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昆蟲的搜尋結果,共353

  • 「東勢林場夏戀森林」登場 歡迎報名

    「東勢林場夏戀森林」登場 歡迎報名

    暑假即將登場,東勢林場遊樂區即日起至8月底,舉辦「2020東勢林場夏戀森林」系列活動,有「森林大冒險」、「昆蟲生態之旅」等,歡迎大家造訪,聆聽大自然的天籟以及享受觀賞昆蟲生態樂趣。

  • 屈原是楚獨份子?蔡正元酸高閔琳只懂昆蟲史

    屈原是楚獨份子?蔡正元酸高閔琳只懂昆蟲史

    民進黨高雄市議員高閔琳在臉書上說「屈原是楚國人不是中國人,屈原是楚獨份子」引發網友批評。前立委蔡正元酸高閔琳是台大昆蟲系畢業,比較懂昆蟲的歷史是可以理解,「但也不能用昆蟲的歷史來理解人的歷史。」

  • 職場達人-快樂蟲拜老闆俞豪 俞豪不畏挑戰 打造螳螂王國

     一般「螳臂擋車」用來形容一個人不自量力,但若換個方向思考,或許也可以形容一個人不畏挑戰的勇氣與熱情。在「快樂蟲拜」老闆俞豪身上,似乎也能看到相似的特質。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特質,讓他選擇了養殖、買賣螳螂這個獨特的職業,三年經營下來,俞豪養殖的螳螂多達上千隻,「快樂蟲拜」儼然已成為北部最大的螳螂賣家。

  • 破派系惡鬥謠言?高閔琳夜PO陳其邁合照:我昆蟲系啦

    破派系惡鬥謠言?高閔琳夜PO陳其邁合照:我昆蟲系啦

    高雄市長韓國瑜於6月6日罷免投票中,以93萬票被市民罷免,成為台灣史上首位被罷免的直轄市首長,而補選人選中呼聲最高的,就是上屆市長選舉失利的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陳其邁昨(10日)前往高雄,與多位民進黨議員聚餐,熱烈討論高雄市政,讓外界認為可能是參加補選的前奏。

  • 桃園場利用「CCFL發光誘捕裝置」滅蟲害降藥殘

    桃園場利用「CCFL發光誘捕裝置」滅蟲害降藥殘

    近年來蔬果食安備受國人關注,尤其以農藥殘留問題最受矚目。為因應消費市場趨勢,許多農友逐漸朝向減少或不使用農藥的有機栽培法從事農業生產,以確保消費者及農友自身的安全。為此,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桃園區農業改良場開發「CCFL發光誘捕裝置」,以減少蔬果栽培期間的蟲害。

  • 養300隻昆蟲當零食 日女星:蟑螂味道像蝦子

    養300隻昆蟲當零食 日女星:蟑螂味道像蝦子

    日本寫真女星荒川真衣臉蛋清純身材卻很有料,推出的寫真集都很受歡迎,但她有別於一般女星愛研究穿搭或美妝,最大的興趣竟是養昆蟲;日前出演綜藝節目還自曝飼養300隻,有些還拿來當零食吃,更表示吃過蟑螂「味道像蝦子」。

  • 電蚊拍正確使用方式曝光 網驚呼用錯20年

    電蚊拍正確使用方式曝光 網驚呼用錯20年

    最近慢慢感受到夏天已經來臨,台灣夏天悶熱潮濕,這時就是蚊子、蟑螂肆虐的季節,而消滅蚊蟲最佳利器、也是家家戶戶必備的電蚊拍,最近網路瘋傳正確使用方法,許多人一看直呼「原來用錯20多年」!

