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樹蔭的搜尋結果,共14

  • 八年努力綠樹蔭濃 十呆院子感恩落成

    八年努力綠樹蔭濃 十呆院子感恩落成

     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21日宣布,在苗栗縣大湖鄉籌備近5年的護樹教育中心「十呆院子」正式落成啟用,這是一個由民間團體自力成立、經營的護樹基地,未來將做為老樹保護宣導、護樹教育向下扎根及培育生態種子人才的長期據點,同時也提供全國愛樹人一個交流分享園地,希望傳承老樹的生命智慧與歷史文化,延續每一個人與樹的美好回憶。 \n 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成立於2011年, 由護樹逾30年的老樹媽媽謝粉玉與其他9位志工一同組成,其中,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及在光通訊產業任職的夫婿劉淙漢亦出錢出力,號召同好一起為環保貢獻心力。 \n 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目前有7位董事、3位監事,由老樹媽媽出任榮譽董事長,劉淙漢擔任董事長,吳菁菁為執行長。董事會成員涵蓋科技業主管、媒體人、法界人士、建築業及藝術界的愛樹人,大家基於對樹的深厚情感,凝聚投入老樹保育與環境教育,攜手為護樹而共同努力。 \n 源於護樹救樹的宗旨及理念,十呆基金會過去8年除多次參與政府老樹保育決策、各級學校的老樹移植活動與校外教學外,目前已認養上萬棵老樹,愛樹行跡遍及台灣各大鄉鎮。為了更進一步落實保護老樹生長環境的志業,影響並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愛樹行列,基金會傾力打造「十呆院子」,期許能以更有溫度的方式,建立保護老樹的普世價值與社會機制,讓環境與環保教育生根茁壯。 \n 十呆基金會創辦人謝粉玉表示,因為大家的支持,才能成就十呆院子的落成。藉此機會,感謝所有贊助者對十呆的信任。未來將繼續以「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心推動生態保育,讓更多人成為護樹尖兵。老樹媽媽亦感性表示,十呆院子是個起點,她更大的夢想是建立一個老樹公園,讓所有天沛流離的老樹擁有永久居留權。 \n 十呆基金會董事長劉淙漢表示,十呆結合一群志同道合的愛樹人,樂當生態守護者,矢志成為老樹的代言人。希望能以種樹護樹的行動,保護台灣這塊土地的生態,創造永續的綠色價值。 \n 劉淙漢與何麗梅夫婦一起投入護老樹環保活動,為環保貢獻心力亦引起台積人共鳴,也加入認養老樹行列。台積電副董事長曾繁城捐贈了十呆院子的鎮「院」主樹,是一棵超過百歲的台灣櫸木,期許十呆護樹基業百年,樹樹不息。台積電共同執行長魏哲家也捐贈十呆院子主建物的二樓,未來愛樹人都可以在這裡停歇腳步、互動交流。 \n 何麗梅表示,自己從小愛樹,因著一份愛樹的使命感,8年前與老樹媽媽及其他8位愛樹的同好,一同創辦了十呆基金會,希望能為老樹發聲。十呆院子是所有愛樹人的家,期待更多人加入護樹行動。

  • 狂!大媽熱到氣呼呼找樹蔭躲 竟把機車丟待轉區

    狂!大媽熱到氣呼呼找樹蔭躲 竟把機車丟待轉區

    炎熱的天氣下,有許多機車騎士會找樹蔭躲太陽,但大家覺得沒什麼的小動作,卻往往可能造成交通事故。日前有網友在路上看到一名女騎士,為了躲日曬,竟丟下機車放在待轉區,下車跑到旁邊人行道上,讓他拍下傻眼畫面分享到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有網友感慨「看來地方的媽媽很怕熱」。 \n \n4日一名網友在臉書社團《爆料公社》發文,提到自己在左營高鐵站附近的路口,看到一名超狂大媽,「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地方的媽媽很怕熱,時間滴答的走,我怕車被騎走」,原來該大媽居然將機車丟在待轉區,人就跑到旁邊人行道路標旁,找樹蔭躲太陽。該大媽丟在待轉區的機車旁邊還有其他騎士,後方也還有轎車,她的行徑隨時都可能發生危險。 \n \n大媽躲太陽的方式引起熱烈討論,大多數網友對於大媽的行徑感到傻眼,紛紛回覆「病得不輕」、「傻眼貓咪」、「太誇張了吧」、「停在旁邊就好了」、「太誇張,這麼怕曬真的不要出門好了」;有人則替大媽緩頰,「這個路口的紅綠燈超久,地方媽媽可能不耐熱吧」。 \n \n在眾多留言中,發現左營分局表示有派員警到現場查看,表示之後會加強該路段巡邏與取締,並希望網友能將相關照片及影片提供給分局依法舉發;也呼籲民眾若有遇到類似情形,可以直接打110或其他分局前往處理。先前就有多起因民眾找陰涼處躲太陽的交通事故,警方先前指出,畫有紅線、人行道、行人穿越道、橋樑、快車道、圓環與公車站,都不能「臨時停車」。 \n \n \n【小編★★★★★推薦】 \n \n

