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犯意的搜尋結果,共48

  • 叫柯Liar 葛特曼獲不起訴

    叫柯Liar 葛特曼獲不起訴

     台北市長柯文哲2018年參選北市長期間,不滿蝴蝶蘭出版社負責人吳祥輝邀請《屠殺》作者葛特曼來台,葛特曼在記者會上稱他為「Liar(騙子)」,吳在媒體刊登廣告,向台北地檢署控告葛、吳妨害名譽及違反選罷法;北檢27日依罪證不足將2人不起訴,北市議員王世堅酸「法院認證柯萊爾〈Liar〉」。但柯質疑,葛都來台怎會沒犯意,將再與律師討論。

  • 葛特曼指控騙子獲不起訴 柯P:都來台了怎麼沒有犯意?

    葛特曼指控騙子獲不起訴 柯P:都來台了怎麼沒有犯意?

    《屠殺》作者伊森.葛特慢前年來台指控台北市長柯文哲是「騙子」,柯提告葛特曼、作家吳祥輝涉誹謗罪及違反《選罷法》,台北地檢署27日依罪嫌不足不起訴葛特曼。柯文哲對此回應,「都來台灣了,怎麼沒有犯意?」

  • 中風男狠殺妻53刀致死 判囚12年8月定讞

    中風男狠殺妻53刀致死 判囚12年8月定讞

    \n中風而行動不便的呂姓男子,去年因懷疑妻子王姓女子另有新歡,他竟拿水果刀狠刺王女53刀致死,歷審斥責他多次對妻子暴力相向且殺人後又指責妻在外與多人濫交,但考量他犯後坦承犯行,將他依殺人罪判刑12年8月,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定讞。 \n \n呂男提上訴主張,他第一刀只有傷害犯意,後來才提昇成殺人犯意,且原審沒有對被告之精神狀況實施鑑定,量刑事項也沒有詳加調查。 \n \n但最高法院認為,原判決對殺人犯意已有明確說明,且呂男自白有殺人,他在警詢及偵查所述條理分明,沒有任何異狀,其指摘調查未盡,非合法上訴理由,且原審量刑已審酌各種法定事件,沒有情輕法重事宜,他的上訴不合法定程式,判決駁回確定。

  • Line「一家人染疫住院」遭查辦 只傳1人無犯意不起訴

    Line「一家人染疫住院」遭查辦 只傳1人無犯意不起訴

    王姓男子2月間以Line傳訊給好友,指有一家人感染新冠肺炎,已被收治在新店某大醫院,提醒住在新店的居民要小心,被警方認為是疫情假訊息,依違反《嚴重性肺炎防治紓困條例》送辦。台北地檢署發現,王男僅傳給1個朋友,沒有散布犯意,6日將王男不起訴處分。 \n \n警方調查,今年2月間,王男使用Line傳給1名朋友「XX家人感染武漢肺炎,就住在賣場對面的社區,已經被收治在XX醫院」、「住新店地區的人要注意」,遭新北市刑大送辦。 \n \n檢方調查時,王男供稱,他也是聽別人轉述,是好心想提醒朋友,沒注意訊息是假訊息,不是故意要散布假訊息。檢方認為,王男僅發送給1名友人,沒有惡意散布疫情假訊息之故意,因此將王男不起訴處分。

  • 新店隨機殺人案 刀傷深及臟器 解剖確認涉殺人罪

    新店隨機殺人案 刀傷深及臟器 解剖確認涉殺人罪

    新北市新店區隨機殺人案,自稱是「小鄭容和」的23歲王姓直播主,為了要不要回娘家吃飯,與妻子發生口角後,竟拿起車上的生魚片刀,隨機刺死在路邊等人的林姓機車騎士,台北地檢署檢察官17日早上到新北市立殯儀館解剖林男遺體,確認林男死因。 \n \n據了解,凶嫌王男自林男背後刺殺,林男無法防備,且林男刀傷甚深,深及臟器,導致大量出血死亡,刀傷是致命部位,檢方初步認定,王嫌確有殺人犯意,已構成殺人罪,不排除近日提訊王嫌查證。 \n \n據指出,檢方也認定,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王男行凶前未按時服藥,對殺人一事具有故意或應注意並能注意或可得預見,依據刑法「原因自由行為」槪念,王嫌涉犯殺人罪,因此不採信王嫌律師以王嫌有「精神障礙」為由,並非故意殺人,而是涉及傷害致死罪的辯詞。 \n \n法界人士說,依據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所謂殺人未遂與傷害之區別,應以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被害人所受之傷害程度,下手之情形如何,於審究犯意方面,為重要參考資料。因此認定加害人是否有殺人犯意,應審酌當時情況,視其下手之輕重、加害之部位,以為判斷之準據。 \n \n因此檢方解剖林男遺體,就是審酌王嫌當時行 凶情況,視其下手之輕重、加害之部位,以為判斷之準據。據了解,檢方解剖後確認王嫌具有殺人犯意,將殺人罪偵辦追究王嫌罪責。 \n \n王男13日晚間與妻子發生口角後,便拿起車上的生魚片刀,隨機刺殺在路邊等姊姊下班的林姓機車騎士,林男送醫後不治。檢察官訊問後,以王男涉犯殺人重罪,且有逃亡之虞,14日晚間向台北地院聲請羈押王男獲准。 \n \n