  • 年殺50人大虎頭蜂 對戰螳螂慘遭鐮刀牽制頭被啃光

    年殺50人大虎頭蜂 對戰螳螂慘遭鐮刀牽制頭被啃光

    大虎頭蜂(Asian giant hornet)是全世界體型最大的胡蜂,也是亞洲地區最危險的昆蟲之一,其時常襲擊蜜蜂蜂巢,每分鐘可咬下40隻蜜蜂頭,攻擊性非常強,也屢屢傳出攻擊人的案例,因此又被稱為「殺人蜂」。日前網路流傳一段影片,只見箱中放入大虎頭蜂與螳螂,雙方進行對決後,結果出乎意料。

  • 老鼠遭虎頭蜂纏鬥 1分後抽搐慘死

    老鼠遭虎頭蜂纏鬥 1分後抽搐慘死

    有著「殺人蜂(murder hornet)」之稱的大虎頭蜂生性兇猛,平時千萬不要惹到牠們,否則將會有致命的危險。最近,網路上就流傳著一段駭人的影片,一隻老鼠遭到大虎頭蜂的攻擊,在地上不斷掙扎想要擺脫,然而最終卻還是不幸慘死,畫面讓人相當震撼。

  • 別以為螞蟻很「忙」!認真工作的只有一半而已

    別以為螞蟻很「忙」!認真工作的只有一半而已

    廚房、餐廳、客廳隨處可見螞蟻!每當在廚房或餐桌上遇到螞蟻,是不是會想用手指頭「雷」牠,台北市立動物園請大家別急著動手,先試著觀察一下,其實有些螞蟻整天都在休息,可沒有很「忙」喔!一個蟻巢中的螞蟻,有在工作大約只有一半而已。 \n \n \n螞蟻是知名的社會性昆蟲,和蜜蜂一樣,階級分工明確;蟻后負責繁衍壯大族群、雄蟻婚飛交配後即結束這輩子唯一的任務、工蟻負責服侍蟻后及養育弟妹,有些種類還有保衛家園的兵蟻。仔細觀察巢內的螞蟻,您會發現有些螞蟻整天都在休息、有的走來走去好像很忙,但卻沒做任何事,完全顛覆螞蟻在我們心目中勤勞的印象。根據國外對許多種類螞蟻的觀察,一個蟻巢中的螞蟻,有在工作大約只有一半而已。 \n動物園昆蟲館大網室內目前展示2種螞蟻,分別是偏肉食的大頭家蟻及體型較大的高雄巨山蟻,透過特殊的設計,遊客可以近距離看到螞蟻在蟻窩裡的空間利用和生活情形。動物園推薦大家在防疫期間,不論是宅在家或到空曠的郊區走走,不妨練習觀察螞蟻,增加生活中的樂趣。如果想要自己飼養螞蟻,切記只能選台灣本土的蟻種,外來入侵種螞蟻除了可能會造成農業經濟上的損失,也會為害本土的原生動植物,例如家喻戶曉的入侵紅火蟻,和造成墾丁陸蟹浩劫的長腳捷山蟻,都是已經對台灣本土生態產生衝擊的例子。 \n動物園昆蟲館後面的蟲蟲探索谷,是一條沿河谷開闢的自然林道,為保護環境而不噴灑農藥,自然生態相當豐富,也成為觀察螞蟻的好地方。例如常可看見在欄杆扶手上走路的黑棘蟻、朽木區活動的高山鋸針蟻、沿著水溝蓋正在搬家的大頭家蟻、在樹上築巢的懸巢舉尾蟻,或體型巨大的台灣特有種臭巨山蟻等...,還有很多隱藏蟻種等您來尋寶。講了這麼多,下次看到螞蟻時,看看是不是因為家裡有什麼東西吸引牠來,別再急著用手指頭「雷」牠啦! \n \n \n

