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準主權的搜尋結果,共15

  • 保釣 江啟臣邀蔡出海護主權

    保釣 江啟臣邀蔡出海護主權

     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通過將釣魚台改名登野城尖閣,國民黨昨開記者會譴責日本,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批評國安團隊完全失職,這個案件消息傳出已經好幾個禮拜,都無法避免。江啟臣也邀請蔡英文總統一起出海護主權,朝野黨團一起去釣魚台。 \n 先前提案將釣魚台改名為「頭城釣魚台」的宜蘭縣議員蔡文益,今(23)日將成立「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因應,宜蘭縣長林姿妙也呼籲中央與地方站在一起,共同維護主權與漁權。 \n 國民黨昨發布民調,在滿分10分的情況下,有近7成受訪者認為,在處理釣魚台爭議上,政府要以強硬的態度回應日本,有49.8%認為,政府的回應只是嘴巴說說而已,沒有具體行動。 \n 江啟臣說,對於釣魚台主權,蔡政府應該要硬起來,改名通過等於我國對日外交完全失敗,整個改名的消息已經傳出來好幾個禮拜,國民黨也開了多場記者會,還是完全無法避免。蔡總統對此應該向日本表達抗議,並召回駐日代表謝長廷,因為他明顯失職,必要時也應該撤換。 \n 國民黨團書記長蔣萬安表示,國民黨態度很清楚,就是主權寸步不讓,對日本表達強烈譴責跟抗議,反觀蔡政府軟弱毫無作為,謝長廷說表達嚴正立場跟關切,為何「抗議」兩個字不敢說出口? \n 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說,當主權被日本侵犯時,總統府下午還要開監委提名記者會,顯然民進黨是忙著酬庸分官,棄主權於不顧。領土爭議是很嚴重的,最近發生大量死傷的中印邊界,就因為一個虛線都差點進入準戰爭狀態,代表國家主權的重要性,寸土都不能讓。 \n 林為洲批評,回想當傳出日本地方議會要給釣魚台改名,至今從總統府、外交部、駐日代表處,一次正式記者會都沒有開,都只是發聲明,還講得軟趴趴的。國民黨團將要求臨時會朝野共同發表聲明,譴責日本侵犯中華民國主權,也呼籲朝野政黨一起出海護主權。

  • 批綠對日軟趴趴 江啟臣邀蔡出海護主權

    批綠對日軟趴趴 江啟臣邀蔡出海護主權

    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通過將釣魚台改名登野城尖閣,國民黨今天開記者會譴責日本,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批評國安團隊完全失職,這個案件消息傳出已經好幾個禮拜,都無法避免。江啟臣也邀請蔡英文總統一起出海護主權,朝野黨團一起去釣魚台。 \n \n江啟臣說,對於釣魚台主權,蔡政府應該要硬起來,改名通過等於我國對日外交完全失敗,整個改名的消息已經傳出來好幾個禮拜,國民黨也開了多場記者會,還是完全無法避免。蔡總統對此應該向日本表達抗議,並召回駐日代表謝長廷,因為他明顯失職,必要時也應該撤換。 \n \n國民黨團書記長蔣萬安表示,國民黨態度很清楚,就是主權寸步不讓,對日本表達強烈譴責跟抗議,反觀蔡政府軟弱毫無作為,謝長廷說表達嚴正立場跟關切,為何「抗議」兩個字不敢說出口? \n \n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說,當主權被日本侵犯時,總統府下午還要開監委提名記者會,顯然民進黨是忙著酬庸分官,棄主權於不顧。領土爭議是很嚴重的,最近發生大量死傷的中印邊界,就因為一個虛線都差點進入準戰爭狀態,代表國家主權的重要性,寸土都不能讓。 \n \n林為洲批評,回想當傳出日本地方議會要給釣魚台改名,至今從總統府、外交部、駐日代表處,一次正式記者會都沒有開,都只是發聲明,還講得軟趴趴的。國民黨團將要求臨時會朝野共同發表聲明,譴責日本侵犯中華民國主權,也呼籲朝野政黨一起出海護主權。 \n \n

