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國舞團的搜尋結果,共44

  • 花蓮》花2年牽線法國舞團 神父在異鄉遇見故鄉

    花蓮》花2年牽線法國舞團 神父在異鄉遇見故鄉

    「看見來自故鄉的布列塔尼土風舞團,來到玉里小鎮,我特別感動啊…」,在法國神父劉一峰聯繫引介下,受邀遠從法國來台進行藝文交流的「法國布列塔尼土風舞團」,今天下午在玉里鎮踩街後公演。玉里鎮位在花蓮南區,距離花蓮市行車距離也要2個多小時,地方原住民舞蹈與異國舞團搭配踩街,讓小鎮好熱鬧!

  • 海霸王集團引進法國「法寶」紅白葡萄酒

    海霸王集團引進法國「法寶」紅白葡萄酒

    為創造有別傳統火鍋餐廳的消費體驗,並推廣環保餐飲觀,海霸王集團引進紙盒包裝的法國「法寶」紅白葡萄酒,並於今(8/11)日在集 團於台北西門町投資開設的「德立莊」飯店內、全台最大超市鍋物市集餐廳「前鎮水產」首賣,同時並開放消費者免費試飲。

  • 白色幻影 探索兩個世界

    白色幻影 探索兩個世界

    曾獲法國莫里哀最佳兒童劇獎提名的佩內特舞團,來台演出代表作《白色幻影》,以充滿實驗色彩的舞蹈連結虛幻和現實的距離,回應生命與記憶的課題。舞者在靜與動之間,展現身體張力,激發觀眾的想像。

  • 雪梨隊下街舞戰帖 嘉義築夢者還擊「教訓一下」

    雪梨隊下街舞戰帖 嘉義築夢者還擊「教訓一下」

     「築夢者」爭霸世界街舞,6月參加法國世界街舞大賽奪下亞軍,讓許多法國舞迷看見台灣,雪梨街舞冠軍得主日前向築夢者下戰帖,築夢者舞團25日宣布接受挑戰,將於9月15日晚上在嘉義市中正公園舉行比賽。

  • 築夢者遠征歐洲 舞出嘉義精神

     勇奪8座世界街舞冠軍的嘉義市「築夢者」舞團,30日啟程遠征法國serial kickers和Block party2項世界街舞大賽,嘉義市長黃敏惠29日致贈「勇媽向前行─嘉義一定贏」運動毛巾,議員陳家平促市府打造街舞之都,拚運動經濟。

  • 嘉義築夢者舞團遠征歐洲 勇媽市長黃敏惠說「一定贏」

    嘉義築夢者舞團遠征歐洲 勇媽市長黃敏惠說「一定贏」

    勇奪8座世界街舞冠軍的嘉義市「築夢者」舞團,30日啟程遠征歐洲法國serial kickers和Block party2項世界街舞大賽,嘉義市長黃敏惠29日致贈「勇媽向前行─嘉義一定贏」運動毛巾。

  • 愛跳街舞的孩子來新竹爭取赴法機會

    愛跳街舞的孩子來新竹爭取赴法機會

    BattlePro是法國最大街舞賽事,起源於巴黎,將於今年2月23日在法國‧布洛涅‧比揚庫爾進行決賽,由巴西、委內瑞拉、韓國、俄羅斯、烏克蘭、比利時、法國及台灣等8國共同比拚。台灣預賽主辦權由深耕竹市的KGB專業街舞團取得,預賽將在1月27日於新竹火車站前廣場舉辦,冠軍隊伍將可代表台灣前往法國角逐世界冠軍。

  • 《黃金E空間》舞者與立體裝置互動漫舞  展現時空禪意

    《黃金E空間》舞者與立體裝置互動漫舞 展現時空禪意

    台中國家歌劇院台灣國際藝術節,將於3月24日、25日推出法國當代重要舞團「失重舞團」(DisOrienta )的《黃金E空間》。歌劇院藝術總監王文儀表示,4名年齡從30歲至78歲不等的舞者,將與如鑽石般閃耀發光的多面體裝置互動漫舞,自然展現舞團獨特的肢體力量與空間美學風格。 \n \n《黃金E空間》舞作是失重舞團藝術總監瑪麗亞.多娜塔.居荷索 ( Maria Donata DUrso ) 和多媒體藝術家沃夫.卡 ( Wolf Ka ) 兩人,以在日本駐村時,受到日本建築美學概念的影響共同發想創作,2018歌劇院台灣國際藝術節登場節目中最具日本美學及哲學禪意的作品。 \n \n舞台將安排由5具電腦控制的多面體裝置,居荷索挑選了 30、40、50及70歲等4個不同世代、不同文化背景的舞者,自然伸展肢體與這些裝置「共舞」,而裝置也以觀眾幾乎無法用肉眼察覺的緩慢速度移動舞動,帶引自然、感官及空間與美學的關係。 \n \n居荷索表示,身體是人類共通的語言,希望在《黃金 E 空間》舞作中,觀眾可以感受舞者的肌膚、肢體線條和多面體三者連結在一起的感覺,進一步了解用身體欣賞世界不同的角落、擁抱不同的文化,欣賞不同年齡與經驗的美好。

