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清照的搜尋結果,共16

  • 戲曲音樂劇 看李清照、項羽情史

    戲曲音樂劇 看李清照、項羽情史

     京劇名角李寶春近年2部作品《清輝朗照:李清照和她的二個男人》及《項羽和兩個女人》,分別以崑曲結合京劇、創造出歷史名將項羽的第三者,如此不同的新意為傳統戲曲注入新活水。 \n 在彩排記者會上,李寶春表示,自身在這兩齣戲上,必須要詮釋3個性格,「一個是愛得真,就是李清照的前夫;一個是愛得誠,演出項羽的真心誠意不愧情;一個則是飾演李清照的第二任丈夫,這個就是個假男人,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是真的還是假的。」 \n 《清輝朗照:李清照和她的二個男人》原著為大陸劇作家郭啟宏,描述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兩段婚姻,第一段是和金石學家趙明誠,是李清照一生的真愛,夫婦倆人以賞玩金石寶玉為共同嗜好。但趙明誠因病過世,小吏張汝舟貪圖李清照手中的寶石玉器,努力接近李清照後,最終騙婚成功。 \n 李清照發現張汝舟不軌意圖後,不顧女子告夫需作3年牢規定,堅持訴請離婚,勇敢面對自己嫁錯人的事實,成為史上第一位打贏離婚官司的女人。 \n 在李寶春改編的版本下,由陳雨萱飾演的李清照,必須融合京劇、崑曲的唱腔。此外,陳雨萱也將飾演《項羽和兩個女人》中的第三者,也就是劉邦之妻呂雉,她表示,在這兩齣戲中也學習到了如何演繹不同的女性角色。 \n 《項羽和兩個女人》保留《霸王別姬》唱念舞橋段,並引進第三者呂雉。李寶春飾演項羽,融老生、淨角於一身,與鍾耀光新編的打擊、弦樂樂曲融入京劇文武場,搭配現代劇場手法打造大型戰爭舞蹈場面,李寶春認為,已發展成一種戲曲音樂劇新風格。 \n 此次巡演將接連在台北國家劇院、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以及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場。12月14日將於國家戲劇院率先演出《項羽和兩個女人》。

  • 李清照、項羽情史掀話題 演繹愛的真假面

    李清照、項羽情史掀話題 演繹愛的真假面

    京劇名角李寶春近年兩部作品《清輝朗照:李清照和她的二個男人》及《項羽和兩個女人》,分別以崑曲結合京劇、創造出歷史名將項羽的第三者,如此不同的新意為傳統戲曲注入新活水,在演出後佳評如潮,更將在年末展開台灣各地巡演,讓李清照與項羽的人生故事,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走入民間。 \n \n 在彩排記者會上,李寶春表示,自身在這兩齣戲上,必須要詮釋三個性格,「一個是愛的真,就是李清照的前夫;一個是愛的誠,演出項羽的真心誠意不愧情;一個則是飾演李清照的第二任丈夫,這個就是個假男人,你不知道他甚麼時候是真的還是假的。」 \n \n 《清輝朗照:李清照和她的二個男人》原著為中國大陸劇作家郭啟宏,描述了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兩段婚姻,第一段是和金石學家趙明誠,是李清照一生的真愛,夫婦倆人以賞玩金石寶玉為共同嗜好。但趙明誠因病過世,小吏張汝舟貪圖李清照手中的寶石玉器,努力接近李清照後,最終騙婚成功。 \n \n 李清照發現張汝舟的不軌意圖後,不顧女子告夫需作三年牢的規定,堅持訴請離婚,不顧社會觀感,勇敢面對自己嫁錯人的事實,成為史上第一位打贏離婚官司的女人。 \n \n 在李寶春改編的版本下,由陳雨萱飾演的李清照,必須融合京劇、崑曲的唱腔。在即將展開的巡演中,陳雨萱也將擔任《項羽和兩個女人》中的第三者,也就是劉邦之妻呂雉,她表示,在這兩齣戲中也學習到了如何演繹不同的女性角色。 \n \n 《項羽和兩個女人》則保留了原有戲曲《霸王別姬》之唱念舞橋段,還引進強大第三者呂雉。李寶春飾演項羽,融老生、淨角於一身,與鍾耀光新編的打擊、弦樂樂曲融入京劇文武場,搭配現代劇場手法打造之大型戰爭舞蹈場面,李寶春認為,已發展成一種戲曲音樂劇的新風格。 \n \n 此次巡演將接連在台北國家劇院、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以及台中國家歌劇院展開。12月14日將於國家戲劇院率先演出《項羽和兩個女人》。