  • 閹割民國史 釣魚台難保

    閹割民國史 釣魚台難保

     日本沖繩石垣市議會提案,擬更名釣魚台為「登野城尖閣」,漁民及在野黨揚言登島抗議,官方口頭捍衛釣魚台主權,卻連抗議二字都說不出口。 \n 蔡英文定調我國立場是「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主權範圍所及。跟有領土爭議的國家,我們的立場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蔡英文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抄襲馬英九在2015年借鏡《東海和平倡議》經驗提出的《南海和平倡議》16字訣─「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但蔡既沒有強調「主權在我」,何來「共同開發」? \n 更糟的是,蔡英文在520就職講演中,活生生地將中華民國的歷史臍帶,從1949年起一刀斬斷。在她的口中,中華民國成了只有70年歷史的中華民國台灣。這麼一來,等於自我否認中華民國在1949年以前所擁有的主權和一切有關主權的主張,不僅放棄了對中國大陸地區的主權,也放棄了中華民國對南沙、東沙以及釣魚台的主權。再依照民進黨台獨的一貫邏輯─「中國從未統治過台灣,所以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同理,中華民國台灣從未有效管轄過釣魚台,釣魚台不是台灣的一部分,何來主權? \n 2013年馬英九政府曾經秉持《東海和平倡議》和日本簽訂了《台日漁業協定》,該協議僅僅是對釣魚台周遭重疊經濟海域的捕魚權作出協議,無關釣魚台的主權。而根據台灣漁民的親身經驗,台日之間雖有漁業協定,漁民赴釣魚台周遭海域捕魚迭遭日本驅離,但日本對中國大陸的海警公務船卻無可奈何。準此,關於釣魚台的主權爭議,足見台灣迄今從未拿出具體的行動來展現維護、捍衛釣島主權的決心。 \n 到如今,「助」日大使謝長廷先是沾沾自喜地宣稱「石垣市的舉動目的在反制中共」,蔡總統乾脆連主權都不提。不惜放棄釣魚台主權,也要與日本沆瀣一氣反制中共?這樣的邏輯,不是喪權辱國,什麼才是喪權辱國? \n 蔡英文的國慶講話和對釣魚台「宣示」的後遺症,還不止於此。蕭美琴奉派駐美後,蔡政府「親美愛日」的外交政策勢將衍生出更多矛盾。 \n 按憲法,總統是國家元首對外代表國家,統帥權國陸海空三軍,並有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換言之,總統才是國家對外政策的最高也是最後的決策者,各駐外大使必須服膺總統對於國家主權的看法和指令,在該駐在國執行任務,維護國家主權、捍衛國家利益。 \n 蔡總統都已經在國慶談話中閹割了中華民國的歷史和主權。那麼,當美國持續推動印太戰略,駐軍東南亞及日韓,對抗中國崛起時,若是主張釣魚台主權歸屬日本,南沙群島(包括太平島)主權責歸屬越南菲律賓時,試問蔡政府的立場為何?是「放棄主權」,與美國、日本、越南、菲律賓沆瀣一氣,共同反制中國大陸嗎?屆時,駐美代表蕭美琴若只能消極地傳達美國的訓令,那麼,她直不直達天聽,又有什麼差別?(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陳朝平》閹割民國史 釣魚台難保

