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民族黨的搜尋結果,共116

  • 郁慕明:不追求國家統一、民族復興 還算得上中山先生的信徒嗎?

    郁慕明:不追求國家統一、民族復興 還算得上中山先生的信徒嗎?

    新黨榮譽主席郁慕明晚間在臉書發文,表示此刻的他,人在中山。經歷大半年的疫情,終於出島,來到大陸,身處孫中山先生的出生地,第四次參加中山論壇。

  • 不只婦聯會 這些公司也遭追殺

    不只婦聯會 這些公司也遭追殺

     內政部依《政黨法》廢止婦聯會立案,法院裁定停止執行確定,婦聯會雖得以喘口氣,但不只遭內政部追殺,也被黨產會認定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387億元資產,這部分連法官都看不下去,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之虞,已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

  • 社論/郝柏村走了,中華民國變了

    社論/郝柏村走了,中華民國變了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101歲辭世,毫無疑問,他是中華民族主義者、中華民國捍衛者、中國國民黨忠誠者,曾經為捍衛中華民族與中華民國鏖戰沙場,但他親歷中華民國由大陸遷移台灣、中華民國不但失去中華民族代表性,其本體與意涵均逐漸異化,中國國民黨也不再是他心目中的那個黨。但他始終熱愛最古典版的中華民國,與大陸交往亦堅持不變。而他究竟是曲高和寡,不合乎時代潮流,或守文持正、卓爾不群,蓋棺亦難論定。

  • 中時社論》郝柏村走了,中華民國變了

    中時社論》郝柏村走了,中華民國變了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101歲辭世,毫無疑問,他是中華民族主義者、中華民國捍衛者、中國國民黨忠誠者,曾經為捍衛中華民族與中華民國鏖戰沙場,但他親歷中華民國由大陸遷移台灣、中華民國不但失去中華民族代表性,其本體與意涵均逐漸異化,中國國民黨也不再是他心目中的那個黨。但他始終熱愛最古典版的中華民國,與大陸交往亦堅持不變。他究竟是曲高和寡,不合乎時代潮流,或守文持正、卓爾不群,蓋棺亦難論定。 \n 對郝柏村個人而言,嵩壽辭世是圓滿此生、往生極樂,但年過70後,親歷政治理念逐漸隨風逝去,1993年離開行政院長的最後戰場,已無力扭轉時局。心雖不死,卻失去戰場,戰士屢發黃鐘之聲,卻聲音微弱。不僅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甚至郝柏村政壇上的家人,在政治立場上也與他漸行漸遠。 \n \n \n 郝柏村的政治立場可包括3個方面:民族、國家、政黨。在民族認同立場方面,郝柏村無疑是堅定的中華民族民族主義者,認為民族必須統一,堅決反對分離主義台獨;他堅持中國人的身分認同,反對去中國化的文化教育。郝柏村曾經感慨,依照他外孫女所讀的歷史教科書,他已成為「亡國之人」,這個情形直至他辭世沒有改變。 \n 即使在國民黨執政期間,也沒有調整過這個使國人成為「亡國之人」的歷史課綱;即使是他公子郝龍斌在台北市長任內,也沒有用行政權力挑戰過這個課綱。現在的國民黨已完全在野,更沒有能力與意願在歷史教育、身分認同上撥亂反正。 \n 在國家認同立場上,郝柏村無疑是中華民國堅定捍衛者。郝柏村經歷八年抗戰、國共內戰、八二三炮戰,擔任過參謀總長、國防部長,一生都在捍衛中華民國的存在與安全。在兩岸關係立場上,郝柏村最後終能擺脫國共內戰與冷戰對抗思維,但長期的忠黨愛國教育,使他不願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1992年時郝柏村任行政院長,堅持中華民國的「一中各表」,是郝柏村對「九二共識」的詮釋,也成為兩岸政治關係的底線。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反對「一中各表」,拒絕接受「九二共識」,2019年又提出「中華民國台灣」論述,郝柏村最後的政治遺產已隨風而去。 \n 在政黨立場上,郝柏村是中國國民黨的忠貞黨員。郝柏村對共產黨一向沒有好感,晚年雖然接受了抗日戰爭是國共兩黨合作的結果,但是從他的談話中可以清楚了解,他對於共產黨在抗戰中的角色與功能是極度保留的。在他的歷史觀中,中國國民黨與蔣介石是民族救亡圖存者,中華民國是台灣政經成就的貢獻者,共產黨與台獨都是國家統一破壞者、是奪權的僭越者。 \n 在黨內與李登輝的「主流/非主流」鬥爭失敗,以無黨籍身分與林洋港共同搭檔在1996年參加總統大選落敗後,中國國民黨已沒有他的舞台,但他對中國國民黨的忠誠仍然沒有改變,即使再不喜歡國民黨的參選人,也選擇「含淚投票」。 \n \n \n 事實證明,不是他遺棄了中國國民黨,而是中國國民黨遺棄了他。多年後,他感慨說「新黨才是正統國民黨」,但是如今新黨也式微了。在他辭世後,中國國民黨內的「郝柏村身影」也將陸續消失。 \n 郝柏村效忠的中華民族、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都不再是他曾經效忠、捍衛的那個民族、國家與黨。那麼,我們應如何看待他的政治遺產?他的公子郝龍斌說,郝柏村的終生職志與遺願是「永遠維持台灣和平安全」,但是從郝柏村的一生來看,他的遺願應不止於此。他的遺願應是:要堅持自己是中國人;反對去中國化的歷史文化教育;國共可以對話合作,但要保持高度警覺;要追求民族統一;在統一的過程中,不可以犧牲中華民國為代價;中國國民黨應承載這個歷史的重大使命。 \n 只是,這個遺產太過沉重,國民黨背得起來嗎?異變的中華民國,又將走向何方? \n

