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溫宇航的搜尋結果,共13

  • 當崑曲和三味線相遇 王嘉明、溫宇航好戲上菜

    當崑曲和三味線相遇 王嘉明、溫宇航好戲上菜

    國光劇團與日本橫濱能樂堂明年將在日本首演的共製作品《繡襦夢》,結合崑曲、日本舞踴與三味線等元素,跨文化的創作,正緊鑼密鼓排練中。為讓雙方合作更有默契,導演王嘉明、崑曲演員溫宇航和三味線藝術家常磐津文字兵衛三人,今(13)日也特別抽空下廚較勁廚藝,以料理相互交流。 \n \n 溫宇航表示,要將崑曲和三味線融合並不容易,「但我們目前已找到共同呈現的方式,不管是在節奏還是音律的互融,以及表現形式,讓三味線的唸唱和崑曲的演唱,得以同步和交錯表現。」 \n \n 傳統藝術中心主任、音樂學者吳榮順表示,「兩種傳統藝術,各自有自己的音樂語法和系統,對於三味線而言,等於是需要移調,才能和崑曲的固定調相合。」 \n \n 《繡襦夢》取材傳統崑曲《繡襦記》和日本舞踊經典劇《汐汲》,由王安祈和林家正擔任編劇,並由熟悉日本表演藝術的戲劇教授林于林于竝擔任戲劇顧問。 \n \n 常磐津文字兵衛表示,雖然三味線是日本傳統藝能,但是他很樂意嘗試全新的演奏方式,「這次的合作,讓我像是解開了音樂演奏的祕密一樣,找到全新的表現手法。」 \n \n 《繡襦夢》預定2018年6月9日、17日於橫濱能樂堂首演,6月10日於新潟市民藝術文化會館能樂堂、6月16日豐田市能樂堂巡演,9月14至16日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演出。

  • 築夢新臺灣》專注熱情崑曲名角溫宇航

    築夢新臺灣》專注熱情崑曲名角溫宇航

    移民署與民視合作新節目「築夢新臺灣」正式推出,中時新聞網廣播節目專題也同步推出,讓聽眾能看到新臺灣人的新夢想故事。 \n畫眉更衣,扮相已定來自中國北京今年45歲的崑曲藝術家溫宇航,準備登台亮相。溫宇航畢業於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早年演出遍及中國、日本、蘇聯等地1998年獲得21世紀優秀藝術家獎,1999年前往美國紐約演出,展開他長達10年的美國遊歷生涯,2006年應台灣蘭庭昆劇團的邀請來台演出,從此愛上台灣,選擇落地生根台灣推廣戲曲文化的先鋒。 \n \n溫宇航:「這邊的創作藝術的環境還是比較自由開放,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藝術土壤,就很願意留在這樣的一個青山綠水的台灣。」溫宇航來到台灣後,挑戰崑曲藝術表演風格,把崑曲帶入台灣的現代社會,也參演京劇,更指導台灣本土的歌仔戲與青年演員。 \n \n溫宇航:「崑曲在台灣沒有專業的表演藝術院團,所以完全是靠民間推動,所以有我在台灣我就希望,以我的一己之力,把崑曲更加地往上推一把。」從華麗的舞台到巷弄裡的崑曲教室,把崑曲和戲曲藝術之美帶入台灣每一個角落,成為溫宇航賦予自己的使命,而他也因此獲得了金曲獎的肯定。 \n \n溫宇航:「我覺得在台灣待著還滿踏實的,我到台灣了以後呢,就這點思鄉心切的這樣一種感覺,啊還不是特別的嚴重,而且經常的調劑一下自己的胃口,做一些個自己想吃的家鄉味就還好。」當初為了藝術遠離家園,又為了藝術來到台灣,溫宇航把一身的戲魂帶進寶島,傳唱那細膩婉轉的水磨雅韻。「築夢新臺灣」還有更多精彩內容,請按時收聽中時新聞網廣播節目。

