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服貿協議的搜尋結果,共4,588

  • ECFA終聲響,庶民剉咧等

     近來坊間傳言,在兩岸對立升高之下,對岸有可能對台取消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經濟部長沈榮津日昨赴立院參加總質詢前受訪時說,台灣目前沒有接到陸方要終止ECFA,若要終止,依規定要於6個月前提出。

  • 無ECFA台灣外貿影響僅5%?馬曉光打臉經濟部

    企業家張忠謀今年將第三次代表台灣地區參與APEC會議,預料將會和陸、美領導人習近平和川普分別會晤,對此,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今天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關於台灣地區參加APEC相關活動問題,陸方的立場始終非常清楚,即必須符合一個中國原則和APEC諒解備忘錄的有關規定。

  • ECFA不急著送入加護病房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這個冷灶熱燒的政策議題,最近又納入政府議程而備受關切,肇始於國安會在專案報告中已指出,研判大陸可能藉威脅終止ECFA對台灣經濟施壓,大陸升高威脅對台的可能動向之一。稍後,陸委會發表聲明,認為ECFA是兩岸雙向經貿的交流合作,兩岸在互惠互利的原則下簽署,列入早收清單的項目可以相互減免關稅或開放市場,實施以來對雙方均有利。

  • 台灣的選擇-當RCEP及ECFA與台灣說掰掰後

     2019年10月2日《中央社》報導,經濟部沈部長在回答記者提問有關中國大陸可能會單方中止ECFA的問題時,沈部長並沒有排除這一可能性,而是雲淡風輕地說:「但中國若取消ECFA,影響台灣整體外貿金額低於5%,...,且影響以石化為主,將協助業者分散市場及產業升級轉型。」而在今年9月初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於曼谷召開的部長級會議中,也明白的揭示,RCEP的協議已進入關稅的談判時刻,並希望於期限內(今年11月底前)完成。

  • 發財外交需立足兩岸ECFA

    發財外交需立足兩岸ECFA

     高雄市長韓國瑜主張,以發財外交取代民進黨政府的凱子外交,以外交結合經貿為全民創造利益。發財外交設想甚能接地氣,若要付諸實行,得要先取得兩岸互信,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的貫徹落實應是重要立足點。其實,國民黨無論提名何人參選總統,黨智庫都應該提出ECFA的新論述,倡議兩岸經濟融合新願景;這也是國民黨重返執政的重要籌碼。 \n 經驗顯示,兩岸ECFA既能促進兩岸經濟互利共享,亦可助益台灣的經貿外交;後一效應的標誌性表現,是馬政府時期,由於兩岸雙方按部就班協商及完成ECFA主文本簽署,彼此取得經貿互信,所以我方得以和新加坡、紐西蘭兩國,分別簽署帶有FTA《自由貿易協定》屬性的經合協議,是我經貿外交重要成果。 \n 包括韓國瑜在內,國民黨有意參加2020總統大選的幾位要角,皆期盼台灣能參與國際經濟合作、爭取全球商機。相信他們也都明白,如此願望,必須以交流合作的兩岸關係為立足點,才能實現。 \n 可惜,代表兩岸經貿互信的ECFA,相關建構「工程」在馬政府時期只完成了一部分,至2016年蔡政府接手執政後,即全面停止推動。此因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致大陸中止兩岸官方聯繫,連ECFA後續的兩岸經貿協商亦告停止。蔡政府並未積極爭取恢復這項協商,形同放任不管,亦不願肯定ECFA對台灣經濟的正面價值。 \n 而在ECFA後續協議中,兩岸貨品貿易協議,在馬政府時期兩岸雙方本已談到「最後一里路」,蔡政府上台後,兩岸政治互信不足,因而擱置,殊為可惜。至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雖早已簽署,但民進黨占多數的本屆立法院並未加以審議,致該協議等於被凍結,不知何時才能通過立法程序、正式生效。 \n 蔡政府上台以來,對ECFA及其後續協議的冷淡態度,使兩岸經貿互信蕩然無存,彼此之間少了經貿這項潤滑劑,官方對立關係不斷升高。難怪近年台灣參與國際經合的難度顯著上升。譬如,蔡總統就職時,宣稱要加入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其中,RCEP是東協10國出面推動,連結中國大陸等6個經濟體,大陸在其中的影響力甚大,自不會給蔡政府「搭便車」機會。因此,台灣迄今和RCEP完全搭不上線,加入該組織之事亦成了空談。 \n 至於TPP,美國退出後,轉型為日本主導的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共同進步協定》,因中國大陸未參加,台灣曾多次和日本談及加入之事,日方亦有過正面回應;但後來公投否決開放日本核食入台,另一方面,日本正積極改善對陸關係,日方對台灣加入CPTPP一事,態度已轉為冷淡,未來台灣能否如願,將是個大大的問號。 \n 換言之,蔡總統當初開出的加入RCEP、TPP(CPTPP)這兩張支票,很可能全部跳票,可見台灣洽簽貿易協定、參與國際經合組織難度之高。 \n 這種困局,明年初大選後,可望全盤改觀,若由認同九二共識的國民黨重返執政,可望很快就可以和陸方恢復制度性經貿協商,重建兩岸經貿互信;其中,兩岸ECFA建構的恢復推動,將是關鍵指標。而在這個基礎上,陸方將重新給予台灣參與國際經合空間,屆時包括上述「發財外交」概念,都會有落實機會。 \n 事實上,國民黨無論提名何人參選2020總統,智庫都有必要儘早完成ECFA新論述,給選民帶來新願景;這會是國民黨籍候選人政見的重要參據,也是該黨未來得以重返執政後的兩岸經貿政策藍本。新論述當然須表明,要爭取盡速完成兩岸貨貿協議協商及簽署,早日實現兩岸大幅度互免關稅;其中,對大陸農產品進口是否仍維持一定程度管制,如放鬆管制如何補償農民?有必要說清楚,讓農民心裡有譜。 \n 至於《兩岸服貿協議》應如何處理,則是另一個論述重點。該協議曾引發「太陽花學運」,非常敏感,將來若照原文本通過實行,難免引起社會爭議。國民黨不妨表明,將爭取與陸方重談服貿協議。何況服貿協議簽署已久,當時大陸特別對台開放項目,至今已有不少已對全球開放,對台灣而言已無特殊優惠,列在服貿協議實不合時宜;服貿協議內容宜作必要增刪後,重新送立法院審議,才是務實的作法。

