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案八三八的搜尋結果,共06

  • 【時中走鐘】匡列太狹隘 商店員工面對面接觸案838卻不用採檢

    【時中走鐘】匡列太狹隘 商店員工面對面接觸案838卻不用採檢

    \n匡列接觸者的範圍過於狹隘,則是第二個感染破口。據悉,部桃群聚剛爆發時,疫指中心原本決定全院採檢,包括醫護人員、外包人員等共二千五百人,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當時表示,專家小組開會認為疫調清楚,匡列的「第一圈接觸者」採檢皆為陰性,所以最後決定僅採檢4百位醫院員工即可,同時依照紅黃綠不同區域的分艙分流,限制人員的流動與接觸。沒想到院內感染的情況比想像更嚴重,也大減分艙分流的效果,造成病毒向外擴散。 \n此外,本刊調查,案八三八和案八三九的足跡遍布桃園許多店家,其中一家商店員工私下告訴本刊記者,他曾經親自招待案八三八,雖然沒有對話、碰觸,但當時案八三八並沒有戴口罩,雙方距離一度很靠近。 \n \n「我們有根據監視器去查到底哪些員工有跟案八三八、案八三九接觸,所以十分清楚。我有直接跟他(案八三八)面對面,但指揮中心卻沒有對我採檢,而且只需自主健康管理,我還是可以戴口罩外出。」該商店員工驚訝疫指中心的規定竟如此寬鬆。 \n再者,案八五二明明和案八三八工作相處約一小時,也僅需自主健康管理,等同帶著病毒四處遊走。據悉,案八三八目前雖然病況穩定,然而備感內疚,不時自我檢討「哪個環節出錯」,陳時中則十分不捨,希望案八三八不要過於鑽牛角尖把自已逼得太緊。 \n \n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時中走鐘】部桃感染成超級傳播事件 慘釀6破口淪全院封鎖

    【時中走鐘】部桃感染成超級傳播事件 慘釀6破口淪全院封鎖

    \n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部桃)已迅速從「院內感染」惡化成「社區感染」,專家指出防疫6大破口,除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疫指中心)執意不願廣篩、疫調不夠精準,匡列範圍也過小等等,導致感染者帶著病毒趴趴走,最後釀成「超級傳播事件」。雖然緊急築起防火牆,擴大回溯相關接觸者,創紀錄匡列5千人進行居家隔離,然而,病毒恐怕已經流竄於社區之中,加上近日過年入境人潮已破上萬,農曆年才是最可怕的時機點! \n部桃一月中爆發群聚感染,愈演愈烈,至今累計十五人染疫(其中六人為醫護人員)!林口長庚副院長邱政洵受訪時指出,國外研究顯示,一名新冠感染者平均可傳染三至四人,部桃院內感染持續擴散至第四波,已能視為「超級傳播者事件」! \n \n一位感染科醫師則私下透露,去年抗疫至今,醫護人員都依循疫指中心的指示行事,如今大家卻是「追著病毒跑」,顯然疫指中心似乎過於輕忽。「尤其住院醫師(案八三八)引發部桃感染事件的第一時間,疫指中心只以『北部某醫院』代稱,不但封鎖消息,且自信滿滿。」 \n案八三八引發的一連串院內感染,一月十日可說是「關鍵的一天」。當天,他在醫院值班,三度前往某護理站,因此傳染給案八五二(護理師),工作期間又傳染案八五六(主治醫師);案八三八傍晚開始發燒,他和案八三九的護理師女友接受採檢後,雙雙確診。 \n \n案八五六繼續傳染給案八六三、案八六八,最後導致部濤院內感染擴大,演變成家庭群聚感染、社區感染,病毒遍及各大知名餐廳與麥當勞、摩斯漢堡等。 \n \n事實上,數度接觸重症患者的案八三八,一月八日就身體微恙,卻仍繼續在醫院、社區到處行動;許多醫療專家因此質疑,案八三八「過於輕忽」,導致出現第一個感染破口,疫指中心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太過「輕敵」誇口說:「沒看到醫院有洞,只有一些細縫。」 \n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時中走鐘】指揮中心不認恐有其他傳染源 堅持移出病人讓病毒四散

