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律見解的搜尋結果,共103

  • 刑一庭強勢拍檔 爭議一籮筐

    刑一庭強勢拍檔 爭議一籮筐

     最高法院刑事「龍頭庭」刑一庭庭長陳世淙及黃瑞華法官,強勢主導合議庭的法律見解,從前民進黨市議員謝明達逆轉改判無罪案,到昨日的攻占行政院案判決,他們的裁判經常成為被批判的對象,且陳世淙也因個人行為屢惹爭議,此次更捲入司法醜聞成為焦點。

  • 法治社會的保障 被廢了

    法治社會的保障 被廢了

     最高法院法官18日以人民有抵抗權得阻卻違法等的理由,將被指控煽惑群眾占領行政院的魏揚等7人的有罪判決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更審。最高法院法官此舉,不僅等同於撤銷了維護台灣法治社會的最基本保障,也撤廢了各公家機關及公職人員的最基本保護傘,對台灣社會的破壞力,不容小覷。

  • 憲法訴訟非第四審 許宗力:控管法律見解合憲性

    憲法訴訟非第四審 許宗力:控管法律見解合憲性

    憲法訴訟法明年1月4日實施,司法院院長許宗力今出席司法節學術研討會致詞時表示,裁判憲法審查制度既不是第四審,也不是冤案救援的管道,它唯一功能就是控管裁判法律見解的合憲性,且只在終審法院漏接的例外情況,大法官才有可能介入。

  • 撤假釋 多數法官尊重法務部決定

    撤假釋 多數法官尊重法務部決定

     撤銷假釋的釋憲結果出爐後,司法亂象不斷,最高法院刑事第一庭11日裁定直接放人,兩天後另4個庭共9案卻是不同結果,法官認為須尊重主管機關,只撤銷當年檢察官的執行指揮書,將案件交由法務部決定是否讓人犯出獄。

  • 順手自行取用、惡作劇或因玩笑藏起同學物品,有沒有觸法?

    順手自行取用、惡作劇或因玩笑藏起同學物品,有沒有觸法?

    記得,洪蘭教授曾提醒大人們蹲下來,站在孩子的高度對話,才能看清楚孩子眼中的世界,也才不會因爲本位主義過重,而忽視了孩子們的努力或是想法。

  • 法官見解特別 合議庭受關注

    法官見解特別 合議庭受關注

     太陽花學運衍生的訴訟備受關注,此次承審魏揚案的最高法院庭長陳世淙及黃瑞華等法官,是終審法院相當「特別」的合議庭,他們曾未經開庭,就將涉貪的前民進黨市議員謝明達改判無罪,引法界批判。

  • 拿錢關說犯罪嗎 最高院稱可探討

    拿錢關說犯罪嗎 最高院稱可探討

     立法委員收錢後進行遊說有沒有構成犯罪,一直是法界爭議的焦點,上個月最高法院院長吳燦開庭審理黃健庭立委任內涉貪案,檢方聲請提案大法庭統一見解,吳燦表示案件的法律問題值得去討論,但最後受限速審法規定,全案程序駁回。

  • 期待這樣的大法官

    期待這樣的大法官

     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柏格,本月19日因胰臟癌過世、享壽87歲,川普將補提名一位女性保守派大法官。金斯柏格終身致力推動兩性平權,勇於挑戰威權體制,曾為了新聞自由槓上川普;反觀我們的大法官被蔡英文總統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人民如何期待司法能真正改革?

  • 水利會官派釋憲 大法官不受理

    水利會官派釋憲 大法官不受理

     農田水利會長改官派爭議,國民黨立委林為洲等38人主張《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40條》強奪民產,上月7日聲請釋憲,但司法院大法官認為,聲請人非當年審查法案的立委,且沒先提法律修正案,不到2個月,即「火速」決議不受理。林表示,無法接受。

  • 最高法院澄清新聞稿將多數見解誤載成「決議」 立即更正澄清

    最高法院澄清新聞稿將多數見解誤載成「決議」 立即更正澄清

    司法院院長許宗力曾說「最高法院每作成一次決議,他就心痛一次」,也因此修法後今年7月4日以大法庭開庭後裁定法律見解的方式,取代法官會議決議;未料上周最高法院新聞稿將多數見解誤載「決議」,最高法院今馬上澄清、更正。

  • 立委拿錢算收賄嗎 檢籲統一見解

    立委拿錢算收賄嗎 檢籲統一見解

     前台東縣長黃健庭,立委任內被控收錢遊說,但歷審都認定不構成貪汙,最高法院14日開庭辯論,檢察官「超前部署」當庭表示,蘇震清等立委集體貪瀆案,未來審理期間會有類似的法律見解爭議,希望提案刑事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