  • 新店隨機殺人案 檢明解剖確認凶嫌殺人犯意

    新店隨機殺人案 檢明解剖確認凶嫌殺人犯意

    新北市新店區日前發生震驚各界的隨機殺人案,自稱是「小鄭容和」的23歲王姓直播主,為了要不要回娘家吃飯,與妻子發生口角後,竟拿起車上的生魚片刀,隨機刺死在路邊等人的林姓機車騎士,台北地檢署承辦檢察官將在明(17)日早上到板橋殯儀館解剖林男遺體,確認林男死因。 \n \n據了解,王男的辯護律師日前在檢方聲押王男時,以「王男有精神障礙」為由,爭辯王男並非故意殺人,而是涉及傷害致死罪,引發各界議論。因此檢方明早解剖的用意,除了釐清林男死因外,主要是確認王男是否有殺人犯意,其犯行已涉及殺人罪,而不是王男律師所稱的傷害致死罪。 \n \n依據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205號判決,所謂殺人未遂與傷害之區別,應以加害人有無殺意為斷,被害人所受之傷害程度,下手之情形如何,於審究犯意方面,為重要參考資料。因此認定加害人是否有殺人犯意,應審酌當時情況,視其下手之輕重、加害之部位,以為判斷之準據。 \n \n所以檢方解剖林男遺體的目的,是要釐清死者林男所受之傷害程度,被害王男下手之情形如何,以進一步確認王男是否有殺人犯意,以殺人罪來偵辦。 \n \n王男13日晚間與妻子發生口角後,便拿起車上的生魚片刀,隨機刺殺在路邊等姊姊下班的林姓機車騎士,林男送醫後不治。檢察官訊問後,以王男涉犯殺人重罪,且有逃亡之虞,14日晚間向台北地院聲請羈押王男獲准。

  • 前槍擊要犯揚言殺蔡英文 無恐嚇公眾犯意判無罪

    前槍擊要犯揚言殺蔡英文 無恐嚇公眾犯意判無罪

    去年宣布要連署參選總統的前槍擊要犯藍信祺,因為自認其為全人唯一合法民主憲政統治皇帝,對不遵行其所制定之「憲法」、蔡英文總統要合法誅殺,士林地院認定他的言論縱有不當,但檢方舉證不足,無法構成恐嚇公眾罪判處無罪,檢提上訴遭駁回確定。 \n \n法官認為藍在臉書上的言論,縱使文字可能過於聳動、偏激,或與現實體制、社會狀況有所偏離,然其用意屬於被告個人政治意見之表述,目的應非以使不特定人或特定多數人之公眾心生畏懼,其主觀上尚難逕認被告有恐嚇公眾之主觀犯意。 \n \n法官表示,藍男言論縱有不當,但檢察官所舉的證據,難說服法官形成有罪之確信,難以刑法第151條恐嚇公眾罪相繩,因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藍男有檢方指涉的犯行,因此判處無罪。

