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杏樹的搜尋結果,共07

  • 神佛傳奇董公真仙1/護國神醫降凡塵 仁心仁術如春暖

    神佛傳奇董公真仙1/護國神醫降凡塵 仁心仁術如春暖

    \n早年台灣先民橫渡凶險的黑水溝,多會攜帶家鄉神明香火同行以求庇佑,「董公真仙」便是如此來到台灣。新北市新店「進寶殿」義工蔡勺弁表示,董公真仙為救助貧病蒼生,多次降臨凡塵;傳說董公曾降於隋朝末年,名叫董柏華,自幼善良又聰穎好學,得到高人指點後,始研習天文地理和醫術,「他經常雲遊各地採藥,為民眾治病,深受百姓的尊敬和愛戴。」 \n \n董公再次降世則是在唐朝,當時皇太后一病不起,御醫們都束手無策,董公便化身為老人進宮行醫,成功挽救奄奄一息的皇太后,因而被視為神醫。唐太宗大喜,特封董公為「真人」,並賜予董公「進寶殿」令牌,讓董公能自由進入寶殿晉見皇帝。 \n \n蔡勺弁說,董公治病從不收取費用,但他會希望病人痊癒後,能夠栽種杏樹回報,多年來,病患種植的杏樹多達上萬棵,待杏樹成熟後,董公再以杏仁換取金錢用來製藥;「杏林春暖」一說,即是源自於董公的善舉,稱頌那些不重視金錢、只在乎救人的醫生。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女星守寡7年開房人夫當小三 正宮崩潰住院:不會原諒她

    女星守寡7年開房人夫當小三 正宮崩潰住院:不會原諒她

    日本50歲女星鈴木杏樹,曾和天王木村拓哉演出經典日劇《愛情白皮書》,近來爆出不倫戀,被拍到與已婚男演員喜多村綠郎搞婚外情,重創形象,而男方的妻子也首度發聲,直言「不會原諒她」。 \n \n鈴木杏樹1998年與醫師結婚,2013年丈夫因病離世,喪夫7年的她,上月被日媒《週刊文春》拍到2度和大1歲的已婚男演員喜多村綠郎幽會的照片,兩人開心在海邊約會,看來相當親密,並被直擊開著高級房車到酒店開房。 \n \n據悉,鈴木杏樹與喜多村綠郎是去年10月在京都合演舞台劇認識,喜多村曾不避諱公開表示對鈴木杏樹有好感,但其實他早在2013年就與寶塚歌劇團前成員貴城惠結婚。消息爆出後,鈴木杏樹6日即透過事務所發聲明,對於不倫一事道歉。 \n \n而據《週刊文春》報導,貴城惠得知老公和鈴木杏樹不倫後大受打擊,最近都吃不下睡不著,變得相當憔悴,現在已住院接受治療,每天得靠打點滴補充營養。而貴城惠入院前曾受訪,哭著表示不敢相信鈴木杏樹勾搭自己老公,不解大家相識一場,對方也結過婚,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崩潰直呼:「我怎樣都不會原諒她」。

  • 西安古寺千年銀杏樹日限三千人 天天爆滿

    西安古寺千年銀杏樹日限三千人 天天爆滿

    11月11日,有網友發現「西安古觀音禪寺」突然在海外的社交平台上走紅。原來,當天下午1點多,一名昵稱為「Aesthetic Sharer ZHR」的網友發佈了一系列照片,照片中,一顆巨大的銀杏樹坐落在一座中國古寺里,銀杏樹通體金黃,同時金燦燦的落葉也鋪滿整個庭院,場面十分壯觀。該推文轉發量高達5萬,點讚數量超過9萬。 \n \n根據該推文上的內容顯示,照片的拍攝者叫「Han Fei」,拍攝地點在陝西省西安市古觀音禪寺。推文作者寫道:「1400年的古銀杏樹」。 \n \n中外網友紛紛讚歎,「太美了」,「好想去看看」,「讓人想起那句『滿地翻黃銀杏葉,忽驚天地告成功』」等等。更有眼尖的網友發現並評論道:「這不就是傳說中李世民親手種的千年老樹嗎?」 \n \n10月28日,古觀音禪寺的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網上預約的公告,預約於10月29日正式啟動,每日入寺賞樹時間從8:30開始,17:00結束,每30分鐘為一個預約時段,日接待總量為3000人。預約開放以來,幾乎天天爆滿。

