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營業祕密法的搜尋結果,共45

  • 官司和解獲利佳 聯電捷報頻傳

    官司和解獲利佳 聯電捷報頻傳

     聯電和美國司法部達成和解!聯電昨日公告,就美國司法部起訴公司違反聯邦《營業祕密保護法》案件,雙方已達成和解,協議內容已經北加州聯邦地方法院判決確定,聯電承認侵害一項營業祕密,同意支付美國政府6000萬美元(約17.5億台幣)罰金。聯電董事長洪嘉聰昨日表示,「很欣慰與美國政府達成協議。」

  • 安永前資深經理帶走老東家營業祕密被約談

    安永前資深經理帶走老東家營業祕密被約談

    在安永諮議服務公司擔任資深經理的林瑜昌,離職後被安永公司發現下載帶走公司的客戶資源整合系統及相關檔案,安永提告林瑜昌違反《營業祕密法》,台北地檢署13日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處,兵分3路搜索林的住處及其新工作的辦公座位,稍晚將移送北檢複訊。

  • 褚瑞婷》就要斷氣的OTT產業

    褚瑞婷》就要斷氣的OTT產業

    由NCC制定的《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草案》已經在9月3日正式公告上線,經濟部也於同日公告「在台灣地區從事商業行為禁止事項項目表」,禁止台灣業者代理或經銷中國大陸OTT及相關商業服務,即日生效。愛奇藝在台代理商歷經多次抗辯無效,於同日宣告將依法停止在台業務。

  • 科技職場和監獄一牆之隔

    科技職場和監獄一牆之隔

     法律不保護不知法的人。科技界許多工程師近年經常遭受《營業祕密法》的起訴,不但被判刑4到6年半不等,還被追繳不法所得和罰金超過千萬,人生從此彩色變黑白。這種跳槽危機不只存在科技界,商業界也會愈來愈多,此一警訊不容忽視。

  • 黃丙喜》科技職場和監獄一牆之隔

    黃丙喜》科技職場和監獄一牆之隔

    法律不保護不知法的人。科技界許多工程師近年經常遭受《營業祕密法》的起訴,不但被判刑4到6年半不等,還被追繳不法所得和罰金超過千萬,人生從此彩色變黑白。這種跳槽危機不只存在科技界,商業界也會愈來愈多,此一警訊不容忽視。

  • 領翰林薪水做南一工 數位部工程師違反營業祕密法遭辦

    領翰林薪水做南一工 數位部工程師違反營業祕密法遭辦

    翰林出版社前數位部經理陳銘仁及設計工程師陳懷傑等人,涉嫌在翰林任職期間將開發的「教師教學使用工具」等系統,在離職後帶到競爭對手南一書局,且在翰林任職時就為南一測試,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鄭少玨30日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處,兵分四路搜索陳等3人住處及南一書局數位部,並將陳銘仁、陳懷傑、陳兆嶸等3人約談到案,稍晚將移送北檢複訊。 \n \n 「教師教學使用工具」是教科書出版業者的「江湖一點訣」,被業者視為極重要的營業祕密;翰林出版及南一書局都是國小、國、高中教科書及參考書的出版商,彼此是競爭關係,陳銘仁等人原本都是翰林出版數位部的工程師,陳銘仁更兼數位部經理。 \n \n 不過,陳銘仁等3人卻涉嫌在翰林任職期間,領翰林的薪水開發教師教學使用工具等系統,卻「順便」為南一書局在相同的系統上測試,陳銘仁在2017年從翰林離職後就直接到南一任職,陳懷傑、陳兆嶸等人也在2018年相繼從翰林離職後轉到南一上班。 \n \n 翰林的教師教學使用工具系統在2019年7月發生問題,翰林詳細檢查程式系統碼,卻赫然發現程式碼中有「南一」字樣,才知道原來當初開發系統的時候就已經被陳銘仁等人準備帶到競爭對手公司。 \n \n 檢調進行搜索談後,將把陳銘仁等依違反《營業祕密法》的重製、洩漏罪及使用罪,及《刑法》背信等罪嫌移送北檢。

