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曼氏亞洲文學獎的搜尋結果,共08

  • 華語文學輸出 畢飛宇:最缺專業經紀

     倫敦書展主席Alistair Burtenshaw與捷克布拉格書展主席Dana Kalinova來台參加世界國際書展主席會議,不約而同強調專業版權經紀人和優秀的翻譯是將作品推薦至國際市場的關鍵。作品曾獲曼氏亞洲文學獎,至今己有英、德、法、日、荷等多國文字的畢飛宇則表示:「在『國際文學貿易』中,中國文學價格太低,不只傷害作家,也傷害翻譯的利益。」 \n 畢飛宇認為華語作家,遇上一個好翻譯幾乎就是一場豔遇。他認為文學翻譯要求局部之和,更要求整體感,文學翻譯是一加一大於二的翻譯,骨子裡是寫作。他也不諱言只要是翻譯,就存在語言流失的問題,而自己追求的翻譯風格是典雅和純正,以自己的作品來說,葛浩文的英文翻譯及法國漢學家何碧玉的法文譯版,即使把《青衣》譯成《月亮的歌劇》,把《玉米》譯成《三姐妹》,都是成功的,保留語言原味的譯本。 \n 對於作品能夠擁有諸多海外版本,畢飛宇認為除了好的翻譯,最需要感謝是代理人,他自己正是自從有了英國的版權代理人,一切都走上了正軌。畢飛宇認為華語文學走向國際存在「拿來主義」的問題,不要急著去送,而是建設自己、壯大自己,讓人家來拿。因此他認為華語文學輸出的最大問題還不在翻譯,而是缺乏專業的文學代理人。「因為文學在中國太賤,它太不值錢,幾乎沒有利潤空間。」

  • 兩岸文壇接軌 共推火文學

     兩岸中生代作家的一次大規模推薦,由台灣的寶瓶文化與大陸重慶出版集團合作規畫推出的「這世代-火文學」系列,第一波大陸引進台灣火作家:紀大偉、甘耀明、鍾文音、郝譽翔4位作家,而台灣則一口氣推出畢飛宇、盛可以、魏微、徐則臣、李洱5位當代知名作家的作品,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表示:「這是繼莫言、余華、王安憶之後,台灣與大陸文壇的一次接軌。」 \n 銜接兩岸認知斷層 \n 「大陸近年跑得太快,台灣讀者熟悉的作品還停留在那幾位寫農村的前輩作家身上,一轉眼就已接到一批寫都會的80後作家,中間那一段其實兩岸的認知都出現了斷層。」為了銜接起兩岸當代純文學不容錯過的作品與作者,寶瓶文化和重慶出版集團共同策畫出版並於兩岸同步發行「這世代-火文學」系列,首批大陸作家名單則是由知名的評論家、《人民文學》雜誌社主編施戰軍所挑選,幾位作家在台灣或許知名度並不高,但作品均是在國際上已有3到6種語版,在大陸亦每每在排行榜上,當代中國頗具分量的作者。 \n 作品譯成多國文字 \n 擊敗大江健三郎,奪得2010年曼氏亞洲文學獎的畢飛宇,評譽為當代的契訶夫,他的《推拿》曾在台灣獲「2009開卷好書獎‧十大好書」,作品已譯有英、德、法、荷、日、韓等多國文字,這次集結了他許多重要短篇小說的《是誰在深夜說話》,朱亞君認為可發現畢飛宇在溫暖調性外的鋒利;盛可以的《道德頌》寫的雖是再通俗不過的愛情,但卻能表達得極為犀利,讓朱亞君大嘆:「看她的書甚至要拿筆畫重點!」 \n 已在台灣出過2本書的魏微,曾在10年前擊敗韓寒,獲「華語文學傳媒年度小說家獎」,部分作品已譯為英、法、日、韓、波蘭等多國文字,被譽為大陸最具潛力的國際性年輕作家之一,這次推出的《十月五日之風雨大作》收錄她的10篇短篇小說,足以一窺她筆下極靈動的大時代小人物;曾獲「華語文學傳媒最具潛力新人獎」的徐則臣和作品屢獲國際文學大獎的李洱,均是首度在台灣出版作品,分別推出《夜火車》與《遺忘》,均是極具強烈個人風格的作品。

