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溥心畬的搜尋結果,共32

  • 出門一笑大江橫

    出門一笑大江橫

     一九一八年,二十歲的張大千到日本學習織染,因為語言不通、興趣不大,第二年即返回上海,決定往藝術創作發展,為了打好書畫基礎,幾經多方打聽,先後拜曾熙、李瑞清為師學習書法。

  • 前衛女畫家鄭瓊娟 坎坷造就堅韌

    前衛女畫家鄭瓊娟 坎坷造就堅韌

     「妳是兒子就好了!」50年代的前衛女子,藝術家鄭瓊娟對於幼時母親的一席話印象深刻,卻也印證她身為女子的創作路格外坎坷。即便如此,她卻以感恩上天的心情,開創出屬於自己的獨特畫風與哲思。

  • 溥心畬珍藏特展登場 29日止採預約導覽

    溥心畬珍藏特展登場 29日止採預約導覽

     從雲軒展視中心自從舉辦大師級作品一「渡海三家」展出後,參觀的文人雅士絡繹不絕。「渡海三家」代表著三位大師在水墨畫壇上美術史的特別意義,其作品也成為華人藝術市場藏家收藏之主流,第三檔3月11日至29日「王孫逸儒文人心—溥心畬珍藏特展」皆各展出五十多幅。 \n 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自2019年1月4日至25日首展後,引起藏家喜好,第三檔溥心畬大師市場流量作品一直是三家之冠,溥心畬出身皇室,對大內珍藏有機會多所觀摹,雖無師承,但書畫俱是北宗家法,而在意境上卻顯示出南派的蕭遠淡泊。華岡博物館去年展出「南張北溥舊王孫─溥心畬書畫展」,深信看過藏家意猶未盡,這次中心也展出溥大師各時期人物、山水、花鳥、走獸、書法各樣題材。展覽採預約導覽,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至「從雲軒畫廊臉書粉絲頁」或來電傳真(02)2758-9036預約。

  • 溥心畬珍藏特展登場 29日止採預約導覽

    溥心畬珍藏特展登場 29日止採預約導覽

     從雲軒展視中心自從舉辦大師級作品一「渡海三家」展出後,參觀的文人雅士絡繹不絕。「渡海三家」代表著三位大師在水墨畫壇上美術史的特別意義,其作品也成為華人藝術市場藏家收藏之主流,第三檔3月11日至29日「王孫逸儒文人心—溥心畬珍藏特展」皆各展出五十多幅。 \n 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自2019年1月4日至25日首展後,引起藏家喜好,第三檔溥心畬大師市場流量作品一直是三家之冠,溥心畬出身皇室,對大內珍藏有機會多所觀摹,雖無師承,但書畫俱是北宗家法,而在意境上卻顯示出南派的蕭遠淡泊。華岡博物館去年展出 「南張北溥舊王孫─溥心畬書畫展」,深信看過藏家意猶未盡,這次中心也展出溥大師各時期人物、山水、花鳥、走獸、書法各樣題材。 \n 展覽採預約導覽,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至「從雲軒畫廊臉書粉絲頁」或來電傳真(02)2758-9036預約。

  • 溥心畬珍藏特展 從雲軒畫廊展出

    溥心畬珍藏特展 從雲軒畫廊展出

     雲軒展視中心自舉辦「渡海三家」展後,參觀人潮絡繹不絕。「渡海三家」第三檔:3月11日至29日「王孫逸儒文人心—溥心畬珍藏特展」皆各展出五十多幅。 \n 首展「雲瀑靈動憶君翁—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後,第三檔即溥心畬大師展。溥心畬出身皇室,對大內珍藏多有觀摹,雖無師承,但書畫俱是北宗家法,曾留學德國,篤嗜詩文、書畫。畫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在筆法上具有北宗的厚重古樸,而意境上卻顯示出南派的蕭遠淡泊。華岡博物館去年展出 「南張北溥舊王孫─溥心畬書畫展」,這次中心也展出溥大師各時期的作品,更特別推出黃君璧大師白雲堂收藏的手卷作品,不看可惜。「王孫逸儒文人心—溥心畬珍藏特展」採取預約看展,請至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粉絲頁預約,或來電傳真(02)2758-9036。

  • 3/11從雲軒登場 溥心畬珍藏特展

    3/11從雲軒登場 溥心畬珍藏特展

     「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舉辦的「渡海三家」展覽,第三檔「王孫逸儒文人心‧溥心畬珍藏特展」將自3月11日至29日展出,將展出50多幅作品。為了參觀貴賓之導覽品質,從雲軒展視中心採預約導覽。 \n 「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1月起陸續舉辦大師級作品「渡海三家」展覽,展出後,參觀的文人雅士絡繹不絕。該「渡海三家」代表著三位大師在水墨畫壇上美術史的特別意義,其作品也成為華人藝術市場藏家收藏之主流。 \n 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渡海三家」繼1月首展「雲瀑靈動憶君翁‧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及第二檔展至2月28日的「東方之筆一大千‧張大千珍藏特展」後,第三檔將推出溥心畬珍藏特展。溥心畬大師市場流量作品一直是三家之冠,可見藏家喜好。溥心畬出身皇室,對大內珍藏有機會多所觀摹,雖無師承,但書畫俱是北宗家法,惟其以文人自許,視作畫為文人餘事,曾留學德國,篤嗜詩文、書畫,皆有成就。畫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筆法上具有北宗厚重古樸,而在意境上卻顯示出南派的蕭遠淡泊。 \n 華岡博物館去年展出「南張北溥舊王孫‧溥心畬書畫展」,深信看過藏家意猶未盡。這次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也展出溥心畬大師各時期人物、山水、花鳥、走獸、書法等各樣題材,並特別推出黃君璧大師白雲堂收藏手卷作品,不看可惜。 \n 「從雲軒畫廊展視中心」開放時間為周一至周五上午11點至下午6點30分,受限於場地,採取預約看展,歡迎對渡海三家水墨專題展有興趣的藝術愛好者至粉絲頁(www.facebook.com/tshunyunhsuan/?modal=admin_todo_tour)或致電傳真(02)27589036預約。

