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歷史研究的搜尋結果,共719

  • 嘉南大圳開工百年 《圳流百年》揭開咬人大圳祕密

    嘉南大圳開工百年 《圳流百年》揭開咬人大圳祕密

    日本家庭主婦全國暴動居然催生嘉南大圳?嘉南大圳促進嘉南平原的農業發展,為何曾被戲稱「咬人大圳」?今年是嘉南大圳開工滿百年,台南市文化局出版《圳流百年:嘉南大圳的過去與未來─真正改變台灣這塊土地的現在進行式》,把冰冷水利設施搖身一變成為最富故事性的文化資產。

  • 武漢疫情與江南命案

    武漢疫情與江南命案

     武漢肺炎已經確定載入史冊,後世論斷此事將如何評價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表現呢?

  • 老影城活化 點亮在地文史

     台南鹽水的永成戲院已有75年歷史,是台南市僅存的日式全木造戲院,前身是碾米廠,二戰期間遭空襲大火吞噬,後來才重建為戲院,當時不只放映一般電影,也邀劇團演出,是鹽水最具規模的戲院,播映西洋片、日本片、華語片甚至菲律賓片,但隨時代變遷、人口外移,2000年正式歇業,台南市政府去年登錄為歷史建築,將昔日榮景永存鹽水人心中。

  • 研究報告預警 美半年內經濟衰退機率高達七成

    CNBC報導,根據MIT史隆管理學院與道富銀行完成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很可能爆發經濟衰退,未來半年出現此一危機的機率超過七成。

  • 虎科大中興大學合作農業科技互交流

    虎科大中興大學合作農業科技互交流

    雲林虎尾科技大學3日和中興大學簽署技術合作協議書,就彼此的科技及農業相當交流支援,進行學術合作、教師合聘借調、研究發展、圖書資訊、智慧財產權等5項合作。

  • 為何古人睡覺愛睡硬梆梆的瓷枕?

    為何古人睡覺愛睡硬梆梆的瓷枕?

    常常在觀看古裝劇或是了解歷史的時候,會發現古人似乎比較喜歡睡很硬的枕頭,和現代人柔軟蓬鬆的枕頭差很多,甚至有些還是瓷器一樣的材質,俗稱「瓷枕」,那究竟又是什麼原因讓古人會偏愛睡瓷枕呢?

  • 你聽過賴和嗎

    你聽過賴和嗎

     台灣已經經歷了這麼多次的政黨輪替,可惜至今還沒有太多政府高層真正重視台灣文史。

  • 三星堆三號祭祀坑嶄露頭角

     三星堆遺址位於四川省廣漢市鴨子河南岸,於1929年在燕家院子發現。此後,文物考古單位先後進行了多次調查和發掘。「沉睡數千年,一醒驚天下」,四川的歷史被推向了更久遠的年代。 \n 尤其是1986年7月至9月,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相繼發現,這是遺址考古半個多世紀以來最為重大的發現。兩坑出土各類文物上千件,其中以青銅器為大宗,尤以80餘件青銅雕像為前所未見的重器。而青銅神樹、神壇以及金杖等,則是獨一無二的稀世之珍。 \n 12月20日,紀念三星堆發現90周年大會上傳出消息:第三號祭祀坑已嶄露頭角。專家學者估計,三星堆遺址總面積有10多平方公里,但目前發掘的還只是很小一部分,關於古蜀文明的疑問還需等待解答。 \n 當天,新成立的「三星堆研究院」也正式揭牌,它將致力於發掘、研究三星堆及與其有關聯的文化遺存,進而重構古蜀文明歷史。