  • 臭臭掌葉蘋婆樹有人愛了 二崙鄉打造蘋婆樹綠色隧道

    臭臭掌葉蘋婆樹有人愛了 二崙鄉打造蘋婆樹綠色隧道

    掌葉蘋婆樹鹹魚翻生!二崙鄉詔安客家庄來惠社區雲20鄉道的行道樹掌葉蘋婆,樹齡20年樹蔭開闊,二崙鄉公所向縣府提案營造成綠色隧道。雖然掌葉蘋婆開花時有臭氣,附近村民表示「從來不覺得」,沒注意到臭味。 \n \n 二崙鄉長鍾福助表示,來惠社區社區營造很精彩,有古厝還有自己打造的景點,村入口處的蘋婆樹蔭就像禮賓大道,經常有村民散步乘涼,希望縣府善用美景打造成二崙鄉的綠色隧道,使外地人也知道。 \n \n 工務處長彭子程表示,縣道、鄉道以安全為第一考量,其次是休憩景觀。 \n \n 掌葉蘋婆開花的臭氣令很多人難以適應,校內也遍種蘋婆的雲林科技大學,曾經有學生受不了開花期臭味,希望校方砍除重種。 \n \n 「我們不覺得臭耶!」鄉長鍾福助說,花朵掉在地上腐爛才會臭,村民經常掃所以沒有困擾,而且附近都是農田,空氣流通不太感覺到臭,夏天很熱需要樹蔭,蘋婆樹那時不開花,開闊的樹蔭反而多了乘涼處,是生活好夥伴。 \n \n 鍾福助表示,目前道路兩側早有一側有設置石板椅,經常有民眾休憩,希望另一側道路也能改造,來惠村民認養打掃也方便。 \n \n 來惠村民鍾青芬說「很漂亮啊、不覺得很臭」,而且開花滿美的,一整年長青是最大優點,夏天可以乘涼實在太棒了。 \n \n 雲林縣議員李明哲表示,詔安客家庄好幾條馬路都種掌葉蘋婆,緣由已不可考,民眾接納它的優點與缺點,能變成全台獨一無二的掌葉蘋婆綠色隧道也是美事。

  • 柯騎Ubike上班只花5元 樹蔭少、空汙嚴重、路面顛簸仍待改善

     北市府持續拓展YouBike站點,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特別騎YouBike上班,順道考察市政;他說,自行車道仍有很多缺點,像信義路是在人行道上畫設自行車道,路面材質不是專門設計給自行車,騎起來震動比較大。 \n 柯文哲昨天上午7時多,從住家附近的捷運東門站租車,在交通局官員陪同下,一路沿信義路、松智路騎到市府東大門還車,總共花費5元。 \n 他稍晚出席活動時表示,本來就有騎車上班的計畫,因為沒什麼時間運動,以後如果時間允許,他會繼續騎,環保兼運動還省錢。 \n 不過,他也說,沿途樹蔭不夠多,在路口等待時陽光蠻大的。另外,他是騎上7時到7時半的時段,如果到了8時空汙就太嚴重,要讓台北成為比較文明的城市,像降低空汙量等很多事情要一步步去做。 \n 昨天媒體問這一趟好不好騎,柯說「還可以騎」,因為仍有很多缺點,像信義路是在本來的人行道畫上自行車道,路面材質不是專為自行車道設計,「騎起來當然震動比較大」。 \n 交通局本月起試辦內湖綠運輸計畫,昨天上午7時至8時半,西湖站出站人數為3856人、港墘站出站3237人,較前一天增加約百人。但是內科免費接駁車西湖線到上午9點前僅18人搭乘,港墘線則是306人,成效似乎還不明顯。 \n 柯文哲昨也對此表示,沒辦法用一個計畫完全解決問題,需要好幾個計畫一起解決,要讓內科交通稍微好一點,長期還是需要都市計畫來改善。

