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正廳的搜尋結果,共06

  • 逃亡16年 海南正廳級貪官王軍文回國投案

    外逃16年的海南省經濟合作廳黨組書記、華海公司董事長王軍文,1月15日在大陸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下,回國投案自首並積極退贓。這是中共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後首名回國投案的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也是中央追逃辦對外公布50名涉嫌職務犯罪和經濟犯罪的外逃人員有關線索之後,第6名到案的外逃人員。 \n王軍文1951年10月出生,曾任海南省紡織工業總公司總經理、省經濟合作廳黨組書記、華海公司董事長,涉嫌受賄罪。2003年9月外逃,2003年9月24日,海南省檢察院對其進行立案偵查,2014年11月10日批准逮捕。

  • 最高檢官網發布 查吉林6廳官

    最高檢官網發布 查吉林6廳官

     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日前發布,吉林省有6名副廳級以上官員涉嫌受賄犯罪,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或移送審查起訴,這對甫接任山西省委書記的王儒林是一記重擊。王儒林正是因為在他擔任吉林省委書記任內期間,沒有高官因貪腐落馬,而調任山西。如今,吉林有6名副廳級以上官員被查,嚴重打擊王反腐的「成績單」。 \n 大陸最高人民檢察院3日在官網「權威發布」專區公布,吉林省農業科學院前黨委書記、院長岳德榮(正廳級),吉林省國家稅務局前局長孫雲志(正廳級),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前副總經理安德武(正廳級),長春市教育局前局長馬軍(副廳級)等人涉嫌受賄犯罪,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n 另外,中共吉林省委黨校前常務副校長、省行政學院前院長李小平(正廳級)、吉林醫藥學院前副院長李然斌(副廳級),也因涉嫌受賄犯罪案,已由檢察機關偵查終結,被移送審查起訴。

  • 葉氏宗祠安座 對岸宗親跨海加持

     桃園縣新屋鄉永興村的葉春日公祖祠和祖塔是桃園縣客家宗祠的典型代表,去年在葉氏宗親齊心協力募得四千多萬元,開始為期一年的整修重建工程,五日舉行安座大典,湧入三、四千名宗親代表參與,祖籍福建廈門的葉氏宗親也有兩百人來台共襄盛舉。 \n 宗祠董事長葉倫境表示,原屬大陸杉木建造的祖祠正廳,經百年風霜,逐漸風化腐朽,葉氏宗親長老經過多次會議協調後,去年農曆春節後展開一系列外牆、屋頂的重建修復工程,宗親五大房按每戶丁口捐獻,外加樂捐款項,共募得四千多萬用於祖祠整修。 \n 葉倫境說,感謝上萬名宗氏親友慷慨捐助,讓祖祠得以順利完工,外牆及鋼梁目前全都採用RC鋼骨結構,未來不必擔心腐朽等問題,而為保持舊有傳統,正廳、屋頂乃致雕刻裝飾全都依照原始設計圖樣,不失原始風貌。 \n 祖籍福建廈門同安區的葉氏宗親會,今年也率領兩百名親友來台參加安座典禮,順道舉辦為期六天的台灣旅遊行程。

