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獨立行使職權的搜尋結果,共51

  • 巴宰客 》NCC豈可公親變事主?

    巴宰客 》NCC豈可公親變事主?

    【愛傳媒巴宰客投稿】「公親變事主」是閩南語中很傳神的一句俗諺,所謂「公親」指的是仲裁者、調解人,而「事主」則指當事人、被調解對象。意指理應公正無私、中立超然的仲裁者,卻親身「撩落去」,自己成為糾紛對象。這樣的搞法,不僅無法解決爭議,反而更加牽扯不清。遺憾地,NCC現在的寫照正是如此。

  • 學者籲公平會堅守獨立

     立法院經濟、司法法制兩委員21日進行公平會委員提名案審查公聽會,多位學者對新任主委李鎂、副主委陳志民以及獲提名續任委員的洪財隆、郭淑貞,未來能否保持獨立性的多所關切,並期望公平會能堅守獨立機關的獨立性。

  • 高通案180度轉折 公平會失獨立性

    高通案180度轉折 公平會失獨立性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昨(21)日召開公平會委員提名案審查公聽會,然而現場專家學者提到,高通案高額罰鍰突然以投資台灣產業方案取代,令外界質疑政府施壓,華梵大學人文教育中心兼任特聘教授杜震華批評,從高通案到NCC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在在顯示政府對獨立機關的獨立性早已不尊重。

  • 中天換照案蔡政府堅稱尊重NCC獨立行使職權 游盈隆打臉:這是不可能的事

    中天換照案蔡政府堅稱尊重NCC獨立行使職權 游盈隆打臉:這是不可能的事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8日否決中天新聞台換照,遭質疑NCC照蔡政府劇本演出。台灣民意基金會今公布最新民調,不樂見中天新聞台被關台的民眾高達55.4%,比起上個月增加2.9%,而樂見關台的僅27.9%,相較上個月明顯減少4.6%。此外,近7成民眾不相信NCC是不受政治干預的獨立機關;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政府堅稱NCC是獨立機關,決策不受政治影響,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 獨立行使職權 騙誰

    獨立行使職權 騙誰

     行政院祕書長兼代發言人李孟諺說:「中天新聞台是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獨立審查無法通過換照,目前NCC所有委員都是學者專家,也通過立法院的嚴格審查通過,政院尊重NCC獨立行使職權所做的決定。」第一時間浮現腦海的是:「呦!這時候NCC就是獨立行使職權了」,然後個人心中OS就是:那去年3月蘇貞昌張牙舞爪地公開指控NCC處理假消息不力,迫使前主委詹婷怡辭職的時候,怎麼就不尊重NCC獨立行使職權呢?

  • 包正豪》獨立行使職權 騙誰

    包正豪》獨立行使職權 騙誰

     行政院祕書長兼代發言人李孟諺說:「中天新聞台是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獨立審查無法通過換照,目前NCC所有委員都是學者專家,也通過立院的嚴格審查通過,政院尊重NCC獨立行使職權所做的決定。」第一時間浮現腦海的是:「呦!這時候NCC就是獨立行使職權了」,然後個人心中OS就是:那去年3月蘇貞昌張牙舞爪地公開指控NCC處理假消息不力,迫使前主委詹婷怡辭職的時候,怎麼就不尊重NCC獨立行使職權呢?

  • 中天換照成焦點 藍綠立委攻防

    中天換照成焦點 藍綠立委攻防

     中天新聞台換照成為昨日立法院交委會質詢焦點,藍綠立委攻防再現,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呼籲NCC應該再開聽證會,並公布審查評分資料;國民黨立委李德維則關心獨立審查人該如何運作,並呼籲應該一視同仁,其他新聞台若有違規,就該比照中天新聞設置獨立審查人。

  • 言論自由只值1073萬

    言論自由只值1073萬

     近來中天換照案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破天荒召開聽證會引起廣泛且強烈的討論,社會輿論咸以為這是民進黨政府的秋後算帳,而行政院的回覆是:「NCC係為獨立機關,政府並未介入」,輕描淡寫地甩去社會質疑。但到底什麼是獨立機關?這可不是字面意義就能搪塞過去的。總不能民進黨政府說它是,它就是,而應從具體行為來看,到底這類法律明定為獨立機關的政府機構,有沒有抗拒政治力量介入而獨立行使職權?如果沒有,那就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假獨立機關。