  • 昆蟲奶油製甜點 用量太多飄腐爛氣味

    昆蟲奶油製甜點 用量太多飄腐爛氣味

    奶油,利用新鮮或發酵過的鮮奶油、牛奶,製作而成的乳製品,大部分為飽和脂肪酸和膽固醇,被認為是造成健康問題的食品之一,尤其對心血管危害更大,曾有專家建議改用植物奶油,但不完全氫化的植物油含反式脂肪,反而增加壞膽固醇比例,對循環系統的傷害比天然奶油還糟糕,現在有科學家製作出「昆蟲奶油」,是否會比較健康? \n昆蟲食品因為富含蛋白質、容易取得,成為科學家眼中的新興食品,世界百強之一的比利時根特大學(University of Ghent),索姆帕索薩教授(Daylan Tzompa-Sosa)利用黑水虻(Hermetia illucens)的幼蟲製作奶油,黑水虻原本用於動物飼料,也因為取得簡單,成為根特大學的研究目標,認為昆蟲奶油更健康、更適合人體。 \n科學家會將黑水虻幼蟲泡在水中,搗碎後用離心機分離出脂肪,最後放到冰箱,昆蟲的脂肪含月桂酸(Lauric acid,易被人體吸收、不易形成脂肪囤積體內),不僅生產出來的昆蟲奶油可在室溫保持固體,對人體而言也比動物製作的奶油更好消化,接著科學家用不同比例製作甜點,讓民眾試吃,找出最佳混合比例。 \n以不影響食用體驗的考量下,科學家認為昆蟲奶油可取代約25%奶油使用量,但像鬆餅這類食品,製作過程需直接加熱,比例可以調高至50%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若是使用超過50%昆蟲奶油,就會出現腐爛氣味。

  • 揭開小黑蚊黑盒子 慈大防蚊有道

    揭開小黑蚊黑盒子 慈大防蚊有道

     「小黑蚊」(台灣鋏蠓)(見圖,慈濟大學提供/王志偉花蓮傳真)肆虐苦無對應之策,不過數十年來「望蚊興嘆」可能出現轉機!慈濟大學團隊在小黑蚊的生殖基因研究獲致重大成果,揭開小黑蚊的生殖「黑盒子」。此一研究登上2020 年2月的昆蟲學專業期刊「昆蟲 (Insects)」,未來將有助對抗小黑蚊。 \n 慈濟大學指出,該研究起緣於偶然,慈濟大學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副教授林明德與台大昆蟲學系教授張俊哲正研究昆蟲生殖基因Vasa的功能,當時林明德的研究生王思捷用免疫染色法追蹤果蠅卵巢中生殖細胞蛋白Vasa,想得知生殖細胞如何特化。 \n 王思捷在做實驗時逮住小黑蚊,順道用Vasa抗體染小黑蚊卵巢。沒想到竟可追蹤到小黑蚊的Vasa,林明德和王思捷後來選殖出小黑蚊的vasa基因,合成具螢光標記的小黑蚊Vasa蛋白,再運用先進的共軛焦顯微技術追蹤,此研究登上2020年2月的昆蟲學專業期刊「昆蟲(Insects)」 。 \n 林明德說,研究顯示,小黑蚊不像果蠅或其他昆蟲的卵一步步地發育;相反地,牠在吸完血後約莫40小時,所有的卵會同時成熟,頗有「一步到位」之勢,48小時後小黑蚊就會開始找地方產卵,正可解釋小黑蚊為何可如此快速肆虐。

