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湖水的搜尋結果,共151

  • 鄱陽湖發福 再現最美水上公路

    鄱陽湖發福 再現最美水上公路

     江西鄱陽湖近日水位明顯上漲,再現壯觀的「最美水上公路」景致。 \n 受連續降雨影響,大陸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水位繼續快速上漲,水體面積不斷擴大,明顯發福的鄱陽湖水體面積今年以來首次突破3000平方公里。在九江永修境內的永吳公路大湖池段,湖水已經漸漸淹沒公路路面,「最美水上公路」進入佳境。 \n 上帝灑下人間項鍊 \n 大湖池水中公路是永吳公路的一段,全長5.05公里,為三級過水公路,於2013年11月下旬全路段雙向全面開通。此公路的終點候鳥小鎮吳城鎮,途經著名的鄱陽湖自然保護區。現在正值洪水期間,這裡美景和美路共存,有一條最美水上公路永吳公路,是大陸最獨特的水上公路。永修吳城鎮的水上天路──永吳公路,兩旁的白色路樁、清澈的湖水和蔚藍天空的奇妙組合,像是一條上帝為灑人間的項鍊。 \n 永吳公路成最佳伴侶 \n 這是一條隨著鄱陽湖水位漲退,時現時隱的水上公路。每年入汛期間,鄱陽湖水位迅猛上漲,水位達到18.67公尺時,會漫過永吳公路大湖池段,就形成了一道奇特的水上公路景觀。就算在湖水退去時,這條路也很美,這是天與水還有草原的結合,是一眼望不到邊的遼闊和壯麗。2020年3月,江西投資4000餘萬元人民幣,在永吳公路大湖池段建成一條全長5公里、寬3公尺的水上棧道。水上棧道專案已建有混凝土承台901個,豎立混凝土圓柱1806根,安放鋼桁梁901根2703公尺、鋼縱梁8109根48654公尺,該專案的建成,創下世界最長戶外水上竹棧道紀錄,成為最美水上公路的最佳伴侶。

  • 新冠疫情竟讓湖水變清澈!土耳其千年前教堂重見天日

    新冠疫情竟讓湖水變清澈!土耳其千年前教堂重見天日

    新冠肺炎的疫情肆虐全球,導致各國為了防疫紛紛啟動鎖國政策,除了減少大量外來的遊客,本地的居民也因為擔心染病盡量待在家不出門,雖然經濟重創卻也意外造福大自然的環境。土耳其的伊茲尼克湖就因為減少污染,使得湖水變得乾淨清澈,讓湖底一座擁有1600年歷史的教堂古蹟現蹤,壯觀景象讓人嘆為觀止。 \n土耳其布爾薩省(Bursa Province)有一個名為伊茲尼克的湖泊(土耳其語:İznik Gölü),表面積約為298平方公里,最深處則有80公尺。它最著名的地方在於距離水平面20公尺的湖底有一座建立於公元4世紀的教堂遺跡。但是長年因為人為汙染讓湖水汙濁不清,無法用肉眼看到。 \n土耳其自新冠肺炎爆發以來,目前確診人數突破20萬,死亡人數也超過5千人,當局立即發布許多禁令來防疫,許多工廠和經濟活動都因此全面停擺,雖然造成經濟重創,但也因為廢水排放減少,不但空氣變好,原本汙濁的海水和湖泊也漸漸變得清澈。其中,伊茲尼克湖下的教堂遺址已經可以從水面上清楚看見,讓當地民眾十分興奮,因為多數人幾乎沒看過這幅景象。

  • 峭壁映湖水 金門喊泉超紓壓

    峭壁映湖水 金門喊泉超紓壓

     全國首見的大喇叭「喊泉」1日在金門有「迷你版張家界」之譽,宛如世外桃源的南石滬公園啟用。沖天水柱騰空灑落懸崖峭壁,與平靜無波湖水相映成趣,在網友點擊率提前暴衝下,已成為遊客慕名走訪的打卡熱點。 \n 金湖鎮長陳文顧表示,「喊泉」是依據互動式噴泉的概念,將透過大喇叭傳出的音量數轉換為加壓馬達的動力數,隨著聲量反應在噴泉的強度與高度,期待這處很紓壓、療癒的新景點,可以吸引兩岸的親子遊客群。 \n 副縣長黃怡凱也表示,未來將由林務所協助綠美化園區,營造花前月下的浪漫地域氛圍,歡迎年輕情侶和鄉親來到這座夢幻的海濱公園,透過大聲公「喊泉」傳達一生一世、相愛相戀的心願。 \n 位於金門島東南角的南石滬公園,比鄰料羅港、媽祖公園,原為花崗石礦場及碎石場,1971年8月開始採礦,2002年1月1日因產能不符經濟效益而停產,轉型闢建為「南石滬公園」景點。 \n 這座因為採礦留下懸崖峭壁,深鑿的礦坑也積水成湖,潔亮花崗石與平靜湖水兩相烘托,呈現一種遠離喧囂,風塵不染的極度靜謐美感。縣府和金湖鎮公所希望具獨特場域風貌的景區,可與周邊景點串連成遊憩網。 \n 金湖鎮公所說明,「喊泉」開放時間為每日上午9時至下午5時(7/9日起每周四保養維護,不對外開放)。收費方式:每次體驗限投新台幣10元硬幣1枚。孕婦、飲酒者、患有高血壓、心臟血管等疾病或健康狀況不佳者建議勿使用。12歲以下者宜由成人陪同。

