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清華紫光的搜尋結果,共98

  • 曾放話買台積電、聯發科 紫光爆割肉小金雞 籌2840億急救

    曾放話買台積電、聯發科 紫光爆割肉小金雞 籌2840億急救

    被稱為大陸半導體國家隊的紫光集團,去年驚傳債務高達上千億元人民幣,陷入財務困境,彰顯大陸半導體自主化投資擴張無上限,獲利卻跟不上的大問題,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曾揚言入股台積電、買下聯發科的豪氣已經煙消雲散。日媒報導,紫光集團近期為了籌措資金,意圖出售紫光展銳10%持股,換算新台幣超過2840億元。 \n \n據《日經亞洲評論》報導,4名消息人士透露,意圖紫光集團出售旗下的IC設計商「紫光展銳」持股,讓紫光集團對展銳持股從當前38.5%降至約25%。紫光展銳為大陸第二大IC設計商,僅次於大陸設備巨頭華為的海思半導體。紫光集團若出售10%持股,可以讓展銳在IPO(首次公開發行)案後,更有大陸重點發展企業的獨立形象。 \n \n紫光集團於1993年在清華大學科技開發總公司基礎上成立,趙偉國於2010年接手紫光集團,並在2013年砸17.8億美元收購展訊通信,隔年以9.1億美元收購大陸IC設計廠銳迪科。截至目前為止,紫光集團投資事件62件,定向增發(類似海外的私募)就達35件,紫光展銳就是其中1家,該公司由展訊通信與銳迪科微電子合併而成。 \n \n紫光展銳目前也是紫光集團旗下估值最高的子公司,若依照此計畫,紫光集團將能籌資超過85億美元,甚至上百億美元,儘管市場已經有聯發科、高通積極搶市,所以該公司估值較謹慎應對。紫光展銳去年就打算在上海科創板IPO,但該構想目前被推遲,原因不明。 \n \n截至去年6月底,公司的有息債務總額高達1567億人民幣,當中1年內到期的債務占比約52%,債券融資基本集中在母公司清華控股層面,至於去年9月紫光2018年發行、2021年1月到期的10.5億美元公司債價格崩跌後,紫光集團財務危機正式引爆。 \n

  • 曾放話買台積電、聯發科 陸廠國家隊被「致命野心」害慘?

    曾放話買台積電、聯發科 陸廠國家隊被「致命野心」害慘?

    曾揚言入股台積電、買下聯發科的紫光集團,財務風暴愈演愈烈,多筆境內外債券陸續跳票引發交叉違約。身為紫光的大家長趙偉國,要如何拯救這家被認為是中國半導體國家代表隊的公司? \n11月初,身為紫光的大股東清華控股,親自派出董事長龍大偉進駐紫光,與原董事長趙偉國共同擔任聯席董事長,處理債務問題,企圖阻止紫光債務持續惡化。 \n然而,從11月中旬開始,紫光多筆發出的中國境內、境外債券,陸續傳出因無法支付利息被停牌、價格暴跌的消息,美元債甚至公告出現交叉違約的狀況,債務風暴完全沒有止歇的跡象。 \n紫光集團是中國最受矚目的半導體企業之一,擁有北京清華大學的校企背景,口號為布局「從芯到雲」,一向以大手筆併購著稱,旗下從IC設計公司、晶圓廠到雲端業務,甚至還有保險、燃氣等與主營業務並不相干的公司(詳見圖表),可看出趙偉國多角化經營的野心。 \n根據中國廣發證券統計,截至今年11月中旬為止,紫光集團境內未償債券餘額共187.46億人民幣,未償美元債共24.5億美元。廣發證券在報告中如此分析:「紫光集團違約的主要原因,在於母公司融資為高溢價併購輸血,且過度依賴債券融資」。 \n自從去年開始,紫光發債不順,就連想將收購而來法國晶片公司Linxens灌進旗下的上市公司紫光國微,也遭到中國證監會否決。債台高築的紫光,距離步入另一校企——北大方正集團破產重整的後塵,似乎僅一步之遙。 \n話雖如此,檢視紫光集團會不會倒,可先來看中國科技產業發展的大戰略。 \n首先,因為美國全力摒除打壓中國發展高科技的實力,中國更堅定「拚技術自主」的意志,由此照理來講,紫光集團的半導體業DNA正站在中國亟欲發展的方向上。 \n再來,自趙偉國打造的半導體王國以來,畢竟仍有養出一些具有競爭力的企業。紫光一旦真的走上重整之路,這些公司最有機會繼續存活,不至於消滅殆盡。 \n先求套現 推旗下公司上市 \n再來就看政府是否給力 \n攤開紫光集團轉投資,以長江存儲為例,在多年努力下來,透過獨家技術躋身國際3D NAND(快閃記憶體)研發的前段班。而紫光展銳目前是全球第三大獨立手機晶片設計公司,在中低階手機晶片領域,擁有自己的一片天,據稱明年將在上海科創板掛牌。 \n實際上,一手搭建起紫光帝國的趙偉國,從今年起即積極轉讓旗下資產,有意推動旗下公司透過上市的方式,籌措現金。九月時,中國媒體就報導紫光集團已經成立資產上市部門,點名未來有望上市的資產,包括收購法國Linxens的紫光聯盛、前身是德國DRAM公司奇夢達設計部門的西安紫光國芯、聚焦安防業務的紫光華智等,都是未來潛在推動上市的標的。一旦這些計畫能成功推進資本市場,紫光不僅可以釋股套現,也能增長整體市值,財務壓力或可稍減。 \n對於紫光未來會怎麼走,微驅科技總經理吳金榮也有其觀察。他認為,紫光旗下長江存儲、武漢新芯等晶圓廠,屬於資本密集,最是燒錢;接下來關注重點,就是要看紫光債權人、政府的動作,「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看政府願不願意安撫債權人不要推動破產重整,並且願意給紫光另外的擔保。」 \n2018年,趙偉國曾面臨退出多家重要子公司代表人的「逼宮」,之後開始轉趨低調。關注紫光狀況的中國金融界人士指出,紫光此次債券違約可能與趙偉國投資房地產失利有關,「成都、東莞、天津拿地以後都未能銷售。(紫光)跑太快了,遇上政府調控房地產。」該人士直言,現在情況恐怕超出趙偉國可控制範圍。 \n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52期)