  • 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 從雲軒畫廊開展

    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 從雲軒畫廊開展

    \n黃君璧、張大千、溥儒三位是中國近現代史上的水墨大師,於1949年政局變遷,先後赴台,三位大師的藝術涵養深厚,皆自水墨傳統筆墨的基礎上發展,各自演變出不同的創作風格 ,而三位大師傑出的創作,更為中國水墨畫史寫下了新的一頁。 \n \n2011年於台北市國父紀念館舉辦「藝韻風華—再現渡海三家」,畫展策展人張福英女士,在七年後的今天,「再現渡海三家」專題展,首展先以「雲瀑靈動憶君翁—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約五十多幅收藏作品,讓外界一睹大師真跡。 \n \n張大千大師1930年日本東京中日画展上看到《仿石溪幽居圖》,不禁驚嘆「雲瀑空靈,吾仰黄君璧。」並作詩寫道:「眾裡我能獨識君,當時俊氣超人群。」 黃君璧大師 1949年來台後,借着畫展、講學、考察等機會,走遍世界各地的名山大川,1969年参觀南非维多利亞瀑布、美洲等地之大瀑布,造就了他筆下瀑布如萬馬奔騰,筆意顫動、氣宇軒昂,氣勢撼人。 \n \n大師晚年在中華文化國際傳播上做出了傑出的貢獻,1985年捐贈珍藏古書畫及文物給台灣故宮博物院,也為西貢華僑公立中正醫院捐畫籌募濟貧醫療經費;1987年做了一項愛心計畫籌募基金,為孤老貧弱做熱情捐助,當時已89歲高齡,至90歲時完成了百幅書畫,義賣捐赠給台北中視公司作愛心節目,於1991年因肺炎辭世,享年95歲,可以說是渡海三家中最高壽的畫家。黃君璧是20世紀載譽國際的國畫大師,桃李滿門,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親授宋美齡繪畫20餘年。 \n \n從雲軒畫廊是由黃君璧大師的弟子張福英女士創辦,軒名也由其師君璧親取,張女士為了感謝師恩與發揚黃君璧教授藝術教育的精神,於1994年成立了台北市黃君璧美術獎助文教基金會,每五年舉辦一次黃君璧大師的大型回顧展。此次 「雲瀑靈動憶君翁—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展出內容包括大師早年及返台各階段風格之山水、雲瀑、寫生作品,多為市場佳作與歷史博物館等出版之作,同時也展出市場較少看到的花鳥精品,更是精美絕倫。 \n \n 國畫大師黃君璧123歲紀念特展108年1月4日-25日,展視中心採預約制,看展時間週一至週五上午11:00-下午6:00,例假日公休,預約方式請至粉絲頁確定。地點從雲軒展視中心:台北市基隆路一段396號3樓。 \n \n「再現渡海三家」專題展,接續在二月展出張大千大師,三月展出溥心畬大師,敬請期待。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戴忠仁差點裸奔去看溥心畬

    戴忠仁差點裸奔去看溥心畬

    資深新聞主播戴忠仁喜歡藝術文物成癖,今天他在洗澡時接到電話聽聞有張好畫出現,不顧頭髮未乾,急奔出門去看畫。見著後,戴忠仁說此畫果然讓他開眼長知識,這是一幅連博物館都缺少的溥心畬精品。 \n \n溥心畬的好畫通常尺寸都不大,戴忠仁見到這張「深秋古寺」卻有136x44公分的尺寸。但是溥心畬的「孤高淡雅」的特殊風格布滿紙上,溥心畬題識「石路橫斜秋草長,無多黃葉巳蒼涼,沈沈知是何朝寺,尚有踈鍾戀夕陽。」 款識:心畬。鈐印:松巢客、舊王孫、溥儒。 \n \n由於這種題材在溥心畬作品中罕見,因此格外引起戴忠仁關注與好奇,深入探詢才知這件作品曾經被韓國借展。2009年韓國首爾大學校博物館、啟明大學校行素博物館舉辦「中國近現代水墨畫名家展」,並且向台灣的國立歷史博物館及鴻禧美術館商借展品,而這件當時韓國人定名「秋樹廟寺」的畫作是史博館出面向收藏家借去首爾展覽的。戴忠仁指出,史博館收藏溥心畬的書畫超過兩百件,而為了精實展出陣容,史博館會去向私人商借這幅畫,可見它的特殊與優異。 \n \n戴忠仁一直認為前故宮院長蔣復璁對溥心畬的風格形容最貼切,蔣復璁說溥心畬的筆下是「峻秀靈潔、頓挫抑揚、徐徐揮運、逸韻難窮」, 在這幅「深秋古寺」完全展現出來。他表示靜、柔、雅、幽的韻致,許多中國文人都有,但是只有溥心畬既是出身皇室貴族又是末代王孫,這種歷經時代洗禮的淬鍊,使得溥心畬韻致與眾不同,仿溥心畬的作品多不勝數,,或許能仿他的技法,但是難以呈現溥心畬的韻味,因為旁人無法進入溥心畬的內心。 \n \n戴忠仁仔細端詳溥心畬這幅「深秋古寺」時,發現溥心畬在枯樹枝上還繪有鳥禽立於其上,彷彿在建立密巢,格外有趣。戴忠仁想起張大千曾經寫過一段話:「柔而能健,俏而能厚,吾仰溥心畬。」這幅畫也呈現當年讓張大千折服的功力。 \n \n戴忠仁表示今天看到這張畫很激動,不過大家可以不必像他一樣差點裸奔去看畫,因為這幅畫將於本月24日、25日於華山文創園區公開展出。 \n \n