  • 台中星泉湖重生 美景變夯點

    台中星泉湖重生 美景變夯點

     帝國糖廠台中營業所去年底正式開幕,種植在園區內星泉湖的心型水草,被網友稱為「戀愛之湖」,吸引人潮搶拍,本來快乾涸的人工湖變成會呼吸的湖泊,不僅見證台中市政府改善生態奏效,也變身為熱門的新景點。 \n 星泉湖位於帝國糖廠湖濱公園內,湖面倒映天光,與周邊景色自成一幅湖景畫作,湖濱公園內戲水野鴨、覓食白鷺鷥,湖內魚類生態豐富,吸引專業攝影師、網紅、拍婚紗新人取景,還有民眾帶毛小孩散步、情侶約會。 \n 湖水一度見底 \n 台中市建設局長陳大田表示,星泉湖成為遊客朝聖及文青必訪景點,湖水重生是很大關鍵,早年大型建案開發終止後,留下大片荒廢窪地,地下水位上升,湧出水源而形成這座人工湖。 \n 而帝國糖廠周邊發展快速,不斷有大型建案抽取地下水,湖水難補滿幾乎見底,2017年帝國糖廠區段徵收工程完工後,星泉湖水位下降並露出泥地長滿植物,建設局與地政局、水利局、文化局、都發局等商討改善方案。 \n 帶動東區人潮 \n 陳大田說,最後決定將周邊施工中建案產生的地下水,接管至雨水下水道,進而回補至星泉湖保留地下水,占地4公頃的湖水位維持在一定高度。 \n 為讓景點更具特色,市府於湖中加碼種植「愛心水草」,經由口碑與網路傳播,加上周邊台中產業故事館、建國市場、秀泰影城等景點,興建中的台中車站鐵道文化園區,及規畫中三井集團LaLaport購物商場利多,明顯帶動東區人潮,市區又可多一處舒適的後花園。

  • 暴風女談人鬼虐戀 零下15度苦泡冰湖水

    暴風女談人鬼虐戀 零下15度苦泡冰湖水

     浪漫電影《觸不到的愛》找來變種人「暴風女」亞莉珊卓希普(Alexandra Shipp)與《牠》飾演「惡霸」的尼可拉斯漢米頓(Nicholas Hamilton)雙雙顛覆強悍、凶狠的形象,扮演一對熱戀的高中生情侶,大談浪漫的生死穿越戀。片中2人因遭遇車禍而分處陰陽兩界,亞莉珊卓為了思念死去的男友,除了一直保留男友遺物,還瘋狂地畫下他的樣貌,卻也因此意外召喚出受困於陰陽兩界的男主角,奇幻元素使浪漫愛情片增添不少可看度。 \n 《觸不到的愛》遠赴加拿大科隆納小鎮拍攝,將許多壯觀、浪漫的山湖美景盡收電影之中,卻也讓女主角亞莉珊卓吃了不少苦頭。為了拍攝電影中最虐心的一場戲,亞莉珊卓必須在零下15度的酷寒冬日裡,泡在冰冷的湖水中拍戲,敬業的她堅持親自上陣不用替身。 \n 女主角敬業獲誇讚 \n 事後導演更是在IG上發文稱讚:「辛苦的亞莉珊卓忍受了好幾天低溫只為完成拍攝。」對此她樂此不疲地說:「這是個很有趣的經驗。我永遠不會忘記在這一起拍攝的工作人員。我也很榮幸能夠講述這個充滿愛的故事,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回到這裡!」 \n 《觸不到的愛》劇情描述由尼可拉斯所主演的男主角克里斯因一場車禍不幸離世,飾演女友萊莉的亞莉珊卓為此非常痛心,終日以淚洗面,某天她卻意外發現自己可以感受到克里斯的存在,因此不斷地嘗試與克里斯見面,卻在一次次的生死重逢下,導致自己日漸虛弱、神情憔悴,也讓深愛萊莉的克里斯陷入兩難。 \n 全新世代《生死戀》 \n 導演史考特史皮爾(Scott Speer)繼《舞力全開4》、《真愛趁現在》後,全新動人愛情片《觸不到的愛》,攜手《一個巨星的誕生》製作團隊共同打造浪漫的人鬼穿越戀。生死兩隔的故事,不禁讓人聯想30年前的經典電影《第六感生死戀》。編劇坦言電影最初的靈感來自這部影史經典,但《觸不到的愛》劇情走向完全不同,並添加許多現代的元素,所以會讓觀眾耳目一新。《觸不到的愛》5月8日起全台威秀影城獨家上映。

