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焦媛的搜尋結果,共05

  • 斷開21年父女戀!43歲女星哭認分手61歲導演

    斷開21年父女戀!43歲女星哭認分手61歲導演

    61歲香港導演高志森曾執導《家有囍事》、《開心鬼》等經典港片,和相差18歲的音樂劇女演員焦媛交往21年,一度傳出婚訊又不了了之,但近來焦媛卻爆出兩人其實已經分手一年多,父女戀畫下句點。 \n \n據港媒《東網》報導,焦媛最近宣傳新的舞台劇時被問到和高志森的戀情,突然哭著表示兩人已經正式分手,並強調沒有第三者的介入,主因是隨年齡增長,心境、想法都改變了,年過40的她,希望未來找的另一半是個真正能理解她的人。另外,焦媛也透露雖然和高志森已非男女朋友,但在工作上會繼續合作,更視對方為一輩子的老師。 \n \n焦媛跟高志森當年因參與學校音樂劇演出而結緣,後來一起組劇團而墜入愛河,但當時高志森因沒公布與前妻離婚的消息,使得焦媛一度背上小三罵名,兩人最後出面澄清,未料戀情穩定發展21年,最終仍傳出分手。

  • 焦媛再演曹七巧 詮釋更深刻

    焦媛再演曹七巧 詮釋更深刻

     「每個人內心其實都住著一個曹七巧,所以我把她重現在舞台上,才能引發觀眾的共鳴!」香港知名話劇演員焦媛直說,這次再度飾演曹七巧,比以往深刻了很多;粵語話劇版《金鎖記》根據張愛玲同名小說改編,12月11至12日在廣州黃花崗劇院上演。 \n 自2009年問世後,粵語話劇版《金鎖記》第4度於大陸巡演,由大陸當代作家王安憶改編,香港導演許鞍華執導,焦媛主演;這部作品不僅驚豔多數的戲迷,甚至被很多人認為是「最佳版本」,尤其焦媛在劇中的表演極為出眾,至今仍讓許多觀眾記憶猶新。 \n 焦媛表示,話劇中的曹七巧,把每個人心中最黑暗的那一面,用肢體和聲音表達出來,所以很多觀眾看了都有共鳴,「恐怖的不是曹七巧,而是觀眾看到自己的內心赤裸地站在面前,這一點才恐怖!」 \n 對於曹七巧這樣敢愛敢恨、長期被壓抑後,最終走上扭曲及歇斯底里的人生過程,焦媛演得可謂淋漓盡致;在許鞍華設定的簡約舞台上,不僅放大焦媛細膩的表演技巧,也讓她盡情展現舞台能量,刻畫出極為傳神的角色。 \n 焦媛不僅展現出眾的台詞功夫,在形體塑造的能力更是精彩,其中許鞍華為了讓焦媛演出中年曹七巧吸大菸的扭曲內心,讓焦媛穿「小鞋」、「裹小腳」來排練,因走路搖晃、腳痛鑽心的體驗,才有最後聳肩抖手的肢體語言。 \n 飾演6年曹七巧的焦媛直指,時間不能控制張愛玲筆下的人物,就像紅酒一樣,愈久彌香,如同演員隨著年紀的增長,經歷生活及看法的改變後,都會影響演員詮釋角色的方式,而戲就會演得愈仔細,演出就會更成熟、深刻。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n