  • 紫光頻爆雷 境外美元債違約

    紫光頻爆雷 境外美元債違約

     受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拖累,儘管大陸經濟正從疫後慢慢復甦,可是對部分企業來說,債務問題卻可能成為企業倒閉的最後一根稻草。曾揚言要買下台積電的大陸紫光集團近來可說屋漏偏逢連夜雨,一個月前才爆發企業債違約事件,現在連美元債也出現無法兌付窘境,顯然當年的豪氣,如今已變成企業債頻頻爆雷的落水狗。 \n 路透報導,紫光的財務問題日益嚴重,這次恐怕不易過關。在紫光集團首次爆發境內債券違約不到一個月後,10日再度傳出紫光系境外美元債也宣告違約。 \n 面臨流動性問題 \n 紫光國際9日晚間公告指出,無法兌付10日到期4.5億美元債本息。紫光芯盛表示,若上述美元債違約,將觸發其發行的20億美元的交叉違約。 \n 紫光國際指出,發行人和擔保人正在研究各種防範來解決當前面臨的流動性問題。紫光芯盛說,公司美元債自11月18日下午開始暫停交易,停牌仍將持續。紫光國際發行的4.5億美元債票息6.0%,由紫光集團旗下Tsinghua International提供擔保。 \n 紫光芯盛發行的美元債有三檔共計20億美元,由紫光集團背書擔保,包括2021年1月31日到期的10.5億美元債、2023年1月31日到期的7.5億美元債和2028年1月31日到期的2億美元債。評等機構中誠信國際關注到,紫光公司本部境內公開存續債券未設置交叉違約條款,但此次違約或將觸發部分其他有息債務交叉違約,會進一步加劇該公司外部融資環境惡化、削弱其流動性,後續債券兌付存在很大不確定因此,中誠信國際決定將紫光集團有限公司主體信用等級由AA調降至BBB,並繼續列入可能降級的觀察名單。 \n 改善經營管理機制 \n 截至2020年半年度,紫光集團有息債務中一年以內到期有息債務金額為814.28億元(人民幣,下同),占比51.97%,一年以上到期有息債務金額為752.63億元,占比48.03%。 \n 除了積極籌措資金,紫光集團及股東也在試圖從治理結構上來解決問題。該公司表示,清華控股宣布進一步加強該集團公司治理,改善董事會和經營管理機制,同時引入專門經營團隊,積極穩妥化解經營風險,實現產業戰略發展。

  • 中國新視野-校辦企業遇凜冬

     大陸近期債市爆雷不斷,尤讓市場惶惶不安的,是違約主體竟包含一流高校的校辦企業,一時之間名校光環蒙塵,高校在企業經營和教育經營上如何切割轉型,成為校辦企業迫在眉睫的改革難題。 \n 校辦企業原則上指的是學校創辦或控股的企業,在大陸有其獨特的發展背景,主要源於80~90年代因教育經費不足而著力推動的校企創辦浪潮,名校可借此將實驗室成果變現。由於大陸高校皆屬公辦國營,因此校辦企業普遍也被視為國企。 \n 目前大陸較有名的校辦企業當屬北大方正、清華同方、科大訊飛、復旦復華、浙大網新等。其中,規模最大的北大方正和清華同方旗下還有多家上市主體,如清華同方下屬的紫光股份、紫光國芯等,也都同享國企光環。 \n 不過,自2019年底校辦企業龍頭北大方正驚爆債券違約後,才讓市場警覺校辦企業可能存在更多的「偽國企」成分,北大方正自此進入漫長的重整程序,截至2020年11月,仍有高達人民幣(下同)1,400億元左右債務等待償還。 \n 北大方正還在痛苦的償債過程,這廂清華紫光也爆雷了。2020年10月29日,紫光公告到期的永續債不行使回購權,等於坐實資金出現問題的傳言。緊接著11月10日,紫光求助聯貸銀行盼展延到期債券未獲准;11月16日確認違約。前幾年瘋狂併購的紫光,此刻也宣告走下「神壇」。 \n 探究北大方正和清華紫光的折戟歷程,頗有相似之處。公開資料顯示,方正集團為擴大規模,加速舉債和跨界收購,2016年起業績就開始承壓。截至2019年9月底,整個方正集團負債高達3,030億元,負債率高達83%,這也是方正爆發兌付危機的重要原因之一。 \n 清華紫光的情況也很類似。在17億美元收購展訊、9億美元收購銳迪科、25億美元收購新華三、38億美元入股美國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6億美元收購力成後,紫光一度在半導體業呼風喚雨。但從財報來看,扣除政府補助及投資收益等非經常性損益後,紫光集團的主營業務實則連續多年虧損。 \n 市場人士認為,清華系校企本就不是真正市場化的企業,投資、經營皆未全然符合市場規律。在此情況下,無論背景多強大,企業經營若一味粗放式管理未注意風控,只想透過併購收購等方式掩蓋問題,爆雷只是時間早晚。 \n 此外,諸多校辦企業自身也存在管理混亂、產權不清晰、人事關係複雜、科技轉化動力不足、改革意願不強、套取國家經費等「偽國企」問題,先前中共中央巡視校辦企業時也曾有所提及。 \n 校企爆雷殷鑑不遠,其他校辦企業也在尋思改革之路。部分學校選擇將旗下企業轉讓給地方政府接手,如復旦復華宣布將控制權無償轉讓給上海奉賢區國資委、山東大學旗下企業山大華特的實際控制人則變更為山東省國資委。西安交大則是壯士斷腕,將旗下十家連年虧損企業一口氣全都出售。 \n 事實上,校辦企業也並非全數走到一敗塗地。很多校辦企業多年前就開始實行改制,如浙江民營企業代表娃哈哈集團,最早是創辦人宗慶后改制一家校辦企業而來;而聯想集團的前身其實是中科院的企業改制而成。因此校辦企業的出身必非原罪,經營方向是否跟上市場化的節奏才是關鍵。 \n 從另一角度來說,不論校辦企業的痛苦改革是否成功,對投資者也是敲響反思警鐘。首先是不該一廂情願期望「子債母償」。尤其從法律層面來說,子公司和母公司本是兩個獨立法律主體,除非債券專案由母公司擔保,否則本來就不應指望母公司償還子公司債務。 \n 其次是回歸投資理性。由過往看到國企就盲目進場的「信仰投資」轉為「專業投資」。簡單來說,就是從發債主體的資產品質、操作槓桿高低、現金流是否充足、經營情況等方面作市場化判斷。