  • 離開樹蔭的父親

     幼時,我們住在鄉下的古厝,那是祖上一代代傳下來的,凡是這個血脈的子孫,必在這裡度過單純的童年,十餘歲後便跟著父母或長輩離家居住,這個家族似乎就是這樣一枝一葉地散開,各自成家結果之後,又會委身於同一抹樹蔭的養分。然而我對這個祖宅的印象很淡,一如我的父親。 \n 論及婚嫁時,母親只有那麼一次談論到我的父親,此前,在她泛紅的眼眶裡,我打消無數次想打聽父親下落的念頭,但那次母親清楚地告訴我了,父親的野心太大,個性又太倔強,投資失利對他而言是一項嚴重的打擊,可惜最致命的,正是不願服輸的精神,父親到處籌錢,企圖在餘燼裡找尋一絲殘存的火焰。這個家族,做為東山再起的背景,其實有些資本,但父親並未向族內伸手,我記得小時候大概是在我剛會記事,父親就開車帶著一家三口毅然北上,什麼也不帶,什麼也不聽,似乎只要不回頭,前方就永遠有路可行。 \n 父親就是這樣,真像個勇敢的超人,比祖宅內的其他親戚更早離開枝蔭,努力想讓自己這枝芽,直接成長在土壤中,而非攀附於樹幹;可是就在他選擇拋下一切,真正一走了之,父親就完全脫離了這棵樹,也完全脫離了我們,我們這些依附在他身上的葉子,自此飄落無依。直到今天,我還是想不起他的面貌,只記得有個身影,將我抱到車上,沙啞的嗓音跟破舊的收音機奏在一起,成為我印象最深的一首歌。 \n 我時常在想,也許是命運將父親的勇氣消磨殆盡,所以父親才會用僅存的自尊,遠離我們的視線,這些年,我也為了獲得與命運對抗的勇氣,盡力地念書,竭力地工作,認真打造一面嚴實的後盾,我懂父親想要脫離老樹餘蔭,吸取燦爛的陽光,但他卻忘了在退路給自己留個位置,而現在的我為了讓這個家有一塊安然的立足之地,一磚、一磚地砌出不受風吹雨淋的厚牆。

  • 熱到不行 騎士樹蔭躲烈日

    熱到不行 騎士樹蔭躲烈日

    北部地區17日一整天仍持續36度以上的高溫,紫外線也一路攀高,路上的機車騎士在停等紅燈時,各自選擇路邊的行道樹蔭下躲避陽光的烤炙。

  • 疑冷氣壞熱爆 小黃等紅燈也躲樹蔭

    夏季高溫35度,很多騎士停紅燈會選在樹蔭或是建築物陰影下,但民眾直擊這台計程車,疑似冷氣壞掉,學起機車騎士停在路樹陰影下;實際測試車上關冷氣,就算窗戶打開,溫度也至少有39度以上,如同身在沙漠,因為實在太熱了,路上騎士、開車駕駛沒得躲,面對大太陽,除了遮陽袖套、墨鏡,全副武裝對抗太陽外,路樹和建築物的陰影成了路上駕駛躲陽光的好去處。

  • 連飆37度 等紅燈搶樹蔭險釀車禍

    太陽、太陽、還是大太陽,全台各地高溫炎熱,有民眾就拍下原本行駛在內線車道的紅色轎車疑似車主不想等紅燈曬太陽,竟然突然停下來搶樹陰,讓後方駕駛差點撞上,而仔細一看,這台紅色轎車離紅綠燈還有將近60公尺遠,真的好誇張。 \n \n不過這樣連續好幾天的高溫,讓全台各地的用路人都快要受不了了。因為天氣熱也發生了感人的故事,一名婦人因為車禍倒在滾燙的柏油路上,不但路過的阿伯替她撐傘,10幾名經過的觀光客,還下車用身子圍成一圈幫婦人擋太陽並加油打氣,直到救護車來才離去,讓人看到雖然天氣好熱,但民眾的熱情跟愛心絕對比天氣還要溫暖! \n

