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染料的搜尋結果,共112

  • 工研院綠色及智慧製程 建立保養品配方技術及產品

    工研院綠色及智慧製程 建立保養品配方技術及產品

     工研院以「綠色製程」及「智慧製程」,開發綠色微生物染料、環保數位圖案化染色、輕量快熱科技羽絨以及防疫抗菌產品等多項技術;此外,亦成功開發出多項保養品原料技術,完成國際化妝品原料登錄取得INCI,建立保養品配方技術。目前已應用於各式產品,包括:面膜、乳霜、精華液及噴霧產品等。 \n 工研院材化所組長唐靜雯表示,面對氣候變遷與資源枯竭的危機,各國陸續製訂法規控管具危害性的化學品製程與使用,國際品牌亦將綠色供應鏈訂為重要目標。推出的「綠色製程」技術有綠色製程染料、循環生態保養品、數位圖案化染色、低熔點聚酯熱熔紗、高彈性回復率聚酯彈性纖維、新世代淨水與廢水處理技術。結合「智慧製程」技術,提供防疫型產品技術、智慧感壓床單、快熱科技羽絨、設計及快速客製打樣等多元服務。 \n 唐靜雯指出,工研院利用合成生物學和代謝工程有系統的改造微生物生產化學品與染料,提供化學品生產菌株設計與低碳、無毒的化學品綠色製程技術開發,帶領化學品產業走向永續發展的無限可能。

  • 彩色口罩傳致癌物 食藥署即起抽檢30件 超標將下架回收

    彩色口罩傳致癌物 食藥署即起抽檢30件 超標將下架回收

    市售彩色口罩傳出使用含有致癌物的偶氮染料,食藥署今天發出新聞稿指出,將針對國內領有醫用許可字號的口罩進行抽驗,目前共規劃抽驗30件,最快兩周內就會有結果,如發現市售口罩使用偶氮染料超標,將依消保法要求業者下架回收、銷毀。 \n食藥署醫粧組研究員王兆儀表示,本次規劃的抽檢僅針對醫用口罩,30件會分布在北、中、南的通路以及電商平台,依照經濟部標檢局公布的CNS 15290《紡織品安全規範(一般要求)》,偶氮染料必須小於30ppm,因此只要超標就會要求業者處置。 \n王兆儀指出,由於目前尚未訂出醫用口罩的染劑標準,因此偶氮染料若超標,無法依藥事法開罰,但國內醫用口罩都是由食藥署發放醫用許可證,廠商都必須用安全的原料來加工以符合規定,這部分仍可透過查廠的方式來稽查。 \n至於有毒物科專家建議,除偶氮染料需檢驗外,應針對口罩是否殘留重金屬進行檢驗,但王兆儀表示,這部分會先視本次的稽查結果再來做決定,未來也考慮一併納管,訂出標準。

  • 彩色口罩恐致癌?莊人祥:違規使用偶氮色料最高罰150萬

    彩色口罩恐致癌?莊人祥:違規使用偶氮色料最高罰150萬

    有媒體報導,市售彩色口罩因含偶氮染料疑有致癌風險,莊人祥也說明,這類具偶氮染料的口罩為一般口罩,歸經濟部管轄,過去一般口罩都是由標檢局進行品質與流向查核,我國目前也規範口罩只能用22種偶氮色料進行塗裝,這部分標檢局將啟動稽查作業,如有查出業者使用違規的偶氮色料,最高可罰150萬元罰鍰。

  • 興大、清大教授研發有成 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效率

     中興大學22日宣布,該校化學系教授葉鎮宇執行科技部研究計畫,並與清華大學化工系教授衛子健組成研究團隊,共同研發新一代「bJS」系列紫質染料,已證明能有效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成為此領域研究的重大突破。 \n 葉鎮宇表示,在再生能源日益重要的未來,「雙柵欄」結構將成為高效能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中染料設計的重要因素之一,對太陽能及室內光源的利用極具開發價值。 \n 此項成果11月發表在國際頂尖期刊《應用化學(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此論文在該期刊中的重要性為前5%,被評選為非常重要論文VIP (Very Important Paper),並於ChemistryViews.org 做特別報導,備受國際學者重視。 \n 相較於已普遍商業化的矽晶太陽能電池,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具便宜、易加工、多彩、可撓及適用於穿戴裝置的優勢,而染料則是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的核心組成。利用含長碳鏈的紫質染料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的效率,創下約12%的世界紀錄,其中的關鍵正是染料中的長碳鏈所形成的柵欄,阻擋了反向電流的生成。 \n 此次葉鎮宇及衛子健更首創將紫質染料中的長碳鏈數目增加至兩倍,形成「雙柵欄」結構,發電效率比之前的高效率「YD」系列染料提升11.9%,證明其創新的「雙柵欄」結構,能有效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

  • 新紫質染料提升發電效率 興大研究登國際期刊

    新紫質染料提升發電效率 興大研究登國際期刊

    為推動再生能源盡心力,中興大學化學系教授葉鎮宇與清華大學化工系教授衛子健組成團隊,攜手研發出新一代「bJS」系列紫質染料,其可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堪稱重大突破,研究成果發表於今年11月出刊的國際頂尖期刊《應用化學》,且被評選為重要性前5%的非常重要論文。 \n興大指出,與普遍在商業化使用的「矽晶太陽能電池」相比較,「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擁有便宜、易加工且適用於穿戴裝置、色彩多等優勢,其核心組成物為染料、師法自然界葉綠素的結構,目前世界使用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者,多是利用9年前發表於《科學》期刊的人工合成染料「YD」系列,期可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的效益達12%。 \n興大強調,「YD」系列染料的原理是利用染料中的長碳鏈形成柵欄、進而阻擋反向電流生成,而葉鎮宇、衛子健研究團隊首創將紫質染料中的長碳鏈數目增加至2倍、研發出「bJS」系列紫質染料,其以「雙柵欄」結構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且較原本的「YD」系列效率又提高了11.9%。 \n此研究為葉鎮宇執行科技部研究計畫,在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的領域有重大突破,更被國際頂尖期刊《應用化學》評選為非常重要論文VIP,備受國際重視;葉鎮宇說,再生能源日益重要,「雙柵欄」結構將成為高效能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中染料設計的重要元素,對太陽能與室內光源的利用具很大開發價值。