  • 綠攻擊自貿區 朱立倫:民進黨窮得只剩恐中牌?

    綠攻擊自貿區 朱立倫:民進黨窮得只剩恐中牌?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8日下午表示,民進黨最近從蔡總統開始,對自貿區做了鋪天蓋地的抹黑和攻擊,繼之前蔡總統的「洗產地」,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又稱「開放830項大陸農產品」這種謊言。朱立倫表示,自貿區特別條例草案,明明授權主管機關對進駐廠商有審查機制,開不開放、那些品項開放,還是握在農委會等主管機關手上。朱立倫更指,這種「拿恐中當藥單,吃砒霜治感冒」的做法,難道「民進黨窮得只剩一張牌?」 \n \n朱立倫稱,當年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已經規劃自貿區內,針對影響國內農產品的部分限制條件,或者要求搭配使用國內農產品,「難道輪到陳吉仲當主委,反而不審查、不限制,完全開放?」 \n \n朱立倫指,「這種抹黑手法,我們已經看得太多」,他認為,民進黨一路走來,只要對台灣經濟發展有利的,無一不是反對到底。 \n \n他舉例,如20年前的亞太營運中心,在陳水扁執政時無疾而終;好不容易國民黨執政了,提出兩岸直航,被民進黨說是「木馬屠城」;開放陸客來台觀光,民進黨說「陸客來,外國觀光客都不來」;和對岸簽訂ECFA,蔡英文說是「裹著糖衣的毒藥」,揚言上台廢止;後來的服貿、貨貿協議,也遭到民進黨的杯葛。如今,又輪到了自貿區。 \n \n他表示,這些政策有的民進黨反對成了,終於成了泡影;有的沒有反對成功,如兩岸直航;當年喊木馬屠城的民進黨,後來也極力爭取;陸客在民進黨上台減少,民進黨也極力拉攏;當年說要廢的ECFA,民進黨根本不敢廢止。這些在在證明,民進黨的反對,都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一來不希望國民黨做得好,二來扣國民黨紅帽子罷了。 \n \n至於民進黨自己的財經政策,朱立倫認為,「根本提不出什麼遠大的願景和目標」,不管當年的「全球運籌中心」,現在的「新南向」或者「印太戰略」,不是完全做不出成績,就是乞憐於美中衝突,在夾縫中得到一些小恩小惠。這樣的經濟戰略,才是完全拋棄自己的優勢,受制於人,受制於國際。 \n \n朱立倫稱,世界當然沒有百利無一害的政策,也沒有穩賺不賠的經濟策略,但是台灣在民進黨反商主義、反中意識形態下,經濟發展確實已經面臨瓶頸,必須找到突破點。「對於在幫台灣想出路的人,民進黨永遠是千方百計找缺點唱衰、阻止,唯恐別人做得成功,把它給比下去。這樣的執政者,才是人民的悲哀。」

