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歲月的搜尋結果,共679

  • 軍中情人方季惟用《歲月釀的檸檬紅茶》

    軍中情人方季惟用《歲月釀的檸檬紅茶》

    「如果不能唱歌了,我活著還為什麼?」那是方季惟1992年5月即將進入手術房前,深深思索的問題,或許這也是許多人正思索的,拿掉了職稱、身分,還剩下什麼?我們為了什麼而存在?

  • 歲月靜好 黃慶源彩墨創作展上秀

    歲月靜好 黃慶源彩墨創作展上秀

     由將捷集團所主辦的「歲月靜好‧黃慶源大師彩墨創作展」,中華學術文教基金會高崇雲董事長5月2日偕同王正典祕書長一行三人專程前往新北市淡水滬尾藝文休閒園區禮萊廣場出席開幕典禮,當天貴賓雲集,國內重量級及藝文人士齊聚一堂,共襄盛舉。

  • 苗可麗回憶50年人生路 淚嘆「歲月催母老」

    苗可麗回憶50年人生路 淚嘆「歲月催母老」

    15歲就以歌手身份出道的藝人苗可麗,接受《中時電子報》獨家專訪聊起出道至今和母親相處的點點滴滴。因工作繁忙鮮少時間陪伴家人,成為苗可麗最大的遺憾,回憶起這50年的人生路,斗大的眼淚也滑落。

  • 跨越鐵窗揮別荒唐歲月 黑道大哥最痛悟告白

    跨越鐵窗揮別荒唐歲月 黑道大哥最痛悟告白

    浪子回頭金不換,誰無年少輕狂,有著江湖氣息,現年46歲,人稱「豆花哥」的李政輝,14歲誤入歧途開始混兄弟,32歲那年因違反槍械管制條例,遭重判7年半,假釋後又捲入銀行詐貸案,最後獲判不起訴。往事不堪回首,一個男人30出頭歲,本該是男人衝事業最精華的時候,卻是在監牢裡渡過,李政輝遺憾的是,出獄沒多久,母親因病過世,女兒滿月三天後,他便入監服刑,孩子成長最精華,他都沒有參與到。

  • 《通信網路》中華電Hami書城免費體驗 行動閱讀力調查出爐

    中華電(2412)Hami書城於日前4月23日世界閱讀日,開放全台行動用戶免費下載書城「月讀包」,創下15萬人搶下載體驗,較去年成長1.5倍,也締造行動用戶一天內在Hami書城總計22萬分鐘的閱讀盛況,成功串聯全台體驗行動閱讀的魅力,顯見疫情期間,國人行動閱讀力大幅成長,閱讀電子書躍升成為重要休閒樂趣之一。

  • 中研院院士孫康宜著作展 在東海大學登場

    中研院院士孫康宜著作展 在東海大學登場

    中央研究院暨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孫康宜是國際知名的漢學家,東海大學推出她的「陽光穿透的歲月」著作暨紀念父親手稿展,今天舉行開幕儀式。東大校長王茂駿表示,東大傑出校友孫康宜的著作等身,期許師生學習與感受她治學的歷程及嚴謹縝態度。

  • 在這不靜好的歲月

    在這不靜好的歲月

     莎士比亞說:「黑夜無論怎樣悠長,白晝總會到來。」

  • 國際觀察:楊艾俐》在這不靜好的歲月

    國際觀察:楊艾俐》在這不靜好的歲月

    莎士比亞說:「黑夜無論怎樣悠長,白晝總會到來。」

  • 浩劫過後 更珍惜歲月靜好小日子

    浩劫過後 更珍惜歲月靜好小日子

     武漢城解封之際,各出入境關口收費站,人潮滿溢,期待情緒掛在每張歷經煎熬面孔上,平凡殷切的人們穿梭離漢關口,宛如述說各自傳奇。這場封城讓許多平常事變得難如登天。浩劫過後,更讓人珍惜歲月靜好小日子。

  • 同屆律師這樣悼劉真!青春歲月裡都有個校花

    同屆律師這樣悼劉真!青春歲月裡都有個校花

    「國標女王」劉真22日晚間22時病逝,享年44歲,留下愛女霓霓與痛失愛妻的辛龍,辛龍現在心情更是只能用「撕心裂肺」來形容。各界聞訊皆感到非常難過,僅能給予辛龍鼓勵打氣。對此,律師林智群也在臉書上發文回憶起劉真,說自己有幸跟劉真同屆,親眼見證那些年屬於她的風光。 \n律師林智群自爆有幸跟劉真同屆,而他在臉書發文悼念劉真,「每個人的青春歲月裡都有一個校花,不管你是否認識她,跟她說過話,她的存在都是你青春歲月記憶的一部分⋯」。 \n林智群說自己有幸跟劉真同屆,親眼見證那些年屬於她的風光,他嘆說:「她在盛年離去,時間永遠停留在44歲,可能是不願意讓大家看到她老去的樣子,我們呢,只能接受,然後慢慢的衰老⋯媽媽沒了爸爸請撐住辛龍加油!。」另外,宅神朱學恆也在臉書發文悼念劉真,「遺憾,沒想到跟我同年的人竟過世了,一路好走」。 \n