  • 韓作家申京淑 獲曼氏亞洲文學獎

     第五屆曼氏亞洲文學獎十五日揭曉,韓國作家申京淑以賺人熱淚的暢銷小說《請照顧我媽媽》獲獎,擊敗決選入圍的大陸作家閻連科《丁莊夢》、日本作家吉本芭娜娜《湖》等其他六部作品,成為這個獎項首位韓國、也是第一個女性得主,獲頒獎金三十萬美元。 \n 《請照顧我媽媽》為一部親情之作,描寫年邁的母親在首爾地鐵站走失,一家兄弟姊妹著急貼出尋人啟事,並開始回想與母親相處點滴。書中分以父親、女兒、兒子和母親的視角敘事,評審讚譽:「這本書對母親角色的描繪感動人心,也細膩探索家庭內在,呈現南韓家庭既傳統又現代的一面,以富含層次的敘事緊扣核心主題。」 \n 四十九歲的申京淑為韓國暢銷小說天后,《請照顧我媽媽》是她獻給母親的書,因催淚動人轟動韓國,至今創下近兩百萬冊銷量,售出三十二國版權,台灣去年出版。 \n 曼氏亞洲文學獎成立於二○○七年,與曼布克獎同樣由曼氏集團贊助,以前一年出版、亞洲作家創作的英文或英譯作品為徵選條件。入選作品以印度裔作家為大宗,得獎則是中國人天下,首屆頒給大陸暢銷作家姜戎的《狼圖騰》,之後又有蘇童的《河岸》、畢飛宇的《玉米》獲獎,台灣因作品少有英譯本,僅六年級小說家伊格言曾以《流光》入圍。

  • 閻連科 入圍英仕曼亞洲文學獎

     2012甫開春,英仕曼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公布了2011年度的最後決選名單,包括大陸作家閻連科等共5國7位入圍者進入決選,閻連科能否繼蘇童等人之後,代表大陸作家以壓倒性姿態再奪該獎,將是本屆的關注焦點。 \n 華人得獎多引議論 \n 英仕曼亞洲文學獎向來是華人作家被世界認知的最佳平台,包括07年以《狼圖騰》獲獎的姜戎、09年蘇童的《河岸》與2010年畢飛宇的《玉米》,目前均擁有多種國際語版發行。華人囊括大多數獎項的現象,也曾引起其他國家作者的議論,認為評審過程偏頗。 \n 本屆曼氏亞洲文學獎決選名單,呈東亞的中、日、韓對抗南亞的印、巴之勢,7部入圍作品分別是大陸作家閻連科的《丁莊夢》、日本作家吉本芭娜娜的《湖》、韓國作家申京淑的《請照顧媽媽》、印度作家Amitav Ghosh的《煙河》、Jahnavi Barua的《重生》、Rahul Bhattacharya的《追尋者的聰明夥伴》及巴基斯坦作家Jamil Ahmad的《流浪的獵鷹》。 \n 閻為愛滋人吶喊 \n 出身河南的閻連科所寫的長篇小說《丁莊夢》繁體中文版由麥田在台上市。該書描述大陸知名的河南愛滋村,以一位不幸感染愛滋病的8歲小孩眼光,透過背景所在的丁莊,刻畫農村民眾如何在政府的鼓動下,響應當地政府「賣血致富」的口號,在「血王」的推波助瀾下,成為「萬戶蕭疏鬼唱歌」的愛滋村,字裡行間探索了人性、社會與政治的醜惡面。為寫此書,閻連科從2003年起,7次突破官方的封鎖進入愛滋村實地調查,也促成他憤而提筆為這些弱勢民眾吶喊。 \n 本屆曼氏亞洲文學獎評委會主席伊克‧巴爾表示,評委對這些作品的想像力留下深刻印象,從巴基斯坦貧瘠的邊境到首爾擁擠的現代都市圖景,中國19世紀廣東的鴉片工廠等,使得評委們無法割愛而將今年的決選名單從5部擴增為7部。預計將於3月15日在香港舉行頒獎典禮。

