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將軍的搜尋結果,共176

  • 宮廟國術隊摘11金 憂傳承斷層

    宮廟國術隊摘11金 憂傳承斷層

     恆春「大樹房觀林寺國術隊」是全台罕有宮廟武術隊,由宋江陣演變而來,早年還是由乩童起乩傳授武學,至今參加8次全國中正盃國術錦標賽拿下11面金牌,世界盃冠軍也奪過2次,但戰功彪炳仍不敵少子化造成的傳承大斷層。

  • 成立西北軍官班 考選優秀青年

    成立西北軍官班 考選優秀青年

     西昌撤守後,西昌警備總部警備團長邱純川力戰陣亡,朱師長不幸被俘,劉文輝恨之入骨,要求共軍解至成都殺害,死狀極慘,令人不勝扼腕唏噓。

  • 成立西北軍官班 考選優秀青年──胡宗南將軍風範(八)

    成立西北軍官班 考選優秀青年──胡宗南將軍風範(八)

    陸軍第一師自民國二十二年三月三日接替陝軍楊虎城所屬十七師孫蔚如部防務駐戍天水,至民國二十四年三月三日前往四川松潘茂縣剿共,前後兩年時間,對地方各項建設貢獻良多,茲將犖犖分述如後。

  • 胡氏與第一師淵源

    胡氏與第一師淵源

     甘肅同胞自民初以來,歷經軍閥蹂躪,盜匪橫行,天災人禍,交相煎迫,由於飽受軍隊騷擾,提及軍隊莫不談虎色變,一向是敬鬼神而遠避之。第一師到達天水後,大街小巷遍貼「第一師為解救西北民眾痛苦而來」、「第一師不拉伕、不徵糧、不派餉、現錢買賣、公平交易」等標語,最初,天水同胞對第一師的紀律,將信將疑。胡宗南將軍領軍甫抵天水,為立信於民,嚴令官兵在駐地未整理就緒前,一律在外露營,不許踏入民房一步,天水民眾對軍隊印象耳目一新。

  • 胡氏與第一師淵源──胡宗南將軍風範(七)

    胡氏與第一師淵源──胡宗南將軍風範(七)

    民國十四年,國民革命軍第一次東征,革命軍統帥黃埔軍校校長蔣公介石,在長平車站吟詩一首云:「親率三千子弟兵,鴟鴞未靖此長征,艱難革命成孤憤,揮劍長空涕淚橫。」詩中所稱「三千子弟兵」就是指參加東征的校軍教導第一、二兩團官兵而言,因為這兩個團的幹部及士兵,全係黃埔軍校的師生所組成,所以叫做校軍,也稱黨軍。第一團團長為何公(應欽)將軍,第二團團長為王茂如(柏齡)將軍,繼任為錢慕尹(大鈞)將軍。以後這兩個團隨著革命情勢的進展與需要編組成第一旅,「陸軍第一師」就是由教導第一、二團、第一旅在長期征戰奮鬥中所積儲精華擴編而成的勁旅,東征、北伐、剿共、抗戰、戡亂諸戰役中,始終扮演著重要角色,在國民革命軍陣營裡,可說是出身名門,是國軍中的一張王牌。至民國二十二年全國政令漸趨統一後,中央軍隊首先進駐西北者,就是這支勁旅。

  •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

     在媒體的印象中,鎮守大西北的胡宗南將軍,以其沉靜木訥恃才傲物,不喜與人交接為孤僻冷酷,故炫神奇。從不公開露面,接受記者訪問,不搞公共關係自我宣傳,除了一九四六年光復延安後接見京滬記者團外,戎馬一生,未曾見過任何報社的記者。

  •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胡宗南將軍風範(五)

    戎馬終生軍人式範──胡宗南將軍風範(五)

    胡宗南將軍一生廉介,立志做事,無私無我,見危授命,對領袖、長官絕對服從,不顧個人的榮辱,是一個接受命令的標準軍人;參與北伐、抗戰、戡亂無數戰役;尤其鎮守西北,光復延安,掩護中樞撤退,乃至大陳海上游擊,駐節澎湖,每每遭遇困境,卻無不達成任務,其不惜犧牲而配合全功的堅苦卓絕精神,尤足為軍人式範。

  • 藝術家孫瑩寶庚子個展 現場義賣捐公益

    藝術家孫瑩寶庚子個展 現場義賣捐公益

     著名書畫藝術家孫瑩寶個展於10月23日在台北市南昌路的孫立人將軍官邸舉辦開幕式,邀請多位政商名流到場祝賀:前中央警察大學校長刁建生、前台北教育大學校長莊淇銘、陸軍備役少將宋國煥將軍、立法委員李德維、台北市中正區長林聰明等都上台致詞。

  • 從格格到日本女間諜 老兵自曝19歲和川島芳子「奇遇記」

    從格格到日本女間諜 老兵自曝19歲和川島芳子「奇遇記」

    大陸國安機關繼「2018-雷霆行動」之後,再次實施「迅雷-2020」專項行動,針對台灣當局及其間諜情報機關重拳出擊。一時之間,間諜成為熱門話題。回顧民國時期,最著名的間諜就是川島芳子,有一老兵就回憶起,抗戰勝利後,他曾押解過川島芳子,更陪川島芳子上廁所的奇遇記。

  • 金門軍神李光前殉國日 鄉親迎金身遶境巡安

    金門軍神李光前殉國日 鄉親迎金身遶境巡安

    農曆9月8日是金門「軍神」李光前將軍的殉國紀念日,當地鄉親以虔敬心情作醮2天,永懷英烈碧血丹心。金寧鄉長楊忠俊與鄉親今(24)日下午簇擁軍裝金身遶境巡安,感念祂庇佑地方的德澤,沿途鑼鼓喧天,國旗隨風飄揚更是一大特色。

