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狂牛病的搜尋結果,共09

  • 王浩宇護美牛又造謠? 林佳新一句話怒打臉

    王浩宇護美牛又造謠? 林佳新一句話怒打臉

    民進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近日稱,家樂福的飼穀飼料美國無骨牛小排有「含瘦肉精」,被點名的家樂福中壢店今貼下午出SGS檢驗合格報告自清。對此,前台中市立委參選人、雲林農民林佳新表示,他對王浩宇連肉乳牛公母都分不出來相當傻眼,要王浩宇向台灣畜牧業道歉,不然就擠人奶。

  • 美台談判豬隊友

    美台談判豬隊友

     蔡英文總統無預警宣布明年起開放含瘦肉精美豬,及30個月齡以上美牛進口,讓國人驚覺原來美方近來一連串示好早有預謀,更令人驚訝的是,小英要爭取台美FTA,八字還沒一撇,卻已先把談判桌上最大籌碼拱手送人。

  • 美狂牛病例再起 立委呼籲別拿國人健康開玩笑

    美狂牛病例再起 立委呼籲別拿國人健康開玩笑

    美國近日再爆第5起狂牛症病例,國民黨團首席副書記長李彥秀(中)與國民黨立委陳宜民(左)、蔣萬安21日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應先暫緩進口美國牛肉,不要拿國人健康開玩笑,更不要把這當作與美日在外交上的籌碼。

  • 2017盼歐巴馬命喪狂牛病 川普盟友挨批

    曾共同主持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紐約州競選活動的富商帕拉迪諾今天向美聯社證實,曾在其他媒體訪問中說,希望總統歐巴馬命喪狂牛病且第一夫人蜜雪兒「變回男兒身」。 \n 英國廣播公司(BBC)網站報導,帕拉迪諾(Carl Paladino)對歐巴馬與蜜雪兒的這番粗言招致批評。他後來表示只是想幽默一下,但紐約州長古莫(Andrew Cuom)說,這番言論是「種族歧視」且「醜陋不堪」。 \n 根據美聯社,水牛城(Buffalo)Artvoice報社先前調查藝人和商人新年新希望,2010年代表共和黨競選州長失利的地產開發商帕拉迪諾回應這份調查。 \n 他被問到最希望看到2017年發生何事時,回說希望歐巴馬被抓到與母牛發生關係後染上狂牛病喪生,葬在牧場。 \n 問到最想看到誰「離開」,他回說是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 \n 他寫道,想看到她變回男性,並在辛巴威內陸解放自己,與大猩猩舒服地住在洞穴。 \n 美聯社透過電話連絡帕拉迪諾的辦公室,帕拉迪諾證實,Artvoice刊登的言論確實出自他本人。70歲的帕拉迪諾後來在電郵聲明中宣稱,他的回答「無關種族」,不過堅稱這反映他對歐巴馬執政的評價。 \n 他寫道:「耶誕節快樂,若不喜歡我的回答,算你倒楣。」 \n 帕拉迪諾8月曾不實指稱歐巴馬不是基督徒,他告訴「紐約觀察家報」(New York Observer),對一般美國人而言,「他(歐巴馬)無疑是穆斯林」;2010年還被爆曾向友人發電郵,當中稱歐巴馬是皮條客。1051224 \n

  • 大陸宣布將解除美牛肉進口禁令

    據BBC報導,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超說,中國將准許美國牛肉進口,先前中國因為狂牛病禁止美國牛肉進口。 \n王超在北京舉行的中美商貿聯委會閉幕之後,向記者們作出了以上的表示,但是並未透露有關的細節。 \n2003年,美國出現首宗狂牛病病例之後,中國就下令禁止美國牛肉進口至今,但是有部分的美國牛肉以繞道的方式進口,據稱數量已經令中國成為全球第四大的美國牛肉進口國家。 \n不過,部分外國媒體報導稱,中國宣布解禁美國牛肉的時機頗「令人推敲」。 \n目前被提名接任駐中國大使職務的是鮑卡斯,鮑卡斯是蒙大拿州的參議員,而蒙大拿州則是美國主要的牛肉生產地。 \n鮑卡斯本人曾在訪大陸時當面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希望中國能夠開放美國牛肉進口。