  • 朱立倫批時力和太陽花 毀台灣自貿區元兇

    朱立倫批時力和太陽花 毀台灣自貿區元兇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黃捷3日在市政質詢上,對高雄市長韓國瑜重設自由貿易示範區(自貿區)議題回答不滿崩潰大翻白眼,瞬間紅遍台灣。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批,「時力得意,台灣失意」,正是時力和太陽花車裂了台灣最需要的自貿區。當年太陽花阻擋了自貿區與服貿協議,已讓台灣這幾年經濟成長率嚐到苦果,如果繼續配合民進黨杯葛自貿區,只會害苦台灣經濟。 \n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黃捷3日在市政質詢上,對高雄市長韓國瑜重設自由貿易示範區(自貿區)議題回答不滿崩潰大翻白眼。質詢過程中,黃捷質詢韓國瑜,副市長葉匡時站起來幫忙回答,黃捷並說,其實我剛是請市長回答,希望之後我請誰回答就誰回答,不要另外自己站起來回答。 \n這次質詢讓黃捷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在臉書批,「時力得意,台灣失意」,正是時力和太陽花車裂了台灣最需要的自貿區。自由貿易經濟特區的概念也許很難在一個質詢內講完,但不能否認自貿區是台灣經濟的大好機會。 \n朱立倫說,自貿區是稅負的鬆綁,進口到自貿區的原料免稅,出口也免稅,生產的成本就可以降低,貨物的競爭力隨之上升。 \n自貿區是資金的鬆綁,讓全世界的資金可以自由進出,招商引資就有如源頭活水,讓投資帶動成長。 \n自貿區是人才的鬆綁,自貿區開放國外白領人才的進入,也創造更多本地的就業機會。 \n自貿區是法規的鬆綁,許多不能在現行法律下推動的行業別,可以在自經區內示範先行。 \n自貿區是產業的鬆綁,讓醫療、教育、金融等產業能在區內推出更多創新型態的服務。 \n朱立倫表示,自貿區如果要用簡單的幾句話說明,就是「劃定一個示範區,以優於其它非示範區的開放配套措施,來實踐具有潛力與價值,預料未來將有可觀成長,但現階段還不足以全面開放的經濟活動。」用實例分享,就好比自駕車,國際上大家都認同是趨勢,但現階段距離全面開放,還有一些要適應的配套,就可以用特定區域的方式,逐步地跟上腳步、實現可能。 \n他最後並提醒時代力量,當年太陽花阻擋了自貿區與服貨貿協議,已經讓台灣這幾年的經濟成長率嚐到苦果,如果繼續配合民進黨杯葛自經區,只會讓高度依賴自由貿易的台灣經濟,繼續被鎖在原地,動彈不得。 \n \n

  • 陸委會:服貿貨貿待兩岸監督條例過後審查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17日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陸委會報告指出,服貿、貨貿將待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後,再依條例規定進行審查和協商。 \n報告顯示,關於「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及「海峽兩岸貨品貿易協議」,於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後應如何處理,將待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後,再依據該條例規定,配合進行服貿協議的國會審查程序,及推動貨貿協議的後續協商。 \n報告指出,至於如何適用,涉及大院的權限,行政部門尊重大院的程序及決定。

  • 快評》民進黨打假球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舉行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公聽會,國民黨立委黃昭順說,當初民進黨杯葛《服貿協議》,要求監督條例先立法再審查,5年過去了,行政院未有版本,是在打假球,就是存心要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冰封,不敢面對兩岸未來的發展。 \n黃昭順說的還不夠貼切,其實民進黨不只不敢面對兩岸未來的發展,而是更進一步要阻斷兩岸可能的發展。這從民進黨準備修法以高門檻、雙公投阻卡任何有政治意涵或可能衝擊政治的兩岸協議,就可以看得出來,其中兩岸和平協議是主要封殺目標。 \n事實上,民進黨知道他們不可能和對岸進行協商,更不可能簽署任何協議,這是他們做不到的事,也不讓國民黨做,這就是民進黨的德行。所以再吵什麼兩岸監督條例是白費力氣,讓民進黨下台比較實在。 \n

  • 政治協議高門檻 學者認違憲

    政治協議高門檻 學者認違憲

     行政院會28日通過《兩岸關係條例》修法,對兩岸政治協商設立高門檻,學者指出這樣的超高門檻有違憲之嫌。政大法學院副教授廖元豪指出,《憲法》上的「條約」程序是由總統負責締結、行政院院會決議,送請立法院審議,此外《憲法》沒加上其他程序障礙;立法院能否透過法律,自行增加《憲法》所無之限制,使締結條約比《憲法》預定的流程更加困難,若可以,那《憲法》規定有何意義? \n 《兩岸關係條例》修法後,今後若兩岸達成政治性協議必須「國會雙審議、人民公投」,在開啟協商前、締約後,各須3/4立委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再將協議草案交付全民公投通過才完成立法。 \n 明確定義政治協議 \n 政大法學院29日舉行「兩岸條例有關『政治議題協議民主監督程序』修法之探討」座談會。廖元豪在會上表示,若說兩岸政治協議茲事體大,但是否各項政治協議都達到「變更領土」或「修改《憲法》」的主權之爭?同時,依綠營許多政治人物的態度,連經貿、技術性協議都傾向解釋成「政治協議」,難道服貿協議與修憲、變更領土,有同等的影響力與位階? \n 廖元豪認為,對於兩岸政治協議,若要強化公眾參與及監督,有其他許多不違憲的方法,例如立院審查時增加公聽會或聽證程序,或舉辦無法律效力之諮詢性公投,不然就直接修憲,明定兩岸政治協議應經「自由地區人民投票決定」,同時,當然要具體明確定義「政治協議」。 \n 辦公投藍綠有共識 \n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教授董立文則指出,2011年10月大選期間,前總統馬英九曾經提出兩岸洽簽和平協議的政見,並提出洽簽的「十大保證」,強調簽署前要徵求民意,會先交付公投;2013年10月,連任後的馬總統談到和平協議時仍強調,最好是經過一次公民投票,確定大家支持這樣做,才較容易展開相關討論;2011年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也曾呼籲,以公投方式將兩岸協議制度化。 \n 董立文認為,據我國《憲法》第38條規定,總統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第63條規定,立院有議決法律案、預算案、戒嚴案、大赦案、宣戰案、媾和案、條約案及國家其他重要事項之權;兩岸若洽簽和平協議,本屬總統、立院職權,行政院與《兩岸關係條例》自然必須遵守《憲法》。

