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林立偉的搜尋結果,共08

  • 為何登報13億賣店面?東區餐廳老總痛心告白

    為何登報13億賣店面?東區餐廳老總痛心告白

    疫情爆發,撐不住的中式老餐廳,一家接著一家歇業;台北「朝桂」餐廳老總也想退場,他認為國內餐飲市場正面臨3大困境。 \n \n國內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餐飲業面臨史無前例的經營危機。經營23年、坐落台北市東區商圈的「朝桂」餐廳,近日宣布占地408坪的店面,將以13億元求售,內部盤算買方一旦接手,餐廳也將吹熄燈號,成為繼「永福樓」之後,東區另一家走入歷史的餐飲名店。 \n \n這2個月來,與朝桂同樣決定關門的老店,一家接一家。其實,疫情只是壓垮餐廳經營的最後一根稻草,背後還有現實環境中難以化解的困境,才是這一波老店紛紛告別市場的主要原因。 \n \n4月15日下午,朝桂餐廳總經理洪勇偉接受《今周刊》專訪,他坐在空蕩蕩的餐廳裡,談起2個多月以來受到疫情衝擊,生意瞬間掉了8成,用23年的心血所打造的餐廳,如今黯然吹熄燈號,口氣充滿無奈。 \n \n農曆年後豬羊變色 春酒旺季爆出退訂潮 \n \n「今年光是春酒就被取消3、400桌,是過去從未遇過的狀況。」洪勇偉苦笑著說,每年第1季都是朝桂的大月,靠著公司行號的尾牙、春酒宴席生意,往往可以挹注全年獲利,但今年農曆新年過得早,不少企業紛紛選在年後舉辦年終餐會,沒想到疫情就在春節期間爆發,初六一開工,取消訂位的電話接不停,一夕豬羊變色。 \n \n出身兄弟飯店第2代的洪勇偉,父親是有「台灣棒球之父」美譽的兄弟大飯店董事長洪騰勝。1997年,洪勇偉買下這間店面,並取祖父母的名字創立了朝桂餐廳。一開始,朝桂賣的是西餐牛排,為了營造高雅的氣氛,他還請來知名建築師簡學義與燈光設計師姚仁恭聯手設計、裝修用餐空間;餐點部分也開市場風氣之先,推出一整排精緻蛋糕櫥窗,吸引不少女性客群上門,不過3年後因不敵虧損,轉型經營中式台菜,一樓設有鐵板燒、地下室主打宴席市場,才得以生存下來。 \n \n朝桂擁有可席開50桌的寬闊空間,曾是台北市中心唯一可容納大型婚宴、尾牙桌次的場地,風光走過一段輝煌歲月。但隨著市郊婚宴廣場林立、少子化現象加速,朝桂主力營收的婚宴業務,大幅衰退,尤其近5年來,洪勇偉日益感受到生意大不如前,經營面臨極大挑戰。 \n \n疫情成為朝桂撤退的最後一根稻草。今年2月底,洪勇偉終於決定壯士斷腕,在報紙頭版刊廣告以13億元求售店面,連自己的手機號碼都毫無顧忌地登出來,消息一出,餐飲業界一片譁然。 \n \n缺乏穩定現金流 老闆再有錢 也難以撐下去 \n \n「我連店面是自有的,都做不下去,你說其他餐廳怎麼能撐得下去?」提起餐飲業這幾年的困境,有話直說的洪勇偉坦言,消費習慣的改變、租金與人事管銷成本增加,以及二代不願接班,是這幾年中餐廳面臨的3大困境。 \n \n「現在一家餐廳可以開多久?老闆自己也不知道。」洪勇偉說,儘管外食人口數量龐大,但相對地,大量新餐廳的湧現,也同步分食市場大餅,客戶即使再有忠誠度,也不可能每天都吃同一家,尤其中餐廳客群的年齡層普遍較高,隨著老客人凋零,「能夠做得下去的餐廳,真的很少。」 \n \n \n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18期) \n