  • 李石曾留法開「中華飯店」救中國

    李石曾留法開「中華飯店」救中國

     這間豆腐廠,更獲當時法國總統蒞臨參觀,並親自品嚐所出產的豆腐,更讚不絕口,說李為法國人的餐桌上增添了美味。由於豆腐味道偏淡,不易讓吃慣起司、奶油的法國人懂得欣賞,為了推廣普及這種素食,李在1914年於巴黎開了第一間中國餐館「中華飯店」,並推出各種豆腐佳餚,如沙鍋豆腐、麻婆豆腐、涼拌豆腐、豆腐絲、豆腐乾等,讓「重口味」的洋人也較易欣賞豆腐。

  • 李石曾留法開「中華飯店」救中國──從餐桌看政治(六)

    李石曾留法開「中華飯店」救中國──從餐桌看政治(六)

    因此大燴菜,也成了這些老幹部眼中,周家的招牌菜。

  • 政壇流星 只知權謀、圖享樂

    政壇流星 只知權謀、圖享樂

     太平公主是一個為維護李唐王朝立了大功的人。這從她的履歷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武則天晚年,政局不明朗,太平公主參與神龍政變,擁立中宗,確保了武周政權向李唐的回歸。中宗暴薨,她又策劃了唐隆政變,消滅了妄圖改朝換代的韋皇后,擁立唐睿宗李旦。可以說,太平公主的兩次出手確保了皇位在李唐皇室中的繼承,大唐王朝能夠薪火相傳,綿延近三百年,有太平公主的功勞。

  • 政壇流星 只知權謀、圖享樂────太平公主和她的時代(六)

    政壇流星 只知權謀、圖享樂────太平公主和她的時代(六)

    第二,太平公主的政治實力不如武則天。武則天在當皇帝之前,已經當了二十八年的皇后和五年的太后。她一生一直致力於培養官員,所以從中央到地方,從軍隊到政府,到處都是她安插的人手,她把這個帝國控制得很穩。而且因為她長期參政執政,用人得法,惠民有方,所以在官民之中已經樹立了牢不可破的威信,人們很習慣她的統治,也很認同她的統治。太平公主就不同了。她雖然從武則天晚年就開始參政,此後勢力節節攀升,直到在睿宗一朝達到巔峰;但是,睿宗當皇帝的時間只有兩年,再加上當太上皇繼續掌權的一年,也不過三年時間。在這三年之中,太平公主雖然勢力強盛,號稱「七位宰相,五出其門」,但是她所能控制的官員其實很有限,僅僅限於最高層,缺乏真正的社會基礎,這樣的控制是不穩定的。因此,當李隆基發動先天政變,消滅了追隨太平公主的宰相和將軍後,她也就再無還手之力了。

  • 國民黨若想東山再起...他曝這群人將是重點!

    國民黨若想東山再起...他曝這群人將是重點!

    國民黨在2020總統及立委雙雙慘敗,改革聲浪又起!對此,蘆洲李宅古蹟維護文教基金會、李友邦將軍紀念館董事長李力群認為,若國民黨想東山再起,黨內必須有一個團體,且必須是「韓國瑜們」,要像韓一樣有膽量,懂得用庶民政策來貼進民心,用庶民的語言訴諸九二共識,才能把氣勢帶上來。 \n \n國民黨大選慘敗後,選出改革派的新主席,成立改革委員會,並於日前提出新的兩岸關係論述。未料,黨主席江啟臣在改革委員會「兩岸論述」組的建議結論中,表明「九二共識是過去扮演兩岸求同存異的重要工具」。此番言論引來前總統馬英九、前主席吳敦義以及連戰表達不滿。據《中評社》報導,李力群不認為江啟臣現在推動黨改能重新贏回執政權,他說國民黨現在需要的,是一群「韓國瑜們」。 \n \n李力群表示,國民黨想東山再起,黨內必須有一個「韓國瑜們」的團體,要像韓一樣有膽量,懂得用庶民政策來貼進民心,並用庶民的語言訴諸「九二共識」,粉碎民進黨顧主權的謊言與扣紅帽,並全力抨擊民進黨政府的酬庸、貪腐。他說這群「韓國瑜們」不僅可以拉年輕選票,也能保住深藍選民。