  • 打開身體和時空共舞 法國失重舞團首次來台演出

    打開身體和時空共舞 法國失重舞團首次來台演出

    舞台上一件件鑽石般的特殊立體球裝置,舞者與之共舞,或躺臥、或伸展,展現獨特的力與美。這是法國失重舞團作品《黃金E空間》,將首次來台演出。 \n \n 編舞家瑪麗亞.多娜塔.居荷索(Maria Donata DUrso)表示:「舞者們和這些裝置共舞、連動、貼合,都是在試圖展現裝置和身體之間的連結,藉此創造一個豐沛而獨特的空間,和更多可能性。」 \n \n 瑪麗亞.多娜塔.居荷索說,她想帶給觀眾的是「體驗」,而非創作上的「概念」,「在這支舞裡,我們把身體想像成是某種塑膠物質,能伸縮的彈性和空間都變大了,隨著緩慢的舞動,觀眾也可像是感受到舞者的皮膚、肢體線條以及物件,三者連結在一起的感覺。」 \n \n 《黃金E空間》由瑪麗亞.多娜塔.居荷索和德國多媒體藝術家沃夫.卡(Wolf Ka),共同發想創作而成,創作靈感是來自於先前在日本的駐村經驗,原文名稱為「E/MA」,「E」代表著「現身」(Emergence),「MA」則是日文「之間」的發音。 \n \n 瑪麗亞.多娜塔.居荷索解釋,「MA」是時間和空間的結合,「在日語裡,時間和空間分不開,如果沒有空間,我們無法感受時間,如果沒有時間,我們也無法感受空間,這兩者不斷地相互轉換。」 \n \n 為此,瑪麗亞.多娜塔.居荷索特別安排30歲到78歲的舞者參與,體現時間的變化,「我想表現不同年齡層的身體特徵和能量上的差別,以及時間在我們身體上,留下什麼樣的痕跡和禮物。」 \n \n 沃夫.卡表示,對比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他刻意為裝置設定緩慢的移動速度,「這極為緩慢的運動速度,讓觀眾幾乎無法用肉眼察覺,等到發現裝置轉換位置了,才恍然大悟。就像現代科技,也是以一種不知不覺的方式,影響著我們。」 \n \n 《黃金E空間》將於3月24日至25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演出。

  • 街舞小子出國比賽 嘉義市長授旗

    街舞小子出國比賽 嘉義市長授旗

     嘉義市街舞團體DRZ,繼奪下2016 RESPECT CULTURE WORLD FINAL世界街舞大賽《R16》冠軍,本月28日將遠征法國Chelles Battle Pro街舞大賽,市長涂醒哲今天授旗,預祝旗開得勝。 \n \n DRZ舞團(DreamRunnerz築夢者)去年底勇奪在台北舉辦的2016 RESPECT CULTURE WORLD FINAL世界街舞大賽R16冠軍,接著取得法國Chelles Battle Pro街舞賽事台灣區代表權,9名團員將啟程前往法國參賽。