  • 瀝青堆外車道 民眾誤為樹蔭撞車

     台電於竹崎鄉嘉一六六線施作輸變電工程,承包商卻在無任何警示下,將成堆瀝青放置外車道上,導致許姓民眾誤判為樹蔭、迎頭撞上,不僅車頭全毀,人也因重摔尾椎受傷,許男不滿包商罔顧工安又不聞不問,提出國賠討公道。 \n 許姓鄉民廿四日上午九點駕駛小客車自嘉一六六線返家,途經輸變電工程路段,先於一轉彎處閃過擺放交通錐的工作人員,驚魂未定之餘定睛往前看,又發現前方整排樹蔭中有一堆不明隆起物,不過因距離過短,煞車前就迎頭撞上這堆瀝青,車尾先騰空拋起又重摔落地,許男自己開門爬出求救。 \n 許男說,事發時楊姓負責人雖前來查看,不過竟要工人趕緊將瀝青推開,事後也派了公司處理保險的員工出面商談理賠,他因無法確定該員是承包商代表,也聯絡遙上承包商,原本打算私下和解的他氣不過,五天後決定提出妨礙公眾往來安全和國家賠償告訴。 \n 營造廠王姓秘書表示,負責人已配合至警局製作筆錄,若有疏失需理賠的部分,將交由保險公司處理。 \n 其實輸變電工程施工多月以來,履有民眾反應車道縮減標示不清、重鋪柏油凹凸不平等狀況,令人對用路安全頗為憂心。 \n 台電第五工務段昨表示,除加強和包商溝通工安守則,路面在工程完工前也會完成全面鋪整,讓民眾有條安心回家的路。

  • 地方掃描-享受好天氣樹蔭裡下棋

    地方掃描-享受好天氣樹蔭裡下棋

    台南:一連數日的陰雨天氣,台南市廿八日天氣終於放晴,民眾趁著假日紛紛走出戶外,二名長者在樹蔭裡下棋,一掃連日的陰霾,享受這難得的好天氣。

  • 公園樹蔭越多 民眾越愛去

     炎炎夏日何處去?到公園裡躲在大樹下乘涼是不錯的選擇。國立中興大學最新研究發現,公園景觀植栽遮蔽性越好,使用人數密度就愈高,民眾尤其喜歡聚集在如榕樹、茄冬等遮蔭型的闊葉大喬木下,且不分季節皆如此。 \n 此研究由興大景觀與遊憩學位學程教授林子平、副教授蔡岡廷副,及聯合大學建築系黃瑞隆教授、德國弗萊堡大學氣象研究所教授Andreas Matzarakis等人共同合作。研究成果已發表於國際「都市研究」領域排名第一的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的封面文章。 \n 研究團隊以「區域平均天空可視率」來呈現公園中的景觀植栽遮蔽特性,花費二年時間,以台中、嘉義、雲林多處公園與廣場為研究標的,分析出各個季節公園使用人數的變化。利用數值模型模擬出公園內各點的天空可視率,並以平均值呈現各區域的遮蔽狀況,這是熱舒適研究領域中,首次以區域平均值為概念來呈現天空可視率分佈的創新研究。 \n 林子平表示,研究發現冬季隨著溫度愈高,人數愈多;春、夏、秋則隨著溫度升高,人數減少。且不論哪個季節,遮蔽性愈好的區域,人數愈多。這與溫帶國家如英國、瑞典,愈高溫越多民眾們到公園及廣場曬太陽的研究結果相當不同,可作為台灣公園與廣場設計的參考。 \n 林子平指出,目前台灣有些公園及廣場的設計仍是採用溫帶、寒帶國家的思維,設置大面積的空曠廣場或草坪,導致炎夏時溫度過高而乏人使用。面對都市高溫化的劇烈衝擊,台灣的公園及廣場應盡量種植大型喬木,如台灣常見的榕樹、茄冬、樟樹、台灣欒樹、水黃皮、黃連木等,創造良好的遮蔭效果,才能吸引民眾使用。