  • 丹心

    丹心

    漢武帝天漢二年(西元前99年),一支5000人的漢軍沒於塞外,主將李陵投降匈奴。司馬遷為李陵辯護,觸怒漢武帝,被處以宮刑。 \n這是司馬遷人生最大的災難,但《史記》中對李陵事件的記敘只有寥寥兩三百字。為瞭解這個改變太史公命運的人,我們只能看看班固在《漢書》中的描寫了。 \n少年時代的李陵,工作在宮禁內,等於是在漢武帝身邊成長起來的。他的好朋友霍光和上官桀,也都是漢武帝晚年最信任的人─李陵的朋友圈,正是和漢武帝關係最親密的那個小圈子。 \n天漢二年,貳師將軍李廣利率領3萬騎兵從酒泉出擊在天山活動的匈奴右賢王。漢武帝想讓李陵為李廣利押送輜重。李陵主動請命,想獨立帶領一支部隊,去分散單于的兵力。 \n漢武帝提醒李陵,這次軍事行動規模很大,已經沒有騎兵再分撥給他了。幾年前,漢朝遠征大宛,戰馬幾乎消耗光了,而新奪得的大宛馬是珍貴的種馬,這時還不能派上前線。 \n但李陵毫不畏懼,稱自己不需要騎兵,「願以少擊眾,步兵五千人涉單于庭」。這雄壯的氣概打動了漢武帝,但他仍然覺得過於冒險,於是詔令強弩都尉路博德率兵中途接應李陵軍。 \n路博德是一員老將,當年曾以伏波將軍的身分平定南越,羞於為初出茅廬的李陵做後援。於是,他上奏說,現在匈奴秋高馬肥,不宜和他們作戰,希望和李陵等到來年春天再出擊,他們二人各帶5000名騎兵,一定可以生擒單于。 \n這份上奏卻激怒了漢武帝,他認為是李陵不願出戰,教唆路博德這樣推辭。於是,他交給路博德另外一個任務,而讓李陵立刻出擊。 \n這個決策過程,漢武帝和李陵都沒有錯─這不是善與惡之間的衝突,而是善與善之間的誤會。 \n於是,李陵帶著他的5000名步兵從居延出發,向北行進了30天,在浚稽山紮營。浚稽山是匈奴的重要據點,據有的學者推斷,應該是今天杭愛山脈東端的某座山。這裡和居延之間的直線距離大約為500公里。對於一支攜帶著往返輜重─包括至少60天的食物,足夠的飲用水,以及大型弓弩和大量箭矢等物資的步兵,這個行軍速度相當可觀。 \n李陵把經過的山川地形畫成地圖,派人回長安彙報了軍情,漢武帝非常高興。但就在這時,李陵遭遇了匈奴單于親自率領的3萬騎兵。 \n3萬人對5000人,騎兵對步兵,戰爭結果本該毫無懸念,但匈奴人被李陵殺得大敗。於是單于增兵,以總計8萬騎兵再次發動攻擊。兵力如此懸殊,李陵只能一邊作戰,一邊向南撤退。 \n這場戰役被班固寫得精彩紛呈,他深諳敘事技巧。李陵能否成功脫身?他總是不斷給讀者希望的曙光,然後又無情地掐滅它。 \n李陵終於從匈奴俘虜口中得到一個好消息。單于已經越追越恐懼,他在心中盤算:這樣一支人單勢孤的步兵,憑什麼可以和我軍力戰這麼久?莫非是想把我吸引到漢朝邊塞,然後大舉圍攻?匈奴的貴族也在猶豫:前方還有四五十里才到開闊地帶,可以再猛攻一次,如果還不能成功,就撤兵。 \n也就是說,漢軍只要撐過這個地帶就安全了。李陵全軍上下應該都精神為之一振,於是又是一天數十回合的激戰,殺傷了匈奴2000餘人。 \n但就在單于要撤兵的時候,李陵軍中出了叛徒,把軍情全部泄露給單于:漢朝的援軍,是不存在的;李陵軍中的箭矢,也快用盡了。 \n於是單于放膽全力進攻,截斷了李陵的歸途,利用騎兵的速度優勢搶占了全部有利地形,四面八方箭如雨下。李陵的部隊也竭力還擊,班固在這裡提供了一個驚人的數位,「一日五十萬矢皆盡」。 \n漢代的箭鏃每支重量不低於17克,50萬矢意味著光是打造這些箭鏃,至少需要8500千克的銅或者鐵。如果以銅計算,漢代鑄造銅錢,平均每年用銅816.7噸,這一天射掉的銅就超過了全年用量的1%;如果以鐵計算,漢代的生鐵產量現在沒有統計數據,但肯定不會超過唐代,唐代的生鐵年產量也不過1200噸,所以這一天射出去的鐵,是唐代生鐵日產量的2.59倍。 \n這個細節說明什麼?「五十萬矢」是一筆鉅資,李陵的部隊如此精銳,不僅是他本人精心調教的結果,也離不開漢武帝的鉅額投入─這絕不是一支被皇帝隨意拋棄的軍隊。 \n但最終,這支部隊還是陷入絕境。李陵長歎:「如果再有幾十支箭,我們就可以脫身了!」又說:「無面目報陛下!」於是,他向匈奴人投降了。這時候,李陵距離漢朝的邊塞只有百餘里,大漢的亭障已遙遙在望。 \n剛得到李陵投降的消息時,漢武帝非常憤怒,但慢慢平息後,還有點兒自責,當初李陵出塞,他就應該派路博德去接應他。他甚至考慮,李陵是不是假投降,暗中圖謀大事。 \n漢武帝派公孫敖率軍深入匈奴,設法接李陵回來,卻不幸得到這樣的情報:「我抓到了俘虜,他告訴我李陵在為單于訓練軍隊,所以我一無所獲。」 \n這下漢武帝真的憤怒了,殺了李陵的母親、兄弟、妻子、兒女。李陵的壞名聲傳播開來,從此,隴西的士大夫提起李氏都感到羞恥。 \n後來,漢朝的使者到了匈奴,李陵憤怒地質問他:「我為了漢朝率領5000人橫行匈奴間,因為沒有救兵才失敗,我有什麼對不起漢朝的地方,為何要殺我全家?」使者說:「因為我們聽說,你在為匈奴練兵!」 \n李陵立刻就明白了:「那是李緒,不是我!」李緒是一個投降匈奴的漢朝都尉。於是可知,公孫敖當時倒不是誣陷李陵,而是聽信了錯誤的情報。憤怒的李陵派人刺殺了李緒,從此也斷了回漢朝的心思。不過,他並不和匈奴單于在一起,而是常在外面獨自行動,好像草原上的一匹獨狼。 \n總而言之,班固講述了一個沒有反面角色的故事,是命運之手的撥弄,造成了悲劇。他很清楚,絕不能簡單粗暴地否定、批判李陵,那會讓無數在邊疆浴血奮戰的將士寒心;把李陵塑造成一個悲情人物,反而有利於維護皇帝的權威。 \n而更能展示班固修史才華的,不是對歷史事件的敘述方式,而是對史料的組合─他把李陵和蘇武寫在了同一篇傳記裡。 \n李陵兵敗的前一年,蘇武出使匈奴,本來意在和談,卻被莫名其妙地捲入一場政變。從此,蘇武被匈奴羈押,受盡磨難,卻始終持漢節不改。 \n當初,蘇武與李陵都是皇帝身邊的侍中。李陵投降匈奴後,不敢去見蘇武,直到許多年後,單于讓李陵去勸降,兩個人才終於見面。 \n眾所周知,勸降的套路,是先否認自己的意圖,慢慢敘舊,說到動情處,再把要對方投降的目的說出來。但李陵沒有這樣做,他身上仍然閃耀著軍人的銳氣和磊落。他一開口就說:「單于聽說我和你素來交情深厚,所以讓我來勸你歸降。拋開別的想法,聽我說吧。」 \n李陵滔滔不絕,將胸中多年的積鬱一吐為快。他說起自己剛投降時,「忽忽如狂,自痛負漢」。李陵又說起蘇武一家這些年來遭遇的不幸,漢朝不但虧欠我李陵,更虧欠你蘇武。他還說漢武帝晚年多麼昏聵殘暴,多少大臣無罪被殺。 \n班固把李陵的臺詞詳細地寫下來,歸根結底,是一種泱泱大國的自信─一個疆域廣大、人口眾多的國家,難免有人被虧欠,要讓受委屈的人說話。 \n然後,蘇武開口了,表達的意思非常簡單:你不必跟我講紛繁的事實、複雜的道理,歸根結底只有一件事─任何事情都無法動搖我對漢朝的忠誠。 \n李陵被蘇武的忠誠震懾住了,感歎說,自己的罪過「上通於天」。他後來只和蘇武見過兩次面:一次是告訴蘇武漢武帝去世的消息,蘇武向南號哭,嘔出血來;另一次就是漢昭帝時代,在複雜的交涉後,匈奴終於同意放蘇武回漢朝,李陵來給蘇武送行,也是訣別。 \n這時候,李陵又一次想起,如果不是漢武帝殺了自己全家,自己在匈奴舉大事,也可以光榮地回去。李陵對蘇武說:「今足下還歸,揚名於匈奴,功顯於漢室,雖古竹帛所載,丹青所畫,何以過子卿!」這話裡包含著痛悔、遺憾、羨慕、景仰…無數情緒交織在一起。 \n終究,沒有任何偉業,可以和做一個忠臣相比。這些話出自李陵之口,比出自其他任何人,都更有震撼性和說服力。 \n這就是班固的春秋筆法:允許不同立場的人發出聲音,好彰顯寬容;同時把主流的音量調到最大,穩穩把控導向。 \n最後說回班固的「同行」司馬遷,這兩位偉大的史學家,打個不恰當的比方,有點兒像林黛玉和薛寶釵:林黛玉可愛,但這種可愛往往和正確無關;薛寶釵正確,而她尤其高明處,在於立場正確而態度並不僵化。 \n(本文摘自《讀者雜誌 7月號》)

