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楚門的世界的搜尋結果,共13

  • 相隔50年  菲利浦葛拉斯音樂八個部分重現

    相隔50年 菲利浦葛拉斯音樂八個部分重現

     隔離防疫期間,為電影《楚門的世界》配樂的作曲家菲利浦.葛拉斯,在家裡忙錄音,與合作已久的樂手,遠距錄製他的作品〈音樂的八個部分〉(Music in Eight parts),近期和聽眾分享成果。 \n \n 這次的錄音,是距離首演50年後,菲利浦再度重拾這部作品,並由長年合作夥伴、音樂總監邁克爾.里斯曼(Michael Riesman)擔任混音。 \n  \n 〈音樂的八個部分〉發表於1970年,當時在演奏幾次後,樂譜手稿遺失,直到2017年在佳士得拍賣會上才又重現,全曲使用的編制包括薩克斯風、人聲以及鍵盤樂器等。 \n \n 菲利浦出生於1937年,音樂作品帶有東方哲思,運用極簡主義概念,以最少的音符,重複的節奏與規則,堆疊出音樂的情感與豐沛聲響。代表作除了電影配樂《楚門的世界》、《時時刻刻》等,還有音樂作品〈音樂的十二個部分〉,以及他與美國導演羅伯.威爾森共同創作的劇場音樂《沙灘上的愛因斯坦》,被視為是20世紀音樂劇場的里程碑。 \n  \n 菲利浦表示,因為有〈音樂的八個部分〉作品裡對極簡音樂手法的嘗試,才有後來的〈音樂的十二個部分〉問世。

  • 昔太陽花發言人 稱大陸用電視機監控全人民

    昔太陽花發言人 稱大陸用電視機監控全人民

    曾任職太陽花學運發言人的時代力量黨員曾柏瑜,在臉書發表影片,稱在中國大陸,家家戶戶電視機都裝有攝影機,不只是政府可以全面監控人民的居家生活,透過遙控器,就可看見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影片被截圖轉到微博,大陸網友跳腳痛批造謠!但曾柏瑜澄清,此事並不是空穴來風,並且因為台灣是個有言論自由的國家,所以不會刪除、也不會封鎖大陸網友的留言。 \n根據《維基百科》,曾柏瑜為時代力量黨員。曾任職太陽花學運發言人、330反服貿遊行主持人、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行政組長、台灣綠黨青年部召集人,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學系。2018年,代表時代力量參選新北市議員。2016年3月14日,曾受柯文哲邀請,進入台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工作,協助市長媒體相關業務。 \n曾柏瑜在臉書發表影片,並在內容介紹中寫「相信大家都看過《楚門的世界》,在現實生活中,這樣荒誕的全面監控情節在中國現正熱映中!在中國,家戶一台的電視機居然都裝有攝影機,不只是政府可以全面監控你的居家生活,透過遙控器,你甚至可以看見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 \n她說「只要看見別人在做「不該做的事」,按上遙控器的一顆按鈕,就可以立即通報,人人都是小警總!」文末並tag#我們都是楚門#這樣以後怎麼在家裡換衣服#你還敢買中國製的3C產品嗎? \n影片中,曾柏瑜說,在中國大陸有非常多的電視,其實本身就是設有一個錄影的功能,那這個電視就是錄每個人家裡的狀態,來給中國政府搜集你的資料,「大家為什麼心甘情願裝這個系統呢?你要是裝這個有線電視,除了你自己會被錄影以外,你用你的遙控器,可以看到別人家正在發生什麼事。那中國政府還鼓勵你,要是看到他在做一些不該做的事,你就按遙控器上一個按鈕立刻通報。」 \n此影片內容也被截圖到微博上,曾柏瑜FB底下陸網友留言十分憤怒,認為她造謠。曾柏瑜也貼出「雪見工程」的相關報導澄清,「影片中我提到中國的家戶電視中裝設有錄攝影機來監控每個人的家中生活,這並不是空穴來風」。並又回覆「目前我人在歐洲幾個國家參加網路自由論壇的會議,這些內容都是在做中國人權的相關團體在會議上的報告。」 \n曾柏瑜並留言「想不到小小的影片居然有這麼多來自中國的網友們特地翻牆過來留言,倍感溫馨。不過因為台灣是個有言論自由的國家,所以我不會刪除、也不會封鎖大家的留言,歡迎來自中國的朋友們在這裡享受短暫的言論自由時間」。 \n兩岸網友們留言「可以不要丟台灣人的臉嗎 人家跟你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你要不要到大陸看看是不是電視上面都有攝影機」、「我說真的你造謠成這樣,人家來梧桐時你要躲好哦~當然你也可以衝第一排,給你拍拍手。」、「有一句話送給你,言論自由是流氓的最後一塊遮羞布。除了雪亮工程以外,上海這邊還有明廚亮造工程,也就是所有飯店的廚房都必須要有監控攝像頭連結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這個資訊您也可以拿去造謠用吧」、「活在大陸的中國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們說的煞有介事。」、「翻牆你個鬼 言論自由不代表血口噴人空穴來風造謠生事」。