  • 這封末代皇室勁爆家書 成交價600萬

    末代王孫溥心畬60年前寫給太太的一封信,昨天在台北以新台幣600萬成交,創下了溥心畬信札的拍賣紀錄。這封「貴重」的溥心畬家書曾被資深主播戴忠仁在其主持的節目《國寶檔案》中介紹,稱幾個月前第一眼看到這封家書,就知道它是非凡之物。他說溥心畬的畫作在市場被追捧不稀奇,但是這封家書的價格遠遠超出溥心畬的畫作,是因為這封信不但是溥心畬小楷書法中最娟秀工整的一幅作品,同時信內也透露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n溥心畬在1950年代曾經於韓國、日本停留講學並且賣畫營生,一度台灣傳言他的畫賣了上億元,但這封家書顯示,他許多畫在韓國賣不掉,在日本也只有幾千日幣的收入,導致溥心畬經濟壓力甚大而抱怨當時政府沒有依承諾照顧他。 \n他甚至因為遭到我駐日使館的刁難,使他一度揚言要作廢中華民國護照!信中不但牽涉到當時政壇的高層人士互動,更敏感的是,信中內容證實,曾經有一位章姓男子在溥心畬停留國外時,搬進溥家和溥心畬的太太同住,此事當時曾經引起流長蜚短,是文人圈的大八卦。不過信中也流露溥心畬對太太的愛意和信任。 \n戴忠仁說,這樣有勁爆性內容和至情至性的家書,加上第一流的書法造詣,怎能不予以重視。果然這份要價30萬的家書,市場給予600萬的破紀錄價格反應。 \n昨天在沐春堂的拍賣,,還有一件溥心畬的簡筆小品「仙女洗澡圖」估價是130萬,但是因為題材少見,引起眾買家激烈競逐,最後出乎意料的飆升到384萬成交。巧合的是,戴忠仁之前也曾經特別介紹過這件作品,讓他不禁感嘆,自己賺錢的速度趕不上自己的眼光! \n

  • 橘子像木瓜!?溥心畬罕見畫作將公開拍賣

    資深主播戴忠仁連續假期沒放假,急要求拍賣公司讓他看畫,原來是他瞧見一張溥心畬畫作的照片,趕緊先睹為快,因為這張畫不但畫得好,更有「少見多怪」的有趣紀錄。 \n戴忠仁透露,溥心畬以熟練的筆法,運用濃淡筆墨勾勒描繪一顆橘子掛在枝頭上,並在畫上題記:「海上多奇果,枝頭大似盤。中原人不識,獨作木瓜看。偶寫台灣大橘。心畬。」。這是民國39年後、渡海來台的大陸人士,由於未曾見過台灣碩大的橘子,而誤認為是木瓜,他說溥心畬的這張「台灣大吉」作品,不僅筆墨精湛,而且也對當時兩岸人情風俗的差距做了有趣的描述,不但有藝術價值也兼具歷史紀錄,這幅作品過去從來沒有曝光過,因此深深的吸引戴忠仁的注意。 \n戴忠仁認為,溥心畬所畫的應該是台灣的虎頭柑,這種橘子非常的酸澀,可以當藥用不宜當水果。這幅罕見的畫作,將在這個星期天(四月九號)於台北沐春堂公開拍賣,從4月7號起連續兩天會在台北松煙文創園區二號倉庫展示。 \n

  • 史博館新春文創「猴」好玩

    史博館新春文創「猴」好玩

    國立歷史博物館喜迎猴年,引用清代知名文人溥心畬作品《十猿圖》,以其清逸與趣味兼具的特色,推出系列商品,店內搭配農曆年節,規劃「猴年吉祥9折起優惠」專區,包含手錶、感溫變色杯、玻璃杯墊、名片盒、扇子等商品,讓民眾全方位欣賞藝術家筆墨間的文人俊秀之氣,藉由文創商品不同屬性,一覽十猿圖作品中猿猴攀跳、擺盪、休憩的靈巧神態,看著猿猴的生命力,猶如為自己注入全新的活力與生氣,亦是極有意義的送禮選擇! \n \n品味文人 雅致逸趣 \n溥心畬曾言:「畫是表現人格、風骨和氣度」,其作品融入自我文學情感,展現文人淡雅清俊的學養氣蘊,史博館商店將此特色融入當代文創,推出手錶、名片盒等商品,運用金屬質感襯托《十猿圖》優雅閒情,年輕化的色系及乾淨的構圖,展現個人雅致品味。 \n \n創意巧思 趣味生活 \n《十猿圖》傳遞出溥心畬觀察小猴遊戲林間的各式姿態饒富趣味,與文創結合激盪出意想不到的火花,如感溫變色杯,利用杯身遇熱產生顏色變化的技術,將猿猴意象透過變色效果靈活呈現;十猿圖玻璃杯墊,由四款杯墊組合成完整畫作,可與親友一同喫茶、分享猿猴互動情趣。 \n \n「猴年吉祥 指定商品9折優惠」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全國實體店櫃進行中,與國人歡喜迎接新春年節,優惠時間至105年2月29日止。 \n