  • 公主自縊、太上皇釋權 終結二元政治

    公主自縊、太上皇釋權 終結二元政治

     三天之後,逃亡的太平公主也自縊而死,整個政變大功告成。隨著這場驚心動魄的先天政變的結束,唐朝的二元政治局面終於結束。李隆基擺脫有名無實的尷尬地位,成為名副其實的真皇帝,這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唐玄宗。這一年,距離武則天退位已經過去八年,距離李隆基誅殺韋后已經整整過去三年。 \n 第一類,親戚。包括李隆基的兩個弟弟岐王范和薛王業,還有李隆基的大舅子王守一。很顯然,李隆基敦睦兄弟的舉動結出豐碩的成果,現在關鍵時刻,兩個弟弟都成了他的政治盟友。俗話說,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兩個弟弟加盟,對李隆基自然是莫大的支持。 \n 高力士主動傾心相交 \n 第二類,奴僕。包括我們早就提到過的王毛仲、李宜德,還有宦官高力士。這高力士又是何許人呢?他可是唐朝歷史上最著名的宦官,一生經歷非常傳奇。他原本姓馮,出身於嶺南的世襲酋長之家,嶺南歷史上著名的女政治家冼夫人就是他的六代祖母。馮家在嶺南赫赫揚揚已近百年,但是,到武則天時期卻遭到大難。武則天為了稱帝,大肆誅殺政治對手,雄踞嶺南的馮家也被捲入謀反案中,成年男子全被殺了。只有十歲的高力士(當時還叫馮元一)因為年幼被從輕發落,慘遭閹割,改名力士,進宮當宦官。唐朝的宦官流行認乾兒子,有一個姓高的宦官看中小力士,收養了他,從此,嶺南馮酋長家飛揚跋扈的小公子也就成了長安宮廷裡屈身侍人的高力士。雖然遭遇這麼大的變故和挫折,雖然身居賤位,可是,也許馮家家族的遺傳基因太優秀了吧!高力士在政治方面還是非常敏銳。中宗一朝,他冷眼旁觀,看出臨淄王李隆基非同凡俗,於是主動和他傾心相交,也算是慧眼識英雄。李隆基當上皇帝後,他也就被提拔為內給事,成為一個五品的中級宦官。現在,在歷史的轉折時刻,他再一次決定追隨唐玄宗。 \n 第三類,親信。包括剛剛提到過的王琚,還有姜皎、李令問等等,這都是玄宗的好哥們兒,政治上也非常可靠。 \n 此時的李隆基雖然貴為天子,但是最重要的權力仍然掌握在太上皇李旦的手中,而太平公主也有一大批強有力的支持者。面對這樣的政治敵手,李隆基能夠奪取權力嗎?太上皇李旦和太平公主,會讓李隆基徹底翻身嗎? \n 混亂中保護睿宗 \n 先天二年七月三日,也就是所謂的太平公主預謀政變的前一天,李隆基和王毛仲、王琚等人率領著三百騎兵大大方方地走出平時辦公的武德殿,進入禁軍駐地虔化門,以皇帝名義召見追隨太平公主的兩名羽林將軍。兩人不知有變,馬上晉見。可是,才剛來到李隆基面前,只見寒光一閃,兩位將軍的腦袋就滾落在地。解決了兩名禁軍將領,整個禁軍也就被李隆基控制了。解決了禁軍問題,李隆基馬上率領人馬來到朝堂。劍鋒所指,蕭至忠等幾位宰相也當場斃命。這樣一來,政府也被控制了。整個政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完成得乾淨俐落,體現李隆基的果決風格。到此為止,太平公主安插在軍政系統的黨羽就算是被剷除了。 \n 我們曾說過,當時政壇的主要矛盾已經從李隆基和太平公主的矛盾變為李隆基和太上皇李旦的矛盾。因此,剷除太平公主的黨羽還不夠,關鍵還要解決太上皇的問題。李隆基從北到南一路廝殺過來,當然早有人給太上皇李旦報信去了。大敵當前,容不得多想,既然皇帝從北邊打來,那太上皇只能是向南逃了。逃到哪裡呢?逃到承天門城樓上。這承天門是唐朝宮城的正南門,也算易守難攻。所以李旦選擇在那裡避難。 \n 那麼,太上皇是不是就一個人逃跑呢?當然不是。誰跟著他呢?郭元振。他是宰相集團中第二位不依附太平公主的宰相。說起郭元振,可是唐朝歷史上的一個奇人。他是武則天時期踏上仕途的,先是一個小小的縣尉,屬於父母官。但是,這個父母官不僅不愛護百姓,反倒四處掠奪自己的子民,甚至綁起來送給自己的朋友當奴隸。這可太離奇了。有人告到武則天那裡,武則天也很好奇,召見郭元振,想問個究竟。和郭元振談了一陣子,武則天發現,郭元振是個落拓不羈的奇男子,講義氣,有膽量,讓他當縣尉,既糟蹋縣尉這個職務,也糟蹋郭元振這個人才。他真正的崗位應該在戰場上。乾脆,讓他當將軍,帶兵打仗吧!於是,就因為武則天知人善任,郭元振成了赫赫有名的大將軍,在西北和北方邊陲屢立戰功。唐睿宗李旦當上皇帝之後,把他也提拔為宰相,同時兼任兵部尚書。所以說,郭元振和魏知古一樣,也是太上皇的人。但是,郭元振雖然是太上皇提拔的,但是在政治大節上可並不糊塗。在朝廷待一陣子後,他早就看清形勢,在太上皇和皇帝之間,還是皇帝代表著政治的希望。因此,他也傾向於李隆基。 \n 那麼,郭元振這時候追隨太上皇左右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想,首先得承認,他是在保護太上皇。太上皇對郭元振不薄,混亂中保護睿宗,也算是知恩圖報。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說過,從政治立場上講,郭元振認可李隆基。在這種情況下,保護其實就帶有脅迫的色彩。眼看著李隆基的部隊已經把承天門樓包圍起來,郭元振對太上皇李旦說:皇帝是奉您的命令誅殺逆臣竇懷貞等人,您不用害怕!一句話,既給李隆基一個臺階;另一方面,也點醒太上皇李旦,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只能承認既成事實!聽了郭元振的話,李旦長嘆一聲,不再抵抗。 \n 第二天,太上皇李旦下誥:「自今軍國政刑,一皆取皇帝處分。朕方無為養志,以遂素心。」宣布徹底退休放權。到此為止,太上皇與皇帝之間的顛峰對決,以李隆基的勝利而告終。 \n 三天之後,逃亡的太平公主也自縊而死,整個政變大功告成。隨著這場驚心動魄的先天政變的結束,唐朝的二元政治局面終於結束。李隆基擺脫有名無實的尷尬地位,成為名副其實的真皇帝,這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唐玄宗。這一年,距離武則天退位已經過去八年,距離李隆基誅殺韋后已經整整過去三年,距離他當皇帝也有一年半之久了。(待續)