  • 兩岸史話-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

    兩岸史話-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

     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n 宋朝並不是異族入主中國,宋朝皇帝並沒有禁止平民百姓取正式名字,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數字名呢?我的解釋是,這是江浙民間的一種時尚。陸游《老學庵筆記》記載:「今吳人子弟稍長,便不欲人呼其小名,雖尊者亦以行第呼之。」江南男子稍稍成年,就不喜歡別人再喊他的乳名,即使是長輩也要按照排行來稱呼他們。換言之,前面所說的所有數字名,如十二、十三、九二、百二等,均係排行。包括朱元璋發跡前,其兄弟幾人的名字,也都是排行。 \n 司馬光先中進士再成家 \n 俞樾認為元代數字名多為父母年齡相加之和,或者是出生之時祖父的年齡,如「重八」就是指祖父八十八歲,換句話說,朱元璋出生那年,其祖父恰好八十八歲。這種解釋明顯有誤。如前所述,朱元璋大哥叫朱重六,二哥叫朱重七,如果指年齡,不可能兄弟三人出生的時候,其祖父恰好年滿六十六、七十七、八十八吧? \n 合理的解釋是,重八的「重」是「又一代」的意思:父祖輩的排行已經出現第六、第七、第八,這一代的老六、老七和老八就必須呼為重六、重七、重八,以免與上一代和上上一代混淆。 \n 《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就有這樣的例子:祖輩有一個叫陳初四的人,父輩的老四就得叫陳再四,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重四,曾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曾四。如果按照俞樾的解釋,則初四、再四、重四、曾四之類的名字就會讓人一頭霧水,永遠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n 說到這裡我再補充一點:古人的排行並不是小家庭內部的排行,而是整個家族裡的排行。前述《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出現了「仇百四十」這個名字,一個平民百姓的繁殖能力無論多麼驚人,都不可能生下一百四十個兒女,在家庭內部的排行絕對不可能高達一百四十。但是放到一個幾千人的大家族裡,同輩兄弟排行到一百多個就不足為奇了。 \n 搞清楚這個道理以後,我們會明白,梁山好漢中的阮氏三雄為什麼叫做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而不是阮小二、阮小三、阮小四了,因為是按照家族裡的排行來稱呼的,所以名字的次序會被分隔開。 \n 當然,考慮到宋朝嬰幼兒的夭折率,也有這樣一種可能:阮小二前面本來有個哥哥阮小乙(小乙即小一,如浪子燕青燕小乙即燕小一),後面本來有兩個弟弟,在阮小五和阮小七之間本來也有一個阮小六,可惜他們都夭折了,最後只剩下阮小二、阮小五和阮小七。 \n 司馬光二十歲(虛歲,下同)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禮部尚書張存的女兒。 \n 黃庭堅二十三歲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著名經學家孫覺的女兒。 \n 歐陽修二十四歲中進士,兩年後才成家,娶了恩師胥偃的女兒。 \n 司馬光、黃庭堅、歐陽修,他們三人都是先中進士,再娶妻,正應了那句老話:「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雙喜臨門,好福氣。 \n 歐陽修二十六歲結婚,黃庭堅二十三歲結婚,放在今天還算合適,司馬光的成婚年齡未免偏早了一些。如前所述,他二十歲娶妻,還是虛歲,實際年齡僅十九歲,與今日中國男性二十二歲才能成婚的法律規定相比,他當然屬於早婚。 \n 不過在宋朝,比司馬光還要早婚的例子多了。 \n 蘇東坡的爸爸蘇洵十八歲那年就娶了蘇東坡的媽媽,當時蘇東坡他媽也是十八歲。 \n 蘇東坡本人十九歲那年就娶了第一任妻子王弗,當時王弗才十六歲。 \n 蘇東坡的弟弟蘇轍十六歲娶妻,他的妻子才十五歲。 \n 蘇東坡的三姐蘇八娘十六歲出嫁,男方程正輔十七歲。 \n 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提到自己的出嫁年齡:「自少陸機作賦之二年。」陸機二十歲作賦,可見清照是在十八歲那年出嫁。這裡的十八歲仍為虛歲,實際年齡才十七,今日中國女孩子的法定婚齡是二十歲,李清照比這一法定婚齡早了三年。 \n 《宋刑統》女13可成婚 \n 當然,女生二十歲成婚只是現在的法律規定,宋朝的法律規定要比這早得多。北宋前期法典《宋刑統》規定:「男年十五,女年十三以上,並聽婚嫁。」男生虛歲超過十五,女生虛歲超過十三,就可以結婚了。所以說,李清照、蘇東坡、蘇洵、司馬光等人都是過了當時的法定婚齡才結婚的,並沒有違法,就連蘇轍的妻子十五歲(周歲十四)成婚也是合法的。 \n 男方虛歲十五,女方虛歲十三,都是孩子,生理上或許已經成熟了,心理年齡還遠遠不夠,既沒有獨立謀生的本事,又沒有撫養後代的能力,讓他們這麼早就結婚,很不負責任嘛! \n 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n 司馬光提出的結婚年齡僅比宋朝法定婚齡大一歲,用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還是屬於早婚。(待續)

  • 穿越宋朝千奇百怪──蘇東坡19歲娶妻 李清照17歲出嫁(八)