  • 黃健庭涉貪 最高法院院長親審

    黃健庭涉貪 最高法院院長親審

     前台東縣長黃健庭2004年擔任立委期間,涉收藥商198萬元向退輔會遊說,歷審認定他逃漏稅不構成貪汙,高院更一審判刑6月,案經上訴,最高法院14日將由院長吳燦親自承審並召開辯論庭,釐清法律爭議後再判決,黃則不必出庭。此案與近日爆發SOGO案雷同,未來最高法院判決結果,可能成為立委貪汙案後續偵審指標。

  • 濫權侵害審判獨立 踐踏司法

    濫權侵害審判獨立 踐踏司法

     前監委陳師孟,因調查判前總統馬英九無罪的法官引發爭議,如今獲提名續任監委的高涌誠又不避嫌地,在涉己案件宣判前「巡察」司法院,雖然這是監委行使職權,但因時機點太敏感,讓人有濫權及侵害審判獨立的疑慮。 \n 今年初司法院長許宗力發表演說,對監委調查法官判決一事,公開指責設法彈劾法律見解不合己意的法官,就如同海妖歌聲般致命的政治獵巫,他重申保障個案法律見解的形成空間,是不可退讓的憲政底線,監委應尊重司法獨立。 \n 未料陳師孟請辭後,當初一同立案查法官的高涌誠再獲提名續任,當外界把焦點放在監院副院長人選紛爭時,高卻對司法肆無忌憚地調查。律師出身的高涌誠曾長期擔任民間司改會執行長,他因訴訟案件及司改工作與部分法官私交甚好,獲總統任名監委後至今,外界對他的評價兩極,有少數法官認為他親民且常到他辦公室聊天談司法。 \n 不過,前年他調查前民進黨立委陳朝龍賄選判刑定讞的法官「違法判決」,讓高等法院大動作發聲明回嗆,批評監委對審判核心事項多所指摘已屬越權,法官論壇上更是諷刺監院成為第四審,痛斥「吃相難看」。 \n 之後,高涌誠在台中高檢署及法務部都認定檢察官辦案無疏失的情況下,仍提案彈劾曲棍球案承辦檢察官陳隆翔,讓檢察官們群情激憤,如今彈劾案職務法庭宣判前,他又到司法院行使「監委職權」,讓法界感嘆監委帶頭踐踏司法公信力。

  • 俄向日提擱置北方四島管轄權

    俄向日提擱置北方四島管轄權

     俄羅斯和日本一直在「北方四島」(又稱「南千島群島」)的主權問題上爭議不休。俄羅斯學習日本在釣魚台群島對待台灣的方法,主動向日本提議,願擱置北方四島的管轄權問題,制定共同法律框架,不在北方四島周邊海域刻意執行俄羅斯法律。 \n 四島海域定共同框架 \n 日本共同社報導,俄方在磋商過程中,以俄日政府於1998年締結的四島周邊海域《安全作業協定》為例,認為雙方可在完全不觸碰管轄權的狀況下,制定共同活動法律框架。俄方主張,共同活動屬「地區振興對策」,希望積極實現,但日本將相關談判視為「領土談判」關鍵步驟,因此仍對擱置管轄權抱持審慎態度。 \n 目前,擇捉島、國後島、色丹島、齒舞群島4座爭議島嶼皆被日方視為既有領土、但由俄方實際控制。雙方談判過程中,與島嶼主權直接相關的「管轄權」問題正是最大爭議點。俄國主張擁有4島主權,要求共同經濟活動基於俄方法律進行,但日本堅持4島屬其領土,拒絕遵照俄方法律,導致雙方共同經濟活動因管轄權爭議陷入停滯。 \n 陸美衝突日俄緩和 \n 據日俄政府先前簽訂的《安全作業協定》,日本漁船可在俄方主張為領海的海域作業。針對北方四島,協定則僅記載「相關各種問題,應不損害任何一方政府的立場和見解」。現在,如果日本人欲登上爭議島嶼進行經濟活動,雙方的法律框架制定工作將會更加複雜。不過,消息人士指,若有足夠的政治決心,透過擱置管轄權,並針對各項計畫單獨簽署協議,還是可能找到讓日俄雙方都能保住顏面的可行方式。有分析指出,在陸美衝突越來越明顯之際,東京希望大幅度緩和和莫斯科之間的關係。 \n 在此之前,台灣也曾為與日本維繫「友好關係」,主動擱置釣魚台(日稱尖閣諸島)主權爭議,僅就漁權展開談判;日方也曾對中國大陸採取類似做法。美國1972年把二戰後占領的沖繩縣歸還日本管轄時,就將釣島交給日本。美方立場則是,日本對釣島有管轄權,但主權問題則應留待中日磋商解決。