  • 玩藝舖-收藏斗六吳秀才宅第

     斗六吳宅在台灣古厝中獨樹一幟,具有多方面的特色,門樓為重簷歇山式,正廳前置軒亭出現網目斗栱,大量運用西洋圓拱結構及球面薄殼構造,以及精美的門窗木雕等,皆反映出二十世紀初期吸取多元文化藝術之結果,也可視為是一個古今與中西的夢幻複合體! \n 清末台灣田園宅第之典型 \n 清代以來,台灣的人文重鎮集中於台南、彰化與台北三地,大體上合乎所謂「一府二鹿三艋舺」的發展歷程,而中部的靠山地區如霧峰與雲林斗六一帶則隨著清末樟腦開採而興起。清同治年間發生戴潮春事件,台灣中部有些家族式微,有些家族崛起,霧峰林家與斗六吳家逐漸成為望族富戶,吳家先祖開拓雲林,清光緒年間吳克明中秀才,他在斗六市街南郊建造一座三進的大宅第,這就是中部極富盛名的斗六吳宅。 \n 斗六吳秀才宅第初建時為三進的閩南式建築,主要為磚、石與木混合構造,坐北朝南,位於當時斗六市街南郊。附近環境幽靜,有如世外桃源,正廳內有一對聯「野鶴巢邊松最老,仙人掌上雨初晴」,頗能形容其意境。從木結構與雕刻特徵來看,似乎出自漳州派與潮州派木匠之手藝,傾向於精細之雕法。 \n 日治初期吳克明被推舉為雲林的地方賢達,吳宅正廳擺設三組太師椅,格局寬闊,極為氣派,在台灣頗為罕見。但遭到一九三○年的大地震破壞,牆體傾斜。地震之後吳家在原址重建,這次的改建採用一種少見的方式,即東、西方風格混合式,主要牆體均改為磚造及水泥結構,門廳的屋頂也採用鋼筋水泥構造,所以未鋪瓦片,而正廳前面的軒亭改為西式圓拱,柱子亦改為洋式,只有內部的樑枋仍保存木造舊料。最有趣的是屋頂有部分作成弧形薄殼結構,其下方懸掛著整排的斗栱,這時的斗栱已經變成純裝飾的構件了。 \n 雖然經過地震後的大改築,但建築的平面仍維持原來的「三進帶左右護室」格局,西邊增建一座紅磚構造的二層洋樓,宅第四周仍有圍牆,院內廣植花草樹木,散發著田園住宅雅緻之氣息。直到今天,雖然歷經二次大戰及近代數次大地震,斗六吳秀才宅仍然保存這種優雅的環境氛圍,也正反映著其主人為人處事淡薄的寧靜致遠之性格。正廳內有一副對聯曰:「富難強求生財自有大道,貴勿妄想進身只求正途」,「勤莫過勞處事惟量已力,儉非途吝應用宣告家風」,充分表明其心志。 \n 經過重組之後的吳宅,主要的木結構包括樑枋及屋頂仍然具有力學的支撐作用,但是門窗斗栱木雕大多係嵌掛在牆體上,只有裝飾意義,這種現代與傳統之交織作法呈現出奇妙的趣味。易言之,在白牆上嵌入多彩的門窗及木雕構件,有如畫廊或美術館之陳展。 \n 建築與文學藝術之夢幻結合 \n 我們從最前面的門樓開始欣賞,這是一座三開間的門樓,闢有三個圓拱門。古時除非獲有功名,否則只能設單門,吳宅的門樓不但設三門,它的屋頂且採用雙重的屋簷,並且屬於四坡的「歇山」式,台灣俗稱「四垂」頂。門樓左右牆呈八字型,稱為「八字牆」,凸顯門樓更具氣派之威,最特殊的是整座門樓為鋼筋水泥構造,屋頂不鋪瓦,外觀呈現灰色調,看起來極為樸素。 \n 穿過門樓,進入中庭,是一個寬廣的院子,眼前出現正廳。正廳前原有一座三開間的軒亭,可惜在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地震時倒塌了。這座軒亭在一九七五年我初訪時仍然完整,是一座佈滿斗栱的亭子,並且融入洋式圓拱門的設計。當時我與畫家席德進一起去訪問,主人吳景箕親自接待,吳老先生回憶家族的片段往事,親切地領我們到右護室小客廳,這間窗明几淨的房間也兼為他的書房,木製黑色的書架上排列著許多線裝書及文學全集,滿室生輝,散發著優雅的人文氣息,我們都覺得這是一座結合了建築與文學藝術之美的古宅第! \n 如果從建築的角度來欣賞吳宅,它呈現出「中西合璧」的特色,大量運用西式半圓拱,對柱(雙柱式)及核心石裝飾。反映了日治時期台灣與外來文化之交流與融合現象。二十世紀初台灣建築盛行「番仔花」的洗石子裝飾,普遍使用在官方的州廳或火車站,而民間的大宅與街屋外觀亦充滿著洗石子的裝飾,前者以鹿港辜顯榮宅為代表,後者以台北迪化街與大溪和平街為代表。洗石子具有仿石材的效果,予人以堅實厚重的美感,這是源自西洋古典建築的傳統,它與輕巧飄逸的台灣木造建築剛好相反,這兩種建築風格在吳宅混和為一,結合得極為自然。 \n 古今交融之建築傑作 \n 吳宅建築的精華集中在正廳,正廳寬三開間,前面緊連著同樣三開間的「軒亭」,軒亭高敞明亮,可以遮陽擋雨。正廳左右兩側伸出「過水亭」,亦具有同樣功能,對台灣炎熱多雨的氣候頗為適用。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吳宅的「軒亭」與「過水亭」出現鋼筋水泥薄殼式構造,形狀如蛋殼。這種結構在當時屬於前衛的工程技術,在台灣極為少見。可惜目前只保存在「過水亭」上,而「軒亭」建物在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地震時倒塌了。 \n 軒亭倒塌之後,並未復建,如今只剩下幾座半圓拱門洞,樹立在正廳前,它原來的木樑架與斗栱皆不存,至為可惜。據我在一九七○年代所拍的照片,軒亭採用華麗的「網目」斗栱,斗栱如網狀,縱橫交織。樑上使用「金瓜筒」,形狀飽滿,下方伸出三牙,這是漳州或潮州匠師擅用的造型,或者可以推測吳家係聘請漳派或潮派匠師來台建造大宅第。 \n 潮州派建築的特色在木結構方面,喜用金瓜筒,斗栱施雕,木雕細緻纖巧,且用色較多。正廳的木雕與格扇的圖案設計尤其精美,以靛青色為主色,配以綠、黃、朱、黑等色,色彩不溫不火,非常柔和。它的樑柱因為更換過,所以無法得知原始色彩。這些多彩的木雕與白色牆壁形成良好對比,雖然組合了新舊材料,但色彩對比極美,實屬神來之筆! \n 斗六吳宅在台灣古厝中獨樹一幟,具有多方面的特色,在其他古厝中亦屬罕見。其如門樓為重簷歇山式,正廳前置軒亭出現網目斗栱,大量運用西洋圓拱結構及球面薄殼構造,以及精美的門窗木雕等,皆反映出二十世紀初期吸取多元文化藝術之結果,也可視為是一個古今與中西的夢幻複合體,建築的空間可使人的想像無窮擴大,斗六吳宅表面上雖有圍牆框定,但就藝術的國度而言,它卻沒有邊界,這座浪漫而充滿多元文化元素的建築,是孕育藝術家成長的搖籃!