  • 蔣欣靳東再組CP 自爆被三男圍繞:很被照顧

    蔣欣靳東再組CP 自爆被三男圍繞:很被照顧

    由韓非擔任總製片,張建棟導演執導,靳東、蔣欣領銜主演,李宗翰、李乃文、左小青、趙子琪、傅晶等聯袂主演的《如果歲月可回頭》,故事講述三個各自遭遇婚姻變故的男人,因一次自我療癒的旅行而結識,並在導遊江小美(蔣欣飾演)和其閨蜜區曉鷗(陳冰飾演)的幫助和鼓勵下,重新面對生活,維繫住各自家庭和親情,並收穫珍貴友情的故事,堪稱男版《我的前半生》。 \n蔣欣被問到與一群男演員有大量對手戲的感受,蔣欣則自曝:「東哥在片場特別關注大家情緒,雖然這是一部主要展現男人脆弱一面的劇,但自己在劇組是很被照顧的。」 \n \n \n靳東在劇中一改以往「上流菁英」形象,開場所飾演的白志勇就面臨被老婆狠心離婚,借酒澆愁成醉漢,不僅搞砸發布會更丟了工作,此等雙重打擊,堪稱「衰尾魯蛇」男主接班人,與黃九恆(李宗翰飾)、藍天愚(李乃文飾)意外組成「老男孩失婚團」。 \n \n \n該劇以白志勇(靳東 飾演)為視角闡述大齡男子被生活磨成老男孩的各種悲催,「看看我們日益下垂的眼袋、看看我們臉上越來越多的皺紋,再想想我們身分證的出生年月,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屁股蛋都鬆了!」 \n

  • 第12屆萬和美展揭曉  陳從珍、紀冠地獲國畫、書法第一名

    第12屆萬和美展揭曉 陳從珍、紀冠地獲國畫、書法第一名

    萬和宮、萬和文教基金會,第12屆萬和美展成績揭曉,國畫類第一名為陳從珍、書法類第一名為紀冠地,各獲得獎金參萬元,將於3月14日公開頒獎並在萬和文化大樓五樓麻芛文化館展開ㄧ個多月的展期,萬和宮董事長蕭清杰,邀請民眾蒞臨觀賞。 \n \n本次國畫類第一名是陳從珍的「歲月」畫中描寫停泊在岸邊的老舊漁船,幾絛粗大的纜繩繫於圓形的繫船柱,斑駁的船身、鏽蝕的繫船柱、磨損的纜繩,搭配粗糙的地面凸顯了歲月的沉靜與滄桑。評審讚她的作品,墨韻極佳,描會細膩,尤其後加白粉的繩索,呈現老舊的歲月痕跡。 \n \n而書法類第一名紀冠地,是台師大博士班七年級,第四屆首度參賽,即得到第一名,這次再度以「圓瑛常州天寧禪寺定口占」 \n掄元,創下僅參加兩屆均奪魁紀錄。評審讚紀冠地的作品,以清朝篆書筆法書寫,自然而不雕琢,不同於時下寫篆之氣。 \n \n萬和宮董事長蕭清杰指出,歷屆參賽者遍及各行各業,包括了藝術總監、大學講師、美術及書法老師,或退休的國小主任、教師,還有台中監獄受刑者、聽障者等,歡迎民眾來見證,藝術創作領域的開放及包容性。 \n

  • 年輕歲月3月不登台

    年輕歲月3月不登台

     新冠肺炎肆虐,影響了全世界的國際影視娛樂產業,美國龐克天團「年輕歲月」(Green Day)出道34年,以〈American Idiot〉、〈21 Guns〉等經典神曲,吸引許多忠實粉絲支持,原訂3月17日將來台首度站上台北小巨蛋開唱,不過受到疫情影響,宣布亞洲演出延期,包括台灣、韓國、日本等場次都暫停。 \n 對此,主辦單位Live Nation表示後續消息及票務資訊日後會再公布。而日本、南韓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升溫,南韓搖滾樂團HYUKOH原定3月27日在高雄駁二LIVE WAREHOUSE開唱,改至7月5日原場地舉行,3月29日在新莊體育館的演唱會延至7月3日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演出。 \n 至於澳洲年僅17歲的小鮮肉歌手Ruel原本預計3月6日在Legacy Taipei熱唱,日前宣布改期至9月16日原場館演出,Live Nation宣布延期後,已開放退票,也陸續有觀眾辦理退票。

  • 蝗翅蔽天的饑荒歲月──「飄」來一大片化不開的「烏雲」(二)

    蝗翅蔽天的饑荒歲月──「飄」來一大片化不開的「烏雲」(二)

