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沙皇的搜尋結果,共34

  • 美阻陸買動力沙皇 防獲關鍵技術

    美阻陸買動力沙皇 防獲關鍵技術

     《華爾街日報》5日報導,私人安全承包商、也是川普總統的非官方顧問艾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正與多方討論收購一家烏克蘭航空製造商,這家公司也是美國正在試圖阻止中國收購的企業。

  • 百年謎團解密 藉菲利普親王之血 確認末代沙皇一家遺骸

    百年謎團解密 藉菲利普親王之血 確認末代沙皇一家遺骸

    據英國太陽報(The Sun)報導,一百年前的今日,俄羅斯帝國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Tsar Nicholas II)、皇后及5名子女遭到槍殺,不僅讓沙皇時代劃上句點,也為當時混亂的俄羅斯留下不少未解之謎。但俄國科學家日前宣布,1991年於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發現骸骨,透過英國菲利普親王(Prince Philip)提供的血液樣本判定,確認骸骨屬於尼古拉二世一家,並在百週年之際,證實了他們的死訊。 \n \n尼古拉二世在俄國大革命(Great October Socialist Revolution)後退位,因為無法離境赴英避難,最終在1918年被布爾什維克軍隊逮捕,於7月17日凌晨遭到集體處決。不過,沙皇的小女兒、安娜塔西亞公主(Anastasia Nikolaevna)卻傳出,在舊親衛隊祕密保護下,逃往日本或中國大陸的傳聞,影視、文學和動畫作品中也多有此一「真假公主」的故事流傳,直到2007年太子阿列克謝(Alexei Nikolaevich)和一名女兒的遺體被發現,這個傳聞才真正終止。 \n \n但為何是用看似沒有「關係」的菲利普親王鑑定? 原來高齡97歲、擁有希臘王室血統的菲利普,是尼古拉二世皇后亞歷山德拉(Alexandra Feodorovna)的外甥孫、兩人同為維多利亞女王次女愛麗絲公主(Princess Alice)的後代。菲利普親王的祖母、前希臘王后康斯坦丁諾芙娜(Olga Constantinovna),是俄羅斯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孫女,才讓菲利普的血緣成為最接近俄國羅曼諾夫王朝(House of Romanov)的「現役」王室成員。 \n \n作為俄羅斯最後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與亞洲有很深的連結,皇太子的時代出訪日本,卻不幸遇上刺客行刺;與清廷合資興建東三省鐵路、逼迫日本歸還遼東半島,並在義和團事變出兵北京,進而佔領滿州和旅順港,因此點燃1905年的日俄戰爭,卻也就此埋下帝國覆滅的導火線。在1918年被槍殺後,他與家人的遺骸長年被前蘇聯(USSR)隱沒,直到鐵幕落下後,才由英國的團隊與俄羅斯東正教會合作,逐一解開這道百週年的謎團。 \n

  • 新沙皇:俄國總統普丁就職第4任 面臨經濟外交問題

    新沙皇:俄國總統普丁就職第4任 面臨經濟外交問題

    俄國總統普京在今年3月份的總統大選到了77%的選票順利連任,在5月7日宣誓就職,這將他第4個總統任期,如果沒出意外,將會執政到2024年。 \n \n美聯社報導,普京的第4任總統就職典禮在大克里姆林宮的安德烈維斯基大廳(Andreevsky Hall)舉行。他的就職演說上表示,俄國面臨國際經濟制裁造成了衰退,因此重振俄國的經濟,將是他下一個六年任期的主要目標。 \n \n普京在2000年首次擔任總統,經過2004年的連任成功取得第2個任期,然而到了2008年,他自己「換檔」成為總理,由相當信任的副手梅德維傑夫擔任總統,而普丁在這4年期間仍是最高權力者。並且透過修憲,將俄國總統任期拉長到6年,於是2012年梅德維傑夫任滿後,普丁再次當選總統,6年任期是今年結束,接下來是另一個6年,當2024年任滿後,他已執政了24年。 \n \n一項社會研究機構Levada對1600名俄國人調查,多數俄國人(47%)支持普丁將國家推向值得尊敬的大國地位,而對他不滿的是,俄國貧富差距正在擴大。另外,在市場改革中,失去儲蓄的俄羅斯人也不滿他們的財產就此消失。 \n \n 普丁在近年努力強化俄國的軍事力量,包括幾場海外出兵行動,恢復俄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強國地位,但是俄國的經濟仍然相當依賴石油和天然氣出口,製造業的起色有限,使得他的經濟政策也受到不少批評,加上他嚴格打壓不同意見者,因此反對派都把普丁比作「新沙皇」。 \n \n據每日星報(the daily star)報導,週六莫斯科其他19座城市,有一些抗爭者上街抗議,與鎮暴警察發生衝突,包括反對派領袖亞歷塞依.納瓦尼(Alexei Navalny),大約有超過1000人被捕。 \n \n觀察家認為,普丁在最新的任期,必須解決俄國內部的經濟問題,國際上則必須面對目前孤立局面,包括2014年克里米亞衝突、敘利亞衝突、以及介入美國大選的「通俄門」事件、疑似毒殺英國老間諜事件,都使俄國陷入阿富汗戰爭以來,國際關係最差的時代。 \n \n

  • 「現代沙皇」感情世界多采多姿!秀鑽戒 普丁小三傳扶正

    「現代沙皇」感情世界多采多姿!秀鑽戒 普丁小三傳扶正

     俄羅斯「現代沙皇」普丁的硬漢形象深植人心,但他的感情世界一直撲朔迷離。他於2013年公開宣布與結縭30載的空姐妻子離婚後,一度罕見大方承認自己陷入愛河,他的緋聞女友、前奧運金牌體操選手卡巴耶娃(Alina Kabayeva)也被起底。 \n 普丁的前妻柳德米拉(Lyudmila Ocheretnaya)鮮少公開露面。她婚前曾擔任俄羅斯航空公司(Aeroflot)空姐,兩人1980年經朋友介紹相識後,於1983年結婚,婚後育有2女。多年來外界一直謠傳兩人感情不睦,柳德米拉難以適應第一夫人的角色,還有消息指普丁外遇不斷,甚至會對妻子家暴。 \n 2013年6月,兩夫婦結婚將屆30周年前,他們在克里姆林宮欣賞表演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年55歲的柳德米拉透露,「我們的婚姻已經結束,這是我們共同的決定,原因是我們一直聚少離多,各過各的」。她也強調,「我們永遠都會是很親近的人,我很感謝他對我的支持」。普丁也說,雖然他與前妻離婚,但都有保持聯絡,跟2名女兒的關係也很好。 \n 普丁成為「黃金單身漢」後隔年,他突然在1場記者會中自爆自己近日沉浸在甜蜜的愛情世界中。他雖然隻字未提愛人的名字,但早在2008年,就有小道消息指普丁與前奧運體操選手卡巴耶娃熱戀。對此普丁始終否認到底,還曾大罵狗仔只想窺探別人的私生活。 \n 現年34歲、身材火辣的卡巴耶娃曾獲2004年雅典奧運韻律體操全能金牌等14座世界體操冠軍,還曾擔任普丁領導的「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 party)議員。今年2月她出席公開活動時,右手無名指戴著一枚大鑽戒,被媒體認為是公開放閃,高調昭告天下「小三已經扶正」。去年9月她出席公開場合,身旁帶著2個小男孩,外界也猜測那就是普丁的兒子。