  • 夫妻檔漫畫家聯手 回首1989年

    夫妻檔漫畫家聯手 回首1989年

     回首距今三十年前的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民主運動遍地開花。夫妻檔漫畫家愛莫、啞忑,深感當年發生多件歷史大事,至今仍深刻的影響著現代世界,選出1989年四件影響後世的民主事件,集結為小誌《流域》第二期,以短篇漫畫刻劃歷史軌跡。 \n \n 愛莫表示,在邁入新的一年之際,總是會回望歷史,「去年迎接2019時,我們翻了翻維基百科,偶然發現1989年是個被歷史學家稱作第三波民主化運動的重要時期,連維基百科的頁面都整整多了其他年份兩頁。1989年的我們只是小孩,對世界還懵懵懂懂,這些歷史大事從電視新聞中留下了模糊的印象,但到了現在還是印象深遠,也因此決定邀請幾位超過三十歲以上的漫畫家,一起談談記憶中的1989年。」 \n \n 愛莫與啞忑從中挑選的四起歷史大事,分別是北京天安門事件、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鄭南榕自焚、柏林圍牆倒下,邀集漫畫家匕鳴、Allen、黑書人各自以不同的主題繪製短篇漫畫。啞忑則以柏林圍牆倒榻為題,繪製出東德官員沙博夫斯基「意外」宣佈東德人恢復出行自由時,隨同官員看著現場鼓譟的媒體,獨自在旁上演徬徨內心獨角戲的緊張情緒。 \n \n 愛莫表示,過去與啞忑一同至英國留學,曾被語言老師問及柏林圍牆哪一年倒下,全班的亞洲同學幾乎都面面相覷,讓老師相當吃驚,「一開始會想,我們不是歐洲人,不知道也算是正常。但仔細想想,其實要我們說出台灣的重要歷史年份,我們也答不出來,這變成了一個回台灣後認真研究歷史的契機,所以在《流域》第二期中,鄭南榕自焚也是我們覺得非常具有意義的一起事件,特別製作了一份剪報,呈現點火前的台灣與之後的民主發展。」 \n \n 愛莫與啞忑皆從行銷產業出身,愛莫本名為王曉由,過去長期從事文創品牌與展覽的形象企劃,本名為楊捷帆的啞忑,則擔任過網路行銷企劃與視覺設計師。倆人相識多年,於2012年結婚,因共同擁有著創作的夢想,毅然決然在2016年自行創立了古代穀圖文工作室,曾與《科學少年》雜誌合作,繪製台灣科學人物漫畫。小誌《流域》發行至第二期,除了每期訂定主題以外,也以流系圖介紹漫畫創作者的歷程。 \n \n 愛莫解釋,讀者看完漫畫後,對於背後的產製流程往往不了解,流域圖能夠紀錄平時讀者所見不到的漫畫創作過程,如創作初衷是水源、創意激盪是降雨、切換說故事的手法則是河川改道等等,流域圖不僅能當作目錄,也更能讓讀者了解創作者的發想歷程。