  • 大馬總理馬哈地請辭暫代 政局重新洗牌

    大馬總理馬哈地請辭暫代 政局重新洗牌

    馬來西亞總理府24日宣布,總理馬哈地當天向國家元首阿卜杜拉遞交辭呈。但阿卜杜拉同時委任馬哈地出任過渡總理,直到新總理產生為止。此前,馬哈地所屬的「土著團結黨」宣布退出執政的「希望聯盟」(希盟)。這一出人意料的變化意味著,希盟失去在國會下議院的多數地位,馬來西亞政局面臨重新「洗牌」。 \n \n據新華社報導,最近幾天,馬來西亞政壇出現一系列戲劇性變化。21日晚,希盟舉行最高理事會會議。外界傳言,部分希盟成員試圖在會上推動確定馬哈地卸任總理,並由前副總理安華接任的日期。但會議深夜結束後,馬哈地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將繼續擔任總理直到今年底馬來西亞舉辦完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後,而具體卸任時間要由他自己決定。 \n   \n此後,土著團結黨、前執政黨「馬來民族統一機構」(巫統)等分別在23日舉行會議。有媒體報導說,土著團結黨將與巫統等政黨組成新的執政聯盟,相關政黨的領導人已於23日覲見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傳聞所涉及政黨的上百名國會議員23日晚聚集在吉隆坡市郊一家酒店,但馬哈地並未現身。 \n   \n「人民公正黨」主席安華和「民主行動黨」秘書長、財政部長林冠英等希盟其他成員黨領導人24日上午赴馬哈地家中與他會談。會談結束後,安華對媒體表示,他對會談感到滿意,但並沒有提到會談結果。 \n   \n此後,有馬來西亞當地媒體報導了馬哈地辭職的消息,總理府也很快發表了馬哈地遞交辭呈的聲明。緊接著,以土著團結黨名譽主席辦公室名義發表的一分聲明表示,馬哈地辭去土著團結黨名譽主席職務。 \n   \n就在總理府宣布馬哈地遞交辭呈前,馬哈地所屬的土著團結黨宣布退出希盟,同時表示該黨所有國會議員繼續支持馬哈地擔任總理。此外,人民公正黨署理主席、現任經濟部長阿茲敏也在社交媒體上宣布,包括他在內的11名人民公正黨國會下議院議員退出人民公正黨,並在國會中組成獨立團體。 \n   \n馬來西亞現執政的希望聯盟原由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土著團結黨和國家誠信黨組成,在2018年5月大選中獲勝上台執政。 \n   \n馬來西亞國會下議院共有222個席位,隨著擁有26個席位的土著團結黨退出希盟,以及部分人民公正黨國會議員退黨,希盟政府已不再擁有執政所需過半數的112個席位。馬來西亞沒有法律禁止議員跳槽到其他政黨,這就為政局的變化提供了空間。 \n   \n此外,一旦土著團結黨和部分支持阿茲敏的人民公正黨州議員離開,馬來西亞數個州屬的執政權或也將易手。 \n   \n自馬來西亞1957年獨立後,以巫統為核心的多黨聯盟曾長期執政,而馬哈地在1981年至2003年間擔任總理長達22年。2018年5月,馬哈地以反對黨領導人身分率領希盟在大選中獲勝,他本人時隔15年再度出任總理。希盟勝選被認為是馬哈地和安華合作的結果,馬哈地多次表示將在一段時間後將總理職位交給安華。 \n   \n然而,希盟上台後很快暴露了執政經驗不足的問題,加上不少競選承諾未能兌現,引發民眾不滿,導致希盟在最近幾次國會和地方議會補選中接連落敗。而馬哈地對於移交總理職務一事也一直沒有確定具體日期,引發外界猜測。 \n   \n目前,馬哈地尚未公開解釋辭職原因和下一步打算。有分析人士認為,馬哈地辭職是「以退為進」。在退出希盟後,土著團結黨可能聯合巫統領導的「國民陣線」、「伊斯蘭黨」以及一些地方政黨組成新的執政聯盟,馬哈地將繼續擔任總理。 \n \n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報導,伊斯蘭黨總秘書達基尤丁24日說,伊黨與國陣已經掌握129名國會議員的支持,這足以組成政府。他說,所有國陣與伊黨國會議員都在下午5時,進宮覲見國家元首阿卜杜拉。不過國家王宮截至晚間8時仍未核實達基尤丁的說法。  \n \n但馬來西亞理工大學政治學教授阿茲米·哈桑認為,眼下的情況讓馬哈地感到挫敗,他可能希望就此遠離政治。土著團結黨退出希盟後,形成新的執政聯盟並不容易。 \n   \n林冠英24日下午舉行新聞發布會,譴責一些希盟領導人試圖與其他政黨聯手組建新政府。林冠英說,在當天上午與馬哈地的會面中,馬哈地表示將辭去總理職務,理由是不願與巫統共事。林冠英表示,馬哈地辭職是為了原則,民主行動黨將繼續提議由他擔任總理。 \n   \n安華也在最新採訪中告訴媒體,馬哈地說自己沒有參與組建新政府。

  • 愛爾蘭的庶民贏了

    愛爾蘭的庶民贏了

     愛爾蘭大選雖然已在1周前結束,但本次大選結果造成的震撼,依然餘波盪漾,不僅在愛爾蘭國內,英國和歐盟方面都密切關注接下來的發展。 \n 一度是愛爾蘭共和軍(IRA)政治羽翼的新芬黨在這次大選中取得歷史性勝利,從邊緣地位躍為愛爾蘭第2大政黨,打破愛爾蘭中間偏右和兩黨協商組政的政治傳統。這個結果,恐怕連新芬黨自己都未料想到。 \n 舉凡經歷過北愛爾蘭衝突的人對愛爾蘭共和軍與其政治羽翼新芬黨的血腥一頁都不陌生。IRA當年把戰線從北愛拉長到英國本島,我依然記得1991年倫敦維多利亞地鐵站在早上巔峰時段發生爆炸案後的景象,對於一個在台灣長大未經歷過戰爭的學生,看到自己每天經過的車站成為愛爾蘭激進分子恐怖襲擊的目標,想起那些無辜的通勤者,不能明白這是什麼樣的仇恨和政治目的?IRA從此也不再只是報章雜誌上的一個名詞而已。 \n 1997年時任新芬黨第二把手的麥吉尼斯到倫敦外籍記者協會第1次與IRA指揮官面對面,我問喜愛吉他的麥吉尼斯,「吉他手怎麼會變成槍手?」1998年北愛和平公投前夕,首次前往貝爾法斯特採訪,目睹街上荷槍實彈的軍警和坦克,閃過腦海只有兩個字:戰區。那次公投後來奠定了北愛爾蘭政治定位與和平進程基石的《耶穌受難日協議》─那是北愛爾蘭和南愛的愛爾蘭共和國人民在殺戮血腥下,做出不能遺忘、難以原諒,但學習放下、給後代子孫一個和平機會的選擇。 \n 2011年英國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前往都柏林,成為百年來首位訪問愛爾蘭的英國君王,為英、愛關係創下歷史新頁。當時,麥吉尼斯擔任北愛首席第一副大臣,從殺手成為和平使者;愛爾蘭也從歐洲邊陲小島國成為歐盟第2富裕國家,被稱為「凱爾特之虎」。 \n 一切變得如此不同。2020年2月愛爾蘭大選的客觀環境是,受到歐元區經濟風暴衝擊的愛爾蘭走過從「老虎」一度變成「歐豬」的陰霾,並在英國脫歐動盪中選擇與歐盟並肩。愛爾蘭經濟再次起飛,單是2018年愛爾蘭的外國直接投資成長52%,同年英國下滑了13%。毫無疑問,愛爾蘭是全球化下歐洲最大受惠國。 \n 至於新芬黨這個主張南北愛統一,以極端、暴力、民族主義起家的政黨,不論在2018年愛爾蘭總統大選、2019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或2019年12月英國大選,表現都在水平之下。唯獨這次愛爾蘭大選突然竄起,是什麼原因讓新芬黨在不到1年時間內快速興起,支持率上升超過15%? \n 愛爾蘭作家奧托認為,愛爾蘭選民對新芬黨的民族主義向來不感興趣,年輕一代選民對近年來極力漂白新芬黨血腥的歷史幾無認知。新芬黨在這次大選中吸引選民的是住屋和健保政策。都柏林薪資從2013年來上漲13%,房價卻漲62%,上班族連租房都感吃力;愛爾蘭健保系統則漸邁向依據患者荷包深度而非患者需求的醫療模式。因此選民支持新芬黨是民生因素,無關民粹。 \n 若奧托的觀察是正確的,這次大選結果對受惠於全球化的愛爾蘭不啻是一大諷刺;對倫敦和布魯塞爾,新芬黨這次勝出存有更大政治隱憂,對倡議愛爾蘭民族主義依然充滿警覺,脫歐後的英國尤其不希望英屬北愛出現尋求與南愛統一公投的訴求,如此,蘇格蘭必將再要求獨立公投,連串效應,英國和歐盟都難承受。