    【時中走鐘】指揮中心不認恐有其他傳染源 堅持移出病人讓病毒四散

    \n第三個感染破口源於疫指中心過早認定感染源的「疫調失準」。案八六九(越南籍看護)一開始找不到感染源,疫指中心隨後認定是他的雇主(患有肺積水)治療時,遭到案八三八感染。對此,前台大感染科醫師林氏璧首先在臉書專頁上提出質疑,她認為依照時間看來,案八三八與案八六九接觸時病毒量低,不太可能傳染給他人。 \n感染科權威、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黃立民也表示,「抽胸水大約十六分鐘,如果因此就能讓看護感染,那協助的護理師、患者雇主本人,感染的危險性都一樣大,為何只有看護感染?」他指出,尤其雇主是高齡者,被感染的風險應該更大才對。 \n \n黃立民擔心,看護感染恐怕是另一條傳播鏈,所以不應該預設立場,否則可能漏掉潛伏在社區的感染者,成為社區感染的未爆彈。他更針對引發部桃院內感染的病毒提出警告,「(部桃)目前是歐美主要流行的病毒株,和台灣過去常見的武漢病毒株不同,傳染力增加一˙五倍。」 \n桃園市為防疫重鎮,全台四分之一的新冠患者在此醫治,當中又有約一半的患者由部桃負責(院內感染爆發前收治一百一十四人)。面對部桃爆發院內感染,疫指中心卻選擇「清空」,陸續將病患移至其他醫院,而非從外部調派醫護進駐重裝嚴守,導致出現第四個感染破口。 \n \n \n疫指中心決定「清空」之際,曾經參與SARS防疫核心工作的感染症專家擔憂「病毒會因此擴散出去」,果然案八八一、案八八九都在移出後確診,其家人案八八二、八八五、八九○也陸續確診。 \n其中,案八八二起初未列入居家隔離,曾外出購買晚餐,因此足跡又擴散至人潮洶湧的黃昏市場;案八八九原本不在採檢範圍內,與家人案八九○同時發病後才確診,足跡目前仍無法確定,病毒恐怕已四處傳播。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住院醫師值班人力不足 指揮中心坦言分艙分流失敗

    住院醫師值班人力不足 指揮中心坦言分艙分流失敗

    我國今天又新增一名本土個案,為案八五六,是一名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今天指出,案八五六的感染源疑為案八三八,兩人曾在病房內討論患者病情,疑為當時接觸染疫,此外指揮中心也坦承,住院醫師值班期間難以維持分艙分流措施,「白天還可以,但夜晚值班時就會人力不足需要跨科」,對此陳時中也允諾檢討。 \n \n陳時中表示,案八五六當時是因有病患喉嚨出現異物卡住的情形,之後向案八三八醫師求助,兩人就在病房內討論病患病情,疑為當時傳染,但陳時中強調,2人當時一人帶著N95口罩、外科手術口罩,但最後還是不幸感染。 \n \n北區指揮官黃玉成坦言,案八三八是在十日值班,由於當時是晚班所以較無法落實院內的分艙分流措施,因此才會出現在一般病房與案八五六討論,陳時中則指出,此事件凸顯國內感染科專責醫師人數不足的問題,目前是先請鄰近的醫學中心派人協助,將來會考慮增加感染科人力,但若疫情恢復平穩,又會出現人力過剩的情形。 \n

  • 醫師院內染疫首例  陳時中:插管中遭飛沫噴濺感染

    醫師院內染疫首例 陳時中:插管中遭飛沫噴濺感染

    我國又現本土病例,北部某醫院昨傳出院內感染,共有兩名醫事人員確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證實,這兩名醫事人員分別為醫師與護理師,懷疑醫師是在協助病患插管中遭到飛沫噴濺感染,與護理師是情侶關係,但考量到兩人工作上並無接觸史,因此暫列一例院內感染、一例社區感染。 \n \n防疫指揮官陳時中今天指出,這兩名確診的醫事人員分別為案838、839,其中案838為該院醫師,於治療一名感染新冠重症患者時遭感染,研判可能是在插管途中有一些飛沫噴濺而遭感染。 \n \n案838是否防護不當造成感染?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否認,強調對重症患者執行插管的是一名麻醉科醫師,執行時也有著全套防護裝備,且該名麻醉科醫師未感染,但由於案838當時也在一旁協助,因此遭感染。 \n \n張上淳指出,目前國內共有2名感染新冠的重症病患,初步排除是案799的英國籍重症男性,陳時中也補充,該醫師所感染的病毒株也應該與英國變種病毒株無關。 \n \n至於案839如何感染?陳時中指出,由於兩人在院內並無業務接觸,因此研判是在社區接觸時遭案838傳染.因此這起院內感染事件並非群聚。 \n \n陳時中補充,目前的疫調結果顯示,案838的足跡包含大江購物中心、桃園國際路上的星巴克,以及振宇五金行,至於案839的足跡則還在蒐集中。 \n \n針對這兩例本土個案,指揮中心共匡列採檢464人,其中密切接觸者院內員工共採260人,陪病家屬共採175人,與員工的擴大採檢接觸者共29人,全數都為陰性,目前也暫時對該院下令只出不進的政策。 \n \n針對本次院內感染事件,昨天有部分媒體披露該院名稱與所在位置,另外名嘴周玉蔻甚至也在節目中透露相關資訊,對此陳時中表示,目前已責成法務組處理,看是否有違反相關法條,至於周玉蔻在節目中所披露的內容,陳時中則說自己不清楚。 \n \n媒體質疑,本次的院內感染是否代表先前外媒所指台灣繼續封鎖邊境策略無法再繼續半年?陳時中則回,台灣所進行的防疫新生活,已讓國人度過相對正常的生活超過一年,自己對未來持續抗疫有信心,邊境策略也會隨國外疫情變化適時調整。 \n