  • 狂牛陰影退 日放寬美牛進口

     日本厚生勞動省正式決定,將放寬對美國牛肉的進口限制,從目前規定廿個月齡以下的美牛方可進口,放寬為卅個月齡以下的美牛即可進口,預定二月一日起生效,二月中旬符合放寬條件的美牛可望進到日本市場。 \n 日本原是美牛出口的最大市場,二○○三年因美國華盛頓州檢驗出一起狂牛病案例後,日本便暫時禁止美牛進口。二○○六年恢復進口時,則規定僅限廿個月齡以下的美牛進口。 \n 厚勞省有鑑於這十年內出生的牛隻都沒有感染狂牛病,經專家會議討論的結果,決定自二月一日起放寬對美牛進口的限制,但仍禁止易囤積病原體的腦部、小腸等特定危險部位進口。 \n 厚勞省指出,美國出口的牛肉大多是卅個月齡以下的牛,因此目前一年約十萬噸左右的進口量可能會大幅增加。此外,針對加拿大和法國也允許卅個月齡以下的牛進口,針對荷蘭則允許十二個月齡以下的牛進口。厚勞省還決定放寬對日本國產牛肉的檢查,今年四月起,卅個月齡以下的國產牛將無需接受狂牛病的檢查。

  • 南方朔觀點-官僚們那種「被組織化的不負責任」

    狂牛病最早於英國被確認,到了一九九六年三月,狂牛病與庫賈氏症的相關性被正式提出。而同一時間也是德國思想家烏爾瑞希.貝克(Ulrich Beck)的「全世界風險社會」理論提出的時候,這也使得有關狂牛病的討論,成了當代政治社會哲學裡一個具有教科書意義的課題。 \n貝克教授的「全世界風險社會」(world risk society)理論裡,有關狂牛病的討論極多,其中對台灣特別有警示意義的,乃是下列幾點: \n第一,狂牛病的爆發及它所造成的政治社會效應,已將傳統科技理性和技術官僚那種「被組織化了的不負責任」(Organized irresponsibility)的本質盡現無遺。所謂的專家官僚對「狂牛病──庫賈氏症相關性」這種新的不確定性完全無能為力,也不能在合乎邏輯的基礎上做出人們可以信任並放心的解釋。於是就只剩下官僚系統那種純屬轉移問題的表演,包括農業部長的女兒在電視機前猛吃漢堡,大官拚命宣稱人們的受害機率是如何如何的小,後來上任的首相布萊爾也上電視猛吃基因改造的食物等,所有這些作為,都是「被組織化了的不負責任」。也是一種近乎欺騙的掩飾問題。於是就在官僚要人們放心的同時,人們的不信任遂轉移方向,造成英國及歐洲牛肉產業的崩潰,單單一九九六年英國畜牧業即損失達卅億英鎊。 \n第二,狂牛病的處理,暴露出了官僚們那種「被組織化了的不負責任」,換句話來說,這等於是將狂牛病的風險丟給每個國民自己去承擔,在概念上這乃是「風險的個人化」。狂牛病會加速英國保守黨政府的下台,不是沒有原因的。狂牛病再加上其他問題,如地球暖化和氣候異變,以及變種病毒的禍害增加,已透露出人類由於對自然環境的擾亂加大,其實已出現了一種新的「地球政治學」。官方的說詞與人們的認知已開始出現巨大的裂痕,這也意謂著對這些具有一定科學內涵的此類問題,過去的那種技術官僚的獨斷風格已到了難以為續的時候。如何以透明、公開、另類思考,以及與民對話的方式開展出新的政治模式已愈來愈感迫切。 \n第三,它暴露出過去那種相信人定勝天,科技理性足以解決一切問題,至少也可透過機率計算和管控來搞定問題的「第一種現代性」的有時而盡;未來已需要一種自我挑戰,自我改變的「反省性的現代性」。由媒體在狂牛病、地球暖化等問題上所扮演的角色,已顯示出風險社會裡的信息分享及解釋已日益重要,人民的角色也跟著日益突出。在深層的意義上,這也是一種社會自我保護及社會爭取殘存權的顯露。 \n在此特別提出當代「全世界風險社會」理論裡與狂牛病有關的幾個要點,乃是要指出一個根本性的新趨勢,那就是自從工業及科技革命以來,它在發展的前提下已為人類開創出一條「現代性」的道路,包括深層技術官僚體系也都是這種現代性的一部分。但隨著人對自然征服的加大,人類對自然的干擾也增多,諸如氣候、病毒、健康、食物之類的問題已日益成為新的風險課題,它和過去人們說的車禍意外事故的機率有多大,船隻遇險的機率有多少等完全不同,現在所說的風險乃是指人類選擇所造成的後果裡所附帶的必然部分。 \n正因有著不確定性極大的這個部分,因而人在做選擇時,自然已需要有新的民主參與模式和新的責任意識,它和過去那種官僚體系獨佔的舊模式完全不同。如不能領會這一點,而仍企圖用舊模式處理新問題,那麼極可能的後果就是做不出對的事情來。英國處理狂牛病一塌糊塗,成了風險理論裡的重要負面教材。而今天台灣所出現弊病,如官僚體系那種「被組織化的不負責任」,「風險的個人化」,在科技管理上缺乏透明,其實都是外國失敗經驗的反芻啊!(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觀念平台-報告署長 嫩牛也有風險