  • 孕婦急產 消防員救護變接生

    孕婦急產 消防員救護變接生

     消防員幫孕婦接生,順利產下健康男寶寶!東港消防分隊林立偉、郭育鑫1日深夜接獲孕婦急產通報,沒想到孕婦羊水破了,嬰兒頭部已露出,來不及送到醫院,兩個大男生當起助產士,救護變接生。 \n 預產期在8月10日的東港鎮27歲蔡姓孕婦,8月1日半夜2點17分突然陣痛,接獲急產通報的林立偉、郭育鑫帶著生產包、氧氣罩準備將蔡婦送醫。 \n 結果孕婦羊水破,露出胎兒的頭,蔡婦認為孩子等不及要出生,希望兩個消防員幫她接生,一陣手忙腳亂後,小嬰兒深夜3點04分呱呱落地,立即將母子送醫。 \n 昨天兩人到醫院探視蔡婦,受到不少護理人員稱讚。28歲未婚林立偉說,雖然他去年就拿到高級救護技術員(EMTP)執照,學過接生課程,但卻沒有過實習課,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決定幫孕婦接生。 \n 他說,嬰兒頭卡很久,但想到上課教過不能硬拉出來,只好叫媽媽加油、再用力,過20分鐘終於順利產出,嬰兒哭了幾聲代表很健康,他不敢鬆懈,趕快再確認呼吸、體溫是否正常,把嬰兒交給媽媽抱完成「skin to skin」步驟。 \n 生產過程不到半小時,還熟記接生術語,讓護理人員直說,可以來代言我們醫院母嬰親善大使了。仍驚魂未定的郭育鑫則說,緊張到快昏倒,很怕嬰兒生不出來。 \n 蔡婦表示,雖然這是第2胎,但要不是有人幫接生可能不會這麼順利,真的很感謝他們,這也是難忘又特別經驗。

  • 過馬路如玩命! 老外不敢走

     「過馬路好像玩命關頭!」市議員林智堅三日表示,北大路與民生路口無交通號誌,多方車流交會,常常誰也不讓誰,行人更是無所適從,行走困難。他接到老外陳情說在原地等了十幾分鐘,不敢過馬路。 \n 北大路與民生路口今年來已有十二件車禍,平均一個月至少發生兩起。市府交通處交通工程與管理科長林立偉說,此路口現況已十幾年了,因為路口距離經國路太近,若再設交通號誌會造成車流回堵,只在地面畫黃網線提醒駕駛人。 \n 林立偉表示,七月底前會先刨除路口地面的黃網線、並增繪轉彎指引線,讓汽、機車駕駛了解路口動線,並在北大路民權路口、光華路口等地點設置分流標示牌,引導車流從這幾處先行轉彎到經國路上。未來也不排除北大路、民生路口禁止左轉,以避免險象環生的情況。