  • 紫光24.5億美元債 交易喊卡

    紫光24.5億美元債 交易喊卡

     大陸半導體業巨頭紫光集團的財務危機雪球愈滾愈大。繼日前私募債確認違約後,紫光系其他在市場的存續債券繼續暴跌,紫光集團18日緊急在港交所公告四檔美元債暫停交易以止血,總規模達24.5億美元。 \n 路透報導,紫光集團旗下紫光芯盛和紫光集團國際兩家公司18日公告,其各自發行的美元債自11月18日下午1時起在香港交易所暫停交易,主要是受到16日紫光一筆人民幣(下同)13億元私募債出現實質違約的影響。 \n 其中,紫光芯盛發行的美元債有三檔共計20億美元,分別於2021年1月31日、2023年1月31日及2028年1月31日到期。自10月底紫光傳出可能違約的消息後,上述三檔美元債的價格與紫光其他國內債券同步出現大跌。另外,紫光國際發行的2020年到期的4.5億美元債,也基於同樣的原因,18日下午起在港交所暫停交易。 \n 紫光財務問題至今未決,外界憂心其他的存續債券恐同樣無法兌付,造成連續違約。據統計,至2021年1月底前,紫光到期的境內公司債達2.95億元,另外還有合計15檔的美元債,包含上述紫光國際2020年底到期的4.5億美元債、紫光芯盛2021年1月底到期的10.5億美元債。 \n 新浪財經引述國盛證券債券分析師楊業偉分析,紫光的問題在於前幾年的大舉併購導致負債過高,現金儲備有限,致使償債能力弱。根據紫光財報,截至2020年9月末,該集團總債務高達527.81億元,其中短期債務328.16億元,而貨幣資金為40.02億元,短期償債壓力巨大。 \n 紫光集團目前存續債券規模仍然不小。Wind數據顯示,該公司目前存續債券約164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債券的規模超過60億元。 \n 紫光近年跟進大陸發展半導體產業的風口,重金投入紫光展銳、紫光國微、長江存儲等企業,在大陸國內的晶片設計、製造相關領域具有一定優勢。不過近期大陸半導體產業屢傳爆雷,企業只能把希望放在政府接盤。 \n 但以紫光來說,儘管11月初北京市政府及紫光集團母公司清華控股傳出曾派員前往瞭解財務情況,至今卻未公布實質性救助措施,紫光前景讓市場惶惶不安。

