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王安祈的搜尋結果,共49

  • 楊門女將 老娘能頂一片天

    楊門女將 老娘能頂一片天

     本是氣氛歡騰的壽辰大會,竟突然面臨噩耗,成了哀愁的追思會。國光劇團搬演宋朝楊家將系列作品,其中《楊門女將》描述楊家四代中的百歲大家長佘太君,本開心在家與眾媳婦為遠在沙場的孫兒慶生,卻迎來孫兒過世的壞消息,強忍悲痛,怒而率穆桂英等12寡婦征戰敵軍的故事。 \n 歡喜壽辰成追思會 \n 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楊門女將》的故事從一場壽宴開始,穆桂英與婆婆先從報喪的兩將口中,得知楊宗保過世的噩耗,但眼看壽宴即將開始,眾人也不忍佘太君老人家傷感,只好相互掩蓋楊宗保過世的消息,「故事編排並不單純由喜轉悲,而是藉由眾人的掩蓋,讓故事進程有懸宕,不只逆轉反差。」 \n 王安祈表示,其中最精彩的,就是佘太君問話眾人的橋段,「佘太君閱歷豐富,端看大家的神色就能發現不對勁,她本來就是在沙場衝鋒掛帥的人,問起話來像在盤點軍情,面對她的問題,沒人能慢一秒鐘回答。」 \n 楊家將系列故事中,最為人所知的是《四郎探母》。王安祈表示,其實楊家將系列故事每齣都精彩,適逢國光劇團創立25周年,劇團也將在本周末接連搬演楊家將故事,從敘說年輕愛情的喜劇《狀元媒》開始,接連讓觀眾跟著楊家四代走過帶有沙場殘酷氣息的《大戰金沙灘》、《楊門女將》及《四郎探母》,如追連續劇,體驗角色喜怒哀樂。 \n 展現角色情感掙扎 \n 王安祈表示,《楊門女將》在台灣演出機會不多,因角色人數太多,也太考驗每個演員對情感與身段的詮釋。此回飾演穆桂英的是師承魏海敏的新銳小旦黃詩雅,她要體現穆桂英面對丈夫死亡的悲痛、是否帶年幼兒子一同征戰的掙扎、還要展現在戰場上的勇猛,考驗十足。

  • 壽辰成追思會 百歲阿嬤為孫率12寡婦出征沙場

    壽辰成追思會 百歲阿嬤為孫率12寡婦出征沙場

    本是氣氛歡騰的壽辰大會,竟突然面臨噩耗,成了哀愁的追思會。國光劇團搬演宋朝楊家將系列作品,其中《楊門女將》描述楊家四代中的百歲大家長佘太君,本開心在家與眾媳婦為遠在沙場的孫兒慶生,卻迎來孫兒過世的壞消息,強忍悲痛,怒而率穆桂英等12寡婦征戰敵軍的故事。 \n \n 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楊門女將》的故事從一場壽宴開始,穆桂英與婆婆先從報喪的兩將口中,得知楊宗保過世的噩耗,但眼看壽宴即將開始,眾人也不忍佘太君老人家傷感,只好相互掩蓋楊宗保過世的消息,「故事編排並不單純由喜轉悲,而是藉由眾人的掩蓋,讓故事進程有懸宕,不只逆轉反差。」 \n \n 王安祈表示,其中最精彩的,就是佘太君問話眾人的橋段,「佘太君閱歷豐富,端看大家的神色就能發現不對勁,她本來就是在沙場衝鋒掛帥的人,問起話來像在盤點軍情,面對她的問題,沒人能慢一秒鐘回答。」 \n \n 楊家將系列故事中,最為人所知的便是《四郎探母》。王安祈表示,其實楊家將系列故事每齣都精彩,適逢國光劇團創立25周年,劇團也將在本周末接連搬演楊家將故事,從敘說年輕愛情的喜劇《狀元媒》開始,接連讓觀眾跟著楊家四代走過帶有沙場殘酷氣息的《大戰金沙灘》、《楊門女將》及《四郎探母》,如追連續劇中,體驗角色喜怒哀樂。 \n \n 王安祈表示,《楊門女將》在台灣演出機會不多,因角色人數太多,也太考驗每個演員對情感與身段的詮釋。此回飾演穆桂英的是師承魏海敏的新銳小旦黃詩雅,她要體現穆桂英面對丈夫死亡的悲痛、是否帶年幼兒子一同征戰的掙扎、還要展現在戰場上的勇猛,考驗十足。 \n \n 王安祈表示,黃詩雅嗓子好,但需磨練武功,劇團特地安排她在近年接演武戲,打磨武戲基礎。為了演繹穆桂英一角,黃詩雅幾個月來到劇團第一件事情就是紮大靠跑場,「穆桂英在沙場上需穿戴盔甲,這是很累人的,但黃詩雅非常認真,我們也很高興能培養出年輕演員能擔當這麼重要的角色。」 \n \n 國光劇團將在7月24日至7月26日間,陸續於台灣戲曲中心搬演《狀元媒》、《大戰金沙灘》、《楊門女將》及《四郎探母》。