  • 興大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 登國際頂尖期刊

    興大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 登國際頂尖期刊

    中興大學化學系教授葉鎮宇,執行科技部研究計畫,並與清華大學化工系教授衛子健,組成研究團隊,共同研發新一代「bJS」系列紫質染料,已被證明能有效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成為此領域研究的重大突破。 \n葉鎮宇表示,在再生能源日益重要的未來,「雙柵欄」結構將成為高效能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中染料設計的重要因素之一,對太陽能及室內光源的利用,極具開發價值。 \n此項成果11月發表在國際頂尖期刊《應用化學(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此論文在該期刊中的重要性為前5%,被評選為非常重要論文VIP (Very Important Paper),並於ChemistryViews.org (www.ChemistryViews.org),做特別報導,備受國際學者重視。 \n相較於已普遍商業化的矽晶太陽能電池,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具有便宜、易加工、多彩、可撓及適用於穿戴裝置的優勢,而染料則是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的核心組成。 \n師法自然界葉綠素的結構,在2011年發表於《科學(Science)》期刊中人工合成的「YD」系列染料,利用含長碳鏈的紫質染料,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的效率,創下約12%的世界紀錄。其中的關鍵,正是染料中的長碳鏈所形成的柵欄,阻擋了反向電流的生成。 \n此次葉鎮宇及衛子健兩位教授團隊,更首創將紫質染料中的長碳鏈數目增加至兩倍,形成「雙柵欄」結構,在相同元件組裝條件下,發電效率比之前的高效率「YD」系列染料,提升11.9%,證明其創新的「雙柵欄」結構,能有效提升染料敏化太陽能電池發電效率,顯示「bJS」系列紫質染料的巨大潛力。

  • 工研院綠色、智慧製程 紡織展秀成果

    工研院綠色、智慧製程 紡織展秀成果

     工研院以「綠色製程」及「智慧製程」兩大主題,參加今年台北紡織展,展出綠色微生物染料、環保數位圖案化染色、輕量快熱科技羽絨以及防疫抗菌產品等多項技術,協助紡織產業搶攻新商機。 \n 工研院材化所組長唐靜雯表示,面對氣候變遷與資源枯竭的危機,各國陸續製訂法規控管具危害性的化學品製程與使用,國際品牌亦將綠色供應鏈訂為重要目標。今年展出的「綠色製程」技術有綠色製程染料、循環生態保養品、數位圖案化染色、低熔點聚酯熱熔紗、高彈性回復率聚酯彈性纖維、新世代淨水與廢水處理技術。結合「智慧製程」技術,提供防疫型產品技術、智慧感壓床單、快熱科技羽絨、設計及快速客製打樣等多元服務。 \n 唐靜雯指出,工研院利用合成生物學和代謝工程有系統的改造微生物生產化學品與染料,提供化學品生產菌株設計與低碳、無毒的化學品綠色製程技術開發,帶領化學品產業走向永續發展的無限可能。 \n 她舉例,綠色製程染料是運用聚合改質技術導入多官能基,增加糊料高分子與酸性染料之間的親合性與相互作用力,提升印花解析度以及上色率,不需添加尿素即具有高解析度與色彩鮮豔數位印花紡織品。 \n 循環生態保養品則為建立保養品原料分析技術,並開發出多項保養品原料技術,完成國際化妝品原料登錄取得INCI;同時建立保養品配方技術。目前已應用於各式產品,包括面膜、乳霜、精華液及噴霧產品等。 \n 另循環生態活性成分原料為米糠、油菊等萃取,及HyaSmooth 3D玻尿酸等天然成分,適合各式劑型及產品開發,與業者合作開發的HYA-HEAL彈性賦活精華霜等保養品,曾獲法國麗谷學術競賽卓越獎。

  • 全球百大科研獎 台勇擒6獎

    全球百大科研獎 台勇擒6獎

     有「科技產業奧斯卡」之稱的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RD 100 Awards)已公布2020年得獎名單,經濟部轄下研發法人勇奪6項大獎。經濟部次長林全能指出,過去13年來,法人累積59項的獲獎技術,有超過9成技轉國際大廠或國內廠商,將研發成果實際化為產業價值。 \n 今年已邁入第58屆的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每年從全球上千件創新技術中,挑選出100項年度具重大創新意義及對人類生活影響深遠的商品化技術。經濟部指出,今年只有16個是由美國以外的機構獲獎,其中台灣就得了6個,日本有5個,顯示台灣科技研發實力已經連年受國際肯定。 \n 台灣今年獲獎6項技術包括工研院的「染料敏化電池應用於智慧家庭技術」、「高能量及高安全樹脂固態電池」、「慢性傷口智慧照護」,金屬中心的「無停轉風機無人機巡檢系統技術」、「可控水反應鎂合金」技術,以及資策會的「數位孿生品質決策支援系統」等。 \n 其中「染料敏化電池應用於智慧家庭技術」,只要3根蠟燭即可產生電力,目前已與台塑合作,並在台南沙崙綠能科技示範場域打造全球首條年產能10萬片的試量產線。「高能量及高安全樹脂固態電池」以高離子導電樹脂(NAEPE)材料取代易燃的電解液,可解決高能量鋰電池安全性問題,目前已與中油、台塑、有量及格斯科技合作。 \n 林全能指出,「解決產業問題」向來是經濟部交給研發法人最重要的目標,在2019年,平均每1元法人科專經費可促成廠商投資效益達4.79倍效益;2017年至2019年間,就累積獲得4638件專利,其中近5成為國外專利,有助於授權企業進軍全球市場。