  • 美學者筆下 中國邊疆史觀迥異

    美學者筆下 中國邊疆史觀迥異

     美國對於中國邊疆的研究起源於清朝末年、十九世紀後半期,部分史觀與中國人迥異,比如重視少數民族的文字檔案紀錄,不以漢民族、皇權為中心概念等。大陸觀察者網訪問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暨歷史學博士候選人孔令偉,解讀美國學者的中國邊疆史觀。 \n 孔令偉指出,美國學術界對於中國邊疆史的研究,起源於十九世紀後半期,奠基於二十世紀初期。主要繼承歐陸的漢學以及中亞語文學學術傳統。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如柔克義(William Rockhill)、勞佛(Berthold Laufer)以及魏復古(Karl Wittfogel)等人。柔克義曾留學法國;勞佛與魏復古皆為德國萊比錫大學出身。 \n 長期關注中國邊疆 \n 另外,美國學界對於中國邊疆的研究也充滿現實關懷。例如第一位學習藏語文的柔克義,1905~1909年任美駐大清國公使,1910年於《通報》發表論文《1644-1908年拉薩達賴喇嘛與中國滿洲皇帝的關係》,為西方讀者理解當時的內地與藏地關係提供敏銳的觀察。 \n 歐文‧拉鐵摩爾(Owen Lattimore)則是以大量實地考察,反映美國本土學界對於中國邊疆的現實關懷,體現二十世紀上半葉美國學界關於中國邊疆史研究在方法以及研究視野上的多樣性。雖然拉鐵摩爾曾任蔣介石政治顧問,但他和國共雙方高層都有來往。 \n 孔令偉認為,拉鐵摩爾對中國邊疆的研究並不屬於傳統意義上的漢學,主要研究以蒙古為核心的內陸亞洲;拉鐵摩爾曾周遊新疆、內蒙及東北等地,這與當時強調文本翻譯、研究的美國學院派漢學十分不同。 \n 拉鐵摩爾結合現地考察與文獻,以歷史研究視角觀照當時內陸亞洲的地緣政治以及國際關係,可惜的是,後來由於美國麥卡錫主義盛行,拉鐵摩爾被指控為俄諜,因此對美國學術界沒有留下太多制度性的遺產,間接造成美國冷戰時期的中國學研究,最終由以費正清為代表的沿岸海關以及內地研究為主流,內亞邊疆研究相形失色。 \n 學科建制更趨多元 \n 二戰結束後,一批歐洲學人移民美國,也有蒙藏籍學者受邀赴美長期講學,為美國的中國邊疆研究再添新血。直到冷戰結束前,美國學界中涉及中國邊疆史地的相關學者,其學科建制主要在蒙古學、藏學、阿勒泰學、中亞學乃至於斯拉夫研究,不再集中傳統漢學。 \n 在冷戰區域研究風潮下所興起的中國研究,更關注中國沿海以及內地,以費正清所領導的研究流派一枝獨秀。換句話說,1945年至1991年間美國學術界涉及中國邊疆史研究,並不主要集中在中國研究或東亞研究,反而被歸類在內陸亞洲或者俄羅斯相關研究的學科脈絡下。 \n 蘇聯解體後,蒙古、西藏以及中亞等地對於美國的地緣政治以及軍事戰略意義一落千丈,內亞研究連帶受到衝擊。在1990年代經費縮減的情況下逐步萎縮,哥倫比亞大學、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分校等過去內亞學研究重鎮紛紛收攤,僅剩印第安那大學布隆明頓分校在1993年將原有烏拉爾─阿勒泰學系改名為中央歐亞學系,成為此後美國唯一以蒙古、西藏以及中亞為主要研究物件的正規系所。 \n 內亞研究逐步蕭條,美國的東亞研究尤其是中國研究,卻得益於中國改革開放的經濟成長,而愈加受重視。開始出現如羅友枝(Evelyn Rawski)、歐立德(Mark Elliott)與柯嬌燕(Pamela Crossley)等為代表的學者,反思過去中原中心或者漢文化本位的研究模式,也就是後來新清史的興起背景。

  • 新清史之爭 清帝找不到身分證

    新清史之爭 清帝找不到身分證

     在大陸治疆政策受到美國質疑之際,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國研究學者指出,大陸史學界近來批評美國「新清史」研究可能「有解構中國的意指」,其實是誤讀學術語境。「新清史」研究不但沒有否認清朝是中國史的一部分,而且從事相關教學與研究的都是「中國史」學者,從邊疆史等角度而言,不僅「中國與內亞(指內陸亞洲)」一道,是獨立學科建制;美國的藏學與蒙古學研究,也開始有向「中國研究」靠近趨勢。 \n 大陸觀察者網報導,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暨歷史學系博士候選人孔令偉受訪指出,近來大陸學術界對美國「新清史」多有批評,某些可能導因於誤讀學術語境,像是「有解構中國的意指」,似乎是情緒性誤解,而非純粹學術討論。 \n 「新清史」學術模糊 \n 孔令偉稱,首先,美國學術界是否有個「新清史」的學術實體存在,便是問題,很多遭點名的人,並未自稱「新清史」學者。例如史學家柯嬌燕2014年在《中國社會科學報》受訪表示:「美國很少有人用『新清史』(New Qing history)一詞形容自己作品,我自己一次也沒用過。」 \n 孔令偉說,而在擁有悠久內亞史研究傳統的歐陸及日本學界,更鮮有學者提及「新清史」一詞。可見所稱「新清史」,其實是在中文世界特定語境下,被想像構建出的一種話語。 \n 孔令偉認為,至於指摘「新清史有解構中國的意指」,似乎是企圖藉由標籤化的批評來達到某些特定目的。像是被視為「新清史」代表人物的歐立德等人,並沒有表示清朝不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或是要解構「中國」這個概念本身,而是強調「中國」作為歷史概念,具有模糊性和多重性,現代民族國家語境下的「中國」與清代的「中國」並不是同一概念。 \n 被中國學界視為「新清史」的美國學者,他們建構的歷史敘事及參與的學術體系,基本是在美國的「中國史研究」架構之下,並沒有把清朝史畫出中國史範疇之外的企圖。 \n 隱含「美國化」霸權 \n 孔令偉說明,美國史學界整體趨勢,不僅沒有切割內亞研究與中國研究,反而是從學科建制上緊密結合。而且,隨著中國研究在美國學界的重要性日益提升,美國的藏學與蒙古學研究,也開始有向中國研究靠近趨勢。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藏學研究項目、賓州大學東亞系推動蒙古學,基本體現這個學術發展潮流。 \n 孔令偉強調,整體來說,美國史學界並沒有切割中國及內亞研究兩者意圖,近年學術潮流反而是強調兩者間的歷史關係及文化交流。因此,藉由想像建構並批判所謂的「新清史」,不僅不能體現美國學界真正的發展脈絡,反而極有可能陷入一種「稻草人謬誤」的邏輯惡性循環,相信中國學界有識之士並不樂見。 \n 關於近來美國的中國邊疆史研究背後,蘊含的立場或問題意識,孔令偉認為,從史學思潮而言,主要受到邊地研究、邊疆研究、族群研究、比較帝國研究與全球史等理論範式影響。 \n 至於在全球史風潮帶動下,美國學者也開始關注中國邊疆地區對於歐亞大陸跨地域整合乃至於近代全球化進程中扮演的角色。 \n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學界總結的邊地研究、族群研究乃至於全球史等理論,基本都是建構在以美國及西方世界為核心的歷史經驗之上。 \n 這些以美國經驗為基礎的理論背後,主要也傳達美國構建的普世話語。從這角度,全球史關懷的「全球化」敘事,實際上可能也隱含美國單向對外輸出普世話語的「美國化」霸權。

