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法院組織法的搜尋結果,共63

  • 工商社論》臺中地院、智慧法院與司法院的營業秘密共業

    工商社論》臺中地院、智慧法院與司法院的營業秘密共業

     臺中地方法院於6月12日宣判涉及美光及聯電營業秘密爭議的106年度智訴字第11號判決,並於當天發布新聞稿。鑒於本案的重要性,外界急於得知本案的詳細事實、法律適用的論理依據,故本報於7月19日呼籲該院盡速公開該判決。不幸的是,該院違反法律規定、逾越司法院要求上傳判決的二個月期限,不公布判決;恐將引起極大的法治爭議。

  • 港設特別法庭 處理國安案件

    港設特別法庭 處理國安案件

     在大陸推動「港版國安法」幾乎已成定局下,如何審理相關案件,成關注焦點。據港媒報導,有港區人大代表就提議,應該在香港設立「特別法庭」審理相關國安案件,且由大陸籍法官審理,並設立「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但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坦言,若條文規定由陸籍法官審理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可能會惹起很大爭議。 \n 而香港星島日報昨發文指出,針對未來涉及國安的案件,是否沿用香港目前司法系統進行審訊,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曼琪24日就在人大會議上發言,提出在香港法院設立「專門的國家安全法庭」,有關法官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大陸公民擔任。 \n 陳曼琪還建議,在香港設立「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包括香港官方及非官方成員,協助特首就特區維護國家安全事務進行決策並負責執行統籌工作。委員會實際運作所需人員、技術、行政及財政,由中央人民政府提供支持。 \n 文章稱,此一提議其實是仿效澳門做法。澳門「司法組織綱要法」其中一項規定,就是在法院審理涉及國家安全案件時,必須要由陸籍法官審理,亦即排除外籍法官。一方面是考慮外籍法官無法處理國家安全問題,另一方面亦顧及到國家尊嚴。 \n 不過,陳弘毅昨接受港媒訪問時直言,若條文規定由陸籍法官審理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可能會惹起很大爭議;香港法院審理案件時,不會以法官國籍作區分,只按法律行使審判權,港民不會希望國安法改變原有審判制度。 \n 他解釋,相關涉及國安案件將由警方等執法部門執法,律政司負責檢控,並由香港法院審理。香港法院審理相關案件時,有釋法權力,但港版國安法作為全國性法律,人大常委會亦可作出解釋,同時若該法律違反基本法下的人權保障,將涉及解釋基本法,人大同樣有權解釋基本法。

  • 立院三讀 公懲會改稱懲戒法院

    立院三讀 公懲會改稱懲戒法院

    立法院會今天三讀修正通過《公務員懲戒法》、《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組織法》,未來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更名為懲戒法院,懲戒程序也由一級一審制變更為一級二審制。 \n \n公務員懲戒新制施行迄今,外界對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是否為法院的體制仍有誤解,為求名實一致,並依司法院釋字第396號解釋「有關機關應就公務員懲戒機關之名稱,併予檢討修正」的意旨,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確實有更名為懲戒法院的必要。 \n \n司法院的提案說明指出,本次修法有6大特色,分別為改制懲戒法院、建立一級二審制、強化懲戒實效、兼顧公務員權利保障、修正再審程序以及符合實務運作。 \n \n在懲戒法院組織部分,設置院長1人,特任,綜理全院行政事務,並任法官;法官9人至15人。懲戒法庭第一審案件的審理及裁判,以法官3人合議行之,並由資深法官充審判長;第二審案件的審理及裁判,以法官5人合議行之,並由院長充審判長等。 \n \n三讀條文明定,當事人對於懲戒法庭第一審的終局判決不服者,得於判決送達後20日之不變期間內,上訴於懲戒法庭第二審。

  • 智商法院首任院長 最高院女法官陳駿璧出任

    智商法院首任院長 最高院女法官陳駿璧出任

    司法院整併商業法院、智慧財產法院為「智慧財產商業法院」,屬二審層級,人事審議委員會12日決議,由最高法院法官陳駿璧任首任院長。 \n \n立法院去年三讀通過「智慧財產法院織法」修正案,法條名稱修正為「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組織法」,規定金額超過1億元的商業糾紛,交由商業法院審理,並與智慧財產法院「兩院合一」。 \n \n現年62歲的陳駿璧,台大法律系畢業,曾任司法院民事廳廳長,參與過《破產法》、《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等修法工作,2015年升任最高法院法官,工作能力備受好評,且司法院長許宗力上任後,重用多名女性首長,陳駿璧出任智商法院首任院長,可謂適才適所。 \n \n智慧財產法院前院長陳國成,去年底調任最高行政法院法官,院長職位懸缺至今,目前暫由庭長李維心代理。智商法院合併作業仍在進行中,陳駿璧預定於今年8月年度大調動交接。 \n \n

