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歷史小說的搜尋結果,共242

  • 殖民地之旅

    殖民地之旅

     作者/瀟湘神出版社/衛城出版

  • 真的關心台灣史嗎

    真的關心台灣史嗎

     歷史教科書的課綱調整事件,在不同世代當中引起的反應可能很不一樣。根據新的歷史課綱,中國史會被大幅縮減。

  • 奔騰思潮:賴祥蔚》真的關心台灣史嗎

    奔騰思潮:賴祥蔚》真的關心台灣史嗎

    歷史教科書的課綱調整事件,在不同世代當中引起的反應可能很不一樣。根據新的歷史課綱,中國史會被大幅縮減。

  • 工商社論》沒有正確的史觀,將陷台灣於迷失的未來

    工商社論》沒有正確的史觀,將陷台灣於迷失的未來

     新學期開始,依108年課綱所編的國二歷史第一章「從商周到隋唐的國家與社會」僅寥寥四頁,2,400年的歷史只有1,600字的篇幅,少得可憐,是以武王伐紂、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三國鼎立、貞觀之治這些昔日學子們耳熟能詳的歷史全數付之闕如,令外界不敢置信。

  • 頭條揭密》爭論歷史課綱 先問年輕人的三國是哪個遊戲版本

    頭條揭密》爭論歷史課綱 先問年輕人的三國是哪個遊戲版本

    近日有關歷史課綱刪去三國史引起輿論的熱議,甚至還上升到統獨與中華文化之爭,令人眼花瞭亂。只是許多人議論的三國似乎不是歷史的三國,而是戲劇、章回小說裡的三國,就真正三國歷史來說,日本人的三國史恐怕比很多台灣人強得多。現在的中年人還會發現,台灣年輕一輩所理解的三國,更多是來自日本人的網路遊戲與手機遊戲,等弄清楚年輕世代所理解的三國,應該會覺得拿三國通俗故事來爭論歷史課綱有些牛頭不對馬嘴了。

  • 讓台灣海峽不再是溝壑(上)

    讓台灣海峽不再是溝壑(上)

     台灣海峽的遼闊大海隔絕了兩岸,身為基隆人,偶爾會望著基隆港灣的碧波萬頃,回想起在大陸的點滴。不同於富庶的「北上廣深」,或是民族風情的蒙藏邊區,我卻對相隔最近的福建情有獨鍾。

  • 走進歷史現場 來屏東踏遊古蹟

    走進歷史現場 來屏東踏遊古蹟

     今年全國古蹟日主題為「遺產教育行動,翻轉與創新」,屏縣府以牡丹社事件再造歷史現場計畫為主軸,將於19、20日以走讀牡丹社事件及分享會形式,帶領民眾踏遊古蹟、閱讀在地文史,而文史工作者念吉成也將分享他的「部落史」。

  • 「天生一對」跆拳少女 張英珉獲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

    「天生一對」跆拳少女 張英珉獲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

    作家張英珉是得獎常勝軍,曾獲近300種大大小小的文學獎項,除了第39屆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近日再以《跆拳少女》獲得第28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小說描述少女嘉妮發現在跆拳比賽場上的對手,竟然是跟她長得一模一樣、從小因父母離異而分開十年的雙胞胎妹妹嘉露,宛如跆拳版的電影《天生一對》。

  • 女女化作花 來去台灣古今看百合

    女女化作花 來去台灣古今看百合

     愛無分性別與形式,在現代高喊平權以前,看似封閉的過往其實也埋藏了「女女情」的萌芽空間。小說家楊双子與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同為「百合」愛好者,善用細膩筆觸各自以文字、畫筆,描繪女性間若有似無的親暱情感,在聯手漫畫集《綺譚花物語》中,她們來去古今,敘說埋藏在歷史洪流下的小情小愛。