  • 藝人鳳小岳被控脫產躲債  檢認無犯意予以不起訴

    藝人鳳小岳被控脫產躲債 檢認無犯意予以不起訴

    藝人鳳小岳與經紀公司3年前發生合約糾紛,遭法院判決須支付經紀公司349萬餘元違約金,但鳳卻在2017年12月15日將自己的春風兆物公司轉到妻子名下,經紀公司翁姓負責人強制執行未果,因而控告鳳小岳夫妻毀損債權,但鳳妻稱早就準備好錢,卻一直找不到翁,檢察官認為,鳳小岳因職業關係無法長居國內,委由妻子實際負責公司事務,2人並無毀損債權的主觀犯意,予以不起訴。 \n \n31歲鳳小岳因混血兒的外表,2010年在電影《艋舺》擔任演出,流利的台語令人印象深刻。但2017年10月間,與經紀公司發生合約糾紛,法院判決須支付翁姓負責人349萬4480元。翁指控鳳收到判決後2個月,將其獨立設立的春風兆物公司改成妻子洪喆君的名字,導致她聲請法院強制執行,扣不到財產,因而鳳夫妻2人脫產,損害她的利益。 \n \n鳳小岳稱,他知道要清償債務,也想要盡快處理,但他人不在台灣,沒辦法找人處理公司業務,才將公司負責人變更成妻子名字。而洪女也稱,他們在2018年底準備好一筆錢要清償,但卻找不到翁,並已到法院判辦理提存,並沒有要躲避債務。 \n \n處分書指出,鳳小岳因演藝工作無法管理經營的公司,並委任律師在翁提出毀損債權前聯繫翁協商清償債務,2人並沒有毀損債權的主觀犯意,翁可從洪女的公司依執行命令強制扣薪3分之1,鳳2人並沒有隱匿財產的行為。

  • 前夫亂搞曖昧又愛賭 她剪刀斷根沖馬桶

    前夫亂搞曖昧又愛賭 她剪刀斷根沖馬桶

    新竹縣黎姓婦人日前假意要與陳姓前夫行房,趁機持剪刀,剪下前夫的生殖器官,並丟入馬桶沖走。檢方今天表示,黎婦因有預謀殺人犯意,依殺人未遂罪嫌起訴。 \n 檢方調查,58歲黎姓婦人與56歲陳姓男子,日前離婚仍同居,黎婦不滿陳男喝酒、賭博,甚至在外與其他女子曖昧。 \n 今年7月24日晚間,黎婦假意要與陳男行房時,拿出藏在床墊下的剪刀,將陳男的生殖器剪下,跑到廁所內丟入馬桶沖掉,黎婦還拿起鹽酸潑向陳男的臉。 \n 黎女坦承犯行,但否認有殺人犯意。不過,檢方調查,黎女因預藏利剪,朝陳男下體攻擊,還用鹽酸潑陳男臉部,導致陳男臉部毀容難以恢復,認定黎女有殺人犯意,因此,依殺人未遂罪嫌起訴。

  • 「博恩夜夜秀」曾博恩 想釋憲故意罵人無罪

    「博恩夜夜秀」曾博恩 想釋憲故意罵人無罪

    知名Youtuber、脫口秀「博恩夜夜秀」主持人曾博恩,去年為了探討刑法公然侮辱罪的除罪化問題,故意在節目中用三字經辱罵工作人員,當事人提告後,他被依公然侮辱罪起訴。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曾博恩雖然強調自己有真實惡意,希望獲判有罪,好讓他去聲請大法官解釋憲法,但合議庭認定他沒有主觀犯意,今(2)日判他無罪。 \n合議庭認為,依曾博恩在節目中發言的前後文,可見他並沒有侮辱對方的主觀犯意,且刑法本身已有限縮公然侮辱罪的要件,必須至「侵害人性尊嚴的普遍性社會名譽」才成罪,還有阻卻違法的例外條款,因此沒有違憲疑慮,沒必要聲請釋憲。 \n28歲的曾博恩,是知名網紅,經營脫口秀節目「博恩夜夜秀」有聲有色在網路、年輕世代頗具知名度。

  • 姐弟戀被分手 男勒斃女友殺人罪起訴

    姐弟戀被分手 男勒斃女友殺人罪起訴

    洪姓男子不滿大8歲,交往才3個多月的曾姓女友提分手,晚餐後見女方欲從高雄苓雅區河南路租屋處離開,以右手臂從背勒頸,時間長1分鐘,直到對方一動也不動才放手,伴屍逾20小時才打電話自首,高雄地檢署偵結,依殺人罪將他起訴。 \n \n雄檢調查,洪男過去曾因感情糾紛而有傷人、自殘舉動,並坦承知道勒住女友的脖子可能導致對方死亡。檢察官認為,如果僅基於傷害犯意,應在對方掙脫力道變小時鬆手,但從洪男出手力道及勒頸時間達1分鐘,已具殺人犯意。