  • 帝圖迎春拍賣 24日登場

    帝圖迎春拍賣 24日登場

     帝圖藝術將在1月24日於台北國泰金融會議廳舉辦2016迎春拍賣會,分為古董珍玩、沉香、近現代書畫與現代與當代藝術四大專場,呈獻各類別的珍罕佳作與藏家之珍稀收藏。 \n 此次古董珍玩專場中,將推出超過200件拍品。熱門焦點包括14世紀銅鎏金綠度母坐像,高度29.5公分,預估價範圍新台幣400萬至600萬元,佛像面呈鵝蛋,略微圓潤,婉約柔美。 \n 清雍正墨地綠彩花卉紋盤,來源為蘇富比,預估價範圍新台幣120萬至160萬元,此作釉色溫厚明潤,上色永雋,益顯高潔古雅,散發妙趣天成的美感。以及清乾隆銅鎏金掐絲琺瑯百鹿尊,高度48.9公分,來源自倫敦佳士得2005/07/12,Lot.175,預估價範圍新台幣250萬至300萬元,此作器型巨大,工藝精細,來源清楚,為此次古董專場的封面作品。 \n 繼2015帝圖秋拍溥心畬專場拍出白手套佳績後,本次迎春拍賣再次推出多件溥心畬精彩拍品,包含江林秋光,8×95公分,預估價範圍60萬至90萬元、萬里雙駿,81.5×40公分,預估價範圍60萬至90萬元、寒玉雙玕,89×28公分,預估價範圍60萬至90萬元等。預展時間1月23、24日,地點: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9號。

  • 兩岸史話-溥心畬雙料博士之謎

    兩岸史話-溥心畬雙料博士之謎

     他自稱天文學、生物學的雙料博士簡直就是故露破綻,其諷世的意味是非常濃厚的。 \n 再者溥心畬的《寒玉堂詩集》中的《西山集》,不僅有〈庚申秋9月海印上人入山見訪〉、〈九日與海印上人登西山懷湘中遺民〉等詩,是民國9年秋天,海印上人到戒壇寺訪問,重九那天與溥心畬同登極樂峰所寫的。 \n 一生詩作留德獨缺 \n 海印上人法名釋永光,與溥心畬為好友,兩人多所唱和,溥心畬一直保存這位法師的詩詞手稿,海印上人圓寂後,溥心畬整理並印行了《碧湖集》。而溥心畬的詞中,有署「辛酉秋日戒壇寺作」的〈望江南〉,辛酉是民國10年,若據〈心畬學歷自述〉,此時他仍在德國,又何能寫於戒壇寺呢? \n 溥心畬在他一生中無論燕居、赴韓日、遊港,均有詩作,但翻遍他的詩集,卻找不到任何一首涉及德國風物的詩作。即令他的筆記《華林雲葉》其中有記遊類,也一無提及歐洲之遊。而民國22年,陳寶琛又有一詩贈溥心畬之弟溥,開頭四句云:「王孫競爽媲二蘇,自相琢磨瑾與瑜。十年寢饋山水窟,養就詩筆清而腴。」 \n 也就是說他兩兄弟在西山戒壇寺山居10年,才能使詩筆如此清腴。此詩寫時,設若當時溥心畬已得「雙料博士」並歸國10餘年,則陳氏之詩,豈不會大大讚美一番。故此得知溥心畬山居10年,並從未出洋,而是埋頭習繪畫。 \n 與溥心畬兄弟交情甚篤的黃濬(秋岳)在所撰的《花隨人聖盦摭憶》一書中,提到北京各名畫家,說到溥心畬,推許說:「惟有溥心畬自戒台歸城中,出手驚人,儼然馬夏。」亦從未說過他是德國博士。反之,若溥心畬留學於德國,他沒時間習畫,他的畫藝果會「出手驚人」乎? \n 另外據1935年6月曾跟溥心畬學畫的掌故大家高伯雨說:「我和溥先生相處稍久,各談家室,也從未對我說過他曾到過歐洲求學,反而聽見我說曾在英國讀過書,卻非常羨慕,曾說,他年少時也曾有意往德國求學,但因為家中經濟權操在長兄溥偉手上,他是庶出的,年紀又小,不能作主,而且他的母親也不許他遠適重洋。」這應該是正確而合理的說法。 \n 台灣藝術史家王家誠所寫《溥心畬傳》中又說詹前裕先生在撰寫溥心畬研究報告前,曾走訪北京,訪問溥心畬堂兄弟和侄兒,他在台北故宮舉行的溥心畬史料座談會中表示,他訪問到溥心畬親友,都不相信他去過德國。他又引述〈溥心畬的傳記與藝術〉作者朱靜華博士的話,說朱博士曾寫信向德國科隆大學一位研究滿洲史的權威Martin Gimm 教授求助,這位教授回信表示,查證過德國各大學,找不到溥氏學籍資料,並指出,1984年溥儀的弟弟溥傑也曾向他確證心畬先生絕未到過德國。 \n 但擁溥的人如李猷先生,在為國史館所擬的溥氏傳稿中,不但肯定溥氏為留德博士,並指出他的博士論文性質是,「於達爾文之進化論,頗有異說,復從中國史書對天之觀念,闡明天道,遂授生物、天文兩博士學位。」 \n 香港大學一位教授則對人說,溥心畬在港大自稱是留德博士,便有一位外國教授和他講德語,溥氏卻不知所答。至於外國教授以德語和他交談,溥氏竟不知所答這一點,擁溥派的人如容天圻則說溥氏「非不能也,實不為也。」意思是他只不過沒興趣回答罷了。 \n 容天圻反問:「他在未留德之前,曾在青島德國人辦的學校讀過書,說他連普通的社交應對都不會,可能嗎?他連一句德語都不會,他敢到處『冒充』德國博士,天下有這種傻瓜嗎?」 \n 一代大師,何必需要博士之名。試問如張大千、吳湖帆輩,有人問過他們的學歷嗎?沒有學歷曾影響過他們的藝術成就嗎?溥心畬的假託留學或許有其隱衷?難道他熱衷於「博士」頭銜?高伯雨認為:「心畬先生是個很天真醇樸的人,凡與他稍微深交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情的。他簡直不知世事,無論在什麼地方住上十年八載他都不認得路,出門也得人帶,起居生活必須靠人照顧,頭腦單純,絕不是科學家那種縝密靈敏、遇事能分析入微的頭腦,而居然有人把兩個科學博士的頭銜套在他身上,真令人莫名其妙。」 \n 藝術大師頑童性格 \n 但何以要有「博士」之名,而自己說得振振有詞呢?王家誠的《溥心畬傳》中提到了一個細節:晚年溥心畬應邀到各大院校演講和任教,幾乎無一例外都要求填寫學歷。 \n 連溥心畬這樣的藝術大師都碰到了「唯學歷論」的困擾。於是這位具有頑童性格的大師或許起了滑稽玩世的念頭,他給自己戴上「天文學博士」、「生物學博士」的頭銜。在中國的天文學、生物學博士,已是寥寥可數,一身而兼此兩門科學的博士,簡直沒有,凡留心近30年中國學術、文化、教育界的人都知道的。溥心畬假造學歷如果是為了虛名,就應該往人文藝術方面去靠,那樣比較容易糊弄過去。 \n 但他自稱天文學、生物學的雙料博士簡直就是故露破綻,其諷世的意味是非常濃厚的。這也許是解開謎團的關鍵。(全文完)