  • 街舞冠軍服役 夥伴向總統請命盼出國比賽

    網友郭季杭今天下午在總統蔡英文的臉書上貼文,為在服役中的夥伴潘佑熏請命,希望軍方能夠同意潘佑熏參加9月底在法國的世界級街舞賽事,文章貼出3小時,獲得超過700則留言。 \n 郭季杭貼文指出,他與夥伴們有個叫「boyz in the hood」的breaking街舞團體,9月底在法國有場世界級街舞賽事,將會邀請全球代表bboy參與盛宴,而他們的團贏得這次的台灣區冠軍,將會成為台灣代表。 \n 他說,這次獲的比賽冠軍的成員裡,有1名正在542旅服兵役的義務役士兵潘佑熏,潘佑熏無不良嗜好,從台北體育大學動態藝術系畢業,因為這次的冠軍是靠他們比賽,從全台各地好手中脫穎而出,很希望潘佑熏能夠出國比賽為台灣爭取榮耀。 \n 他表示,542旅的同胞弟兄們都很支持他們,但是國防部認為街舞是次文化,不是體育署認證的競賽。「中華民國街舞文化協會」也有發起文件請求,但國防部以不認同街舞文化協會為由來推辭,也許他們不是籃球或棒球員,但他們都是希望能夠讓世界看到台灣,能夠站上世界性質的舞台,在全球街舞人員的直播關注下讓他們看到台灣人的精神以及努力。 \n 郭季杭說,蔡總統如果有看到這篇文章,希望能夠幫助潘佑熏,讓他可以在服役期間請假,以台灣代表身份去法國比世界街舞大賽。 \n 郭季杭並附上影片,內容是他們boyz in the hood台灣區總決賽的表演。他說,希望蔡總統能夠有一點時間的時候看下影片感受他們的毅力,以及想代表台灣爭光的決心,讓潘佑熏能夠代表台灣出國比賽。 \n 貼文貼出約3小時,已經有超過1.4萬個讚、700則留言、以及超過700次的分享,網友正反意見都有。1050908 \n

  • 舞者如飢似渴 人吃人探索慾望

    舞者如飢似渴 人吃人探索慾望

     法國舞蹈家大衛‧溫帕許挑戰禁忌話題,最新作品《如飢似渴》以「人吃人」為主題,演出過程中,舞者任憑唾液流出,做出乾咳、吞嚥、啃蝕、雙唇交纏、揉捏對方身軀等動作,如同要將對方吃掉,藉以表現人性慾望,今起在台北演出。 \n 「我愛你,愛到要把你吃掉!人和人之間若過度追求慾望,就會變成暴力行為,最後變成自相殘殺。」大衛‧溫帕許表示:「《如飢似渴》呈現的是吸取他人精力以維繫生命,以及不顧一切吞噬他人,以換取社經地位的狀態。」 \n 《如飢似渴》探索慾望的誘發和流動,大衛‧溫帕許安排6名舞者,詮釋不同的四個段落,從最初彼此共舞觀望、感受、渴望、羞赧,接著發出聲音討論,或笑、或哭、抽搐,進而協商、追逐、抓取、聞味、親吻,最後享受歡愉、玩弄彼此,開始歌唱。 \n 大衛‧溫帕許今年38歲,大學時期就讀法國蒙貝里耶學院醫學系,就學期間發現自己熱愛表演藝術,因此接觸現代舞,參與多個舞團,也開始自己的創作,在舞作上慢慢拓展前衛、具實驗性的肢體表現,也曾在2011年顛覆古典芭蕾,推出拉丁舞版本的《胡桃鉗》,2014年的《靜脈》,則是以義大利塔朗泰拉舞為主題,讓舞者宛如被蜘蛛注入毒液,跳到筋疲力盡才停止。 \n 大衛‧溫帕許表示,劇場對他而言是祭儀的場所,舞蹈則是非常神祕的儀式,他要求《如飢似渴》裡舞者達到有如起乩(trance)的意識狀態,近乎狂喜的精神層次,藉此和公眾的對話。 \n 《如飢似渴》2015年在法國南方蒙貝里耶首演,今年則首度來台演出,大衛‧溫帕許表示,「人吃人」是舞作中的象徵,也隱喻了權力的爭奪和分配,這樣的狀態充斥於人和人之間,他表示:「這類型的主題往往不被劇場探討,但它非常真實且有張力。」《如飢似渴》今起至12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仲夏夜之夢》 重現莎士比亞&孟德爾頌跨世紀經典傳奇