  • 校園800歲樟樹爺爺 居民保護神

    校園800歲樟樹爺爺 居民保護神

     苗栗縣銅鑼興隆國小校園有棵逾八百年樹齡的老樟樹,百年來流傳許多傳奇故事,老樹就像師生和居民的保護神。縣府農業處廿五日舉辦老樹巡禮,雨勢不減熱情,老老少少圍著老樹繪圖、做童玩、聽故事,親情洋溢。 \n 興隆國小校長徐世芬說,三百年前有吳姓、彭姓人家在舊稱老雞隆的興隆村傳宗接代,形成聚落,中日甲午戰爭台灣割讓日本,因地方抗日情緒高昂,日方於一八九九成立台中縣雞隆公學校,希望以教育感化民眾,因此興隆國小成為縣內歷史最悠久的小學之一。日據時代曾經有日本警察想砍老樹做浴盆,地方誓死阻止才作罷。 \n 民國廿四年關刀山大地震時,居民死傷嚴重,知名醫師劉肇芳就在樹下開設臨時救護站,搶救傷患無數;二次大戰期間,美軍在學校附近投下不少炸彈,兩枚在校園附近爆炸,民眾傷亡慘重,學校師生和老樹在炮火洗禮下幸運都安然無恙,老樹就像地方的保護神。 \n 農業處林務科長陳樹義說,老樟樹高廿二公尺、胸圍五點八公尺須六個大人才能合抱,綠葉樹蔭七○六平方公尺,是全縣卅一株老樹之首,因此選為建國百年老樹巡禮的出發點,未來每年會巡迴各地老樹舉辦類似活動。 \n 昨天有許多家長冒雨帶著子女出席活動,有的做童玩、有的揮動彩筆繪出老樹英姿,同時聆聽前所未知的鄉野傳奇,有人利用雨勢停短暫停歇時間,到樹蔭下感受老樟樹的雄偉,歡樂無窮。

  • 大學生蓋樹屋 部落童的閱讀室

    大學生蓋樹屋 部落童的閱讀室

     「哇…好夢幻的老樹書屋!」北科大基金會去年以網路號召全國大專青年,用自己智慧與勞力,為部落小朋友營造理想閱讀環境。他們相中了操場邊有一棵百年巨樟的人和國小,建造「有樹蔭的閱覽室」,屋架昨亮麗完工,校長許秀勳在驚呼中滿懷感恩。 \n 「年輕的熱忱和關懷,是果核再生計畫最大的能量和動力!」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建築文教基金會專案主持人簡志明說,透過成大簡聖芬、交大侯君昊、中原建築系曾光宗,及台北教育大學邱詠婷等各校教授號召,年輕人的大愛,終在部落萌芽發熱。 \n 位在濁水溪南岸的信義鄉羅羅谷部落,因交通偏遠及城鄉差距,長期以來欠缺理想且具有特色的閱讀環境。該區居民多為布農族人,耆老們多期望,部落中能夠擁有一處屬於自己的閱讀角落。 \n 北科大基金會以其在九十八年,成功協助雙龍部落建蓋傳統文藝教室的案例,於去年暑假透過網路及各大學建築系所傳達訊息,希望能在羅羅谷部落的人和國小百年巨樟下,為布農孩子們營造優質閱覽環境,就好像布農耆老,在老樹下傳承故事的那般情境。 \n 這項名為「果核再生」的計畫,獲得多家擁有建築系的大學回響,從暑假到寒假,卅多名的熱血青年利用網站串連,裝螺絲、扛杉板、截角材,或塗裝或膠合,費了半年的周休假期,屋體昨天完成,將於今天移交校方,提供小朋友讀童書、聽故事的完美空間。 \n 該建物以台灣原產杉木為主結構,造價成本約九十萬元。書屋分兩個區塊,各可容納十名小朋友。建體的外觀傳統中饒富現代感,新潮且實用的全新工法更具創意,在胸圍五米的巨樟樹蔭下,顯得自然及視覺的協調性。

