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楚懷王的搜尋結果,共04

  • 如果楚懷王殺了她,屈原不會投江、楚國不會滅亡

    如果楚懷王殺了她,屈原不會投江、楚國不會滅亡

    大家大概都知道屈原投江的故事,因為端午節就是為了紀念這件事。可有誰知道屈原投江的內幕?恐怕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屈原投江,是對楚國失去了信心,認為楚國就要亡國了,他作為楚國王室之後,活著感到恥辱,於是投江以報國。而他投江的時候,最恨的有兩個人,楚懷王是一個,另一個是一個女人,如果當初楚懷王殺掉這個女人,屈原不會投江,楚國不會滅亡,甚至還可以統一中國。 \n \n楚國是江漢流域非常強大的一個國家,鼎盛時期的都城在郢(今湖北江陵境內),到了楚莊王時,楚國已成春秋五霸之一,疆域擴大到中原腹地,大有統一天下之勢。公元前606年,楚莊王以討伐陸渾之戎為藉口,兵臨周都之郊,問周鼎的大小輕重,有意取而代之。這就是「問鼎中原」的故事。當時,楚國無論是農業、工業、軍事還是資源,都有平定諸侯的能力,若不是王孫滿,那一年楚莊王就滅掉周天子,成為「楚天子」了。 \n \n楚莊王以後,楚國開始走下坡路,特別是「柏舉之戰」後,楚國元氣大傷,但在諸侯中仍是強者,為「戰國七雄」之一。楚懷王時期,也就是公元前328年至公元前299年,是楚國成敗的關鍵節點。此時,秦國已經強大起來,成「七雄」魁首,而楚國弱強於齊,屈居第二。秦國想吞併六國,六國也想聯合滅秦,於是六國間展開縱橫謀略戰。從理論上說,六國合縱完全可以消滅秦國,而成功之後,作為縱約長的楚國必將成為老大,雖與齊國將有一場苦戰,但最終勝利的應該還是楚國。所以,如果合縱成功,楚國將有望統一中國。 \n \n可是,楚國的這個偉大夢想被秦國的張儀給破壞了。而促使張儀成功破壞六國合縱計劃的除了楚懷王,還有一個女人,那就是鄭袖。鄭袖是楚懷王的寵妃,此人不但水性揚花、心腸歹毒,還貪得無厭。張儀連橫破縱之時,首先去騙說楚國與齊國絕交。屈原極力反對,於是他重金賄賂靳尚和鄭袖,二人在楚懷王面前陷害屈原,楚懷王將屈原放逐,和齊國絕交,卻不知上了張儀的當,先前許給楚國的六百里土地變成了六里,楚懷王氣得嗷嗷怪叫,發兵攻秦,但卻大敗,八萬楚軍將士被秦軍斬首於丹陽,這便是歷史上的「丹陽血戰」。楚懷王知道自己錯了,於是把屈原叫了回來,屈原登臨岵山作《國殤》悼念楚軍,勸楚懷王殺掉鄭袖、靳尚等親秦派,堅決抗秦,但楚懷王沒聽。 \n \n屈原是絕對的抗秦派,而鄭袖卻是個親秦派,她一直在楚懷王面前嘮叫叨不要惹秦國。因為屈原長得帥,鄭袖還曾勾引屈原,想讓屈原跟她一夥。但屈原壓根就瞧不上她,讓她覺得很沒面子,於是她懷恨在心,千方百計加害屈原。張儀再次來到楚國,騙楚懷王到秦國議和。屈原極力反對,但鄭袖、上官、子蘭卻勸楚懷王去,結果楚懷王死在秦國。屈原氣憤到了極點,將鄭袖、子蘭之過公諸天下,使楚人皆罵。鄭袖一怒,挑唆楚頃襄王將屈原放逐。 \n \n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拔郢,流放江南的屈原以為楚國就此滅亡,於是投汩羅江以身殉國。屈原投江是因白起拔郢,如果楚懷王不聽信鄭袖之言絕齊和秦,而是聽從屈原勸告殺掉鄭袖、靳尚等親秦派,以後的所有事情都不會發生。屈原不會投江,楚國也不會滅亡,相反,楚國還會先合縱而滅秦,再聯齊而滅四國,最後與齊國決戰,勝之,統一天下,楚王中的某個王可能就是取代「秦始皇」的「楚始皇」。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戰國七雄中本屬楚國最強 為何最終稱霸的卻是秦國?