  • 工商社論》關注近期中國大陸企業債風險

    工商社論》關注近期中國大陸企業債風險

     時序逐漸逼近年底,年關之前的企業資金調度壓力提早湧現,中國大陸的企業違約案例陸續爆發,加上螞蟻科技新股上市被緊急喊停,從北京到上海,深圳到香港的金融市場都籠罩在低氣壓下,蠢蠢欲動的中國債務風暴,再度考驗中國金融監管單位控制市場風險的能力,讓我們必須提高警覺,逐日緊盯中國債務風暴的變化。 \n 11月以來,紫光集團發行的企業債券連番暴跌,光是在上周五的11月13日,一九紫光01、一九紫光02、一八紫光04三檔債券,分別大跌7.47%、20.01%、以及16.96%,紫光的債券在此之前已經連續多日暴跌,甚至停牌交易,旗下的A股上市股票也連番暴跌,紫光國微上周累計跌幅18%,紫光股份累計跌10%。 \n 紫光集團的債務危機並非始自今日,經過超過兩年的整改、更換經營團隊、財務重組,都無法扭轉頹勢,到今年9月的股東權益已經是負數,卻背負高達人民幣527.81億元的鉅額負債。這家由清華大學控股,一度頂著中央領導階層的光環,以狼性作風全面收購大陸半導體企業的高科技龍頭集團,已經走到生死交替的關卡了。 \n 台灣對於紫光集團前任董事長趙偉國記憶猶新,2015年10月至12月,短短一個半月趙偉國就在台灣花掉900億元,入主力成、矽品、南茂等三家半導體封測公司各25%的股權。後來趙偉國砸重金投入紫光展銳、紫光國微、長江存儲等企業,卻很快露出馬腳,最終遭到撤換,紫光的半導體帝國也快速崩壞。 \n 紫光集團的債務危機不是個案,11月10日,河南國營企業永煤集團發出公告,因為「流動資金緊張」,今年2月12日才發行的「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繳納足額兌付資金,構成實質違約,河南永煤的公司債越發越短、利率越發越高,這檔違約債券期限僅有270天、發行時利率4.39%,金額僅有人民幣10億元,卻依然周轉失靈。 \n 在河南永煤之前,遼寧省的龍頭國企華晨汽車集團也爆發債務危機,華晨曾經是BMW與中國車廠合資的焦點企業,但是近年BMW逐漸取回主導權,華晨品牌的汽車市占率則不斷下滑,財務危機已經難以避免,今年10月華晨的10億元企業債「17華汽05」到期發生違約,遼寧省政府介入進行企業重組,試圖維繫這家重要國企的生命。 \n 在此之前,被稱為中國負債王的地產龍頭中國恆大也傳出驚人的債務重組事件,9月底的一封似乎刻意被曝光的內部文件,揭露中國恆大可能引爆中國債務風暴的內幕,雖然公司立即發訊息否認,卻被外界認為恆大藉此操作來迫使北京中央領導出面解決問題。中國恆大集團背負高達1230億美元、約新台幣3.6兆元的巨額債務,是全世界負債金額最高的地產開發商,訊息曝光後,驚動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出面主持會議,討論化解恆大債務危機的方案。 \n 照理說,今年全球央行狂印鈔票,充沛的資金與財政補貼更提供了企業不會倒閉的底線防護。中國人民銀行不只採行極為寬鬆的資金政策,對於化解金融市場隱患、確保金融市場不致爆發重大風險的操作也做得滴水不漏,但是中國今年至10月底仍然有109支債券發生違約,累計金額人民幣1,260.83億元。 \n 今年公司債違約的總數與金額,與去年相較並沒有明顯的增加,只是今年倒債不乏能見度極高的明星企業,例如2月發生北大方正集團重整,一次就倒掉23支債券;接著有中信國安、東旭集團、泰禾集團等,違約金額都在人民幣50億元以上,外加中國城建、南京建工等24家金額在人民幣50至100億元的事件,這些都是過往想像不到的大型國企。 \n 中國人民銀行與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管理局聯手,在螞蟻科技新股上市之前祭出小額信貸管理辦法,強調科技公司的金融行為必須納入監管,避免造成整體性的金融風險,其實,中國金融系統性風險最大的病灶,還是在金額高、風險集中、且背後有不同政治力量介入的國企倒閉。 \n 例如背負巨債的清華紫光集團,在本周即將面臨連續的海內外債券到期,估計北京市政府將會責成北京銀行伸手救援,連續多年每年超過人民幣一千億元的倒債,絕大多數都由各級銀行承受,最終靠著人民銀行不斷調降利率、釋放巨額資金來維持流動性。但是金融風險只是被堆積到銀行帳上,猶如越築越高的黃河河堤,堤內的洪水仍然波濤洶湧,有識者只要看中國恆大所發行的美元債在過去兩個月上沖下洗的打擺子走勢,就知道市場只是不斷在積累投機風險。 \n 當然,肩負中國金融市場安定最終責任的人民銀行,未來一個月必然再度使用各種工具,釋出鉅額流動性,甚至繼續調降存款準備率,來協助銀行取得資金,挹注給難以度過年關的週轉不靈企業,我們持續關注中國債務風險繼續升高的現象,台灣的金融機構也應該趁機快速調降相對應的風險,避免被捲入倒債風暴。

  • 紫光私募債違約 遭降評

    紫光私募債違約 遭降評

     紫光集團一筆16日到期的人民幣(下同)13億元私募債已確定違約,其他存續債券全都暴跌,紫光美元債17日更創下歷史新低。 \n 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已將紫光集團主體信用等級由AA大幅下調至BBB,提醒投資人關注後續恐將觸發其他債券的交叉違約。 \n 新浪財經報導,紫光申請延後支付本息的「17紫光PPN005」債券,16日正式公告展期方案無效,因未能兌付本息,該筆債券確定違約。紫光2021年1月到期的美元債率先受到波及,買價創下紀錄最低。紫光控股股東清華控股發行的公司債也一度大跌逾10%,隨後跌幅略有收窄。 \n 報導引述業內人士分析,隨著紫光債務問題進一步發酵,未來債券兌付壓力將加劇。據Wind資料,目前紫光集團存量債券共計11檔,餘額達164.46億元,其中,「18紫光04」規模最大,當前餘額為50億元。 \n 中誠信國際公告,將紫光集團主體信用等級由AA調降至BBB,並強調此次違約或將觸發部分其他有息債務的交叉違約,將進一步加劇公司外部融資環境惡化、削弱其流動性,後續債券兌付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n 對於大陸近期多檔企業信用債先後出現違約,大陸官方趕緊出面滅火、安撫市場。發改委發言人孟瑋17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2020年累計違約率處於公司信用類債券的最低水準,將密切關注特定個案的風險隱患。 \n 孟瑋指出,在應對債務風險以及違約處置方面,發改委接下來將著重三大重點:一是加強監管,防範化解企業債券風險。二是強化協同,加強資訊披露,推動債券市場披露規則統一。三是抓早抓小,建立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的風險防控體系,儘早處置風險。

  • 《大陸產業》路透:紫光集團債券違約 遭降評

    路透引述三名消息人士指稱,由政府支持參與科技競爭的紫光集團,該集團拖欠人民幣13億元的債券,同時幾家國有企業的違約行為擾亂的中國債券市場。 \n 清華大學的全資子公司紫光集團,周一遭信用評級下調,預計將削弱該集團的財務健康。 \n 據消息人士指出,紫光集團在延長還款期限的提議,未能獲得債券持有人的支持後,出現違約情形。 \n 中誠信(Chengxin International)國際信用評級公司將紫光的信評從AA降到BBB,該機構表示,該事件可能造成交叉違約,扼殺該公司融資,壓縮其流動性。 \n \n 在違約之前,紫光的債券價格已經大幅下滑。 \n 周二紫光集團母公司清華控股債券價格大跌超過14%,為在上海交易所表現最差的債券。 \n \n