  • 陳明通:韓當總統 國家危如累卵

    陳明通:韓當總統 國家危如累卵

     行政院院會昨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之三修正草案,規範簽署政治性協議的超高門檻機制。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親上火線解釋政治性協議有禁區,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體制不能碰。他氣憤說,「我做錯了什麼」?為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拋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陳又說,高雄市長韓國瑜訪陸是北京精心設計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之旅,現在大家拱他選國家領導人,真的有一天韓當選,「國家危如累卵」。 \n 行政院通過《兩岸條例》修法草案後即送立院,陳明通說,習近平推動統一進程已經展開,檢視原法不足以因應民主協商;未經政府授權最多關5年,而人民監督力道又非常弱,故建立民主防護網修法。 \n 陳明通解釋,原本規畫談判前的諮詢性公投因法律地位不明故取消。兩岸任何政治議題都要經高門檻監督;政治談判可以談但不是毫無範圍,其中有禁區:「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毀棄或變更」,不得作為政治議題談判及協議項目 「碰都不要給我碰」! \n 至於「政治議題」界定,陳明通說,《兩岸條例》在李登輝制定以來從未定義過,但其實很容易認定,如內涵和平協議、一中原則、九二共識等。又如《服貿協議》雖屬經濟協議,但若隱含「一中」就是政治協議,「經濟協議不要給我放政治元素進來」。 \n 陳明通也指出,朱立倫提的和平宣言,類似中英聯合聲明或開羅宣言,但不管是中英聯合聲明、開羅宣言或波茨坦宣言,在國際法上都是國際條約、協議的一種,所以不管是叫宣言或叫什麼,當然是在這個法所規範範圍內。 \n 被問及兩岸協議完全不能碰的禁區是否等於排除「統一」的可能性?陳明通僅稱,過去國民黨倡議過邦聯或阿扁曾提過歐盟模式,這些不見得會矮化主權與憲政民主體制,兩岸好的政治關係可以發揮智慧創造,這留給大家去想像。

  • 兩岸政治協商 政院拉高門檻 須符合修憲高標準要求

     行政院會28日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提高兩岸政治協商的立法院審議與公投門檻,以反制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兩岸展開政治協商前,須由3/4立委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才能展開政治協商,協商完成經立法院同意後,協議草案交付公投。 \n 行政院長蘇貞昌指出,2019年1月2日中國發布「習五條」,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民主協商等議題,具體化統一台灣進程,政府必須因應中國不斷對台施壓、統戰分化、經濟利誘,並確保台灣國家安全。 \n 陸委會提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之3修正案,增加兩岸政治協商把關門檻,兩岸政治議題協商談判前,必須由行政院向立法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在開啟協商之前及締約後,都必須符合修憲高門檻的要求。 \n 日前立院民進黨團與行政院會商時,共識是兩岸展開政治協商前,須由立法院2/3立委出席、2/3出席立委同意。但行政院28日提出修法草案則提高門檻,須由全體立委3/4出席,出席委員3/4同意,才能進行協商。 \n 兩岸協商過程,負責協商單位必須適時向立法院報告進度,立法院若認為無繼續協商必要,可由1/2立委決議後,終止協商。立法院也需就協商草案和對憲政影響等議題,舉行聽證程序。 \n 協商結束後,行政院將協商結果呈報總統核定,總統核定後15日內交由立法院審議。須由3/4立委出席,及出席委員3/4同意後,才能將協議草案交付公投,公投門檻為18歲以上公民1/2同意,才能簽署協議和換文。 \n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認為,太陽花學運後有6個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等著立法院審議,行政院自己沒有提出版本,這次對兩岸政治協商訂定高門檻,並不會影響未來其他的兩岸協商,只是把政治議題拿出來另行規定而已,對其他議題協商將不會有衝突。 \n 至於如何界定兩岸政治協商議題,過去前總統李登輝沒有明訂,現在也不會訂死,會保留一定彈性,再看情況來判斷。陳明通認為,定義政治議題,「沒有那麼困難,包括一中原則、九二共識,都是社會有共識的」,未來行政院會召集各部會進行評估。 \n 媒體追問兩岸服貿協議及租稅協議,是否也被視為政治議題?陳明通說,現在擔心大陸透過文化、經貿等協議夾帶政治,因此要納入監督,以警告大陸「別想投機取巧、拐彎抹角,要政治談判,就寧拙勿巧直接來。」 \n 他強調,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經濟協議如果夾帶政治,就會要求適用這套監督機制。