  • 防堵境外勢力竊取營業機密  法務部長蔡清祥:中國廠商竊密手段多樣

    防堵境外勢力竊取營業機密 法務部長蔡清祥:中國廠商竊密手段多樣

    營業祕密法修正通過後,為讓企業更了解相關法令及政府機關作為,法務部10日起在竹科、中科舉辦「營業秘密之保護與制度精進」座談會與廠商互動,22日來到最後一站台南科學園區,法務部長蔡清祥說,防堵境外勢力竊取營業機密已是國安重要工作,將會更重視事前防範。 \n \n法務部長蔡清祥表示,營業祕密保護法修法後,在偵查階段加入相關法令,讓被害廠商更有保障,而面對境內、境外勢力的窺伺及竊取機密,將更重視事前防範,不要等事件發生後才來處理。 \n \n蔡清祥指出,在實務上,竊取的手段越來越多樣,他直接點名,指中國廠商長期以來挖角台灣廠商高科技人才,過去是獵取人才到大陸工作,但現在出現變形手段,即挖角後要人留在台灣進行研發,以小型公司或工作室方式掩蓋,這類案例愈來愈多,因此如何防堵是重要課題。 \n \n座談會先由檢察官黃致中、陳文琪及劉怡君等,分別就營業秘密之保護與舉證、釋明事項表之填載與分析、相關違反案例等,進行介紹,並與業者進行經驗交流與分享,協助業者認知如何保護營業秘密。 \n \n會議內多聚焦在「營業秘密法」第13條之4的免責條款如何適用、合理保密措施的具體標準、企業如何對可疑員工蒐集證據等,現場交流熱烈,企業廠商也提出不少事例,希望政府能介入處理,法務部也收集意見,對於跨部會及局處的法規會再深入探討。

  • 工商社論》臺中地院應速公開106年度智訴字第11號判決

    工商社論》臺中地院應速公開106年度智訴字第11號判決

     2017年喧騰一時的美光離職員工任職聯電引發的營業祕密爭議案,臺中地方法院已於6月12日宣判。本案有諸多值得國人重視討論之處。 \n 首先,該判決的責任結果非常重,美光前員工何某及王某犯營業祕密法第13條之2第1項意圖在大陸地區使用、而分別犯同法第13條之1第1項第2款、第1款之罪,而分別處五年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500萬元罰金、以及四年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400萬元罰金。 \n 聯電員工戎某犯同法第13條之2第1項意圖在大陸地區使用而犯同法第13條之1第1項第4款之罪,處六年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600萬元罰金。本判決更苛刻地科以三位被告自同為被告聯電公司獲得的薪資為「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分別追徵渠等新臺幣543萬910元、152萬7,812元、161萬952元。法院計算犯罪所得到個位數,令人不敢置信! \n 此外,聯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因其受雇人執行業務各犯營業祕密法第13條之2第1項之罪,處罰金新臺幣3,000萬元、5,000萬元、4,000萬元,應執行罰金新臺幣1億元。 \n 本案涉案的工程人員應該均無前科紀錄,被如此重判,既不得緩刑,又要繳納數百萬元罰金與繳回百萬計算的薪資,我們實在不敢想像這三位工程師在聯電跟他們必定切割下是否還有財務能力繼續後續的訴訟救濟,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這輩子的職業生涯已經戛然叫停。 \n 這是營業祕密法七年前增加刑事處罰以來,從沒有過的嚴峻局面。是司法院的刑事政策改變?還是臺中地方法院要獨樹一幟、搶當台灣的德州東區地方法院(以偏袒專利權人著稱,而成為美國專利訴訟的首選法院),以偏重保護營業祕密持有人為己任?這難道是台灣要建立的有利於創新、創業的整體經營環境? \n 令人百思不解的是為何「知悉或持有營業祕密,未經授權或逾越授權範圍而重製、使用或洩漏營業祕密」的刑事責任,會高於可責性至少較大的「以竊取、侵占、詐術、脅迫、擅自重製或其他不正方法而取得營業祕密,或取得後進而使用、洩漏」營業祕密行為? \n 其次,本案有多處令人不解之處。美光指控其營業祕密被侵害,既涉及美光的營業祕密,為何僅被告聯華電子聲請不公開審理,美光沒有聲請不公開審理呢?再者,台中地檢署2017年8月就起訴本案,美光如果關切其營業祕密被洩漏,為何不立即申請臺中地方法院核發祕密保持令? 臺中地方法院為何遲至13個月之後的108年8月,才開始裁定核發祕密保持令?而且為何還有祕密保持令是在109年4月22日言詞辯論終結前、甚至當天才作成? \n 再者,本案先後經臺中地方法院合議庭自108年8月間起至109年4月間依聲請就相關訴訟關係人共作多達13件祕密保持命令的刑事裁定,應該創下營業祕密法施行以來最多的紀錄。 \n 我們擔憂這麼多的祕密保持命令對於當事人、尤其是被告及其辯護人而言,無疑是綁手綁腳,會嚴重限制其有效行使防禦權,這在更換辯護人時更是困難。 \n 而這麼多的祕密保持命令也會使得輿論界與學術界無法審視本案的是非曲直、發揮公眾監督的功能。國人不得不懷疑,一個祕密充斥的社會豈還會有民主法治可言?一個動輒核發祕密保持命令或偵查保密令的法院及檢察官,到底是社會之福?還是假保護營業祕密之名行威權統治復辟之實?不可不辨! \n 由於本案宣判至今超過一個月尚未公布判決,本文僅能憑藉臺中地方法院新聞稿、甚至媒體報導提出以上疑點,也許失之臆測,未必對臺中地方法院公允。正本之計,就是期待台中地院盡速公開106年度智訴字第11號判決,供各界檢視,國人才能共謀營業祕密爭議機制的良善,協助再創我國產業發展的高峰!