  • 楚門的世界? 醫師監控妻子判拘役

    楚門的世界? 醫師監控妻子判拘役

    張姓男醫師與妻子婚姻不和,並在去年4月被妻子聲請保護令,但張男卻在2人的共同住處裝設監視器,監控妻子的一舉一動;妻子發現後,憤而提告。事後,張男還辯稱是為了建立「智慧家庭」,才裝監視器,但不被法院採信,張男被台北地院依違反保護令罪,判處拘役50日。 \n \n據《中央社》報導,擔任會計師的陳姓妻子於去年4月取得法院核發的民事保護令,要求張男不得騷擾,也不能有身體或精神上的不法侵害。不過,張男遭控在去年11月間,在與陳女共同住處裝監視器,藉此監控陳女的一舉一動。陳女則指出,回到住處後就看見監視器鏡頭對著她的臉,她因為不想被監控而躲到鏡頭下方,不敢輕舉妄動。 \n \n張男向法官供稱,的確有裝監視器一事,但目的是要建立「智慧家庭」,做安全管控,並非要監陳女。張男還向法官表示,雙方原本準備要簽字離婚,但陳女在協議前5天突然傳簡訊說不離,之後又把住處的數據機拿走,才決定裝監視器,「以冷卻妻子近似瘋狂的舉動」。 \n \n法官認為,保護令規定張男不得騷擾陳女,但長男卻未經過同意,就在住處裝設監視器,造成陳女痛苦恐懼,且張男明知道陳女會返回住處,卻仍裝設監視器;法官裁定,雙方仍為夫妻關係,有共同使用相同生活空間的事實,因此判處張拘役50日,得易科罰金,全案可上訴。

  • 編‧輯‧室‧報‧告-人人皆楚門的世界

     即將結束的8月,發生了兩件讓台灣鄉民唉唉叫的事,一是全台大停電,另一就是FB和Ins當機。最有趣的是,就連本來就必須翻牆才上得了這些社交網站的大陸網友,竟然也在微博上大驚失色地問:「FB為什麼沒法回應了」、「Ins沒法更新怎麼辦」。 \n 不論FB和Ins當機的原因是什麼,這都凸顯了一個有趣的問題:現代人為什麼這麼依賴社交網站?難道沒有這些社交網站,人與人就不能溝通、日子就沒辦法過下去? \n 在我身邊,同時加入三個以上社交網站的人比比皆是,可能是推特、可能是Ins、可能是FB、可能是微信和微博,也可能是LINE、Kakao或snap chat的動態更新,其中更不乏一些人,會把生活大小事的同一篇動態,重複PO文在不同的社交網站,相較於按讚數,個人隱私好像已經不算什麼重要的事。 \n 這讓我想到金凱瑞主演的電影楚門的世界,主角活在一個巨大攝影棚,一舉一動都被其他人窺探、觀察著,不同的是,楚門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被動被透明化,但現代楚門們,則是主動曝光自己的日常,還深怕他人沒有注意到。 \n 為什麼年輕人愈來愈依賴半虛擬的網路社交,反而不重視現實生活的人際往來?這樣說似乎有點以偏概全,但看看大陸的例子,許多孩子在家上網,父母卻身揹孩子的資料在公園代為相親,讓人不免疑惑,脫離了網路,年輕人在與人接觸時,還剩下多少應對進退的能力。 \n 網路世界所以美好,在於就算現實不美好,加了濾鏡、喬個角度,一切看起來好像也還不錯。但是,虛擬的就是虛擬的,不代表真實,就像曾經有網紅抱怨,他的每篇文章都有數萬人以上按讚,但等到他真的辦活動時,到場的人竟不到100個。畢竟動動手指按讚容易,實際行動時很多人就卻步了,所以相信網路,等於是騙了自己。 \n 網路上的生活再美好、再光鮮,一旦停電或網站當機,就如同螢幕一樣黑掉。與其因為社交網站無法更新而失落,不如好好想想如何經營現實人生比較實在。