    戰國七雄中本屬楚國最強 為何最終稱霸的卻是秦國?

    楚、秦兩國的恩怨,說來話長。而歷史上流傳著一句話「楚雖三戶,亡秦必楚!」,預言者便是一位在史冊中以「南公」留名的楚人。而他預言的時間,就在楚懷王客死咸陽之後,距離秦亡近百年的時間。 \n公元前226年,當時的楚國,已經把都城遷徙到今安徽的壽春,雖然離中原更遠了,但從北方不斷傳來的噩耗,仍足以令楚國君臣寢食難安。其實楚人都明白,此刻秦國統一天下唯一的障礙,也只剩下楚國了。 \n \n但事實上,在吳起改革失敗後,楚國的國力一直在走下坡路,看似錦繡堂皇的大國,實則日落西山、頹勢難挽。當年吳起來到楚國,針對楚國國家結構鬆散、中央權威削弱、貴族驕橫跋扈的特點,雷厲風行,罷免那些光領俸祿而不做事的官僚,嚴格紀律以提高辦事效率,還加強軍事訓練以提高楚軍戰力,無疑是給近乎昏睡的楚國打下了一針興奮劑。 \n在吳起執政期間,楚國東邊擊破百越,中間抗衡三晉,西邊敲打秦國。當彼之時,秦人之畏懼楚國,猶如今日楚人之畏懼秦國一般。但是那些被私慾填滿胸壑的貴族,顯然對吳起振興楚國的成就視而不見,卻對自己個人和家族既得利益的少許損失怨恨難平。 \n當支持吳起的楚悼王去世後,他們便迫不及待地在喪禮上發難,急中生智的吳起逃入靈堂,躲避在楚悼王的屍體邊,希望能夠因此逃過一劫。然而這些貴族暴徒已經殺紅了眼,他們不計後果的衝進靈堂,亂箭齊發,將活人吳起和死人楚悼王統統處理掉。 \n \n吳起死後,人亡政息,楚國的改革半途而廢,倒是讓偏僻的秦國後來居上。雖然商鞅也難逃一死,但改革事業卻被秦人繼承,不斷深化。吳起和商鞅一樣,都是單槍匹馬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得到國君的信任,大刀闊斧地實施改革,並且都得罪了舊權貴,為改革事業而犧牲。但是商鞅的事業得到了繼承,而吳起在楚國的努力卻付諸流水,這原因出在哪裡? \n這個問題,固然可以從楚國的內部舊勢力之強大以及楚國所面對的國際環境來找到一些因素,但最直接的原因,恐怕就是時間。商鞅在秦國的變法,最早開始於前359年,他出任左庶長之時;而結束於前338年,秦孝公崩,惠文王即位,商鞅遇害。由此計算,商鞅在秦國執政長達21年,那麼,吳起得到了多少時間呢? \n吳起入楚,史書上並無明確記載,只說是魏武侯即位以後,吳起受到猜忌,因而離開魏國,來到楚國。魏武侯即位是在公元前396年,吳起在魏武侯即位後還做了多年的西河守。由此看來,到公元前381年楚悼王去世前,吳起在楚國執政時間最多沒有超過十年,且楚國地大,要完全實施相當困難。 \n \n在吳起死後50年,楚懷王即位,即位之初似乎很有一點改革的理想抱負,他任用屈原,為他編制新的法令、彰明法度、舉賢任能、改革政治,頗有一番新氣象。到了十一年,蘇秦主持的六國反秦大聯盟中,楚懷王還當上了盟主,雖然沒多久就紛紛解散,但畢竟反映了楚國當時的國際地位尚在一流之列。 \n說到轉變,則是從懷王十六年開始,當時楚國和另一強國齊國緊密團結,當時秦國雖強,卻還不具備「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的能力,於是開始實施「拉一個打一個」的政策。 \n這一年,秦王派張儀引誘懷王說,秦願意把從前從楚國奪取的商於之地方六百里還給楚國,並和楚國永結同心,世代友好。這等好事,令楚王動心,但當然張儀是有條件的,楚國必須先和齊國一刀兩斷。於是利欲熏心的懷王立馬就和齊國斷絕同盟關係,派了一個將軍陪同張儀到秦去領取商於之地方六百里。 \n \n結果張儀一到咸陽後,從車上掉下來摔傷了腿,楚國也就得不到張儀許諾的土地。