  • 走遍法國、香江 他的手工丸子正夯

    走遍法國、香江 他的手工丸子正夯

    「小時候跟家人在中崙市場做生意,耳濡目染之下,自己也開始做起手工丸子生意。」才剛滿30歲的羅紹亨,談起自己的創業歷程,話匣子就停不住。 \n \n 從小跟著父親做手工貢丸生意長大,羅紹亨對怎麼製作好吃的貢丸並不陌生。傳承自父親的好手藝,羅紹亨認為,貢丸,應該有更多變化。 \n \n 「所以現在我的手工丸子,口味非常多元化。」10幾年前,羅紹亨就決定要在傳統中加入創新元素。他不但去香港,學習正宗港式蘿蔔糕的做法,還特地去了法國巴黎一年,學會了法國醬汁的搭配和精髓。這些現在全部成了他手工丸子,多變口味的來源。中西合璧,成了杏樹枝手工丸子的特色。 \n \n 除了傳統原味貢丸,還有標榜健康的紅麴丸,加入義式風情的墨魚丸,韓式口味的泡菜丸,還有香菇丸、芋頭丸等。最重要的特色,就是使用豬後腿肉製作,不加任何不該出現的添加物,純手工,吃起來彈牙。原料也都跟在地小農合作直送。新鮮,是羅紹亨的堅持。 \n \n 「父親從小就跟我說,做吃的生意,一定要認真用心。」標榜健康,吃得安心,在食安問題層出不窮的台灣,羅紹亨很重視客人。除了在市場的傳統店面之外,羅紹亨也跨足電商,滿足各種不同階層的客人需求。「我的手工肉丸,不論是麻油雞或是羊肉爐,甚至是薑母鴨,吃起來都很百搭啦。」羅紹亨說。 \n \n 現在除了手工丸子之外,羅紹亨今年也開始製作年菜,讓觸角更多元。包括翡翠雙鮮、人參雞、蘿蔔糕、法式紅酒羊排等等。中西合璧的功力,也運用在年菜上。承繼父親的傳統好手藝,羅紹亨還要走出自己創新的路。

  • 陝西唐太宗親手栽植古銀杏 葉落鋪成黃金毯

    陝西唐太宗親手栽植古銀杏 葉落鋪成黃金毯

    最近大陸網上瘋傳一組銀杏落葉圖片,位於西安終南山古觀音禪寺,有一棵銀杏樹,據傳是當年唐太宗李世民親手栽種,距今已有1400多年歷史,被大陸列為古樹名木保護名錄。 \n \n \n為何傳說銀杏樹是由唐太宗所栽植,據傳是和「魏徵夢斬龍王」故事有關,最近,這棵銀杏樹的金黃杏葉飄落一地,地面像是鋪上黃金毯一樣,參觀的人絡繹不絕,網絡上的照片也驚豔了眾多網友,被稱為「最美銀杏樹,有種觸動心靈的寧靜!」 \n \n

  • 種杏達人送技術 杏鄉村農收入暴增

     山西「杏鄉」陽高縣大嘴窯村有910畝耕地,其中900畝都種植杏樹,去年當地杏農人均純收入達1.15萬元(人民幣,下同),是大陸貧困縣中為數不多的小康村。而這都要歸功於47歲的「種杏達人」李福祥(下圖,取自大同市人民政府)提供免費技術。 \n 《山西青年報》報導,李福祥是大嘴窯村杏樹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1984年他從農業中學果樹系畢業後便回到家鄉大嘴窯村。他認為當地能靠種杏樹致富,但卻遭到全村人的否定。 \n 面對質疑,李福祥獨排眾議,執意嘗試後果然成功種出果大、肉厚味甜的杏。 \n 在李福祥帶動下,當地農民不僅靠賣杏果發財也育賣杏樹苗。去年就售出70萬株杏樹苗,進帳280萬元。