  • 政治協議設高門檻 違憲

     民進黨政府決定修法嚴格限制兩岸締結「政治協議」,並且設下與修憲一樣高的門檻:立法院院會審查協議草案,經全體立委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後,再辦理全國性公民投票,有效同意票超過投票權人總額之半數者,協議草案方能通過。這樣的超高門檻,一方面體現出民進黨政府對兩岸協議的抵制心態,同時更有違反憲法之嫌。 \n 憲法上的「條約」程序,是由總統負責締結(憲法38條),而由行政院院會決議(憲法58條)後,送請立法院審議(憲法63條)。除此之外,並沒有加上其他程序障礙。這就是憲法明文規定的條約締結程序:總統締結,行政院提案,立法院審議。只要完成這些程序條約就生效。立法院能否透過法律,自行加上其他門檻,增加憲法所無之限制,使得條約的締結比憲法預定的流程更加困難?如果可以這樣隨便添加,那憲法規定有何意義?每屆立法院多數為了卡住將來的行政部門,都可以層層堆疊許多「憲法之外」的障礙,明顯侵犯了總統與行政院的「條約參與權」。 \n 或謂,兩岸協議不是兩國間的「條約」,所以不適用憲法的程序規定。政治上來說,此種論點從服膺兩國論,成天以「中國」稱呼大陸當局的民進黨政府口中說出,特別奇怪:既然一邊一國,那兩岸協議適用兩國之間的條約程序,不是天經地義嗎?而就法律上說,兩岸協議與條約的憲法重要性相當,不該任由立法者任意創設程序。何況,兩岸若非「兩國」,而是中華民國憲法下的「兩區」(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關係,那兩區的協議程序至多「比照條約」,怎能比兩國條約的要件更繁雜? \n 支持者也可能說:兩岸政治協議茲事體大,送交全民公投,有何不可?這種說法誤以為兩岸簽訂的任何政治協議,都是相當於「變更領土」或「修改憲法」的主權之爭。但「政治協議」是否都會達到這種「主權」之爭的層次?尤其以民進黨目前的態度,連經貿、技術性協議都傾向解釋成「政治協議」,那豈不等於說,服貿協議與修憲、變更領土,有同等的影響力與位階? \n 更重要的,還是回到憲法:再怎麼「重要」的事項,也不能以牴觸憲法的方式決策。在秉持「國會主權」的英國憲政體制下,即便「脫歐」這樣的大事要交付公投,公投結果亦無法律效力。依此,兩岸政治協議就算要交付公投,在我國憲法下,也只能是諮詢性公投,而不能產生法律上的拘束力。 \n 此外,法律不能任意調高立法院自己的「審議」門檻。此例一開,那還得了?試想,若今日的立院多數黨眼見要失去多數,就將「法律案」通過的門檻改為2/3甚或3/4,藉以剝奪「將來的多數黨」之決策權,這不就完全破壞民主政治的多數統治?可見,把審議門檻拉到3/4,也是違憲的。(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廖元豪》政治協議設高門檻 違憲