  • 江西六朝墓群 拼湊大航海時代

    江西六朝墓群 拼湊大航海時代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隊員,經過475天的田野發掘,在江西贛江新區七星堆六朝墓群已清理出73座古墓葬,其中六朝墓葬數量最多、形制最豐富、規模最大、級別最高。專家認為,這一墓群是目前大陸罕見的保存較好的大型六朝墓群,是大陸六朝考古的重大發現,700餘件出土遺物展示了孫吳時期海上絲綢之路的繁榮,是海上絲綢之路研究的重要資料。 \n 2013年6月,南昌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湖濱南路土方施工時,挖掘出六朝時期網錢紋墓磚,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當時為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南昌市博物館,在周邊迅速展開考古調查與勘探,發現墓葬密集分布區約5000平方公尺,其中形制較為清楚的古墓26座,初步判斷該墓群是南昌近年來發現的規模最大的六朝古墓群。 \n 具複雜地下排水系統 \n 2018年7月12日,為支持贛江新區儒樂湖新城建設,南昌儒樂湖新城建設指揮部辦公室,委託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對該墓群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同年8月,搶救性考古發掘工作正式展開。 \n 考古發掘專案負責人、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賴祖龍表示,目前A發掘區16座六朝墓分布規則,墓與墓之間未見打破跡象;墓群呈東西向一字排開,墓道朝向一致;排水溝規畫有序,與墓葬相互銜接,溝與溝間有明顯的打破連接跡象,構成複雜的地下排水系統;推測該區應是一處家族墓地。 \n 專家表示,過去南京、杭州、馬鞍山、南昌、九江等地曾多次發現六朝時期的墓群,但目前保存下來的大型六朝墓群並不多。賴祖龍說,第一代墓主五號墓墓室主體長13.8公尺、寬5.25公尺到8.7公尺,墓道和排水溝殘長24公尺,墓葬規制很高。 \n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韋正認為,從墓葬形制上看,既有東漢時期中原地區墓葬的特點,也存在地方特色。該墓群的發掘對於研究南昌地方史、城市變遷等,具有重要意義和極高的學術價值。 \n 見證長江地區商貿活躍 \n 目前,七星堆六朝墓群出土了700餘件遺物,從數量上看,瓷器占絕大多數,陶器次之,金屬器再次,石器最少。值得一提的是,墓群中同時出現了湖南湘陰窯、浙江越窯、江西洪州窯三個窯口的產品,且產品功能清晰,充分證明了六朝時期長江中下游地區商貿活躍、手工業分工精細、船運發達,為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繁榮奠定了基礎。 \n 專家認為,七星堆六朝墓群是長江中下游六朝時期經濟繁榮、商貿活躍、船運發達的歷史見證,是海上絲綢之路發展期形成的縮影,是海上絲綢之路研究的重要材料。 \n 小靈通 星堆六朝墓群 \n 位於江西省南昌市贛江新區,分為A、B、C三個發掘區,總面積為8000平方公尺,目前A區和C區發掘已基本完成,正全面勘探B區。從墓葬的形制、規格及在墓地中的排列分析,推測第一代墓主應是五號墓,二號墓墓主的官職為「中郎」。因年代久遠、紅土壤、墓葬保存條件較差及盜墓等原因,墓內棺槨和人骨均已腐朽,無法提取標本。(李鋅銅)