    保長顯然還不敢懈怠,指揮著大家浩浩蕩蕩往村東的田稼開走。這時已經有人哼起鄉野小調,一副郊遊遠足的神情。雖然,走過草地上,偶而會驚起三五成群大大小小、顏色各異的蝗蟲,但要說蘇東坡描述的「上翳日月,下掩草木」,也太誇張了。 \n \n亂世時期 保命要緊 \n \n「我說吧!哪有甚麼了不得的,簡直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嘛。」昨晚被教訓的年輕人先發難了。 \n大夥顯然已意興闌珊,連看到玉米苗葉上幾隻蝗蟲,正一口一口啃食嫩嫩綠綠的葉片,似乎也提不起勁去抓,倒是幾隻早起的母雞啄得津津有味。 \n「算了算了!就解散,各自打道回府吧!」保甲帶著責備的神情望了耆老一眼。 \n耆老仍若有所思地望一望地面,又眺一眺天,若有所思地深皺著眉庭。天色晴明,毒日已慢慢升起,本來有人踩過才會驚起的蝗蟲,開始振翅飛躍;但這樣的數量仍引不起村民的興趣,三三兩兩拖著亢奮後的落寞正準備離去。 \n突然間,西北方「飄」來一大片濃密得化不開的「烏雲」,霎時嗡嗡嘎響,如狂風大起,似瓦釜雷鳴。眾人驚覺有異,急欲閃躲,已來不及。黑雲突然像散彈開花,化作萬千針刺,一一砸向大地。平常看到的都是散居的蝗蟲,為了保護自己,體色與四周植物一樣是綠色的,和環境融成一片。但成群的、遷移型的蝗蟲,不但翅膀特別長,身體也變成黑色,格外駭人。 \n小孩子們紛紛丟棄手上的傢伙,嚎啕大哭地叫爹喊娘;大人們也驚駭地只能手足無措地亂揮,趕緊把空桶子、畚箕套在頭上東奔西突。有些較鎮定的村民,突然想起了耆老說的「鳴金驅趕法」,也趕緊攘起鐵桶、圓鍬,又是敲,又是打,但起不了作用。 \n我腦中浮現老一輩的教訓「看人吃肉,莫看人搏鬥」;看人吃肉說不定還能分到一點餘湯屑末;看人搏鬥,免不了捱上幾個拳頭。亂世時期,保命最是要緊,哪還講什麼人情義理。苗頭不對,學著父親,麻布袋往頭上一套,拔腿就跑;腳下踩著的,盡是蝗蟲「嘎扎」、「嘎扎」的響聲。只要佇足停下,不出數分鐘,渾身上下,包括眼、臉,都將爬滿蝗蟲。看到不遠處一小間破板子搭建的野地茅房,也不管異味燻鼻,就往裡衝,取下麻布袋往沒門的茅房開口一按,就是臨時的最佳避難所。 \n透過破板子的縫往外瞧,只看到還有幾個人影或猛力晃動著,或無方向地狂奔著。「其他人都消失到哪裡去了?難不成……。」一個不安的影像閃過念頭,打了一個寒顫。只見蝗群所過,草木葉靡有孑遺,群在烈日照射之下的翅膀閃閃發光,猶如一片褐綠色汪洋。一個區塊青苗啃食殆盡,群飛再起,翳天蔽日,待落地一陣過後,又是折枝葉枯,情景令人恐怖。 \n約莫躲了一個時辰,烈日當空,曝曬得炙熱難當;眼看群蝗像龍捲風一樣,在空中盤旋幾圈,慢慢眼去;大地也由褐綠慢慢變成土黃。 \n「兒啊!危機應過了,咱們一直躲在這也不是正辦,回家吧。」父親小心翼翼地往外探了探。 \n我手一鬆,麻布袋這時到像千斤頂一般重,「刷」一聲就掉到地上;想去擰起,偏偏兩手發麻不聽使喚,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麻布袋甩到肩上,隨著父親走出茅房。 \n猛力吸了一大口清新的空氣,也許暗室裡悶久了,霎時接觸烈日強光,眼前只一片漆黑、飄著金蛇。 \n「不要看!」父親突然回身把我往腰裡抱,手掌猛地矇著我的眼睛。 \n \n毛骨悚然 宛如死城 \n \n好奇心使然,透過父親的指間,往外瞅。地上橫躺著一具屍體,血和著塗泥,幾隻蟲從鼻孔穿進穿出,恐怖至極,令人作噁。父親使勁摁著我的頭,一步一拐地往前穿梭,究竟路上還有多少這樣的景象?我不敢想像,更不敢張望,只是幼小心靈已受到重創。 \n走了很長一段路,父親才敢鬆手,口中直念著阿彌陀佛,蒼白的臉,看得出來,父親也是驚恐萬分。倒是接近村聚落時,一群壯丁約莫五十來人迎面而來,有的用長竿趕著鴨群,有的挑著裝著大公雞的竹簍子,至少也拿著綑綁著的草紮或麻布袋。來者徐徐顛撲,大家臉上的共同記號是細細的抓痕與復仇不安的眼神;我們則是匆匆踉蹌,不消問,也無心搭理,只在心裡為他們祝禱著,希望能「凱旋」歸來。 \n回到村中,一片愁雲慘霧,老的老,小的小,要不就是村婦、傷丁,聚集在保甲家的大曬穀場。雖是黃昏,卻看不到幾縷炊煙。喪失親友的哀痛,不在話下;目睹慘狀又不敢搭救的怯懦,更是自責難當。放眼望去,父親算是較健全的男丁了,大家不約而同地投以奇怪的眼神,大概都在責問「好手好腳的大男人,這時怎會出現在這?你應該趕赴沙場奮勇殺敵的呀!」 \n父親沒有搭理,只是失魂落魄地,頭也不回地往家裡走去。一進家門,整個人就癱在地上,像著了魔似的嘴巴呢呢喃喃念個不停。看著父親蒼白的臉色,母親趕緊拿來一碗溫水讓父親喝下,用布拭去臉上的塗泥。折騰了幾個時辰,父親才慢慢回神過來。當天,我們未再踏出家門一步;往外望去,漆黑一片,往常這時候總有散散落落的幾家燈火,偶而也會有些東家長西家短的人聲;今晚的郭庄,出奇的靜,靜得幾乎令人窒息,靜得令人毛骨悚然,宛如死城。 \n沒有晚餐,也沒有睡眠。一家人,就各自捲縮在客廳的角落;捱過恐怖的一晚。 \n究竟外頭還發生了甚麼事?沒有探問;尤其是被村民誤解的父親,更不敢去探問。不過,後來聽說,當天趕去「大掃蕩」的村民們,回到家後,也都同父親一樣的神情,似乎也就沒有人責怪父親了。只是,感覺上很多的玩伴、叔叔、伯伯……就再也沒出現了;逃難了嗎?還是……。 \n最龐大的蝗群似乎已遠颺,但清晨推門出去,密密層層的蝗蟲,依然持續侵襲大地,村民們在大廣場上擺了好幾個大鍋,老弱婦孺就用掃帚掃,壯丁用鏟子鏟,一鏟一鏟地丟往大鍋煮,再一鍋一鍋地丟。 \n俗語說:「人要人死死不了,天要人死活不成!」天災、人禍,似乎是命中註定,一次比一次兇猛。毫無喘息機會。歷經這樣的空前浩劫,百姓生機連根拔起,萬劫不復!方圓千里,樹葉、草芽啃食淨盡,連年五穀不收,哀鴻遍野,山川變色,百姓餓死數百萬。 \n在那浩瀚無涯的饑荒浪潮裡,橫亙在饑民眼前的、是他們可知的險惡與不可知的未來,剎那間,他們可能會被餓死或凍死!一想起那些饑民的乞討與餓死的情景,就難以忍受心中無限的悲涼! \n一段如同惡夢的歲月,不知我們這一代、前世作了什麼孽?這天災、人禍,卻千真萬確地、一幕幕降臨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如今我寧願將這些慘劇,仍當成是長輩們的誇張故事,也不願再回想那到處餓死人的血淋淋的悲劇。(下) \n

