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曝險部位的搜尋結果,共102

  • 恒大爆資金斷鏈 傳官方要求銀行測試曝險部位

    大陸地產商恒大近日傳出資金斷鏈、公司打折賣房等傳聞,外媒8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據傳中國監管機構已指示恒大的主要債權人對恒大進行新一輪壓力測試。

  • Archegos扯後腿 瑞信吃悶虧

    Archegos扯後腿 瑞信吃悶虧

     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22日公布業績,受到Archegos爆倉認列47億美元的損失,該季出現近3億美元的虧損,Archegos估計總損失將達55億美元,瑞信並將增資補強資產負債表。另據消息人士透露,瑞信對Archegos的曝險部位實際超過200億美元,在事發前也疏於風險控管。

  • Archegos爆倉前夕 大摩急拋50億美元

     美國對沖基金Archegos Capital在3月底爆倉讓全球金融業蒙受巨額損失,根據內情人士透露,全球最大券商摩根士丹利在事件爆發前夕,便已經悄悄脫手價值約50億美元的相關股票,驚險躲過雷爆。

  • 上周五幾乎出清Archegos相關部位 跑得快 高盛、大摩避開雷爆

     對沖基金Archegos資本管理公司槓桿投資失利慘遭斷頭,引爆美股300億美元強制平倉天量賣壓,包括瑞信與野村控股等多家投銀損失慘重,但高盛與摩根士丹利因判斷得宜迅速出清相關部位,得以在這場風暴中全身而退。

  • 國銀對陸曝險 評估調高部位

      行庫近幾年降低大陸曝險的做法出現轉折,第一銀行表示,對大陸曝險多年來皆嚴格控管,今年則計畫調高一點,目前為淨值的21%,暫時會調到25%,但還是會審慎評估個案的信用風險;至於其他銀行對於大陸曝險多還是觀望為主,但也已陸續開始評估增加部位。

  • 國銀對陸曝險 料將谷底翻揚

    國銀對陸曝險 料將谷底翻揚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國銀對中國大陸曝險去年一路下滑,不過銀行業已經逐步看到中國大陸疫情獲得控制、景氣漸回溫,2021年對中國大陸曝險具有信心,預期將會從谷底翻揚。

  • 疫情+中美紛爭 公股銀大陸曝險大降

    疫情+中美紛爭 公股銀大陸曝險大降

     疫情加上中美貿易戰雙重夾擊,使公股銀行大陸曝險2020年全面大降,根據行庫最新數據,行庫2020年底最新曝險占淨值比重平均值為27.8%,台銀、華銀、一銀占比甚至低於全體國銀平均值41%的一半,對大陸放款業務緊縮的程度由此可見。 \n 華銀目前大陸曝險占淨值比率16%,為行庫中最低,較2019年降了10個百分點。華銀指出,2020年有新作放款,但收回的遠比新貸放的多。 \n 至於曝險降幅來看則以一銀最大,一銀2020年底對大陸曝險占淨值比為21.45%,比起2019年底的40.03%,降低幅度達18.58個百分點,整體曝險金額減少約333億元。 \n 合庫一年內比重也減少16個百分點,合庫2019年底為48%,截至2020年底已降至32%。兆豐銀截至去年12月底大陸曝險對淨值占比為47%,為全體行庫最高,但比起2019年底也降了約9個百分點。兆豐銀指出,目前大陸分行承作的絕大多數都是台商業務,且以在台灣有母公司總部的大型台商集團居多。 \n 台銀目前淨值占比為18%,據了解,目前台銀的曝險部位絕大部分已是人民幣存款及拆款,由於台銀為在台人民幣散戶存款最大的國銀,相關資金需要去化,因此,台銀的人民幣存款亦有拆款給陸銀,而隨著人民幣存款逐漸減少,台銀預期未來的曝險占淨值比重應還會降低。 \n 行庫指出,由於台商撤出大陸愈來愈多,大型行庫在大陸的業務很可能「回不去了」,除了2020年大陸企業連國企、央企都倒帳,使國銀不敢貿然承接新業務,另一主要原因就是台商因為中美貿易戰而掀出走潮,使在大陸業務「逐台商而居」定位的公股銀行恐繼續縮編。 \n 2020年大陸不少企業傳出財務危機、倒閉,使行庫在緊縮授信的同時,對投資大陸人民幣債券也更小心,上述原因使得行庫的大陸分行不論在授信或是投資,曝險部位都大幅降低,當年勇往直前進軍大陸的景況短期恐怕回不去了。