  • 王熙鳳大鬧寧國府 2天后同台飆戲

    王熙鳳大鬧寧國府 2天后同台飆戲

     當犀利人妻王熙鳳遇上賈母,瞬間化身假面甜心,和小三相安無事。國家文藝獎得主魏海敏與王海玲,再次同台演出《王熙鳳大鬧寧國府》,分別飾演王熙鳳和賈母,舞台上的孫婆媳對戲,運籌帷幄,都是算計。 \n 魏海敏表示,賈母和王熙鳳兩人的相處,可說是面面俱到,卻又暗潮洶湧,「像是賈母稱讚尤二姐漂亮,也不忘表明她心裡最喜歡的還是王熙鳳,一面誇獎可為賈家傳宗接代的尤二姐,另一方面也要照顧到可以掌管家裡大小事的王熙鳳,這裡面隱藏了賈母很深沉的人生閱歷。」 \n 魏海敏說,王熙鳳同樣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她內心在吃尤二姐的醋,但只要遇上賈母,馬上從潑辣變甜美,甜言蜜語,討好賈母,因為賈母才是家裡的精神支柱,未來會把權力交給她。」 \n 王海玲表示,「賈母知道這個家,終究離不開王熙鳳,也知道她是雙面人和厲害之處,在現實狀態下,選擇適合的方式和她相處,是老太太的智慧。」 \n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整齣戲描述大老婆王熙鳳遇上小三尤二姐,不吵不鬧,反而和對方走得親近,「尤二姐到過世都不知道自己是被王熙鳳害死的,還以為對方把自己當姊妹。」

  • 犀利人妻化身假面甜心 魏海敏、王海玲台上孫婆媳過招

    犀利人妻化身假面甜心 魏海敏、王海玲台上孫婆媳過招

     當犀利人妻王熙鳳遇上辣婆婆賈母,瞬間化身假面甜心,和小三相安無事。國家文藝獎得主魏海敏與王海玲,再次同台演出《王熙鳳大鬧寧國府》,分別飾演王熙鳳和賈母,舞台上的孫婆媳對戲,運籌帷幄,都是算計,魏海敏表示,「擅長算計的王熙鳳,遇上賈母,也得先以退為進,做不同的打算。」 \n \n 《王熙鳳大鬧寧國府》是編劇陳西汀作品,取自小說《紅樓夢》裡王熙鳳逼死夫婿小妾尤二姐的橋段,潑辣狠毒,由京劇名伶童芷苓於1982年在香港首演,很是轟動,當年25歲的魏海敏,就是在台下欣賞的觀眾。魏海敏所主演的版本,則是2003年由國光劇團改編重製版。 \n \n 魏海敏表示,賈母和王熙鳳兩人的相處,可說是面面俱到,卻又暗潮洶湧,「像是賈母稱讚尤二姐很漂亮,卻也不忘表明她心裡最喜歡的還是王熙鳳,就怕她吃醋,一面誇獎可為賈家傳宗接代的尤二姐,另一方面也要照顧到可以掌管家裡大小事的王熙鳳,這裡面隱藏了賈母很深沉的人生閱歷。」 \n \n 魏海敏說,王熙鳳同樣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她內心在吃尤二姐的醋,但只要遇上賈母,馬上從潑辣變甜美,甜言蜜語,討好賈母,因為賈母才是家裡的精神支柱,也是未來會把權力交給她的人。」 \n \n 王海玲表示,全劇充滿了人性,「賈母知道這個家,終究離不開王熙鳳,也知道她是雙面人和厲害之處,在現實狀態下,選擇適合的方式和她相處,是老太太的智慧。」 \n \n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整齣戲描述大老婆王熙鳳遇上小三尤二姐,不吵不鬧,反而和對方走得很親近,「尤二姐到過世了都還不知道自己是被王熙鳳害死的,還以為對方把自己當姊妹。」

  • 龍王賜甘露 鹿港賽龍舟揭幕

    龍王賜甘露 鹿港賽龍舟揭幕

     台灣有福報、抗疫成功,連日也下起陣陣梅雨,為大地解渴,獨步全台的「龍王出殿儀式」日前率先登場後,27日舉行罕見「龍王賜甘露」祈安吉祥法會,為熱鬧的鹿港慶端陽賽龍舟揭開序幕。 \n 彰化縣長王惠美表示,「不忍瘟疫誤蒼生、為灑甘露下凡塵」,這句話道盡了儀式背後的意義,「龍王賜甘露」祈安吉祥法會,主要以供香、供果、供花三獻禮,祈求觀音菩薩、龍王尊神廣施甘露,佑民平安度過疫情。 \n 一般咸認5月為毒月外,適逢新冠肺炎疫情,更有特殊意義,嘉賓共同祈求能讓疫情早日結束,護佑全民,並迎接端午重頭大戲「龍舟競賽」。 \n 王惠美指出,鹿港龍舟賽是台灣重要傳統民俗,在不影響防疫原則下,以縮小規模、減少賽事時間,延續傳統民俗活動,讓人們來看到鹿港和節慶的美,也到鹿港多停留一下,品嘗小吃。龍舟錦標賽從6月24、25日從上午9時到下午5點,歡迎民眾共襄盛舉。 \n 鹿港鎮長許志宏指出,公所也舉辦鹿港四季紅笑傲慶端陽的活動,在公會堂、藝術村都有一連串包括立蛋、DIY等活動,遊鹿港、吃小吃,歡迎民眾規畫2至3天行程來鹿港旅遊。