  • 末代沙皇與舞者瑪蒂爾德情史 將大尺度登上銀幕

    末代沙皇與舞者瑪蒂爾德情史 將大尺度登上銀幕

    據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俄羅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生前最知名的情婦之一,芭蕾舞者瑪蒂爾德·克謝辛斯卡(Matilda Kshesinskaya),兩人之間纏綿悱惻的戀愛情史,即將在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等地登上大銀幕,以大尺度畫面和外界露面。這部由德國男星拉斯·艾丁格(Lars Eidinger),和波蘭青年女演員蜜卡莉娜奧珊斯卡(Michalina Olszanska)領銜主演的電影,曾一度遭到俄國東正教教會(Russian Orthodox Church)嚴正批評,國家杜馬議員娜塔莉亞·波克隆斯卡婭(Natalia Poklonskaya)更認為,電影過於側重肉慾和愛情,與被尊為聖者的俄羅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極為形象不符,曾有意提案封殺。 \n \n瑪蒂爾德·克謝辛斯卡,1872年出生於聖彼得堡地區,父母是來自波蘭的移民,父親和哥哥都是舞者,而她也在24歲那年,成為聖彼得堡皇家舞團的首席芭蕾舞者。她與尼古拉二世的情緣開始地很早,17歲那年在畢業演出中懈逅了仍是太子的尼古拉,兩人祕密交往了3年,直到尼古拉在父親去世後,正式迎娶阿歷克絲公主(Alexandra Feodorovna)為皇后,才暫告一段落。但除了尼古拉二世以外,瑪蒂爾德也被傳言與羅曼諾夫王朝兩名貴族- 謝爾蓋·米哈伊大公(Grand Duke Sergei Mikhailovich)和安德烈·弗拉米洛維奇大公(Grand Duke Andrei Vladimirovich),有著祕密性關係。 \n \n她在30歲那年生下一子沃瓦(Prince Vladimir Romanovsky-Krasinsky),不久後被冊封為王子身份,但1917年列寧(Vladimir Lenin)發動大革命推翻沙皇後,瑪蒂爾德遷往法國巴黎長住,並在49歲那年正式與其子推定的生父之一、原沙皇姪子安德烈·弗拉米洛維奇大公結為連理。晚年的她,在巴黎過著平淡的生活,開設芭蕾舞學校開班授課,最後在1971年底、距離百歲誕辰前八個月時逝世,享壽99歲,葬於巴黎市郊的東正教墓園內。 \n

  • 張景森再開砲 批毛治國「保守的交通沙皇」

    張景森再開砲 批毛治國「保守的交通沙皇」

    前交通部長毛治國昨日投書媒體批評新政府要在全台蓋輕軌,行政院政委張景森今早則在臉書以酸語反擊表示,「馬政府的交通建設成績乏善可陳,應歸功於這位形貌恭謹、思想保守的交通沙皇,留下的政績令新政府很頭痛。 \n \n張景森提到,過去扁政府規畫東部鐵路快速化中最重要的一段就是「北宜直鐵」,但馬政府去把它規劃成「北宜歪鐵」,因時間沒有省多少又浪費錢,宜蘭人不接受導致新政府必須重新規劃、浪費8年。此外,毛治國將「蘇花高」蓋成斷斷續續的「蘇花改」,明年完工後宜花間交通瓶頸將造成壅塞,新政府會有擦不完的屁股。 \n \n毛也是屏東高鐵的「殺手」,張景森說,扁政府時期曾編列預算,屏東鐵路禍架化時預留空間,讓高鐵可以共軌進入屏東,這是省錢又有效益的計畫,但被毛取消,以後高鐵要進入屏東實在傷透腦筋。 \n \n張氣憤說「這些帳都還沒有跟他算,昨天他卻跑還出來對新政府說三道四。想到這些,我實在沒有辦法像他那樣斯文有禮貌!」 \n \n張景森並且提到,毛治國說過「台灣最重要的交通問題是台鐵立體化,消除平交道」,但他質疑:「如果這件事這麼重要,為何馬政府八年如此偷懶?除高雄左營地下化以外,其餘台鐵立體化工作全部都是扁政府時代規劃,且除了員林完成外,台中高架延到小英政府才完工,台南地下化延到英政府才動工,桃園地下化、嘉義高架化延到現在才核定。」 \n \n張景森強調,捷運、輕軌和長程的高鐵、城際的台鐡是功能互補,都是整體都會軌道運輸網的一部分,「哪有一個交通系統只有大動脈、次動脈,沒有小動脈和微血管的」? \n \n張嘲諷說:「原來是有這種排斥輕軌的人,長期擔任交通決策,難怪台灣輕軌建設不斷延宕。扁政府時代核定的三條輕軌,居然拖了八年,還可以留給英政府來完工剪綵,而馬政府任內沒有新增任何一條線,原來不是偶然。」

  • 杜特蒂擬設交通沙皇 向馬尼拉塞車宣戰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雷厲風行的掃毒行動,搶走各界目光,而忽略杜特蒂也向同等重要,但較不致命的馬尼拉塞車夢魘宣戰。 \n 英國「金融時報」(FT)報導,根據社會趨勢網路資料庫Numbeo,菲律賓交通今年排名全球第六塞,是區域內交通打結最嚴重的地區,比泰國還嚴重。 \n 杜特蒂打算設立一個集權的交通沙皇職位,收回中央和地方管理馬尼拉紊亂交通系統的權限。杜特蒂要求處理交通沈痾的特別權限,將考驗菲國民主體制能順從他鐵腕治國至何種程度。 \n 兼差開優步(Uber)的廚子巴斯柯(Roberto Basco)慨嘆:「很痛苦,壓力很大...依我看,這就是緊急情況。」巴斯柯每天從郊區奎松市通勤25公里,得耗上2小時。 \n 審查緊急權限要求的參議院小組委員會主席柏吾(Grace Poe)表示,馬尼拉居民每年在交通上平均耗掉約1000個小時,或每天近3小時,每年耗費經濟成本8000億盧比(約160億美元)。 \n 柏吾不排除賦予杜特蒂緊急權限。但她說,精簡多頭馬車的交通管理系統,更為重要。像是一條23公里的道路,通過6個地方政府的管轄範圍,適用各地不同的法規。柏吾指出,任何對於交通壅塞的緊急授權必須有時間限制,在財務上負責,同時要具體詳細。 \n 其他人也質疑杜特蒂訴諸緊急權限,解決交通問題的作法。 \n 菲律賓大學研究交通問題的心理學教授孟多薩(Aurora Mendoza)指出,最重要的改善現有的導航協助,加強執法和駕駛教育。孟多薩說:「塞車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人們不守規矩。」1051125 \n

  • 當時他買下阿拉斯加時被美國人罵慘了 如今...