  • 資深媒體人:江靜玲》愛爾蘭的庶民贏了

    資深媒體人:江靜玲》愛爾蘭的庶民贏了

    愛爾蘭大選雖然已在1周前結束,但本次大選結果造成的震撼,依然餘波盪漾,不僅在愛爾蘭國內,英國和歐盟方面都密切關注接下來的發展。 \n 一度是愛爾蘭共和軍(IRA)政治羽翼的新芬黨在這次大選中取得歷史性勝利,從邊緣地位躍為愛爾蘭第2大政黨,打破愛爾蘭中間偏右和兩黨協商組政的政治傳統。這個結果,恐怕連新芬黨自己都未料想到。 \n 舉凡經歷過北愛爾蘭衝突的人對愛爾蘭共和軍與其政治羽翼新芬黨的血腥一頁都不陌生。IRA當年把戰線從北愛拉長到英國本島,我依然記得1991年倫敦維多利亞地鐵站在早上巔峰時段發生爆炸案後的景象,對於一個在台灣長大未經歷過戰爭的學生,看到自己每天經過的車站成為愛爾蘭激進分子恐怖襲擊的目標,想起那些無辜的通勤者,不能明白這是什麼樣的仇恨和政治目的?IRA從此也不再只是報章雜誌上的一個名詞而已。 \n 1997年時任新芬黨第二把手的麥吉尼斯到倫敦外籍記者協會第1次與IRA指揮官面對面,我問喜愛吉他的麥吉尼斯,「吉他手怎麼會變成槍手?」1998年北愛和平公投前夕,首次前往貝爾法斯特採訪,目睹街上荷槍實彈的軍警和坦克,閃過腦海只有兩個字:戰區。那次公投後來奠定了北愛爾蘭政治定位與和平進程基石的《耶穌受難日協議》─那是北愛爾蘭和南愛的愛爾蘭共和國人民在殺戮血腥下,做出不能遺忘、難以原諒,但學習放下、給後代子孫一個和平機會的選擇。 \n 2011年英國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前往都柏林,成為百年來首位訪問愛爾蘭的英國君王,為英、愛關係創下歷史新頁。當時,麥吉尼斯擔任北愛首席第一副大臣,從殺手成為和平使者;愛爾蘭也從歐洲邊陲小島國成為歐盟第2富裕國家,被稱為「凱爾特之虎」。 \n 一切變得如此不同。2020年2月愛爾蘭大選的客觀環境是,受到歐元區經濟風暴衝擊的愛爾蘭走過從「老虎」一度變成「歐豬」的陰霾,並在英國脫歐動盪中選擇與歐盟並肩。愛爾蘭經濟再次起飛,單是2018年愛爾蘭的外國直接投資成長52%,同年英國下滑了13%。毫無疑問,愛爾蘭是全球化下歐洲最大受惠國。 \n 至於新芬黨這個主張南北愛統一,以極端、暴力、民族主義起家的政黨,不論在2018年愛爾蘭總統大選、2019年5月歐洲議會選舉或2019年12月英國大選,表現都在水平之下。唯獨這次愛爾蘭大選突然竄起,是什麼原因讓新芬黨在不到1年時間內快速興起,支持率上升超過15%? \n 愛爾蘭作家奧托認為,愛爾蘭選民對新芬黨的民族主義向來不感興趣,年輕一代選民對近年來極力漂白新芬黨血腥的歷史幾無認知。新芬黨在這次大選中吸引選民的是住屋和健保政策。都柏林薪資從2013年來上漲13%,房價卻漲62%,上班族連租房都感吃力;愛爾蘭健保系統則漸邁向依據患者荷包深度而非患者需求的醫療模式。因此選民支持新芬黨是民生因素,無關民粹。 \n 若奧托的觀察是正確的,這次大選結果對受惠於全球化的愛爾蘭不啻是一大諷刺;對倫敦和布魯塞爾,新芬黨這次勝出存有更大政治隱憂,對倡議愛爾蘭民族主義依然充滿警覺,脫歐後的英國尤其不希望英屬北愛出現尋求與南愛統一公投的訴求,如此,蘇格蘭必將再要求獨立公投,連串效應,英國和歐盟都難承受。 \n \n \n \n