  • 從花園到戰場 古人老派約會

    從花園到戰場 古人老派約會

     傳統京劇大多給人忠孝節義的刻板印象,難以和現代人生活共鳴,近期國光劇團推出多齣以愛情為主題的折子戲,細數古人守信重義,約會也挑地點的老派作風,帶觀眾一窺古人談情說愛的場所。 \n 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作家李維菁的散文〈老派約會之必要〉,啟發她思考京劇裡老派約會,「這篇文章觸發我,古人的約會方式,是如何講究時間、地點和氣氛。歸納古人約會場所,會發現,不管是花園、彩樓、戰場,甚至對簿公堂,其實都是講究的,甚至有他們的激情與浪漫,以及女性情慾自主的部分。」 \n 王安祈舉例,最典型的老派約會場所,就是花園,像是《紅娘》、《牡丹亭》或是《賣水》,裡面都以花園為場景,「其中的《賣水》,說的是小姐想見指腹為婚對象,但不好意思開口,丫環費心安排讓男子扮賣水郎,到後花園與小姐相會,賣水郎還遲到,讓小姐等待,丫環為了拖時間,就開始細數一到十二月開哪些花,這個橋段演起來身段特別多,手絹轉來轉去特別好看。」 \n 此外,除了後花園你儂我儂、花前月下浪漫,談戀愛也少不了激情的互動,王安祈說,「像是薛平貴與王寶釧的《彩樓配》,點出兩人是在彩樓拋繡球互許終身,世人對王寶釧的認識,大都記得她苦守寒窯18年,但其實這段感情是她自己爭取的。她在拋繡球前一天,巧遇薛平貴,便要他隔天再來,做球給他接。」 \n 王安祈說,也有比較另類的約會場所,好比《虹霓關》就是在戰場上相愛相殺,「女主角上戰場是為替死去的丈夫報仇,但因為仇家太帥了,竟然愛上他,她毫不掩飾地讓男主角知道,如果你不娶我,我就殺掉你,說明了女性的情慾自主,劇中男女對打長達半小時的武戲,更像是調情,也成為這齣戲的精華片段。」

  • 看京劇學老派約會 到花園、彩樓和戰場談戀愛

    看京劇學老派約會 到花園、彩樓和戰場談戀愛

    \n \n 傳統京劇大多給人忠孝節義的刻板印象,難以和現代人生活共鳴,近期國光劇團推出多齣以愛情為主題的折子戲,細數古人守信重義,約會也挑地點的老派作風,帶觀眾一窺古人談情說愛的場所。 \n \n 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是作家李維菁的散文〈老派約會之必要〉,啟發她思考京劇裡老派約會,「這篇文章觸發我,古人的約會方式,是如何講究時間、地點和氣氛。歸納古人約會場所,會發現,不管是花園、彩樓、戰場,甚至對簿公堂,其實都是講究的,甚至有他們的激情與浪漫,以及女性情慾自主的部分。」 \n \n 王安祈舉例,最典型的老派約會場所,就是花園,像是《紅娘》、《牡丹亭》或是《賣水》,裡面都以花園為場景,「其中的《賣水》,說的是小姐想見指腹為婚對象,但不好意思開口,丫環看穿小姐心思,費心安排,讓男子假扮賣水郎,到後花園與小姐相會,賣水郎還遲到,讓小姐等待,丫環為了拖延時間,就開始細數一到十二月開了哪些花,這個橋段演起來,身段特別多,手絹轉來轉去,特別好看。」 \n \n 此外,除了後花園你儂我儂、花前月下的浪漫,談戀愛也少不了激情的傳情互動,王安祈說,「像是薛平貴與王寶釧的《彩樓配》,點出兩人是在彩樓拋繡球互許終身,世人對王寶釧的認識,大都記得她苦守寒窯18年,但其實這段感情是她自己爭取的。她在拋繡球前一天,巧遇薛平貴,便要他隔天再來,做球給他接。」 \n \n 王安祈表示,《彩樓配》是極為調皮可愛的戲碼,「當王寶釧要丟繡球給薛平貴時,不忘先做假動作,把眾人引到同一個方向,再趁機把球丟給站在原地的薛平貴,讓他可以順利接到球。」 \n \n 此外,王安祈表示,也有比較另類的約會場所,好比《虹霓關》裡的男女主角,就是在戰場上相愛相殺,「女主角上戰場是為了替死去的丈夫報仇,但因為仇家太帥了,竟然愛上他,她毫不掩飾地讓男主角知道,如果你不娶我,我就殺掉你,說明了女性的情慾自主,劇中男女對打長達半小時的武戲,更像是調情,也成為這齣戲的精華片段。」