  • 在最好時刻終結 虞姬刎別霸王

     張愛玲寫於1936年的短篇小說《霸王別姬》,罕見地以虞姬角度看待面對垓下之戰的西楚霸王項羽,一心戲劇團自這篇小說取材,改編成歌仔戲《虞姬別霸王》,將在2016台北國際書展演出。 \n 張愛玲《霸王別姬》裡的虞姬有如亂世佳人,一路追隨項羽出征,在韓信計謀之下,受困垓下遭到十面埋伏,最後在霸王耳邊留下一句令人費解的話:「我比較喜歡那樣的收梢。」接著拔劍自刎。 \n 《虞姬別霸王》導演溫宇航是知名京劇、崑曲小生,他表示《霸王別姬》原是崑曲裡的《千金記》,經梅蘭芳改編成京劇,成為京劇經典。 \n 溫宇航指出,《霸王別姬》裡拔劍自刎的虞姬是因為不想連累霸王,但《虞姬別霸王》則像是現代心理劇:「當虞姬在與霸王一別時,也很理智地思考自己的價值定位,若是霸王真奪得天下,到時她將只是後宮眾多妃子之一,再也沒有兩人世界,甚至會被放逐到冷宮,不如現在就選擇自我了斷。」一心戲劇團由孫富叡的父親孫榮輝在1989年創立,將時代、社會議題納入歌仔戲。 \n 執行長暨編劇孫富叡在研究文本時發現,透過張愛玲的筆,讀者看見虞姬千迴百轉的心境。「虞姬認為,霸王原是一顆燦爛太陽,她溫柔地接收他的光芒,但她無法想像,若是霸王有機會稱霸天下,那時她將不再是霸王唯一的光芒接收者,乾脆在最好的時刻終結一切。」 \n 孫富叡表示,虞姬很清楚不會有援兵拯救霸王,「京劇裡的霸王比較粗獷,張愛玲筆下的霸王則是可以看到他的固執及對自己處境的恐慌,還有男人的自尊,其實非常不堪一擊。」《虞姬別霸王》將於2月17、19、20、21於台北書展演出。

  • 蘭庭打造玉簪記 溫宇航挑大樑

    蘭庭打造玉簪記 溫宇航挑大樑

     蘭庭崑劇團長期致力崑曲在台灣的推廣,花費半年時間打造的《玉簪記》,12月6、7日於台北新舞台演出,邀請大陸著名演員、蘭庭榮譽駐團藝術家溫宇航擔綱重任。 \n 《玉簪記》為明代高濂所著,全劇33齣,在中國戲曲史上深受歡迎,是一部打破禁忌的愛情故事。此次《玉簪記》的演出不同於傳統版本,主要將原著文本與傳世曲本進行對照,建立新的劇情架構。 \n 賦予「老戲新意」是蘭庭劇團製作新戲所持的核心態度,致力開發當代崑劇發展的多種途徑,包括經典小全本的整編、各式劇場空間的開拓及與其他藝術形式間的異類連結。 \n 此次蘭庭推出的小全本《玉簪記》,劇場營造運用「書法」意象,例如從觀眾席天花板上的「古琴手抄譜」到兩側牆壁上的經典曲文。當序曲呈現兵荒馬亂的故事背景時,以激揚的樂章與人聲搭配著康熙字典刻版集字的多媒體畫面,表達歷史的不可逆性。