  • 不再崇美 大陸年輕人被“洗腦”了嗎

    不再崇美 大陸年輕人被“洗腦”了嗎

    從美國到歐洲,民族主義正在整個世界範圍內“回潮”,中國也不例外。 \n \n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結果,除了民眾生活水平的提高,還包括年輕世代開始“尋根”,希望從他們的血緣中尋找信仰力量。外部環境上中國崛起所面臨的種種挑戰,讓經過十餘年愛國主義教育的中國年輕人產生了共同的“時代記憶”,他們開始學會了對西方說“不”。 \n \n與他們的父輩不同,這些在千禧年前後出生的中國年輕人表達自己愛國主義的方式更加直接、大膽,他們絕非“沉默的大多數”。他們與傳統媒介敘事方式的差異,恰好是這一代人漸入主流的方式,甚至形成了一種被稱為“小粉紅”的社會現象。儘管目前沒有人對小粉紅有一個準確的定義。這些小粉紅究竟有多少人,也沒有準確的數據統計,但是這批紅色世代,是觀察今天中國社會時不能缺少的觀察對象。 \n \n首先要說明,中國“小粉紅”的崛起並非特例,在美國,在歐洲,在俄羅斯,都存在類似標榜民族主義的青年群體。他們甚至已經在現實中組成社團,例如著名的俄羅斯夜狼俱樂部,為了慶祝二戰勝利70年時,這個親普京的愛國主義團體甚至打算重走蘇聯紅軍“長征路”,前往德國模仿二戰美蘇會師。 \n \n只是因為中國龐大的體量和國際影響力,在諸多國際事件中成為當事國家,同時作為共產黨一黨執政的威權體制,與西方的民族主義青年相比,中國“小粉紅”的血液中除了民族主義之外,還有愛國主義以及“忠黨”的因素,黨國混同,三者雜糅,也是中西方在評判這個特殊群體時經常模糊不清、評價不一的原因。 \n \n其次,小粉紅作為一個現像出現的原因,從外部大氣候而言,與前文所說整個世界走向民族主義息息相關。從中國內部發展軌跡來看,當一個國家、民族的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時,整個社會一定會開始從自己的民族文化中尋找成功的“基因”,這也在日本,韓國等國家騰飛的過程中曾經出現。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如溫家寶當年那一句毀譽參半的“多難興邦”,一個國家、民族的困難、挑戰以及成功會成為這個國家國民的共同記憶,例如汶川地震,例如奧運會,甚至曾經的“海軍三大恥”,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遭轟炸,都是今天“小粉紅”們的榮譽感與恥辱感的來源,構成他們共同的世代記憶。但是,這些都還不足以構成對小粉紅們的素描勾勒。 \n \n \n如果真的要給這些年輕人勾勒一幅素描圖,他們的標籤包括從1985到千禧年出生的年輕人,愛黨愛國,學歷兩極分化較大,但都擅長使用網絡,更好鬥、更富意識形態侵略性,部分人有“大漢族主義”、“排他主義”,如“排斥黑人”、“排斥穆斯林”思想,認為外來族群一定是對中國存在偏見。 \n \n最重要的,與他們的父輩相比,小粉紅對於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絲毫不感冒,認為西方“普世價值”是意識形態的遮羞布,美國人的最終目的是對中國的“和平演變”。他們尤其反感美國在行為上四處“兜售”和“強制消費”的民主體制給很多國家帶來的不是經濟繁榮,而是民生凋敝和政治混亂,反倒堅持走自己道路的中國,在蒸蒸日上,在給世界提供另一種可能。所以在正在崛起的小粉紅群體看來,西方世界已經走下神壇。 \n \n1978年改革開放後,中國人再度打開國門看世界,一股“以美為師”的風潮在中國大地興起,北京人去紐約,上海人去日本,30年前的年輕人不再迷信紅色的中共政權,甚至對中國文化、制度產生了懷疑。這也是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一個導火索。最典型的文化現象就是《河殤》這部紀錄片在中國的流傳。 1988年中國中央電視台拍攝了6集紀錄片《河殤》,“河”指黃河,此片由對中華傳統的“黃土文明”進行反思和批判入手,逐步引入對西方“藍色海洋”文明的介紹,對包括“長城”和“龍”在內的許多長期被中國人引以為榮的事物進行了辨析和評判,同時表達了對西方文明的嚮往。 《國家.社會關係與八九北京學運》一書中如此形容《河殤》觀點,中國以河流、大地為根基的內向式“黃色文明”導致了保守、愚昧和落後;為了生存,中國必須向以海洋為根基的“藍色文明”學習,並應該建立以市場經濟為基礎的經濟體系。為了令這套系列片的論證更加權威,作者引用了眾多西方理論,包括魏特夫(Karl August Wittfogel)的水利文明東方專制論、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有關中國陸地文明趨於保守的說法、阿諾爾德•約瑟夫•湯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的一個早期觀點——除基督教文明外,所有其他文明,不是已經湮滅,就是步向死亡。 \n \n這種崇拜西方,貶低中國的風潮,一如今天的小粉紅一樣,在30年前是社會的“流行思潮”。 \n \n但是在過去三十年間,中國社會思潮幾乎“天翻地覆”。中國經濟發展給中共帶來的道路自信,世界外部大氣候與中國內部小氣候的根本性變化,1989年之後中共加強學校愛國主義教育的成功,以及當下美國打壓中國、香港局勢的現實倒逼,都讓美國不再是中國年輕人心目中的“燈塔”,反而是中國人開始具有一種強烈的民族自信與道路自信。 \n \n此外,對於那些對中國感興趣的西方觀察者以及中國右翼知識分子而言,他們必須要認清這樣一個現實,這些年為什麼中國輿論對於美國的評價日益變差,推崇西方的知識分子與民眾漸行漸遠?在他們眼裡,小粉紅只是傀儡,只是執政者的道具。他們根本不正眼看小粉紅。完全無視了小粉紅也是有血有肉、有自己獨立思想的普通人。在他們眼裡,自己傳播的是世間最好的道理,精神。小粉紅只能跪下來,感恩他們的精神施捨。在他們眼裡,民主國家的民眾才會獨立思考,中國這樣“極權國家”的民主都是愚蠢、被洗腦的,連帶著小粉紅的政治理念也是低級的。 \n \n這種想法是才是極為愚蠢,坐而論道,憋在像牙塔中不了解民情所發之言。 \n \n正如香港今天走上街頭要求真普選的年輕人,都是經歷過相當長的思辨,部分人並非如中國所宣傳是被“外部勢力”蠱惑一樣,中國的小粉紅們也不是被“洗腦者” 。儘管他們接受了中共的教育,但是他們的觀點,他們的道理都有其自洽的邏輯,都經過了思考。如果不能了解中國,了解這些“小粉紅”們在憤怒什麼,在思考什麼,西方人將與整整一代中國人擦肩而過。

  • 黨產條例違憲又一例 北高行法官聲請釋憲

    黨產條例違憲又一例 北高行法官聲請釋憲

    財團法人民族基金會、民權基金會及國家發展基金會在前年6月29 日被黨產會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案,經3家基金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下稱北高行)提出行政訴訟,11月29日北高行承審法官認定黨產條例有違憲疑慮,已向大法官聲請釋憲,並裁定全案在大法官作成解釋前,停止相關訴訟程序。 \n \n國民黨指出,這是第3起黨產會處分案,遭行政法官聲請釋憲案,理由都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疑慮;此舉也創下中華民國法治史的紀錄。在行憲紀念日前夕,對於黨產條例讓這麼多組法官本於專業提出釋憲,已創下歷史紀錄,也可證明蔡政府挾一黨在國會過半的優勢,如何胡作非為、違法違憲,清算其他政黨,台灣人民能容許此種政黨繼續執政嗎? \n \n國民黨說,因黨產條例涉及違憲,遭行政法院法官拒絕作為審判依據,這次並非首例。早在107年8月2日已有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就中央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欣裕台股份有限公司被黨產會認定國民黨附隨組織的行政訴訟,以黨產條例有違憲之疑義,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向大法官聲請釋憲。 \n \n此外,婦聯會被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行政訴訟案,北高行承審法官也在今年3月4日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向大法官聲請釋憲。 \n \n國民黨說,到目前已有三件行政訴訟向大法官聲請釋憲,創下中華民國法治史紀錄,而且承審法官所提的釋憲聲請書內容,都認為黨產條例違反權力分立原則、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平等原則、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及法律明確性原則,即違反憲法第1條、第2條、第7條、第3條及增修條文第5條第5項,就可此見,黨產條例確實存在違法違憲之虞,不應用來作為判決依據。 \n \n國民黨說,黨產會以涉及違法違憲的黨產條例,對國民黨或友好國民黨的法人組織、團體進行處分,不存在正當性、適法性,呼籲黨產會應主動停止後續作為,靜待大法官解釋,以避免後續作為再次涉及違法違憲,國民黨也相信司法是正義最後一道防線,大法官們將會做出正確的解釋,以捍衛憲法尊嚴及維護憲政秩序,相信中華民國憲政史上也將寫下紀錄。 \n \n \n

  • 背離蔣經國?國民黨:時代進程選擇和平

    背離蔣經國?國民黨:時代進程選擇和平

    中華辯論推廣協會邀請於今日主辦2020不分區立委辯論式政見發表會,由於民進黨沒有參加,因此在交互提問階段國民黨和民眾黨就成了各黨代表優先質問的對象。兩黨都被詢問到兩岸與統獨政策,國民黨代表田方倫強調國民黨支持九二共識但反對一國兩制,民眾黨代表張其祿也說民眾黨反對一國兩制,但認為我們應該用聰明的方式面對大陸並且設法壯大自我。 \n \n張其祿指出大陸是我們第一大貿易夥伴,我們一年從大陸賺八百億順差,但他不認為該親中,大陸要併吞台灣是陽謀,他也同意要防範,而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講過我們要夠聰明也要夠強大,我們一直談統獨,但國防預算有提升嗎?實施募兵制是安全的做法嗎?這些是要實際解決的問題,台灣要在亞太區域做到聰明的定位,要先讓自己壯大,如果在島內先區分敵我,根本不需要外敵,自己就會垮掉所以重點是要聰明因應,壯大自己,不是喊喊口號。 \n  \t \n另外新黨代表林明正提到柯文哲宣稱繼承蔣渭水精神,蔣渭水認為台灣人是中華民族,請問民眾黨是否認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民眾黨兩岸政策到底是甚麼?對此張其祿回稱每個時代都有其價值與變遷,美國與英國同文同種,但也變成另一個國家。台灣有各族群,民眾黨尊重台灣人意志決定,不需要用既定概念,主張非要統或獨。 \n  \t \n而被質疑國民黨如今主張兩岸政策是否背離蔣經國時代方針時,田方倫則表示,國民黨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直反對一國兩制,國民黨沒有背離過去想法,而是在時代進程中選擇和平方式。