  • 兩岸史話-溥心畬雙料博士之謎

    兩岸史話-溥心畬雙料博士之謎

     民國9年他不正在德國攻讀博士學位,何能題於「西山別墅」呢? \n 溥心畬說:「在宣統4年辛亥,遜位詔下,學堂結束,即將預備科甲乙科3班學生,並歸清河大學(在北京),旋又由清河大學學生中,有願學軍事者,保送入保定軍官學校(故保定軍官學校第2期第3期多與余同學),其不願去校者又併入北京市內法政大學。」 \n 愛新覺羅不稱民國 \n 「余即畢業於此大學,年18歲,實為遜位後2年(即癸丑年),是時余嫡母長兄皆居青島匯泉山(在馬場前),余因省親至青島,遂在禮賢學院補習德文,因德國亨利親王之介紹(亨利親王為德皇威廉第2之弟,時為海軍大臣)遊歷德國,考入柏林大學(在今東德,因校址已毀,西德今又成立,名民主自由大學),時余年19歲,為遜位後3年(即甲寅年)。」 \n 「3年畢業後,回航至青島,時余嫡母為余完婚,余是年22歲,即遜位後6年(即丁巳年)是年夏5月完婚,6月24日,回北京馬鞍山戒壇寺,攜新婦拜見先母,後即在寺中讀書。明年生長女韜華,秋8月,再往青島省親,乘輪至德國,以柏林大學畢業生資格,入柏林研究院。」 \n 「在研究院3年半,畢業得博士學位,回國,時余年27歲,是年為遜位後11年(即壬戌年),是年為嫡母60正壽,故由德國趕回青島祝壽。……今序學歷,並非欲藉此宣傳,所以不憚詳明陳述者,欲使對余學歷懷疑者明瞭而已。」 \n 在文中溥心畬絕口不稱民國,因為中華民國推翻了他的祖宗300餘年的基業,因此以「遜位後幾年」來稱之,至於「宣統4年辛亥」,只有遺老的口中、筆下才有這種名稱,辛亥是宣統3年,宣統前後只有3年的時間,4年或為筆誤。 \n 香港的宋訓倫在〈舊王孫溥心畬〉文中,就提到:「他(溥心畬)在日本遨遊的一段時期,就住在董浩雲先生的東京寓邸裡。有一天,他寫信給韓國漢城中國大使館裡的一位朋友,他在信封上寫了朋友姓名和『韓國漢城』4字,卻留下『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一行字不寫,硬教一個廚房大司務代他寫成。」 \n 「據他說:『這樣可以免得自己傷感』。像這樣行徑,自然十分可笑。我與他初次見面,就在東京,……但談不到半旬鐘,便聽他滿口講的是『本朝……』,實在使我忍俊不禁,那時已是民國40幾年,他似乎要我跟他一同憧憬於道咸同光的時代。」 \n 由此可見我們這位愛新覺羅王孫和清朝諸遺老們一樣,他們的眼中是沒有「民國」的。 \n 根據他所寫的〈心畬學歷自述〉,他18歲畢業於法政大學,到青島補習1年德文,就能考入著名的柏林大學,這也未免太神奇了。就算他有亨利親王介紹,不必經過考試而入柏林大學,由19歲下半年讀到22歲年初(即1914年7、8月至1917年1、2月),他在德國的時間,只不過兩年又7、8個月,就能畢業,亦屬駭人聽聞。 \n 他沒說念的是何科系,如屬天文學、生物學之類的科學,絕不能在短短兩年多可以修完。他又說1918年他再往柏林,入柏林研究院攻讀博士,以3年半的時間,得博士學位云云。 \n 他在國內學的是法政,能在短短6、7年內,拿到天文學、生物學的雙料博士,自有留學史以來,未曾見過。如真有其事,在當年的學術界早已轟動一時了,但我們卻找不到任何報導。而獲得如此「雙料」的「洋博士」,在當時(1922年)國內的著名大學如北京大學、東南大學、清華大學,哪一家還不搶著羅致他去當教授嗎?試想當年胡適只是個「博士候選人」而已,就已被北京大學聘為教授了。而他擁有「雙料博士」卻如此默默無聞,豈不怪哉! \n 又1917、1918這兩年,正是德國與英、法兩國在歐洲大陸作殊死戰之時,柏林在兵荒馬亂中,很多中國留學生都半途回國,有些轉往英、美、瑞士。而溥心畬竟然行所無事,於1917年從容回國結婚,尤奇者,婚後1年,又冒險重往炮火連天即將打敗仗的德國留學嗎? \n 佐證指隱居戒壇寺 \n 況且他是貴冑子弟,他的母親會讓他冒著生命危險,遠涉戰爭之國去求學的道理嗎?再者當時中國已與德國斷絕邦交,且於1917年8月14日對德奧宣戰,廢除《中德條約》,並收回漢口、天津德奧租界,溥心畬憑哪國護照前往德國?而若當時有船往英、法海港登陸,這時火車是不通的,他如何通過封鎖線到達德國呢? \n 又據陳寶琛《滄趣樓詩集》於民國7年戊午贈心畬詩,中有「七年不入城,飲澗飫山綠」之句。由此可知民國元年至7年,溥心畬都隱居在戒壇寺,不僅沒有到過德國,也沒有到北京城一步。 \n 又民國9年(1920年)庚申,溥心畬題恭王府舊藏的《揭砵圖》外簽云:「揭砵圖宣和御府藏本」,下書「庚申仲秋,心畬題於西山別墅」,此圖後歸葉恭綽所有,見《遐庵清祕錄》。若據〈心畬學歷自述〉民國9年他不正在德國攻讀博士學位,何能題於「西山別墅」呢?而西山別墅並不在德國而是在北京戒壇寺內。(待續)