  • 中秋節烤牡蠣夯 廢棄蚵殼變身環保染料

    中秋節烤牡蠣夯 廢棄蚵殼變身環保染料

    近幾年中秋節烤肉成了全民運動,南部盛產的帶殼牡蠣更是烤肉賞月的熱門食材之一。工研院智慧微系統科技中心為了增加蚵殼的附加價值,近來與業者合作,把廢棄蚵殼提煉出的碳酸鈣變成環保染料,製成美麗的蚵藍染方巾、實用的蚵殼循環器皿,打造蚵殼循環美學,推廣廢棄蚵殼再利用。 \n \n工研院智慧微系統科技中心執行長朱俊勳表示,這幾年台灣民眾對循環經濟的重視與執行力都有顯著提升,而工研院在2030技術策略與藍圖下,也將循環經濟設定為「永續環境」應用領域下的技術發展重點之一。 \n \n南部是台灣最重要的牡蠣養殖地,年產量超過2萬噸,為了讓廢棄的蚵殼重獲新生,發現可從數量龐大的蚵殼中提煉出碳酸鈣,不僅可用於建築、紡織、包材等產業,還可用在藥錠中常見的賦形劑,化身醫療級原料。 \n \n在工研院的鏈結下,規畫將視覺辨識系統導入牡蠣原料場域,未來用AI人工智慧更有效率的挑選牡蠣。為解決廢殼問題,也串接蚵殼高值循環的創新再生,再製成為環保藍染染料。 \n \n合作廠商之一、南方設計工作室負責人江玉婷表示,一般藍染雖為植物染料,但仍需要透過鹼劑,才能將顏料滲入到布料中,而一般鹼劑多為化學物質,對於大多需要手工染製的藍染來說,較不適合長時間接觸。 \n \n由於牡蠣殼粉80%是天然碳酸鈣,若能以廢棄蚵殼磨成碳酸鈣粉取代,將能開發出循環再生的環保染料,手工染製出一件件對環境更為友善的蚵藍染織品。 \n \n為展示廢棄蚵殼打造成永續循環運用的美學元素,工研院近來也在已轉型文化園區的嘉義舊監獄的「讓舊監再生」活動中展出蚵殼再生循環如藍染等相關作品,展出期間至9月20日止,歡迎前往體驗。

  • 廢棄蚵殼環保新用法 搖身一變成染料

    近幾年中秋節烤肉成了全民運動,南部盛產的帶殼牡蠣(蚵模)更是烤肉賞月的熱門食材之一。不過,牡蠣養殖造就了南臺灣沿海就業與經濟發展,伴隨而來的則是廢棄蚵殼的後續處理,工研院為了增加蚵殼的附加價值,近來與業者攜手讓廢棄蚵殼華麗變身環保染料,成為美麗的蚵藍染方巾、實用的蚵殼循環器皿,打造蚵的循環美學。 \n工研院智慧微系統科技中心執行長朱俊勳表示,這幾年臺灣民眾對循環經濟的重視與執行力都有顯著提升,而工研院在2030技術策略與藍圖下,也將循環經濟設定為「永續環境」應用領域下的技術發展重點之一。南部是臺灣最重要的牡蠣養殖地,年產量超過2萬噸,為了讓廢棄的蚵殼重獲新生,發現可從數量龐大的蚵殼中提煉出碳酸鈣,不僅可用於建築、紡織、包材等產業,還可用在藥錠中常見的賦形劑,化身醫療級原料,讓臺灣在追求科技與經濟發展的同時,也兼顧與大自然共存共榮的平衡。 \n在工研院的鏈結下,規劃將視覺辨識系統導入牡蠣原料場域,未來用AI人工智慧更有效率的挑選牡蠣,為緩解廢殼閒置等循環再生高值化產業問題,也串接蚵殼高值循環的創新再生,再製成為環保藍染染料。 \n合作廠商之一、南方設計工作室負責人江玉婷表示,一般藍染雖為植物染料,但仍需要透過鹼劑,才能將顏料滲入到布料中,而一般鹼劑多為化學物質,對於大多需要手工染製的藍染來說,較不適合長時間接觸。由於牡蠣殼粉80%是天然碳酸鈣,若能以廢棄蚵殼磨成碳酸鈣粉取代,將能開發出循環再生的環保染料,手工染製出一件件對環境更為友善的蚵藍染織品。 \n為展示廢棄蚵殼打造成永續循環運用的美學元素,工研院近來也在已轉型文化園區的嘉義舊監獄的「讓舊監再生」活動中展出蚵殼再生循環如藍染等相關作品,展出期間至9月20日止,歡迎前往體驗。 \n

  • 台灣染料顏料公會 喜迎50周年

    台灣染料顏料公會 喜迎50周年

     台灣區染料顏料工業同業公會9月4日在台北國賓飯店2樓,舉辦「台灣染料顏料公會50周年慶活動」。在公會理事長邱茂林、副理事長陳建信的盛邀下,當天貴賓雲集包括內政部部長徐國勇、經濟部工業局局長呂正華、工業總會理事黃莊芳容以及各公協會代表等近150人出席,一起歡度公會50歲生日快樂。 \n 受到疫情關係未能到現場的海外貴賓包括:日本近畿化學協會、歐洲ETAD、ADIF亞洲染料聯合會、中國染料工業協會、上海染料塗料行業協會、 香港染料商業公會以及日本三星化學工業,也捎來祝賀影片及表達雙方未來進一步的合作關係。 \n 邱茂林表示,染料與顏料在化學上如同姊妹分不開,但用途上卻涵蓋了十餘種產業。從上游的原料端、生產端染顏料、到下游的應用包括紡織、油墨、塗料、高科技電子;而顏料(色料)幾乎所有民生工業都少不了它,譬如中央印製鈔票、報紙印刷、衣服染整等影響層面廣。 \n 台灣染顏料工業在60年代萌芽初期,為爭取政府扶持與促進產業發展,大宇化工董事長李該博於1970年8月18日正式成立「台灣區染料顏料工業同業公會」。公會成立初期僅有會員廠十家,迄至2020年6月,增加至70家,會員包括合成染顏料、加工顏料、無機顏料、染顏料中間體及其配合使用之界面活性劑製造工廠與協力會員廠商。 \n 邱茂林強調,面對歷屆理事長們留下的豐碩成果,深感責任重大。近年為因應兩岸互動、全球化競爭與經濟變動日益快速之局勢,並與世界接軌,公會亦與時俱進、主動出擊,率團兩岸互訪並舉辦論壇,積極擴展大陸市場,亦組團赴歐亞各國進行經貿交流、舉辦國際研討會活動,更參與國際組織如亞染聯(ADIF)或(ETAD)以掌握染顏料未來趨勢。 \n 工業局局長呂正華致詞時表示,台灣染顏料年產值155億元,在日常生活中充滿了各種色彩,尤其50年前即擁有遠見的成立染顏料公會,在各理事長及理監事的努力下為國內的百工百業付出茁壯。 \n 代表工業總會理事長王文淵致詞的旭寬集團總經理黃莊芳容指出,2020工總白皮書以「防疫、紓困、救經濟」為主軸,她指出,國內雖受到中美貿易戰及疫情的影響,也許「危機就是轉機」,尤其台灣供應鏈非常完整,透過逆向投資、AI數據等科技創新與典範轉移,希望透過工總溝通平台與所有公會、製造業一起努力合作。 \n 內政部長徐國勇百忙中亦趕來會場致詞,「台灣是個漂亮、多元的社會,若沒有染顏料的貢獻,人民生活就變得沒有趣味了,可見染顏料扮演重要角色,台灣經濟有您真好!」 \n 扎根半世紀,公會從摸索成長、到創新成就,伴隨台灣經濟轉型,引領染顏料業者開拓市場、爭取商機,扮演產業與政府之間的橋樑,而隨著新一輪國際產業轉移、兩岸經貿關係、節能減碳及環保趨勢,近而面臨中美貿易戰及新冠疫情等國際變化下,染顏料產業,將面對更多挑戰,公會同時也須承擔更多的責任,化危機為轉機。 \n 欣逢50周年,公會在慶祝這個重要時刻的同時也要承擔更多責任,面對未來下一個50年,任重道遠持續凝聚會員廠商的能量,將台灣染顏料工業提升到更寬廣、更有利的境界,使台灣染顏料產業持續發光、永續發展。