  • 大明湖畔 一縷詞魂李清照

    大明湖畔 一縷詞魂李清照

     (文接B2版) \n 飛檐圓頂 郭沫若題匾額 \n 提起李清照,腦海裡立即浮現她膾炙人口的這兩闕詞,前者〈如夢令〉和後者〈聲聲慢〉,還有〈一翦梅〉、〈菩薩蠻〉等作品,古典文學愛好者都耳熟能詳。另外在詩和文學創作上,李清照都有很出色的表現,特別是詞的風格及意境,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n 李清照紀念館是早年的故居,1959年加以改建而成,2001年擴建,占地四千多平方公尺。從正門進去,一座飛檐圓頂四柱抱廈的門樓上,郭沫若題的匾額「李清照紀念堂」出現在面前,接著門屏前後兩面分別也題了:「一代詞人」、「傳誦千秋」幾個大字,門廳前抱柱一副對聯:「大明湖畔趵突泉邊故居在垂深處,漱玉集中金石錄裡文采有後主遺風」,恰是郭沬若先生對一代詞人的評價。 \n 江南園林亭台 曲徑通幽 \n 穿過門樓進入正廳「漱玉堂」,迎面擺著一座李清照的石膏雕像,是出自大陸著名雕塑家的作品,還有一些著作版本和後人對李所寫的詩詞題字等。左邊展覽間介紹李清照的生平和行蹤圖,右邊是後世研究李的一些作品、圖影。正廳兩側有曲廊,東邊是「疊翠軒」,西側是「溪亭」。從整體來看,屋外冬天的景色有些單調,仍掩不住江南園林亭台樓閣曲徑通幽的特質。 \n 沿著曲廊往裡走,是紀念堂後院的「靜治堂」,原是趙明誠住萊州時的屋名,取靜心治家之意。堂內有兩個展覽室,陳列四組蠟像,分別是「書香門第」、「詞壇綻秀」、「志同道合」、「流寓江南」,導引遊客輕鬆了解李清照人生中的四個階段。 \n 西側內院是「易安舊居」,門上有匾額「有竹堂」,正廳有清代版本「金石錄」和各朝代的銅鏡,中間掛著李清照的畫像和她成名詩詞佳作。聽說易安舊居是2001年再次整修時加蓋的,與原建築搭配得幾乎天衣無縫,這種復舊如舊應是大陸古蹟修復用心細膩之處,頗值得台灣學習。 \n 易安舊居 用心修舊如舊 \n 比較特別的是2003年正廳兩側曲廊用石碑串關起來,先以16塊詞配圖的石碑,另外35塊現代著名書法家題字雕刻的石碑,集合起來成為富有文化氣息的景觀,增加了紀念館的可看性。

  • 重慶大貪官伏法 補3槍才斷氣

     大陸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七日宣布,被判死刑的前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經大陸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後,已在重慶伏法。據《華龍網》報導,行刑時,文強一槍未死,再補三槍才斷氣;消息傳來,重慶市民紛紛上街放鞭炮、高掛紅布條慶祝。 \n 五十五歲的文強是正廳級官員,上個被槍斃的正廳級官員,是二○○五年底的貴州省前交通廳長盧萬里,他被控貪汙二五五九萬元人民幣(下同)。無獨有偶,與黃光裕案有牽連、在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公安部部長助理任內,涉嫌收賄八二六萬元的鄭少東案,昨天在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結,將擇期宣判。 \n 文強被控在二○○七年八月,教唆他人灌醉巫姓女子後性侵;包庇黑惡賭場;同時,文強夫婦在一九九六年到二○○九年間,收受廿多個單位或個人財物一千一百卅七多萬元,法院宣告沒收他來路不明的三○九四萬元時,他自嘲說:「原來我有這麼多財產!」 \n 文強落網後,還傳出重慶歌舞團何蓓、前重慶市公安局經偵總隊長陳光明,都是他的情婦。文強從被捕至庭審時的語錄,更可一窺這位大貪官當下心態。他在判決前嗆聲說:「我什麼都要說出來,大家就等著一起死吧!」 \n 他還向法官大談如何大搞男女關係,舉凡有女星、女歌星到重慶演出,「我都要和這些明星睡一覺。」 \n 今年四月十四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他收賄死刑;包庇、縱容黑社會十年;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八年;強姦四年,數罪併罰,應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全部財產。今年五月廿一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複核,維持原判,昨天下達執行死刑的命令。 \n 文強的辯護律師楊礦生表示,庭審公平,無可挑剔,但罪不及死,頂多「死緩」。並轉述文強所說:「死倒是無所謂,主要就是要弄清楚我該不該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