    陳朝平》閹割民國史 釣魚台難保

    新冠肺炎疫情復燃,亞太地區風雲變色。北朝鮮炸毀了南北韓聯絡辦公大樓,半島緊張情勢上升;中印軍隊在邊境「肉搏衝突」,雙方互有死傷,印度增兵邊境;稍早時,日本沖繩石垣市議會提案,擬更名釣魚台為「登野城尖閣」,台灣漁民及在野黨揚言登島抗議。3則新聞都攸關主權問題,但處理手段大不相同。南北韓、中國、印度、日本,主張或捍衛主權的方式是行動,唯獨中華民國台灣,官方口頭捍衛釣魚台主權,卻連抗議二字都說不出口。 \n 沖繩石垣市議會主張更名釣魚台,蔡英文定調我國立場是「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主權範圍所及。跟有領土爭議的國家,我們的立場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蔡英文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抄襲了馬英九在2015 年借鏡《東海和平倡議》經驗提出的《南海和平倡議》16字訣─「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但是,蔡既沒有強調「主權在我」,何來的「共同開發」? \n 更糟糕的是,蔡英文在520就職講演中,活生生地將中華民國的歷史臍帶,從1949年起一刀斬斷。在蔡英文的口中,中華民國成了只有70年歷史的中華民國台灣。這麼一來,等於自我否認中華民國在1949年以前所擁有的主權和一切有關主權的主張,不僅放棄了對中國大陸地區的主權,也放棄了中華民國對南沙、東沙以及釣魚台的主權。再依照民進黨台獨的一貫邏輯─「中國從未統治過台灣,所以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同理,中華民國台灣從未有效管轄過釣魚台,釣魚台不是台灣的一部分,何來主權? \n 2013年馬英九政府曾經秉持《東海和平倡議》和日本簽訂了《台日漁業協定》,該協議僅僅是對釣魚台周遭重疊經濟海域的捕魚權作出協議,無關釣魚台的主權。而根據台灣漁民的親身經驗,台日之間雖有漁業協定,漁民赴釣魚台周遭海域捕魚迭遭日本驅離,但日本對中國大陸的海警公務船卻無可奈何。準此,關於釣魚台的主權爭議,足見台灣迄今從未拿出具體的行動來展現維護、捍衛釣島主權的決心。 \n 到如今,「助」日大使謝長廷先是沾沾自喜地宣稱「石垣市的舉動目的在反制中共」,蔡總統乾脆連主權都不提。不惜放棄釣魚台主權,也要與日本沆瀣一氣反制中共?這樣的邏輯,不是喪權辱國,什麼才是喪權辱國? \n 蔡英文的國慶講話和對釣魚台「宣示」的後遺症,還不止於此。蕭美琴奉派駐美後,蔡政府「親美愛日」的外交政策勢將衍生出更多矛盾。 \n 按憲法,總統是國家元首對外代表國家,統帥權國陸海空三軍,並有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換言之,總統才是國家對外政策的最高也是最後的決策者,各個駐外大使必須服膺總統對於國家主權的看法和指令,在該駐在國執行任務,維護國家主權、捍衛國家利益。 \n 蔡總統都已經在國慶談話中閹割了中華民國的歷史和主權。那麼,當美國持續推動印太戰略,駐軍東南亞及日韓,對抗中國崛起時,若是主張釣魚台主權歸屬日本,南沙群島(包括太平島)主權責歸屬越南菲律賓時,試問蔡政府的立場為何?是「放棄主權」,與美國、日本、越南、菲律賓沆瀣一氣,共同反制中國大陸嗎?屆時,駐美代表蕭美琴若只能消極地傳達美國的訓令,那麼,她直不直達天聽,又有什麼差別?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

  • Fed無限QE 新興短高收來勁

     2020年美國重回零利率且推出無限QE,利差交易有利之後熱錢回流亞洲與大陸,加上分析師預估新興市場可望領先成熟市場復甦,投信法人預期皆有利新興短期高收益債漲升行情;就布局時點來看,由於新冠肺炎病毒的影響,新興國家經濟成長率衰退將集中在第一季與第二季,在此狀況下,金融資產風險5月中旬過後可望降低,第二季正是逢低布局新興高收債良機,其中又以新興短高收相對看好。 \n 台新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指出,2020全球金融市場深受新冠肺炎影響,但新興高收債企業償債高峰是落在2022年,JPM預估2020全球新興高收債違約率仍不到5%。 \n 隨著新興短債的收益率和利差都達到十年來的高位,再加上美國國債等低收益債券的數量不斷增加,預期在債市風險下降,經濟回穩後,資金將湧向一些被錯殺的高質量信用債券,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將優先受惠。 \n 尹晟龢指出,新冠肺炎衝擊企業活動,可能導致債市違約率上升,不過,全球政府與央行宣布了前所未有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方案,以應對全球經濟產生未知影響的擔憂;另一方面,新興市場經過近幾年的積極再融資,債務存續期間得到了延展,企業也能夠以較低的利率再融資,在病毒危機爆發之前,新興公司的基本面狀況相對良好、淨槓桿率接近七年低點,總體上有利於債務。 \n 群益全球新興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李忠泰指出,油價波動對新興債市的影響程度較輕,主要由於新興市場原油相關發債企業大多為該國產業龍頭且具備國營企業角色,意即相關公司發行的債券擁有準主權債(Quasi-sovereign)的特質,政府隱含支持度很高,風險承擔能力較佳,也因此對油價的敏感度較低。 \n 由於全球各國同步擴大振興計劃,根據外資統計顯示,金融海嘯後受惠於新興市場經濟基本面明顯改善,系統性危機事件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配合上述的觀察以及低利率的環境,長期而言料將使新興市場債重回上升趨勢,若疫情緩和,預期新興市場債將因高殖利率與準主權債的特質而重新獲得資金青睞。

