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毒針的搜尋結果,共37

  • W飯店小模命案 傳播妹Call密醫遭判刑7月

    W飯店小模命案 傳播妹Call密醫遭判刑7月

    「W飯店」毒趴命案,郭姓女模混用多種毒品中毒身亡,參與毒趴的傳播妹「醬醬」劉秭安,因打電話找「密醫」打排毒針,遭依違反醫師法起訴,台北地院審結,今判劉女7月徒刑,可上訴。 \n \n「土豪哥」朱家龍2016年12月在W飯店連開3天毒趴,郭女因吸毒過量,出現大小便失禁、意識不清等症狀,現場人員未將她送醫,而是連絡密醫吳柏澂到場施打排毒針,吳男後遭依違反醫師法判刑9月定讞。 \n \n法院審理期間,法官發現打電話聯絡密醫的是劉秭安,認為她是共犯,依職權告發,台北地檢署去年底另案將她起訴。 \n \n先前開庭時,劉秭安邊哭邊說,她只是要救那個女生,但當下根本沒有其他人願意幫忙,才會打電話給吳柏澂,自認沒有犯罪;辯護律師則說,劉女沒有共同做侵入性治療行為,也未從中獲利,並不清楚吳男不具醫師資格。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n

  • w飯店小模命案 傳播妹「醬醬」找密醫打排毒針被訴

    w飯店小模命案 傳播妹「醬醬」找密醫打排毒針被訴

    喧騰一時W飯店郭姓小模死亡案,涉案的「土豪哥」朱家龍已入監服刑,但當時郭女毒發之際,在場人士曾找密醫吳柏澂打「排毒針」,台北地院審理時發現吳男是傳播妹「醬醬」劉秭安找來的,向檢方告發劉女涉嫌違反《醫師法》,台北地檢署31日將劉女起訴。 \n \n檢方調查,朱家龍2017年12月4日起,在W飯店找藥頭、傳播妹連開3天毒品趴,參加的郭姓小模因用藥過量,7日凌晨出現神智不清、胡言亂語、痙攣抽搐等異狀,最後因未及時送醫而死亡,朱家龍被依轉讓禁藥罪判刑2年10月定讞,2019年10月入獄服刑。 \n \n檢方查出,郭女毒發時,在場人士沒人要幫忙送郭女去醫院,反而找來吳柏澂幫郭施打「排毒針」,吳因違反《醫師法》被起訴後,台北地院審理發現,當時提議找吳的是傳播妹「醬醬」劉秭安,事後還付2500元給吳,依職權告發劉女和吳有犯意聯絡,向檢方告發,檢方今依法起訴。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n

  • 夫亡5年 醫師娘接診所違法幫毒蟲打排毒針被抓

    夫亡5年 醫師娘接診所違法幫毒蟲打排毒針被抓

    台中市桂姓護理師利用亡夫醫師遺留的診所,為患者施打「排毒針」、「美白針」,經台中地檢署指揮偵辦查獲,檢方今天命她需付公庫5萬元,並服滿義務勞務,給予緩起訴處分。 \n 台中地檢署緩起訴處分書指出,53歲桂姓婦人具有護理師資格,原在擔任醫師的葉姓丈夫開設診所內服務,但葉姓醫師於民國103年10月5日死亡。 \n 桂婦在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下,自104年2月間至108年10月31日被查獲止,接手經營診所內各項醫療業務,在未經醫師指示下,為多名患者進行抽血、施打「排毒針」、「美白針」等醫療行為。 \n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在偵辦毒品案件時,意外得知多名施用毒品嫌犯,在前往警局或到地檢署報到採尿前,到不詳地點施打排毒針,以求僥倖通過驗尿,經檢察官指揮台中市警察局第三分局長期布線追查。 \n 今年10月31日,檢察官會同台中市衛生局前往桂婦診所行政稽查,當場查扣液態維他命、生理食鹽水、針頭等犯罪工具,另發現桂婦為幫助女兒友人請假,甚至曾偽造醫師診斷證明書。 \n 桂婦向檢方坦承,為病患施打的排毒針成分,是治療肝臟藥物、維他命B群、葡萄糖,較貴針劑會再加銀杏,價格從1380元至2500元不等。 \n 檢方認為,桂婦貪圖小利擅自執行醫療業務營利,危害醫療制度,對病患生命、身體健康產生影響,且未協助患者戒毒或規勸戒毒,違反醫師法罪證明確,審酌她犯後坦承犯行、配合調查且深感悔悟,命向公庫支付5萬元,並服滿200小時義務勞務,始給予緩起訴處分。