  • 堅持靈魂不歸法律管

     目前在政大教授民法及保險法等金融法規的葉啟洲,20年前是相當有想法的年輕法官,他當時主張通姦罪違憲,在司法實務界是少數見解,雖然釋憲結果遭封殺,但他仍堅持「靈魂不歸法律管」的信念,也希望此次大法官作成違憲解釋。葉啟洲說,當年的釋憲案,他所持的見解在司法界中確實是少數見解,畢竟刑法第239條的通姦罪還是有效的法律,任何聲請釋憲的案子,都會是少數法律見解。 \n 葉啟洲解釋,因為他的老師黃榮堅教授《靈魂不歸法律管》著作,深入討論了通姦罪的合憲與否,他受黃的教導,也對這項法律問題相當有興趣,當時又承審了通姦案,於是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 \n 他說,當年大法官會議一致通過合憲解釋,沒有任何一位大法官提出不同意見書,讓他覺得滿沮喪,但這幾年陸續有多位法官紛紛聲請釋憲,這代表著很多現任法官看法與他相同,顯示目前法官的憲法意識已經愈來愈高。 \n 大法官如果能做出通姦罪的違憲解釋,意味著法律制度,正漸漸脫離直觀的情緒判斷,往理性的方向更前進一步了。「人們應該要面對一個真相,刑罰不是萬能,不能使兩個人相愛,也不能阻止兩個人相愛」。

  • 自首適用、第三人沒收程序提案大法庭再添2案

    自首適用、第三人沒收程序提案大法庭再添2案

    最高法院刑法大法庭日前完成詐欺犯仍須強制工作3年的首件裁定,15日由最高法院刑五及刑六庭分別再提出1件提案尋求統一法律見解的提案,分別是主動供承重罪的自首規定適用及開啟第三人沒收程序的法律問題。 \n \n 自首規定適用提案,是最高院刑六庭審理梁耀德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被告的一個行為觸發好幾個罪名,其中輕罪部分經檢察機關發覺,不符刑法自首的規定,但是,被告所犯其他重罪的部分,則是在偵查機關知悉前就主動供出,接受制裁。這個情況下,被告主動供承的重罪部分,是否適用刑法自首的規定?因為最高院先前裁判的法律見解歧異,刑六庭認為有統一必要,因此提案刑事大法庭。 \n \n 開啟第三人沒收程序的提案,是刑五庭審理陶然等違反證券交易法,檢察官在這件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中沒有聲請沒收第三人財產,法院認為有必要,是不是能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3項規定依職權裁定命該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而開啟第三人沒收程序,並為第三人財產沒收之宣告?刑五庭評議後所擬採為裁判基礎的法律見解,與最高院先前裁判的法律見解歧異,認為應該加以統一的必要,因此提案。 \n \n 刑五及刑六庭都依法以徵詢書徵詢最高院其他各庭的意見,在徵詢期滿還是有見解歧異的情況,因此提案刑事大法庭裁定。

  • 大法庭裁定 詐欺成員與車手可強制工作3年

    大法庭裁定 詐欺成員與車手可強制工作3年

    詐欺犯須以組織犯罪究責且需要強制工作3年,但首次犯罪時出現法律適用問題,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作成合憲解釋,裁定詐欺集團車手首次犯罪,符合一定條件且符合比例原則,可強制工作3年。 \n \n至於被告律師聲請釋憲、請求停止審理部分,大法庭已宣告合憲,所以駁回律師聲請。 \n \n這項法條爭議在於,如果一個人加入了幫派從事暴力犯罪,必須要被論處組織犯罪且強制工作3年,不過如果他加入了幫派並利用組織從事詐欺,初次犯罪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位加重詐欺論罪,卻可能因此不須強制工作。 \n \n目前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與另4庭認為,加重詐欺罪沒有強制工作的規定,對於初次犯罪的詐欺犯依加重詐欺罪論罪,就不能再拿沒有適用的法條、組織犯罪來要求強制工作,但有另3庭認為仍須強制工作3年,另1庭有不同見解。 \n \n本件法律爭議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1個月以徵詢書徵詢其他各庭的意見後,因各庭有不同的法律見解,為了統一法律見解避免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決議提案刑事大法庭。

