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死者家屬的搜尋結果,共151

  • 華山分屍案凶手陳伯謙早脫產 死者家屬求償1400萬恐無望

    華山分屍案凶手陳伯謙早脫產 死者家屬求償1400萬恐無望

    喧騰一時的華山分屍案,凶手陳伯謙被控性侵、勒斃酒醉的高姓女學員,並肢解成7大袋棄屍,一審判陳死刑,二審認定他自首符合減刑要件改判無期徒刑,但最高法院認為是否為自首仍待調查發回更審,竊盜部分判刑8月確定。高女家屬求償1400萬元,法院昨(2)日開庭時發現陳男已透過轉移不動產方式脫產,可能導致家屬無法扣得其名下財產。 \n \n陳伯謙2018年5月31日下午4時,趁高女到草堂飲酒聊天,翌日凌晨高女酒醉昏睡,陳趁機性侵並勒斃她,將屍體藏放在草堂內塑膠箱,還偷走高女背包內的200多元花用,6月3日深夜11時,陳用利刃將高女分屍肢解成13塊,分屍成7袋,並將死者左乳、下體割下,4日清晨將屍塊載運至陽明山區棄置,再返回草堂以明礬、鹽覆蓋左乳、外陰部返回住處,企圖製成標本收藏。 \n \n據《自由時報》報導,高女父母的委任律師表示,家屬雖在台南地院對陳男聲請假處分,但陳已將不動產移轉他人,家屬又無法得知移轉對象姓名與地址,才會無法補正,導致法院裁定駁回。而律師林俊峰分析,移轉不動產恐已觸犯刑法毀損債權罪,高女父母可依法在得知後6個月內,對陳男另提刑事告訴並附帶民事求償,便有機會獲償。 \n \n陳伯謙一審被法院認定在高女家屬通報失蹤後,立即調閱附近監視器畫面清查,且懷疑陳殺人,陳不符合自首要件,一審判處死刑;但高院卻認定,陳是主動向警方坦承犯行,警方報請檢察官偵辦後,依據陳供述尋獲遭肢解棄屍的屍塊軀幹,符合自首要件,依法減刑,改判無期徒刑。案經上訴,最高法院認為,陳男是否符合自首要件,可否減刑及其犯罪事實有待調查,另也應給被害人家屬到庭,表達對陳男科刑的意見,以5項理由將無期徒刑判決撤銷,發回更審。 \n

  • 華山分屍死者家屬求償1400萬 律師辯:沒直接證據

    華山分屍死者家屬求償1400萬 律師辯:沒直接證據

    華山分屍案震經社會,兇嫌陳伯謙二審遭判無期徒刑,全案目前在高等法院更一審審理中。死者家屬另提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向陳男求償約1400萬元,台北地院民事庭今開庭,陳男的律師林陟爾稱本案除了陳男自白,沒有其他直接證據證明犯行,要法官別受刑事判決拘束,獨立調查、審判。全案定3月11日宣判。 \n \n射箭教練陳伯謙在華山草原上搭建「野居草堂」,推廣傳統弓道技藝,被害高姓女子2018年5月31日下午到草堂飲酒聊天,翌日凌晨酒醉昏睡,陳男趁機性侵並勒斃她,將屍體藏放草堂內的塑膠箱,6月3日深夜再分屍,4日清晨運至陽明山區棄置,另將左乳、外陰部分製成標本收藏。 \n \n死者家屬原求償1500萬元,後因領取犯罪被害人補償金,縮減聲明至約1400萬元。北院民庭今開庭辯論,律師林陟爾表示,依過去司法實務見解,附帶民事屬於獨立訴訟,承審法官應調查相關證據,做出獨立見解,可不受刑事判決見解拘束。 \n \n林陟爾並說,綜觀本案卷證,除了陳男自白,沒有其他直接證據能證明殺人、性侵犯行,刑事部分在高院更一審審理時,法官也諭知檢方應提出相應事證,來說明為何採信陳男自白,因此,本件附帶民事也應由告訴人舉證。 \n \n死者家屬的律師則駁斥,一審、二審刑事判決認定陳男犯罪事實,已遠超合理懷疑程度,足以作為本件民事判決的依據。法官庭末諭知全案3月11日宣判。 \n \n刑事部分,北院刑庭一審判陳男死刑,高院二審認定符合自首要件,改判無期徒刑,最高院三審則認為能否減刑仍待調查,也應讓死者家屬到庭,對科刑表示意見,發回更審。

  • 義大利染疫死者家屬團體訴訟 告官求償35億

    義大利染疫死者家屬團體訴訟 告官求償35億

    義大利一個由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死者家屬約500人所組成的訴訟團體今天表示,他們已採取法律行動,就疫情向地方和中央政府求償1億歐元(約新台幣35億元)。 \n 他們在羅馬的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控告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衛生部長衛生部長史伯蘭沙(Roberto Speranza)和倫巴底大區(Lombardy)區長方達納(Attilio Fontana)。 \n 路透社報導,上述3位政治人物的發言人皆未回應置評要求。 \n 義大利是第一個受新型冠狀病毒重創的西方國家,自疫情2月爆發以來,死亡人數已超過7萬人,高居歐洲之冠、全球排名第5,疫情震央倫巴底大區2月20日通報首例確診。 \n 這樁訴訟是由名為「我們法院見」(Noi Denunceremo)的委員會所提,委員會於4月成立,由貝加莫市(Bergamo)死者親屬所組成;貝加莫是北部倫巴底大區疫情最嚴重的城市之一。 \n 委員會主席佛斯可(Luca Fusco)在聲明中說:「這是我們準備的『耶誕禮物』,奉送那些本該做事卻袖手旁觀的人。」 \n 委員會說,當倫巴底大區爆出疫情時,地方和中央政府未能迅速採取行動,喪失原可避免全國封鎖及後續經濟損失的機會。 \n 他們也指責政府缺乏準備,羅馬和倫巴底當局都沒有更新計畫,來應對潛在的疫情大流行。 \n 委員會在聲明中說:「將要求政府給予每名亡者平均25.9萬歐元(約新台幣915萬元)的賠償,總金額約1 億歐元。」 \n 委員會今年6月要求貝加莫檢方調查有關當局在因應疫情方面是否涉及刑事責任,孔蒂今年夏天已以證人身分接受檢方問話,但未受到刑事調查。