    宋朝並不是異族入主中國,宋朝皇帝並沒有禁止平民百姓取正式名字,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數字名呢?我的解釋是,這是江浙民間的一種時尚。陸游《老學庵筆記》記載:「今吳人子弟稍長,便不欲人呼其小名,雖尊者亦以行第呼之。」江南男子稍稍成年,就不喜歡別人再喊他的乳名,即使是長輩也要按照排行來稱呼他們。換言之,前面所說的所有數字名,如十二、十三、九二、百二等,均係排行。包括朱元璋發跡前,其兄弟幾人的名字,也都是排行。 \n \n司馬光先中進士再成家 \n \n俞樾認為元代數字名多為父母年齡相加之和,或者是出生之時祖父的年齡,如「重八」就是指祖父八十八歲,換句話說,朱元璋出生那年,其祖父恰好八十八歲。這種解釋明顯有誤。如前所述,朱元璋大哥叫朱重六,二哥叫朱重七,如果指年齡,不可能兄弟三人出生的時候,其祖父恰好年滿六十六、七十七、八十八吧? \n合理的解釋是,重八的「重」是「又一代」的意思:父祖輩的排行已經出現第六、第七、第八,這一代的老六、老七和老八就必須呼為重六、重七、重八,以免與上一代和上上一代混淆。 \n《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就有這樣的例子:祖輩有一個叫陳初四的人,父輩的老四就得叫陳再四,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重四,曾孫輩的老四就得叫陳曾四。如果按照俞樾的解釋,則初四、再四、重四、曾四之類的名字就會讓人一頭霧水,永遠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 \n說到這裡我再補充一點:古人的排行並不是小家庭內部的排行,而是整個家族裡的排行。前述《名公書判清明集》中出現了「仇百四十」這個名字,一個平民百姓的繁殖能力無論多麼驚人,都不可能生下一百四十個兒女,在家庭內部的排行絕對不可能高達一百四十。但是放到一個幾千人的大家族裡,同輩兄弟排行到一百多個就不足為奇了。 \n搞清楚這個道理以後,我們會明白,梁山好漢中的阮氏三雄為什麼叫做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而不是阮小二、阮小三、阮小四了,因為是按照家族裡的排行來稱呼的,所以名字的次序會被分隔開。 \n當然,考慮到宋朝嬰幼兒的夭折率,也有這樣一種可能:阮小二前面本來有個哥哥阮小乙(小乙即小一,如浪子燕青燕小乙即燕小一),後面本來有兩個弟弟,在阮小五和阮小七之間本來也有一個阮小六,可惜他們都夭折了,最後只剩下阮小二、阮小五和阮小七。 \n司馬光二十歲(虛歲,下同)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禮部尚書張存的女兒。 \n黃庭堅二十三歲中進士,並在這一年娶了著名經學家孫覺的女兒。 \n歐陽修二十四歲中進士,兩年後才成家,娶了恩師胥偃的女兒。 \n司馬光、黃庭堅、歐陽修,他們三人都是先中進士,再娶妻,正應了那句老話:「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雙喜臨門,好福氣。 \n歐陽修二十六歲結婚,黃庭堅二十三歲結婚,放在今天還算合適,司馬光的成婚年齡未免偏早了一些。如前所述,他二十歲娶妻,還是虛歲,實際年齡僅十九歲,與今日中國男性二十二歲才能成婚的法律規定相比,他當然屬於早婚。 \n不過在宋朝,比司馬光還要早婚的例子多了。 \n蘇東坡的爸爸蘇洵十八歲那年就娶了蘇東坡的媽媽,當時蘇東坡他媽也是十八歲。 \n蘇東坡本人十九歲那年就娶了第一任妻子王弗,當時王弗才十六歲。 \n蘇東坡的弟弟蘇轍十六歲娶妻,他的妻子才十五歲。 \n蘇東坡的三姐蘇八娘十六歲出嫁,男方程正輔十七歲。 \n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提到自己的出嫁年齡:「自少陸機作賦之二年。」陸機二十歲作賦,可見清照是在十八歲那年出嫁。這裡的十八歲仍為虛歲,實際年齡才十七,今日中國女孩子的法定婚齡是二十歲,李清照比這一法定婚齡早了三年。 \n \n《宋刑統》女13可成婚 \n \n當然,女生二十歲成婚只是現在的法律規定,宋朝的法律規定要比這早得多。北宋前期法典《宋刑統》規定:「男年十五,女年十三以上,並聽婚嫁。」男生虛歲超過十五,女生虛歲超過十三,就可以結婚了。所以說,李清照、蘇東坡、蘇洵、司馬光等人都是過了當時的法定婚齡才結婚的,並沒有違法,就連蘇轍的妻子十五歲(周歲十四)成婚也是合法的。 \n男方虛歲十五,女方虛歲十三,都是孩子,生理上或許已經成熟了,心理年齡還遠遠不夠,既沒有獨立謀生的本事,又沒有撫養後代的能力,讓他們這麼早就結婚,很不負責任嘛! \n早婚的司馬光大概發現了早婚的風險,所以他在《司馬氏書儀》一書中提出了較為科學的結婚年齡:「男年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身及主婚者無期以上喪,皆可成婚。」男方虛歲在十六歲到三十歲之間,女方虛歲在十四歲到二十歲之間,男女雙方及主婚人又都不在親人的喪期之內,方才可以談婚論嫁。 \n司馬光提出的結婚年齡僅比宋朝法定婚齡大一歲,用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還是屬於早婚。 \n(待續) \n

  • 濟南名士多!看《漱玉詞全璧》讀李清照

    濟南名士多!看《漱玉詞全璧》讀李清照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濟南不僅有“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風景,更孕育出不少美人與英雄豪傑。1084年,李清照誕生于北宋齊州章丘(今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市)明水鎮。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官至禮部員外郎,也是當時極有名氣的作家,深受當時文壇宗匠蘇軾所賞識,長以文章相往來。母親王氏系出名門,高祖王景園、曾祖王贊都榮登進士,祖父王準受封為漢國公,外祖父王瑾在宋神宗熙寧時為中書省平章事,元豐時為尚書左僕射,都是執掌國家樞要的丞相,受封為歧國公,善文學。 \n \n1101年李清照18歲,與長她三歲的趙明誠結婚。趙是金石家,夫妻二人前期生活安定優裕,詞作多寫閨閣之怨或是對出行丈夫的思念。1107年移居青州。1127年金兵攻陷青州,李清照與丈夫南渡江寧。建炎二年(1128年)春,始抵江寧府。 \n \n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喪偶再嫁又離異的宋代女人,能在歷史的洪流裡,得到無數的讚賞,同為宋代人的朱熹說:「本朝婦人能文者,惟魏夫人及李易安二人而已。」 \n \n因為本身命運的跌宕起伏,讓她在作品上呈現出不同的風貌。但也因為這樣,歷代的諸家對她的作品,也有各種不同的看法。劉瑜老師跟徐洪佩老師用盡心力,不僅對宋元明清民國歷代文獻對李清照詞的記錄與評述加以整理,對於許多現存只有孤本的記錄,親自赴國家圖書館、上海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等地,親自加以摘抄紀錄,綜合匯集了各家記錄和評論,對有爭議的作品注明出處,方便讀者鑒別。 \n \n或許我可以這樣說,劉瑜老師的《漱玉詞全璧》,完整且周全的收羅了現今我們手上能得到最完整的李清照作品,此後再無李清照全集。千年之後,李清照得此知己,當含笑於九泉。也希望每個讀者,能憑借著劉老師的辛勞血汗,輕鬆地成為李清照下一個知心人。 \n \n