    當時他買下阿拉斯加時被美國人罵慘了 如今...

    俄羅斯在歷史上曾幹過一件荒唐事,居然以720萬美元將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賣掉,如今悔不當初啊。亨利·西華德是美國歷史上一國務卿,他一生碌碌無為,唯獨做對一件事,力排眾議買下阿拉斯加。當時他被美國人罵慘了,阿拉斯加被冰雪覆蓋,連人都沒。現在美國人感謝這位有遠見的國務卿。 \n \n阿拉斯加長期為俄國領土,但最先發現阿拉斯加的是丹麥人。強大的俄國離阿拉斯加最近,於是將其納入版圖,但阿拉斯加沒有俄國人定居,只有少量人狩獵。俄國為何賣掉阿拉斯加呢?因為戰爭。克里米亞戰爭中,俄國慘敗,戰敗後的俄國開始農奴制改革,改革需要錢,怎麼辦?俄國沙皇往東邊一看,那不是有塊大冰塊嘛,賣給美國!說做就做,俄國主動找美國,美國國會大部分議員反對,只有亨利·西華德等少數人同意。亨利·西華德硬是花了兩年多時間遊說,最後成功了。 \n \n美國問:「多少錢?」俄國說:「1200萬美元。」美國說:「太貴了!」俄國說:「可以便宜點。」......談到最後,雙方720萬美元成交。這些錢在當時對一個大國來說不算天文數字。平均下來1美元買208畝地,美國等於白撿了個便宜。阿拉斯加剛併入美國沒有發揮效用,直到發現金子。19世紀末20世紀初,這裡熱鬧起來,很多人懷著發財夢來此淘金。漸漸地,一些商店、旅館開業了,阿拉斯加繁華起來。現在大家都知道,阿拉斯加旅游資源、礦產資源、娛樂資源豐富得不得了,俄國虧大了。 \n \n冷戰時期,蘇聯一直謀求與美國的軍事平衡。假如阿拉斯加還在俄羅斯人手裡,蘇聯可直接將導彈部署在這,就不會有古巴導彈危機。那場危機差點毀了全世界。那720萬美元並沒對俄國農奴制改革產生多大效用,平均下來,只夠俄國百姓一人買幾盒火柴。無論怎麼看,俄國都虧了。當年亨利·西華德說過這句話:「我睡覺時都知道那裡很冷,但你不知道將來它會有何用。」 \n \n阿拉斯加170多萬平方公里,加上周邊海域達200多萬平方公里,這麼一大塊土地居然被賣,不可思議!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最風流俄國女沙皇 曾發狂語要征服全歐洲!

    最風流俄國女沙皇 曾發狂語要征服全歐洲!

    在歐洲大陸曾經有一位女皇帝,她不僅風流成性,擁有眾多情夫,而且冷血無情,十分狂傲,曾叫囂道:「假如我能夠活到二百歲,全歐洲都將匍匐在我的腳下!」她就是俄羅斯歷史上唯一被稱為大帝的女沙皇-葉卡捷琳娜二世·阿列克謝耶芙娜(Екатерина II,1729年-1796年)。有些譯法依照英語(Catherine II或Catherine the Great)而稱呼她為凱薩琳二世或凱薩琳大帝。 \n葉卡捷琳娜二世並不是俄羅斯人,她的父親是德國境內的一個小公爵。改變她命運的是一個偶然事件,因為她的表哥被挑選為沙皇的繼承人,所以在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大帝的撮合下,葉卡捷琳娜二世嫁給了自己的表哥,也就是後來的沙皇彼得三世。但兩人的婚姻並不幸福,相較於女人,彼得三世更喜歡領兵作戰。葉卡捷琳娜二世在孤苦伶仃時,遇見年輕英俊、舉止得體的波蘭貴族-斯坦尼斯瓦夫·波尼亞托夫斯基(Stanislaus Poniatowski),兩人一見鍾情,很快陷入愛河。 \n1761年12月,彼得三世即位,第二年葉卡捷琳娜二世生下男孩,孩子的父親顯然不是沙皇。彼得三世這次動怒了,他準備廢掉皇后,但葉卡捷琳娜二世手段更高,她聯合近衛軍官發動政變,將彼得三世廢掉,自己即位為新沙皇,此時她年僅33歲。葉卡捷琳娜二世即位後整頓內政,讓俄羅斯重新煥發生機,同時再次打開對外擴張的大門。在歐洲大陸,她將目標對準了日暮西山的奧斯曼帝國,以及波蘭王國。她與普魯士、奧地利相勾結,先後三次瓜分波蘭,此外她為奪取黑海的出海口,又挑起與奧斯曼帝國長達數十年戰爭。 \n經過戰爭的洗禮,俄羅斯在歐洲的地位空前提高,葉卡捷琳娜二世頻頻插手歐洲事務,儼然成為歐洲各國爭端的調停人,發出「活到200歲,統治整個歐洲」的豪言。雖然在歐洲得勢,但葉卡捷琳娜二世卻也曾被人在亞洲「打臉」,這個人就是土爾扈特首領渥巴錫。渥巴錫不甘心部眾成為俄土戰爭的砲灰,毅然返回中國,堪稱壯舉,對此葉卡捷琳娜二世也無可奈何。 \n歷史學家認為,除彼得三世外,葉卡捷琳娜大帝在她的一生裡有三位非常重要的男人,而這三位男人對葉卡捷琳娜最後奪得俄羅斯沙皇寶座有極大的貢獻。分別是波尼亞托夫斯基、格利哥里·奧洛夫、格利哥里·普譚金。而葉卡捷琳娜二世一生有23位情人,在她67歲時迷上22歲的普拉東·朱波夫。即使女皇遭到背叛,她也從未懲罰這些情人們,而且賞賜他們一大筆金錢。1796年11月,風流、冷血、狂傲的葉卡捷琳娜二世走完了她不平凡的一生,時年67歲。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希特勒瘋狂掠奪珍寶!沙皇琥珀廳埋藏地點曝光