  • 包正豪》言論自由只值1073萬

    包正豪》言論自由只值1073萬

     近來中天換照案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破天荒地召開聽證會引起廣泛且強烈的討論,社會輿論咸以為這是民進黨政府的秋後算帳,而行政院的回覆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係為獨立機關,政府並未介入」,輕描淡寫地甩去社會質疑。如果NCC真的是獨立機關的話,那行政院的解釋回覆自無問題,但到底什麼是獨立機關?這可不是字面意義就能夠搪塞過去的。總不能民進黨政府說它是,它就是,而應該是從具體行為來看,到底這類法律明定為獨立機關的政府機構,有沒有抗拒政治力量介入而獨立行使職權?如果有,名符其實;如果沒有,那就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假獨立機關。

  • NCC信任度民調出爐 施正鋒:NCC沒介入鬼才相信

    NCC信任度民調出爐 施正鋒:NCC沒介入鬼才相信

    台灣民意基金會今公布最新民調,對於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您相不相信是受政治力量干預的獨立機關?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結果是,NCC是一個獨立機構,是否不受政治力干預,相信21.5%,不相信67.0%,顯示不相信高達三分之二以上,顯示這是台灣普遍共識。東華大學施正鋒表示,「NCC沒有介入,鬼才相信」。

  • 中天換照案遭王世堅暗批「狐假虎威」 蘇貞昌:尊重NCC獨立

    中天換照案遭王世堅暗批「狐假虎威」 蘇貞昌:尊重NCC獨立

    中天新聞台換照風波引發熱議,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認為黨內有人「狐假虎威」,被解讀暗指行政院長蘇貞昌,外界也質疑NCC多次裁罰兩套標準;蘇貞昌今出席新北市三峽區活動受訪表示,應尊重獨立機構行使職權,不必給NCC加上各方莫須有的罪名,也不要以各種有的沒的,想要影響NCC獨立運作。

  • 別替箝制言論開巧門

    別替箝制言論開巧門

     言論自由是台灣民主的基石,也是普世價值。可惜的是:民進黨一黨獨大後,竟為確保長期統治,違法打壓在野黨,並透過證照換發等程序企圖影響媒體,令人匪夷所思!

  • 觀念平台-《公司治理3.0》獨立董事的職能改革芻議

     金管會規劃推動「公司治理3.0─永續發展藍圖」,將以三年為期規劃推動,希望帶動企業有效落實公司治理,提升永續發展;由於資本市場環境的急遽變化,近來仍爆出大同股東會高度爭議、康友-KY財報弊端下市危機,主管機關面臨投資人對公司治理的高度期許,勢將有所作為。

  • 放下藍綠眼鏡 制衡勿淪政治打手

    放下藍綠眼鏡 制衡勿淪政治打手

     扮演「政府防腐劑」的監察院,可彈劾違失行政官員與法官,但其心中須要有一把尺,時時提醒自己堅守超然獨立,查案時務必明辨是非,而非戴著政黨有色眼鏡查案,期許新上任的監委,都能如院長陳菊所說,讓監察權得以制衡司法權,而非淪為政治打手的一環。