  • 尼斯湖水怪現身? 「資深水怪迷」拍到長9公尺黑色生物!

    \n英國蘇格蘭「尼斯湖水怪」的傳說流傳已久,至今仍有大批民眾和專家前往當地,希望有幸目睹水怪的真面目,只是大多數人皆是「乘興而去,敗興而歸」;但近日在英國有一名55歲的「資深水怪迷」目擊到水怪游泳,並錄下2分鐘的影片佐證。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住在英國蘇格蘭多尼戈爾郡(Donegal)的「資深水怪迷」歐法奧哈加恩(Eoin O'Faodhagain)22日在厄克特灣(Urquhart Bay)進行觀察時,在湖面發現一個長達30英尺(約9公尺)的黑色生物。在他錄下的影片中可以看到,「水怪」浮在水面,隨後慢慢潛入水中消失,這部影片目前已被「尼斯湖水怪觀光登記處」官方認證為有史以來所拍攝到最大的水怪形體錄像。 \n據歐法奧哈加恩表示,自己最早是在1987年7月目擊到尼斯湖水怪,而這經驗讓他很興奮,使他多年來不斷造訪當地追尋水怪的蹤影。此外,他也提到這已是他2020年以來第3次目睹水怪的身影了。他表示,因為正值疫情期間,湖面沒有航行的船隻,讓湖水非常平靜,才能清楚的看到水怪。 \n報導指出,去年「尼斯湖水怪」總共被人目擊到18次,相較往年高出許多目擊率。不過,就在去年9月,有來自紐西蘭的研究人員提取了尼斯湖湖水中的DNA進行檢測後發現,「水怪」很有可能只是「巨型鰻魚」。不論真相為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傳說中的生物,令人們不斷造訪當地只為一睹牠的廬山真面目,而光是這樣一年就能為蘇格蘭帶來約4100萬英鎊(約台幣15億元)的經濟效益。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尼斯湖水怪最清楚直擊 2分鐘水怪優游片曝光

    尼斯湖水怪最清楚直擊 2分鐘水怪優游片曝光

    尼斯湖水怪(Loch Ness Monster)到底存不存在,大家眾說紛紜,甚至還有人聲稱目擊過水怪出沒。蘇格蘭一名55歲水怪迷歐因(Eoin O'Faodhagain),日前至厄克特灣(Urquhart Bay),立即發現水面上出現黑影,認為這可能就是水怪,而這一段2分鐘影片,還獲得「尼斯湖水怪觀光登記處」官方認證。 \n根據《太陽報》報導,歐因(Eoin O'Faodhagain)居住於尼戈爾郡(Donegal),22日至厄克特灣,希望能拍到水怪的身影,期間發現影像中,竟出現一條約30英尺(約9公尺)長的黑影,而且在水面上優游並休息片刻,2分鐘後才緩緩潛入湖中。 \n歐因立即認出牠就是尼斯湖水怪,並將發現交給尼斯湖水怪「尼斯湖水怪觀光登記處」,而該組織確認影片後,認為這是史上發現最大的影像,歐因也透露「這次目擊非常特別,因為影片中沒有任何船隻經過,或是受到波浪干擾,湖面非常平靜,與我先前目擊的相比,能捕捉到這麼大的影像,真的是很神奇」。 \n歐因認為以影像來看,尼斯湖水怪身長至少30英尺、高4至5英尺,而他在1月時,也曾目睹過一次,是10年來的第一次。而2019年聲稱目擊尼斯湖水怪的次數多達18次,不過同年,來自紐西蘭的研究員認為,尼斯湖水怪可能只是一條大型鰻魚,不管尼斯湖水怪是否存在,根據2018年研究指出,水怪為蘇格蘭帶來4100萬英鎊的經濟價值,可說是非常大的影響。