    希特勒瘋狂掠奪珍寶!沙皇琥珀廳埋藏地點曝光

    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大肆攫奪佔領國的文物,但部分卻隨納粹德國的戰敗滅亡而下落不明。波蘭歷史學家帕萊班斯瓦克(Bartlomiej Plebanczyk)向英國傳媒透露,懷疑納粹從俄羅斯聖彼得堡搶走的文物,價值新台幣108億元的琥珀廳(Amber Room),埋藏在波蘭東北部威哥捷沃(Wegorzewo)附近一個廢棄的納粹碉堡內。這是繼「黃金列車後」,再傳出有「納粹寶藏」埋藏在波蘭的傳聞。 \n納粹德國曾於二戰初期的東線戰場勢如破竹,並於1941年10月攻陷列寧格勒(即現今聖彼得堡)。其後,納粹德國把由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一世(Friedrich-Wilhelm I)贈予俄國沙皇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的琥珀廳拆掉,並以火車運往哥尼斯堡(即現今加里寧格勒)的城堡。 \n隨着納粹與俄羅斯在東線戰場的形勢此消彼長,一輪空襲及紅軍進城後,琥珀廳便從此消失得無影無蹤。有傳納粹德國的東普魯士總督科赫(Erich Koch)於城陷前,把琥珀廳運往德國西部的伍帕塔爾(Wuppertal),也有人聲稱琥珀廳已在空襲中摧毀。 \n不過,帕萊班斯瓦克認為琥珀廳不但沒有摧毀,也沒有運往德國,反而藏在鄰近哥尼斯堡的威哥捷沃。帕萊班斯瓦克表示,一名看守廢棄碉堡的前納粹德軍士兵,於1950年代向波蘭當局透露,曾於1944年冬季目睹有裝載大型物件的貨車進入碉堡。當貨車把物件裝卸後,該碉堡便永久封閉,所以部分琥珀廳可能藏在碉堡內的暗牆後。 \n帕萊班斯瓦克更聲稱,曾以雷達探測碉堡外牆,發現內部有不尋常的結構,故他推斷琥珀廳可能藏在碉堡的暗牆後。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他打算在碉堡外牆開一個小洞,並放入一部小型相機一窺究竟。他指出,雖然雷達探測工作於去年9月完成,但因為要確認雷達資訊正確,才延至現時才公布。 \n然而,波蘭軍方曾於1960年代搜索碉堡,惟一無所獲,亦無發現傳聞中的暗牆。波蘭政府亦於1960年代把服刑的科赫,帶往現場尋找琥珀廳,但最後曾見過琥珀廳的科赫亦無法辨認琥珀廳的埋藏地點。由於波蘭東北部曾是納粹德國的東線戰場指揮部,因此流傳不少「納粹寶藏」的傳聞,歷史學家也對此說法深信不疑。

  • 俄國賤賣阿拉斯加 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樁蠢買賣

    俄國賤賣阿拉斯加 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樁蠢買賣

    買賣這東西嘛,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在19世紀,俄國的沙皇曾因缺錢將龐大的阿拉斯加賣給美國,冷戰時期的俄羅斯人快把這位「天才」沙皇罵臭了。1867年,當時的美國國務卿亨利·西華德力排眾議,堅決買下阿拉斯加,很多人嘲笑說西華德幹了蠢事。當時的阿拉斯加被冰雪覆蓋,幾乎罕無人煙,現在看來,這位國務卿簡直太聰明了!亨利·西華德一生沒有太大作為,只因買下阿拉​​斯加,成為美國人最熱愛的國務卿之一。 \n最開始發現阿拉斯加州的其實不是俄國人,是丹麥人。但由於俄國在地理上較接近,且俄國人能適應嚴寒的氣候,他們捷足先登,將阿拉斯加納​​入自己的版圖。俄國之所以賣掉阿拉斯加,直接原因是克里米亞戰爭被打敗,戰後俄國開始轟轟烈烈的農奴制改革,可改革需要錢啊。沙皇左思右想,突然發現最東邊不是還有個阿拉斯加嘛,賤賣給美國得了! \n說做就做,俄國沙皇主動派人與美國溝通,當時美國絕大多數議員都不加以理睬,只有西華德等人覺得這是筆划算的買賣。俄國開價1200萬美元賣給美國,美國說少點兒吧,俄國說不能少,然後美國說那暫時先緩一緩吧。俄國等了又等,最後等不及了,同意720萬美元賣了。事情一拖就是好幾年,最後美國國會還是通過了購買阿拉斯加的決議。 \n就這樣,「偉大」的俄國沙皇終於賣掉了阿拉斯加,得到了夢寐以求的720萬美元!阿拉斯加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四個日本那麼大,結果只賺來一套房子的錢。 \n阿拉斯加剛加入美國時並沒發揮效用,但後來隨著淘金熱,來阿拉斯加淘金的人越來越多。阿拉斯加一下子熱鬧起來,人口越來越多,這批在當時看起來不地道的淘金者成為阿拉斯加第一批開拓者。二戰結束後,蘇聯成為和美國匹敵的超級大國,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蘇聯一直謀求與美國的軍力抗衡。假如阿拉斯加還屬於俄羅斯人的話,在五十年代,蘇聯可以在阿拉斯加部署導彈,這樣可以直接打到美國本土。於是乎,蘇聯就不用將導彈運到古巴,不會有差點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古巴導彈危機。 \n賣掉阿拉斯加對俄國絕對是個賠本的買賣,那720萬美元只佔俄國農奴制改革總花費的很少一部分。賣掉阿拉斯加後,俄國失去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冷戰時期的國家安全受到重大挑戰。阿拉斯加擁有無比豐富的資源,鐵、煤、石油、針葉林等資源都極其豐富,現在很多俄羅斯人罵臭了那位愚蠢的沙皇。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俄國沙皇的一個愚蠢決定 竟改變冷戰的歷史

    俄國沙皇的一個愚蠢決定 竟改變冷戰的歷史

    在19世紀,俄國的沙皇曾因缺錢將龐大的阿拉斯加賣給美國,冷戰時期的俄羅斯人都恨死這位沙皇了。1867年,當時的美國國務卿亨利‧西華德力排眾議,堅決買下阿拉斯加,當時很多人嘲笑他,因為當時的阿拉斯加被冰雪覆蓋,幾乎沒有人居住,但現在看來這位國務卿太聰明了,買下阿拉斯加,也讓他成為美國人最熱愛的國務卿之一。 \n由於俄國在地理上較接近,且俄國人能適應嚴寒的氣候,他們捷足先登,將阿拉斯加納入自己的版圖,俄國之所以賣掉阿拉斯加,原因之一是克里米亞戰爭戰敗,因此需要錢,沙皇突然發現最東有個阿拉斯加,所以才會賣給美國。一開始俄國開價1200萬美元賣給美國,美國說希望價錢降低,雙方僵持不下,俄國等了又等,最後等不及了,同意用720萬美元賣掉阿拉斯加。 \n阿拉斯加剛加入美國時並沒發揮效用,但後來隨著淘金熱,來阿拉斯加淘金的人越來越多,二戰結束後,蘇聯成為和美國匹敵的超級大國,蘇聯一直謀求與美國的軍力抗衡,假如阿拉斯加還屬於俄羅斯人的話,蘇聯就可以在阿拉斯加部署導彈,可以直接打到美國本土,也許歷史就會改變了。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她是德國落魄貴族 何以成為俄國最偉大女沙皇?