  • 10大文化新聞-華人作家搶進國際文學獎

     今年,「布克國際文學獎」(The 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首見華人名列最後13位決選名單,大陸當代作家王安憶與蘇童榜上有名;第四屆的「曼氏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由華人小說家畢飛宇獲得,成為第3位獲得該獎的大陸作家。 \n 華人作品近年大量出現不同語版譯本以及獲得國際間重要文學獎的肯定,其間存在著相輔相成的關連。 \n 華人作家國際文學獎肯定 \n 兩年一度的「布克國際文學獎」,乃是英國最具分量的文學獎項-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同機構跨地域所舉辦的文學獎,自2005年開始設立頒發,至今四屆得主分別為:阿爾巴尼亞作家伊斯梅爾‧卡達萊、尼日利亞作家欽努阿‧阿契貝、加拿大女作家艾麗絲‧門羅及今年的新科得主美國作家菲立普‧羅斯。與傳統布克獎不同的是,不限於獎勵以英語創作的作家,因此無論國別的所有作家,只要其作品以英文或有英譯本發表,均有資格獲獎,且此獎項獎勵作家的全部文學成就,不僅限於小說,因此王安憶與蘇童的入選,可說是對兩人在國際文壇地位的重要肯定。 \n 今年3月甫以英文版長篇小說《玉米》獲第四屆2010年曼氏亞洲文學獎的畢飛宇,是繼07年姜戎的《狼圖騰》、09年蘇童的《河岸》後第3位獲獎的華人作家。第二屆08年的曼氏亞洲文學獎,亦有大陸的余華、慕容雪村和韓東入圍,但最後由菲律賓作家米格爾‧西喬科以《幻覺》獲獎。曼氏亞洲文學獎成立之初主要是頒發給曾以英語出版過的亞洲小說,自2010年後,頒獎規則改為當年度首次以英文發表的亞洲小說,此舉引起一些將中國文學引入國外的翻譯人士的批評,也更見亞洲文學日益仰賴譯本才易被國際文壇重視的問題。 \n 從獵奇到欣賞文學性 \n 近年華人作家的作品持續受到歐美、日、韓書市青睞而有多國譯本紛陳,如盛可以的《北妹》今年由英國企鵝出版集團買下其版權,並被紐約時報亞洲版評為「冉冉升起的文學新星」,韓文版亦在年前可望上市。蘇童的《大紅燈籠高高掛》、《米》、《河岸》、《我的帝王生涯》、《碧奴》;海派女作家王安憶的《小鮑庄》、《69屆初中生》、《小城之戀》、《長恨歌》、《富萍》;戴厚英的《人啊,人!》、陳丹燕的《陳丹燕與她的上海》均有多國譯本。 \n 盛可以不諱言《北妹》是因為民工議題而引起歐美書市的興趣,但近年西方社會正逐漸從視中國小說為認識中國社會的工具,轉而欣賞作品的文學性。而文化觀察者南方朔則指出,另一個現象是華人以英語創作早已有之,且前後相望,從早期的林語堂、黎錦揚,到近代的洪婷婷、譚恩美、包柏漪、哈金等,始終未曾間斷,且由於華人移民增多且教育的完整及社會位階提高,這種趨勢更加明顯。 \n 史上曾有二位競逐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的華裔作家,一是出生香港,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英國人,十歲時便移居英國的毛翔青(Timothy Mo),中學畢業後入牛津大學念歷史,曾三度進入布克獎決選名單,可惜始終與獎擦身而過。 \n 另一位則是出生於台北,襁褓時即隨馬來西亞籍華人雙親回到吉隆坡,在馬來西亞念完中學後赴劍橋大學習法的歐大旭,其作品《和諧絲莊》亦有繁體中文版。 \n 翻譯優劣成推動關鍵 \n 這些例子仍突顯了華人作家或亞洲文學作品要讓國際讀者看見,或逐步在國際文壇、文學獎取得發言權,英文創作或譯作就成為關鍵。愈是已成名的作家,作品被翻譯成各國語版的可能性也愈高,然而也可能造成一些好作品未能被世界看見或看懂的問題。美國著名翻譯家葛浩文,從事華語文學翻譯30年,曾翻譯巴金、莫言、蘇童、白先勇等知名作家的作品約40多部,他認為現代西方的年輕人並非不愛看翻譯作品,而是翻譯的優劣影響了理解度。 \n 畢飛宇曾於香港書展與葛浩文對話時表示,由於語言和文化的差異,一些國外譯者和編輯將他的作品譯得面目全非。舉例小說《青衣》中,丈夫對筱燕秋說:「如果我沒有女兒,你就是我的女兒。」美國編輯卻要求刪除這句話,理由是有父女亂倫的嫌疑,讓畢飛宇啼笑皆非,在他的中文表達中,60年代的人往往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情,這句看上去詞不達意的話,正是他要傳遞的動人之處。 \n 從事版權經紀的譚光磊,曾成功將張翎的《金山》、艾米的《山楂樹之戀》推向國際。他認為台灣與大陸作品推向國際各有各的挑戰,台灣的純文學作品不那麼容易懂,透過翻譯的傳遞更是不易,另外台灣的純文學作品市場小,質感好的作品往往在國內的銷量也只有數千本,沒有漂亮的數據,確實較難說服國外編輯和版權代理商;大陸作家則出現斷層,新生代較無國際知名度,而老一輩寫文革、寫偏鄉的題材,已難滿足國際書商和讀者想看大陸都會題材的渴望。

