之窗」與「錦繡中華」這兩大景點,讓我充滿興趣,更重要的是東門步行街的小吃,等著我再度品嘗。 \n(劉漢祥/新北市) \n \n

  • 曳引機車頭慘變昆蟲煉獄 直擊巨蛛獵殺現場畫面震撼

    曳引機車頭慘變昆蟲煉獄 直擊巨蛛獵殺現場畫面震撼

    澳洲因為和其他大陸板塊分離,獨立演化出了許多特別的物種,像是可愛的無尾熊、鴨嘴獸以及袋熊等等,但也有令人聞風喪膽的生物,包含獵人蛛以及世界第二毒的東部擬眼鏡蛇等。澳洲一名農夫近日就拍下了一幕震撼的畫面,一隻巨蛛正在曳引機車頭上獵殺小蜘蛛,驚人的場景讓網友全都看呆了。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這名年輕農夫布雷克(Blakey Holland)近日在Tiktok中分享了一段影片,想要邀請大家到澳洲玩,畫面中他正走向一台曳引機,打算開始自己一天的工作,還一邊說著:「你們想來澳洲嗎?這裡很酷,不過你們可能得先看看這個」。 \n布雷克剛說完就將鏡頭轉向曳引機,只見車頭前布滿了蜘蛛網,上面還有許多尚未孵化的蜘蛛卵,以及被蜘蛛網困住、還在不斷扭動掙扎的昆蟲們,這裡儼然變成了「昆蟲煉獄」,之後一隻巨蛛出現在畫面裡,開始獵殺另外一隻體型較小的蜘蛛,牠瞬間猛撲,小蜘蛛隨即失去性命。 \n為了緩和突然有些嚇人的氣氛,布雷克最後轉而拍攝遠方的太陽,「看看,日出還是不錯的」,不過這招似乎並沒有見效,不少網友看完影片後都心有餘悸,紛紛留言:「謝了兄弟,不過我會立刻有禮貌地拒絕你的邀請」、「澳洲簡直就像一個生物擂台賽,那裡有任何東西可以悠哉生活嗎?」、「我差點就要說『放火燒了那個地方』,不過…還是不要再來一次了(意指2019年到2020年發生的澳洲叢林大火)」。

  • 吃飯驚見巨蛛激戰大黃蜂 牠翻肚慘被壓制下場悽慘

    吃飯驚見巨蛛激戰大黃蜂 牠翻肚慘被壓制下場悽慘

    蜘蛛和蜜蜂都是讓人害怕的生物,同時出現更是嚇人!澳洲一戶人家日前在戶外吃午餐的時候,意外在地面上看見正在激烈打鬥的獵人蜘蛛和巨型黃蜂,從畫面剛開始獵人蜘蛛就已經翻肚處於劣勢,最後在被黃蜂螫了幾下後竟倒地不動,成為了這場戰鬥中的輸家。 \n根據《太陽報》報導,澳洲一戶人家耶誕節當天在戶外享用著午餐,其中一個家人突然從餘光裡瞥見旁邊的灌木叢似乎有一場「戰爭」展開,他們湊近一看,發現一隻巨型黃蜂正不斷糾纏著弓起腿部防禦的獵人蜘蛛,接下來雙方就展開了一場「生死決鬥」,就在比賽結果快要水落石出時,這戶人家才終於拿出手機記錄下這精彩的一幕。 \n影片中可以看到,獵人蜘蛛已經處於劣勢,牠翻著肚在木板地上不斷轉圈,整個身體都被巨型黃蜂給壓制住,黃蜂還不斷趁機用自己的螫針螫蜘蛛,最終蜘蛛不堪攻擊,倒在原地一動也不動,而黃蜂先是到旁邊整理一下自己的身體,又再回到蜘蛛身上,像是在確認牠是否還有動靜。 \n過程中這戶人家也都全神貫注地在觀看,雖然不忍心獵人蜘蛛被黃蜂欺負,但他們也知道一切都只是「大自然的法則」,人們無權插手。影片曝光後,網友們都覺得相當震驚,紛紛留言:「那隻蜘蛛把弱點都暴露出來了,如果牠動作正確,這會是一場不一樣的戰鬥」、「我家門口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黃蜂贏了以後,牠開始解剖蜘蛛」、「這幾乎不能說是一場戰爭,蜘蛛R.I.P」。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