  • 練台生不認罪 恐逃亡續境管

    練台生不認罪 恐逃亡續境管

     錢櫃KTV林森店大火造成6死慘劇,錢櫃董事長練台生涉過失致死等罪遭起訴,台北地院審查庭17日首度開庭,練否認犯罪;辯護律師則說已與死者家屬及97名傷者和解,希望解除出境限制,但法官認為練台生犯罪嫌疑重大,有逃亡之虞,認為還是有必要境管,諭知限制出境、出海8個月。 \n 錢櫃林森店今年2月起進行增設電梯工程,因疫情衝擊業績,練台生與幹部討論後決定邊施工邊營業,卻未落實消防防護計畫,4月26日承包商王聖傑為儀器充電引發火災,且現場消防設備未起作用,造成重大死傷,檢方認定練等7人有疏失,依過失致死、違反《消防法》及《職業安全衛生法》等5罪起訴。 \n 練摳指托腮 律師答辯 \n 意外發生後,練台生從未出面道歉,昨日到北院出庭,座車原本要在法院門口停車,疑見到大批媒體守候,突然加速離開,繞到地檢署門口,練才下車,面對記者只有揮揮手,不發一語。開庭中,練不時用手摳指甲、托腮,向法官回答不認罪後就未再發言,全交給律師高奕驤表示意見。 \n 死傷和解 賠償8000萬 \n 高奕驤當庭替練台生請求解除境管,表示練的住處、事業、妻小都在國內,不會逃亡,本案責任歸屬也待釐清,且已和6位死者家屬、97位傷者和解,賠償多達8000萬。另還有20人洽談中,賠償人數超過起訴認定人數,顯然不會逃避責任。 \n 北院昨還傳喚王聖傑及錢櫃林森店經理翁珮雯兩人。翁也否認犯罪,她的律師說,公司有委託專業廠商負責消防安全,並指派工程部同仁監工,翁不是雇主,不符職業安全衛生法身分要件。王則強調不會逃避責任,境管與否都沒意見。 \n 法官認為3人嫌疑重大,考量本案嚴重性,足認可能逃亡,雖有羈押原因但無羈押必要,為確保後續審判順利進行,諭知3人自12月17日起限制出境、出海8個月。因練台生等人都不認罪,全案將後送刑庭分案審理。 \n 要求大樓解封 檢反對 \n 庭審最後高奕驤問,案發大樓迄今未解封,無法營業,是否能解封?公訴檢察官不同意,認為練台生不認罪,未來有可能現場履勘,應尊重審理庭意見,企業經營損害,建議加註說明,並請審理庭優先處理。

  • 華山分屍案 死者家屬求國賠1522萬元敗訴

    華山分屍案 死者家屬求國賠1522萬元敗訴

    華山分屍案震經社會,死者高姓女子的家屬不滿台北市政府未善盡管理華山大草原的責任,導致悲劇發生,提告請求國賠1522萬餘元。台北地院認為,無論北市府是否有管理疏失,都與兇嫌陳伯謙性侵殺人的犯行無因果關係,遂判家屬敗訴,可上訴。 \n \n陳伯謙是射箭教練,在華山草原上搭建「野居草堂」,推廣傳統弓道技藝。高女2018年5月31日下午到草堂飲酒聊天,翌日凌晨酒醉昏睡,陳男趁機性侵並勒斃她,將屍體藏放在草堂內塑膠箱,6月3日深夜再分屍,4日清晨運至陽明山區棄置,另將左乳、外陰部分製成標本收藏。 \n \n一審台北地院認定陳伯謙殺人犯行,判處死刑;二審高院則認定陳男符合自首要件,改判無期徒刑;三審最高法院則認為,陳男能否減刑仍待調查,另也應讓死者家屬到庭,對科刑表示意見,發回更審;全案目前在高院更一審審理中。 \n \n死者家屬另提國賠訴訟,主張北市都更處、工務局路燈工管處是華山大草原主管機關,卻未審核野青眾的申請資格,開放大草原讓他們使用,且未裝夜間照明或派人巡邏,野青眾多次遭人檢舉,也未積極處理,最終導致高女遇害,遂求償喪葬費、精神撫慰金、扶養費等共1522萬8815元。 \n \n北院認為,陳伯謙的一審、二審刑事判決書中,均為提及北市府有過失,且就算北市府真的有家屬主張的怠職行為,與陳男性侵殺人犯行造成的損害,也沒有因果關係,故駁回家屬的國賠之訴,判北市府免賠。

  • 亂丟垃圾被抓包落跑遭輾斃 死者家屬怒告稽查員

    亂丟垃圾被抓包落跑遭輾斃 死者家屬怒告稽查員

    上個月15日下午大約2點多,42歲王姓男子提家用垃圾,打算丟棄行人專用垃圾桶,被環保局稽查人員發現,蒐證後兩名稽查員表示要開罰,王男為了躲避,拔腿狂奔闖紅燈穿越車道,卻疑似被中央分隔島絆倒,摔在馬路中央,被後方休旅車追撞輾斃,事後王男家屬也對環保局兩位稽查員提告。 \n當時王男提著家用垃圾,前往民生東路四段巷弄內,打算將家用垃圾丟到路邊行人垃圾桶,被正在巡邏環保局稽查員發現,劉姓、魏姓稽查員錄影蒐證後,上前表明身分,表示依廢棄物清理法第27及50條規定,違規棄置垃圾可處新台幣1200元以上6000元以下罰鍰,要依法開罰。 \n王男聽到要被罰錢,隨即轉身逃跑,往馬路對面狂奔,不顧交通號誌闖紅燈,又疑似因為緊張被分隔島絆倒,摔倒在車道,遭後方1輛休旅車追撞輾過,而王男送醫後仍宣告不治。警方將59歲的陳姓肇事駕駛,依過失致死送辦;劉、魏兩名稽查員則以業務過失起訴。 \n根據環保局指出,王男家屬對兩名稽查員提告過失致死,目前已與兩名當事人討論,將聘請資深律師協助處理因公涉訟問題,且已經安排兩人接受心理諮商師心理輔導,緩解不安情緒,事後仍正常上班,本案已進入司法程序,正由北檢偵辦中。 \n