  • 國銀海外曝險 美國連21季居冠

     中央銀行公布第三季本國銀行國家風險統計,由於美元走弱,且新冠疫情衝擊趨緩,金融市場回升,國銀對外國曝險季增1.3%,其中對美國曝險連續21季居第一位,直接及最終風險餘額各增至942.91億美元及899.00億美元、續雙創歷史新高,第二位的大陸也各小幅增至498.14億美元及691.07億美元。 \n 央行官員表示,第三季國銀外國債權直接風險餘額來到4,616.97億美元,季增59.33億美元或1.3%,主要是對非公共部門及非銀行的私人部門債權增加所致。但部分直接債務人與最終債務人或保證人分屬不同國家,經過風險移轉後,最終風險淨額來到4,458.00億美元,季增48.87億美元或1.11%。 \n 國銀海外曝險第二季已隨金融市場快速回穩,影響相對淡化,第三季進一步趨穩,海外曝險維持小幅增加。央行官員指出,最大曝險的美國,其間有增有減,但長期趨勢向上不變,2020年首季為減少,第二、三季均增加,但增幅並不大。 \n 大陸第三季曝險也是小幅增加,主要因美元走弱,人民幣升值的因素,經採取美元計算後顯現增加,及國銀的大陸資金拆存及債券投資均增加所致,但增加部位也不大。 \n 央行統計國銀至第三季底的十大曝險國家或地區,第三至十位依序為盧森堡、香港、日本、澳大利亞、開曼群島、英國、新加坡及英屬西印度群島。前十大合計3,364.26億美元,占我國外國債權直接風險餘額約72.87%。

  • 富邦投信:萬四避險 反向ETF優選

     2020年市場波動劇烈,台股漲幅領先全球多數主要股市,大盤站上「萬四」關卡。富邦投信量化及指數投資部主管呂其倫指出,指數位居高檔,難免震盪整理。居高思危,想要持盈保泰的投資人,建議可使用台股反向ETF,做好避險的最佳防護。 \n 儘管台股來到萬四高點,台股仍具有全方位的投資機會,多空皆可操作。就多方操作而言,目前海外需求回溫、全球資金充沛,加上台灣產業戰略地位提升,長線仍是看多;對空方避險者而言,歐美疫情升溫、美中貿易紛爭未息,指數位居歷史高檔下,高檔震盪在所難免。 \n 呂其倫建議,看多台股投資者可持續參與原股ETF,居高思危的投資人,則可使用反向ETF,持續參與市場。台股反向ETF通常是外資避險部位之一,其實對散戶來說,台股反向ETF相較期貨和選擇權,更是簡單、好用的避險工具。 \n 操作反向ETF,基本的操作原則就是要「配合重大事件」,採取打帶跑策略。例如投資人若擔心新冠病毒疫情再起,對金融市場有不利影響,或是如之前11月初美總統大選,預期結果對金融市場有負面影響,就可以在接近事件發生時,買進反向ETF來避險。而當事件結束或結果已明顯,不論賺或賠,一定要立刻賣出。 \n 富邦投信發行的「富邦臺灣加權反1(00676R)」,是追蹤臺灣證券交易所發行量加權股價日報酬反向一倍指數之績效表現。而臺灣加權指數是投資人最熟悉、最能代表台股市場的代表性指數,主要投資標的為臺指期貨,投資策略為買進空頭期貨,透過每日重新平衡機制,每日調整基金曝險部位貼近淨資產價值之-100%,使每日基金淨值報酬率貼近標的指數報酬率。

