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湧浪的搜尋結果,共17

  • 悲傷過度忘了兒生日 蔡父痛哭

    悲傷過度忘了兒生日 蔡父痛哭

     海軍上兵蔡博宇參加陸戰隊聯興演習預演不幸殉職,雲林縣長張麗善赴蔡家探視其父蔡健生,蔡父經旁人提醒7日是蔡博宇生日,自責又不捨哭喊「我頭昏昏,忘記今天是博宇生日…」。而海軍昨也澄清,2艘突擊艇因湧浪翻覆,絕無碰撞。 \n 26歲蔡博宇住二崙鄉大庄村,是家中么兒,家裡務農,經濟並不好,母親去年過世,他扛起家計重擔,與罹重病父親最親密。 \n 蔡健生哽咽說,兒子放假就回家,原本下個月可期滿退伍,但他又續約4年。胞兄說,弟弟以從軍為榮,回家就幫忙農務,很少談軍中的事,也沒交女友。 \n 縣長張麗善、縣議員李明哲昨天探視蔡父,他穿著破洞T恤、眼球布滿血絲,說心中有一塊大陰影。張麗善提及蔡博宇生日,蔡父一開始喃喃說「是7月7日」,驚覺是昨天,突然暴哭自責說「今天7月7日,我頭昏昏,忘記今天就是博宇生日…。」張麗善、李明哲也鼻酸掉淚。 \n 張麗善說,非常遺憾不捨,蔡家家境辛苦,蔡博宇為國捐軀,盼國防部從優撫卹,別讓年輕生命犧牲不值得,國軍也要檢討,別再有類似意外。蔡家親戚呼籲國防部別扣喪葬費,專案處理,讓有重大傷病的蔡父生活無虞。 \n 外界質疑當天2艘突擊艇翻覆、14人落水,是否碰撞覆舟?海軍官員昨指出,突擊艇沒有碰撞,先後差1分鐘,都有錄影,已交給檢方。海軍參謀長敖以智也說,絕對沒有碰撞。 \n 外傳小艇放下水8分鐘,到8點48分湧浪就變大,卻繼續演訓。敖以智表示,突擊艇7時47分就放到水裡編隊,原訂8點準備搶灘,但8點48分湧浪變大,這時已進行任務1小時了。 \n 海軍說,覆舟後官兵都以自救為主,受海浪、湧流影響,往岸邊或被海流帶走,很難判讀,檢方會一一訊問,還原現場。 \n 至於輕生的楊姓少校電腦是否開著,生前正在打精進報告?教準部官員說,現場是封鎖的,等家屬會同檢警進入,寢室內沒電腦,也找不到遺書。

  • 台陸戰隊翻船意外 吳怡農:給解放軍警示和錯誤示範

    台陸戰隊翻船意外 吳怡農:給解放軍警示和錯誤示範

    公民智庫團體「壯闊台灣協會」發起人吳怡農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台灣海軍陸戰隊在以防禦作戰為核心的台灣來說不切實際。曾是前特戰隊成員的吳怡農認為,這次的意外彷彿給了中共解放軍一個警示和錯誤的示範:千萬不要操突擊艇登陸台灣,因為一個湧浪就可以讓任務複雜化並造成人員傷亡。 \n \n吳怡農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一度面臨裁員的海軍陸戰隊目前的主要任務似乎集中在登陸,但對以防禦作戰為核心的台灣來說,他問:「要登陸到哪裡去?…這(登陸)對台澎防衛作戰,講白了,就是個不切實際的任務。」 \n \n曾是特戰隊成員的吳怡農對《美國之音》說,這次的意外彷佛給了中共解放軍一個警示和錯誤的示範:「千萬不要操突擊艇登陸台灣,因為,一個湧浪就可以讓任務複雜化、人員傷亡。」 \n \n他說,兩棲登陸作戰本來就是非常難、也非常危險的任務,既然所有的訓練都有傷亡的風險,台灣軍方就應該給各軍種單位更符合實際戰況的任務來從事訓練。 \n \n吳怡農表示,萬一中共解放軍突破海空防線、試圖登陸台灣本島,以海軍陸戰隊以及所屬步兵而言,他們最重要的任務與平時訓練的重點不應放在登陸作戰,而是作為台海灘頭戰最前線的國土保衛軍。 \n \n針對年度的漢光軍演,吳怡農也指出,台灣多位退役將領都曾向民意代表反應過,「漢光不切實際、是一場表演」,就連美軍觀察團針對漢光演習在呈給台灣國防部的檢討報告,也曾給過類似的意見。 \n \n報導說,此次事件凸顯出台灣周邊海域的海象在風、波、潮、流等變化上的難以預測,這也相當程度形成台灣在防務安全上的天然屏障,若中共解放軍若不諳水性,要渡海攻台仍有相當的難度。 \n \n台灣國防研究院國防資源與產業研究所長蘇紫雲指出,台灣和大陸軍力失衡,本來就是一場不對稱的戰事,因此,四周環海本來就是台灣可以利用的、很重要的優勢。他說,除了海象險峻,台灣周邊海岸設置有非常多的消波塊,這對登陸部隊而言也是另一重很難克服的環境。 \n