    《仲夏夜之夢》 重現莎士比亞&孟德爾頌跨世紀經典傳奇

    來自瑞士擁有140年悠久歷史的日內瓦大劇院將由劇院的芭蕾舞團原汁原味帶來莎士比亞筆下的經典喜劇《仲夏夜之夢》所改編的芭蕾舞劇,更首度與高雄市交響樂團合作,重現德國浪漫派代言人孟德爾頌在17歲為這部經典喜劇寫下的驚豔當代的作品《仲夏夜之夢》。 \n《仲夏夜之夢》舞劇 \n莎士比亞最常被搬演改編也是最受歡迎的喜劇之一到了知名法國編舞家米歇爾‧克雷梅尼斯手上成了令人無法抗拒的愛情甘露。更準確地說,是那個叫做珀克的調皮小精靈,為您帶來的愛情靈藥。在這個打上了克雷梅尼斯個人風格烙印的《仲夏夜之夢》版本中,這位法國編舞並未保留莎士比亞筆下那位出彩的調皮小精靈,這次沒了粗心大意的珀克幫倒忙,也就沒了那一連串令人啼笑皆非的無心之失啦。蜜雪兒‧克雷梅尼斯認真地對這部諷刺伊莉莎白女王統治下、英國封建社會的莎士比亞經典喜劇之作“開起了玩笑”,他用極具魅惑的基調,帶領著觀眾們進入了一個滿眼新奇幻妙、光怪陸離的世界。克雷梅尼斯版本的《仲夏夜之夢》就是這樣充滿了驚喜:在一片沒有樹和灌木的森林裡,一個毫無經驗卻夢想著成為一名偉大演員的闖入者冒冒失失地撞上了一頭驢,引發了仙王和仙後的爭吵…… \n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將我們帶到一個夢想至上的桃花源,在那個晚上,已疏遠的戀人得以穿過月色再次重聚,那個“冒失鬼”也打開了通往演員夢想國度的大門。作品與孟德爾松為《仲夏夜之夢》所做的經典戲劇配樂巧妙地融為一體,帶領我們前往那個仙境叢林最隱秘的角落一窺究竟。在人人被這現實社會壓得喘不過氣的時刻,讓你全身心地跟隨著這部肢體語言寫就的詩篇,移步到那片最崇尚本真、無需雕飾的天地中吧! \n瑞士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 \n瑞士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初期,最初它坐落於巴思泰,後發展成為如今的日內瓦大劇院。從20世紀初開始,愛彌爾‧雅克‧達爾克羅茲和恩奈斯特‧安塞美在音樂方面極大地影響了日內瓦芭蕾舞界,也正是這兩位音樂家將以佳吉列夫為代表的俄羅斯芭蕾和尼金斯基的芭蕾風格引入到當地。 \n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及戰後一段時間裡,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編排了大量經典的群舞、雙人舞以及歌劇、輕歌劇的伴舞。1951年日內瓦大劇院不幸毀於一場大火,在舞團重建的一段時間裡,只有當地賭場承辦了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及莫里斯‧貝嘉的芭蕾演出。 \n1962年,為紀念日內瓦大劇院重生,藝術家雅尼內‧莎萊擴充了芭蕾舞團的陣容。繼莎萊之後,賽爾‧戈洛文接任藝術總監一職,他曾是享譽世界的一代古典芭蕾大師。從1964到1969五年時間裡,他不僅作為編舞和首席舞者呈現給了觀眾大量優秀的作品,而且是一位元元桃李滿天下的芭蕾名師。 \n1988至1989演出季伊始,曾擔任芬蘭國家芭蕾舞團和瑞典卡爾伯格芭蕾舞團藝術總監的格拉迪米爾‧潘科夫執掌了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在他的帶領下,舞團逐漸擺脫了古舊單一的模式,翻開了嶄新的篇章,眾多世界級的客座編舞們為舞團帶來了多元化的風格。 \n2009年,由托比亞斯‧李希特出任舞團的藝術總監,繼續為舞團注入新鮮血液。隨著在北美、南美、澳洲、亞洲巡演的開展,舞團將他們的愛與熱情跟全世界懂得欣賞和熱愛藝術的觀眾們分享。 \n藝術總監:菲力浦‧科恩 Philippe Cohen \n1971年,菲力浦‧科恩就讀于羅塞拉‧海托華國際舞蹈中心,並在此研修舞蹈至1974年。在校期間他有機會與諸多舞蹈大家合作,如安東‧多林、諾拉‧琪斯、塔蒂阿娜‧格蘭澤娃、伊果爾‧尤斯科維齊、索尼婭‧阿洛娃和約翰‧吉爾賓等,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其後,他加入了由琪琪‧克丘萊亞努領導的南茜芭蕾舞團,並參演了包括多明尼克‧巴古耶作品在內的所有演出。