  • 朱嘉漢回望台共歷史

    朱嘉漢回望台共歷史

     每個人的家中,或許都有段不能被提起的往事。七年級小說家朱嘉漢就曾懷著巨大疑問:為何阿公滿腹詩書,一身才華,家人卻絲毫沒有任何文藝素養?甚至當他高中時決定讀文組,他爸爸卻對此感到憤怒?後來他才發現,真正的原因,隱藏在家族一段百年前的逃亡故事裡,「家族記憶隱隱流傳,像是密碼,平常不會注意到,但在某個時間點,就會突然被召喚出來。」 \n 台共祕密 守過四代 \n 朱嘉漢翻閱著阿公留下來的筆記本,上面是工整別緻的英文草書,抄寫著文學名著,「我阿公是個容易緊張的人,時常覺得自己被人跟蹤,會把自己寫的東西燒掉。每到晚上,他就用桌椅把門窗堵起來。以前以為是要防賊,直到228、白色恐怖的歷史逐漸釐清,我們才意識到阿公可能經歷過某些事。」 \n 原來朱嘉漢的阿公有一位三舅潘欽信,是台灣共產黨黨員,在國民政府來台後成為抓捕的目標。潘欽信曾短暫投靠朱嘉漢的曾祖母潘笑,再坐船逃到香港,輾轉到上海。這段逃亡經過被朱嘉漢改編,寫在小說《裡面的裡面》(時報出版),「這件事影響了整個家,包含我的阿公。」 \n 小說裡,朱嘉漢的阿公「阿寬」與三舅潘欽信「信仔」性格相似,承襲了反叛精神。但在信仔逃亡的過程中,阿寬扮演關鍵角色,也讓他從此想盡辦法隱去自己的存在,甚至放火燒掉信仔留給他的所有藏書。朱嘉漢表示,「他等於是共犯,必須死守祕密。他後來把自己變成一個最普通的人,以為他這輩子是無用的,但其實他有一個任務在:他是世界上最會守護祕密的人。」 \n 家族祕密一守,就守過四代人。直到朱嘉漢成長的解嚴後,社會開始討論228、白色恐怖,家族逐漸喚回記憶,才將大人們隱去的線索逐漸接上,往前回溯。例如某年過年,家人突然討論起陳芳明的《謝雪紅評傳》,原來其中的照片似乎就有潘欽信。他後來甚至找到一份潘欽信的哥哥「阿仁」留下的手稿。 \n 回溯記憶 尊重失憶 \n 朱嘉漢表示,「這些記憶在台灣最弔詭的是,當我們可以講的時候,真正經歷過的人可能已經老了、死去,或是沉默太久,已經說不出來。所以要挖掘白色恐怖歷史,要聆聽的正是他們的失語。我在回溯記憶的同時,也要尊重他們的失憶與沉默。」 \n 朱嘉漢表示,「我爸爸讀完小說後記起,阿公以前喝酒後,會倒在書房的地板上,用腳踢門版。彷彿徹底的退化,變成無用之人,只能像孩子似的踢著門版,無聲的抗議。」他表示,阿公名叫「榮寬」,小說裡取為「阿寬」,「如果他這一輩子在離世前心裡還過不去,我好像也藉由小說的設定,讓他寬宥了自己。」 \n 小說最後,來自遠方的信,帶著小說家和讀者回到最初逃亡的現場。朱嘉漢表示,白色恐怖的記憶不可能這麼快就過去,但他想談的正是「其後」,「重要的是這些活下來的人,以及這些記憶最後是怎麼影響到我們。讓意義更寬廣,正是文學小說能做到,而歷史研究做不到的事。」