  • 《基金》台股萬四居高思危 搭反向ETF避險防護

    2020年市場波動劇烈,台股漲幅領先全球多數主要股市,大盤順利站上「萬四」關卡。富邦投信量化及指數投資部主管呂其倫指出,指數位居高檔,震盪整理在所難免,居高思危,想要持盈保泰的投資人,建議可使用台股反向ETF,做好避險的最佳防護。 \n 儘管台股來到萬四高點,台股仍具有全方位的投資機會,多空皆可操作。就多方操作而言,目前海外需求回溫、全球資金充沛,加上台灣產業戰略地位提升,長線仍是看多;對空方避險者而言,歐美疫情升溫、美中貿易紛爭未息,指數位居歷史高檔下,高檔震盪在所難免。 \n \n 呂其倫建議,看多台股投資者可持續參與原股ETF,居高思危的投資人,則可使用反向ETF,持續參與市場,平滑投資組合報酬率。台股反向ETF通常是外資避險部位之一,其實對散戶來說,台股反向ETF相較期貨和選擇權,更是簡單、好用的避險工具。 \n 不過,近來台股規模最大的ETF就是反向ETF,呂其倫提醒,很多散戶對反向ETF容易有誤解,以為外資買進反向ETF是看空台股,於是把一個只適合短打的商品,當成長期投資標的,比如以為反向ETF交易成本低、股價早晚會回來、價值不會歸零、沒有下市風險等,以至於把反向ETF當成個股長期持有。其實,反向ETF與選擇權較類似,都有時間價值遞減的特性,主要原因是,反向ETF的成分股是期貨。 \n 因此,操作反向ETF,基本的操作原則就是要「配合重大事件」,採取打帶跑策略。例如投資人若擔心新冠病毒疫情再起,對金融市場有不利影響,或是如之前11月初美總統大選,預期結果對金融市場有負面影響,就可以在接近事件發生時,買進反向ETF來避險。而當事件結束或結果已明顯,不論賺或賠,一定要立刻賣出。 \n 由富邦投信發行的「富邦臺灣加權反1(00676R)」,是追蹤臺灣證券交易所發行量加權股價日報酬反向一倍指數之績效表現。而臺灣加權指數是投資人最熟悉、最能代表台股市場的代表性指數,主要投資標的為臺指期貨,投資策略為買進空頭期貨,透過每日重新平衡機制,每日調整基金曝險部位貼近淨資產價值之-100%,使每日基金淨值報酬率貼近標的指數報酬率。 \n 呂其倫也提醒投資人,台股反向ETF跟台股一樣有10%漲跌幅限制,不像一般股票有歷年股利、營收獲利等指標參考,較適合短線或波段交易,不適合長期持有,若遇市況反轉,建議快速停利出場。 \n \n

  • 投資大陸債券 行庫設避雷針

    投資大陸債券 行庫設避雷針

     投資大陸債券,行庫設避雷針。近期陸企倒帳違約事件頻傳,信評遭國際機構大幅調降,使得金融業對人民幣債券投資敲起警鐘,其中大型行庫已相繼對人民幣債券投資上「緊箍咒」,除了減碼陸企債券投資,投資的債券將要求「必須是大陸四大行出面保證」,可說為歷來對大陸債券投資要求最嚴的規格。 \n 今年先是大陸多家地產公司陸續爆雷,而最具代表的半導體大廠紫光近期也爆出違約。有鑑於此,各大行庫已紛紛展開人民幣債券投資部位的清點,盤查投資部位是否有「踩雷」。 \n 其中,一銀從今年初開始,即因為憂心中美貿易戰的影響而著手減碼人民幣的債券投資部位,儘管當時疫情尚未蔓延,不過一銀評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會席捲各個產業,也會帶來高科技產業障礙,加上陸企普遍營運都是高財務槓桿,基於控管投資風險的考量,從今年初到現在整體的人民幣債券淨水位已減少等值新台幣百億元。 \n 一銀表示,現在帳上的人民幣財務操作部位全以拆借為主,一銀整體大陸曝險總部位排名也降至全體行庫倒數第二。 \n 合庫同樣大舉減碼人民幣的債券投資部位,目前對於大陸人民幣債券的投資,主要有三大執行方向:逐步減碼、到期不再增加部位,頂多以現有部位為限;投資的債券,不論是金融債或公司債,一律要有四大國有銀行出面作保證人;不投資無擔保公司債。 \n 金融圈人士也引述國際機構萬得(Wind)發布的最新統計指出,信評低於3A的陸企,在11月發債的平均票面利率近6%,創近兩年新高,代表投資人評估對中企債券的投資風險大幅上揚,但在此同時,更有高達等值146億美元的陸企債券延緩或取消發行,代表投資人在高利趨使下仍止步。 \n 金融圈人士也指出,近來陸企倒帳違約事件太多,國內金融業原本看好人民幣債券投資的高利而進場,但現在整個情況則丕變,「即使陸企祭出高利,也不敢投資」。