  • 遭殺害臥消防栓旁 泣聲迴盪老街17年

    遭殺害臥消防栓旁 泣聲迴盪老街17年

    本書為短篇小說,由在電視台任職的書中主人翁陳鎧,以金山豆的名稱因緣際會踏入靈異與鬼怪新聞採訪的工作日常紀錄。書內描述了許多受訪者真實案例,也讓金山豆從對鬼的不熟悉、害怕,到逐漸了解、熟悉鬼,甚至見識到「鬼警合作」與很多比鬼還更可怕的事...宛如台灣聊齋民間版。內文用詼諧有趣的文筆,與平白直述的口吻,讓你在被每個故事嚇得皮皮剉之際,又會被作者的嘴賤和幽默逗得會心一笑,讓你邊抖邊欲罷不能的看完這本記者奇遇記。 \n此書如同作者的一句話:鬼在人間流浪,有時候只是求一炷香,千萬不要覺得鬼恐怖,因為比鬼恐怖的是人心;千萬不要以為你已經很了解鬼,因為這本書會讓你全然改觀。 \n【精彩書摘】 \n記者有很多機會去接觸到「死者家屬」並與其對話,還要在最短時間內準備好問題,讓家屬可以在不過度增加悲痛的情況下傾訴,也因為這樣,最常被民眾詬病我們的訪問方式很智障。 \n好比:「人家都已經失去親人,難過到不行,你們記者幹嘛抓著麥克風,不停問人家難不難過?這不是廢話嗎?」 \n確實,業界有些記者常把麥克風當刀子,把攝影機當火箭筒,追著家屬跑是為了「搶獨家」。但有更多記者是希望「家屬的難過可以透過媒體傳達,讓更多人知道他們想說的話」,我們不能因為少部分人的問題,抹滅許多記者用心在改變社會的認真。 \n所以在訪問上的「溫柔與同理,迅速與專業」,是我們一直在學的課題。每次在面對被害者家屬時,我都會把要說的話先在心裡說過一次,聽完覺得可以才開口。如果是要長時間專訪被害者家屬,那難度又高上許多,深怕一個字的偏差,刺痛家屬悲痛的情緒。 \n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做一條知名景點「老街鬧鬼」的專題,雖然過程一波三十折,但我最終也找到當時遭殺害女子的親屬出來專訪。 \n二〇〇三年一對姐妹從酒吧下班回家,姐姐先去開車,妹妹隨後關店門,沒想到幾步的距離竟成了天人永隔。妹妹門一關,一轉身就遭到埋伏的凶手殺害,狂砍七十多刀喪命,死前留下最後的一句話是:「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就倒在一根消防栓旁。 \n從此之後這條老街每到深夜,都會傳來陣陣像貓叫又或嬰兒的哭聲,跟著聲音走會發現,竟是從那一根「消防栓」傳出來的! \n這一則故事包含了「靈異、悲痛、未破懸案」,三件要素足以跨過報題門檻。而且查了一下資料帶,過去竟然沒有人做過這條這麼神秘的新聞,我興沖沖跑去找長官報題目,想以鬼故事為開頭,隨後揭開這起未破懸案,最後打完收工。但長官聽完後興致缺缺、兩眼無神的看著我說:「我覺得這條太平了,很無聊⋯⋯」 \n長官的意思是雖然沒人做過這條新聞,但這樣的套路太平常,我吞了吞口水,斗大的冷汗從毛細孔鑽出看我好戲,安靜的空間如冰窖般尷尬,長官也在思考著該怎麼豐富這條題目,忽然間她從座位彈了一下告訴我:「你去找死者家屬吧!」 \n懸宕十七年未破的案件,凶手還逍遙法外,死者家屬一定心有不甘,你去問問他們是否有意願出面,這樣可以讓這條更有深度,當然家屬如果不願意千萬別勉強,畢竟再一次回憶當時是很痛的。長官的一句深度,拉高了我採訪的難度。 \n一般來說,命案發生後在沒有破案的情況下,死者家屬的情緒與警方辦案的壓力,會讓整個案件變得很封閉,加上現在有「偵查不公開」的擋箭牌,如果警察要冷處理記者更是輕鬆容易。 \n但也不是沒機會,畢竟這案件躺在檔案室的抽屜十七年,家屬始終等不到警方抓獲凶手,或許這會是她們願意出來接受採訪的敲門磚,現在的問題是怎麼找到家屬的聯絡方式? \n我滾著滑鼠,看著網路新聞那根「哭泣消防栓」的照片特寫,消防栓後有間學校,從Google Map街景圖慢慢找,找到了命案的正確地址,也找到兩位曾經接觸過死者家屬的人,分別是轄區分局的警察和當地里長。 \n裡面最直接與死者家屬接觸的就是警方,但最有可能請我喝閉門羹的也是警方,剛好我還沒吃早餐,所以就從難度高的先下手。撥了電話給當年承辦的分局,偵查隊長接起電話遺憾的說他剛調來這單位沒幾年,不清楚這個案件,但他知道有位小隊長曾經辦過;我打給小隊長,小隊長說他只是協辦不是主辦,所以不能多說,但他知道主辦的刑警是誰;又轉給了主辦的老刑警,老刑警果然是老刑警,夠油條。 \n「這案件……隔太久我忘光了,我也沒有死者家屬電話……」我不死心想多擠一點訊息,老油條刑警要我寫一份「採訪通知」給他們審核,審核過了才能多講些什麼,再次把球踢給公關那邊。 \n當記者之後我一直認為,很多公務員超級會踢皮球,把他們集結起來組個足球隊,二〇一八世界盃冠軍就不會是法國而是台灣了。 \n喝了三碗閉門羹也飽了,方向轉到第二關鍵人「里長」身上,雖然得知里長退休有點失望,但好在他記憶沒跟著退休,說起轄區這起命案,馬上帶我回到當年演練一遍。有了這段重要的訪問,整條專題算是塞進幾塊重要的肉,剩下的就是靈魂了。 \n我問里長認識死者家屬嗎?里長說當初有見過幾次面,但那時候沒留下電話。不過!當時除了里長還有一位員警從頭到尾都有參與,並且跟死者家屬密切聯絡,我打斷了里長問:「那員警是誰?