  • 令人毛骨悚然但又不忍釋卷 歡迎來到黑泉鎮

    令人毛骨悚然但又不忍釋卷 歡迎來到黑泉鎮

    ★結合獵巫歷史、倫理辯證、小鎮人性和家庭親情劇碼,擁有主流恐怖小說(例如史蒂芬‧金作品)的格局與精緻度 \n★喬治‧馬汀與史蒂芬‧金兩大暢銷名家同聲讚賞 \n喬治‧馬丁:「令人毛骨悚然但又不忍釋卷的獨創佳作,當之無愧的年度最佳恐怖小說之一。」 \n史蒂芬‧金:「一名邪惡的女巫,囚禁了一整個紐約上州小鎮。全然原創性的優秀之作。」 \n─1664年,美國東部的移民聚落「黑泉鎮」舉行了女巫審判,一名少婦被控施行巫術,慘遭絞刑。事後,鎮民陸續橫死,溪水染成血紅,留下一座空城。 \n─1967年,兩名醫生在黑泉鎮研究當地傳聞中的超自然現象之真偽,實驗記錄影片的最後畫面是他們失去神智、持刀反覆穿刺臉部而死的慘狀。 \n─2012年,黑泉鎮距離紐約市80公里、人口數2000人,平靜又和樂,跟其他郊區美國小鎮,只有一點點的不同…… \n【精彩書摘】 \n葛林姆、柏特與芭咪三人看著麥基醫師小心翼翼地用鑷子將抖動而乾燥的膚肉從女巫左邊嘴角推開,繃緊了相隔最遠的縫線。他以刀刃沿縫線邊劃過去,然後只見那縫線如橡皮筋一樣斷開。這一彈,醫生縮了一下,然後換了個姿勢。他拭去了眉毛上的汗。凱薩琳仍舊一動不動。蜷曲的黑色線頭從她嘴角突出,就跟現在的模樣完全相同。我們可以看出她嘴角毫無疑問地在不停顫動。麥基醫師再次彎下了身,而此時他臉上浮現了一個驚訝的表情。另外一名醫師也挨近了過來。點校的幾位軍官聽不見她的低語;他們還不明白從那一瞬間起,他們已經都處於她的領域以內了。「那是第一道縫線。」山寨克朗凱的聲音說,而麥基眨了一下眼睛。他又一次抹了抹眉毛,揚起了手中的鑷子,但半途他的手垂了下來。他再次低下頭來。「你沒事吧……麥基醫師?」攝影師問,而但麥基醫師沒有應聲,而是突然舉起手中的拆線刀,以媲美勝家縫紉機的速度,把刀往自己的臉上插,一遍又一遍地插。 \n接下來的幾秒鐘,所有事情都一起發生了。那是一種無法言喻,徹底的混亂。一聲讓人發寒到骨子裡的嚎叫聲傳了出來。攝影機被推倒在了地上,三腳架被硬壓在牆上,所以我們突然得從一個讓人頭暈想吐的角度去看整個診間。女巫此時已經不在她的座位上,而是在診間一隅站著,只有下半身能為我們所見,其他部分都被鏡頭的角度給切掉了。捕捉器已經被輾碎在地上。麥基醫師橫陳在一大片血泊當中,身體不住地抽搐扭動著。我們還看得到另一位醫生的雙腿─至少我們可以合理推測是第二個醫生的腿,因為點校的幾位軍官正失聲尖叫,逃離著現場。芭咪.德拉羅沙看似她也想做一樣的事情;她把兩手握在臉的前方,像是吸不到氧氣似地猛力呼吸。她的丈夫也似乎震驚過度,而沒有意會到自己看的是真正發生了的事件。 \n「那,」勞勃.葛林姆說,「是情報單位最後一次吃女巫的虧。」 \n他按下了蘋果筆電的快捷鍵,螢幕隨之變黑。 \n「死了五個人。」彼特接著說。「兩名醫師當場自戕身亡,同時黑泉別處有三名年長者在街上暴斃,而且事發像說好了的似地全無時差。解剖顯示他們都死於急性腦溢血。我們合理推測這三人就死在第一條線頭被割下去的同一個時點。」 \n整個飯店酒吧陷入了沉默。史提夫瞄了一眼手機,時間已經是三點一刻了。芭咪躺在柏特的懷中,又是發抖,又是泣不成聲,至於其他人則不安地看著自己的腳。 \n「我不想回到那間房子裡了,柏特!」芭咪喊著。「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n「乖,乖。」柏特用沙啞而富磁性的聲音說。「不想就別回去了。」他轉頭面向葛林姆。「這麼著,我們夫妻現在都很還驚魂未定。我真的很感激你們替我們訂了飯店房間,但我真的不覺得我跟太太會想多留在黑泉鎮一分鐘。我們有滿肚子的問題,但都不急著問。要是我太太的狀況還能開車,我們今晚會去曼哈頓的朋友家借宿過夜。要是不行,我們會搭計程車,在紐堡找間汽車旅館過夜。」 \n「我不覺得……」彼特嘗試插嘴,但柏特沒讓他有機會。 \n「明天我會打電話給真正的房仲。我……很遺憾你們得生活在這樣的地方,但……我們真的不適合。我們會搬走。」 \n「這恐怕,不可能發生。」彼特輕聲說道。此時史提夫意識到,就連彼特都沒有勇氣看著德拉羅沙夫妻說這壞消息。 \n終於柏特問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n「你剛才左一句『你們的』鎮上鬧鬼,右一句『你們的』女巫。但我必須很難過地告訴你們,從今夜起,這也是『你們的』問題了。她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已經是黑泉鎮的居民了。身為黑泉鎮民,詛咒也適用於你們。」 \n接下來的沉默只有勞勃.葛林姆敢打破,而他說的是:「歡迎回家。」他露出了病態的笑容。「鎮上有很多很棒的市集活動。」 \n(本文摘自《歡迎來到黑泉鎮》/臉譜出版) \n【作者簡介】 \n湯瑪斯・歐德・赫維特Thomas Olde Heuvelt \n荷蘭新生代小說家,寫作類型橫跨奇幻、科幻、驚悚恐怖。他十六歲出版第一部小說,十九歲就贏得荷蘭歷史最悠久的保羅‧哈蘭幻想文學獎(Paul Harland Prijs),更在二○一五年勇奪雨果奬最佳中篇小說獎,BBC Radio稱他是「歐洲幻想文學界的一流創作者」。 \n《歡迎來到黑泉鎮》是他的第五本書,也是他進軍英語書市的重要作品,賣出美國、英國、法國、巴西、土耳其等多國版權,其中美國版由科幻與奇幻類型的業界龍頭Tor出版社推出,編輯正是《三體》的幕後推手莉茲‧格林斯基(Liz Gorinsky),改編影集也正在由華納影業籌拍。 \n【譯者簡介】 \n鄭煥昇 \n與文字朝朝暮暮,在書本中進進出出的譯者。譯有《下一個家在何方》、《是設計,讓城市更快樂》、《傷風敗俗文化史》、《烈日帝國》、《性的解析》、《普羅旺斯1970》、《專業之死》、《哲學不該正經學》等書。賜教信箱:[email protected]