  • 三少四壯集-柴房屋頂的貓

     天冷的時候牠們躺在鐵皮上曬太陽,瞇眼睛俯視我們;平常牠們會從柴房屋頂上小跑一段,然後地跳到樹上去;或是從圍牆上打架嘶吼一路咚咚咚的追趕跑過柴房頂,一會兒又咕咚咕咚的跑回來。夏日炎炎貓自然不上鐵皮屋頂,牠們會菇在樹蔭深處的圍牆上歇憩,眼睛綠森森,比樹蔭更涼。 \n 保羅紐曼和伊麗莎白泰勒演過一部叫做「朱門巧婦」的片子,這譯名實在太文了,沒有原名那樣巧而傳神,原名若直譯是「熱鐵皮屋頂的貓」(Cat on a Hot Tin Roof),這是田納西威廉斯獲得普立茲獎的劇本。這故事每個角色都心懷擾動不安的秘密和慾望,情緒緊繃且壓抑。片名中的「貓」指的是嫁入南方豪門的女主角,這故事也讓人覺得人生難捱,有如貓踏熱鐵皮,無法安穩,只得匆匆踩過。 \n 當然,貓輩何等清醒,大熱天裡是絕不會從鐵皮屋上踏過去的;萬一真踩了上去,大概都是打架打輸了落荒而逃的不得已吧。冬天裡牠們則一條一條的躺在鐵皮屋頂上曬太陽,曬了這一面又翻另一面,懶洋洋的。 \n 從前鄉下的屋子多是磚瓦或木造,只有柴房才覆鐵皮,不像現在這樣四處都是速成的鐵皮屋,而且住的是人。柴房多半不高,水泥磚牆,屋頂是鐵皮,現在鄉下已經少見了。我小時候老家後院有間柴房,真是專門堆柴用的。這柴房若不堆柴其實是個不錯的小屋,平日嚴鎖著,倒不是怕人偷柴,而是怕躲了人,也怕蛇虺進去做窩。後院樹多,暗且濕,大人不喜歡我們去後面,也不准我們進柴房,所以偶爾能進去的時候,就特別對那陰涼微暗中木頭的香氣和潮氣印象深刻。 \n 從前我覺得貓和柴房是分不開的,大概是因為柴房多老鼠,所以野貓愛在柴房附近出沒,可能也因為柴房屋頂是一處較高的平坦空間,人們不太管,貓可自由來去。天冷的時候牠們躺在鐵皮上曬太陽,瞇眼睛俯視我們;平常牠們會從柴房屋頂上小跑一段,然後唿地跳到樹上去;或是從圍牆上打架嘶吼一路咚咚咚的追趕跑過柴房頂,一會兒又咕咚咕咚的跑回來。夏日炎炎貓自然不上鐵皮屋頂,牠們會菇在樹蔭深處的圍牆上歇憩,眼睛綠森森,比樹蔭更涼。 \n 現在老家的鄰居還留著柴房,極其簡陋潦草,一個小小的磚砌角落以磚頭壓覆了幾片鏽鐵皮,凌亂地堆了與人等高的柴薪。現代生活已經不需要柴火了,但他們偶爾還是會在黃昏時生火,不是燒水或燒飯,聞著像是烤魚或熏肉,非常有鄉野人家日暮炊煙的家常感。這氣息如果還有絲瓜藤架的黃花和斜陽下雞群的影子,也就非常陶淵明了。 \n 野貓在這炊煙裊裊的時刻總特別擾動不安,牠們毫不隱藏自己的慾望,有幾隻會從巷子裡人家的圍牆、陽台、大門底下冒出來探望,睜睜亮著大眼睛。或是直接從這鄰居的頂樓天台上倏忽跳出來,先從三樓的紅色鐵欄杆縫裡探頭,接著輕快地三步併兩步啪咚啪咚跳下紅色鐵梯到二樓陽台水泥圍欄上,筆直小碎步跑在寬僅十公分的欄手上,然後,往左下斜跳,點一腳側房的瓦脊,腰一扭,順勢往右下疾落──漂亮,幾秒間就踩上了柴房頂。 \n 夏日黃昏鐵皮還散著餘熱,野貓踩不住,又不敢往隔鄰院子裡跳去,也不敢往我這裡跳來,在屋頂幾塊磚頭間跳來跳去,惱羞成怒叫了幾聲。我竊笑,後退,牠就匆匆跳上這邊的圍牆走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