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漢唐樂府的搜尋結果,共10

  • 古畫走出來的仕女 資深舞者蕭賀文病逝

    曾任雲門舞集、太古踏舞團以及漢唐樂府資深舞者蕭賀文因病過世,生前低調,不少表演藝術圈友人在臉書上看到消息都不敢置信。台北表演藝術中心主任王孟超表示,蕭賀文是充滿爆發力的舞者,她15歲就加入雲門舞集,但因為太有個性,很難被駕馭,「之後在太古踏舞團,她的肢體重新打掉重練,可動可靜,表現編舞家心之所想。」 \n \n王孟超說,在漢唐樂府演出時,更是舞台上最醒目的一位,「她總是將舞作精髓牢牢記住,並教給其他演出後輩,非常傑出。」過世消息傳出,王孟超也相當難過。 \n \n攝影家劉振祥在臉書上表示,蕭賀文自15歲就加入雲門舞集,是當時雲門最年輕的獨舞者。1998年加入漢唐樂府,職業舞者生涯近40年,「今天芳魂遠行,遨遊天際。」 \n \n前台中歌劇院副總監盧健英則在臉書上追憶表示,「蕭賀文的青春爽辣停留在林懷民的〈煙酒歌〉 裡,她的靈動纖巧永遠是〈韓熙載夜宴〉裡的經典,只有蕭賀文能讓自己的身體擁有這麼大時間跨度的表演能力。」

  • 藝文團體的蝙蝠俠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在江湖「走闖」的時間很早,29歲創業,期間遭遇不少大風大浪,他自言「受過很多人幫助」。或許因為如此,童子賢深知創業的艱辛,近幾年默默地當起了藝文團體的「蝙蝠俠」,在其坐困愁城的時刻,或是動用自己的人脈資源,或是二話不說簽下一張支票,以及時雨之姿,解了藝文團體之危。 \n 童子賢向來不愛宣揚這些,多年來,一直保持低調,也不與受贈團體有過第一類接觸。直至今年初,因這些過往舊事已然事過境遷,此時「解密」,也不致讓他的善意因過度吹捧而流於歌功頌德的矯情。再者,童子賢也深知捐贈僅能解一時之困,來自政府以及社會的長期關注與支持,對藝文團體才是長遠利多。 \n 因此,童子賢同意媒體隨行,也找來與他有多年交情的立委丁守中同行,某種程度上,是要借助社會上其他不同形式的力量,推動藝文團體的價值溪流前進。 \n 童子賢與藝文團體的結緣,各有不同的故事。2007年,漢唐樂府以台灣南管演奏中原古樂「反攻大陸」,首度獲邀入北京紫禁城表演,因為只准演出一場,本來談定的贊助商以廣告效益不高為由,演出前臨時決定抽腿。 \n 漢唐樂府創辦人陳美娥形容,當時簡直是坐困愁城,結果因緣際會,童子賢如蝙蝠俠般「從天而降」,解決漢唐樂府的燃眉之急。 \n 去年,優人神鼓籌備「少年安途生行動學校雲腳系列」紀錄片的拍攝工作。所謂少年安途生,是優人神鼓總監劉若瑀有感中輟生往往因為缺乏歸屬感,而行差踏錯,希望藉由行腳以及打鼓的力量,安定青少年的心性,導向正面的能量。當時紀錄片正愁缺乏資金,在友人引薦下,童子賢決定協助。 \n 那天雙方見面時,童子賢穿著輕便,背著相機,帶著小孩準備要去關渡生態公園照顧和碩認養的兩頭牛:小和、小碩。劉若瑀形容,對於贊助,童子賢的態度直接、毫不猶豫,並沒有要她層層遞上企劃書。讓劉若瑀感受到這位企業家不同的一面。 \n 2008年,雲門舞集的練舞場失火,從服裝到音樂資料毀於一旦。失火新聞見報的隔天,湧入各界關心,童子賢雖僅是其中之一,但這份心意,與諸多關心雲門舞集的社會大眾一樣,同樣讓雲門創辦人林懷民點滴在心。