  • 廢考監 總統更集權

    廢考監 總統更集權

     考試院、監察院人事同意權雖然如預期通過,但仍餘波盪漾。立法院部分國民黨立委因不滿總統提名,持續拋出廢考監兩院的聲音。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民調顯示,民眾支持廢監察院高達4成7,但反對廢考試院亦有4成6。儘管藍營內部對此尚無共識,但蔡總統見「憲政時刻」機不可失,馬上順勢在民進黨全代會上要國民黨「兌現」這張支票。五權改三權當然會被民進黨視為重大突破,但廢了考監兩院,憲政運作就能迎刃而解?到頭來恐只是「頭痛醫腳」,沒對症下藥。 \n 考試權與監察權的問題,固然有部分起因於其他憲政機關職權的衝突,但今天更大的問題根源在於考試、監察兩院甚至大法官等人事產生的機制已經失靈!這套制度已經不能確保獨立機關獨立行使職權,總統可以不顧社會觀感,恣意提名,而應該制衡總統提名的立法院,卻「自宮」淪喪為應聲蟲與橡皮圖章。 \n 監察權原始設計是監督行政部門,但是在現行這套人事同意權制度之下,卻變成總統意志的延伸,淪為行政機關的打手。而立法院同意權能夠制衡總統胡亂提名嗎?答案很清楚。總統濫用提名權,立院無法制衡,才是考監兩院成為過街老鼠的主因。考監兩院未必有罪,罪在總統胡亂提名,罪在立法院照單全收!考監問題的根源是總統權力過大,讓該獨立的機關不能獨立,但現在提出來的解方,卻不思索限縮總統權力,而是反其道而行想廢掉應該監督制衡總統的這兩個院。 \n 其實五權改為三權,絕非不能討論,但重點應該在於考監兩院廢掉之後,這兩個權力要如何轉移與安排,才能讓這兩個權力獨立運作,不受黨派與政治力的過度介入。如果只是簡單讓考試權併入行政院,讓監察權放入立法院,難道不會讓權力更集中在總統一人身上?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今天可以控制立法院,監察權放到立法院,難道就能擺脫總統的控制?還是會讓「東廠」一直「擴建」?考試權放到行政權之下,掌權者用人會自我節制還是更加肆無忌憚? \n 分權制衡是民主國家憲政運作的基本原理,當原本分散的權力不斷集中,對民主將構成更深層的威脅。廢考監兩院看起來像走向西方民主國家常見的三權分立體制,但光廢考監解決不了我們當前五權分立早變成總統一權獨霸的隱憂。整個憲政體制權力向總統傾斜與集中,才是此刻必須優先解決的課題。行政立法失衡不優先處理,反糾結在枝微末節的考監兩權,只怕是本末倒置。 \n 當大家因為痛心提名人選不適任而轉念想廢掉考監兩院時,不如好好思考現在這套提名與行使同意權制度的問題。如果總統不能跨越黨派與意識形態提出適格的人選,如果立法院執政黨只會配合打假球,假監督真放水,那倒不如回歸憲法本文,乾脆把考監兩院人事還給人民決定。 \n 如果考監兩院因為人選提名不當,就要廢掉,那民眾信任度同樣不高的立法院,或民意支持度不到20%的總統,豈不更該廢掉?(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維持考試權獨立與行政中立!考委共同聲明 反對廢考試院

    維持考試權獨立與行政中立!考委共同聲明 反對廢考試院

     藍綠推動修憲,引發考監兩院存廢爭議。考試院日前召開全院審查會議,考委紛紛發言,認為基於考試權獨立與行政中立等原則,考試院不能廢除。由於本屆考委8月底將卸任,全體考委卸任前將發表共同聲明,表達反對廢除考試院的立場。 \n 肩負健全文官制度重責 \n 本屆考試委員原本上周就要提出反對廢除考試院的共同聲明,但因多達3千多字,部分文字涉及考試院和銓敘部、考選部職權和業務,遭部分官員反對,最後決定精簡文字,並交由全體考委同意後,再以本屆考委而非考試院名義於近期內對外發布。 \n 考委蔡良文表示,考試院是國家考試暨文官體制的最高機關,掌理中立的官制官規及官箴,獨立於行政權之外,超然於政黨之上,採合議制方式運作,考試院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與正當性。 \n 尤其依照我國民主發展現狀,他認為,文官的中立性顯得特別重要。維持考試院的獨立地位,對促進文官中立有關鍵影響力,建議考試院應就此提出有力主張與證據。 \n 對於國民黨部分立委因為反對陳菊擔任監察院長,就主張廢除考監兩院,考委周玉山則是批評「就這好比自認為房子被強盜占了,就說要拆掉房子一樣」,考試院有其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不能因為反對某人入主,就要廢掉整個體制。 \n 周玉山轟藍因人廢體制 \n 周玉山日前也在考試院會中表示,假如沒有考試院,只有「行政院考試委員會」,最高興的人,除行政院長,必然是「口譯哥」之流了。 \n 他說,五權分立而相成,分立的作用,在消極防止權力的濫用;相成的作用,在積極發揮政府的功能。平衡的作用,在使五權不相統屬,無分高低,保持均等;統一的作用,在使五權互相配合,集中力量,為民服務。 \n 周玉山強調,考試院經過90年的磨鍊,避免流弊,造就人才,在五院中穩居民調第一名。世界各國也都有考試機關,編制雖不如考試院,仍不乏獨立的地位。 \n 他引用部分學者的建議,認為考試院除了本來掌管的公務人員業務外,也可建立政務人員的任用資格標準和培訓機制,改善行政權的酬庸風氣,「這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n 建立政務人員任用機制 \n 周玉山表示,考試院的主要任務,是考選、銓敘和公務人員保障訓練,肩負健全文官制度的重責,這些工作需要一個獨立行使職權的機關,「請問何種組織,比考試院更能超脫黨派?更能獨立行使職權?」

