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死亡之樹的搜尋結果,共08

  • 139線飆速 騎士命喪死亡彎道

    139線飆速 騎士命喪死亡彎道

     彰化縣139線地形起伏彎道多,卻不斷吸引騎士「毋驚死」,狂飆壓車練技術。昨日又一彰化某大學生在有「死亡彎道」之稱20公里處,自撞路樹人摔飛,當場沒有呼吸心跳;緊急送彰化秀傳醫院急救,宣告不治死亡,這也是139線道今年第4起死亡事故。

  • 站樹下皮膚也會融化!世界最毒死亡之樹長這樣

    站樹下皮膚也會融化!世界最毒死亡之樹長這樣

    一名放射科醫生妮可拉史崔克蘭(Nicola Strickland),1999年夏天到加勒比海度假,某天早上她到海邊散步,發現幾顆氣味香甜、外表像蘋果的綠色水果,而前方就是這些水果的果樹,水果看起來沒什麼,妮可拉正好口渴,沒多想就咬一口,結果她吃下肚的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毒番石榴」,它的果樹又稱「死亡之樹」。 \n誤吃毒番石榴後馬上出現中毒症狀,基於醫生本能,妮可拉記下中毒情況,「果子初嘗十分甘甜,緊接著口腔和喉嚨出現劇烈灼燒和撕裂感」,毒番石榴(Hippomane mancinella)是金氏世界紀錄認證最危險的樹,吃下肚的劇痛,來自果實中一系列毒素,其中最可怕就是佛波醇(phorbol)。 \n佛波醇會與人體中的蛋白激酶(protein kinase,負責體內蛋白質磷酸化)發生反應,對人體造成破壞,甚至誘發癌症,誤吃毒番石榴不僅會灼傷喉嚨、無法吞嚥,嚴重造成死亡外,下雨時站在樹下,雨滴夾帶毒樹液,會灼傷皮膚讓人痛不欲生,火燒果實的話,會導致失明。 \n毒番石榴爭議一直沒停過,有人認為這麼毒的樹應該砍光,但實際上毒番石榴樹在生態系統扮演重要角色,它的長柄灌木,提供絕佳防風性能,防止中美洲海灘遭侵蝕,是非常好的防風林。妮可拉經過8小時折磨,幸運的活下來,並在醫學雜誌刊登經歷,「向當地人求助時,他們十分驚恐,這就是死亡果實的致命聲譽,我們活下來,真的非常幸運」。

  • 台中路樹遭「下毒」市府追查 最重可處5年徒刑

    台中路樹遭「下毒」市府追查 最重可處5年徒刑

    台中市北屯區文心路四段及北屯路發生樟樹及黑板樹等行道樹遭惡意損害事件,台中市政府建設局獲報後,19日下午會同警察現勘調查,確認遭蓄意鑽孔灌藥劑造成樹木死亡,警方將調閱附近監視器,建設局並已將相關資料移送警察局。 \n \n 建設局長黃玉霖20日表示,破壞行道樹涉犯刑事妨礙公務罪,最重可處5年有期徒刑,並依市府自治條例每株可處1萬2000元罰鍰;市府將依法追究,絕不寬待。 \n \n 建設局指出,現場遭破壞的行道樹經過樹木專家健診後,研判確屬人為用電鑽鑽入10餘孔洞,深入10公分,且灌入藥劑,造成樹木逐漸枯萎,部分已死亡。避免倒塌影響公共安全,建設局已將枯樹移除,並將儘速重新補植適合樹木;尚有翠綠樹葉的樹木,則繼續觀察生長狀況及加強養護。 \n \n 建設局已向警察局報案,由第五分局偵辦,警方正進行查訪及調閱監視器,全力追查行爲人。 \n \n 黃玉霖表示,任意毀損、破壞公有行道樹是犯罪行為,涉犯刑法第138條「損壞公務員職務上掌管之物品」之妨礙公務罪,最重可處5年有期徒刑。此案已造成路樹死亡,市府將依照「台中市公園及行道樹管理自治條例」第44條規定,每株處以新台幣2千元計算,並按市價賠償及6倍懲罰性罰鍰。 \n \n 黃玉霖強調,樹木長成不易,大樹更需數十年的成長才能成為綠蔭。樹木具有調節溫度、淨化空氣、美化市容等功能,是珍貴的綠色資源,希望大家愛惜。蓄意破壞行道樹者,市府絕對依法嚴辦,絕不寬待。

  • 樹林傳大規模毒狗 獸醫院:可能誤食消毒藥劑

    網友在「爆料公社」爆料,「新北市樹林區樹興里發生大規模毒狗貓事件,死亡的狗至少將近20之,浪狗浪貓更不計其數,人為刻意下毒農藥根本來不及救,30分內狗就死亡佔多數,請住附近的人小心。」 \n \n樹林警分局獲悉後派員前往獸醫院了解,目前找到的大概有8隻狗死亡,5隻有主,3隻是流浪狗,網路稱有20幾隻遭毒狗,是爆料者聽朋友說的。動保處明天也會派員了解。 \n \n獸醫院表示,醫院收到1隻狗確實有中毒的症狀,但前陣子樹林區在噴灑消毒藥劑,有可能是狗兒誤食。