  • 梧棲金紙工廠染紅溝水 居民一覺起來嚇一跳

    梧棲金紙工廠染紅溝水 居民一覺起來嚇一跳

    台中市梧棲區一家金紙加工廠的染料桶槽,因溢流排出紅色染料汙染草湳里溝水,中排一夜之間猶如「血流成河」,居民嚇得趕緊通報環保局。稽查大隊1日到場追查後,已先進行汙染水質採樣化驗,並將依《水汙染防治法》對業者開罰。 \n \n 草湳里信義民權中排1日早上被居民發現溝水變色,整條溝水紅通通,且延綿數公里長,看起來十分嚇人,懷疑是黑心工廠偷排汙水。里長林槐庭表示,里內許多工廠處於三不管地帶,真的很頭痛! \n \n 環保局獲報後立即追查汙染源,循線往上游支流紅色水痕追查,發現一家金紙印製廠染料桶槽溢流排出紅色染料汙染水體。業者向稽查大隊供稱,前一天晚上忘記將染料桶槽閥門關閉,早上上班時才發現已經溢流,一夜下來,大約已溢流250公升紅色染料。 \n \n 業者自稱,該紅色染料是蓋在金紙上的紅印染料,為食品級染料,開業40多年第一次發生忘記關閥門事件。環保局指出,紅色染料已沿著排水溝流入大海,目前先進行水質採樣將進行化驗,由於業者已違反《水汙染防治法》,將依法處1萬元以上600萬元以下罰鍰,並命工廠限期將廢水抽除。

  • Dior彩寶玩暈染

    Dior彩寶玩暈染

     Dior逾25億元的珠寶即起登台,包括今年甫在巴黎發表的「Tie Dior」新作,以及Dior珠寶創意總監Victoire de Castellane 20多年來的設計精華,總共有280件作品,是歷年來台Dior珠寶總價最高、規模最大的珠寶展,同時也完整記錄Victoire de Castellane 20年來珠寶創作的軌跡。 \n 要想了解Dior珠寶,領略Dior珠寶繽紛璀璨的奢華世界,得先了解Dior珠寶創意總監Victoire de Castellane,出身法國貴族豪門的她從小玩珠寶長大,優渥的成長背景讓她在耳濡目染之下擁有超凡的時尚品味和藝術美學素養,也更能勇於跳脫世俗的窠臼與傳統珠寶的匠氣。 \n Tie Dior奢華不設限 \n 俗話說「貧窮限制了想像」,出身貴族富豪世家的她,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困擾,她說:「我創作時就像個孩子,完全沒考慮到寶石的價格。」這樣的氣度,讓她更忠於藝術,創作毫不受限,她只在乎寶石美不美,完全不在意它的身價,因此她會把珍稀寶石與半寶石鑲在一起,或以美麗但平價的彩色水晶作為主石,卻把昂貴的鑽石當作陪襯,讓創意自由揮灑、不受寶石的價值限制。 \n 今年全新「Tie Dior」系列珠寶靈感源自以Dior高級訂製服的紮染技巧,Victoire de Castellane首度採用了珍珠,主石珍珠就像是染料水珠,各色彩色寶石則是染料暈染開來構成的美麗圖騰,其中一只鑲嵌4.61克拉橢圓型切割莫三比克紅寶石的Tie Dior項鍊訂價5500萬元,是此次展覽單價最高的作品。

  • 憨犬在油畫上狂打滾變藍色 主人狂洗4天不敢帶出門

    憨犬在油畫上狂打滾變藍色 主人狂洗4天不敢帶出門

    毛小孩就像小孩子一樣,總會做出搞笑的舉動,讓主人看得哭笑不得。英國諾福克郡(Norfolk)一名狗主人,日前讓愛犬在自家後院玩耍,豈料主人再次看到牠時,竟變成一隻「藍狗」,原來牠在玩耍過程中,在一幅未乾的畫上打滾,導致狗毛沾染上顏料,洗了2次都沒用。 \n49歲的飼主巴巴托(Sacha Barbato)養了一隻2歲的狗貝西(Bessie),牠是由貝靈頓梗及惠比特犬混種,日前巴巴托家人繪了一張油畫,並放在後院裡晾乾,期間貝西也在後院玩耍,沒想到巴巴托發現貝西竟被染成「藍色」,原來是牠調皮的躺到畫布上打滾,導致牠全身的毛都被變成藍色的。 \n由於顏料是油性的,因此主人幫牠洗了2次,顏色仍無法洗掉,巴巴托哭笑不得的說「一開始我們有發現,貝西似乎很喜歡娜一幅畫,但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我覺得藍色的毛還蠻好看的,畢竟沒人會把狗染成這樣」,之後出於安全疑慮,巴巴托還帶貝西至獸醫院檢查,而醫師則表示,顏色在短時間難去除,但遲早會退的,對貝西的身體也不會造成影響。 \n巴巴托也透露「前幾天我都避免穿藍色的衣服,以防讓人誤會這是一種流行」,而他們一家與貝西原本要到海邊度假,但另一方面又擔心會被指指點點,認為貝西的藍毛在海灘上,一定會吸引人圍觀,甚至想「可憐的狗,牠的主人為什麼會那樣做?」,但又不能把貝西留在家裡,無論到哪都要帶著牠,而經過4天以後,貝西身上的染料也掉了差不多,貝西也因染色事件意外爆紅。