這些經歷直接促使了科恩在1978年走上編舞藝術之路。 \n作為藝術家、教授和助理,科恩追隨巴古耶直至1982年,並參與了巴黎歌劇院作品《旅人》的製作。與此同時,他還不斷探索當代舞蹈技巧,研究包括彼得‧格斯和艾文‧尼克萊在內的編舞家作品。帶著法國文化部資助獎學金獲得者的榮譽,他前往美國,拜在梅爾斯‧康寧漢門下,並于美國芭蕾舞學院學習。 \n1983年,受羅塞拉‧海托華的邀請,科恩成為了法國青年芭蕾舞團的舞蹈指導並負責經典劇碼以及莫利斯‧貝賈爾、約翰內米爾、謝爾蓋‧裡法爾和喬治‧巴蘭欽的編舞作品。此外,他還負責如卡洛琳‧卡爾森、丹尼爾‧拉裡厄、克勞爾‧布魯馬奇翁和菲力浦‧德庫弗列等現代舞編舞家的作品。 \n從1988年至1990年,菲力浦‧科恩在里昂的“國立當代舞蹈中心”擔任研究助理一職,期間他不斷深入研究當代舞。1990年,他被任命為里昂國立當代音樂舞蹈學院舞蹈研究系主任,致力於現代舞的推廣。為了推廣教育,在任職期間,科恩創立了一個國際政治交換項目,並在越南、柬埔寨、中國、韓國、中國香港、泰國、白俄羅斯、德國、英格蘭、格魯吉亞和加拿大等地獲得大力支持。 \n自2003年起,受到法國文化部的推崇,擔任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的總監,並被授予藝術與文學軍官勳章。不僅如此,越南政府也因其推廣的現代舞教育對越南文化發展起到的卓越貢獻而加以表揚。 \n編舞家 米歇爾 克雷梅尼斯Michel Kelemenis \n出生於法國的米歇爾克雷梅尼斯從小受體操訓練,到17歲開始跳舞。1984年23歲的他便開始在法國蒙貝利埃Montpellier國家舞蹈中心創作了他最初的幾部舞劇。自1987年起,每一年他都和他的舞團創作一個新節目,根據需求,招募3到9個舞者,所有的表演都會應邀在法國和國外巡演多次。贏得多項獎項也使他開始到日本、非洲、印度和中國接觸不同的舞蹈。 \n從1987至2006年,米歇爾克雷梅尼斯為他的舞團創作了32部舞劇。此外,他還受邀為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不同演員編舞,特別是明星舞者Jean Guizerix及Kader Belarbi。1997年3月,為日內瓦芭蕾舞團創作了一部17人的名為“遙遠的世界”的舞劇。1999年4月,為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19位舞者創作了“逆轉”。2001年4月,創作了名為“遊戲”的三人舞劇,該劇採用德布西的音樂,先是在萊恩芭蕾舞團首演,後又被北方芭蕾舞團採用。2004年7 月為海格裡斯芭蕾舞團在普羅旺斯藝術節上的演出編舞。 \n \n克雷梅尼斯舞團 Compagnie Kelemenis \n \n克雷梅尼斯舞團是一個現代舞團,由編舞兼舞蹈家米歇爾?克雷梅尼斯成立於1987年,自1989年將舞團設在馬賽。直至今日,已有50餘部作品在法國和國外上演。米歇爾.克雷梅尼斯創作的舞蹈細膩、大方、流暢且簡潔,在創作中將技術高超的舞蹈演員彙聚在一起。愛情、相遇、差異、記憶、旅行、孤獨…,克雷梅尼斯在涉及這些簡單而大眾的主題時,賦予詩意或滔滔不絕,幽默也意味深遠。 \n在創作中他一直擔心的問題是音樂和舞蹈之間特殊的對應關係,因而一直以來他都將在動作上的研究與當代作曲家的原創音樂加以對照。由於他精緻的個人風格,使他定期受到各重要舞團合作,如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北方芭蕾舞團和日內瓦芭蕾舞團等。 \n克雷梅尼斯舞蹈團以其高水準的藝術成就而聞名,它成為特約舞團,並受到法國文化與傳播部、馬賽市政府、普羅旺斯地區理事會等機構支援。同時法國藝術行動協會定期幫助他們在國外的巡演。自1999年起,馬賽市政府加強對他們的支持,提供他們300平方公尺的場地,幫助舞團更穩定的發展。 \n對於克雷梅尼斯舞團而言,提高觀眾的興趣是伴隨藝術創作的重要和必要的一步,因此他們常舉辦近距離環繞的演出、與舞者見面的座談會、舞蹈工作坊,面向觀眾的排練等,讓舞蹈更貼近觀眾。 \n場次資訊: \n表演場地 \n2016/04/16 19:30 \n高雄市至德堂 \n2016/04/17 14:30 \n高雄市至德堂 \n票價 \n600/900/1200/1500/2000/2200/2500 \n