  • 商業官司一打10幾年?噩夢可望終結

    商業官司一打10幾年?噩夢可望終結

    未來兩年內,專門審理民事商業案件的商業法院將誕生,是否可以加快案件審查腳步、案件判決更有一致性,外界都引頸期待。 \n千呼萬喚始出來!2019年12月17日晚間,立法院3讀通過了《商業事件審理法》與《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組織法》,落實了產官學界呼籲已久的商業事件該由專責法院審理;未來兩年內,將設立採2審2級制的「智慧財產與商業法院」。 \n這個講求「專業、迅速、審判可預測性、不同案件有一致性」的法院,外界寄予厚望,期待可就此減少像是SOGO案、台開案等耗費10餘年審理而至今都還未結案的訴訟不斷重演。 \n累積專業 法官不會被調派 \n一般重大商業紛爭發生,都會牽扯到刑事、民事、《行政法》,根據不同案由由不同的法院或法庭審理,但法官對於商業、財經的知識背景或許並未十分充足,因此往往拉長審理時間或無法做出正確判斷。 \n又如經典的SOGO案,太設集團章民強、太流董事長李恆隆、遠東集團徐旭東大鬥法,關鍵的「1人董事會」通過的增資案到底算不算召開,進而衍生出的各種爭議,參與1、2、3審法官共高達兩百餘位,卻各自表述,被外界戲稱為台灣司法史上最大的鬧劇,至今仍在歹戲拖棚。 \n面對法律專業與商業專業上常遇見的分歧,未來將增設的商業法院,最大突破是2級2審的審級制度與專業人員派置,將有9位專業法官,以及商業調解委員、商業調查官,並引進專家證人制度,目的就是要讓商業事件的判決更為迅速、專業、一致。 \n催生商業法院誕生的關鍵要角,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劉連煜認為,商業法院的法官不會有不斷被調派的疑慮,能在商業法院累積專業審判經驗,就能深厚判決一致性與可預測性。 \n加速審理 執法應跳脫框架 \n不過,因為過往法院審理都是曠日廢時,商業法院更被期待能「加快審理」,而審理的案件是1億元以上的「重大民事商業事件」,仍引來外界認為美中不足的聲音。 \n鍾元珧說,因為事關「重大」商業事件,謹慎程度一定會更勝一般案件,想要「加快審理」,就會產生一定矛盾。安侯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莊植寧也說,從速審速結的目標來看,過往商業訴訟10餘年無法終結,時常是因為原判決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2級2審是否確實可有效達到速審效果,有待觀察。 \n這點投保中心或許非常有感,因為發生在2007年的力霸、嘉食化掏空案,民事訴訟的部分法官不斷強調需要參考刑事判決,所以投保中心表示,商業法院的增設,當然相對更為專業,但最關鍵的是法官要能跳脫以往的審理框架獨立審理,才能實踐商業法院設立的初衷。...【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n

  • 速審億元案 將設智財商業法院

     立法院會17日三讀通過《商業事件審理法》及《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組織法修正案》,隨之將成立的「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屬高等法院層級,將採二審二級制,專門承審一億元以上案件。首度引進專業證人制度,並將營業秘密保持命令入法。 \n 司法院指出,當發生重大商業紛爭時,不僅影響公司股東或債權人的權益,也可能會波及投資大眾市場,若沒有在第一時間處理,就可能會影響整體經商環境,降低我國經濟競爭力。 \n 因此,司改國是會議2017年5月決議,應推動設置專責「商業法院」,讓商業紛爭裁判可以符合專業、迅速、判決一致,且具有可預測性等要求。這次也修改智財法院組織法,將商業法院與智財法院合併為「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 \n 根據通過商事審理法,商業事件分為訴訟事件和非訟事件,由商業法院的商業法庭處理,而商業事件審理採「二級二審制」,第一審以三人合議庭裁定,另外增設商業調查官,協助法官蒐集、分析、判斷商事專業資料及問題。 \n 另外適用「商業訴訟案件」包含公司負責人因執行業務,與公司發生民事上權利義務的爭議;或有價證券詐欺、財報不實、內線交易爭議等,同時,訴訟標的金額或價額逾1億元以上等事件。至於適用「商業非訟事件」,包含公開發行股票公司裁定收買股份價格事件,及依公司法規定,聲請選任臨時管理人、選派檢查人及其解任事件等。 \n 另外,商業事件採取「強制調解」及「律師強制代理」制度,調解程序不公開,若是當事人、法定代理人或程序代理人在合法通知後,又無正當理由,沒在調解日到場,法院可開罰最高30萬元罰鍰。此外,考量商業調解應儘速解決,條文也明訂,調解程序應於調解委員選任後60天內終結。 \n 至於營業秘密保持的制度,三讀條文也納入,對於違反秘密保持命令,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10萬元以下罰金,以防止營業秘密在法院審理過程被外洩,但屬告訴乃論。另若專家證人在商業法院審判時,對於和案情有重要關係的事項,具結而做出虛偽陳述者,可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司法變革 商業事件審理法完成立法