  • 兩岸史話-溥心畬雙料博士之謎

    兩岸史話-溥心畬雙料博士之謎

     編者按今(2015)年4月15日,台灣許多電視及報紙媒體,大肆報導「貝勒爺」溥心畬數十億字畫,疑遭台灣看護侵吞之事。其中對溥心畬,還說是當年曾赴德國留學,取得天文學、生物學「雙料博士」之說,其實甚不可信。早年即有人質疑過,未料至今仍有此舊說,作者因此就藉此做一辯正。 \n 這裡只就是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沸沸揚揚,迄今亦無定案的所謂「學歷問題」來談談。 \n 上世紀中國畫壇,「南張北溥」曾睥睨一世。「南張」即張大千,「北溥」即溥心畬。實際上當時「北溥」的聲名是蓋過「南張」的,張大千對溥心畬也是非常敬佩的,他認為「南張北溥」之說並不妥,他說中國當代畫家「只有兩個半」,一位是溥心畬,另一位是吳湖帆,應稱「南吳北溥」,另外半個是謝稚柳。 \n 王孫學畫無師自通 \n 這不僅因為溥心畬在書畫界享名甚早,更由於他有極其顯赫的身世。溥心畬名儒,別號西山逸士,自稱「舊王孫」。他是清代道光皇帝的曾孫,恭親王(奕訢)的文孫,和「末代皇帝」溥儀是嫡堂兄弟。恭親王有4子,其次子載瀅,即溥心畬之父,後因庚子拳亂獲罪,革職圈禁,奪爵歸宗,因此溥心畬未能襲封鍾郡王。 \n 溥心畬作為皇室後裔,他不僅自幼博覽群書,更有機會飽覽許多宮廷藏唐宋名畫古蹟,心摹手追,皆能得其神理,善山水、人物、花鳥、走獸。山水以「北宗」為主,筆法參略「南宗」,注重線條鉤摹,較少烘染。 \n 溥心畬學畫是無師自通的。他自己說:「蓋有師之畫易,無師之畫難;無師必自悟而後得,由悟而得,往往工妙。」溥心畬又是書法名家,他家藏古代書法極富,面對真蹟心追手摹,所以他臨米芾幾可亂真,臨趙孟頫帖也極得神韻。人評曰:「以右軍為基礎,嘗出於米、蔡堂奧,朗朗如散髮仙人,凌虛御風之意,為近百年不可多見之作。」 \n 溥心畬又是位詩人,舊體詩寫得極好,「腹有詩書氣自華」。因此他晚年在台灣對弟子就曾說:「如若你要稱我為畫家,不如稱我為書家;如若稱我為書家,不如稱我為詩人;如若稱我為詩人,更不如稱我為學者。」 \n 溥心畬具備很高的藝術天賦,詩文書畫無一不精。因此當1963年他辭世時,藝術史家們蓋棺論定,說「中國文人畫的最後一筆」去了。 \n 溥心畬的藝術成就自有專家們去總結。這裡只就是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沸沸揚揚,迄今亦無定案的所謂「學歷問題」來談談。 \n 這事的起因,是1958年12月27日,溥心畬到香港開第一次畫展,在李寶椿大廈舉行,前一天《香港時報》記者有〈一代宗師溥心畬〉的特稿,文末說:「他本來在年輕的時期是留德習天文學的,而且曾獲得兩個博士榮銜。而他竟能在詩書畫界成了一代宗師,這完全是他性近與自學而來者。」 \n 12月27日該報又有一篇特寫〈學養與溥大師的書畫〉,關於溥心畬的學歷說得更具體,文中說:「有人問過他的過往,他說:『我出身在皇室的家庭,喜歡文學、音樂、美術。我研究過拉丁古代文學、埃及文學,15歲那年,以同等學歷進北京法政大學唸書,那時的大學是4年制的。18歲從大學校門跑出來,再研習1年德文,27歲便帶了德國天文學博士及生物學博士兩個學位回國。』」 \n 1959年1月3日香港《華僑日報》刊載溥心畬在新亞書院的演講詞,其中說:「我小時候,老師不許我畫畫。在留學時,所學的是天文、生物一類的科學,與藝術相去很遠。直至28歲回國,才開始自己學畫;有時在家寫生,有時遊歷山川。」 \n 這一番話頓生風波。因為聽他演講的除了過去對他全無了解的後生晚輩外,還不乏有其多年故交和往日學生。這些人乍聞此語,不覺一震:咱們的「王孫」啥時留德,還得了兩個博士?因此港台兩地傳言紛紛四起。 \n 珍聞軼事親撰學程 \n 據在民國23、24年便與溥氏有交往的張目寒在〈溥心畬珍聞軼事〉一文說:「某日,與心畬不期而遇,我看見他盛氣沖沖,面有不懌,頗以為怪,但亦不便詢問究竟。過了幾天,又碰在一起,我便動問原因。他告訴我說:有人認為他沒有進過學校,留學德國也是假的,他聽到這類謠言後,心中非常憤怒,認為汙辱了他的人格,所以好多天心情不快。」 \n 「接著又說:他已經將他的學歷口述於人,請他們整理後油印分送,以免訛傳訛,而正視聽。又過了幾天,我去看心畬,他說:『你來得正好,這是我親撰的學歷自述稿,代我保存如何?』我說:『當然可以。』於是,〈心畬學歷自述〉這篇文稿便一直由我保存到現在。」 \n 根據〈心畬學歷自述〉云:「……故余於宣統3年9月15日,送入貴冑法政學堂。當時該學堂制度,分預備科、甲乙科、簡易科、聽班科。預備科等於中學;甲乙科等於大學;簡易科皆年在25以上40以下者,等於速成班;(簡易科聽講班等於光緒年之進士館,非基本學生)聽講班則皆王公大臣政事之暇,臨時召集聽講(由監督召集),並無日常課程。」(待續)