  • 「暴風女」大談人鬼戀 零下15度泡低溫湖水

    「暴風女」大談人鬼戀 零下15度泡低溫湖水

    浪漫電影《觸不到的愛》找來變種人「暴風女」亞莉珊卓希普,與尼可拉斯漢米頓大談人鬼戀,兩人翻轉形象的動人演出令人驚艷。片中兩人因遭遇車禍而分處陰陽兩界,亞莉珊卓為了思念死去的男友,除了一直保留男友遺物,還瘋狂地畫下他的樣貌,卻也因此意外召喚出受困於陰陽兩界的男主角。 \n \n不管身體會逐漸虛弱,亞莉珊卓還是堅持靠畫畫來聯繫死去的男友,只為見他一面。如此催淚動人的劇情,不禁讓人聯想電影《第六感生死戀》中令影迷難以忘懷的經典拉胚情節,還因此被網友喻為是「青少年版的第六感生死戀」,讓電影未上映前便充滿討論話題! \n \n該片遠赴加拿大科隆納小鎮拍攝,將許多壯觀、浪漫的山湖美景盡收電影之中,卻也讓女主角亞莉珊卓吃了不少苦頭。為了拍攝電影中最虐心的一場戲,亞莉珊卓必須在零下15度的酷寒冬日裡,泡在冰冷的湖水中拍戲,敬業的她堅持親自上陣不用替身。 \n \n事後導演更是在IG上發文稱讚:「辛苦的亞莉珊卓忍受了好幾天低溫只為我完成拍攝。」對此她樂此不疲地說:「這是個很有趣的經驗。我永遠不會忘記在這一起拍攝的工作人員。我也很榮幸能夠講述這個充滿愛的故事,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回到這裡!」《觸不到的愛》5月8日起全台威秀影城獨家上映。

  • 水位起伏 星泉湖彷彿會呼吸

    水位起伏 星泉湖彷彿會呼吸

     湖泊會呼吸?奇景就在台中市帝國糖廠湖濱公園內的「星泉湖」。建設局表示,經由附近大型建案抽水回補及透水樁封底措施,讓原本快乾涸的湖泊重生;湖底採透水設計,水位因周邊地下水位消長,水位起伏就像座會呼吸的湖泊,成為遊客爭睹的有趣景觀。 \n 星泉湖是早年在帝國糖廠園區舊址、大型建案開發終止後留下的大片荒廢窪地,造成地下水位上升,湧出水源而形成,還被稱為「台中日月潭」,這處人工湖猶如生態珍珠,也曾取名為「上帝的眼淚」。 \n 建設局長陳大田說,近來因帝國糖廠周邊發展快速,很多大型建案抽取地下水,湖水無法補滿近乎乾枯,2017年帝國糖廠區段徵收工程完工後,星泉湖水位下降並露出大片泥地,長滿植物,市府積極尋求改善方案。 \n 經跨局室多次商討,將周邊施工中建案祛水所產生的地下水接管至雨水下水道,回補至星泉湖以保留地下水,採用措施見成效,湖水位維持在一定高度,為去年12月剛開幕的帝國糖廠台中營業所增加新景點;占地3公頃的星泉湖湖面倒映天色,與周邊景色相融成一幅湖景畫作。 \n 陳大田表示,帝國糖廠為東區重要的產業地標,搭配星泉湖美景,湖濱公園內野鴨戲水、白鷺鷥覓食,在都市能有此湖景,盼能吸引更多人潮。

  • 員林賞櫻祕境 228連假滿開迎春

    員林賞櫻祕境 228連假滿開迎春

     賞櫻祕境就在彰化員林百果山區!75歲前湖水里長吳信夫20多年前陸續在自宅後山種植山櫻花、八重櫻和吉野櫻,日前接連兩波寒流讓花期延遲,預估228連假將滿開,歡迎民眾踴躍上山來賞櫻,迎接春天到來。 \n 員林百果山過去是知名風景區,所在地湖水里內的明湖國小、開林寺和廣天宮都是知名賞櫻景點,吳信夫在自宅兩旁山坡地、老家三合院後山遍植櫻花,每年春天常吸引眾多親朋好友上山踏青兼賞花,健康又愜意。 \n 吳信夫年輕時從事運輸業,常開車南北奔波送貨,有回為了載妻小上阿里山賞櫻,開了3小時長途車、又遠又累,萌生不如自己種的念頭,開始摸索種植技術,20多年來陸續種下30多株櫻花,又以八重櫻種得最成功、開得最漂亮。 \n 2002年他當選里長後,向員林鎮公所爭取經費,在湖水路排水溝沿岸種植150棵山櫻花,2006年再接再厲又種下50棵八重櫻,造就賞櫻勝地美名。但因櫻花樹需充足水分和悉心照料,近年排水整治工程後,已有半數櫻花夭折,開得也不如往昔驚艷。 \n 吳信夫說,自宅旁櫻花就在集興宮旁,今年花期較晚,僅開約7成,還有棵吉野櫻還沒綻放,近日天氣回暖,預計228連假八重櫻將滿開,歡迎踴躍來湖水里賞花。