    日前衛生署同意開放美國牛隻三十月齡以下帶骨牛肉、內臟、絞肉等進口,並保證無狂牛病風險部位,但被部分人士批評為喪權辱國。楊署長反駁表示,美國為了賣牛肉給台灣,自己吃老牛,台灣吃嫩牛,還挑三撿四,美國養牛業者才要認為該國農業部喪權辱國云云。筆者要報告楊署長兩件事,第一老美吃的也是嫩牛。第二嫩牛也不是絕對安全。 \n首先,楊署長肯定對肉牛養殖不熟,才會台灣、美國吃的牛有嫩老差別的說法。美國的肉牛在一歲前生長增重較快,一歲後生長速度減慢,尤其在一歲半到兩歲以後生長更慢,換句話說,光吃飼料很少長肉了,而且年齡越大的肉牛飼料消耗越多。因此美國養牛業者在肉牛一歲半,約三百公斤時就開始出欄販售了。 \n有些專門作育肥的牧場則選購一歲半到兩歲的肉牛加強飼料餵養,限制牛的活動,減少熱能消耗,促使增膘長肉等等。一般經過三個月左右育肥,增重值逐漸下降到消耗值時,就要上市屠宰,否則就真正只消耗飼料不長肉了。這時屠宰的肉牛絕大部分都是三十月齡以下,據資料顯示,美國年宰肉牛三千五百萬頭以上,當然老美吃的也是這種嫩牛了。 \n那麼為何進口台灣的牛肉會有三十月齡以下的規定呢?原來美國養牛業者每年會淘汰數百萬頭年紀大的種牛。這種淘汰牛肉質粗糙,適口性不佳,常作為加工產品或作為寵物食品。由於設有進口的年齡限制,可避免老美傾銷,將有帶狂牛病病原機率高的老牛肉賣到台灣來。楊署長說三億美國人都吃老牛肉未免太悲情了。 \n第二,狂牛病疫區的英國,撲殺病牛及同群牛隻,且禁止使用反芻獸的肉骨粉飼料已經十幾年了,為什麼至今還會有病牛出現呢?因此,令科學家驚覺狂牛病恐怕除了最初認知的餵飼牛隻汙染普利昂變性蛋白的肉骨粉飼料外,還有其他的傳播途徑!該國研究人員已證實病牛的糞便中存有大量的變性蛋白,且可存在土壤中數年還具感染力,而認為其是重要的傳播媒介。也因而認為發生狂牛病的牧場,可能有很長一段時間仍會是個汙染場。 \n再則,歐洲學者發現懷孕母牛可能通過胎盤或乳汁將變性蛋白傳給子牛的病例,認為其為牛和牛間狂牛病的傳播途徑之一。歐洲各國政府採取將病牛及其所在牛群,全部撲殺焚毀,因為認為幼牛恐怕已是帶原者了。 \n由文獻資料顯示,變性蛋白進入牛隻體內,累積於腦神經組織中,而造成空泡病變,進一步引發患畜神經症狀後死亡,此致病時程需約三到八年。理論上,楊署長所稱三十月齡以下的嫩牛,如果已感染病原,應是包括肌肉在內,都有或多或少的變性蛋白存在,而可能因其量甚微,以目前的檢測技術無法檢出。 \n實際上,人類誤食多少變性蛋白才會發病?人體感染發病機制如何?為何全球人類狂牛病只發現不到兩百例而極為罕見?這些問題至今科學界仍無解。吃感染到病原的嫩牛,當然也有某種程度的風險了。(作者為前台灣省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