  • 郭小櫓創作 跟著感覺走

    郭小櫓創作 跟著感覺走

    以《戀人版中英辭典》獲西方文壇矚目,身兼導演與作家的旅英中國小說家郭小櫓,身材嬌小,眼神銳利強悍,拍照時直勾勾地盯著鏡頭,任一頭長髮恣意散放,拱起肩像一隻戒備的貓。她說:「我就是這個樣子。」 \n哈金曾說「選擇英語寫作是我個人的悲劇」,與哈金相隔近一世代的郭小櫓不以為然。郭小櫓雙語寫作,說話也中、英文夾雜,東方臉孔與西式俐落,成了身上鮮明的印記。「重要的不是用什麼語言、住在哪個國家,而是我選擇的生活與創作形式之間是和諧的,對我來說,現在用英文寫作就是harmany的。」 \n郭小櫓也說,五○年代出生、哈金那代的作家,根本無法以中文自由創作,「因為他們的文字背後一定都經過強烈的自我審查,可以說,每個字都是被共產主義舔過的。」 \n郭小櫓一九七三年出生於浙江溫嶺小漁村,十八歲就讀北京電影學院,二○○二年起旅居英國,首部英文小說《戀人版中英辭典》便入圍英國柑橘文學獎決選,至今已售出廿五國版權。以英文改寫舊作《青春,飢不擇食》,則入圍曼氏亞洲文學獎。郭小櫓昨天應台北書展之邀首度抵台。 \n她說,西方文化早已充斥世界各地,根本沒有所謂的「culture shock」,因此她的《戀人版中英辭典》寫的不是文化衝突,而是一個中國女孩到了異鄉,對於身分的疑惑和反省,靈感源自她初到英國的體驗。 \n書中,她以辭典體融合私日記的形式,呈現中國女子Z初到英國的生活,藉由詞條的設計、組織過的錯誤英文,在語言的歧義中,表達身分摸索。充滿機鋒與實驗性語言的背後,也是個異鄉求生、邂逅戀情的女性成長故事。 \n郭小櫓說,她對繼承十九世紀寫實主義、美國延續海明威而來的自然主義文學完全「不感興趣」:「我是反劇情、反角色、反故事的,文學上的野心不應該在於故事,而是對形式的革新。」 \n八○年代後的作品她也幾乎不讀,「因為商業與文學已經混雜,許多創作都是商業的陰謀,我不信任這樣的文學。」 \n但她也直言,現在再怎樣寫,也無法超過喬伊斯或普魯斯特,因此現代文學更追求完全個人化的感受。因此,她拒絕成為職業化的小說家,避免失去「身體上」的感受而呈現出枯燥的知識份子式創作。 \n她並不把移居英國當成創作生涯的轉捩點,反而認為廿歲前大量閱讀、激進而封閉式的寫作,是最重要的創作階段。「青春期的我以一種憤怒的能量急著自我表達,展現對集體化的抗拒、對存在的追尋,至今這仍是我創作的動力。」 \n她寫作的題材從成長、青春、家鄉到科幻都有,但她認為核心在於「超越現實的反省」,使用中文或英文、小說或電影,只是「技術」上的區別。 \n她因電影工作住過倫敦、巴黎與漢堡等地,近來為了作品《在她眼中的UFO》的改編電影勘景,馬不停蹄地在上海、北京、桂林、廣州、香港走了一大圈。在城市與城市間快速移動,也在這樣的生活與創作中,找到了郭小櫓自稱的,「躁進的和諧感」。