  • 如影隨形的記者 楚門世界的美國總統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會議室夠寬敞,怎麼說都容得下兩名美國記者」。這段白宮官員為美國媒體爭取採訪權、和北京官方交涉的談話,要不是白宮多年來的隨行採訪供訊制、官員的努力無人記錄。 \n 政府官員與記者間存在著緊張關係,世界各國皆然,過去歷任民主與共和兩黨總統、在與白宮記者相處時,也多有說盡難聽話時,就算如此,沒有哪一位美國總統能剝奪白宮特派員協會(WHCA)和「西廂」新聞室協調出來的「隨行採訪供稿制」(pool report)。 \n 美國總統號稱是全球最有權勢的人,但某種程度上、生活在如「楚門的世界」裡,隨行記者會保持一定距離觀察記錄總統的日常言行,就算休假也一樣。 \n 美國總統歐巴馬剛當選時、並不適應這一採訪模式,在夏威夷度假時曾甩開記者帶女兒逛公園,遭WHCA抗議,但他這些年來逐漸適應,耶誕節期間和誰、打了多久高爾夫球,媒體在維持一定距離、不影響他與朋友同樂下,都觀察記錄在案,對媒體採訪權的尊重,他說,「沒有堅強的第四權,民主無以為繼;不和媒體互動,那不是真民主。」 \n 作為大國,美國總統要處理的外交事務數不完、更別說有開不完的雙邊或多邊峰會,但隨行採訪供稿制的運作,不因歐巴馬要見的是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停止。2014年在白宮開雙邊元首「歐習會」,儘管白宮讓大陸官方媒體在一開始的公開談話作現場記錄,但美國這一方,一樣得有參與採訪供稿制的輪值記者在場。 \n 誰能參與白宮的隨行採訪供稿制?首先,得必須是耐得住日曬雨淋、通得過冰雪風霜等待,天天參加新聞簡報會達一年後,拿到白宮記者證且加入WHCA的會員,而WHCA負責排班協調,在總統日常行程中,在場地較小或維安較嚴格的一些場合,仍要保障輪班的隨行採訪記者在現場,記錄相關內容,提供給包括經認證的外籍記者在內、做為報導用。 \n 美國總統不一定在每個場合都接受訪問或發言,但隨行記者在現場的觀察與供稿,至關重要,而強大如美國的第四權,在中國採訪也遭遇過不友善,但美國白宮及外交官員的做法是,盡一切力量、捍衛媒體工作權。 \n 20國集團(G20)峰會去年在杭州召開時,美方就無懼中國主場優勢,為中方限制美國隨團記者的採訪權,和中國安全人員爆發口角、甚至差點打起來。 \n 回顧當時,明明是美中簽訂氣候變遷協定的大喜事,中國初始卻不開放美國隨團記者採訪,但白宮新聞官員未因打壓就放棄,在記者會開始20分鐘前、仍努力爭取讓美國記者入場,空間限制不該是問題,最後協調讓兩名記者都得以入場。 \n 還好歐巴馬沒有因一開始不習慣總有媒體跟隨的不自在、而削弱或取消這一制度,否則,官員為媒體記者工作權努力交涉的過程,這一切,將無人留下記錄。 \n 然而,記者採訪供稿和主辦方提供資訊或訊號,是不同概念。「華爾街日報」指出,由輪班記者提供彙總資訊,是因美國總統承擔如此重責大任,除須受監督,更重要的是,總統的人身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美國民眾必須盡快、盡可能地知道總統行蹤。 \n 包括當年甘迺迪總統遭暗殺及雷根總統遭槍擊,都因有輪值隨行媒體採訪,美國民眾才能在第一時間獲知獨立的報導視角,而不是僅聽官方說法。 \n 接觸(access)、讓記者在事件現場,是近代美國總統不分黨派,都接受並尊重的規則,白宮主人都曾說媒體監督是讓民主制度更完善的類似談話;而就算不能與媒體好好相處,也要對記者的工作權維持起碼尊重。 \n 前總統柯林頓是這麼說的,「我會試著站在媒體記者的角度想」。 \n 儘管雷根當年曾因軍售伊朗事件上、因記者當場質問他「是否做錯決定?」而動怒說「沒有」、「我不想再接受任何提問了」,但他並沒因此就拒絕到新聞簡報室;小布希更曾直言告訴記者,「你們有時不喜歡我做的決定,而我有時則不喜歡你們報導這些決定的方式」,但他離開白宮前不忘自嘲,「我在這裡(簡報室)能享受到的最棒時光,就是記者會終於結束了」,沒有酸言酸語或是罵媒體。 \n 前白宮特派員協會會長托瑪(Steve Thomma)說,新聞工作者和政治人物間的奮戰,「我們從沒贏過、但也沒輸過,就是要不停保持戰鬥。」 \n 接下來的戰鬥,想必將異常激烈。即將上任的川普做為掌權者,對監督者、尤其是主流媒體的仇視,更因有媒體報導俄羅斯掌握疑似關於他個人隱私、未經證實的傳聞,讓川普又痛斥媒體造假、可恥。 \n 華府將迎來政與媒間的高度緊張關係,已難避免,而在新聞工作面臨碎片化、多工化等眾多挑戰時,美國新聞工作者作為標竿,相信成立已百年的WHCA,會一如既往、繼續戰鬥下去。1060112 \n