  • 華山分屍案》 變態教練遭求極刑  起訴書全文看這裡

    華山分屍案》 變態教練遭求極刑 起訴書全文看這裡

    台北地檢署今偵結華山分屍案,依性侵殺人等罪起訴凶嫌陳柏謙。起訴書全文如下: \n \n起訴書指出,陳柏謙於107年5月間在華山草原上搭建「野居草堂」,作為推廣傳統弓道技藝之用,並在該處進行傳統文化教學,高姓被害女子因而報名陳OO所開立之課程,而陸續多次至野居草堂。 \n \n高女於107年5月31日16時許至「野居草堂」後,與在場之陳嫌等人聊天及飲酒。嗣於107年6月1日0時30分許起,因酒醉昏睡倒臥於「野居草堂」內休息,詎陳嫌於同日(1日)4時許,明知高女因酒醉昏睡倒臥於「野居草堂」內休息,處於類似精神障礙之情形而不知抗拒,竟趁高女因酒醉酣睡而不知抗拒之機會,基於乘機性交之犯意,以其陰莖插入高女陰道內抽動,嗣高女酒意稍醒,詎陳嫌仍未罷手,不顧高女反抗,明示拒絕之意思,仍將犯意提升至基於強制性交之犯意,違反高女性自主意願,持續以其陰莖插入高女陰道內並進而射精,過程中因高女積極反抗,陳嫌竟基於殺人之犯意,以手勒住A女頸部,致A女因頸部遭壓迫(舌骨及甲狀軟骨骨折,呼吸道及左右頸動脈遭壓迫),腦部缺氧窒息死亡。陳嫌犯案後,因擔心遭察覺便將A女屍體藏放在該「野居草堂」內之綠色塑膠箱內。 \n \n事後陳嫌於107年6月2日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將高女隨身包包內之現金新臺幣100至200元不等之金額,竊取花用。 \n \n陳嫌於107年6月1日殺害高女後,恐遭察覺,另基於支解分屍毀壞屍體之故意,決意將高女支解後再行棄屍,乃利用其於高中時參與生物研究社,習得支解生物及製作生物標本之技能,及其於高中畢業後,熱衷參與部落活動,所累積數次解剖山豬等生物之經驗及技能,於107年6月3日23時許起,在「野居草堂」內,將高女屍體放置在上開塑膠箱內,並在箱子旁邊鋪設透明塑膠墊及塑膠袋,再持陳嫌所有供「野居草堂」教學及展示用之刀子(刀刃長15公分、最寬處2公分、刀背最厚處約0.15公分),將高女屍體連同衣服,依序切割成13部位。 \n \n陳嫌就高女左側乳頭及外陰部,因有製成標本之計畫,而另行放置以夾鏈袋包裝並放置在「野居草堂」內,就A女右側乳頭,因其認為切割形狀不完整而將之連同A女涼鞋及分屍所用之抹布等物丟棄在「野居草堂」旁之希望廣場上之垃圾子車內,其餘屍塊則分裝成7包。 \n \n陳嫌為掩飾其殺人行徑,乃另基於遺棄屍體之意思,於107年6月4日5時許,將上開7袋高女屍塊,分別置入麻袋、運動提帶及後背包內,再以機車載運上開屍塊,騎乘機車至陽明山焿子坪,再自陽明山焿子坪以步行方式,分別棄置,並於棄置完畢後,再騎乘機車返回「野居草堂」。嗣為遂行其將高女左側乳頭及外陰部製成標本之目的,而陸續以鹽巴、明礬覆蓋高女左側乳頭及外陰部,進行製作標本之程序。 \n \n檢方指出,陳嫌於案發後,於警詢、偵查中雖均坦承殺害高女、毀損及遺棄高女屍體及竊盜等罪嫌,但仍對強制性交等事實加以否認,並未全然坦承犯行。且被告年輕力壯,不思正途,竟利用其擔任弓道老師之機會,不顧被害人高女性自主決定權,竟起意對甫認識、素無仇隙之學員被害人高女為強制性交犯行,並殺害、支解、任意棄置,致高女曝屍於外,復將被害人高女之左側乳頭及外陰部製成標本,手段兇殘、令人髮指。於犯案後,尚在「野居草堂」持續進行學童教學活動,對於家屬詢問被害人高女行蹤及搜救犬尋找被害人高女行蹤時,尚冷靜從容對應、故佈疑陣,佯裝熱心協助尋找被害高女,隱匿其業已殺害被害人之事實,行為過程未見悔意。並因此對被害人家庭、親族造成難以彌補之損害,助長暴戾風影響民心,危害治安甚鉅。且迄今未對於死者家屬為民事賠償等情,請處以最嚴厲之刑,以懲其兇。