  • 基隆海灘成毒趴天堂?志工淨灘竟撿出61支帶毒針頭

    近日有陳姓民眾號召大眾,於昨天上午開始在基隆市外木山沙灘,進行70分鐘的淨灘活動,竟然撿到多達81支帶有針頭的針筒,其中含有小劑量毒品多達61支,讓這群志工嚇傻了! \n \n一名陳姓淨灘志工在臉書不公開社團「爆料公社」發文,表示這次淨灘活動,竟然撿了81支帶針頭的針筒,其中小劑量的毒品針頭就佔了61支,他指出這種小劑量針頭,過去能撿到15支針筒已經很多了,沒想到這次竟然「爆量」。 \n \n陳姓志工認為,以前糖尿病患者用針筒來注射胰島素,但他也建議現在醫療發達,有更好用的胰島素注射器。他困惑,「單一種大量出現在海灘上,這就是出現很大的『問題』,也絕非偶然!」他慶幸還好有先被志工撿到,否則要是不小心傷到遊客後果不堪設想。 \n \n大量針筒的照片一出,立刻引起網友熱烈討論,「嚇死人,台灣毒品泛濫真的很嚴重」、「以後到海灘不敢打赤腳了!」、「不管是什麼用途,空針這樣亂丟就是不對」、「謝謝你們的愛心」。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n

  • W飯店命案幫小模打「排毒針」 密醫判囚9月定讞

    W飯店命案幫小模打「排毒針」 密醫判囚9月定讞

    發生在前年的W飯店小模命案,「土豪哥」朱家龍主辦毒品派對,最後導致郭女不幸死亡,過程中被找來幫忙打「排毒針」的吳姓密醫,一審遭依違反醫師法判刑10月,高院考量他犯後態度尚可,酌減刑度後改刑9月,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n \n29歲朱家龍被控2016年入住飯店後,隨即前往酒店與友人聚會飲酒,隔天他與友人回到W飯店續攤開毒趴,並邀多名傳播妹同樂,朱提供毒軟糖、毒梅片等各式毒品,郭女進入飯店房間與眾人連開3天毒趴,期間郭女持續混用至少9 種毒品致死。 \n \n上周高院審結後認定,朱男得知參與派對有人出狀況,未積極阻止續辦派對,也未告知飯店立即退房,最後導致郭女死亡,維持一審刑度,依轉讓禁藥致人於死罪將他判刑10年。 \n \n至於收取2500元幫忙打排毒針的吳姓男子,北院依違反醫師法將他判刑10月,高院考量他犯罪所得非多,且他犯後態度尚可,酌減刑度後,將吳男改判9月,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W飯店命案幫小模打「排毒針」 密醫二審減輕改判9月

    發生在前年的W飯店小模命案,「土豪哥」朱家龍主辦毒品派對,最後導致郭女不幸死亡,過程中被找來幫忙打「排毒針」的吳姓密醫遭違反醫師法起訴;一審將吳男判刑10月,高院考量他犯後態度尚可,酌減刑度後改判9月。全案可上訴。 \n \n前年12月2日朱男入住W飯店後,先到酒店與洪男消費,隔天凌晨再到W飯店續攤開毒趴,並邀江哲瑋及多名傳播妹同樂,眾人在房間內用骰盅玩遊戲,每擲1次,輸家須飲用毒咖啡包沖泡的飲料或酒類、毒軟糖、毒梅片等毒品,由土豪哥無限量免費供應。 \n \n郭女等女子去年12月4日進房,眾人又連開3天毒趴,持續吸毒玩樂超過40小時,期間郭女未闔眼,且持續混用至少9種毒品,7日凌晨4點多,她出現神智不清等情況,洪聖晏未即時將她送醫,等她出現意識不清、呼吸異常、大小便失禁,才被緊急送醫,終究不治。 \n \n台北地院依轉讓偽藥致死罪判處朱家龍10年徒刑,同案另4名被告,酒店經紀洪聖晏、土豪哥友人蔡逸學各判刑10年6月及10年,藥頭張子奕判刑4年2月,江哲瑋判刑9年,目前高院審理中。 \n \n收取2500元幫忙打排毒針的吳姓男子,北院依違反醫師法將他判刑10月,高院考量他犯罪所得非多,且他犯後態度尚可,酌減刑度後,將吳男改判9月。全案可上訴。