  • 兩岸史話-中共建政後的千古疑案

     這時候,林彪已喪失背水一戰的鬥志,他如何去發動一場反毛的軍事政變呢? \n 此外必須指出的是,256號專機原來是由南向北飛,可是緊急迫降蘇布拉嘎盆地時卻由北向南的方向落地,康庭梓及王海均認為是出自潘景寅有意的選擇。不過,Peter Hannam在1993年前往俄羅斯及外蒙古實地調查後撰寫的專文指出,林彪的座機飛入外蒙古後,繼續往北飛,幾乎到達蘇聯、蒙古的邊界時,突然之間掉頭,在往南飛的途中墜毀。那麼,256號專機改由北向南飛是否出自林彪的命令呢?256號專機自強行起飛到緊急迫降大約是2個小時左右,若說9月12日當晚林彪服下安眠藥的話,中間突然被叫醒出走,林彪可能神智不清,等到256號專機升空後一段時間,安眠藥的藥效逐漸消退時,林彪發現256號專機已飛入外蒙古,乃下令潘景寅改變航向,這種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n 值得注意的是,256號專機於1時50分前後飛入外蒙古,在中國大陸境內共飛了78分鐘,等於是繞了一個大圈,迄今中共並未公布當時256號專機的航圖。至於在外蒙古境內共飛了42分鐘,這段時間是否足以飛至蘇、蒙邊界再改變航向飛至溫都爾汗,仍有待考證。唯有黑盒子可以解答這些問題,蘇聯駐外蒙古的雷達部隊事後應有追蹤256號專機航向的航圖及相關報告。 \n 不還黑盒子令人費解 \n 最後值得探討的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為何不將256號專機的黑盒子交還給中共呢?1983年9月1日,蘇聯遠東軍區空軍Su-15戰機在庫頁島(Sakhalin Island)附近的空域擊落1架南韓的波音(Boeing)747客機。當時蘇聯軍方判定這架747客機是1架美軍的偵察機,蘇聯遠東軍區司令下令升空攔截的戰機發射空對空導彈擊落這架747客機。1992年11月9日,俄羅斯總統葉爾辛(Boris N. Yeltsin, 1931-2007)訪問南韓首都漢城時,特地將這具黑盒子交還給南韓總統盧泰愚(Roh Tae-woo, 1932-)。當時,盧泰愚盛感意外,因為南韓政府曾要求俄方返還黑盒子,均未有結果。雖然,俄方曾提供1份黑盒子內紀錄的對話副本給南韓政府,但是漢城當局認為這份對話副本不足以解釋這架飛機為何偏離航向,結果導致蘇聯戰機擊落這架飛機,機上269人全部罹難。 \n 由韓航747客機遭到蘇聯戰機擊落的例子,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中共官方始終未要求俄方返還256號專機的黑盒子。這種跡象顯示,中俄雙方是否都有難言之隱呢? \n 總結整起事件,大致有以下的結論: \n (一)自6月15日,林彪搭乘專列離開北京前往北戴河後,林彪即未再返回北京。此段時間,林彪意志消沉,整日愁眉苦臉。9月6日,毛澤東南巡講話內容傳至北戴河後,林彪的態度消極、悲觀,甚至還流露出輕生的念頭。這時候,林彪已喪失背水一戰的鬥志,他如何去發動一場反毛的軍事政變呢?至於林彪的〈九八手令〉,為何使用「盼」字,這不符合林彪一貫行事的風格。而且〈九八手令〉的真偽,也有人提出質疑。 \n 政變無部署不合常情 \n 令人不解的是,若林彪下定決心發動一場反毛軍事政變的話,他為何不動員他的死黨──四大金剛呢?在林彪下達所謂〈九八手令〉後,他為何毫無任何配套的部署呢?此外,林彪難道不瞭解戍守北戴河的8341部隊,是一支由毛澤東直接掌控的安全警衛部隊嗎?林彪如何在北戴河發號施令呢?當年蔣介石(1887-1975)下定決心發動「中山艦事件」後,隨即回到司令部調兵遣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逮捕一批共產黨員及占領中山艦的同時,不僅派兵包圍蘇聯顧問團;而且主導政局,逼著汪精衛(1883-1944)出走海外。反觀林彪在此一事件中,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毫無作為」,很難說林彪是這場軍事政變的主謀。 \n 至於「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的說法, 也經不起檢驗,因為林彪從頭到尾根本沒有披掛上陣,就不戰而走,落荒而逃,哪來所謂的「父子兵」呢?吳法憲也指出:「從1971年『九一三事件』以來,我十分希望看到,但是一直沒有看到過有直接的或者是有說服力的證據,說明林彪直接策畫了『政變』和『謀害毛主席』的行動,如果有這樣的證據,(我不是說林立果、周宇馳他們的活動的證據,而是指直接證實林彪個人直接指揮和策畫的證據),為什麼一直不讓我們看到?直到今天,林彪是不是直接策畫了和指揮了這樣一個『政變』,在我心裡一直是一個謎。」此外,吳法憲又指出:「事實上,在我同林彪多年的接觸中,從來沒有聽他說過有關反對毛主席的隻言片語,更不要說是有關 『推翻人民民主專政』和 『搞政變』這樣的事情。」 \n (二)自9月8日,林立果飛至北京後,確實找了一批人,策畫刺殺毛澤東的行動,不過與會的江騰蛟、王飛、魯王民、關光烈都心驚膽戰,推三阻四。結果,林立果始終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行動方案之際,毛澤東所搭乘的專列業已兼程北返,這場軍事政變乃告胎死腹中,林立果所召開的幾次會議,流於紙上談兵,成了典型的理論務虛會議。事後在這場流產的軍事政變中,緊跟林立果赴湯蹈火的死士只有3個人,除了與林立果一起在外蒙古墜機身亡的劉沛豐外,就是搭乘直昇機外逃未遂的周宇馳及于新野,這兩人在直升機迫降後舉槍自盡。換句話說,林立果一手組建的聯合艦隊,在關鍵時期根本難以發揮作用,在那個毛澤東權威籠罩全國的時代裡,頂多也只有3個中級幹部至死不渝地追隨林立果,以這種陣容發動一場反毛政變,簡直是飛蛾撲火。 \n 在李偉信的筆供中也透露,在謀刺毛澤東的問題上,林立果等人「又考慮主席影響威信這樣大,以後政治上不好收拾,盡可能不這樣幹。」林立果最後仍不知量力地試圖以卵擊石,其行徑形同暴虎馮河。(待續)