    廖元豪》政治協議設高門檻 違憲

    民進黨政府決定修法嚴格限制兩岸締結「政治協議」,並且設下與修憲一樣高的門檻:立法院院會審查協議草案,經全體立委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後,再辦理全國性公民投票,有效同意票超過投票權人總額之半數者,協議草案方能通過。這樣的超高門檻,一方面體現出民進黨政府對兩岸協議的抵制心態,同時更有違反憲法之嫌。 \n 憲法上的「條約」程序,是由總統負責締結(憲法38條),而由行政院院會決議(憲法58條)後,送請立法院審議(憲法63條)。除此之外,並沒有加上其他程序障礙。這就是憲法明文規定的條約締結程序:總統締結,行政院提案,立法院審議。只要完成這些程序條約就生效。立法院能否透過法律,自行加上其他門檻,增加憲法所無之限制,使得條約的締結比憲法預定的流程更加困難?如果可以這樣隨便添加,那憲法規定有何意義?每屆立法院多數為了卡住將來的行政部門,都可以層層堆疊許多「憲法之外」的障礙,明顯侵犯了總統與行政院的「條約參與權」。 \n 或謂,兩岸協議不是兩國間的「條約」,所以不適用憲法的程序規定。政治上來說,此種論點從服膺兩國論,成天以「中國」稱呼大陸當局的民進黨政府口中說出,特別奇怪:既然一邊一國,那兩岸協議適用兩國之間的條約程序,不是天經地義嗎?而就法律上說,兩岸協議與條約的憲法重要性相當,不該任由立法者任意創設程序。何況,兩岸若非「兩國」,而是中華民國憲法下的「兩區」(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關係,那兩區的協議程序至多「比照條約」,怎能比兩國條約的要件更繁雜? \n 支持者也可能說:兩岸政治協議茲事體大,送交全民公投,有何不可?這種說法誤以為兩岸簽訂的任何政治協議,都是相當於「變更領土」或「修改憲法」的主權之爭。但「政治協議」是否都會達到這種「主權」之爭的層次?尤其以民進黨目前的態度,連經貿、技術性協議都傾向解釋成「政治協議」,那豈不等於說,服貿協議與修憲、變更領土,有同等的影響力與位階? \n 更重要的,還是回到憲法:再怎麼「重要」的事項,也不能以牴觸憲法的方式決策。在秉持「國會主權」的英國憲政體制下,即便「脫歐」這樣的大事要交付公投,公投結果亦無法律效力。依此,兩岸政治協議就算要交付公投,在我國憲法下,也只能是諮詢性公投,而不能產生法律上的拘束力。 \n 此外,法律不能任意調高立法院自己的「審議」門檻。此例一開,那還得了?試想,若今日的立院多數黨眼見要失去多數,就將「法律案」通過的門檻改為2/3甚或3/4,藉以剝奪「將來的多數黨」之決策權,這不就完全破壞民主政治的多數統治?可見,把審議門檻拉到3/4,也是違憲的。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金門發表和平宣言?張善政:太快了!

    朱立倫說如果當選總統,要在823砲戰紀念日邀習近平在金門發表和平宣言的機會,對此前行政院長張善政表示,朱立倫把話說得太早太快了。因為近期國內不會有共識要跟對岸簽署政治性協議,他自己參選總統的兩岸政策原則則主張「事緩則圓」。 \n \n張善政指出,目前許多非政治性協議都還卡在立法院,而且民進黨還一直把審議兩岸協議的通過門檻加高,甚至可能要求公投。所以,假使朱立倫當選總統,要讓立法院通過「朱習和平協議」,是不可能的任務。一旦卡關,朱立倫在大陸的信用盡失,以後也不會再有任何後續了。兩岸服貿協議就是如此下場,甚至還惹出太陽花學運。 \n \n張善政說,國內沒有共識與對岸簽署政治性協議的原因,除藍綠意識對抗外,主要還是我們民眾對大陸不具足夠的信任感。之前簽訂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在馬政府後期,大陸眼看我方可能將轉為民進黨當權,非他們所屬意,在處理國際電信詐欺案時就將台灣人犯逕行遣返大陸,都不跟我們協商照會。雖說我方較早對詐欺犯的判刑不符合期待,但是陸方這樣愛遵守不遵守協議的心態,兩岸可以談政治性協議嗎? \n \n張善政提出,他的兩岸政策原則是「事緩則圓」。明年任何一位當選總統,都不該為了樹立自己的歷史地位,企圖在他/她四年或八年任內政治解決兩岸問題(如簽署和平協議)。我方在兩岸關係的第一要務,是「安內」,就是消弭台灣內部爭議,之後才有力量去跟對岸交涉。否則就會落入目前的窘境,任何協議都過不了立法院,任何協議都是做虛功。目前內部爭議的來源不可否認就是無辜的九二共識,所以他提出「憲法一中,台灣優先」當作與對岸交涉的基礎。 \n \n張善政表示,對岸執政者如果有智慧,應該要珍惜這具有我方內部共識基礎的「憲法一中」,不要拘泥於台灣內部有爭議的九二共識。再來的階段,就是雙方積極鼓勵交流互動,培養互信基礎,逐漸消弭敵意。 \n \n張善政建議,為了建立具體的互信,兩岸可以開始構築非政治性的協議,測試彼此的承諾信心。試想:什麼樣的協議會讓我們內部沒有爭議?他以「兩岸核能互助協議」為例,也就是雙方核電廠萬一有事故,應該第一時間照會對方。我們反核人士把台灣發生核災的嚴重性繪聲繪影,卻無視對岸東南沿海有多少核電廠?我們對自己核電廠安全可以掌握,卻無法得知對岸核電廠的安全性。當然也還可以發展其他層面的協議,例如近日最夯的農產品輸陸,可以透過協議制度化,讓台灣農民長期更有保障。這些協議在我方內部的共識度應該都很高。 \n \n張善政認為在歷經足夠時間培養雙方善意、驗證雙方協議會被忠實的履行後,才是和平協議這種政治性協議上場的時候。政治性協議可以是階段性的發展,先要求對方降低軍事威脅,再逐步到避戰、免戰的承諾。最後才是兩岸分與合的關鍵協商。 \n \n張善政表示,上面的發展歷程,少則十年,長則好幾十年,會跨越好幾個總統的任期,交棒到下一個世代的政治領袖。所以明年當選總統的人,不論自己的統獨信仰,都不該替下一代決定統獨的未來,而應該專心改善兩岸關係,厚植台灣的經濟、文化等各種層面的實力,在有朝一日面臨關鍵協商時,我們手上有堅實的籌碼。反之,看看現在民進黨政府,不斷弱化台灣實力,激起內部對立,其實正是一步步把台灣毫無招架的送給對岸接收。 \n \n張善政認為,一個總統,不應透過政治手段強求歷史定位,應該設法建立民眾心裡長久的記憶與懷念。這樣,正面的歷史定位自然會隨之而來。