  • 癡情玫瑰花2.0涉侵著作權  楊琳告唱片公司再次敗訴

    癡情玫瑰花2.0涉侵著作權 楊琳告唱片公司再次敗訴

    網路走紅的「Under Lover」樂團與玖壹壹合作《癡情玫瑰花》,去年3月間,遭到東聲音樂工作室改編成《癡情玫瑰花2.0》華語版,樂團成員賴以琳(藝名楊琳)認為侵害著作權,經士林地檢署處分不起訴,賴聲請再議經高檢署發回,士檢認為並無主觀犯意,再次不起訴。 \n \n東聲音樂徐姓負責人與賴以琳、胡睿楷(藝名胡睿兒)自2015年8月起簽約,為期7年,兩人創作癡情玫瑰花後與玖壹壹合作,歌曲爆紅,約定可以分得4成的演藝報酬,但東聲卻在2016年12月間修改歌詞,由大賀兄弟翻唱,專輯名為「R-賀LA!」專輯,內容則是同名2.0版本。 \n \n徐表示,當時還在合約期間,並無任何違約行為,主觀上並無侵害著作權犯意,而高檢署針對賴提出歌曲開頭、結尾降Key,副歌時更換不同的樂器音源,要求士檢委由相關單位鑑定,但檢察官認為,縱使鑑定結果已達改作的程度,徐並無主觀犯意,不管有沒有改作癡情玫瑰花,徐等人並無違反著作權,再次不起訴。

  • 帝寶劉媽媽之子 車禍和解竟反控對方誹謗

    帝寶劉媽媽之子 車禍和解竟反控對方誹謗

    曾因帝寶法拍屋而知名的「劉媽媽」,其子俞昌哲駕駛保時捷撞傷林姓機車騎士後肇事逃逸,雙方和解後,台北地檢署將俞昌哲不起訴,不過,俞某認為車禍事件竟被媒體報導,他被網友辱罵、恥笑,害他名譽受損,反控被害騎士加重誹謗,台北地檢署偵查,發現林姓騎車指述的都是事實,沒有誹謗俞的犯意,因此將林不起訴處分。 \n \n 林姓騎士曾在法務部服替代役,2016年11月7日下午騎車返家,由金山南路直行往北在金山南路一段與濟南路二段,突遭左方竄的出白色保時捷要右轉濟南路,雙方發生碰撞,他連人帶車摔出去,對方僅下車,站在車旁對他揮手,隨即驅車離去。 \n \n 林男報警後,警方查出肇事車主是「劉媽媽」的兒子俞昌哲,雙方經過調解,林姓男子願意原諒俞,因此俞昌哲被控過失傷害部分獲撤告、肇事逃逸部分遭檢方認定無主觀上犯意,依罪證不足不起訴。 \n \n 不料,俞事後認為車禍鬧上媒體,害他遭網友辱罵、訕笑造成名譽受損,反請知名律師控告林涉加重誹謗。經檢方勘驗車禍監視器畫面,發現並非如俞所指述的情況,且新聞媒體上林姓被害人指控的說法符合事實,並無誹謗俞的犯意,將林姓騎士不起訴處分。

  • 律師推倒安檢門無犯意 非妨害公務判無罪

    律師郭憲彰,不滿去年9月在北市典華飯店參加律師節慶祝活動,因活動邀請蔡英文總統出席,特勤人員為了總統維安,在場外放置安檢門,怒嗆「這是狗門」,還推倒安檢門壓在特勤人員身上,案經台北地檢署依妨害公務罪將郭起訴,台北地方法院13日審結,法官認為郭沒有犯意判他無罪。 \n去年9月9日,「台北律師公會」在典華飯店舉辦律師節慶祝活動,邀請蔡英文總統出席,特勤人員基於總統維安,在會場外放置安檢門,要求出席者都須通過才能進入,引發郭憲彰不滿,當場與特勤人員爆發口角,還怒嗆:「不會拆掉我只好弄掉他」,一把推倒安檢門壓在特勤人員身上,被依妨害公務罪送辦。 \n郭在檢方應訊時,承認推倒安檢門,還說如到各個公務機關需要安檢律師,他當然會配合,但當天是律師節的慶祝活動,律師是主人,公會邀請的總統是來賓,為何要為了來賓安檢主人?痛批公會邀請總統不務實,僅聊些言不及義的事情,多年來他早已向公會抗議此舉。 \n檢方調查後,認為郭憲彰以強暴脅迫的方式推倒安檢門,已構成妨害公務罪,將他起訴。但考量郭是為了表達對公會和安檢門的不滿,建請法官從輕量刑。 \n全案經北院審理後,法官認為從相關事證,郭憲彰是要堅持「拒絕特勤中心人員以電檢門實施安檢」的主張,行為主觀上並不是基於妨害公務的故意所為,也不是對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有所妨礙,更不是基於妨害公務的犯意所為,13日審結全案,判郭無罪。本案可上訴。