  • 乾隆穿梭紅樓夢 看見大清由盛轉衰

    乾隆穿梭紅樓夢 看見大清由盛轉衰

    清宮劇不是只有後宮故事,國光劇團挑戰以經典文學《紅樓夢》為引,推出《夢紅樓.乾隆與和珅》,安排乾隆穿梭在書中所提到的「太虛夢境」裡,看清楚自己與和珅之間的君臣、父子關係,以及機關算盡之後,大清國勢終將走向滅亡的狀態。 \n \n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劇中安排乾隆愛讀《紅樓夢》,卻又禁止世人讀這本書,其來有自,「乾隆面對盛事志得意滿,但他知道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半夜讀《紅樓夢》讀到『豪宴必散』,更是引發他的恐懼,他禁止這本書,其實是不敢面對自己。」 \n \n為此,《紅樓夢》裡經典的雙面鏡,也成為乾隆皇帝探測國勢的寶器,王安祈表示,「一面是大清盛事,另一面是落難災民,乾隆皇帝從中了悟,所謂的盛事,不過是一場太虛幻境,他從中對世間時局的變化與人性的多變,都有更深一層的領悟。」 \n  \n《夢紅樓.乾隆與和珅》由林建華、戴君芳、王安祈三人擔任共同編劇,故事描述乾隆在晚年時期,與親信和珅之間的互動,談論和珅如何體察上意,為乾隆補足祕密小金庫,同時更幫助乾隆走出喪妻之痛,與乾隆二人間的情感密切,更勝父子。 \n \n中研院院士王德威表示,「乾隆與和珅,不只是君臣,簡直是共謀與知己,而和珅更是『大藝術家』,少有人像他這樣,能真正鑽進主子的心思,並享受在其中。」 \n \n王德威表示,乾隆與和珅的關係,亦君亦臣,互為表裡,「他們互相縱容彼此的慾望與夢想,同時也操縱彼此的慾望拓展,種種冒險故事,就此展開。」 \n \n在舞台設計上,劇組也以皇帝的玩具箱「多寶格」為概念,並融合多媒體投影,打造一座可供演員穿梭其中的「機關」,王安祈表示,既是和珅機關算盡的隱喻,同時也是乾隆內心有層層設防的縮影。

  • 戲曲精緻化 王安祈畢生志業

    戲曲精緻化 王安祈畢生志業

     國家文藝獎得主王安祈,是享譽兩岸的傳統戲曲編劇,近期再拿下傳藝金曲特別獎,現正在抗癌的她,仍經常親力親為陪同演員排練。她表示,把戲曲精緻化,是一生志業,此外,她也認為世間沒有完美作品,一如她拿下台新藝術獎的作品《十八羅漢圖》,一幅珍貴的畫作幾經修補,其中積累的情感,已超越原創,「編劇的原創性發生在當下,後人怎麼體會、解讀一齣戲的意義價值,都成為藝術動人的一部分。」 \n 媽媽是戲迷 京劇當搖籃曲 \n 問:請談談您的童年。 \n 答:我的媽媽是戲迷,在她影響之下,我可說是打從娘胎就聽京劇,等到出生之後,京劇就成為我的搖籃曲,5歲時,爸爸送我唱片和唱機,當時的我,雖是一個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孩子,卻從中感受到人間有一種感情,叫作悲愴,這是京劇帶給我的震撼。 \n 我人生的情感啟蒙,也都是來自京劇,不只是興趣,更是滲透到血液,包括為人處事、價值觀,都和京劇相關,小時候有一陣子甚至不敢穿短袖,都要像劇中古人那樣穿長袖,可見京劇對我影響真的很大。 \n 僵化的忠孝節義 變人性化 \n 上了小學,媽媽會帶我跟好友,一起去看京劇,我也曾邀請同學去看,希望他們能愛上京劇,但都失敗了,我以為是因為沒有布景,大家覺得單調,但同學告訴我,不是因為沒有布景,而是不喜歡那種以男性為中心的劇情,太多理所當然的忠孝節義,為了救別人兒子,把自己兒子拿去換,這種愚忠的價值觀,讓同學沒興趣。 \n 所以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想得很清楚,傳統戲常常把劇情寫得理所當然,但真實人生不是這樣子的,一定得經過一些矛盾、掙扎和轉折,才顯得真實,我當時就想好,我要當編劇,而且傳統戲曲一定要現代化,劇中情感要扣緊時代脈動,不是加幾句流行語、笑話,也不只是加入現代劇場的服裝燈光布景,而是要和現代人的情感思想接軌。舉例來說,劇中人在犧牲性命表現忠良時,一定會有他內心的轉折和過程,創作者必須將這人性面呈現出來,才能解決現代觀眾看戲時的疑惑。 \n 問:立定志向之後,您後來是如何踏上編劇之路? \n 答: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很早就想好自己要什麼,加上以前沒有戲劇系,只有中文系,所以我的第一志願就是台大中文系,人生沒有太多困惑和抉擇,而是一路朝夢想奔去。 \n 郭小莊造訪 開啟編劇生涯 \n 民國74年6月1日,我博士畢業,那天是我人生關鍵的一天,我回到家,很輕鬆地往沙發一靠,打開電視,看到郭小莊盛裝出席頒獎典禮,她在民國68年創立雅音小集,是當年很紅的民間劇團,是重要的戲曲前輩,突然間,我聽到電鈴聲,跑去開門,原本在電視上的郭小莊,怎麼站在我家門外?原來電視是錄影轉播的,而她已參加完盛會,褪去華服,改穿上綠色洋裝站在我家門口。我感到非常驚喜,詢問來意,原來是她那時的新戲《孔雀東南飛》,演出在即,但劇本要大修,原來的編劇生病沒法修改,就想到要找我,她說戲曲創作要找年輕人。 \n 在這之前,我只有寫過兩篇雅音小集的劇評,和郭小莊並沒有交情,但她卻願意給我機會,我感覺很緊張,卻有一種義無反顧的感覺,而且我們理念相近,她是台上的演員,以戲曲創新為目標,我也是從小就立志要以戲曲創新為目標,我們有志一同,等於是實踐理想,我下午才剛拿到博士學位,晚上就有了工作,完全無縫接軌,覺得自己很幸運,那是我從事傳統戲曲編劇的開端。 \n 問:能否給新生代編劇一點建議? \n 答:我覺得現在的年輕編劇,在戲劇性、人性的著墨上不成問題,反過來要提醒的是,戲曲的傳統是詩詞曲,有抒情傳統在,不要只營造戲劇性,而忽略詩詞一貫而下的抒情傳統;還有古典文詞的功力一定要培養,不要害怕文言文,觀眾也需要重視這一塊,這是詩詞曲的傳統,別因為加入現代劇場元素,就忽略它。

