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涪江的搜尋結果,共10

  •  長江上游16座水庫群聯合調度 5號洪峰安全通過三峽

    長江上游16座水庫群聯合調度 5號洪峰安全通過三峽

    今年長江第5號洪峰、也是三峽水庫建庫以來最大的洪峰,於23日下午已通過三峽水庫。長酒5號洪峰進入三峽水庫的最大入庫流量達到每秒75000立方米,三峽水庫最高洪水調節水位為167.65米。除了三峽水庫之外,長江上游各幹流與支流共有16座水庫聯手攔下各江河洪水,三峽水庫與各長上游河流水位最高點出現在22日8時,此後各水文站測得水位逐步降至警戒以下。

  • 百年最大洪水橫掃四川處處險情 堆沙包搶救樂山大佛

    百年最大洪水橫掃四川處處險情 堆沙包搶救樂山大佛

    罕見的持續暴雨致四川省多地暴發洪水,四川18日啟動史上首次一級防汛應急回應。岷江、青衣江、大渡河水位迅速上漲,位於3江交會的樂山市,在今早10時許,洪水已經漫過樂山大佛腳趾,這也是大陸建政以來的首次,防汛部門已在樂山大佛佛腳平台周圍構築防洪堤,全力保護大佛。

  • 悲劇!假日相約玩水 重慶8名小學生全溺斃

    悲劇!假日相約玩水 重慶8名小學生全溺斃

    (09:00更新,8名學童遺體全部撈起)截至今日7時10分,經全力搜救打撈,重慶潼南區8名落水小學生全部打撈出水,均已無生命跡象。初步調查,失蹤人員均為居住在附近的米心鎮小學學生,週末放假自發相約,到童家壩涪江河一寬闊的河灘處玩耍,期間1名學生不慎失足落水,旁邊7名學生前去救援,通通落水。 \n \n昨天(21日)下午,大陸四川重慶發生一起小學生集體落水意外,潼南區米心鎮有8名小學生,在童家村涪江河壩水域附近落水。 \n \n綜合大陸媒體報導,昨天下午3時30分左右,有民眾報案,重慶潼南區米心鎮童家村涪江河壩水域有人落水。初步調查,落水者是住在附近的米心鎮小學學生,週末放假相約玩水,到童家壩涪江河一處寬闊的河灘處玩耍,期間有一名學生不慎失足落水,旁邊7名學生前去救援,結果通通落水。 \n \n當地多位居民表示,事發在距離鎮上不遠的童家村童家壩外的培江岸邊,該段培江河面寬有4、50公尺。落水的孩子多爲女孩。發現孩子落水失蹤後,當地迅速組織搜救,到晚上,已經打撈起多具孩子的遺體。 \n \n目前,長江流域已進入主汛期。受近期連續強降雨和上游來水影響,涪江重慶段水位持續上漲,其中潼南小河壩水文站21日8時水位達236.31公尺,增加搜救困難。據央視介紹,已投入200多人到現場進行搜救。 \n

  • 四川大暴雨 8000噸火車「壓橋」度洪峰

    大陸四川地區最近暴雨不斷,從5月1日到7月11日8時,全省平均降水量451.7毫米,是1961年來最高,17個縣氣象站降水量都打破歷史紀錄,各地展開防洪大作戰。在寶成鐵路的涪江鐵路橋,首遇超封鎖警戒水位,11日緊急調派二列火車滿載砂石直接「壓橋」。8000噸的重壓,果真讓惡水上的大橋度過洪峰。 \n \n最近的四川盆地,好像「破了個洞」,雨水直往下「灌」。從5月20日到7月11日,四川已經發布了15個暴雨預警。7月8日以後,暴雨預警「天天見」,四川已發布了5年來首個地災氣象風險紅色預警。從1981年到2010年,全省汛期內的平均降水量為756.6毫米,今年汛期還沒過半,全省平均降水量已達到451.7毫米,達到常年汛期降水的59.7%。全省有64家A級景區關閉。 \n \n四川省氣候中心預測室副科長孫昭萱表示,最近偏強的副熱帶高尚未撤離,西邊的高原低值系統又異常活躍,當「熱情」的副熱帶高壓遇上「冷酷」的高原低值系統,再加上充足的水汽,結果就是雨一直下。大雨也對交通造成影響。寶成鐵路四川段開通以來,涪江鐵路橋首遇超封鎖警戒水位,由於鋼結構橋梁較輕,難以抗洪,若不增加自身重量,洪水一旦過橋,大橋鋼結構橋梁可能被沖走。 \n \n成都鐵路局綿陽工務段副段長張明表示,涪江大橋為雙向並行橋梁,各承擔上下行通行任務,上行線涪江大橋橋梁全長393.4公尺,下行涪江大橋全長438.59公尺,都屬鋼梁橋。11日上午,兩列貨車滿載砂石分開上兩座鐵橋「鎮壓」,由於各自負重4000噸,無論洪水如何沖刷,大橋都絲毫不動,直到下午16時多,洪水漸退,兩列鎮橋列車才撤回綿陽北站。 \n \n鐵路人員表示,「重車壓梁」這種非常應急手段,是成都路局自上世紀50年代成立以來第一次使用。「險情太嚴峻了」。 \n \n四川降大雨,一則標題為《把金沙遺址博物館的犀牛搬還原》給成都市長信箱的留言,刷爆了成都人的朋友圈。信中說,石犀是老祖宗流傳下來鎮水的神獸,希望政府能將它搬回原地天府廣場,這樣大雨就可以終止了。成都市府則全力澄清表示,石犀是重要展品,陳列在成都博物館展廳中,自2016年起一直沒有離開過成都天府廣場,且無法證明石犀與水患有關。