  • 國畫大師溥心畬 數十億畫作遭侵吞

    國畫大師溥心畬其中畫作「江山無盡」在北京以超過台幣6千萬元高價賣出,沒想到溥心畬過世後,留下的數百幅字畫竟然不翼而飛,遭詹姓女看護惡意侵占數十億的遺作,親人們急著要將這些畫作找出來,完成老人家遺願,捐給台北和北京故宮,但詹姓女看護避不見面,畫作也下落不明。 \n \n \n \n

  • 文創溥心畬 史博館做公益

    文創溥心畬 史博館做公益

     國立歷史博物館成立60周年,推動「公益文創」計畫,以民初書畫家溥心畬典藏文物圖像為基礎,邀請10位文創工作者發揮創意,規畫「參與.感動.琉璃亮點─公益文創特展」,展現溥心畬的藝術當代性。 \n 溥心畬1896年生於北京,享年67歲,他出身清朝皇族,喜好詩、書、畫,畫風淡雅清逸,與張大千齊名,有「南張北溥」雅稱。 \n 史博館館長張譽騰說,「2013年溥心畬逝世50周年,書畫圖像成為公共財,近年來史博館結合文創,致力於推廣溥心畬的書畫之美。」 \n 這次公益特展由史博館與「勝利手工琉璃」庇護工廠合作,勝利手工琉璃主任張英樹指出,庇護工廠由兩位專職設計師帶領7位身心障礙朋友共同創作,是國內少數提供身心障礙者學習藝術的場所,「翻轉了一般人認為身心障礙者只能做簡單工作的刻板印象,透過學習,他們也能駕馭需要高度技巧的琉璃創作。」 \n 「參與.感動.琉璃亮點─公益文創特展」邀請包括蘇宗雄、曾堯生、劉柏村等10位設計師,結合溥心畬畫作中鳥、竹、農田等意象創作琉璃公益品。其中文大美術系教授蘇宗雄創作的《竹2》,取溥心畬作品的竹材意象,雕鏤在半圓弧的仿竹片琉璃上,蘇宗雄說,「無竹令人俗,竹子傳達文人高風亮節的情操,也代表肩負傳遞知識的任務。」 \n 台藝大學雕塑系教授劉柏村創作《春之》,以溥心畬畫筆下生動的鳥禽姿態,運用琉璃材質的特色;中華平面設計師協會秘書長施麗君則選用溥心畬畫中少有的農作意象,結合台灣農作物創作琉璃方盤《耕心田》,「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透過作品希望大家反思農人的辛勞,也能夠耕種好自己心裡的一畝田。」 \n 「參與.感動.琉璃亮點─公益文創特展」即日起至15日在松山文創園區展出。