  • 毒針殺狗射中孕婦!偷狗賊落跑一屍兩命 終判死刑

    大陸福建一名偷狗賊2年前利用「毒箭」獵狗,意外射中一名懷有7月身孕的孕婦,導致婦人中毒身亡,造成一屍兩命的悲劇。當地法院22日宣判該賊依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 \n判決指出,邱姓男子於2015年12月2日凌晨4點,拿著弓弩及5支毒針從福建晉江市出發,準備上街偷狗轉賣,不料在漳平市官田鄉某處意外射中正從菜園回來的李姓孕婦。當時邱男因為受到驚嚇,馬上開車逃逸,孕婦則自行將箭拔出再跑回家,結果昏倒在丈夫面前,送醫院急救2個小時後仍不治身亡。 \n警方表示,李婦身中的毒箭內含有「氯化琥珀膽鹼」,當時她的右腿中箭後,導致呼吸循環功能衰竭身亡。而邱男明知射中人,卻掉頭就跑,導致被害人失去搶救機會,所以已經構成殺人罪,且違反了買賣危險物質罪。 \n法院宣判指出,邱男過去曾有前科,屬於累犯,依法予故意殺人罪及非法買賣危險物質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 施打上萬元肉毒針  佯稱「領錢」落跑

    施打上萬元肉毒針 佯稱「領錢」落跑

    38歲周姓男子上月16日晚間6時許,到新北市中和區某醫美診所施打價值1萬8000元的肉毒桿菌,他打完針後向診所櫃台人員說,「我身上錢不夠,到一旁領錢!」櫃台人員不疑有他,豈料,周男一出診所立即搭計程車逃逸,診所苦等多時才知道遭騙,向中和警分局提出詐欺告訴。 \n \n警方調查,周男有詐欺前科,並非第一次到該診所施打肉毒桿菌,上月16日他再度預約打肉毒桿菌,打完針後卻佯稱領錢,隨後搭計程車逃逸,警方目前已鎖定周男,通知他到案說明。診所人員向警方表示,肉毒桿菌價值1萬8000元,因為周男曾經施打過,才會相信他是外出要去領錢。

  • W飯店女模命案 密醫打排毒針判刑10月

    W飯店郭姓小模命案,郭女因參加「土豪哥」朱家龍、主辦的毒品派對,吸毒過量暴斃前,在場的洪聖晏等人曾找密醫吳柏澂到飯店為小模施打「排毒針」,案經台北地方法審結,18日依違反《醫師法》將吳判刑10月,併科罰金33萬元。 \n \n郭姓女模去年12月7日早上身披浴袍,意識模糊,在江姓與洪姓男子、劉姓女子等人攙扶下,從WHOTEL搭計程車前往國泰綜合醫院治療,隨後轉往台北榮民總醫院急救,仍宣告不治。案發後檢警追查發現,去年12月2日晚間,土豪哥先訂了W飯店「2502」號房後,先到「王牌101」酒店,與高職同學洪聖晏、蔡逸學飲酒聚會,接著再到飯店續攤,也邀請江哲瑋和「娜娜」、「Rara」、「Emily」等傳播妹到場,土豪哥進入房間便拿出安非他命、一粒眠等一共10種毒品,供眾人無限享用。 \n \n直到12月7日凌晨,郭女因混合施用多種毒品中毒,開始出現反覆穿脫、神智不清等異狀,洪聖晏、蔡逸學等人未將郭送醫急救,反先通知密醫吳柏澂到場施打「排毒針」。吳到案時坦承自己並無領有醫師執照,卻替郭女施打針,但發現情況不對時有建議現場人員趕快將其送醫。檢方認為,吳柏澂明知無醫師執照,仍違法從事醫療行為,事後檢察官依違反醫師法起訴吳。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W飯店郭姓女模命案爆案外案