  • 郭正亮:新政府延續登太平島 有助穩定兩岸關係

    郭正亮:新政府延續登太平島 有助穩定兩岸關係

    針對昨雙英會提及太平島主權議題,前立委郭正亮31日於「美麗島電子報」撰文分析,認為國、民兩黨在太平島上的立場和政策其實相距不遠,認為準總統蔡英文可延續馬總統的「登島護主權」行動,除有助新政府穩住兩岸關係,亦可提升太平島為南海和平之島。 \n \n文中表示,雙英會中,馬首先向蔡喊冤,澄清在太平島議題上,並沒有和中國大陸合作,還語帶抱怨表示希望民進黨在太平島議題上不能缺席;蔡立刻提醒馬不要「誤判民進黨立場」,表示「其他立委可能有不同看法,但民進黨立場應以黨中央為主。 \n \n文中分析,馬總統澄清登島行動,是為凸顯國家主權,與中國大陸無關;蔡英文澄清民進黨堅持太平島主權,部分立委的放棄太平島言論或批評馬英九的登島行動,不能代表民進黨。顯示國、民兩黨太平島立場和政策,其實距離不遠。 \n \n文中指出,為避免刺激周邊國家緊張,不隨美國單方起舞,盡量尋求美中兩大國諒解的多贏策略,正是蔡英文南海政策的基調。但在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日益浮上檯面,美中兩大強權軍事抗衡增溫,台灣若「不選邊、不惹事」,始終沒有積極作為,最後很可能會對南海議題完全失去國際話語權。 \n \n文中強調,對新政府來說,太平島未必只會帶來頭痛,也可能帶來利多。延續馬總統的登島護主權行動,將有助於新政府穩住兩岸關係;提升太平島成為「南海和平之島」,將有助於新政府拓展台灣的南海角色。

  • 「類主權基金」有助引入超額儲蓄投資 彭淮南按讚

     我成立「類主權基金」、520後有影!央行總裁彭淮南昨(24)日公開認同「類主權基金」的設立,並強調「類主權基金」不是主權基金,是一種國家級的投資公司,若可以依照此思維建構,有助把超額儲蓄引入投資,「是不錯的構想」。 \n 彭淮南3月上旬在立法院財委會質詢時,首度回應準總統蔡英文提出的「類主權基金」想法,是類似國發會的國發基金,他贊成由國家組成「投資台灣」的大型基金,達到解決國內超額儲蓄及投資不振的多重結構性問題。 \n 央行昨天第3度降息,對於今年經濟表現,彭淮南憂心「不易明顯成長」,外界質疑「寬鬆貨幣政策已經失效」、「央行立場進退維谷」,今年經濟成長率恐怕連1%都不保。對此,彭淮南表示,台灣儲蓄很豐沛,政府要想辦法導入國內投資,提高國人投資台灣的意願,今年將因去年低基期的因素,下半年經濟數據會好些,要給國人有信心。 \n 但他也說,救經濟不能只想用降息等「單一藥方」,應搭配擴大財政支出,創更大乘數效果。

  • 浩鼎案還在查 類主權基金急甚麼?

    浩鼎案還在查 類主權基金急甚麼?

    準總統蔡英文日前提出打算成立類主權基金,世新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吳統雄今日在《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投書建議蔡政府,在實施之前還是要多想想;尤其必須從制度上確認是否會發生「五鬼搬運」弊端的可能?只要投資必有風險,也可能無利潤、造成虧損,政府的角色是否可以代人民決定投資? \n該文指出,蔡政府所主張的主權基金已經明示將投資生技產業,但是目前還有浩鼎案放空套利是否有內線交易等疑點尚未查明,該案與政治人物是否有複雜糾葛也尚未釐清,在此環境下,是否宜對該產業急於鼓吹,確實值得深思。 \n另外,外匯存底是人民的錢,並不是政府的錢,管理上應重保管,而不是從事有風險的投資,政府是否可以立法代人民決定投資仍值得推敲。況且,中央銀行也已表態不會以外匯存底作為類主權基金的資金。 \n更重要的是,從過去公立基金幾項人為錯誤投資案來看,操盤者常受上級行政主管影響,虧損也無責,是否可能發生「五鬼搬運」的弊端? \n

