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村上春樹的搜尋結果,共162

  • 村上春樹憶父 棄貓當起點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愛貓,過往作品如《海邊的卡夫卡》、《發條鳥年代記》、《1Q84》都曾出現貓的身影,還曾與插畫家安西水丸推出以貓為主題的繪本《毛茸茸》。但在新作《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中,村上則以貓起興,以貓作結,罕見道出自己與父親最真實的回憶。

  • 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

    棄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

     作者/村上春樹出版社/時報出版

  • 你的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你的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春光總是讓人眷戀 \n「你想哭,我會陪你掉淚,儘管前一刻我的心情其實是雀躍的。你要笑,我會陪你笑出聲,儘管我上一秒其實是沮喪的。」在寫給妻子村上陽子的情詩裡,村上春樹溫柔多情。 \n與陽子初識時,村上春樹剛剛過完19歲的生日。作為獨生子,他最好的朋友是一隻貓。他不愛和人打交道,喜歡躲在圖書館裡看雷蒙德‧卡佛、傑羅姆‧塞林格的作品。那年春天,村上春樹在早稻田大學圖書館看見長髮及腰的陽子,年輕的心瞬間震顫。村上春樹發現陽子和自己一樣愛看《世界歷史》系列圖書。圖書館裡,這部書只有一套,為了讓陽子每天都能看到想看的那一冊,他總是早早來到圖書館,搶先把陽子即將看的那一冊書取出來,等陽子來了,再給她。 \n村上春樹每天告訴自己鼓起勇氣表白,但他每次把書交到陽子手上後就害羞地走開。直到陽子讀到最後一本《世界歷史》,村上春樹終於拿出紙筆,寫下「我在圖書館門口等著你」的紙條,夾在書的扉頁。他把書遞給陽子,轉身走出圖書館,坐在門口,沐浴陽光。村上春樹希望愛情的陽光也能如此灑在自己身上,暖意洋洋。 \n但當時陽子並不喜歡村上春樹,婉拒了他。村上春樹非常氣餒,不過很快又恢復了自信。遇見陽子,始知眷戀。他偷偷抄下陽子的課程表,每天和她在課堂上打照面。若陽子遇到什麼事情,他總是第一時間去幫助她。一次,陽子因為牙痛滿臉愁容,醫生也沒有更好的止痛辦法。村上春樹得知後,想到了家鄉京都的習俗:當有人牙痛時,另一個人步行5小時走到他身旁,告訴他牙齒收下了,就能夠讓牙痛的人康復。當村上春樹大汗淋漓地跑到陽子面前,喊出「牙齒收下了」時,陽子覺得眼前的男孩著實可愛,便約村上春樹在除夕之夜一同聽鐘聲。 \n新的生活,心的歸宿 \n相處後,兩個喜歡離群索居的人,都發現了心的歸宿。1971年,尚未畢業的村上春樹決定和陽子結婚。兩個年輕人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生存。陽子喜歡爵士音樂,村上春樹便想開一家爵士樂酒吧。為此,村上春樹和陽子每天打幾份工,終於攢夠了開店的錢。位於東京西郊的國分寺爵士樂酒吧生意不溫不火,在冬天也開不起暖氣,村上春樹和陽子只能裹著很多衣服睡覺。「雖然現在面臨困難,可是這樣的經歷也能滋養我們的生命。」陽子的鼓勵讓村上春樹對未來充滿信心。到了春天,生意漸漸有了起色,幾年下來,債務還清了,陽子和村上春樹決定把酒吧開到城裡最好的地段。 \n「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成名,到現在我還覺得很意外。」多年以後,當村上春樹已經成為日本文壇最著名的作家時,陽子說道。 \n1978年4月,春暖花開,看著在酒吧廚房裡切菜的村上春樹,陽子喊他出去走走。村上春樹決定去東京明治神宮球場看棒球賽。場上,擊球手希爾頓打出一記漂亮的二壘打,村上春樹非常激動。棒球運動員最大的價值是擊球,而戲劇專業出身的村上春樹瞬間覺得,自己的價值應該是寫小說和劇本。「心情好的日子,倚倚臥臥喝點啤酒,忽然就湧起想寫點什麼的衝動,於是就去買來稿紙和自來水筆開始寫了。」村上春樹很難解釋那一刻的聯想,但他實實在在地在那一晚,伏在餐廚桌上,動筆創作《且聽風吟》。剛寫完幾頁,村上春樹就迫不及待地讓陽子作為第一位讀者。 \n不過,剛寫出的文字並不有趣,在觀察妻子閱讀的表情時,村上春樹有些失落。陽子沒有說不好,而是打開身邊的留聲機,播放起爵士樂。內心還在波濤起伏的村上春樹一下沉浸到音樂中。「爵士音樂是一種即興的表演,我的創作也需要找到合理的節奏。」 \n「我覺得,你的文章像西方人寫出的日語。」陽子的話讓村上春樹靈光一現,他開始用英文創作,再翻譯成日語,這種獨特的習慣,使他形成了整個日語文壇中最為別致的風格。 \n你的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n在村上春樹把《且聽風吟》的原稿寄給出版社後,他一直沒有收到回音。當他把小說原稿直接寄了出去時,他告訴自己,如果沒有消息,那麼自己就再也不寫小說了。 \n他和陽子繼續過著如常的日子,每天照看酒吧生意、聽爵士樂、散步。一天,他們散步回家,突然接到日本群像新人獎組委會打來的電話,告知他《且聽風吟》獲得了大獎。村上春樹難免有些驕傲,幻想起未來的日子。「我們現在的生活也很好啊。」陽子只說了這一句話,就讓村上春樹從幻夢中醒來,他更加篤定陽子就是自己的精神歸宿,說:「我可以離開我的編輯,但不能離開我的妻子。」 \n1981年,村上春樹將酒吧賣了出去,決定全職寫作。當時,很多人勸阻他,只有陽子支援他做出的選擇。在妻子的鼓勵下,村上春樹決定「拚盡全力試試寫小說,如果不成功,那也沒有辦法,從頭再來不就行了」。 \n村上春樹和妻子搬離東京,每天一起跑步,一起創作。陽子對村上春樹的作品提出了很多要求,有時候會要求村上春樹把某一章節改五六次,甚至重寫。正是這些挑剔的建議,使得村上春樹的作品質量越來越高,聲名也越來越大。村上春樹成名後,陽子卻更加低調,連齊腰的秀髮也剪成了短髮。很難有人捕捉到陽子的身影,除非在村上春樹的書裡─那些插圖都是她拍攝的風景。 \n村上春樹和陽子沒有要孩子,他們把生命完全投入對彼此的欣賞和愛中。不久前,有網友偷偷拍下了村上春樹和陽子在京都一家小餐廳吃飯的場景:陽子用手撐著頭,眼睛望著村上春樹,村上春樹望著陽子,目光裡透露著真情。二人的頭髮雖已經花白,眼神卻依然那麼熾烈。這道光,也照亮了他們彼此的世界。 \n(本文摘自 《讀者雜誌 202006期》)