  • 小黑蚊解密 慈大揭開生殖「黑盒子」

    小黑蚊解密 慈大揭開生殖「黑盒子」

    \n大家可能都有被「小黑蚊」(台灣鋏蠓)群攻的苦痛經驗,身為吸血昆蟲,它叮人比蚊子更無形,但是紅腫的程度更勝蚊子,至今仍苦無對應之策,不過數十年來「望蚊興嘆」可能出現轉機!慈濟大學團隊在小黑蚊的生殖基因研究獲致重大成果,清楚知道牠怎麼生,揭開小黑蚊的生殖「黑盒子」。此一研究登上了 2020 年2月份的昆蟲學專業期刊「昆蟲 (Insects)」,未來將有助對抗「小黑蚊的進擊」。 \n \n早期小黑蚊被稱為花蓮「特產」,最早在山區現蹤跡,可是多你後繁殖速度奇快,也演變成全台都可以求蹤跡,風景區、校園的草地或樹蔭下埋伏,伺機叮咬人吸血,由於氣候暖化,小黑蚊的叮咬更是「全年無休」。慈濟大學團隊在小黑蚊的生殖基因研究獲致重大成果。 \n \n這個研究起緣於一個偶然的機會,慈濟大學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副教授林明德與臺大昆蟲學系教授張俊哲正在研究昆蟲生殖基因 vasa 的功能,當時林明德指導的研究生王思捷用免疫染色法追蹤果蠅卵巢中的生殖細胞蛋白 Vasa,希望透過 Vasa 的表現得知生殖細胞如何特化。 \n \n孰料小黑蚊也不放過王思捷同學,她在做實驗時被叮咬後,她一時興起,補回小黑蚊,並且順道用 Vasa 抗體染小黑蚊卵巢。沒想到竟可追蹤到小黑蚊的 Vasa,而 Vasa 好似探照燈一般在顯微鏡下「照亮」小黑蚊的卵發育。 \n \n這個偶然的發現鼓勵了林明德老師和王思捷,後來選殖出小黑蚊的 vasa 基因,合成具螢光標記的小黑蚊Vasa 蛋白,再運用先進的共軛焦顯微技術追蹤,而有了這一連串的驚喜發現。此一研究登上了 2020 年二月份的昆蟲學專業期刊「昆蟲 (Insects)」。 \n \n林明德表示,這個研究特殊的地方在於解開小黑蚊的卵巢發育,而且是在分子層次。他的研究顯示,小黑蚊不像果蠅或其他昆蟲的卵一步步地發育;相反地,牠在吸完血後約莫 40 小時,所有的卵會同時成熟,頗有「一步到位」之勢,48 小時後小黑蚊就會開始找地方產卵,這正可解釋小黑蚊為何可如此之快速肆虐! \n \n林明德說,未來研究團隊將擴大研究的層面,除了繼續探究生殖細胞發育機制,也將對小黑蚊的全基因體進行解碼 (whole genome sequencing) 以及分析牠的轉錄體 (transcriptome analysis)。如此一來,要進一步了解小黑蚊生殖與棲息行為將可獲致更全面的答案。 \n \n長期研究昆蟲 vasa 生殖基因的張俊哲教授非常肯定林明德團隊的研究,「一旦知道牠怎麼繁衍的分子機制,要找到明確的防治策略就不再瞎子摸象」。 \n \n林明德感謝所有參與這個研究計畫的同學、中興大學杜武俊老師、中台科技大學李憲明老師對與小黑蚊捕捉與飼養技術的指導與科技部小黑蚊專案計畫的支持。

  • 宋丞峻愛昆蟲 熱中拈花惹草

    宋丞峻愛昆蟲 熱中拈花惹草

     大陸北京一名15歲高中生宋丞峻,在去年發現有一塊特別的琥珀,經過團隊一年研究後確認,是一種恐龍時代的昆蟲新物種「齒胸波眼甲」,宋丞峻幼年時就對昆蟲特有的興趣,小時候最愛去的地方就是花園、草叢甚至樹叢,希望長大成為昆蟲學家。 \n 宋丞峻表示,平時他喜歡看昆蟲相關的書籍,或是透過網路資源學習,逢節假日,家人經常帶他走進大自然觀察昆蟲,冬天的北京蟲跡罕至,父母就帶著宋丞峻去科技館聽《中科大講堂》的自然科普類公益講座、看看Discovery或BBC出品的紀錄片,宋丞峻說,正是因為在科技館的講座上結識了劉曄老師,才有了跟著專業的老師們學習的機會。 \n 宋丞峻目前就讀的探月學院是大陸一所創新高中,除了常規學科學習,也有跨學科的項目,由於在昆蟲學方面的知識累積,宋丞峻在這學期選了和減少塑料垃圾相關的主題,研究方向聚焦在「如何利用昆蟲體內特殊菌群做塑料垃圾處理」的相關問題上,目前正在探討中。 \n 這次能有這樣的研究成果發布,宋丞峻認為自己非常幸運的,同時他覺得無論在專業知識方面、還是項目研究上都需要繼續學習,希望未來能從事昆蟲研究相關工作。