  • 種樹繫情 伴人走過悠長歲月

    種樹繫情 伴人走過悠長歲月

     自二十年前開始種樹計畫,在紀錄片《種樹的男人》擔任主角的藝術家盧銘世,多年懷著「將北回歸線種滿樹」的浪漫夢想,立志用綠意點綴台灣。近日他擔任嘉義草草戲劇節策展人之一,將自身堅持的環保理念融入市集。 \n \n 盧銘世表示,一般人想到的環保,多半是垃圾減量或是回收分類,但能夠伴隨人類長大的環保方式,非屬種樹莫屬,「樹的生命甚至會多過我們的生命,如果今天阿公阿嬤或是爸爸媽媽,起心動念跟兒孫輩一起種棵樹,那在兒孫輩成家立業後,他可以藉由這棵樹,想起家族回憶,非常有意義。」 \n \n 盧銘世表示,草草戲劇節除了推動無痕飲食,現場也將設置攤位,廣邀大家族、小家庭、夫妻或是同學們一起來種顆在未來會呼喚記憶的樹,讓樹伴隨自己長大、凝聚家族情感的同時,同步改善環境。 \n \n 由阮劇團團長汪兆謙領軍創辦的草草戲劇節,今年邁入第12屆,由汪兆謙、盧銘世、越在嘉文化棧負責人阮金紅擔任策展人,以「天空」為主題,讓民眾遊走在天空下,享受沒有距離的藝術氛圍。盧銘世分享,藝術品在大眾眼中,總是存在於高高在上的殿堂,但透過不同領域藝術家的參與,也能讓藝術打破與大眾的藩籬。 \n \n 盧銘世說,像是以大型竹編裝置藝術品聞名的藝術家王文志,此回也透過影像裝置參與草草戲劇節,「他的作品多為大型作品,但我們以影像的方式展出,配合嘉義特有的檜木窗,附上一段詩詞般的作品解說,讓大眾更能貼近藝術。」 \n \n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升溫,汪兆謙表示,「今年春天的社會氛圍很緊張,我想文化在這時反而更能撫慰人心,這也是續辦的理由。但我們不是單純浪漫的樂觀,而是為防疫做好許多措施,希望大家一起到開闊的戶外來曬太陽、吹吹風,交換故事與價值。」 \n \n 草草戲劇節將於3月的7日、8日、14日及15日,於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登場。

  • 蝗翅蔽天的饑荒歲月──殺蝗蟲或炒蝗蟲 吃敵軍保命(一)

    蝗翅蔽天的饑荒歲月──殺蝗蟲或炒蝗蟲 吃敵軍保命(一)