  • 金鎖記上海重現

    改編自張愛玲作品的舞台劇《金鎖記》上周末於上海東方藝術中心演出,5日下午,該劇編劇王安憶和女主角焦媛應《東方早報》文化講堂之邀,對話《金鎖記》。此劇雖然於上海演出,但由於是「香港製造」,因此全劇皆以粵語發音,據聞首演當日,有些觀眾因而中途離席。 \n香港知名導演許鞍華初次執導舞台劇,便挑戰了張愛玲最佳作品《金鎖記》。該劇今年四月在香港首演,創下傲人的票房記錄,從上個月開始在中國大陸巡演,而今在上海演出。這是許鞍華繼《半生緣》、《傾城之戀》後,再次演繹張愛玲作品。編劇由海派女作家王安憶操刀,香港舞台劇皇后焦媛則主演「曹七巧」。評論指出,這是「四個女人的一台戲」。 \n王安憶二度改編《金鎖記》 \n《金鎖記》作於1943年,是一部三萬字的中篇小說,內容描述原是麻油店小姐的曹七巧,被貪財的哥哥賣給了大戶姜家,在冷眼中逐漸變得守財多疑,最後摧毀兒女的婚姻和性命來宣洩憤恨、滿足私慾。《金鎖記》發表後,被傅雷譽為「當年文壇最美的收穫」,也被認定為「張愛玲最好的小說」,多次被電視、電影甚至是京劇改編演出,顯見其地位。2004年,《金鎖記》第一次搬上話劇舞台,也是由王安憶編劇,而黃蜀芹負責導演,但因敘事冗長而評價不佳。當時是王安憶首次接觸舞台劇,出身自電影導演的黃蜀芹也是初次跨界嘗試舞台劇,正巧和現在的許鞍華相同。 \n王安憶表示,經由這次演出,方才發覺,雖然張愛玲屬於上海,但香港對於張愛玲的鍾愛遠高於此地。「2004年在上海排練《金鎖記》時,我時常要向演員解釋,張愛玲是怎麼樣的人,他的作品如何,但我根本不是張迷。」王安憶說,但和焦媛實驗劇團合作舞台劇,他交出劇本後,劇團幾乎沒有再找上他討論,「因為他們的演員很容易領會張愛玲。」王安憶感慨地說。 \n焦媛入戲 曹七巧上身 \n年初,王安憶首次看到港版《金鎖記》時,對焦媛的演出大為讚賞,表示她為了表達七巧的變化,聲音都變了,而這是一個好演員的表現。焦媛則說,她原本想演的角色是七巧的女兒「長安」,因為她沒有自信能演好曹七巧,但許鞍華堅持由她來演,於是她盡力表現。最難演也最驚心動魄的第二幕,主要表現七巧對家人的報復,並辱罵女兒,「在演七巧的時候,我揣摩著媽媽咬牙切齒的感覺。」焦媛笑說。 \n由於是照粵語版搬演,雖然上有字幕,但觀眾仍不免擔心語言隔閡。對此,王安憶和焦媛皆表示不是問題,「粵語很有節奏,因此台詞唸起來比上海話更鏗鏘、有音律。」王安憶說,她在香港看時沒有字幕,而其他朋友也都聽不懂,但後來表示,「聽到後來急了,一急就聽懂了。」她認為語言並不重要,而香港版也創造了另外的風格。焦媛也表示,深圳一個網友看完戲後在博客裡說,「我本來也聽不懂廣東話,但看完之後就好像懂了。」 \n香港版的《金鎖記》布景簡單,舞台上沒有任何舊上海符號的場景,因為許鞍華不想刻意營造上世紀二○、三○年代的布景,也不想特別設定時代,因為這樣的家庭是存在於每個時代的。焦媛表示,我認為演出最重要,布景只是顯現特定氣氛,布景簡單,留給觀眾幻想的空間也大。王安憶也表示,許鞍華不強調排場,但非常現代,布景簡潔,讓整個戲的激烈性更強烈。