你有他的聯絡方式嗎?」里長回我:「他就是某某分局的啊,還沒調走。」 \n要到了這位警察的電話,是位佛心且熱心的警察,他跟我說死者家屬電話不可以給我,但可以幫我打電話問問對方願不願意接受採訪,像這種警察就不能參加足球隊。等待的時間,我聽里長說他里上發生過的鬼故事,一則又一則,聽著聽著桌上的手機顯示一通沒看過的號碼。 \n「是陳記者嗎?我是某某某的姐姐。」死者家屬來電了! \n我開心的站起來,姐姐卻倒了我一盆冷水,我只好又坐下來。她說:「我還不能給你採訪,畢竟事情發生在我妹妹身上,我要問問她可不可以。」 \n手機壓在右耳上,眉頭皺在眉間,差點脫口而出:「你妹不是過世了嗎?你要問誰?」好在有忍住這一秒,姐姐接著解釋:「我要去她的牌位前擲筊,她答應了我才能給訪。」 \n等她擲筊的過程,我只好邊剝花生邊聽里長說鬼故事,聽到後面覺得這個里怎麼一天到晚鬧鬼?聽下來鬼比里民還要多,花生殼也早已堆疊成一座小山。這時手機再度顯示「某某某姐姐」的電話號碼,接起電話,萬幸,三個聖筊! \n起身告別里長,里長還抓著我說他會算命,我則是握著他的手說:「留著留著,留到下次我來採訪你再說。」里長這才揮揮手送我離開。 \n我坐著採訪車與姐姐約在一間工作室見面,她留著長髮,打扮樸素的走了進來,也許是因為從事業務所以很健談。我們聊警察踢足球,聊里長會算命,慢慢轉到她妹妹身上。即便前面鋪陳這麼久,但一提到妹妹的事情,姐姐整個人馬上往後靠在椅背上,吸了一口氣調整一下,才有辦法聊下去。 \n十七年前的事情說的像昨晚發生的,所有細節毫無遲疑的交代,比里長講得更深層更細,採訪過程中,對於我突然的提問她都能立刻回答,似乎這些「問與答」在她心中已經「自問自答」上百遍。 \n妹妹的離開是一個沉重的衝擊,全家人都被撞離了原本的生活軌道。父母每晚落淚入睡,幾年後媽媽在悲痛中離開。而她自己則是藉由宗教力量的支撐來過日子,加上帶有特殊體質,所以即便妹妹過世,姐妹倆還是有過幾次「另類溝通」。 \n姐姐說妹妹遇害後在現場徘徊了一陣子,隨後被帶到陰間「枉死城」待著,每天除了哭就是一心想要報仇。但妹妹在陰間得知,自己上輩子欠凶手一命,如今的死算是還債,互不相欠,想開之後過沒幾年,其中一個魂就離開枉死城,走上投胎路。 \n姑且不論這說法的真假,雖然妹妹放棄了,但對姐姐和她的家人來說不可能放棄,一定要知道那雙染血的手是誰。我這麼一問,姐姐竟給了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我們』都知道凶手是誰!但是沒有證據。」 \n原來整個過程很多人都覺得嫌疑最大的人是——「死者的老公」。但因為現場的監視器在行凶前「被人刻意的推高」,該拍到的行凶過程通通都沒拍到,雖然隔幾條街有拍到凶手騎車離開的畫面,但當年監視器設備不如現在,車牌難以辨識。 \n雖然「安全帽、大衣、身形、車款」都極為像他,且根據家屬說法,當他得知命案發生後,過於平靜的反應更是加深了大家的懷疑,連警方都想找他來聊聊,但莫名的第二天他就跑去大陸工作了。 \n待了好幾年才回台灣接受司法調查,最終法院因沒有「直接證據」判他無罪。法官的判決與家屬的認知有著極大的落差,而我自己也沒訪到死者老公,所有案件的資訊都是來自於姐姐這邊,在報導上我不能一面倒。說不定,嫌疑最大的卻不是真凶,但我相信他一定知道些什麼。 \n過了十七年,所有的靈異事件成了口耳相傳的「都市傳說」,一家人也從原本的地方搬走,四散各地的姐妹們通通住在一起,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一位妹妹,不想再有人離開。 \n眼淚乾了,喉嚨啞了,但姐姐還願意再次回憶這段痛,出面接受我的採訪。我想她知道,即使這條新聞的播出可能如同石子投入大海,但還是希望激起的微微漣漪能觸動到真凶,喚醒一點良知,一點願意認罪又或說出真相的可能。 \n採訪的過程,姐姐給我看了一張妹妹生前騎著馬的照片。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死者沒打馬賽克的臉,很清秀很漂亮,笑起來眼睛彎彎的,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n離開前的最後一個問題,我問姐姐怎麼調適這十七年來的痛,她笑著說:「其實我妹妹是去遊學啦!去美國念書然後找到工作,不會再回台灣而已。」 \n(本文摘自《鬼獨家:找鬼記者的靈異事件簿》/遊讀世界出版) \n【作者簡介】 \n關於我 \n1987年的夏天出生於台北。是記者、是作者、是爸爸、是老公。 \n台北體院畢業,跳離體育圈跑去當房產廣告業務,莫名轉進電視台當社會記者,現 \n在則是陰陽線專題記者,整個職業生涯沒一個邏輯可言,就連寫一本鬼故事,其實 \n自己卻很怕鬼。 \n之前公司主管知道我想當作家,於是幫我取「錯別字」的筆名,感謝他,以後再也 \n不用因為修錯別字感到頭痛。 \n這張照片是某夜寫稿到一半,女兒鬧睡爆哭,所以我背出去散步哄睡自拍的。雖然 \n鬼很可怕,但女兒不睡跟老婆生氣更可怕。