  • 擺脫酬庸罵名 菊應徹查慶富案

    擺脫酬庸罵名 菊應徹查慶富案

     國民黨強力抗爭中,陳菊等27位監委名單全數過關。儘管準院長陳菊承諾將超然獨立行使職權,但以其身為民進黨大老、小英總統政治導師背景,短期內顯然難說服民眾;陳菊若能在上任前,宣布調查慶富案、私菸案等弊案,將可展現整飭官箴決心與魄力,也有機會扳回御史大夫顏面、爭取人民信服。 \n 蔡總統520後提名陳菊為下屆監察院長,綜觀名單,可說酬庸位置大風吹,即便在野黨反彈,民進黨團從審查會到投票行使同意權,無所不用其極執行蔡英文意志,挾國會絕對多數優勢,全力護航綠油油名單,除藍營無法接受,不少綠營支持者也看不下去。 \n 歷經美麗島事件、見證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的陳菊,對人權堅持及付出應無人懷疑,但身為民進黨創黨元老,在步入需超然獨立行使職權的監察院,難免遭猜疑,加上民進黨2016年執政後,獨立部會紛紛淪東廠機關的政治氛圍,難怪陳菊入主監院更啟人疑竇,甚至被在野黨譏諷球員兼裁判。 \n 儘管人事案已過,但民進黨切勿認為頭過身就過,更不要想憑著文青式詞藻或口號爭取認同;既然社會已有高度爭議,陳菊應以令人耳目一新作法及魄力,說服民眾。 \n 若陳菊能在正式上任前,主動宣布調查慶富案、私菸案等弊案,且徹底查明,不但能讓民眾相信她整飭官箴、糾舉濫權不法的決心與魄力,更能夠自清,同時表明自己不會因過去政黨色彩,而嶄露私心與寬待,才有機會擺脫酬庸罵名。

  • 畏懼當權者 國民黨要呂太郎下台

    畏懼當權者 國民黨要呂太郎下台

     蔡英文總統接見司改公民團體時,召來前司法院祕書長、大法官呂太郎進入官邸,引發爭議。國民黨昨批評總統嚴重逾越憲政分際,把大法官隨傳隨到訓斥,「權力無比膨脹,遠遠超過美國總統川普」,行政權凌駕司法權,司法獨立的公信力蕩然無存,國民黨強烈要求蔡總統應鄭重道歉,呂太郎已失大法官風骨也應下台。 \n 逾越憲政分際 總統應道歉 \n 國民黨昨開記者會,考紀會主委葉慶元葉慶元說,司法權與行政權相互監督,大法官不是總統部屬。蔡英文總統以呂太郎大法官曾任司法院祕書長為由,直接召喚呂太郎到場,當公民團體面前斥責,嚴重侵害司法獨立,目睹此景的公民團體還能相信司法獨立? \n 他說,就算呂太郎當時仍是司法院祕書長,總統也不應越過司法院長,直接召喚甚至斥責。目前大法官包括許宗力、吳陳鐶、張瓊文、蔡宗珍及黃昭元等人都曾擔任其他政務職,依蔡總統邏輯,總統可隨時召喚再針對之前政務當眾斥責,大法官哪有崇高性及獨立性? \n 文傳會副主委王鴻薇表示,大法官職權之一就是提案彈劾正副總統,若大法官可以像計程車,被總統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隨時隨地約詢或痛斥,大法官能執行彈劾權?前總統馬英九當年與前檢察總長黃世銘見面,就王金平涉關說討論,被綠營批評是干預司法,如今換成蔡英文,就變成是禮貌傾聽民意,根本就是雙重標準。 \n 院際協調 應該找司法院長 \n 文傳會主委王育敏也說,司法院長及大法官們至今不敢對此事表達意見,呂太郎身為大法官,本應超然獨立行使職權,卻被總統隨傳隨到,對當權者如此卑躬屈膝,顯然不適任大法官,應立即請辭。 \n 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昨指出,五院之中總統僅能請行政院長說明,其他除非各院間有糾紛,總統才能行使院際調解權,但找的是院長,不會是大法官。 \n 他說,總統提名大法官經立院同意後,總統就不能再和大法官有任何往來,遑論召來說明司改情形;大法官也不應該直接跑去總統府,應直接拒絕召見才對,蔡總統應公開談話內容與逐字稿,呂太郎應下台。 \n 前總統馬英九昨出席活動被問到「蔡總統把大法官叫到官邸來,這樣可以嗎?」馬英九回說「當然不可以啊!」