    前言:這個故事發生在烽火亂離的歲月,悲慘又不可理喻的時代。就從1937年的盧溝橋事件開始,我,12歲,小學剛畢業不到半月。 \n \n \n正文開始:1938年6月間,村子裡一陣騷動。「不好了!發大水了!發大水了!」大人們紛紛跑到聚會場,欲打聽個究竟;小孩子們也跟著瞎起鬨。只見保長氣喘吁吁地呼天搶地:「上午鄭州唐專員奉命前來通知,花園口黃河大堤決堤,黃河改道,包括邵橋、史家堤、汪家堤和南崔莊,有好幾個村莊被沖毀了,要大家小心。」 \n \n災區成了人間地獄 \n \n不出幾天,成群結隊或三三五五的災民,就如黃水傾瀉而下,湧進權寨。裝扮、口音都異於我們,個個手持棍棒,來勢洶洶,挨村挨戶、直入直出,不由分說地,只要是吃食或衣物,不論生熟或新舊一概都要。當年自己只有十幾歲,記得只要遠遠瞧見一大批災民,就嚇得馬上跑回家關上門。 \n當然,善心的村人還是有的,會將些賸飯、雜糧、舊衣等等送給他們,但有些人家,硬是閉門充耳不聞。災民也不是每個都很平和的,常常仗其人多勢眾蜂湧而至、破門直入。雖然不會輕易傷人,但真要打起架來,他們的棍棒還真是不留情。村民人人心中對這怪嚇人的情景,自然也就畏懼三分。 \n不過,隨著水退了,災民各自返家,流串乞討的情景一陣過後,就未再重現。 \n常言道:「福無雙至猶難信,禍不單行卻是真!」更不幸的就是,河南、山西的嚴重旱情,古書屢有「晉豫奇荒」、「晉豫大饑」的記載;黃河決堤洪泛成災才剛落幕,百姓生活境遇極盡艱苦慘澹。緊接著是連續三年的「旱災」,天乾地裂,旱神為虐。愚昧的鄉村百姓,除了一味地焚香祈禱天公降雨,別無他法。可憐的農民百姓,磕破頭!淚成血!老天依然是晴空萬里、毒日高懸,絲毫沒有降雨跡象。大地荒煙,蒼生火熱煎熬,百姓陷入一片絕望境地。農產絕收,田園荒蕪,河南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數百里不見炊煙。無情旱魔,幾乎把災區變成了人間地獄! \n雖然,還不到古代史書所記載的「十室九空」、「活人相食」的地步,但村民蓄藏一空,愈來愈多的村民被推向死亡的邊緣。飢餓難當的災民為了苟延一息以求殘喘,也顧不得尊嚴,學決堤難民一般,拿起打狗棍出外討飯。即使姿容長得標緻的大姑娘、小媳婦,也無奈地散置在饑民潮裡,任人品頭論足、流落為乞丐。任憑他們手都伸麻了,還不一定有討到東西吃!盼的是──能捱過這場災難活下去! \n經過這場災難,能僥倖活下來的饑民多已奄奄一息,老天垂憐,終於在災民的苦盼中留下同情的眼淚,乾枯大地逐漸冒出綠芽,村民們無不欣喜若狂,男女老幼全體動員,家裡還有雜糧種籽的,紛紛糾團播植;尚有剩餘的,也不吝分送左鄰右舍,患難真情,彌足珍貴,受者沒不感激涕零,跪拜再三;眼看好不容易將要捱過「旱災」,無奈「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遇對頭風」,一場殺傷力更大的災難又在這一年的春夏之交向災區襲來。 \n蝗災與水災、旱災自古以來,就並稱為中國三大災害。蝗蟲極喜溫暖乾燥,蝗災往往和嚴重旱災相伴而生。由於蝗蟲能飛移,有時候大量發生,形成大集團,因此災害擴大面積往往遠大於水、旱。 \n雖然,經驗豐富的家鄉耆老其實早就預料到「旱極而蝗」的道理,規勸村民仍要注意防範,多儲存些餘糧,亦備不時之需。但生食尚且不足,哪來餘糧?能不能捱過當下都是問題,哪會想到明天。尤其,連年飢餓,很多家庭一看食物上桌,就爭先搶食,胡亂蹧蹋。 \n誰知,預言成真,厄運真的降臨了。 \n有天午後,田野上果然飛來了數十隻蝗蟲,所過之處,葉子上的斑駁清晰可見,就剩光禿禿的稈。正在鋤草的村民們紛紛掄起鋤頭,對準隻隻蝗蟲狠狠砸下去。折騰了半天,終於把蝗群「殲滅」了。下工了,回到村上,逢人就誇耀自己的「英勇」事蹟,簡直像殺敵千軍萬馬一般神氣。 \n話傳到了預言的耆老耳裡,哪管得著正要晚餐,也不管行動不便,佇起拐杖,拔腿就往保長家裡去。經一番商議,保長立刻召集了所有村民。 \n「相信大家都聽說了,田野裡出現了不尋常的現象,已經有一群群的蝗蟲入侵。雖然,大家奮勇殺『敵』,把它們殲滅了。但所謂一葉落,而知秋天至。也許這只是先遣部隊,說不定大軍馬上就會開拔過來。所以特別把大家都召集過來,共同商討對策。」保長不愧是軍人退伍的,指東畫西地,就是一副作戰指揮氣慨。 \n「兵來將擋,水來用土掩。最近幾年,先是黃河發大水,接著又是連年乾旱,不都熬過來了嗎?一隻小小蝗蟲,何懼之有。我今天不出兩下子,就打死了幾十隻。只要大家齊心協力,來一隻,殺一隻;來兩隻,湊一雙,殺它一個片甲不留。」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少不更事的年輕人,沒見過世面,活似戰功彪炳的模樣。 \n \n別糟蹋營養聖品 \n \n「小娃兒,你懂得什麼呀!你有沒有聽過蘇軾在錢塘時見蝗災時怎麼說的,上翳日月,下掩草木,遇其所落,彌望蕭然。飛蝗來時半天黑。當大難真的來的時候,遮天蔽日,你好大本領啊?」耆老有點上火,扯開嗓們,訓起後生小子。 \n「再怎麼說,有備無患;警覺一些總是好的。」保長見狀,打起圓場。 \n「請教老哥哥,您見多識廣,要怎麼個防備?」 \n「咳!咳!」耆老受到保長的尊重,氣消了,乾咳幾聲,倚老賣老了起來:「科學的方法當然很多,像是鳴金驅趕法、捕擊法、火燒法、溝坎深埋法;雞、鴨喜歡吃蝗蟲,家裡如果養雞、養鴨的,最近不要餵食物,讓牠們全部加入作為滅蝗的主力軍;還有,清晨露濕未退,蝗蟲翅膀未乾,飛不起來,可以趁勢用器具抄掠……。」 \n「好,就這麼辦,明天一清早,各拿傢伙、容器,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務必一網打盡。然後帶到村東空地上,來個火燒連環船。」保長信心滿滿的下達決定。 \n「不!不!不!不要糟蹋了,這可是營養聖品哪。」一位大娘大聲嚷。「大娘肯定是餓昏頭啦,難不成蝗蟲還可以吃嗎?」「吃得!吃得!蝗蟲富有脂肪、蛋白質,炒蝗蟲味道芳香,在不少地方可是美食呢。」說著說著,大家口水都快滴下來了;一場危機,在大家七嘴八舌下,在人間美味的期待中,沖淡了不少緊張氣氛。 \n但是,事情的發展,並不是大家想像的樂觀。 \n第二天大清早,人人手上各拎著麻布袋、有蓋的大桶子,有的還拿了畚箕、掃帚、圓鍬……,待集結完畢,四周草叢、樹梢,還停了疏疏落落的幾十隻蝗蟲,沒消幾下,就都落到大家的容器裡,許多村民開始嘀咕著:「未免太危言聳聽了吧」。 \n(上) \n \n