  • 永光推染色提案 節能減排先鋒

    永光推染色提案 節能減排先鋒

     走在循環經濟浪潮的尖端,永光化學以「節能減排─對環境更友善的染色提案」為主題,針對染整業最關注的議題,提出多項節能減排的染色提案;並協助染整廠進行產業升級,降低染色耗能耗水成本,提高環保經濟效益。 \n 永光化學董事長陳建信表示,永光化學長期以來除提供優質的化學品及專業的技術服務外,並做好化學品安全管理,包括獲得GOTS、bluesign、ZDHC等多項第三方及品牌商認證,符合「Free PCA dyes」等當今染料最新趨勢。 \n 「Go Green Go Fast!」因應未來趨勢,永光化學針對各種染料技術與產品組合持續創新,其前瞻技術始終保持領先市場。譬如永光化學的CPB for Knitting(棉針織布冷壓染色),推出全新的「Everzol Dyes棉用反應性染料」,以及全球獨創的「Everzol ERC Solution反應性染料節能減排具體方案」,可結合新舊染料組合,在常溫下,搭配彈性的水洗模組,將染料性能發揮到極致,為客戶解決耗水、耗能源的問題;同時也讓染色達到節能減排的效果。 \n 該方案不僅適用於平織布、梭織布深染(尤其深黑);並成功的應用於針織布染色。今年6月永光化學參加義大利ITMA紡織展,以新的訴求,領先市場展出,在不用更換全新設備、站在客戶實用的角度下,發揮最高效能,其創新突破方案,成為染整界的創舉。  永光化學節能減排提案,包括Everzol ERC Solution(節能減排染色方案)、Everacid 酸性染料、CPB for Knitting(棉針織布冷壓染色)、Everjet inks及Evereco PUR貼合膠等為全球知名的紡織大廠肯定與採用。

  • 陸股19日早盤沖高回跌 創指漲0.75%

    新浪財經報導,截止19日上午收盤,滬指持平報2,985.66點,深成指報9,793.64點,漲0.41%;創指報1,691.91點,漲0.75%。 \n從盤面上來看,旅遊、半導體、OLED居類股漲幅榜前列,油服、電競、分散染料族群居跌幅榜前列。