    她是德國落魄貴族 何以成為俄國最偉大女沙皇?

    葉卡捷琳娜二世曾說過一句著名的話:「假如我能活到200歲,整個歐洲都將匍匐在我的腳下。」雖然沒有實現這般豪語,但她確實是俄羅斯帝國最偉大的兩位沙皇之一。在她統治期間,俄國的版圖急劇擴大並成為歐洲主要強國之一。更為神奇的是,她不是俄國人,而是一位德國人! \n葉卡捷琳娜原名索菲亞.奧古斯特,從小生活在落魄的貴族家庭,父親是普魯士的一名將軍。她的命運在13歲那年發生轉變,她的遠房表哥腓特烈被選為俄國皇位繼承人,索菲亞的姨媽俄國女皇想讓她嫁給腓特烈。腓特烈對索菲亞並不好,規定她只能每天待在屋子裡學習俄語和東正教禮儀。腓特烈冷落索菲亞的日子恰恰成為索菲亞智慧增長的重要時期,她日後的很多手段就是在那段寂寞的日子裡學到的。1744年,她皈依東正教,改名為葉卡捷琳娜.阿列克謝耶芙娜。隔年兩人正式結婚。後來腓特烈成為彼得三世。 \n若歷史能重來,彼得三世一定後悔自己對葉卡捷琳娜的冷落!彼得三世非常不得人心。在七年戰爭的形勢有利於俄國的情況下,不顧大臣們的反對強令軍隊退出所占的普魯士的土地。他嘻笑著與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簽訂合約,只因是他的崇拜者。他還莫名其妙地要求俄國人改信路德教,搞得俄國民眾敢怒不敢言。最終在眾多大臣和軍隊的支持下,葉卡捷琳娜發動政變,囚禁了自己的丈夫彼得三世,自封為俄國沙皇。葉卡捷琳娜一上臺就向俄國人解釋自己上臺的政治和道德的合法性,在當時,她的上臺的確是民心所向。 \n她一直都謀求吞併波蘭,在1763年操縱波蘭選王會議,將情夫波尼亞托夫斯基扶上波蘭王位。1772年,俄國與普魯士、奧地利第一次瓜分波蘭,俄國得到白俄羅斯和拉脫維亞相當大一塊,成為最大受益者。1791年,又與普魯士合作第二次瓜分波蘭,得到西烏克蘭、白俄羅斯和立陶宛的一部分。只要波蘭還存在,她對波蘭的野心就不會停止。1794年波蘭發生獨立起義,為避免夜長夢多,她乾脆直接徹底滅亡波蘭。在幾次瓜分中,俄國共獲得4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其中西烏克蘭是最富饒的一大塊,成為俄國重要的糧食產區。 \n在葉卡捷琳娜執政時期,俄國的很多領土來自於土耳其,當時的土耳其是個衰落的但仍有相當實力的大國。尋找南方溫暖的出海口是俄國歷代沙皇的夙願,葉卡捷琳娜決心完成彼得大帝的願望。1768年,忍無可忍的土耳其向俄國宣戰,葉卡捷琳娜大喜過望,這本是兩個勢均力敵的大國的對抗,但戰場上的形勢一邊倒的有利於俄國。幾年後,她強迫土耳其簽訂凱納爾基條約,承認克里米亞的「獨立」,土耳其還得向俄國賠償4500萬盧布,承認俄國商船可以自由出入黑海。 \n1783年,俄國將克里米亞並入版圖。同年喬治亞接受俄國的保護,俄國的勢力在高加索的影響力空前強大。俄國與土耳其發生多次戰爭,但每次都以俄國的勝利告終。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俄國堅定地與歐洲其他君主專制國家聯合鎮壓革命,俄國成為鎮壓革命的急先鋒,從這時開始俄國成為歐洲憲兵,正式成為歐洲一流強國。 \n葉卡捷琳娜雖然喜歡戰爭,熱衷領土擴張,但她思想開明,為人善良。她十分支持俄國藝術的發展,慷慨地資助哲學家和藝術家。法國巨人伏爾泰經常與她通信,稱她是「歐洲上空最耀眼的明星」。狄德羅生活貧困時她經常給寄生活費給他,還買下原本要變賣的書籍,只提出一個要求,就是在哲學家去世後將書與他葬在一起。俄國文學一直都是歐洲的邊緣,但從她統治後期開始,俄國文學逐漸走進西歐,成為歐洲主要文學之一。她最終成為俄羅斯人最熱愛的女沙皇,地位僅次於彼得大帝。看看今天俄羅斯龐大的國土,就知道這位女人對俄羅斯的貢獻有多大。

  • 發現於俄羅斯煤礦的遺骸 證實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妻子:家人終於可以安息在一起

    發現於俄羅斯煤礦的遺骸 證實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妻子:家人終於可以安息在一起

    俄羅斯調查人員近日挖掘出歷史上最後一個沙皇和他的妻子的骨骸,他們試圖重新審查1918那起謀殺皇室案。骨頭樣本取自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和他的妻子亞歷山德拉,從亞歷山大二世的血跡斑斑的製服提取了血液樣本。尼古拉斯的祖父,死於1881年。 \n沙皇尼古拉斯二世、亞歷山德拉及他們的四個女兒——大公爵夫人安娜斯塔西亞、瑪麗亞、奧爾加和塔蒂阿娜——他們的兒子阿列克謝皇太子和四個皇家侍從,一起在房子裡的地下室被謀殺。 \n羅曼諾夫家族成員,被列寧領導的革命的布爾什維克殺害,埋在聖彼得堡大教堂。東正教會希望遺骨能通過和在世的尼古拉斯旁系親屬進行比對,來確認是否尼古拉斯二世本人的骸骨。 \n1991年在烏拉爾地區的一個集體墓穴里通過DNA驗證,確認了尼古拉斯二世的遺骨,對於尼古拉斯家族謀殺案的漫長調查工作在1998年宣告結束。 \n根據目擊者的描述,那些沒有立即死去的人,最後還被刺刀輪流戳刺一遍。DNA測試並沒有說服某些俄羅斯東正教教會成員,因為剩下的兩個名皇室子女-阿列克謝王子和瑪麗亞女大公,2007年在烏拉爾地區的另一個不同的地方被發現。 \n調查委員會說需要新一輪檢查來驗證這兩具遺骸。俄羅斯計劃重新埋葬阿列克謝和瑪麗亞,想把他們和其他家人的遺骸一起埋葬在聖彼得堡大教堂。但在這之前,教會要求確認身份。 \n2008年6月,俄羅斯總檢察長辦公室下屬調查委員會發言人弗拉基米爾·馬爾金在一份聲明中說,檢測證明這些最新找到的遺骸正是沙皇子女的遺骸。聲明列出了迄今為止收集的詳盡資料,包括彈道、牙齒、化學元素分析等檢測結果。悲劇終於畫上了一個句號,一切傳言到此似乎也將停止,但是他們為什麼沒有和沙皇埋葬在一起,似乎已成為永久的迷團... \n \n