  • 港民族黨陳浩天涉參暴動襲警 機場出境被捕

    港民族黨陳浩天涉參暴動襲警 機場出境被捕

    據香港東網報導,因主張港獨去年被政府引用《社團條例》取締的香港民族黨,其召集人陳浩天昨晚(29日)在香港國際機場,準備出境前往日本東京時,被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探員拘捕。據悉,陳涉嫌「參與暴動」及「襲警」,現正被扣留調查。 \n \n陳浩天昨晚近11時在Facebook留言指﹕「我現時系香港機場出境過關時被扣留,初步被告知香港警察提出扣留,但仲(未)有任何人同我講系咩事。」 \n \n上月13日,上水區遊行後發生警民衝突,陳涉嫌參與有關案件,於昨日被捕。

  • 黨產會選前公布工作成果 淪政黨打手?

    黨產會選前公布工作成果 淪政黨打手?

    行政院不當黨產委員會成立將滿3年,今天舉行「被共享的經濟:不當黨產在台灣」檔案特展暨系列座談會,把調查取得證據對外公布,包括勞軍捐、有影劇捐的電影票及國民黨不當取得的十大黨產等,因正逢選舉年,黨產會此時公布調查資料,恐有淪為政黨打手疑慮,黨產會主委林峯正說,我們依照黨產條例規定做事,把調查資料對外公布,不會因為選舉逼近而不去做。 \n \n黨產會副主委施錦芳指出,黨產會於31日成立滿3年,過去3年舉辦78次委員會議、23場聽證會、11場學術研討會,並做出15項行政處分,已處分不當黨產共668億圓,並認定中投、欣裕台公司、婦聯會、救國團與國發民族民權3個基金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共凍結184億元。 \n \n黨產會選在成立3周年前夕舉辦新書黨案選輯2新書發表會,今、明於光點台北舉辦座談會及特展,現場展示國民黨新北黨部、國民黨台東黨部、婦聯會美玲樓等「十大僭設」個案。 \n \n不過由於大選將近,黨產會此時公布工作成果時機敏感,林峯正表示,不管有沒有選舉,查黨產涉及政黨的財產都很敏感,如果是一個不應該保留的財產,就應該還回來,不能因為選舉要到了就不還。 \n \n至於工作成果是否會流入特定政黨成為選舉攻防焦點,林峯正說,選舉攻防問題各政黨自己去傷腦筋,我們要做的是把查到的證據,清楚揭露給社會大眾,黨產條例規定要公布資料,這是法律上的要求。

  • 柯文哲組黨 徐耀昌批割稻尾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將到苗栗參訪,苗栗縣長徐耀昌昨出席父親節暨好人好事表揚大會表示完全不知柯參訪一事,提起過去柯評論苗栗財政之事仍怒氣難消,他認為柯以繼承蔣渭水職志之名組黨,根本是「割稻尾」的行為。 \n 徐耀昌與柯文哲過去曾因苗栗財政問題槓上,這次柯P苗栗行,徐表示,自己因班機延誤直到清晨才剛回國,縣府至今也未接獲任何通知,不清楚柯的來意為何,從報章雜誌上得知柯將組台灣民眾黨,基於民主政治尊重他組黨或選舉的意願,但身為國民黨員,自己還是不便置喙。 \n 徐耀昌認為蔣渭水嚴格來說算是中國國民黨的黨國元老,過去對民族與國民黨貢獻良多,如今柯直接使用他所創的黨名「台灣民眾黨」組黨,讓人頗有割稻尾之感。 \n 另外,針對柯過去曾批評苗栗財政,有如變相指責縣府執政不力,徐說,柯批評苗栗縣就等於批評苗栗縣歷屆縣長,財政困難不是他一手造成,柯身為台灣首都市長卻口無遮攔,苗栗財政困難還落井下石,有失厚道。

  • 繁榮經濟 穩固兩岸才是台灣之福

    繁榮經濟 穩固兩岸才是台灣之福

     最近兩周,國際局勢出現重大轉變,除了中美貿易戰持續進行,英國第二任女性首相梅伊的辭職,更是震撼國際,這顯示了英國在脫歐後至今空轉了三年;而甫結束的歐洲議會選舉,中間選民裂解,由綠黨、脫歐黨、極致民粹主義的法國勒朋「國民陣線」三大勢力崛起,也顯現歐盟乃至整個歐洲,即將進入政治的動盪不安期。 \n 對照梅伊與三個新興勢力的崛起,顯現環境保護已是世界共同議題,而脫歐黨及法國「國民陣線」的崛起,則顯現了現代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所造成的民主危機,回顧2016年6月23日,當英國的脫歐派僅以51%的支持率領先反脫歐的49%時,就注定了以英國為始,歐洲就即將陷入民族主義及民粹主義的分裂。 \n 同年11月,主打「美國優先」、「美墨築牆」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而近來電視劇演員、網紅當選總統、民意代表的例子更是屢見不鮮,更彰顯了現代民主政治已逐漸走向「民粹化」、「網紅化」的結果。 \n 這股網紅及民粹風潮當然起源於普羅大眾對傳統政治菁英的厭倦,過去的寡頭政治太多的利益集中、執政效能低下,甚至不接地氣,民主社會自由資本市場貧富差距擴大,也讓當權者的施政與民眾期待漸行漸遠,是導致這波風潮興起的主要原因。 \n 而這波風潮也從西方一路吹到了東方,台灣當然也搭上這波列車,2018年的地方選舉就已顯現。 \n 從2008年起,為了避免選舉勞民傷財,台灣改變選制為四年一次大選(地方與中央),這樣的選制變更立意是好的,但因台灣地狹人稠、媒體發達,中央地方密不可分,民眾對於政黨及政治人物的好惡轉變極為迅速,也導致了2020總統國、民兩黨黨內初選的紛擾! \n 歷經幾個月的「磋商」,國、民兩黨終確定初選辦法,不論是國民黨的提名小組徵詢後全民調,還是民進黨納入韓國瑜、柯文哲對比,市話及手機總合的民調,兩黨都為了「特定候選人」及「勝選」打造了不同於黨內規章的初選辦法,我們可以說這是因時制宜。 \n 但這樣的轉變,是否真是以「台灣利益」、「民眾福祉」為最大考量?恐怕只能等到候選人的政策端出來後才能檢視。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階級政治與國家政治反覆變換(六)