  • 溫宇航魏春榮飆《梁祝》續同窗情誼

     國光劇團曾於2004年策畫製作的新編崑劇《梁祝》,由台灣戲曲界學術泰斗、世新大學講座教授曾永義編劇,此次適逢百年歲末,特別由國際崑曲巾生溫宇航,與大陸北方崑曲劇院名旦魏春榮合作主演,新科台北市文化獎得主唐文華共同演出,由國家文藝獎得主李小平導演,將於民國101年1月5、6、7日在城市舞台演出四場。 \n 溫宇航出身北方崑曲劇院,1999年主演紐約林肯藝術中心製作、陳士爭導演的55齣足本《牡丹亭》,擔任男主角柳夢梅,此後巡迴歐美各地長達5年,在國際間享有盛名;2006年溫宇航開始與台灣崑曲界及國光合作,2010年正式加盟國光並定居台北,近年參與國光多項傳統京劇、崑劇演出,在新編京典舞台劇《百年戲樓》中表現細膩,尤其令人激賞。 \n 魏春榮則為北方崑曲劇院台柱之一,大陸國家一級演員,2003年獲第21屆梅花獎,2011年獲第21屆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獎主角獎。去年隨新編大型崑劇《長生殿》在台北國家劇院演出,飾演傾城傾國的楊貴妃,讓台灣觀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而魏春榮與溫宇航更是自幼於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北方崑曲劇院同堂學藝、同台演戲的同班同學,年紀相近,扮相「速配」,舞台藝術旗鼓相當,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於2010年底親赴北京當面邀請,才促成兩位闊別多年的合作演出「梁祝同窗記」,也見證海峽兩岸的崑曲發展。 \n 新編崑劇《梁祝》2004年在國家劇院首演,當時由國光邀集戲曲學院、台灣崑劇團的多位演員同台合演,堪稱第一部由台灣出產製造的崑曲劇作。近年也曾授權大陸的江蘇省崑劇院演出,實為海峽兩岸戲曲深度交流的優秀範例。此次由溫宇航與魏春榮挑大樑,特別情商甫獲台北市文化獎殊榮的當家老生唐文華共同演出,由新科國家文藝獎得主李小平導演,這也是李小平第一次執導崑劇,精采可期。

  • 新編崑劇《梁祝》 元月5日起台北演出

     國際知名崑曲表演藝術家溫宇航將與崑曲名旦魏春榮合作主演新編崑劇《梁祝》,明(101)年元月5、6、7日在城市舞台演出4場。《梁祝》2004年在國家劇院首演,堪稱第一部由台灣出產製造的崑曲劇作,近年也曾授權大陸的江蘇省崑劇院演出,實為海峽兩岸戲曲深度交流的優秀範例。此次由溫宇航與魏春榮挑大樑,特別情商甫獲「台北市文化獎」殊榮的國光當家老生唐文華共同演出,由新科「國家文藝獎」得主李小平導演,精采可期。 \n 溫宇航曾主演紐約林肯藝術中心製作、陳士爭導演的55齣足本《牡丹亭》之男主角柳夢梅,在國際享有極高知名度,2010年正式加盟國光劇團並定居台北,近年參與國光多項傳統京劇、崑劇演出,表現細膩。魏春榮則為北方崑曲劇院台柱之一,大陸國家一級演員,曾獲梅花獎、白玉蘭獎。魏春榮與溫宇航兩人是自幼於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北方崑曲劇院同堂學藝、同台演戲的同班同學,年紀相近,扮相「速配」,舞台藝術旗鼓相當,兩位「同窗」闊別多年再次合作演出「同窗記」,也見證海峽兩岸的崑曲發展。本次演出票價2,000、1,500、1,200、900、600、400元,購票洽兩廳院售票系統(02)3393-9888,網址:www.artsticket.com.tw,或洽國光劇團:(02)2938-3567分機402~410。

  • 溫宇航、魏春榮 同窗共譜梁祝情

    溫宇航、魏春榮 同窗共譜梁祝情

     大陸知名崑劇巾生溫宇航,去年正式加盟國光劇團同時定居台北,在台灣開啟演出生涯「第二春」。在國光即將登場的新編崑劇《梁祝》中,溫宇航邀來兒時同窗、北方崑劇名旦魏春榮同台作戲,時隔十多年,舞台再聚首,兩人的《梁祝》不同凡響,要以新加入的夢中溫存橋段,為傳統劇情增添唯美景致。 \n 溫宇航與魏春榮是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的同班同學,兩人相識時不過十歲。兩人從小感情好,溫宇航溫厚,魏春榮調皮,兩人因扮相速配,長大後進入北方崑曲劇院自然成為舞台上的一對。魏春榮笑說,演出《梁祝》時,時而喚起舊時記憶,但強調,「梁祝倆發生的事,在我們身上從沒發生過。」 \n 兩人同台作戲於1999年畫下休止符,當時溫宇航在華裔導演陳士爭力邀下,赴美參與林肯藝術中心的《牡丹亭》製作,此後以柳夢梅一角在歐美巡迴長達5年。談起當時赴美的抉擇,溫宇航以「鴨子划水」形容心境,「那時全家都到機場送我,想說這一去,不知何時回來。」 \n 溫宇航的「走」,魏春榮笑中嘆道:少了另一半,開始多少失落。但是那時的崑劇,在大陸是最邊緣的劇種,劇院幾乎面臨裁撤的命運,機會來了當然不能放棄。反觀現在崑劇在大陸,在青春版《牡丹亭》的帶動下,已成為小資、年輕人追捧的劇種,不可同日而語。 \n 此次兩人攜手上演的《梁祝》由世新大學教授曾永義編劇,2004年首演,如今是「升級版」,由於《梁祝》並非傳統崑劇劇目,發揮空間更大,例如劇中特別安排「梁祝」在夢中纏綿,梁山伯因夢醒心碎而死,而非在苦中氣絕而亡。國光劇團《梁祝》1月5日至7日城市舞台演出。