  • 《歷史23事》草船借箭主角竟不是諸葛亮!真相出乎意料

    《歷史23事》草船借箭主角竟不是諸葛亮!真相出乎意料

    諸葛亮是中國歷史上忠臣與智者的象徵人物,每個略懂歷史的人大部分都會聽過他的名字以及各種精彩事蹟,像是「空城計」以及「草船借箭」等等,但你知道嗎?其實這幾個事件都只是元末明初的通俗小說家羅貫中筆下所撰寫出來的故事,真正想出這些計謀的其實另有其人! \n在《三國演義》當中寫道,赤壁之戰期間,周瑜因諸葛亮出色的才華與智慧而備感威脅,於是故意出招,命他要在三天內造出十萬支箭,來填補盟軍缺少的弓箭,隨後諸葛亮心生妙計,在魯肅的幫助之下以及利用曹操多疑的個性,僅出動了幾十艘草船就成功「借」到了十萬餘支箭。而這個事件也透過《三國演義》成為了廣為人知的經典,多數人都對於諸葛亮的機智感到十分佩服。 \n但事實上,在正史《三國志》當中卻不是這麼記載的,首先小說內提到草船借箭是發生在建安十三年,而真正的歷史中則是發生在建安18年,當時曹操與孫權對壘濡須口,第一次交戰曹軍大敗,於是堅守不出;某天孫權趁著水面有薄霧,乘船闖入了曹軍陣地並觀察其部屬,曹操發現之後便命部下拉箭亂射,船的一側因插滿了箭失重險翻覆,孫權便下令調轉船身,直到整艘船趨於平衡才終於返航。

  • 社運那些年 小人物的狂飆一夢

    社運那些年 小人物的狂飆一夢

     街頭運動成就的政治明星繁不勝數,曾與之並肩的市井小民,人生故事卻從無人聞問。導演廖建華的紀錄片《狂飆一夢》,交織80年代與現代的風起雲湧,可見昔日站在街頭火熱激昂的青年悍將,在過了數十年後的平淡模樣。廖建華表示,看似政壇失敗者的兩位主角,在追求自我理想上卻無疑是成功的,令他十分尊敬。 \n 廖建華表示,「過往歷史書寫上,來自市井小民的街頭運動參與者,往往不列入記錄。有些人不惜放棄家庭、工作,將自己貢獻給理想,但一場運動後的人生是如何,他們又怎麼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都讓我很好奇。」 \n 現年30歲的廖建華,著有個人詩集《18禁夢》,也曾以野百合學運參與者為主角,推出紀錄片《末代叛亂犯》。畢業於清大化工所的他,自研究所起開始著迷於鏡頭裡的世界,但對歷史的追尋熱愛卻可遠至高中。 \n 廖建華表示,現有的一切全始於文學,「我體育不好,運動不是我的嗜好,廣播、文學成青少年時期的出口,記得媽媽在嘉義家中擺放了許多作家的書,我從他們筆下建構對台北的想像,也從這些書中探索歷史。」 \n 高中時的廖建華,從徐志摩、魯迅、張愛玲的書中了解民國前後的動盪,也漸漸在楊弦歌唱的校園民歌中,聽懂當代,「不管是小說還是音樂背後的歷史脈絡,都與當下的政治環境有關,我也開始研究每本書裡的政治時局,關切起近代史。近代史迷人之處在於與現在相去不遠,與現在有些相像,也造就了現代,非常魔幻。」 \n 《狂飆一夢》分別記錄曾參選議員的「康仔」康惟壤、著有《貓女》等多本著作的作家曾心儀,康仔是激起民眾心中熱血的麥克風手,曾心儀則是能為理想投身一切的的鬥士,他們都曾站上街頭發光發熱,為心中的理想社會而捨去工作,甚至家庭。但過了數十年,曾心儀仍日日思念不肯會面的女兒、一個月從沒領過兩萬元薪水以上的康仔,也落得沒錢開刀的窘境。 \n 廖建華表示,在曾心儀、康仔的世代,大家多以大愛為重,家庭、個人小愛較不是首要考量,「雖然不是每一位參與者都像他們一樣,為運動忽略家庭,但他們為社會而參與運動,卻不因此得到幸福的保證,讓我很震撼。他們歷經過『狂飆』的年代,各自的南柯『一夢』,是像夢一樣美好,還是像夢一樣不真實,留給觀者心中各自解讀。」