  • 社論-以監督條例為民共善意互動起點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主席日前接受媒體訪問表示,九二會談達成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是歷史的事實,她願意與大陸共同維護20多年來,雙方依此一歷史事實所建立的交流、協商成果,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與發展。對照她和民進黨其他高階人士於當選後表示尊重九二會談「精神」,及選前說「九二共識只是一個選項」,或更早先不承認有此共識,她顯然正逐步往中間靠近;對於兩岸關係未來的和平發展而言,應是正面的一步。 \n 不過,這些畢竟只是闡釋「理念」的話語,以後還是要看它放到實際政策上,到底代表了怎樣的不變或改變。這種機會很快就會來到,就是下月下旬新立法院開議後,有關「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從318學運之後,兩岸間要簽署任何協議,顯然都必須等待「監督條例」先行通過。除非民進黨政府未來不再和對岸簽署任何協議,否則勢必要對此表態。 \n 未通過的法律草案,在新國會開議時都自動歸零,不妨檢視上屆會期中曾出現過的「監督條例」版本,來了解其中的奧妙。各版本值得注意之處至少有二,一是立法的基礎,也就是兩岸關係定位,二是監督的實質內容,也就是國會監管談判過程的程度。就兩岸關係而言,前面一個層面是重點之所在,所以我們可以看看不同版本在這方面有何不同。 \n 國民黨的版本名為「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訂定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其第一條條文的說明中言明:「本條例係在現行《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之規範架構基礎上,進一步建構兩岸協議處理及監督機制。」所以其制訂的基礎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 \n 回過頭來看《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內容:其第一條言明立法宗旨為確保台灣地區安全與民眾福祉,規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之往來,並處理衍生之法律事件。第二條則定義「台灣地區」為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及「政府統治權」所及之其他地區,而將「大陸地區」定義為台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 \n 光看這兩條,就知道此條例和中華民國憲法的一致性,也看出「九二共識」之意義。《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把我國的「治權」和「主權」視為不同的觀念;治權只及於「台灣地區」,而宣示主權的「領土」則包含「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這樣的作法和憲法中「領土」的定義,也就是包含整個中國的「固有疆域」一致。此種主權觀念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所謂的「一中」,換言之,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完整的固有疆域,其主權屬於中華民國。而所謂「各表」,就是從我方立場來看,這個「一中」是中華民國。 \n 如果不把主權和治權分離處理,而把治權視為主權,認為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只限於台、澎、金、馬,其實就等於把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架構推翻了,那當然也就等於推翻了九二共識。所以,對於中華民國憲法現行架構盡到忠實表達義務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非常重要的指標性法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是否立基在這個條例之上,確實是兩岸政策走向的關鍵。 \n 在上一屆立法院,民進黨團提出的「監督條例」,立場完全不同,其名稱為「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而其第一條立法意旨為「為規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以下簡稱兩國協議)之相關事宜,特制定本條例。」其第四條更明言兩國協議應本平等互惠之原則,以保護國民權益,促進「兩國」之合作。此版本顯然脫離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而明確地將「兩國論」表達於法案名稱和內容中。 \n 在立法院擁有5席的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強調,學運期間民進黨與親民黨都簽字同意民間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若現在反悔,必須向民眾交代為什麼改變。居於多數的民進黨如果採取學運版本,代表推翻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推翻憲法的主權架構,也就推翻了九二共識,對兩岸關係可能造成的衝擊,蔡準總統與民進黨應已有清楚的認知。 \n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必須符合《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九二共識的兩岸關係架構,這是蔡主席和民進黨必須面對的課題,也是蔡主席所領導新執政黨兩岸政策的試金石。

  • 入亞投行若遭矮化 財部:拒參加

    入亞投行若遭矮化 財部:拒參加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於北京正式簽署,其中亞投行協定第3條第3款需由他國代為提出加入的規定,被視為「港澳條款」。對此,包括我陸委會及財政部6月30日晚間重申,這個條款是對香港適用,台灣是主權國家與該條款無關,不用對號入座,同時也鄭重強調若有矮化我主權問題,寧可不參加亞投行。 \n 洪秀柱提3原則 \n 財政部次長吳當傑強調,我國在亞銀是享有完整權益成員,將爭取以亞銀身分申請加入亞投行,入會名稱將以Chinese Taipei為底限,並不會接受包括Taipei,China等不符人民期待的名稱。我國與中國大陸無隸屬關係,該條款與我國申請入會無關,未來「不會」也「不可能」接受亞投行按上述條款規定處理我國入會事宜。 \n 財政部特別提出說明,亞投行協定是各意向創始成員共同合議,該協定第3條揭示,是對歐銀及亞銀成員開放申請資格。至於不享有主權的香港,從一開始即附屬於中國大陸代表團參加會議,故該協定第3條第3款明顯是為香港申請入會所規範,與我國申請入會無關,無需對號入座、自我矮化。但吳當傑也強調,若入會程序要用協定第3條第3款,將不符合我「尊嚴、平等」原則,有矮化我主權問題,財政部寧可不參加。 \n 中國國民黨準總統參選人洪秀柱也發表聲明指出,我參與亞投行應保有「積極爭取、捍衛國格、尊嚴平等」3原則,呼籲北京正視中華民國政府存在事實,勿傷害台灣人民尊嚴與情感,中華民國同意以亞銀會員「身分」加入亞投行,但絕不接受使用亞銀會員「名稱」(「Taipei,China」中國台北)。 \n 絕不接受中國台北 \n 洪秀柱表示,中國大陸與台灣是兄弟關係而非從屬關係,「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是底線,請亞投行現有各成員及國際能夠予以尊重。