  • 民進黨想堵死兩岸協議

     行政院25日舉行行政立法協調會,達成共識,未來兩岸若簽署政治協議,須經國會雙重審查,並且經全國性公投通過後才能上路。 \n 依行政院的想法,須先經三分之二立委出席,並由三分之二立委同意後,才能啟動政治協議談判。談判達成的協議草案,須由四分之三立委出席,四分之三立委同意,才算真正定案。 \n 定案的協議草案還要經過全民公投,有效投票必須超過投票權人總額的半數,才能正式簽署。政治協議公投門檻,等於回到過去鳥籠公投的高門檻,過去的經驗是沒有公投案過得了這個門檻。 \n 至於何謂政治性協議,行政院發言人Kolas說,任何會衝擊台灣憲政及政治的協議都算,但相關「定義」並未入法,未來會再訂定施行細則,不過以《兩岸服貿協議》為例,其協議就算政治性協議。她也坦言,這樣的門檻是比修憲門檻更高。 \n 若連《兩岸服貿協議》都算是政治性協議,等同兩岸的協議幾乎都算是「政治性」。民進黨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就是要封殺兩岸簽署協議這條路。民進黨自己做不到的也不要國民黨做,這樣的政黨該被唾棄了。

  • 兩岸政治協商 比修憲還難

     行政立法協調會報25日討論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針對未來兩岸要簽署政治相關協議,必須通過比修憲門檻還要高的4道關卡,包括立法院同意草案內容、舉行聽證會、多數立委同意簽署協議、協議版本公投,最後才能由總統發布公告,允許相關機關簽署協議並換文。政院表示,像服貿協議對政治有衝擊及影響也適用。 \n 原訂將討論關於居住證等議題,因礙於時間有限,最後行政、立法部門僅對兩岸政治協商等相關條文達成共識,草案於28日(周四)送入行政院會討論,接著送進立院審議,希望趕在本會期內完成三讀。 \n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指出,這項修法是要落實總統蔡英文提出的四個必須、三道防護網,以建立民主防衛機制,簽署任何政治協議前,都必須經過國會雙審議,再加上人民公投同意,以高門檻方式來強化政治協商的民主監督機制。 \n 陸委會提出修法草案中規定,兩岸政治議題協商展開前90天,行政院須向立法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對憲政與政治的影響報告評估,須由2/3立委出席、出席立委2/3同意,才可以進行兩岸協商。協商過程中必須向立院報告協議過程,立法院也須對政治協議草案內容、對憲政衝擊等議題,舉行聽證會。 \n 兩岸政治協商結束後,向立法院提交協商結論,立法院3/4委員出席、3/4出席委員同意,兩岸協商的協議內容才算定案。行政院再把協議內容連同公投主文、理由書,交由中選會舉行公投,有效票必須達到國內18歲以上獲得投票權的公民,過半數同意後,由總統發布協議內容,並由主管機關與對岸簽署協議、換文。

  • 快評》民進黨想堵死兩岸協議

    行政院25日舉行行政立法協調會,達成共識,未來兩岸若簽署政治協議,須經國會雙重審查,並且經全國性公投通過後才能上路。 \n依行政院的想法,須先經三分之二立委出席,並由三分之二立委同意後,才能啟動政治協議談判。談判達成的協議草案,須由四分之三立委出席,四分之三立委同意,才算真正定案。 \n定案的協議草案還要經過全民公投,有效投票必須超過投票權人總額的半數,才能正式簽署。政治協議公投門檻,等於回到過去鳥籠公投的高門檻,過去的經驗是沒有公投案過得了這個門檻。 \n至於何謂政治性協議,行政院發言人Kolas說,任何會衝擊台灣憲政及政治的協議都算,但相關「定義」並未入法,未來會再訂定施行細則,不過以《兩岸服貿協議》為例,其協議就算政治性協議。她也坦言,這樣的門檻是比修憲門檻更高。 \n若連《兩岸服貿協議》都算是政治性協議,等同兩岸的協議幾乎都算是「政治性」。民進黨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就是要封殺兩岸簽署協議這條路。民進黨自己做不到的也不要國民黨做,這樣的政黨該被唾棄了。 \n