  • 營業秘密保護座談會 首場竹科開跑

    營業秘密保護座談會 首場竹科開跑

    法務部舉辦的「營業祕密之保護與制度精進座談會」,北區首場10日開跑,由新竹地檢署在新竹科學園區與產業界的座談,讓高科技產業界與執法機關有雙向溝通機會,經由意見交流及經驗分享,有助業者提升營業秘密保護成效及促進國家安全的維護。 \n \n 座談會由新竹地檢署檢察長郭永發主持,法務部長蔡清祥、台灣高檢署檢察長邢泰釗、調查局長呂文忠、經濟部智慧財產局長洪淑敏等與會;會議先由檢察官就企業應如何保護營業秘密及實務案例進行分享,對廠商日常的營業秘密保護機制提出建議,避免日後涉訟時舉證困難,影響產業競爭力。再由企業與檢察官就偵查營業秘密犯罪時如何相互合作,進行交換意見互動研討,以利雙向溝通。 \n \n 蔡清祥表示,與產業界舉行座談會,邀進的對象包括檢察官、司法警察、廉政人員及廠商,交流營業祕密的保護與舉證,違反營業祕密法的案例介紹,同時,讓業界知道檢方偵查違反營業祕密案件時,需要廠商如何配合,也讓廠商告訴檢方,在保護營業祕密上,需要司法機關提供什麼幫助。 \n \n 除了竹科場座談會外,法務部也將在7月17日及22日,分別在台中及台南科學園區,續行辦理相同議題的座談會,與中部及南部高科技廠商進行深度交流。

  • 旺矽科技4員工重製機密檔案跳槽 違反營業祕密被訴

    旺矽科技4員工重製機密檔案跳槽 違反營業祕密被訴

    在旺矽科技公司擔任研發經理的李男、陳姓資深工程師、吳姓工程師及品保部王姓組長,擅自重製旺矽機密檔案後,集體跳槽到穎崴科技公司,違反營業祕密法為檢方提起公訴,但旺矽控告穎崴,檢方以罪嫌不足不起訴。 \n \n 檢方調查,旺矽主要從事探卡針等業務,與穎崴是競爭對手,李姓研發經理擅自在旺矽機密檔案伺服器中,重製非其業務範圍的檔案,以便跳槽到穎崴任職後使用。 \n \n 陳姓深資工程師也在旺矽機密檔案伺服器,擅自重製非其業務範圍的「探針卡設計圖面」及「研發資訊」等2項營業秘密,列印帶回。吳姓工程師則則是翻拍方式重製「探針卡設計圖面」營業秘密。 \n \n 王姓組長將旺矽3項營業祕密存在個人筆記型電腦及穎崴公司隨身碟,坦承可在穎崴工作時使用。 \n \n 旺矽察覺有異具狀提告,檢調去年7月間搜索查扣相關證物,李姓研發經理坦承下載檔案,但到穎崴任職後並未開啟。 \n \n 陳姓資深工程師稱 資料是工作需要帶回,離職後當廢紙,吳姓工程師則稱翻拍資料傳給陳,是要請教協助解決問題。 \n \n 檢方依違反營業秘密法第13條之1第1項第2款之未經授權重製他人營業秘密罪嫌,將被告提起公訴。 \n \n 另外,旺矽控告穎崴王姓負責人等5人違反營業祕密部分,檢方認旺矽未提出具體實證,證明王男有指示被告重製旺矽檔案或用於穎崴,難僅用挖角計畫即遽以推認王男與同案被告有犯意聯絡,應認犯罪嫌疑均不足,以不起訴處分。

  • 檢產合作座談會 力保營業祕密護國安

    檢產合作座談會 力保營業祕密護國安

    法務部10日將由新竹科學園區開始,分別在北、中、南舉辦「營業祕密之保護與制度精進座談會」,由檢察機關與產業界就營業祕密保護機制進行雙向溝通,法務部長蔡清祥表示,希望藉由產檢的雙向溝通,了解在保護營業祕密上,雙方的需求與配合。 \n \n 蔡清祥表示,檢察機關偵查違反《營業祕密法》案件發現,部分境外高科技廠商到台灣獵取人才,已經不同往日直接挖角赴境外工作,而是跳糟的人才仍留在台灣以工作室的型態繼續「研發」,再將「研發成果」傳到境外,報酬也在境外交付,增加偵查的困難。 \n \n 蔡清祥說,與產業界舉行座談會,邀進的對象包括檢察官、司法警察、廉政人員及廠商,交流營業祕密的保護與舉證,違反營業祕密法的案例介紹,同時,讓業界知道檢方偵查違反營業祕密案件時,需要廠商如何配合,也讓廠商告訴檢方,在保護營業祕密上,需要司法機關提供什麼幫助。 \n \n 蔡清祥強調,高科技產業及國防科技是台灣生存的命脈,已經是國家安全的新重點,法務部除了與高科技產業進行雙向座談,最近一次全國檢察長會議就帶中山科學院舉辦,同時與軍方進行「國防科技新知及安全交流座談會」,就是要加強保護產業高科技及國防科技,守護國家安全。