    司法變革 商業事件審理法完成立法

    立法院通過商業事件審理法及組織法的立法,未來商業法院由法官搭配商業調查官,專責審理重大商業民事爭訟案,上市公司股東會與董事會決議,都可以適用新制採二審二級妥速審理。 \n \n商業事件審理法有多項重點,包括設置專業法院、律師強制代理、科技的運用、調解前置程序、當事人查詢制度、引進專家證人、祕密保持命令等,且訴訟進行中當事訂立仲裁協議。 \n \n此外,增設商業法院與原智慧財產法院合併為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商業法院以3人合議審理,採二級二審制,掌理重大商業事件之審理,另將智慧財產法庭及商業法庭分流,落實專業審理,且商業專業法官得以遴選具有商業專業之律師、中央研究院相關研究人員或公務人員擔任

  • 陳冲:應重修房屋稅條例 對僅有一屋自住者予以免稅

    為因應國家發展,台灣早期經濟不發達,社會普遍支持政府及國家建設,人民對於繳稅,普遍存在義務而缺乏權利的概念,台灣應建立一個完整制度,真正保護納稅者,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簡稱納保法)就如同消費者保護法的立法,以保護納稅者為核心,惜納保法因於立法過程中,未能掌握立法意旨,最終通過的版本相較原提案版本,仍多偏重在保護「稅捐」而非保護「納稅人」,未能達到該法之立法目的。 \n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與台灣稅法學會曾於8月16日共同主辦「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是玩真的嗎? 研討會,由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主持,就納保法執行面碰到的問題提出探討並綜整提出八大建議供各界參考。 \n \n新世代金融基金會為延續前次「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研討會的內容並喚起民眾對於賦稅人權的重視,續與台灣稅法學會、台灣法學基金會於12月14日在臺灣大學法律學院霖澤館國際會議廳共同主辦「納稅者權益保護研討會」,安排四個主題,分別為1.由憲法基本權保障看賦稅人權。2.「納稅者權利保護法」與納稅人權。3.由所得稅、房屋稅看納稅人權的實踐與階級流動(Social Mobility)。4.由行政法院判決為「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把脈。 \n \n本次研討會約二百多人,來自稅務機關、會計地政、法院律師法制人員、金融機構等各方人士參與,經過為期一天的研討,獲得豐碩的成果,各與談人提出多項論點建議。 \n \n1.為建立有助階層流動的完善稅法制度,尤其對於年輕人而言,自用住宅也是生活必需品,屬於基本生活所需及居住基本人權,應給予基本免稅範圍,否則將造成財富難以累積。同時也應重新檢討納保法施行細則第3條基本生活所需費用之計算公式,將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薪資成本費用)列入,有混淆免稅額、標準扣除額的意義,應予以剔除,並應釐清薪資特別扣除額與薪資必要成本之區別。 \n \n2.財產持有稅的課稅本體,應以孳息收益為客體,稅負應不得超出孳息收益的價值,估價標準不應依交易價格而應依使用價格。尤其是房屋稅依評定之標準價格核計現值,常超出市場租金行情所能負擔之情形,其評定基準有必要檢討改進。 \n \n3.稽徵機關應確實依納保法第11條第2項規定負起舉證責任,而不應轉嫁納稅人。補稅或處罰尤應擔負高度的證明責任。納保法第7條第4、5項,規避租稅行為之認定,亦可能因協力義務而受不利影響,本於無罪推定及疑則無罪之原則,且稽徵機關證明程度應達到真實確信蓋然性,納稅義務人於漏稅處罰程序應無協力義務。 \n \n4.納稅人的協力義務程度在稅法上並未訂明,恐有被稅捐稽徵機關濫用,而受有推計課稅或推計處罰之不利益,推計課稅應為事實調查確切證明之事項,現今卻作為裁量效果的要件之一,故應檢討納保法第14條第4項規定,回復原立法提案不得推計處罰之意旨。 \n \n5.稅捐罰金動輒以倍數處罰,幾乎是全球最高行政罰,建議廢除倍數的罰則,針對惡性故意的逃漏稅,應加重刑罰上的處罰,在過失上的逃漏稅,則採取輕微的行政罰。 \n \n6.應檢討修正第11條第5項刪除「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回復原提案立法意旨。 \n \n7.現行財產稅存在的問題主因稅基量化不明確及法律條文不清楚,如土地的稅基量化於土地法及平均地權條例皆有規定,但兩者間仍有不同差異,造成適用實務之困擾。營業稅部分,經常性連續性買賣不動產者,將被推定為營業人,需課營業稅,但經常性及連續性並沒有明確定義,易造成認定的不一致。建議將法律架構弄清楚,以一套法律、一執法機關為基礎,並盡早確立基本稅負之範圍。 \n \n8.為落實納保法第18條稅務專業法庭制度,未來司法院司法改革方案中,有關建立金字塔訴訟制度及大法庭制度,亦應有稅務專業法庭,甚而總會決議參與法官,亦應具備稅務專業。稅法爭訟案件應比照智慧財產法院(制定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設立智慧財產法院),設立稅務法院。 \n \n陳冲在會後再強調三大重點。 \n \n第一是各地方政府房屋稅之稅額計算式,不僅路段率沒有「減除地價部分」,而且任意規定折舊要有殘值,違反「予以折舊,按年遞減價格」的規定,實已違反母法房屋稅條例之規定。 \n \n第二是屋主對於房屋稅的繳付需要現金(主要用本身稅後收入支應),持有自住房屋並不會產生現金,且自住房屋用來遮風避雨,維護、管理或修繕也需要現金,有如無果之樹不會產生收益,對自住房屋課稅,就是刨樹皮挖樹根,應重修房屋稅條例,考量土地法第187條自住房屋免稅意旨,對僅有一屋自住者,予以免稅。 \n \n第三是稅捐稽徵機關有關課稅或處罰的行政處分,不僅涉及人民權益,還限制人民的財產權與生存權,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1條開宗明義即標榜「貫徹正當法律程序」,應以書面敍明理由及法律依據,不應援引行政程序法第97條不記明理由。結果納保法第11條就在立法協商過程中加入「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註明理由外」搓掉此一項重要的正當程序,應速修正刪除第11條第5項「除符合行政程序法第97條所定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記明理由外」。