  • 國銀OBU再爆雷 曝險逾30億

    國銀OBU再爆雷 曝險逾30億

     國銀OBU再傳集體踩雷,總曝險部位超過等值新台幣30億元。據了解,近來國銀OBU再度「爆雷」,包括香港的兆恆水力發電及歐系私募基金Permira所投資的全球知名衛星公司Kingsbridge均已傳出逾放,無法還本,目前已知,這二案總曝險部位已超過新台幣30億元,共有十多家銀行被波及,農曆年前將因此掀起一波打呆潮。 \n 據了解,兆恆水力發電、Kingsbridge兩件聯貸案,全由外銀出任管理銀行,前者由摩根士丹利為管理銀行,後者則是滙豐出任管理銀行、高盛、ING亦有參與。 \n 至於國內參與的銀行,兆恆水力發電計有彰銀、合庫、元大、台銀、兆豐、安泰、永豐、台企銀、遠銀;而Kingsbridge聯貸案,國內參貸行則計有兆豐、一銀、安泰、元大、中租等金融機構。 \n 其中元大銀對於上述的兩案,已在11月一口氣進行100%全數提存超過6億元,其他銀行目前大致提存10~20%不等,從12月直至明年1月,會再陸續再加碼提存。 \n 兆恆水力發電明年1月未還本金將進入第三個月,進而被認列為逾放,屆時銀行必須依規定增加提存數額,或是直接打呆。 \n 銀行團原本對兆恆水力發電很有信心,但該公司今年以來受疫情衝擊,上半年發生的大陸長江水患,更是直接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使該公司轉眼間「豬羊變色」。 \n 金融圈知情人士透露,該案原本在今年4月到期,兆恆水力發電方面當時向銀行團協調可展延到明年的4月24日,但之後每況愈下。 \n 且目前該公司負責人傳出有內控問題,甚至被持股該公司十年的基金公司採取法律行動,同時公司負責人在11月中旬出面和銀行團協商時,包括增提保證人、擔保品等要求,也全部拒絕,因此銀行團已向公司負責人提出跨國訴訟。

  • 元大原油正2 最後交易倒數五天

     元大SP原油正2 ETF(00672L)下市倒數,12日為在集中交易市場的最後上市交易日,投資人若不願意透過清算流程須等到12月8日才能領回款項的,應把握最後可以於集中市場賣出的機會。 \n 另外,為因應元大原油正2下市清算作業,元大投信將自11月6日開始處理基金庫存部位,直至部位全數出清完畢。自6日開始,元大原油正2將不再追蹤指數,淨值表現恐與追蹤指數走勢出現明顯差異,請投資人多加注意。 \n 依元大原油正2期貨信託契約第16條第1項第5款規定,信託契約終止前一個月,得不受整體曝險部位儘可能貼近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0%及投資於指數成分之原油期貨契約價值不得低於本基金淨資產價值之100%限制。 \n 為辦理基金下市清算作業,元大投信擬自6日起陸續平倉減碼元大原油正2持有部位,預計將於11日平倉完畢。而在該基金處理庫存部位的過程中,元大原油正2曝險水位將低於200%,故從6日開始將無法再追蹤指數,基金報酬可能與指數表現有所偏離,請投資人留意。 \n 而在11月12日基金最後交易日當天,由於部位已處理完畢,當天淨值應不致有較明顯波動,且仍有流動量提供者進行造市,流動性亦可保持在一定水準以上,有利投資人最後離場。 \n 元大投信建議投資人,應審慎評估所持有的元大原油正2是要在集中市場賣出還是要參與清算。就交易方式來說,若在下市前透過集中市場賣出,投資人可自行決定交易價格;但若是透過清算取得剩餘金額,則要等到投信處分基金庫存部位後,以基金清算基準日當天的淨值計算應返還投資人的金額,因此,投資人並無決定返還金額的空間。 \n 另外,就金額入帳時間,投資人如果在集中市場賣出,則兩天後款項即可入帳;但若參與清算,清算餘額要等到12月8日才會匯款給投資人,若投資人希望提早取回款項,可把握最後一段時間於集中市場賣出。 \n 元大投信提醒,相關下市清算作業期間,如遇不可抗力之因素,如颱風天災等,致使交易所休市,上述日期可能順延或調整,請投資人留意元大投信官網公告。