楚懷王拿不到土地,還以為秦國是嫌他與齊國斷絕關係不夠徹底,又派了個罵壇高手宋遺去辱罵齊王,硬生生把齊國推到了秦國的懷抱中。 \n結果這邊楚齊聯盟破裂,那邊秦國和齊國倒是好上了。張儀一看目的已經達到後,晃晃悠悠出來,戲弄楚國說:「為什麼還不去領取土地,從這個街道到那個街道,好大一塊地,一共足足有六里。」六里?楚懷王再愚昧,也曉得自己受騙上當了,立刻向秦宣戰。 \n這一仗,整整打了一年,從今河南境內的丹陽一直打到陝西境內的藍田,楚懷王把全部家底都押了上去。打到關鍵時刻,把國際關係搞得一團糟的懷王嚐到苦果,韓、魏趁楚軍主力在西北與秦軍苦戰之際,偷襲楚國,打到了今湖北境內。此時懷王只好從西北撤軍,結果不但商於之地方六百里拿不回來,結果也把漢中也給丟了,士兵陣亡超過十萬,將領被秦軍俘虜的達七十多人。 \n \n此時,秦國對於楚國的怒氣,似乎也有所顧忌。因此到了次年,秦又表示願意把半個漢中還給楚國,恢復友好關係。但是楚懷王卻發了大脾氣,願得張儀、不願得地。結果張儀回到郢都後,花了點金銀賄賂楚王的左右靳尚,靳尚就對懷王說「如果殺了張儀,秦王發怒,這樣楚國與秦國關係就糟了,要事列國看見楚秦交惡,必然輕視大王!」 \n楚懷王一听就把殺張儀的心去了一半,接著又被寵妃鄭袖柔言細語的話唬攏了一番,懷王又把張儀當成了良師益友。張儀一走,屈原從齊國回來了,問懷王:「為什麼不殺張儀?」懷王才又後悔,便派人追殺張儀,但哪裡還找的到張儀的人影。 \n後來秦、楚又友好起來,結了親家。二十五年時,懷王入與秦昭王在黃棘約會,大談秦、楚兩國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但這一次黃棘會談,是楚國外交政策從聯齊抗秦到媚秦的重大轉折。屈原強烈反對楚懷王親近秦國的政策,但是楚懷王對他不屑一顧,把他驅逐出郢都。屈原的見識在楚國政界當屬一流,但是不但得不到重用,卻被流放漢北,心中的鬱悶,不言而喻。然而屈原的失意只是個人的哀傷,懷王的失策卻將整個楚國斷送。 \n \n之後秦、楚關係一度進入蜜月期,二十六年,齊、韓、魏三國伐楚,楚把太子送到秦當人質,秦派兵救楚,擊退三國聯軍。但是到了二十七年,因為一場決鬥,在秦國當人質的楚太子殺了一個大夫,逃回國內,掀起了秦楚戰端。這一下,秦、齊、韓、魏四國聯軍攻打楚國,殺了楚將唐眜。 \n戰爭持續到懷王三十年,楚王收到秦昭王的國書,說是要重拾舊好,會面地點放在秦國的武關。楚懷王左思右想,他若不去,秦國便會說楚國拒絕和解,戰爭責任在楚不在秦。但若是去了,難保偏差。他猶豫不決,貴族宗室們也是七嘴八舌,懷王最終決定還是去了。 \n懷王一到武關,秦人就把他給綁架,逼迫他割讓巫、黔中兩地。楚懷王也豁出去了,咬緊牙關,面對秦國擬定的和約,死也不簽。而楚國內為了對付秦的訛詐,也立了新君,使得秦國沒得到太大便宜。 \n \n楚懷王被囚禁了兩年,找到了機會成功脫逃。不過秦關閉了去楚國的道路,懷王回不了楚,只好走小路去趙國,但是趙國怕惹禍上身,拒絕接納。懷王又轉去魏國,這時秦國追兵殺到,逮捕懷王,重回咸陽。懷王又氣又恨,回想自己的人生,真是太失敗了,於是鬱悶得病,一年後死在了秦國。 \n懷王的死,引起國際輿論對秦國的一片指責,秦的國際聲譽大大受損,但奉行實用主義的秦國根本不在乎這個。而受害者楚國在​​新君治理之下,也依然不能振作。 \n最終要回到懷王前期,楚與齊兩大強國聯合,對秦是一個嚴重的製約。無論楚或齊,單打獨鬥,都不是秦的對手,但二者要是聯合起來,秦犯楚則齊助楚;秦犯齊則楚助齊,秦國的擴張,就不那麼容易了。因此,秦國處心積慮地佈局,正是要把楚與齊這對好搭檔拆開,而楚懷王不明形勢,冒冒失失地斷絕了與齊的聯盟,轉而與秦交好。但是秦的本意是要削弱楚國,所謂「友好」,不過一個甜蜜的陷阱。所以楚懷王欣然赴約後,只能換來客死他鄉的悲慘結局。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她弄權亡國愚君 為了爭寵設計削掉美人鼻子