  • 百果山賞櫻祕境 員林市湖水里八重櫻繽紛綻放

    百果山賞櫻祕境 員林市湖水里八重櫻繽紛綻放

    賞櫻祕境就在員林百果山上!員林市前湖水里長吳信夫20年多年前陸續在自宅後山種植山櫻花、八重櫻和吉野櫻,的日前接連兩波寒流讓花期延後至近日盛放,預估二二八連假將滿開,歡迎民眾踴躍上山來賞櫻,迎接春天到來。 \n \n 員林百果山過去是知名風景區,所在地湖水里內的明湖國小、開林寺和廣天宮都是知名賞櫻景點,75歲的吳信夫在自宅兩旁山坡地,老家三合院後山,遍植櫻花,每到春天綻放,常吸引眾多親朋好友上山健行踏青兼賞花,健康又愜意。 \n \n 吳信夫年輕時從事運輸業,經常開車南北奔波送貨,閒暇時最喜歡賞櫻花,曾載著妻小開了3小時車上阿里山賞櫻,又遠又累,讓他萌生不如自己種幾棵的念頭;當時已半退休的他開始摸索種植櫻花技術,20多年來陸續在自宅旁種下30多株櫻花,又以八重櫻種得最成功、開得最漂亮。 \n \n 2002年吳信夫當選里長後,向員林鎮公所爭取到經費,在湖水路排水溝沿岸種植150棵山櫻花,2006年再接再厲又種下50棵八重櫻,造就湖水里賞櫻勝地的美名,但因櫻花樹需要充足水分和悉心照料,加上排水整治工程,如今有半數櫻花已夭折,開得也不如往昔令人驚艷。 \n \n 吳信夫說,自宅旁的櫻花林就位在集興宮旁,今年花期較晚,目前僅開了七成,還有一棵吉野櫻還沒綻放,近日天氣變暖,預計二二八連假就會滿開,歡迎附近民眾踴躍來湖水里賞花。

  • 小英兩次選總統戰袍 都出自這家紡織公司

    小英兩次選總統戰袍 都出自這家紡織公司

    位在台南市山上區的宏遠興業,在台南扎根超過30年,3年多前蔡英文競選總統時,就穿著宏遠製造的外套,今年蔡英文競選連任,民進黨競選團隊訂製「湖水藍」外套做為2020年的小英戰袍,也是出自宏遠興業100%MIT。 \n \n宏遠興業副總經理高錦雀表示,這件湖水藍外套原本是請另一家大廠儒鴻紡織製造,但因競選團隊要求的量太大,儒鴻來不及做,宏遠總經理葉清來很挺小英總統,馬上答應接手來做。 \n \n說起葉清來與蔡英文淵源,可追溯到2012年,蔡英文就曾與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到山上區參觀宏遠的總部,葉清來也是蔡英文就職國宴座上賓,還曾隨蔡英文外交出訪。 \n \n今年這款湖水藍小英戰袍,材質是防潑水透氣的四面彈尼龍布,前和後都有透氣網,一開始先訂2000件,後來增至4000件,現在還在追加中,還有許多英粉打電話來訂購。 \n \n