  • 《金融》金融業對美曝險8.25兆元 近5月降低290億元

    美國總統大選終戰倒數,國內金融業審慎因應市場變數,降低對美國曝險部位。據金管會統計,國內金融業截至9月底對美國曝險總額為8兆2566億元,雖較去年同期增加1704億元,但增加幅度較往年趨緩,並較4月底時減少約290億元。 \n \n銀行局統計,國銀截至9月底對美國曝險總額為1兆3950億元,年增402億元、但較4月底減少390億元。其中,授信總額約4534億元,年增298億元、較4月底小增23億元。投資總額約9416億元,年增103億元、但較4月底大減達413億元。 \n \n保險局統計,保險業截至9月底對美國曝險總額達6兆7512億元、仍位居金融三業之冠,年增1347億元、較4月底增加155億元。不過,若與累計1~4月較去年底大增2132億元相比,保險業在5~9月的曝險增加幅度已見明顯趨緩。 \n \n至於證券期貨業則明顯降低對美國曝險部位,據證期局統計,證券期貨業截至9月底對美國總曝險金額1104億元,年減43億元、亦較4月底減少55億元。不過,前9月仍較去年底增加243億元,主要由於美元存款增加所致。

  • 元大原油正2下市倒數 搶短慎

     元大SP原油正2 ETF(00672L)11月13日將正式下市,12日為集中交易市場最後上市交易日,元大投信提醒,投資人剩餘可交易時間極為有限,近期原油進入傳統淡季,且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升溫,原油後市不確定性極高,建議投資人應特別留意相關交易風險。 \n 元大投信表示,元大原油正2已於12日接獲證交所同意,將於11月13日正式下市,11月12日為該基金在集中市場的最後交易日,剩餘交易日有限。 \n 而近期原油行情走跌,許多投資人仍持續買進元大原油正2想要搶賺可能的反彈漲幅,但元大投信提醒投資人,傳統9月底到12月中為原油淡季,依據Bloomberg統計資料,自1995年至2019年歷史資料顯示,這段期間元大原油正2追蹤的標普高盛原油ER指數下跌機率為52%,平均跌幅為4.84%,投資人應多加注意。 \n 除此之外,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升溫跡象,美國每日確診人數不斷升高,法國也在考慮是否重啟封城,若秋冬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延燒,影響原油需求,原油期貨不排除重演第一季崩跌的可能。 \n 元大投信特別指出,近期元大原油正2仍有溢價情形發生,若投資人要在最後可交易日期間交易,務必注意盤中基金折溢價狀況。此外,依照元大原油正2期貨信託契約規定,信託契約終止前的一個月基金的投資部位是不受最低須持有指數成分的原油期貨契約100%及曝險部位200%的限制。 \n 因此,元大投信將在基金清算基準日(即11月24日)之前,陸續處分元大原油正2基金庫存部位,直至部位全部出清完畢,由於部位出清也會影響基金報酬表現,提醒投資人應特別注意元大投信後續相關重訊與公告。