  • 大法庭制度三讀通過 確保法院判決初一十五都一樣

    立法院7日三讀通過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即大法庭制度,未來法院判決將不再「初一十五不一樣」。此外,新法也規定大法庭必須舉行言詞辯論,針對爭議法律問題進行實質討論,如有大法庭法官持不同意見,也可提出不同意見書,與大法庭裁定一併公告。 \n \n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集委員周春米表示,常有人批評法院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打官司是輸是贏,相當程度取決於案件分配到哪個法官手上,法律見解不一致,大法庭制度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提升裁判的安定性及可預測性。 \n \n周春米表示,未來設立於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大法庭,將由終審法院的十一名法官組成,除院長及提案庭指定庭員外,其餘九名庭員以票選之,未免論資排輩造成票選出線者皆為各庭庭長,黨團協商時朝野也達成共識,增訂「大法庭票選庭員兼任庭長者不得逾總人數二分之一」之條款。 \n \n周春米也說,現在最高法院審理案件時,鮮少進行言詞辯論,法庭活動不公開,當事人欠缺實質參與,在面對重大爭議時,社會欠缺討論、溝通,這些都是司法信賴度低迷的原因。對此,周春米指出,未來大法庭就爭議法律問題必須行言詞辯論;當事人也應有代理人或辯護人輔助其闡述事實上、法律上意見;法院也可以選任專家陳述法律意見,該專家如與當事人有利害關係或收受報酬也應揭露。 \n \n此外,大法庭庭員所持法律見解如與多數意見不同,新法也明定其可出具不同意見書,與大法庭裁定一併公布周知。三讀條文也一併廢除了頗具爭議的判例、決議制度,同時增訂過渡條款,確保大法庭制度施行後三年內,人民仍得對判例、決議聲請釋憲。 \n \n周春米表示,未來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針對爭議法律問題將有一致見解,判決初一十五都一樣,貫徹憲法平等原則的精神,也保障了人民的訴訟權益。

  • 朝野協商討論達成共識 大法庭成員兼任庭長不得超過1/2

    涉及大法庭的《法院組織法》及《行政法院組織法》修正案今年4月通過初審,但大法庭但因為法律圈論資排輩問題嚴重,外界質疑大法庭成員恐都由資深庭長擔任。綠委尤美女提出修正動議,要求未來大法庭成員兼任庭長者不得超過1/2,今天朝野協商時達成共識,將依修正動議通過,今天中午程序委員會將大法庭法案排入議程,民進黨團預估下週二交付院會二三讀。 \n \n初審法案明定,未來最高法院將增設大法庭,專門處理爭議法律問題,11位成員將由最高法院院長或其指定的庭長擔任審判長,另有提案庭指定的1法官,其餘9位則由最高法院法官推選。 \n \n但因司法界以輩份論資歷的形式盛行,為避免屆時將由資深庭長擔任大法庭成員,今朝野協商通過,未來大法庭成員兼任庭長者不得逾2分之1,立法理由也會另外註明大法庭未依法行言詞辯論、專家證人未揭露應揭露事項的法律效果。