  • 兩岸協議簽署行政立法有共識 門檻難度高於修憲

    行政院今天舉行行政立法協調會報。針對兩岸關條例修正達成高度共識,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會後表示,對於兩岸政治協議的訂定,與會的共識是高於修憲門檻的「雙審議、人民公投」。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在會中也說,服貿協議就是屬於有重大政治衝擊的政治協議。 \n \nKolas轉述,陸委會重申是落實蔡總統的四個必要及三道防護網,依此建立民主防衛機制,簽署認識政治協議都必需要經過國會雙審議及人民公投。 \n \nKolas也說明雙審議一公投的內涵,也就是如果現在要進行政治議題協議 \n,政院要協商開始前九十天向立法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及對憲政及政治衝擊的影響評估,並經三分之二立委出席三分之二立委同意,才可以進行協商。 \nKolas表示,協商過程中負責協議機關,要在協議過程中向立法院適時報告,或立法院召集要求政院報告時,政院也要報告;協商後若有形成協議草案,政院要把協議送到立院審議,也要向立院報告憲政及政治衝擊影響評估;並在立院審查前立院要對協議有關憲政及政治衝擊舉行聽證;再由四分之三立委出席四分之三立委同意,兩岸協商版本才算定案,Kolas最後表示,在立院審議後,政院需將協議版本連同公投主文、理由書交由中選會進行全國公投。 \n被問到這樣的標準是否高於修憲門檻時,Kolas說的確是。 \n現行修憲規定是,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一提議,。四分之三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決議,才可提出憲法修正案。在公告半年後,經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二分之一。換句話說,依此版本,在當前政治環境下,幾乎任何執政黨都無法完成兩岸協商簽署。

  • 民調:逾四成民眾支持簽兩岸和平協議

    民調:逾四成民眾支持簽兩岸和平協議

    台灣競爭力論壇、新時代智庫22日發表民調顯示,44.8%台灣民眾支持台灣與大陸簽訂兩岸和平協議,高於33.4%的不支持;另外,有73.2%的民意贊成在國際組織監督下簽訂兩岸停戰協議,高於11.5%的不贊成。 \n \n台灣競爭力論壇理事長謝明輝公布民調表示,44.8%支持台灣與大陸簽訂兩岸和平協議,高於33.4%的不支持、21.8%無反應;46.4%認為台灣與大陸簽訂兩岸和平協議對台灣有利,高於35.3%不利、18.4%無反應;另外,有63.8%同意先簽服貿、貨貿,再簽兩岸和平協議,高於21.5%不同意、14.7%無反應;53.2%贊成簽訂兩岸和平協議後建立軍事互信機制,高於30.6%不贊成、16.2%無反應;73.2%贊成在國際組織監督下簽訂兩岸停戰協議,高於11.5%不贊成、15.2%無反應。 \n \n謝明輝主張,簽署兩岸和平協議應循序漸進:先簽訂服貿貨貿協議、恢復兩會協商交流、增加互信基礎後,再來談判簽訂和平協議。他也預估,2020年總統大選的主軸,將會圍繞著兩岸統獨的議題打轉,「九二共識」和「兩岸和平協議」會是藍綠雙方陣營攻防的重點。 \n \n文化大學大陸所教授龐建國則呼籲,應把把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納入公投,經過公開論辯,可以讓更多台灣民眾了解此中的是非曲直。他也提到,在歷經去年九合一選舉結果後,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崛起,象徵台灣民眾已經體會,唯有改善兩岸關係,才能「貨出去,人進來,發大財」;今年以來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都先後提到了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一事,可見藍營政治人物也感受到了民心變化,不再害怕被扣紅帽子。 \n \n新時代智庫總召集人蘇進強則提到,不管是稱「和平協議」或「停戰協議」,在兩岸局勢下是一體兩面,兩岸問題從國共內戰延伸自1950年至今。蘇進強也認為,一旦兩岸簽署和平協議,必然引起全球的關注,絕對不是「投降」或出賣台灣主權,更不是完全放棄國防,而是不再一味扮演美國在西太平洋「看門狗」的角色、減少無謂的軍備競賽投資,譲台灣經濟再度起飛。 \n \n新時代智庫發起人劉本善表示,從這次民調解讀,台灣民眾渴求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而且希望能在過去「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原則下,繼續簽署兩岸服貿協議、建立高雄自由貿易區,擴大兩岸互信及交流,最後則是在互信基礎下簽訂「兩岸和平協議」。從民調也顯見,民眾寄望於能在國際組織見證下,簽訂「軍事互信機制」。 \n \n該民調委託全國公信力民調公司,在3月17至19日進行,調查對象是設籍在台閩地區,年滿20歲的合格選民,並依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地區加權,以與母體比例相符。有效電訪樣本為1068份,在95%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為正負2.99%。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