  • 宛如置身「楚門的世界」 柯以柔嘆已無個人隱私

    藝人柯以柔不僅喜歡在臉書與粉絲互動,更在網路分享育兒心得和生活經驗,因此常有粉絲私訊她希望幫忙解決各式疑難雜症,但這卻讓柯以柔直呼好困擾,希望能保有個人隱私。 \n \n柯以柔先是向網友道謝,對於她推薦的東西堆相當捧場,不過卻也對她造成生活上的不便,因為太多人私訊要求幫忙「叫我拍廚房櫃子說要裝潢想參考」、「問陽台長怎樣?可以拍一下給我看」,雖然多是小事,但卻讓柯以柔覺得宛如置身於「楚門的世界」,完全沒有隱私可言,最誇張的是分享投資理財經驗,卻被詢問該買哪支股票,甚至還被要求報明牌,讓她感嘆「每個人的一下子,變成我每天有做不完的事」。 \n \n這也讓柯以柔在臉書呼籲粉絲,希望能讓她保留個人和家庭的隱私,畢竟卸下明星光環後也不想被打擾,這讓不少粉絲留言希望她能放鬆點,不過也有人打趣詢問「不會有人跟柔媽咪借錢嗎?」,未料柯以柔竟回應「有」,這答案則讓眾人直呼好扯。 \n

  • 陸誇高等教育規模第一 網友:品質倒數

    中國大陸教育部今天發表報告,宣稱大陸高等教育在學規模是世界第一。如此說法引發大陸網友吐槽,有人直言「不要臉」,還有人批評大陸高等教育是「規模第一,質量(品質)倒數」。 \n 中青在線報導,大陸教育部上午舉行記者會,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主任吳岩發表「中國高等教育系列質量報告」。 \n 報導指出,其中的總報告「中國高等教育質量報告」實現兩個「首次」,既是大陸首次發布,也是世界上首次發布高等教育品質的「國家報告」。 \n 報告聲稱,大陸高等教育水準躍升世界「中上水平」,而且規模是世界第一。2015年的數據顯示,大陸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3647萬人,位居世界第一;各類高等院校2852所,位居世界第二。 \n 報告還宣稱,大陸高等教育品質「軟實力」顯著增強,品質的「硬指標」高速成長,部分985工程大學(即重點大學)硬體達到世界一流水準。 \n 有大陸網友狠評上述報告內容「真不要臉」,是「冷笑話」,還說「太尷尬了!你在逗我嗎?」 \n 另有大陸網友寫道:「『楚門的世界』這部電影與今天何其相似。楚門從小生活在一個謊言的世界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看似真實,其實是虛假的。」1050407 \n