  • 王安祈、葉垂青獲傳藝金曲特別獎

    王安祈、葉垂青獲傳藝金曲特別獎

    第30屆傳藝金曲獎入圍名單及特別獎得主今(20)日揭曉,其中為感謝資深創作者在傳統藝術有聲出版、戲曲表演藝術相關領域的特殊貢獻與成就,「特別獎」分別由葉垂青與王安祈獲得。 \n \n 王安祈身兼學者、教師、劇評家與劇作家等多重身份,講學授課出色,劇評深刻到位,劇本思維鮮活。能掌握傳統戲曲藝術的精髓,融合古典情韻及當代思維,成為推動傳統戲曲「現代化」的重要推手。其編創的劇作,敘事技法豐富多元,深層挖掘幽微人性,開發京崑藝術的未來性,建構「台灣當代京崑新美學」,對於兩岸戲曲劇壇影響深遠。 \n \n 另一位特別獎得主葉垂青,為1970年代至今重要且資深的唱片刻板專家、錄音師,從1977年起至1990年代末,總計刻製兩萬多張唱片專輯,對於台灣戰後「聲音」的記錄有卓越的貢獻。 \n \n  今年傳藝金曲獎共有102個單位報名,其中出版類71家、戲曲表演類31家,總報名件數為1078件,相較去年新增184件。在入圍名單中,出版類台北愛樂室內合唱團,以單一專輯《印象台灣II》,入圍最佳藝術音樂專輯、錄音、作詞、作曲、演唱、專輯製作人等6個獎項。

  • 全台最老王船 金萬安號風華將再現

    全台最老王船 金萬安號風華將再現

     超過半個世紀沒有建醮的市定古蹟台南市安平區妙壽宮,即將舉辦戊戌年禳災祈安三朝王醮大典。配合此次的王船醮,廟方也邀請王船師傅陳金龍,不惜重資以古法修復「金萬安號」王船,希望讓這艘目前全台最古老、最大型的王船,繼續保有傳統風味。 \n 妙壽宮文教組歐財榮表示,「金萬安號」王船係於清朝同治6年(西元1867年)禮聘閩南造船名匠來台,依先前妙壽宮奉祀的明末王船重造,迄今已有151年歷史,為全台最古老、最大型的王船。「金萬安號」曾於1963年該廟舉行頭科王醮時,以附祀代天巡守朱府千歲的坐駕,出海航行到高雄旗津、屏東等地,與部分廟宇王爺祭燒王船不一樣。 \n 陳金龍也指出,最近剛好進行「金萬安號」船底黏縫工序,發現王船係用杉木皮將船底接縫逐一填實,以防止漏水,一切均依照古法施作;同時,在進行船艙修護時,更意外發現用來放置日常生活用品的13個船艙,隔板全都是牛樟木材質,十分珍貴,值得列為古物保存。 \n 陳金龍強調,「金萬安號」的船頭獅為傳統張嘴獅,於海上航行有制煞、鎮風的功能,船身除一般常見的「黑穩」外表外,還保有少見的「白穩」,船身底部則為傳統王船白色底,並沒有彩繪,形制異於一般王船。 \n 歐財榮說,妙壽宮距離上次建醮已超過半世紀,此次建醮屬地方大事,從11月起有一系列的建醮相關活動,包括11月3日上午10時在廟埕舉辦捐贈公益賑濟,11日豎燈篙、13日「金萬安號」王船出廠、14日恭請交陪境神尊鑑醮,17日恭迎代天府、慶成祈安清醮,19日禳災祈安王醮等,20日玉壇發表,25日開廟門、普度植福;12月1日眾舖戶宴代天府並恭送交陪境神尊回鑾,12月1日迓王遶境及辭王恭送代天府,12月5日謝燈篙,歡迎囝仔宮社眾舖戶、旅外信眾共襄盛舉。