  • 工商社論》營業祕密法與美國經濟間諜法下的台灣產業

    工商社論》營業祕密法與美國經濟間諜法下的台灣產業

     美國在1996年制定經濟間諜法,以最重15年有期徒刑、每次犯行50萬(自然人)至1,000萬美元(法人)的嚴刑峻罰,因應日益嚴重、來自外國的經濟間諜行為。但是該法施行以來,以美國無遠弗屆、強大的國際執法能力而論,效果並不顯著。 \n 依據美國司法部2018年向國會的報告,該年度美國共受理189件侵害智慧財產權的刑事案件(聯邦調查局當年進行67件與營業祕密有關調查),起訴的只有67件(僅三成多),共起訴117名被告,最後僅65名被告判刑(約一半),其中超過一半、36人未受徒刑,真正判處的有期徒刑,26人判五年以下,重判五年的僅三件。這跟媒體高調報導FBI如何在機場攔截、逮捕犯罪人的諜報片情節有很大落差。 \n 場景換到太平洋此岸的台灣。在美國壓力下,台灣也在1996年制定營業祕密法,但是開始並沒有刑事處罰,一直到2013年在部分業者的強力遊說之下,加入刑責,並加重處罰涉外、大陸港澳的侵害營業祕密行為。 \n 可是施行至今的成效如何呢?在2015~2018的四年間,似乎只有一件涉及大陸的侵害營業祕密行為被重判七年半,另外一件判刑一年半、緩刑四年。這與修法的期待落差很大。但是因為可以發動公權力蒐證、起訴,以往在專利法還未除罪化之前以刑事手段倒逼民事賠償的戲碼又再度上演。而且對原告而言,營業祕密比專利更好用,因為刑責的威脅可以先汙名化對手(通姦罪是最好的旁證),又因事涉機密,凡事可以不公開、甚至可以對方違反祕密保持令造成案外案。一旦起訴,就坐實汙名化,等走完法院所有程序已是數年之後,縱使烏龍一場,對被告的傷害已經無法回復。這正是為何財力雄厚的原告偏好刑事手段的原因。 \n 以2016年喧騰一時的美光離職員工任職聯電引發的營業祕密爭議為例,台中地檢署2017年8月依妨害營業祕密將離職後連競業禁止約款都沒有簽的美光低階員工及聯電起訴,已經引起各界物議。但是更爭議的是,台中地院2019年12月才開放被告閱卷,並訂於本月宣判,前後不到六個月,被告如何有效為自己辯護? \n 於此同時,還有三件事情發生。第一,本案引起美國司法部重視,曾指派國家安全司、北加州地方檢察署檢察官、聯邦調查局探員至台中地檢署,交換犯罪情資。第二,美光美國總公司在北加州地區法院也對聯電提起高額民事損害賠償及經濟間諜法的刑事追訴。第三,執政民進黨立法委員提案修正營業祕密法,排除法務部的反對意見,賦予檢察官極大的權力,可不經法官就核發偵查保密令,並可隨時變更其內容。 \n 我們擔心,在美國大力制裁中國大陸及其半導體產業之際,台灣檢調機關對營業祕密法的寬鬆執法態度會影響或牽動美國法院對台灣廠商適用經濟間諜法的尺度,從而在二者間形成某種連動甚至共治關係。一旦如此,許多單純想轉換工作的小人物會因為擔心被原雇主及國家追訴而不敢在兩岸移動,以免賠上事業、前途、聲譽,被迫兩邊押寶;不得不在高成本美國設廠的我國廠商將不只台積電;原本以與所有人做朋友而擅場全球的我國半導體產業也會不敢與中國大陸及其半導體產業合作,以免遭致美國政府及法院的重罰。 \n 長此以往,我們最終只會被迫處處以美國馬首是瞻,放棄最大貿易夥伴及其市場,到時還有何整體經濟發展與國家安全利益可言?國人豈可不慎?