  • 殷商皇室愛情 漢唐樂府優雅呈現

     漢唐樂府創團邁入第卅年,藝術總監陳美娥推出新作《殷商王‧后》,取材自三千餘年前的殷商皇室愛情。細緻婉轉的南管樂舞、舞蹈化後的武術與優美的《詩經》文字,搭配服裝設計師葉錦添以多彩極簡線條打造的服飾,詮釋出商朝的中興帝王武丁與王后婦好的愛情故事。 \n 武丁是商朝第廿三代的帝王,在他統領之下,商朝的經濟文化都有空前發展,他也出征兼併了許多鄰國。他的王后婦好則是歷史上記載過的女政治家、軍事家,不但主掌國家祭祀,也職掌兵符、能率軍征戰。 \n 那時,武丁伐楚,陷入苦戰,懷有身孕的婦好不顧卦象凶險,仍帶兵出援。雖然贏得勝利,但也因此動了胎氣,隨即難產過世。與婦好感情深厚的武丁,為能與妻子相依相伴,打破皇家禮俗,將婦好的屍體安葬在宮殿旁而非王陵區。 \n 二○○九年陳美娥參訪河南安陽的商朝殷都遺址,在那裡獲知武丁與婦好的愛情故事,便有了創作靈感。在殷都區甲骨文基金會的支持下,發展出《殷商王‧后》。這部作品原本是中國大陸「殷墟文化大遺址重建計畫」的委託創作,要在去年北京的兩岸漢字藝術節中首演,卻因大雨取消,今年在台演出,將是第一次完整呈現。 \n 陳美娥說,演出中她將故事分成三幕,第一幕將以《詩經》中〈子矜〉、〈蒹葭〉等描繪愛情美好與思念的篇章,吟唱出武丁與婦好的愛情。第二幕呈現商朝的祭儀樂舞、占卜問天,展現婦好的能力與商朝的風光。在多媒體投影畫面的輔助下,以神祕唯美的氛圍鋪陳。第三幕以舞蹈化後的八卦掌、小紅拳等武術,表現征戰場面。 \n 《殷商王‧后》將於三月廿三日至廿五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殷商王‧后 葉錦添服裝設計

    殷商王‧后 葉錦添服裝設計

     漢唐樂府3月23日將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的30周年大戲《殷商王‧后》,再度邀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設計」得主葉錦添跨刀進行服裝造型設計(見圖,記者吳靖雯攝),詮釋難得一見的殷商王室風華。 \n 在葉錦添的構思中,商王武丁的紅褐色王袍與商后婦好的白袍顏色一重一輕,在舞台上形成均衡對比。葉錦添解釋商人尚白、以白為貴,當時被認為是最近神祇的代表色;加上王后身兼祭司,因此她一身白恰好可從舞台背景中突顯出來。 \n 為了這齣作品葉錦添設計了十幾套戲服,儘管無法和電影動輒成千上百件的數量相比,但大師仍花了不少心思;且剪裁還需考量到舞者的行走韻律及身段等細節。除了延續漢唐樂府的服裝慣例,他也參考了好幾個朝代的服飾,最特別的是以古畫為鑑,推翻現今梨園戲京崑的服裝造型。