  • 榔頭槌死3親人 男免死判無期

     台南市39歲男子郭濬毅,前年偷竊叔公財物被發現後遭斥責,他竟憤而拿榔頭槌死外叔公、嬸婆及外婆等3位爺奶輩親屬,最高法院審理後,認為他坦承犯行並有悔意,且相關死者家屬、也是他的親屬,都沒有請求判死刑,原審將他判處無期徒刑,並無不當,郭提上訴沒有理由,4日駁回,全案定讞。 \n 郭濬毅因簽賭欠債,2018年5年10日,到77歲的外叔公李清祥家中聊天,趁李不注意時偷錢但遭發現,郭憤而持榔頭攻擊外叔公頭部致其倒地,他再偷取走外叔公5000多元現金。離開時因被76歲的嬸婆李蘇靜發現,他再用榔頭殺死對方,住在隔壁的83歲外婆李胡木哖出來查看表示要報警,郭男殺紅了眼,用榔頭攻擊外婆頭、胸部致死,警方據報後將他逮捕。 \n 審理中,律師引用精神鑑定報告,主張郭心神障礙可免除或減輕責任能力,但歷審都認為郭殺人都是出於有意識的動作,且案發後還故布現場為外力入侵劫財的假象、湮滅證據,可見沒有辨識力不足問題,不可減免刑責。 \n 一審考量郭男有悔意,且死者家屬與他都有親屬關係,都未提告或請判求極刑,如果對他判處死刑,對其家庭及其他親屬將造成更大傷害,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判處無期徒刑,二審維持原判後,郭上訴三審,遭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 家屬求償更審 蘇建和等恐須賠錢

     29年前吳銘漢夫妻在住家遭亂刀砍死,凶手王文孝已判死槍決,被指為共犯的莊林勳、劉秉郎和蘇建和,原也被判處死刑,但後來改判無罪確定。死者家屬提告求償,歷審都判蘇等人免賠,最高法院昨廢棄發回更審,蘇雖刑事無罪,但恐得賠錢。 \n 至於王文孝的母親遭判決須賠償831萬多元部分,一審判決後她未上訴已確定。不過吳的大哥昨表示未收到任何賠償,他感謝最高法院有良知的法官,但對於判決結果,他開心不起來,只希望可以安慰死者在天之靈。 \n 1991年的吳銘漢夫婦命案,隔年王被判死刑並槍決,蘇等人也被判死定讞,2000年再審後停止死刑執行,2012年蘇建和等3人改判無罪確定,共獲1584萬冤獄賠償。 \n 但死者家屬認為凶手並非只有王,對蘇等3人提民事求償,士林地方法院只判王母須代為賠償。之後高院判決蘇建和等人免賠,死者家屬提上訴。 \n 最高法院認為,蘇等人在刑事訴訟上因檢方舉證及自白的問題,被依無罪推定原則獲判無罪確定。但民事訴訟,蘇對於吳家人的求償,須舉出反證,證明沒有侵權行為,因有諸多判決不完備之處,昨撤銷發回更審。 \n 死者兒子吳東諺,當年驚嚇過度而肌肉萎縮,長年靠呼吸器維生,都靠伯父照顧。伯父昨感嘆,「現在吳東諺的狀況就是等死」,不奢求獲賠,只希望可以走完訴訟程序,獲得司法正義判決。

  • 墜海計程車貼「投保2000萬」 一查只有強制險 死者家屬傻眼

    墜海計程車貼「投保2000萬」 一查只有強制險 死者家屬傻眼

    \n台中港15日凌晨發生計程車墜港意外,車上5人僅1名乘客破窗逃生,司機與其他3名乘客不幸喪生。墜海計程車上貼有「本車投保兩千萬責任險」的貼紙,但經查該車只有保200萬元強制險。對此,車行表示,當初有要求司機加保旅客責任險,但他嫌貴不願投保,而這輛計程車是司機靠行,車行無法強迫加保。 \n \n41歲謝姓男子駕駛計程車,昨凌晨載4名男子進入台中港區碼頭。監視器畫面顯示,凌晨下大雨,計程車打左轉燈緩緩靠近岸邊,疑因開過頭要迴轉,沒減速也沒煞車,就這樣慢慢的開向海,180度倒栽蔥、車底朝上翻落海中沉沒。 \n \n左後座李姓乘客慌亂中以腳踹破車窗玻璃,自行脫困,攀附岸際,泡水近1小時,等漲潮水位上升,才爬上岸報案,其餘4人則不幸溺斃。 \n \n家屬接到噩耗悲痛不已,且司機和車上船員皆是家中經濟支柱,突發意外,4個家庭恐陷入困境。出事計程車上貼有「本車投保兩千萬責任險」的貼紙,但計程車司機所屬車行負責人今(16)日出面表示,這台車僅有保200萬元強制險。 \n \n據三立新聞報導,車行負責人蔡先生表示,這輛車是靠行車,車子所有權為謝姓駕駛,強制險和旅客責任險是司機花錢投保的,但這名司機並沒有保旅客責任險,他們車行也無法強制介入要求,至於車身上的貼紙,應是駕駛自己貼上去的。 \n \n不過車行也強調,該負責的部分他們也會負責,目前每名船員可領到200萬的強制險理賠金,其餘部分,他們車行也絕對會拿出最大誠意,協助家屬爭取並處理後事。 \n