  • 出土1700年前鳥蛋 一見外殼專家驚呆

    出土1700年前鳥蛋 一見外殼專家驚呆

    你有看過最古老的蛋嗎?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團隊,日前於英格蘭東南部白金漢郡(Buckinghamshire),發現不少羅馬時期古文物,還有一籃稀有鳥蛋,距今已有1700年歷史,其中有1顆保存完整,不過有3顆已遭打破,考古學家對這一項研究驚呼「非常了不起的發現」。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牛津考古學團隊於2007至2016年,歷經9年的時間,在艾爾斯伯里(Aylesbury)附近工地進行研究,而該地恰好鄰近羅馬時期的馬斯頓遺址(Fleet Marston),出土了木材、幾十枚硬幣、陶器及皮鞋等人工製品,還有一個放有4顆鳥蛋的籃子,其中1顆保存良好,但其他3顆已破碎,且釋放出強烈的惡臭味。 \n經過3年的分析後,得知這些蛋屬於3世纪,而這可說是一項新發現,過去考古學家在羅馬時期遺址中,僅發現過蛋殼,卻未曾出土過完整的蛋。牛津大學考古學家畢杜爾夫(Edward Biddulph)表示,在過去羅馬社會裡,當時人會將物件扔入坑中祈求好運,猶如許願井的意思,而蛋在當時有生育和重生的意思。 \n考古學家推測,古時羅馬人舉辦生育儀式時,會將蛋放在籃子中,再浸入水坑中,讓鳥蛋得以保存,且根據出土的古文物,顯示在羅馬時期晚期,英國成為貿易的重要地區,「連同數百枚硬幣及其他出土的鐵器及文物,此地區具有廣泛的貿易聯繫,在當時可能是市場或行政中心」。

  • 兩制台灣方案 獲選陸重點研究

    兩制台灣方案 獲選陸重點研究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今年初拋出「兩制台灣方案」後,成為大陸涉台學界的顯學,近日大陸權威學術部門公布年度獲選的社科「重大項目」,其中北京大學台研院院長李義虎和廈門大學台研院政治所長陳先才,雙雙以「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入選立項;此外,來自台灣的北京大學人文講座教授李宗焜,也以甲骨文研究獲選,是名單中唯一的台籍教授。 \n 大陸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近日公布了「2019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共有364個題目入選立項,該基金是大陸社會科學領域最權威的研究補助。 \n 李宗焜唯一台籍教授 \n 在364個研究題目中,與台灣有關的題目,有三位教授獲選。李義虎與陳先才都以「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研究」獲選,且是唯一同個題目分別立項。廈大台研院教授張羽,則以「百年台灣文學中的中華民族敘事研究」入選立項。 \n 出身台灣,曾任台灣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現職為北京大學人文講座教授的李宗焜,以「北京大學藏甲骨整理、保護與研究」題目獲選,是名單中唯一的台籍教授。 \n 陸推進兩制相關研究 \n 李義虎是大陸資深兩岸關係專家,身兼全國人大代表,2015年就曾出版《一國兩制台灣模式》專書。在習提出「兩制台灣方案」後,李義虎曾指出,需根據台灣問題的特殊性、複雜性和所特有的一些成分來構建,也因此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毫無疑問會比港澳模式更加寬容、寬鬆,但這個方案也會吸收香港模式中的一些經驗教訓,避免統一過程中的被動,避免統一後的被動。 \n 一位北京涉台學者指出,要申請到該社科基金的難度「非常高」,且須符合政策主軸,他表示從三個獲選的涉台項目,反映儘管台灣朝野反對一國兩制,但大陸仍按自己節奏推進相關研究,也希望從文化歷史領域尋找兩岸連結;至於有台籍教授入選,他認為落實了大陸對台胞的同等待遇。