  • 編舞家吳建緯以「生命輪迴」創作《六出》

    編舞家吳建緯以「生命輪迴」創作《六出》

    台灣年輕舞團──野草舞蹈聚落推出全新作品《六出》,明年元旦起於台北水源劇場連演3天;該團編舞家暨舞者吳建緯,經歷長年國內外舞團的奔走後,2013年帶著「使命」回台創團,他表示,「期待看到(台灣舞界)百花齊放的樣子!」 \n \n《六出》其名出於漢代韓嬰《韓詩外傳》,及宋代陸游詩作《二友》,不僅能代表雪花,同時也是梔子花的別名,並藉由梔子花的純淨素雅與生死對應,映照現世與內在精神世界,隱喻死生之輪迴。 \n \n吳建緯表示,透過花朵、植物的生長凋零,乃至四季更迭的自然現象,在我們看來的的短暫,卻是一個生命更替;若放大至宇宙回顧人類的關係中,生命何嘗不是「一瞬間」,因此秉持著這個概念創作出該團第三部作品《六出》。 \n \n吳建緯生於南投,15歲時考進台北藝術大學七年一貫制先修班,當時的他既非舞蹈科班生,也不是習舞多年的小舞者,憑著幾個月的「惡補」就硬著頭皮去考試,他笑說,「還記得當時同梯的考生在暖身時,就已輕而易舉地把腿舉到耳朵旁,而自己的極限不僅過不了腰間,還伸不直呢!」 \n \n多年後,吳建緯詢問當時的考官張曉雄的錄取理由,得到答案為「在即興的考科中看到未來的可能」;事實印證,吳建緯對於舞蹈創作的熱情不減反增,先後於台北越界舞團,法國卡菲舞團擔任專職舞者。 \n \n然而當台灣舞者汲汲營營「向外走」的同時,他卻毅然決然地回台創團,吳建緯回想旅法期間說,「總是聽到西方舞者稱讚他,除了血統外,連跳舞時都具有『東方的特質』。」他認為這就是存在身體理的「文化」,所以2013年回台後以魯迅散文詩集《野草》之名,創立野草舞蹈聚落。 \n \n此外,野草舞蹈聚落「打破階級」概念,歡迎各界表演藝術工作者共同創作,甚至以「3人帶著1只皮箱的道具」作為創作目標,除了希望聚焦於舞蹈作品本身外,並期盼以「帶著走」的概念,與國際舞台連接。 \n \n旅法多年的吳建緯強調,台灣舞者的優勢在於「身體的多元」,透過芭蕾、現代、戲曲身段、舞功等多方的訓練下,有著意想不到的可能。

  • 我可以做「我」自己嗎?舞作《歸屬習題》找答案

    我可以做「我」自己嗎?舞作《歸屬習題》找答案

    6月澳洲塊動舞團赴法國巴黎夏佑宮國立劇院巡演時,總監Didier Deschamps盛讚:「澳洲塊動舞團《歸屬習題》是夏祐劇院今年最好看的節目了!」兩廳院主辦「2015舞蹈秋天」邀請到近年在各大舞蹈節獲得好評的澳洲塊動舞團新作《歸屬習題》,於20至22日在國家戲劇院盛大上演。 \n \n《歸屬習題》由荷蘭舞蹈金天鵝獎得主編舞家安努克‧范‧黛可(Anouk van Dijk),與德國劇場界超級明星編劇及導演福克.李希特(Falk Richter)聯手打造,探討全球化浪潮及社群網絡盛行的影響下在異地工作生活的人們,所面臨的各種認同議題,是一齣當代人為當代人而作的劇場作品。 \n \n《歸屬習題》中,范‧黛可和李希特以「歸屬」做為創作核心,探討全球化浪潮之下,現代人往往會迷失的「身份」、「認同」、「認肯」等問題。導演李希特表示,『歸屬』不單是理論上的建構,更關乎個人經驗」;而編舞家范‧黛可則想進一步探索「我可以做『我』自己嗎?」以及「『我』是什麼組成的?」兩項問題,並將哲學上的思考理論帶入肢體動作中。 \n \n《歸屬習題》不但呈現出對於各種有關「認同感」的觀察,也深入地從個人經驗去探討性向、時下的求愛方式、種族議題、以及大量變異的次文化行為模式;《歸屬習題》呈現生活中的無聊瑣事,與對人生的洞察,交織而成一部「人間喜劇」,從網路交友和遠距離戀情,到澳洲廣袤的天空下人們親密相擁的情景,交織出人間百態。 \n \n澳洲塊動舞團《歸屬習題》本週五20至22日,將於國家戲劇院上演,更多資訊及購票優惠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 瑪姬‧瑪漢舞團 重返台灣