  • 鍾楚紅60歲生日 未修圖近照曝光網讚「歲月輸了」

    鍾楚紅60歲生日 未修圖近照曝光網讚「歲月輸了」

    「紅姑」鍾楚紅淡出螢光幕多年,但仍常透過微博分享近況,16日她過60歲生日,昨(17日)她曬出慶生會照片,可見畫著淡妝的她開心與陳慧琳、製片蔡瀾等人合影,照片中的她依舊凍齡,雖略有法令紋,但不減當年氣質美貌,網友也讚:「歲月從來不敗美人」。 \n鍾楚紅過去參加港姐比賽出道,1991年嫁給廣告界才子朱家鼎,3年後息影,2009年朱家鼎癌逝。近年來鍾楚紅偶而受邀出席活動,她坦言有實境節目邀約,但無意復出,被問到保養訣竅,她表示崇尚自然,不喜歡依靠醫美,強調:「要學會接受最真實的自己」。 \n昨鍾楚紅分享慶生照片,寫下:「謝謝大家的祝福,今年的願望是祝願大家身體健康,平安!」,可見她笑得燦爛與蛋糕、壽桃照相,也親暱與小她12歲的陳慧琳合照,保養得宜的她外貌和陳慧琳有如姊妹,據《東方日報》報導,好友蘇施黃透露,鍾楚紅最近在學日本傳統修補技術「金繼」,意指用金漆修補陶器,大讚女神人美又有才華。