  • 殷商王‧后 重現古王朝風華

     一批出土的甲骨文,記載著一段商朝皇室的愛情故事……台灣知名表演團隊漢唐樂府將於「2012台灣國際藝術節」推出的《殷商王.后》,重現古殷商王朝風華與歷史事蹟。明年結束兩廳院演出後,5月將移師至北京國家大劇院及殷墟遺址所在地──河南安陽登場。 \n 該樂舞描繪的是商王武丁及其皇后婦好的動人愛情故事。漢唐樂府藝術總監陳美娥據史實解釋,婦好除了母儀天下,亦善文韜武略,兼任祭司與諸侯等多重身分;有別於一般「花瓶」,她可是一位能伴隨夫君南征北討、衝鋒陷陣的前衛奇女子。商代向來崇鬼神、習占卜,某次武丁討伐荊楚前夕,其后依慣例進行卜算,結果預測將出兵失利,儘管親赴沙場有助於打勝仗,但自身性命卻會不保;果不其然商軍節節敗退,身懷六甲的婦好為了夫君及商朝命運選擇親上火線,在國家大勢前置個人生死於度外;惜終究馬革裹屍,令武丁悲痛萬分。 \n 南管樂舞結合武術 \n 陳美娥指出,南管古樂可上溯至夏商周三代,故此次演奏將採取商調式及大量曲牌。此次演出以南管樂舞及武術為表演形式,將依《詩經》風、雅、頌分成三幕,場景從護城河、宮殿轉換到戰場:開頭敘述二人相識、相知並結為連理的起源;接著呈現武丁「執干戈以衛社稷」,大軍出兵前夕由婦好進行祭祀及占卜的情節;最後是戰場情勢告急,婦好救駕成功卻不幸身亡的結局。 \n 故宮推出相關特展 \n 去年在河南安陽市殷都區甲骨文基金會的委託下,漢唐樂府打造了此作品,在當地排練5個月,並於9月時曾於北京故宮太廟外進行部分段落演出。配合河南安陽殷墟大遺址公園建設計畫,漢唐樂府準備協助當地培訓《殷商王.后》數十名演出及演奏者;待園區竣工後,該作可望成為園區定目劇。此外,恰好明年10月國立故宮博物院亦將推出《武丁與婦好》特展,陳美娥透露在與院方討論後,不排除屆時將此齣樂舞搬至故宮戶外廣場演出的可能。

  • 空靈編鐘樂舞 演繹盤之古

     台灣南管古典樂舞團「漢唐樂府」在大陸發展多年,包括接受證大集團長期資助,去年還受湖南省安陽市政府的邀請,以殷墟為題創作《武丁與婦好》,成為極少數在大陸成功立足的台灣藝文團隊。 \n 今年適逢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樂府回到台灣與台北市立國家樂團攜手開天闢地,打造象徵萬物孕育的《盤之古》,作品因使用距今2千多年的樂器「曾侯乙編鐘」複製品,以空靈鐘聲襯托出中國古代神話的神祕與遙遠。 \n 「曾侯乙編鐘」重達5千多公斤,全套編鐘共計65件,分3層8組懸掛於桐木鐘架上,鐘上刻有銘文,詳載當時的標音和樂律,被視為保存最好的一組先秦打擊樂器。編鐘1978年在湖北省隨縣出土,現保存在湖北省博物館,目前全世界僅有4套原件複製品,其中1套由文建會購買收藏於台北中山堂中正廳。但編鐘的時代太「古」,通曉的音樂家有限,因此「曾侯乙編鐘」複製品來台13年,大部分時間充當舞台上的裝飾品。 \n 漢唐樂府藝術總監陳美娥指出,早在10多年前她已蘊釀南管結合鐘磐的想法,因為南管本身歷史也長達千年,「南管應該是當今中國現存唯一可與『曾侯乙編鐘』律制進行比較印證的古老樂種。」 \n 陳美娥說在大陸湖北,長年有許多以「曾侯乙編鐘」為發想的劇碼,其中湖北省歌舞團的《編鐘樂舞》最具代表,但是絕大部分的製作是以現代思維和語言編創,對於古代文化的內涵理解太少,往往看起來像「假古董」。陳美娥強調,漢唐樂府對南管研究已投入30年,從過去作品,包括《洛神賦》、《韓熙載夜宴圖》、《教坊記》等累積不少傳統再造的能量和經驗,在《盤之古》中可以見到編鐘之聲如何與南管進行融合,也可以看到舞者與編鐘在肢體上的連結。 \n 《盤之古》以天、地、人、音、樂為發想分成五部曲,從盤古開天起始,后羿射日、嫦娥奔月之後黃帝登場,他命令制定古音十二律開啟中國音樂史,最後一部曲講述三皇五帝制禮作樂,九代六朝遺音留傳人間。 \n 《盤之古》的音樂由笛子演奏家、作曲家陳中申進行編排,台北市立國樂團將以吹管與打擊樂器配合南管原有的上四管與下四管,此外還將加入水晶缽添加空靈氣息,服裝造型則由知名設計師葉錦添打造,4月1日至2日在台北中山堂演出。