  • 龍應台首部長篇小說《大武山下》 描繪魔幻旅程

    龍應台首部長篇小說《大武山下》 描繪魔幻旅程

    前文化部長龍應台在2014年辭官後,2017年離開台北,遷居屏東潮州大武山腳下,陪伴失智母親。這段時間以來,除了出版散文集,記錄母親的故事,如今更完成首部長篇小說《大武山下》,描繪一段光影交織的魔幻旅程,即將在七月出版。 \n \n小說中,一位自覺身心「脫臼」的不知名作家,彷彿命運牽引,回到闊別五十年的鄉間,與一位停格在14歲的失蹤少女相遇。一段光影交織的魔幻旅程,讓生命和土地、植物、動物、歷史,相互因緣見證。 \n \n此外,一樁塵封的謀殺案,在攀越百年古道的途中漸次浮現。愛與遺憾、痛與不捨、死亡與時間的深沉意義,隨著少女的遭遇一層一層打開,有如打開一條密密摺疊的藏香手帕。 \n \n時報出版在新聞稿中表示,龍應台以孩童般無止盡的好奇和田野調查者追根究柢的執著,以及文學家時而空靈婉轉、時而深沉大氣的文字,刻畫出大武山的世界,小鎮是煙火人間,大山則冷月無聲。 \n \n時報出版表示,小說可以多角度閱讀,不只刻畫一場青春成長的哲學思辨旅程,也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博物館小說」,人的歷史與冰火、星空、地質、動物、植物,在一個軸線上開展齊觀,是一部以魔幻筆觸,呈現人存在狀態既微觀又宏大的故事。 \n \n龍應台也將透過臉書粉絲專頁「大武山下龍應台」,分享寫作過程中大量的田野行腳,以及累積的精采故事與照片。

  • 故事網站有故事 原來歷史這麼迷人!

    故事網站有故事 原來歷史這麼迷人!

     釣蝦場、握壽司的歷史,比課本教的歷史更迷人!在2014年由一群愛好寫作的歷史研究生發起的「故事」網站,將他們各種歷史知識寫成故事,在網路上發表。創業將滿六年,如今寫出了4000多篇歷史故事,每月流量破百萬,出版60本書,與台灣歷史博物館合作刊物《觀.台灣》去年得到金鼎獎,又成立關注當代議題的新品牌「副刊」。故事網站主編胡芷嫣認為,「對我來說,歷史就是故事的一部分。」 \n 歷史就是故事 \n 故事網站最初由歷史博士班學生涂豐恩、陳建守和作家謝金魚創辦。執行長涂豐恩認為,歷史不該只在學術圈,所以他們並非在「普及」歷史,而是要把歷史與當代社會的關係找回來。前主編胡川安也指出,台灣的人文知識寫作相對缺乏,學術界更和大眾有嚴重斷層,「但學歷史不一定只能做學術研究,學寫作也不一定只能寫散文或小說。故事培養了一批新生代的人文知識寫作者。」 \n 故事網站的現任主編胡芷嫣,畢業自台大歷史系、歷史所碩士班。她回憶,高中時「一綱多本」,光是歷史就要讀三本課本,「但在讀的過程中會發現,同一段歷史,課本A可能平鋪直敘,課本B卻從時代和社會氣氛談起,每一本寫的角度都不一樣。」加上學校歷史老師教學輔以電影、課外讀物,「我非常不擅長記年分,卻從此『誤上賊船』,覺得歷史好有趣。」 \n 相較前兩任主編涂豐恩關注東亞史、醫療史等,胡川安研究食物的歷史,胡芷嫣讀的是「歷史哲學」,研究敘事史,並非探究某一段特定的歷史,而是了解「歷史是誰寫的,又是如何寫成」? \n 胡芷嫣舉例,「南宋靖康之亂時,將領姚平仲夜襲金營失敗,下落不明。但這個歷史事件完全沒有當事人的說法,只能用別人的視角拼湊其人其事。」她表示,其實許多歷史事件都沒有真正的真相,只能想辦法接近。這讓她意識到,歷史也是故事,而「故事網站」要扮演的角色,就是歷史與當代社會之間的橋樑。 \n 從共筆到轉型 \n 胡芷嫣表示,一開始故事只是同好社團的共筆,寫各自關注的題材,當時很幸運獲得一筆投資,成立公司,維持基本的網站營運。然而當資金在2017年逐漸用完,公司面臨存亡壓力,開始接案轉型,建立商業模式。涂豐恩表示,目前有合作過歷史調查、刊物出版、網路行銷和活動等,但還是以知識傳播為主軸。 \n 六年來,公司從原本草創的三人擴張到19人,網站上許多寫作者出書,也陸續和臺史博、中研院、公視等單位合作。故事近期也成立youtube頻道,在臉書、IG、推特上透過文章、懶人包、影片、圖片等多種方式轉譯歷史。去年成立的新的品牌「副刊」也和「故事」聯手,每月依據當下社會脈動選定關鍵字,從當代社會和歷史兩個方向製作專題。 \n 除此之外,涂豐恩將自今年8月起將從哈佛回台,接任聯經出版總編輯,並持續擔任「故事」執行長。網路媒體創辦人擔任出版社總編輯,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以及會如何以不同的思維說故事,也讓出版圈拭目以待。