  • 兩岸史話-揭開宮廷染料顏色身分密碼

    兩岸史話-揭開宮廷染料顏色身分密碼

     日本從中國學了這個規矩,天皇的服裝顏色稱為黃櫨染,在古代禁止其他人使用。對這顏色好奇的讀者,可以去找天皇當年登基大典時的照片來看看。另一種顏色是鬱金色──此鬱金不是荷蘭鬱金香,而是原產地在中南半島的鬱金和薑黃(現代主要用來做咖哩)。其所染出的顏色稱為鬱金色,在唐宋時期的女裝界極為熱門。 \n 要染出略深的紫色需要重複染四、五次以上,極為費時耗力,價格高昂也是理所當然。孔子曾經說過「紅紫不以為褻服」,因為這兩種顏色的衣料都很貴,拿來做內衣穿太奢侈啦! \n 君愛柘黃 妃喜鬱金 \n 齊桓公遏止紫色流行的方法是宣稱自己討厭紫布的臭味,這也反映出紫草染色的特點:有明顯的味道。我以紫草染過幾塊料子,做成的衣服放了幾年後依然帶有紫草特有的氣味。 \n 對於這個問題,漢代以後的人用紅花和藍靛套染,紅藍混合後變成紫色──而且紫草染出的紫色有些灰暗,套染法可以染出比較明亮鮮豔的紫(但不會像現代染料般浮華),唐代人還多了蘇木可以選擇。不過唐代社會還是比較推崇紫草染出的紫,到了明代,染坊裡染紫就已改為蘇木和紅藍套染法了。 \n 藍染在中國歷史十分悠久,蓼藍(蓼,音瞭)、大藍、菘藍等多種植物都可以用於染藍。早期是用新鮮藍草汁來染色,因此頗受產季限制,春秋戰國時期發明了發酵法,此後就可以預先製作藍靛(也叫靛青),需要時再將其還原染色。成語「青出於藍」出自荀子《勸學篇》:「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指的正是以製靛染青的工藝。 \n 優質藍靛染出的布料不但色彩濃郁,而且「紅焰之色隱然」,來源於靛藍裡的微量靛紅,這種顏色稱為「紺」(音幹,深青揚赤色),用於齋戒等重要場合。後代皇后禮服也大多是紺青或深青色,大概也是著眼於這種顏色沉穩又高貴華麗,同時還能顯白的好處吧!李漁《閒情偶記》中大讚玄青色「面白者衣之其面愈白,面黑者衣之其面亦不覺其黑」,而且顯年輕、顯素雅,可謂妙處無窮。 \n 藍草不僅能染出深青色,透過不同的濃度和染色時間,可以變化出縹色(縹,音漂,色青白)、天藍、翠藍、月白等各種藍色。由於藍染的布料不易褪色又耐洗滌,十分受到平民百姓歡迎。此外藍草還有清熱涼血、消炎解毒的功能(現在常聽到的板藍根就是藍草的一種),其染成的青布也可以當作感冒時的替代用藥。據說臺灣早年種藍作靛的人家,光憑著手上染痕就可以在店家賒帳──因為制靛收入穩定,不怕他賴帳! \n 三原色中的紅和藍都說過了,接下來要說的黃色,也是種時代性比較強的色彩。在秦漢以前,黃色染料以梔子為主──不是大家熟悉的梔子花,而是單瓣梔子所結的果實。梔子可以染出鮮黃到橙黃等顏色,染色方法簡單,染出的顏色也很秀麗。 \n 在《史記貨殖列傳》中記載「千畝梔、茜……此其人皆與千戶侯等」,可知當時對梔子、茜草等染料作物需求量很大,種植收益極佳。《漢官儀》云:「染園出梔、茜,供染御服」,可見君王也穿梔子染出來的服裝。然而梔子黃不抗日晒,後來就慢慢退出布料染色的圈子,但還是用於食物染色,例如黃蘿蔔通常就是用梔子染色。魏晉南北朝時可能比較流行用黃蘗(音播)來染黃,鮑照《擬行路難》: \n 「銼蘗染黃絲,黃絲歷亂不可治。」描繪了把黃檗木切細染絲的工藝,也暗指詩中女主角的心苦──黃蘗味苦。後來也常用黃蘗染紙,以苦味來防蟲蛀。 \n 唐、宋時有兩類黃色的名聲最大:一是黃櫨或柘木(柘,音浙)所染出的赭黃色(赭,音者),這兩種染材染出來的料子在日光下呈現帶著紅光的黃色,到了燭光中又變成泛著黃光的紅色,這種特殊效果很受隋文帝喜愛,因此常穿柘黃袍。唐代皇帝沿用了這個習慣,並進一步禁止其他人使用。一直到明末,柘黃色都是皇帝專用的顏色,清朝時才改以明黃為皇帝服色。 \n 日本從中國學了這個規矩,天皇的服裝顏色稱為黃櫨染,在古代禁止其他人使用。對這顏色好奇的讀者,可以去找天皇當年登基大典時的照片來看看。另一種顏色是鬱金色──此鬱金不是荷蘭鬱金香,而是原產地在中南半島的鬱金和薑黃(現代主要用來做咖哩)。其所染出的顏色稱為鬱金色,在唐宋時期的女裝界極為熱門。 \n 雖然它們也是不耐日晒的染料,但鬱金色略帶螢光感,比起其他染料染出來的黃色更加明亮醒目;加上染料本身也是香料,其染出的衣物自然帶有香味,這兩樣特點使得當時人十分著迷,經常寫入詩詞中,例如「淡黃衫子鬱金裙」,是用兩種不同的黃色搭配出詞人記憶中永恆的倩影;「入夏偏宜澹薄妝,越羅衣褪鬱金黃」,顏色略褪的羅衣展現出夏日慵懶的氣氛。 \n 據說楊貴妃就是鬱金色的愛好者,經常穿鬱金色的裙子,因此鬱金裙也成為不遜於石榴裙的流行款。李商隱〈牡丹〉詩:「垂手亂翻雕玉佩,折腰爭舞鬱金裙。」更是以身著鬱金裙婀娜起舞的舞姬,比喻風中搖曳的牡丹花(垂手、折腰都是舞姿),極富形象化。 \n 明代染黃色則是以槐花為主,可以染出鮮豔的黃色。槐花不但可以染黃,改用青礬媒染時又可以得到「油綠色」,和藍靛套染時則是「大紅官綠色」,另外也可以用槐花花蕾來染綠,是種兩用型染料。 \n 織錦閃色 染藝繽紛 \n 除了上述染料外,還有許許多多礦物和植物都曾用在染色中。當時的人還使用不同顏色的絲線紡織出各色布帛錦緞,如經緯異色織出的「閃色」、花紋鮮明的「織錦」等,使色彩的世界更加繁華燦爛。 \n 現在的人誇讚日本十二單高貴豪華,但不知道這種服飾的起源本是因為平安中期廢止遣唐使,從中國進口的唐錦缺貨,高貴的妃子或許還穿得上彩色的唐錦,其他家世稍遜的女子只得疊穿不同顏色的衣物以模仿唐錦繽紛色彩,以此互相爭妍呢! \n (待續)