  • 李小平導崑劇梁祝 兩岸將巡演

     前有越劇經典《梁祝》和在台紅極一時的黃梅調《梁祝》電影,國光劇團重新製作的崑劇《梁祝》,由新科國家文藝獎得主李小平導演,大陸北方崑曲劇院名旦魏春榮和知名崑曲巾生溫宇航挑樑演出,要讓經典民間愛情故事在崑劇舞台上展現細膩氣質。 \n 新版《梁祝》以劇作家曾永義2004年推出的版本為基礎進行潤飾,此番修潤版,主要替去年正式加盟國光劇團的溫宇航量身打造可發揮的舞台。魏春榮與溫宇航原是同班同學,更是默契甚深的老搭檔。「主演魅力對戲十分重要。」導演李小平說,兩岸一時之選的合作,加上全新的舞美、服裝、燈光,企圖將台灣編導創作的第一部崑劇,寫下《梁祝》新經典。 \n 女主角魏春榮之前來台演出新編大型崑劇《長生殿》,讓台灣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對於角色與情感拿捏,魏春榮認為祝英台應該是大膽、聰明、有主見的女孩,否則做不出扮男裝上學堂這些事,她與梁山伯的初遇甚至帶點壞壞的私心,只想找個呆子互相照應,因此她會以貼旦的活潑表現,而到〈樓台會〉、〈哭填〉表現情感的壓抑與爆發,才會以閨門旦表現。老搭檔溫宇航則要詮釋出梁山伯憨直、對英台像個大哥、同窗志同道合卻又不至於曖昧斷袖的情誼分寸。 \n 曾經執導音樂劇《梁祝》的李小平,再結《梁祝》緣,他認為現代崑劇一方面要尊重傳統的豐富內涵,一方面要將情感作得細膩濃烈,因在舞台形式上會以白描為主軸,淡雅純粹地將最漂亮、華麗的演員作表、唱腔烘托即可。首次執導崑劇的他說:「態度與情感上比做京劇還小心。」而新版《梁祝》預計明年初在城市舞台上演,隨後可望於北京、上海等地巡演。

  • 崑曲《梁祝》翻新 兩大名角合演

     二○○四年國光劇團推出崑曲版《梁祝》,算是為崑曲開了先例,纏綿悱惻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第一次完整展現在崑曲舞台上!明年一月,這齣崑曲《梁祝》翻新再現,由去年加盟國光的崑曲演員溫宇航、大陸北方崑曲劇院一級演員魏春榮主演。 \n 電視、電影、越劇、川劇、京劇、歌仔戲,幾乎每一種戲劇都有梁祝,獨有崑曲缺席。崑劇的世界裡不僅沒有梁祝劇本流傳,據聞曾在三○年代以其中段落演出的〈訪台〉折子也失傳。 \n 《梁祝》崑曲劇本由台灣戲曲學者曾永義編寫,二○○四年推出時正好迎上崑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的熱潮。當時的演出,一口氣出現了四位梁山伯、三位祝英台,眾家演員輪番接力上台演出這個愛情故事,算得上是個普天同慶、共襄盛舉的演出。 \n 時至今日,大環境已然轉換,台灣觀眾對崑曲的認識在作家白先勇等人的推廣下,有了更深的理解。加上溫宇航加入國光劇團,國光因此決定重新推出《梁祝》,由導演李小平重新詮釋。 \n 翻新版的崑曲《梁祝》將以漸進的敘事方式為基調,強調梁祝之間的情感發展,從同窗漸漸發展情愫,再次相會的期待,知曉沒有結果的絕望,一層層暈染加重感情濃度。而非強化一見鍾情、生死相契的戲劇性。 \n 這回從北崑邀請來的女主角魏春榮,是中國國家一級演員,第廿一屆梅花獎得主,去年曾跟著上海崑劇團的全本《長生殿》來台演出,主演貴妃一角,扮相亮麗、身段優柔。值得一提的是,她與溫宇航還同是北京戲曲學校崑劇班的同班同學,在校時期就是舞台上的老搭檔。《梁祝》明年一月五日至七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