  • 奔騰思潮:賴祥蔚》書寫家族史小說有助呈現台灣歷史

    奔騰思潮:賴祥蔚》書寫家族史小說有助呈現台灣歷史

    台灣文壇的瑰寶鍾肇政先生在2020年5月辭世,引發了許多哀思與紀念。鍾肇政的文學地位早已廣受肯定,然而,他的文學使命是否確實被重視,又是否獲得傳承與推廣,卻很值得思考。 \n \n鍾肇政廣受肯定的原因,包括他廣為人知的文學作品,例如1961年在報紙副刊陸續發表的《魯冰花》,這是鍾肇政的第一部長篇小說。《魯冰花》在1979年出版,1989年第一次被改編為電影,後來又陸續被改編為電影及電視劇,這應該也是鍾肇政最廣為人知的作品。 \n \n鍾肇政最重量級的作品,則是兩部文學鉅構,一是1979 年發表的自傳體小說:《濁流三部曲》,二是1980年發表的家族史小說:《台灣人三部曲》。 \n \n《濁流三部曲》的跨時不長,只深入刻劃了短暫的歲月,反映出主人翁在大時代變遷中的觀察與迷惘。《台灣人三部曲》則跨越了三個世代,長度剛好銜接台灣割讓給日本的這段時間。 \n \n鍾肇政的歷史小說,儘管人、事、物未必實存,但是其中所抒發的感懷與情感卻非常貼近真實記憶,因而引發高度共鳴。他的作品所呈現出來的本土歷史記憶,不但有別於官方史觀,更未必是客觀存在的過去。這種歷史書寫,如今被稱為新歷史主義,美國學者格林布萊特認為絕對客觀根本不存在,必須透過主觀詮釋。相較來看,傳統的歷史主義則是試圖客觀建構、甚至還原歷史。新歷史主義影響了當代的歷史小說書寫,以虛構去重新理解與詮釋歷史真實。當然,在新歷史主義被提出來之前,早就有作家以這種方式寫出好的歷史小說,其中就包括了鍾肇政。 \n \n除了積極投入創作歷史小說等文學作品,鍾肇政也持續編輯台灣作家的作品,因而被尊稱為台灣文學之母。桃園市長鄭文燦在2015年開始舉辦「大河長流-2015鍾肇政文學獎」,深耕文學的意義非凡,尤其2018年加入「長篇小說」這個獎項,鄭文燦更強調這是代表對鍾肇政的一份致敬,因為他透過歷史小說呈現了台灣命運。正因如此,這幾屆的長篇小說得獎作品,多為優秀的台灣歷史小說。桃園市此舉,可以說是深深體會了鍾肇政的文學使命。 \n \n所有公民的家族史,才是真正的台灣史。家族史的書寫很不容易,真實故事又未必便於普及。退而求其次,書寫家族史小說應該更有助呈現台灣歷史的記憶與精神。家族史小說的書寫,正是鍾肇政文學使命之核心,值得推廣與深化到家家戶戶,進而再從小說文本向影視作品邁進,成為重要的文化創意產業。 \n \n(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台灣血皇帝》等台灣歷史小說作者)

  • 楊双子玩虛構 台日女子百合情

    楊双子玩虛構 台日女子百合情

     擅長描繪女性之間微妙「百合」情愫的作家楊双子,在新書《台灣漫遊錄》藉由日本作家「青山千鶴子」在1938年來台旅遊的遊記,寫出一段與台籍通譯王千鶴的情誼,細膩地刻畫女性處境與歷史傷痕。然而仔細一讀卻會發現,整本書從封面摺頁的作者欄,到封底摺頁的「版本存目」,其實都是故事的一部分。歷史上不曾存在作家青山千鶴子,《台灣漫遊錄》內容純屬虛構。 \n 從柏楊《異域》得靈感 \n 歷史小說多半取材真實歷史史料,再加上虛構情節,在作家楊双子筆下,「史料」的部分卻變成編造的托名創作。楊双子坦言,由於書籍行銷的方式,有些歷史研究者以為青山千鶴子真有其人,將《台灣漫遊錄》誤認為新發現的史料譯本,「我的原意是想創造一段走向小說的通道,從翻開書就逐漸踏入虛構的世界裡,但完全沒有要刻意欺騙的意思。」 \n 楊双子表示,她從柏楊小說《異域》得到靈感,柏楊當時以「鄧克保」為名,發表第一人稱小說,也曾被誤以為是真實經驗。為了讓設定看起來更像真的,她甚至請奇幻作家瀟湘神以筆名「新日嵯峨子」寫推薦序,假託灣生、日籍研究員身份來解析青山千鶴子筆下故事的虛實,更故意點出其中「不合史實」之處,讀者必須進一步閱讀,才能解開故事裡外的層層謎團。 \n 史料是假的,但小說兩位台日主角以台中為基地、走遍全台吃透透的美食,卻是真實無比。青山千鶴子在王千鶴的安排下,兩個「吃貨」惺惺相惜吃遍各地美食,甚至能面不改色吃下整桌十人宴席。楊双子笑說,許多台灣小吃除了從歷史資料搜尋,她也親自查訪,從米篩目、麻薏湯、潤餅捲到肉燥、鹹蛋糕,「幾乎要變美食作家了!」 \n 另一個真實的層面,則是背景歷史的時間點。例如1938年7月起,台灣因為戰爭影響,鐵道便當受到管制,青山千鶴子旅遊時吃到的是只有白飯和醬菜的「愛國便當」。故事最後也提到,二戰結束後第二年,青山千鶴子每年託人赴台尋找王千鶴的下落,隱喻的是擔憂228事件對王家的影響。王千鶴後來舉家搬到美國定居,也是對應白色恐怖的歷史背景。 \n 虛實難分增添樂趣 \n 故事中設定這本書曾在1954年、1970年和1990年出版,也是對應歷史上的世局變化。楊双子解釋,1950年代,日本開始有反省戰前軍國主義的呼聲,《台灣漫遊錄》首度有機會在這個反省風氣下於日本出版。1970年的出版,則是搭上日本學運反戰的風潮。到1990年在台灣出版的自費印刷版本,也是因為解嚴後才能成真,更「收錄」了王千鶴自己的「譯後記」,補完兩人的故事。 \n 有趣的是,「楊双子」原是1984年生的雙胞胎姊妹楊若慈、楊若暉的共同筆名,但研究歷史、通曉日語的楊若暉,2009年罹癌,2015年過世,如今筆名只剩楊若慈使用。但在《台灣漫遊錄》書末,楊双子借妹妹楊若暉之名,以「新版譯者」身份寫下後記,也讓這本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是虛構、只有版權頁是真實的小說,從故事內容到作者身分都是重重的謎團。 \n 楊双子表示,她和妹妹9歲時曾夢想當漫畫家,14歲時她和同學迷上看言情小說,更開始自己寫小說,陸續出版了幾本作品。後來妹妹讀歷史,研究「BL」漫畫,她則就讀中文系和台文所,研究言情小說。2014年時,兩人決定一起創作以日本時代台中為背景的歷史百合小說《花開時節》,可惜妹妹過世前未能見到小說完成、出版。