  • 武功祕笈落伍 練功看電子書

     傳統戲曲教材的流傳,除了老師教學生、手抄譜之外,還有沒有更科學新穎的傳承方式?多媒體繪本《田都元帥》除了用童書繪本及動畫呈現故事,更以電子書建立數位梨園教坊,讀者可自行查詢南管及梨園舞蹈相關知識,包括九手印、十八步科母、卅六科步等身段動作,都由真人演出示範。 \n 電子書版《田都元帥》等於將中國傳統戲曲的基本功,全用系統化的方式加以整理。讀者只要點擊相關圖式,畫面便以動態的方式呈現,所有動作都由真人示範,一清二楚,過去像武功祕笈一樣的按圖索驥的方式,將逐漸被淘汰。 \n 多媒體繪本《田都元帥》由漢唐樂府、遠流出版及資策會數位內容學院共同合作出版。遠流出版發行人王榮文表示,去年在故宮博物院看到漢唐樂府演出《教坊記》,非常感動,興起《田都元帥》的計畫,透過繪本、動畫及錄影教學的結合,讓民眾與戲曲的距離拉近,產生更深入的了解。 \n 王榮文表示,未來計畫逐步建立出版與劇場合作的模式,不只漢唐樂府,希望明華園歌仔戲或雲門舞集的舞蹈,都可以透過這種型態廣為流傳。

  • 上海世博會 有請漢唐樂府教坊記

    明年上海世博會的舞台上,台灣表演藝術將挑大樑。由漢唐樂府製作的大戲《教坊記》正式獲得上海世界博覽會主辦單位邀請,將於明年五月或六月間,進駐世博會的「綜藝大廳」,一連舉行二十場演出,成為世博會期間的文化亮點之一。 \n由漢唐樂府製作的大戲《教坊記》以景教「東傳」為背景,從西方傳教士的觀點,敘說大唐梨園教坊樂師雷海青(即俗稱的田都元帥)的壯烈事蹟。上個月《教坊記》結束台灣首演,便確定獲得世博會的邀請。此外,《教坊記》也將進駐上海證大集團興建的「喜瑪拉雅中心」,變成中心的定目戲碼。 \n漢唐樂府藝術總監陳美娥指出,《教坊記》能夠如此受到注目,在於它敘說的不僅是中國的故事,劇中所提到的景教是源自中東敘利亞一帶的基督教派,劇中的樂舞,融合西方宮廷的舞蹈、中國梨園科步,也納入歐洲的古樂和中國的南管,東西交融,對於國外企業聚集,觀光客大量擁入的上海,有一定的吸引力,因此獲得世博會與喜瑪拉雅中心的青睞。 \n而《教坊記》能如此風光,證大集團總裁戴志康無疑是最重要的推手。2007年,漢唐樂府製作「韓熙載夜宴圖」,戴志康捐了一半的製作費,今年又捐給漢唐樂府一千萬台幣。《教坊記》日前在台北故宮首演,戴志康也抵台觀賞,並和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等人晤面舉行座談,展現他對台灣藝文的重視態度。 \n此外,戴志康設立「喜瑪拉雅中心」,邀請日本建築名家磯琦新擔任設計,中心內設有酒店、美術館、劇場和商場,還聘請了一位台灣藝文工作者何來香擔任副總經理 \n陳美娥指出,明年前進上海世博的《教坊記》版本,內容會更豐富,在音樂上將完整呈現唐代教坊包含的十大類音樂。陳美娥表示,「教坊」用現代語解釋,就是在宮中的研究院,在唐代這十大類音樂通稱「十大伎」,分為燕樂、天竺樂、高麗樂等,結合了全套的音樂和舞蹈,也就是俗稱的唐代大曲。屆時負責舞台設計的奧斯卡得主葉錦添,將在世博容納二千人的綜藝大廳內,搭建一座唐代宮殿,百位舞者將在其間翩然奏樂起舞。