  • 還原落海現場》陸戰隊2艇遇湧浪翻覆 14人落海2死1傷

    還原落海現場》陸戰隊2艇遇湧浪翻覆 14人落海2死1傷

    海軍司令部今(6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公布陸戰隊99旅在漢光36號預演時突擊膠州翻覆意外調查結果。海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孫常德表示,實際上在操演當時有8艘艇,以一艇7人小組向海灘突擊,其中2艇在距離海岸160公尺處翻覆,有11人自行游上岸,另外3人落海傷勢嚴重。 \n \n孫常德表示,陸戰99旅2營6連官兵是在當日上午8點40分,以8艘突擊艇實施向岸突擊科目,在8點48分,大約距離岸邊160公尺處時,卻因為海象驟變、湧浪過大導致2艇翻覆,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 \n \n根據調查,阿瑪勒.道卡度中士和陳志榮上士在9點10分左右,離岸20公尺處被岸上人員拖救上岸。至於上兵蔡博宇則是由S-70直升機搜索後,直到上午11點19分才在海面發現後,引導戒護艇在11點30分救援上岸。 \n \n孫常德表示,此次意外事故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而環境部分,在事發時,海上風速達13節(約4級風),導致後方湧浪推擠而翻覆。

  • 還原落海現場》瞬間湧浪成殺手 陸戰隊演訓細節曝光

    還原落海現場》瞬間湧浪成殺手 陸戰隊演訓細節曝光

    海軍司令部今(6日)下午針對海軍陸戰隊突擊艇翻覆造成2死1傷意外公布調查報告,海軍強調,所有演訓人員均完成四項專業合格簽證且進行過多次組合訓練,沒有任何一項訓練、機械以及人為因素有疏失,突然的「瞬間湧浪」才是造成意外主因。 \n \n海軍司令部調查,這次參加演訓的人員都已經完成「游泳訓練」、「武裝泅渡訓練」、「駐地專精管道訓練」、「操舟訓練」及「全員全裝舟波訓練」等合格簽證。操演部隊採「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在桃子園海域曾經執行過2次「自主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7月3日這次是99旅步2營步6連第3次的「組合訓練」。 \n \n另外,在操演前7月1日由操演指揮官召開「航前會」,提示各項突發狀況處置作為。 另外,操演當天(7月3日)早上6點40分的時候,由連長實施「勤前教育」並下達「安全規定」。 \n \n至於在機械因素上,海軍表示,在操演前所有8艘「突擊艇」及「操舟機」都已經由「兩棲偵搜大隊」完成檢驗鑑定 ,狀況均正常。 可排除「機械因素」。 \n \n海軍也強調,依據「海軍陸戰隊-特戰訓練手冊」及「兩棲-偵巡艇-運用手冊」律定,突擊艇日間執行海上訓練時, 海象限制為4級(含)以下,浪高1.5公尺(含)以下,才符合操演限制規定。 \n \n根據水文及氣象報告,當日上午8點的時候,「登陸操演-灘頭作業組」回報,操演區激浪最大浪高3呎(約0.9公尺),平均浪高2呎(約0.6公尺)、流向北流 、風向南風、海象3級(風速10節),操演地區海象符合突擊艇海象操作標準。 \n \n8點40分左營海域操演地區海象逐漸增強,瞬間湧浪變大,查證當日操演「主控艦」- 「中平軍艦」實測操演海域海上風速為13節。8點48分2號,6號突擊艇因受到後方湧浪推擠,導致翻覆。 綜合研判,「環境因素」是本次肇事的主要原因。