  • 溥心畬《松間戲猿》純銀飾品 優雅登場

    溥心畬《松間戲猿》純銀飾品 優雅登場

    國立歷史博物館玩文創,配合博物館六十周年展覽《創心─當文創與溥心畬巧遇特展》,優雅推出「溥心畬《松間戲猿》系列純銀飾品」! \n溥心畬擅於水墨國畫,對猿畫甚有研究,曾創作《十猿圖》、《松影雙猿》、《樹猿》等作品,將猿猴嬉戲的姿態生動呈現。國立歷史博物館與「水鳳凰」攜手推出「溥心畬《松間戲猿》系列純銀飾品」,運用史博館館藏溥心畬《十猿圖》內生動活潑的猿猴圖素進行創作,以精緻工藝結合台灣碧玉、珊瑚枝等素材,將溥心畬筆下猿猴化為精美優雅的珠寶飾品。 \n「溥心畬《松間戲猿》系列純銀飾品」即日起至3月22日於《創心─當文創與溥心畬巧遇特展》展出中。《松間戲猿》截取松樹設計蘊含長壽之意,不僅適合自身佩戴還可作為賀禮傳達祝福!詳情請洽博物館一樓商店(02-23819386)。 \n

  • 皇室禮遇 溥心畬特展下午茶

    皇室禮遇 溥心畬特展下午茶

     國立歷史博物館邁入60周年,重磅推出館藏作品──溥心畬,聯手「展覽、商店、餐廳」三大空間,讓人一飽眼福及口福,慶祝博物館走過一甲子風華。 \n 博物館二樓《荷豐水月》向來受到文人雅士的喜愛,搭配特展,特別推出以溥心畬皇室背景為構思的下午茶,茶點遴選甜而不膩的芝麻冰心與綠豆仁糕、酥脆香濃的桃酥餅,加上細火慢燉的冰糖蓮藕,滿足細膩的味蕾後再酌泯黃金桂花綠茶,加上特製的餐盤,眼與舌的雙重饗宴,倘若身處溥心畬畫筆下的雅致時空。 \n 《荷豐水月》同步推出點《溥心畬特展下午茶》送四季現量畫作藏書票一組活動,數量有限送完為止!溥心畬玻璃方盤亦同步銷售,有興趣者可至一樓文創商店選購! 詳洽荷豐水月餐廳 電話02-23817775

  • 穿越時空 當文創巧遇溥心畬

    穿越時空 當文創巧遇溥心畬

     時下最夯的「文創」,碰上了滿清皇室身分的畫家溥心畬,跨越時空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巧遇,能激發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n 國立歷史博物館(史博館)積極發展博物館文創產業,此次與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數位典藏經紀授權中心合作規劃「創心-當文創與溥心畬巧遇特展」,透過結盟民間的授權平台,延伸多方觸角,邀請各界設計業者參與,讓原本平凡的商品增添文化底蘊。 \n 巧思發想 貼近生活 \n 本展是以溥心畬創作圖像為開發題材為展覽主軸。文創區偌大櫥窗裡陳列著設計師們擷取溥氏元素詮釋設計的文創商品,無論是巧思發想或是貼近生活的實用及趣味性都讓人愛不釋手,像是四季溥心畬同心杯,以黑色杯身為畫紙,溥心畬行書鋪襯為底,將竹鳥、荷花蜻蜓、朱蘭及綠萼梅以貼花凸印方式,開啟四季;甫榮獲2014年臺灣優良工藝品評鑑認證「最佳美質獎」的金沙大圓盤系列,則以手製琉璃工藝技法,將工筆花鳥、瓜、竹及墨荷等畫作元素,採取融合與冷工技法,高溫淬鍊出晶瑩剔透的琉璃作品。 \n 猴兒首飾 俏皮靈動 \n 而溥心畬信筆碾來以指紋創作的螺紋諸相,激發出設計師的幽默感,轉成童趣的手機擦拭布;知名的十猿圖內動感活潑的小猴兒更幻化為松間戲猴的珊瑚別針、銀玉材質的耳環、項鍊及戒指,讓首飾散發俏皮靈動的氣息;而溥心畬清代皇室身份的傳奇也衍生出官帽杯與格格筆,提供民眾更多的想像空間。 \n 展品外,主辦單位結合科技,推出「創新小學堂」,觀者透過互動屏幕問答方式,快速了解溥心畬的一生。現場引用最新科技整合展場服務,民眾僅需下載導覽App,即可閱讀本展展品說明,讓觀展覽更有彈性。 \n 作品設計 結合公益 \n 主辦單位更擴展策展寬度,館長張譽騰說明,展覽的精神在於展覽、文創與企業互動結合,史博館邀請10位文創工作者以溥心畬書畫作品,與勝利手工琉璃庇護生產中心完成10項琉璃作品,他們以截然不同的視野詮釋文物精髓,透過琉璃特質展現璀璨與質樸相互之美。例如:大提琴家張正傑設計《美猴王》;曾堯生《猴採桃》取諧音「好彩頭」,「公益文創」突破「文創=營利」的侷限,不僅傳達台灣文創設計能量,更締造出博物館關懷社會人文教育意義,為文創發展與社會公益開創新契機的訴求。 \n 為慶祝國立歷史博物館邁入60周年,《創心─當文創與溥心畬巧遇特展》及《遺民之懷─溥心畬藝術特展》即日起至3月22日同步二樓展出,激盪出溥心畬與當代文創的火花,正統與創新,等待您親至現場體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