  • 被控為東洋藥品代工偷配方  政德藥廠負責人李成輝涉案

    被控為東洋藥品代工偷配方 政德藥廠負責人李成輝涉案

    國內抗生素注射劑最大供應廠之一的「政德製藥」公司,被股票上櫃公司「台灣東洋藥品」(4105)指控,涉嫌利用受東洋委託代工生產「克痢黴素注射劑」機會,將相關配方自行生產「樂克痢黴素」;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去年執行搜索並約談政德製藥實際負責人李成輝後,認為李成輝涉嫌違反《營業祕密法》,全案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n \n據指出,政德製藥原為雲林小型西藥廠,但現在已成長為台灣抗生素注射劑最大供應廠之一。據了解,東洋公司控稱,政德製藥2013年受東洋委託,生產製造克痢黴素注射劑,雙方2015年解約,2016年6月政德製藥即向衛福部食管署申請藥證生產「樂克痢黴素」。政德生產的「樂克痢黴素」曾獲多家醫學中心採用,但據了解,用藥期間卻疑發生多起藥害通報事件。 \n \n據了解,東洋藥品指控,政德製藥疑將東洋交付的配方、製程等營業祕密,自行生產「樂克痢黴素」,涉嫌違反《營業祕密法》未經授權或逾越授權範圍而重製、使用或洩漏營業祕密等罪。 \n \n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去年11月21日搜索並約談政德製藥實際負責人李成輝、負責申請藥證的女職員林千月2人,檢方複訊後將2人無保請回。台北市調查處調查後,認為林女僅受李成輝指示下申請藥證,李成輝涉嫌違反《營業祕密法》,全案日前移送北檢偵辦。 \n \n為此,台灣東洋曾發表聲明,指去年聽聞政德製藥對外宣揚其生產之藥品「樂克痢黴素」,與台灣東洋生產已久、且曾在2000至2015年間委託政德製藥生產的「克痢黴素」品質完全一致,「克痢黴素」採用的原料特殊,製程加以改良而品質極高,欲製造與「克痢黴素」相同品質有難度,自政德製藥取得「樂克痢黴素」的藥證時間推算,該藥證之申請、準備,極可能是在其尚代工製造「克痢黴素」期間即已展開,因此提告。

  • 用老東家技術開公司 營業祕密起訴

    用老東家技術開公司 營業祕密起訴

    台灣設備工程龍頭股票上市公司帆宣系統的前研發經理王耀宗、技術科長余佳益,離職後設立「振藤精密公司」,運用老東家的核心技術,與轉到以往有業務往來的芮寶生醫任職的前設備組長林俊良,利用原設計圖,並借用帆宣生產的原型機,逆向拆解後製造相同機器,台北地檢署偵查後,15日依違反《營業祕密法》將王、余、林,及芮寶經理陳彥良、芮寶生醫公司、振藤公司提起公訴。 \n \n 檢方調查,王耀宗及余佳益、林俊良自2017年陸續自帆宣系統離職,王、余在同年5月成立振藤精密公司,帆宣前設備組長林俊良擔任董事,林並轉往以往業務有往來的芮寶生醫任職。 \n \n 2018年,芮寶生醫以參展名義,向帆宣系統借用「檢體萃取儀」,但是芮寶歸還儀器的時候,帆宣就發現儀器有被拆解過的痕跡,當時不以為意,不料,同年10月,帆宣得到下游零件供應商的反應,振藤向他們採購「一模一樣」的零件,帆宣才驚覺核心技術外洩。 \n \n 檢調偵辦中,查獲王、余等人還持有過去在帆宣任職的設計圖,而且由王、余、林等人的手機通訊軟體紀錄,發現3人密集聯繫,且採購的零件與帆宣的原設計相同,認為3人與芮寶生醫的經理王耀宗涉嫌重大,依違反《營業祕密法》將王、余、林,及芮寶經理陳彥良、芮寶生醫公司、振藤公司提起公訴。 \n \n \n#帆宣 #芮寶 #檢體萃取儀 #營業祕密法

  • 營業祕密法部分條文修正兼顧偵查及祕密

    營業祕密法部分條文修正兼顧偵查及祕密

    現行的《營業祕密法》並沒有「偵查中祕密保持命令」制度,導致營業祕密的所有人擔心其營業祕密可能因偵查而遭揭露,也影響偵辦的效率及正確性,立法院31日三讀通過的《營業祕密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增訂了「偵查保密令」制度,法務部表示,兼顧了發現真實與營業祕密證據資料的祕密性。 \n \n 法務部指出,這次修法的重點包括,檢察官偵辦營業祕密案件認有必要時,對於已接觸偵查資料的告訴代理人、辯護人等訴訟相關的人,得核發「偵查保密令」。受偵查保密令的人,就其接觸的偵查內容,不得為偵查程序以外的目的使用,且不得揭露予他人。 \n \n 違反偵查保密令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00萬元以下罰金。在境外違反偵查保密令的行為,也受處罰。偵查保密令得於偵查中及偵查終結後變更或撤銷,且在案件起訴後得與法院核發的祕密保持命令相銜接。 \n \n 法務部強調,這次修法通過後,有利於提昇檢察官偵辦營業祕密案件的效能,同時強化對企業內部機密的維護,提高我國對於營業祕密的保障。 \n \n