  • 証大贊助 教坊記台北首演

    由中法跨國製作的漢唐樂府《教坊記》,在上海証大集團贊助下,今明兩天在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戶外世界首演,將不收門票開放觀眾欣賞。《教坊記》其後除巡迴紐約、法國等地,明年大陸十一黃金周期間也確定登場世博舞台。 \n「哪裡有文化就是我的家,哪裡有南管音樂就是我的靈魂所在」,漢唐樂府創辦人與藝術總監陳美娥說,2007、2008年漢唐樂府曾在北京故宮演出,不過漢唐樂府在台灣土生土長,台灣也有故宮,「近悅遠來不是更美滿」。 \n証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則認為,「寶島就是個中華文化的寶島,感受台灣藝文界完整性」,藉由上海的舞台與資源,可協助漢唐樂府更大程度發揚中華文化;世博演出後,漢唐樂府也將進駐証大喜瑪拉雅中心長期演出。 \n戴志康:協助發揚文化 \n除了《教坊記》,証大集團也曾贊助漢唐樂府《韓熙載夜宴圖》與《洛神賦》在北京故宮大型環境劇場演出。 \n繼多次與漢唐樂府合作後,知名藝術家葉錦添也再度擔任《教坊記》服裝、造型與舞台美術設計。2001年以電影《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獎,葉錦添仍持續運用東方文化藝術之美。 \n他自嘲說,和漢唐樂府合作可能是災難,更可能是燦爛未來,希望台法雙方的服裝造型與舞台設計能協助漢唐樂府再創奇蹟。 \n故事敘述大唐興衰起落 \n由陳美娥編劇,與法國甜蜜回憶古典樂團共同編曲、編舞與導演的《教坊記》,故事以「景教」(基督教)東傳為背景,從西方傳教士觀點,帶出大唐的興衰起落。 \n全劇融合南管傳世的「佛曲」、「道調」等音樂經典樂章,與法國9到14世紀的宗教音樂與宮廷舞蹈,共同交織出大唐盛世、宗教,及藝術文化的多元薈萃。今明二天,《教坊記》各在晚間六點半與七點半在故宮正館一樓戶外平台演出。

  • 跨國製作畫入樂 《教坊記》中西風

    以發揚南管和梨園科步的漢唐樂府,將與法國古樂團「甜蜜回憶」合作,推出中西樂舞合璧的《教坊記》。《教坊記》以景教(基督教)「東傳」為背景,從西方傳教士的觀點,敘說大唐梨園教坊總都雷海青的英烈事蹟。《教坊記》首演將以台北故宮為實景,搭配奧斯卡得主葉錦添的服裝、舞台設計,呈現千年前大唐盛世的景象。 \n漢唐樂府成立至今二十六年,創辦人陳美娥將《教坊記》視為「收山」前的大作,因為戲中主角雷海青,正是被稱作戲神、梨園戲祖師爺的「田都元帥」。搬演開山始祖的故事,為陳美娥長年的夢想。 \n雷海青在唐玄宗時期掌管梨園子弟三千。安祿山之亂攻佔長安洛陽,俘擄梨園教坊子弟歌舞助興,雷海青在脅迫下粉墨登場,卻在最終以琵琶襲擊安祿山而壯烈成仁。其實唐玄宗能開創「開元盛世」,正在對他各種文化的包容,當時的國際交流也相當繁盛。《教坊記》特別以來自波斯的景教傳教士與藝術家觀點來看唐朝。 \n陳美娥指出,依照唐代的文獻記載,並無明確指出當時波斯的藝術家到底帶了什麼樣的歐洲樂舞來到中國宮廷。因此漢唐樂府邀請「甜蜜回憶」及兩位義大利的舞者,虛擬舊時場景,與中國南管和梨園科步相互呼應。 \n「甜蜜回憶」音樂總監塔特(Denis Raisin Dadre)表示,相對於唐朝的繁盛,七、八世紀的歐洲樂舞尚未成熟。這次他們只好借用十五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舞蹈演出,「南管的樂聲輕柔與歐洲古樂器像是魯特琴、古大提琴擁有類似的音質。」 \n為了呈現中國宮廷內舞樂盛況,漢唐樂府借重台北故宮院藏《唐人宮樂圖》,在舞台上以真人重現圖中嬪妃彈琴品茗的場景。這幅宮樂圖也提供葉錦添許多創作靈感,特別是唐代仕女的穿著。葉錦添說,唐代時尚其實很「混搭」,布料材質如同印度沙麗,紋飾則有點波斯風。 \n《教坊記》三十、三十一日在台北故宮戶外廣場進行世界首演,演出採免費入場,之前會先於十七、十八日在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舉行預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