  • 法警擁司法警察權 增設小隊長

    法警擁司法警察權 增設小隊長

     法警過勞及法律定位不明引發爭議,台灣法警也組成工會進行抗爭,司法院通過修法,明定法警受法官命令下,辦理逮捕、搜索及扣押等事務,擁有司法警察權力,此外,增設小隊長職缺,暢通法警升遷管道、鼓舞士氣。司法院昨指出,適用範圍包括所有法院及檢察署,法警不再「妾身不明」。 \n 司法院月初進行所屬法院法警值勤制度變革,調整法警值勤編排方式,改採「分班制度」,避免法警連續工作時間過長,而法定上班時間的工作結束後,法警經指派於夜間及例假日的值勤,終於可以依法請領加班費及補休。 \n 司法院進一步修改法院組織法,解決法律定位爭議,賦予其司法警察地位,明定法警接受法官的指派命令,可以辦理送達、拘提、同行及逮捕、搜索及扣押等事務,法警遇到緊急狀況且有必要性的情況下,可以對人管束、對物扣留。 \n 由於法院及地檢署曾傳出民眾攜帶危險物品進行攻擊事件,修法也增訂地院可指派法警對進出法院的人及其所攜帶的物品實施安全檢查,無正當理由逃避或拒絕檢查,法警可禁止其進入法院或驅離。 \n 同時,讓法警在必要時得使用警械或戒具,防範人犯攻擊及逃脫,至於是否如美國讓法警佩槍,將會同行政院訂定相關辦法。

  • 蕭宏宜:立院審查中,形式上應暫停適用 公開言詞辯論 優於閉門決議

    蕭宏宜:立院審查中,形式上應暫停適用 公開言詞辯論 優於閉門決議

     現行最高法院刑民庭會議決議形成的判例,引發違憲爭議,東吳大學法學院系專任教授兼學務長蕭宏宜認為,決議對於下級審沒有絕對約束力,因為法官是「依法審判」,不是依命令審判,未來大法庭實施後,刑民庭決議沒有存在必要。 \n 蕭宏宜表示,現行決議制度的操作方式,是最高法院各庭的庭長,在針對自己的有爭議的法律見解,認為可能在最高法院有共識,或他的意見取得多數的接受,才會請最高法院院長進行決議討論。 \n 「這有一個很明顯的技術性問題。」蕭宏宜說,因為決議模式在時間點沒有制度化,如果不存在庭長發現爭議的條件,決議就不會形成,會導致無數法律爭議問題一直維持,無法統一的局面。 \n 尤其,決議制是依最高法院的一個處務規程,那是內部的處務規程或章程,能否讓決議在實質的法源基礎上具有合理的正當性?法官是依法審判,不是依行政規程審判,這樣的疑慮,對下級審當然沒有絕對約束力,因為法官可以拒絕行政命令。 \n 他說,大法庭制度是一個中間程序,且不一定只有法律見解的歧異可以提案,一些原則重大性的問題也可先提案,避免未來法律見解的歧異,所以與決議制度比較,大法庭比決議制細緻,大法庭制度須言詞辯論,從而有公開討論的途徑與壓力,加上個案當事人有參與可能,比起閉門決議,顯然較優。 \n 既然決議制對下級審沒有絕對約束力,立院已開始審查法院組織法的大法庭制度,現行的刑民庭決議是否應該暫停適用?蕭宏宜指出,形式上應該要暫停適用。 \n 不過,他提醒,形式與實質上存在落差,如果暫停適用,會造成終審法院無法解決法律意見歧異的真空狀態,且不再適用對法官或民眾是不是真的比較好?這些都是司法院需要慎重考量的。

  • 公開言詞辯論 優於閉門決議

    公開言詞辯論 優於閉門決議

     現行最高法院刑民庭會議決議形成的判例,引發合憲爭議,東吳大學法學院系專任教授兼學務長蕭宏宜認為,決議對於下級審沒有絕對約束力,因為法官是「依法審判」,不是依命令審判,未來大法庭實施後,刑民庭決議沒有存在必要。 \n 蕭宏宜表示,現行決議制度的操作,是最高法院各庭的庭長,在針對自己的有爭議的法律見解,認為可能在最高法院有共識,或他的意見取得多數的接受,才會請最高法院院長進行討論。 \n 「這有一個很明顯的技術性問題。」蕭宏宜說,因決議模式在時間點沒有制度化,如果不存在庭長發現爭議的條件,決議就不會形成,會導致無數法律爭議問題一直維持,無法統一的局面。 \n 尤其,決議制是依最高法院的一個處務規程,那是內部的處務規程或章程,能否讓決議在實質的法源基礎上具有合理的正當性?法官是依法審判,不是依行政規程審判,這樣的疑慮,對下級審當然沒有絕對約束力,因為法官可以拒絕行政命令。 \n 他說,大法庭制度是一個中間程序,且不一定只有法律見解的歧異可以提案,一些原則重大性的問題也可先提案,避免未來法律見解的歧異,所以與決議制度比較,大法庭比決議制細緻,大法庭制度須言詞辯論,從而有公開討論的途徑與壓力,加上個案當事人有參與可能,比起閉門決議,顯然較優。 \n 既然決議制對下級審沒有絕對約束力,立院已開始審查法院組織法的大法庭制度,現行的刑民庭決議是否應該暫停適用?蕭宏宜指出,形式上應該要暫停適用。 \n 不過,他提醒,形式與實質上存在落差,如果暫停適用,會造成終審法院無法解決法律意見歧異的真空狀態,且不再適用對法官或民眾是不是真的比較好?這些都是司法院需要慎重考量的。