  • 王安憶隔空對話張愛玲

    評論家說小說家王安憶是繼張愛玲之後,又一海派文學的傳人。2004年她將張愛玲的《金鎖記》改編成舞台劇劇本在上海演出;今年許鞍華將同一劇本搬到香港,由焦媛主演。且看三位女性創作者激盪出什麼樣的張派火花…… \n同樣的小說,不同的改編劇本;同樣的劇本,不同的導演;呈現在舞台上的,也將是一次又一次不同的文學感動。王安憶和許鞍華,一個是第一次寫劇本,一個是第一次導舞台劇,卻偏偏要碰被許多導演和編劇視為「噩夢」的張愛玲,而且,還是被眾人視為陰暗殘酷的故事《金鎖記》。此劇在今年4月香港首演後,也將於11月20日起陸續在深圳及廣州等地巡演。 \n三位女性激盪出創作火花 \n被問到為何選了《金鎖記》的緣由,王安憶認為《金鎖記》有很強烈的戲劇元素:「不幸的身世、戲劇化的環境、飽滿的情慾、強烈的性格,曹七巧太應該是個主角了。」 \n兩度改編拍攝張愛玲小說的電影導演許鞍華則謙虛地表示,1984年的《傾城之戀》與1997年的《半生緣》都不算很成功,但這次的劇本基本上克服了張愛玲作品轉化成戲劇的困難,「舞台和電影媒介最大的分別是,台詞可以在舞台上無限制地表達內心,沒有電影那麼寫實,可是更感情化。這也解決了我以前拍張愛玲的最大問題:她的很多感受是拍不了的。連續變化的感情如果沒有具體的動作,只有表情和思想是沒辦法拍的。」另外舞台也比較風格化,更需要想像力,「拍電影的時候,我們到處找景,很難把張愛玲描寫當時上海和室內的光線拍出來。可是在舞台上,可以很自如地從實到虛,再回到實。」 \n此劇還找來了轟動中國和香港的話劇女演員焦媛,和電影《美少年之戀》裡帥得邪氣的尹子維擔綱男女主角。焦媛幾年前至深圳演出話劇《蝴蝶是自由的》,叫好又叫座。演出從無禁忌的焦媛還曾因該劇獲得「香港舞台劇界專業精神獎」。她坦言這次的劇本很好,讓戲劇表演經驗豐富的她也感到壓力。 \n有趣的是,王安憶指出,比起上海人,香港人更了解和熟悉張愛玲。而同樣的劇本,上海版演了3個小時,香港則是2小時15分鐘。王安憶稱讚許鞍華不強調排場,但非常現代,布景簡潔,整個戲的風格更強烈,比上海明快很多。 \n對於焦媛的表演,她說,「我坐在劇場裡,一句廣東話都聽不懂,只能看焦媛的肢體和表演,她特別有激情。上海版更重視內心,但焦媛能將內心完全外化出來。」 \n張愛玲情結 \n對於知名文學評論家王德威所說。王安憶是繼張愛玲之後,又一海派文學的傳人,王安憶本人笑說,「他這麼說,對我的書的銷售很有幫助。但我和張愛玲有很多不同。張愛玲小說寫得很好,但也不是全好,其中《金鎖記》是最好的。」 \n即使不願承認她是所謂的「傳人」,王安憶還是閃避不了張愛玲曾對她造成的影響。「當我和許鞍華準備排《金鎖記》時,《小團圓》面世了,這也是一個奇緣吧。雖然我很想撇清和她的關係,但其實是撇不清的。我想,我得了很多她的好處。如果沒有張愛玲,我和我的《長恨歌》也就沒有那麼多的說頭。」 \n2001年王安憶當選上海作協主席的時候曾說過一段話,她說上海是魯迅的城市、巴金的城市;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她沒有說那是張愛玲的城市?對此王安憶表示,上海當然也是張愛玲的城市,但當時她說這段話時其實是有一個期許,她認為上海需要知識分子的照耀,而不只是個市民價值觀的城市,應該有更高尚的價值。王安憶說:「張愛玲對人生的解釋太簡單,在她眼裡,人生總是走下坡路的。我還是喜歡魯迅,他也是永遠處在絕望中的人,但他一定要把走下坡路的原因找出來,張愛玲用日常化解了焦慮,但一個知識分子應該是有銳度的,不要求妥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