    新疆和內地以兩種不同的路徑出發,在共產主義上發生了交集,由此新疆問題找到一種政治解決方案。在這種方案之下,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漢族之間的所謂差異,都被階級差異給消解掉了,它將民族矛盾轉化為階級矛盾,從而實現對於漢民族主義的超越,上升為中華民族主義。 \n \n新社會新國家主人 \n \n3.中華民族主義的法理基礎 \n革命時期的中共黨員,很多是出於民族救亡的考慮而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在帝國主義的壓力下,國勢日蹙,國民黨的救亡努力很快被其內部的派系鬥爭與腐敗所消解,此時的共產黨充滿朝氣,於是很多人投奔延安。因此,共產黨人多半是共產主義基礎上的民族主義者,如前述,這個民族主義的內涵是中華民族主義。 \n在解放戰爭末期,這一點逐漸清晰地浮現出來。由劉、鄧兩人領導的中原野戰軍改編而成的第二野戰軍,在渡江戰役之後轉向進軍少數民族眾多的大西南,一九五○年初解放了除西藏之外的西南全境。進軍大西南後不久,中央就民族問題向二野發出指示:「關於黨的民族政策的申述,應根據人民政協共同綱領中民族政策的規定。關於各少數民族的『自決權』問題,今天不應再去強調,過去在內戰時期,我黨為了爭取少數民族,以反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它對各少數民族特別表現為大漢族主義)曾強調過這一口號,這在當時是完全正確的。但今天的情況,已有了根本的變化,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黨領導的新中國業經誕生,為了完成我們國家的統一大業,為了反對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分裂中國民族團結的陰謀,在國內民族問題上,就不應再強調這一口號,以免為帝國主義及國內各少數民族中的反動分子所利用,而使我們陷於被動的地位。在今天應強調,中華各民族的友愛合作和互助團結,此點望你們加以注意。」 \n這段指示當中有一系列值得從政治敘事上深入分析的內容。其中最核心的是它確認了一個全新的法理來源─所有的民族政策都要根據人民政協共同綱領中的規定。《共同綱領》頒布於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其序言明確表述:「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的偉大勝利,已使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統治時代宣告結束。中國人民由被壓迫的地位變成為新社會新國家的主人,而以人民民主專政的共和國代替那封建買辦法西斯專政的國民黨反動統治。中國人民民主專政是中國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及其他愛國民主分子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政權,而以工農聯盟為基礎,以工人階級為領導。由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地區、人民解放軍、各少數民族、國外華僑及其他愛國民主分子的代表們所組成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就是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組織形式。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代表全國人民的意志,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組織人民自己的中央政府。……」 \n \n進入大陸帝國視野 \n \n一個極為複雜的政治空間結構在這段序言當中呈現出來。《共同綱領》用階級政治置換國家政治,被壓迫的中國人民推翻了作為階級統治工具的國民黨政權;但是這個階級政治當中,所有曾經的弱者都聯合在一起,其中包括複雜的階級結構,這要求必須具備一種超階級的認同基礎,從而又形成了國家政治對於階級政治的再置換;而此時的國家政治是由階級政治所領導的,所以它不是對過去的國家政治的簡單重複。少數民族也是政治協商會議的參與者,它在前述的政治空間結構當中,被階級政治和國家政治從兩個方向吸收:從被階級政治所吸收的角度來看,漢族與少數民族的差異被消解;從被國家政治吸收的角度來看,漢族與少數民族共組為一個大的中華民族。如此複雜的政治空間結構,在終極歷史時刻的照臨下,各種差異被統統吸收,中華民族成為一個普遍均質的存在;人民政協則代表全國人民的意志,進行了一個建國立政的政治決斷。 \n中華民族就此借助共產主義所打開的超級想像力,同時完成對於所有矛盾的克服,超越於一切差異之上,從而表達出了自身。從政治憲法學的角度來看,《共同綱領》具備制憲權行使的根本特徵,相當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憲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嗣後一切政治活動的根本法理基礎。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已於本日成立了」,是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身分做此宣示的,但這個主席的身分並不是因為他的這一宣示行為而成立,而是依照《共同綱領》規定進行的選舉而得以成立的。 \n中國共產主義者的民族主義內涵,在這樣一種複雜的政治空間結構當中呈現了出來。通過階級政治與國家政治的反覆變換,吸收掉了邊疆地區的民族政治,超越了漢民族主義,上升到中華民族主義。 \n區別於國民政府在成陵祭典當中所表達出的中華民族主義,共產主義基礎上的中華民族主義,基於其階級政治的底色,還有著一個遠遠超越於中華民族主義之上的對於歐亞大陸秩序乃至世界秩序的超級想像力。這樣一種視野,使得中國的精神結構得以在古典帝國之後再次進入到大陸帝國的視野,並在特定的歷史情境下,有了進一步突破大陸帝國視野的可能。中國獲得足夠的精神容量來繼續自己的現代轉型。(系列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承認少數民族主體地位(五)