  • 李清照酷情史 為離婚寧坐牢

    李清照酷情史 為離婚寧坐牢

     是什麼原因讓人寧願坐牢也要離婚?辜公亮文教基金會新編戲《清輝朗照─李清照與她的二個男人》,以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愛情故事為題材,描述她敢愛敢厭,舉報貪污的第二任丈夫、訴請離婚的坎坷人生。 \n 「全劇以倒敘手法呈現,李清照受到家暴也不悲憤,而是冷靜面對。」導演李寶春表示,李清照是有個性的女子,在保守年代敢於再婚,更敢於離婚,「李清照深愛第一任丈夫趙明誠,可惜他因病過世。第二任丈夫張汝舟被她發現另有所圖時,甚至對她家暴,她也毫不猶豫舉報,訴請離婚,展現敢愛敢厭的性格。」 \n 《清輝朗照:李清照和她的二個男人》原著為中國大陸劇作家郭啟宏,這次由李寶春擔任改編,將融合京劇、崑曲手法呈現。 \n 故事描述李清照一生兩段婚姻,第一段是和金石學家趙明誠,夫婦倆賞玩金石寶玉品味人生。但趙明誠因病過世後,心懷不軌的小吏張汝舟藉故接近李清照,騙婚成功,其實是想取得她手上的寶石玉器。 \n 張汝舟的陰謀被李清照發現後,她一狀告到官衙,想請求離婚。當時法令規定,女子告夫,需先坐3年的牢,但李清照寧受牢獄之災,也不縱容張的貪腐行為。 \n 劇中的趙明誠和張汝舟,將由李寶春一人分飾兩角。他表示,除了以有鬍子、沒鬍子區分,也會從人物性格著手,「趙明誠是李清照的真愛,是真正的文人,而張汝舟則是假面書生,一不小心就會油嘴滑舌。」 \n 李清照一角則由來自中國大陸安徽的京崑演員陳娟娟飾演,現年33歲的她表示,飾演50歲的婦人並不容易,「我以前大都是演年輕的旦角,這次要演經過兩段婚姻,又才華洋溢、充滿智慧的李清照,她的一舉一動一定和年輕女子大不相同,我不能再展現年輕旦角的羞答答,而是要更為沉穩,聲音也要保持低沉,才能精準詮釋此一角色。」 \n 《李清照與她的二個男人》,將於12月23日、24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

  • 李清照被家暴 寧坐牢也要離婚

    李清照被家暴 寧坐牢也要離婚

     是什麼原因讓人寧願坐牢也要離婚?辜公亮文教基金會新編戲《清輝朗照─李清照與她的二個男人》,以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愛情故事為題材,描述她敢愛、敢厭,舉報第二段婚姻裡的貪污丈夫、訴請離婚的坎坷人生。 \n \n 「全劇以倒敘手法呈現,李清照受到家暴也不悲憤,而是冷靜面對。」導演李寶春表示,李清照是有個性的女子,在保守年代,敢於再婚,也敢於離婚,「李清照深愛她第一任丈夫趙明誠,可惜他因病過世,而來到他生命中的第二任丈夫張汝舟,被她發現另有所圖時,甚至還對她家暴,她也毫不猶豫地舉報,並訴請離婚,展現她敢愛也敢厭的性格。」 \n \n 《清輝朗照:李清照和她的二個男人》由李寶春擔任改編,原著為中國大陸劇作家郭啟宏作品,這回將以京劇、崑曲融合的方式表現。 \n \n 故事描述李清照一生中有兩段婚姻,第一段是與金石學家趙明誠結婚,夫婦倆以賞玩金石寶玉品味人生,但趙明誠卻因病過世,這時心懷不軌的小吏張汝舟藉故接近李清照,騙婚成功後,其實是想取得李清照手上的寶石玉器,被李清照發現之後,她一狀告到官衙,想請求離婚,然而礙於當時法令規定,女子告夫,需先坐3年的牢,但李清照並沒有因此退縮,寧願受牢獄之災,也不縱容張汝舟的貪腐行為。 \n \n 劇中的趙明誠和張汝舟,將由李寶春一人分飾兩角,他表示,除了以有鬍子、沒鬍子區分這兩個角色,也會從人物性格著手,「趙明誠是李清照的真愛,是真正的文人,而張汝舟則是假面書生,一不小心就會油嘴滑舌。」 \n \n 而李清照一角則是由來自中國大陸安徽的京崑演員陳娟娟飾演,現年33歲的她表示,要飾演50歲的中年婦人並不容易,「我以前大都是演年輕的旦角,這次要演經過兩段婚姻,又才華洋溢、充滿智慧的李清照,她的一舉一動一定和年輕女子大不相同,我不能再展現年輕旦角的羞答答,而是要更為沉穩,聲音也要保持低沉,才能精準詮釋此一角色。」 \n \n 《李清照與她的二個男人》,將於12月23日、24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