  • 在一間間小房子裡造夢

    在一間間小房子裡造夢

     今年我認識了一個朋友,他住在南鑼鼓巷旁邊的胡同裡,我去找他的時候就把附近逛了一下,整治過的鼓樓胡同區,變得很好看呢! \n 我朋友住的這個胡同房,本質上是一個「在胡同區裡的院子」,裡面有八間房,房東住了一半、剩下一半拿來出租,出租的這四個房間共用一個衛浴跟廚房。 \n 租出來的這四個房間,每個房租約三千元人民幣。房子的環境嘛,我覺得就是隱藏在胡同區裡的大雜院,雖然雜亂但不髒亂。院子有一個大門,打開門之後是重新漆過的梁柱,還有一株高大的樹。 \n 我朋友的小房間在洗手間旁邊,小小的房間裡有超暖的電熱板,取暖完全可以。房間本身就是一個普通黯淡的小房間,但我朋友硬生生給住出了「寒門研究」的學問感! \n 因為我這朋友是作書的,有一個高高的書架,上面歷史、政治、金庸、顧城、舊書一擺,他本人在那裡一坐,「框框框」說起歷史來,這時代活生生往前倒了二十年,那個「敬惜字紙」的氣氛猶在。 \n 我從他家出來之後,忍不住歎了口氣,即使是傳說中歷史底蘊豐厚的大北京,也是商業傳媒與權力掛帥,所謂文化也就是一群人能在一間間小房子裡做的夢而已呢──但夢還是要做的,因為很美好啊。 \n 從他家出來之後,我在附近的胡同拍了一圈照片。 \n 藍藍的天、灰白色的建築,遠遠近近的中式屋頂,還滿適合溜搭散步兼拍照的,沒事可以去散散步呀!(我在大陸的日子/台北)

  • 千年古墓出土戰士 驚見神力女超人

    千年古墓出土戰士 驚見神力女超人

    美國DC漫畫「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以神話中的亞馬遜族戰士為角色設定,驍勇善戰的模樣吸引女性粉絲喜愛。日前考古團隊在亞美尼亞(Armenia)洛里省(Lori),發現了一座千年古墓,且裡面還有一具女性骨骸,經分析後發現,她可能是古希臘人所謂的「亞馬遜戰士」。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亞美尼亞國家科學院考古學家韋迪安(Anahit Khudaverdyan)與研究團隊,2017年於洛里省(Lori)發現了一座古墓Bover I,且擁有2500年歷史,更從中出土一具女性骨骸,根據骨頭鑑定,得知她過世時僅20歲左右,且身高約165公分,墓中還有大量陶瓷、珠寶等陪葬品,推測她的身分是貴族。 \n韋迪安透露,這具女性骨骸存活於約西元前6到8世紀,其上半身肌肉發達,這也表示她工作量大,不僅如此,她的胸肌及三角肌在肩前經常收放,推測她應該受過射箭訓練,表示她可能是一名弓箭手,而其大腿骨骼發達、臀部肌肉明顯,可能有從事軍事活動,比如騎馬等,而在她的左膝還發現一個鐵箭頭,不過在去世前就已癒合。 \n考古團隊認為,骨骸左膝上的鐵箭頭,是常用於戰爭或狩獵的自製武器,推測她生前可能是經常騎馬打仗的戰士,進一步分析發現,她後腦勺曾被重擊過,且傷口不只一處,推測她可能是在戰爭中戰死。而在亞美尼亞高地其他戰士墓地,也曾發現類似骨骸,其中Qarashamb遺址就曾出土5名男戰士,此次發現為該地第2具女性戰士骨骸。