  • 老翁開庭嗆法官「說屁話」 北檢:無犯意不起訴

    一名孫姓老翁打官司向子女討撫養費,卻在台北地院家事庭嗆法官「你這不是在說屁話嗎?」遭承審法官移送妨害公務。但台北地檢署勘驗庭訊光碟,認為孫翁不耐庭訊冗長,又不滿遭法官阻止發言,在被問到離婚前是否前妻同住時為情緒發言,無侮辱犯意,不起訴。 \n \n北院日前開庭審理孫姓老翁求償案,承審法官問孫翁是否願與子女就撫養費和解,孫翁卻表示,「我不是要錢,是國家逃避責任,把責任推給子女!」,隨後開始抱怨台鐵宿舍等瑣事,自嘆晚年不順,被國家欺負還得向子女討錢。 \n \n承審法官見狀制止孫姓老翁發言,還說「沒有問你的問題,不要擅自發言!」法官續審案件,問孫翁「你們(你與前妻)離婚前,有住在一起嗎?」孫翁不耐審理冗長,竟回法官「你這不是在說屁話嗎?」,被法官以不受尊重為由送辦,庭訊也為之中斷。 \n \n孫姓老翁到案表示,與承審法官無冤無仇,怎麼會侮辱法官?坦承當天開庭太冗長,一時情緒激動才會這麼說。檢察官勘驗庭訊前後文,認為孫翁不滿一再遭法官制止發言,回答的語氣略嫌激動,並無侮辱法官的犯意。

  • 加州女警攜槍 檢釐清是否有運輸犯意

    美國加州黑人女警NoellPatricia grant(42歲)13日晚間7點移送桃園地檢署,她表示,槍枝為值勤所用,因為疏忽將槍彈攜帶來台並且轉機。 \n \n她表示,與友人帶著小孩準備要搭機去泰國渡假,過境台灣等待轉機時,發現自己的隨身背包攜帶自己的槍枝,解釋為疏忽。 \n \n目前檢方釐清她是否有運輸槍枝的犯意,並且限制出境、出海。