  • 參與亞投行名稱 政院:不接受中國台北

     行政院昨(30)日就我國參與亞投行的名稱,明確表示,以亞銀會員身分申請加入,但名稱必須為我國可接受,不接受「中國台北」(Taipei,China);至於章程中有1條主權條款,我絕不會考慮。 \n 國民黨準總統參選人洪秀柱昨天提出3原則,強調我國可以亞銀會員身分加入,但「中華台北」名稱是底線,呼籲正視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事實。 \n 亞投行29日在北京簽署章程,行政院專案小組也在29日立即開會沙盤推演對我爭取加入影響。針對加入亞投行模式,政院高層表示,政府立場十分明確,就是以亞銀會員申請加入,但名稱必須為我方接受,底限是中華台北,但不接受中國台北。 \n 亞投行有3款入會模式,針對第3條第3款「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申請方,應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銀行成員同意或代為其向銀行提出加入申請」,此綠營口中的「主權條款」,政院高層表示,我國絕不考慮以此一條款申請加入,也不會有被矮化疑慮,只是有心人士見縫插針。 \n 據悉,名稱問題,各方研判陸方不會在年底或提前掀開底牌,一定會觀察台灣總統大選狀況,作為政治籌碼,即使我方提底限中華台北,但陸方並未有任何明確回覆。 \n 由於大陸態度不明朗,知情人士表示,我國透過各種管道遊說結果,有的表示對我加入樂觀其成,有的表示伺我正式申請再表達立場,觀望態度濃厚。 \n 由於我方先前已遞件申請加入成創始會員,年底亞投行生效之後,是否得重新申請,目前行政院已指示財政部去函詢問亞投行籌備處。

  • 倫敦市場 首現大陸準主權債券

     大陸國家開發銀行今天宣布,已在英國倫敦成功發行人民幣債券,分3年期、5年期、10年期三類,共人民幣20億元(新台幣98億元)。新華社稱,此為倫敦市場首見的大陸準主權人民幣債券。 \n 新華社報導指出,中國大陸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張旭光表示,國開行此次在倫敦成功發債,是離岸人民幣市場發展的又一里程碑。 \n 張旭光說,國開行的10年期債券,是在倫敦發行並掛牌上市的最長期限人民幣債券,有助完善離岸人民幣債券收益曲線。 \n 報導指出,此次發行的認購倍數約2倍,其中歐洲地區占30%。發行金額分,3年期6億元,5年期5億元,10年期9億元。 \n 大陸國開行主要以發債籌資,大陸市場年發債超過兆元,債券餘額占大陸總額1/5。自2007年首度赴香港發行人民幣債券,到本次倫敦發債,國開行累計境外發行人民幣債券280億元。1030915 \n