    W飯店郭姓小模命案,郭女參加「土豪哥」朱家龍主辦的毒品派對,吸毒過量暴斃前,在場的洪聖晏等人曾找密醫吳柏澂到飯店為小模施打「排毒針」,案經台北地方法審理後,合議庭認為吳柏澂是由傳播妹「醬醬」劉秭安找來替郭姓小模打排毒針,該次密醫行為劉女與吳有犯意連絡、行為分擔,共犯違反《醫師法》嫌疑,主動依職權告發劉女,由檢方另行偵查是否構成犯罪。 \n合議庭認為,劉秭安因知道吳柏瀓會替人施打含有林格爾氏液注射液、複合維他命B、新俾爾寧注射液等混合藥物的「排毒針」,去年12月7日,她在W飯店2502號房看見郭姓小模因施用毒品過量產生不適症狀後,打電話請吳柏澂到W飯店2502號房為郭女打排毒針,吳於當晚9時7分到達後替郭女打排毒針,劉並交付2500元給吳。 \n合議庭因此認定,劉秭安請吳到場打針是共同基於「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違反醫師法的犯意聯絡,共同觸犯醫師法「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嫌」,因這部分,劉女並未以被告身分接受檢察官偵查,因此在判處吳柏澂10月徒刑,併科罰金33萬元後,主動依職權告發劉秭安與吳柏瀓共犯違反醫師法,由檢方另行偵查。

  • 施打排毒針 毒趴圈密醫遭訴

     北市信義區W飯店毒趴導致郭姓小模致死案,台北地檢署查出,當時房內眾人見郭女神智不清,不僅未送醫還以2500元代價找來在「毒趴圈」頗具知名度的「密醫」吳柏澂,為郭女施打含有維他命B和新俾爾寧藥劑的排毒針,昨依違反醫師法起訴吳男。 \n 檢警查出,吳柏澂是不少富二代毒趴的指名排毒密醫,只要有人在毒趴身體出狀況,吳皆會接受電召前去打針。事實上,吳2008年間,即於三峽開設鄉恩診所無照看診、開藥、注射,被依違反醫師法、偽造文書罪被判刑1年8月確定,2011年11月獲假釋出獄。 \n 起訴指出,「土豪哥」朱家龍去年12月2日入住W飯店2502號房,邀酒店經紀洪聖晏、鐵工廠小開江哲瑋及多名傳播妹作陪,並提供大批毒軟糖、毒梅片同歡;4日凌晨4時,傳播妹「曼曼」與郭姓小模進房助興,一行人吸毒玩樂逾40小時,郭女持續吸毒且未曾闔眼休息。 \n 7日凌晨4時,郭女因混合施用多種毒品中毒,出現反覆穿脫衣服、神智不清等異狀,洪聖晏等人未立即將郭送醫急救,反而通知密醫吳柏澂到場施打「排毒針」。 \n 吳柏澂到案後,坦承沒有醫師執照,為郭女施打含有維他命B、新俾爾寧藥劑以及點滴等「排毒針」,聲稱可加快代謝,施打過程不到1小時。吳柏澂還說,當時見郭女怪怪的,曾建議開趴者將郭女送醫,但眾人不肯只好作罷。其他醫師也表示,排毒針根本沒有解毒功效。

  • W飯店女模案 密醫打排毒針遭起訴

    W飯店女模案,檢方第二波偵結後,今天就密醫吳柏澂替女模打排毒針部分偵結,認定吳男沒有醫師執照卻執行醫療行為,依醫師法起訴吳男,審酌他是累犯向法院建請加重其刑。 \n 台北地檢署2月22日偵結認定「土豪哥」朱家龍及友人洪聖晏、蔡逸學涉犯轉讓偽藥、禁藥致死罪嫌;被告江哲瑋、張子奕涉犯販賣毒品罪嫌,陳秉澤涉犯湮滅他人刑事證據罪嫌,將他們一併起訴。目前由台北地院審理中。 \n 北檢就施用毒品部分,3月7日審酌朱家龍、洪聖晏完成觀察勒戒,已無繼續施用毒品狀況,將兩人不起訴。 \n 北檢今天就吳柏澂去年12月7日早上在W飯店內為小模打「排毒針」部分偵結,吳男坦承沒有醫師執照卻執行醫療行為,當天他收費新台幣2500元,「排毒針」可使被施打人增加代謝及補充體力,當天沒有替小模打完,並建議在場人員趕快將她送醫;檢方查出,「排毒針」內容為綜合維他命B、新俾爾寧及點滴液。 \n 檢方審酌,吳男在5年內再犯罪,為累犯,今天依違反醫師法罪嫌起訴,建請法院加重其刑。1060327 \n