  • 2020回歸歌壇的「超級女聲」們 49歲玉女歌手凍齡30年不見歲月痕跡

    2020回歸歌壇的「超級女聲」們 49歲玉女歌手凍齡30年不見歲月痕跡

    90年代可說是華語樂壇最巔峰時期,除了唱片銷量最高可達百萬張,也出了一票天王天后級歌手,像是:周杰倫、蔡依林、五月天等,不過盜版猖獗加上聽音樂習慣改變,導致唱片銷量每況愈下,因此許多歌手發片不再像以往般頻繁,並選擇朝其他領域發展,不過有的則是健康因素或負面新聞纏身,在歌壇銷聲跡多年,不過這些在90年代佔有一昔之地的當紅歌手,不約而同在2019年底再次發「聲」,勾起許多樂迷回憶,紛紛敲碗期盼她們回歸樂壇。 \n \n林曉培於1998年發行首張專輯《Shino林曉培》,憑著主打歌《煩》一炮而紅,此外《她的眼淚》、《又不是非要你的愛》、《手太小》、《心動》等抒情歌,至今仍讓歌迷朗朗上口,不過2007年酒駕肇事撞死護士,演藝事業頓時跌入谷底,2008年重新復出後,便轉往電影及音樂劇發展,看似有機會東山再起的她,2012年卻遭居酒屋老闆控訴虐狗,身心俱疲的她在臉書淚訴:「給我一個理由活下去」,即便負面新聞纏身,仍不減她對音樂之路的堅持,事隔6年在去年8月發行單曲《交易》,10月更在北中南進行小型巡演,三場演唱會皆創下完售佳績,也為復出歌壇之路打了強心針,她也演唱歷年膾炙人口歌曲回報滿場歌迷,過程中更是多次哽咽,感謝歌迷多年來不離不棄,也讓歌迷敲碗能早日唱進台北小巨蛋。 \n \n「亞洲時尚舞后」蕭亞軒,1999年推出首張個人國語專輯就爆紅,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薔薇》、《愛的主打歌》,至今仍是排行榜上的暢銷金曲,原先歌唱事業一帆風順的她,2018年時因為籌備新專輯求好心切壓力過大,導致其身體狀況不佳,由於健康狀況始終未好轉,導致巡迴演唱會、商演及新專輯皆無限期延後,過程中更多次在精神狀況不佳時開直播,讓粉絲可說是相當擔憂,不過就在去年底出道20週年前夕,蕭亞軒不僅在社群網站PO照宣布回歸歌壇,新歌《當你和心跳一起出現》MV更是和男友黃皓共同演出,讓粉絲可說是驚喜連連,不過蕭亞軒也宣布這張專輯可能是最後一張「全專輯」,不過並非要退出歌壇,而是將改採單曲發行,至於睽違11年的大型演唱會,也有望在明年啟動, \n \n「玉女掌門人」蘇慧倫,1996年起憑著「變身三部曲」:《Lemon Tree》、《鴨子》、《傻瓜》三張專輯,讓她站穩華語樂壇天后地位,2001年推出《戀戀真言》時,因為回歸音樂本質非跟隨市場走向,銷量並未如預期般好,而她也在此刻將演藝重心轉向戲劇發展,2014年與「滑板教父」孫益民登記結婚後,逐漸淡出歌壇將重心放在家庭上,正當歌迷敲碗何時復出歌壇時,她先在2018年參與犀利趴9演唱會演出試水溫,演唱《追的過一切》、《黃色月亮》等經典歌曲,再度喚起歌迷回憶,去年底不僅釋出最新單曲《為你變成他》,更參與台北市跨年演唱會時,原先還擔憂不被年輕歌迷認識,自嘲是當晚「唯一長輩」,卻創下當晚收視冠軍,證明一切擔憂都是多慮,不過更令歌迷驚豔的是她雖已經49歲,但幾乎不見在臉上留下痕跡,被網友大讚:「美到快昇天」。 \n