  • 社論-「九二共識」的真義 在「一個各表」

     在台灣,「九二共識」這個名詞大家都聽過,許多人都在引用,但是它的準確涵義卻少有人說得清楚,甚至還有人想否定它的存在。對於這個攸關台灣前途的概念與主張,我們不厭其煩願意詳加闡述如下。 \n 一九九三年辜汪會談開啟了兩岸正式協商大門,踏出兩岸緊密來往與互利互惠的關鍵第一步。但所有談判都必有共同接受的前提。沒前提,雙方不可能坐上談判桌。辜汪會談的前提,就是後來被前陸委會主委蘇起概括為「九二共識」的原則。只要談判雙方共同接受會談的前提條件,共識就已存在。至於此一共識是否寫入談判結果的文件,或是否被稱為「九二共識」、「九二精神」,或其他名稱,都無礙於此一共識存在之事實。 \n 獨派人物總說「九二共識」不存在,甚至暗示這是蘇起捏造的,其實都只抓住「當年兩岸往還文件中沒出現這四個字」而死纏爛打,並不能否定某種共識確已存在之事實。這裡我們依循慣例,將此共識稱為「九二共識」。 \n 「九二共識」的內容,北京方面認定是「一個中國」原則而不追究其內涵,台北則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僅就台北這方而論,台灣方面對「一個中國」的表述方式可見於國統會在一九九二年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中共當局認為『一個中國』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來統一以後,台灣將成為其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方則認為「一個中國」應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臺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 \n 我們即使僅依國統會決議,也可看出兩岸對「一個中國」的主權範圍是沒爭議的,亦即都把「中國」視為包含大陸和台灣。雙方存在歧異而不得不「各自表述」的部分(亦即沒達成共識的部分),只是對這個「中國」的「主權」如何透過「治權」來實現,各自立場不同。所以,「九二共識」中的「一中」是指無爭議的主權範圍,「各表」則是雙方各自對治權立場(如國號、政體)進行表述。準此而論,北京自然會說「九二共識」是「一中」,而「對未達成共識的部分(不得不)各自表述」,既是「各自表述」,當然不存共識。 \n 由此可見,「九二共識」下的中國,是主權統一、治權分裂的國家。我方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就是基於憲法增修條文和此一共識而明定「一國兩區」,將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都納入我方主張的主權範圍內。因此多年來,大陸從未抗議台灣吃他們豆腐,或是台灣把大陸矮化為一個區。 \n 至於馬總統所說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此話尤有深意。「主權」具有排他性,在同一領土內無法並存兩個主權。若兩岸互相承認主權,則中國立即分裂成兩個主權國家,故「互不承認主權」本屬應然。但在「一個中國」內,現有兩個政權,彼此必須正視事實,雙方才能和平交往,因此又需「互不否認治權」。前者是「一中」之法理共識,後者仍是「各表」之面對事實。 \n 釐清、遵守「九二共識」之後,兩岸間的紛紛擾擾都可化解。以大陸護照印有台灣風景為例,大陸的治權雖不及於台灣,但無礙其法理主權及於台灣,這正是大陸的「一中各表」。如今陸委會針對大陸新護照,要求大陸「擱置爭議、正視現實」,那麼中華民國是不是也不能把長江、黃河列入我國官文書呢?這似乎把主權、治權混為一談。因為兩岸對主權範圍本無爭議,如何擱置?北京並未要求台灣人民申請大陸護照,可見他們也沒有漠視治權分裂之現實。 \n 兩岸局勢如兄弟鬩牆。早年不但互不往來,甚至援引外力與對方對抗。時過境遷後,兩人放下仇恨,深覺互動往來、恢復家人關係才屬明智。 \n 「九二共識」看似複雜,其實也很簡單,誠意而已矣。