  • 都更停擺25年 老社區變「貧民區」

    都更停擺25年 老社區變「貧民區」

     大溪埔頂重畫區內的老舊社區約有兩千戶、近萬人,與一街之隔僑愛地區高樓林立天差地別,縣議員楊朝偉表示,該區解編後受限於建蔽率、容積率,新建戶需退後三點五米,有的住戶十坪左右卻還要退縮,連縣長吳志揚都覺得誇張,指示城鄉發展局要檢討。 \n 楊朝偉表示,大溪埔頂重畫區中的「老舊社區地區」,仁義里約有一千零廿五戶、仁文里有六百廿戶,住戶大約近萬人,解編後建蔽率為六十%,新建戶還必需後縮三點五公尺,容積率為一百廿%,導致很多住戶居住意願不高,現況可用「貧民區」來形容。 \n 「一街之隔恍如隔世!」楊朝偉指出,同樣在大溪埔頂重畫區,像是僑愛地區,眷村早已改建,附近還有大樓建設,要這些居民如何是好。 \n 城鄉發展局長吳啟民表示,仁義里及仁文里密度過高,且為老舊社區,容積率僅一百廿%;縣都委會已於九十八年通過解編,未來期盼能提高容積率。 \n 大溪埔頂地區都市計畫從民國七十五年擬定後已有卅年時間,縣長吳志揚表示,此區新建戶退縮部份是否需維持三點五公尺有待檢討,不然可能未來卅年,同地區恐怕還是會維持現狀。

  • 駕車墜谷 八天尋獲早氣絕

    駕車墜谷 八天尋獲早氣絕

    在台北上班的林立偉,過年期間返家後,二月十六日與車隊到台東南橫出遊,卻連人帶車摔落十餘公尺深溪谷,廿二日家屬驚覺他沒到公司上班通報失蹤人口,廿四日人在南橫公路一九六公里處被尋獲,早已氣絕多時。 \n「真的是救得了別人,卻救不了自己。」本身是蘭陽救援協會隊員的卅五歲林立偉,救人無數,不料自已卻慘遭橫禍,讓前往山區搜索隊員夥伴也感慨不已。 \n家屬指出,林男喜歡露營,過年期間與朋友車隊出遊,之後即失去聯絡,車隊以為林男自行下山,家人也不以為意,直到星期一他沒到公司上班,家人才驚覺不妙,報警協尋。 \n台東初來派出所接獲通報調閱監視器畫面,確定林男的車有上山、卻沒下山,前天沿路搜尋一無所獲,昨天會同林務局與家屬再上山尋找,沿路只要沒有水泥護欄就徒步搜尋,最後在一九六公里處邊坡,發現路樹有擦破皮痕跡、山谷有白紙,爬下邊坡才找到林男及駕駛的廂型車。 \n林男陳屍在車頭全毀的廂型車前方,仰躺手握胸腹,早已氣絕多時,消防隊研判應該是自行脫困爬出車外,但最後仍因為傷重無法求援,陳屍於車禍現場已大約八天左右。 \n警方研判,林男當時脫隊下山後,疑車速過快加上路況不熟,才會連人帶車直接衝落溪谷。