  • 重慶雲陽發現亞洲最早新鳥臀類恐龍化石

    重慶雲陽發現亞洲最早新鳥臀類恐龍化石

    大陸重慶市地質調查院15日宣布,該院近日在雲陽世界級侏羅紀恐龍化石群研究中取得重大突破,發現55塊關聯保存的鳥臀類恐龍頭後骨骼為亞洲已發現的最早的新鳥臀類恐龍標本,系新屬新種。 \n \n自2015年雲陽恐龍化石發現以來,重慶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安排開展了一系列發掘、保護及研究工作,並於今年10月31日在英國SCI期刊《歷史生物學》發表了一篇題為《亞洲最早記錄:來自中國重慶雲陽中侏羅統新田溝組的新鳥臀目恐龍化石》的研究論文。 \n \n本次研究的化石標本發掘於重慶雲陽普安中侏羅統新田溝組,為55塊關聯保存的鳥臀類恐龍頭後骨骼,根據研究結果,該恐龍骨骼具有獨特的形態特徵,且是亞洲已發現的最早的新鳥臀類恐龍標本,距今約1.8億年,研究人員將其定為新屬新種,根據發現的地方將其命名為「磨刀溪三峽龍」,是一個亞成年的小型植食性恐龍,體長約1.7公尺,體態纖細靈巧,善於兩足快速奔跑,常出沒於灌木叢林之中。 \n \n雲陽恐龍化石動物群具有時間跨度大、分佈範圍廣、種類豐富、處於恐龍演化的關鍵時期等特點,可填補早侏羅世晚期至中侏羅世恐龍演化序列空白,「磨刀溪三峽龍」的發現及研究,對提升重慶雲陽世界級侏羅紀恐龍動物群的科學內涵及影響力具有重大意義。

  • 挖掘傳產新星 凱基喊買時碩工業

    研究機構積極從非科技產業中發掘潛力新星潮流乍現,凱基投顧初次將時碩工業(4566)納入研究範圍,給予「買進」投資評等,力拼吸引部分資金流轉到傳產潛力股。 \n凱基投顧非科技產業分析師黃新迪指出,工業與汽車業務將是時碩2020年主要成長引擎,賦予66元推測合理股價。 \n工業部門方面,因供應鏈整合使煉油設備零組件出貨量攀升,該部門2020年營收可望大幅年增23%,占整體營收三成;另一方面,受惠於節能趨勢抬頭,發電機耦合減震器(OAD)、BASfiltr零組件出貨量將提升,預估明年燃油傳動業務成長8%,占整體營收比重35%。 \n就評價面分析,時碩歷史本益比區間介於9~23倍,若依研究機構所推估時碩2020年每股純益4.12元來看,股價目前位階並不高,且時碩評價同時低於台灣精密金屬加工同業預估本益比的21倍;凱基看好,評價的差異將逐漸縮小。

  • 澳門科大 月球實驗室成果豐

     以博弈產業聞名的澳門,其大陸第一座天文學科領域的國家重點實驗室:澳門科技大學「月球與行星科學實驗室」自設立以來,論文登上國際期刊累積200多篇。2019年7月,該實驗室副教授祝夢華在月球演化歷史研究領域取得重大突破,一舉登上知名學術期刊「自然(Nature)」。 \n 針對科學研究過程,祝夢華29日在澳門科大受訪時表示,使用澳門科大的超級運算平台,透過數值模擬方法,研究不同天體以不同角度撞擊地球及月球的過程,再現太陽系的撞擊歷史。 \n 祝夢華談到自身工作狀態時指出,全心投入在研究工作中,因為天文學領域學者都「理想化」,在追蹤遙遠的天體時,也有著自己的追求。 \n 近年來月球與行星科學實驗室學者屢屢登上JGR Space Physics、JGR Planets等國際期刊。對此,祝夢華表示,近兩年實驗室的成果在兩岸四地排在前列。 \n 該實驗室助理主任張小平29日指出,2011年澳門科大正式成立「太空科學研究所」,並在2014年4月中國科學院頒發「關於在澳門科技大學設立『中國科學院月球與深空探測重點實驗室夥伴實驗室(試點)』的文件」,是中科院批准設立的首個境外夥伴重點實驗室,促使研究水準提升,SCI期刊論文快速增長。 \n 張小平表示,大陸國家科技部於2018年7月正式批准在澳門科大成立月球與行星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藉此促進大陸行星科學的發展,培養行星科學人才。