  • 新店隨機殺人案 死者家屬淚灑法庭 希望法官判死

    新店隨機殺人案 死者家屬淚灑法庭 希望法官判死

    新店隨機殺人案兇嫌王秉華遭依殺人罪起訴,台北地院日前開庭,他請求精神鑑定及心理衡鑑做為量刑參考。死者父親今淚灑法庭,表示現在每天流淚、很痛苦,「這個社會怎麼還需要這種人?」死者姊姊庭後受訪更表示,到底還要死幾個人,司法才會真正改革?希望法官判死刑。 \n \n檢方起訴指出,王男3月13日晚間10時許,在車上因吃飯問題與妻爭吵,一氣之下,拿起料理刀下車,衝向暫停路邊的林姓機車騎士,狠刺林男背部1刀,致林男左心室刀傷、血胸、出血性休克死亡。 \n \n先前開庭,王男辯稱有多重人格,殺人當天沒有按時吃藥,無法控制自己,還邊哭邊求情,希望交保替死者上香,並與家人團聚、盡孝道;今天開庭改口承認故意殺人,犯案後因心裡害怕,才會逃跑,辯護律師則替他求情,稱王男符合自首要件。 \n \n王男雖然認罪,但仍希望精神鑑定及心理衡鑑,表示自己曾有失控行為,也有就醫紀錄,犯案當天行為與他過去表現不同,才會想要鑑定;辯護律師則說,在殺人罪這樣的重大案件,慎重起見應該要鑑定,做為法官量刑的參考。 \n \n檢察官駁斥,王男並未提出精神可能異常的證據,且王男自陳犯案後會害怕、會逃跑,顯見有辨識、控制行為能力,沒有鑑定必要。 \n \n死者父親及姊姊今到庭參與訴訟,父親表示,社會怎麼還需要這種人,殺人後還要鑑定,小孩養到30幾歲,就這樣被殺死,真的很難過,每天都在流淚,這種人如果讓他出來,下一個不知道要輪到誰?希望司法好好判,對社會有個交代。 \n \n庭後,死者姊姊也激動表示,每次遇到殺人案,兇嫌都可以精神鑑定,然後就免死或無罪,從小燈泡命案到現在,司法改革到底改了什麼?台灣到底還要死多少人?希望法官判王男死刑。 \n

  • 騎警踐踏抗議女孩引眾怒!川普致電「慰問」 死者家屬被當「空氣」?

    騎警踐踏抗議女孩引眾怒!川普致電「慰問」 死者家屬被當「空氣」?

    \n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死亡,目前抗議活動已經席捲22個州、32個城市以及華盛頓特區,在德州就有網友發布了一則影片,畫面中騎警居然踐踏過倒地的抗議民眾且沒有下馬查看,立即引發抗議群眾憤怒,另外美國總統川普曾透露,他已在29日與佛洛伊德的弟弟通過電話,但是當事人無奈回應,他試圖和川普溝通,但卻根本沒機會「講話」。 \n \n佛洛伊德之死事件在美國持續發酵,除了激化種族對立外,示威遊行抗爭也變調為全美暴動。像是德州休士頓市政府前的抗議活動,找來警方坐鎮過從民眾拍到的影片畫面卻看到,一位手抗議告示牌的女孩行經一位騎警前方時,女孩居然被馬匹踢倒並踐踏過去,騎警沒下馬查看,立即引發周邊抗議的市民反彈,甚至丟擲物品。 \n \n影片在社群媒體曝光,更是激發廣大網民不滿,要求休士頓警方出來說明。休士頓頓警察局長阿塞維多事後表示,他認為這位騎警不是故意的,「員警和這名女抗議者一樣,在觀察周圍發生的事情,沒有注意到彼此。騎馬如同開車,需要時刻小心放慢速度」。針對影片中的內容,休斯頓警方則回應,將進一步調查具體情況。 \n \n非裔的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員警過度執法不幸猝逝,引爆種族對立的示威暴動在美國各地蔓延。死者弟弟表示,他想替佛洛伊德申張正義,但先前接到川普致電慰問時,卻沒機會「講話」。 \n \n川普曾透露,29日與佛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斯(Philonise Floyd)通過電話稱,這是國家對佛洛伊德家人的最深切慰問和最由衷的同情,他和死者家人談了話,並稱他們是很棒的人,但並未交代談話細節。 \n \n菲洛尼斯事後接受訪問時無奈表示,他試圖和川普溝通,但是通話時間非常短,川普甚至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她透露自己只是想要伸張正義,不敢相信警方在光天化日之下會動用私刑,但是川普和他通話的過程中,他感覺川普「不想聽我在說什麼」,菲洛尼斯甚至痛心表示,「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沒人應該被這樣對待」。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華山分屍凶手逃死 死者家屬淚求高檢署聽見了今提上訴