  • 讀者6月號 羨煞村上情史

     「村上春樹」對著也是頭髮花白的太太「村上陽子」說:《你的光照亮了我的世界》,這道光,也照亮了他們倆的世界,從19歲到老的「村上情史」受到全球各年齡層的朋友所羨慕。金庸小說裡《那個世界錢不重要》,小說中的各個門派、族群、角色,都寫得活色生香、謀篇布局,簡直像一本博物誌,或因金庸從小到老的豐富閱歷聽聞有關。且看《讀者》雜誌6月號,還有許多現實與理想的好文章,傳述著人間世! \n 蔣勳將曹操寫出《傲世的霸主,孤獨的詩人》,定位為魏晉時期的第一詩人,是集真性情與政治冷酷於一生,日本文學史家也稱之為「唯美時代」。《與人為伴》的狗文化超過1萬年了,可以從中西的骨董字畫中,發現犬類擬人化的情感仍在當今文明中發酵。 \n 本期特別摘錄柯比˙布萊恩親自寫的《我是這樣成為柯比的》,堪為勵志成功的圭臬。名筆的文章有:莫言寫《不讚美胡同的人》、張宏傑寫《曾國籓與李鴻章的進退》、黃霑寫《捐獻》、古龍寫《蛇與仙鶴》、劉墉寫《大膽與工謹》、馮唐寫《大膽與破敵》、汪曾祺寫《自得其樂》的私房菜等。感人的篇章則是:《泥沙俱下的生活》、《告訴家人我生病了》、《與母親相守50天》、《人生海海》等,感動中也舒心。面對防疫、新科技與金融社會,也有不少好文章。 \n 行銷90多國和地區的《讀者》,摘文來自海內外的知名作家和媒體,有兼容並蓄的多元題材和國際視野,每本80元,在誠品堂等大書店和網路書店販售,在台十周年慶,訂閱一年12期960元,優惠加贈一期,並贈精美絨布繡有《讀者》標誌的鑰匙環和原子筆;2019年合訂本以768元優惠。函附20元回郵,免費試閱《讀者》精選期刊一本,電話:02-27028599。