  • 巔峰對決 預謀剷除太平公主勢力

    巔峰對決 預謀剷除太平公主勢力

     李隆基想要通過政變對付的固然是太平公主的黨羽,但他們同時也都是太上皇李旦任命的宰相。換言之,李隆基真正想要推翻的,不是具體的哪個宰相,而是太上皇李旦把持的最高權力! \n 上一回我們講到,在李隆基和太平公主鬥法的過程中,唐睿宗李旦為了維護政治的穩定,做出自我犧牲,主動傳位,讓李隆基當了皇帝。為此,我們還特別表彰一下唐睿宗的一顆公心。但是,我們也要知道,人性是非常複雜的。做出傳位的決定之後,唐睿宗又覺得失落了。畢竟他這個皇帝才當了兩年,就這樣把權力交出去,無論如何有些不甘心。怎麼辦呢?李旦私心一動,乾脆,退位不退休,保留一部分權力吧!保留什麼權力呢?李旦提出來了,太上皇和皇帝得分工,三品以上官員的任免和重大的政治軍事問題都歸太上皇管,其餘的事情才由皇帝決定。 \n 初謀政變毫無實權 \n 自己收回不少權力,李旦還替妹妹覺得委屈。本來是兒子和妹妹鬥,他把帝位傳給兒子,對不起妹妹啊!另外,如果妹妹有勢力,兒子李隆基也會受到制約,自己仍然可以居中找平衡,退休生活也就更加精采。就在這種微妙的心理支配之下,唐睿宗開始加大對妹妹的扶持力度。自己不是掌握著三品大員的任免權嗎?以後妹妹有什麼人事要求,就盡量滿足吧!李旦有這種想法,太平公主自然是當仁不讓,加緊往重要崗位上安插人手。沒過多久,政府裡宰相的位置大部分都被太平公主的黨羽占據。李隆基雖然貴為皇帝,其實權力有限,誰也指揮不動。 \n 出現了這種情況,李隆基是什麼感想呢?本來,李隆基受夾板氣也不是一天兩天,整個太子階段就是這樣度過的。那時候,他的策略一向都是隱忍。但是,這時候,他覺得受不了了。因為他當皇帝了。中國古代講名至實歸,有了名,人就會追求名背後的實;而且,名頭大了,人的膽子也會變大。所以,李隆基的忍耐度一下子就達到極限。 \n 不光李隆基的忍耐度達到了極限,他手下人的忍耐度也達到了極限。當初提著腦袋參加政變,為的就是功名富貴,本來以為李隆基當了皇帝,他們也能跟著雞犬升天,沒想到皇帝自己都受制於人,他們這些跟班的就更得不到什麼實惠了。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這讓功臣們很失落。尤其是最具政治頭腦的軍師劉幽求,不僅是李隆基的高參,而且在唐睿宗當皇帝的過程中也立了大功,對兩代皇帝都有功,所以,自視甚高,每每以首席功臣自居。現在李隆基當了皇帝,他這個首席功臣理應直接晉升為首席宰相吧?可是沒想到人事安排一出來,他是當了宰相,可是位置並不靠前。前面的位置全讓太平公主的人占了。這讓劉幽求非常失望。怎麼辦呢?劉幽求不是政變起家嗎?在他看來,政變是最簡單可行的辦法了。不如再搞一場政變,把太平公主搞掉算了,否則,皇帝的人馬永無出頭之日! \n 有了想法,就要考慮具體的謀畫。怎麼政變呢?這個劉幽求輕車熟路。政變需要軍隊的支持,而此時北衙禁軍羽林軍的將軍就是玄宗李隆基在潞州結交的豪傑張暐。張暐當羽林將軍,這是李隆基當皇帝之後的人事任命。讓自己的故人控制禁軍,也可以看出李隆基維護統治的一番苦心。現在既然要謀畫政變,劉幽求便找到張暐,跟他如此這般說了一通。張暐新近受到皇帝的提拔,立功心切,當即慨然允諾。 \n 七位宰相 五出其門 \n 兩個人商量好之後,張暐就來找李隆基。跟他說:「竇懷貞、崔湜、岑羲皆因公主得進,日夜為謀不軌。若不早圖,一旦事起,太上皇何以得安!請速誅之。臣已與幽求定計,惟俟陛下之命。」那麼,李隆基聽了他的政變主張,會怎麼反應呢?我們剛說過,李隆基此刻畢竟已經是皇帝,身分一變,底氣也足了不少,不由得就有點冒進。想也沒想,就立刻認可了他們的想法。但是,讓他們回去從長計議,好好商量方案。李隆基這次出手會改變大唐王朝的政治面貌嗎? \n 李隆基君臣謀畫的這場政變成功了嗎?沒有。不僅沒成功,而且沒等發動,就流產了。怎麼回事呢?張暐洩密了。張暐此前沒有政變的經驗,對於保密工作的重要性認識不夠。沒過兩天,他就把這件事洩露給侍御史鄧光賓。眼看事情敗露,李隆基大驚失色,因為他的準備工作還沒有做好呢!無奈之下,他趕緊先發制人,上奏說劉幽求和張暐離間骨肉,把這兩個人都流放到嶺南。劉幽求和張暐的位子一空出來,太平公主馬上派人來「填空」了。就在劉幽求走後,太平公主在政府裡的勢力達到「七位宰相,五出其門」的程度。在軍隊這邊,張暐一走,兩個羽林將軍也都投靠太平公主。軍政大權在握,太平公主的勢力簡直如日中天。 \n 那麼,我們怎麼評價這次流產的政變呢?表面看來,這場政變還是此前李隆基和太平公主矛盾的延續,演對手戲的也還是這兩個人。但事實上,這場政變的性質已經變了,變成太上皇李旦與皇帝李隆基之間的矛盾。因為李隆基想要通過政變對付的固然是太平公主的黨羽,但他們同時也都是太上皇李旦任命的宰相。換言之,李隆基真正想要推翻的,不是具體的哪個宰相,而是太上皇李旦把持的最高權力!這樣一來,這場未遂政變的意義可就重大了。首先,它揭示了當時最深刻的矛盾,那就是皇帝和太上皇對最高權力的爭奪。在中國古代,皇權具有獨尊性,也只有皇權獨尊,才能有穩定的政治秩序?而當時,皇權被太上皇和皇帝兩支力量分割,由此造成了一種二元權力結構。這種二元結構實際上是一種不穩定的政治結構。它具有先天的缺陷,必然不能長久。所以,李隆基的政變,其實就是一場爭奪最高權力的顛峰對決。(待續)

  • 巔峰對決 預謀剷除太平公主勢力──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八)

    巔峰對決 預謀剷除太平公主勢力──唐玄宗叱吒一生功與過(八)