  • 詐欺犯是否強制勞動?最高院大法庭下午宣判

    詐欺犯是否強制勞動?最高院大法庭下午宣判

    詐欺犯須以組織犯罪究責且需要強制工作3年,但首次犯罪時出現法律適用問題,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上個月邀請檢辯及專家學者辯論後,今天下午2點半宣判。詐欺犯會不會開香檳慶祝免強制工作,答案將揭曉。 \n \n這項法條爭議在於,如果一個人加入了幫派從事暴力犯罪,必須要被論處組織犯罪且強制工作3年,不過如果他加入了幫派並利用組織從事詐欺,初次犯罪依「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位加重詐欺論罪,卻可能因此不須強制工作。 \n \n目前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與另4庭認為,加重詐欺罪沒有強制工作的規定,對於初次犯罪的詐欺犯依加重詐欺罪論罪,就不能再拿沒有適用的法條、組織犯罪來要求強制工作,但有另3庭認為仍須強制工作3年,另1庭有不同見解。 \n \n本件法律爭議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1個月以徵詢書徵詢其他各庭的意見後,因各庭有不同的法律見解,為了統一法律見解避免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決議提案刑事大法庭。 \n \n大法庭開庭時,最高檢察署由陳瑞仁領軍,吳巡龍及蔡瑞宗檢察官蒞庭,被告律師則由法扶指派翁國彥、薛煒育參與,律師反對應強制工作;檢方主張詐欺犯就算首次犯罪適用加重詐欺罪,也該強制工作。 \n \n辯論庭時,大法庭邀請林鈺雄教授、許恒達教授、楊雲驊教授、薛智仁教授等專家學者提供鑑定意見,再由大法庭11位法官討論後作成裁定,供承審庭依裁定結果進行終局判決。

  • 大選後 司法院長硬起來捍衛審判獨立

    大選後 司法院長硬起來捍衛審判獨立

    監委約詢判馬英九無罪法官引發爭議,司法院院長許宗力今在司法節學術研討會上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表達不贊同監委的約詢,他期許人民不要屈服於如海妖歌聲般致命的政治獵巫衝動,在政治風浪中撐住審判獨立的桅杆,讓台灣航行在民主法治的正確航道上。 \n \n許宗力先提及上周末台灣經歷了一場自由、公正且和平的選舉,可以看到民主已經成為台灣人民最堅實的價值共識,但近年來國際上隨著民粹勢力崛起,有些東歐國家雖有選舉的外殼,卻逐漸喪失民主的靈魂,司法獨立性首當其衝,成為被打擊的對象。 \n \n話鋒一轉,許宗力說傳聞監委因為不滿個別案件中的法律見解,有意約詢、調查個案承審法官,這在司法工作者之間激起了相當程度的疑慮,司法院也發表了不贊同的嚴正聲明,他想藉慶祝司法院節的場合多講幾句,重申司法獨立的重要性。 \n \n他說,司法獨立是要避免外來的不當干預及壓力,使法官不需要屈從特定人的意志,而能中立超然於各方之間,做出公正無私的裁決,且所謂不受干預,不僅指裁判前不受干預,裁判後也不受秋後算帳。 \n \n許宗力表示,雖然隨著民主憲政步上軌道,台灣民眾似乎已經將獨立的司法,視為陽光、空氣般理所當然存在的事物,但司法獨立不僅得來不易,甚至還有可能在溫水煮青蛙的過程中緩慢衰敗、死亡,而滑坡的起點,往往就在司法捲入敏感政治性案件時。 \n \n許宗力說,如果只因為法官闡述了內心的法律確信,不滿意判決內容的人就要對法官不利,追究法官的責任,未來他所支持的判決見解,也可能成為另一方陣營對法官鳴鼓攻之的理由,這個過程也將讓法官動輒得咎,終日蒙受被彈劾、懲戒的壓力。 \n \n他表示,在寒蟬效應下,長期下來,司法恐將逐漸變得怯懦,法官被迫自我審查以避免事後的攻訐清算,使判決越趨保守安全,而忽略了對法律正義的追求,也將更難期待法官能干犯眾怒,勇於做出保障少數的進步判決。 \n \n對於監委的約詢,許宗力指出,以法律見解不當為由,對法官發動調查,乃至彈劾,將付出傷害法治的代價,他要再次深切地呼籲,任何憲政機關皆應尊重司法權形塑個案法律見解的權力領域,以共同維護一代又一代台灣人辛苦爭取而來的司法獨立。

  • 司法首例 大法庭統一見解出爐

    司法首例 大法庭統一見解出爐

    大法庭新制實施後,首件統一法律見解案件出爐。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裁定變更見解,後死亡配偶之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繼承人應自6個月後補申報遺產稅,如果逃漏不申報核課時間為5年。大法庭作成裁定後,由提案庭依裁定作成終局判決。 \n \n最高行政法院承審庭將法律爭議提案予大法庭裁判,以統一各庭間歧異之法律見解,經大法庭去年12月13日行言詞辯論後今日宣示裁定,此是大法庭新制於去年7月4日上路施行以來首件裁定,寫下台灣司法史上的新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