  • 台灣漫畫家高妍 村上春樹指定她

    台灣漫畫家高妍 村上春樹指定她

     作家村上春樹首度與台灣創作者合作,即將在4月推出的《棄貓──關於父親,我說的其實是…》,由漫畫家高妍繪製封面及內頁插圖。過去這項工作多由已故插畫家安西水丸素操刀,這次擔當如此重任,高妍表示,「村上春樹是影響自己最深的作家,能為村上春樹的新作繪製封面,是從沒 \n 想過的事情,真的非常開心。」 \n 村上粉絲 喜獲大師賞識 \n 高妍分享,去年日本《玄光社》曾刊出自己的作品,經出版社引薦,輾轉獲得村上春樹的賞識,「我很喜歡書,但從沒畫過封面,我很欽佩日本出版社願意推薦一個名氣不高的創作者,也很謝謝村上春樹給我的信任,他在看過我的作品後,對出版社說『全部交給她吧』,讓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n 高妍表示,收到出版社來信時,一度不敢相信,也因首次繪製書封,就是繪製村上春樹的書,過程中不斷對自己的作品產生懷疑,所幸最後的成品,村上春樹也非常喜歡。 \n 挪威的森林 最愛小林綠 \n 高妍表示,她最喜愛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他在書中對世界、愛的價值觀有許多思考,連看似荒誕無邏輯的事情,在他豐富的文筆下,都變得非常有魅力。特別喜歡『小林綠』這個角色,我的漫畫《綠之歌》也是因為她而命名。」 \n 繪製封面插圖 4/23出版 \n 高妍表示,「在《挪威的森林》中,女孩小林綠的愛,就是對方願意不顧一切為她去買塊草莓蛋糕。而在漫畫中,女主角所希望得到的愛,會讓她感到幸福的,就是對方願意不顧一切地跟著她飛去日本聽細野晴臣的演唱會。」 \n 新書《棄貓──關於父親,我說的其實是…》集結村上春樹去年發表在報章雜誌的散文,由《文藝春秋》出版,高妍除繪製封面外,也為每篇散文繪製插圖,共13幅。內容圍繞著村上春樹與父親的回憶,預定4月23日於日本出版。

  • 村上春樹新作繪者 台灣新銳漫畫家高妍

    村上春樹新作繪者 台灣新銳漫畫家高妍

    享譽國際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將在4月推出新作《棄貓──關於父親,我說的其實是⋯⋯》(猫を棄てる 父親について語るとき,暫譯),並由台灣新銳漫畫家高妍繪製封面及書內插圖。高妍表示,村上春樹是影響自己最深的作家,能為村上春樹的新作繪製封面,是從沒想過的事情,真的非常開心。 \n \n高妍表示,在村上春樹的作品中,最喜愛《挪威的森林》,「他在書中對世界、愛的價值觀有許多思考,連看似荒誕無邏輯的事情,在他豐富的文筆下,都變得非常有魅力。特別喜歡『小林綠』這個角色,我的漫畫《綠之歌》也是因為她而命名。」 \n \n《綠之歌》為高妍2018年自行出版的作品,描述一位女孩遇見日本音樂家細野晴臣的歌曲,進而深深著迷的故事。高妍如漫畫中的女孩一般,非常喜歡細野晴臣,甚至發展出不同於小林綠、屬於自己的「草莓蛋糕理論」,顯見高妍對細野晴臣及村上春樹的創作,都有深刻共鳴。 \n \n高妍表示,「在《挪威的森林》中,女孩小林綠的愛,就是對方願意不顧一切為她去買塊草莓蛋糕。而在漫畫中,女主角所希望得到的愛,會讓她感到幸福的,就是對方願意不顧一切地跟著她飛去日本聽細野晴臣的演唱會。」 \n \n高妍分享,去年日本《玄光社》曾刊出自己的插畫作品,因而被村上春樹的書籍設計師所認識,經出版社引薦後,村上春樹才看見自己的作品,「我很喜歡書,但從沒畫過封面,我很欽佩日本出版社願意推薦一個名氣不高的創作者,也很謝謝村上春樹給我的信任,他在看過我的作品後,對出版社說『全部交給她吧』,讓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n \n《棄貓──關於父親,我說的其實是⋯⋯》為村上春樹在去年發表於雜誌的散文集,由日本出版社《文藝春秋》出版,高妍除繪製封面外,也為每篇散文繪製插圖,共13幅。內容圍繞著村上春樹與父親的回憶,《文藝春秋》今(25)日於官網發布新作消息,預定4月23日於日本出版。

  • 村上春樹: 養貓煩惱就沒了

    村上春樹: 養貓煩惱就沒了

    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2月22日參加在九州熊本市舉辦的談話會,由於當天是「貓之日」,被問到喜不喜歡貓時,他表明自己愛貓勝過狗,還經常建議人養貓,因為大部分的煩惱只要養貓就能解決。 \n《每日新聞》報導,村上在談話會上被問到有關貓的回憶時表示,「因為我經常旅行,很遺憾的,我沒有養貓」,但每天早上慢跑時都會和3隻野貓交流。 \n他說,「我們彼此認識,對方會以若無其事的表情經過,好像在說『又來跑步嗎?』,但是只要一叫牠,就會過來讓我摸摸牠的頭,摸3次左右牠就走掉。我們保持著比較好的關係(笑),恰當的距離感。」。 \n被問到是否喜歡貓時,村上以強有力的口吻回答,「當然是愛貓!」,「雖然也不討厭狗,但貓比較心靈相通,大概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n有讀者問到,「感到無力感和喪失感時,應該怎麼平復心情?」,他立刻回答,「摸摸貓」,「我在做煩惱諮詢時,大半都會建議大家說,『請養貓』。大部分的煩惱只要養貓就會好。」。 \n村上發起的2016年熊本地震賑災捐款,共募集了1千350萬日圓。這次的談話會是為了向日本全國的捐款人報告賑災款的用途。最後決定用在整修熊本市內的夏目漱石故居、熊本市動植園、支援西原村的音樂演唱會上。 \n