  • 引陽澄湖水 在池塘養蟹

    引陽澄湖水 在池塘養蟹

     在陽澄湖拆除湖面圍網的同時,一個個標準化養殖池塘逐步被開闢出來。這些池塘毗鄰陽澄湖,沿湖而建,引的是陽澄湖水,在塘內養蟹,養殖廢水無害化處理後重新排入湖中。這些池塘的養殖面積已達10萬畝,遠超湖面圍網養殖面積。 \n 2017年清水村標準化改造池塘招標,蘇州陽澄湖清水村蟹韻蟹業專業合作社創辦人顧敏拿下了一個30畝的池塘,2018年他再次拿下一個40畝的池塘,用他的話說是為了「保險起見」,畢竟環保是大勢所趨。 \n 水質監測做足功課 \n 為了養好塘蟹,顧敏做了不少功課。「幾年前我就已經開始做陽澄湖水質的監測分析,並嘗試在自己的池塘裡模擬湖區的水質環境和生態鏈培養。」在顧敏的池塘裡,安裝了各種養殖設備和感測器,可以隨時監控塘內PH值、溫度、溶解氧、氨氮等水環境資料。 \n 顧敏還在池塘裡做起了套養試驗。根據螃蟹的生長週期,他會在池塘裡套養草蝦、花白鰱等水產品,既能淨化水質,又能增收,一舉兩得。「從這兩年的養殖情況看,塘蟹的品質、口感和湖蟹幾乎沒什麼區別,因為水環境穩定,塘蟹的個頭反而更有保證。不過因為目前塘蟹不能稱為陽澄湖大閘蟹,所以在價格上會比湖蟹低20%左右」。 \n 配戴身分證辨真偽 \n 有人說,上海人有陽澄湖情結,對陽澄湖大閘蟹的喜愛已經到了癡迷的地步,在合適的時候吃上一對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是一種享受,更是一種腔調。對此,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新聞辦主任姚水生直言,上海是陽澄湖大閘蟹不可或缺的大市場,上海市民對大閘蟹的喜愛,直接帶動了陽澄湖大閘蟹的銷量。 \n 市面上魚龍混雜的「陽澄湖大閘蟹」一度讓消費者對陽澄湖大閘蟹心存疑慮,開始觀望。「今年政府加大了市場分類銷售的監督力度,只有湖區圍網養殖的大閘蟹才能叫做陽澄湖大閘蟹,按所核准的面積相應數量配戴陽澄湖大閘蟹原產地防偽標識。」 \n 1.6萬畝圍網養殖的陽澄湖大閘蟹今年產量1400噸左右,而這僅是陽澄湖地區大閘蟹產量的一小部分。按照這一標準,其他湖區空曠水域和標準化池塘養殖的大量的大閘蟹都沒資格自稱「陽澄湖大閘蟹」,只能叫××品牌大閘蟹,並標明實際產區,但在湖區內產量漸少的同時,湖外周邊地區的產量越來越多。

  • 內蒙古岱海治理實現三不 湖水面積正增長

    內蒙古岱海治理實現三不 湖水面積正增長

    「經過持續努力,我們實現了不抽取岱海周邊的地下水、不向岱海排放生活汙水、工農業不使用岱海湖水的階段性目標,岱海保護成效開始逐步顯現。」24日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烏蘭察布專場新聞發布會」上,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委常委、副市長蘇和如是介紹岱海水生態治理情況。 \n \n岱海湖位於內蒙古烏蘭察布市涼城縣,是大陸列入規劃保護的365個水質較好湖泊之一,也是當地24萬草原兒女的母親湖,並孕育出燦爛的岱海文化。上世紀60年代初,岱海湖面積達182.46平方公里。2018年底時岱海湖面面積達到55.5平方公里、水深7.39米,近年來首次實現湖水面積正增長。 \n \n從水質上看,各類水質指標控制在合理範圍,綜合營養狀態由中度降為輕度,熱汙染問題得到有效控制。從水環境上看,周邊生態環境持續向好,周圍濕地面積逐年增加,鳥類棲息數量增加,自然生態的自我修復功能正在改善。

  • 上百動物深陷泥濘等死 震撼畫面曝

    上百動物深陷泥濘等死 震撼畫面曝

    雖然大自然的世界相當殘酷,但當親眼看見大批動物生命消逝的畫面,仍會讓人覺得心痛與難受。一名野生動物攝影師日前到非洲的恩加米湖(Lake Ngami)進行拍攝,許多動物前來該處尋找水源,豈料這座湖卻接近乾涸,沒水可喝的動物們被困在一旁的泥濘當中無法動彈,靜靜等死的模樣讓人非常震撼。 \n根據《太陽報》報導,野生動物攝影師馬丁(Martin Harvey)拍攝到了恩加米湖即將乾涸的影片及相片,從畫面裡可以看到,有大批的牛、馬和羊群來到此處尋找水源,不過由於乾旱肆虐,湖水已經所剩不多,有許多體力不支的動物都陷入一旁的泥濘當中無法動彈,只能靜靜待在原地等待死亡的降臨,而禿鷹等以屍體為食的動物早已在一旁待命,整個場景都讓人感到非常心碎與震撼。 \n對此,馬丁表示:「這裡的氣味令我震驚,動物痛苦的模樣讓我的情感崩潰了」,他也說雖然不知道這樣的乾旱與氣候變化是否有直接關聯,但這卻是他看過最嚴重的一次乾旱,據悉,恩加米湖已經有約40年的時間沒有完全乾涸過。