  • 小安的新聞

    小安的新聞

     小安盯著自家院裏的桐樹看,企望那泡桐樹上的粉淡紅花能變成光亮鮮豔的石榴花。盯著房檐下一日日長高的狗尾把草,企望那草上能結出櫻桃或開出蘭花來。還希望樹上落的野麻雀,忽的一日裏,都變成鴿子或孔雀。這樣兒,都是小的變大的,醜的變美的,壞的變好的,就全都是著新聞了,他便準定可以成為新聞裏邊的人物了。 \n 剩下的事,就是貓在家裏守著冷清、守著電視看。把搖控器寸步不離地握在手裏邊,隨便按一下哪,電視螢幕上就會換一個節目或畫面。有時候,電視擺在正堂屋,小安躲到裏屋隔著一堵牆,一按那搖控,電視也會換上一個節目呢。有省台,有市台,有一連幾個的中央台。而最為讓人意外的,除了那些遙在天際的電視台,小安還發現,原來縣上、鄉上也有電視台。縣上的電視台,專播中央和省上的電視連續劇。他們一天播兩集,縣上就一天播四集,這樣老百姓就喜著縣上的電視節目了。而鄉里的電視節目裏,不播電視劇,只播鄉里的新聞和各個村的廣告和通知,時間定點是中午十二點和晚上七點半,每天只有兩小時。剛開始,小安看省裡、市里和中央台的新聞和廣告,看各個台那些又武打、又哭泣的連續劇,還看又蹦又跳和瘋了一樣狗腔貓調的歌和舞,然而過了三個月,也許兩個月,春天將至時,小安的電視胃口改變了。小安忽然想看縣上、鄉里的電視節目了。尤其是鄉里。他發現鄉里的節目每個鏡頭、每句播音都和他與村莊有關係。有次鄉里的節目裏,播一個尋人啟示時,他一看那照片,竟是自己外婆家常在村口看莊稼的那個的老頭兒。又有一次著,鄉里播一條新聞說,今年冬天格外冷,某某某家房檐滴水下的冰柱兒,長有三尺三,是二十幾年結的最長最長的冰柱兒。小安端著飯碗看電視,一看那冰柱主人的臉,竟是同村小學時和他同學的一個女同桌。放下飯碗去量自家房檐下的冰柱兒,我的天,三尺五寸長,比播的那最長最長的房檐冰柱還長著二寸呢。 \n 最為有趣的是,鄉里的電視節目播音說,春天來到了,世界上最先報春的是本鄉一戶農民家裏的紅杏樹。說往年杏樹都是二月才開花,可是今年裏,冬天冷得很,春天反倒來得早,正月未盡就有戶農家的杏樹開花了。當時小安正在屋裏縫著自己穿破的一雙棉線襪,一抬頭,果然看見電視螢幕上有棵杏樹枝頭開了幾朵小白花。再一看,那杏樹的主人竟是鄰居張三叔。採訪的話筒頂在張三叔的嘴,問他為什麼你家的杏樹就比別的杏樹開花早?三叔說,可能是我家杏樹過冬時身上包了一層草。問他還有別的原因嗎?三叔說,可能是孩子們冬天烤火喜把火盆搬到院落裏,那杏樹不僅穿了草暖衣,還一個冬天隔三錯五有火烤。 \n 有趣的很。電視上播了張三叔家杏樹提早開花的事,全村人都去張三叔家圍著那棵杏樹看,像圍著一個雪白裸露在路邊的姑娘樣。電視上播了同村王姓一家一隻母雞一天生了三個蛋,全村人都到王家去看那雞和蛋。養雞的婦女們,還要追問人家那蘆花母雞每天都餵一些啥。播了鄰村一戶人家裏,有隻母豬一窩生了十八個小崽兒,而且那崽兒個個都健在,還健壯,母豬在前走,十八隻小豬生龍活虎、靈靈現現地跟在它後邊,像一個女連長帶了一個連的兵。接下來,各村的養豬戶,都到鄰村那戶人家去參觀,去問人家如何才能讓母豬一口氣生下十八隻崽,還十八隻小崽都活著,金銀財寶般的招人喜愛呢。 \n 鄉里的電視節目實在招人喜歡喲。鄉里的人最愛看的就是鄉里的新聞、趣事和那些與他們相關的節目、錄影了。一不留神兒,就能在那電視上看到自己的親戚、朋友、同學啥兒的。