  • 陸企5年前誇口「買下台灣所有半導體廠」現怎樣了?謝金河曝驚人變化

    陸企5年前誇口「買下台灣所有半導體廠」現怎樣了?謝金河曝驚人變化

    大陸近年傾全國之力發展半導體產業,但同時卻也不斷傳出晶企投資爛尾、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中芯國際第3大股東、大陸最大半導體集團的紫光驚傳債務高達1567億人民幣(約台幣6832億元),陷入財務困窘的局面。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表示,紫光的大夢不到5年就醒了。 \n \n 根據《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在美中關係惡化背景下,大陸最高學府清華大學科技開發總部改組的紫光集團,重金投入半導體發展。但根據紫光集團的半年度報告,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的有息債務總額高達1567億人民幣(約台幣6832億元),當中一年內到期的債務占比約52%,且債券融資基本集中在母公司清華控股層面。 \n \n  外媒REDD報導,北京市政府和紫光集團的控股股東清華控股11日已派員前往紫光集團調研瞭解其財務情況,且該評估小組成員是由北京市副市長殷勇所指派。報導還稱,北京市政府已選派清華控股董事長龍大偉為紫光集團新的執行董事長人選,這個小組同時向有國企債務重組經驗的金杜律師事務所徵求意見。不過紫光集團和清華控股對此未予置評。Wind資料顯示,紫光集團當前債務餘額仍有177.46億元,1年內到期債務73.96億元。 \n \n 謝金河14日在臉書貼文直言,如果如果把總負債2187.46億人民幣,負債比率73.46%,而紫光股價從139.5元人民幣跌至22人民幣,市值只剩下458億人民幣,紫光的未來看起來不是很妙。 \n \n 這讓他想起,2015年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來台的一段往事。趙偉國先批評台灣的半導體不對大陸開放是死路一條,他說大陸想送錢給台灣,台灣居然這麼恐慌?接著他張開併購大網,一是先併矽品,日月光,那個時候力成,南茂幾乎要選邊站。接著他看上聯發科,他認為把展訊,銳迪科併在一起,立即可以超越高通! \n \n 「趙偉國愈說愈狂,最後說要買台積電!」。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還親自回他:「怕你買不起」。趙偉國頻頻畫大餅,說大話,那個時候的郭先生也忍不住批評他是炒股的投資者。 \n \n 謝金河說,2015年是台灣半導體產業最脆弱的一年,那個時候,Dram風聲鶴唳,倒閉事件頻傳,力晶半導體,爾必達,茂德都不支,台灣正興起整併潮,趙偉國此時兵臨城下,很多業者都給政府施加壓力,連蔡明介都差點信心動搖,媒體也質疑台積電一家公司要對抗整個行業,能撐多久。 \n \n 謝金河說,當年趙偉國來台,《今周刊》有去專訪他,並深入做了報導,趙偉國也邀請自己去中關村看看。「這段歷歷在目的往事,只有短短5年,台灣挺住了,想想這5年台積電,聯發科進化了多少?紫光發豪語要買下台灣所有半導體廠,今安在?」。

  • 紫光集團存續債崩跌 傳北京介入債務處理

     大陸最大半導體企業紫光集團財務吃緊情況未見改善,其多檔存續債12日不僅持續下挫,盤中更兩度「熔斷」,宣告臨時停牌。由於情況嚴峻,市場傳出北京市政府已派員調研、介入解決其債務問題,甚至已選派新的董事長人選。 \n 華爾街見聞報導,紫光集團一筆人民幣(下同)10億元信託貸款即將到期,近日申請展延兩年卻未獲批准,有可能惡化為債務違約。不僅如此,紫光在15日還有一筆13億元債券到期兌付,情況恐雪上加霜。 \n 受此消息影響,近日「跌跌不休」的多檔紫光存續債12日繼續下跌,盤中更二度臨時停牌,反映出了市場對紫光集團債務問題的擔憂。 \n 外媒REDD報導,北京市政府和紫光集團的控股股東清華控股11日已派員前往紫光集團調研瞭解其財務情況,且該評估小組成員是由北京市副市長殷勇所指派。報導還稱,北京市政府已選派清華控股董事長龍大偉為紫光集團新的執行董事長人選,這個小組同時向有國企債務重組經驗的金杜律師事務所徵求意見。不過紫光集團和清華控股對此未予置評。Wind資料顯示,紫光集團當前債務餘額仍有177.46億元,1年內到期債務73.96億元。