    瑪姬‧瑪漢舞團 重返台灣

     時而靜止,時而停頓,舞台上的舞者們解散又聚攏,既緊密又疏離;大量的群舞,陳述著人類的內在集體焦慮,暌違21年,法國瑪姬‧瑪漢舞團重返台灣,帶來顛峰之作《May B》。 \n 由編舞家瑪姬‧瑪漢取材自劇作家貝克特原作《May B》改編而成,同名舞作《May B》講述在年代不明的失序夢境或記憶中,一群洞穴居民如何慢慢從「非人」建構到「人類」的轉換過程。 \n 成軍超過30年,法國瑪姬‧瑪漢舞團是當今世界上重要的舞蹈劇場之一,表演形式強調動作與張力,情緒內收,劇場元素濃厚。創作《May B》時,法國編舞家瑪姬‧瑪漢還是一名沒沒無聞的年輕舞者,她大膽寫信給大名鼎鼎的劇作家貝克特詢問,是否可使用他的作品《May B》編舞,沒想到貝克特不僅同意,還共同討論參與創作,至今該作已經成為瑪姬‧瑪漢舞團的經典代表作之一。 \n 資深舞者艾尼歐(Ennio Sammarco)表示,「《May B》這個字並沒有拼完,少了一個E字,代表我們周遭有很多事情是未完成的,在分崩離析中,試圖找回其完整性。」 \n 一支演了30年的成熟舞作,歷經多代舞者的詮釋,曾參與首演的資深舞者烏列茲(Ulises Alvarez)回憶最初和瑪姬‧瑪漢一起工作時的過程,「剛開始排練時,大家一起發展,到後來瑪姬‧瑪漢會就每位舞者的特性,再給予不同的訊息。」 \n 曾觀賞過《May B》數次的資深劇場人黑眼睛跨劇團藝術總監鴻鴻表示,《May B》是非常成熟完整的作品,「劇場特質強烈,結構清楚,用動作來說故事,每一位舞者的動作都有自己內在的節奏。」順著這些內在節奏,《May B》裡的舞者們在大量的群舞中,終能一一揉捏自我成形,企圖解答人類對於生命的共同困惑。 \n 《May B》於10月30日至11月1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瑪姬‧瑪漢舞團《May B》睽違21年 再度來台

    瑪姬‧瑪漢舞團《May B》睽違21年 再度來台

    「2015舞到秋天」最受矚目莫過於五度來台的法國編舞家瑪姬‧瑪漢舞團,本帶來睽違21年的經典作品《May B》,以世界知名劇作家薩繆爾‧貝克特作品為靈感,訴說人世間生命的喜樂與滄桑。 \n \n瑪姬‧瑪漢是當代世界重要編舞家之一,1950年代開始於巴黎學習舞蹈,曾是職業芭蕾舞者。後因覺得古典芭蕾缺少些靈魂的真實,開始自立門戶編創起現代舞。 \n \n瑪姬‧瑪漢舞團是法國當代重量級現代舞團,作品經常融合舞蹈、劇場、音樂、攝影、裝置藝術及雕塑等藝術元素。 \n \n1918年瑪姬‧瑪漢體悟出貝克特作品的美好,「生命是百無聊賴的,是『人』給了生存與意義的光彩」。因此瑪姬‧瑪漢創作出《May B》,讓舞者全身用石膏塗白,並著灰白色的服裝,呈現出人生旅程中的各種風貌。 \n \n歐洲舞蹈劇場的形式同樣於1918年開始出現,瑪姬‧瑪漢除了實驗日常的肢體語彙外,也把媒材及雕塑的語彙放進舞蹈中。 \n \n紐約時報對此給予極高評價,「瑪姬‧瑪漢別出心裁的獨特風格,就像一把深具洞察力的銳劍,準確無誤的刺入每個人的心。」

  • 法舞團瑪姬.瑪漢「May B」 隔21年再登台

    法舞團瑪姬.瑪漢「May B」 隔21年再登台

    兩廳院「2015舞蹈秋天」系列今年再度邀請法國當代最重要編舞家瑪姬‧瑪漢(Maguy Marin)舞團來台,重演早期經典作品「May B」,透過充滿情緒張力與或看似荒謬的肢體語言,呈現人性中的荒謬、暴力與苦惱的各種狀態,反映人存在於世的意義。 \n \n法國瑪姬‧瑪漢舞團29日在國家戲劇院為本周末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的舞作「May B」進行彩排。「May B」是法國編舞家瑪姬‧瑪漢早期經典之作,舞者侯塞勒(Marcelo Sepulveda Rossel)強調,「May B」談的是人性,可以打破時間與文化限制,相信也能讓台灣觀眾有不同的感受。 \n \n該作品曾於21年前來台演出,以貝克特劇作為靈感,訴說人性各種樣貌,是一齣相當感人的精采舞作。