  • 末代沙皇羅曼諾夫滅門慘案 重啟調查

    末代沙皇羅曼諾夫滅門慘案 重啟調查

    俄羅斯帝國末代皇帝--羅曼諾夫家族在1918年7月16日深夜遭集體處決,事隔97年,俄羅斯調查人員已經重新開始調查這件駭人聽聞案件。 \n \n1918年7月16日深夜或7月17日凌晨,尼古拉二世家族等9人被秘密警察集體處決,屍體被澆上硫酸和汽油銷毀,殘餘骨渣埋藏廢棄洞穴中。1990年代,尼古拉二世家族的遺體被重新找到,並經DNA檢測得到確認。1998年,根據俄羅斯總統葉爾欽的命令,尼古拉二世家族的遺體被隆重安葬在聖彼得堡的彼得保羅大教堂中。2000年,尼古拉二世家族被俄羅斯東正教會追封為殉教聖徒。 \n \n 但俄羅斯東正教成員仍然不相信,那些埋葬的遺骸屬於沙皇和他的妻子。今年7月提出新的調查要求。由國家組成的一個新調查委員重新檢驗羅曼諾夫家族其他4名成員的遺骸。 \n \n 新的調查將集中在4名羅曼諾夫家族成員的遺骸上,他們是:保存在俄羅斯國家檔案館的阿列克謝王子、大公夫人瑪麗亞遺骸,以及亞歷山德拉皇后的妹妹伊麗莎白·費多羅夫娜大公夫人遺骸,和1881年被刺殺的尼古拉斯沙皇的祖父、前沙皇亞歷山大二世的遺骸。 \n 調查人員還凖備調查亞歷山大二世沙皇的大衣上殘留的血跡。他是被當時俄國革命黨「人民的意志」組織者用炸彈炸死的,他的遺體身著軍裝安葬在聖彼得堡大教堂。