  • 諾貝爾文學獎 村上春樹又陪榜

     諾貝爾文學獎去年因負責單位瑞典學院爆發性侵醜聞而停頒,10日公布2018年與2019年得獎者。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多年來連續入圍此獎,被視為熱門得獎者,可惜今年他再度飲恨。 \n \n 村上春樹的小說在90年代後陸續出現英譯版本。2002年出版的長篇小說《海邊的卡夫卡》令他在歐美文壇地位再創新高峰,從而被認為是日本最有希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村上自2009年起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此後連續多年入圍,但一直未能摘下桂冠。 \n \n 由於去年諾貝爾文學獎停頒,瑞典文化界人士特別設立「新文學獎」,村上春樹也入圍。但他主動去信給主辦單位說,雖然感謝對方提名,但是「自己想遠離媒體焦點,專注於寫作,因此希望從入圍名單中撤下」。最後村上退出新文學獎。 \n \n 村上春樹的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即獲得日本群像新人獎。他也是一位多產作家,至今共出版14部中長篇小說、14部短篇小說集,還有20多本隨筆散文、遊記及紀實文學。 \n \n 村上寫作風格深受歐美文化薰陶,少有日本文壇戰後陰鬱沉重的氣息。他被稱為第一個純正的「二戰後時期作家」,且被譽為日本1980年代文學旗手。他也擅長歐美文學的翻譯,近年翻譯的美國文學作品如《大亨小傳》、《麥田捕手》都是經典名作。 

  • 為村上備戰 書店、出版社諾獎前出招

    為村上備戰 書店、出版社諾獎前出招

    諾貝爾文學獎將在台灣時間今(10)日晚間揭曉。每到這個時刻,傳聞中多年的「陪榜王」村上春樹就會再度引起眾人關注。不只日本書店、出版社會預先訂書備戰,在台灣負責村上作品的時報出版,也是每年為媒體備好「得獎信」,準備一「中獎」就寄出。今年又剛好搭上村上春樹創作40週年,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在台灣改版重出,部分書店也推出特製的「村上專櫃」,一次展示村上作品。 \n \n日本大型連鎖書店「淳久堂書店」池袋本店的資深副店長田口久美子,也曾在《書店不屈宣言》一書中生動描寫書店2012年為諾貝爾獎做準備的情景。即使村上在日本已經是賣到幾百萬本的暢銷作家,書店仍然連年製作「賀!村上春樹勇奪諾貝爾文學獎」的書區,預先下訂村上的書,因為「諾貝爾獎是特別的」,「至今沒讀過的人會跑來讀,看過他書的人也會到書店買漏讀的那本。」 \n \n不過生性低調的村上春樹其實不喜歡這樣的關注。田口久美子寫到,「村上每一年的『這一天』似乎都不會在日本。」由於作家會被事前通知入圍文學獎,據說村上春樹每年都會到國外,避開騷動。 \n \n
村上春樹自1979年以《聽風的歌》出道,幾乎每一兩年就有新作,在日本和全世界擁有大量書迷。村上的作品從80年代開始在台灣風行,書中呈現的青春、愛情、找自己等主題,加上細膩描寫優渥、洋派、中產階級式的獨特生活型態,與社會徬彿格格不入,卻又渴望被理解,深獲讀者共鳴,形成一股村上風。 \n \n時報出版董事長趙政岷表示,村上春樹一共50多部作品,在台灣的累計總銷量約有200萬本,不只在80、90年代成為文青必備書,在現在出版蕭條的年代,每次村上一出長篇小說,還是暢銷保證,「至今賣最好的是《挪威的森林》、《1Q84》和《遇見100%的女孩》。」近年更選出幾部村上的經典作重新修訂再版,為的是更貼近新一代年輕讀者的閱讀品味。 \n \n由於村上春樹是暢銷保證,出版社為了競爭新書版權更是競爭激烈。時報雖然最早正式獲得授權在台出版,但近年的新書常見其他出版社來競爭。趙政岷坦言,「光是為了簽下《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的版權,就花了500萬台幣,應該是台灣出版史上最高的預付版稅金額。」也可見村上受歡迎的程度。