    她弄權亡國愚君 為了爭寵設計削掉美人鼻子

    舉凡歷代君主,總認為自己掌握了天下權力,後宮佳麗三千盡為自己所傾心,每個人都恨不能討好自己,看到美人為自己爭風吃醋便志得意滿。殊不知,在這些女子心中,真正愛他的能有多少?不知道多少人為了後位,為了自己的家族,為了自己的子女,爭得頭破血流,而自己搞不好就被後世扣上了美色誤國的罵名。 \n戰國時期的楚懷王便是這樣一個鮮明的例子。如果是一個昏君渾噩也就罷了,可惜他攤上了一個有名的筆桿子文人——屈原,一個裡通外國的佞臣——靳尚,一個妒忌心強的后妃——南后鄭袖,致使他成為了後世人眼中有名的昏君。鄭袖是楚懷王的寵妃,纖纖楚腰,姿色秀美,性格更是聰慧異常。然而寵她的楚懷王卻不知道,這位看起來弱質纖纖的王妃,實際上她狡黠而有心計,心思深沉且容易妒忌。鄭袖最有名的事蹟莫過於陷害魏美人跟放走張儀,讓她坐實了紅顏禍水的名聲。 \n話說某天魏惠王給楚懷王送來了一名魏國美女,誰能想到,這「美人外交」卻引起了楚懷王後院失火。這魏美人送來,嫵媚端莊,姿色美麗,將楚懷王迷得神魂顛倒,鄭袖也因此而失寵。不過後宮的宮心計便開始了,鄭袖已經失寵,無論她做什麼陷害魏美人的行為,楚懷王都很容易懷疑到她身上,那麼只有指望楚懷王自己對魏美人產生厭惡感才行。 \n另一方面,男人都喜歡看到自己後宮和樂融融,而不是兵戎相對。明明白天上朝應對朝臣就夠心累了,回到後宮還得處理後宮爭端,想想就覺得人生一點也不美好了。因此「善解人意」的鄭袖便拿出友好的姿態,經常拉著魏美人說說家常送送小禮物什麼的。年輕不懂事又遠離家裡的魏美人見這麼個後宮大姐大對自己如此溫柔體貼,也就對她信任非常。夫君楚懷王對自己甚為寵愛,「姐姐」鄭袖對自己又這麼關懷,楚國的日子真是很幸福呢! \n而楚懷王呢,看到鄭袖如此的上道,覺得沒有白寵愛鄭袖,因此也對她重新又有了新鮮感,寵愛恢復。「都說這女人啊,總會妒忌,可是你們看,鄭袖比寡人還疼愛魏美人,這才是侍奉君主的態度啊」見魏美人越來越信任自己,鄭袖暗暗將自己的計謀不著痕跡施展開來,某日見魏美人梳妝打扮,鄭袖便故作惋惜:「哎可惜了可惜了。」魏美人好奇地問,姐姐有什麼可惜的?鄭袖便開口道,妹妹你天姿國色,可惜就這樣一個小小的缺憾,成了大王心中的遺憾。大王並不喜歡你的鼻子,覺得不夠精緻,如果不是這個,想必大王很快會封你為后的。 \n魏美人有些著急,自己在楚國無權無勢,也無親故,楚懷王的寵愛對她來說就是天與地,一旦失去,那麼什麼都沒有了。因此她趕緊拽著鄭袖,詢問解決方法。鄭袖拍了拍她的手,你呀,每次見大王時都用袖子或者手將鼻子掩住不就好了。魏美人覺得鄭袖對自己一直都這麼好,肯定不會害自己,因此便採納了鄭袖的主意,每次見到楚懷王都將自己的鼻子掩起來。 \n幾次之後楚懷王覺得奇怪,正好這日寵幸鄭袖,想著鄭袖與魏美人姐妹情深,肯定有不少貼己話自己不知道,便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告訴了鄭袖。楚懷王三番四次強迫鄭袖後,鄭袖才緩緩說道,「大王你不知道,魏美人心高氣傲,她說大王身上有股怪味,熏得她不得不把鼻子遮起來。」「她有什麼資格挑剔寡人的不是!」