  • 天堂不撤守-北檢四論據推不出權鬥犯意

     台北地檢署23日新聞稿回覆筆者16日投書〈是職責非洩密,馬英九如何證明比干之心〉,稱絕非「以政壇傳聞推測馬英九的犯意」,「對被告有利及不利之事證,均詳加蒐集、調查及斟酌,嚴守證據法則」。 \n 然而,起訴書是怎麼寫的? \n 第1頁,追溯2005年馬、王「激烈角逐」黨主席,並認為馬「與立法院長王金平因理念差異,認施政政策無法貫徹…」;並於第3、4頁再稱「馬英九閱悉(關說)內容後,因與王金平理念之差異,『圖』藉此撤銷王金平黨籍使其喪失立法院院長職位。」 \n 從以上來看,檢方認為馬「洩密犯意」的出發點,就是「因理念差異,圖藉此撤銷其黨籍」。然而,面對國會議長及在野黨領袖涉嫌司法關說,將馬的動機視為「遏止關說、維護司法公正」,不也同樣合情合理?檢方於起訴時,何不以此為論告的主軸? \n 況且馬耿直「笨中之笨」,確可能為維護司法公正紅線,而奮命相搏。關說案每一位涉案人,馬政府都盡可能依法處理了。監察院、檢方、行政都管不到的立委,王被國民黨考紀會處理,柯建銘獲民進黨力保,立院紀委會決議「關說不成立」。何以檢方能斷言:馬就針對王? \n 最重要的是,當動機存在數種合理的可能時,檢方就必須舉證證明,並排除其他可能。然而,北檢不僅未說明為何馬的動機非出於「遏止關說」;所列事證,也無法論證「兩人施政理念不合」是真實動機。因此,才令人疑慮:起訴書數度出現的「政爭」指控,究竟根據何在? \n 檢方23日新聞稿中整理四論據。但仍看不出來如何能推論出「因理念差異、施政無法貫徹」所致權鬥意圖: \n 首先,從起訴書49頁(三)以下的部分所舉證據,至多只能推論馬身為黨主席,積極處理涉嫌司法關說的黨員而已。特偵組記者會後,身居要職的黨員疑似有不當行為損害政黨形象,政黨「依序」召開考紀會,有何不當?如何能就此推論是因為「理念不合」私怨所導致? \n 其次,起訴書第53、54頁指出「考紀會撤銷王金平國民黨黨籍之處分,經法院認定違法並認無效」。事實上,如起訴書所載,考紀會的處分之所以不合法,無關乎實質內容,而是因為考紀會組織上有欠允當(考紀委員非經黨代表大會選出);更何況,黨籍案民事判決,不無未能慎斷民主政治中政黨政治(特別是不分區民代角色)之疑慮。因此,此點無法推論馬有任何不當的主觀認知。 \n 再者,就教唆部分而言,起訴書74頁稱:「由黃世銘二度報告之內容以觀,被告早已深知如命黃向江報告使江了解案件之來龍去脈,黃世銘無可避免必須詳予揭露偵查中…辦案內容…。況被告命黃向江進行報告時並未預先設限黃可得洩漏之範圍及內容,衡情黃自會基於公務行政倫理,持相同之專案報告等資料予江閱讀,並親口一一解說詳述而洩漏。」 \n 先不論黃世銘當下主觀上對其行為,確信不會構成洩密罪,馬英九自然也不認為黃向江報告屬於洩密行為。筆者不解的是,面對辦案經驗豐富的檢察總長,馬既未強令黃揭露所有的辦案內容,當然可能是信賴檢察總長依其法律專業、獨立職權,會在合法前提下向江報告。為什麼總統會因為沒有向總長設下「得以報告的範圍」,主觀上就有了教唆洩密的故意? \n 檢方的解讀,可能肇因於資訊的先入為主;歷經媒體3年前大肆報導各種故事及臆測,檢方也是人,易形成「不信任馬英九人格」的心證。但是,代表國家行使刑罰權的檢察官,需嚴守「無罪推定」,固然可以大膽假設以發現真實,但更應謹慎客觀求證,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至少,檢方也應兼以「對被告有利」的善意推定角度雙軌論證。 \n 也因此,筆者才說「檢方起訴書寫得認真,但其中的臆測、部分邏輯令人費解,亦未持平呈現有利被告的論點。」 \n 最後,本案對憲法國政實務影響深遠,北檢起訴見解過度限縮總統合理的決策空間。總統職權模糊空間的問題,宜由立法權制訂「總統職權行使法」以明確化。北檢幾次說「虛心受教」,人民的期待更是「虛心斷案」。 \n 心是虛是滿,一念之間。(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北檢四論據推不出權鬥犯意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北檢四論據推不出權鬥犯意