  • 觀念平台-避免戰爭 亟需彈性主權論想像

     面對釣魚台的態度,我們應有別於七○年代時的立場,那就是,亞洲應該發展屬於自己的「後冷戰議程」。而其中重要的政治改造工程,就是關於「主權」(authority)這個概念的重新想像與建構。 \n 我們知道,民族國家的概念,是十九世紀以來民族主義運動最主要的貢獻。而她的「主權」概念基本上也就是以「領域化國家」來操作的,所以「國家」就是「國界以內的家」。這是為何二戰後,那些因戰爭,血統或文化等因素而導致國界尚未劃定的地方,在「主權=領域」的操作下都成了爭議地點。像是琉球,或今天爭論不休的釣魚台等。 \n 許多國家的「國籍身分」經常也通過「出生地」或「所屬地」來鑑定,像英美等先進資本主義國家。但其實,台灣或亞洲許多民族國家連這樣的「國家現代化」都還沒有完成,依然將國籍身分鎖在「血統論」或「家族主義」之上。然而,在今日經濟全球化脈絡下,不管是屬地論或屬人族論都遠遠落後於我們真正面對的新全球化歷史─地理條件。 \n 那就是,人越來越因資本或勞動等條件的跨領域化而被迫跨界流動,我們必須發明更新的主權概念,才不會使僵硬制度反而入好人於罪了。尤其是,一些具有歷史文化資產價值的地景、文物或文化資源,都該用更有彈性的方式來避免舊主權觀念所導致的暴力切割與破壞。 \n 而新的主權概念是什麼呢?就是在「不戰爭」前提下,以一種「彈性治理」(flexible governance)的概念來讓國家權力專注在爭議事件本身的解決之上,以避免領域化國家制度性暴力反而引起的紛擾與糾結。 \n 因此,過去的民族國家經常借助來捍衛領土的軍事力量,在這個新思維下,便轉化為彈性的策略性外交運作。像是跨越過去因冷戰從不來往的美蘇互訪或中美互訪等等。像是琉球這類的爭議地點,則很彈性地,讓不同主權國家可以共同分享管理權,而不是占領權。所以,主權概念經常從「占領」轉化為「彈性資源共享」。 \n 在經濟上,則是為了觀照過去民族企業早已轉型為跨國企業及跨區域化產業網絡,而願意進一步創造不同國家之間的區域聯盟,建立跨國化的經濟體。歐盟,其實就是這種新思想下的產物,是歐洲企業主所共同發明的新市場整合,用來處理由高科技所牽引的新全球資本主義,也彈性地開放許多急需發展的「地方城市」以準主權會員身分加入運作。 \n 除了「後冷戰議程」需要盡快在亞洲區域中展開之外,也許也該盡快發展一個更符合當代歷史條件的「有彈性治理能力的」主權概念。一方面不讓複雜的當代問題被卡在一個過時的舊制度中,另一方面也可避免重演歐洲歷史的錯誤。那就是,傳統民族國家那過於僵硬的領域化主權觀念的操作,最後不可避免地在二十世紀前半期引爆了兩次毀滅性的世界大戰。難道要讓它在亞洲再發生一次嗎? \n 馬克思說的,錯誤的歷史第一次發生時是悲劇,如果重複發生,那可真是鬧劇了。(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護主權應有實質作為

     釣魚台風雲,我們何去何從。近年來,日本方面加快了對於釣魚台所進行的「領土既成事實化」的步伐,除了海保廳船隻定期巡航外,也傳出要購買釣魚台土地的規畫。日本想要擴張海洋戰略線的企圖已昭然若揭。 \n 台灣的保釣運動由來已久,其中除了涉及複雜的民族主義情愫外,還反映了一個很尷尬的社會心理:離台灣近在咫尺的釣魚台,竟然會被日本宣稱為其領土,實在是情何以堪?儘管我們目前在經貿領域,通過台日投保協議和相互承認協議的簽署,更趨緊密,雙方經貿關係是台日斷交以來最好的狀態。但是在維護主權領土的問題上,我們能軟弱或妥協嗎? \n 盱衡主客觀因素,為了宣示對釣魚台主權,我們至少必須有以下作為:其一、強化海巡署對釣魚台海域巡航的力道,使其不只常態化而且提高巡航頻率;其二、強化海巡署船艦的巡航力量,將其大型化;其三、可考慮將海巡署升格為「海洋部」,納入漁業和海洋調查等相關單位,並且和海軍形成互為表裡的搭配。其四、重新通過內政部發布釣魚台及其附屬島嶼的標準名稱,並再度明確規定它們所歸屬的行政管轄單位;其五、透過中央和地方政府層級,正式將釣魚台列為海洋調查及觀光賞鯨區。其六、重新製作中華民國目前所實際管轄地圖,特別突出將釣魚台納入地圖和教科書,完整稱呼我們所轄地區為台澎金馬釣魚台。 \n 在另一方面,據傳大陸方面也擬成立類似我方海巡署的海岸警備隊,甚至規畫將「國家海洋局」升格為「國家海洋部」藉以強化對其宣稱管轄的海域,進行定期巡航的力道。而且,大陸也布署相應的軍機軍艦,隨時應付可能發生的主權衝突事件。 \n 大陸這些做法,不只對日本構成壓力,同時也對我們形成競爭的壓力。在釣魚台主權爭議問題上,我們當然不必主動製造衝突;但是,在捍衛釣魚台主權的實質作為上,絕對不能落於大陸之後。否則,如果讓大陸「幫」我們維護釣魚台主權,情何以堪。 \n 保衛釣魚台主權,由於主客觀因素制約,很難和大陸合作;但兩岸至少在有關海域巡航的範圍,透過協商在內的各種方式,形成必要的默契,以免兩岸海域巡航範圍產生張力,讓日本有機可乘,甚至貽笑國際。 \n 多年來,政府雖然不斷對釣魚台表示主權,但實質採取「準中立」的方式應付爭端,面對未來,我們當然不主動挑起衝突,但必須有更實質的較強勢作為;面對大陸,至少必須有一致對日的共識默契。 \n (作者為中華科技大學副校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