  • 專家傳真-務實看待氣候變遷 對金融業的影響

    專家傳真-務實看待氣候變遷 對金融業的影響

     今年全球碳排放量可望減少4%至7%,諷刺的是這竟是防堵新冠疫情擴散採取封城舉措,讓經濟產業活動停擺所致。然而,疫後為拉抬景氣復甦的振興投資,積極投入大量開發資源的結果,卻可能反倒讓碳排放愈趨惡化。因而如比爾蓋茲、查爾斯王儲等意見領袖,紛紛公開呼籲針對氣候變遷應當有比較積極的實際作為,《經濟學人》雜誌還將氣候變遷比喻為慢動作的新冠疫情,對全球經濟的衝擊將更甚於疫情。 \n 尤其近年來洪災、熱浪、急凍甚至是野火等事件頻傳,不僅直接影響企業財務,也不利於經濟持續成長。而企業出現財務虧損之同時,挹注其所需資金的金融機構也難以置身事外,甚至可能引爆系統性金融危機,是以世界經濟論壇及國際清算銀行兩大國際組織,皆已把氣候變遷列為全球重大風險來源之一。 \n 鑒於氣候變遷對金融業之風險日趨攀升,金融機構如何精準地衡量氣候變遷衍生的潛在風險,並透過資訊公開制度讓投資人能夠獲得充分、正確的資訊,儼然成為全球金融監理的必然趨勢。比如英格蘭銀行已分別在2019年12月與2020年6月,公布關於氣候變遷對銀行財務風險的情境分析架構,以及將氣候相關風險納入風險管理程序與公司治理的指導原則。其重點在於引導銀行業瞭解氣候風險,並以量化模式評估財務影響,再依據分析結果採取相對應的抵禦對策,同時強化氣候相關風險的揭露。 \n 無獨有偶,在金管會8月中所推出的「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也把金融市場因應氣候變遷風險列為推動目標之一,且將研議國內金融機構辦理氣候變遷情境分析及壓力測試,旨在增進管理氣候相關風險的能力。 \n 惟台灣氣候變遷型態可能與其他國家有所不同,如何將在地氣候風險與現有金融業務結合,讓評估結果得以應用在實務層面,恐是下一階段即將面臨的難題。 \n 像是今年夏天罕見沒有颱風侵台,颱風過門不入水庫首當其衝,迄今蓄水量已創下近17年來最低,眼見即將進入秋冬枯水期,2021上半年水情堪憂。實際上台灣並非完全沒有下雨,可是熱島效應造成的強降雨只落在局部地區,卻不見得擴及水庫貯水地區,讓缺水情形更加嚴峻。氣候變遷導致的旱澇不均,不論是水資源匱乏,抑或是暴雨釀成生命財產的即刻損失,相較於環保團體大聲疾呼的海平面上升問題,可能都讓你我更有感。 \n 因此對我國金融業而言,譬如將命題調整為「雨量變化對於曝險部位的影響」,甚至是「當每小時累積雨量驟增200毫米以上時,抵押擔保品價值的可能減損幅度」,或許較能夠引起金融從業人員的共鳴。以最常見的抵押品不動產為例,儘管各家機構對於不動產價格評估早有一套適用準則,但傳統鑑價模型卻鮮少納入降雨相關變數,倘若不動產座落在容易淹水的地區,用傳統模式來估計洪災風險就很可能會失真。 \n 所幸我們正處在一個科技與資訊爆炸的時代,演算方法不斷進步,大氣科學與災害潛勢數據也有公開平台供查詢調閱。若能針對氣候風險因子修訂傳統模型,並把大數據導入運算過程,欲釐清氣候風險與曝險部位的因果關係並非遙不可及。再者,數據化的分析結論,則可落實在貸前審核及貸後管理等實務作業流程之中。前者例如針對高災害潛勢地區之物件,調整授信條件如貸款成數、融資利率;後者則可將曝險部位依據天災風險等級分類,並向高風險物件主動發布示警訊號,協助提醒債務人超前部署,對銀行債權將更有保障。

  • 國銀大陸曝險 8月止跌回升

     金管會銀行局8日公布本國銀行最新大陸曝險部位,截至2020年8月底止,國銀在大陸曝險部位上升至1.6兆元,占淨值比重41.78%,金額回升、占淨值比重也回升,高於6月底的40.89%,是連續八季下降後,首見止跌回升。 \n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近二年本國銀行大陸曝險部位持續下降,今年疫情爆發後,又持續創新低,到2020年第二季止,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重降至歷史新低40.89%,大陸曝險金額僅存1.56兆元。 \n 但金管會8日公布最新資料,到8月底止,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及占淨值比重皆止跌回升,包括大陸曝險金額1兆6,031億元,比6月底增加357億元,而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重,也從6月底的40.89%上升至41.78%,增加0.89個百分點。 \n 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林志吉分析,8月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重上升,但仍在歷史低檔,相較去年同期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在50%以上,今年已明顯下降。 \n 金管會分析,8月國銀大陸曝險金額會上升,主要是投資部位的增加,尤其是債券部位,而授信餘額則小幅減少。 \n 大陸是疫情較早開始的地區,但國銀今年在大陸不管是曝險還是獲利反而逆勢增。在海外分行獲利腰斬之際,只有大陸地區分行逆勢賺錢,2020年上半年獲利大增二成,還創歷年同期新高,銀行業者表示,獲利增加主要是提列備呆減少,加上債券投資大賺,但由於中美貿易戰等因素,銀行對大陸地區授信仍較過去保守。