  • 與李清照一起打馬

     我們千萬不能因為宋朝賭戲不夠刺激而將宋朝人看扁,宋朝科技雖遠遜於今天,但是在遊戲上花費的精力和表現出的智力,照樣能讓我們嘆為觀止。 \n 就拿李清照來說吧,她既擅長填詞,又精於收藏;既會擲骰子,又會「玩葉子」(古代的紙牌遊戲),同時還特別喜歡「打馬」,並用她優美的文辭和精煉的語言為這種遊戲編寫了一本入門指南《打馬圖經》。 \n 透過李清照編寫的《打馬圖經》可以看出,我們現代人愛玩的麻將其實正是從宋朝的打馬演變而來的:打馬先演變為「馬吊」(一種紙牌),再演變為麻將。論輩分,麻將應該喊打馬為爺爺,只是因為經過了好幾百年的歲月變遷,兩者的長相相差甚遠,看起來彷彿沒有遺傳關係。 \n 麻將通常是四個人玩,要麼就三個人玩,打馬卻非常自由,最多可以是五個人,最少可以是兩個人。 \n 麻將牌是方形的,上面刻字,打馬時用的棋子卻是圓形的,中間有孔,外圓內方,狀如銅錢,背面刻著造型各異的駿馬,正面刻著馬的名稱,例如「黃驃」、「赤兔」、「烏騅」、「的盧」、「白駟」、「青駿」等。宋朝人管這些棋子叫「打馬錢」。 \n 麻將開局要擲骰子,通常只擲一次,用來決定誰先拿牌。打馬也要擲骰子,而且要擲很多次,每走一步都要擲一次骰子,骰子的點數決定走子的步數。另外,麻將桌上一般只用兩枚骰子,打馬卻要用三枚骰子。 \n 打麻將不需要棋盤,打馬卻需要棋盤,它的棋盤和圍棋、象棋都不一樣,就像兩支用方格組成的曲尺,曲尺圍合的部分是一大片空白,空白四周總共有九十一個方格,每個方格裡都寫著字。玩家走子的時候,要把那些打馬錢放到方格裡,從第一個方格開始走,然後按照骰子的點數組合往前挪動,誰最先把自己的打馬錢全部挪到最後一個方格,誰就勝出。這玩法類似現今「大富翁」之類的桌遊。 \n (本文摘自《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時報文化出版)

  • 網友kuso 李煜、李清照變賦愁者聯盟

    婉約派、豪放派這些古詩詞人的派別不好記憶怎麼辦?近日,有網友腦動大開,將幾位古詩詞人他們詩詞的風格改成電影名,組了好幾個隊。 \n《重慶商報》報導,柳永、李清照、李煜之類文風比較悲戚的婉約派詞人們被網友組隊,叫「賦愁者聯盟」;謝靈運、王維、孟浩然這一票山水詩人成了「吟河護衛隊」;王昌齡、岑參、王之渙等邊塞詩人則叫「邊伏俠」。重慶市鐵路中學初中語文老師敖永紅說,這種創意「神對應」,通過創造生活中熟知的形象,可以幫助學生進行聯想記憶。

  • 魯菜來PK 李清照詞也入菜

    魯菜來PK 李清照詞也入菜

     今年「遠東餐廚達人」總決賽還有一項特點,除了國內10支隊伍爭冠,大陸也首度組團來台PK,由「魯菜」發源地山東旅遊職業學院單挑台灣隊伍,不過山東參賽選手也不是省油的燈,連「李清照詞」都可入菜,端出了「藕花深處」獅子頭,勇奪最佳菜單設計獎。 \n 來自山東旅院3名學生刁成旺、劉耀、顏春陽,組成「古風婉韻」隊伍,將山東名家李清照詞「常記溪亭日暮...誤入藕花深處」入菜,在主菜選用3分肥、7分瘦五花肉,在肉上添加蓮藕,用洋蔥當花瓣,取名為「藕花深處」獅子頭。 \n 3名團員都說,第一次來台灣比賽很新鮮,希望可以多逛逛台灣、多品嘗一些台灣道地美食再回去。評審也說,大陸參賽選手表現很沉穩,且態度很好,雖然隊員沒什麼交流,但看得出默契很好,菜一出完馬上把料理現場整理乾淨,值得台灣選手學習。 \n 大陸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許嘉璐表示,「遠東餐廚達人」競賽很好,不僅可以給學生舞台,也可培養千百個國際級總舖師,未來走向世界,不僅弘揚台灣、中華美食,提高到藝術高度,將中華美食「五味調合」,將華人祖先留下來的美味佳餚,獻給全球70億人品嚐。希望明年,「遠東餐廚達人」可以擴大舉辦,推廣至全亞洲。