  • 穿梭80年代 小人物的狂飆一夢

    穿梭80年代 小人物的狂飆一夢

     街頭運動成就的政治明星繁不勝數,曾與之並肩的市井小民,人生故事卻從無人聞問。導演廖建華的紀錄片《狂飆一夢》,交織80年代與現代的風起雲湧,可見昔日站在街頭火熱激昂的青年悍將,在過了數十年後的平淡模樣。廖建華表示,看似政壇失敗者的兩位主角,在追求自我理想上卻無疑是成功的,令他十分尊敬。 \n \n 廖建華表示,「來自市井小民的街頭運動參與者,往往不列入歷史記錄。有些人不惜放棄家庭、工作,將自己貢獻給理想,但一場運動後的人生是如何,他們又怎麼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都讓我很好奇。」 \n \n 現年30歲的廖建華,著有個人詩集《18禁夢》,也曾以野百合學運參與者為主角,推出紀錄片《末代叛亂犯》。畢業於清大化工所的他,自研究所起開始著迷於鏡頭裡的世界,但對歷史的追尋熱愛卻可遠至高中。 \n \n 廖建華表示,寫詩、鑽研歷史、拍攝紀錄片,其實可說是全始於文學,「我體育不好,運動不是我的嗜好,廣播、文學成青少年時期的出口,記得媽媽在嘉義家中擺放了許多作家的書,我從他們筆下建構對台北的想像,也從這些書中探索歷史。」 \n \n 高中時的廖建華,從徐志摩、魯迅、張愛玲的書中了解民國前後的動盪,也漸漸在楊弦歌唱的校園民歌中,聽懂當代,「不管是小說還是音樂背後的歷史脈絡,都與當下的政治環境有關,我也開始研究每本書裡的政治時局,關切起近代史。近代史迷人之處在於與現在相去不遠,與現在有些相像,也造就了現代,非常魔幻。」 \n \n 《狂飆一夢》分別記錄曾參選議員的「康仔」康惟壤、著有《貓女》等多本著作的作家曾心儀,康仔是激起民眾心中熱血的麥克風手,曾心儀則是能為理想投身一切的的鬥士,他們都曾站上街頭發光發熱,為心中的理想社會而捨去工作,甚至家庭。但過了數十年,曾心儀仍日日思念不肯會面的女兒、一個月從沒領過兩萬元薪水以上的康仔,也落得沒錢開刀的窘境。 \n \n 廖建華表示,在曾心儀、康仔的世代,大家多以大愛為重,家庭、個人小愛較不是首要考量,「雖然不是每一位參與者都像他們一樣,為運動忽略家庭,但他們為社會而參與運動,卻不因此得到幸福的保證,讓我很震撼。他們歷經過『狂飆』的年代,各自的南柯『一夢』,是像夢一樣美好,還是像夢一樣不真實,留給觀者心中各自解讀。」