  • 覆舟水深僅150公分 當天2艇14人落海 11人自行游上岸

    覆舟水深僅150公分 當天2艇14人落海 11人自行游上岸

    海軍陸戰隊副指揮官馬群超少將表示,覆舟當天,距離岸邊160公尺,唯水深僅150公分。媒體聽到僅水深150公分,以為聽錯,問了好多遍,水深僅150公分就算落水都可以直接站起了。馬群超表示,是150公分深,但因揹了裝備,加上防護衣充氣後就是用飄的,水中又是砂,站不起來。 \n \n海軍說,當天有兩艘艇翻舟,共14人落水,每艇有7人,其中6艇的7人,全自行游上岸,而2艇的7人,有3人救回。其中兩人已殉職。 \n \n另海軍政戰主任孫常德中將說,聯興演習正常做,但突擊艇向岸科目,即這次覆舟科目則取消。 \n \n以下是海軍政戰主任孫常德中將報告內容。 \n \n一、「陸戰隊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事件」的經過情形: \n(一)7月3日陸戰隊99旅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在8 點40分的時候突擊連(這是由99旅步2營步6連所編成)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課目。 \n※在8點48分的時候2號及6號突擊艇,距離岸邊約160公尺,因「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遭後方激浪推擠,導致這2艘突擊艇翻覆,艇上各有7個人,所以當時共有14個人落海。 \n \n(二)其中6號艇的7個人全部自行游泳登上岸邊。 \n※另外2號艇的7個人當中,有4個人是自行游泳登上岸邊,其中只有陳若盈中士因為輕傷,當即送醫治療。 \n※2號艇的另外3個人傷勢比較嚴重 \n1.在9點10分的時候陳志榮上士及阿瑪勒中士(離岸約20公尺)由岸上的作業人員「救上岸」隨即由醫護人員 「邊急救,邊送國軍高雄總醫院左營分院急救治療」 \n2.在11點19分的時候,支援搜救的S-70C反潛直升機發現蔡博宇上兵,立刻引導戒護艇前往救援。 \n在11點30分的時候,將蔡博宇上兵救起,隨即送往國軍左營醫院急救治療。 \n \n(三)這次「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現場搜救的兵力計有: \n1. S-70C反潛直升機1架。 \n2.戒護艇8艘(CRRC突擊艇X2,M96艇X4,LCMX2)。 \n3.水上摩托車2輛。 \n4.岸上觀測人員81員。 \n \n(四)我們非常不捨,有2位同袍弟兄,在演訓當中,不幸「因公殉職」,我們同感哀傷。 但是我們還有一位「阿瑪勒中士」他是「部落的勇士」,也是「我們陸戰隊的勇士」,他正在加護病房「為生命而奮門」,在此要特別呼籲我們社會大眾能與我們國軍官兵弟兄姐妹們一起,為「阿瑪勒中士」集氣加油! \n \n(五)有關殉職的「陳志榮上士」與「蔡博宇上兵」的善後事宜,我們會全力協助家屬辦理追晉、因公撫卹及隆重喪禮。 \n二、「陸戰隊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事件」從「人為」、「機械」及「環境」三個因素分析: \n※在「人為因素」方面: \n(一)這次參加演訓的人員都已經完成「游泳訓練」、「武裝泅渡訓練」、「駐地專精管道訓練」、「操舟訓練」及「全員全裝舟波訓練」等合格簽證。 \n(二)操演部隊採「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在桃子園海域曾經執行過2次「自主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7月3日這次是99旅步2營步6連第3次的「組合訓練」。 \n(三)在操演前7月1日由操演指揮官召開「航前會」,提示各項突發狀況處置作為。 另外,操演當天(7月3日)早上6點40分的時候,由連長實施「勤前教育」並下達「安全規定」。 \n(四)綜合以上三項說明,可排除「人為因素」。 \n※在機械因素方面:在操演前所有8艘「突擊艇」及「操舟機」都已經由「兩棲偵搜大隊」完成檢驗鑑定 ,狀況均正常。 可排除「機械因素」。 \n在環境因素方面: \n(一)依據「海軍陸戰隊-特戰訓練手冊」及「兩棲-偵巡艇-運用手冊」律定,突擊艇日間執行海上訓練時, 海象限制為4級(含)以下,浪高1.5公尺(含)以下,才符合操演限制規定。 \n(二)當日上午8點的時候,「登陸操演-灘頭作業組」回報,操演區激浪最大浪高3呎(約0.9公尺),平均浪高2呎(約0.6公尺)、流向北流 、風向南風、海象3級(風速10節),操演地區海象符合突擊艇海象操作標準。 \n(三)8點40分左營海域操演地區海象逐漸增強,瞬間湧浪變大,查證當日操演「主控艦」- 「中平軍艦」實測操演海域海上風速為13節。 \n(四)8點48分2號,6號突擊艇因受到後方湧浪推擠,導致翻覆。 綜合研判,「環境因素」是本次肇事的主要原因。 \n※受傷原因說明: \n本次落海受傷送醫急救的3位同袍弟兄,經國軍高雄總醫院左營分院醫師診斷,研判受傷原因為「吸入性嗆傷」,這是因為肺部進水,導致肺泡無法提供充足氧氣,供應到各個器官,使腦部缺氧,造成昏迷。 \n \n接續我要向大家報告有關本軍「教準部-戰技訓練中心心楊少校疑似自我傷害案」的相關資訊: \n一、全案於昨天(7月5日)由檢調單位實施調查,有關楊少校死亡確切原因將由檢察官向家屬說明。 \n二、本部會全力配合檢調單位偵查本案,家屬所提出的所有問題,本部都會全力配合檢調單位釐清。 \n三、本部昨天也完成了「行政調查」,經訪談楊少校的同事及部屬,對他的「專業能力」及「工作態度」都表示肯定,認為他是一位優秀的教官。 對於這件不幸憾事,我們所有同袍同感「哀傷」與「不捨」! 呼籲大家要珍惜生命。 \n四,部長上午表示,「這次事件重點不在於究責,而是必須找出發生的主要原因,加以防範,避免再次讓官兵在訓練中受到傷害,才是負責的態度。」 \n五、以上是我對於「人員落海事件」及「疑似自我傷害案」的說明。 \n \n海軍登陸作戰訓練意外事件調查說明記者會 \n主持人:海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孫中將 \n出席人員: \n司令部督察室副督察長簡士淵上校 \n司令部軍紀監察組組長林欽熙上校 \n司令部人軍處人勤組組長柯德昇上校 \n陸指部副指揮官馬群超少將 \n陸指部作戰處訓練科長許呈安中校 \n教準部政戰主任張存義上校 \n教準部陸戰副參謀長方柏棟上校