楚懷王震怒之下,下令割了魏美人的鼻子,再也不想見她,鄭袖這才又恢復了獨寵的資格。 \n張儀出使楚國,想代表秦國同楚國交好,甚至還分出漢中的一半土地作為講和條件。但楚懷王卻只想扣押住張儀,後悔之前讓張儀逃走還賠了國土,恨不得立刻殺了他。機謀多變的張儀之前同靳尚有交情,私下又送給靳尚不少金銀珠寶,求他在鄭袖方面講講情。收了好處的靳尚只顧眼前的發財,趕緊找到鄭袖道「王妃你不知道啊,大王扣押張儀這​​個人,對你來說很危險哦。」鄭袖不屑,「你們朝中爭來爭去,跟我這後宮妃子有什麼關係,大王處死個使臣難道還能連帶著讓我失寵?」靳尚接著對鄭袖洗腦,「這張儀對秦國是有功的,秦王不管怎麼樣都會想辦法救他,送錢送人。聽說秦王還有個公主待字閨中,不僅年輕美貌而且端莊大氣,聽說還能帶一堆年輕而精通音樂的宮女做陪嫁,還有各種珠寶玉器土地做陪嫁,單看這些,大王就該合不攏嘴了吧?再者秦國公主藉著自己的身份地位加上陪嫁,在朝中活動活動,成為王后豈不是指日可待?那你失寵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n這還得了,鄭袖一聽,趕緊跟楚懷王吹吹耳旁風,讓他把張儀給放了,這可是個定時炸彈啊……因此張儀安全地回了秦國,而楚懷王後來的下場大家都知道了:喊冤沈水殉國的屈原,昏庸亡了國的楚懷王。後世都將楚國亡國的原因全部歸咎於鄭袖和靳尚,說因為鄭袖的魅惑、靳尚的讒言,導致忠臣被貶、王國淪陷。而實際上有決策權的楚懷王呢?不更應該被指責嗎?他聽信讒言,願意為美色所迷惑,亡國又怪得了誰? \n南后鄭袖不過是後宮奪寵女人的縮影。她常年獨寵後宮,卻仍是有不安全之感,連靳尚的這種謊言也能輕易相信,可見她對於楚懷王本身就沒有什麼信任感。對她來說,只要抓住眼前這個男人的心,或者眼球,就可以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超會辯!楚懷王被他唬弄 害楚國氣血大傷

    超會辯!楚懷王被他唬弄 害楚國氣血大傷

    楚國在戰國中期成為雄踞南方的超級大國,與西面的秦國、東邊的齊國並列為戰國七雄中的前三強。公元前329年,楚懷王熊槐即位,奉行與齊國結盟的政策,兩國相交甚歡。齊楚打的挺火熱,秦國的秦惠王卻在孤獨中感到了陣陣寒意,為了拆散齊楚聯盟,不久以後,他便派出當時天下第一「打」手張儀,日夜兼程的南下楚國去棒打鴛鴦。 \n張儀到達楚國後,楚懷王不敢怠慢,連忙為他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宴會。酒宴上,張儀先對楚王深情的說道:「我們秦王最佩服的就是您了,我張儀恨不能此生給您當看傳達的佣人啊。」這一句馬屁拍的懷王喜笑顏開,張儀看著自我陶醉的楚王,繼續說道:「秦王和我最討厭的就是齊王了,而您卻和他如膠似漆,所以我們秦王沒法孝敬您,我也沒法給您當傭人了。」楚懷王聽完這句話,直拍腦門,心道我真是交友不善啊,原來齊王在國際上的口碑如此之差。張儀看著若有所思的懷王,趁熱打鐵的說道:「大王您如果聽我的,和齊國斷交,那麼我們秦國就立即歸還以前侵占貴國的六百里商於之地,然後我們兩國約為婚姻,這不是一件美事嘛。」一聽這話,被天上掉下來的特大餡餅砸暈的楚懷王恍然大悟,他二話不說,激動的拉著張儀的手同意了。 \n第二天,楚懷王便迫不及待的派出使臣去齊國,宣布兩國萬古常青的友誼之樹從此枯萎發黃了。群臣們聽說楚國如此容易的便得到了商於六百里肥沃的土地,紛紛奔走相告,前來王宮祝賀,楚懷王就在宮殿裡對著群臣們一個勁的說:「我拿回商於之地了!」