  • 政府撒手? 晶片熱過頭 陸半導體龍頭爆負債近7000億

    政府撒手? 晶片熱過頭 陸半導體龍頭爆負債近7000億

    大陸傾全國之力發展半導體,同時卻也不斷傳來晶企投資爛尾、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中芯國際第3大股東、大陸最大半導體集團的紫光集團驚傳債務高達1567億人民幣(約台幣6832億元),上月底紫光不贖回境內永續債,近期又有信託貸款擬延期惟遭銀行否決,市場質疑紫光還款能力,對政府出手援救缺乏信心,導致紫光系債券多日暴跌,債券評級或下調,也拖累紫光同系上市公司股價。 \n根據《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在美中關係惡化背景下,大陸最高學府清華大學科技開發總部改組的紫光集團,重金投入半導體發展,旗下紫光展銳、紫光國微及長江存儲等公司在國內晶片設計、製造相關領域具有一定優勢,部分投資者因此長期存在政府救助的博弈心態。 \n報導指出,紫光集團11月15日有13億元私募債「17紫光PPN005」面臨兌付,明年1月底前有兩隻共計約15億美元的境外債券及存續餘額2.95億元的境內公司債到期。 \n紫光集團旗下有6家上市公司,包括2家港股及4家A股,分別為中芯國際、芯成科技、紫光股份、文一科技、紫光學大、紫光國微。紫光集團10月29日宣布放棄贖回到期的永續債「15紫光PPN006」,拖累債股齊跌,債券評級機構中誠信近日將紫光AAA的主體信用等級,以及一些AAA的債項信用等級列入可能降級的觀察名單。 \n根據《REDD》報導,近期大陸國務院、北京市政府及紫光集團母公司清華控股均對紫光集團的財務狀況予以關注。不過,目前市場尚未見到官方採取實質性救助行動的信息披露,即將到期PPN兌付情況,將成為市場觀察紫光能否獲得救助,救助力度如何的重要參考。 \n由於半導體行業前期研發投入規模大、周期長,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於2018年曾表示,未來10年投入1000億美元製造晶片,使用包括債券在內的債權融資用於擴張,也埋下巨大的風險。 \n根據紫光集團的半年度報告,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的有息債務總額高達1567億人民幣(約台幣6832億元),當中一年內到期的債務占比約52%,且債券融資基本集中在母公司清華控股層面。 \n

  • 紫光集團遭財務評估 3檔存續債跌逾3成

    市場傳出北京市政府和清華控股評估紫光集團財務情況,紫光集團3檔存續債「19紫光01」、「19紫光02」、「18紫光04」重挫,跌幅均逾30%,盤中二度臨時停牌。 \nREDD報道,北京市政府和紫光集團的控股股東清華控股11日派出由北京市副市長殷勇領導的小組評估紫光集團的財務情況。報道稱,北京市政府選派清華控股董事長龍大偉為紫光集團新的執行董事長人選,這個小組同時正向有國企債務重組經驗的金杜律師事務所徵求意見。 \n而在3天後,紫光集團還有人民幣(下同)13億元債券到期兌付,「17紫光PPN005」將於11月15日到期,市場擔憂紫光現金流。 \n華爾街見聞引述南京證券分析師楊浩此前說法稱,紫光集團評等被列入降級觀察名單後,可能會有更多投資者出庫、低價拋售。今年紫光在引入投資者方面的進展不及市場預期,而近期不贖回永續債也顯示公司承壓,下一步重點要觀察其能否獲得政府方面的支持。

  • 繼武漢弘芯後 陸半導體國家隊也爆財務危機

    繼武漢弘芯後 陸半導體國家隊也爆財務危機

    繼武漢弘芯半導體後,紫光集團也傳出財務危機,多家債權銀行擬成立債委會,儘管消息遭到紫光否認,但業界認為,從半年報的現金流量和負債來看,該公司的確面臨極大的償債壓力。 \n綜合外媒報導,紫光集團的前身爲清華紫光,是得到大陸政府重點支持的半導體公司之一,該集團近期卻傳出債務危機,償債壓力大增。對此,紫光集團發布聲明指出,關於債權銀行將成立債委會為市場傳言,並強調各期債務都正常按期兌付,整體經營穩定,營運業務發展良好。 \n報導指出,儘管紫光集團並未如市場傳言成立銀行業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其仍然面臨著沈重的債務壓力。據了解,該集團目前在大陸境內的存量債券共有17檔,規模高達224億元人民幣(下同),償債高峰集中在今年底;該集團的短期借款327億元,較去年底大增51億元;長期借款478億元,較去年底增加100億元。 \n此外,紫光公布的財報也顯示,該集團上半年的虧損金額擴大至33.8億元,上半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竟由去年同期的94.11億元,轉為淨流出的41.64億元。 \n

  • 《大陸產業》杭州蕭山偕清華紫光,斥50億人幣攻數字經濟

    據經濟參考報報導,杭州蕭山區政府與紫光集團1月29日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紫光旗下新華三集團將在蕭山打造數字經濟產教融合基地,紫光旗下恆越公司將在蕭山設立自主可控實驗室及數字化產品研發生產基地。兩個項目總投資額50億元(人民幣,下同),建成後將成為高端製造百億級企業,5年內營收達500億元。 \n \n 根據協議,紫光集團兩大項目落戶蕭山。其中,紫光旗下新華三集團在蕭山打造數字經濟產教融合基地,設立杭州電子科技大學新華三學院、人工智慧研究院、5G研發中心、物聯網研發中心,陸續投入高端研發人員至數千人,從事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前沿技術研究和開發,打造大陸領先並在全球具有競爭力的創新應用;紫光旗下紫光恆越公司在蕭山設立自主可控實驗室及數字化產品研發生產基地項目,打造工業4.0樣板的「智慧標竿工廠」。 \n \n