  • 楚門世界翻版 士官長偷窺女醫1年半

    楚門世界翻版 士官長偷窺女醫1年半

    花蓮國軍醫院1名已婚沈姓前士官長,因愛慕外型白皙豐腴的女醫檢師,前年竊取其鑰匙備份後,多次潛入未婚女同事住家裝設針孔攝影機,窺視女醫洗澡、更衣長達1年半,有如「楚門的世界」翻版。女醫身心受創長期接受心理治療,花蓮高分院認男子行徑可惡,判處9個月徒刑並需賠償102萬元。 \n \n 年約40歲的沈姓男子為國軍花蓮總醫院行政士,平日負責醫檢科裝備保養及行政相關業務。判決書指出,沈男因愛慕醫院女同事,前年2月利用上班機會竊取女同事住處鑰匙備份,多次趁女同事不在家之際,侵入其吉安鄉住處約15次,陸續在客廳、浴室、主臥室內安裝3台針孔及4台網路攝影機,窺視其生活起居。 \n \n 不僅如此,沈男還大膽設置WIFI訊號強波器,並開啟女同事筆記型電腦,安裝D-LINK的電腦程式,藉以存取、讀取竊錄畫面長達一年半,直到去年7月凌晨,被害人在浴室洗澡時發現有異報警,案發後沈男9月1日申請退役生效,返回金門老家居住,月領5萬多元退休俸。 \n \n 「知道自己做錯了」,法院審理時,沈男坦承因愛慕女同事犯罪,因還要照顧罹患大腸癌第3期妻子以及2名未成年子女,願意賠償女同事52萬元,承諾日後會好好照顧家庭,不再犯錯,希望獲得法官原諒,去年一審獲判刑7個月,檢察官認判決過輕上訴二審。 \n \n 花蓮高分院承審法官認為,被害人遭窺視長達1年半有如「楚門的世界」電影翻版,造成被害人經常半夜驚醒,無法安於自己辛苦建構的「城堡」,甚至須搬離花蓮始能降低不安情緒,日前依妨礙電腦使用、竊錄他人身體隱私、侵入住宅等罪,判處9個月徒刑,附帶刑事賠償102萬元。

  • 我見我思-柯P的楚門世界

    我見我思-柯P的楚門世界

     台北市的塞車問題這幾天成了新聞,民調顯示柯P的滿意度已降為47.7%。無獨有偶,臉書的使用者數據顯示,與柯P有關的互動數中,正向互動比例已從一個月前的88%垂直墜落至這星期的57%。讀者或曰:「有這麼嚴重嗎?」的確,塞車或許沒有比颱風的黃水事件更嚴重,但它是滴水穿石的累積,終於形成柯P一年多來金剛不壞之身的破口。如同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宣揚的破窗理論,當阿基里斯之踵定位後,白色力量的神話就會一點一滴去魅,最終到人皆可批之的境地。 \n 猶記前年選舉前夕,連勝文陣營推出的最後一支廣告,描繪著一年後的台北街景,公車脫班了、地上變髒了;很不幸地,廣告成了先知,塞車在捷運通車20年後再度成為天龍國人聚會遲到的藉口。塞車所造成的民怨早在去年10月就已經浮現了,1999與市長信箱的統計都顯示抱怨交通的通(封)數是之前同期的3倍以上。不知是市府內部誤以為這是小數據還是認為柯P的神功護體可以超越此大數據。 \n 許多支持者認為柯P的崛起代表新政治的來臨,如今看來更像是「楚門的世界」台灣政壇版。在歷經去年烤肉架聯播式的超高媒體曝光後,柯P年初即以北高單車一日騎的壯舉,再創新聞熱度。但即便如此以近乎摧殘肉體的方式,彰顯不老青春與意志的勝利,在臉書的熱度也僅僅維持了一天半。這表示柯P的吸睛效用已呈現疲軟現象;如要持續高強度的曝光,下一次恐怕就要裸泳了。柯P往後作為只能更鹹更溼,然後就是無下限了。 \n 柯P的窘境其實也像是數位匯流產業面臨OTT競爭時的兩難。業者一方面知道不轉型肯定逐漸流失顧客群,但一方面也害怕轉型侵蝕掉現有利潤基礎。柯P現在治理的失敗正是他當初誓言新政治的內涵,打倒舊權威,摒棄官僚體系。 \n 然而城市治理不是智商高低的問題,它是牽涉到數百萬人每天生活的細節,沒有口號,只有執行,而且是數以萬計的公務人員每時每分瑣碎業務的執行。如果排斥官僚體系的運作,只會造成公務人員舉措無依,無法執行細節,進而瓦解治理的基盤。良善治理是不可能不理解官僚體系和其誘因結構的,但理解在某種程度也意味著同化,柯P及其策士或許擔心越來越向現在政治人物靠攏,而失去了原來吸引選民的不一樣特質。 \n 所以偉大的治理是要能理解官僚,超越官僚,再回頭引領官僚,才有可能達成真正的政治革新。柯P能否像「楚門的世界」的金凱瑞一樣,最終決定告別鎂光燈,走向屬於他自己的真實人生,才是他跟官僚和解與共生,解決治理失能的契機。然而我們都知道,轉型是無比艱辛與痛苦的,成功是少數的例外。(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 楚門的世界 派拉蒙將翻拍電視劇