  • 三級古蹟安平妙壽宮出重資 古法修復全台最古老王船

    三級古蹟安平妙壽宮出重資 古法修復全台最古老王船

    超過半個世紀沒有建醮的三級古蹟台南市安平區妙壽宮,即將舉辦戊戌年禳災祈安三朝王醮大典。配合此次的王船醮,廟方也邀請王船師傅陳金龍,不惜重資以古法修復「金萬安號」王船,希望讓這艘目前全台最古老的王船,繼續保有傳統風味。 \n \n妙壽宮文教組歐財榮表示,目前的「金萬安號」王船,係於清朝同治6年(西元1867年)禮聘閩南造船名匠來台,依先前妙壽宮奉祀的明末王船所重造,迄今已有151年的歷史。「金萬安」號曾於1963年該廟舉行頭科王醮時,以附祀代天巡守朱府千歲的坐駕,出海航行到高雄旗津、屏東等地,與部分廟宇王爺祭的燒王船並不一樣。 \n \n陳金龍也指出,最近剛好進行「金萬安號」船底粘縫工序,發現王船係用杉木皮將船底接縫逐一填實,以防止漏水,一切均依照古法施作;同時,在進行船艙修護時,更意外發現13個船艙隔板都是牛樟木材質,十分珍貴,值得列為古物來保存。 \n \n陳金龍強調,「金萬安號」的船頭獅為傳統張嘴獅,於海上航行有制煞、鎮風的功能,船身除一般常見的「黑穩」外表外,還保有少見的「白穩」,船身底部則為傳統王船白色底,並沒有彩繪,形制異於現今看到的一般王船。 \n \n歐財榮還說,妙壽宮距離上次建醮已超過半世紀,此次建醮屬地方大事,從11月起有一系列的建醮相關活動,包括11月3日上午10時在廟埕舉辦捐贈公益賑濟,11日豎燈篙、13日「金萬安號」王船出廠、14日恭請交陪境神尊鑑醮,17日恭迎代天府、慶成祈安清醮,19日禳災祈安王醮等,20日玉壇發表,25日開廟門、普度植福;12月1日眾舖戶宴代天府並恭送交陪境神尊回鑾,12月1日迓王繞境及辭王恭送代天府,12月5日謝燈篙,歡迎囝仔宮社眾舖戶、旅外信眾共襄盛舉。

  • 《全台最速報》韓國瑜外溢效應發酵 衝擊北市選情?柯P不擔心

    《全台最速報》韓國瑜外溢效應發酵 衝擊北市選情?柯P不擔心

    ◎韓國瑜外溢效應發酵 衝擊北市選情?柯P不擔心 \n \n國民黨中央預計11月11日號召六都市長候選人在凱道同台,一方面造勢,另一方面也替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站台加持,外界格外關注目前超高人氣的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北上,是否發揮外溢效應,替丁爭取到更多原本支持柯的選票。對此,市長柯文哲今表示不擔心,因為中間力量在台北市算是比較成功穩固。 \n \n◎侯友宜新莊市場掃街 親民人氣旺婆媽粉絲搶合照 \n \n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31日前往新莊區聯邦市場掃街拜票,所到之處依舊獲得攤商及買菜民眾熱烈歡迎,走沒兩三步就有人送上菜頭、蒜頭等吉祥物,凍蒜聲不絕於耳,侯友宜也熱情回應每位選民的要求,拍照或合照來者不拒,展現親民風度。 \n \n◎有一種哀傷很難遺忘 成大校長公開信哀悼受害生 \n \n成功大學28日發生女研究生在校內不幸遭清潔工殺害的悲劇,成大校長蘇慧貞31日發表一封致成大教職員生及家長公開信,反省現有安全體系在事後雖發揮若干作用,但顯然不盡周全,無法防患悲劇於未然!「有一種哀傷很難遺忘,我們悲慟一個年輕生命早逝,我們選擇面對同學、面對家長、也面對社會,深刻反省、勇敢承擔!」強調事發後檢視校園安全機制,承諾期待一個更友善、安全的成大校園。 \n \n \n◎安平妙壽宮籌備建醮 重資修復全台灣最古老王船 \n \n超過半個世紀沒有建醮的三級古蹟台南市安平區妙壽宮,即將舉辦戊戌年禳災祈安三朝王醮大典。配合此次的王船醮,廟方也邀請王船師傅陳金龍,不惜重資以古法修復「金萬安號」王船,希望讓這艘目前全台最古老的王船,繼續保有傳統風味。 \n

  • 鹿港放水燈  指引漂泊魂魄

    鹿港放水燈 指引漂泊魂魄

    七月鬼門關開,歷史小鎮鹿港保留最多的拜拜習俗,地藏王廟放水燈,水面波光燦爛,指引漂泊的魂魄,也成了宗教觀光的旅遊參訪景點。 \n \n 鹿港早年是為重要商港,水路險惡,常有水難喪生者,地藏王廟每年皆固定於農曆7月13日至15日舉辦祭典及放水燈儀式,燃燒紙船,點燃紙燈放於溪中,任其漂流入海 \n。 \n \n 放水燈主要是照引水中孤魂水靈能上岸,找到可以宴請祂們的地方,享用祭品並接受超渡,儀式樸素典雅,為信眾祈安延壽、消災植福。 \n \n 23日彰化縣長魏明谷、立委王惠美、鹿港鎮長黃振彥等、縣議員凃淑媚、鹿港鎮民代表會主席許志宏等,都來到福鹿溪畔放水燈,讓鹿港民俗重現風華,引導孤魂水靈上岸前來享用供品、接受超渡,祈求地藏王菩薩庇蔭,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 王安祈憶顧正秋:人生卡關 她從戲中求解