  • 網路成了弱勢家庭的痛 家扶調查「65%弱勢家庭沒有網路資源」

    網路成了弱勢家庭的痛 家扶調查「65%弱勢家庭沒有網路資源」

    竟連有網路都成了弱勢家庭的奢侈!家扶基金會今天公布「數位公民權學習及使用狀況調查」發現有65%的弱勢兒少沒有網路資源,有50%的弱勢兒少家中沒有電腦設備可供課後學習使用。 \n \n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台灣家庭收入最低的20%家庭中,逾7成的家庭電腦都沒有,但現今學校老師經常出作業,要求孩子上網搜尋寫作業、或是回到家中自主學習,家扶調查顯示,有68.6%的弱勢兒少表示自己不曾或較少使用電腦,其中有32.4%羨慕同學有電腦可以使用、22.7%覺得自己資訊落後、13.3%感覺沒有自信或不敢與同學相處,甚至也有近1成兒少表示因缺乏數位資源造成作業成績不理想。 \n \n如目前就讀小學三年級的小柏,平常喜愛昆蟲,但家中沒有電腦,只能透過書本想像昆蟲的叫聲,用學校的電腦觀察昆蟲的動作,期待透過電腦學習更多昆蟲知識。 \n \n家扶基金會社會資源處處長林秀鳳表示,雖然有很多善心人士會捐贈電腦給家扶各中心,但有時電腦過於陳舊,或許堪用、但有時連開網頁都會延遲,甚至連有愛心企業願意提供免費課程,但上課時才發現電腦沒有滑鼠,甚至沒有硬碟。 \n \n此次台灣微軟、momo、Acer等品牌合作,即日起至1月31日只要民眾購買一台指定筆電,就會在2020年送出一台筆電至全台家扶中心。

  • 保育員清缸很辛苦!斑腿樹蛙愛吃渣渣 成最佳小幫手

    保育員清缸很辛苦!斑腿樹蛙愛吃渣渣 成最佳小幫手

    斑腿樹蛙也是好幫手!帶雨林室內館(穿山甲館),常可以見到保育員穿著潛水裝清理水池內的懸浮物;昆蟲館運用生態邏輯所請出「臨時幫手」-外來種斑腿樹蛙蝌蚪,牠們不僅能夠協助清理生態箱裡水棲昆蟲吃剩的食物殘渣,說不定還能充作水棲昆蟲覓食菜單上的佳餚。 \n \n民眾到昆蟲館的水棲昆蟲區,常看到生態箱裡有蝌蚪,甚至已經長出4隻腳,和解說牌上標示的物種似乎完全不同,是保育員「累」了嗎?連昆蟲和青蛙都傻傻分不清,其實這些蝌蚪是保育員特別請來的「幫手」,協助將昆蟲吃剩的食物殘渣清理乾淨,避免浪費食物,並達到零廚餘、保持水質穩定的目標。 \n \n台北動物園自從開始徵集志工,定期移除外來種斑腿樹蛙以來,保育員就從生態上掠食、捕食的架構思考,讓部分斑腿樹蛙的卵泡孵出小蝌蚪,提供給肉食性的水棲昆蟲吃,結果發現斑腿樹蛙蝌蚪也是清理生態缸的好幫手,會將掉落在石頭縫裡的食物殘渣全部吃光,比起保育員自己用水管來清除這些殘渣,顯得更有效率。 \n \n昆蟲館的水棲昆蟲區,龍蝨和負子蟲雖然都是吃肉一族,但覓食的方式各不相同,負子蟲具有刺吸式口器,捕食方式主要採坐等方式,當獵物在一定範圍內時主動出擊,也會在水域的底層翻攪覓食。龍蝨的幼蟲口器也是刺吸式,但咬住獵物會先釋放麻醉劑,等獵物停止掙 扎後再釋放消化液進行吸食,成蟲的口器則轉變為咀嚼式,因視力差,多靠觸覺及嗅覺偵測獵物前往覓食。 \n \n這兩種昆蟲遇到蝌蚪,究竟是和平相處還是獵人與獵物的關係呢?根據保育員的觀察,龍蝨根本懶得捕食蝌蚪、寧願找腐肉來吃;而負子蟲比起捕捉蝌蚪,更喜歡「主廚推薦」的紅蟲,因此本來有可能被充當為食物的蝌蚪,反倒成了小朋友觀察的對象,還可以觀察到牠們各個不同階段的變態過程。動物園提醒大家,要慎選清理水棲生態缸的助手,如果用了非本土的動物,千萬不要把牠棄養到野外。 \n \n \n \n \n