  • 崑曲驚夢

    崑曲驚夢

     崑曲向來屬於金字塔頂端的藝術,無論是表演者或觀眾群都不如京劇人口相對多數,生存條件不夠穩固樂觀。「全中國只有七個崑劇團,但每個省幾乎都有京劇團」知名崑曲藝術家溫宇航認為目前就是盡量做到「曲高不合寡」。另一位崑曲名角錢熠則表示,保存崑曲不僅得靠政府及企業家有意識出錢出力扶植,同時需要觀眾存在:「若無土壤培植,就會變成斷了線的風箏。」 \n 「聲、光、電這些是外表包裝,重點還是內在。」錢熠認為這些手段是方便年輕人理解的傳播工具,傳統戲曲採用多媒體科技並非壞事。以時尚作為接觸起點,雖然剛開始可能會一窩蜂,但崑曲畢竟不是膚淺藝術,當觀眾認識到崑曲之美時,就會產生進一步意願去瞭解。溫宇航表示透過時尚包裝傳統是種趨勢,但並非主要趨勢;流行只是短暫地趕時髦,而經典是持之以恆的:「致力搞經典,就是挖掘更深層的傳統然後發揚光大。」儘管崑曲與時俱進,今日的崑曲必然與百年前不同,有些腔調演進在溫宇航聽來比過去還要好,但不該揠苗助長:「崑曲既然列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不能一下子就把崑曲變成交響樂,基因變了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否則為何要大力保存崑曲?觀眾直接去聽交響樂就好了。」 \n 跨界 不忘本 \n 1999年溫宇航應林肯藝術中心之邀,赴紐約演出55齣全本《牡丹亭》,擔任男主角柳夢梅,從此讓他在國際間的藝術之路豁然開朗。歐美藝術圈瀰漫的創新風氣,使得演員必須不斷推陳出新,因此他也涉足實驗劇場,參與製作兼演出中英雙語崑曲木偶劇《牡丹亭》、中英雙語崑曲皮影戲《白蛇傳》等;動作性強的畫面以皮影形式表現,遊湖、借傘等抒情部分由真人演出,在在都屬於崑曲跨界再創新的例子。 \n 傳統戲曲演員容易落入傳統窠臼變得僵化,所以眼光保持開闊、見多識廣以活絡腦筋、海闊天空地思考,反過來影響自身在舞台上的表演氣質和思維,這就是溫宇航所認為「跨界」帶來的間接影響。雖然傳統崑曲並沒有人偶元素,但跨界「並非直接把木偶放到戲曲之中」他如此澄清。以1996年排演的崑曲新編劇木偶人劇為例:三具木偶在舞台上變成真人,從無情性到有情性,表現出兩種本質的各自缺陷;舞台上人與偶之間變化過程是關鍵,這時就需要學習木偶的表現方式,若涉獵不廣便無法演出來,「所以演員就是什麼都要會,才能在舞台上創造出好的人物。」 \n 不同劇種的演員演同一齣戲的情況被稱為「兩下鍋」,甚至京、崑、梆「三下鍋」,因演出形式新奇,容易引起觀眾興趣,但其實這種「混搭」演出由來已久,是不同劇種相互交流、融合的一種方式,有時甚至會演變出新的劇種。溫宇航認為這樣的混合既是賣點也是互補,如果演員崑曲與京劇皆擅長,內在情感透過前者表達較為深刻,需陽剛外放時就可藉由力度強的後者來表現。雖然舞台面貌可以多樣化,但專業的京劇團或崑曲團依然需要存在,有主體的藝術形式之餘,加入其他藝術僅作為補充之用。 \n 傳統劇目流失 最大困境 \n 當今崑曲保留下的傳統劇目愈來愈少,失傳情況嚴重。由於崑曲採用「口傳心授」,當年齡斷層出現時,後輩能繼承的內容愈少,造成傳統經典日益萎縮,人才培養變得困難:「例如我的師爺身上原本有500齣,上一代老師有100齣,傳到我只剩下60齣。」溫宇航直指傳統劇目流失是崑曲界最大問題,所以要「搶救」,趁師長還有精力跟活力時把握時間多學,「傳統藝術長在人身上,人沒了藝術就沒了,所以說崑曲屬於人類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活生生在人身上的,人的表現每次也不同。崑曲以一種經驗的形式出現,晚輩要繼承這經驗與核心,沒有核心就談不上發展,主體若丟失談其他都沒有意義。」 \n 恢復崑曲 一席之地 \n 藝術是塊大餅,當其他藝術種類都不發達時,觀眾自然就得進劇場看戲;但選項很多時,傳統戲曲就會被壓縮;加上出現大眾傳播跟網路媒體之後,觀眾會走入劇場親身交流的機會減少。溫宇航認為當務之急是擴充傳統戲曲地盤、爭取應有位置、把觀眾帶回劇場看表演等等;為了「收復失地」,具體作法即是將崑曲之美發揚光大。年輕人聽到傳統戲曲之所以表示不懂而排斥,是因崑曲界過去不注重宣傳,未充分做到告知使其瞭解的程度,所以要主動開設工作坊、演講等推廣活動,讓觀眾理解崑曲為何物,把欣賞人口群做大,才有可能爭取到更多粉絲。根據他的觀察,傳統戲曲近年來其實有所成長,愈來愈多年輕人會走進戲院認識傳統戲曲,跟這幾年白先勇在大陸高等院校宣傳崑曲有很大關係。 \n 有人覺得崑曲太深奧,錢熠澄清並非如此:「大家不是去上文學欣賞課,而是去感受被藝術淨化過的純粹氛圍。希望觀眾當下得到精神和洗禮,這是我們這一代要做的事。」現代人愈來愈匆忙,愈是工業化的社會,崑曲益形重要,無論是崑曲演員或觀眾,都需要回頭看老祖宗如何找尋人跟環境宇宙的關係,悠閒慢活、不脫離自然的境界。雖然古今時空背景不同,但人心始終崇尚真善美,其中崑曲是寧靜之典範;一旦掌握了這些細膩情感,無須侷限於制式框架,只要從中擷取一段精神可與現代人契合的仔細雕琢,觀眾就容易接受。 \n 戲曲小檔案 \n 發源於14、15 世紀蘇州崑山的曲唱藝術體系,唱腔細膩委婉、格律謹嚴、文辭古雅。 \n 創新代表 \n 白先勇大力推廣崑曲,製作青春版《牡丹亭》與新版《玉簪記》。