    華山分屍凶手逃死 死者家屬淚求高檢署聽見了今提上訴

    喧騰一時的華山分屍案,高等法院認定性侵殺人並肢解屍體棄屍的凶手陳伯謙,符合自首符合減刑要件,日前推翻一審死刑判決,逆轉改判無期徒刑,此一判決引發家屬及社會大眾不滿。台灣高檢署認為,高院認定陳伯謙符合自首要件尚有疑義,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由,29日正式提起上訴,請求最高法院撤銷判決。 \n \n凶手陳伯謙被控性侵、勒斃酒醉的高姓女學員,並肢解成7大袋棄屍,一審認為陳犯行人神共憤,判處陳死刑,但高院4月7日宣判,認定陳因自首符合減刑要件,逆轉改判無期徒刑、禠奪公權終身。當天聆判的高女父親表示,無法接受這樣的判決,將請檢方提上訴。 \n \n據了解,高檢署認為,陳伯謙在檢方偵查時就以他在警方逮捕前,就已坦承犯行,符合自首要件求輕判,北檢曾傳訊承辦的派出所長,所長證稱警方當時已有確切根據,合理懷疑陳是凶嫌,認定陳不符自首要件,一審亦認同陳不符自首要件。 \n \n但高院卻以陳嫌供出棄置屍塊地點,作為符合自首要件,顯有疑義,因此高檢署認為高院判決違背法令,今上訴最高法院,請求最高法院撤銷高院判決,發回更審釐清自首要件疑義。 \n \n39歲陳伯謙是射箭教練,在華山草原上搭建「野居草堂」,推廣傳統弓道技藝,高女數度至草堂上課,2018年5月31日下午4時,高女到草堂飲酒聊天,翌日凌晨高女酒醉昏睡,陳趁機性侵並勒斃她,將屍體藏放在草堂內塑膠箱,還偷走高女背包內的200多元花用。 \n \n6月3日深夜11時,陳持教學用利刃將高女分屍,在草堂內就地肢解成13塊,分屍成7袋,並將死者左乳、下體割下,4日清晨將屍塊載運至陽明山區棄置,再返回草堂以明礬、鹽覆蓋左乳、外陰部返回住處,企圖製成標本收藏。 \n \n家屬苦尋不到高女,曾帶搜救犬前往草堂尋找,警方也查出高女最後現身在草堂,6月17日警方第2次調查陳男,陳才坦承殺害高女並棄屍。 \n \n一審審理期間,陳翻供否認殺人,推稱凶嫌是「Eric」的男子,但卻提不出「Eric」身分。檢方及一審都認為,警方在高女家屬通報失蹤後,立即調閱附近監視器畫面清查,且懷疑陳殺人,陳不符合自首要件,一審判處死刑。 \n \n但高院卻認定,陳是主動向警方坦承犯行,警方報請檢察官偵辦後,依據陳供述尋獲遭肢解棄屍的屍塊軀幹,符合自首要件。 \n \n高院認為,陳為掩飾自身殺人罪行,竟支解屍體棄置山區,甚至遺留部分屍塊意圖作為標本,犯行惡性重大,令人髮指,本應量處極刑,但因他符合自首要件,依法減刑,改判無期徒刑。

  • 新店隨機殺人案 凶手親友上門談和解死者家屬驚恐

    新店隨機殺人案 凶手親友上門談和解死者家屬驚恐

    新店發生驚人的隨機殺人案,轄區的台北地檢署、台灣高檢署甚為重視,均向死者林男家屬表達慰問及關懷,但林男家屬向高檢署檢察長邢泰釗透露,事發後沒多久,就有人上門要跟他們談和解事宜,家屬不知對方為何知會悉地址,並對於住居所等資訊外流一事甚為擔心,為此邢泰釗一度請求警方定期到林男家屬巡邏查訪。 \n \n台北地檢署表示,本案發生後,新店警分局即派員前往醫院慰問被害人家屬及關懷協助,並將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台北分會之「犯罪被害人權益手冊」提供給家屬,台北分會也與被害人家屬聯繫,給予被害人家屬即時關懷協助。 \n \n關懷協助包涵全程陪伴及安慰被害人家屬面對解剖流程;協助被害人家屬通過「一路相伴專案」審查,指派律師協助法律訴訟事宜,並致贈慰問金,並聽取家屬的訴求與困境;協助家屬處理相關訴訟程序事宜。 \n \n台北分會志工將持續陪同家屬進行各階段訴訟程序,希望能撫慰並陪伴家屬走出喪親之痛,讓家屬面對未來的挑戰不再感到無助,並逐漸走出喪親之痛。

  • 逼死同學害墜樓 2霸凌者靈堂下跪 家屬要他們跟死者「面對面」

    逼死同學害墜樓 2霸凌者靈堂下跪 家屬要他們跟死者「面對面」

    校園霸凌事件層出不窮,許多被害者直至長大成人都無法抹去陰影,甚至有人為此輕生,日前馬來西亞一名17歲少年,就疑似飽受同學霸凌而走上絕路,事後兩名霸凌者在父母的陪同下,前往死者靈堂下跪懺悔,死者家屬要他們對遺體面對面說真心話。 \n \n中國報報導,馬來西亞月初發生一起少年輕生事件,他疑似是因為長期飽受同學的欺負、捉弄、惡整而走上絕路。兩名被指施加霸凌者的少年也在父母的陪同下到死者靈堂下跪致歉。死者家屬面對兩人忍不住悲痛對兩人指責,死者父親還要求兩人到靈柩旁跟死者面對面對話,表示只要「說實話」就選擇原諒他們。 \n \n靈堂現場死者家屬情緒激動,紛紛怒斥霸凌者父母不會教育小孩、害死一條人命等等,面對死者家屬的指責,霸凌者親屬也無言以對。 \n \n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殺女友媽被原諒 男判刑13年

    殺女友媽被原諒 男判刑13年

     男子韓沅彬,因不滿女友鄭裕燕的母親阻止交往,去年竟和女友共謀殺害鄭裕燕的王姓母親。因死者家屬向法官求情,希望韓嫌能早日回到社會,做一些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橋頭地方法院27日依殺人罪,判韓有期徒刑13年8月;唆使男友殺母的鄭裕燕,則觸犯刑責較重的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判刑15年6月。 \n 另外,前年6月發生的屏東潮州海陸士兵遭誤殺案,兩派男子鬥毆卻認錯人,造成陸戰上兵何勝文無端枉死案,屏東地院27日依殺人等罪,判決開槍行凶的洪偉智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兩案都可上訴。 \n 去年7月才滿20歲的韓沅彬,和小1歲的女友鄭裕燕,不滿女友母親王女反對2人交往,透過Line密謀殺人,購買水果刀後,在大社區果菜市場殺害王女。橋頭地院合議庭認為韓因為喜歡鄭女,才失去理智犯下此案,想藉此挽回女友的心,犯案後坦承罪行、寫悔過書,並向被害家屬道歉。 \n 儘管韓因經濟能力不足,未能與死者家屬達成和解賠償損害,但死者家屬到庭表示不希望判處韓死刑或無期徒刑,希望他能早日回到社會,做一些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 \n 至於鄭裕燕,合議庭認為,她因為不滿母親的嚴格管教方式,一時糊塗與情緒衝動,教唆韓沅彬殺母,從對話紀錄來看,鄭有參與討論如何殺害母親,屬共同正犯。 \n 合議庭認為,韓、鄭兩人都還年輕,經醫院鑑定,韓的再犯可能性不高,加上他已悔過,且死者家屬求情,及考慮鄭裕燕有輕度智能問題,因此分別判韓13年8月、鄭15年6月徒刑。