  • 「舞蹈秋天」瑪姬瑪漢 帶來生命舞作

    每隔兩年舉辦「舞蹈秋天」,是國家兩廳院精心打造,邀請國內外舞團的舞蹈菁英系列節目。「2015舞蹈秋天」由雲門舞集《烟》打頭陣,緊接著五度來台的法國編舞家瑪姬‧瑪漢舞團,月底帶來經典舞作《May B》。 \n \n《May B》舞者全身塗白,隨著哨聲、鼓擊節奏的進行曲,踏出行軍般的步伐,如日常生活的慣性般,使生命變得麻木不仁。 \n \n法國舞蹈先驅瑪姬‧瑪漢經典作品《May B》,以貝克特劇作為靈感,獻給當今每個卑微卻精彩活著的人們。這件瑪姬‧瑪漢1981年獻給世人的禮物,是一件令人動容落淚的作品,她撫慰著受傷的靈魂,久久難以忘懷。 \n \n「儘管如此,這些人也充滿愛恨,充滿對生命的憧憬,他們發揮友誼分享生日蛋糕,卻也飽受爭鬥、謾罵,宛如風雪摧殘的流浪者。」瑪姬‧瑪漢以舞步跳出貝克特筆下,描寫人性最隱晦的心事。 \n \n瑪姬瑪漢叱吒世界舞壇30年,曾榮獲法國文化部頒發「國家舞蹈獎」、「法國國家文藝騎士勳章」,1992年更被提升為「四級勳章」。 \n \n法國瑪姬.瑪漢舞團《May B》10月30、31日及11月1日國家戲劇院演出三場。

  • 「嘻哈大少舞團」訪台 演繹詩意與感性

    「嘻哈大少舞團」訪台 演繹詩意與感性

    獨特舞風熔鑄街舞、現代舞、印度舞蹈、非洲舞等元素於一爐,法國首屈一指的「嘻哈大少舞團」(Cie Accrorap)將首度訪台,5、6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舞作《尋根之旅》,演繹當初興起於美國紐約街頭的嘻哈舞蹈,一路逐步跳上世界舞台,體現出別具詩意、感性的一方宇宙。 \n \n約莫1980年代初期,嘻哈街舞從紐約跨海傳至法國,1984年法國電視台首見,每周六下午播出、介紹嘻哈文化的電視節目「H.I.P H.O.P.」,由黑人饒舌歌手Sidney Duteil主持,除介紹各種嘻哈文化外,亦有街舞的動作示範教學。當時年僅10歲、「嘻哈大少舞團」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卡德爾阿圖即為死忠觀眾之一。 \n \n卡德爾阿圖也開始在里昂的街頭,與朋友練習電視節目中示範的舞蹈動作,並於1989年共同成立「嘻哈大少舞團」。當年練舞的夥伴之一,現任法國克雷泰伊國家舞蹈中心主任的穆哈莫蘇奇,曾於2013年率卡菲舞團,與台灣服裝設計師古又文、5名台灣舞者合作,攜手推出兩廳院年度製作《有機體 YogeeTi》,並入圍當年的台新藝術獎。 \n \n「嘻哈大少舞團」歷來發表過《傻瓜祈禱》、《阿農哈》、《為何不》、《大男人.小故事》等知名舞作,經常受邀於歐、美、亞洲各地巡演。《尋根之旅》由11位嘻哈舞者上場,卡德爾阿圖試圖透過舞蹈自我解答:「什麼是今日的嘻哈?」進而闡述、追尋個人的生命歷程。 \n \n《尋根之旅》的舞台由一張桌子、一張在唱盤上吱吱作響的黑膠唱片,以及兒時的記憶組成,布拉姆斯、貝多芬乃至電子音樂等各種旋律導引下,尋根旅程的大門就此為舞者開啟。以《尋根之旅》為名,源於卡德爾阿圖嘗試在舞蹈中,追尋個人的生命歷程。 \n \n對卡德爾阿圖而言,如今的嘻哈絕非只是炫麗的動作,「而是進入一個詩意、感性的宇宙,這就是我的註冊標記。」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