  • 村上春樹再陪榜 日評論家認或與石黑一雄有關

    村上春樹再陪榜 日評論家認或與石黑一雄有關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今年仍然未獲諾貝爾文學獎,可說是年年都被預測,但年年都陪榜。日本文學評論家事前就預測村上獲獎機會不高,或許跟石黑一雄已在201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有關。 \n 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今天揭曉,由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得殊榮,2018年文學獎則由波蘭女作家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拿下。 \n 今年70歲的人氣作家村上春樹在每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前夕,總是讓日本人滿懷期待,村上迷更是高度投入,不過從2009年起,年年陪榜。 \n 日本放送協會(NHK)日前曾整理,村上春樹之所以受到日本人高度期待的兩大主因。 \n 第一,村上春樹是日本現代作家中,作品廣受世界讀者喜愛的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譯成逾50種以上語言,是全球讀者都期待推出新作品的作家。 \n 第二,村上春樹曾奪得不少國際性文學獎項,例如2006年獲得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Frank O'Connor)國際短篇小說獎,及捷克的卡夫卡獎。 \n 而且從卡夫卡獎來看,在村上春樹獲獎前的2005年及2004年得主,都在同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讓村上春樹是否也會獲諾貝爾文學獎變得備受關注。 \n 日本人從2009年以來就期待村上能獲獎,但從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日裔英籍的石黑一雄後,讓評論家與學者認為村上近年要獲獎的機會不高。 \n 日本經濟新聞2017年曾報導,文藝評論家川村湊在當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前說,由過去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可看出,語言、國籍和民族等具有一定規律。日本已有2人得過諾貝爾文學獎,分別是1968年的川端康成與1994年的大江健三郎。 \n 川村湊預測若要「輪到」日本作家得獎,可能有20多年的週期;他當年預測,如果這項前提成立,村上春樹2019年得獎機率最高。 \n 不過,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日裔英國人石黑一雄。 \n 石黑一雄1954年出生於長崎,5歲隨父親移居英國,1982年歸化英籍。石黑成名甚早,1989年以小說「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獲得英國文學界最高榮譽的布克獎(Booker Prize),作品多次被改編電影與電視劇。 \n 川村湊今年10月初撰文指出,從1901年頒發諾貝爾文學獎以來,一共有3位「日本人」獲獎,分別是1968年的川端康成、1994年的大江健三郎,及2017年的石黑一雄。 \n 他認為,雖然石黑一雄是用英語寫作的日裔英國人作家,但因為在長崎住到5歲才前往英國,這樣的出生背景被認為是「日本人作家」,似乎也沒什麼好感到不可思議。 \n 川村說,就像2000年獲獎的高行健,其實是住在法國的流亡作家,擁有法國國籍,但仍被視為「中國人作家」。 \n 川村說,諾貝爾文學獎的評選過程一直是個謎,從日本人作家得獎來看,川端後的26年是大江得獎;大江後的23年是石黑得獎。如果「日本人作家」要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有一個20多年的週期,那2017年的「日本人」名額中,村上春樹或許在當時與石黑一雄並列可能得獎人選也說不定,畢竟村上在英國博彩公司的預測排名,比石黑來得前面。 \n 他說,如果瑞典學院認為石黑獲獎是頒獎給「日本人」,那村上未來10多年獲獎機會可能不大。如果依照上述日本人得獎週期,那下次再「輪到」日本人得獎可能是2040年代,屆時村上是否健在仍是未定之天,而新一代的日本作家也將抬頭。 \n 川村2018年曾說,至少未來2到3年,村上似乎很難獲獎。最近沒有出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義大利及葡萄牙等國,還有很多重量級作家,很難想像會把這些作家置之不理,然後連續選出「日本人作家」獲獎。 \n 日本產經新聞曾報導,東京大學教授沼野充義說,雖然石黑是用英語寫作的英國作家,但在海外研究者間都認為「石黑肩負了日本文學的一部分」,也經常被討論與日本間的關係,「可說是半個日本作家」。 \n 沼野說,石黑2017年拿下諾貝爾文學獎後,提高了日本的存在感,相同國家及地區的作家要再度拿下諾貝爾文學獎,似乎在時間上會有所間隔。

  • 村上春樹再度摃龜  波蘭、奧地利作家獲諾貝爾文學獎

    村上春樹再度摃龜 波蘭、奧地利作家獲諾貝爾文學獎

    諾貝爾文學獎2018年因性醜聞停頒一年,2019年一次頒發兩年的獎項。2018年由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荻(Olga Tokarczuk)獲獎。評審表示,她的作品的敘事和想像,有如百科全書式般,代表著跨越不同疆界的生命樣態。朵卡荻作品在台出版兩本《收集夢的剪貼簿》和《太古和其他的時間》,其中《太古和其他的時間》曾獲2003年中時開卷翻譯類十大好書獎。 \n \n2019年則由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獎。評審表示,他的作品帶有語言學上的獨創性,更加明確的探索了人類的經驗和經驗的邊界。創作作品囊括詩、戲劇、廣播劇、電影劇本、電影導演以及長篇小說。台灣曾出版他的《夢外之悲》、《守門員的焦慮》和《左撇子女人》等書。