    王安祈憶顧正秋:人生卡關 她從戲中求解

     「你好!我是顧正秋,可以跟你聊京劇嗎?」回憶第一次接到顧正秋的電話,王安祈印象深刻,「前輩竟然會打電話給我,我簡直嚇了一跳,後來她常打電話和我討論戲,毫無架子,非常親和。」 \n 王安祈表示,顧正秋天生音嗓好,「3個月前還接到她電話,整個電話筒都清亮起來。」王安祈表示,顧正秋並不把自己拘泥於某個派別,「她對京劇唱腔的想法開放而自由,她曾告訴我:只要是好的旋律,不管是什麼唱腔,我都會拿來用我的聲音唱出來。」由顧正秋自創的唱腔、《蘇三起解》的「蘇三」兩字,「那獨門的九彎十八拐唱腔,是她的獨門絕活。」 \n 演遍中國四大美女的顧正秋,也從京劇裡已作古的人物思考人生,王安祈說;「她一生的價值觀從京劇得來,京劇裡的女性都是有委屈,卻不會痛哭激憤,而是堅強地承受,絕不怨懟,非常堅忍不拔而從容。」王安祈表示,過去顧正秋曾提及,人生遇到關卡時,她會回想戲中的人物會如何作?「她會從戲中的人物選擇找答案,這也說明了,戲和人生是分不開的。」

  • 京劇名伶顧正秋 終生醉心京劇心無旁騖

    京劇名伶顧正秋過世,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顧正秋一輩子想的都是戲,心無旁騖,就連把自己的傳記搬上舞台,都是希望讓更多人關注京劇。 \n 京劇名伶顧正秋女兒任祥證實,顧正秋於昨天下午3時30分因敗血性休克過世,享壽87歲。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接受訪問時表示,今天中午聽到消息非常難過。 \n 王安祈指出,顧正秋很早就登台表演,當時自己還沒出生,無緣見識她在永樂戲院的演出,但顧正秋退出舞台後,只要有重要節慶,就得請到她才夠份量,自己也因此有幸看到顧正秋的義演。 \n 對於顧正秋的藝術成就,王安祈用「高高在上」來形容,包括國父紀念館、國家劇院等開幕,都會請到顧正秋,台灣戲曲中心原本今年開幕也規劃請顧正秋出席,並安排向大師致敬的活動,可惜因工程延誤,沒來得及實現。 \n 除了在舞台上是名伶,王安祈表示,顧正秋一輩子想的都是戲,心無旁騖,曾因看到國光的一齣戲很興奮,就特地打給她,當時自己人在美國接到電話,只覺得聲音好聽又迷人,後來電話那端說「我是顧正秋」,她也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這位前輩特地打來,和她一聊這齣戲就是大半天。 \n 王安祈表示,顧正秋一生所有想法和價值觀都從京劇中而來,京劇是人生的全部,去年大陸國家京劇院打算將顧正秋傳記「休戀逝水」改編為京劇,顧正秋同意將傳記搬上舞台,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希望藉由她一生的故事,讓更多人關注京劇,最初原預計今年演出,後因籌備時間較長而延至明年,但顧正秋卻也因此無緣親眼看到,屆時上演時已變成追悼。1050822 \n

  • 王安祈:梅葆玖喚醒文化記憶 畢生傳承京劇

    王安祈:梅葆玖喚醒文化記憶 畢生傳承京劇

     梅蘭芳創立的「梅派」為京劇史添上傳奇的一章,而梅蘭芳第9個孩子梅葆玖則是唯一嫡傳弟子,不僅自小與他學戲,加上長相、身形、嗓音,經過扮相有如同梅蘭芳再現。 \n 京劇學者王安祈說:「梅蘭芳這三個字已不僅僅是京劇大師之名,更是中國傳統戲曲的代言。」 \n 王安祈表示,梅派是京劇界最大宗的流派,「梅派特色在於雅正、端莊、不造作,非常雍容華貴,沒有刻意誇張和渲染的地方,身段看似簡單,其實蘊藏的力道非常深厚,和中國文化裡『中正和平』的氣韻非常接近。」 \n 王安祈談到,雖然梅式父子皆致力於梅派,但兩人所屬的年代環境大不相同,「梅蘭芳的年代京劇藝術是流行文化,而到了梅葆玖,京劇已不再是大眾流行,而是變成需要保存的傳統藝術。」王安祈表示,也因為京劇式微,讓梅葆玖的傳承更加有著重要的歷史地位。 \n 王安祈舉例,1993年,梅葆玖在兩岸開放後首度來台交流演出,於台北中山堂演出《霸王別姬》、《貴妃醉酒》、《鳳還巢》等經典,「這場演出,喚醒了許多戲迷記憶,當時在台下有許多觀眾紛紛對梅葆玖致意,他們表示曾在上海、北京、青島等地看過梅蘭芳的演出。」 \n 王安祈說:「梅葆玖讓兩岸的集體文化記憶得以被喚醒,也令老戲迷回想起曾有的青春盛年,更重要的是他用盡一生的時間親力親為,為梅派作了傳承,在首位弟子魏海敏之後也收了許多弟子,讓梅派可以永存不消失。」