  • 台、日、比利時跨國合作 破解蝴蝶與螞蟻間的摩斯密碼

    台、日、比利時跨國合作 破解蝴蝶與螞蟻間的摩斯密碼

    小灰蝶蛹並不具備喜蟻器官,但卻能吸引螞蟻前來,這引起科學家們好奇,並懷疑小灰蝶是否還有其他機制吸引螞蟻呢?答案是人耳聽不見的聲音振動訊號,研究成果於12月6日刊登於國際期刊《Scientific Reports》。 \n \n過去已知小灰蝶及螞蟻之間有很緊密的共生關係,小灰蝶幼蟲具有蜜腺等喜蟻器官可以吸引螞蟻並藉由螞蟻的照顧來提高自身的存活率,同時幼蟲會分泌蜜露供螞蟻取食。不過有趣的是,小灰蝶蛹並不具備喜蟻器官,卻同樣能吸引螞蟻前來,為什麼? \n \n這份跨校更跨國的合作研究,由台師大生命科學專業學院教授徐堉峰教及碩士林岳賢、中興大學昆蟲學系教授楊曼妙及博士廖一璋、日本京都大學生存圈研究副教授所楊景程以及比利時魯汶大學教授Johan Billen所組成的團隊,從昆蟲行為學、昆蟲聲學及形態學角度切入,破解蝴蝶跟螞蟻之間的摩斯密碼。 \n \n以台灣較常見的虎灰蝶及其共生螞蟻-懸巢舉尾蟻為研究對象,林岳賢與廖一璋發現虎灰蝶的幼蟲及蛹都可發出振動訊號,特別是幼蟲還能發出3種不同訊號,回播實驗也顯示這些訊號能夠吸引螞蟻聚集並進行照護行為。 \n \n此外,他們也發現,舉尾蟻會藉由摩擦腹部及腰節的發音器發出聲音訊號,並吸引其他螞蟻聚集。分析兩者訊號更發現,小灰蝶與螞蟻在訊號長度及主頻率上具有極高的相似性,進一步證實了,這些振動訊號在建立蝴蝶及螞蟻的共生關係間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 \n \n林岳賢表示,試驗初期為了在室內建立大量的小灰蝶及舉尾蟻族群供實驗所需,花費了許多時間在野外蒐集材料也常常在實驗室挑燈夜戰,被舉尾蟻咬得體無完膚更是家常便飯,現在研究成果順利發表非常感動。 \n \n廖一璋指出,昆蟲的振動訊號常為人耳所聽不見的聲音,必須以特定儀器才能錄音,過去在學術界少被重視,但藉由這份研究也使台灣在生物振動學 (Biotremology) 的領域提升不少國際能見度。

  • NASA照片中看到火星上有昆蟲?美學者這麼說

    NASA照片中看到火星上有昆蟲?美學者這麼說

    美國俄亥俄大學名譽退休教授羅摩瑟(William Romoser)專攻節肢動物傳染病毒學及昆蟲學,他收集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在火星上的探測車拍攝的照片,宣稱找到火星存在生命的證據。 \n \n 他日前在密蘇里州聖路易市舉行的美國昆蟲學會全國會議中,聲稱從照片中看得出生物的外型,類似爬蟲類和像是蜜蜂的昆蟲,他的發現包括火星表面已成化石的生物及還活著的生物。但羅摩瑟所謂的火星生命證據只是出於他個人對照片的解讀。 \n \n 羅摩瑟提出的證據卻遭奧勒岡州立大學整合生物學系教授麥迪森打臉。麥迪森認為,這種「證據」可能只是「幻想性錯覺」,也就是在隨機資料中看到一些圖樣。例如:人們常常會將諸如雲朵看成動物、人臉、物品等。 \n \n 麥迪森稱自己有昆蟲方面的幻想性錯覺,尤其是甲蟲類,他研究甲蟲數十年,蒐集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種甲蟲,多年來已在腦中建構出一種「圖形辨識系統」,很容易就能辨識出甲蟲。 \n \n 但他指出,這種模式會有誤測率,也就是以為看到甲蟲,實際上經過進一步研究後,才知道並沒有。他說,「我不認為火星上有昆蟲」,那些照片完全無法取信於人,因為照片內容落在不計其數的非昆蟲物體上,且解析度很低。 \n \n 洛薩拉摩斯國家實驗所行星學學者藍札女士表示,要在照片上找到圖形是很簡單的事,那些照片被修剪成小圖,上面也沒標註比例尺,你可以從照片中想像出很多不同圖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