  • 四川江油盤江大橋垮塌失蹤人員增至12人

    四川江油盤江大橋垮塌失蹤人員增至12人

    截至7月10日11時,四川江油盤江大橋垮塌事件確認失蹤車輛增至6輛,失蹤人員增至12人。目前搜救工作扔在進行,綿陽市、江油市共出動搜救人員2756人,新增設3個搜救點,對盤江大橋至涪江入口和涪江江油段至三台遂甯段進行24小時晝夜搜救。 \n 7月9日11時30分左右,四川江油市青蓮鎮盤江大橋被洪水衝垮。據目擊群眾稱,有車輛和行人墜入河中。 \n江油市人民政府召開新聞發佈會說,截止9日晚9時許,大橋垮塌事件已經確認核實的墜落車輛5輛,3人被救起,6人失蹤。到10日11時,新增失蹤車輛為一輛黃色柳五菱電力搶險微型麵包車,車上3人均棄車逃出。新報告失蹤人員6人均為當地九嶺鎮人。至此,江油盤江大橋垮塌事件確認失蹤車輛增至6輛,失蹤人員增至12人。 \n 江油市決定,在本輪強降雨結束前,對盤江上游境內所有橋樑全部封閉,採取多種措施妥善解決好群眾出行問題;待雨情、汛情緩解後,組織專業機構對上述橋樑全面進行檢測,做到達標一個通行一個。 \n 同時,綿陽立即在全市開展橋樑、道路安全大檢查,密切關注雨情、水情,對全市重點河流、水庫、塘堰、河谷低窪地帶、地質災害隱患點等重點區域嚴密防範、監控,及時疏散轉移人員,切實抓好防災避險和困難群眾的關愛工作,確保萬無一失。

  • 涪江遭錳礦汙染 百萬人水荒

     7月21日,大陸四川省涪江的綿陽、江油段遭到錳礦廢渣嚴重汙染。7月26日,官方才向市民公布水不能飲用,導致沿岸上百萬民眾陷入水荒,並掀起瘋狂搶水潮。 \n 據香港《東方日報》報導,這起汙染事件起因於阿壩州松潘縣小河鄉的四川岷江電解錳廠,因山洪爆發,尾礦庫電解錳尾礦渣沖進涪江中,導致綿陽江油、綿陽城區段水質氨、氮、錳超標。至今,汙染河段長度超過200公里。 \n 輿論質疑官方想隱瞞 \n 涪江是沿線城市主要取水源,在汙染發生5天之後,綿陽市政府才突然發出通告,呼籲民眾停用自來水。當地輿論質疑當局本來打算隱瞞事件,但因汙染程度遠遠超過預期才被迫曝光。 \n 綿陽市環保局局長馬道福表示:「汙染發生的地點位於松潘縣,距離綿陽城區較遠,形成的汙染團需要一定時間隨水流下移。洪水期間,由於水量較大,水環境容量較大,汙染物濃度未出現超標。且錳渣較水比重大,形成的汙染團比表層水流滯後,並且由於沿途武引水庫已開始蓄水,汙染團再次受阻。至25日洪水消退後,庫區內汙染團逐漸下洩,引起涪江武都段出現汙染物濃度逐漸升高的現象。」 \n 最快3天後恢復供水 \n 綿陽市人民政府副祕書長寇子勝通報說,7月26日中午12時,經環保部門監測確認涪江鐵路橋斷面發現錳和氨氮超標,超過國家標準的20倍以上。綿陽市環保局稱,估計綿陽市供水最快要3天後才能恢復。 \n 此次汙染事件使得江油、綿陽等地出現飲水困難。江油關閉第二水廠之後,只能依靠取源於平通河的城南水廠進行供水,但城南水廠的制水量只有4萬噸,而江油日常供水量為7萬噸,因此城南水廠的供水量不足以滿足市民用水的需求。 \n 由於用水緊缺,一些綿陽市民開始搶購成品水。綿陽市政府副祕書長寇子表示,綿陽市水務集團出動送水車為城區各居民點開始送水,保證居民正常生活。綿陽市商務局在原有9萬件庫存成品水外,27日又調進27萬件成品水保證市場供應。商務部門還要求大型賣場「晚關門,早開門」,以滿足市民需求。