  • W飯店小模案 「排毒針」密醫遭起訴

    台北地檢署偵辦W飯店郭姓小模毒趴命案,繼依藥事法起訴朱家龍等6人,並對朱具體求刑12年後,今日另依違反醫師法,起訴涉嫌幫郭女打「排毒針」的密醫吳柏澂。 \n \n吳柏澂到案坦承沒有醫師執照,供稱當時見郭女怪怪的,曾建議開趴者將郭女送醫。 \n \n朱家龍去年12月2日入住W飯店2502號房後,邀酒店經紀洪聖晏、鐵工廠小開江哲瑋及多名傳播妹作陪,並提供大批毒軟糖、毒梅片同歡,眾人在房內玩骰盅遊戲,約定輸的人要喝下毒咖啡包所沖泡飲料或冰火酒。 \n \n12月4日凌晨4時,傳播妹「曼曼」、郭女進房助興。一行人吸毒玩樂逾40小時,郭女未曾闔眼休息,且持續吸毒。7日凌晨4時,郭女因混合施用多種毒品中毒,出現反覆穿脫衣服、神智不清等異狀,洪聖晏等人未立即將郭送醫急救,反而通知密醫吳柏澂到場施打「排毒針」點滴。 \n \n檢方認為,吳柏澂明知無醫師執照,仍違法從事醫療行為,違反醫師法罪證明確。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瘦臉風險大 陸美容院毒針流竄

    瘦臉風險大 陸美容院毒針流竄

     3月15日是國際維權日,大陸媒體深入調查微整型產業亂象,發現業者宣稱由南韓進口、沒有中文標示的肉毒桿菌與玻尿酸等針劑,已流向女性常去的美容院、美甲店,簡稱「毒針」,由不具醫護資格的人員施打,號稱可瘦臉。因價格比正規醫院、診所便宜至少10倍,雖然來源不明,風險大,愛美人士仍趨之若鶩。 \n 最近兩會期間、又有「3‧15」國際維權日,官方嚴查走私藥品,業者買藥、注射等大多在微信等網路平台「線上」交易,透過微信、支付寶進行付款,沒有收據、發票等證明,注射地多選擇在公寓樓、快捷酒店或其他環境隱蔽但衛生條件堪憂的場所,執法部門取締困難。 \n 利用網路對外宣傳 \n 醫美微整型使用肉毒桿菌針劑俗稱「瘦臉針」,大陸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只批准2種注射用A型肉毒桿菌,流通和使用場所有嚴格限制。由於正規醫療機構價格動輒在數千元(人民幣,下同),有的甚至要價上萬元,讓一般消費者難以負荷。 \n 受到韓流影響,大陸醫美市場日益龐大,業者看準商機,宣稱從南韓、德國進口肉毒桿菌與玻尿酸等針劑,2014年曾在淘寶上販售,被取締之後,轉往一些資格有問題的醫美診所銷售;大陸近年開始整頓醫美市場,非法進口的針劑改流向最容易接觸愛美女性的社區美容院及美甲店,透過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對外宣傳,吸引消費者上門,再由不明人士施打,成為這些美容院、美甲店的重要利潤來源。 \n 業者表示,在黑市裡,德國貨稱為「西馬」,南韓貨依包裝外盒顏色,分為「白毒」、「綠毒」及「粉毒」,售價紊亂,「白毒」每支450元至650元,「粉毒」650至750元,而且「3支以上可優惠,買10支另送1支」。 \n 怕被查 發貨地經常換 \n 由於是違規販售,店面大多看不到貨,店家放在倉庫裡,等客人上門付費完成才派專人取貨,也有業者要求先預約再領貨,或是透過快遞出貨給外地顧客;為避免公安查緝,業者的貨品倉庫、發貨地點必須經常換。 \n 有的店家不僅販售肉毒桿菌及玻尿酸,還僱用專門人員在店裡為顧客施打,甚至還另行開闢注射室,專門為消費者施打「毒針」或玻尿酸,且因藥品不同,價位懸殊,注射1支「毒針」收費1500元至4000元不等,但這些人員都提不出醫護人員的證照,只說受過培訓。