  • 花蓮代天府燒王船 信眾爭睹

    花蓮代天府燒王船 信眾爭睹

     花蓮市代天府睽違12年舉行「乙未年祈安五朝王船醮」祭典,昨日下午在木瓜溪出海口的燒王船儀式,為活動掀起最後高潮,上千信徒湧入會場觀禮,熊熊烈火伴隨鞭炮巨響,驚呼聲此起彼落,來自全台各地宮廟也到場拚陣,將氣氛炒得「強強滾!」 \n 花蓮上回燒王船,已是12年前的事,因此這次建醮祭典頗受地方重視。昨日一早,由花蓮縣長傅崐萁帶領,副縣長徐祥明、民政處長邱展謙、花蓮市長田智宣、縣議員施金樹、莊枝財及廟方主委洪清山等人循古禮騎馬恭送王船,沿市區中山路、中正路、和平路、重慶路遶境祈福,最後抵達木瓜溪出海口等待午時燒王船。 \n 上千信徒一早就湧入會場,爭睹難得的燒王船儀式,還有人為了攝影,自備板凳、馬椅梯,甚至站在堆高機上拍照;信徒陸續將添載物品搬運上船,待時刻一到,鑼鼓喧天、陣頭衝場,王船竄出熊熊烈火,鞭炮炸得亂響,信徒虔誠合十祈禱,盼祈願隨冉冉燻煙直達天聽。 \n 廟方指出,王船長42尺、寬12.8尺、含桅桿高50尺,自前年8月開始建造,去年3月完成開光點眼,供信徒參拜,並添載包括米、油、鹽、糖、醋、柴、壽金、天錢、天庫等,除答謝神恩,也祈求五府千歲能為地方逢凶化吉、消災解厄。 \n 傅崐萁說,五府千歲代天巡守,體察天下善惡、除邪安境,在廟方積極籌備祭典及信徒踴躍捧場支持下,增添千歲爺光彩,相信將能得到上天庇祐,鄉親闔家平安。

  • 屏東迎王 壓軸陸大千歲駕臨南州

    屏東迎王 壓軸陸大千歲駕臨南州

    屏東南州鄉溪州代天府三年一科的迎王活動,24日上午在林邊鄉崎峰村海灘舉行請王儀式,在全場引頸期盼下,第二支頭籤就報對頭銜,乙未正科代天巡狩陸府大千歲於中午11時22分駕臨,全場歡聲雷動,鞭炮聲四起,為期6天的迎王正式揭幕。 \n \n 繼東港及小琉球後,「2015屏東瘋迎王」壓軸的南州鄉溪州代天府迎王平安祭典24日登場,由於南州地處內陸,並未臨海,除了歷科請水迎王及送王(燒王船)儀式,都要遠到20公里外的林邊崎峰村海灘舉行外,王駕遶境也擴大至林邊與崁頂。 \n \n 每科於農曆10月13日舉行的南州迎王,崎峰海灘聚集近百座神轎及陣頭,讓平日的沙灘及週邊空地,難得地擠滿大量的信徒及遊客,還有外出打拼的遊子請假回來,參加三年一科的宗教盛會。 \n \n 請王儀式在道長進行請神安營法會拉開序幕,為王令開光後,轎班人員隨即起乩,手持頭簽緩緩步入海中恭請王駕,最後由「陸府」大千歲降駕於轎班身上,當場鳴炮昭告天下,完成請王儀式。 \n \n 廟方表示,28日下午4時起進行王船祭典法會與遷王船遶境,晚間則在代天府廣場進行「王船和瘟押煞祈安法會」宴王,王船添載及「過龍虎平安橋三十六枝青刀巷改運祈安法會」,最後重頭戲29日清晨在崎峰海灘舉辦燒王船恭送代天巡狩王駕,預計將掀起另一波圍觀人潮。

  • 王安祈:京劇新創一角多唱

     中國國家京劇院是以京劇大師梅蘭芳為首的「梅派」,本回由當家老生于魁智和當紅梅派青衣李勝素率領來台演出,戲碼有新編劇《絲路長城》和傳統劇《白蛇傳》、《將相和》等7部作品。 \n 中國國家京劇院本次來台端出新作《絲路長城》,以絲綢之路沿線所發生的歷史故事作為素材,有唐太宗如何治國,也有柳娘一家人的悲歡離合,融合了大量異國元素,並請來2008年北京奧運閉幕式總導演陳維亞擔任導演,納入西域歌舞,對中國京劇而言算是很大的突破。 \n 「因為中國京劇演員根植傳統,在表演上一向謹守流派之傳承,一朝梅派,永久梅派,但這次《絲路長城》加入異國元素的歌舞,可說是非常特別。」國光劇團團長王安祈說。 \n 王安祈進一步補充道:「新創劇對京劇演員而言,要的是各角色的開創,像李勝素在《絲路長城》裡飾演柳娘,有別以往只演出青衣或花旦,這次在同一個角色融合花旦、青衣和小生,還要女扮男裝,是另一種登峰造極的表現。」 \n 甫帶領國光劇團自北京巡演歸來的王安祈觀察到,中國京劇和台灣京劇大不相同,「台灣京劇新美學並不只是傳承流派,而是容許演員有多一點的再造和發揮。」 \n 王安祈指出,台灣京劇演員可轉換於京戲和崑曲之間,令北京觀眾大感驚奇,她說:「雖然說京崑本一家,但是對中國京劇演員而言,只會擇一演出。想法上極為不同。」 \n 即使兩地對現代京劇的想法大不相同,但王安祈認為:「兩邊有不同的新意,但現代京劇必須要在全球化的格局之下作思考,這是肯定的也是必然之路。」中國國家京劇院名角名劇大匯演,將於12月15日至12月20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