    據國外媒體報導,派拉蒙影視公司日前宣布將1998年紅極一時的經典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翻拍成電視劇,也可能會採用類似HBO《偵探》系列等迷你劇形式呈現。 \n由知名導演彼得.威爾所指執導,金.凱瑞與蘿拉.琳妮領銜主演的電影《楚門的世界》,講述的是男主角楚門從小到大活在被建構的世界裡,一舉一動都被上千台攝影機監控直播,甚至妻子、親人、朋友都是演員,讓楚門以為他活在真實的世界,最後楚門發現疑點,才知道自己其實生活在一個大型攝影棚裡,憤而逃出虛假的世界展開新生活。此部電影也助金.凱瑞拿下全球獎的最佳男主角獎,電影也獲得許多獎項及殊榮。

  • 楚門的世界?伍茲:電視轉播應受限

    電視鏡頭無所不在,尤其像伍茲(Tiger Woods)這樣的明星球員,更是沒有一個小動作逃得過監視,就像身處在楚門的世界一樣。 \n上週在寶馬錦標賽(BMW Championship)第二輪,伍茲被抓了本賽季的第三次違規,遭到罰桿,而這項判罰是因為轉播單位鏡頭捕捉到伍茲移動小白球前方的小樹枝時,造成了球的移動,通知大會,裁判在觀看過影像後,做出判罰。 \n對此判決,伍茲表示難以接受,因為從他的角度來看,小白球只是受到震動,並沒有被移動。而大會則堅持,從轉播畫面看來,球確實移動了,判罰沒有問題。大會甚至表示,每個球員都在轉播鏡頭下被檢視,因此沒有不公平。 \n對於電視轉播鏡頭無所不在問題,伍茲認為應有所節制,他說身處在數位電視時代,他當然能理解被鏡頭捕捉是無法避免的事,但是轉播鏡頭介入比賽判決?他認為應該制訂規則限制,不能無線上綱。伍茲認為高球界應好好檢討這個問題。對此,美國高球協會的回答很官僚,他們表示,當然這個問題會被優先考慮。

  • 社會研究所-楚門世界

     近期赴大陸一、二線城市的人會發現,開車行駛在馬路上,不時會被半空中的電子攝像頭「閃照」。這些攝像頭並非在駕駛違規時啟動拍照,而是定時拍照,以記錄街面狀況,全面建立街面電子監控網絡,已經成為大陸城市維護治安的重要手段。重慶市要在2011年底建成50萬個視頻鏡頭(監視器);上海2010年安裝攝像頭20萬個左右;而早在2007年,北京全市道路、街頭、醫院、學院、商場等公共場所安裝的攝像頭就達26.5萬個……。 \n 公眾的一舉一動,全被記錄了下來,公安部門靠著這些攝像頭,也破獲了不少治安案件,但可怕的是,公眾的隱私無所遁形,甚至洩露出來。近期在網路上流傳的四川綿陽「摸奶哥」,便是洩露出來的監控照片。到處有電子攝像頭,到處有洩密者,一時間人人自危。 \n 台灣則因為日益普及的行車記錄器拍攝的影像,也引發暴露個人隱私或畫面不雅的爭議。現代科技是一門利器,在有力打擊犯罪、還原事實以釐清真相的同時,這些電子監視器讓兩岸民眾進入無所遁形的楚門世界。