今天你在電視上露個臉,明天全村的人都要把你當成鄉長、鎮長、縣長和明星一樣議論著。到了後天、大後天,那些你曾經認識過已經忘記了和從來未曾認識的,在村口、街上碰到你,一下就把你認將出來了,驚訝得如八百年前你們就是好朋友,八百年後卻不期而遇,忽然在村口、街頭碰著了。 \n 春來時,小安忽然想要上一下電視去。 \n 杏花開白了。桃花大紅了。村子和田野中的樹木都在不覺間搖搖身子,一身的枯色塵土沒有了,取而代之的,好像是一夜之間突然到來的綠色和淺青。一夜間,穿棉襖似乎多餘了。明明昨天誰家陰背的房檐下,還堆著一團潔白的雪,可今天,那雪不見了,除了暖暖燦黃的日光外,那團雪的地方只是有著一片暄虛的土。小安讓自家的電視天長日久都開著,聲音大到鄰居家裏都可聽得見。反正聲音大小都是要用那麼多的電。小安就把那電視的音量開到最大處,以使自己在院裏和灶房,走動和燒飯,都能把電視當成廣播聽。 \n 小安心情好,給自己燒了湯麵條,還在那麵條湯中放了蔥,放了蒜,放了青菜小磨油,還有一個油煎炒雞蛋。端著飯碗在院裏聽著電視吃飯時,小安忽然看見爺爺給他留下的那只母雞入春開窩了。它咯嗒咯嗒地叫著從簷下的生蛋窩裏跳下來,邀功領賞似的在地上團團轉。小安過去把手伸進草窩摸了摸,竟摸出一隻熱暖的雞蛋來。雞蛋和人的指頭豆兒一樣大,彷彿鵪鶉蛋,只是顏色呈著雞蛋白。可就在小安有些洩氣地想要把那雞蛋放下時,小安臉上掛笑了,忽然想,多麼小的雞蛋哦,是全村、全鄉最小最小的一粒雞蛋呢,和那一隻母雞一天生了三隻大雞蛋、一頭母豬一窩下了十八隻壯崽樣,這都是可以當作新聞走上鄉里的電視節目呢。 \n 小安就相信:我終於也可以走進電視節目了。 \n 3 \n 當然囉,事情沒有那麼便當和順利。 \n 鄉里製作節目的機房設在鄉政府邊上的一個鄰院裏。一屋子的電線和機器,還有幾個年輕人,加上門口牆上寫的「每提供新聞線索一條,獎勵五元;重大線索,獎勵十元」的兩行字,這就是鄉電視站的全部了。那些錄製節目的年輕人,小安其實都認識,經常看見他們在村裏扛著機器錄來攝去著。還看見他們開一個方屁股的吉普車,到鄉下和山區錄製節目著。小安拿上那粒巧小的雞蛋就去了,讓人家看了雞蛋說明情況後,小安請求道: \n 「你們去我家錄攝錄攝吧,我不要你們獎的錢。」 \n 接待小安的是個小夥子,專管新聞線索的,還去省裏的新聞學院培訓過。他接過雞蛋看了看,又朝半空拋了一下接著道:「回家吧,回家用這鵪鶉蛋下碗麵條吃。」 \n 小安說:「真是雞蛋呀!」 \n 人家問:「真是嗎?」 \n 小安說:「不信你到我家看看那只生蛋的雞。」 \n 人家就笑了:「都改革開放了三十年,母雞還生這麼小的蛋,你這是讓我們批評社會還是批評那隻雞?」 \n 小安無話可說了,只好拿著那只巧小的雞蛋回了家。把雞蛋像丟一枚石子樣丟在院裏窗台上,從此後,小安就從內心念念不忘地想要上電視。一心一意要成為那新聞裏的人,如同到了該讀書的孩子想要讀書樣,真要背著書包上學讀書也是一件平常的事,可是別的孩子都去了,惟你沒有去,那想念就根植心裏了,徹夜難眠了,椎心刺骨了。小安想要走進電視成著新聞裏的人,開始幾天只是想,後來他就每天在做、在找了。他盯著自家院裏的桐樹看,企望那泡桐樹上的粉淡紅花能變成光亮鮮豔的石榴花。盯著房檐下一日日長高的狗尾把草,企望那草上能結出櫻桃或開出蘭花來。還希望樹上落的野麻雀,忽的一日裏,都變成鴿子或孔雀。