  • 何展旭》特任官肥大症蔓延至司法

    何展旭》特任官肥大症蔓延至司法

      \n 為落實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相關決議,日前司法院院會通過《法官法》、《法院組織法》等修正草案,擬調整終審法院的組織與人事,除將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員額分別縮減為14人及7人之外,並改為特任,同時規範有別於其他法官的任命程序、身分保障等事項。司法院聲稱此舉是為建構金字塔訴訟制度及組織,並讓終審法院法官更有崇隆性,然而這樣的作法卻可能犧牲人民權益與司法獨立。 \n 以往最高法院法官的選任幾乎無法擺脫裙帶關係與近親繁殖的情形,迭遭詬病,屢有要求改革的呼聲。在《法官法》施行後,目前我國終審法院法官的選任(包括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是由機關首長擬具推薦人選,或司法院就推薦名單外符合資格的人員,擇優提出建議名單後,由司法院院長提請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通過後,再由總統為形式上之任命。 \n 只是人審會的27名委員中,僅有3名學者專家,全由司法體系內部自行掌控,完全缺乏外部監督機制。尤其是司法院院長可指定11人和遴聘3名學者專家,幾可操縱法官人事的任免。 \n 追根究柢,目前終審法院法官選任的問題在於外部監督不足,無法達成法官人事制度民主化、自治化及透明化之目的。司法院提出的草案,雖是根據司改國是會議決議,將終審法院法官的選任改依《法官法》第7條第3項至第6項規定組成的遴選委員會為之,但遴選委員會的組成除考試院代表2名之外,其他的法官、檢察官、律師代表,以及社會公正人士,均由司法院院長決定票選人選或遴聘。何況司法院院長還有決定人選的提名權,試問這樣的遴選機制又如何能完全擺脫裙帶關係與近親繁殖的質疑?司法院所說的「有別於其他法官之任命程序」,豈非只是換湯不換藥? \n 依司法院規畫,終審法院法官遴選時,應增加由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推舉的立法委員2人擔任遴選委員。且不說此作法極易引起政治干涉司法的質疑,增加兩名立委參與遴選,難道就足以提高司法的民主正當性?還只是藉此減低司法院院長大權在握的色彩,將其當做人事背書的工具? \n 更誇張的是,司法院還加碼,將所有終審法院法官全改為特任官,不但超出司改會議結論,更引起是否為少數人量身訂作的質疑。司法院雖說這可讓終審法院法官更有崇隆性,然而特任官就是政治任命的官員,不但造成政府罹患「特任官肥大症」,更使終審法院法官染上抹不掉的政治色彩。 \n 依據司法院統計,截至今年4月,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未結案件高達8000多件。未來終審法院法官員額若大幅縮減,積案情形勢必更嚴重,目前已在研議以限制人民上訴權來解決問題。司法院與其執著於終審法院法官的人事,倒不如正視積案問題與人民訴訟權的平衡,才是司法改革的正道。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 \n

  • 最高法院設大法庭 統一法律見解

     行政院會昨(15)日通過《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未來最高法院將設立大法庭制度,統一各級法院對法律的見解,針對貪污認定、測謊定罪等,不再參考過去的判例,而是透過大法庭決議機制解決。 \n 賴揆昨表示,大法庭制度有利解決歧異見解及具有原則重要性的法律問題,統一法律見解,這將使終審法院裁判的法律適用一致,發揮促進法律續造功能;另將增訂公開起訴書的規定,使公眾得以透過公開、透明資訊,檢視檢察官的職務履行。 \n 現行各級法院審理案件時,對於法律的見解不盡相同,對於貪污認定採用實質影響力說,還是法定職務說,有不同作法;測謊結果是否能當作定罪的證據,通常是參考過去判例或經最高法院決議,各級機關不同調時有所聞。 \n 另最高法院決議機制以閉門會議方式進行,時常遭外界質疑違憲且不透明,參考判例則有緩不濟急隱憂,因此修法選擇引用德國做法增設大法庭決議機制。 \n 未來《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三讀通過後,最高法院將設置民事及刑事大法庭,當各級法院在審判過程對法律有不同見解時,可交由大法庭開庭統一認定。大法庭成員有11人,由最高法院院長或庭長擔任審判長,另10人分別為提案庭指定法官1人、最高法院推選法官9人。