  • 海陸膠舟翻覆官兵落水 海軍專案小組調查:因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導致

    海陸膠舟翻覆官兵落水 海軍專案小組調查:因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導致

    7月3日國軍「聯合登陸作戰操演」發生意外,陸戰99旅一艘膠舟翻覆,艇上官兵落水,對此海軍司令部今日表示,司令部組成專案小組完成初步調查,判斷是因為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導致舟艇翻覆。 \n \n海軍司令部表示,因海象驟變落水官兵均為資深、優秀之菁英戰士,皆已完成操舟訓練等合格簽證;操演部隊採循序漸進方式,在桃子園海域已執行2次自主性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此次為第3次組合訓練。 \n \n海軍司令部進一步表示,初步研判肇案主因為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導致舟艇翻覆。司令部刻正研擬海象驟變精進作為,有效強化訓練安全。目前住院官兵仍由院方全力搶救中,籲請各界給予關懷支持,共同集氣祈福。操演部隊官兵仍士氣高昂,有信心與決心完成本次操演任務。

  • 恆春湧5米高長浪 陸客搶拍

     「山竹」雖未直撲台灣且減弱為中度颱風,但恆春半島15日仍出現5米高長浪及10級陣風,幸雨勢不大未造成嚴重災情,且偶爾還有太陽露臉,不少陸客爭相在船帆石岸上搶拍這海上壯闊的一景。 \n 恆春半島遊憩海域沙灘,如南灣、小灣、船帆石等,在14日中午海上颱風警報一發布後,即被拉上封鎖線、插紅旗禁止民眾進入,不過觀浪人潮並未因此稍退,反倒因浪越大而人越多,15日一早就有大批遊客冒著風雨在船帆石岸上觀浪。 \n 中午過後,天氣愈趨穩定,不僅降下間歇性大雨的頻率變少,偶爾還有陽光露出,此令遊客興奮不已,除國旅遊客慶幸「沒有退房」,趕忙走出民宿、飯店看海觀浪外,陸客也被一台台遊覽車載去看浪,他們拿出手機、相機自拍時,還不忘驚呼「浪好大」! \n 除船帆石湧現觀浪人潮外,香蕉灣也出現零星人潮,有一家大小3口站在岸上看浪看得目不轉睛,爸爸見到「浪濤洶湧」時,興奮地直指大浪要兒子快看;另也有小夫妻帶著愛犬觀浪,看著大浪一波一波地湧進,直嘆好不壯觀。 \n 香蕉灣的風浪不比船帆石小,且海岸距離較近,有時海浪過大時,還會將海水推上岸成流水,海巡巡邏車巡經時就差點因而被浪捲下海,幸未出事,而香蕉灣在下午3時也被拉起封鎖線,禁止再有人進入。

  • 神秘沙灘恐怖大浪一天捲走5人 專家指出關鍵原因

    夏天海邊戲水真的要注意!宜蘭今天下午,在短短2個小時就接連發生三起溺水案件,其中南邊的神祕海灘靠近海蝕洞方向,驚傳5人落海,3人已確認死亡,另外有2人失蹤,消防人員入夜仍在搶救中。氣象局指出,今日因燕子颱風外圍環流掀起長浪,當時蘭嶼就有觀測到1.6米的長浪,而長浪總是神出鬼沒,讓人和船隻防不勝防而被捲走或被打入海中。 \n \n氣象局預報員張承傳指出,這幾天東北部等地區都有長浪發生,但長浪不像颱風逼近時明顯,雖然海面上風平浪靜,但近海會突然一陣長浪打過來,即使沒拍打到礁岩等複雜地形,浪高也可最高達2公尺,可以瞬間將戲水遊客「吞噬」,而這就民間俗稱的「瘋狗浪」。 \n \n張承傳指出,即使下午時燕子颱風離台灣約有1400公里遠的巨離,風力對台灣影響程度小,但颱風產生的湧浪也傳到了距離颱風中心一千多公里外的台灣,再加上海底地形影響,才造成下午有遊客被捲入大海的憾事。氣象局晚間時也發布訊息,提醒今晚到明日,台灣北、東、恆春半島、馬祖半島地區易有長浪,目前蘇澳、蘭嶼、台東已關測到1.5米以上的長浪。 \n \n「台灣颱風論壇」臉書粉絲專頁先前也有介紹瘋狗浪,形容海浪就像是風的孩子一樣從風中誕生,這些風場可能是因為強烈的季風或颱風或低氣壓而引起,即便颱風或季風影響的區域離陸地很遠,海浪還是會隨著逐漸成長茁壯,當風場中的風浪成長到週期或波長夠長或波高夠高後,波浪的速度就會大過於風吹拂的速度而脫離風域向外傳遞,但此時波浪還是受到重力主宰,在風域外以重力傳遞至岸邊的浪,稱為「湧浪」。 \n \n而瘋狗浪其實是一種民間的俗稱,是突發性的異常巨浪,也是「湧浪」的一種,看似風平浪靜的海面上偶爾會出現突發性的猛浪,神出鬼沒讓人和船隻防不勝防而被吞噬,就如同瘋狗亂咬人一般。 \n