    在此邏輯下,還可進一步擊穿第一個矛盾,即少數民族乃至漢族與日本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這是國際層面的階級鬥爭,日本帝國主義並不代表日本人民,中華民族應該與被日本帝國主義統治者所壓迫的日本人民聯合,推翻國際層面的反動派,並最終實現全球普遍革命。 \n \n縱向政治空間結構 \n \n對於回、蒙之外的少數民族問題的解析基本上是在同樣的理論結構下完成的。這是對史達林民族理論的一種本土化應用,縱向的民族政治空間與橫向的階級政治空間,在這一敘事中被以各種方式調用,最終在一個複雜的時間結構中,實現對各種矛盾的逐層消解。 \n在這樣一種時空結構的敘事邏輯下,我們可以看到類似於蘇聯處理民族問題的政策過程。共產黨在縱向政治空間的結構下,承認少數民族的主體地位,典型的象徵性事例呈現在對成吉思汗陵西遷的處理上。在成陵途經延安之際,共產黨也安排了盛大的迎靈和祭祀活動,祭文起首語與國民政府類似:「延安黨政軍民學各界,謹以清酌庶饈之奠,致祭于聖武皇帝元太祖成吉思汗之靈。」但文中所呈現出的政治空間結構與國府大不相同。嗣後,又在陝甘寧邊區成立蒙古文化促進會,在延安建立成吉思汗紀念堂和設立蒙古文化陳列室,每年春夏兩季分別舉行兩次成吉思汗大祭典,毛澤東、朱德曾親自發起公祭。 \n但是,這樣一種縱向空間的民族政治,又必須從屬於橫向空間的階級政治。國共內戰時期,內蒙古率先解放,在一九四七年五月成立了內蒙古自治政府,其施政綱領明確規定:內蒙古自治政府以內蒙古各盟旗為自治區域,是中國的組成部分;自治政府是實現高度自治的區域性的民族政府;區內各民族一律平等,建立各民族間的親密合作團結互助的新民族關係。 \n此前的東蒙等地曾經有過一些由蒙古族建立的「自治政府」,意在進行民族自決,乃至與外蒙古合併;但是蘇聯及外蒙古出於對國際關係問題的考慮,都拒絕了合併的建議。這些嘗試遂漸次失敗,其中很多領導人物被新成立的內蒙古自治政府所整合。新的自治政府成立的時候,幾個東蒙背景的領導人物舊話重提,認為內蒙古的社會狀況和內地不一樣,還沒有無產階級,成立共產黨沒有階級基礎,不能由中國共產黨來領導革命。 \n與烏蘭夫一同從延安被派赴內蒙古領導當地革命工作的劉春(曾任西北工作委員會民族問題研究室的負責人)則堅決駁斥,提出,正因為內蒙古的無產者規模還太小,不足以形成一個獨立的無產階級,所以內蒙古的蒙、漢等各民族無產者便必須與全國其他各民族的無產者一起,才能形成足夠的規模並成為無產階級,也就是統一的中國無產階級。因此,內蒙古的無產階級革命只有作為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的一部分,才能獲得成功。 \n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無產階級的政黨,並不是哪一個民族的黨,所以爭取包括蒙古族在內的中國各少數民族徹底解放的中國革命,只能由中國的無產階級政黨─中國共產黨來領導。劉春的這套敘述,同樣獲得了烏蘭夫的支持。 \n烏蘭夫提出,內蒙古長期發展的歷史,尤其是近現代的革命鬥爭歷史,早已證明蒙古族人民和全國各族人民是緊密相連的,內蒙古革命鬥爭也是中國革命鬥爭的一部分,不能脫離開中國革命的總軌道;中國共產黨並不是漢人的政黨,而是超民族的無產階級政黨,內蒙古的工人階級是中國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當然應該由中國共產黨來統一領導。 \n這樣一種敘述,其政治空間的結構變換極為高超,在終極時刻的背景下,將少數民族地區的政治主體性與中華民族的大一統格局,進行了一種有機結合。 \n如此的政治空間觀與格局感,使得共產黨在少數民族政策上有著遠遠大於國民黨的靈活度與吸引力,最終在整體戰略形勢不如國民黨的情況下,反倒收穫了蒙古族的人心,率先統合了內蒙古地區,將其變為自己可以依憑的極為重要的戰略後方。 \n \n中國框架下實現自治 \n \n同樣,在新疆,也呈現出類似的政治空間結構變換。作為一個在民國時期在新疆政壇已有重要地位的維吾爾族精英,包爾漢在其回憶錄中曾多次談到,民國時他與其他維吾爾族政治精英交流時會反覆強調,新疆不能走獨立的道路,那會讓它落入帝國主義魔掌,就像印度、朝鮮和中國東北一樣;但是國民黨無視新疆本土人民意願的統治也不能接受,所以要追求的是在中國的框架下實現新疆的自治。在帝國主義魔掌等富於意識形態色彩的話語下,可以看到包爾漢更深層的思考。 \n他於一九四八年在新疆學院(新疆大學前身)對全校師生發表演講,駁斥東突主義者:「新疆兩千多年以來就是中國的一個組成部分,新疆不是一個民族的新疆,而是各民族的新疆。正如中國不是一個民族的中國,而是各民族的中國一樣。如果說新疆只有維吾爾族一個民族的話,在新疆範圍來說就是犯了大民族主義的錯誤;在全國範圍來說,就犯了地方民族主義即狹隘民族主義的錯誤。」他明確意識到,脫離開中國的新疆是無力自立的,它很可能會進入一種很悲慘的混亂當中;但是他也明確提出,新疆的主體性必須在某種政治方案下獲得承認。 \n包爾漢的這種認知可謂真正的洞見,他對新疆以及維吾爾族命運的憂慮及思考,都直指真問題。對他來說,在當時的歷史情境下,共產主義是無法避免的選項。 \n包爾漢是從民族的生存困境出發,可以說他是民族主義基礎上的共產主義者;而內地的共產黨人則是共產主義基礎上的民族主義者。(待續) \n

  • 中華民族的世界歷史使命──禮義廉恥需要具體的社會載體(四)

    因此,蔣介石在一九三二年便提出要用「禮義廉恥」來「挽救墮落的民德和人心」、「改造革命的環境」、「確定我們革命的基礎」。一九三四年春天,更進一步將此主張具化為「新生活運動」,以他重新解釋過的「禮義廉恥」之四維作為基礎道德原則,同時吸取一系列現代理念,以整肅國民日常生活、改良社會風氣為目的,力圖達到國民生活的軍事化、生產化、藝術化的目標。 \n \n土改打破鄉村社會結構 \n \n禮義廉恥不能抽象地談,它需要具體的社會載體。在鄉村而言,就是以鄉紳階層作為該道德秩序的擔綱者,他們與一般的底層民眾之間形成一種微觀道德共同體的共生關係。而鄉紳階層只要存在,便對鄉村人群具有組織能力,從而與政府從鄉村汲取資源之努力形成抗衡;而國民黨又不可能取消鄉紳階層,因為這與新生活運動本身的邏輯相悖。這就使得國民黨政府從鄉村地區進行資源動員的能力相對有限,其在財政上更多地要依靠江浙財閥以及外國貸款的支持。 \n對共產黨來說,則不存在這樣一種障礙。在階級鬥爭的話語下,鄉紳階層與底層農民之間在傳統時代的等級共生關係,被轉化為一種階級鬥爭關係。共產黨作為底層受壓迫的勞動者的代表而存在,它引領底層勞動者反抗那些剝削者,敢於抗拒的人,便是土豪劣紳,會被鎮壓;而對他們的鎮壓,在終極歷史時刻的時間維度中會獲得高度的正當性。這就是共產黨所領導的土改過程,土改打破了傳統的鄉村社會結構,帶來強大的人力和物力資源效果。共產黨由此所獲得的鄉村資源動員能力,遠非國民黨所可比擬。 \n但是這種資源動員手法有一個約束條件,即因為如前述,可預期的穩定的日常秩序在終極時刻照臨下變得不穩定,日常的經濟運轉會大受影響,所以它會使得該手法很快走上自己的邏輯終點。除非,或者它能夠持續地通過本身的高效動員而從外部汲取資源,或者它能夠統治足夠大的區域,從而通過龐大的規模來消化掉日常秩序受到的擾亂,仍然維持自己。倘若不能滿足其中的至少一點,便需要改變政治策略,重新定義當下的政治時間與政治空間,以便革命能在特定的時空條件下繼續;隨著時空條件的改變,策略也可以無阻礙地轉變。政治策略的各種改變,同樣能夠在終極歷史時刻之下獲得正當性辯護。這便是統一戰線政策能夠有效實施的政治哲學基礎。 \n在國際安全環境較好的情況下,國家對於動員效率的需求並不會很高,穩定的政策與日常秩序的需求是第一位。一旦國際安全環境變得很糟糕,則國家對於動員效率的需求就會變得很高,甚至會階段性地壓倒國家內生的歷史目的。抗日戰爭時期,國家的安全環境越發糟糕,於是,共產黨獲得特殊的歷史意義。它通過其極為靈活的策略、極其宏大的格局、極其高超的效率,將敵後的鄉村社會轉化為共產黨的根據地,並將自己從外在於中國歷史與社會發展為內嵌於中國歷史與社會。 \n \n成立民族問題研究室 \n \n2.對漢民族主義的超越 \n中國共產黨的早期活動區域主要是在漢族─中原地區,邊疆與少數民族問題只是被抽象地談及過,在早期並未進入共產黨的認真思考當中。直到後來轉戰陝北,長征一路上所走的多半是少數民族地區,陝北也是地處漢蒙回交界地帶,倘若少數民族問題處理不好,會讓革命遭遇到巨大困難。正是在這種處境下,共產黨開始認真思考少數民族問題。這個過程與國民黨從中原到西南-西北的視野轉換有類似之處,但共產黨以史達林的民族理論為基礎,對於少數民族問題的思考與處理有著與國民黨大不同的路徑與格局。 \n一九三七年七月開始,中國共產黨在陝北針對少數民族問題成立一系列工作委員會,並專門成立了民族問題研究室。研究室在一九四○年起草了兩份有關少數民族問題的指導性文件,成為黨中央的正式文件。在這兩份文件中,分析了少數民族所面對的三個基本矛盾:第一是回、蒙民族和日本帝國主義的矛盾;第二是回、蒙民族和漢族的矛盾;第三是回、蒙民族內部的民主力量與封建勢力的矛盾。 \n最重要的是第三個矛盾,它解析出少數民族內部的階級鬥爭關係,國家內部的民族矛盾便被階級矛盾所擊穿;第二個矛盾實際上並不是回、蒙民族與漢族的矛盾,而是兩者與漢族統治階級的矛盾。依照共產主義的敘事,蔣介石所代表的漢族統治階級並不能代表漢族,只能代表資產階級,必須被打倒,由中國的勞動階級自我統治。這就需要革命,革命的領導者必須代表中國的勞動階級,因為勞動階級才是真正的屬於中國人民的力量。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代表中國的勞動階級,所以越是共產主義,才越是民族主義。在一種複雜的時空結構變換當中,普世的共產主義被轉化出民族主義的意義,民族主義又自然地從漢民族主義被上升為中華民族主義。普世民族主義的樣貌於此也隱然浮現出來。 \n共產黨帶領勞動階級推翻漢族統治階級的革命,實際上就是消除國家內部的民族矛盾,使少數民族與漢族獲得平等地位的過程;而獲得解放的少數民族也要在共產黨的支持下完成自己內部的民主革命,由其勞動階級來自主,最?形成普遍均質的人民。整個過程中,漢族勞動階級的革命是核心的能動力量,它會引發整個中國內部的連鎖革命,並通過階級鬥爭消解一切民族矛盾,共產黨則是超越於各民族之上的統合性力量。在階級鬥爭的話語下,不再有漢族與少數民族之分,而只有階級之分。 \n(待續) \n