  • 獨居工寮沒水電 中風男待安置

    六十一歲男子詹天來,一年來獨居在沒水沒電的鐵塔旁工寮,近來他中風,一周只能推著輪椅到公園擦一次身體,三餐則靠鄰里接濟。縣議員楊朝偉七日在社工陪同下前往探視,對如此貧苦處境,驚訝地說不出話。社會處說,詹某與子女廿年沒聯絡,希望出面安置。 \n詹天來住在大溪鎮埔頂重畫區的一座破爛工寮,楊朝偉表示,重畫區高樓林立,很難想像有人仍過著無水無電的生活,他請里長邱聰明每天固定送中餐給詹天來外,也希望社會處負責,盡快安置他,給予應有福利。 \n楊朝偉最近接獲民眾反映,指前幾天颱風風雨飄搖時,竟有男子坐著輪椅躲在仁善里某工寮,一問才知六旬詹天來住在工寮長達一年,之前莫拉克颱風幸好工寮沒被吹走、淹水,否則他性命堪虞。 \n詹天來因為中風,言語表達不清,只能含糊地說,他原本和一名蘇姓友人住在離工寮不遠的地方,因蘇姓友人死亡,加上他中風不良於行,去年九月才輾轉到工寮定居。他說,剛開始很慘,最多一個月沒洗澡,後來慢慢習慣這樣「魯賓遜」的生活,也與附近遊民成為好友,分享三餐。 \n詹天來說,他是台北縣新店人,膝下有一對兒女,已廿年未聯絡,不知他們去向。社會處社工陳秋君說,詹天來表達不清,記不得確切的戶籍地址,很難聯絡上親人,會盡快將他入籍桃園縣,才能申辦相關福利措施與安置。

  • 城市對抗賽 合庫欣喜封王

    合庫隊昨以9:0大勝台電隊,榮登第一屆城市對抗賽王座,拿下無四死球完封勝的鄭嘉明獲最有價值球員獎。合庫隊總教練許順益在欣喜摘冠之餘表示:「球員是最大贏家,無論合庫、台電誰贏都一樣,期待未來社會隊發展越來越好。」 \n合庫隊掌握住3次滿壘的攻勢,第1次是2局下2人出局滿壘,9棒林立偉打出2分打點中外野安打;第2次是4局下1人出局滿壘,林立偉又敲出清壘的2壘安打,比數瞬間拉開為5:0,但合庫隊攻勢未歇,隨後又形成2出局滿壘,第4棒蔡森夫補上1支滿貫炮,此局一舉攻下7分,勝負已分。 \n合庫隊投手鄭嘉明在冠軍賽第1場投3.1局失2分黯然退場,昨天再度先發,表現判若兩人,全場只被台電擊出5支安打,演出無四死球完封,鄭嘉明繼今年春季聯賽後,再度摘下MVP殊榮,許順益更興奮得表示:「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完封台電。」 \n合庫隊從去年協會盃起,已奪得第4個冠軍,賽後陷入瘋狂慶祝,不但把總教練許順益拋舉在空中,調皮的王建明還爬上灑水車,抓起水管四處噴灑,只見所有人抱頭鼠竄,場面混亂不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