    台北地檢署23日新聞稿回覆筆者16日投書〈是職責非洩密,馬英九如何證明比干之心〉,稱絕非「以政壇傳聞推測馬英九的犯意」,「對被告有利及不利之事證,均詳加蒐集、調查及斟酌,嚴守證據法則」。 \n 然而,起訴書是怎麼寫的? \n 第1頁,追溯2005年馬、王「激烈角逐」黨主席,並認為馬「與立法院長王金平因理念差異,認施政政策無法貫徹…」;並於第3、4頁再稱「馬英九閱悉(關說)內容後,因與王金平理念之差異,『圖』藉此撤銷王金平黨籍使其喪失立法院院長職位。」 \n 從以上來看,檢方認為馬「洩密犯意」的出發點,就是「因理念差異,圖藉此撤銷其黨籍」。然而,面對國會議長及在野黨領袖涉嫌司法關說,將馬的動機視為「遏止關說、維護司法公正」,不也同樣合情合理?檢方於起訴時,何不以此為論告的主軸? \n 況且馬耿直「笨中之笨」,確可能為維護司法公正紅線,而奮命相搏。關說案每一位涉案人,馬政府都盡可能依法處理了。監察院、檢方、行政都管不到的立委,王被國民黨考紀會處理,柯建銘獲民進黨力保,立院紀委會決議「關說不成立」。何以檢方能斷言:馬就針對王? \n 最重要的是,當動機存在數種合理的可能時,檢方就必須舉證證明,並排除其他可能。然而,北檢不僅未說明為何馬的動機非出於「遏止關說」;所列事證,也無法論證「兩人施政理念不合」是真實動機。因此,才令人疑慮:起訴書數度出現的「政爭」指控,究竟根據何在? \n 檢方23日新聞稿中整理四論據。但仍看不出來如何能推論出「因理念差異、施政無法貫徹」所致權鬥意圖: \n 首先,從起訴書49頁(三)以下的部分所舉證據,至多只能推論馬身為黨主席,積極處理涉嫌司法關說的黨員而已。特偵組記者會後,身居要職的黨員疑似有不當行為損害政黨形象,政黨「依序」召開考紀會,有何不當?如何能就此推論是因為「理念不合」私怨所導致? \n 其次,起訴書第53、54頁指出「考紀會撤銷王金平國民黨黨籍之處分,經法院認定違法並認無效」。事實上,如起訴書所載,考紀會的處分之所以不合法,無關乎實質內容,而是因為考紀會組織上有欠允當(考紀委員非經黨代表大會選出);更何況,黨籍案民事判決,不無未能慎斷民主政治中政黨政治(特別是不分區民代角色)之疑慮。因此,此點無法推論馬有任何不當的主觀認知。 \n 再者,就教唆部分而言,起訴書74頁稱:「由黃世銘二度報告之內容以觀,被告早已深知如命黃向江報告使江了解案件之來龍去脈,黃世銘無可避免必須詳予揭露偵查中…辦案內容…。況被告命黃向江進行報告時並未預先設限黃可得洩漏之範圍及內容,衡情黃自會基於公務行政倫理,持相同之專案報告等資料予江閱讀,並親口一一解說詳述而洩漏。」 \n 先不論黃世銘當下主觀上對其行為,確信不會構成洩密罪,馬英九自然也不認為黃向江報告屬於洩密行為。筆者不解的是,面對辦案經驗豐富的檢察總長,馬既未強令黃揭露所有的辦案內容,當然可能是信賴檢察總長依其法律專業、獨立職權,會在合法前提下向江報告。為什麼總統會因為沒有向總長設下「得以報告的範圍」,主觀上就有了教唆洩密的故意? \n 檢方的解讀,可能肇因於資訊的先入為主;歷經媒體3年前大肆報導各種故事及臆測,檢方也是人,易形成「不信任馬英九人格」的心證。但是,代表國家行使刑罰權的檢察官,需嚴守「無罪推定」,固然可以大膽假設以發現真實,但更應謹慎客觀求證,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至少,檢方也應兼以「對被告有利」的善意推定角度雙軌論證。 \n 也因此,筆者才說「檢方起訴書寫得認真,但其中的臆測、部分邏輯令人費解,亦未持平呈現有利被告的論點。」 \n 最後,本案對憲法國政實務影響深遠,北檢起訴見解過度限縮總統合理的決策空間。總統職權模糊空間的問題,宜由立法權制訂「總統職權行使法」以明確化。北檢幾次說「虛心受教」,人民的期待更是「虛心斷案」。 \n 心是虛是滿,一念之間。 \n(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論文風波 學者:應看有無犯意

     台大校長楊泮池因與前台大教授郭明良共同掛名而捲入論文造假疑雲,雖然外界抨擊聲浪大,不少學者認為,在跨領域的研究中,各領域的專業落差大,以信任為前提的合作,本就難以保證其他人的研究正確無誤,應等到調查結果出爐,查明是否「蓄意造假」再下定論,「不應急公好義趕著未審先判。」 \n 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黃俊儒昨投書媒體指出,全世界單一篇研究論文掛名最多的是2015年刊登在《物理評論快報》針對希格斯粒子進行更精確測量的研究報告,總共有5154位共同作者,他懷疑每個人是否都有能力判斷文章某圖表上數據造假與否。 \n 黃俊儒認為,若是具有開創性的研究,跨領域的作者不完全了解彼此狀況的情形難以避免,在「大科學」的合作過程中,「信任」本是重要的基礎和前提,但無法保證研究的正確無誤,也自然伴隨同儕蓄意造假的風險。 \n 一位旅美、統計學專長的教授也說,他曾經參與一項生醫領域的研究,當時他負責處理論文中所有的統計數據,最後也以第二作者掛名,但他坦言,整篇論文他完全看不懂,若多年後被踢爆造假,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不是他專業領域如何能檢查出錯誤? \n 許多重炮楊泮池的人,多半認為「當事人不能好處享盡,卻把錯誤都歸給學生」或「既然掛名,就應有能力檢驗論文的真假」等,黃俊儒說,這個氛圍感覺好像只要台大校長下台,就可以為許多高教亂象找到情緒的出口。 \n 黃俊儒強調,在台大的案例中,有無「犯意」才是最重要的考量依據, 但除了當事人,多數局外人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這個研究的跨領域級距有多大、合作細節為何、分工的過程為何,怎能下斷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