  • 賑災款去炒房 三台縣撈很大

     大陸中央電視台揭發四川綿陽市三台縣,把中央下撥的九千萬元(人民幣,下同)賑災資金,將其中八千萬元給縣政府下轄的房地產企業作為增資之用,且無視河道開發禁令,將防洪堤壩範圍的河岸灘地出租獲利。 \n 大陸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廿八日的《縣城裡的大公司》專題,走訪三台縣於二○○七年完工的防洪工程,發現堤防範圍的涪江河岸,已蓋起大片建築。該區每遇涪江洪水便有嚴重災情,政府已有明令不能開發,因此引起附近居民的高度恐慌。 \n 調查河岸開發商山鑫房地產公司後,赫然發現山鑫並未取得水利、國土等相關部門的許可,三台縣防洪抗旱指揮部辦公室主任宋偉明也表示,「這些地方的建設,應該是違法的。」但山鑫負責人辯稱,以每畝一千元的價格,取得十年用地資格,而釋出河灘土地的就是三台縣政府成立的國有投資公司。 \n 經深入追查,這間○五年成立的國有宏達公司,○七年起就指定負責防洪堤外的國有河灘地開發,三台縣長趙飆、副縣長馮中兵,甚至於去年四月收到中央撥付的九千多萬重建專案資金後,下條子挪用其中八千萬替宏達增資一倍。宏達去年更賺進一億元利潤。 \n 前任三台縣委書記廖明,最近才傳出因貪污情節重大被「雙規」,而現任官員又不避諱的挪用重建資金,擴大未來災情規模,那麼下次涪江、凱江再次氾洪,到底該算是天災還是人禍呢?

  • 四川9000萬重建款 進國企口袋

     四川三台縣境涪江河道是嚴禁占用的河道,卻任意租給房地產企業開發,且資金竟來自應專款專用的災後重建專案資金,種種違法行為的背後,都有三台縣政府的影子;值得注意的是,違法經營的鉅額收益究竟流進誰的口袋? \n 大陸央視《焦點訪談》報導,據綿陽市三台縣民反映,有人在涪江河道裏修建大片建築,居民深以為憂。三台縣城區地處涪江、凱江交匯處,因地勢低窪一遇洪水即氾濫成災,1981年、1998年2兩次洪災,房屋倒塌2000多間,直接經濟損失9864萬元(人民幣,下同);縣府2006年8月修建防洪堤壩,投資約3000多萬元。 \n 堤壩內建餐館、遊樂場 \n 目前在防洪堤壩內建有餐館、茶座,還有一座規模不小的遊樂場,這些建築物伸進河道300、400米,幾乎占整個涪江河道寬度的一半。三台縣居民認為,在河灘上掙錢猶如刀口舔血。 \n 央視記者調查發現,開發商山鑫公司向國有投資公司宏達公司租地,租金1000元/畝,租約10年。宏達公司背後就是三台縣政府;宏達公司總經理李琿表示,公司是國有獨資公司,由國資委直接管理。 \n 宏達公司違規的不只這件事。工商檔案顯示,去年4月宏達公司辦理增資8000萬元,該台記者在審核表上發現一段備註:「曾建議該公司不宜將國撥資金直接用於增加註冊資本,公司再三堅持有領導簽字,有國資委文件及驗資報告,要求必須辦理。」顯示8000萬元來自大陸中央核撥的災後重建資金。 \n 巨資轉入縣府轄下公司 \n 工商局市場管理股股長劉德說,宏達公司是國有公司,壓力很大,「我們是一告知、二告知,三番五次他要這麼整,領導直接說交辦,不辦不行。」這筆巨資後來轉入巨集達公司,依工商註冊登記資料顯示,這家公司也屬於三台縣政府。 \n 據巨集達公司帳目顯示,這資金到帳10天後,宏達公司又透過內部轉帳方式,把資金全部打到其下屬的宏達土地房產開發有限公司。宏達公司去年生意紅紅火火,利潤豐厚。宏達公司財務部經理尹鳳瓊坦承,去年利潤有1億左右,屬於房產開發公司的也有幾千萬元利潤。