  • 政院通過法院組織法 增設最高法院大法庭制度

    行政院會上午通過《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未來在立法院通過後,將增設最高法院「大法庭制度」,解決民、刑各庭對法律見解歧異、或統一見解機制,並在審判權之作用內,建立適當裁判機制。未來像是測謊能不能當作定罪證據,就可由大法庭來做統一解釋。 \n \n另外,考量無罪推定原則及被告受公平審判的權利,這次修法在第83條也增訂,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應於第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準用法院公開裁判書之規定。 \n \n司法院函送《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行政院院會今討論通過,這次大幅翻修法院組織法,重點包括新增51之1到51條之11條文,主要內容在於增設最高法院大法庭制度。 \n司法院指出,最高法院為民事訴訟、刑事訴訟之終審機關,所為裁判有確保法律適用一致,及促進法律續造之作用,如民事庭、刑事庭各庭就相同事實之法律問題見解歧異,將影響裁判之安定性及可預測性,使下級審及人民無所適從;另就具有原則重要性之法律問題,縱使尚未出現見解歧異之裁判,亦應賦予最高法院於涉及該問題之首件裁判作成前有統一見解之機會,以發揮法律續造之功能,故應於審判權之作用內,建立適當裁判機制,增設最高法院大法庭制度。 \n \n行政院長賴清德在院會裁示,本次修法增訂公開起訴書的規定,使公眾得以透過公開、透明的資訊,檢視檢察官的職務履行;另關於最高法院增設大法庭的制度,讓最高法院於審判權的作用內,能針對歧異見解及具有原則重要性的法律問題,統一法律見解,這將使終審法院裁判的法律適用一致,發揮促進法律續造的功能,都是回應人民期待的修正,有其必要性。

  • 地檢署搶快換牌 法界譏偷呷步

    地檢署搶快換牌 法界譏偷呷步

     法務部各級檢察署8日進行「去法院化」的更名換牌,各地檢察署同步更換銜牌,並且由法務部長邱太三主持台北地檢署的換牌儀式,不過,法院組織法及法務部組織法尚未修法完成,卻急著換牌,讓法界人士認為根本就是「偷呷步」。 \n 有檢察官表示,檢察署與法院「分家」是件很好的事,也是檢察官們的期待,但依法院組織法第5章「檢察機關」的規定,各級法院及分院各配置檢察署,所以依法制,機關名稱的變更還是應該修法,在修法完成後,才算名正言順,況且檢察署是執法機關,怎麼可以帶頭不守法? \n 也有法官指出,從檢審分立後,檢察「處」獨立成為「署」,檢察署的機關名稱上拿掉「法院」2字早有提議,司改國是會議也決議將檢察署前的法院名稱拿掉,但作法上仍應循序漸進,根本不必急就章的更名換牌,去滿足司改會議的要求。 \n 律師界也指出,如果組織法沒有修法,檢察署的訴訟文書或公文書還是必須用舊名稱,所以換牌意義不大,既然法務部已提案法院組織法修正,增訂114之2條有關名稱的規定及法務部組織法中次級機關名稱的規定,何不待修法完成再全部更改。 \n 昨北檢的換牌儀式完成後,前往洽公的老先生更明白表示並未發現不同,因為「反正都是地檢署」。

  • 全國地檢署去法院化揭牌

    全國地檢署去法院化揭牌

    法務部司法改革的名銜「去法院化」,8日在全國各地檢察署與行揭牌,號稱「天下第一署」的台北地檢署,在法務部長邱太三及應邀觀禮的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檢察總長顏大和及北檢檢察長邢泰釗主持下換牌。 \n \n不過,也有不具名的檢察官私下認為,檢察署去法院化是必然的,但法治國家應該修法院組織法後再來「正名」,而不是以行政命令,修法才是真的「名正言順」。 \n \n另北檢同時舉辦第三辦公室的啟用儀式,檢察長邢泰釗特別請北部知名銅匠,打造長240公分、高280公分、寬80公分的「北檢之秤」,引自三國時期知名軍師諸葛亮名著《雜言》中佳句「我心如秤,不能為人作輕重」,期望北檢檢察官辦案時能有「我心如秤」的公平態度。