  • 諾貝爾文學獎10日公布 村上春樹能否獲獎受矚目

    去年因故未能如期頒發的諾貝爾文學獎,預計10日將一併公布2018年及2019年的獲獎者,每年都被認為有奪獎機會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能否獲獎,再度受到關注。 \n 日本時事通信社報導,諾貝爾文學獎去年因為瑞典學院相關爭議未能如期頒發,今年將同時公布2018年及2019年得獎人。除了村上春樹外,加拿大詩人卡森(Anne Carson)等人,及長居德國的日本作家多和田葉子,都被視為有奪獎機會。 \n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村上春樹會受到大家高度期待,主要有兩個理由。 \n 第一,村上春樹是日本現代作家中,作品廣受世界讀者喜愛的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譯成逾50種以上語言,是全球讀者都期待推出新作品的作家。 \n 第二,村上春樹曾奪得不少國際性文學獎項,例如2006年獲得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Frank O'Connor)國際短篇小說獎,及捷克的卡夫卡獎。 \n 而且從卡夫卡獎來看,在村上春樹獲獎前的2005年及2004年得主,都在同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讓村上春樹是否也會獲諾貝爾文學獎變得備受關注。 \n 雖然還未拿下諾貝爾文學獎,但村上春樹在2006年後又陸續奪得許多獎項,就連英國博彩公司每年針對諾貝爾文學獎的預測,到現在還是把村上春樹視為最有可能獲獎的其中一人。 \n 另外,諾貝爾和平獎預計11日頒發,16歲的瑞典環保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被認為有希望奪獎。 \n 根據英國各大博彩公司預測,桑柏格在和平獎最具人氣;如果桑柏格能獲獎,將刷新2014年由當年17歲的巴基斯坦人權鬥士馬拉拉.尤沙夫賽(Malala Yousafzai)獲獎的最年輕紀錄。 \n 不過,奧斯陸和平研究所(PRIO)認為氣候變遷與(和平獎傳統主題的)武力紛爭之間的直接關連並不明確,將桑柏格排除在可能獲獎人選外。 \n 被認為有機會奪下和平獎的還有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Abiy Ahmed)、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等人。 \n 有機會奪得諾貝爾其他獎項的日本人包括,京都大學教授森和俊(生理學或醫學獎)、京都大學特別教授北川進(化學獎)等人。 \n

  • 諾貝爾文學獎預測  村上春樹排第3

    諾貝爾文學獎預測 村上春樹排第3

    諾貝爾文學獎即將於10日公布。據日本共同社4日報導,在英國博彩公司NicerOdds截至4日的獲獎者預測榜上,出現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與多和田葉子的名字。村上以相同賠率排在熱度第3,多和田以相同賠率排在第16,能否出現第3位日本人文學獎得主受到關注。 \n \n位居榜首的是加拿大女詩人安妮·卡森(Anne Carson),排行榜上女性排名居前是特色。去年因主辦方瑞典學院爆發性侵醜聞令多名評審離職,以致停頒文學獎。今年將同時公布2018年和2019年的獲獎者。 \n \n根據NicerOdds的預測,卡森賠率為1賠5;加勒比海法國海外省瓜德羅普出身的女作家瑪麗斯·孔戴(Maryse Conde)以1比6位居其後:其次為村上和中國女作家殘雪、俄羅斯女作家柳德米拉·烏利茨卡婭(Lyudmila Ulitskaya)、肯尼亞作家恩古齊·瓦·提安哥(Ngugi Wa Thiongo),賠率為1比9。多和田賠率為1比21。賠率熱度與實際獲獎者未必一致。 \n \n評審委員會主席安德斯·奧爾森(Anders Olsson)6月說明稱,重視兩名獲獎者的「協調」,稱「比如,避免相同領域的文學,或選出一男一女等」。諾貝爾文學獎也被認為存在考慮地區平衡的傾向。中東及非洲已10年以上沒有獲獎者。日本作家川端康成(1968年)和大江健三郎(1994年)兩人曾獲得該獎。 \n \n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多年來被視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大熱門,卻年年與獎擦身而過。今年該獎一次頒發2座,村上能否得獎又成為話題。 \n \n去年5月,瑞典學院前院士佛洛斯坦遜女士的丈夫阿爾諾被爆出性侵至少18名女子,更傳出部分案件就在學院發生。當時學院曾表決是否開除佛洛斯坦遜,然而表決沒有過關。這項結果備受抨擊,加上學院接連爆出洩露得獎者和金融犯罪醜聞,引爆院士辭職潮。瑞典學院後來發表聲明,決定將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延後到今年宣布。