  • 長江洪峰破紀錄 萬源成孤島

     受連日暴雨影響,長江上游洪峰流量已超過1954年和1998年大洪水時的最高值,四川廣安出現160年以來的最大洪峰,擁有人口近57萬的四川萬源市頓時成為「孤島」,手機訊號全部中斷。 \n 17日晚至18日清晨,重災區萬源市6個鄉鎮降雨量達到200公釐,降雨量最大的太平鎮達到267公釐。特大暴雨導致萬源市山體坍方,武漢往四川、重慶方向的列車停運,並已造成5人死亡,21人失蹤,23人受傷,萬源市境內襄渝二線和國、省、縣道路也中斷,宛如「孤島」。 \n 積水6到10公尺深 \n 由於渠江上游巴河、州河流域普降暴雨,鄧小平的家鄉四川廣安市江廣安城區段19日下午2時出現洪峰,水位達237.7公尺,超警戒水位8.8公尺,據悉這是繼1847年以來,廣安出現的最大洪峰。截至19日0時,廣安市已轉移群眾14萬餘人次。 \n 據廣安市委宣傳部指出,從7月18日0時開始,渠江廣安區段水位陡漲,水位達13.1公尺,16時水位已陡漲至21.06公尺,超警戒水位3.56公尺,致使廣安區奎閣區成為「孤島」。至19日0時,超警戒水位6.5公尺。廣安市老城區2/3臨街建築物被洪水淹沒。 \n 嘉陵江洪峰襲重慶 \n 據四川廣安市防汛辦消息,由於渠江上游仍在降雨,19日上午11時至12時,最高洪峰(第5次洪峰)到達廣安。當地政府已出動流動廣播宣傳車不斷播送汛情預報,各個進水區的警戒線路口都有公安和消防官兵執勤。 \n 19日15時30分洪峰到達廣安,水位上漲到25.52公尺,超警戒水位9.02公尺。據悉,此時最大的洪峰水位還沒有到達。但廣安城北絕大部分區域已經被淹,所有街道已經進水,積水達到6─10公尺。 \n 長江水文局局長王俊18日指出,受強降雨影響,長江上游幹支流流量大幅增長,岷沱江、嘉陵江等河流來水快速增加,加上降雨仍將持續,預計長江上游洪峰流量接近7萬立方公尺/秒,將超過1998年大洪水時長江上游5萬多立方公尺/秒的洪峰流量。 \n 受四川境內渠江、涪江流域普降暴雨影響,19日上午,重慶嘉陵江流域最大洪峰通過重慶。 \n 重慶市潼南縣防汛辦公室表示,自17日22時以來,潼南縣部分場鎮和村社進水,初步估計有600多名群眾被困,崇龕鎮因通訊、道路中斷,人員被困情況不明。潼南縣已經緊急轉移群眾1.23萬人,目前暫時沒有人員傷亡的報告。 \n 此外,為了封堵洪水決口,7月18日早晨5點40分,位於南京浦口區的長江支流高旺河入江口附近河堤發生管湧,導致堤壩出現破口險情。武警江蘇總隊近1300名官兵、南京軍區某部官兵與駐地公安、消防、民兵等及時奔赴一線抗洪搶險,官兵在高旺河決堤處築起人墻。經過軍民一番奮戰,決口被成功封堵。 \n 小靈通 \n 98洪災 \n 1998年,長江上游一共出現了8次洪峰,爆發全流域大洪災,涉及省、市、自治區、直轄市29個,直接經濟損失2551億元人民幣,死亡4150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