  • W命案為女模打排毒針 密醫另案偵辦

    W飯店命案,台北地檢署指出,女模因毒品中毒出現神智不清,在場者竟未將女模送醫急救,反而通知吳姓密醫到場打「排毒針」點滴;吳姓密醫部分,另案偵辦。 \n 檢方指出,「土豪哥」朱家龍等人在去年12月2日晚間一同至W HOTEL內舉辦毒品派對,陸續邀集友人到場玩樂,並邀集傳播小姐「曼曼」、及郭姓女模到場作陪助興:朱家龍再找張姓男子等人到場販賣摻有毒品成分的金色小惡魔咖啡包十幾包,無償供參與派對人員施用。 \n 參與派對的人以骰盅玩遊戲,約定以飲用毒品咖啡包或酒類作為遊戲輸家的懲罰,同時房內的人均可自由取用放置於桌上的毒品。 \n 直至12月6日凌晨1時許,朱家龍等人一同吸毒玩樂超過40小時,郭姓女模均未曾闔眼休息,並持續混合施用多種不同成分的毒品及冰火調酒,鮮少攝取水分;同日下午2時許,「曼曼」因混毒而感到身體不適,並出現眼神渙散、語無倫次、撞牆、過於興奮,最後昏睡等異狀;朱家龍明知派對中已有人因施用毒品而發生異狀,竟為圖繼續玩樂,仍持續舉辦毒品派對,任「曼曼」於房內昏睡不止。 \n 後來,郭姓女模在7日凌晨4時許開始,因混合多種毒品中毒而出現反覆穿脫衣服、神智不清等異狀,在場的朱家龍友人見狀,未立即將郭女送醫急救,反而通知吳姓密醫到場為郭女施打俗稱「排毒針」點滴。 \n 郭女在同日上午10時許,因狀況仍未改善並出現意識不清,呼吸聲異常、大小便失禁情形,才將她送往國泰醫院急救,後來轉院至台北榮總救治,但仍不治死亡。 \n 檢方指出,朱家龍自恃家境優渥,數次夥同友人,利用高級飯店舉辦毒品派對,並以高額代價邀集傳播小姐坐檯玩樂,期間以接近無限量供應方式提供參與派對的人混用毒品。 \n 檢方說,朱家龍等人,在死者出現身體不適異狀時,為求躲避刑責,僅通知密醫到場施打「排毒針」,未第一時間送醫救治,終導致死亡結果的發生,事後卻對醫院人員及員警謊稱死者係自行在家中服藥,企圖誤導警方辦案。 \n 檢方審酌朱家龍等人並非初犯,更助長吸毒歪風,且犯後均否認犯行,飾詞狡辯,又湮滅相關犯罪事證,犯後態度顯屬惡劣,毫無悔意,建請法院對朱家龍量處有期徒刑12年。1060222 \n

  • 土豪哥犯罪鐵證 找密醫給女模打排毒針

    土豪哥犯罪鐵證 找密醫給女模打排毒針

    台北地檢署偵辦W飯店命案,查出「土豪哥」朱家龍等人混合10多種毒品、禁藥吸食,甚至發現有傳播妹已身體不適昏睡,仍一再要求藥頭補貨,甚至郭女身體出現異狀,還找密醫打「排毒針」,未第一時間送醫,事後還找人收拾房內毒品滅證,欺騙警方說郭女是在家中自行服藥,誤導警方報案,惡性重大,求刑12年。 \n \n檢方指出,朱家龍自恃家境優渥,數次夥同洪聖晏、蔡逸學,利用高級飯店舉辦毒品派對,並以高額之代價邀集傳播小姐坐檯玩樂,期間以接近無限量供應之方式提供參與派對之人施用混摻有多種偽藥、禁藥成分之毒品,並於派對進行至第4天之際,朱家龍等3人得知已有傳播小姐因施用過量毒品而產生異狀,竟為貪圖玩樂,仍續行舉辦派對,放任身體不適者在房內昏睡,更繼續提供多種毒品任令死者混合施用,而於死者出現身體不適之異狀時,為求躲避刑責,僅通知密醫到場施打「排毒針」,未在第一時間送醫救治,終導致死亡之結果發生,事後卻對醫院人員及員警謊稱死者係自行在家中服藥,企圖誤導警方辦案。 \n \n檢方查出,朱家龍等3人先前曾於北市大直地區某飯店參加毒品派對,朱男3人並非初犯,所為顯然嚴重破壞社會之風氣,更助長吸毒之歪風,且犯後均否認犯行,飾詞狡辯,又湮滅相關犯罪事證,犯後態度顯屬惡劣,毫無悔意,建請分別對朱家龍量處有期徒刑12年、洪聖晏量處有期徒刑11年6月、蔡逸學量處有期徒刑11年。 \n \n另江哲瑋為本次毒品派對之毒品主要來源,且犯後仍矢口否認販賣犯行,飾詞卸責,並有串證、滅證之行為,犯後態度惡劣,就其兩次販賣毒品犯行,建請分別量處有期徒刑8年,應執行有期徒刑11年。 \n \n藥頭張子奕於犯後亦矢口否認販賣犯行,推諉矯飾,犯後態度不佳,就其兩次販賣毒品、販賣毒品未遂犯行,應執行有期徒刑10年6月,併科罰金新台幣50萬元。 \n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金正男之死 非因心臟病或毒針