  • 縱火案死者家屬現場哀戚招魂 鋁梯引導死者

    縱火案死者家屬現場哀戚招魂 鋁梯引導死者

    台南市玉井「真理家族前輩堂」昨凌晨疑遭縱火,造成7人死亡的慘劇。死者家屬今天下午到現場參與招魂儀式,聲聲呼喚親人的名字。有家屬說,盼追究縱火者的責任。 \n 真理家族前輩堂下午舉辦招魂儀式,在建物旁擺放香案,安排死者家屬參加,由禮儀業者協助進行簡單程序。除了聲聲呼喚親人的名字之外,還在建物外側擺上鋁梯,象徵引導死者。死者陳姓女子的弟弟表示,應該追究涉嫌縱火者的責任。 \n 台南地檢署對7名死者遺體初步相驗,確認死者死因都是大火導致多處燒傷窒息。除了1名死者是被救出火場送醫不治,在火場內的6具遺體嚴重毀損,其中1名死者有待DNA比對確認身分,其餘死者遺體已由家屬確認領回。真理家族選擇在前輩堂附近的另一處建物真理佛堂設置靈堂,將擇日舉行聯合公祭。 \n \n

  • 母子3屍案死者家屬認屍哀傷不語

    母子3屍案死者家屬認屍哀傷不語

    台中市中區光復路1棟大樓出租套房內,7日晚間發生母子離奇3屍命案,由於3人遺體已呈腐化現象,目前於台中市立殯儀館暫冰存,台中地檢署檢察官8日上午11點多進行相驗,以釐清死因,陳姓死者家屬到場配合相驗勘察筆錄,神情顯得哀傷、沉默不語。 \n \n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上午11點多進行相驗,疑似死者陳姓女子的胞姊,2位女性家屬先由警方帶到殯儀館冷凍庫確認死者遺體,初步認出死者為29歲陳女與年約1歲左右的雙胞胎兒子,面對媒體詢問不發一語。 \n \n 根據了解,死者伯母指出陳姓死者相當乖巧,但很少回彰化老家,很久沒見到母子3人,2名疑似死者胞姊的女性家屬面對媒體詢問,是否對母子3人死因存疑?但家屬不願多提,檢方不排除自殺或他殺,死因仍待相驗後結果以釐清。

  • 博士生撞死國道警 判賠400萬緩刑

    博士生撞死國道警 判賠400萬緩刑

     在工研院工作的王姓博士生,去年11月開休旅車從國道1號南下到湖口路段時,未注意前方國道楊梅分隊3名警員正在協助排除故障車輛,超速撞傷2名員警,其中,21歲警員王黃冠鈞傷重不治,新竹地院依過失致死罪將王男判刑1年、緩刑3年,1年內應付400萬元給死者家屬,未履行檢方得聲請撤銷緩刑。 \n 判決指出,30歲王男去年11月23日凌晨,駕車南下到湖口路段時,超速又未注意車前狀況,直接撞上警車及故障車,導致21歲的國道實習警員王黃冠鈞重傷,急救4天仍然宣告腦死,家屬忍痛器捐遺愛人間。 \n 王男自首並向被害人家屬表示歉意,願以名下房產增貸付400萬元賠償,辯護人也幫稱王會再以分期另付100萬元賠償,但雙方條件有差距,未能和解。 \n 法官認為,王在國道超速,未注意車前剛好有執行勤務的警車,自後方高速、未煞車撞上警車,使得甫從警專畢業、初任警員的王黃冠鈞喪生,考量王坦認犯行,並積極彌補死者家屬,雖未完成和解,但未推諉。 \n 法官表示,王在開庭時憶及案發經過也表現悔意、深刻反省,且正攻讀博士,沒有前科,同意給予緩刑3年,以勵自新,並兼顧死者家屬權益,要求應在判決確定1年內兌現賠償承諾,否則撤銷緩刑。

  • 博士生撞死國道警 判刑1年緩刑3年賠400萬元

    博士生撞死國道警 判刑1年緩刑3年賠400萬元

    攻讀博士的30歲王姓男子,去年11月間開休旅車從國道1號南下到湖口路段時,未注意前方國道楊梅分隊3名警員正在協除排除故障車輛,撞傷2名員警,其中21歲警員王黃冠鈞重傷不治,新竹地院依過失致死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3年,1年內應付400萬元給死者家屬。 \n \n 交通調查指出,去年11月23凌晨,王男駕駛休旅車至肇事路段時路況、夜間照明及視距良好,王男在該路段貿然超速,未注意車前狀況,直接撞上警車及故障車,導致警員王黃冠鈞死亡,確犯過失致死罪。 \n \n 法官認為,王男在國道超速,沒注意車前剛好有執行勤務的警車,自後方高速、未煞車撞警車肇禍,使剛從警專畢業、初任警員的王黃冠鈞喪生,對其家屬有不可承受之痛。 \n \n 王男自首並向被害人家屬表示歉意,願增貸付400萬賠償,同時願以分期付另100萬賠償,但雙方條件有差距,未能和解。 \n \n 法官並鎮認王男並非沒有誠意彌補死者家屬的損失,開庭時憶及案發當時確有悔意,犯後態度良好,且正攻讀博士,無前科素行,因一時疏忽肇生車禍,致被害人死亡。 \n \n 法官審酌王男坦認犯行,並積極洽談和解,雖未完成和解,但對過錯也未推諉,確有悔意,已深刻反省,認定已知警惕,同意給予緩刑,以勵自新。 \n \n 法官同時兼顧死者家屬權益,要求王男判決確定1年內應付400萬元給死者家屬,若未履行賠償,檢方得申請聲請撤銷緩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