  • 預見疫病 葉言都虛構見人心

    預見疫病 葉言都虛構見人心

     蘇格蘭小說家彼得.梅(Peter May)在2005年寫過懸疑小說《封城》(Lockdown),預言世界疫病爆發、倫敦封城,卻因「太不實際」被退稿,今年終於因新冠肺炎疫情得以出版。台灣也有作家葉言都在32年前寫的科幻小說集《綠猴劫》(時報出版),同名短篇描述「綠猴症」在原始部落突然爆發,如今在疫情對照下,虛構故事顯得格外真實。 \n 葉言都以寫實的筆法創作科幻,「我筆下的世界大致上基於現實,但稍微往未來推進一點點。這本書是我觀察與推測人心、人性的記錄。」 \n 學歷史寫科幻 \n 翻開《綠猴劫》(舊版書名為《海天龍戰》),難以想像其中提到的生化戰、生物戰和氣象戰,竟然是30多年前的創作。葉言都在1976年寫下第一篇科幻小說〈高卡檔案〉,描述某國為了消滅少數部族,利用部族崇尚生男的傳統,投放特殊藥物,讓部族生男機率高達8成5,過了數十年後幾乎造成部族滅絕。 \n 當時葉言都才27歲,自台大歷史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後,在軍隊服役,曾在政戰學校受訓。他看到一則新聞,描述北部某醫院為提高生男機率,分離男性X、Y染色體精子再人工受孕,「我認為這會成為社會問題,但人微言輕,只讀過歷史,沒寫過什麼作品,若寫評論不會有人看。因此乾脆用歷史檔案的形式寫成小說,投稿時報文學獎。」 \n 葉言都表示,〈高卡檔案〉當時雖未得獎,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高信疆卻十分讚賞,引介刊登於《現代文學》雜誌。後來他投入新聞業,派駐美國舊金山,大量接觸史密森尼學會等研究機構檔案,尤其在美蘇冷戰氛圍下,雙方爭相研究各種科學作戰計畫,成為後續小說的靈感來源。 \n 戰爭從未停歇 \n 例如〈綠猴劫〉的綠猴病,正是馬堡病毒造成的非洲出血熱,〈迷鳥記〉中的VEE病毒就是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葉言都回憶,真的看到有機構研究候鳥遷徙路徑,想藉候鳥攜帶病毒,精準攻擊敵方。獲得時報文學獎的〈我愛溫諾娜〉則來自美國「天頂計畫」,在颶風外圍高空灑碘化銀,提前凝結水氣、降雨,以破壞颱風結構,在小說裡卻反過來變成戰爭工具。 \n 葉言都表示,自他出生以來,全球戰爭從未停歇,更在科技發展下進入全新的領域,「很多人以為戰爭只是槍砲彈藥,殊不知,任何工具都可能是作戰的方法。」 \n 葉言都的寫作起點,是短篇集中唯一不是科幻類型的〈古劍〉。他在服役時,把年輕的徬徨寫進小說,化為尋覓古劍的年輕劍客,「師長期待我繼續深造,我卻不想一輩子只做學術研究。後來決定進新聞業,因為歷史是昨日的新聞,新聞是明日的歷史。」他近年投入歷史普及,不再寫科幻小說,《綠猴劫》卻始終是台灣科幻迷心中的經典。

  • 諸葛亮師父為何隱居?一段話秒懂

    諸葛亮師父為何隱居?一段話秒懂

    古代三國時期各種歷史故事讓人津津樂道,現代社會有許多小說、電視劇和電影都改編自這時期,其中諸葛亮更被後世擁戴;當時更出現「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一說,但他們的師父龐德公才更耐人尋味,眾人都很好奇為何他甘願當一名隱士,不願出山大展長才。 \n根據史料記載,龐德公是襄陽的一名隱士,諸葛亮、龐統、徐庶和司馬徽都是他的弟子,還有一說法「諸葛孔明每至公家,獨拜公於牀下,公殊不令止」,意思是連諸葛亮拜訪龐德公,每次都會跪在他的床前,由此可見兩人關係不一般。 \n在三國群雄割據的時代,這麽厲害的一名人物當然有不少人想請他幫忙,其中劉表就曾多次拜訪,請他出山,但屢屢被拒絕;其中一次劉表終於忍不住說,「先生在山裡種田,如此辛苦,不願意出來做官拿俸祿,將來拿什麽留給自己的子孫?」,但龐德公淡定地回應,「世人追逐名利,留給子孫的往往是危險,而我留給子孫的是安居樂業,只是留下的東西不同罷了」。 \n對此劉表感到不解,龐德公則舉例解釋,「周公攝政時,為了奪權殺害了自己的兄長,假如他們兩人只是普通老百姓,會有這樣的危害嗎?」,劉表聽完懂龐德公的意思,只能感嘆地離開。 \n不過,有些人認為龐德公才能不一定高於諸葛亮或龐統等人,因為他終年在山野間,僅透過書籍獲得知識,不像諸葛亮飽讀詩書,又走訪各地拜訪高人互相切磋;或許龐德公能為人師表,但真正出山不見得能超越諸葛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