  • 2010台北國際書展.來訪華人作家-郭小櫓 英國倫敦

    ▼人與書 \n郭小櫓:1973年生於浙江,18歲就讀北京電影學院,獲學士及碩士學位,寫小說、詩歌,做電影導演,出版有文集《電影地圖》、《電影理論筆記》,小說《芬芳的三十七度二》、《我心中的石頭鎮》、《青春,飢不擇食》、《在她眼中的UFO》和電影劇本《我媽媽的男朋友是誰》等。《我心中的石頭鎮》入圍英國「《獨立報》外國小說獎」決選,以及愛爾蘭「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初選;以英文撰寫而成的《戀人版中英詞典》入圍英國「柑橘文學獎」決選,至今已售出25國版權;以英文改寫第一部小說的《青春,飢不擇食》,則入圍「曼氏亞洲文學獎」。 \n▼問與答 \n問:談談您最近閱讀中,最喜歡的一本書。 \n郭小櫓:大學時候讀了前蘇聯的一本小說《大師和瑪格麗特》中文翻譯,最近讀了一次英文版翻譯,覺得更好,主要是浪漫主義文學的想像力以及蘇聯意識形態環境中的寓言化的嘲諷性寫作。我覺得當下的文學容易偏向一種市場需求的極端,或者是歷史政治表達的極端,很難看到雙重結合的那麼智慧深刻的作品。 \n問:談談您印象最深刻的台灣書或電影? \n郭小櫓:侯孝賢朱天文的電影和文學對我影響很大,我認同一種悠遠的傷感的世界觀,從朱的文學氣質和侯的影像裏滲透出來,這種感情可能是比較古典的,比較沒有革命性和現代性的一種藝術化的情感,但我覺得是人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轉化的一種基本的內在的情感。當然,現代一些的電影作者──楊德昌和早期的蔡明亮我很喜歡,李安的作品,如果你們規劃李安電影屬於台灣文化的話。 \n問:小說跟您生活的關係? \n郭小櫓:小說對我來說是一種內心的表達,是一種表達的需要,是一種現實生活之外的想像力。對我來說,小說是一種詩意化的知識份子敘事方式。這樣來看,這類我所推尚的小說,可能是米蘭.昆德拉,可能是薩特類的,可能是法國新小說,可能是義大利的卡爾維諾的敘事,一些對傳統的敘事和挑戰性的,對文學和社會的現狀有鮮明態度的敘事和聲音。

  • 小說家蘇童 摘曼氏亞洲文學獎桂冠

    蘇童以新作《河岸》打敗其他亞洲作家,奪得本年度曼氏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16日晚間主辦單位在香港公布此項榮耀。 \n《河岸》今年初出版,本月推出英文譯本,以中國文革為背景,內容講述一名被去勢的共產黨軍官,與兒子一同被流放後,重新建立生活的過程。亞洲文學獎在授獎聲明中稱讚這部作品是「一部充滿無窮魅力的傳奇小說」。聲明中也指出,「這同樣是一部遊走在喜劇和悲劇邊緣的政治傳奇,是一個關於人們的生命之旅,關於預示欲望的船和預示成就的河岸之間距離的寓言。」對於獲獎,蘇童表示感到意外而高興,但並不會因此改變自己的生活。 \n蘇童在八○年代後期,就被稱為注重形式的「先鋒派」作家,作品深受歡迎。1991年,導演張藝謀把《妻妾成群》改編成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令蘇童揚名國際。與過去以女性為主角的作品不同,在《河岸》中「時代與政治」是故事不可或缺的成分,蘇童也直言,「時代與小說的聯繫,在我的寫作中從來沒有這樣緊密過」。 \n曼氏亞洲文學獎自2007年開始舉行,該獎與英國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的贊助商同一家,也就是有著兩百多年歷史的英國曼氏集團,所以亞洲文學獎也被稱為布克獎的亞洲姊妹獎。該獎獎金為一萬美元,設立初衷是鼓勵非英語亞洲文學作品在全球以英語出版,讓更多英語界的讀者能了解亞洲文學。三年來,共有兩位中國作家獲獎,第一屆得主是《狼圖騰》作者姜戎。 \n第二屆曼氏亞洲文學獎授予菲律賓年輕作家米格爾‧西喬科,獲獎作品是《幻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