  • 廖姿婷》營業祕密保護 大陸更積極

    廖姿婷》營業祕密保護 大陸更積極

    傳統印象中,大陸因為屬於科技發展的落後國,所以總給人智慧財產權侵權人,或者盜取他人營業祕密的印象。 \n這樣的想法,也引發台灣於2013年修正《營業祕密法》,在該法第13-2條中規定,就意圖在外國、大陸地區、香港或澳門使用,而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營業祕密所有人之利益,加重刑事處罰責任,從原本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新台幣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罰金,加重為處一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三百萬元以上五千萬元以下之罰金,也可以看出端倪。雖然加重刑期適用的地域上包含外國,然而在立法者的眼中,後面出現的「大陸地區」可能才是本條主要適用的對象。 \n在台灣《營業祕密法》甫修正之際,筆者曾經嘗試做兩岸營業祕密保護司法實務的比較,然而該時大陸能夠在公開網上能夠搜尋到判決非常少,無法對比所以作罷。今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再做一次判決比較,讓我驚訝地發現,這幾年來大陸對於營業祕密的保障力度大幅度地加強。大陸除了透過《反不正當競爭法》規範營業祕密的侵權人須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之外,司法實務上積極地透過刑事判決宣告保護營業祕密的決心。 \n資訊千千百百種,但是可以被當作營業祕密保護的,必須該資訊具有祕密性、經濟價值性、且權利人已經採取合理保護措施。而且,研究相關判決後發現,在台灣堪稱營業祕密死亡之谷的「合理保護措施」要求,這個讓許多營業祕密所有權人,被法院指摘因對自身營業祕密未採取合理保護措施,所以國家拒絕提供其保護的大魔王關卡,在大陸目前的司法實務上,卻是有如輕騎過關般,於判決中一筆帶過。只要員工簽署保密協定,而營業祕密具有經濟價值與實用性,合理保護措施這點,好像沒有人通過不了。 \n另外,就營業祕密經濟價值的認定,在台灣雖然不是有如「合理保護措施」般的大魔王關卡,但是其實也是不好過關的,法院在判決中一再強調,營業祕密的經濟價值在於「因祕密所產生的價值」,也就是說雖然資訊有價值,但是如果不是以「祕密」的方式展現者,就不是營業祕密所要保護的範疇。對比目前大陸相關的實務判決,就經濟價值性可採用重置成本,也就是說做出相同營業祕密的資訊,需要耗費多少人工成本費用,而這些人工成本費用,就可以被認定是營業祕密的價值。這簡直是營業祕密所有權人的天堂,在企業運作的過程中,萬般事項都會產生人工成本費用,這樣的認定方式,對於營業祕密的所有權人非常友善。 \n營業祕密的兩個困難的山頭,就目前看得到的大陸實務判決,都變得不困難了,可以看出政府宣示營業祕密保護的決心,也可以看出隨著產業的發展,國家法令制度與司法實務的轉變。隨著大陸企業逐漸累積出自身的智慧財產權與營業祕密,我們期待兩岸持續重視智慧財產權與營業祕密保護,共同推動產業升級,往更高端的技術邁進。 \n(作者為執業律師、科技公司法務主管) \n

  • 抗生素大廠 政德製藥李成輝遭約談後無保請回

    抗生素大廠 政德製藥李成輝遭約談後無保請回

    國內抗生素注射劑最大供應商政德製藥在受台灣東洋藥品委託製造克痢黴素注射劑,卻被東洋控告涉嫌竄改東洋提供的製造資訊後,向主管機關申請藥證,更名為「樂克痢黴素」後自行生產,違反營業祕密法,台北地檢署21日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兵分4路搜索,並約談政德實際負責人李成輝、負責申請藥證的女職員林千月等2人約談到案,檢察官訊後將2人無保請回。 \n \n 東洋藥品向檢方指控,2013年受委託政德製藥生產製造克痢黴素注射劑,不過,政德製藥卻將東洋交付的配方、製程等營業祕密私自竄改,並在2016年向衛福部食藥署申請登記為「樂克痢黴素」後自行生產。東洋認為克痢黴素是經過東洋改良後的藥品,政德製藥生產的樂克痢黴素與他們的克痢黴素相同,是侵犯東洋的營業祕密。