  • 周報影評-《第36個故事》

     一個可愛綁著馬尾的年輕東方女孩騎著腳踏車從巷弄中呼嘯穿過,口中嚷嚷帶有明顯口音的法文,地上群聚的鴿子驚呼飛起,鏡頭帶到女子背後,身上背著木頭畫具。腳踏車來到花店,女孩對叫做法蘭西斯的男孩招呼,男孩親切回應:「你好啊,瑪德琳!」此刻,小野麗莎慵懶輕快的歌聲從背景響起,女孩又來到名為聖巴斯欽的帥哥郵差背後,告訴疑惑的郵差,他要找的那個收件人其實不在,彷彿她對巴黎的人與事比任何人都熟稔。在接下來的30秒內,女孩騎著單車來到塞納河畔,架起畫架,紙上一片空白。河畔有一位男孩背對著她,托腮沉思,女孩將視線停留在她身上不超過3秒,然後把一根羽毛輕巧放在隔壁不知道是誰的畫板上,然後又騎車離開。 \n 意象的連結 桂綸鎂=咖啡 \n 咖啡店的男孩問她:「瑪德琳,妳的畫畫好了嗎?」「畫好啦。」女孩俏皮的回答。時間來到58秒,畫面上浮現白色文案-「人,是巴黎最美的風景。」接著,罐裝咖啡的圖像把握最後機會,一點也不突兀地出現在畫面下方,商品文字與LOGO也和諧的映入眼簾。 \n 女孩的城市漫遊、雅致的巴黎地景、小野麗莎的歌聲,都毫無耽擱的在時間來到60秒時準時結束。 \n 這是桂綸鎂所拍攝左岸咖啡館的廣告一分鐘完整版。 \n 不知過了多久,她開始接下連鎖超商的咖啡代言,現在,一部以咖啡館主軸,稱得上為她量身打造的電影來到觀眾面前。就像賣斯斯還是豬哥亮最有fu、三洋維士比不能沒有周潤發,當桂綸鎂跟任何跟咖啡有關的意象連結在一起,不管她有沒有直接開口推薦說:「真好喝!」,我們都知道,這個(或這裡)有我想要的、屬於海海人生中的小確幸。 \n 使勁探討劇情 「認真就輸了」 \n 電影《第36個故事》正把這樣的「小確幸精神」發揚光大,密不透風的極致展現。如果使勁去探討劇中姊妹「朵兒」、「薔兒」被抽籤決定,宛如童話寓言般的人生(很像漫畫《聖堂教父》的情節)、或是如何評估兩個不相干物件是否價值對等,具有被交換的可能、或是為什麼買海芋一定要自己開車上陽明山、夢想的盡頭是否只有開咖啡店跟環遊世界兩種可能,套一句七年級生的口頭禪—認真就輸了。 \n 電影所追求,在視覺、美術風格上的一致性,基本上不是尋常人類所生活的世界。就算極端貫徹寫實主義,電影的鏡位與構圖,依然蘊含某種程度的美學思維與揀選,這是導演的眼光,也是電影作為影像藝術最高成就所必須。 \n 每個畫面片斷 都是張明信片 \n 《第36個故事》每一個畫面裁剪下來都是一張明信片,美麗令人摒息。但當這些美麗畫面被以一秒鐘24格的速度播放在數百吋的大銀幕,搭配上字卡、旁白,用一部長片的長度講一對城市女孩小確幸人生的故事時,我頓時把自己和《楚門的世界》裡金凱瑞所飾演的角色重疊,那種生活在龐大虛擬世界,日日是好日、年年是好年、人人是好人的恐懼竟顯得無比真切。 \n 楚門生活在一個24小時直播的實境電視秀裡,時刻放送、無遠弗屆,裡面除了他,其他角色基本上都還算活在真實世界,但《第36個故事》裡的所有人彷彿都活在廣告裡。不同的是,在《楚門的世界》,導演讓觀眾知道,海景鎮是一個圍繞楚門所打造的超大型樣品屋,劇情中用不到的地方基本上就釘上木板,眼不見為淨,反正鏡頭帶不到就好。但因為《第36個故事》毫無破綻、內在邏輯完備,各部門元素(攝影、美術、燈光、表演、道具、對白)整齊畫一,反而讓這種無處可逃的科幻式恐懼無所不在,驚心動魄! \n 「感覺良好」的BOBO族電影 \n 這是一部「都會感覺良好」的BOBO族電影。而朵兒和薔兒最大的煩惱,就是咖啡館後面的水溝又塞住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