  • 用牛肉交朋友,划算嗎

    我在電視上看到衛生署楊署長對於美國牛肉開放的範圍表示失望的新聞轉播,畫面立刻就轉成蕭副署長表示係根據國際動物衛生組織的規範,做出相關決定。另一畫面是行政院吳院長表示做為世貿組織會員國需要盡的權利義務關係說明,楊署長也即說交朋友嘛!但同一電視畫面下方的跑馬燈,卻亮出了義大利新通報有疑似人類狂牛病的病例。用美國牛肉交朋友,究竟划得來嗎? \n我本身曾是衛生署牛海綿狀腦病專家諮詢委員,也曾為此到美國參訪兩次,因為對過去不帶骨牛肉開放建議有不同意見而主動退出該委員會,沒想到這次的非科學依據協議開放作為,就不僅只是失望而已。怎會有拿不好的東西來交朋友?好像是哈毒有志一同般,可是有哪些國際動物衛生組織會員國這麼大方全盤接受呢?詳讀相關資料,會發現我們開放得比韓國還多,自己調侃說會逐批檢驗、私下協議牛腦、頭骨及脊髓神經等部分,未來不會進到台灣。但這如何有憑據?公務員須依法執行,豈可以道德自由心證為之,不可能的。且以目前的執行可有效檢驗出有問題者嗎? \n狂牛病病牛如果未出現症狀,生前幾乎無法驗出。屠宰時如日本要求般逐一檢驗是可以降低部份風險,但不是全部風險,因為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就如這次的流感篩檢正確率不高般),何況美國屠宰牛有如此檢驗嗎? \n如果我們的政策是要確遵國際動物衛生組織規範,光考量狂牛病因素,現在就可用同一標準開放給全世界所有牛隻進口,這當然包括加拿大、日本與歐盟等國。因國際規範說是安全的,而且這些國家的疾病透明度與安全衛生管控都絕對不亞於美國的,那就多交幾個朋友,如何?好吧,三十個月齡內除扁桃腺與迴腸末端風險外就可忽略嗎?本來規避風險的用意在於其他部份幾乎不含有風險的病原,實際上是這樣子嗎? \n參考英國確認狂牛病牛隻年紀資料可以發現,仍有一定比例病牛是小於三十個月齡,因此日本嚴格要求屠牛必須是二十個月齡內,以杜絕目前所知的最低可能發生年齡。可想而知,原來進口不帶骨牛肉僅在於冒著被汙染的風險,現在則主動輸入可能帶有風險的物質。 \n如果不幸是病牛且其被發現的年紀是三十六個月齡,進口帶骨與內臟病原還是有,只是比較少;但如果發病年齡是三十個月齡或以內,那麼容許進口牛肉產品中帶有病原最多的並不是在扁桃腺與迴腸末端,而是牛腦與脊髓等神經組織及可能因此汙染的脊柱骨頭等。 \n至於內臟、絞肉雜碎等,認為將輸入不多,也不太會直接到大家口中,是否太低估產品的多樣使用情形?除製成看不出是牛源的食品或製品(含化妝品)外,亦可能轉進至其他動物的口腹中,最後病原將永存於台灣,台灣人也可能因此而食用有致病原的台灣動物性蛋白了。主要問題在於狂牛病病原很難被破壞與消除,可以存在於多種動物體內與環境中,我們難道不需要更小心? \n我們好客要交朋友,將美國人不要的全收了,自己安慰說反正感染機會很低,台灣人可以承受這個風險,然而我相信開放的原因絕對不是這麼的單純。問題在於也許這個事件帶來的感染發病將是十年、二十年後了,中間將參雜著很多的不確定性因素,要回溯原委更難了,屆時誰要或誰肯負責?願意照顧台灣人民的官員可以這樣子嗎? \n(作者為台灣大學獸醫學系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