  • 未防帶槍投靠員工 仁寶電腦被訴

    未防帶槍投靠員工 仁寶電腦被訴

    科技大廠英業達前企業電腦事業群全球營運事業處代理處長江穎範,2017年跳槽到同是科技大廠的仁寶電腦,陸續把子弟兵挖到仁寶,還把伺服器製程等相關營業祕密帶到仁寶,台北地檢署去年將江穎範等人起訴後,26日將仁寶電腦公司依違反營業祕密法追加起訴。 \n \n 江穎範及英業達上海六廠測試二部前部長朱俊豪、桃園製造中心測試工程處測試一部前工程師吳忠輝等3人,都是在英業達年資超過10年的前主管,具接觸生產高端伺服器等機密文件權限,且曾簽署英業達「全球員工行為準則管理辦法」,負保密義務;2017年9月至去年3月,3人先後跳槽至仁寶,被控將英業達的生產及預估出貨資料、產能、不良率、成本及報價分析、以及產線技術等營業秘密帶至仁寶。 \n \n 北檢去年9月依違反營業祕密法起訴江穎範等人,但是,檢方認為仁寶電腦公司依營業祕密法第13條之4,有防止雇用違反營業祕密法員工的義務,但是仁寶公司並未遵守這項義務,並使用英業達的營業祕密,因此追加起訴仁寶公司違反營業祕密法及著作權法。

  • 頎邦科技技術被侵權 前員工起訴

    頎邦科技技術被侵權 前員工起訴

    捲帶式封裝(Chip on Film,簡稱COF)覆晶載板(tape)領先廠商頎邦科技,所擁有的蝕刻技術等遭受前總經理李宛霞、副總經理黃梅雪及離職員工侵害案件,高雄地檢察署依違反營業祕密法偵查起訴。 \n \n 檢方起訴指出,己由頎邦科技合併的欣寶公司在102年間自行研發的最新蝕刻製程技術,及欣寶公司向日本技術移轉所取得的蝕刻技術等營業秘密,遭時任欣寶公司的李宛霞總經理、黃梅雪副總經理及關鍵技術團隊包括陳姓部經理等人,利用職務上的權限及機會,以電子檔案方式複製侵占,資料量極大,該等人員於離職後前往頎邦科技的競爭對手易華公司任職,並在易華公司使用所侵占的頎邦科技營業秘密,而犯有違反營業秘密法第13條之1第1項第1款侵占、重製、使用營業秘密及刑法第342條第1項背信等罪嫌。 \n \n 頎邦科技指出,除刑事部分業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外,頎邦科技對於上述營業秘密遭受侵害一案,也在105年間對易華公司及李宛霞、黃梅雪等人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被告等不得使用頎邦科技蝕刻法的營業秘密及損害賠償,頎邦科技目前已請求之民事損害賠償,截至107年上半年止,金額為新台幣17億餘元。 \n \n頎邦科技將就後續發生之損害,追加請求被告等賠償,並請求易華公司關閉其蝕刻產線,不得以蝕刻法技術生產或製造捲帶式封裝載板,以確保頎邦科技之合法權益。