大夫陳軫聽不下去了,當頭給懷王潑了一瓢冷水,說道:「這肯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誰都知道張儀是國際級大騙子。」楚懷王不高興了,說道:「你住嘴吧,你現在所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我取回土地來喝慶功酒!」 \n楚懷王派出的接收大員隨張儀到了秦國,沒想到在咸陽街道上,張儀一不小心從馬車上掉了下來摔傷了。這一「摔」不要緊,張儀一下子請了三個月的病假閉門不出。楚國使者倒也鍥而不捨,每天像上訪的群眾一樣,守在張儀相府門前要地,就差點沒掛白底黑字的橫幅了。 \n楚懷王得到消息後,沒懷疑張儀,反而懷疑自己,心想「難道是張儀覺得我沒有徹底和齊國的絕交?」為了打消張儀的「疑慮」,他派出勇士宋遺,遠征到了齊國。宋遺見了齊王,驗明正身後,便扯開嗓門破口大罵,從頭罵到腳,還罵中間那個陽痿早洩。齊王聽了後七竅生煙,宣布和楚國完完全全的一刀兩斷,還把楚國列為無賴國家名單,並派使節去了秦國,「折節而事秦」,從此「齊、秦交合」。 \n張儀得到消息後,這才出來對門口上訪的楚國使者說:「哎呀,你怎麼還在這裡啊,趕快接受土地吧,你看,從這到那,廣闊達到了前所未有的6里地啊。」楚國使者氣的差點得了腦溢血,一路大罵的回國了。 \n楚懷王聽完使者的匯報,知道自己完全被騙了,於是惱羞成怒的他派大將屈匄興兵攻打秦國,結果在丹陽之戰中受到重創,八万精銳的大軍被全殲,一群大大小小的將領被斬首,連漢中郡也丟了。懷王愈加憤怒,孤注一擲,傾全國之兵攻打秦國,這下齊國高興了,聯合韓魏乘虛而入,這場戰爭下來,楚國又丟了河南的大片土地。楚懷王要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氣急敗壞的整天拿著張儀的畫像戳來戳去。 \n過了一年,秦國不願看到楚國被過分削弱,準備割讓漢中的一半給楚國,讓兩國重修舊好。楚懷王咬牙切齒的對來訪秦國使節說:「願得張儀,不願得地。」張儀聽說後,偷笑幾聲,大大咧咧的又來到了楚國。楚懷王下令逮捕了張儀,準備選擇良辰吉日開刀問斬。但張儀不慌不忙的派人找老朋友,懷王的寵臣靳尚幫忙,靳尚收了重禮,進宮對懷王說:「張儀是秦王的寶貝,殺不得啊,要不咱們楚國怎麼抵擋秦國的報復?」 \n靳尚還對懷王的寵妃鄭袖說:「聽說秦王因為張儀要被殺,所以給懷王送來了不少美女……」還沒說完,鄭袖就跑到懷王那哭鬧起來。懷王架不住兩人的狂轟亂炸,終於繳械投降,釋放了張儀。張儀出獄後拜見了懷王,對一個勁賠不是的懷王進行了一通國際形勢大局觀的教育,讓他與秦國約為婚姻,搞好關係。張儀講完後便大搖大擺的啟程回國了,留下懷王在宮殿裡一個勁的喊:「緣分啊,張儀真是好人啊。」 \n這起戰國時期著名「賣拐事件」自此告一段落。張儀在整整兩年間,不斷的玩弄唬嚨楚懷王,使楚國同時與秦、齊交惡,陷入了極端被動的戰略環境中,導致其喪師失地,大受損失。而楚懷王甘願配合張儀的演出,直到最後,仍讓其全身而歸,他的所作所為,確實令人難以理解。其實張儀走後,屈原恰好出使齊國回來,得知了情況後對懷王喊道:「為什麼不殺了張儀!」。屈原真是一句話點醒夢中人,懷王馬上派人去追,結果張儀早就絕塵而去不見蹤影了。從這件事情看來,如果不是懷王智商忽高忽低,就是張儀會催眠法術。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經張儀這一唬嚨,楚國從此由盛轉衰,秦國的統一大業,又邁出堅實的一步!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