  • 末代沙皇家族的最終下落

    末代沙皇家族的最終下落

     無論如何,天秤越來越朝進行這些歷史調查所帶來的記載的改變傾斜:這也指出,葉卡捷琳堡的屠殺戲碼遠超過一個簡單的社會新聞,有它深刻的政治、歷史意涵。 \n 在我1990年的著作《尼古拉二世》的結論中,我寫道:「在我看來,除了沙皇,在葉卡捷琳堡,羅曼諾夫家族似乎沒有全數遭到殺害。」這個假設得到惡劣的回應。 \n 「荒唐」、「沒有根據」、「謬論」,是這本書面對的最初反應,它的英文譯本很不情願地被翻譯出來。在法國,即使《尼古拉二世》得到一些禮貌性的評論,也跟此一個假設──一個禁忌話題──無關。 \n 此外,同事與朋友向我解釋,在寫了三本關於1917年革命和官僚主義起源的著作而被高度認可之後,我開始對「小故事」感興趣,並跟著羅曼諾夫之死一起「降格」了。 \n 去政治化的「社會新聞」 \n 當我受邀到莫斯科歷史學院以羅曼諾夫之死做專題演講的時候,他們把講題訂為「大革命下的一件社會新聞」。所有人都知道這個課題是什麼,但所有的聽眾似乎和全世界的人一樣,認為羅曼諾夫家族全被殺光了,而「社會新聞」的稱謂是可以將這個事件去政治化的一個方式:國家學院的表述提出了一個責任歸屬的問題──葉卡捷琳堡地方黨部的責任或蘇共中央委員會的責任……聽眾非常專注,耿林.伊歐弗教授(Genrich Ioffe)為這場演講下的結論是「非常有趣,但提供的證據不夠充足」。 \n 雖然,這無法阻擋國家科學院的參與者禁止《尼古拉二世》這本書出版,並在葉卡捷琳堡公開販售,但它仍被翻成俄文。由於他們正準備建一座以羅曼諾夫為名的陵寢,而這本書的推論有可能讓這個計劃落空……能讓這個計劃流產並以一個比較簡單的紀念碑取代原來的計劃,也證明這本書的證據是足夠的。 \n 二十年後,如同我在《世紀之謎──末代沙皇家族慘案的真相》序言所提到的,我接到一位完全不認識的同行──瑪麗.史塔芙蘿(Marie Stravlo)從美國打來的電話:「哈囉,馬克.費侯,《尼古拉二世》這本書寫的沒錯。我按照您的推論在梵諦岡找到沙皇長女奧爾嘉的足跡了。我將出版她1954年留下、叫做《我還活著》的日記。1976年,她過世於義大利。」 \n 日記出版後,她問我:「您是如何找到真相的?」 \n 我回答她:「在寫這本書的過程裡。」 \n 留存女性避免刺激德皇 \n 我在此不說明我是怎麼找到真相的;我只想指出我的結論以及它接下來是如何被人們接納的。先讓我們回想幾個事實: \n 1917年10月布爾什維克剛取得政權的時候,他們向德國跟奧匈帝國請求停戰協議,伴隨這個請求而來的結果就是1918年的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和平條約。對布爾什維克黨的左派和左翼的社會主義革命者來說,這項請求形同背叛,為了拯救他們的政權,列寧和他的黨居然為德皇威廉二世背書了,成功解除德國無產階級遵循俄國革命的意圖。「我們把黨搞成一團堆肥」,布加寧(Boukharine)這樣註記。 \n 為了讓戰事再起,1918年7月6日,左翼社會主義革命者暗殺了德國駐莫斯科大使米爾巴赫伯爵(Wilhelm von Mirbach),並堅定要求處決沙皇家族。因為威廉二世是沙皇的親戚,沙皇長女奧爾嘉的教父;沙皇的妻子原是德國黑森-達姆施塔特公主(Princesse Hesse-Darmstadt),這兩個家族間有多重的親戚關係。沒有人會懷疑,處死這些德國皇室家族的女性不會不立刻引起德國皇帝的激烈反應。 \n 為了避免這場紛爭,知道緣由的葉卡捷琳堡當局在白俄部隊接近時處決了沙皇,假造了沙皇家族的屠殺,7月到9月間,剩下的沙皇家族成員被偷偷送往彼爾姆(Perm)、莫斯科及德國占領的烏克蘭。相對地,德皇釋放了卡爾·李卜克內西和約基希斯(Leo Jogisches),兩個接近布爾什維克的德國和波蘭革命者。這次行動,由俄共外交專員契切利恩(Tchitcherine)與新派駐莫斯科的德國代表柯爾特.里耶茲勒(Kurt Riezler)負責聯繫。 \n 左右兩派拒信家族存活 \n 我第一本關於沙皇的書出版二十二年後,我已經有足夠支撐我假設的證據,但外界對這本書的敵意反而倍數成長,我終於瞭解為什麼──因為我們從劍鞘中拔出利刃。為布爾什維克的恐怖罪行「辯解」是何等的令人不齒!右派盡一切力量拆解我的論證。左派則認為,蘇聯已經垮台,我卻還不給共產黨留一點處決羅曼諾夫家族的榮耀──就像法國人懂得如何把路易十六跟他家人送上斷頭台那樣。 \n 至於英國人,他們拒絕這本書的論證只為了一個好理由:1990年,蒙巴頓家族對羅曼諾夫家族的遺產仍有相當的權利,羅曼諾夫家族長女的倖存只會侵犯到他們的權利。反對蘇維埃的俄國人或對1991年解體的政權最頑固愚昧的支持者,對這本書的敵視則分成以下兩點: \n 白俄的繼承者不能相信一部分羅曼諾夫家族存活下來,是布爾什維克與德國人這兩個「人類公敵」間的協議。 \n 紅色的繼承者則無法承受,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和約之後,列寧再次用犧牲歐洲革命來拯救他的政體;所有人都情願繼續相信他們殺害了所有羅曼諾夫的家族成員,尤有甚者,處決是蘇維埃地方黨部下的決定。 \n 無論如何,天秤越來越朝進行這些歷史調查所帶來的記載的改變傾斜:這也指出,葉卡捷琳堡的屠殺戲碼遠超過一個簡單的社會新聞,有它深刻的政治、歷史意涵。 \n 評論、回應以及新資訊 \n 我為中文讀者列舉一些對我著作的相關評論、我的回應,及一些新資訊。異議從四面八方爆發出來。 \n 您否認發生在葉卡捷琳堡的屠殺,那留下的痕跡與屍體是什麼? \n 沒錯,除了沙皇以外,雖然不是羅曼諾夫家人,卻是他們身邊的人被處死:醫生、廚師、女管家,等等。 \n 倘若羅曼諾夫的女兒們真的存活下來,為什麼她們從來不說什麼? \n 安娜塔西亞一再表示什麼也沒發生,但人們一直把她當成瘋子。 \n 為什麼人們不相信她? \n 因為尼古拉二世1917年3月退位以後,他的姪兒西里爾(Cyrille Romanov)自詡羅曼諾夫的繼承者,他盡一切力量讓所有人認定安娜塔西亞不是沙皇女兒。 \n 所以說她的家族並不承認她? \n 承認,兩位俄國姨媽,一位德國阿姨,安德烈大公,及沙皇的前女友、舞者瑪蒂德.謝欣絲卡雅(Mathide Kchessinskaya)等等,都表示承認但自詡繼承者的陣營遏止了他們的聲音…… \n 您否定了學者們1998年檢驗他們DNA後的結論。 \n 並沒有!但結果指出不同的鑑別可能,三個化驗中心沒有一間認同其他兩間的結果。事實上,如同尼古拉.侯斯(Nicolas Ross)所指出,這些是1918年夏天在彼爾姆和阿拉帕耶夫Alapaev)遭到處決的其他羅曼諾夫家族成員,而找到沙皇家族成員屍體的正是幹下這些罪行的同一票人,這不奇怪嗎?再說,大部分的羅曼諾夫家人都不承認1998年在聖彼得堡舉行的祭祀儀式,而主祭的神父也沒提到任何一個受難者的名字。 \n 現在俄國人怎麼說呢? \n 沒有人再說所有的羅曼諾夫家族是在當地政權建議下被殺害的;其他人承認桑默斯(AnthonySummers)和曼高德(Tom Mangold)──第一次提出這個看法的作者──指出這場處決是如何被導演的,而馬克.費侯揭示了這段歷史的結構和歷史意義。 \n 《世紀之謎──末代沙皇家族慘案的真相》出版以後,我接到一些後續的迴響與見證: \n ──來自羅曼諾夫後人,與他們有血緣關係的俄羅斯修院院長弗拉迪米爾.孔德拉托維奇公爵(Vladimir Kondratovitch)來信:「我完全贊同您的結論。」 \n ──來自葉卡捷琳堡科學院,對本書以及對桑默斯和曼高德著作非常正面的分析。桑默斯與曼高德破解了1924年索柯羅夫(Sokolov)法官建立的羅曼諾夫檔案的所有篡改,值得欽佩。 \n ──來自法國史學教授聯誼會,對這本書踏實論證的認可。 \n ──來自俄國駐柏林大使,對沙皇四個女兒因交換李卜克內西的釋放而獲救的確認。 \n ──來自加拿大的一位學者,在葉卡捷琳堡發掘到沙皇四個女兒是經由通往花園的地下通道離開伊帕提夫別墅(Villa Ipatiev)的資訊。 \n ──來自義大利,特別是梵蒂岡的媒體,一九八○年代初期,不同資訊來源指出皇后與公主在義大利的足跡(她們在那過世)。 \n ──來自瑪麗.史塔芙蘿,在西班牙出版的奧爾嘉日記《我還活著》。 \n ──來自阿列柯賽耶夫(V.V. Alekseev),一本1918年到1928年關於安娜斯塔西亞檔案(醫生、法官等)的著作。亞歷謝夫的結論指出,索柯羅夫提出的官方檔案今天已不可確信。 \n ──來自英國,幾份英文對這本書的書評:「具說服力的論證」……終於! \n 2013年,我接待安娜塔拉.蓋格(Annatala Geiger)的來訪,她住在德國的安堡(Amberg),自稱是奧爾嘉的孫女,及塔瑪拉.凱芙麗許維莉.達柯娃(Tamara Kevlishvili Dakova)從祕魯寄來的信,《世紀之謎──末代沙皇家族慘案的真相》出版後,她宣稱自己是安娜塔西亞的孫女。我當然不能對她們的宣稱有所預判,我建議她們先面對自己DNA的檢驗……。 \n 現在,就讓我們看看我是如何找到真相的。 \n (本文為允晨新書《世紀之謎──末代沙皇家族慘案的真相》台灣版序文)