  • 詭異 國銀大陸曝險8月首見止跌回升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國銀大陸曝險不減反增!金管會銀行局8日公布本國銀行最新大陸曝險部位,截至2020年8月底止,國銀在大陸曝險部位上升至1.6兆元,占淨值比重41.78%,不只金額回升、占淨值比重也回升,高於6月底的40.89%,是連續8季下降後,首見止跌回升。 \n中美貿易戰後,近二年來,本國銀行大陸曝險部位持續下降,後來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又更持續創新低,到2020年第2季止,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重降至歷史新低40.89%,大陸曝險金額僅存1.56兆元。 \n不過,金管會8日公布最新資料,到8月底止,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及占淨值比重皆止跌回升,包括大陸曝險金額1兆6,031億元,比6月底增加357億元,而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重,也從6月底的40.89%,上升至41.78%,增加0.89個百分點。 \n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林志吉分析,8月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重雖有上升,但仍在歷史低檔,相較去年同期國銀大陸曝險金額占淨值比仍有50幾%。 \n金管會分析,8月份國銀大陸曝險金額會上升,主要是投資部位的增加,尤其是債券部位,而授信餘額則小幅減少。 \n大陸雖然是此波疫情發源地,但國銀今年在大陸不管是曝險還是獲利反而逆勢增。在海外分行獲利腰斬之際,只有大陸地區分行逆勢賺錢,2020年上半年獲利大增二成,還創歷年同期新高,銀行業者表示,獲利增加主要是提列備呆減少,加上債券投資大賺,由於中美貿易戰等因素,對大陸地區授信仍趨保守。

  • 元大原油正2策略調整 維護投資人權益

     今年4月20日西德州原油期貨發生負油價異常事件,元大投信為保護基金資產而調整元大S&P原油正2ETF(以下簡稱為元大原油正2)投資策略,事後部分投資人質疑該舉措合理性,元大投信表示,4月時原油市場情勢險峻,國際相關原油期貨ETF發行公司皆有採行緊急應變措施,所以元大投信為維護基金資產及保障既有投資人權益,不得不將元大原油正2基金持倉部位由近月期貨轉倉至遠月期貨,及調降曝險部位緊急應變措施。 \n 元大投信表示,近期仍有部分投資人針對元大原油正2調整投資策略合理性提出諸多質疑,惟109年4月20日西德州輕原油5月份期貨契約發生史無前例負油價極端事件,期貨市場爆發恐慌賣壓,4月21日西德州輕原油6月期貨盤中更大跌68.18%,若元大原油正2當時未立即調整投資策略,將部位轉倉至遠月期貨契約,則以4月20日原油正2基金規模約34.4億元與持有166.66%曝險部位來計算,基金資產將出現-113.63%的損失,也就是基金資產不僅瞬間立刻化為零,且淨值根本變成負數而無法繼續營運存在;就此不調整投資策略所生基金負值的結果,投資人是否反而會樂於接受而不會質疑?再者,依該基金信託契約第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期貨信託公司基於基金流動性風險或資產管理考量,可將基金資產交易非標的指數成分期貨契約或投資有價證券,且依期貨信託公司的專業判斷,在特殊情形下,為分散風險、確保基金安全的目的,投資的比例得不受限制。 \n 因此,元大投信為因應期貨快市之急遽變化,緊急將部位由6月期貨契約轉倉至12月期貨契約,不論於法、理、情,均屬為基金資產安全,所不得不採取專業暨適當作為,正當性無庸質疑。 \n 元大投信將元大原油正2部位由6月期貨契約轉倉至12月期貨契約,投資人另質疑為何轉至如此遠的期貨契約?導致負油價過後,5月至6月原油上漲時,元大原油正2淨值卻無法跟著上漲。元大投信表示,該基金持倉部位所以轉至12月期貨,最主要是因原油期貨快市導致:1、近月期貨恐無法交易之風險;2、芝加哥期貨交易所調高期貨原始保證金;及3、於當時西德州6月至12月原油期貨合約中,12月期貨合約不論在成交量或是未平倉口數均為其中之冠,從而出於避險、保證金維持率與流動性等三點考量,轉倉至12月期貨契約也是於當時必要且正確決策。