  • 村上春樹微電影比賽 龍華文創奪冠

    村上春樹微電影比賽 龍華文創奪冠

    龍華科技大學文化創意與數位媒體設計系學生陳韻筑,在系上老師張仁礦指導下參加「第五屆村上春樹微電影比賽」,以《村上春樹的告別式》獲得評審青睞,從200餘件優秀作品中脫穎而出奪冠。校長葛自祥說,龍華文創近年參加各類型微電影競賽比現優異,相信同學畢業後能成為文創產業重要人才。 \n \n本屆村上春樹微電影比賽是以「這時候,我就想讀村上春樹」為主題,拍攝風格不限。陳韻筑在張仁礦指導下,拍攝微電影作品《村上春樹的告別式》明亮清新、平淡敘事風格但輕輕觸動人心,展現出對主題的巧思與精湛攝影技巧。 \n \n該部微電影描寫男女主角因村上春樹的作品相戀,但男友意外身亡,女主角展開告別之旅,最後意識到對男友的感情以另一種方式延續,也重新與作品和解。

  • 村上春樹公開父親是侵華日軍 陸網友大讚正視歷史

    村上春樹公開父親是侵華日軍 陸網友大讚正視歷史

    日本《朝日新聞》10日報導,70歲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為10日發售的月刊雜誌《文藝春秋》撰文,提及父親村上千秋在二戰期間,作為日軍士兵在中國大陸的經歷。「村上春樹公開父親曾是侵華日軍」也在今早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幾乎大部份的網友都肯定村上「正視歷史」。 \n村上春樹公開父親曾是侵華日軍,據報導,村上的父親村上千秋,1917年出生在京都的一個寺院,是家中的次子;1938年,還在上學的他進入了日軍第16師團輜重兵第16聯隊。村上春樹唸小學時,從父親那裡聽說,父親所屬部隊在殘忍殺害中國人的事情。文中寫道:「用軍刀砍掉人腦袋的殘忍情景,毫無疑問強烈刺痛了我幼小的心靈。」成為作家以後,村上春樹與父親的關係更加扭曲,「有20多年完全沒見過面」。 \n「村上春樹公開父親曾是侵華日軍」也在今早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幾乎大部份的網友都肯定村上「正視歷史」,當然也有少部份人酸言酸語,諷刺村上是不是為了諾貝爾獎,但絕大部分的留言都是正面肯定的。

  • 父親所屬部隊殘殺中國人 村上春樹:刺痛幼小心靈

    父親所屬部隊殘殺中國人 村上春樹:刺痛幼小心靈

    日本《朝日新聞》10日報導,70歲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為10日發售的月刊雜誌《文藝春秋》撰文,提及父親村上千秋在二戰期間,作為日軍士兵在中國大陸的經歷。村上春樹先前幾乎沒有談論過父親,他父親的戰爭體驗,也反映到了他的小說之中。 \n \n這篇題為《扔貓,關於父親我想說的話》的文章,先從作為小學生的村上與父親一起扔貓的回憶說起。回到家後,村上發現被扔掉的貓不知怎麼又回來。起筆輕快,但當談及父親的戰爭體驗,筆調為之一變。 \n \n報導稱,村上的父親村上千秋,1917年出生在京都的一個寺院,是家中的次子;1938年,還在上學的他進入了日軍第16師團輜重兵第16聯隊。村上春樹唸小學時,從父親那裡聽說,父親所屬部隊在殘忍殺害中國人的事情。 \n \n文中寫道:「用軍刀砍掉人腦袋的殘忍情景,毫無疑問強烈刺痛了我幼小的心靈。」他認為這是從父親那裡繼承的「疑似體驗」,「不管這是多麼不快、甚至想背過臉去的事情,人們都不得不將其接受為自己的一部分。否則,歷史這個東西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n \n報導稱,成為作家以後,村上春樹與父親的關係更加扭曲,「有20多年完全沒見過面」。文中寫道,直到父親2008年去世稍早前才貌似和解。村上春樹花了5年多時間調查父親的當兵經歷,「我逐漸地開始去見與父親有關的各種人,打聽關於他的事情」。

  • 比村上春樹更慘!他曾連獲13屆諾貝爾獎提名 卻從未得獎

    201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今晚揭曉。日本人氣作家村上春樹已連續8年入圍諾貝爾文學獎,至今仍未成功摘下桂冠。事實上,史上還有一位名人曾被提名13屆諾貝爾獎,但直到逝世都沒有獲獎,那就是奧地利心理學泰斗、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n \n根據諾貝爾獎官網,弗洛伊德在1915年至1938年間多次獲提名諾貝爾生醫獎,光是1937年便獲得14位著名學者力薦,卻次次陪榜。1936年時,法國著名作家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甚至提名弗洛伊德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但他仍未「跨界成功」,依然鎩羽而歸。 \n \n弗洛伊德有《夢的解析》、《圖騰與禁忌》等著作,並提出潛意識、自我、本我、戀母情結等重要心理學概念。他在1915首次被提名諾貝爾醫學獎,當時提名他的是美國神經學家懷特(William Alanson White)。