  • 大雨湧浪 5艘油貨輪船擱淺高雄外海 66人待救

    大雨湧浪 5艘油貨輪船擱淺高雄外海 66人待救

    受熱帶性低氣壓影響,高雄23日下起超大豪雨,海上的湧浪也不小,高雄旗津外海陸續傳出5艘油、貨輪擱淺,幸好沒立即危險,海巡署南部分署獲報監控並動員救援;其中太倉胡號疑似有漏油情形,已通知港務公司、海洋局等單位應變處理。 \n \n海巡表示,太倉湖號擱淺在旗津海水域場外300公尺處、安利669號則擱淺在旗津貝殼館外約300公尺處、昌龍68號在柴山鬼洞外海域擱淺,飛龍號在一港口南防波堤外海擱淺、順泓號則擱淺在柴山安檢所前海域。 \n \n海巡指出,這些船上剩餘油料各約有15噸到30噸輕油,目前船隻均安全,船上人員共有66人平安仍待救。

  • 陽明海運遇湧浪 83貨櫃落海

     陽明海運旗下發明輪在澳洲時間6月1日凌晨於雪梨港外海遭不規則湧浪衝擊,初步統計有百餘個貨櫃落海或變形,但無危險品及海洋汙染物質,不過,因天後惡劣港口關閉,目前船隻還無法入港,已成立緊急應變小組掌握事情發展。 \n 發明輪此次事故共造成83個貨櫃落海、26個貨櫃倒塌變形,經查落海貨櫃中並無危險品及海洋汙染物質,且船身並無嚴重損害,發明輪遭遇海浪沖擊後,船長立即向澳洲當局主管機關AMSA通報。 \n 發明輪本航次實際裝載3307TEU(20呎標準櫃),落海貨櫃中主要包含陽明海運34個貨櫃、長榮海運21個貨櫃及東方海外的5個貨櫃。 \n 陽明海運表示,發明輪位於雪梨港外並取得進港許可,但惡劣天候影響,港口關閉無法進港。 \n 陽明海運表示,正設法安排讓發明輪儘速進港處理受損貨櫃;對於已落海的貨櫃,也已由船東責任保險公司(Britannia P&I)規畫進行打撈及清除工作。 \n 陽明海運也安排驗船師進一步檢驗,進行必要維修,以確保船舶適航性,同時船東責任保險公司代表亦完成準備,待發明輪進港後即可進行公證等後續處理。 \n 另外,陽明海運也已依貨櫃裝船清單通知裝貨港,將於發明輪靠岸後清查受損貨櫃名單,將完整資料提供予各裝貨港以利通知客戶,避免客戶權益受損。

  • 疑湧浪過大 台北港1引水人爬梯登船落水亡

    交通部航港局北部航務中心表示,今晨6時25分,引水人、台北港引水人辦事處主任袁順光,在台北港外1.5海浬處準備登船引領長榮海運貨櫃輪長都輪進港,不料爬引水梯時,疑似因為湧浪過大,不慎落水。位於左近的領港艇於6時33分將袁順光救起,並立即施予CPR,並於7時由在E16碼頭待命的救護車送往馬偕醫院,但袁8時28分仍宣告不治。 \n \n北部航務中心主任張德義表示,目前需海巡署人員做筆錄及檢方相驗。他指出,颱風剛過境,港口外湧浪仍大,但初步了解台灣港務公司基隆港務分公司台北港營運處有遵守封港標準。 \n \n張德義表示,台北港封港標準包括7級風暴風半徑到達台北港前8小時,還有起霧能見度達1公里以下,需管制進出。他說,目前未以浪高做為判斷標準,因為大小船隻抗浪的耐受度不一,因此交由第一線人員判斷。

  • 花蓮海邊湧長浪 船筏翻覆1人落海

    花蓮海邊湧長浪 船筏翻覆1人落海

    颱風尼伯特遠颺,但花蓮海邊仍湧現長浪,今天上午9時多一艘船筏在花蓮港東堤附近翻覆,海巡人員發現,出動空勤救援,將落海1人救起,但無呼吸心跳,目前已送花蓮慈濟醫院。1050710 \n

  • 瘋狗浪8死 檢認定無人為疏失

     新北市樹林社區大學去年11月9日到龍洞鼻頭角戶外教學,8名學員不幸被瘋狗浪捲入海中喪命。檢方認定無人為疏失,予以簽結。 \n 基隆地檢署今天表示,承辦檢察官在事故發生當天隨即著手調查有無人為疏失,除曾率隊前往履勘外,並參酌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成功大學及台灣大學3校學者的意見。 \n 學者調查報告提到,超級強烈颱風海燕所形成的長浪,推湧經過1600公里外事發海岸時,因該處海岸恰為垂直岩壁,長浪衝擊岩壁而能量向上竄升,瞬間形成湧浪,將遊客吞沒並捲入海中,長浪經過1600公里仍造成如此鉅大災害,「是過去所未見,也難以預料」。 \n 另外,檢方根據當天參與活動的11名學員陳述,提到事故發生地點距大海有50公尺遠,中間又隔著礁石,在3波瘋狗浪來襲前,海面並無出現大風浪的跡象,且隨後又恢復平靜。 \n 檢方偵查後,認定龍洞瘋狗浪事故屬於難以事先預防的「突發天災」,並未發現有人為疏失,予以簽結。1030506 \n