    上一回我們講到,在李隆基和太平公主鬥法的過程中,唐睿宗李旦為了維護政治的穩定,做出自我犧牲,主動傳位,讓李隆基當了皇帝。為此,我們還特別表彰一下唐睿宗的一顆公心。但是,我們也要知道,人性是非常複雜的。做出傳位的決定之後,唐睿宗又覺得失落了。畢竟他這個皇帝才當了兩年,就這樣把權力交出去,無論如何有些不甘心。怎麼辦呢?李旦私心一動,乾脆,退位不退休,保留一部分權力吧!保留什麼權力呢?李旦提出來了,太上皇和皇帝得分工,三品以上官員的任免和重大的政治軍事問題都歸太上皇管,其餘的事情才由皇帝決定。 \n \n初謀政變毫無實權 \n自己收回不少權力,李旦還替妹妹覺得委屈。本來是兒子和妹妹鬥,他把帝位傳給兒子,對不起妹妹啊!另外,如果妹妹有勢力,兒子李隆基也會受到制約,自己仍然可以居中找平衡,退休生活也就更加精采。就在這種微妙的心理支配之下,唐睿宗開始加大對妹妹的扶持力度。自己不是掌握著三品大員的任免權嗎?以後妹妹有什麼人事要求,就盡量滿足吧!李旦有這種想法,太平公主自然是當仁不讓,加緊往重要崗位上安插人手。沒過多久,政府裡宰相的位置大部分都被太平公主的黨羽占據。李隆基雖然貴為皇帝,其實權力有限,誰也指揮不動。 \n出現了這種情況,李隆基是什麼感想呢?本來,李隆基受夾板氣也不是一天兩天,整個太子階段就是這樣度過的。那時候,他的策略一向都是隱忍。但是,這時候,他覺得受不了了。因為他當皇帝了。中國古代講名至實歸,有了名,人就會追求名背後的實;而且,名頭大了,人的膽子也會變大。所以,李隆基的忍耐度一下子就達到極限。 \n不光李隆基的忍耐度達到了極限,他手下人的忍耐度也達到了極限。當初提著腦袋參加政變,為的就是功名富貴,本來以為李隆基當了皇帝,他們也能跟著雞犬升天,沒想到皇帝自己都受制於人,他們這些跟班的就更得不到什麼實惠了。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這讓功臣們很失落。尤其是最具政治頭腦的軍師劉幽求,不僅是李隆基的高參,而且在唐睿宗當皇帝的過程中也立了大功,對兩代皇帝都有功,所以,自視甚高,每每以首席功臣自居。現在李隆基當了皇帝,他這個首席功臣理應直接晉升為首席宰相吧?可是沒想到人事安排一出來,他是當了宰相,可是位置並不靠前。前面的位置全讓太平公主的人占了。這讓劉幽求非常失望。怎麼辦呢?劉幽求不是政變起家嗎?在他看來,政變是最簡單可行的辦法了。不如再搞一場政變,把太平公主搞掉算了,否則,皇帝的人馬永無出頭之日! \n有了想法,就要考慮具體的謀畫。怎麼政變呢?這個劉幽求輕車熟路。政變需要軍隊的支持,而此時北衙禁軍羽林軍的將軍就是玄宗李隆基在潞州結交的豪傑張暐。張暐當羽林將軍,這是李隆基當皇帝之後的人事任命。讓自己的故人控制禁軍,也可以看出李隆基維護統治的一番苦心。現在既然要謀畫政變,劉幽求便找到張暐,跟他如此這般說了一通。張暐新近受到皇帝的提拔,立功心切,當即慨然允諾。 \n \n七位宰相 五出其門 \n兩個人商量好之後,張暐就來找李隆基。跟他說:「竇懷貞、崔湜、岑羲皆因公主得進,日夜為謀不軌。若不早圖,一旦事起,太上皇何以得安!請速誅之。臣已與幽求定計,惟俟陛下之命。」那麼,李隆基聽了他的政變主張,會怎麼反應呢?我們剛說過,李隆基此刻畢竟已經是皇帝,身分一變,底氣也足了不少,不由得就有點冒進。想也沒想,就立刻認可了他們的想法。但是,讓他們回去從長計議,好好商量方案。李隆基這次出手會改變大唐王朝的政治面貌嗎? \n李隆基君臣謀畫的這場政變成功了嗎?沒有。不僅沒成功,而且沒等發動,就流產了。怎麼回事呢?張暐洩密了。張暐此前沒有政變的經驗,對於保密工作的重要性認識不夠。沒過兩天,他就把這件事洩露給侍御史鄧光賓。眼看事情敗露,李隆基大驚失色,因為他的準備工作還沒有做好呢!無奈之下,他趕緊先發制人,上奏說劉幽求和張暐離間骨肉,把這兩個人都流放到嶺南。劉幽求和張暐的位子一空出來,太平公主馬上派人來「填空」了。就在劉幽求走後,太平公主在政府裡的勢力達到「七位宰相,五出其門」的程度。在軍隊這邊,張暐一走,兩個羽林將軍也都投靠太平公主。軍政大權在握,太平公主的勢力簡直如日中天。 \n那麼,我們怎麼評價這次流產的政變呢?表面看來,這場政變還是此前李隆基和太平公主矛盾的延續,演對手戲的也還是這兩個人。但事實上,這場政變的性質已經變了,變成太上皇李旦與皇帝李隆基之間的矛盾。因為李隆基想要通過政變對付的固然是太平公主的黨羽,但他們同時也都是太上皇李旦任命的宰相。換言之,李隆基真正想要推翻的,不是具體的哪個宰相,而是太上皇李旦把持的最高權力!這樣一來,這場未遂政變的意義可就重大了。首先,它揭示了當時最深刻的矛盾,那就是皇帝和太上皇對最高權力的爭奪。在中國古代,皇權具有獨尊性,也只有皇權獨尊,才能有穩定的政治秩序。而當時,皇權被太上皇和皇帝兩支力量分割,由此造成了一種二元權力結構。這種二元結構實際上是一種不穩定的政治結構。它具有先天的缺陷,必然不能長久。所以,李隆基的政變,其實就是一場爭奪最高權力的顛峰對決。(待續) \n \n