這樣兒,都是小的變大的,醜的變美的,壞的變好的,就全都是著新聞了,他便準定可以成為新聞裏邊的人物了。 \n 可是哦,什麼也沒變。草還是草,樹還是樹,野雀還是那麼嘰嘰喳喳、單調醜陋的叫。 \n 有一天,小安發現自家的花貓早上眼珠是綠的,到中午貓的眼珠成了金黃色,他跑到鄉政府的電視站裏問:「這是新聞嗎?」 \n 人家說:「你回家吧!」 \n 又有一天,小安發現他家的雞晚上不回窩裏臥,總到羊圈和那隻山羊睡到一塊兒。睡著睡著有了感情的事──山羊身上生著蝨子時,它便在圈裏臥下來,讓雞在它的背上捉著蝨子吃。捉完了它還四腳朝向天,讓雞再在它的肚上捉。小安覺得這件事情趣得很,如桃樹與柿樹談了戀愛樣,慌忙跑去找那管著線索的人。 \n 「你們快到我家錄攝錄攝吧!」 \n 人家說:「回去吧,春天了,農忙啦,趣聞軼事我們不再報導啦。」 \n 這一次,小安極其失落地回到家裏後,人像病了一場樣。連雞給羊啄虱逮蚤都不是新聞了,小安就不明白還有什麼事情能比這更為有趣,更能受人念心和喜愛。連續幾天裏,他不再去看家裏的狗尾巴草上開出蘭花沒。不再去看院裏的泡桐樹上結出柿子、石榴、蘋果沒。他和村人們一道吃過飯了去澆地。吃過飯了去鋤地。去鋤地了還把山羊趕到田頭啃春草。去年間,這些活兒都還是爺爺幹著的,他只是跟在爺爺身後趕了山羊敷衍著。可到了今年裏,他就不能敷衍了,不能不踏踏實實、詳詳細細了。然而呢,在小安澆了兩塊地、鋤了三塊田,最後在仲春的一個下午間,到村外一面遠坡地裏鋤著小麥時,小安猛地看見自家田頭的槐林裏,有著一隻土野雞,又大又肥,尾巴上的羽毛長得和鞭子一樣長。先還是,小安僅只盯著野雞看;到後來,小安朝那野雞走過去。走過去,那野雞彷彿是在等著小安樣,直到他距野雞還有兩步遠,那野雞才掉頭朝遠處躲幾步,或搧著翅膀飛兩下;倘是小安站下來,它也站下來;小安朝前走,它就朝後退;可是小安朝後退,它卻又追著小安朝前走,使它離小安總是只有兩步遠。 \n 兩步遠,小安心裏哐咚一聲響,看見野雞尾巴上的長毛間,有好幾個絢紅絢藍、硬幣大小的花斑點,閃閃灼灼,美麗無比。於是著,小安緊盯那斑點看一會,撒腿就往山坡下鄉政府隔壁的電視站裏跑,像看見了一顆初春就結滿葡萄的老槐樹,不去電視站裏報告確實不行了。 \n 小安氣喘喘噓噓,汗流浹背,兩腿發軟地跑了幾裏路,到電視站裏時,站裏的人正往吉普車上裝著機器和設備,要到更遠的鄉下拍節目。為了讓人家到自家田裏把那如孔雀的野雞新聞拍下來,他一下拉著管線索的小夥說: \n 「快,快──我家田裏有隻野雞和孔雀一模樣!」 \n 那小夥手裏提了用帆布包了的機器架,望著小安就像望一隻滿山遍野、到處都是的野麻雀。 \n 小安擦著額門上的汗:「就在山坡上我家的麥田裏,你們再不去它就要飛走了。」 \n 人家從口袋摸一把,不耐煩地往小安手裏塞一下,什麼也沒說,慌裏慌張上了吉普車。待那小夥上了車,吉普車就如孔雀一樣邊飛邊跳地躲開了他,在車後留下一股一團的煙,白濃濃,黑霧霧,像一片雲牆把小安的視線與那車子隔開來。小安睜大著眼,目光穿透那煙霧,盯著吉普走遠後,低頭往手下裏看一下,才知道那小夥剛才是往他手裏塞了五塊錢。 \n 小安什麼也沒說,站一會,到了電視站,把那五塊錢塞進那小夥常進常出的門縫內,便又默默往山坡上的麥田走去了。(2)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