  • 兩岸史話-大唐盛世女子的前衛妝容

    兩岸史話-大唐盛世女子的前衛妝容

     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 \n 單論保養品功效,大家可能覺得唐朝和喜愛美白的現代差不多嘛!難怪《武媚娘傳奇》裡女角都把臉蛋塗抹得很白,看起來甚至有點像日本藝妓了,這也一定是唐風的影響。 \n 脂粉紅豔厚重 \n 事實上,唐代雖以膚白為美,化妝時卻極力把臉頰兩側塗得像紅通通的桃子,例如《開元天寶遺事》中描述楊貴妃:「初承恩召,與父母相別,泣涕登車。時天寒,淚結為紅冰。」又或「貴妃每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不解其熱。每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於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紅也。」書中記載楊貴妃與父母離別時痛哭不已,因為當時天寒,融混著臉上脂粉的淚水甚至凝結成了紅色的冰。此外,貴妃十分怕熱,她的汗水因為沾染了臉上和身上的胭脂,乃至於將手帕給染成了桃紅色。就連楊貴妃這等超級美女都習慣把胭脂塗得如此濃豔厚重,一般人更不用說了。 \n 當時女人不僅胭脂抹得多,粉也打得極厚,王建《宮詞》:「舞來汗溼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盆水裡潑紅泥。」描寫的是舞姬表演完後洗臉卸妝,結果洗臉盆裡的水像是翻湧著,紅色泥漿一般(有的版本作「金花盆裡潑銀泥」)。不管這位舞姬妝容究竟偏紅還是偏白,都可以由此推測其臉上脂粉之厚。 \n 不久前應邀討論《羋月傳》(羋,音米)的服裝,然而我在此之前沒看過這部戲,只得上網搜尋相關劇照,看著看著卻莫名有種眼熟的感覺:「唔,此女身穿萌黃的單、紅梅香的三衣,看似是白裡紅梅的雪之下,紅梅裡濃紅梅的今樣色無紋唐衣,看來是個平安中期身分尋常的侍女,下身穿著黃色的裙子,顯然家境不甚寬裕……什麼,你說那是秦惠文后?不會吧?!」看著畫面頗具平安風情的秦國後宮,我只能體貼地猜測那是服裝造型師心目中最兼具華麗與豪奢的「東方宮廷風」,這樣設計也可以理解……吧? \n 上述有如咒語般的「萌黃」、「紅梅香」都是日本的色名,「萌黃」指的是草木發芽時略帶黃色調的嫩綠色,「紅梅」是紅梅花瓣般的粉紅色,「香」則是指漸層色搭配。另外不同的色彩互為表裡時,又有各種不同的名稱。精緻的配色反映了日本人細膩的季節感與色彩感,但卻不會出現在先秦的宮廷──好幾種染料當時還沒傳進中國呢! \n 朱砂紅貴族專用色 \n 以紅色來說,先秦時最上等的紅是「朱色」,不單純指「朱砂般的顏色」,同時也是「用朱砂染成的顏色。」之前有朋友看了篇「先秦流行『君子佩玉』的主要功能是用來壓住衣裙,避免風吹走光」的文章,問我是否贊同。姑且不論當時的禮服上衣下裳很難走光,裳外繫著的芾(音福),衣服上的蔽膝(或鞸)音畢,柔皮製的蔽膝是皮革製品不易吹開,光說「我朱孔陽,為公子裳」的朱裳,恐怕是飄不起來的。為什麼呢?這是因為朱砂乃是礦物,無法像植物染料的色素一樣直接附著在布料上,因此染朱紅時得先將朱砂打成細膩的粉狀,再與澱粉調和成糊劑,以此沾黏於布料纖維中。要用與布料等重的朱砂才能染出紅色,若要染成鮮明的朱色則需要三倍的朱砂,當時朱紅色十分「貴重」,貴族方能穿著。 \n 雖然當時也用茜草根來染紅,不過茜草裡帶有黃色素,染出來的顏色呈現橘紅或橘黃。我曾嘗試過染茜,本以為可以染出現代濃豔的「茜紅色」,但第一次的成果有如摻水的橘子汁,加染到第三次才達到略暗偏橘的紅色。《爾雅釋器》云:「一染謂之縓(音全,赤黃色),再染謂之赬(音撐,淺赤色),三染謂之纁(音熏,淺絳色)。「回想起自己染茜色的狀況,當真心有戚戚焉。假使繼續以茜草深染,並改以涅(皂礬或青礬,即硫酸亞鐵)當媒染劑,可以再染出緅(音鄒,青赤色)、玄、緇等黑中帶紅的色調。《周禮》中記載君王玄衣纁裳,在先秦時這幾種顏色都是高貴的色彩──光看染色的繁瑣度和所需的工錢與染料費,平常人就穿不起啦! \n 染料的主力,直到漢代時紅藍花傳入中國,才取代了它們的地位。 \n 紅藍花就是大家在宮廷劇裡常看到的紅花,雖然在戲裡往往是用來害人墮胎的邪惡道具,但它不但是婦女活血調經的常用藥材,也廣泛應用在繪畫顏料、服裝染色、化妝飾容等。紅花可以染出嬌媚的銀紅、粉紅、桃紅、蓮紅等色(日本紅梅色就是用紅花染出來的),但是要重複上染多次才能染出濃豔的「真紅」、「猩紅」,而且紅花色素和沉麝等香料放在一起久了會褪色,也不大耐日晒,因此紅花染出來的料子依然價格高昂。 \n 另一種紅色染料是原產於東南亞與南亞一帶的蘇木,也叫蘇枋或蘇芳。嵇含《南方草木狀》中記載了南人以蘇枋染絳,可能在魏晉南北朝時已有少量傳入中國,唐代時從海外大量進口蘇木,在敦煌都能買得到。 \n 雖然蘇木的色調偏向木紅色,不及紅花嬌美,但是因為染料裡的色素豐沛,所需用量比紅花和茜草少得多,也更易於染出深色。附帶一提,這幾味植物性紅色染料全都有活血化瘀的功能(意即都不適合孕婦內服),在治療相關疾病但缺乏藥材時,拿「緋布」煮一煮,也可以當作替代品。 \n 此外,蘇木以明礬媒染時呈現美麗的絳紅色,改以青礬媒染時則變成紫色,後來也成為染紫的常用染料。 \n 說到紫色,大家可能都記得「齊桓公好服紫」的典故。眾人追捧紫衣時「五素不得一紫」,一方面是需求大而價格飆漲,再一方面當時染紫是將紫草根搓洗出色素,再重複深染而成。(待續)

  • 超乎想像的中國服飾──揭開宮廷染料顏色身分密碼(八)