  • 穿越齊魯大地 回溯文化本源

    穿越齊魯大地 回溯文化本源

     台灣與山東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繫。「泰山從此崛起,黃河從此入海,孔子在此誕生。」7月2日,山東省文化廳副廳長林奎山迎接「情繫齊魯.兩岸文化聯誼行」參訪團百餘位兩岸人士,介紹以「一山一水一聖人」自豪的山東。 \n 「文化是維繫兩岸認同的紐帶。」7月6日,山東省淄博市副市長韓國祥在歡迎晚宴上,鼓勵「情繫齊魯」參訪團在山東「多看看、多走走」。 \n 齊魯12聖繼往開來 \n 淄博是齊國故都,在春秋戰國時期的繁華景象,《戰國策》有著生動的描述:「臨淄之中七萬戶……臨淄之途,車轂擊,人肩摩,連衽成帷,舉袂成幕,揮汗成雨。」淄博「齊國歷史博物館展」展出的古臨淄城市模型,引述了這段記載。 \n 大陸文化部與國台辦指導、中華文化聯誼會與山東省政府主辦的「情繫齊魯──兩岸文化聯誼行」,在7月上旬邀集了百餘位兩岸文化界人士,舉行了一場深度之旅,遍訪山東文化重鎮。淄博的齊國遺跡令人遙想春秋時代的剛烈之氣, 那是中華民族的青春期。 \n 山東自古人才輩出,成為中華文化的重要發源地。山東師範大學舉行7月3日舉行「齊魯文化研討會」,山東省社科聯副主席、研究員劉德龍在會中提出「齊魯十二聖」名單,他們是文聖孔子、亞聖孟子、兵聖孫子、相聖管仲、醫聖扁鵲、科聖墨子、史聖左丘明、匠聖魯班、書聖王羲之、農聖賈思勰、算聖劉洪、智聖諸葛亮。 \n 劉德龍把這十二人列為「文化聖人」的標準是:在某個領域開創先河,或是達到最高成就,或是在繼往開來的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千百年來受到公認。 \n 蒲松齡令文人傾心 \n 「情繫齊魯」參訪團到棗莊市參觀台兒莊大戰紀念館、台兒莊古城,當地人說,為表尊敬本地出的匠聖魯班,棗莊人吃魚不吃魚頭,因為「魯」字上方就是一個「魚」。 \n 除了這十二聖,清代小說家蒲松齡是山東淄博人。淄博的蒲松齡紀念館是北方農村式建築,庭院綠樹成蔭,地點僻靜,入夜真能引發狐仙的想像。館方宣稱蒲松齡是「世界短篇小說之王」,要將他與法國莫泊桑、俄國契訶夫媲美。 \n 通往蒲松齡紀念館的街衢,兩旁的攤商展售著狐狸玩偶、鬼面具、《聊齋誌異》舊書。紀念館解說員穿著白色雪紡連衣裙,仙氣裊裊又鬼氣森森,好似《聊齋》人物。孔孟學說建立了富麗的宮廟,蒲松齡小說搭建了怡人的小築,風行兩岸的電影、電視劇,故事取材屢屢見到蒲松齡的幢幢身影。愛情、道德、政治,都體現在《聊齋》故事裡。蒲松齡是中國人的心靈密友,紀念館門前蒲老的雕像是「情繫齊魯」團員最傾心的合影對象。 \n 濟南名士文采風流 \n 濟南是人才濟濟的城市。詩聖杜甫34歲到濟南遊歷,在歷下亭賦詩,寫下名句「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300多年後,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女詩人、北宋詞人李清照在此誕生,濟南至今保存著她的故居:趵突泉公園李清照紀念堂。 \n 團隊遊覽一結束,台灣詩人陳帶家立刻把握自由活動時間,衝往漱玉泉邊的李清照紀念館,瞻仰李清照的塑像,回到車上,仍吟哦著千古第一才女的七聯疊字「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 \n 在濟南成長的李清照,文字充滿了水性,流暢又富於變化,像她的句子「花自飄零水自流」。山東河網密布,造就了泉城濟南。仲夏的下午,趵突泉公園是個避暑林園,每一處名泉都擠滿了遊客,圍觀著透明清淨的泉源,汲取清涼。(文轉A7版)

  • 專家論藝-快轉中國夢

     演出:北京大方曉月文化創意公司與愛爾蘭盼盼劇院時間:2012 / 5 /4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烏梅酒廠 \n 才蒸一鍋飯的時間,困窘的盧生便在飛快的夢裡度過榮華富貴的一生;才短短十幾年,貧窮的中國便以快轉的速度躍昇為經濟崛起的大國。沒錯,《黃粱一夢》做的就是中國夢。 \n 夢無論大小,在劇場裡做都不稀罕,難的是按下快轉,悲劇也會轉成喜鬧劇,難的是速度感。如何在快動作中浮現人物,而不是簡化成可笑的樣板?如何在加速度裡,反而把一生看得更真切明白? \n 這些在寫實舞台上難以完成的特技,導演黃盈透過他所謂雜揉了評彈、太極、京劇、崑曲、秦腔的「新國劇」,卻從容的實現了大半,證明拼裝過的傳統戲曲程式語言,說起夢來,可以比為數眾多的現代話劇還要來得精準生動。 \n 就說升官吧,演員不廢一言一語,光用急促的碎步和平穩的踢腿兩種步態,便從汲汲營營當個小官的那種近乎痙攣的狂喜,搖身變成平步青雲的霸氣。然後一下子,大官變老臣了,爬到天子腳下請求告老還鄉,皇上卻給了一個更大的位子坐。 \n 這時候,場中央搬來一張太師椅,老朽的身體一再往地上跪拜,乞求皇帝放過一馬,兩旁的侍衛則一再把老人架回椅子上,老人掙脫幾次就被押回幾次。於是如此之快,官位從光環變成枷鎖,想想,如果沒有演員唯美的身段,傳統戲曲扎實的練功,這一切多麼容易淪為廉價的道德教訓,而不是像現在,被淬鍊成一則經得起品味的道德寓言。 \n 美中不足的是,喔不,問題也許正是因為它太美了,反而排擠掉某些不那麼美、卻至為關鍵的反思,例如政治。導演自己說的,把《黃粱一夢》這則典出唐傳奇的故事放到今天來演,其實是對快速崛起的中國夢採取史詩式的批判。 \n 既然這樣,為什麼戲中的說書人,說起書來居然也像他手中的平板電腦一樣,平板到令人納悶這是在說書還是教書?語調中性到一定程度,觀點就會跟著模糊,但是觀點模糊顯然不是導演要的,否則他幹嘛大費周章的在舞台上使用那麼搶眼的現代產品,從蒸飯的電鍋、說書的電腦到說書人身上那襲時尚的西裝,那麼用力的拉開今昔的距離? \n 除非這戲要說的是,不管科技日新月異,繁華若夢的中國古老智慧是亙古不變的,就像中國傳統戲曲之美是不變的一樣。從導演對「新國劇」三個字的強調,以及類似「復興中國傳統文化」的論調來看,恐怕這就是他的意思。這類情操是偉大的,但也是危險的,危險在他固然以傳統批判了現在,卻用現在不加批判的神化了傳統,使得《黃粱一夢》在批評中國夢的同時,又再造了另一個更美更大的。 \n 扯得遠一點,但也並非和現實沒有關聯:既然歐洲人常被指責在古希臘崇拜裡偷偷和帝國主義溫存,難道中國在傳統美的追尋裡,沒有民族主義正在還魂?