    金正男之死 非因心臟病或毒針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日前遇刺身亡,馬來西亞政府21日表示,初步驗屍顯示,金正男不是死於心臟病,身上也無刺傷跡象,死因仍未釐清。由於沒有近親出現認屍,也尚未指認死者身分。 \n 大馬衛生部衛生總監諾希山召開記者會表示,解剖死者遺體並未發現心臟病的證據,身上也無針刺傷痕。他說,吉隆坡中央醫院負責解剖遺體,先取得死者身上皮膚和內臟組織,再送往檳城理科大學進行毒理化驗,進一步鑑定死因。 \n 諾希山也說,金正男的親屬並沒有到中央醫院認屍。金正男長子金韓松傳20日晚間抵達馬國,但大批媒體守候在吉隆坡機場卻撲空,後來傳說他可能偽裝成特種部隊進入醫院太平間認屍,因此有記者試圖闖入太平間後門,警方21日凌晨調派約50名特種部隊成員到場維持秩序,數小時後才分批撤退。 \n 馬國衛生部長蘇巴馬廉則澄清說,金韓松沒有到醫院認屍或驗DNA樣本,否則當局就可以採樣他的DNA,確認與死者是否有親屬關係。 \n 另外,金正男遇刺案中率先落網的越南籍女嫌段氏香,因案發時她身穿印有LOL字母的白色上衣,而被稱為「LOL女刺客」。如今據日本媒體起底,29歲的段氏香有外籍男友,她身穿旗袍的美照曝光,與冷血刺客差很大。 \n 日本《朝日新聞》到段氏香位於越南河內郊區的老家採訪,據段氏香64歲的父親表示,她在家中5名孩子中排名老么,18歲高中畢業後,就前往河內市中心生活。他最後一次見到女兒是在農曆新年期間,當時看來氣色不錯。據稱段氏香去年曾向家人說「去過韓國」,也說和外籍男友交往中。 \n 媒體也發現段氏香以前的生活照,照片中她身穿旗袍、身材姣好,妝容相當時尚。段氏香父親還說,「我女兒很乖,村內民眾都知道,連看到老鼠也會怕,怎敢做這麼嚴重的事情」,「我認為她被人騙了,才被逮捕」。