  • 總統公開責罵大法官? 國民黨批:破壞大法官超然獨立

    總統公開責罵大法官? 國民黨批:破壞大法官超然獨立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媒體,指蔡英文總統於3月與司改倡議團體會見,現場出現違背憲政分際、斥責相關人員等情事,總統府昨澄清此為憑空指控。對此,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今天表示,蔡英文此舉嚴重破壞大法官的超然獨立性,也顯示蔡強勢霸道的作風,「即使你是大法官,但總統最大」。 \n \n前大法官陳玉秀日前表示,蔡英文總統今年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公民團體抱怨司法院和民間團體的某些互動,蔡英文總統當場責罵在場的司法院祕書長林輝煌,還命林立刻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並當著公民團體的面喝斥呂太郎。不過,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昨澄清,所謂「責罵」、「喝斥」大法官為憑空指控。 \n \n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上午受訪表示,此事不對的地方在於,大法官呂太郎本應超然獨立行使職權,蔡英文若覺得呂太郎任司法院祕書長期間有何不妥,為何不是在其任祕書長時找他討論,而是當呂擔任大法官後,蔡英文一聲令下,呂被叫到總統府聽蔡訓話,蔡英文明顯不尊重大法官職權,也可看出蔡的強勢霸道性格,「即使你是大法官,但總統最大」。 \n \n王育敏說,蔡英文此舉,嚴重破壞中華民國體制內,大法官的超然獨立性,因此民進黨人士出面幫蔡疏通,化解其本不應該召見大法官等職權僭越行為,很多說詞都跑出來,但事實真相只有一個,就是當天蔡英文要大法官到總統府聽蔡訓話。

  • 民意不贊成廢除考試院

    民意不贊成廢除考試院

     6月30日,蔡政府表示,廢除考監兩院的確是執政黨的長年主張,但是工程浩大需要修憲,目前已組成工作小組,希望下個會期修憲委員會召開時,可以提出看法和議案,朝野能夠凝聚共識。這樣的說法看似有理,其實違反民意。TVBS最新的民調證實,有62%的民眾不贊成廢除考試院,遠高於贊成的20%,不是任何政黨可以抹殺的。 \n 假如沒有了考試院,只有「行政院考試委員會」,最高興的除了行政院長,必然是「口譯哥」之流了。請問,38萬名公務人員,以及每年近50萬名的國家考試應考人,加上62%的民意,會同意這樣的修憲嗎?古今中外的民眾,都厭惡甚至痛恨朋黨政治,以及裙帶關係造成的不公,使得青年沒有出路,社會不能流動。中國自古至今的考試制度首重公平,只有獨立的機關方能達此效果,這是鐵一般的事實,誰能強辯? \n 有人以為,孫中山先生只主張設立獨立機關考選大小官吏,而未提及銓敘,所以人事行政應該他屬。其實,早在中華革命黨的總章中,孫先生所定考試院的職務,除了「考驗黨員才幹,而定其任事資格」外,更有「調查職員事功,而定其勛績」,可知考試院為人事行政的總機關,用以建立超然的人事制度。 \n 政府遷台以後,為了便宜行事,依據《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調整中央行政與人事機構,於行政院設置人事行政局,明顯違反憲法第83條,引發重大爭議。臨時條款廢除後,人事行政局依然存在,改稱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來到考試院,宣稱本院無權繼續修訂政務人員的相關法規,可謂乞丐趕廟公。我們假如默爾而息,如何面對憲法尊嚴和官箴職守呢? \n 又有人以為,五權憲法為我國所獨有,所以應該廢除,改行多國實施的三權。此說若能成立,我們是否要廢除新台幣,改用國際流通的美元呢?其實,世界各國也有考試機關,例如,在人事行政權方面,美國曾有文官委員會,現有功績制度保障委員會,日本現有人事院等,都不乏獨立的地位。學者建議,考試院除了本來掌管的公務人員業務外,也可建立政務人員的任用資格標準和培訓機制,改善行政權的酬庸風氣,提高政務人員的素質,這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n 考試院的主要任務是考選、銓敘和公務人員保障訓練,為政府人事法制的最高主管機關,肩負健全文官制度的重責,這些工作需要一個獨立行使職權的機關。請問誰比考試院更能超脫黨派?更能獨立行使職權?法理與政治實務,都證實考試院的必要與重要。所謂廢除考試院為朝野共識,所謂考試院是過渡機關,恐怕是誤解與漠視了。 \n 阿根廷作家波赫士說:「我們做得對,有義務成為另一些人。」面對權勢與威嚇,我們選擇成為另一些人,逆風前行,並不孤單。   (作者為考試委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