  • GUINNESS黑啤酒 全新上市

    GUINNESS黑啤酒 全新上市

     全球領導酒商DIAGEO旗下銷售第一的黑啤酒品牌「GUINNESS」醇黑生啤酒即日起於7-11、全家便利商店、家樂福、愛買、頂好超市、楓康超市等各大連鎖通路全新上架。 \n 「GUINNESS」醇黑生啤酒源自愛爾蘭都柏林於1759年創立的ST. JAMES’S GATE酒廠,以釀造黑啤酒為主,並在1988年創新推出專利氣囊科技,風靡至今遍布全球150國家。GUINNESS利用獨一無二啤酒釀造工藝創造出濃郁滑順的口感以及令人驚艷的視覺體驗,如黑寶石般的泡沫浪湧及濃厚的大麥焦香味撲鼻。GUINNESS堅持「與眾不同、總是給你更多」的獨特感受替品牌創下歷久不衰的好口碑。專利的氣囊科技也讓消費者輕易的就可以喝到像酒吧一樣濃郁柔順的醇黑生啤酒。 \n 業者表示,GUINNESS魅力來自獨家的釀造工藝,其中的獨家成分更多了烘培大麥,將發芽大麥以230度高溫烘培,形成深褐色澤呈現出閃亮的黑寶石色酒液,是GUINNESS醇黑生啤酒獨一無二的特質。而採用比一般啤酒更多高質量的啤酒花,則是創造濃郁香醇口感的關鍵之一。並且使用從18世紀沿用至今的專利天然酵母發酵啤酒,確保最佳的口感與香氣獻給全球愛好者。而最後制勝的關鍵在於來自愛爾蘭都柏林Wicklow山脈純淨富含微礦物質的水源釀造,成就出更多獨特魅力的絕妙風味。 \n 對喜歡啤酒的消費者來說,很多人總覺得罐裝啤酒口感,總是比不上在酒吧現飲的生啤酒那樣好喝,但GUINNESS創新突破,利用「專利氣囊科技Widget Technology」高壓封存70%氮氣與30%二氧化碳,一開罐後,混合的氣體透過氣囊內的小孔噴出,製造大量細微氣泡形成美麗浪湧和綿密泡沫,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在家享受,彷彿置身酒吧享用生啤酒的完美外觀和絕佳口感。 \n GUINNESS建議罐裝的最佳飲用方式,遵循完美6步驟,在家也能輕鬆享受如在酒吧現倒般的濃醇順口,每次的開罐都能製造獨特氣泡浪湧,在品嘗GUINNESS絕佳口感外也能欣賞醇黑生啤酒的完美外觀,當浪湧漸漸平息後在杯頂形成一層厚實綿密的白色泡沫,形塑了黑白分明的獨特外型,綿密白色泡沫隔絕空氣與酒液接觸,有助於維持啤酒的冰涼溫度。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海邊湧浪 釣客泳客一死一失蹤

     基隆市卅一歲黃姓男子,近期因學習海泳有心得,常在假日獨自前往大武崙沙灘練習,不料,就在農曆七月卅日、基隆鬼門關的前一天,黃男前往海泳竟一去不赴返,至今下落不明;無獨有偶,昨凌晨兩名釣客於海大附近防坡堤海釣遭大浪襲捲,造成一死一傷的憾事。 \n 三巴颱風雖未直撲台灣,但外圍環流及東北季風影響,使基隆沿岸出現超強風浪。岸巡人員表示,十五日開始沿海皆出現三到五公尺的浪高。 \n 十五日下午二時許,黃男獨自駕車到大武崙沙灘,興致勃勃地朝著沙灘前進,下水前黃男還將拖鞋整齊地擺在沙灘上,不料黃男這一下水,卻再也沒了音訊,僅剩下監視器拍下他失蹤前最後一個身影。 \n 岸巡人員表示,事件調查至今,暫排除自殺的可能性,因黃男當天還與家人約定晚間共餐,最後卻失約讓家屬著急報案協尋,但目前為止都尚未找到黃男下落,至於鬼月傳說,岸巡人員透露恰好在當天出事,真的有點「玄」。