  • 郎朗與樂壇沙皇葛濟夫同登台 身處有力的時代 要做影響下一代的音樂家

    郎朗與樂壇沙皇葛濟夫同登台 身處有力的時代 要做影響下一代的音樂家

     「我不只是想做一個音樂家,我想做一個能影響下一代的音樂家。」大陸旅美鋼琴巨星郎朗日前推出新專輯《莫札特》,隨即攻上Amazon古典音樂排行榜、連續4周蟬聯冠軍。12月2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由睽違台灣12年,「樂壇沙皇」俄國指揮家葛濟夫親自領軍的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交響樂團」,將與郎朗攜手同台、詮釋莫札特《G大調第17號鋼琴協奏曲》。 \n 我覺得中國近20年開始突飛猛進,這個速度在歷史上,不光是中國歷史,在世界歷史上是史無前例的。」 \n 經常應邀至世界各地演奏,近年來郎朗深切感受到,大陸與世界間的距離正在拉近、縮小,「在這10年來,從國家大劇院,到各個城市都建了大型音樂會的場地」,成為推廣古典音樂的最佳平台。 \n 郎朗舉例說明,以往他回大陸舉辦音樂會,所有贊助商均為外國企業,但近年來大陸企業也開始加入文化推廣的行列。 \n 預言30年 陸成領導者 \n 這讓郎朗備感驕傲:「這是一個讓我們覺得非常有力量的時代!」郎朗也作出大膽預言:「我覺得在30年後,中國在世界很多領域中,都會成為領導者。」 \n 建於1783年的馬林斯基劇院,前身為俄國皇室樂隊,歷經多次改名、如今已成全球樂迷朝聖之地。 \n 葛濟夫 聲勢如日中天 \n 2004年、22歲的郎朗首訪俄國,於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獻藝,當時就是與葛濟夫同台。在國際樂壇聲勢如日中天的葛濟夫,此次率「馬林斯基劇院交響樂團」來台巡演3場,頭一站11月30日將首次造訪台南文化中心,12月1日於台北推出「新年音樂會」,隔天最末場壓軸再與郎朗合體。 \n 葛濟夫為台灣樂迷安排,拉赫曼尼諾夫《交響舞曲》、普羅高菲夫《降B大調第5號交響曲》等俄系曲目,結束台灣之行後,3、4日樂團將轉往北京公演3場。

  • 美「薪酬沙皇」:陸CEO降薪無助反腐

    針對中國領導人正在推動將國企高層的薪酬限制在普通員工的約10倍,美國華府執業律師、有「薪酬沙皇」之稱的范伯格(Kenneth Feinberg)表示,降薪對反腐沒有幫助。法治並不取決於工資水平,兒在於要了解並阻止賄賂、回扣和利益衝突等帶來的灰色收入。「我甚至懷疑降薪作為反腐改革信號的象徵意義」。 \n至於合理的做法,范伯格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認為,限制工資的同時根據公司整體業績發放獎金,這種做法可以幫助提升公司的管理品質、目標和盈利能力。如果把底薪限制在一定水準,同時提供由公司整體業績(而非個人業績)決定的彈性補償,則可以改善公司的激勵機制,從而幫助公司取得成功。 \n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尋求美國政府通過問題資產救助計畫(Troubled Assets Relief Program, 簡稱TARP)施以援手的那些巨頭公司的薪酬計畫需要獲得美國財政部的批准。華盛頓執業律師范伯格(Kenneth Feinberg)被啟用為「TARP薪酬沙皇」—企業高管們需要得到他的許可才能拿到薪水。范伯格最為人知的,是他為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受害者基金所做的分配工作。

  • 歐盟伊毒沙皇 11月訪疫區

     剛被任命為歐洲聯盟伊波拉疫情協調人的新任歐盟執委斯蒂里亞尼迪斯今天表示,將在11月初前往西非疫區訪問,瞭解當地疫情最新情況,以評估歐盟下一步措施。 \n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擴散,馬利昨天發現第1起伊波拉感染病例,成為最新1個遭到伊波拉病毒侵襲的西非國家。 \n 與西非關係緊密的歐盟一直密切關注疫情發展,繼昨天任命即將在11月1日走馬上任的斯蒂里亞尼迪斯(Christos Stilianides)為歐盟伊波拉疫情協調人後,歐盟各會員國元首今天也同意,加碼對伊波拉疫情的經費投入至10億歐元。 \n 斯蒂里亞尼迪斯晚間發表聲明表示,伊波拉病毒是整個國際社會的考驗,必須有採取行動的決心,以迅速、協調的方式對抗伊波拉。歐洲已經準備好面對這個巨大的挑戰,許多成員國也派遣醫護專業人員與設備前往當地協助。 \n 他表示,歐盟已經投注超過6億歐元經費對抗疫情,也派遣醫護與人道專家及移動實驗室前往疫區。歐盟同時採取必要行動,與當地衛生機關密切合作,以保護歐洲公民,並建立一套照護後送制度,隨時準備好將醫護人員撤離疫區。 \n 作為歐盟伊波拉疫情協調人,斯蒂里亞尼迪斯表示,他將透過歐盟緊急危機協調中心(EU Emergency Response Coordination Centre)作為會員國與歐盟機構間的運輸、設備與醫護人員訊息交流樞紐。 \n 他並預計在11月初親自走訪西非疫區,以便更清楚瞭解疫情現況,作為規劃下一步措施的參考。1031025 \n

  • 傳歐巴馬白宮迎接伊波拉沙皇

     白宮消息人士今天表示,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天將在白宮歡迎新上任的伊波拉政策首席負責人克蘭。另一方面,加拿大藥廠Tekmira今天宣布已開始限量生產抗伊波拉病毒藥物。 \n 1名白宮官員私下透露,克蘭第1天上任時,將和歐巴馬以及「政府的伊波拉因應小組資深官員」會面。克蘭被美國媒體稱為「伊波拉沙皇」。 \n 這名官員解釋,克蘭將直接向歐巴馬的國土安全顧問摩納可(Lisa Monaco)與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Rice)報告,「以確保政府各部門能對伊波拉作出積極、有效且同步的因應措施,來提高美國國內準備,並從西非源頭遏阻伊波拉疫情擴散」。 \n 另一方面,加拿大藥廠Tekmira Pharmaceuticals今天宣布,已開始限量生產抗伊波拉病毒藥物。 \n Tekmira今天表示,作為TKM-Ebola計畫之一的新藥將在12月初以前上世。 \n TKM-Ebola是種RNAi干擾藥物,作用是避免病毒複製。 \n 這波伊波拉疫情迄今在西非奪走超過4500條人命。(譯者:中央社陳怡君)1031022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