  • 紫光集團引國資 深投控股攔胡

    紫光集團引國資 深投控股攔胡

     大陸半導體產業指標企業紫光集團引入國資股東計畫出現重大轉折,深圳市投資控股公司(深投控)中途搶婚,取代蘇州高新以及海南聯合,25日與紫光集團共同簽署《合作框架協定》,清華控股擬向深投控轉讓紫光集團36%股權,並實際入主紫光集團,與清華控股聯合握有紫光控制權。 \n 紫光系復牌股價大漲 \n 深投控是深圳市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全資子公司,也是「深圳數百億元馳援上市公司」的執行單位之一,這次股權轉讓完成後,清華控股持有紫光集團15%股權;深投控將持36%股權,深投控將聯合清華成為紫光控股股東,這項入主案也顯示,除了為深圳在地民企化解股權質押危機外,深投控還盯上其他省市的優質上市公司。 \n 紫光集團旗下3家上市公司也在26日恢復交易,紫光國微(002049-SZ)、紫光股份(000938-SZ)分別收漲2.13%、2.90%; 紫光學大(000526-SZ)更以漲停板作收。 \n 據清華控股網站資料,其是清華大學在整合清華產業的基礎上,經國務院批准,出資設立的國有獨資有限責任公司,2003年9月成立,註冊資本25億元(人民幣,下同)。清華控股位居2018年中國企業500強第137位,研發強度位居2018年中國企業500強第3位。 \n 紫光集團網站資料指出,紫光集團是清華大學旗下的高科技企業。在國家戰略引導下,紫光集團以「自主創新加國際合作」為「雙輪驅動」,形成以積體電路為主導,從「芯」到「雲」的高科技產業生態鏈。 \n 清華釋股因校企改革 \n 目前,紫光集團是全球第3大手機晶片企業,排在高通和聯發科之後。2016年開始,紫光相繼在武漢、南京、成都開工建設總投資額近1000億美元的存儲晶片與記憶體製造工廠,開啟紫光在晶片製造產業10年1000億美元的宏大布局。 \n 紫光集團之前只有兩個股東,一個是清華控股持股51%,另一個是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個人控制的北京健坤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49%。 \n 據澎湃新聞報導,清華控股減持紫光集團的背景之一,是校企改革。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2次會議通過了《高等學校所屬企業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要求對高校所屬企業進行全面清理規範,理清產權和責任關係,分類實施改革工作,促進高校集中精力辦學、實現內涵式發展。而除了紫光集團外,清華大學的另一個企業啟迪控股也在發生股權重組。

  • 清華控股擬向深投控轉讓紫光集團36%股權

    紫光國微、紫光股份25日晚均發佈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清華控股擬對紫光集團部分股權轉讓方案進行重大調整。 \n 新浪財經報導,25日,清華控股與深圳市國資委全資子公司深投控及紫光集團共同簽署《合作框架協定》,擬向深投控轉讓紫光集團36%股權,並擬約定在本次股權轉讓完成後由清華控股和深投控一致行動或作出類似安排,達到將紫光集團納入深投控合併報表範圍的條件,以實現深投控對紫光集團的實際控制。 \n目前停牌的紫光國微、紫光股份股票,自26日起復牌。

  • 紫光併購大業還能繼續嗎?

     位於北京清華大學的紫光集團,近期完成股權變更,持有紫光集團51%股份的清華控股,分別轉讓其所持有紫光集團30%、6%的股權給高鐵新城及海南聯合。清華控股將不再是紫光集團最大的控股股東,清華控股、高鐵新城、海南聯合三方將對紫光集團實施共同的控制,對原先紫光集團的併購策略是否形成制約耐人尋味。尤甚,歐美及南韓等國際大廠也正磨刀霍霍,積極向大陸政府施壓解除非關稅貿易的阻礙,企圖開放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市場,並有意圖地抑制大陸參與全球性標準的制訂。 \n 2009年,清華控股決定引入清華校友趙偉國旗下的北京健坤投資集團,成為紫光集團49%的股東,清華控股持股比例減低至51%,在北京中關村打滾多年的趙偉國,將企業家精神的精髓注入到紫光集團,開啟紫光集團在半導體產業的併購大業。目前紫光集團旗下企業分為芯、雲產業,依循著「從芯到雲」的發展策略。 \n 紫光集團董市長趙偉國認為中國半導體產業業已落後先進國家太遠,想完全靠自身的技術累積去追趕,幾乎已無不可能,而採用併購的策略可發揮市場和資本的作用,縮短中國與先進半導體國家的先天差距。2014年英特爾公司以15億美元入股紫光集團旗下的控股公司,同時也投資紫光旗下的展訊與銳迪科,持股比例約為20%,展訊同時獲得英特爾x86架構的授權,可以開發與銷售相關產品,展訊由原先的主打中低階產品的策略,轉往中高階產品發展。此外,紫光集團亦斥資37.75億美元入股美國「西部數據」之15%股權,成為西部數據最大股東,紫光集團的併購策略在全球半導體市場行情看俏。 \n 紫光曾向大陸當局大力呼籲,企圖向台灣施壓開放晶片業,各種併購聯發科的傳聞不斷。2015年紫光曾強力入股台灣封測大廠力成,並接連入股台灣封測大廠矽品、南茂,分別成為第一大、第二大股東,震撼台灣半導體界,也引發台灣產官學研針對紫光的收購與合併進行連番辯論。贊成者認為紫光是中國的國家隊,台灣半導體大廠協助紫光等於控制大陸市場,若不跟紫光合作等於失去中國市場;反對者則認為併購台廠形同引清兵入關,忽略IC設計產業對台灣整體競爭力的敏感性。半導體首重發展核心技術,業界不乏批評紫光模式,但無意義的海外併購策略,反而引起歐美國家限制大陸半導體業界的海外投資活動。 \n 紫光集團仍以手機晶片占有率全球第一為目標,在大陸國家半導體產業基金的支持下,展訊以低毛利的價格競爭策略,搶奪市占率,競爭對手高通、聯發科都認為紫光儼然已成為極大的威脅。然而,併購策略及低價策略若無助於核心技術的掌握,股權重新變更的紫光集團,在專利數量、技術人才、研發皆落後於其競爭對手的困境下,能否夠達到半導體界的全球領先標準,仍有待時間來驗證。 \n (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 林士清》紫光併購大業還能繼續嗎?