  • 溫宇航聯手國光劇團創新演出

     國光劇團創新劇目再一齣,《樂與詩的時空交會》融合崑曲、京劇、及臺灣國家國樂團交響樂的演奏形式,將傳統的「詩」、「樂」吟唱,以劇場方式展現在觀眾眼前,唱出李後主的愁、李白的狂。參與演出的著名崑曲家溫宇航說,「這個合作很有巧思,讓我連呼吸都不敢多一拍。這次演出,傳統崑劇身段表現較少,交響式的國樂伴奏更是考驗我的唱功。」 \n 由於喜愛台灣,已經拿到台灣身分證的大陸知名崑曲藝術家溫宇航同台演出,溫宇航嗓音清亮、功底紮實。時常往返兩岸演出的溫宇航說,台灣的藝術工作很精緻、多元。這次合作《樂與詩的時空交會》,對他而言就是個創新的嘗試。他說,有別於傳統崑曲的戲劇表現,這次演出的聲音表現大過戲劇、身段,沒有板鼓提點、沒有麥克風,是考驗崑曲演員的好段子。 \n 多位名角共襄盛舉 \n 無論是崑曲的柔曼悠遠亦或京劇的聲情並茂,兩者各有其獨特發展。臺灣國家國樂團透過與國光劇團的合作,將崑曲、京劇中獨有的聲韻唱腔揉合,唱出宋詞的細膩、唐詩的闊氣,讓音樂與戲曲達到完美合一的新創呈現。 \n 12月12日推出的《樂與詩的時空交會》特別邀請國家文藝獎得主魏海敏、當家老生唐文華、張派青衣劉海苑、青年老生盛鑑輪番上陣,演唱蘇東坡的《也無風雨也無晴》、李後主的《春花秋月何時了》、李白《沈香亭北倚闌杆》等名家作品。