  • 陸尼斯湖水怪?驚見巨型生物戲水

    陸尼斯湖水怪?驚見巨型生物戲水

    有關尼斯湖水怪的傳聞不斷,世界各地很多地方都疑似看到水怪的身影,但從來沒有人看見完整的全貌,因此矇上一層神秘面紗,有隻巨型生物在大陸三峽大壩現蹤,被網友捕捉到戲水的模樣,驚呼是「陸版尼斯湖水怪嗎」? \n這段影片最近在微博瘋傳,網友拍攝到水中悠遊的神秘生物,體型估計大約數公尺長,像水蛇一般在水中游泳,即使拍攝者站在遠處,也可以清楚看到其身影,因為太像尼斯湖水怪引起熱議,也有人猜測是不是一條巨型蚺,屬於蛇類,保留較多原始特徵,是世界上最大的蛇。 \n根據外媒報導,華中農業大學教授王春芳表示,這絕對不是什麼水怪,也不是鱘魚,「沒有這麼神祕」!應該是生長多年的大型水生動物,因為只在水上露出一點身影,王春芳說具體是什麼,真的看不出來,但依照游泳方式,猜測應該是大型水蛇,最後王春芳也說,沒看過這麼大的水蛇,應該是因為周圍環境適宜,才會長這麼巨大。

  • 研究揭示尼斯湖水怪可能是什麼

    研究揭示尼斯湖水怪可能是什麼

    相傳在蘇格蘭高地巨大的尼斯湖(Loch Ness)裡,有著比其他湖泊更多的水,而且湖裡藏著神秘的生物,俗稱它為「尼西」(Nessie)。幾個世紀以來,人們一直在尋找尼斯湖水怪的真相,最流行的說法是已滅絕的中生代的蛇頸龍,或是鯊魚?還是穿著恐龍服裝的惡作劇?一批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已經從DNA研究中找出最可能的答案了。 \n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雖然聲稱看過水怪尼西的報告超過一千則,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任何可靠的證據,即使多年來,一直都有潛艇到尼斯湖裡找尋,但尼斯湖很深,不容易發現。現在有一組研究人員開始使用一種稱為環境DNA的方式,收集科學證證來尋找尼西。 \n \n在過去的一年裡,科學團隊一直在尼斯湖週邊努力尋找各種生物痕跡,比如魚類的鱗片,哺乳動物的毛,或是排遺(大便)的痕跡等等,這些都含有動物的DNA。他們收集水樣,鑑定DNA,以確定在尼斯湖有哪些動物在活動。 \n \n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遺傳學家尼爾‧葛梅爾(Neil Gemmell)表示:「我們相信尼斯湖水怪最可能的答案是大型的鰻魚。」 \n \n葛梅爾博士說:「來自英國、丹麥、美國、澳洲和法國的科學家們,分析了來自250處水樣,以及大約5億個序列之後,沒有找到鯊魚、鯰魚或鱘魚DNA的痕跡,當然也沒找到羅紀時代的恐龍DNA。但是有大量的鰻魚DNA。 \n \n可惜,我們的DNA數據,並不能顯示鰻魚的大小,但是種類繁多的鰻魚當中,不能忽視尼斯湖可能存在巨型鰻魚的可能性。」 \n \n葛梅爾表示,這個答案倒還符合最初的說法。在1933年,尼斯湖水怪首次出現在媒體,當年每日鏡報的頭條寫著「 官方證實尼斯湖水怪有怪物!那是一隻巨大的鰻魚嗎?」自那次目擊以來,潛水員聲稱他們看到的怪物像腿一樣粗,並且長達13英尺。 \n \n這可能水怪尼斯最可能的實體證據,至少在聯邦調查局公開其官方文件之前。