    位於北京清華大學的紫光集團,近期完成股權變更,持有紫光集團51%股份的清華控股,分別轉讓其所持有紫光集團30%、6%的股權給高鐵新城及海南聯合。清華控股將不再是紫光集團最大的控股股東,清華控股、高鐵新城、海南聯合三方將對紫光集團實施共同的控制,對原先紫光集團的併購策略是否形成制約耐人尋味。尤甚,歐美及南韓等國際大廠也正磨刀霍霍,積極向大陸政府施壓解除非關稅貿易的阻礙,企圖開放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市場,並有意圖地抑制大陸參與全球性標準的制訂。 \n2009年,清華控股決定引入清華校友趙偉國旗下的北京健坤投資集團,成為紫光集團49%的股東,清華控股持股比例減低至51%,在北京中關村打滾多年的趙偉國,將企業家精神的精髓注入到紫光集團,開啟紫光集團在半導體產業的併購大業。目前紫光集團旗下企業分為芯、雲產業,依循著「從芯到雲」的發展策略。 \n紫光集團董市長趙偉國認為中國半導體產業業已落後先進國家太遠,想完全靠自身的技術累積去追趕,幾乎已無不可能,而採用併購的策略可發揮市場和資本的作用,縮短中國與先進半導體國家的先天差距。2014年英特爾公司以15億美元入股紫光集團旗下的控股公司,同時也投資紫光旗下的展訊與銳迪科,持股比例約為20%,展訊同時獲得英特爾x86架構的授權,可以開發與銷售相關產品,展訊由原先的主打中低階產品的策略,轉往中高階產品發展。此外,紫光集團亦斥資37.75億美元入股美國「西部數據」之15%股權,成為西部數據最大股東,紫光集團的併購策略在全球半導體市場行情看俏。 \n紫光曾向大陸當局大力呼籲,企圖向台灣施壓開放晶片業,各種併購聯發科的傳聞不斷。2015年紫光曾強力入股台灣封測大廠力成,並接連入股台灣封測大廠矽品、南茂,分別成為第一大、第二大股東,震撼台灣半導體界,也引發台灣產官學研針對紫光的收購與合併進行連番辯論。贊成者認為紫光是中國的國家隊,台灣半導體大廠協助紫光等於控制大陸市場,若不跟紫光合作等於失去中國市場;反對者則認為併購台廠形同引清兵入關,忽略IC設計產業對台灣整體競爭力的敏感性。半導體首重發展核心技術,業界不乏批評紫光模式,但無意義的海外併購策略,反而引起歐美國家限制大陸半導體業界的海外投資活動。 \n紫光集團仍以手機晶片占有率全球第一為目標,在大陸國家半導體產業基金的支持下,展訊以低毛利的價格競爭策略,搶奪市占率,競爭對手高通、聯發科都認為紫光儼然已成為極大的威脅。然而,併購策略及低價策略若無助於核心技術的掌握,股權重新變更的紫光集團,在專利數量、技術人才、研發皆落後於其競爭對手的困境下,能否夠達到半導體界的全球領先標準,仍有待時間來驗證。 \n(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n

  • 《大陸產業》紫光卓遠受讓予清華控1349萬股紫光股份

    紫光股份21日午間公告,為優化清華產業戰略板塊,7月20日清華控股將其持有的公司約1349.18萬股股份通過深交易所大宗交易方式轉讓給其下屬控股子公司西藏紫光卓遠股權投資有限公司(簡稱紫光卓遠),占公司總股本的1.29%,轉讓價格為每股56.50元。 \n 本次轉讓前,紫光卓遠持有公司2679.04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57%,清華控股直接持有公司1349.18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29%。本次轉讓後,紫光卓遠持有公司4028.22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3.86%,清華控股不再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n \n 紫光卓遠為紫光集團全資子公司,紫光集團為清華控股子公司。本次轉讓前,紫光集團通過直接和間接的方式合計持有公司6億3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7.60%,本次轉讓後,紫光集團通過直接和間接的方式合計持有公司6億138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8.89%。本次轉讓前後,清華控股對紫光集團的控制關係保持不變,因此本次轉讓後,清華控股通過間接方式持有公司股份數量保持不變,仍為6億782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65.07%,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n \n

  • 南茂紫光上海合資 股權交割完成

    南茂今天宣布,與中國大陸紫光集團完成股權交割,完成股權轉讓合資經營上海宏茂。南茂利用股權出售部份價金7000萬美元,按持股比例參加上海宏茂增資。 \n 南茂今天宣布與紫光集團全資子公司西藏紫光國微投資等策略投資人,完成股權交割,合資經營宏茂微電子(上海)有限公司。 \n 南茂去年11月底宣布出售上海宏茂微電子54.98%股權給中國大陸清華紫光集團子公司及其他策略投資人,並取得約7200萬美元的價金。 \n 南茂指出,交割後南茂ChipMOS BVI保留上海宏茂45.02%股權,紫光國微持有48%股權,其他策略投資人包括上海宏茂員工持有6.98%股權。 \n 南茂指出,ChipMOS BVI計劃利用股權出售的部份價金約7000萬美元,按持股比例參加上海宏茂的增資。屆時,上海宏茂將透過增資程序取得約1.55億美元的現金。該筆增資款將用於擴充上海宏茂驅動IC封測產能和金凸塊製程服務。 \n 南茂指出,上海宏茂的增資時間將視資金需求進行安排,預計會分2次;第1次增資時間會落在今年上半年,另一次將視上海宏茂擴廠時程的資金需求安排。 \n 南茂董事長鄭世杰表示,確定與紫光國微合資經營上海宏茂,是南茂在中國大陸半導體供應鏈布局相當重要的里程碑,南茂會加快上海宏茂在LCD驅動IC、晶圓凸塊製造、主動有機發光二極體(AMOLED)、OLED和記憶體測試的產能擴展及服務,並期待與紫光集團密切合作,提高上海宏茂的收入和利潤,促進所有股東和員工的利益。1060324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