  • 翻飛的歲月

    翻飛的歲月

     聽說,因為閏年的影響,相隔27年的兩份月曆,除了年分,日期和周別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可以重複使用。 \n 早年,我曾經收藏月曆,後來因為搬家,多數送人了。取出少數保留下來的月曆,挑出最早的那份月曆,掐指算算,再等五年,我想或許又可掛回牆上,重新使用。月曆可以重掛,時間是否可以倒回呢? \n 以往母親還在的時候,一到年終她便開始焦慮,不知道素有往來的商家這一年是不是還會贈送,那厚厚一冊,約略A3尺寸,比磚還重,365張薄紙的裡頁,再加封面封底,每天撕去一頁的日曆。至於我們,等待的是母親眼中的雞肋,通常每年會有七八份,每份12張、6張、或是4張不等,高級銅版紙亮面印刷,外罩一頁素樸的封面的月曆。當時,市儈的我們總是以日曆或月曆的尺寸,紙質,或是印刷品質,當成商家當年度業績的指標。當時,姐姐收藏火柴盒,精美的月曆便成我的禁臠。 \n 那時廠商贈送的月曆有單張型式的「年曆」,那是將一整年份12個月365天,按月細分成每周每日,格成12個圖表,最後再套印到一張底圖上。這樣的「年曆」比較不受人喜歡,所以又有廠商將「年曆」改良為單張兩面印刷的「半年曆」,不過效果仍然不佳,很少人會真正張貼到牆上。一般家庭最喜歡懸掛的還是12張,或是6張一份的月曆,至於一份4張的「季曆」比較少見。 \n 當時因為住處並不寬敞,儲藏的空間十分有限,而且有些月曆的尺寸又相當可觀,因此所有到手的月曆我都得再三撿選,不能盡數收藏。印象中當時知名的廠商,以及公家機關都會發行他們的公關月曆,其中我最喜歡收到博物館、汽車代理商、銀行或是航空公司的月曆,因為它們的題材和我當時的興趣最為契合,並且紙質和印刷也比較精緻,當然如果有那時罕見的進口月曆更佳。 \n 月曆的封面,通常會在顯眼的位置標示這份月曆的主題,同時打印贈送或發行單位的名字,當然年份是必備的標記。至於內頁的版面設計一般說來算是十分單純,總不外乎是一張插圖搭配一、二或三個月份的日期表,有些講究一點的月曆還會在圖片的下方,或是月曆的封底刊印解說的短文。所以,除了紙質和印刷,一份月曆是否美觀,能否吸引人,重點便落在它的題材和插圖的選輯上,印象中,當時最受歡迎的圖片,在題材上總是不離中外名畫、世界各地的風景建築、男女明星的丰采、可愛的嬰幼兒,動物,或是花卉的照片。 \n 在出國旅行還不是那麼方便的年代,月曆上的國外風景圖片往往是個開眼界的出口,它帶領我們,攀登飄雪的阿爾卑斯山,在青森的楓紅小徑漫步,或者倚靠在威尼斯的貢多拉船裡,聽著船歌,輕輕搖過聖馬可廣場。趙子昂的「調良圖」是我很喜歡的一幅水墨畫,記憶中,我們第一次的相遇就是在某一年的月曆裡。 \n 畢竟那時贈送的月曆都帶有公關的性質,所以無可避免地,商品的照片往往會置入內頁的圖片裡,這樣的做法多少會犧牲圖片的完整性,但是貼心的廠商一般總是會有所節制,以免畫面過於突兀,影響人們懸掛的意願,因而失去廣告宣傳的目的。就我所見,最高明的一種商品置入方式來自一個音響線材的廠商,他將他們生產的各種線材化身為常見的器具,因此產生出人意表的美感和趣味,例如在五月分的圖片上,訊號線便是變身為五彩鸚鵡的鞦韆,因為畫面實在賞心悅目,所以不知不覺中就記住了這個線材的名字;這份月曆來自前些年參觀「音響展」的贈品,只是心裡始終納悶,翻遍月曆的前前後後,就是找不到它的年分,不明白這個遺漏是不是刻意為之? \n 物資不豐的年代,一般人的居家少有裝潢,所以吊排在牆上的月曆通常會變成視覺的焦點。月曆除了標示日期,或是在空白處當成行事曆的功能外,那時淘汰下來,或是已經過期撕開的月曆,通常還有一些剩餘價值。 \n 因為月曆的紙質光滑,又比較厚實,所以適合塞進五斗櫃的抽屜裡當成襯紙。也有人裁去月曆頁面上的日期表和不必要的文字,保留美美的圖片,當成牆上的海報。另外,那時還有人會將這些花花綠綠的月曆紙,剪成細細的長條,而後斜角對切,捲成花色斑斕,梭狀的彩珠,最後串成項鍊,或是排接成門簾。 \n 那時,市面上還沒販售透明的塑膠書套,所以我們總是將過期回收,或是新到手,比較不喜歡的月曆紙,依書的尺寸摺成書套,用來保護教科書。開學時,有些同學還會互相評比較彼此書套上的圖片,算是一項課後的娛樂。 \n 爾後,當小本經營的柑仔店、油行、或是米店漸次消失於街面後,收到大本日曆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月曆倒還算常見,只是數量上似乎也少了一些,並且漸漸地,我們也已經習慣上書店,仔細挑選已經事先知道內容的月曆。舊時,掀開月曆封面像是拆開禮物包裝紙的期待心情,越來越少有了。 \n 好些年前,城裡有個「國際民俗展」,會場上聚集各國的攤商,展售他們國家的民俗藝品。我在一家印度攤子上買了一份主題為「YOGA TANTRIK」的月曆,當時只是對印在泛黃的手工紙上,像是人工上色看來有些粗糙的插圖感到好奇,直到去年我才粗淺明白這些圖片裡的脈輪的涵義。或許,當時無心的收藏正是預告來年的興趣吧。 \n 遷來南城後,生活比較穩定,但是早年收藏月曆的心情卻已經淡去。事實上,自從母親不在以後,家裡的客廳已經不再懸掛月曆,每年年終年初,換歲之際新收到的月曆,大概都淪為墊紙去了。 \n 這些年,每到12月,總會收到住處附近的宮廟寄來的黃曆或是農民曆,上面記載來年的節氣、流年、太歲,以及每日的「沖煞忌宜」。有人說,這類型的曆書就是月曆的前身。彼岸習慣稱呼所有懸掛起來的日曆和月曆為「掛曆」,聽說,他們前些年開始收藏八、九零年代的掛曆,這樣的復古熱潮似乎並未燒向我們這裡。 \n 手中這份進口汽車代理商贈送的月曆,應該是轉行行銷工作的好友轉贈給我的吧?逐頁一一翻開,翻飛的歲月彷彿慢慢解凍。

  • 阿杜推新歌道盡過去歲月 網淚:感謝有你

    阿杜推新歌道盡過去歲月 網淚:感謝有你

    杜成義(阿杜)2013年因恐慌症暫別歌壇,他曾表示出道第2年就罹患恐慌症,深受影響,不過近年來結婚生子後,讓他的個性變樂觀,逐漸好轉,近來推出新歌〈那幾年〉,過去外界好奇他經歷這幾年後,外貌的變化以及如何度過,他透過該曲向人道盡這段歲月。 \n阿杜分享新歌並寫道:「時間一直往前走,路上總有一些難忘的人和事。那幾年大家還都是默默無聞。那幾年,我們都一直在音樂路上追夢。走到現在,有著說不出的感動。送給大家這首歌,紀念你我的那幾年。」新歌承載了阿杜出道辛酸、珍貴歲月,歌詞中記錄著他和一群音樂摯友、歌迷深厚的情誼。 \n他於2016年升格人父,平時從事演藝工作之外,休假時多陪伴家人,他曾形容現在的自己有時像是浩克,為了所愛之人變得更強大。今年農曆過年,他會待在家鄉新加坡與家人一起聚餐,度過溫馨的假期。 \n而阿杜招牌嗓音就像是精心打磨的「原石璞玉」,絲絲入扣地演繹著歌曲,不少網友聽完後紛紛留言「陪伴了我的整個青春」、「經過這幾年你回歸帶著新歌(那幾年)再次溫暖我們,我們很喜歡這首新歌,感覺唱出了阿杜自己的故事,歌詞溫暖感人」、「那幾年感謝有你,這幾年依然是你,不論多少年,你都是我們的idol」、非常開心能聽到您的新歌曲,等的很久了,懷念過去收音機放您的磁帶,海報全是您,您是我唯一的偶像」 等言論追憶支持阿杜的青春歲月,歌曲獲得廣大迴響。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