  • 觀念平台-大法官不受理死刑釋憲 是失職演出

     死刑釋憲案經大法官會議不受理後,受人敬重的資深媒體人王健壯,撰文指出大法官的不受理是司法極簡主義(judicial minimalism,王健壯原文稱為「司法最低限度主義」)。王健壯提出幾個論點:第一,大法官選擇不對死刑存廢問題表態,這一「不作為」背後有著促進民主的苦心。第二,司法極簡主義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運作十分成功,各州果然陸續修法改進死刑。第三,大法官身掌司法權,應留必要空間給行政與立法權,三權分立的界線不宜輕易跨越。 \n 要評論大法官的不受理是否適當,必須先問,廢死聯盟提了什麼樣的釋憲案。此次死刑釋憲,既非技術拖延,也不是死囚的「延命」手段,而是對現行死刑制度的總體檢。釋憲案指出,二○○九年通過施行的兩公約禁止「恣意」剝奪生命權,而刑事訴訟法第二八九、三八八、三八九條未能架構一嚴謹的法律程序,導致死刑判決無獨立量刑程序、無量刑標準,法官無說明義務,陳詞應付可也;第三審亦無強制辯護、無言辭辯論。這些缺失都造成我國死刑判決的標準浮動而模糊,觸犯了兩公約「不得恣意剝奪生命權」的禁令。 \n 法律的扞格應由大法官會議解釋,這本來就是大法官職責所在,就像狗要看門、貓要抓老鼠一樣。美國憲法學者凱斯‧桑思坦(Cass Sunstein)稱讚一九九六年Romer v. Evans一案頗具極簡主義風格,但該案正是聯邦最高法院判定科羅拉多州的州憲法增修條文因為違反聯邦憲法而無效。無論極簡不極簡,大法官解釋法律衝突的責任,是無可迴避的。 \n 七○年代以降美國大法官對於死刑大致採取修正改良的態度,對於程序上嚴謹的死刑法律認定合憲,判刑標準恣意浮動的,則認定違憲。如果說美國的大法官扮演了一個把關、施壓的角色,使得美國的死刑制度得以改進,應不為過。然而這就是台灣大法官袖手不為之事;釋憲案要求基於比例原則,對於剝奪生命權的死刑判決,至少要拉高對程序正義的要求,但大法官回以不受理決議。 \n 美國大法官對死刑制度的修補,是否已經功德圓滿?恐怕有待商榷。目前為止已經有鮑威爾(Lewis F. Powell, Jr.)、布雷克蒙(Harry Blackmun)與史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三位大法官,於退休前後公開表示後悔支持死刑制度,因為死刑判決裡仍然充滿了恣意、歧視與錯誤,即使有數十年的努力改進,還是違憲。 \n 司法極簡主義,如果用最大的善意去理解,是一種司法自制:司法部門對於自身民主正當性的侷限有所認識,因此謹守分際,避免與民選的政府部門起衝突,以利憲法與民主的良性互動。這個原則並不壞,遺憾的是,此次死刑釋憲案的不受理,並不是這一原則的實踐。死刑釋憲案並未要求大法官狗拿耗子,而僅僅是要求他履行憲法義務;然而台灣的大法官竟然認為,死刑程序未臻嚴謹、法律互有扞格,不關他們的事。在輿論關注下,大法官一心避禍,何來維護民主的苦心,或者「喚醒立法與行政權對廢死與否應有的作為」? \n 這不是「司法極簡主義」,而是一則狗不看門、貓不抓老鼠的失職演出。痛心之餘,只能將此舉形容為「司法虛無主義」,是對於司法價值與職責的自我否定。海德格談虛無主義的一句話,在這裡恰好合用:「如此的『存有』,一無所有。」 (作者為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