  • 《基金》元大S&P原油正2ETF調整投資策略 維護基金資產與投資人權益

    今年4月20日西德州原油期貨發生負油價異常事件,元大投信為保護基金資產而調整元大SP原油正2ETF之投資策略,事後部分投資人質疑該舉措之合理性,元大投信表示,4月時原油市場情勢險峻,國際相關原油期貨ETF發行公司皆有採行緊急應變措施,所以元大投信為維護基金資產及保障既有投資人權益,不得不採行將元大原油正2基金持倉部位由近月期貨轉倉至遠月期貨,及調降曝險部位之緊急應變措施。 \n \n 元大投信強調,共同基金之操作原則,乃以大多數投資人利益為依歸,所以元大原油正2與海外西德州原油槓桿ETF在遭遇異常市況,其操作均以維護基金存續為第一優先,所為調整投資策略,皆係為維護基金資產與投資人權益之緊急且必要應變措施。 \n 元大投信表示,近期仍有部分投資人針對元大原油正2調整投資策略之合理性提出諸多質疑,惟109年4月20日西德州輕原油5月份期貨契約發生史無前例之負油價極端事件,期貨市場爆發恐慌賣壓,4月21日西德州輕原油6月期貨盤中更大跌68.18%,若元大原油正2當時未立即調整投資策略,將部位轉倉至遠月期貨契約,則以4月20日原油正2基金規模約新臺幣34.4億元與持有166.66%曝險部位來計算,基金資產將出現-113.63%的損失,也就是基金資產不僅瞬間立刻化為零,且淨值根本變成負數而無法繼續營運存在;就此不調整投資策略所生基金負值的結果,投資人是否反而會樂於接受而不會質疑? \n 再者,依該基金信託契約第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期貨信託公司基於基金流動性風險或資產管理之考量,可將基金資產交易非標的指數成分期貨契約或投資有價證券,且依期貨信託公司的專業判斷,在特殊情形下,為分散風險、確保基金安全的目的,投資的比例得不受限制。因此,元大投信為因應期貨快市之急遽變化,緊急將部位由6月期貨契約轉倉至12月期貨契約,不論於法、理、情,均屬為保住基金資產安全,所不得不採取之專業暨適當之作為,正當性無庸質疑。 \n 元大投信將元大原油正2部位由6月期貨契約轉倉至12月期貨契約,投資人另質疑為何轉至如此遠的期貨契約?導致負油價過後,5月至6月原油上漲時,元大原油正2淨值卻無法跟著上漲。元大投信表示,該基金持倉部位之所以轉至12月期貨,最主要是因原油期貨快市導致:1、近月期貨恐無法交易之風險;2、芝加哥期貨交易所調高期貨原始保證金;及3、於當時西德州6月至12月之原油期貨合約中,12月期貨合約不論在成交量或是未平倉口數均為其中之冠,從而出於避險、保證金維持率與流動性等三點考量,轉倉至12月期貨契約也是於當時必要且正確之決策。 \n 首先,就避險來說,近月期貨對於原油行情的波動最為敏感且當時國外期貨商已陸續透過警示國內期貨商可能會限制近月期貨契約的新倉委託,如仍持有近月期貨契約,後續進行部位調整時恐面臨無法交易的窘境。其次,自3月初油價崩跌以來,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多次調高期貨原始保證金,導致元大原油正2交易西德州原油期貨的保證金維持率嚴重不足。經評估2020年6月期貨契約至2020年12月期貨契約,只有12月份的西德州原油期貨契約可提供最高之保證金維持率。最後,就流動性考量來說,經檢視西德州2020年6月至2020年12月原油期貨合約,12月期貨合約不論在成交量或是未平倉口數均為其中之冠,基於上面三點考量,故將元大原油正2部位轉倉至12月期貨合約。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