  • 生產如創作 李清照推《夏綠地》

     擅於從女性角度觀看的「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新戲《夏綠地》改編自美國小說家夏綠蒂‧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的小說《黃色壁紙》,讓患有產後憂鬱症、對著黃色壁紙產生幻想的女作家躍上舞台,將女性生產與創作的心境歷程相互呼應。 \n 《黃色壁紙》是吉爾曼一八九二年完成、帶有自傳性質的短篇小說,被喻為女性主義的先驅作品。書中以第一人稱講述一位女性作家得到產後憂鬱症,丈夫為了幫助她走出陰霾而搬往鄉間休養,試圖隔離外界刺激讓病情好轉。丈夫還禁止她再提筆寫作,使得女作家失去自主權與創造的活動,導致她看見牆上黃色壁紙裡有位踽踽爬行、渴望離開壁紙的女人。 \n 劉亮延編劇、單承矩執導的《夏綠地》中,保留女作家與丈夫的角色之外,還多出丈夫的妹妹、妹夫,以及女作家筆下另一位小說角色海倫等人物。女作家的夢境,及她與筆下人物海倫的對話、角色扮演遊戲等,呈現六個夢境與十個角色的互動。 \n 劉亮延表示,這齣戲並非全然忠於原著,還增添自己與導演的想像和發展:「這部戲並不是呈現產後憂鬱症是什麼樣子、該怎麼辦,我們想說的是:女性生產這件事的憂鬱,就像是創作產出作品後的失落,最終就是感覺到什麼東西從身體離開了。」 \n 《夏綠地》於十七日至十九日在台北台開金融大樓築空間演出。

  • 大明湖畔 一縷詞魂李清照

    大明湖畔 一縷詞魂李清照

     (文接B2版) \n 飛檐圓頂 郭沫若題匾額 \n 提起李清照,腦海裡立即浮現她膾炙人口的這兩闕詞,前者〈如夢令〉和後者〈聲聲慢〉,還有〈一翦梅〉、〈菩薩蠻〉等作品,古典文學愛好者都耳熟能詳。另外在詩和文學創作上,李清照都有很出色的表現,特別是詞的風格及意境,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n 李清照紀念館是早年的故居,1959年加以改建而成,2001年擴建,占地四千多平方公尺。從正門進去,一座飛檐圓頂四柱抱廈的門樓上,郭沫若題的匾額「李清照紀念堂」出現在面前,接著門屏前後兩面分別也題了:「一代詞人」、「傳誦千秋」幾個大字,門廳前抱柱一副對聯:「大明湖畔趵突泉邊故居在垂深處,漱玉集中金石錄裡文采有後主遺風」,恰是郭沬若先生對一代詞人的評價。 \n 江南園林亭台 曲徑通幽 \n 穿過門樓進入正廳「漱玉堂」,迎面擺著一座李清照的石膏雕像,是出自大陸著名雕塑家的作品,還有一些著作版本和後人對李所寫的詩詞題字等。左邊展覽間介紹李清照的生平和行蹤圖,右邊是後世研究李的一些作品、圖影。正廳兩側有曲廊,東邊是「疊翠軒」,西側是「溪亭」。從整體來看,屋外冬天的景色有些單調,仍掩不住江南園林亭台樓閣曲徑通幽的特質。 \n 沿著曲廊往裡走,是紀念堂後院的「靜治堂」,原是趙明誠住萊州時的屋名,取靜心治家之意。堂內有兩個展覽室,陳列四組蠟像,分別是「書香門第」、「詞壇綻秀」、「志同道合」、「流寓江南」,導引遊客輕鬆了解李清照人生中的四個階段。 \n 西側內院是「易安舊居」,門上有匾額「有竹堂」,正廳有清代版本「金石錄」和各朝代的銅鏡,中間掛著李清照的畫像和她成名詩詞佳作。聽說易安舊居是2001年再次整修時加蓋的,與原建築搭配得幾乎天衣無縫,這種復舊如舊應是大陸古蹟修復用心細膩之處,頗值得台灣學習。 \n 易安舊居 用心修舊如舊 \n 比較特別的是2003年正廳兩側曲廊用石碑串關起來,先以16塊詞配圖的石碑,另外35塊現代著名書法家題字雕刻的石碑,集合起來成為富有文化氣息的景觀,增加了紀念館的可看性。