  • 颱風天冒險出航 船員怒吼

    颱風天冒險出航 船員怒吼

     天秤颱風對馬祖影響雖有限,但所帶來的側浪與湧浪,仍讓馬祖東莒猛澳港成為「危港」,廿六日船長強行靠港,卻造成船上粗纜線全斷、兩船員輕傷案件,消息披露後,許多東莒人聲援,「難道要死人,政府才知道東莒港有多爛?」 \n 往返馬祖南竿與莒光的「馬祖之星」,代船長董宇涵解釋,猛澳港靠港條件差,偶爾又有「湧浪」(從海底往海平面湧上海水),加上天秤導致浪大,廿五、廿六日兩天靠港時,船身劇烈搖晃,拉力之大,連船上纜繩都應聲斷裂,同船兩位船員也因此被打到小腿受傷。 \n 董宇涵說,他事後透過公司要求廿七日臨時停航,但被主管離島航線的連江航業拒絕,他為完成合約,在取得旅客同意後,暫以「靠港不下船」解決,並將過程放上網路,他的媽媽看到後,甚至哭著叫他「不要上船」,顯見當時海象惡劣。他盼相關單位能拿出辦法,莫讓莒光居民暴露在危險中。 \n 連江航業董事長曹昇華則說,「那是他學藝不精!」猛澳港碼頭船位過小,噸位較大的馬祖之星本易受湧浪影響,為避免此情形,公司早在合約內明定,「海象不佳時,需找替代船隻開航」,並非強迫馬祖之星一定要出海;至於拒絕停航,係公司專業判斷,並非罔顧民眾權益。 \n 連江縣政府則強調,已針對改善馬祖各島碼頭條件,擬定五年期「馬祖港埠改善計畫」,正送行政院審核中,縣長楊綏生對此事也很重視,不會罔顧離島居民權益。