  • 中時專欄:李念祖》消除裁判歧異 大法庭早日實現

    司法院院會最近通過兩項法院組織的修法草案,將在終審法院設置大法庭裁判法律爭議,確保法律適用一致,也促進法律續造。這是司法院長曾在司改會議中提及的改革菜單,現在端出了一盤牛肉。 \n 法院裁判歧異,會降低司法的可預測性,而嚴重影響司法公信力,原是司法改革中的一大難題。在終審法院之中設置大法庭,來取代問題叢生而功能有限的判例制度,或許會是司法改革最為重要的藥方之一。現在司法院提出修法草案,尚待行政院與立法院斟酌研議,預估成效尚言之過早,但確實是個值得重視的改革方案。 \n 司法適用通案性的立法做成拘束個案當事人的具體裁判,審判中法官們將抽象的法律對應到相似又不盡相同的事實時,會對法條文字產生不同的解讀,原是司法程序裡的常態。但是審判獨立是憲政鐵則,如何既能尊重審判獨立,又能確保裁判見解的一致性,就是挑戰之所在。 \n 判例制度建立於民國初年,由終審法院挑選足為表率的判決做為判例,目的就是在消除終審法院裁判歧異的現象。百年來的司法實務,判例在形式上化約為脫離案件基礎事實而形同抽象規則的判例要旨,雖然在一定的程度上確能避免判決見解歧異,但是選編判例的數量有限,難以全面涵蓋,解決審判歧異的功能其實有限。 \n 判例制度還可能產生暗示的反效果,讓法官以為,除了判例以外,並不需要參考其他的判決,司法見解歧異反而有增無減。判例制度運作的經驗也顯示,終審法院一旦選編判例,要變更十分困難。百年來選了判例無數,也廢止了一些,但是只有一次變更的紀錄,既難以大幅化解見解歧異,又少能與時俱進,判例制度其實弊多利少。 \n 更嚴重的問題是判例制度多年來一再引起牴觸《憲法》的爭議。司法院的憲法解釋中,曾有3位大法官(林子儀大法官、現任司法院長許宗力大法官,及曾任最高法院院長的楊仁壽大法官)先後不只一次提出意見書,質疑判例制度逾越了權力分立的憲法界限。數年前,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均已停止選編判例。但是既有的判例仍然存在,制度的基礎法理備受質疑,當然影響司法裁判的信用,不能不求徹底解決。 \n 現在司法院提出《法院組織法》與《行政法院組織法》的修法草案,刪除判例選編的法條,明定先前選編的判例,如已無裁判全文可資查考而缺乏基礎事實可供參佐的,應停止適用;其餘的判例則都要恢復一般判決的性質。終審法院的決議制度也將一併廢止。判例與決議均將依此草案走入歷史,這當然是司法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n 新法設計在終審法院設置由11位終審法院法官組成的大法庭,來取代判例制度,以解決裁判歧異的問題。終審法院各庭遇有審理案件評議時採取的見解,與先前裁判不一致時,就應該敘明理由而將其法律爭議提交大法庭裁判。 \n 各法庭審理案件的當事人也可以聲請將法律爭議提交大法庭審理。大法庭由各庭票選法官組成,行言詞辯論後針對該法律爭議做成裁定,對於提案庭提交的案件有拘束力。 \n 新的建制要求終審法院各庭遇到法律見解與過去的判決不同時,就應該提交大法庭解決,具有強制性,也能比選編判例涵蓋更多司法見解歧異的議題,同時並不發生判例要旨的通案性拘束力,而只拘束該一提交案件,足以免除判例制度逾越分權界限的違憲質疑,一舉突破判例制度的缺失。 \n 大法庭的構想是要更積極地發揮終審法院的審判功能,徹底解決判決歧異的司法痼疾,能否早日實現,值得持續觀察。 \n(作者為法學教授)

  • 重大改革 司院修法院組織法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

    重大改革 司院修法院組織法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

    為落實全國司改改革會議決議,司法院通過《法院組織法》第83條修正草案,考量無罪推定原則及被告接受公平審判的權利,規定未來高檢署下各級檢察署,應在第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修正條文將會銜行政院後送立法院完成修法。 \n本次法院組織法修正條文內容,與法務部長邱太三去年8月召開的司法改革議題方案記者會主張相同,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可讓各界檢驗檢察官起訴品質。 \n司法院表示,檢察官在刑事訴訟程序中擔任的角色,不僅僅是一造當事人,更必須居於法律守護者角色,為刑事訴訟案件的開啟及進行把關,應透過資訊透明化,使公眾得藉由對起訴書所載的犯罪事實、證據及所犯法條等事項進行公開檢驗,也加強對檢察官履行法定性及客觀性義務的監督。 \n但考量無罪推定原則及被告接受公平審判的權利,修正條文規定起訴書公開的時點,應限於第一審判決後,因此擬具法院組織法83條修正草案,增訂高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應在第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並準用法院公開裁判書的規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