  • 前北韓豔諜:毒針是女人專屬凶器

    前北韓豔諜:毒針是女人專屬凶器

     南韓《中央日報》20日刊出前北韓女間諜袁正華的專訪內容,她認為,北韓可能特意雇用外籍女子毒殺金正男,以便掩蓋自己的行為,同時降低金正男的警覺性。她並談到自己也曾接受毒針訓練,說「毒針就是專門為女人(間諜)而製造的凶器」。 \n 袁正華(音譯,43歲)曾是北韓國家安全保衛部(現在的保衛省)特工,於2001年偽裝成脫北者入境南韓,靠著色誘南韓軍官,為北韓竊取軍事情報,後接獲指令暗殺叛逃的北韓執政「勞動黨」前書記黃長燁,但在策畫過程中於2008年被捕並判刑5年,2013年刑滿出獄後定居南韓。 \n 對於金正男案中的刺客為何是外籍女子,又為何選在機場暗殺?袁正華受訪說,「暗殺能否成功,關鍵在於速度。女人行動更敏捷,更易接近男性目標。…各地都有很多拿人錢財的職業殺手。…北韓從不吝於給錢,像金正男這樣的目標,至少會支付100萬美元(約台幣3080萬元)的定金。」 \n 她又說,「機場布滿監視器…但現在無論到哪兒都有監控,機場人流量大,撤退時出口也多,如果是我也會選在機場下手。…金賢姬當年不也選了機場(動手)嗎?」1987年北韓女特工金賢姬在大韓航空班機放置炸彈,導致客機空中炸毀、機上115人全數罹難。 \n 另外,有關女刺客毒殺金正男的方式,說法不一,袁正華則認為,就算使用噴劑,凶器中也應該有毒針。她說「毒針就是專門為女人(間諜)而製造的凶器」,並談到當年在北韓受訓的情形說:「他們也曾把一排毒針擺在我面前,讓我一一觸摸過後從中挑選作為武器。毒針包括注射器式、鋼筆式、自動鉛筆式、口紅式等多種類型,打開後毒針就藏在裡面。我當時選的是注射器彈簧式毒針,將毒針用塑膠袋密封起來,放到化妝包裡隨身攜帶。」 \n 袁正華又說:「我自己也曾被毒針刺過,因為要了解目標被刺後會出現何種反應。由於(被毒針刺後)有解藥,我就放心躺著接受針刺。」被刺到後會如何呢?「我當時就是睡了過去,沒有任何知覺,醒來也沒有記憶,感覺身體很奇怪。」

  • 北韓暗殺利器 毒針毒槍毒膠囊

     儘管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胞兄金正男死因尚未釐清,韓媒報導指出,北韓間諜除慣用的「美人計」外,向來都用毒物進行暗殺,主要3大武器分別為:毒針、毒槍、毒膠囊。近年被抓的北韓女諜中,以參與100多名「脫北者」及南韓商人的綁架活動的元正華最為出名。 \n 《朝鮮日報》15日報導,北韓間諜曾於1997年使用筆芯中裝有毒針的毒鋼筆暗殺前領導人金正日的姪子李韓永;2011年,南韓政府逮捕一名北韓間諜,這名間諜以毒針暗殺脫北者樸相學;同年8月,46歲的南韓牧師金昌煥在中國丹東救援脫北者時,也疑似遭到北韓間諜以毒針暗殺身亡。 \n 報導稱,北韓間諜使用的毒槍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鋼筆形狀的單發;另一種則是手電筒筒狀的三發型,一旦毒槍的彈頭或毒針射中身體,劇毒物質便會注入身體,約10毫克進入人體,就會引起呼吸停止和心臟麻痺,使人立即死亡。 \n 鳳凰網報導認為,金正男並非死於氰化物或放射性物質,而以神經性毒劑中毒可能性較大。類似沙林、VX的神經性毒劑,可由人體皮膚吸收,當濃度夠高時,五分鐘內即可致人死亡,尤其在機場這類人流量較大的場所,也便於得手後迅速逃脫。

  • 男疑吸毒暴斃 全身紫斑緊握毒針

    男疑吸毒暴斃 全身紫斑緊握毒針

    54歲蘇姓毒蟲,昨天深夜被家人發現疑似吸毒暴斃,全身僵硬出現紫色屍斑,右手還緊緊握注1支毒針,家人感嘆蘇染毒之後自暴自棄,一生都被毒品毀了。 \n \n警方指出,蘇姓男子有多項毒品前科,也曾遭逮多次出入監獄,去年出獄後找不到工作,目前暫由弟弟接濟,住在寶興街某民宅的加蓋鐵皮屋,每天由弟弟會送三餐給他。 \n \n蘇的弟弟表示,昨天上午他要出門工作,買了一個便當放在哥哥房間,當時蘇好像睡著,並無特別異狀。 \n \n昨晚11時許蘇弟返家,發現便當沒有動過,起疑在房間門外詢問:「幹嘛不吃飯?」但蘇沒有回答,蘇弟起疑進入,發現哥哥全身冰冷僵硬,身上並有紫色屍斑,明顯氣絕多時,嚇得連忙報警。萬華警方到場後,在他的右手發現1支毒針,初判蘇可能吸毒後身體不適,突然猝死,全案進一步調查中。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