  • 另一種凝視:楊渡》把紅旗塗綠,狡猾的喜劇

    另一種凝視:楊渡》把紅旗塗綠,狡猾的喜劇

    《返校》剛上映時,朋友約我去看。但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原因有二:我大學時幫朋友拍八釐米實驗電影,了解做恐怖片的手法,很難忍受其虛假,所以從來不看。其二是白色恐怖犧牲者在我心中有崇高的位置,革命英靈不應是鬼片的對象。 \n 然而,最近以來的討論,讓朋友一直問我,他們無非認為我既然研究台灣史,總該有一點觀察。但我覺得這片子有點狡猾。他們說是歷史,向「自由」致敬。但你真的指出它歷史的錯誤,他又說這是電影,是藝術,不必忠實於歷史。若你純粹當娛樂看,他又宣傳是白色恐怖的歷史。 \n 事實上,這片子並不特別,無非是基於郭松棻的小說,加藍博洲的報導文學,加自由中國案等,挑適用的情節,找出當前的政治正確,得到最大的利益。 \n 這片子既然號稱是從基隆中學案而來,不妨自此說起。基隆中學案犧牲者是鍾浩東,看過藍博洲的《幌馬車之歌》就會了解,整個是一個中共地下黨人案。值得探討的是,為什麼有那麼多台灣人會在日據下變成台共,再於1945年後加入中共地下黨。 \n 這涉及蘇聯革命成功後,1920年代世界性的左翼運動,帶起日本的農工社會運動與左翼運動,台灣受此影響,而有文化協會與農民運動的激進化左轉。直到1929年起,日本準備發動東亞戰爭,全面鎮壓左翼,台灣社會運動終因監禁與苦刑(許多人因刑求而冤死獄中),宣告終止。 \n 許多抗日志士只能潛赴大陸參加抗戰,鍾理和的哥哥鍾浩東便是其中之一。不僅是他,台灣各路人馬,有赴滿洲國工作而心存抗日的(如張深切),有因日語能力而進入國民政府國際情報單位的,有輾轉於日本、國府、紅色三方,利用矛盾,大做三角生意的(後來成為台灣著名商人)。總之,複雜程度,遠比現在這種國共二分法的簡單思維,更真實。這才是真實的人生,真實的歷史。 \n 這樣的台灣人,在1947年二二八之後,會甘心被「清鄉」?當然不是。二二八之後,不滿國民政府的人,從白色中國的認同轉向紅色中國,要為犧牲者報仇。而二二八的主要訴求,是「民主自治」。所以二二八的武裝力量有兩股,一股叫「民主聯軍」,由謝雪紅領導;一股叫「自治聯軍」,由張志忠、簡吉領導。背後的支撐組織,以及事後的流亡安排,都是中共地下黨。 \n 這個力量,在國民政府於大陸兵敗如山倒的1949年,發展得極為迅速,當然也不乏機會主義分子(每個時代都一樣),於是疏於地下組織的規範,把地下黨的《光明報》隨便寄送,最後就出事了。 \n 「基隆中學案」只是開端,國民政府認知大陸失敗,於是在台灣展開白色恐怖肅清,在大學校園有「四六事件」,在撤退學生中有澎湖的山東流亡學生案等。整個白色恐怖時期,約從1949年至1954年,大部分地下黨人都被圍捕到無路可走、出來投案為止,共有3萬多人遭到逮捕。比例上,外省人政治犯是本省人的3.8倍(詳見《有溫度的台灣史》)。 \n 至於自由民主,這是美式資本主義的產物。反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台灣人,怎麼會去相信帝國主義所依據的資本主義那一套呢?真正為台灣引進自由民主理念的,反而是胡適、雷震、殷海光、周德偉等《自由中國》雜誌作者。他們記取大陸失敗的教訓,相信自由主義才是反共的基礎,而蔣介石也需要他們支撐,作為一個向美國宣傳自由民主的樣板,於是容許他們批評政府,繼續辦雜誌。可他們終究要將民主付諸行動、組織反對黨時,蔣介石就下手了。這已是1960年代的事了。 \n 所以說,《返校》把基隆中學案與自由中國案連起來,是一種歷史的錯置。而基隆中學案所舉起的,是紅旗,他們綁赴刑場唱的,是共產國際歌。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是冤魂,而是革命烈士。但《返校》卻悄悄把紅旗變成綠旗,把烈士變無辜受難者,讓紅色犧牲者唱綠色的歌,最後才發現拜的是紅色黨人。而綠營天天還在唱反共的歌,這是不是也太反諷了? \n 面對這狡猾的時代,你會像看完《小丑》一樣,只會為這歷史的無知、錯亂,深感悲傷。 \n \n(作者為作家) \n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