  • 尋找遊園驚夢 新詮《牡丹亭》

     崑劇《牡丹亭》劇中主角柳夢梅與杜麗娘為愛而迷傻痴狂,愛情讓人死、讓人生的動人刻畫,使得這齣劇目歷久不衰。蘭庭崑劇團新劇《尋找遊園驚夢》,加入一個現代女子的「第三者」角色,重新詮釋《牡丹亭》,透過現代女性的觀點,重新解讀這段愛情故事。 \n 《尋找遊園驚夢》三年前曾在台北華山的廢棄工廠與新竹空軍十一村的日式建築裡演出,飾演男女主角的名角溫宇航與中國國家一級演員孔愛萍,悠悠唱出〈遊園驚夢〉、〈尋夢〉、〈拾畫〉等折子段落,另加入一位現代杜麗娘的女子伴隨吟唱,突顯劇中男女在夢境與現實之間,對愛情的懷想與追尋。 \n 這次《尋找遊園驚夢》裡,導演溫宇航將過去「現代杜麗娘」女子一角,變成有獨立個性、熱愛崑劇的現代女性。溫宇航表示:「這齣經典戲大家愛看、愛演,但角度多以原作為主」,因此他希望透過有個性的現代女子,以貼近現實的觀點,笑罵柳夢梅的痴傻行為,同時喟嘆杜麗娘追尋愛情的執著。 \n 主演現代女子角色的演員洪瑞襄,是第一次開口唱崑曲,她笑說:「節奏最難!」對於這個角色,她認為:像杜麗娘那樣一心追求愛情的執著、對情感的渴望與期待,絕對是古今相通的。 \n 《尋找遊園驚夢》廿五日至廿七日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

  • 國光年度封箱六劇碼 添生力軍

    國光劇團以「冒名.錯認」為主題,將京劇劇目中經典的喬裝錯認、冒名頂替的荒謬錯亂故事並陳演出,作為年度的封箱演出。而中國旅美的知名崑曲小生溫宇航與台灣的青年老生盛鑑,兩人也在這此時宣告加入成為團員,成為國光的生力軍。 \n出身自北京北方崑劇團的溫宇航,曾是北崑的當家小生,一九九九年因為赴美、歐巡演出全本《牡丹亭》,奠定下崑曲界「最佳柳夢梅」的封號,近年長居於紐約。對於遷居台灣、簽入國光成為正式團員,溫宇航表示,他五年前就開始多次和蘭庭崑劇團合作演出,也陸續和國光合作過《新繡襦記》與《李慧娘》。「身為戲曲演員,儘管在外演出自由,但總還是希望有機會進入職業劇團。」 \n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這兩位藝術家都是劇團多年來合作對象,而這樣的結果也算是劇團在京劇人才培植上交出的成績單,同時也替團內名角魏海敏找到搭檔對象。「未來,希望溫宇航能將崑曲中儒雅細膩的巾生氣質融入京劇的小生形象,塑造新的小生樣貌;本屬國光團員、後來暫離的盛鑑,除了要繼續展現他文武老生的英氣,也將打造如去年《狐仙故事》中的偶像樣貌。」 \n國光劇團「冒名.錯認」系列囊括了《一捧雪》、《擋馬》、《花田錯》、《詩文會》、《荷珠配》與《鳳還巢》六齣劇碼,將自一月廿二日至廿四日在台北中山堂接序演出。而新加入劇團的溫宇航與盛鑑將與魏海敏在《鳳還巢》中首度同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