  • 婉拒新文學獎 村上春樹罕見上廣播親近讀者

    婉拒新文學獎 村上春樹罕見上廣播親近讀者

    每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公布前,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總是不堪其擾,因為他得獎的呼聲一直很高,卻一連摃龜了8次。今年他又入圍了取代諾貝爾獎的新文學獎決選,但這次他向主辦單位新學院表明辭意,原因是想專注於寫作,讓全球廣大的書迷覺得有些遺憾。 \n \n鮮少在媒體上曝光的村上春樹,近來行事作風有些改變。8月初時,村上春樹把他的廣播處女秀給了日本廣播電台Tokyo FM,在1小時節目中,他善盡DJ之責,不藏私地播放他在跑馬拉松時聽的歌,也回答了事先募集的數千個問題,例如「印象最深刻的音樂會」、「夫妻吵架要和好適合播什麼歌」等,許多人興奮地說「我第一次聽到村上春樹的聲音」、「曲子選得好棒」。由於回響太熱烈,他自己也覺得很開心,決定10月21日再度登場。 \n \n甚至,汽車專業雜誌《ENGINE》月刊最新一期,也刊出村上春樹圖文並茂的專訪,他透露自己擁有2輛車,一輛是雙人座跑車,另一輛則是休旅車或旅行車等,都引發巨大回響。或許對書迷來說,有沒有得獎並不重要,能和自己心愛的作家有更多了解與接觸,恐怕才更有感覺。…【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n \n

  • 村上春樹當DJ 透露聽音樂學寫作

    村上春樹當DJ 透露聽音樂學寫作

     「文章的寫法,我是從音樂中學到的。」69歲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首次擔任DJ,其廣播節目《村上RADIO~RUN SONGS~》5日透過「FM東京」等日本全國38個電台播放。村上播送以跑步時聽的海外搖滾樂為主的歌曲,談論了寫作與音樂的密切聯繫。 \n 在約1小時預錄節目中,村上挑選9首爵士樂及搖滾樂曲播放,包括「披頭四」成員喬治‧哈里森的《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龐克音樂人喬伊‧雷蒙(已故雷蒙斯樂團主唱)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等。 \n 據日本共同社6日報導,村上還緬懷了埃里克‧伯登和「動物樂團」的反戰歌曲《Sky Pilot》,稱「(當時)聽到這首歌,有種彷彿空氣都能刺痛人的特殊觸感」。村上強調寫作風格學自音樂,「與其說向誰學習寫作,更傾向於感受節奏、和聲和即興演奏,用身體寫作」。

  • 村上春樹DJ首秀 暢談寫作與音樂淵源

    村上春樹DJ首秀 暢談寫作與音樂淵源

    王嘉源/綜合報導 \n \n「文章的寫法,我是從音樂中學到的。」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69歲)首次擔綱音樂主持人(DJ)的廣播節目《村上RADIO~RUN SONGS~》5日透過「FM東京」等日本全國38個電台播放。村上播送以跑步時聽的海外搖滾樂為主的歌曲,談論了寫作與音樂的密切聯繫。 \n \n在約一小時預先錄製的節目中,村上從自己收藏的音樂中挑選了9首爵士樂及搖滾樂播放,包括已故「披頭四」成員喬治·哈里森的《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龐克音樂人喬伊·雷蒙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等資深樂迷才知曉的翻唱曲目。 \n \n據日本共同社6日報導,村上還緬懷了由埃里克·伯爾登和「動物樂團」帶來的越戰時期紅極一時的反戰歌曲《Sky Pilot》,稱「(當時)從收音機中聽到這首歌,有種彷彿空氣都能刺痛人的特殊觸感」。他透露稱,那時候打開敞篷車的天窗,「很喜歡邊聽這首歌邊駕車。」 \n \n村上表示,「我最初並沒有成為作家的打算」。他經營過一家爵士樂咖啡廳,興趣在於音樂。他強調個人寫作風格學自音樂,「與其說向誰的小說學習寫作技巧,更傾向於感受節奏、和聲和即興演奏,用身體來寫作」。 \n \n村上還提及每年挑戰一次的全程馬拉松,坦露其獨特的想法稱:「如果下半身保持穩定,上半身則會變得柔軟。如此一來,寫作也會變得順暢起來。」 \n \n他也回答了部分民眾的疑問,稱希望自己的喪禮可安靜舉行,不需音樂;他又稱無法在放棄貓或放棄音樂之間二選一,因兩個選擇都會令他後悔。 \n \n節目最初村上略顯緊張,後半段則放鬆下來。他總結道:「很意外,居然感到非常有趣。期待很快再次與大家相約空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