    要染出略深的紫色需要重複染四、五次以上,極為費時耗力,價格高昂也是理所當然。孔子曾經說過「紅紫不以為褻服」,因為這兩種顏色的衣料都很貴,拿來做內衣穿太奢侈啦! \n \n君愛柘黃 妃喜鬱金 \n \n齊桓公遏止紫色流行的方法是宣稱自己討厭紫布的臭味,這也反映出紫草染色的特點:有明顯的味道。我以紫草染過幾塊料子,做成的衣服放了幾年後依然帶有紫草特有的氣味。 \n對於這個問題,漢代以後的人用紅花和藍靛套染,紅藍混合後變成紫色──而且紫草染出的紫色有些灰暗,套染法可以染出比較明亮鮮豔的紫(但不會像現代染料般浮華),唐代人還多了蘇木可以選擇。不過唐代社會還是比較推崇紫草染出的紫,到了明代,染坊裡染紫就已改為蘇木和紅藍套染法了。 \n藍染在中國歷史十分悠久,蓼藍(蓼,音瞭)、大藍、菘藍等多種植物都可以用於染藍。早期是用新鮮藍草汁來染色,因此頗受產季限制,春秋戰國時期發明了發酵法,此後就可以預先製作藍靛(也叫靛青),需要時再將其還原染色。成語「青出於藍」出自荀子《勸學篇》:「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指的正是以製靛染青的工藝。 \n優質藍靛染出的布料不但色彩濃郁,而且「紅焰之色隱然」,來源於靛藍裡的微量靛紅,這種顏色稱為「紺」(音幹,深青揚赤色),用於齋戒等重要場合。後代皇后禮服也大多是紺青或深青色,大概也是著眼於這種顏色沉穩又高貴華麗,同時還能顯白的好處吧!李漁《閒情偶記》中大讚玄青色「面白者衣之其面愈白,面黑者衣之其面亦不覺其黑」,而且顯年輕、顯素雅,可謂妙處無窮。 \n藍草不僅能染出深青色,透過不同的濃度和染色時間,可以變化出縹色(縹,音漂,色青白)、天藍、翠藍、月白等各種藍色。由於藍染的布料不易褪色又耐洗滌,十分受到平民百姓歡迎。此外藍草還有清熱涼血、消炎解毒的功能(現在常聽到的板藍根就是藍草的一種),其染成的青布也可以當作感冒時的替代用藥。據說臺灣早年種藍作靛的人家,光憑著手上染痕就可以在店家賒帳──因為制靛收入穩定,不怕他賴帳! \n三原色中的紅和藍都說過了,接下來要說的黃色,也是種時代性比較強的色彩。在秦漢以前,黃色染料以梔子為主──不是大家熟悉的梔子花,而是單瓣梔子所結的果實。梔子可以染出鮮黃到橙黃等顏色,染色方法簡單,染出的顏色也很秀麗。 \n在《史記貨殖列傳》中記載「千畝梔、茜……此其人皆與千戶侯等」,可知當時對梔子、茜草等染料作物需求量很大,種植收益極佳。《漢官儀》云:「染園出梔、茜,供染御服」,可見君王也穿梔子染出來的服裝。然而梔子黃不抗日晒,後來就慢慢退出布料染色的圈子,但還是用於食物染色,例如黃蘿蔔通常就是用梔子染色。魏晉南北朝時可能比較流行用黃蘗(音播)來染黃,鮑照《擬行路難》: \n「銼蘗染黃絲,黃絲歷亂不可治。」描繪了把黃檗木切細染絲的工藝,也暗指詩中女主角的心苦──黃蘗味苦。後來也常用黃蘗染紙,以苦味來防蟲蛀。 \n唐、宋時有兩類黃色的名聲最大:一是黃櫨或柘木(柘,音浙)所染出的赭黃色(赭,音者),這兩種染材染出來的料子在日光下呈現帶著紅光的黃色,到了燭光中又變成泛著黃光的紅色,這種特殊效果很受隋文帝喜愛,因此常穿柘黃袍。唐代皇帝沿用了這個習慣,並進一步禁止其他人使用。一直到明末,柘黃色都是皇帝專用的顏色,清朝時才改以明黃為皇帝服色。 \n日本從中國學了這個規矩,天皇的服裝顏色稱為黃櫨染,在古代禁止其他人使用。對這顏色好奇的讀者,可以去找天皇當年登基大典時的照片來看看。另一種顏色是鬱金色──此鬱金不是荷蘭鬱金香,而是原產地在中南半島的鬱金和薑黃(現代主要用來做咖哩)。其所染出的顏色稱為鬱金色,在唐宋時期的女裝界極為熱門。 \n雖然它們也是不耐日晒的染料,但鬱金色略帶螢光感,比起其他染料染出來的黃色更加明亮醒目;加上染料本身也是香料,其染出的衣物自然帶有香味,這兩樣特點使得當時人十分著迷,經常寫入詩詞中,例如「淡黃衫子鬱金裙」,是用兩種不同的黃色搭配出詞人記憶中永恆的倩影;「入夏偏宜澹薄妝,越羅衣褪鬱金黃」,顏色略褪的羅衣展現出夏日慵懶的氣氛。 \n據說楊貴妃就是鬱金色的愛好者,經常穿鬱金色的裙子,因此鬱金裙也成為不遜於石榴裙的流行款。李商隱〈牡丹〉詩:「垂手亂翻雕玉佩,折腰爭舞鬱金裙。」更是以身著鬱金裙婀娜起舞的舞姬,比喻風中搖曳的牡丹花(垂手、折腰都是舞姿),極富形象化。 \n明代染黃色則是以槐花為主,可以染出鮮豔的黃色。槐花不但可以染黃,改用青礬媒染時又可以得到「油綠色」,和藍靛套染時則是「大紅官綠色」,另外也可以用槐花花蕾來染綠,是種兩用型染料。 \n \n織錦閃色 染藝繽紛 \n \n除了上述染料外,還有許許多多礦物和植物都曾用在染色中。當時的人還使用不同顏色的絲線紡織出各色布帛錦緞,如經緯異色織出的「閃色」、花紋鮮明的「織錦」等,使色彩的世界更加繁華燦爛。 \n現在的人誇讚日本十二單高貴豪華,但不知道這種服飾的起源本是因為平安中期廢止遣唐使,從中國進口的唐錦缺貨,高貴的妃子或許還穿得上彩色的唐錦,其他家世稍遜的女子只得疊穿不同顏色的衣物以模仿唐錦繽紛色彩,以此互相爭妍呢! \n(待續) \n

  • 到埃及畫海娜紋身 她竟發生恐怖事

    到埃及畫海娜紋身 她竟發生恐怖事

    暫時性的紋身,已經風靡一段時間,尤其到一些海島國家遊玩,許多遊客都會體驗來自印度的「海娜紋身(Henna Tattoo)」,圖案不僅非常美,一段時間後也會消失,讓想紋身卻怕後悔的人可以體驗紋身的感覺。 \n澳洲一名26歲的女子Brooke Crannaford,在埃及遊玩期間,花了5元澳幣在手腕和手上畫了海娜紋身,幾個小時後她開始感到不對勁,「紋完幾小時後,我開始覺得非常癢,過了一天後情況越來越糟」,當下Brooke也無法找醫生及時治療。 \n沒多久Brooke手指開始漸漸失去知覺,手臂與手指起水泡,最恐怖的是她的手開始腐爛,等到醫生治療時,她的手已經是三級蜂窩性組織炎,和嚴重的化學第二或三度燒傷差點截肢,之後整整花了一個月的時間,Brooke手上傷口才癒合,幸運的是總算保住了她的手。 \n其實海娜紋身並不可怕,傳統紋身應該是紅棕色,是從一種叫做「海娜」的植物中萃取的染料,但後來流行黑色海娜紋身,是紅色海娜和對苯二胺(PPD,染髮劑的一種成份)混合物,若PPD含量達到2.5%時,就會誘發接觸性過敏反應,嚴重者恐會死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