  • 貴公子擁軟實力 重拳打垮韋皇后

    貴公子擁軟實力 重拳打垮韋皇后

     在歷史的選擇面前,軟實力並不軟,相反,依靠軟實力取勝的李隆基剛一出手,就是一記重拳。這只重拳打垮了韋皇后,也打掉了懸在李唐宗室頭上的利劍。 \n 把幾個將軍解決完,葛福順這才大叫起來:韋皇后毒死先帝,想要篡權!今夜我們就要給先帝報仇,立相王當皇帝!誰要是三心二意,幫助逆黨,我會株連三族,絕不輕饒!葛福順也是萬騎的老長官了,平時威望很高,再加上韋皇后派來的幾個將軍濫用刑罰,早就失了人心,現在眼看著幾個將軍的首級都在葛福順手裡,萬騎和飛騎的士兵紛紛表態,堅決跟著葛將軍!這樣,兩支禁軍就算爭取過來了。 \n 清理宗族和黨羽 \n 那麼,這一步是不是冒險呢?相當冒險。試想,如果韋皇后派去的幾個將軍防範嚴密一點,葛福順沒有順利得手;或者雖然殺死了幾個將軍,但是士兵們並不擁護葛福順,那形勢不就危險了嗎?可是,歷史事實就是,這兩種危險都沒有發生,葛福順非常輕鬆地就拿下了軍隊。這樣一來,政變的第二個考驗又順利通過。 \n 安撫好士兵之後,葛福順把三顆人頭拿給李隆基,李隆基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半,他馬上做出下一步部署:自己坐鎮玄武門指揮,葛福順和陳玄禮兵分兩路,殺進宮去。 \n 為什麼李隆基不跟他們一起往裡殺啊?因為,到這個時候,他們又面臨政變的第三個考驗了。就是能否打得過府兵。我們說過,當時韋皇后安排在長安的軍事力量一共有三支:一支萬騎,一支飛騎,還有一支是府兵。從素質上講,也許萬騎和飛騎戰鬥力更強;從人數上講,府兵更占優勢。現在,萬騎和飛騎算是搞定了,但是,他們能否打敗人數眾多的府兵呢?李隆基仍然沒有把握,所以,他安排葛福順和陳玄禮先帶兵殺進去。如果順利,他再跟進,反過來,如果不順,他可能就另做打算了。那麼,這兩支軍隊進展到底順不順利呢?史書沒有詳細的記載。但是,從進軍速度推算,兩軍的進展還是相當順利的。李隆基不是在二更才開始行動的嗎?到三更的時候,葛福順和陳玄禮的兩支軍隊已經在宮裡勝利會師了,換言之,他們一路根本沒遇到特別有效的抵抗。韋皇后安排的那麼多府兵都哪裡去了?倒戈了。按照《資治通鑑》的記載,這些府兵「聞噪聲,皆被甲應之」,直接在陣前起義了。為什麼府兵會陣前倒戈呀?這就叫天意民心。李唐王朝自從高宗後期就陷入動蕩之中,現在,人心思定,對韋皇后那一套不感興趣了!這樣一來,政變的第三個考驗也順利通過。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聽到兩軍勝利會師的歡呼聲,李隆基也帶人殺進宮來。三路人馬匯合之後,更是勢如破竹,頃刻之間,無論是倉皇逃跑的韋皇后、對鏡畫眉的安樂公主,還是故作鎮定、首鼠兩端的上官婉兒,都灰飛煙滅。 \n 眼看著宮裡的廝殺告一段落,李隆基又派崔日用帶領一隊人馬,出宮清理韋皇后的宗族和黨羽。崔日用本來是韋皇后這邊的人,平時也沒少跟這些人喝酒吃飯,可是政治上的敵人和朋友轉化得就這麼迅速,昔日崔家的座上客,轉眼之間都成了崔日用的刀下鬼。到六月二十一日清晨,韋皇后的黨羽也被一網打盡,政變勝利結束。這個勝利經過了那麼多波折,真是來之不易。論功行賞,一夜之間,劉幽求寫了一百多道詔書,寫得手都軟了。於是,就出現了我們開頭說的那一幕,一百多新官穿著大紅大紫的官服,走上街頭,彈冠相慶!對於這次政變,學者認為,它雖然本質上是統治階級內部的鬥爭,但跟以往的一些內爭不同,它在唐朝歷史上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這是李隆基「撥亂反正」的第一步,沒有這次政變,也就沒有後來的「開元盛世」。那麼,李隆基為什麼能夠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取得政變的勝利? \n 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史書中提到的用人方略。具體說來,就是《新唐書》總結的「劉幽求之謀,崔日用之智,鍾紹京之果」。李隆基雖然年輕,但是在用人方面已經頗有心得。鍾紹京用他的地理位置,劉幽求用他的發達頭腦,崔日用用他的隨機應變,甚至還有葛福順用的武力、普潤和尚用他的宗教號召力、王毛仲用他的溝通能力。這些人都是人才,能夠讓各種人才為我所用的,就是帥才,是王者之才。但是,只講用人還不足以解釋他勝利的原因。我覺得,李隆基取勝,至少還有三方面的因素:勇氣、運氣和人氣。 \n 韋皇后倒行逆施 \n 什麼是勇氣?對於李隆基而言,勇氣首先意味著敢於背水一戰。李隆基是貴公子出身,在此之前從未打過仗。但是,在李唐王朝大廈將傾的時刻,他敢於挺身而出,以弱鬥強,本身就是一種難得的政治勇氣,正是這種勇氣成為整個政變成功的基礎。 \n 中國古代講天命。天命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好運氣。李隆基的運氣好不好呢?太好了。政變中他經歷了三次大考驗,每次考驗都意味著一次巨大的風險。試想,如果鍾紹京堅決不開門會怎麼樣呢?如果葛福順沒能把韋皇后派去的主帥殺死會怎麼樣呢?如果萬騎殺進宮後,遇到府兵的誓死抵抗又會怎麼樣呢?可以說,任何一步出差錯,都可能功虧一簣。可是,事實就是在任何可能出差錯的地方都沒出差錯,這就是運氣。 \n 再看人氣。中國傳統儒家經典《尚書》中有這樣一句話:「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李隆基為什麼有這麼好的運氣呢?看起來是老天幫忙,其實真正的原因還在於李隆基以及李唐宗室此前積累的人氣。試想,如果李隆基不是在半年前和鍾紹京交上了朋友,鍾紹京怎麼會臨時決定支持他呢?如果李隆基平日沒有和禁軍交往,將士們又怎麼會為他賣命呢?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韋皇后倒行逆施引起天下人不滿,大家普遍同情李唐宗室,又怎麼會有府兵的臨陣倒戈呢?這樣看來,李隆基之所以能夠取勝,關鍵在於他的軟實力。在歷史的選擇面前,軟實力並不軟,相反,依靠軟實力取勝的李隆基剛一出手,就是一記重拳。這只重拳打垮了韋皇后,也打掉了懸在李唐宗室頭上的利劍。 \n 誅殺韋皇后是唐代歷史上的一件大事。就是在這場關乎唐朝前途命運的鬥爭中,李隆基「識度弘遠,英武果斷」的政治家素質得到充分的展現。那麼,政治成熟而又新立大功的李隆基會有怎樣的未來呢?(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