  • 地方掃描-無照少年撞路樹 倒臥水溝亡

    嘉縣:溪口鄉十六歲的劉姓少年十三日徹夜未歸,十四日清晨被民眾發現倒臥排水溝內、氣絕多時,一旁機車因劇烈撞擊支離破碎,檢警到場勘查後研判少年無照駕駛,先撞上路樹後滾落排水溝,未被及時發現救援,導致死亡,沒有他殺或其他人肇事之嫌。

  • 逾一成行道樹 移種就枯死

     春季落英繽紛的櫻花,竟高居台北市樹木「客死他鄉」首位!在北市,移行道樹手法,多半為砍除大部分樹枝後,留下光禿禿樹幹,再連根挖起改種別處,但卻有議員直指,此方法正是讓樹木枯死元凶,光以北市公園處下轄樹木銀行為例,至少一成在移種後死亡(見圖,市議員簡余晏提供)。 \n 北市公園處轄下共三處樹木銀行,包含仰德大道四段、舊宗行善路口、民權東路六段等,但近十年移種的一萬五千九百一十九棵樹中,至少一千八百一十棵死亡,「客死他鄉」比例超過一成。至於「難移」樹種前五名,分別為櫻花樹、豔紫荊、樟樹、大葉桉、阿勃勒。 \n 有議員指花博結束後,一二五七棵樹,至今大多生死未明,其中四十一棵櫻花樹,則確定全數枯死,未來包括廣慈博愛院、大巨蛋等,均有移動行道樹需求,若仍維持如此保活率,「只會有更多老樹不幸死亡!」她並建議,可改採不砍枝葉之「全樹移植」方式,國內研究顯示,可有效提高保活率。 \n 台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主任祕書藍舒凡強調,移樹的方法很多,而且須配合季節,而該處與外包廠商簽訂契約,明定移樹後保活率需達九成;至於議員提出方法,將再針對所需技術等層面,討論其可行性。

  • 遙望一個萬年長青之展

     在您閱讀完這篇短文之後,如果您願意跟您的孩子傳述這個目前還看不太到的「展覽」的話,或許,在數十年甚至數百年後的某一天,您的子孫會有機會坐在某棵大樹下的大石頭上,憶起祖先(您)說過的這段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姓名跟石頭一樣的藝術家……」。 \n 目前,這位姓「石」的藝術家正努力地做一件事,就是要把置放在高雄市立美術館的一百多顆大石頭一一搬走,並在每一顆重新安置的大石頭旁種下一棵菩提樹苗。這個類似「愚公移山」的「石公移石」故事起頭是這樣的:從2008年的10月起,台北市政府為了舉辦國際花卉博覽會,把大圓山地區的1207棵樹連根拔起移走。對藝術家石晉華來說,此舉實為一大諷刺,因為主辦單位打著愛花愛植物的口號,實際行為卻對這些生命造成了最大的生存浩劫。直到2010年8月時,移植的樹木已死了162棵,且死亡數量持續增加中。 \n 對此殘害感到痛心不已,石晉華在參加2010年台北雙年展時,發表了《台北的X棵樹》。此作品的概念參照了德國著名藝術家波依斯(Joseph Beuys)的「七千棵橡樹」,只不過作法相反:1982年波依斯在卡塞爾美術館前堆放了七千顆玄武岩,每種植一棵橡樹就搬移一顆玄武岩豎立在樹旁,直到廣場完全淨空為止。石晉華逆轉了波依斯的作法,他為台北花博死去的每一棵樹購買一顆玄武岩,堆放在展場作為墓碑的象徵,也同時在美術館牆上的某一處重疊書寫著X 001、X 002…直到X 162,以紀念消逝的珍貴生命。 \n 目前的新作《X棵菩提樹》則是繼《台北的X棵樹》之後續延伸,也是重生過程之開始。原本象徵未知與死亡的符號「X」,在《X棵菩提樹》裡化身為生命的乘法,把因花博而死去的樹木,以菩提重生的方式,散葉在台灣各地。原來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的玄武岩,如今已移至高雄市立美術館的公園裡一一排列好,並配予每一顆石頭一個全新的號碼牌。如果我們去只看見號碼牌而不見石頭的話,那代表有一株綠色生命已在台灣某處復植成功,而那顆玄武岩也在旁伴隨著菩提樹,看著它茁壯成長。 \n 當今的藝術如果還有什麼感人之處的話,往往不在於形與色之象徵表現,而在於在乎世上發生了什麼事,並思考還能為這世界做些什麼事。「石公移石」之故事所代表的是一種態度,是批判過後的一種正向的、積極的、默默努力持續耕耘之態度。身為藝評並一直冷眼旁觀著藝術世界的我,深深覺得有必要為這件「作品」寫些什麼,讓大家有機會認知甚至參與到這件作品的完成。當我們遙想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的後代可能遇見今天石晉華所種下的某一棵樹,並在樹下的石頭上乘涼玩耍時,那個畫面所帶來的意義與感動,應該會遠遠超過欣賞大師級的繪畫作品吧! \n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隔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n 新藝見 \n 作品:《X棵菩提樹》計劃 \n 時間:2010/11~‧2011/11 \n 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 \n 「新」不是形式,而是精神;「藝見」是藝術見解,也同時是看見與發現。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