  • 尼斯湖水怪之謎有解 科學家:可能僅是一巨鰻

    科學家深入分析蘇格蘭著名尼斯湖(Loch Ness)冰水中DNA後,今天表示,尼斯湖水怪可能只是一尾巨鰻。 \n 路透社報導,科學家表示,這項結果排除恐龍這類大型動物存在的可能。 \n 紐西蘭奧塔戈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遺傳學家葛梅爾(Neil Gemmell)告訴記者,尼斯湖中有許多鰻魚DNA。 \n 葛梅爾說,尼斯湖中有非常多鰻魚,每個我們去過的湖水採樣地點都有很多鰻魚,光是數量就有點驚人。 \n 「我們不能排除尼斯湖有一尾巨鰻的可能性,但我們也不知道這些採樣究竟是來自一尾巨鰻或僅是一尾普通鰻魚,所以『我們仍不清楚』。」 \n 然而葛梅爾指出,雖然湖中存在巨鰻的想法存在了數十年,但迄今還沒有人在尼斯湖抓到這樣的巨鰻。 \n 這支國際科學家團隊去年6月在尼斯湖採集所謂環境DNA(environmental DNA, eDNA)樣本,這早已成為監控鯨魚和鯊魚等海洋生物的工具。 \n 生物在環境中移動時,會從皮膚、鱗片、羽毛、毛皮、糞便和尿液殘留DNA,科學家取得這類DNA排序後,與來自成千上萬不同生物已知基因序列的大型資料庫做比較,以判斷這種生物為何。 \n 關於尼斯湖水怪的第一份書面紀錄源自西元6世紀,當時愛爾蘭修士可倫巴(St Columba)自稱把一隻「水怪」驅逐至尼斯河(River Ness)深處。 \n 尼斯湖水怪最有名的照片,莫過於1934年拍攝、被稱為「外科醫生照片」(Surgeon's Photograph),照片顯示水面出現一隻長脖子生物;不過,60年後,這張照片被認定是惡作劇,有心人士把海怪模型貼在一艘玩具潛艇上。 \n 英國廣播公司(BBC)2003年資助科學人員進行一場大規模調查,當時利用衛星技術,在整個尼斯湖水面發射600條聲納射線,此後,無數次追蹤水怪的嘗試仍未果。 \n 最近一次是3年前,當時一架高科技海洋無人機在尼斯湖發現一隻「水怪」,但這並非大家一直在尋找的尼斯湖水怪;這是1970年電影「福爾摩斯私生活」(The Private Life of Sherlock Holmes)做的複製品,近50年前已沉入湖底。 \n 葛梅爾團隊包括英國、丹麥、美國、澳洲和法國科學家。 \n

  • 專家揭水怪之謎 真面目令人意外

    尼斯湖水怪的傳說流傳好幾年,許多電影、小說都以牠為靈感發想創作出許多作品,更有不少民眾或科學家聲稱有拍到過牠的照片,但牠的存在卻始終沒有獲得證實。近日似乎又有了最新發現,有科學家指出,從湖水樣本中分析的結果,水怪的真實身分很可能是一隻巨大鰻魚! \n紐西蘭奧塔哥大學遺傳學家格梅爾(Neil Gemmell)在昨日透露,他的研究團隊去年6月到尼斯湖採集湖水作為「環境DNA」(eDNA)樣本,主要是想要分析水中生物的DNA,他們竟然在每個採樣的地點都有發現鰻魚的蹤跡,因此不排除湖裡可能存在體型巨大的鰻魚。 \n這種採集的方法常被科學家用來追蹤海裡的沙魚、鯨魚生態,透過水中的生物皮膚、鱗片、林毛、皮毛、糞便及尿液等成分的DNA來研究分析。尼斯湖水怪的傳說最早可以追朔至西元6世紀,一名來自愛爾蘭的修道士發表過一本名為「聖庫侖的一生」的著作,裡面記錄當地居民曾提到過水怪會攻擊人類,而1933年海軍中尉古爾德也對水怪傳說做過調查和研究,訪問目擊者,將他們的所見所聞集結成冊,但是雖然很多民眾都聲稱自己親眼看過水怪,但大都難以證實。

  • 金獅湖水升滅蚊 疫情有效控制

    金獅湖水升滅蚊 疫情有效控制

     針對高雄市登革熱群聚疫區金獅湖,市府祭出提高水位填滿水窪、養魚吃孑孓以降低病媒蚊密度的方案,原本遭外界質疑「天外飛來一筆」,但衛生局長林立人1日指出,架設在周遭的防疫捕蚊燈5天來沒有捕捉到白線、埃及斑蚊的母蚊,顯示這招確實奏效,已有效控制疫情,但市府不會掉以輕心,後續將密切觀察是否出現第3波疫情。 \n 高雄市長韓國瑜及衛生局一行人昨日慰問化學兵,同時巡視金獅湖疫區,特地停下腳步視察。林立人表示,水位上升能夠有效填滿原本零星散布的水窪,讓魚群能協助捕食孑孓,提高水位作法對於防疫確實有效。 \n 林立人解釋,登革熱一波疫情約21天,第一波疫情自5月27日至6月16日共19例,第二波疫情6月17日至6月30日有8例,未來是否會產生第三波疫情,仍要小心觀察。北高雄茄萣、湖內、路竹、阿蓮4區也同步展開孳生源檢查及清除,加強防範疫情發生。 \n 衛生局疾管處長潘炤穎指出,金獅湖主要為滯洪功能,但今年水位相對較低,反而凸顯散布的坑洞積水問題,目前原先的群聚點天祥一路至鼎新路一帶,已逾1周無新增個案。水利局長李戎威表示,金獅湖地形為高灘地,加上當地人稱部分水坑是吳郭魚產卵挖的,水位一低會出現坑洞,再加上積水產生孑孓,現已提高水位1至1.5公尺因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