  • 韓正:港獨會毁一國兩制 取締民族黨能遏止

    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昨與港區人大代表團會面。綜合與會者引述,韓正對港區人代提出4點期望,包括帶頭樹立國家憲法和《基本法》權威,港獨會「毁掉」一國兩制,港府取締香港民族黨能遏止港獨;中央上月發公函支持港府禁止民族黨運作,亦展示中央對港獨零容忍,呼籲人代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地反對港獨。 \n \n香港明報今報導,對於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和政協報告工作部署中,均無提及港獨字眼,身兼行會召集人的港區人代陳智思表示,絕不認為中央不重視港獨議題,否則韓正不會在與港區人大和政協會面時都提及港獨,報告不寫或因篇幅有限。 \n \n陳智思認為,中央明白港獨只是一部分人的議題,並不廣泛,但亦希望明確表達立場,不希望令人覺得中央會容忍港獨,故相信韓正已「講清講楚」港獨是不可接受。 \n \n港區人代團長馬逢國表示,韓正發言時支持港府遏制港獨勢頭,但未有提及民族黨以外其他港獨團體的動向。副團長黃玉山則引述,韓正除期望人代樹立國家憲法和基本法權威,希望他們支持政府和特首依法施政、促進團結愛國愛港力量,以及參加和支持與大陸交流的合作活動。 \n \n黃玉山指出,韓正於會面上發言約半小時,當中也提及對香港過去一年的4個印象,包括香港經濟總體向好,連續24年被評為世界最自由經濟體;香港各界對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等機遇積極投入;香港政治生態向好,立法會運作暢順,港獨得到遏止;以及香港民生向好發展。 \n \n此外,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昨於該辦網站發文,解讀政府工作報告的香港部分未有提及港獨。張曉明形容,報告強調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嚴格依照國家憲法和基本法辦事,「當然包含了禁止在港澳從事任何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政治底線和法治原則要求」。他又形容,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過去一年帶領政府「勇於擔當、積極作為」,例如依法取締民族黨,並阻止「港獨分子」參與立法會和區議會補選。 \n \n

  • 致公黨創黨18年 黨主席:兩岸四地中國人團結

    致公黨創黨18年 黨主席:兩岸四地中國人團結

    今日是中華民族致公黨成立18周年的慶典活動,致公黨主席陳柏光表示,2018年對致公黨來講是破殻而出的一年,別具意義,因為致公黨今年第一次投入台灣地方選舉,就大有斬獲贏得議員以及鄉鎮民代表、村里長席次。他也說,如果兩岸四地的中國人能夠團結合作,二十一世紀必定是中國人的世紀。 \n \n陳柏光表示,致公黨黨員今年分別以致公黨、無黨籍身分取得了1席縣議員,1席鎮長,3席鄉鎮民代表,13席村里長,一共有18位黨員當選了地方民意代表與行政公職,代表致公黨在議會裡面已經取得了發言權,在地方上也擁有了行政版圖。未來全體黨員繼續秉持致公黨致力為公、以民為念的精神,為國家富強、為民族復興,為台灣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繼續努力奮鬥。 \n \n陳柏光表示,從全世界來看,在一個國家裡能夠實施兩種制度且較為成功的只有中國,中國因歷史的原因,兩岸隔台灣海峽分地而治,大陸實施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台灣則實施資本主義制度。中國有著實施兩種不同制度都相對成功的寶貴經驗,未來面對挑戰時,都能夠從容應對。 \n \n慶典活動國超過千人與會,包含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新黨主席郁慕明、文化大學社科院院長趙建民、新任台北市議員侯漢廷、S hotel總裁汪小菲等人均前來表達祝賀。

  • 陸政治局會議 未提四中召開時程

    陸政治局會議 未提四中召開時程

     趕在出訪前,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26日主持中共政治局會議。審議《中國共產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值得注意的是,昨天政治局會議沒有宣布在舉行四中全會的時間,這代表四中全會極可能延到明年舉行。 \n 此外,中共中央政治局當天下午就中國歷史上的吏治舉行第10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正確的政治路線要靠正確的組織路線來保證。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須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組織路線,嚴把德才標準,堅持公正用人,拓寬用人視野,激勵幹部積極性,努力造就一支忠誠乾淨擔當的高素質幹部隊伍。 \n 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 \n 新華社報導,會議認為,修訂《中國共產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是堅持和加強黨對農村工作的全面領導、提高黨的農村基層組織建設質量的重要舉措,對於打贏脫貧攻堅戰、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鞏固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n 會議指出,《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以黨章為根本遵循,堅持和加強黨對紀律檢查工作的領導,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核心、全黨核心的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總結黨的18大以來紀檢監察體制改革理論、實踐、制度創新成果,著力建設一支忠誠堅定、擔當盡責、遵紀守法、清正廉潔的紀檢監察幹部隊伍,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 \n 《規則》入中央黨內法規 \n 會議強調,把《規則》上升為中央黨內法規,體現黨中央對紀檢監察工作的高度重視。打鐵必須自身硬。紀檢監察機關必須紮緊制度籠子,強化自我約束,對執紀違紀、執法違法者「零容忍」。要把執紀和執法貫通起來,監督執紀和監察執法一體推進,統籌運用紀法。 \n 會議還要求,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要帶頭加強黨的政治建設,打造讓黨中央放心、人民群眾滿意的模範機關;帶頭增強「四個意識」,提高政治能力,把準政治方向,站穩政治立場,始終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