  • 大明湖畔 一縷詞魂李清照

    大明湖畔 一縷詞魂李清照

     2010年一月下旬,時序大寒,正逢數年來少見的寒冬,北方大雪紛飛,渤海灣結凍面積近五成,巧的是參觀當天雪停了,氣溫從攝氏零下8度緩慢回升,逛完趵突泉公園,進入李清照紀念館,只看到草地上些許殘雪及尚未完全溶化的冰塊,早晨的陽光帶給人們一些暖意,更增添參觀一代詞人紀念館的雅興。 \n 書香門第 早年生活美好 \n 遊大明湖、登千佛山、參觀各種名泉公園多少年來一直是大多數到濟南遊覽觀光客必到的景點,旅遊除了觀景之外,循著古人腳步尋幽探古,從古文物、古建築以及文采遺風中重新詮釋歷史名人的過往,對旅遊人來說何嘗不是有趣的選擇。 \n 讀過唐詩宋詞的人,提起李清照無不肅然起敬,這位被譽為中國歷史上最負盛名的才女,古典文學婉約派的代表,是濟南章丘人。如果時間允許,座落在大明湖畔趵突泉邊,一個仿宋建築院落的李清照紀念館,清幽雅靜,喜歡古典詩詞的人相信會樂於抽空一遊。 \n 李清照字易安,號易安居士,生長在官宦之家,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官至禮部員外郎,頗有文采,受蘇東坡賞識;母親王氏系出名門,可謂書香門第。李清照18歲嫁給了年長她三歲的太學生趙明誠,趙是金石名家,家境優渥,因兩人志趣相投,過著一段婚後美好的時光。北宋末年國家內憂外患,靖難之後隨夫南遷,丈夫英年早逝的她,顛沛流離生活困頓,晚景凄涼。 \n 妙詞佳作 千古傳誦至今 \n 李清照文學造詣極深,擅長寫詞獨樹一格,尤長於白描的手法,用字淺顯自然,詞意婉轉,透過個人的豐富的感情和經歷苦難遭遇反映時事,她的作品歷經戰亂失散,留存下來的不多,但成名妙詞佳作千古傳誦至今。 \n (文轉B3版) \n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n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n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n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 \n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n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 \n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n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n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n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n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 景點\n搜查隊-奔騰趵突泉 三泉迸發不息

    趵突泉一年四季都在攝氏十八度左右,嚴冬時,水面上蒸氣嫋嫋,好像蒙上一層薄薄的煙霧,構成一幅人間仙境。 \n趵突泉是古代濼水的源頭,古籍中稱為「濼」,《春秋桓公十八年》記載:「魯桓公十八年春,公會齊侯於濼,」就是最早關於趵突泉的記載。此後它曾經被稱為「檻泉」、「娥英泉」、「三股水」……等各種名稱,北魏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載:「泉源上奮,水湧若輪,觱湧三窟,突出雪濤數尺,聲如隱雷。」到了宋代曾鞏擔任齊州知府時才將它定名為「趵突泉」,「趵突」就是跳躍奔突之意,象徵趵突泉三泉迸發,噴湧不息的特點。 \n趵突泉 明清濟南八景 \n「趵突騰空」是明清時期濟南八景之首。清朝劉鶚的《老殘遊記》中描繪:「三股大泉,從池底冒出,翻上水面有二、三尺高」。泉水一年四季都在攝氏18度左右,嚴冬時,水面上蒸氣嫋嫋,好像蒙上一層薄薄的煙霧,一邊是波光粼粼的泉池幽深,一邊是雕樑畫棟的濼源堂,構成一幅人間仙境的景象。傳說乾隆皇帝下江南時本來攜帶的是北京玉泉水的泉水,到濟南品嘗趵突泉水後,就把玉泉山泉水倒掉,改裝趵突泉的泉水,並且封趵突泉為「天下第一泉」。 \n現在的趵突泉已經開闢成「趵突泉公園」,是一座兼具南北方園林特點的山水園林。趵突泉是公園內的主景,位於公園西部,四周有大塊砌石,環以扶欄。可以憑欄俯視池內三泉噴湧的奇景,雨季時湧泉躍出水面約30公分高。泉畔有觀瀾亭、來鶴橋和濼源堂等古建築。趵突泉公園內還包括有名泉如洗缽泉、漱玉泉、柳絮泉、金線泉等等。 \n李清照故居 漱玉泉邊 \n趵突泉與文人雅士關係密切,曾鞏、蘇軾、蘇轍、元好問、趙孟頫、張養浩、王守仁、王士禎、蒲松齡……等等,對趵突泉及周邊的名勝古蹟都有所題詠,使得趵突泉的文化內涵更加深厚。而且宋朝著名女詞人李清照的故居就在趵突泉公園裡的漱玉泉邊,所以李清照的文集才取名為《漱玉集》,現在這裡建有李清照紀念館供遊客遊覽。 \n趵突泉西側的觀瀾亭原本是北宋熙寧年間史學家劉詔府內的建築,名為「檻泉亭」。明朝巡撫胡纘宗重建之後取《孟子盡心上》「觀水有術,必觀其瀾」之意,命名為「觀瀾亭」。 \n北側的濼源堂則是一棟三進兩層的建築,原本是古代娥姜祠遺址;宋朝時曾鞏在這裡興建兩座房舍,南邊的在趵突泉濱,稱為「濼源堂」;北邊的遙望歷山,稱為「歷山堂」。 \n(文轉B5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