  • 《人間好文》海的姊妹貝貝

    《人間好文》海的姊妹貝貝

     從熱愛海濱的女孩,蛻變成如今的衝浪長板天后,這一切,倒也分毫沒動搖貝貝的生活。台東外海,太平洋的浪低緩地呼吸著,一吐一吶之際,那潮差的弧度極美,她準時五六點起床,收拾裝備,躍上那台九人座的小巴,排檔,低哼著歌,前往,巡視每一個浪點,涉足,入水,開啟她又是新鮮的一日。 \n 彷彿,驀然,常常我端坐浪板上,煙水迷濛間也就過了這些年;浪來,貝貝划水在我的前方,剎時,她將浪板轉向,身子下趴,啪啪啪雙臂划了幾下,湧浪將她拱高,倏忽衝出,浪底轉向,我在她的背後看她修長的身子飛湧著,迴旋著。一道浪,結束了。遠山上的台灣欒樹,一株一株地花開,紅了;山頭,由炎夏盛綠,轉進了下半年的水彩畫,我坐在浪板上看。一隻海岸山脈的鷹臨到海面,我們的頭上,貝貝從岸邊慢慢划水回來。鷹圓弧地盤旋而上,往左、往右、往上、往左、再往右,於無形的大氣中,自然劃出一座天井。 \n 又過了這麼多年了,我們的友情,那些喝過的酒,滴過的淚,暗藏有說出又沒說出的心事。雙魚座的貝貝,有點浪漫的傻氣,但渾身閃露著浪人的生猛之氣。她把自己的人生製得像一則故事,故事串久了,自然生成出一股傳奇力量,繞著她,盈漫光輝。 \n 我們剛初識時,貝貝住在屏東佳樂水海邊,過著貧窮度日的衝浪生活。這幾年,她的人生好像轉了彎,贏得越來越多的獎牌,冠軍不間斷,外界加冕她響叮噹的封號:台灣長板天后。彷彿人群與浪潮,就該追著她跑,高高地供奉於海上。 \n 海魚配鍋飯 不改衝浪痴 \n 從熱愛海濱的女孩,蛻變成如今的天后,這一切,倒也分毫沒動搖她的生活。貝貝,還是同我們最初結識時一樣,只要那一天清晨陽光初開,於露珠的微曦中,我們見到前方太平洋的浪低緩地呼吸著,一吐一吶之際,那潮差的弧度極美,她必定還是準時五六點起床,收拾裝備,躍上那台九人座的小巴,排檔,低哼著歌,前往,巡視每一個浪點,涉足,入水,開啟她又是新鮮的一日。 \n 貝貝是台北女孩,祖籍上海,旗人後裔,從小在東區長大。未衝浪前,是光鮮亮麗的夜店經理。迷上衝浪後,她先移居金山海邊,兩年後再遷居墾丁佳樂水。最後,機緣巧得不可置信,在同一年我們為了美好的台東浪,駐紮東海岸。 \n 最初,我們在南台灣天天一起下浪時,貝貝一周的生活費就是五百塊。五百台幣?是的,不可思議的實情。扣除油錢、牛奶費、房租,她僅剩悉數一巴掌的餘額,度過七日三餐。油錢是為了驅車前往浪點,牛奶是為了維護運動量大的骨質──咸是衝浪必需。 \n 有時候我見她晚餐就是一條海魚配一鍋飯,窮到勉強度日的辛酸。常去的小麵攤老闆娘會找各樣理由把剩菜塞給她。但,這些都絲毫不減損貝貝定居海邊的熱情。一簞食,一瓢飲,撐一口氣。有時在海邊衝浪倦了,在沙灘屈肱枕之。她是安貧樂道,樂於悠遊浪頂之道。 \n 認識那一年,她在墾丁大街的店家打工,月薪一萬八,卻選擇租住離佳樂水最近的啞口海,距離上班地點有二十多公里遠,日日返復,油錢耗去她大量的所得。眾人皆知,這不是她考量的重心。她只為了每天上班前後,可以迅速地飆往浪點,開心下浪。 \n 常常我見,她下班時攜著浪板,從停車場跑過沙灘跑向海邊來的眼神,多麼熱烈地想要把握住這天光暗黑前的最後時分。那是疲憊一天的卸甲期。最最單純的期盼眼神,多少人童年期後便已失去,多少浪人又因為純粹的渴望與海相處而重新喚回。 \n 東部新移民 逐白浪而居 \n 剛來台東那年,貝貝跟幾個朋友合夥在東河村開了家衝浪店。我們都是東部新移民,首次棲居住於原民部落。青春到處便為鄉,這個遲來卻永不嫌晚的熱情友誼村莊。 \n 東河村,位於台東市北方四十公里處。由台東市出發,自行駕車費時半小時,客運時間則近一個鐘頭。我常見那些寂寞的原住民老媽媽,搭載計程車前往市區看病。這裡同所有原民村落一樣,人口稀疏,住民六七百人,青壯人口都外移工作了。老人與小孩隔代教養,是所有偏鄉濱海人民的命運。 \n 剛來東河那一年。夏天,那時候,丁丁還開一台發財車,後車廂斗篷下塞滿鳳梨。丁丁去嘉義大林批來的,黃澄澄,葉帶刺,甜,卻悍得很。夏季每日他開車前去花東交界的北迴歸線風景區販賣。賣給陸客。陸客寶島鳳梨新體驗,一顆兩百新台幣豪爽地買。買空一車荷包滿滿的國民外交。這就是丁丁每年僅只一季的打工仔生活。賣掉好幾車的土鳳梨,撈上幾十萬的現金後,年中篩下的日子,就只剩下衝浪。 \n 貝貝就跟去當助手好幾次。早上四五點出門,一路巡視著東海岸的浪況北上,午後攢夠了今日食糧,回程亦不辜負南下油資。順道撂下身子,挑在八仙洞或宜灣下浪。 \n 我等白浪開始適應這裡的環境。貝貝,還是固定每天早晚各下浪一次。我們開始探索東海岸各個浪點,捉摸那些海岸礁岩地質線的脾氣,熟背那沿岸流向,默識那隨季節翻轉的精彩浪況,時而規模,時而低淺,不一而足,瞭若指掌。 \n 南北浪人聚 部落喜迎客 \n 東河村是傳統的阿美族部落,貝貝才搬來這沒多久,全村就都認識了這位每天穿著比吉尼自由穿梭的姑娘。隨著越來越多的南北浪人來此探訪,貝貝成了村子裡的公眾指標人物,連換個男朋友也成了部落耳語的大事。 \n 因著衝浪迷人的磁吸力,貝貝率真不羈的性格,開始跟當地原住民融為好友。衝浪店不知不覺中成了兜攏當地原住民孩子的聚集地。他們三不五時就晃到店裡來。午後,悠悠晃晃的東河村陽光中,每張長椅上常躺滿了午寐的青少年。 \n 比鄰海景的村落,在地阿美人從未見識過衝浪運動,部落少年遊蕩也不是辦法,貝貝開始教這裡的國高中生衝浪,並且向全台浪人及廠商募集二手用品,資助孩子一圓衝浪之夢。浪板一張,往往要價兩三萬;一件冬季的防寒衣,至少五六千;若不是貝貝,原住民孩子大概很難入手這項運動。更何況他們的教練,是全台最頂尖的衝浪女神。 \n 大型節日時,東河村簡直成了聯合國,尤其過年、聖誕節等長假,遠從香港、日本、或大陸的朋友都趕赴東河好浪。全台各地的衝浪車擠在村裡川流不息。這最遙遠的東海岸部落,在全球節日裡搖身一變成為國際村,英美法日德西印尼……各家國籍皆有。那時,我們總群聚貝貝家吃飯。村裡的孩子老稀奇著這些西方臉孔。 \n 孩子開始願意讓我們認識。單純,是這裡每位原民孩子的天然印記。毫無心機的眼神隨時訴說著他們善良的一面;然而,天真也意味他們容易習得大人不良嗜好,如人手一枝菸,如很快沾染酒精。 \n 這裡頭,小凱是屬於乖的孩子,說「乖」,並不是說其餘的孩子「壞」;小凱就讀此地的省中普通班,顯然花過一些功夫,認真讀書才考得進去。他精瘦,結實;外表看來就是苦幹的孩子,印象中,他不常出現喝酒的場合,顯然還有正事要忙。這樣的積極度,使得他和多數的原住民孩子不同。 \n 小凱出生後不久,就被他的父親遺棄了。親叔叔跟祖母一起將他扶持帶大。叔叔叫阿良,我們剛到台東時,常見阿良到衝浪店喝酒。原住民好歡愉好熱鬧是天性,但好酒未必是。只是多數部落的日常生活平淡無事,酒又取得容易,一聚集起來,鬧哄哄便開始飲酒。 \n 許多的夜晚,族人們嗑完火鍋,痛飲個兩三杯後,就會開始歌唱,起舞。那就是台東最尋常可見的夜,也是東海岸最古樸可貴的夜。多少世代以來,這裡的土地,朗朗充斥著族人醉舞踏地時的振拔聲,空氣中滿是族人高亢嘹亮的音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