  • 員工涉違反營業祕密 易華電:堅信法院將還清白

    薄膜覆晶封裝(COF)廠易華電(6552)10名員工由於涉嫌違反營業祕密法及背信等罪,被高雄地檢署起訴。對此,易華電今日指出,COF機台是各家廠商專屬機台,且參數完全不同,加上製程工法及客戶與頎邦亦不相同,因此更沒有違反營業祕密問題,易華電堅信法院之審理,將證明涉案被告之清白。 \n以下為易華電新聞稿內容: \n有關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下稱雄檢)108年8月12日發布新聞稿說明營業秘密侵害相關案件,業經偵查終結,並起訴本公司員工共計十人乙事,與事實顯有重大出入,謹澄清如下: \n雄檢新聞稿稱李姓總經理,黃姓副總經理因告訴人頎邦公司於102年5月間併購原欣寶公司後,其等主導權旁落,遂利用離職前因職務可接觸原欣寶公司營業秘密之機會,將該等營業祕密儲存在隨身碟或行動硬碟中攜至本公司使用,另二人於離職後亦挖角數名關鍵技術團隊成員至本公司擔任要職;甚稱該等技術團隊成員亦於離職前以下載、儲存於隨身碟內等方式將該等營業祕密攜赴本公司任職,以此方式侵占屬於頎邦公司之營業祕密並進而使用云云。 \n然雄檢於告訴人提起告訴後約二年即105年8月間至本公司搜索時,已確認本公司與原欣寶公司所使用之機台設備、藥水等均不相同,探究其原因,係因就COF製程而言,是由各家廠商自行設計專屬機台,再配合該機台設計調配出最佳運行參數與條件。 \n換言之,除非兩家廠商就機台器具之設計如出一轍,否則任一廠商之製程參數與條件,實無從套用至他廠商。而當時本公司係以「繼受自台灣住礦公司原有之機台器具及相關條件」重啟既有之蝕刻產線,並由台灣住礦時代即任職之員工協助重啟,再由技術人員依其於COF產業之專業智識與嫻熟經驗,調整測試得出最適參數。 \n於本公司與頎邦公司產線之機台設備大不相同之情況下,一切製程參數或條件根本無從互為援用,衡諸常情,該等人員實無不法取得告訴人營業秘密之必要與動機,自無可能發生告訴人所指之侵害行為。 \n實則,雄檢承辦檢察官於105年8月25日進行搜索程序迄今近三年,除搜索當日外,其間遭起訴之被告僅被傳訊一或二次,雖屢懇求檢察官開庭傳訊以為完整之說明,俾釐清事實真相,然均未獲置理,惟仍不斷提出書狀詳細解釋,更遵檢察官於偵訊伊始之囑,適時呈報告訴人即頎邦公司對本公司所提民事損害賠償案(詳下述)之進度,當然包括法院之裁定書類等,然觀諸新聞稿,起訴書對被告所提諸般說明未置一詞,對智慧財產法院之認定更無任何交代,遑論予被告就告訴人所提主張充分答辯之機會,僅憑告訴人片面之詞即輕率起訴本公司員工,此等「搜索等同起訴」,「拖延為等結案」,顯然完全背離司法機關勿枉勿縱之原則,無法令人甘服,更使人痛心於偵查程序之疏漏與草率! \n然相較於檢調機關如此粗糙之偵查過程,頎邦公司對本公司以相同事由向智慧財產法院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之事件,亦曾提出刑事偵查扣案之相關資料(包含新聞稿內所提及「Fine Pitch Enhanced NewEtching」製程及向日本取得之「MCS 蝕刻技術」等資料檔案),據此要求法院禁止本公司自行或使第三人以蝕刻產線生產COF產品,然經智慧財產法院106年度民暫字第24號民事裁定、107年度民暫抗字第4號民事裁定,及最高法院108年度台抗字第94號民事裁定駁回頎邦公司之聲請確定在案;其中,智慧財產法院歷經多次庭審、予雙方充分攻防,並由技術審查官協助調查後認定: \n(1)頎邦公司未能釋明其有就該等數萬筆技術文件已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 \n(2)兩家公司蝕刻產線之機台設計不同,頎邦公司原以為遭侵害之部分,經搜索後發現機台、製程各不相同,且使用之製程工序亦有別,無法認定本公司有使用其營業秘密;此觀新聞稿揭示「二公司生產COF之技術相異」等語亦足證明。 \n(3)COF製程之條件與參數設定,隨著蝕刻機台之設計而調整,不同設計之蝕刻機台無法沿用相同之規格與條件,本公司係沿用原台灣住礦所設計之機台,製程參數及藥水條件,理應植基於台灣住礦公司原有設定予以調整,加上兩家公司之客戶不盡相同,所要求之產品規格與圖樣理應不相同,廠商需就自有機台實驗設計,始得配合該等基台之參數與條件,由於兩造機台不同,製程工序亦有異,頎邦公司未提出具體證據證明本公司有使用其主張之營業祕密。 \n(4)任職原欣寶公司之技術團隊,對COF產業所具整合機台、製程或藥水之專業智識與經驗,因長期工作積累之相當智識、技術及產業經驗,有別於頎邦公司所主張之營業秘密,該等人員任職本公司後,依其專業智識與經驗,將市售多時之藥水導入產線後,按彼此機台設計與特性相應調整、檢視參數,約一年時間達產品量產,符合COF行業及市場常情。 \n(5)COF為高度依賴專業人才之技術與經驗之事業,原任職欣寶公司之技術團隊,再業界積累相當之技術能力與長久經驗,該等專業蝕刻人才所具備者,在於不同生產線、不同機台設計之不同生產條件,均能將各站製程之參數與條件調整至可量產客戶要求規格產品之能力,該等蝕刻技術團隊嗣轉任本公司後,費時一年調整產線參數助本公司量產,與頎邦公司所費時間相當等。 \n足見審理法院詳閱兩造所提各項主張及事證後,肯認該等?術人員並無任何侵害營業秘密之行為,而駁回頎邦公司假處分之聲請,並已確定在案。 \n由上可知,相較於智慧財產法院經由技術審查官協助,予雙方充分攻防後所為之詳實認定,雄檢新聞稿所述如小說情節般之起訴內容,實難平大眾之議,及解四方之惑。所謂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真相越查越明。 \n本公司絕無任何侵犯他人權益之情,亦深信本公司員工無任何非法之舉,更堅信法院之審理,將證明涉案被告之清白,及本公司之奉公守法未稍逾矩!為免社會大眾遭新聞稿片面內容所誤導,爰澄清如上,以正視聽,並副各界之厚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